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余生 我们还有时间创造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故事(3r dnd)  (阅读 3924 次)

副标题: 不定期更新的短团或者新人团合集 DM玩家2倾情巨献

离线 玩家二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6
  • 苹果币: 0
叮叮咚咚,二百樵工。
——以伐木为生的小镇,数十年前对抗异族战争留下的悬疑,冒险,危险,由此展开...

剧透 -   :
21:40:30 <DM> —— 剧本【符文之牙 】——
21:40:30 <DM>       ——团前概述——
21:40:30 <DM>     博尔根霍夫镇,一处坐落于绝境群山山脚下广袤平原处的小镇。得益于紧挨着的瑞科河支流的便利水利和附近生长茂盛的大片乔木林,此地的居民单凭出产木制品和提供优秀的木材原料便可自给自足,生产有余。
21:40:30 <DM>    不过那些优哉游哉的日子是数十年之前的事情。最初,先是群山中友好的矮人要塞全无了音讯,而后是驻守白火隘口的城堡一个接一个因为异族入侵的战火而沦陷,虽然在人类联军的反击之下那些失去的领地很快便夺回,摧毁的要塞也接着修复如初。然而战火遗留下的隐患却涌入了这片只属于人类的家园土地。
21:40:30 <DM>    曾经可供渔夫牧民温饱的沼泽里徘徊着不知何物的鬼影,而那些山洞百窟里也早已被曾经的异族怪物们所占据。博尔根霍夫镇所依赖的那片乔木林里头,也流传出了关于八眼神和它邪祟后裔的消息.... 
21:40:30 <DM> 背景;传统西方奇幻世界观 
21:40:30 <DM> 地点:人类家园地区  联合王国 某独立选后帝王领内  一个叫博尔根霍夫镇的镇子
21:40:30 <DM> 种族注意:phb手册中的所有核心种族,以及怪物图鉴中本身立场非混乱非邪恶的。或者可以通过某种手段伪装成能够进入人类基础村镇的模样...
21:40:30 <DM> 魔法or科技水平: 魔法普及程度一般,科技水平为中世纪末期,已出现部分火器和思想发展的前端热潮。
21:40:52 <DM>    ——(引言)今天,对嘉德福斯·林顿而言,跨越半个国度的旅途最终来到了王国的边境线。紧挨着那些如剃刀般高耸如云群山脚下的,便是面前这安详而平淡的村镇了。
21:40:52 <DM>    漫长的旅途在寒冷又孤独的冬天后迎来了这万物发芽之春,站在一片抽芽的麦田前,不远处便是在之前的旅途就听过的那座博尔根霍夫镇了。虽若要到达当地,水路或许更为便利,毕竟此处的木材交易正是借由此道售向帝国各处。但对于一位巡林客来说,沿途的风景完全抵得过之前多费了些的脚程。
21:40:52 <DM>    反观这座镇子,人们并没有显露出过多忙碌或者不安的样子。田间劳作三两农夫抬起头友善的目视着站在村口身着锁甲,肩跨的旅人。而在田隆边嬉闹的孩子更是凑近到了林顿两步就能走到的地方好奇的打量着。
21:40:52 <DM>    之前的风餐露宿或许该找个地方歇歇脚了,看着日头尚早,我们的主人公决定...
21:40:52 <DM>    (开始)
21:41:25 <嘉德福斯·林顿> “恩,这地方看上去真不错”
21:41:40 <嘉德福斯·林顿> “先进去找个地方喝两杯”
21:42:31 <DM> 进入村内,视野便豁然开朗了不少。挨家挨户都显露出了忙碌的样子,来来往往的人群彰显出这城镇独有的生机。
21:43:17 <嘉德福斯·林顿> “酒馆~酒馆,哼~哼”哼起了歌
21:44:37 <DM> 虽然镇子里常见的建筑多为两层以上,但却已显露出了些许年久失修的样子。稍加打听,林顿便问出了当地能提供食宿餐饮的场所,位于码头靠着渔港的露天酒肆便是这儿农闲之际人们常喝酒谈天打发时间的地方了。
21:44:37 <DM> 不一会,林顿便找到了这位于码头的好地方。
21:45:57 <DM> 一个留着发辫浓眉大眼的男人凑了过来,身上担着一条湿毛巾,全身打短精神抖擞。“好天气。”他先是开口寒暄道。“请问要来点什么?”
21:45:58 <嘉德福斯·林顿> “来一杯好酒!”
21:46:05 <嘉德福斯·林顿> “再来点下酒菜”
21:46:14 <嘉德福斯·林顿> “快点儿”
21:46:57 <DM> 粗眉男点了点头,而后毕恭毕敬的问道。”咱们这儿的特色菜叫【断龙尾】,不知客官可否要点上一份。“
21:47:58 <嘉德福斯·林顿> “断龙尾?那是什么 ?”
21:48:15 <嘉德福斯·林顿> “听起来很有趣啊”
21:48:51 <DM> 粗眉小二诺有所思的想了一下,接着便先给林顿面前的空碗沏满了一杯茶水道”嘛,菜是此地这季节新鲜的林鼠尾巴烹饪而成,过了季节可就尝不到新鲜了,听客官这意思,是外头来的?“
21:49:39 <嘉德福斯·林顿> “没错,我是个冒险者,最近才旅行到这里”
21:51:09 <嘉德福斯·林顿> “先来一份,让我尝个新鲜”
21:52:10 <DM> ”原来是这样,那就得好好介绍介绍了。虽说咱们这菜名是挣一个噱头,不过这可不是口说无凭。“小二明白了林顿的来历后款款而谈道。”最初的来历要追溯于四十年前,再往前头走个几十里便是绝境山脉想必是无人不知了,但在以前,这地方可没现在这么太平,那时候妖邪狠行,异族霸道。这地方据说那些将军和王侯组织的联军击败甚至讨伐了六条来自那山脉后的巨龙才得以挣到今日的太平,而这菜嘛,也就跟着这个彩。“
21:53:22 <嘉德福斯·林顿> “恩,原来如此”
21:53:41 <嘉德福斯·林顿> 【这小二口才不错】心想
21:53:45 <DM> 介绍完来头后,小二便朝着不远处的炉灶伙计哪儿喊了句【点菜】 随后这冷清的酒肆便铺张热闹了起来。在等上菜的时候,林顿面前的茶水被一杯白的像水似得清酒取代了,若不是那浓郁的酒香,恐怕是真可认不出似水似酒了。
21:57:00 <DM> 就在林顿畅饮美酒的时候,一伙看上去起码有五六十岁的精干光膀老头走了进来,在随意点了些菜之后便坐在了一处透风敞亮的地方讨论起当下见闻来。而听着他们的讨论,这一伙老汉是当地木匠行会的老师傅,所谈的话题却有些神神鬼鬼的迷信成分,似乎其中的矛头都在指向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那林子里头的怪事了。
21:57:25 <嘉德福斯·林顿> “林子里的怪事?”
21:57:32 <嘉德福斯·林顿> /走过去攀谈
21:58:02 <嘉德福斯·林顿> “各位老爷子在聊啥呢?”
21:58:15 <DM> 洗耳侧听那几个老家伙扯淡的时候,林顿点名要的那份【断龙尾】被端了上来,油炸至黄金色的不知名哺乳类的尾巴上撒满了芝麻,香味弥漫甚是惹人馋。
21:59:52 <DM> 走过去搭讪的林顿打断了那些老爷子的谈话,其中一位”最年轻“的看上去刚五十岁的老汉转过头来说道。”啊,我们这几个老骨头也没再说些什么,无非是抱怨日子不好过罢了,年轻人不知可否陪我们这几个老叔叔喝一杯?“说完,这位老先生给林顿让了个位置出来。
22:00:24 <嘉德福斯·林顿> “行啊”
22:00:32 <嘉德福斯·林顿> /坐下
22:01:59 <嘉德福斯·林顿> /把自己的菜端了过来
22:02:21 <DM> 逮到林顿坐下后,一杯浑浊的酒液便摆到了他的面前,这碗浊酒的成色和质地都比不上林顿先前点名道信要的那杯佳酿。但看着桌前其他几个宝刀未老的叔子们的架势,就算贫酒,在老友相谈甚欢间也显得是那样的醇美。
22:03:00 <嘉德福斯·林顿> “刚刚我听到,各位各位老爷子说到,林子里的怪事?是什么事情啊?”
22:03:54 <DM> 林顿端过来的【断龙尾】那几个老头子也没有客气,你一勺我一叉的给这份佳肴消灭了大半。 
22:03:54 <DM> ”志怪精鬼的事情,年轻人还是不要听了取笑的罢。“其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家伙回应道。
22:04:25 <嘉德福斯·林顿> “不不不,我平日里没啥爱好,偏偏就好这一口”
22:04:37 <嘉德福斯·林顿> “还请各位老爷子仔细说说”
22:06:25 <DM> ”说了罢,咱们这一把年纪,也没得什么值得取笑的了。“顺着林顿的口风,其中一位满脸红光的健老头先起了个引子。”小兄弟若是经常去那死木森,应听过这件怪事,那深林里头,可呆着某个怕光的吃人妖怪。“
22:06:51 <嘉德福斯·林顿> “吃人妖怪?”
22:08:02 <DM> ”莫要放肆了。“之前那位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摆了摆手道。”或许是某个困于那处的地仙冤魂也说不准,神鬼之事,尔等还是不要假意揣测的好。“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林顿还是瞥见了这白发老头子带在腰间的满壶油灯,要知道这大白天的,可没几个家伙会随身带着提灯的。
22:09:20 <DM> ”小兄弟看是有兴致了。"红脸健老头也没有再多提及志怪事情的下文,而是端起浊酒对林顿敬道。“来,相逢就是缘,先喝一杯,先喝一杯。”说完他便对着自己的那碗酒水顿顿顿了一番。
22:09:43 <嘉德福斯·林顿> “当不起当不起”赶紧举起酒杯
22:10:33 <嘉德福斯·林顿> 一饮而尽
22:11:10 <嘉德福斯·林顿> “林子里有个吃人的妖怪,它有没有出来害过人?”
22:12:24 <DM> 觥筹交错之际,那白老头兴是年事高了,对着饮了几杯后竟就这么躺在椅子上打起盹来。 这时,那位健老头才接着说道。“那妖邪也是邪门的很,从不出那片林子,但要是谁进那片林子里头不带个火把提灯的,多半也就出不来了。 不过最近那地方被一片水雾气罩着,别说火把,连油灯都可能给这湿气打没咯,这也是方才我们几个老哥哥抱怨的根本。”
22:13:45 <嘉德福斯·林顿> “原来如此吗”
22:13:50 <嘉德福斯·林顿> 【也许我得去看看?】
22:14:51 <嘉德福斯·林顿> “各位大爷继续喝,这顿就算我请客了,小二!买单了!”
22:15:25 <DM> “正是如此,咱们周边人都给那片地儿起了个浑名。”红光满面的健壮老人这时却做儿童般爱玩,故作玄乎了一阵后吐出三个大字来。“那地唤作【死木林】”
22:15:58 <DM> 寒暄完毕,林顿也愉快的付清了饭前,走出这码头酒肆沿着街道散步消食的时候,他决定... (继续)
22:16:20 <嘉德福斯·林顿> 找个大商铺
22:17:38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1=7-1=6
22:18:06 <嘉德福斯·林顿> 直接询问路人,最大的商铺在哪里
22:19:23 <DM> 林顿同那些闲散村人打听着关于此地能买卖商货的行情,然而大多只给出了些菜市杂货地的路名,偶有一个知晓林顿所问何物的乡绅对林顿指了个明路道,若是要大买卖,当地的水货商人大体三日往返一趟。
22:20:09 <嘉德福斯·林顿> “诶呀,这下就麻烦了”
22:20:32 <嘉德福斯·林顿> 看看普通杂货店里有没有不灭明焰
22:21:45 <DM> 村里的杂货店有很多已经关了门,毕竟此地最重要的产出木材受到了局限一下子便影响到了各行各业,剩下的这间小铺子只有一个瞎眼老太太打理着,里头所出售的东西大体都不算太值钱。(无100金的那个)
22:22:24 <嘉德福斯·林顿> “果然没有吗?小地方就是麻烦啊”
22:22:30 <嘉德福斯·林顿> “伤脑筋了”
22:22:52 <嘉德福斯·林顿> 找找看有没有告示板之类的地方
22:25:16 <DM> 走出杂货店没几步,在这镇子的中心,一座造成浮夸的四层洋棺门口林顿找到了一则像是告示板样的地方。 但正如这告示牌背后已脱漆老化的羊倌一样,这地方也只是往日富裕村庄剩下的一丁点残引。上头最还能最清楚看到的告示只是半年前关于 比查芬选帝候的征召兵告示.. (丢一个侦查)
22:25:46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5=18+5=23
22:27:16 <DM> 盯着这告示牌边缘打量着,林顿突然意识到在那木牌的上头和下端分别残留着三处怪异的绿漆印(上头两处,下头1处)。 那色泽几乎如出一辙的印子透呈现出一副三角的形状。
22:28:07 <嘉德福斯·林顿> “三角形?这代表着什么呢?”
22:28:53 <嘉德福斯·林顿> /摸一摸印子
22:29:48 <DM> 干燥的漆印竟还留有些许接近人体温度的余温,而直接了当的木头质地却又显示出这不过是些漆印的现实。
22:30:24 <嘉德福斯·林顿> “噫,真奇怪”
22:30:34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2=13+2=15
22:32:12 <DM> 突然,林顿的耳中传来了无数的嘈杂之音,“食物” ”饥渴“ ”吃...吃!“的词语随着其他更听不清的怪异尖叫一下子涌入了他的耳内,不过那样的幻听只持续了短短的片刻,在摇了摇脑袋之后,这种感觉全然消失不见。
22:32:35 <嘉德福斯·林顿> “哇!这是什么!”
22:33:00 <嘉德福斯·林顿> /疯狂摇头
22:33:44 <DM> 那些幻听异常不真实,一刻的惊恐很快便归于了满是疑惑的平静。
22:33:54 <嘉德福斯·林顿> /再仔细看看这块牌子
22:34:48 <DM> 再一次抬起头时,那块牌子上留有的倒三角形绿色印记却完全不见了踪影,上端两处和下头一处的绿漆像是被抹除似得一点也找不到了。
22:37:41 <嘉德福斯·林顿> 进入洋馆
22:38:36 <DM> ——触发剧情——
22:38:42 <DM> ——蓄力描述中,稍等——
22:41:50 <DM> 就在林顿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左腿却突然迈不开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扯着似得感觉促使他往身后看去。而眼前的一幕却着实让这位巡林客摸不着头脑。
22:41:50 <DM>     一头至少到他膝盖高度的硕鼠正咬着他的裤卷,而那大老鼠的手上却抱着半截咳得千疮百孔的烤鸡,围绕着这大老鼠身边的是一群黑压压的更小些更正常的老鼠,但无一例外,所有的老鼠或多或少的都咬着一些东西,像是残羹冷炙,但其中也不乏...戒指珠宝之类的值钱小物件。(继续)
22:42:21 <嘉德福斯·林顿> “这是?”
22:42:30 <嘉德福斯·林顿> “你们要干嘛?”
22:42:39 <嘉德福斯·林顿> /看看他们能不能交流
22:43:00 <DM> 同鼠而语并没有回应..(你职业特性包括直接同动物对话么)
22:44:06 <嘉德福斯·林顿> “啊,这”林顿挠了挠头
22:44:46 <嘉德福斯·林顿> /从背包里拿出了些干粮,再指了指小老鼠嘴巴里的戒指
22:46:53 <命运> 由于野性认同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2=5+2=7
22:47:23 <DM> 黑压压的鼠群如潮水般“勾”到了林顿手中的干粮,但那队伍中亮闪闪的东西却被没有被放下,而后在那头硕鼠的带领下,鼠群调转了一个方向化整为零沿着羊倌的阴影朝着朝着一处房舍的背后走去..
22:47:49 <嘉德福斯·林顿> “诶诶!”
22:47:57 <嘉德福斯·林顿> “该死,这群贪婪地老鼠”
22:48:18 <嘉德福斯·林顿> /找家买吃的的地方
22:48:50 <嘉德福斯·林顿> “我就不信了,只要量够大,它们还不把戒指放下”
22:48:54 <嘉德福斯·林顿> “方正不会亏本”
22:49:00 <DM> 街边售卖食物的地方有不少,就在这四层楼不远处便有着一处菜摊。很轻松林顿就找到了那些卖菜的商贩。
22:49:03 <嘉德福斯·林顿> “反正不会亏本”
22:49:36 <嘉德福斯·林顿> 买些吃的
22:49:53 <嘉德福斯·林顿> 包子馒头啥的
22:49:59 <DM> “橄榄,蕨菜,洋葱...”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熏肉 咸鱼 香肠..”
22:50:28 <嘉德福斯·林顿> “嘿老板,来些香肠”
22:50:42 <嘉德福斯·林顿> /购入 价值20GP的香肠
22:50:53 <嘉德福斯·林顿> 在买一些干粮
22:51:00 <DM> 卖香肠的屠户给你包好了一截两米长的灌肠,交付于你手中的时候还不忘自卖自夸一番。)
22:51:50 <嘉德福斯·林顿> “再来一根”
22:52:58 <DM> 买卖从不会有人嫌着不做,第二根同样大小的灌肠很快随着银币的落响交到了林顿的手里。
22:53:04 <嘉德福斯·林顿> 双手各拿着一根两米长的香肠气势汹汹的走向羊倌后面,老鼠跑走的地方
22:54:47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5=19+5=24
22:57:05 <DM> 沿着先前鼠群化整为零的墙根摸索着,这黑色巣群的踪迹虽完全和阴影融为一体却不难找,刻意留心便能发现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一路上有不少落单的脱队小老鼠已经开始自顾自啃食起叼着的食物来,而离群失所的他们却失去了先前巣群似得智慧,几乎是瞧见了凑过来的林顿便四散而逃。跟着这一路上落单的小老鼠一路前行了一会后,林顿在一处建筑的拐角前瞧见了一枚落在那拐角口的金戒指,那财富的光泽反射着明媚的日光,而与此同时,他的耳中听到阵阵又像是老鼠啾鸣又像是某个结结巴巴的家伙的自言自语的声音....
22:57:40 <嘉德福斯·林顿> /仔细倾听
22:58:47 <DM> ——触发剧情  蓄力描述ing——
22:59:21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8=13+8=21
23:01:57 <DM> 正打算低下头仔细听听那鬼鬼祟祟啾鸣之声的时候,突然一副毛茸茸的瘦长胳膊一下子从那墙的侧面伸了出来,径直将那枚戒指掳了过去。完全沉浸于感受声音动静的林顿危险没被这突如其来的毛爪子吓一大跳,然而屏息凝神也指出了一些根源.. 那声音的大小由那刚刚突兀出现的毛手爪突然放大,又随着那手抓掳走戒指后不断的变小着.. (继续)
23:03:10 <嘉德福斯·林顿> 悄悄的过去
23:03:41 <嘉德福斯·林顿> +9
23:03:52 <嘉德福斯·林顿> +8
23:07:54 <DM> 只是将半张脸支了过去,林顿便瞧见了一副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怪异景象。一个哆哆嗦嗦的背影正背着张微鼓的麻袋伴着那群黑色鼠潮沿着幽暗的巷道远去着。之前又像是老鼠似的啾鸣又像是人话的声音正是出自那人影之口。屋檐透下的斑驳光线照射下,这怪人的后背竟全数是浓密的棕色毛发,一条像是放大了数倍的老鼠尾拖在这人影的身后。 而目视着这怪异景象的巡林客决定...
23:08:28 <嘉德福斯·林顿> 拔出武器,冲锋他
23:09:45 <命运> 由于寓守于攻2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9=10+9=19
23:09:54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3D6+3=(5+5+6)+3=16+3=19
23:10:39 <嘉德福斯·林顿> 惩戒之姿
23:10:51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9=14+9=23
23:10:56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2D6+3=(3+1)+3=4+3=7
23:13:20 <DM> 长毛怪人一下子被短剑扎了个透心,赶忙作兔子踢鹰赖皮状才低开了林顿下一步要命的挑刺。而那转过身的人影却更是打破了林顿的正常认知,有着尾巴的怪人脑袋上,赫然盯着一副老鼠的脑袋。
23:13:44 <命运> 成功清除先攻记录!
23:13:44 <嘉德福斯·林顿> .initclr
23:13:56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的先攻骰点:D20+2=17
23:14:14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6=1
23:14:41 <嘉德福斯·林顿> “小贼!拿了我的吃的还想跑!”
23:15:31 <命运> 临时dm的先攻骰点:D20+3=8
23:16:42 <DM> 一柄锈迹斑斑的切肉刀赫然从那鼠头怪物的破裤子里头露了出来,它朝着林顿怪叫着,手中的锈刀也胡乱的比划着阵势。
23:17:15 <命运> 由于双武器,寓守于攻2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3=17+3=20
23:17:15 <命运> 由于双武器,寓守于攻2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3=2+3=5
23:17:27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3D6+3=(6+1+4)+3=11+3=14
23:18:14 <DM> 先是虚晃一剑抵住了鼠头怪人胡乱的斗殴把式,而后对着喉咙刺下的利刃了结了它的生命。那毛茸茸的躯体就算倒在地上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23:18:19 <DM> ——战斗结束——
23:19:06 <嘉德福斯·林顿> “哼,敢招惹我,还拿了我的吃的就跑,胆子真大”
23:19:12 <嘉德福斯·林顿> /搜刮尸体
23:20:13 <DM> 就在那鼠头怪物死后,鼠巣的举动却显得更为诡异,林顿刚想把手伸向那鼠头人全身只剩下的一条破裤子的时候,呆在一旁的黑压压鼠群却一反常态,一拥而上赶在林顿还没反应过来前将那尸体撕成了碎片,融入了那黑潮之间..
23:20:56 <DM> 接着,在两头不知是不是先前那只硕鼠的带领下,黑色的巣群再一次化整为零,没入了墙角的阴影中继续前行着。
23:21:08 <嘉德福斯·林顿> “嘿!这都啥跟啥啊?破事儿真多!”
23:21:17 <DM> 而在鼠群肆虐过后的空地上,除了血迹外,还留下了...
23:21:19 <命运> 临时dm骰出了: D100=1
23:21:22 <嘉德福斯·林顿> /快速看一眼地上还有啥
23:21:34 <DM> 一枚闪闪发光的金戒指。
23:21:36 <DM> ——save

追随着那些不可感受的痕迹,与鼠同行的结果便是....
剧透 -   :
20:17:47 <DM>     ——时间:刚刚到达博尔根霍夫镇不久——
20:17:47 <DM>     ——地点:四层洋
20:17:47 <DM>     落在地上的戒指浸润着那污浊的血迹,阳光被透过这深巷直射在那金属指环上反射出如镜面般的斜阳。随着最后几只黑鼠的离去,除了一地的血迹外,并没有任何额外的迹象表明出这儿曾经发生过什么..
20:17:47 <DM>      虽然战斗利索的结束,但这奇怪的景象依旧让林顿觉得困惑不已。
20:18:16 <DM> @嘉德福斯·林顿
20:18:40 <嘉德福斯·林顿> /捡起戒指
20:19:05 <DM>     几乎是刚把戒指套在指头上,那阵鬼祟的啾鸣声便再一次徘徊在了林顿的耳边。“饥渴” “食物” “吃..吃..”似低语般的词缀不断的重复着,而其中每一个音节都是那样的不可复制,不为人言. (剧情强制戴,别问为什么)
20:19:35 <嘉德福斯·林顿> /试着把戒指取下来
20:19:58 <嘉德福斯·林顿> “这鬼东西,跟之前那个痕迹一样邪门!”
20:20:33 <DM> 强忍着耳朵里徘徊的动静,林顿几乎一下子就把那指环摘了下来。不过说来也怪,指环刚取下没多久,那声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20:20:47 <嘉德福斯·林顿> “呼,真奇怪”
20:22:38 <嘉德福斯·林顿> “不行,我得去找找那群老鼠,不过在此之前,让我看看这戒指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20:22:45 <嘉德福斯·林顿> /仔细观察戒指
20:23:44 <DM> ”喂!你在白焰坞堡这做啥呢?“突然,林顿的背后传来了一声利呵,回头看去,是一个持矛穿甲的卫兵模样正对着呆在黑暗箱子里的林顿叫嚷着,那卫兵的神情紧张不安,手中的家伙也已立了起来。
20:26:54 <DM> 戒指上刻着一小段铭文,具体的意思完全整理不出,戒指的其他部分全是实心的真金,若算是重量也抵得上好几枚金币了。
20:28:54 <嘉德福斯·林顿> “嘿嘿,伙计等等”
20:29:08 <嘉德福斯·林顿> “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冒险者而已”
20:29:27 <嘉德福斯·林顿> /说完收起武器
20:31:22 <嘉德福斯·林顿> “你说这地方叫啥?白焰坞堡”
20:31:39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1=14-1=13
20:33:41 <DM> 那位军爷见你收了武器,几乎是揪着耳朵将你从巷子里头揪了出来,很是愤怒的教训道。”这洋馆很久前就因为闹鬼查封了,最近又在这附近死了人,你这外来的,要不是碰到我,恐怕得被人逮了去当嫌疑犯子。“ 逞完威风后,这卫兵便收了家伙往另外一头溜达去了。
20:33:41 <DM> 唯留下林顿一人捂着自己被揪的生疼的耳朵。
20:35:17 <嘉德福斯·林顿> “闹鬼?也许是之前那个鬼东西?”
20:35:34 <嘉德福斯·林顿> “不行,我还是很在意啊”
20:35:55 <嘉德福斯·林顿> /再次进去,寻找老鼠群离开的痕迹
20:36:59 <DM> 那条巷子不算是很深,稍微走出一段后,饶了几个圈林顿便来到了另外一条靠近外围的街道上头,不过这次的主干道似乎是给商旅用的,不断有车马从左右经过离去。
20:38:24 <DM> 抬起头向着更远处的地方看去,再远一些的便是这小镇的外围木质城墙了,更远的地方就是环绕着的田垄和一望无际的平原了。
20:42:04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5=16+5=21
20:43:44 <DM> 黑色的老鼠的踪迹并不难寻觅,那些街道上无人问津的三两只散落的小耗子便是最好的引子,追着这样的踪迹跨越了半个镇子后,林顿来到了一个尘封的大木门的跟前,抬起头打量着建筑的全貌,除了两侧开着的露天小窗外,几乎看不到其他出路口,而这里,很可能是一处仓库。
20:44:29 <嘉德福斯·林顿> /从窗户向内看
20:44:35 <嘉德福斯·林顿> “就是这里吗?”
20:45:13 <DM> 两侧的窗户紧贴着屋顶,离地的高度至少20尺高,周围除了有些脱漆的木板墙面外,并没有任何支撑物。
20:45:49 <嘉德福斯·林顿> /在附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垫脚的东西
20:46:43 <DM> 一些稻草堆累在这建筑的周围,若是愿意费力搬弄,倒是可以搭出条道来。
20:48:17 <嘉德福斯·林顿> “嗯,稻草堆,总感觉靠不住啊”
20:48:31 <嘉德福斯·林顿> “还是爬上去看看好了”
20:48:57 <嘉德福斯·林顿> /对着天窗助跑跳跃,然后爬到窗户上
20:49:22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9=8+9=17
20:49:45 <命运> 由于再跳一次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9=3+9=12
20:49:50 <DM> 初次尝试并不算成功,不过这种地方不追求速度的话,还是可以慢慢挪动上去的。
20:50:02 <嘉德福斯·林顿> 行
20:51:13 <DM> 够着那一侧窗子往里头探去,偌大的仓库里头只有四个足有马车大小的橡木酒桶,现在这地方林顿算是完全搞明白了—— 一处储酿酒的酒窖。
20:52:09 <嘉德福斯·林顿> “原来是个酒窖吗?让我看看有没有那种怪老鼠”
20:53:55 <DM> 翻过窗户踩着那木质的墙壁,林顿很容易便进入了这酒窖的里头... (骰一个搜索)
20:54:13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7=16+7=23
20:55:39 <DM> 前前后后排查了一番后,别说老鼠,就连半根毛都没见得着,但在标记着【4】字字母的大酒储侧方,路过此地的林顿听朝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而声音的源头好像正来自自己方才踩过的地板位置。
20:56:33 <嘉德福斯·林顿> “该死,不是吧”
20:56:41 <嘉德福斯·林顿> /过去看看是啥
20:57:34 <嘉德福斯·林顿> “可别告诉我,这种地方也会有警报装置什么的”
20:58:30 <DM> 回头看去,那地板竟被踩出了一个鞋子大小的窟窿,而凑过去往里头查看着,眼前的一幕甚是把林顿恶心着了,无数条老鼠在位于这破洞下方约八尺深处不断的穿行着,黑暗的地道内无数双反射着鬼祟红光的鼠眼印证了他们的数量... 这恐怖的情景持续了好一会才消停,为留下了一片黑暗异常的地道。
20:59:06 <嘉德福斯·林顿> “我的天啊,该死,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20:59:49 <嘉德福斯·林顿> “这么多老鼠,真是,这镇子也不会清理清理的吗”
21:00:16 <嘉德福斯·林顿> “鬼知道这镇子下面还有多少,不行,我得去找人问问这是什么情况”
21:00:39 <命运> 由于自然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4=10+4=14
21:01:54 <DM> 再怎么说,这些群居动物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而这座镇子明显无论是卫生条件还是建筑情况都不可能出现如此庞大的啮齿族类,这如潮水般的老鼠很不正常... 至少作为巡林客的林顿下意识这么想。
21:02:50 <嘉德福斯·林顿> /出去找人,守卫或者城镇管理者
21:05:39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2=20+2=22
21:06:12 <DM> 刚走出仓库门口的时候,林顿突然意识到,这片仓库周围的片区最近的,要么是一些只有牲畜劳作的磨坊,要么就是一处几乎无人问津的墓园,偶尔才能瞧见一两个路过的马车。而这酒窖所在的地方则位于一处能眺望镇内的山坡。
21:09:40 <嘉德福斯·林顿> /回到镇子里,打听这个酒窖是谁的,再打听这个镇子里管事的人是谁
21:11:14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1=18-1=17
21:14:01 <DM> 根据好一阵唠叨 林顿算是问出了这地方究竟是谁在当家。
21:14:01 <DM> 当地的政体并没有固定的方案,不过正常而言是采用的大家长制度 目前首席议员是曼鲁斯.杨  一位曼鲁斯大家户的寡妇女族长。
21:14:57 <嘉德福斯·林顿> /找个旅馆住一晚上,然后明天一早过去拜访
21:15:13 <DM> 那处酒窖经由打听却并非当地人所为 毕竟酿酒的原材料就得通过船舶而来。 但有个说法是某些外地人需要这地方独天得厚的条件 所以特意办置的。
21:16:19 <DM> 此地虽小 但旅宿颇为方便 很容易林顿便找到了一户房舍空的人家卧榻 ...
21:16:26 <命运> 临时dm进行了一次暗骰
21:18:35 <DM> 在这户村民家的客房里 林顿睡得很不是安生 硬板床让他几乎坐立难安 不过时间刚摸到半夜的时候 刚打算妥协一夜的林顿突然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从这一层平房的屋顶传来
21:18:59 <嘉德福斯·林顿> “有人?”
21:19:09 <嘉德福斯·林顿> /拿起武器,穿甲
21:19:29 <嘉德福斯·林顿> “难不成这地方也有小毛贼?”
21:19:39 <嘉德福斯·林顿> /穿好后悄悄走出去
21:19:39 <DM> 林顿的声音和动静让那脚步声变快了 很可能是在远离的征兆。
21:19:54 <DM> ——触发剧情 稍等——
21:27:26 <DM> —— 【阴 谋】: 不纳粮 (1)——
21:27:26 <DM> 匆匆带着刀剑和护具闯出屋外,接着星光眼神四下打量着方才出现动静的屋顶方向,或许这破地方也能有个飞贼?林顿这么想着,不过很快他看见了这声音来源的目标。 一头同样有着老鼠脑袋的和老鼠尾巴的类人生物的踪影赫然从屋顶间掠过。
21:27:26 <DM>       见到这种情况,周围虽一片漆黑,但林顿意识到了这老鼠引子的逃窜方向——这房舍不远处的那条水道。
21:27:46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2=10+2=12
21:28:01 <命运> 由于先攻 临时dm骰出了: D20+7=12+7=19
21:29:25 <DM> 呆在屋顶上的鼠头怪物也瞧见了正盯着自己打量的人类玩意,在一阵翻墙而过之后,两枚十字形状的飞镖对着林顿面门而来。
21:29:29 <命运> 临时dm骰出了: D20+6=9+6=15
21:29:30 <命运> 临时dm骰出了: D20+6=17+6=23
21:30:02 <命运> 临时dm骰出了: 2D4+2=(3+3)+2=6+2=8
21:30:07 <DM> 过两次dc14的强韧)
21:30:21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6=13+6=19
21:30:21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6=17+6=23
21:30:37 <DM> 左肩和又肩分别挨了一下子,伤口处隐隐约约传来了些许酥麻的感觉。
21:30:56 <DM> +
21:32:44 <嘉德福斯·林顿> 双移动上房
21:32:46 <嘉德福斯·林顿> 结束
21:33:39 <嘉德福斯·林顿> 可以
21:35:55 <DM> 此时,透过月光林顿瞧见了这鼠头怪物的全貌,除了手上缠着的一柄爪刃外,右手还握着一柄透着绿光的弯刀。而那鼠头怪物见着林钝竟爬上了和自己一个高度的地方,它一下子就立刻反驳了过来,几乎是凑到林顿鼻子跟前就是一招。
21:35:58 <命运> 临时dm骰出了: D20+7=11+7=18
21:36:19 <命运> 临时dm骰出了: D4+2=3+2=5
21:36:30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6=8+6=14
21:38:06 <DM> 那怪物竟没有用任何武器,直接用那对啮齿在林顿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发黑的血印。一时间林顿警觉起这些生物的战法,至少这伤口有些疼痛难消。
21:38:50 <嘉德福斯·林顿> 惩戒
21:38:53 <DM> +
21:39:01 <嘉德福斯·林顿> 惩戒之姿
21:41:39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3=9+3=12
21:41:39 <命运> 嘉德福斯·林顿骰出了: D20+3=4+3=7
21:43:24 <嘉德福斯·林顿> End
21:44:31 <DM> 林顿抄起对剑对着那鼠头怪物好一阵突刺,在躲闪了两下之后,这邪祟竟一个猛子落入了身旁的深水之中不见了踪影。
21:44:31 <DM> 黑灯瞎火之下气愤的林顿也无迹可寻觅,而在他翻下屋顶的时候,却看见这处住户的主人家瑟瑟发抖的挤在他们的屋檐下,紧张的看着面前双手凶器的林顿... 毕竟这客人满是是血怒气冲冲的模样甚是吓人
21:44:34 <DM> ——save
21:44:47 <DM> ——xp统计  1000- 来自剧情xp
« 上次编辑: 2019-05-02, 周四 22:53:12 由 玩家二 »

离线 玩家二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6
  • 苹果币: 0
Re: 余生 我们还有时间创造一些只属于自己的故事(3r dnd)
« 回帖 #1 于: 2019-05-11, 周六 16:37:44 »
再一次于博尔根霍夫镇上,又一位新冒险者的故事
——年轻的勇士 追随自己的内心吧

剧透 -   :
14:27:00 <DM> 博尔根霍夫镇,一处坐落于绝境群山山脚下广袤平原处的小镇。得益于紧挨着的瑞科河支流的便利水利和附近生长茂盛的大片乔木林,此地的居民单凭出产木制品和提供优秀的木材原料便可自给自足,生产有余。
14:27:00 <DM> 不过那些优哉游哉的日子是数十年之前的事情。最初,先是群山中友好的矮人要塞全无了音讯,而后是驻守白火隘口的城堡一个接一个因为异族入侵的战火而沦陷,虽然在人类联军的反击之下那些失去的领地很快便夺回,摧毁的要塞也接着修复如初。然而战火遗留下的隐患却涌入了这片只属于人类的家园土地。
14:27:00 <DM> 曾经可供渔夫牧民温饱的沼泽里徘徊着不知何物的鬼影,而那些山洞百窟里也早已被曾经的异族怪物们所占据。博尔根霍夫镇所依赖的那片乔木林里头,也流传出了关于八眼神和它邪祟后裔的消息....
14:27:00 <DM> 背景;传统西方奇幻世界观 
14:27:00 <DM> 地点:人类家园地区  联合王国 某独立选后帝王领内  一个叫博尔根霍夫镇的镇子
14:27:00 <DM> 种族注意:phb手册中的所有核心种族,以及怪物图鉴中本身立场非混乱非邪恶的。或者可以通过某种手段伪装成能够进入人类基础村镇的模样.
14:27:00 <DM> 魔法or科技水平: 魔法普及程度一般,科技水平为中世纪末期,已出现部分火器和思想发展的前端热潮。
14:27:07 <DM> ——(引言)今天,对西摩·奈罗而言,以那些复仇那些异族的暴行为己任旅途的第一站便是位于这王国的边境线。紧挨着那些如剃刀般高耸如云群山脚下的,正是面前这安详而平淡的村镇了
14:27:11 <DM> 漫长的旅途在寒冷又孤独的冬天后迎来了这万物发芽之春,站在一片抽芽的麦田前,不远处便是在之前的旅途就听过的那座博尔根霍夫镇了。虽若要到达当地,水路或许更为便利,毕竟此处的木材交易正是借由此道售向帝国各处。但对于一位巡林客来说,沿途的风景完全抵得过之前多费了些的脚程。
14:27:16 <DM> 反观这座镇子,人们并没有显露出过多忙碌或者不安的样子。田间劳作三两农夫抬起头友善的目视着站在村口身着锁甲,肩跨的旅人。而在田隆边嬉闹的孩子更是凑近到了奈罗两步就能走到的地方好奇的打量着。
14:28:34 <奈罗> 等等
14:28:38 <DM> 之前的风餐露宿或许该找个地方歇歇脚了,看着日头尚早,我们的主人公决定...
14:28:39 <奈罗> 我能拉个好友进来么
14:28:45 <奈罗> 他想围观一下
14:29:02 < 围观> 懒散冬瓜(夜风dnd群新人)邀请了Beelzebub加入群聊。
14:29:35 <奈罗> 我决定四处逛逛
14:30:17 <DM> 进入村内,视野便豁然开朗了不少。挨家挨户都显露出了忙碌的样子,来来往往的人群彰显出这城镇独有的生机。
14:30:17 <DM> > 虽然镇子里常见的建筑多为两层以上,但却已显露出了些许年久失修的样子... (初入镇内视野 如由深入,行动继续即可)
14:31:02 <奈罗> 奈罗决定找几个人询问一下附件的情况
14:31:14 <奈罗> 附近
14:32:39 <DM> 三三两两的孩童本就对着一身戎装打扮的奈罗颇为好奇,现在这些天真无邪的孩子成了最好的解惑者。有几个看上去已经能帮着干农活的孩子被奈落拦了下来,他们围拢在奈落身边也依旧嬉笑玩闹着。
14:32:39 <DM> “大哥哥,你是外地来的么?”其中一位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问道。
14:34:36 <奈罗> “你们好啊,我是路过的旅人,你们村子附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14:35:31 <DM> “有有有..”一位剃了光头的小胖墩凑了过来擦了擦鼻涕说道。“附近的林子里有怪物,好几个大人都失踪了呢。”
14:36:08 <奈罗> “哦?是么,那你们有没有见过那个怪物长什么样子呢?”
14:36:37 <DM> 其他小朋友也七嘴八舌的插嘴道,不过听上去都挺像是盲人摸象的揣测,但奈落注意到了经常出现的几个字眼。”人那么大“ ”怕光” “声音很好听” 这些词语在那些孩子口中不停以各种例子重复着。
14:37:32 <奈罗> 我在脑子里尝试回忆起相应的怪物
14:37:38 <DM> 对于所言怪物的样貌,虽然那些小子有的为了彰显勇敢撒谎说见过,但幼稚的描述一下子就暴露了他们,毕竟真有那样凡人不可理喻的事情,更别说孩童了。
14:40:12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9
14:42:02 <奈罗> “那你们知道那个有怪物的森林在哪里么?”奈罗如此问道
14:43:16 <DM> 孩童们纷纷指向了正南边,看着南方,奈罗突然想起那儿约莫再走几十里便是哀伤群山了,那座和异族大陆边境线世界山脉的延续段。
14:44:29 <奈罗> 奈罗微笑的回应着“好的,真是多谢你们了”
14:45:08 <奈罗> 我寻找附近是否有商店或商贩
14:45:33 <DM> 助人为乐的小雷锋们见到这有趣的大哥哥解决了麻烦,便也闹哄哄的散开了。
14:45:33 <DM> 稍加打听,奈罗便问出了当地能提供食宿餐饮的场所,位于码头靠着渔港的露天酒肆便是这儿农闲之际人们常喝酒谈天打发时间的地方了。
14:46:14 <DM>  (恩好)
14:47:15 <DM> 奈罗同那些闲散村人打听着关于此地能买卖商货的行情,然而大多只给出了些菜市杂货地的路名,偶有一个知晓林顿所问何物的乡绅对林顿指了个明路道,若是要大买卖,当地的水货商人大体三日往返一趟。
14:47:22 <DM>  村里的杂货店有很多已经关了门,毕竟此地最重要的产出木材受到了局限一下子便影响到了各行各业,剩下的这间小铺子只有一个瞎眼老太太打理着,里头所出售的东西大体都不算太值钱。(无100金以上商品)
14:51:57 <奈罗> 查看有些什么能在森林中用到的物品
14:53:08 <DM> 萧条并不妨碍那些常用的货物,帐篷,坚固的水壶,伐木斧和轻便的绳锯还是有几幅的。(丢一个搜索信息检定 非受训技能 可魅力检定裸头)
14:54:10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6)-1=5
14:54:48 <DM> ”是来看看货的么?”听见有人在自己的商铺前走动,那瞎眼老太太出声问道。
14:55:02 <奈罗> “是的,老婆婆”
14:55:30 <奈罗> “我想买些绳子,一把轻便的斧子”
14:56:09 <奈罗> “如果有些驱虫药和伤药就更好了”
14:56:52 <DM> “喔~ 稀客。”年迈的老婆子离了椅子一步一步的拄着拐杖踱向门口的位置,熟练的从那些货品里挑选出了一柄伐木的斧头和一卷粗麻绳外加一黝黑的小陶瓶。”听你的口音好是年轻,是去砍柴的木匠行会的新人么?“老婆子将东西递给奈罗的时候说道。
14:58:03 <奈罗> “不,我是一个旅客,听说附近的森林景色不错,打算去看看,可能会过夜”
14:59:04 <奈罗> “多少钱呢”
15:00:02 <DM> 同时 一个陌生的地名浮现在了奈落的脑海里——死木森
15:00:45 <DM> ”那你可千万别去死木森啊...“老太婆焦急的用自己沙哑的嗓音警告着。”这些货还是小事,除了那瓶药水 其他的只要三两个金币。 不过那瓶25个大洋的药水也抵不住那林子里的邪气。“
15:01:47 <奈罗> “这样啊,谢谢了,我会注意的”奈罗一边说着,一边拿出28金币
15:03:05 <DM> 老太婆接过金币点数的双手颤抖不已,见到没办法留住这胆大的年轻人也只能窸窸窣窣的祷告着。 就在奈罗离开的时候也陆陆续续的听见身后的店铺中老太太不断念叨着”xxx(听不清)保佑... 好人活千年..好人活千年..“
15:03:52 <奈罗> 奈罗向附近的人打听死木森
15:05:20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4)-1=3
15:08:37 <DM> 这村内的大多数镇民对那死木林的事情唯恐避之不及,更多的更是在听到这三字后径直走开了,而在路过一间富丽堂皇的写着【木匠大师行会】的三层建筑时。奈罗却偶尔听见那几个在门口摆桌露天喝酒的三三的老汉在讨论些似乎是和奈罗想找的话题有关的事情。而听着他们的讨论,这一伙老汉是当地木匠行会的老师傅,所谈的话题却有些神神鬼鬼的迷信成分,似乎其中的矛头都在指向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那林子里头的怪事了。
15:09:11 <DM> 走街串巷的功夫,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晌午的时候..
15:09:21 <奈罗> 奈罗走过去试图融入他们,并打听消息
15:10:06 <DM>  走过去搭讪的奈罗打断了那些老爷子的谈话,其中一位”最年轻“的看上去刚五十岁的老汉转过头来说道。”啊,我们这几个老骨头也没再说些什么,无非是抱怨日子不好过罢了,年轻人不知可否陪我们这几个老叔叔喝一杯?“说完,这位老先生给奈罗让了个位置出来。
15:10:40 <奈罗> “好啊,乐意奉陪”奈罗说着便坐下
15:11:15 <DM>  待到奈罗坐下后,一杯浑浊的酒液便摆到了他的面前,这碗浊酒的成色和质地都算不得高档。但看着桌前其他几个宝刀未老的叔子们的架势,就算贫酒,在老友相谈甚欢间也显得是那样的醇美。
15:11:52 <奈罗> 我先尝一口酒
15:12:21 <DM> 就这杯酒的功夫,周围一圈长辈便打听起奈罗的事情来,多半是问小伙子是哪儿的人,背着弓是不是新晋的猎户,都是些什么营生之类的话题。
15:13:28 <DM> 浊酒入口的感觉甚是甘苦,清香过后却是颇为提神醒脑,在入喉过后才渐浮现出酒味。
15:13:47 <奈罗> “啊?我是从附近的森林过来的,听说这边的森林有值钱的猎物,所以过来看看能不能趁机捞一笔”
15:14:42 <奈罗> “诶,这酒的味道还挺不错的啊,好喝我喜欢”
15:14:56 <DM> “那你胆子也忒大了。”其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家伙回应道。“那林子里头的怪事周围乡镇哪个不晓得,你若是说不是去那处,其他地方也就是写个野鸡野鸭的。”
15:15:24 <奈罗> “哦是么,我刚到这边,还不怎么知道,不知能否和我详细说说呢”
15:16:00 <DM>  ”拙酒薄奉,让年轻人取笑了“顺着奈罗的口风,其中一位满脸红光的健老头先起了个引子。”小兄弟若是想去那死木森,应听听这件怪事,那深林里头,可呆着某个怕光的吃人妖怪。“
15:16:15 <DM>  ”莫要放肆了。“之前那位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摆了摆手道。”或许是某个困于那处的地仙冤魂也说不准,神鬼之事,尔等还是不要假意揣测的好。“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奈罗还是瞥见了这白发老头子带在腰间的满壶油灯,要知道这大白天的,可没几个家伙会随身带着提灯的。
15:17:05 <奈罗> “老人家,你这大白天的,为什么还带着个提灯呢”奈罗问道
15:17:31 <DM> ”小兄弟看是有兴致了。"见着奈罗追问红脸健老头也没有再多提及志怪事情的下文,而是端起浊酒对奈罗敬道。“来,相逢就是缘,先喝一杯,先喝一杯。”说完他便对着自己的那碗酒水顿顿顿了一番。
15:17:56 <奈罗> “好,来来来!”奈罗举起酒
15:18:27 <DM> 筹交错之际,那白老头兴是年事高了,对着饮了几杯后竟就这么躺在椅子上打起盹来。 这时,那位健老头才接着说道。“那妖邪也是邪门的很,从不出那片林子,但要是谁进那片林子里头不带个火把提灯的,多半也就出不来了。 不过最近那地方被一片水雾气罩着,别说火把,连油灯都可能给这湿气打没咯,这也是方才我们几个老哥哥抱怨的根本。”
15:19:36 <奈罗> “这么夸张的湿气啊”
15:19:52 <DM>  “正是如此,咱们周边人都给那片地儿起了个浑名。”红光满面的健壮老人这时却做儿童般爱玩,故作玄乎了一阵后吐出三个大字来。“那地唤作【死木林】”
15:20:43 <奈罗> “死木森?好诡异的名字”
15:22:05 <DM> 见着勾起了年轻人的兴致,那红脸老头不知是没得料可以说了还是故弄玄虚,推了推满桌子的凉菜家常道。“莫谈鬼神之事了,喝酒喝酒,吃菜吃菜。“ 说完他自己先狼吞虎咽了起来。
15:22:36 <奈罗> “好好好,来来来”
15:25:15 <DM>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奈罗可算是领会到了此地民风好客,几乎是腆着肚子才走出了那木匠行会的大门外头,不过就在这吃吃喝喝的时候,那几个老前辈还是慷慨的支出了一条想进林子里头的发财明路—— 约莫三日后,等一批水路来的外乡镖客护送,行会就会组织一批人专门扫荡那林子里的妖邪,当然也是为了复兴当地伐木产业。
15:25:39 <奈罗> 奈罗决定先找个地方落脚
15:27:01 <DM> 一番走访之后奈罗意识到此地几乎没有旅社一类的地方,但听到外乡人打算借宿一宿不少有着大院的人家都给出了公正慷慨的提议:若是受得起木板床,稍微几个银币便能呆上一晚,外加一份当地野味提供的餐饭。
15:27:58 <奈罗> 奈罗决定找了户人家暂住
15:30:28 <DM> 此地虽小 但旅宿颇为方便 很容易奈罗便找到了一户房舍空的东区人家卧榻 ...
15:32:13 <DM>  在这户村民家的客房里 奈罗睡得很不是安生 硬板床让他几乎坐立难安 不过时间约莫到半夜的时候 刚打算妥协一夜的奈罗突然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从这一层平房的屋顶传来...
15:33:24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5=(3)+5=8
15:37:04 <DM> 脚步声时不时发出像是踩到碎石一样的动静,这明显不是阁楼或者屋子里任何一处造成的,稍加琢磨后奈罗突然想起这声音的来头,很可能是踩着那些年久失修的砖瓦发出的..
15:37:59 <奈罗> 我起身去寻找声源
15:40:42 <DM> 一走出这间侧屋外头,先入眼帘的便是漫天的星空和漆黑无影的街道,稍远处或许还能见着星点村镇哨卫们的火把光点,但眼下一幕却让奈罗备感压力,就在对面那条街道的房顶上,一个人那么高的瘦弱身影正不断的沿着屋脊翻越前进着。
15:40:42 <DM>     隔着黑夜,奈罗看不清那人影的样子,但他却感觉那身影注意道了他自己,至少在奈罗冲出门外刚么准备看清的时候,这人影似乎就打算绕开这间住户,向着更北方逃窜了。
15:41:31 <奈罗> 我追上去
15:41:54 <奈罗> 并且进入警戒状态
15:43:26 <命运> .2进行检定:d20+4=(1)+4=5
15:44:40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2=(11)+2=13
15:45:08 <DM> (奈罗的回合)
15:45:23 <DM> 看着屋顶上的人影,我们的主角决定...
15:45:36 <奈罗> 我用长弓进行攻击
15:46:47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3=(11)+3=14
15:46:57 < 围观> Beelzebub退出群聊。
15:47:55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1d2=2
15:48:54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8=5
15:52:37 <DM>  (zaima~)
15:56:37 <DM> 屋顶上的人影被箭矢命中发出一声闷哼,但就是那一阵痛呼却让奈罗听出了些许不一样的门道。夹杂着泣音的惨叫不仅仅暴露出了那屋顶之人肯定不是什么强韧家伙的现状,更说明了一个可能的事情,那楼上的家伙莫非是个女子? 容不得奈罗犹豫,只见屋顶的人影停下了脚步,冒着红光的双眼瞪向了街道上的奈罗。
15:57:06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7
15:57:53 <DM> 几乎快要被惑住的时刻突然被巡林客坚定的复仇内心所阻止,一个关于异族的猜想打他的内心深处树立了。
15:58:33 <DM> 见着自己的效果无效,那冒着红光的双眼竟透出一丝胆怯,在一阵嘈杂的动静中,她似乎拿出了什么物件。
16:00:28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2=(2)-2=0
16:01:22 <DM> 快速张弓搭箭并不是简单的技能,而那楼顶人影又默契的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16:02:53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9)+1=10
16:03:48 <DM> 第二根箭矢精准的命中了黑暗中那人影背后的丝织物披风,随着刺啦一声,一道反射着银光的丝绸落了下来。
16:04:33 <DM> 那人影似乎并没有死心,又用自己的血色眼瞳凝视着屋底下的凡人。
16:05:00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5
16:05:40 <DM> 奈罗根本不为所动,和那双眼直视的气势几乎将那雌性异族吓得畏缩。
16:06:11 <DM> 在犹豫了一会后,楼顶上的人影竟向着北方逃窜了。
16:07:08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2)+1=3
16:08:14 <DM>  (毕竟这是很cool的一环,当然没什么艺术细菌说清楚让dm来也成x)
16:08:34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1=(18)+1=19
16:08:53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8=5
16:09:29 <命运> .2进行检定:d20=1
16:09:43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1
16:11:11 <DM> 后续的射击随着先前多次失败的调整终于找准了几乎,那较弱瘦弱的身躯在黑暗中实在是艰难的靶子,然而奈罗最终做到了,一声惨叫过后那雌性异族中箭仆倒在地,又随着屋檐的坡度不断的滑落着。
16:11:16 <命运> .2进行检定:d6=6
16:12:20 <DM> 离地十尺高的围墙边只听得杂乱和紧张的碰撞声,激起一片灰尘后一个惨兮兮的家伙落了下来。在尖叫着告饶一句”别杀我!“之后那人影便没了动静。
16:12:48 <奈罗> 奈罗将长弓收在背后
16:13:02 <奈罗> 拔出长剑小心翼翼的向黑衣人靠近
16:14:35 <DM> 那瘦弱人影的周围逐渐浮现出一圈反射着月光的薄膜,而那些液体的腥味让奈罗意识到这是一地溢出的鲜血。在凑近了那人影后奈罗看清了黑影人的面容,全身笼罩着黑灰色的皮肤以及一头雪白的长发,为了弥补长发可能带来的夜空下隐蔽的色差,她的身上又罩着一层纯黑色的丝绸披风。
16:15:04 <DM> 一对长耳透过发梢裸露在乎,【这或许是某种精灵?】奈罗心想。
16:15:34 <奈罗>  奈罗搜索她身上的武器和物品
16:18:40 <DM> 只是给她翻了个身,奈落就瞧见了这异族妮子左手握着的东西,一瓶玻璃瓶装的不明药液。她周身的其他地方只带着一些简单的家伙,右手上的武器是一柄显然还没上弹的轻弩,而在右边大腿 外侧正巧绑着一圈短小的弩矢。这异族妹子身上那套礼服样的外套并没什么口袋,顾不得男女之别的搜索也只是找出了一小包金币和一盒不知作用的木箱子(有锁)。
16:19:53 <奈罗> 将东西收走,并且将她带回房间
16:21:15 <DM> 就在奈罗打算背着人离开的时候,他突然看见在那异族姑娘的腹部和肩膀上还插着箭矢的地方渗出的血迹已经将她的衣物染成了骇人的深色,若不加以救治,恐怕这妮子活不长久了。
16:23:38 <奈罗> 奈罗原地实施医疗救治
16:24:03 <命运> 懒散冬瓜进行检定:d20+5=(3)+5=8
16:25:12 <DM> 这异族躯体异常的瘦弱,寻常的止血手段似乎并没能起什么作用。就在绷带也逐渐被染成黑色的时候,奈罗注意到那姑娘冒着红光的双眼逐渐暗淡无光。
16:26:21 <命运> .2进行检定:d20=17
16:27:01 <奈罗> 奈罗决定去寻找村子里的医生
16:28:09 <DM> 奈罗的呼唤立马惊动了周围的街坊,大街小巷里头一大群人打着火把钻了出来,在一阵齐心协力之下不管兽医还是赤脚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当然,这异族妮子也被救下了。
16:28:49 <DM> 不过很快,一个问题接踵而至,数十年前的战争让人类彻底失去了对其他族类的信任,迎接这姑娘的恐怕只有啷当入狱了。
16:29:13 <DM> 当然,今晚我们的冒险者在这点插曲后还是有了一夜好梦,至于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16:29:16 <DM>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