作者 主题: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阅读 86038 次)

副标题: 翡翠旅团再次集结 目光更加坚定的人们,追寻着内心,找寻着世界的方向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765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媽的,真是夠了,每次都來這種前後不一的自圓其說再反過來說我糾結規則。

我並沒有糾結雷霆閃的燃燒效果,你自己要給燃燒的,有的話很合理,沒有的話也很合理,都有解釋的可能,你要去除也可以,畢竟控制情境描述的是主持人你,不要扯東扯西顧左右言他,我現在只是針對你的描述前後不一致卡在這裡。

搞錯場地(這會影響人物脫逃與NPC目擊的可能),這就算了。

現在強行倒帶把人物的反應與狀態都改變,這已經不是一樣的狀態了,又推說是我在糾結規則。

這種前後不一致會影響很多事,譬如旅店是否會因為火而燒起來也是件麻煩事。
我只是根據你給的描述扮演,在確認在場人物的狀態,但現在這已經不是描述差別的狀態了,
這幾次的言語反覆與轉變真的叫人傻眼妳到底還要變成怎樣?

1.如果人物在倒地燃燒,第一個要認為的是那個人失去意識,因為那種疼痛是難以忍耐的,休克倒地可以合理解釋對方為何沒有發出哀號。

2.現在人物變成沒有在燃燒只是肩膀燒焦,還有餘力衝出門外大喊一長串求援的話,而妳認為這兩個狀態一樣?

3.我指出不一樣的地方你又說對方是保留一定行動力,假如克羅那接近檢查就可以偷襲。

4.我指出上面第三點的荒謬之處,包含妳未解釋的燃燒狀態,結果你現在乾脆跟我說讀檔后未必都一樣?
我請問是誰讀檔的?還有,既然讀檔後不一樣,那妳之前在那邊漏洞百出的解釋是什麼?只是推託的藉口?


我一直抓著這點的問題在於我正在認真的釐清這個臨時插入的劇情,確認妳要求的兇手到底是誰?
羅琳、坦尼斯還有索爾休婭經過這次的反應可以看出很明顯是舊識,而且是關係親密那種,非坦尼斯表現出來的買春樣貌,他們可能別有目標,可能在懷疑克羅那因此在演戲,可能是聯合要坑人而演戲,但不管怎樣,有極大的可能可以排除他們是兇手,因為殺人鬼若真的在乎同伴受害,便不會輕易去做這種引起爭執的事。

至於克羅那使出雷霆閃一方面是要脫困,一方面是要保留現場做愛的兩人的衣著不會更動。
若按照原定的羅琳倒地後,克羅那要確認進來廚房的人有誰,以及他們反應與關心的人。
而克羅那向這些人說明自己是進來買春清白的,就是利用坦尼斯和羅琳剛做愛到一半就被克羅那打斷,那沒有穿上褲裙的下體。如果米米克在下面守著,克羅那若不是買春的恩客,怎麼可能上到二樓那間房間,話說回來,若不是有人帶路他又怎麼可能知道坦尼斯和羅琳在幹嘛。當然還是有可能被誣陷,但那也是個看眾人說話是否有破綻的場合,像原本在外面沒進到廚房大喊殺人的那個就很有嫌疑。


我會這麼在意羅琳是否倒了,是因為在場人物的狀態與組成會決定克羅那要和誰說什麼話,結果妳擅改人物狀態又用各種理由試著要自圓其說,現在乾脆不演了,無賴式的說兩次未必都一樣。


我很遺憾,我無法跟這種不尊重故事與玩家的無賴主持人繼續共譜故事。


妳很會描述細節,有各種創意點子製造了不少有意思的橋段,但妳一直以來都有這個問題,就是不肯承認錯誤又強硬要自圓其說,而且是彆腳到讓人氣憤的那種,在自圓其說的過程中利用貶低我糾結規則或說物理學大戰,以及利用說明妳可能對我的放水,希望我認同妳故事中極端不合理的改動。


打到這裡,至今我特別噁心的回憶又湧了上來,妳曾經做過這些:

1.   下水道肢解室中玩家角色遭到殺手偷襲挾持,殺手的位置依據描述明明就是在角色背後與牆之間持刀架住脖子,我也充分詢問確定站位後做出攻擊與脫逃,妳卻臨時硬掰殺手奇怪的位置與持刀狀態,讓殺手躲過玩家角色的反殺。

2.   追擊是個針對撤退者做出的優勢攻擊,我曾經因為在故事中要撤退時遭狒狒追擊,下輪又被馬上攻擊,令我感到撤退與進攻方的巨大差距。但主持人卻不准玩家角色對敵NPC撤退時做一樣的事(說追擊會扣掉下一輪的動作),我多次指出這個規則原先出現的樣貌後後主持人卻一直裝聾作啞完全不回應。

3.   在火巨人神廟的攻堅戰中,我計算神廟大廳的長寬角度來掌握角色能夠看到的視野與死角位置,結果主持人讓敵NPC能夠無視死角直接攻擊玩家角色,我提出現場繪圖說不可能,主持人卻說這不是物理學大戰+無視作為回應。這個故事不能相信利用人眼與環境感受出來的一切,卻可以任意地放大魔法的各種影響層面來戰鬥?

4.   在隱月之殿脫逃戰中,我計算追擊來的敵方boss與玩家角色的距離,算好角色在龍血加成的效果下的衝刺距離,加上幸運擲骰成功反向衝鋒一回殺敵方boss,妳居然想用劇情突然安插原本不存在旁邊的NPC用盾牌幫敵方擋下這擊,還為了自圓其說可恥地臨時再回覆時多補充描述安排了幾個小兵在四周圍了上來,營造這個有人救場現象的可行性,最後因為我以退團嚴正抗議主持人才自找台階作罷。

劇情的部分也有很多……其那也是種心累……

如果主持人認為自己可以任意改動劇情場景,甚至在一堆藉口後還蠻不在乎的推翻前面的東西,那樣子我無所適從,我會覺得這個故事會被毀掉,現在就在半路上了,隨著一次次的敷衍接著一次次的自圓其說而成為破綻百出的東西,參雜進一直以來像白夜港公爵那樣那些說不通的奇妙劇情發展,那樣子我會無法忍受,很遺憾,這就是克羅那故事帖的最後了。


【末記】
下面是說給我自己聽的,作為一個儀式打起來給自己心裡的不捨做送葬。

這個故事跑了這麼多年,原本只是想給自己一個可以繼續作白日夢的練習,讓自己不至於生活只剩下工作,最後竟然變成我心中放不下的這塊世界,他比我之前跑團的所有人物給我的感覺都還印象深刻。

這些年來,一直以來都是克羅那這個角色能如何成長、他和別人的關係會發展成怎樣支持著我走下去。我盡力給他智慧、用各種理由與思考面向說服他用不同的做法來度過難關,他也透過一次次的強運、在關鍵時刻一擊必殺對手,展現給我許多激賞的英雄時刻,可以的話,我真的好想看看他會走到哪裡……

他會因為一直遇到大路商隊這些世界的殘忍的人們,而成為一個暴君或劊子手嗎?
他因為選擇等待自己的加麗卡而決定深埋對雪利文的感情會影響他到什麼程度呢?
他會在都眷顧自己的敵對古神與眾神之間扮演什麼角色?
在北風之神崛起的世界終結到來時,他有能力能夠應對嗎?
好多好多……


我心目中他的故事的最後,現在想想也好笑,那個畫面居然不是他最後和誰成為伴侶,而是他會去旅行,回到安雷堂那座山上的純淨湖泊,履行他的諾言去拜訪一直一個人的湖中仙子克斯達尼絲,與她說說那座山上不會接觸到的下方世界的事。



寫到這裡,奇妙的是……我發覺自己已經不生氣了,雖然起頭是因為對主持人作法無法認同,但在做了「離開」這個決定後開始收拾後,我卻只剩下了感激……真的很奇妙。
總之,謝謝seed妳給我這個人物活著的舞台,也許妳比較喜歡隔壁那個玩家那樣的遊戲式思考回應,我太較真細節反而給妳造成了困擾,我只是真的很喜歡這故事,然而看樣子我和主持人妳卻已經不再適合了。
« 上次编辑: 2020-01-04, 周六 07:25:16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8090
  • 苹果币: 22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201 于: 2020-01-03, 周五 01:04:23 »
冷静冷静,虽然不看你们跑团不过经常会刷到,这贴也是看论坛状态时无意间看到的而且没看完……肯持续开solo的DM很难得到,少许吃瘪就吃了吧。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苦难会在不经意间开始,不经意间结束,幸福亦然。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0679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202 于: 2020-01-04, 周六 14:11:08 »
先休息一下吧。也感谢你那么长时间和人物在故事里的陪伴


也感谢DyA………

人生旅途何其复杂。
希望大家都能保持一份平和的心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8090
  • 苹果币: 22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三季)《五剑之谜》
« 回帖 #203 于: 2020-01-05, 周日 00:19:31 »
很早前以前我说过,跑团本身就是一种控制权的争夺,RP团内的竞争比滥强的踢门团往往更加直接和尖刻,因为投入度和心理预期会很不一样。
同学们看好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记下来以后要考的。
* Dya 点黑板。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苦难会在不经意间开始,不经意间结束,幸福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