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卡森德拉的黑色嘉年华  (阅读 4936 次)

副标题: 是魔改版,第一次发LOG,有问题请见谅(土下座.jpg)

离线 钓鱼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LOG】卡森德拉的黑色嘉年华
« 于: 2019-07-03, 周三 12:52:07 »
剧透 -   :
<KP> ————————START————————
<KP> 在不久前,你们的朋友——布鲁诺联络了你们,说他自己遇到了一些麻烦,前来寻求你们的帮助。这位布鲁诺之前是你们一起开侦探事务所的朋友,在你们的事务所倒闭后,你们各自踏上了自己的旅程,并在多年后再次相遇。此时的布鲁诺已经成为卡森德拉的一名警官。
<KP> 他寄给了你们前往卡森德拉的火车票,火车会在12月25日抵达这个偏僻的小镇。要不是布鲁诺说了自己此时在哪儿,你们也许根本不会知道他去了哪里。
<KP> 火车缓缓地行驶着,在到达卡森德拉时停留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你们在下车后,看到在月台外头的不远处朝你们招手
<KP> “好久不见!”他上前去搂住你们,然后和你们握手。
<凯文.肯莱斯> “好久不见,老朋友。”矜持地对他微笑了下,握住了他的手。朝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出卖自己。
<菲利普·罗杰斯> “好久不见,布鲁诺。这次找我们来是发生了什么”
<加文·格林希尔特> “喔,别来无恙啊。”车外冬季的寒风从敞开的领口灌进来,我享受着这种微妙的感觉,慢慢打量着布鲁诺“真稀奇啊,是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
<KP> “是一个案子,我之后再告诉你们。”你们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热情,不过给你们叙旧的时间似乎不多了。
<KP> “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啦,破事倒是很多。”
<KP> 布鲁诺在和你们打招呼后,便带你们离开了火车站。站台上的牌子显得非常陈旧,挂满了铁锈,这个简陋的火车站只有一个月台和几个长椅。
<KP> 天上的月亮只剩下一点点的弧度,不过卡森德拉的北方是森林,南方靠海,整体的风景不错,空气也很好。天上的星星清晰可见。布鲁诺带你们走出火车站时,他在一个白发斑斑的老人家前停下。
<KP> “他叫哈兰,在这里干了40多年了,没有子女,老婆在很久之前就去世了。”布鲁诺这样说道,把一盒雪茄扔给了他。哈兰接过雪茄,利落的剪开,然后开始抽
<凯文.肯莱斯>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哈兰。
<加文·格林希尔特> “晚上好啊。”我向对方笑了笑,慢悠悠的望向火车站和远方的景象。/
<KP> 哈兰是个白发斑斑的老头,他身上的衣服都有些破旧,看起来过得普普通通
<菲利普·罗杰斯> 看了下哈兰随后对布鲁诺说道:“你说的案子应该是什么急事吧,先带我们去吧”
<KP> “你们好。”他吐出了口烟,和你们简单的打个招呼
<KP> “你们要试一试吗?”布鲁诺掏出另一盒雪茄,让你们各自拿一根。
<凯文.肯莱斯> “加文,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呀!”靠了过去,亲热地打了个招呼。
<菲利普·罗杰斯> 推开了雪茄“布鲁诺,你忘了。我不抽烟”
<凯文.肯莱斯> “不了,咳咳……我不会抽烟呢。”虽然凯文男装时时不时会抽一根,但是女装的他从不抽烟。
<KP> “哦。”他有些失望的把烟收了回去
<KP> 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根雪茄,示意你们跟上他。他吐出一口烟,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而凝重,从布鲁诺的神情来看,这个圣诞节看来是不会好过了
<加文·格林希尔特> “喔…当然是老样子了。”我没躲开,也没什么其他反应,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我不抽烟的,你知道,那种东西对身体不好的。”/
<KP> “唉,老了。记性有些不好了。”他回头看向你们,“总之,欢迎来到卡森德拉”
<KP> 这座小镇现如今被浓浓的圣诞气氛所包围,天气预报说在圣诞节前后会有一场大雪,不过如今看来,这场大雪应该赶不上这次圣诞节了
<凯文.肯莱斯> “布鲁诺,依你的习惯,如果不是碰上了一定无法解决的案子,是不会主动请求帮忙的。是什么样的案子,连你都无法解决吗?”有点担心地问。
<KP> “嗯……怎么说呢?是个挺玄的案子。”
<加文·格林希尔特> “这儿看起来不错”我满意的呼吸着寒冷的空气“简单说说?”/
<菲利普·罗杰斯> 看了看这天气“听说圣诞节前后会有一场大雪,希望那场大雪不会把路封住吧”听到布鲁诺的话说道“玄?怎么个玄法”
<KP> “在22号,有个黑人女性在酒吧被人谋杀了。而在上一年的12月22号,也有一位黑人女性被杀死”
<凯文.肯莱斯> 静静地听着布鲁诺讲话,时不时打量一下周围的景色。
<KP> “谁知道呢?”布鲁诺看了看天空
<凯文.肯莱斯> “是……连环杀手?你们能确定是同一人作案么?”听到详情,不再欣赏景色,专注地看着他。
<KP> 布鲁诺驾着车,穿过了这条较狭窄的路。这里的建筑也显得比较老旧,你们能在前方看到卡森德拉的警察局,而对面都是各种店铺。布鲁诺在一个名为珊德拉的小屋的店停下,并说道“抱歉啊,我去交代下事情。”
<KP> 他说完后,就匆匆忙忙的下了车
<菲利普·罗杰斯>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女性被杀。确实挺悬的”
<凯文.肯莱斯> 充满好奇心地瞅了瞅布鲁诺走进的那家店。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饶有兴趣的拉开车窗,在门口打量着。/
<KP> 他走进了那家小店里,你们能从窗外看见他与一个女人正亲密的交谈着
<凯文.肯莱斯> “哇哦~”打趣地呼喊了一声,“这才几年啊,就找到女朋友了吗?我可还单着呢。”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小心的打开车门,慢慢推开一个缝挤进小店里。/
<凯文.肯莱斯> 下车,跟着加文一起偷偷挤进去。
<KP> 你们看到布鲁诺对珊德拉说:“珊德拉,我之后会回来。”他想了想,定了个时间:“最迟1点吧。”
<KP> “嗯!好……诶!有客人!”珊德拉连忙把对方推开
<凯文.肯莱斯> “嫂子好呀~”笑眯眯地对她打了个招呼。
<KP> “你们好,这里是珊德拉的小屋,有什么能帮到你们吗?”她走到你们的面前问
<KP> “诶?嫂子?”她疑惑的看向凯文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露出了一点点恶作剧得逞的笑,打量着店内,“这儿可不错…这些都是哪里的货?”/
<菲利普·罗杰斯> “小姐您好,请问您这里有这个小镇的地图吗”
<凯文.肯莱斯> “咳咳……我们以前是布鲁诺的同事啦,他对我就像对妹妹一样。他是哥哥,你就是嫂子啦。”
<KP> 布鲁诺忍笑,然后对珊德拉道:“他们就是我的朋友。我之前和你提到过的”
<KP> “这里的雪茄是小镇里最棒的,可惜你们不抽。”布鲁诺有些惋惜的说道
<KP> “啊,你们好,你们好。”她害羞的和你们打招呼
<KP> “这里是雪茄店……怎么可能卖地图啦。”她一脸困扰的说道,“而且现在用google地图就好啦!”
<凯文.肯莱斯> “没想到几年不见,布鲁诺你就给我找了个如此美貌的大嫂呀~”打趣地说道,然后真诚地看着他们,“你们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呀”
<凯文.肯莱斯> 买两盒雪茄。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的确不抽烟”我轻轻用食指压了一下雪茄判断干度“但是看起来不错,有推荐的吗?”/
<KP> “嘿嘿……”珊德拉有些害羞,但她看起来很高兴
<菲利普·罗杰斯> “唉,可惜了。虽然google地图好,但对于布鲁诺的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地图的”
<凯文.肯莱斯> “虽然我不抽,但是这么好的雪茄,拿回去送人也不错的!”
<KP> “这些和这些。”珊德拉指了指几个放在柜台处的雪茄,“这几款都很赞”
<凯文.肯莱斯> 每样都拿了两盒,看了看标价,然后直接将钱放在柜台上。
<KP> “嘛,都送你们了,当作见面礼。”
<KP> 珊德拉把钱退还给你们,顺便往你们的手里塞了几包雪茄
<加文·格林希尔特> “那就这两盒吧”我把现金迅速压在其他雪茄下假装无事发生。/
<菲利普·罗杰斯> @随时切换阵营的kp (一我没用过这东西,二我要用地图做标记,还可能要连线)
<凯文.肯莱斯> “诶诶,那就多谢大嫂啦~”收下雪茄,然后趁她不在意直接把钱塞在柜台角落。
<KP> “菲利普。我帮你画个示意图吧。”布鲁诺从店里的抽屉拿出纸笔,为你画了一个
<骰子> 随时切换阵营的kp进行了一次暗骰
<KP> 珊德拉没有注意到你的小动作,也许是因为她太开心了吧
<菲利普·罗杰斯> 收好地图“谢谢”
<凯文.肯莱斯> 对着地图照了一张相。
<KP> 珊德拉看了看时间,“你们有事做吧。我就不拖着你们了,之后有机会记得过来玩啊。”
<凯文.肯莱斯> “嗯嗯,当然啦,你不说我也要来打扰你的!”
<菲利普·罗杰斯> 仅仅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回到车里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抽出一根雪茄塞在外套里,安静推开门在外面等着布鲁诺。/
<KP> 这一对小情侣在亲了对方一口后,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KP> 与珊德拉道别后,布鲁诺载着你们到海岸边的驯鹿酒吧,也就是谋杀案的案发现场。
<KP> “刚刚我说了吧,两年前就发生过类似的案件。”布鲁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去年的12月22日,在卡森德拉的帕拉迪尔酒店发发现了一具尸体,那个尸体在酒店厨房的地下室的一个冷藏柜里被发现。”
<KP> “和这次一样,死者是名黑人女孩,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被发现时全身裸体,尸体被裹在一个巨大的冰块里……”布鲁诺顿了顿,“她的死相很恐怖。”
<KP> “死者大约在19岁,据当地警方说该名女生没有任何表明身份的东西,也找不到她的亲属,由于缺少必要证据和线索,这个案件就被搁置了下来,成了一桩死案。”
<KP> “我原本是案子的负责人,之前向当局申请过将此案列入特查案,但是没有获得批准……”说道这里,他显得有些落寞,“哪怕是升职了,我也还是没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菲利普·罗杰斯> “嗯……布鲁诺,你在警察局里有什么我们能找的人吗”
<加文·格林希尔特> “除了黑人女性还有案发时间外这两起案子还有别的共同点吗?”我看着车窗外的夜景询问到。/
<凯文.肯莱斯> “为什么没有被允许呢?这种悬案……”有些疑惑地说。
<KP> 布鲁诺想了想,“卢克斯吧。他是我的属下。”
<KP> “……嗯,这一次的受害者声称有人想要将她关进冷藏箱里想要谋杀她,她挣扎出来之后,随便披上了一个毛毯立刻跑出来寻求帮助。”
<加文·格林希尔特> “然后?她也被发现死在冰箱了吗。”
<KP> 听到凯文的疑问,布鲁诺看起来有些为难“……因为镇长不想动这个案子。”
<KP> “呀,让我慢慢说啊。”
<凯文.肯莱斯> “是嘛……”看到他的为难,也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默默把镇长这个人记住了。
<KP> “当时没人理会受害者,只觉得是她自己的疯言疯语。就在她就前往洗手间换衣服的时候,悲剧再次发生了……那个女孩的尸体被发现在洗手间里。”
<KP> ”我当时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并锁定了几名嫌疑人。“
<KP> “和上一次那样,上级反映平淡。”布鲁诺啧了一声,“那帮家伙对于黑人的死总是如此。”
<菲利普·罗杰斯> “两位死者都是19岁吗”
<加文·格林希尔特> “这样啊,不过尸体应该已经被收走了吧?那么我们去酒吧做什么。”
<菲利普·罗杰斯> “估计是带我们去见嫌疑人
<KP> “现在这个死者是21岁。”
<KP> “是的,我当时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并锁定了几名嫌疑人。”
<KP> “他们目前就在酒吧里,分别是,本,阿道夫,马塞尔,西蒙,菲利普。”
<菲利普·罗杰斯> “菲利普?和我同一个名字呢”
<KP> “哈哈哈,但你们俩的个性完全不一样呢”
<KP> 在你们说着的时候,布鲁诺的车子也开到了酒吧前
<菲利普·罗杰斯> “那他是什么性格,干什么的”
<凯文.肯莱斯> “唔……他们都是些什么职业的人呢?”听到竟有五个嫌疑人,感到有些头疼。
<KP> 这个酒吧是木质的,从外头的玻璃窗就能看到里面的摆设。酒吧里使用的灯光是温暖的黄灯,里头的射击都十几年前的风格,给人一种怀旧的味道。
<菲利普·罗杰斯> 进去后看了看四周“外面给人一种怀旧的味道,但里面却很现代化呢”
<KP> “菲利普啊,他是个是个无业游民。好像是继承了家族的遗产,不用工作,所以到处闲逛”
<KP> “本……他是当地的黑帮的老大。”布鲁诺露出了‘你们都懂吧’的表情
<加文·格林希尔特> “你是怎么判断他们有嫌疑的?”我忽然问到。/
<KP> “马塞尔也是个无业游民。他之前是酒厂的员工,但目前被裁员了。”
<凯文.肯莱斯> “嗯……”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
<菲利普·罗杰斯> 想起之前的经历点了点头“嗯”
<KP> “他们当时都在案发现场,或多或少有与受害者接触。至于本……”布鲁诺难得的有些嫌恶,“黑帮老大在这种事上永远是最可疑的吧”
<凯文.肯莱斯> “看来……这位本,平时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啊”挑了挑眉,评价到。
<KP> “阿道夫和西蒙……这俩人平时都很神秘。我知道的事情不是很多”
<菲利普·罗杰斯> 看了看地图“布鲁诺,你刚刚说的酒厂在哪啊”
<KP> “也不算麻烦啦”布鲁诺抓了抓头,“我单纯的厌恶黑帮。”
<凯文.肯莱斯> “……也对,你一向看不惯他们。”想起布鲁诺以前在侦探社时,因为不满黑帮所做的事,笑了笑。
<菲利普·罗杰斯> 那支笔给布鲁诺“布鲁诺你想想,你还漏了什么。我们几个人生地不熟的,迷路就离玩完不远了”
<KP> “唉……真的老了,一下子写错了。”布鲁诺刷刷刷的把地图改了改,“这下子应该没问题了”
<KP> “我带你们进去吧。”布鲁诺绅士的为你们打开了酒吧的门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打量着酒吧里的人。/
<KP> 这个酒吧有上下两层,一层是大厅,二层是环绕是的小隔层。死者的尸体已经被搬走,但是洗手间还保留着案发现场的原样。
<凯文.肯莱斯> 走进去,看了看周围。
<KP> 你们一进到酒吧,就能看到众多的视线落在你们和布鲁诺的身上。布鲁诺倒是没什么反应,他在你们的耳旁指出嫌疑人,让你们把名字和脸对上
<KP> 这五人都各种坐在不同的位置,但对于你们的到来,他们依旧保持着泰然自诺的模样。
<KP> “就是这些人了。你们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问问他们,虽然他们每人都坚持自己不是凶手。”
<菲利普·罗杰斯> “谁最先发现的尸体”
<KP> “是菲利普发现了尸体,他指出马塞尔是凶手,但对方否认了。”
<菲利普·罗杰斯> 去找菲利普
<KP> 这个身材细长的男人靠在吧台的一边,用淡漠的眼神看着布鲁诺和你们,就像酒吧里大部分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KP> 你看到对方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黑发、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身上的衣服无时无刻散发出金钱的气味。
<凯文.肯莱斯> 随便在布鲁诺给的嫌疑人中挑了个看的顺眼的走了过去。
<KP> 他穿着一身礼服,举止又相当的得体甚至可以说优雅,他无聊的摆弄着一枚钱币,把它在手背上滚来滚去。
<凯文.肯莱斯> “先生?”走到他的旁边坐下,顺势向酒保要了两杯酒。
<KP> 酒保把把两杯酒放到你的面前,阿道夫看了你一眼,“有什么事吗?”
<KP> 阿道夫好像不在……
<KP> 先过菲利普的吧
<菲利普·罗杰斯> 向菲利普走去,同时打量着他的动作和衣着
<KP> 他带着鸭舌帽,双手插在口袋里,倚靠着一面有驯鹿角装饰的墙壁上。看到你们进来之后,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继续哼自己的歌。
<菲利普·罗杰斯> “你好,菲利普先生。我叫菲利普·罗杰斯”
<KP> “同名呢?这位‘菲利普先生’,你有什么事吗?”他歪了歪头,问道
<菲利普·罗杰斯> 别过头笑了笑“我听布鲁诺说你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尸体的,能说说当天的情况吗”
<KP> “我当时看到马塞尔那家伙一脸慌慌张张,做贼心虚的样子从厕所里出来,就去看了一眼。”
<菲利普·罗杰斯> “你有和死者接触过吗”
<KP> “然后就看到了有人死在厕所里,我就大喊‘死人了!’,然后说马塞尔是凶手。”
<KP> “没有啊。”
<KP> 布鲁诺警官,说实在的你也知道我是这群人之中最无辜的那个吧?”菲利普对着站在远处的布鲁诺自信满满的说道。
<菲利普·罗杰斯> “那当天你见到死者的时候她的衣着打扮怎么样?”
<KP> “她之前是裹着毛毯进来的。当我在厕所看到她时,看见她穿着深蓝色的名牌大衣。”
<KP> ——————————SKIP——————————
<加文·格林希尔特> 目光落在了那个被叫做本的人的身上,我对这个似乎和布鲁诺合不来的家伙颇感兴趣,随手系上了领口的扣子,我悠闲的走上前去,在安全的距离停下脚步。“晚上好先生,我是加文,加文.格林希尔特,虽然有点突兀不过您介意我问一些问题吗?”我简单的向身后布鲁诺的方向指了一下。/
<KP> 你看到那人是一个看起来年龄有40岁左右的男子,脸色阴沉,似乎对于自己被牵连进来非常的不高兴。
<KP> 他随意的披着黑色的毛领风衣,毫不掩饰的露出自己魁梧的身材。此时的本正坐在一张圆桌旁边独自喝着酒。你们能看到那是一瓶龙舌兰。
<KP> “快点问吧。”他虽然不高兴,但似乎对这些事感到习惯了,因此也没有显得不耐烦
<加文·格林希尔特> “虽然布鲁诺把您叫过来更像是什么私人恩怨…但是在案发时间您的确在这边吧?那么,您有注意到什么吗?什么都可以。”我让声音尽量轻柔没有攻击性,试探着打量着那个人的神色。/
<KP> “不,我根本不在酒吧里。”
<KP> 他思索了一会儿,又说道“准确来说,案发的时候我不在酒吧。我之前经过了这里和熟人聊了一会儿,然后去教堂做了祷告。”
<加文·格林希尔特> “这样啊。那么可以说案发时您差不多在教堂吗?”
<KP> “差不多吧。我也不知道死者是什么时候死的。”
<KP> “我大概在8点到了教堂,这一点神父可以为我作证。”
<加文·格林希尔特> “那您在和熟人聊天时没有看到死者或者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吗?”
<KP> 他摇摇头,“没有”
<骰子> 随时切换阵营的kp进行了一次暗骰
<KP> 你看不出真假,部分的表情完全没有可以看破的地方
<加文·格林希尔特> 我点了点头“那么,非常感谢您的配合,不打扰了。”/
<KP> “你是布鲁诺的朋友吗?”他冷不丁的问道
<加文·格林希尔特> “称不上”我轻轻耸肩“严格来讲之前更类似债主,在债务还完后只是出于兴趣原因来的。”/
<KP> “嚯?”他有些玩味的看着你,“嘛,我其实并不希望与警察对立的,但你的前债主似乎不怎么认为”
<KP> “因为他的正直……或是说死脑筋,布鲁诺总是对黑道抱有偏见。”
<加文·格林希尔特> “他对你似乎有什么…”我斟酌着词语“偏见?或者说执着的印象,我不喜欢警察,他们都太死板了。”/
<KP> “是的。我不是不喜欢警察,得看情况。”他看向布鲁诺的位置,“如果可以的话,拜托劝劝他吧”
<加文·格林希尔特> “您倒是很有趣…虽然我不觉得布鲁诺听到来自您这种姑且算是正面评价的词语会高兴就是了。”我稍微露出笑容“我会的,先生,我会的。”/
<KP> “正直和正义在卡森德拉里格格不入,他现在还能呆在这里真是个奇迹。”他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菲利普·罗杰斯> 过去小声的加文说了句“这人我搞不定,请身为赌徒你处理一下”然后去找布鲁诺一起死者被发现的地方
<KP> 布鲁诺把你带到酒吧的厕所,那里拉了横条,不让人进入
<KP> 布鲁诺凭借着警察的身份走了进去,他到案发现场前,突然停住了脚步。
<菲利普·罗杰斯> “怎么了,布鲁诺”
<KP> “……你不介意进女厕所吧?”他问
<菲利普·罗杰斯> 沉默了一会“……我在直接问吧。死者是因为什么而死”
<KP> “一颗子弹击中了她的心脏,并且后背插了一把折刀。”
<菲利普·罗杰斯> “什么类型的子弹,造成死亡的折刀还是子弹”
<KP> “手枪子弹,而且是一击毙命。”
<菲利普·罗杰斯> “马塞尔有枪吗“
<KP> “他的经济状况不太好,而且当时在抓住他时也没有在他的身上找到枪”
<菲利普·罗杰斯> “那当时现场有枪吗”
<KP> 布鲁诺摇摇头,“没有”
<菲利普·罗杰斯> “折刀上有指纹吗”
<KP> “有,但是不完整,没办法核对折刀的主人”
<菲利普·罗杰斯> “唉,既然她在逃出来了。那有没有什么随身物品”
<KP> “我们在死者的身上能找到死者的一部手机,和口袋里的一张纸条。”
<菲利普·罗杰斯> “手机的记录了什么”
<KP> 布鲁诺把装着塑料袋里的证物交给你看
<KP> 老虎柯文德:把照片交给小老鼠,酬金1000美元;
<KP> 鬼手:将货物运到码头,酬金1500美元;
<KP> 塔林寡妇:伪装成恐怖分子威胁她的丈夫,酬金5000美元;
<KP> 岸先生:联络并威胁红石夫人,提高价格,酬金10000美元,酬金20000美元。
<KP> “你自己看看吧”
<菲利普·罗杰斯> 结果后看了看“那手机呢”
<KP> 你看到画面停在了拨号界面上,这个号码还没打出,8764239,但是这不是一个电话号码的格式。
<KP> 此外,你还看到一条短信,来源未知,内容如下:“红石夫人已经答应付款,但是我的那份要提价。”“门也没有,你休想从我这里多拿一分钱,你这个无赖。”“好吧,我们走着瞧。”
<菲利普·罗杰斯> “他对话的人应该是岸先生吧。子弹是以什么方向射入死者心脏的,倒下后头朝哪”
<KP> “……”布鲁诺把厕所门推开,让你进去看。
<菲利普·罗杰斯> ……就站在门外看那些黄色的线
<KP> 你看到地面上有大片已经干枯的血迹,里头有白色的交代画出了死者倒下的位置,死者的头最后是靠在女厕所的隔间前
<菲利普·罗杰斯> 最终决定走进女厕观察看看有没有可以让人逃走的地方
<KP> 有关通风口,但除了小孩以外,根本没人能爬出去
<菲利普·罗杰斯> 去男厕看看
<KP> 男厕所很干净,布置与女厕一样
<菲利普·罗杰斯> 和布鲁诺一边走回去一边问道“你们查过监控了吗”
<KP> “……总觉得是有预谋的谋杀。我们原本也想查的,但发现那天的监控突然被黑客入侵,系统完全瘫痪了”
<菲利普·罗杰斯> “那你们有没有查出黑客的来源”
<KP> 布鲁诺摇摇头“抱歉,那黑客的技术过于高超……我们完全找不到他”
<KP>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