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多尔的吹笛人 Part 1:北风  (阅读 1553 次)

副标题: 逼一个可爱的玩家扮演一个婊子真让人欲罢不能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8
  • 苹果币: 0
【LOG】多尔的吹笛人 Part 1:北风
« 于: 2022-03-24, 周四 23:04:56 »

pre scriptum:
剧透 -   :
太久没整理log感觉自己都忘了怎么写了。

总之,这是个好久以前就看中的,很喜欢的一个模组,
然而模组内容对于调查员的RP水平要求极高,
跑团途中有些小地方还是多少有点尴尬。

这是2021年7月开始跑的,其实是第二次带,总共跑了6个session,早该整理起来了,
但本人太蠢原来的跑团记录没了,时隔几个月才去求救,导致很多内容已经消失...
总之,把能补救回来的部分整理起来,就是下面这烂模样了。

之后可能会有部分内容缺失。
这次很遗憾地没有每次的团后讨论和反省。

希望还能看。嗯。大概还能看吧?

模组基本资料:
剧透 -   :
【KP】Kirsi
【PL】4~5人
【类型】1920s,秘密,调查,阴谋
【难度】★★★★☆
【特殊规则】
1. 所有角色卡由KP提供。
2. 玩家不可互相公开彼此的任何角色情报。
3. 玩家的扮演必须忠于角色卡中描述的个性/行事理由/人际关系。
4. 每个角色都对故事谜底有至关重要影响。
5. 每次有玩家未出现,那角色默认由KP操控,并会使冒险上升一个难度。
(不得不说这点大大减少了被鸽的情形,真好)
【故事】
1920,美国,缅因群岛,牡蛎岛。
你们家族在这小岛上度过了悠久的时间,拥有岛上最大的庄园。
几天前,庄园当家艾达.古尔森去世了。
葬礼结束后,回到岛上的你们,遭遇一连串无法解释的事件
——失踪,死亡,家畜的怪异举动,居民对你们的敌对态度。
你们之中某人的行为,使潜伏了无数岁月的恐怖诅咒重见天日。

背景须知:
剧透 -   :
牡蛎岛(Oyster Island)位于缅因群岛,距离美国大陆并不远,只要航行短短的距离就可以抵达。四季温差不大,但气候差别很大。要不是因为知名度太低,夏天那明媚的阳光和干净的沙滩也许能吸引一些观光客前来。冬天则是刮着大大的北风。人们总爱这么说,牡蛎岛是个大风总爱直面吹着你的脸的地方(where the wind is always in your face)。
牡蛎岛这名字源自殖民前的时代,原住民会到这地方采集牡蛎与其它贝类。它在1605年被法国人发现,并在1668年正式成为法国殖民地,当时被取名为“Íle de Crâne”,法国人与原住民Abernaki部族交好。1705年被英国占领,赶走了当地的殖民与原住民,打算将此地作为欧洲与美洲交易的其中一个中点站。五个月后,原住民与法国人联合又推翻了英国势力。此地在1705,1715,1780接连有纷争,数次烧毁殖民的地。独立战争过后,牡蛎岛被美国坐享渔翁之利,但也没有兴趣进一步发展此地。
牡蛎岛的东岸有港口,港口旁就是坦纳尔镇(Tanner's Town),是岛上居民交易的地方。其它地区则是分割成一块块的地。岛上并没有铺设电线,唯一可使用电力的地方是牡蛎岛南方的灯塔。灯塔在1907年设了柴油发电机。
牡蛎岛适合种植土豆。但土质参差不一,导致可以种植的农作物类型其实很少。岛民为养牛羊砍伐树木,现在岛上已经没有实际意义的树林。除此之外,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养殖贝类,或者捕鱼,捕龙虾。
大战期间以及大战过后,岛上年轻人的剧减直接导致了居民们的贫穷。许多人已经移民到大陆,只剩下少数“真正的牡蛎岛民”留下。
古尔森家族便是留下来的家族之一。他们在岛上度过悠久的时间,历史已无法查证他们是什么时代来到岛上的殖民后裔。古尔森拥有相当大的资产与占地——但也多少被其他岛民敌视。敌视的原因早已不不可循,但大概也就是仇富吧。

调查员资料:
剧透 -   :

【PL】朝比
【PC】Florence Gullson 佛罗伦斯.古尔森。女,30岁,农场管理人。
【STATS】
STR 12 / DEX 12 / CON 15 / EDU 9 /
INT 10 / POW 8 / APP 13 / SIZ 12 /
HP 14 / MP 10 / SAN 40
【SKILLS】秘密。完结后公布。
【人际关系】秘密。完结后公布。
【背景】
乔治与托马斯的堂妹,罗伯特与萨拉的堂姐。文盲。既不会读也不会写。但对数字非常敏感。嗜钱如命,前夫乔治失去了一只脚后,毫不迟疑地抛弃了他,并嫁给他弟弟托马斯。不知不觉中爬上了农场夫人的地位。自私,行动力强,嘴贱,刻薄。


【PL】数分
【PC】乔治.古尔森 George Gullson。男,32岁,残障的退伍军人。
【STATS】
STR 17 / DEX 9 / CON 17 / EDU 11 /
INT 8 / POW 7 / APP 7 / SIZ 13 /
HP 15 / MP 8 / SAN 35
【SKILLS】秘密。完结后公布。
【人际关系】秘密。完结后公布。
【背景】
长子。佛罗伦斯的前夫。曾经是庄园的下一个主人。在圣米耶勒战役中被敌方的子弹打穿了大腿骨。被正巧在附近的弟弟托马斯治疗而捡回了一条性命。大战夺去了他的人生与前途——大腿,妻子,财富。现在是个酒精中毒者。对大小人事物都带着不来由的怨怒,但自尊心不允许他随意表现出来。


【PL】世界
【PC】托马斯.古尔森 Thomas Gullson。男,31岁,农夫。
【STATS】
STR 14 / DEX 7 / CON 16 / EDU 10 /
INT 9 / POW 11 / APP 7 / SIZ 13 /
HP 15 / MP 9 / SAN 55
【SKILLS】秘密。完结后公布。
【人际关系】秘密。完结后公布。
【背景】
二哥。佛罗伦斯的丈夫。大战中拯救了乔治的性命。回到家乡后,得到了庄园的继承权。对佛罗伦斯有一种偏执的爱慕。对佛罗伦斯言听计从。实际上是个工作能力不差的人,好好管理着庄园的大小事。


【PL】guoiuo
【PC】罗伯特.古尔森 Robert Gullson。男,25岁,捕龙虾的渔夫。
【STATS】
STR 13 / DEX 12 / CON 16 / EDU 14 /
INT 12 / POW 10 / APP 14 / SIZ 15 /
HP 16 / MP 12 / SAN 50
【SKILLS】秘密。完结后公布。
【人际关系】秘密。完结后公布。
【背景】
四弟。大战期间在一搜运输船上服役。拥有驾驶各类船只的知识。表面上对庄园与遗产没有兴趣。也因此离开了古尔森的产业,到坦纳尔镇中工作。相比家庭中的其他人,与岛上的居民比较容易沟通一些。与姐姐萨拉的丈夫哈利交情不错。爱护自己的小侄女威尔玛。


【PL】风铃
【PC】威尔玛.福尔摩斯 Wilma Holmes。女,8岁,小女孩。
【STATS】
STR 8 / DEX 15 / CON 17 / EDU 8 /
INT 18 / POW 18 / APP 12 / SIZ 6 /
HP 12 / MP 18 / SAN 90
【SKILLS】秘密。完结后公布。
【人际关系】秘密。完结后公布。
【背景】
哈利与萨拉的孩子。几乎只与家里的大人有所交流。从未和其他孩子玩耍。被冷落的同时,似乎又被一部分人惧怕。认为罗伯特舅舅是她最好的朋友。身上时不时会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有淤青。不多话,但说话的时候,常有怪异的话语。例如,亲爱的奶奶下葬时,她说着:“不知道虫子时不时和我喜欢奶奶一样喜欢她。”


【NPC】萨拉.福尔摩斯 Sarah Holmes。女,27岁,牧羊人。
【背景】
乔治与托马斯的妹妹。罗伯特的姐姐。佛罗伦斯的堂妹。威尔玛的母亲。八年前嫁给哈利.福尔摩斯。然而哈利总对她表现得相当冷淡,而本人也没有说什么。不如说,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多话。安静地仿佛哑巴一般。说话时语调也没有多少起伏。她的眼睛总像放空一般,无时无刻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想着什么。偶尔会无来由地出现惊讶或者悲伤的眼神。对女儿很关心,但曾经被坦纳尔镇的居民如此评论:比起女儿,她更像在养一只宠物。

【NPC】哈利.福尔摩斯 Harry Holmes。男,29岁,工人。
【背景】
萨拉的丈夫。威尔玛的父亲。少数从外地来到岛上的人。一开始在坦纳尔镇中当渔夫,之后被佛罗伦斯看中,挖角到古尔森的庄园内工作。有些笨手笨脚,但会老实把该做的事做好。对萨拉与威尔玛冷淡得不像住在同一个屋顶之下。与罗伯特交好,常常一同去镇上喝酒。

跑团记录:
剧透 -   :
1920年3月16日。天气不佳,云层非常厚。
你们在这一天的一大早,离开牡蛎岛,到大陆那一侧的卡姆登镇去。
罗伯特仓促准备了船,好在平时就有好好维护,并没有花上太多时间。

前一天,你们收到母亲艾达去世的消息。你们是去办葬礼的。
艾达.古尔森女士身体欠安已经有一段时间,
但你们也没想到才刚去大陆更完善的医院待了几星期,人就这么走了。

然而,你们大多数人对此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感慨。
可能是早有准备,可能是有其它的打算,你们各怀着各的想法,安静地整理着。
哈利并没有一起同往。虽然作为萨拉的丈夫应该带有一定“义务”,
但说到来他确实并不算你们的血亲,与艾达女士的关系也并不亲昵。
比起所有人都离开牡蛎岛,你们决定让哈利留下来,
此时他应该正在庄园里与工头处理日常事务吧。

葬礼很简单。参加的人也只有你们五人。
比起把遗体运回牡蛎岛,你们只是当地找了一个价格廉价的墓地下葬。
想必艾达女士本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你们如此想。
事情处理的很顺利,你们决定当天立刻回家。

现在,弗洛伦斯、乔治、托马斯、罗伯特、萨拉、威尔玛,
在这显得拥挤的渔船上,刚刚出港。



KP:(这时候,请大家轮流 RP 自己现在什么模样,正在做什么,)
KP:(也可以描述心理,透露到什么程度也由你们自行决定。)
KP:(先从佛罗伦斯开始吧。弗洛伦斯结束后,点名下一个人。)
乔治:(模样是指啥
KP:(模样 -> 整体上给人的感觉就行了)

佛罗伦斯:在这拥挤的渔船之上,想要找一块坐起来相对舒服的地方,还真是不容易。
佛罗伦斯:用手帕擦了擦自己身下的位置,才忍心坐了下去
佛罗伦斯:看到的是乔治那呆滞的模样,心中只是一阵冷笑。
佛罗伦斯:自己离开他,看起来是对的。


乔治:乔治抽了根烟,看着水面发呆,他对葬礼和航行都没有兴趣

托马斯:“佛罗伦斯,你起来一下”
托马斯:托马斯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抖了抖,然后示意想要将外套垫在女士的底下,
托马斯:“很快就到了,你忍耐一下吧”
托马斯:“只是一次短暂的旅程”他抚了抚帽子,然后又坐了下去。

佛罗伦斯:瞥了一眼对自己嘘寒问暖的丈夫,自己并没有露出任何感激的神色,只是不屑的啧了啧嘴。

罗伯特:罗伯特把桨上的绳圈套在桨座上的钉子上面,
罗伯特:身体向前,使劲推动插进水里的桨叶,以此来抵消海水的阻力。
罗伯特:随后从桨架上把桨拿了下来,就这样开始划船驶出了港口。
罗伯特:他察觉了后面那三人之间的动作,并对身后几人那烦乱的关系在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罗伯特:一边划着水一边低头看着深不见底的水中,
罗伯特:以及那高高升起的太阳照在水中变换出奇妙的色彩就如同这复杂的环境。
罗伯特:艾达死了,但她也那么大岁数,这样去世也很正常?
罗伯特:现在这个情况,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攒够钱远走他乡....
罗伯特:拍了拍脸,回头望了望船上的人,振作了一下,继续得划着船


威尔玛:威尔玛百无聊赖的坐在小船的船头,带着奇妙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身后的5人,
威尔玛:随后便收回视线若有所思的看着海面。


萨拉一如往常,安静地,面无表情,眼睛望向远处。
你们实在是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她没有看着威尔玛,但依然非常熟练地拉一拉她,远离船舷。
并不是说没有关心,但更像是一种习惯动作。

你们出发时,天气还不错,有一些微风,少量的云。
然而,在这半小时的短短航行期间,云层越来越厚。
当你们距离牡蛎岛仅仅几个海里远时,下起了狂风暴雨。
罗伯特作为渔夫,惊讶于自己没有预料到这场大雨的到来,但事到如今也不该说什么。
佛罗伦斯想必此刻正在心里大骂罗伯特的无能吧。

海浪使渔船几乎以自身高度的两倍在上下晃动。
北风将雨水和海水以几乎与海面垂直的角度淋在你们身上。
要不是罗伯特高超的驾驶技术,你们早晚要翻船。
不对,即使驾驶技术再好,也时早会翻船。

在牡蛎岛,人们有种有趣的说法。
“北风总在直面吹你的脸。”(“North winds are always on your face.”)
现在正是牡蛎岛的强风最直观的体现。

乔治:(这船有避雨的地方么
KP:(没有呢)

*  罗伯特 投掷 驾驶船只(55): 1d100 = 7 成功

作为一个经验充足的水手兼渔夫,罗伯特成功地使渔船不至翻过去,好好地控制住了船头的方向。
你们总算是有种正在接近牡蛎岛的感觉了。但是那速度却非常的缓慢。
你们根本分不清究竟会在多少时间后才能登陆。

狂风呼啸,现在你们就连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听不见。
雨水打在你们身上好像被石子扔中一样。
而这渔船上,根本就没有可以躲的地方。
萨拉和威尔玛拿起桶子,把船里的水向外洒,但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用。

当你们已经渐渐对时间麻木的时候... 咚。渔船在岛的北岸登陆了。
这一处的沙滩与其它地方完全隔绝,眼前是峭壁,根本无法到其它地方去。
罗伯特认为,以现在的情况,你们最好还是等到隔天再把渔船航向岛东南方的港口。

托马斯:托马斯站起身来,挡在了弗洛伦斯的前方,风雨在此止步

罗伯特和托马斯一同将渔船拖上岸,在距离海水十公尺处,
好好用绳子绑在一块大石头上后,才疲累地坐倒在沙滩上,喘着气。



萨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小心地抓着威尔玛的手,
帮助她跳下小船后,找着能够遮雨的地方。
暴风雨期间,她可能是唯一一个连那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的人。

罗伯特:“咳,咳,最好赶紧找个地方去避雨,这天气下容易生病”
罗伯特:固定好船只后,罗伯特迅速地扫了一眼三位女士,看着托马斯说道
罗伯特:随后焦急地寻找着遮雨的地方


你们距离Settler’s Bench海岸不远,但也无法立刻前往。
据说那是几百年前第一批移民来到这儿时驻扎的地方。
你们与岛的其它地方完全隔绝。
你们眼前的只有高高的峭壁,小小的海滩,以及几颗完全无法拿来遮雨的树。

威尔玛:(现在是几点钟…?
KP:(不知道呢,由于暴风雨看不出来,但应该有点晚了吧

乔治:“托马斯我们走吧,先远离海滩好点”
乔治:(海滩后面就是峭壁么?
乔治:“看一下有没有上去的路,哎我这脚可怎么走啊”

托马斯:“好啦,到了,弗洛伦斯我们走吧”
托马斯:托马斯站了起来,向着女士伸出了手,
托马斯:同时准备喜滋滋的将被坐了一会的外套披在身上。

佛罗伦斯:把手递给了自己身边的托马斯,让他搀扶着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
罗伯特:看了眼乔治,托马斯和弗洛伦斯。
罗伯特:罗伯特走到萨拉和威尔玛旁边,试图为她们遮挡风雨。

佛罗伦斯:“乔治,你这个寄生虫,你就不能自己想点办法吗?”

佛罗伦斯想起,昨日你才在坦纳尔镇留下12只羊,今日原本要去收钱的。
你的行程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而延后,让你心情不是那么好。

这时候,罗伯特看向那平时用来罩住渔船的一块防水布。
只要利用它,以及不远处那几棵树,也许就有足够的空间能够为所有人遮雨。

佛罗伦斯:“这该死的雨。”
佛罗伦斯:看着这天气,想到了自己的那比钱,开始内心不断的咒骂着。


罗伯特:快步走向渔船,将防水布掏出,在拿了些鱼线
罗伯特:“麻烦来搭把手!这样下去不行!”

乔治:“我来吧”乔治一瘸一拐的跟上去帮忙搬东西

威尔玛:(我这时候毫无存在意义(扶额
乔治:(确实,小萝莉没法做啥

罗伯特、乔治与托马斯一同将渔船绳子再次解开,
把防水布取出,找了两颗比较矮的小树,简单地做成了一个帐篷。
当然,这种简陋的帐篷,不但所有人要窝在一起,
也无法完全挡住风雨,不过总比现在要好得多。

萨拉牵着威尔玛,没有率先进入帐篷底下,
而是先看了看佛罗伦斯和罗伯特,仿佛在询问是否要进去。
威尔玛险些让小小的人偶掉在沙子上。
淋湿不打紧,再被沙子弄脏,就很麻烦了。

佛罗伦斯:“杵着干什么?”
佛罗伦斯:自己掀开了帐篷,最先走了进去


罗伯特:罗伯特将防水布的一角缠绕在树上,随后用鱼线将其牢牢固定在树上
罗伯特:“萨拉,你和威尔玛坐进去点。我坐靠外面的地方就行。”

乔治:“我也坐靠外面的地方就行”
佛罗伦斯:希望占据一个完全淋不到雨的位置
威尔玛:呆在母亲身旁,若有所思

佛罗伦斯直接坐在了帐篷底下正中央。
萨拉依然是小心地待佛罗伦斯进入帐篷底下以后,自己才走进去。
要是在这儿的不是你们,可能会以为萨拉是个哑巴吧

至于渔船,只能任凭它与大雨折腾一晚上了。

你们完全没有准备任何食物。只有几瓶水。
因为你们原本都认为这段行程非常的短,不会出什么状况。
你们想起,你们想早早回到牡蛎岛,
一部分的原因也是为了尽快整理艾达的遗产。
这块海滩无法到达任何其它地方,除非你们以高超的技术攀爬这块悬崖。

罗伯特:看着外面的大雨,试图分辨还要下多久

乔治:(现在什么时候
乔治:(天气太黑看不出来么

KP:(你们无法确认时间,但是日落过后应该还没有很久)
威尔玛:(我们在海滩上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吗?

托马斯:“啧……这可怎么办,弗洛伦斯要是感冒了这里可没有医生啊”
托马斯:托马斯有点烦闷的捏了捏鼻梁

佛罗伦斯:“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快用你那贫瘠的大脑,想点办法。”
佛罗伦斯:这么说着,抱着自己的双臂,想要维持自己的温度。


大雨完全没有停息的迹象,反倒更大了。
海滩似乎被海浪打的又小了一些,但不会打到你们。
萨拉用一块纸巾擦擦威尔玛的脸,然而发现纸巾也被海水彻底泡过,就作罢。

乔治:“这雨会不会明天才停啊,湿着也不太好睡觉,要不然我们出去找路吧”
乔治:乔治提出一个比较冒险的想法


KP:(所以要爬峭壁吗)
KP:(还是去快乐的游泳)
乔治:(只有峭壁么
KP:(yes)
乔治:(一点小路都没有?
KP:(... 没有呢)

罗伯特:“在这么大的雨和暴风中攀爬实在太危险了”
乔治:“那没办法了,你们能找到能点火的东西么?”
乔治:“我看看我打火机还能不能用”
乔治:乔治试了试之前点烟用的打火机
乔治:(还是火柴?

佛罗伦斯:听到乔治这么说,自己看向了威尔码的人偶,那个东西可以用来作为可燃物嘛

乔治虽然想试试身上的火柴,但很可能也都被海水或者大雨淋湿。
船上的工具箱里有一些简单的用具,包括煮东西的小锅以及打火机。

虽然淋湿的很彻底,但你不建议奇怪的味道,
以及会充满整个帐篷的黑烟的话,那布偶不妨是个起火的选择。

乔治:(工具箱带下来了么
KP:(带了)

威尔玛:“奶奶会不会是个保护小岛的女巫?”对着母亲这么说道
萨拉呆然地看向威尔玛,然后摇了摇头。

罗伯特:“布料和木头都被打湿了,应该都没法用。还是看看工具箱里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彻底湿透”
佛罗伦斯:“罗伯特,那你快一点。”
佛罗伦斯:听到作为三弟的罗伯特的话,自己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没有往日那么的刻薄。

乔治:“大家有什么能烧的东西都拿出来吧,我这还有点酒”
乔治:(我的酒是高度的还是低度的
乔治:(低度的只能一人一口喝了

KP:(高)
乔治:“应该能让火烧的更容易一些”
托马斯:“弗洛伦斯,我……”
托马斯:托马斯嗫嚅的解释着,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托马斯:但是在这个情况下,他使劲的拧着湿润的衣服,想让衣服干一点好让女士多一点温暖

罗伯特:看了看工具箱里的东西

你们多多少少找出了一些干燥的足以点燃的小块布料,
起先营火呛得你们非常难受,但在将其它树枝烘干到勉强能用的时候,
那小小的营火也比较像样了。

乔治:“这倒霉的天气,明天再继续开船吧”
乔治:乔治准备休息了,虽然位置很狭窄

佛罗伦斯:并没有在意丈夫想说什么,
佛罗伦斯:只是毫不客气的夺走了他的衣服,裹在自己的身上。
佛罗伦斯:等到他们声起了火以后,尽量的靠近着火堆取暖。

乔治:(尽量的靠近着火堆可能有危险
佛罗伦斯:(就是取暖)
威尔玛:坐在较远的地方,靠近海滩,远离海滩
罗伯特:“这雨有点奇怪,我还是再去看看船只的固定”
罗伯特:考虑到外面的暴雨越来越大,如果渔船被冲走就不太妙了,
罗伯特:罗伯特再度冒雨冲出去,检查了一下之前的固定措施,
罗伯特:随后用船上的绳索,找了个岸上靠里的固定物,将绳索将船固定住


罗伯特非常确信船不会出事后,回到帐篷来。

这一晚,虽然非常的不舒服,但是你们都沉沉地睡过去。
你们都对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毫无印象,不过这并不重要。
这一晚,你们似乎都做了噩梦,但是却又对梦的内容没有任何记忆。

你们唯一的印象,只有那不停歇的北风,仿佛在歌唱,仿佛在呼喊... 
在大大的雨滴打在帐篷上,树叶被大风吹得好像要掉光,
这样吵闹的夜晚里,在风声中,似乎藏着一种小小,低沉的吹笛声。



醒来的时候,正好是日出。
你们的嘴巴里有些沙子,那咸味使你们不愉快。
衣服已经干了,但是上面却多了点点的污渍。

* 佛罗伦斯 投掷: 1d100 = 99
* 乔治 投掷: 1d100 = 78
* 托马斯 投掷: 1d100 = 57
* 罗伯特 投掷: 1d100 = 47
* 威尔玛 投掷: 1d100 = 39


威尔玛无来由地哆嗦了几下,但是周遭人并没有注意到。
因为佛罗伦斯、乔治、托马斯、也都感到不对劲,
起来的那几秒不自觉地打颤。然后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微微的怒气。

罗伯特:靠在树上,身上湿湿的衣服在一晚上的狂风暴雨后显得有些粘腻,
罗伯特:整理了一下自身的衣物,看了眼污渍,不禁皱了皱眉头

托马斯:托马斯拿下了盖在脸上的帽子,有些恶心的深深的吐气,
托马斯:他站起身,摇了摇头,想去除后脑勺的沉重感

乔治:“肯定是感冒了,诶”

倒不是起床气,仅仅是因为心情不佳,你们没有说多少话,只是简单地互相应付一下。
整理了各自的随身物——其实也没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你们就出航离开。

天气仍然阴阴的,岛的周围还有一层薄薄的白雾。
明明耳边有着风声,但是风却没有将这雾吹散。
在这季节里,这是牡蛎岛每天早上的风景。





不久后,你们就到了港口。
坦纳尔镇是牡蛎岛人口聚集的地方,也是人们若不到岛外的唯一交易途径。
这里设有简单的看守所(小小小型的派出所),有诊所,有一个什么都卖的杂货店。
农场里的羊正是卖给经营杂货店的寡妇布朗维尔女士。
大战刚过去不久,其实诊所反倒是没有什么人去了。
一方面因为大家都变得贫穷,另一方面也因为男人的数量减少了。

* 弗洛伦斯 投掷 意志*5(40): 1d100 = 7 成功
* 乔治 投掷 意志*5(35): 1d100 = 59,失败。
* 罗伯特 投掷 意志*5(50): 1d100 = 36,成功。
* 托马斯 投掷 意志*5(55): 1d100 = 17,成功。
* 威尔玛 投掷 意志*5(90): 1d100 = 89,成功。


除了心不在焉,身体因昨晚仍然感觉不适的乔治以外,
佛罗伦斯、罗伯特、托马斯、威尔玛,都感觉到强烈的视线。
而且不是一人,而是许多人一起注视着你们。

KP:(为什么是POW,这是模组要求)
乔治:(居然是好事?
乔治:(一般是灵感是吧?
乔治:(我都没想到这是(广义)灵感鉴定

KP:(模组明确要求POW,嘛,不重要

托马斯:“什么?”
托马斯:托马斯转身四处看,想找出暗中窥伺的人们

佛罗伦斯:“托马斯,托马斯……!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佛罗伦斯:感受到那些令人恶心的视线,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

托马斯:“好的,好的弗洛伦斯”
托马斯:中年男人赶忙把心爱的人抱在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
托马斯:“我们马上就能摆脱这该死的境地了”

乔治:“你们怎么了?”
乔治:“而且你的账应该是在这收的吧”
乔治:乔治看着佛罗伦斯惊慌失措的样子,讽刺了一句
乔治:“钱都不要了?”

佛罗伦斯:“闭嘴!乔治,你这个瘸腿的废物!”
罗伯特:“...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们”
罗伯特:小声的告知着乔治,虽然之前那段时间他一直在怨天尤人,
罗伯特:但是昨天晚上的表现,还是让罗伯特稍微地对他改观了

威尔玛:紧紧的跟着母亲
威尔玛:(怕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佛罗伦斯:虽然这么说着,不过乔治的话,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佛罗伦斯:这个恶心的寄生虫,说的对。可能昨晚做了噩梦,自己才有些疑神疑鬼。
佛罗伦斯:自己可不能跟钱过不去。

乔治:“这镇上虽然都是些令人厌烦的家伙,不过也没必要这么紧张啊”
佛罗伦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从托马斯的怀中起来。
佛罗伦斯:“托马斯,一会儿陪我去布朗维尔那里,把钱收回来。”

托马斯:“好的,好的,我的弗洛伦斯……”



你们实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很主观的,感觉镇上的人们——稀少的简直像死镇的居民,
比起平时注视你们的时间要长了那么几秒钟。
你们感到一种不由来地,无法证明是否真实的恶意。
威尔玛看了看一个小房子,二楼处有个苍白的脸看着你,而又消失。

不但如此,今天你们也感到,小镇比起平时要更加死气沉沉。
对,你们似乎还没听到任何人说话。

乔治:“走吧,收完你那该死的钱后就回去吧”
乔治:“这镇子没什么可待的”


KP:(那么,这里要一起行动,还是要分开。弗洛伦斯还有托马斯要去杂货店是吧)
佛罗伦斯:(是的)

罗伯特:“那我先送萨拉和威尔玛回家吧,昨天那场雨淋下来,”
罗伯特:“最好还是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大哥你是要再走走还是一起回去?”
罗伯特:罗伯特沉思了一下,这样说道

乔治:“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乔治:(你们有谁要不问一下路人发生了什么
乔治:(我不可能问的啊

佛罗伦斯:(我也觉得不太适合问)
罗伯特:(主要是,没有什么理由)
威尔玛:(我更没法问…
KP:(因为模组现在理论上还没事件发生,分开行动的场景先公开吧。)






弗洛伦斯和托马斯走进了不远处的杂货店。
牡蛎岛上牧羊的人们总是将自己的羊在这儿卖掉。
前一天,参加葬礼前,弗洛伦斯在这儿留下了12只小羊。

杂货店的主人是布朗维尔女士。她看到佛罗伦斯,立刻摆出了大大的笑脸。
这笑脸非常的刻意。怎么看都非常的虚假。
佛罗伦斯知道,这是贪婪的人的脸。

布朗维尔:“有什么事吗,古尔森小姐和小跟班先生?”
佛罗伦斯:“布朗维尔,我是来结款的”
佛罗伦斯:因为昨天的遭遇,自己现在还穿着湿淋淋的衣服,
佛罗伦斯:让自己的心情降到了冰点,没有丝毫与对方客气的心思。


这时候,店内原本还有另外两个女人,应该也是镇上的妇人。
布朗维尔向她们用头指了指,她们就离开了。
刚刚也许正在八卦话家常呢,但你们进入的那一刻就立刻停了下来。

布朗维尔:“说到这个吖,你看看那边。” 
她用下巴指了指院子。在那儿,你看到两只小羊的尸体。
布朗维尔:“你的12只羊,只卖出了10只呢,所以我只能给你10只的钱。”
布朗维尔:“之前说好的嘛,卖不出去的羊,我没道理付你钱,是不?”


乔治:(
乔治:(打起来!
乔治:(这羊死的挺蹊跷

围观群众1:(打起来!
围观群众1:(你杀我的羊 我要你的命!)


托马斯:“我们的羊已经交在你手里了,怎么被弄死了应该由你负责”
托马斯:托马斯按了按帽子,一步向前冷冷的道 “没有让我们赔钱的道理。”


她眯了眯眼。
布朗维尔:“古尔森养的羊总是体弱多病,谁知道是不是染上了什么病呢?”

乔治:(我要说骚话的话就是“卖不出去你退回来啊,我给你的是活羊,退回来也得是活羊”
威尔玛:(话说为什么这里是按照卖出的价格给钱的…不该是卖出的时候就获得钱吗(呆
乔治:(不知道,可能是签的委托合同?
KP:(威尔玛你当什么年代吗?这是寄卖。人家小杂货店也没那么多闲钱)
佛罗伦斯:(我能想想,按照往常,这种情况怎么处理的嘛?)
托马斯:(该弗洛伦斯来反驳嘞)
围观群众2:(拔刀)

布朗维尔:“我拿了那么多人的羊,就你们的死了,你说会是我的错嘛?”
布朗维尔:“再说了,死羊对我可没有一点益处呀。能卖出去对我也是好的嘛。”
布朗维尔:“不如说,我还得帮你清理掉呢,也不跟你收这钱,是吧?”

她依然保持着几乎可以说是专业的虚伪笑容。

佛罗伦斯:(这有点触到我的知识盲区了,不懂该怎么扮演了)
托马斯:(我也……)
KP:(提示1,可以继续和寡妇谈判。)
KP:(提示2,看看你们的技能中的【手艺:牧羊】,是可以用的)
KP:(但是要明确说明你们打算做什么)
威尔玛:(我在的话说不定能试着检查一下,大概
威尔玛:(你们检查下死因呗

托马斯:(牧羊技能可以查看羊的死因吗)
乔治:(牧羊可以检查羊的死因么?
乔治:(感觉不太行

托马斯:(毕竟从来没见过这个技能,不知道其运用方式也无可厚非x)
KP:(你们可以试试,但是你们不加上生物或者医学类的判定,只会给你们非常笼统的判断)
乔治:(哦懂了,先确认死的是不是你们的羊

佛罗伦斯:自己没有说话,只是绕过布朗维尔的身边,走到死去的小羊旁边
佛罗伦斯:看看这些羊,到底是怎么了?
佛罗伦斯: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店长大方地让出位置让你过去看看。
那两只小羊的耳朵上,确实别着弗洛伦斯你们庄园的号码。

乔治:(啊这
乔治:(不是这点么?

围观群众2:(可以让店长去死了)
KP:(你们还没骰点啊)

佛罗伦斯 骰点 牧羊(35): D100=44 失败

弗洛伦斯实在是看不出任何异状,只能认为那两只羊确实是病死的。
你总觉得这并不是你带来的羊,但是你却没有任何证明这一点的方式。

乔治:(草,35的技能
佛罗伦斯:(那我有什么办法嘛)
托马斯:(一种不善牧羊)
佛罗伦斯:(该给他下毒了)
乔治:(那就先亏2羊的钱?
乔治:(从长计议?

威尔玛:(我个人虽然觉得从长不好…但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吧..?
托马斯:(得看太太的态度)

布朗维尔:“最近好像很多家的羊生下生病的小羊呢。怎么回事呢?”
她几乎是默默说出来的,你们无法判断是不是刻意让你们听到。

佛罗伦斯:“是这样嘛,布朗维尔。”
佛罗伦斯:“那会不会你把死去的羊,换上了我们家羊的号牌。”
佛罗伦斯:“毕竟,你们就是一群不老实的小偷,总想从我的钱袋里偷走金币。”
佛罗伦斯:(我要使用快速交谈)

KP:(你这不是和她谈判,是直接当面控告她,你确定要以这个方向进行吗?)
托马斯:(真的要走这个方向吗,确定的话我也出声赞同一下)
布朗维尔:“不不不,这就是你家的羊,你一个牧羊的怎么会认不得自家的呢?”
布朗维尔:“我们合作这么久了,过去可没有做过什么小动作。”
布朗维尔:“这次正好你们家的羊就是病死了,可不行这么污蔑我啊。”

她点了点头。但是你并不明白那点头的意义。

KP:(决定一下吧)
佛罗伦斯:(话都说了?我觉得哪有收回的道理)
KP:(那就骰点吧)
佛罗伦斯:(快交?)
KP:(看你想用快交,说服,议价,信用,或者有什么别的想法)
佛罗伦斯:(快速交谈吧)

佛罗伦斯:“嘿,你以为我真的那么蠢嘛。”
佛罗伦斯:“这些羊,不是我们家的,我家的羊在右蹄都会被我轻轻划一道口子,作为记号。”

托马斯:“哼,想嫁祸,没想到佛罗伦斯会有这么一手吧”托马斯不屑的出声附和

* 佛罗伦斯 掷骰 快速交谈(45): 1d100 = 15 成功

布朗维尔:“这样吧?”
布朗维尔女士直直地看着你,嘴巴定型地简直像是戴了一层面具。
布朗维尔:“我们互相都无法证明这羊是不是你们家的。”
布朗维尔:“我知道这确实是你们的羊,但我同样无法向你们保证我是不是换了号码牌。”

她叹了一口气,但是以那表情叹气,反而像是刻意在惹怒弗洛伦斯。
布朗维尔:“互让一步吧?我可以给你11只的钱。实在不能给你全额,因为我就没收到这钱。”

KP:(完全不让步 or 11只的钱。你决定下)
乔治:(这个让步也挺怪的
罗伯特:(确实)
KP:()
佛罗伦斯:(不啊,如果不让步,我可能一只羊都收不回来。)
佛罗伦斯:(钱先搞到手,晚点再整她)

乔治:(我说对面的让步

* 佛罗伦斯 掷骰 ???←→???: 1d100 = 76

布朗维尔:“耳朵上那小号码边条可是钉上去的,我想你应该可以看出来,那耳朵没有钉第二次哦。”
佛罗伦斯:自己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
佛罗伦斯:“好吧,布朗维尔。你说的对,咱们合作了那么久,”
佛罗伦斯:“不要因为一点误会,就影响了我们的友谊。那就,十一只羊的钱吧。”


布朗维尔笑得更开了,露出黄黄的牙齿。
少了几颗牙,但是又不让你看到牙龈。
布朗维尔:“当然了。做生意的肯定是会分清楚的。希望我们未来合作愉快。”
佛罗伦斯: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恶心的女人,自己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真的不想多看她一眼。
佛罗伦斯:“托马斯,去收账。”
佛罗伦斯:自己此刻已经想着,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让自己的爱犬,咬断这个女人的腿。


布朗维尔是个几乎可以说是全岛最贪婪的女人——至少你们眼里是这样。
佛罗伦斯在她的脸上只能看到陷害两字。
当然,这有一大部分是你单方面的偏见,不过你常常感觉被找茬也是事实。
你无法从她的眼里看出这次究竟是不是在唬人。

KP:(你们想再做些什么吗?买什么?)
佛罗伦斯:(不买了,回家)

托马斯:“好的,弗洛伦斯”
托马斯:托马斯向前,朝着商人伸出了宽厚的手掌
托马斯:“拿出钱来吧,可不能少”


收了钱,仔细点完,弗洛伦斯与托马斯也不想继续待着,速速离开这鬼地方。



KP:(其实我还准备了这一段:
她讲出了一个远低于一般出价的钱。而弗洛伦斯则是立刻驳回。
你们就这样一来一回争吵了将近一小时,而托马斯只能傻傻地在旁边看着。
最终,你以正常价卖出了11只羊。
弗洛伦斯离开店门时,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
你们肯定是被陷害了。这次是布朗维尔女士技高一筹,下次你要狠狠坑回来。)
KP:(嘛不重要



乔治、罗伯特、威尔玛以及萨拉缓慢地向你们的农场走去。
这距离虽然不算遥远,但是也不短。
先不说威尔玛那小小的步伐,乔治走路还不便,就更慢了。
当然,乔治的自尊心宁可其他人抛下他离去,也不要罗伯特的搀扶。

你们还没离开坦纳尔小镇,就看到眼前的小路被一群年轻人挡住。
他们都是一些还没成年的小伙子。有四人。体型健壮。
其中一人不怀好意地看着你们。然后,站在那儿,完全不让路。
你们正想绕过去,他们又再度挡住你们的去路。那大块头甚至撞了撞乔治的肩膀。

不远处的小凳子上,有个人在看报纸。
报纸将整个头挡住,一副不想被卷入的样子。

KP:(乔治你说想找路人,我帮你找来了,开始吧)

乔治:“怎么,你们想找事情!”
混混1:“这不是古尔森家的大叔嘛?你们到坦纳尔来干啥?”
混混1:“废人好好地待在家里不好吗?”


萨拉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让开,只是低着头,站在原地,面无表情。
她好像又在发呆,究竟有没有发现眼前的年轻人们都不好说。

乔治:“你们是哪个庄园的东西,也敢在这里拦路!”
罗伯特:“你们这群无所事事的家伙,把路让开。”
威尔玛:威尔玛靠在萨拉旁边,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些人
乔治:“你们在这耀武扬威,到了军队里面怕是会吓的尿裤子吧!”

混混1:“最起码,是不会对羊出手的正常人家呢。”然后他们一同笑了起来。
混混2:“是啊是啊。据说有人是看到了古尔森家人在艹羊呢。”
混混3:“哈哈哈哈,毕竟艹不到女人嘛,只能这么做,不是吗!”

他们闹哄起来,但依然不让路。

KP:(模组里确实有这一段,绝对不是我想的)

罗伯特:原本打算礼貌一点的罗伯特
罗伯特:看到对面充满恶意的用词和行为,就知道这群家伙是在故意找茬。

乔治:“你们说什么?!”
乔治:“这种奇怪的谣言是哪来的!”

混混2:“就因为艹不到女人,所以只能和自己人搞呢。”
混混2:“什么年代了,还轮流搞自己的亲戚。”

他们似乎只是越讲越起劲,你的愤怒只让他们更高兴。
罗伯特:“莎拉,如果等会发生什么你带着威尔玛先走”罗伯特小声说道
乔治:“是哈利吗?家里就他一个人”
乔治:“但是即使是他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罗伯特:“呵呵,你们这种只会蹩脚的诋毁和侮辱,”
罗伯特:“怕不是上了战场的话,飞弹都会忍不住向你们飞。”


KP:(吓得我不自觉查了一下1910s有没有飞弹)
罗伯特:(子弹啦)

乔治:“算了,先不和你们计较,把路让开,”
乔治:“或者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者你们是想和我们练一练?”

罗伯特:罗伯特盯着口出狂言最凶的人,捏紧了拳头

最前方的大块头再次撞了下你的肩膀,并举起脚打算踹你的拐杖,但踢空了。
另一人则是用力吐了一口痰,险些落在威尔玛的脸上。

乔治:(可以进战斗轮了(雾
罗伯特:(可以进战斗轮了(雾
罗伯特:(这岛上的人真的是刁民啊,叹气)

KP:(根据扮演,可以送你们先来一轮)

乔治:乔治找准一个人,准备抱过去,这样腿脚的不便可以被缓解
乔治:准备抱过去扭打

KP:(那就先来一个力量对抗吧。乔治骰点)

* 乔治 掷骰 力量17: 1d100 = 7 成功

你拿起拐杖,向眼前的年轻人的胸口横向顶去(不是刺击)。
也许他就没想到你不依靠拐杖也能站稳,就这么被你扭到地上四脚朝天。
混混3:“这糟老头!”旁边另一人大喊。

罗伯特:“你这二狗货,瞧你把舌头吐出来的样子。”
罗伯特:“你都不如一条狗,我给狗扔块骨头它都知道冲我摇摇尾巴。”
罗伯特:“来啊,你们这群长得又创意活得有勇气的蠢货”
罗伯特:而罗伯特朝着那个吐了痰的家伙,挥拳就朝他脸上打去,
罗伯特:一边用垃圾话,吸引其他人的注目,给萨拉离开的机会


威尔玛:(没有弹弓好可恶(

* 罗伯特 掷骰 拳击(50): 1d100 = 16 成功
* 罗伯特 掷骰: 1d3+1d4 = 1+2 = 3


吐痰的家伙被突如其来的一拳打的脖子像是被打断一般,
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恶狠狠地看着你。
除了还在地上的年轻人,其他两人拿起了早准备好的棍棒,
最后一人——就是脸上挨了一拳的人,掏出了一把小刀。

乔治:(拿刀还行,我是没想搞太大,我也有刀的
罗伯特:“最后给你们这群兔崽子一个机会,现在给我滚,”
罗伯特:“还有,谁TM第一个再喊和我们打的,等会我只打他一个。”


* KP进行了一次暗骰

中年人:“咳咳。”
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那是不久前正在看着报纸的中年人。
中年人:“够了。我不想在这儿工作。”
那是弗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是岛上的小小看守所的负责人。
说负责人,是因为他自己也不是什么警察,仅仅是接管了这地方的治安。
他穿着一身大衣,完全没有工作人的样子。
弗兰克站起来,走到你们的中间。
弗兰克:“今天就先这样。快快,散了。”

罗伯特:罗伯特记下那四个小兔崽子的面孔,看了眼乔治
乔治:“算了吧”
乔治:“真是晦气”


年轻人们在灰溜溜地离开前再次向你们脚边吐了一口痰,辱骂着你们。
弗兰克:“你们也,别惹事。” 
弗兰卡向乔治和罗伯特这么叮咛了一下,语气不容你们狡辩。
你们总有一种弗兰克也认为这事因你们而起的感觉。

平时,岛上的人们虽然对你们没有抱着多少好感,但是敌视到这种程度却是很罕见的。
萨拉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但是究竟是认同,还是习惯性地,你们无法理解。

乔治:“等一下吧”
乔治:“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治:“我刚参加完我母亲的葬礼回来”
乔治:“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罗伯特:罗伯特没继续纠缠,看了看威尔玛和萨拉有没有收到惊吓
威尔玛:威尔玛显得有些担忧…但是没有说什么

法兰克眨了眨眼,没有说什么。
他似乎认为先动手就是有问题,不打算追究那些小鬼的诋毁污蔑。

萨拉没有回应,只是稍稍放慢了脚步。
你们也就无声地继续向岛的西侧而去。

慢慢地,一步步地,终于回到了你们的庄园。
庄园的名称由来已经不得而知,自你们有印象以来,
这儿就叫做“法国人的地”(Frenchman‘s Plot)。





你们的家族在这儿扎根已经两百年以上。
庄园虽然也有种一些简单的谷物,但是主要还是以牧羊为主。
你们现在总共有72头羊,算是这一代较富有的人家。

然而,在这儿却只聘请了两个工人——凯斯.纽曼(Keith Newman)以及他的儿子。
凯斯是个聋哑人。岛上的人们总说,古尔森只请了凯斯做工,
是因为只能从比自己还低等又残缺的凯斯身上得到那点高人一等的虚荣心。

而你们走进围栏的那一刻,你们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有几头羊离开了栅栏,没有好好关起来。它们在农场外围吃着草。
你们的家,第一楼所有的窗户都被打破,碎玻璃散一地。
你们还听到两只牧羊犬在不远处呻吟,迟迟没有出来迎接你们。

无论是哈利,还是那两个工人,都不见踪影。

乔治:“进贼了?”
乔治:“家里的人呢?”

威尔玛:“….?!”

威尔玛立刻看向那两只狗所在的地方。
它们都显得非常害怕,在哀嚎着,甚至想逃离你。
它们的脚的动作有些奇怪。

乔治:(难道发生怪异变化的竟是我们自己?
罗伯特:“....哈利!你在吗?”罗伯特大声喊道
乔治:(这牧羊犬是在害怕羊么?
乔治:“我去看看这2只跑出来的羊怎么回事”


乔治一拐一拐地走向那两头羊,它们都是成羊,并且养的很听话。
它们并没有对你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罗伯特:“嗯,那我去找找哈利和纽曼。小心点,可能贼人还在里面。”
乔治:把这2头羊赶回栅栏关上门
乔治:(也看看其他羊的 反应


威尔玛向两只牧羊犬的方向走去,继续拉着正在牵她的手的萨拉。
它们被逼向一个角落,仍然在哀嚎,其中一只对威尔玛露出牙齿,发着抖。
罗伯特则在庄园里快速的巡视了一遍。
威尔玛:“…?”
乔治:(哦是在害怕侄女么

你们确实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哈利.福尔摩斯。
他应该是留下来管理牧场的。平时这时间应该正在打理这周遭才对。

罗伯特走到萨拉与威尔玛身旁时,仔细地检查了一下。
其中一只牧羊犬的后腿被血弄脏。
虽然已经凝固,但是还是看得出,那儿有一块咬痕。
咬痕并不大,而且不像是利牙——反倒是有些钝的牙齿咬上去的。
罗伯特接近它时,它拼命地哭喊着,不让你砰它。

乔治:(钝的牙齿,人咬的?

乔治将羊赶向栅栏的途中,经过房子一侧,确认了一下。
玻璃有些是从外部,有些是从内部打破的。
地上四处是烂泥巴,羊的大小便,和玻璃碎片。

然而,一楼似乎没有任何东西遭窃。

乔治:“这是什么情况,有强盗仅仅为了破坏来光顾了我们?”
罗伯特:“...可能只是它们受惊了,毕竟它们受伤了。”
罗伯特:观察了一下眼前的牧羊犬,没有强行进行检查。
罗伯特:转身试图安慰萨拉与威尔玛
罗伯特:“你看它们谁都怕”


你们置身这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比起惧怕,更多的是疑惑。
想起不久后弗洛伦斯回家又要大闹一番,你们就感到头疼。



SAVE

post scriptum:
剧透 -   :
附件限制3KB大小特么能上传个啥,现在都不能带图了,莫名其妙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The Third Man Factor(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多尔的吹笛人 更新时间 2022-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