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TWT】风歌圣约:法莱斯玛三惧事 The Windsong Testaments: The Three Fears of Pharasma  (阅读 2085 次)

副标题:

线上 aka. Snowy

  • Knight
  • ***
  • 帖子数: 312
  • 苹果币: 0
  • deng00p
风歌圣约:法莱斯玛三惧事
The Windsong Testaments: The Three Fears of Pharasma
作者:James Jacobs


“现实已诞。现实终亡。此二者之间便是你我的栖身之所。”

这是写就在初印之上的话语,以无论掌握何种语言具有何等智力的人都可以理解的形式所雕刻。初印是上个现实的墓碑。初印是下个现实的基石。在初印之上法莱斯玛诞生于此现实,在未成形元宇宙的大漩涡中飘荡。她站起身,读着初印上的真理,见她踩上了其核心。从初印的八条边向外看去,法莱斯玛注视着概率的永恒,那是一方翻滚着的来自过去残留物的原始熵又尚未成形的巨物。她看到了幸存者,她知道的不是自己幸存了何物——而是她拥有了何物。

法莱斯玛从初印的边缘走下,她的脚步踏入空无时,初印扩大又载住了她。她在初印的八条边中的一条站了一会儿,又向新的现实迈了一步,她能感受到自己已不再孤单。某物在感知之外咀嚼撕咬。某物巨大,饥饿且危险。法莱斯玛在踏出第一步的同时知晓了她第一件惧事——对未知的恐惧,恐惧其他幸存下来之物,恐惧她无能为力之物。

于是她走向了另一边。

当法莱斯玛走动时,初印的边缘愈发扩张。当初印力量增长之际,外环宇宙在她的脚下绽放。随着法莱斯玛行走,位面跟随而至,每一个位面都环绕着初印,她拓宽了自己的道路,走出了一道创世的顺时针螺旋,给予那些追随者能够爱与恨,征伐与创造的场所。当她在螺旋上行走时,初印向外生长,形成了尖塔。它朝着与开始时相反的方向延伸。当法莱斯玛停下来时,尖塔已支撑起了上方的骨园,而这将是她的家。

初印回应了法莱斯玛的螺旋之路,当她行进时,其他神祇也诞生于新的现实中。深邃述说者们立即退到了熵的核心中,懒得参与之后的事。黛丝娜惊叹于创世,她一挥手将第一个夜晚带给天空。此后塞恩蕾紧随而至,被黛丝娜和她的作品所打动,所以她选择了最明亮的星辰作为太阳,诞生了第一个白昼。后来成为最初死者的伊希斯,与他的兄弟,后来成为第一个凶手的阿斯摩蒂斯,彼此定义了对方,带来了善与恶。道德的仲裁者与公正的裁判者,最终沦为野兽的阿卡艾克克站在了他们之间。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初诞者都有名字,或是被铭记。一人走出蚀界,但那时世上尚未有死亡,于是这位亲王被束缚在了尖塔阴影中的王座上以等待他的时代。而最后的一步愚蠢地越过了法莱斯玛最初恐惧的一步,于是这都被那份恐惧转变吸收。究竟是那份恐惧变成了洛瓦古格,还是洛瓦古格吞噬了那份恐惧,就连诸神也不记得了。

随着原初八神诞生,法莱斯玛感觉到时间的另一侧有其他某物醒来。就像她走过顺时针螺旋一般去创造,一道逆时针螺旋在现实的另一侧相对的毁灭,在那里门扉潜物造就了第二把创世之锚。法莱斯玛因此了解到每一个循环需要的不仅是一名幸存者,也需要一名观测者。因而两者之间,在法莱斯玛与犹格-索托斯之间,现实全部就此成为了浩瀚众界。创世之年就这样开始了。



于是在之后的时代里,法莱斯玛就端坐于她的王座上。她从生到死观察并审判所有人,而随着时间推移,死亡与出生的数量飞速增长。最后,法莱斯玛看到了她的第二件惧事。一个超越预期打破命运的事件,在所有世界上,预言的流动被永久改变了。风暴肆虐,帝国灭亡,诸神陨落,而在现实最不幸的角落里,整个世界迎来终结。法莱斯玛自己失去了那将要来临的短暂片刻的踪迹,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她看到初印已经消失,只留下一片平凡的虚空。她找到观测者,询问此等命运的涟漪是否曾经发生,以判断初印的消失是否注定,但观测者没有回答她。

不过现实依旧继续。凡人诞生,凡人死去。法莱斯玛第二道恐惧减轻了,她意识到初印的消失并非一个噩兆,更类似于父母或老师的去世。现在,这个现实的循环已经成熟到可以自己运行下去的地步,法莱斯玛知道,在未来,现实会完全真正地自我运行。创世的高潮已经过去,法莱斯玛知道她未来的时日将永远笼罩在她过于时日的阴影中。而虽然她知晓还有多少时间剩余,但她也知晓,已经有足够长的时间来让凡性生命来享受超乎他们想象的荣耀与成就。

即便现实终将结束,法莱斯玛也没有绝望。她知晓死亡的数量从未超过出生的数量,因为即便有观测者在循环之外见证,循环内也必须有一名幸存者由始至终做事。之后,出生的变化将会停止,他们的数目将会成为一个静止的记录。在终末时刻,法莱斯玛知道她必须准备好下一个循环的初印,她必须观察等待最后的死亡数量。而当最后到她座前生命阶梯的访客等待审判时,法莱斯玛知道她面前的将会是幸存者,她不会审判他而她自己将会被审判。而随着她的死亡,这个循环将迎来终结。

但在此法莱斯玛最后的惧事等候着。命运的破碎和初印的消失使她的信念动摇了,而她也无从知晓自己是否能成为倒数第二名死者。如果她在此之前接受审判,那么将不会留下任何人幸存,循环将会结束,什么也不会再会存在。


引用
关于风歌圣约 About the Windsong Testaments
在瓦里西亚(Varisia)的失落海岸(Lost Coast)北部矗立着风歌修道院(Windsong Abbey),那是处由近二十种信仰的牧师所主持的跨信仰论坛,依照复面女院长(Masked Abbesses)遗产所引导。在预言破灭之年初期,风歌修道院遭受了信仰斗争和逃离,但如今它已经开始修复。新的复面女院长引导了一群教徒入住,而《风歌圣约》——关于众神本身的预言集——也再次记录在修道院的墙壁上。这些圣约展示了格拉里昂的神话和传说。有些部分可能是真实的。其他部分无疑是错误的。哪些是前者哪些是后者则由信徒自身决定。

原文:https://paizo.com/community/blog/v5748dyo6sgzu?The-Windsong-Testaments-The-Three-Fears-of


引用
部分译名对照
初印 the Seal
幸存者 Survivor
观测者 Watcher
蚀界 the Eclipse
原初八神 First Eight
门扉潜物 Lurker at the Threshold
« 上次编辑: 2022-12-08, 周四 22:20:36 由 aka. Snowy »

线上 璀璨星炬

  • 版主
  • *
  • 帖子数: 2155
  • 苹果币: 0
理想的译法是这样的:先把原文看懂,照原文译出来,看看念不念得下去,试删掉几个不一定用得着的字,看看是否有损文义和文气。如果有损,再补回来。试把不可少的字加进去,看看是否超出原文范围,增减以后和原文再校对一次。有些地方是否译错,语气的轻重是否恰如其分,原文的弦外之音译文是找不找得到?原文的意思要消化;译文的文字要推敲。有经验的译者可能一下笔就译好了,不过还是要推敲的时候多。

离线 小不君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90
  • 苹果币: 0
好耶,法妈信徒赞美
开团的乐趣就像潮水一样时涨时落
————————————
Not this year, not yet

线上 白药君

  • 沉迷跑团の阿斯塔特
  • 翻译组
  • ****
  • 帖子数: 3018
  • 苹果币: 9
行螺旋,镇洪荒,定寰宇,筑万世,法妈逼格拉满的创世神话,遗憾的是这个内容并未载入书中,是否会作为终设犹未可知。(犹格-索托斯:不可知,不可说)

离线 (/ ̄(エ) ̄)/犬良人ヾ(T(エ)Tヽ)

  • 犭良人
  • Diver
  • ******
  • 帖子数: 2390
  • 苹果币: 2
  • 男性狼狗兽人牧师(NG)
P子设计师是被转化成不死生物了吗 :em001

While you live, shine
have no grief at all
life exists only for a short while
and Time demands his due

离线 杀菌@深坑未填

  • 人型谷歌翻译润色机
  • 工程组
  • *****
  • 帖子数: 1608
  • 苹果币: 5
  • _(:з」∠)_
根据原文下面的讨论,蚀界亲王很有可能是天魔皇(Oinodaemon)……而且看起来接下来这家伙的戏份还要增加?

线上 璀璨星炬

  • 版主
  • *
  • 帖子数: 2155
  • 苹果币: 0
根据原文下面的讨论,蚀界亲王很有可能是天魔皇(Oinodaemon)……而且看起来接下来这家伙的戏份还要增加?

不是可能,《风歌圣约》里挑明了他就是。
剧透 -   :
天魔皇这个古早网文反派名称是谁起的
理想的译法是这样的:先把原文看懂,照原文译出来,看看念不念得下去,试删掉几个不一定用得着的字,看看是否有损文义和文气。如果有损,再补回来。试把不可少的字加进去,看看是否超出原文范围,增减以后和原文再校对一次。有些地方是否译错,语气的轻重是否恰如其分,原文的弦外之音译文是找不找得到?原文的意思要消化;译文的文字要推敲。有经验的译者可能一下笔就译好了,不过还是要推敲的时候多。

线上 璀璨星炬

  • 版主
  • *
  • 帖子数: 2155
  • 苹果币: 0
引用
而最后的一步愚蠢地越过了法莱斯玛最初恐惧的一步,于是这都被那份恐惧转变吸收。

And the final would foolishly step forth beyond Pharasma’s first fearful step, and in so doing would be transformed and absorbed by that fear.

原文中的“would”没翻译出来啊,不过为什么过去的事情要用would...
理想的译法是这样的:先把原文看懂,照原文译出来,看看念不念得下去,试删掉几个不一定用得着的字,看看是否有损文义和文气。如果有损,再补回来。试把不可少的字加进去,看看是否超出原文范围,增减以后和原文再校对一次。有些地方是否译错,语气的轻重是否恰如其分,原文的弦外之音译文是找不找得到?原文的意思要消化;译文的文字要推敲。有经验的译者可能一下笔就译好了,不过还是要推敲的时候多。

线上 希尔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34
  • 苹果币: -1
  • 带头大鸽
当然是【可能】,因为这只是一段假托某势力的【记述】,官方压根没有把它当作【事实】放出。

这段里面关于 Sarenrae 的背景就已经有几个版本的了,这篇blog下面JJ还说看你信哪个……
« 上次编辑: 2022-12-09, 周五 14:17:08 由 希尔 »
见证了丢人的币+1

线上 祝孤生

  • 宇宙之王
  • Hero
  • ****
  • 帖子数: 919
  • 苹果币: 6
蛇鸡狮:我想怎么编就怎么编
海豹真是太可爱啦

离线 Xtoril

  • Guard
  • **
  • 帖子数: 287
  • 苹果币: 0
基本上就属于官方所给的一种可能性,然后用民间传承来保留空白
你觉得很酷就能让他全都是真的
你觉得不够酷就可以说创世之怒那篇其实修教堂时阿斯摩蒂斯信徒出了特别多钱所以比事实还好看许多

离线 叶公好Dragon

  • Guard
  • **
  • 帖子数: 254
  • 苹果币: 0
根据原文下面的讨论,蚀界亲王很有可能是天魔皇(Oinodaemon)……而且看起来接下来这家伙的戏份还要增加?

不是可能,《风歌圣约》里挑明了他就是。
剧透 -   :
天魔皇这个古早网文反派名称是谁起的
DND尤格罗丝魔的大佬,中邪位面灰色荒原的统治者,有Oinoloth或者Oinodaemon两种叫法,P子的邪魔大量参考了尤格罗丝魔,天魔皇和卡戎的设定就直接继承了,顺便5E这设定被废除,Oinoloth变成一种标准尤格罗丝魔
至于Oinodaemon当年为啥翻译成天魔皇。那都20年前的翻译了,当年大量翻译都是这个风格吧
« 上次编辑: 2022-12-09, 周五 19:42:36 由 叶公好Dragon »

线上 璀璨星炬

  • 版主
  • *
  • 帖子数: 2155
  • 苹果币: 0
根据原文下面的讨论,蚀界亲王很有可能是天魔皇(Oinodaemon)……而且看起来接下来这家伙的戏份还要增加?

不是可能,《风歌圣约》里挑明了他就是。
剧透 -   :
天魔皇这个古早网文反派名称是谁起的
DND尤格罗丝魔的大佬,中邪位面灰色荒原的统治者,有Oinoloth或者Oinodaemon两种叫法,P子的邪魔大量参考了尤格罗丝魔,天魔皇和卡戎的设定就直接继承了,顺便5E这设定被废除,Oinoloth变成一种标准尤格罗丝魔
至于Oinodaemon当年为啥翻译成天魔皇。那都20年前的翻译了,当年大量翻译都是这个风格吧

根据wiki,这老哥似乎是被最初的四骑士夺了神力喝了神血,现在半身不遂瘫倒在末日荒原。

不排除未来出个阻止第一邪魔再度归来的AP
理想的译法是这样的:先把原文看懂,照原文译出来,看看念不念得下去,试删掉几个不一定用得着的字,看看是否有损文义和文气。如果有损,再补回来。试把不可少的字加进去,看看是否超出原文范围,增减以后和原文再校对一次。有些地方是否译错,语气的轻重是否恰如其分,原文的弦外之音译文是找不找得到?原文的意思要消化;译文的文字要推敲。有经验的译者可能一下笔就译好了,不过还是要推敲的时候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