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阅读 5856 次)

副标题: 主要功能是裝逼跟替換流派? 我的逼格不夠,誓言翻得好辛苦...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 于: 2018-01-05, 周五 16:56:25 »
武術門派
 物以類聚,武人亦然。一生征戰的人們與志同道合的夥伴為了情誼或工作集結在一起,創立了騎士團、傭兵隊、掠劫軍等組織,有著各異其趣的野心、目標、儀式、傳統等等。
 此處武術門派可選規則仿效了真實的武術組織。門派可能是哲理(如紅槍鐵衛)、秘教(如天尊侍僧)或軍隊(如血牙團),這些武術門派可以當作角色背景元素、友/敵方組織、加入世設背景等等。門派成員並不一必然是武術家,有的門派有法師、牧師等其他的輔助人員,但每個門派的核心思想都相當尚武,旨在以武力或戰鬥達成各自的目標。
 任何角色只要陣營符合並可以說服組織接納他,都可以加入武術門派。有的門派,例如紅槍鐵衛,會訓練門生,所以角色可能一開始遊戲就已經是成員(自幼被門派訓練武術之類)。大部分門派也會接納還未加入其他門派的新人,願意以特殊方式訓練並以門派理念教化之。脫離門派有時比加入麻煩點,畢竟不是每個門派都那麼好說話。一般來說,角色可以藉由破棄門派的誓言和通報上級,承擔相關的社交後果並失去結盟獎勵(若有)以後脫離門派。若脫離門派有其他的條件,在個別的詳述中會另外提到。
 武術門派以下列格式呈現:

名稱
陣營:門派可接受的陣營。一般而言符合該門派的基調,每個門派會吸收認同他們目標及理念的門生,而拒絕與他們有理念衝突者。
並非所有門派都有陣營限制,但若有則違反陣營限制視為破誓。
徽章:門派的徽章,用於紋章或是其他需要門生表露身分的場合。
流派:每個武術門派都有偏好的武術流派,可供門生學習。當角色以門派成員身分開始遊戲時,他可以(但不必須)將1個它的可選流派(或是透過武術訓練專長鍊獲得的流派)替換成門派的偏好流派。後天加入門派的角色若想要可以花費時間來研習偏好流派;他消耗1周時間來以偏好流派替換掉他的1個可選流派,若他知道被替換的流派的武技,可以將每個武技換成同級或更低的偏好流派武技,從此開始偏好流派為該角色的可選流派,而被替換流派則不再是。不論是上述哪種狀況,角色都獲得偏好流派的流派技能作為本職技能。
 若角色因為破誓或是脫離門派而失去了偏好流派(例如違約的黑棘騎士)可以花1周以偏好流派換回被替換流派,若他知道偏好流派的武技,可以將每個武技換成同級或更低的被替換流派武技。在他花費1周進行這個重訓操作以前,偏好流派的武技失效,無法準備或啟動。這個操作同時也會如上一般影響本職技能。
誓言:這個部分描述了新成員加入武術門派的儀式、相關的招募方式與入門訓練,以及加入時必須發下的誓言範例。誓言通常不會如法律般嚴謹,僅表明了門派追求的理念,而不是必需奉行的行為準則。在門派內部也可能有關於誓言的多種不同解讀與辯論,這也可能成為門派內鬥的發端。一般來說,無傷大雅的小錯只會引來批判跟責難,重大的破誓(背叛、重複犯錯且不知悔改、或是違反門派陣營限制)可能導致凍結服務或是逐出門派。
結盟獎勵:這個部分描述了門派成員的可選獎勵,若GM在戰役中選用了門派獎勵,這些獎勵代表了門派提供給門生的特殊訓練或超自然威能。角色可能因為破誓而失去結盟獎勵(見上),而此處也會解釋破戒的角色該如何贖罪來重獲結盟獎勵。
詳述:這個部分描述了門派的目標、傳統、態度等細節,同時提供了如何將門派加入世設中的方法或點子。
常見工作:該門派通常會發派給門生的任務或命令,任務內容不受此限,此處僅是提出門派在日常營運的過程中會要求門生進行的工作。
提供服務:該門派提供給全體門生及其友軍及輔助人員的資源、物品、人脈。一個正常的門生可以合理期待從門派獲得這些服務,但不一定是免費或簡單取得。

改造門派
 下列的門派不需要完全依照此處所寫的來運作,你可以在自己的遊戲或戰役中任意修改它們。最簡單的方式即是改變門派的目標或焦點,舉例來說,你可以將你的版本的紅槍鐵衛限定為某一王國的大內侍衛,或是漫遊道的過客們其實是遊盪的間諜,四處兜售情報。調整結盟獎勵(若你選用該規則)可能比較麻煩,不過就大原則來說某種加值可以被簡易替換為影響相似範圍的等量加值,舉例來說,黑棘騎士對抗混亂生物的豁免加值可以被改成對抗善良生物才會獲得。

創造門派
 創造你自己的武術門派可以當作世設的材料,提供冒險契機或是玩家對抗的敵人。想這麼做但卻不知從何下手的GM可以參考以下的步驟:
 1. 決定門派的基調,它的門生是高貴的英雄?某塊特定地區的守護者?還是繼承古老仇怨的復仇者?這個步驟要你回答一個問題:「他們為何而戰?」或「他們所信為何?」
 2. 決定門派是否有陣營限制,以及偏好流派。偏好流派應符合門派的形象,舉例來說,一個刺客門派沒甚麼理由會偏好金獅。
 3. 撰寫門派的詳述,即使你不打算給其他玩家看。寫下來可以使你感受門派的個性與風格,一個門生形象的梗概,以及如何扮演才會讓PC有興趣加入。
 4. 撰寫門派的誓言,誓言最好可以強烈地表現門派的主張以及門生的守則,但同時又足夠曖昧來允許各種解讀。若你選用了結盟獎勵規則,此時你決定獎勵內容及贖罪方式。獎勵內容應為微小的加值,如同下列門派的例子,而大原則是責任越重的門派獎勵越大。
 5. 記下幾個門派常見工作的點子,以及提供的服務,這些服務有多難取得?有多實用?
 上述步驟應該可以幫助你創造跟下列例子相似的門派,你也可以添加別的細節,像是門派基地的地理位置及種類,工商政治人脈等等來使門派的形象更加鮮明。
« 上次编辑: 2018-01-08, 周一 12:24:40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Acolytes of the Arrow, Acolyte
« 回帖 #1 于: 2018-01-05, 周五 19:31:02 »
飛矢門 Acolytes of the Arrow

陣營:任意

徽章:雲霧繚繞的風中飛矢

流派:陽風 Solar Wind

誓言:飛矢門的門徒將人生奉獻給弓道,力求克服肉體及精神的弱點。新人在通過僅憑一把弓,一打箭─連蔽體衣物都沒有─在險惡環境生存兩周的求生測驗後,在一眾門徒跟前跪下並發起下述誓言:

 「這場測試僅是我修行的開端,我在同門兄弟前發誓必將克服身心靈的一切弱點。從傲慢到虛弱,我將矯正自身所有缺陷,幫助志同道合者,我將以強敵測試自己的實力,但不欺侮無望挑戰我的弱者。飛矢為證,我在此發誓。」

結盟獎勵:門徒以特異能力的形式獲得忍受環境法術的效果,擅長所有簡易及軍用弓和弩,並在將前類裝備作為臨時近戰武器使用時不受正常-4罰值,且造成1d6(正常加上力量調整值)鈍擊傷害。

 破誓的門徒(例如縱情聲色)失去忍受環境的效果(但保留陽風流派及其他獎勵),直到他在7天期間不飲不食重新遵守誓言。脫離飛矢門會使門徒永久失去忍受環境(Ex),但保留其他獎勵。

詳述:飛矢門為成員提供了相當單純的生涯目標:超脫凡塵。不是用奇妙的手段作弊,而是直面凡人的弱點並克服之。門徒努力淨化軀體,砥礪心神,平衡靈魂以求達到不痛不苦無欲無求的境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門徒學習武藝,並將各式各樣的考驗、試煉、訓練加諸在自己身上。對飛矢門來說,學問上的無知跟肉體上的羸弱一樣是門徒的過錯,而諸如癮頭或怠惰等缺點一樣可鄙。這個尚武秘教以「只要付出努力,可以變得比任何人更加強大」的願景吸引門徒。

 飛矢門由於傳統偏愛使弓─畢竟開山祖師是弓術大師─但也將弓與刀視為有用的求生、作戰、冥想、運動甚至藝術工具。門徒力求自給自足,但各自對這個概念有多種解讀;有的門徒會學習不靠工具就能生活的魔法,有的門徒則成為了能以手邊材料應付所有狀況的巧匠。飛矢門門徒有他們終身不可能達到自己所期待的完美目標,但他們認為追求完美的過程本身既高貴又有價值,不只一個飛矢門的師傅告訴徒弟:挑戰不可能會帶來成長,而不是做無用功。

 飛矢門全員認同的大忌,不論各自的信念或道德觀,是在他人身上刻意創造弱點。毒販,投毒者或疾病帶原者會被門派無情獵殺。雖然飛矢門鄙視放縱自身弱點的人,他們更厭惡阻止別人向善者。飛矢門整體對慈善工作或其他助人行為不置可否,但門徒所投射出的冷漠疏離感讓周遭的人不甚自在,也讓飛矢門獲得了傲慢的名聲。

常見工作:飛矢門很少派發任務(若有也通常是殲滅散佈弱點者),但門徒經常互相挑戰。門徒透過挑戰同門兄弟達成力量、機智或生存的壯舉來互相測試,所以門徒常被冒險者充滿挑戰的生活方式吸引。

提供服務:飛矢門內部有著強盛的交易文化,門徒可以在其中換到各式各樣的服務或手工物品。此外,許多與飛矢門有長期往來的神廟以提供折扣治療─甚至復活─來換取門派提供的服務。任何門徒都有可能被派去報答神廟,尤其是最近受過神廟折扣服務的那些。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2:50:35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Black Thorn Knights, Knight, Black Thorn
« 回帖 #2 于: 2018-01-05, 周五 19:31:53 »
黑棘騎士團 Black Thorn Knights

陣營:守序中立、守序邪惡或中立邪惡

徽章:黑薔薇荊棘蔓生的鐵門

流派:黑天 Black Seraph

誓言:新人在受訓期間被指派栽培一叢花色漆黑艷麗的玫瑰─必須以新人自己的鮮血灌溉。當門派認為新人已經準備好正式加入,會召喚一名魔鬼(傳統上是欲魔)來接受他的誓言。在新人立完下述誓言以後,魔鬼也代表地獄回立一個誓言─必將提供新人騎士應得的力量與支援來幫助他完成任務。接著會從新人栽培的那叢花中剪下一株玫瑰,栽種到浸染新人以及該魔鬼的鮮血的土地上,那株玫瑰隨即被傳送至地獄,被魔鬼當作忠義之證保存。

「我在此以自己的鮮血與靈魂發誓:我將成為地獄對抗混亂的千變勢力的盟友。我將有仇必報,以牙還牙血債血償,若有人向我請教復仇之法,我也將不吝於教導。面對敵人我將殺人不手軟,下手不留情,我將擊潰眼見所有混亂,直到此身殉死或是天下不再有混亂之物。」

結盟獎勵:騎士在抵抗來自混亂陣營發生源的法術或能力的豁免骰上獲得+2穢邪加值,在抵抗影響心靈的法術或能力的豁免骰上獲得+2穢邪加值。

 破誓的騎士(見上)失去豁免骰上的加值,直到他向地獄獻祭1個智慧生物或是花費7天禁食自笞來贖罪。違反騎士團的陣營限制,或是破誓後30天內仍未贖罪被視為違反他的地獄契約,失去黑天流派,且在地獄的那朵黑玫瑰枯萎凋謝,破誓騎士從此終身被標記為地獄的債務人。任何守序陣營的異界生物或其他黑棘騎士一看到那個前騎士就可以識別他是破誓者,而魔鬼更能得知具體的罪狀。

 黑棘騎士要脫離門派有2個手段,一是違約(見上),二是啟動契約中的脫離條款─向地獄支付每個角色等級1000 gp或是提供等價服務來和平地終止契約。即使終止了契約也不代表地獄就會放過你,許多有意脫團的騎士合理的害怕地獄之後會派魔鬼或其他騎士來刺殺他。

詳述:黑棘騎士團以守護文明及守序之力不受混亂所害為己任,但若這就是門派的全貌他們也不會有令人聞風喪膽的惡名了─為了守護秩序,他們刻意獵殺混亂,為此甚至不惜與地獄結盟。

 黑棘騎士團的悠久歷史可以追溯到"文明"的概念剛與"野外"分離的遠古時代。騎士團內世代相傳黑棘公的故事:一個通曉自然之理與魔法奧秘的賢者,在自己所居住的新城市受到深淵惡魔的侵略時,與地獄結下盟約來守護他的文明與世界。黑棘騎士團由此而生,由黑棘公的親衛隊一路發展成現在的騎士團,與地獄合作對抗任何形式的混亂。

 很重要的一點是:技術上來說黑棘騎士團並不是地獄的爪牙。雖然許多成員的確選擇侍奉地獄,也經常與魔鬼合作或是與拜魔邪教交好,但誓言中的用語是定義模糊的"盟友"。整體來說黑棘騎士團也期待成員在沒有地獄幫助的情況下獵殺混亂及傳播他們的復仇大義。別有所圖的魔鬼經常引用誓言來徵求附近的黑棘騎士的援助,但黑棘騎士也常引用對面的誓言來迫使另有任務的魔鬼前來支援。

 由於黑棘騎士團並不隱藏門派的任何秘密,以至於他們在所處世界的名聲毀譽參半。一方面,黑棘騎士無庸置疑地是法律與秩序的守護者,無故違反當地法律的黑棘騎士還會被內規嚴厲制裁。邪惡或某些中立國家會聘請黑棘騎士擔任執行官或傭兵。而善良國家則對他們投以懷疑的眼光,但騎士團認為善惡之爭跟序亂之戰相比根本不重要,而且受善良國家任用時也(通常)會注意自己的舉止。騎士團內部的黑暗儀式以及走私靈魂的習慣依然使他們被許多地區拒絕往來,也常跟想要遏止他們散播邪惡的善良宗教衝突。

 結果黑棘騎士團被視為勤奮、忠誠、有能且言出必行,冷酷無情但辦事有效率的一群人。他們招募信奉法律與秩序的武人,或是家鄉被混亂肆虐的難民,且黑棘騎士團對其為了對抗混亂的一切所作所為─不論在道德上多有問題─毫不表示歉意。他們在位於險要之處的要塞神殿中策略謀劃如何對抗深淵與天界、剿滅混沌不死生物、征服混亂國家以及如何為後世維護法律與秩序。即使被他人冷眼相待,黑棘騎士依然奮勇向前─可能是以必要之惡自居,或是早已不在乎外人眼光。

常見工作:雖然黑棘騎士是個歷史悠久分布廣泛的組織,卻鮮少動用到內部的指揮鏈。他們偏好指派騎士到某個地區或是設立一個行動方針(例如"與滅溪七人眾同行"或是"守住白骨橋下的傳送門"),然後讓個別的騎士自行完成任務。一部分是因為信賴麾下騎士的訓練─黑棘騎士團認為成員務實聰慧,判斷得宜。這種鬆散管理的另一個原因是:其他守序或邪惡的個人或勢力經常向騎士提供工作機會,而接下這些工作便是讓他們欠下騎士團的人情。黑棘騎士團不喜歡成員待機,期待他們自己主動去找事做。

提供服務:作為一個歷史悠久又與地獄相交甚篤的組織,黑棘騎士團可以提供成員許多魔法服務─附魔武器或盔甲的折扣、聯繫債務魔鬼的管道,跟地獄邪教交換的人情及其他。門派期望使用資源的騎士能做出成績,如果成員被認為無能─或更慘,懶惰─的話可能會拒絕提供服務。重要的是黑棘騎士團提供了買賣靈魂的管道,有時也會幫助苦主跟魔鬼簽了不該簽的契約的所愛之人開脫;許多新人在獲得黑棘騎士團會從地獄收購親族靈魂的所有權並將之歸還的允諾後開始入門訓練。騎士團十分諒解這種情況,因此不太在乎麾下騎士(不停地)搞這種慈善,只要他們依然辦事俐落且忠於大義。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5:04:04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Bloody Fangs, Fang
« 回帖 #3 于: 2018-01-05, 周五 19:32:34 »
血牙團 Bloody Fangs

陣營:任意非善良

徽章:彎曲滴血的破裂獠牙

流派:原怒 Primal Fury

誓言:新人向元素生物、精類、精魂或其他更奇葩的自然化身起誓。新人在自然界化身的跟前跪下,發完誓後以一柄木刃割開雙掌,留下一對在金屬附近會激烈震顫的疤痕。

「天地為證我在此發誓:我必服侍純潔奔放的原野,以斧與牙保護其不受文明的強欲所侵犯。當凡人的慾望影響了自然的和諧,我必誅之。當凡人的愚昧毒害了野生的大地,我必剿滅。若我背信,願我被天地鄙棄,只能藏身於城市的惡臭與暗影中,在吸盡穢氣後斃命。」

結盟獎勵:牙兵無視異怪、構裝體、類人生物、類人怪物、泥怪以及(元素子類以外的)異界生物的DR,且使牠們的快速恢復能力(若有)失效。

 破誓的牙兵(見上)失去上述效果,直到他在某棵樹的根上獻祭1個智慧生物或是一邊深思文明與自然的衝突一邊以荊棘自笞,因過程痛苦承受1d4體質傷害,在體質傷害自然恢復後完成贖罪。

詳述:血牙團是生於義憤的武術門派,而那份狂怒常存牙兵的心中。很久很久以前,在已經亡佚於史冊的遠古時代,血牙團的創立者被派遣去守護一片富饒野地。但諸多俗事纏身,創立者發現自己必須遠行,便拜託附近的村落在他旅行期間代為看管這塊林地。這一去便是十年,創立者在完成他對其他人的責任後返鄉卻發現面目全非,本來生機盎然的寶地變成了附近牧場的製革坑和屠宰場。創立者隨即血洗全村,將殺戮定為他的新職志。

 今日的血牙團從跟"文明世界"有宿怨者處招募新人。他們以保護自然為己任,但為了"保護"自然,他們向城市、村鎮以及其他都市化的地區宣戰,試圖以鮮血和烈焰嚇阻開拓民。要是效果不彰,血牙團的手段通常只會越發激烈,若是放著不管可能會演變成難以置信的大屠殺。要是死者的屍體被拖去餵野獸,或是被埋在新種下的樹或花草底下當肥料,就知道這是血牙團動得手。就算沒有前述的正字標記,死在牙兵手下的人身上通常會有異常兇殘的傷痕;將牙兵與血牙團連結的誓言同時給了牙兵感知敵人弱點的能力,讓他們能輕易達成殘酷的駭人暴行。雖然不是每個牙兵都殺人成性,但大部分都是,導致門派的儀式與價值觀染上了血腥味。血牙團自認與世界正在進行戰爭,而他們願意使出任何手段來"贏"。

 血牙團聽令於許多不同的自然精魂,視祂們為比凡人高層次的存在。他們維護元素生物與精類的利益─意志比較薄弱的牙兵被當成打手。其他手腕比較圓滑的精魂則是與牙兵小組結盟來達成一些長線個人目標。血牙團助人期待回報,所以他們有一批各種各樣的超自然盟友來支援他們侵略拓荒新村或是都會中樞的突擊隊。對復仇的渴望就像瘴氣一般瀰漫在血牙團中,因此向精類或精魂獻祭智慧生物的行為,或是邪神崇拜在牙兵間也相當常見,有時甚至有惡魔親王或是元素領主的信眾。

常見工作:血牙團雖然缺乏中央領導,但結構依舊穩固。小隊或個人服從當地負責指揮的領導,獲派收集物資或是消滅貴重目標的任務。牙兵可能會被派去刺殺政要、縱火焚城、攻擊運送民生必需品及藥物的車隊、竊取魔法武器及執行其他工作。牙兵總是會在任務之外另撥時間來殺異怪、構裝體或其他對自然的侮辱;要是聽聞該類怪物出沒的消息,小隊會立刻停止其他活動,專注在迅速剿滅之上。

提供服務:血牙團與混亂或邪惡陣營的德魯伊保持交流,與他們交易服務和魔法物品。他們作為元素生物與精類的僕從的身分也讓牙兵在遭逢困難任務時可以向祂們請求幫助,或是與之交易人情與秘密。除此之外,每個小隊個別籌措自己的武器、物資和法術,一個牙兵手邊有怎樣的資源端看他所屬小隊的實力。
« 上次编辑: 2018-01-25, 周四 13:02:53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Cagebreaker Brotherhood, Cagebreaker, Rumor
« 回帖 #4 于: 2018-01-05, 周五 19:33:49 »
破牢兄弟會 Cagebreaker Brotherhood

陣營:任意混亂

徽章:開個玩笑:有幾個破牢者就有幾個兄弟會徽章。不過內容通常是以被破壞的枷鎖或囚牢為主題,例如扭曲鳥籠或坍塌城堡。

流派:融素 Elemental Flux

誓言:破牢兄弟會的誓言就跟他們組織一樣隨便,具體的儀式甚至誓言內容都可能隨個案變化。這些誓言另外有某種超自然的拘束力,而且有新人加入時緋語會自動知曉。

「契約是傻瓜跟官猿才會簽的,所以這不是契約,是承諾。我會為百姓而戰,即使沒有需要被打救的自覺我也會從暴政底下守護他們。我依自己的手段辦事,若這手段剛好合法我也沒差,但天下間沒有人、沒有法甚至沒有神可以說我不是個自由人,而我還不會回嗆叫他滾一邊去。緋語搭救過我,所以我現在來幫忙她,直到我們道不相謀或是橫死沙場。」

結盟獎勵:破牢者可以引導緋語的無拘混亂之魂的部分力量,每場遭遇可以施放1次叛逆長嘯。他以1個迅捷動作發出狂野呼喊,離他60'以內的友軍(包括破牢者本人)可以對允許豁免骰的正在影響他的影響心靈效果再次進行1次豁免(DC與原豁免相同)。若豁免成功,則效果結束。若豁免失敗也不會再承受豁免失敗時的額外效果(若有)。1個生物在1次效果上無法從叛逆長嘯獲得多於1次的額外豁免,即使有多個破牢者輪流使用此能力。

 有辦法違反這麼鬆散的誓言的破誓破牢者,失去叛逆長嘯能力,直到他公開打擊法治(例如激起暴動)或是花費7天深思自由與混亂的本質來贖罪。脫離混亂陣營的破牢者失去融素流派,直到他重歸混亂陣營。任何破牢者都可以隨時自由脫離門派。

詳述:很難把破牢兄弟會當作一個整體來描述,因為各門派根本就不是一個整體。破牢者遍布各個位面,分散在諸多主物質界、半位面甚至是時間之流中,幻夢以上真實以下的可能性縫隙裡。

 所有破牢者分享的共通點即是他們對奉獻給自由的赤誠之心。破牢兄弟會名義上是由一個被稱為緋語,光榮但詭異的異界生物所領導,與法律以及守序勢力四處對抗。他們挑起叛亂、撰寫煽動文宣、引發暴動、加入(或創立)地下活動、解放奴隸、打劫補給車隊及其他活動。其成員從保護一塊地區引導其中人民的綠林好漢到半瘋半傻燒拉擄掠的劫匪都有,但所有人都互稱兄弟。

 兄弟會結構鬆散,內鬥不斷,當緋語不位於所在世界時情況還會更加惡化。破牢兄弟會通常會在一場勇行義舉(緋語通常有參一腳)以後在該世界或位面成立。作為門派領袖的緋語會和一眾夥伴將城市從迫害中解放、阻止守序軍隊的侵略或是擊退地獄大軍。接著她會留下幾個志願的破牢者來招募新人,提供他們從壓迫手下自保的工具,然後就跟來時一般迅速的走了。有些時候,因為某些可能就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原因,她會在某些世界稍作停留或是返回去過的世界,但總是會動身離去。

 接下來幾年間兄弟會會稍微有點組織的樣子,但由於破牢者通常像死小孩一樣喜愛自由,遲早會有某個破牢者犯下可怖惡行,而其他兄弟則猶疑自己究竟該不該能不能阻止他。比較成熟的破牢者會覺悟:我也有行動的自由,於是便前去阻止狂人。但成熟的破牢者佔其中少數,因為兄弟們通常死得早又慘。緋語陰晴不定的行為也讓情況更加複雜,雖然她通常表現得像個好人─她的信條基本上也與天界的價值觀相符合─她在某些世界上卻表現得像個截然不同的人,在旅途中留下了創痕、十里墓、悲愴等異名,而當地的兄弟會也比起英雄豪傑更像邪神秘教。

 破牢者可以相當善變,而兄弟會在善與惡之間像瘋子般不可預測地擺盪,這導致門派內部不斷分化而緋語的諸多敵人想把兄弟會消滅。這樣下去遲早要出大事,所以比較賢明的破牢者追尋他們領導的腳步,急切地搜索著究竟是什麼把她弄瘋了,又怎麼樣才能救她回來。

常見工作:一如眾人所想,破牢兄弟會從沒發過指定。不過,備受敬重或喜愛的破牢者有時會徵求志願兄弟,來參與反亂或聖戰還什麼的。在門派內部也相當重視人情交易,幫過一個兄弟就可以期待兄弟以後幫你。

 情況在緋語在場或是相當關注某個世界時有所不同,她的遠見讓她洞察下級破牢者遺漏的事物,而提出了並不算是命令(因為至今為止還沒有人當她的面質疑過這點)的請求。不過由於她有功必賞的名聲,以及門派內部對他的敬重,兄弟們一般對此不置可否。

提供服務:一方面,破牢兄弟會並不提供什麼服務。門派的名號在少數某些地方受人尊重,但效益太小一般不會有人為此入夥,尤其組織還這麼不穩定。破牢者一般是獨行武人或是俠客/匪幫小隊,有時也會聚集成群,但結構依然鬆散。許多成員也不懂理財(甚至還有終身以斗篷為床的窮鬼)。

 另一方面,也沒有人比破牢兄弟會更會收集稀奇古怪的垃圾了。他們在多元宇宙的各個角落裡的金庫或儲藏室裡或甚至只是單純堆成一堆地收納著,兄弟可以自行取用。在這些寶山中幾乎什麼東西都找得到,從世俗雜物(彈藥、盔甲、偽裝工具組)到因為某個不明奇珍的兄弟隨手扔進箱子裡而遺佚千年的傳奇寶物都有。由於破牢兄弟會經常濟弱扶傾,他們在社會底層有許多盟友,可以讓他們廉價購買"八成新"的貨品或是檯面下的人情、黑工及其他罪犯人脈。
« 上次编辑: 2018-01-23, 周二 14:43:31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Cirque de la Fumée, Harlequin
« 回帖 #5 于: 2018-01-05, 周五 19:34:24 »
雲煙馬戲團 Cirque de la Fumée

陣營:任意

徽章:滴落血淚的笑臉面具

流派:嵐雨 Tempest Gale

誓言:新人在訓練期間會不斷受到馬戲團測驗,以檢析他的忠誠心、長短處以及倫理道德,並據此評斷該員究竟是不適合加入門派。訓練結束時,不合格者會被轉介到演藝圈內的其他工作機會(他們通常迫不及待地接納馬戲團的掉隊生),合格者則是會在寅時被請到大帳篷的中心,在他的新家人簇擁下正式宣誓加入雲煙馬戲團。

「我就此加入提供了一項服務的大家族。即使我不贊同其行事方法,依然會全力支援。我會保守家人的秘密,從外人手中保護他們,並在情況和適時挺身糾正他們。我會如魔術師保護其手法一般守口如瓶,若我背信,願我的洩密爛舌皺縮腐敗。」

結盟獎勵:小丑在表演(喜劇)檢定、察言觀色檢定以及巧手檢定上獲得+2洞察加值。此外,他在作為武技一部分所發動的投擲武器遠程攻擊不引發敵人的機會攻擊;以其他遠程武器發動的遠程攻擊,或是在武技外進行的遠程攻擊,依然正常引發敵人的機會攻擊。

 破誓的小丑(例如未受許可向外洩漏馬戲團機密),失去上述效果(但保留嵐雨流派),直到他花費1周冥思悔悟或是說服馬戲團原諒他。不管是哪種情況,破誓小丑免不了要被其他團員暴打一頓。

詳述:雲煙馬戲團是個(字面上的)雙面傭兵組織。馬戲團以頂尖巡迴娛樂團體的形象偽裝自己是小型軍事部隊的事實。嚴格的說起來,這甚至不單單是偽裝,馬戲團裡的小丑以自己的節目為榮─驚天動地的特技、如珠妙語的笑話、繪聲繪色的說書。但這些藝人們也同時是武人、刺客或盜賊,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並對客戶提出兩項保證:雇主的身分絕對保密,交代的任務絕對會優雅地完成。

 雲煙馬戲團的成員主要可以分成兩類。第一類,佔了大部分成員的是藝人,他們隨著馬戲團向新工作移動。藝人們努力地維持著馬戲團人畜無害的形象,一邊表演值回票價的娛樂節目,一邊私下去執行傭兵或間諜的任務。第二類是星探,他們則是四處遊歷,徵募新人,與潛在客戶接頭(當然不忘保全馬戲團的秘密),以及處理需要低調行事的危險工作,或是馬戲團願意與外人合作的任務。

 整體上來說,雲煙馬戲團相當有職業道德:簽了約就不會背叛,事不成就全額退費,嚴正拒絕惡逆工作─但門派依然有它的黑暗面。當財政緊張或是內幕夠有趣時,馬戲團也願意接下刺殺、綁票或是廢身敗名的工作。成員遇到自己無法承受的任務也可以表示反對並要求換人,而特別激昂的抗議(像某個小丑有辦法煽動同事的話)可能導致馬戲團直接拒絕接案。雲煙馬戲團在辦事時也不忘藝人本色,把戰場視為一個大舞台,並留下了各種各樣的獨特標記:擺出特定造型的屍體、鮮花、詩文等等相當常見。外人常被這種根本是恐怖儀式的行為搞得滿身雞皮疙瘩,而這正是馬戲團想要的反應。

常見工作:接什麼案就做什麼事,小丑的工作內容涵蓋了竊盜、戰鬥、偵查、暗殺、表演等等。出外冒險的小丑通常擔任星探,所以業務內容追加了招募新人、對外交涉、與潛在客戶協商以及報復違約者。跟雲煙馬戲團簽了約最好還是乖乖的履行條款。

提供服務:訓練、治裝以及無期限地潛藏是雲煙馬戲團能穩定提供的幾項服務。此外還有與舊客戶的聯絡方式、購買珍奇物品的管道以及獲得援軍的手段。由於小丑作為演藝人員的身分,馬戲團也十分擅長為成員(收費低廉地)轉移敵人的注意力,在執行一些能增添門派神祕感的高調罪案或工作時更會不遺餘力地幫忙。
« 上次编辑: 2018-01-24, 周三 17:04:50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Crashing Tempest Academy, Student
« 回帖 #6 于: 2018-01-05, 周五 19:34:53 »
狂風院 Crashing Tempest Academy

陣營:任意

徽章:不降雨而降兵器的風暴

流派:蟠龍 Thrashing Dragon

誓言:狂風院常說戰爭之理學無止境,故沒有畢業生。因此,當認為某院生的武學足以出門闖蕩時,會舉辦慶祝院生擺脫新人身分正式成為武人的儀式(其他學院的武術家若被狂風院認同其實力,也會舉辦類似的儀式)。院生在臉上兩側約為顴骨處印上閃電狀的烙印,並發下誓言:

「我以此雙烙印及我的兵刃起誓,作為狂風院的一員,我必不辱學院榮譽,並當他人質疑學院的價值時起身捍衛之。我誓不外傳學院的秘密,拒絕探求者。我誓不在外詆毀學院,即使我不同意其行事方法。」

結盟獎勵:狂風院的院生可以進行一種將他的各種武器連結起來的神秘儀式。儀式耗時1小時,消耗100 gp的材料費,並需要2把或更多輕型或單手武器(或是1把雙頭武器)。儀式結束後,所有參與儀式的武器互相連結,同時在被發起儀式狂風院院生裝備時獲得以下效果:

 1. 每個被儀式影響的武器的硬度及生命值變為等同於所有連結武器中最高者。
 2. 每個被儀式影響的武器在判斷DR時同時視為以所有連結武器的特殊材質(若有)所造。
 3. 被儀式影響的武器在所有連結武器都破損以前無視破損狀態的懲罰。

 院生每次進行儀式時都可以任意切換武器,但必須要同時裝備所有的連結武器才能獲得效果。進行新儀式時舊儀式的效果結束,院生同時間只能持有1組連結武器。

 破誓的院生(例如向外人批判狂風院的教學方式),無法進行連結儀式並失去連結武器的效果1周。繼續破誓會延長此時間,並可能招致教授的怨恨。

詳述:狂風院是座歷史悠久的武術學院,提供院生單純卻深刻,融合了雙武器戰鬥及許多流派技巧的訓練,產生了能使敵人目瞪口呆,華麗莫測的戰鬥風格。院生從城鎮警衛到專業士兵到受勳騎士都有。狂風院的學費低廉,而由出門院生捐款及神秘的祖師爺(願祂安息)所留下的遺產替生來天資豐厚但家境困苦的學生提供獎學金。這麼高風亮節的形象反而使外人懷疑狂風院究竟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

 遺憾(且搞笑)的是,狂風院的大秘密並不如一眾學生及批評者所猜想。狂風院不是政壇黑幕,沒有神秘邪教,而院內的那幾次謀殺案狂風院教職員也全面配合警方調查。大秘密其實是:狂風院的祖師爺其實是個驕縱自大的酒鬼,單純為了炫耀自認是天下第一的武功才以自己的財富跟人脈建立了狂風院,而當狂風院的第一批學生在武道大會上敗陣以後,據說祖師爺當眾大哭後消失無蹤,他留下的錢財便被用來經營學院。

 教授們決定繼續依照政府當時的規定辦學,而狂風院便持續訓練武術家至今。出門的院生使學院的名聲大漲,進而又吸引了更多的學生。對教授來說這是個良性循環,而把祖師爺的故事塵封起來也是在保全學院的名聲。

 希望那個老醉鬼不要哪天回來砸了狂風院的招牌就好。

常見工作:技術上來說,獲頒雷印的院生不再受狂風院管轄,但學院依然會不時地考驗或測試院生的實力。狂風院可能會舉辦比武大賽,求生測驗,或是派遣院生去回收已故學長的魔法兵器。這些測驗一般有賞,但是對狂風來說也是宣傳。

提供服務:除了繼續進行武術訓練(若院生有那個時間回到學院來的話),狂風院的院生可以期待同學提供的情報,學院雇用的大師鐵匠的服務,以及許多與狂風院交好的圖書館的信用(藏書從兵法指南到以前哪個武士殺了什麼奇怪生物的研究應有盡有)。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2:52:19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Defenders of the Realm, Defender, Quell
« 回帖 #7 于: 2018-01-05, 周五 19:36:06 »
護界軍 Defenders of the Realm

陣營:任意守序

徽章:帶有金色流蘇並飾以卷軸的盾牌

流派:鐵龜 Iron Tortoise

誓言:以忠心和榮譽聞名的護界軍其成員從行俠仗義的騎士到拜魔邪教的黑衛都有,但不管職場為何都一貫保持著門派所要求的服從與驍勇。加入護界軍的具體儀式依新人宣誓效忠的領主或國家不同各有變化,簇繁不及備載,但誓言總是同一段:

「我以自身以及訓練我的守護者的榮譽發誓,我將成為忠實的僕從。我將獻出武藝來保護您及您的臣民,獻出忠義來服務您的領土,獻出豪勇來消滅您的敵人,獻出巧智來執行您的旨意。而您也將提供榮譽來犒賞我的義舉,提供聲望來宣揚我的威名,提供報酬來維持我的生活。只要您能兌現您的承諾,我必遵守我的誓言。」

結盟獎勵:守護者在知識(本地、貴族或宗教)檢定上,以及強韌豁免上獲得+2表現加值。

 破誓的守護者(見上)不會立即失去上述加值;他有1個月的緩衝期來向雇主與門派正式致歉,繳納每角色等級200 gp的罰金或是進行1個任務來贖罪。緩衝期過後護界軍停止提供特殊訓練與人脈,失去上述加值,但破誓守護者依然可以贖罪。脫離守序陣營的守護者在重歸守序陣營以前無法贖罪。

詳述:護界軍原本是某個國家傑出又榮耀的皇家騎士團─直到到亡國為止。經歷的艱苦戰鬥的騎士們返鄉只見建築破敗,領主橫死,甚至土地都被破壞得連耕作都不行。流離失所的騎士們為了生存只好改行做傭兵。

 許久以後,今日的護界軍遠比當年任何人料想得都要強盛。雖然一度淪落為私軍,門派現在以訓練新騎士並將他們派遣到適合的領主那收取仲介費來維持運作,合適的主從搭配確保了上下關係和諧。

 護界軍基本上是專業人力派遣。當新人前來他們的某個要塞應徵(或是被徵募人員所勸說來),護界軍便教授騎士道─包含劍術、禮儀、政治、法律、哲學、語文、榮譽、武勇。無能(或更慘,愚蠢)的新人會被退學,但護界軍以接收來自社會各層的學生並把他們塑造成騎士為榮,而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夢想功成名就的平民武人。

 學生受完訓以後,若有意可以就此離開護界軍。留下來的新人會繼續受到門派的支援,替他們向需求騎士的貴族領主或王國發出推薦信。護界軍在將主君與騎士配對這點上可是不遺餘力,只求避免日後衝突,也因此門派時至今日只收到了少少幾次的客戶投訴。只要新人依然願意繳納微薄的年金,護界軍也樂意繼續提供介紹信、社交場的邀請函、安排有利結姻(無利也可,護界軍舉辦的婚禮可盛大了)、法律諮詢及其他服務。護界軍非常重視門派整體與個別守護者的聲譽,力求避免偷斤減兩或是冷漠待人的惡名。

 這麼多好處也有相應的負擔。護界軍期待成員恪守向領主發下的誓言─雖然的確有守護者夥同臣民對抗主君的狀況,那但些是例外。這種即使與個人道德觀不符依然強求遵守誓言的情況偶爾會導致戲劇性的"反叛"─某些在其他方面依然高風亮節的守護者因為無法忍受繼續服侍他的主君而叛逃。此外還有跟上述反叛差不多稀有的平亂。當某個領主違背了他給透過護界軍雇用的騎士的諾言時,一場平亂就會發生:護界軍從各地召集守護者,建軍與背信領主開戰,奪其財富與領地並─雖然很遺憾但經常發生─抄家滅族。護界軍期待所有的守護者響應召集參與平亂,這點在招募新人時就會挑明了講,有時會因此勸退其他方面都合格的學生。

常見工作:除了參與平亂(相當稀罕)以外,正常的守護者通常不會從護界軍收到任務。門派有時會向守護者的主君請願雇用他來執行某個任務,或是指示某個成員訓練一名潛力侍從。除此之外,守護者的任務一般都是他的主君下達的。

 決定向護界軍本身盡忠而不是被外派到某個領主麾下的守護者,則是被負擔了諸多職責,主要是徵募新人。他們可能被派去排除對護界軍營運的學院要塞的威脅,也可能受命去與有意雇用守護者(或是護界軍有意交易土地)的貴族和國家交流或商議。又有可能是去搜尋或護送戰死沙場的守護者的大體,或是他們所揮舞的神兵和穿著的寶甲。

提供服務:護界軍對成員所提供的最有力的服務(除了就職以外)是他們的介紹信。護界軍的客層有著強大的政治實力─大臣、君主、領主、豪商、法師公會以及其他會需要長期雇傭騎士來充當士兵和保鑣的團體,而緊密友善的關係讓金錢與情報在兩方之間快速流動。守護者可以期待在與上述實體交流時受到豐盛熱情的招待,甚至還很有可能獲得工作機會。

 護界軍也雇傭了技藝精湛的盔甲師傅和工匠來生產魔法或世俗裝備可供守護者或是聘請守護者的主君(折扣小很多)購買。此外,護界軍也四處收購和訓練各種高級坐騎提供給成員,從普通的戰馬到龍都有(護界軍與某些合意巨龍達成協定,人方派遣守護者去侍奉龍方,而龍方則是讓人方照顧牠的幼仔)。更加奇葩的坐騎一般是為高階成員保留,但就算是流離失所的守護者,只要付得出錢就連獅鷲或更奇怪的坐騎都搞得到。
« 上次编辑: 2018-01-22, 周一 16:12:12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Descendants of the Golden Council, Descendant, Golden Council
« 回帖 #8 于: 2018-01-05, 周五 19:37:25 »
黃金議會嗣子軍 Descendants of the Golden Council

陣營:任意

徽章:中空的皇冠輪廓

流派:金獅 Golden Lion

誓言:新人在被邀請入會以前被門派詳加測試以評斷其人格、領導潛力以及可信任度。因為任何原因被判定為不合格者會被轉介到其他組織,而合格者則被帶到黃金議會面前。新人的贊助者(見下)先是恭喜接著提供教育與支援,前提是新人肯發起下述誓言:

「即使沒有血緣,我在此成為您的子嗣。我將學習您的智慧,獲益於您的權柄,並善加引導您的下人。我將保護您的利益,並從即使死後依然如生前一般威脅您的敵人手中守護您。若我背棄此誓言,願我的名譽與信念一同雲消霧散。」

結盟獎勵:嗣子在交涉及察言觀色檢定上獲得+2表現加值,且距離他15'以內的其他友軍在抵抗脅迫及麻痺效果時的豁免骰上獲得+2士氣加值。

 破誓的嗣子失去上述加值(但保留金獅流派),直到他的贊助者原諒他,或是黃金議會的其他成員成為他的新贊助者。在這個期間他可以自由脫離門派(懇求贊助者的原諒可能難到讓脫離的選項顯得誘人),但若真的這麼做了,他可能會被黃金議會派人獵殺以封口。

詳述:黃金議會嗣子軍是個深藏祕密的騎士團。表面上,成員自稱是偉大君王、族長或領袖的後人,學習世代相傳的武藝及領導術。這些話在某種程度上沒有錯,許多嗣子真的是議會成員的血親,而沒有血緣的那些也等於被贊助者領養了。實際上的內幕是這樣的:

 黃金議會的成員依然"健在",不過是幽靈。組成議會的四十席虛體不死生物在生前都是偉大君王、族長或領袖,在死後依然渴求一度執掌的權力─統御指揮國家的大權。由於顯而易見的理由,他們不能自己登基為王,因此他們指導門徒來代行之。黃金議會訓練的嗣子軍充當他們在世局上的棋子,蓄積權力與追隨者以求統御國家─統治者能被幽魂親信控制的話最好了。

 這個完美計畫通常不會成功就是。光是黃金議會的密謀內鬥就經常導致嗣子之間兵刃相向,更不用說敵對組織的干涉,老謀深算政治家的保身之術,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黑暗陰謀。就算某個嗣子成功取得了政治權力,他通常也不喜歡受一個死人差遣。有的嗣子會聽從號令以示忠誠,大部分卻隨即斬斷與黃金議會的聯繫意圖親自掌權。這個情況下通常所有人都沒有好下場;黃金議會為了報仇會派遣刺客或是組織政變,害得苦主國家陷入需要許多年才能完全恢復的混亂之中。不過,黃金議會有永恆的時間來密謀奪權,而不死生物化更使他們盲目渴地求權力,短時間內不會停手,而在此同時,他們所贊助的嗣子通常生活奢華並擁有成功的事業─商貿、傭兵團、或是像是親衛隊或間諜團的緊密組織,鬼影議會也將這些資源當作處理他們諸多敵人的武器使用。

常見工作:黃金議會會派發甚麼工作依照贊助者有所不同;有的鬼影一如生前一般品德高尚,其他也有的是生前暴虐死了以後更加惡化。不過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在對抗該贊助者的敵人(可能早以忘了幾個世代以前跟誰結過仇)或是蓄積權力─不論是透過善行義舉、刺殺對手、政治腐敗或是其他手段。個別的贊助者偏好不同的手段,會在訓練時一併傳授給嗣子。

提供服務:雖然死了,黃金議會的成員依然掌控著由許多忠誠手下、腐敗政要、人情、秘藏物資以及嗣子們組成的網絡。若是嗣子受其贊助者重用,又是做得出成績的強者,他可以運用上述的部分甚至全部資源。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34:17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Empyreal Guardians, Guardian, Al’asadriel
« 回帖 #9 于: 2018-01-05, 周五 19:38:03 »
天尊侍僧 Empyreal Guardians

陣營:任意善良

徽章:鶴下雙劍

流派:銀鶴 Silver Crane

誓言:新人在加入門派時必需向艾阿薩迪瑞箴言─由同名熾天神侍所撰,主旨在從欺凌者下保護無辜弱者─起誓。當一個侍僧完成訓練,已經準備好出山,師傅會將他帶到一處聖地。具體的地點依照不同師徒的情況而定,可能是偉業勇行的遺址,一度神聖的破敗教堂,英雄豪傑的陵墓,或是其他對侍僧想守護者有重要文化意義地點。新人在該處斷食冥想1天1夜,深思自己即將承擔的責任,然後發起下述誓言:

「我在此以我的純善之名,以及艾阿薩迪瑞的聖名發誓:我將以兵器從惡徒手中保護無辜者,我將以雙眼搜索邪惡,接著以言行將其改正或摧毀。我將秉著慈悲與信念引導他人投向光明,靠著勇氣阻擋黑暗,直到我死去或艾阿薩迪瑞復歸的那天。」

結盟獎勵:侍僧在抵抗來自邪惡陣營發生源的法術或能力的豁免骰上獲得+2神聖加值,在抵抗影響心靈的法術或能力的豁免骰上獲得+2士氣加值。

 破誓的侍僧(見上)失去豁免骰上的加值,直到他花費1周禁食冥想或是進行價值至少每個角色等級200 gp的慈善活動(可以是捐款或是等價服務)來贖罪。脫離善良陣營的侍僧無法贖罪也無法使用銀鶴派武技,直到他重歸善良陣營(在這個期間他也可以改加入別的門派)。

詳述:以仁德正義的名聲以及天界信條廣為人知,天尊侍僧是一個供奉墮落熾天神使艾阿薩迪瑞的宗教團體。艾阿薩迪瑞曾經是某個神的強大僕從,因為拒絕該神的行惡命令而被打落凡間。因為良心放棄職責的艾阿薩迪瑞在人間聚集了一群善男信女,傳授天界武藝,然後把他們派去代替祂守護無辜弱者。

 艾阿薩迪瑞現已消失,但祂門下的侍僧依然四處遊歷,保護救濟可憐萬民。在侍僧群聚之處,他們建立供奉神侍,並充當活動基地,有時甚至還能吸引信徒成為牧師的祭壇,不過侍僧之間的聯繫通常不緊密,偏好四散八方來普照正義之光。一般來說,比起消滅邪惡侍僧更在乎散播善良─仁德、慈善、英勇、敬意。雖然侍僧有必要殺人時也不會手軟,尤其是為了拯救無辜者,他們偏好勸說敵人棄暗投明,這種行為既困難又危險有時更是顯得莽撞,成功救贖敵人也有相當的回報,今日的天尊侍僧在社會的各個角落都有盟友。

 理論上世界裡任何地方都找的到侍僧,單他們通常會被戰亂或壓迫之地─無辜民眾受苦處─所吸引。受到使命感召的侍僧全力舒緩所見的苦難並消滅迫害來源。有些侍僧透過加入既存系統或與之合作來達成這一目標,認為這是減少犧牲最佳的手段。另些則是獨自行動甚至是激發革命來教導無辜者自衛的方法,這樣當侍僧離去之後他們不會又被邪惡蹂躪。天尊侍僧常與善良陣營的宗教合作,或是前去執行擊潰某地的邪惡的任務。

 雖然立意良好但這些神侍信徒依然有缺點,最嚴重的便是魯莽。雖然天尊侍僧喜歡招募聰明機智的新人,在對抗邪惡的過程中還是很容易被正義之怒沖昏頭,情報還不完全就搶先行動。許多熱血新人便因此惹上自己打不過的敵人,有時甚至還會把他們特地來對抗的邪惡擴散出去。道德困境也是常見的問題,不過比較好處理。逐漸偏向邪惡的侍僧會被同門兄弟引導回歸善良之路,或是在以惡行玷汙艾阿薩迪瑞的教誨以前殺掉。

 天尊侍僧也偏執地搜索門派守護神的蹤跡。自從神侍消失以來,越來越多的侍僧擱置他們原本的任務來尋找祂,就怕祂是被某種邪惡力量監禁起來。即使以魔法手段向艾阿薩迪瑞聯繫,祂也不知是不能還是不願表示任何意見,於是這個循環便持續下去─年老力衰的侍僧訓練新人來繼承衣缽,而等新人老後又訓練下一批侍僧。

常見工作:天尊侍僧的門派內部在如何行善這點上有著千百種解讀,侍僧之間依然有維護正義這個共通點。侍僧可能被請求(或命令)去護衛神聖遺物,保護善良宗教重要成員,粉碎邪惡暴君的霸權,或是聖化穢邪地點。許多侍僧將把長久存續的邪惡─例如貧窮、某個惡魔領主或哪條龍─消滅作為終身職志。另些則是尋找他們的消失神祇,訓練一代又一代的侍僧來嘗試"解救"這個迷蹤神侍。

提供服務:由於天尊侍僧的組織性很低所以能提供的直接服務很少。但侍僧可能在意料之外的地方獲得援助:日常用品與服務的折扣、教堂的特殊服務(與任務)以及與之交流的善良異界生物的敬意。被侍僧所救贖的人也通常記得是誰勸導他們從良,因此會從各種意想不到的地方回報以示謝意或是達成承諾。傳說曾有個欲魔─墮落者米利須卡─為報救命之恩曾在一個名喚翠絲緹娜的侍僧去找援軍時隻身守住一道直通深淵的傳送門三天三夜。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35:06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Lens Maker Society, Lens Maker, Master Maker
« 回帖 #10 于: 2018-01-05, 周五 19:39:50 »
透鏡匠結社 Lens Maker Society

陣營:任意

徽章:一副眼鏡,兩個鏡片分別有劍與眼的雕紋

流派:銀湧 Mithral Current

誓言:你可能與透鏡匠結社共事但卻不是(全職)成員。新人只有在他的師父及其他同門兄弟萬分肯定其保密功夫和忠誠時,才會被正式收為學徒,加入門派檯面下的另一側。當/若信度足夠時,新人在寅時被邀請至某個秘密地點,在該處於一眾鏡匠舉行的正式儀式中加入結社,並被要求發起以下誓言:

「不論是以言語或行動,我誓將從腐敗的威脅中守護無法保護自己的人。我必幫助同門兄弟將社會引導向善,保護其不受剝削,並向之灌輸保護人民所需要的知識。透過教化他人,我化身希望的盟友,大眾的僕從,若我背棄此大義,願我目神黯淡,未來無光。」

結盟獎勵:鏡匠在易容檢定、知識(本地)檢定、以及偵測密門、夾層或陷阱的察覺檢定上獲得+2表現加值。此外,鏡匠在進行易容檢定時僅需2輪,而非正常耗時。持有即時備戰專長的鏡匠,可以自由動作拔出隱藏武器(例如鞘中杖劍或是以巧手檢定隱藏起的武器)。

 破誓的鏡匠失去上述效果(但保留銀湧流派),直到他向結社正式致歉並完成一個大藝匠派發的贖罪任務─任務內容通常與破誓者所遺忘或違反的原則有關。脫離門派的前鏡匠通常不會被鄙棄或獵殺,但若他意外(或故意)阻饒結社的目的,可能會被恐嚇。

詳述:透鏡匠結社將運用武力與隱密達成目的變成了一門學問。結社為了提升當地福祉與文化而組成,成員宣揚正義、濟弱扶傾、普及教育,推動改革以提升大眾的生活品質。結社有公開的分部,鏡匠也不怯於公開支持自己的大義,並在家鄉與國外組織社會運動。

 門派在檯面下還有另一個面貌。透鏡匠結社雖然是個公益組織,但這公益是他們透過利用意志薄弱者與腐敗政客換來的。成員收集當地政治人物與社區領導的情報。當那些大人物疏於保護平民百姓時,鏡匠就會介入來迫使他們從善。經常黑函恐嚇的透鏡匠結社有並非善類的自覺,但依然憤世嫉俗地繼續使用這種有效的手段。結社鮮少暗殺腐敗要人,只有當他們犯了不可原諒的大罪時─邪神崇拜、系統性的虐待親族、或是本身就是殺人犯─才會動手殺人。姑且不論那些罪大滔天的,結社認為一個活著的政客比一個死掉的政客有用,這個立場在招募新人的手法就表露無遺。結社有時會招募雖然腐敗但惡性尚可者,期望門派的大義能感化他們。

 各個鏡匠必須在他們的公開活動與地下任務之間找到平衡。一邊作為間諜、特務、滲透者來提供門派確切情報。一邊作為要人、秘書、社區領袖來感受民意脈動。結社也會訓練或雇傭冒險者和傭兵,用作防禦的警衛或是當社區中出現必須靠暴力解決的問題時充當打手,尤其是當某些狀似仁德的政治要人私底下其實是變形者或施法者的情況。

 整體而言,透鏡匠結社是由地方各自為政。當地的分部由一個大藝匠領導,指揮旗下的職工與學徒。居無定所的鏡匠有時被戲稱為小販或玻璃工(門派高層不喜歡這種稱呼)。一年一度,地區裡的大藝匠們會聚集起來開會,討論組織的行動方針與分享情報,這些情報之後會再被傳達給需要知情的成員。

常見工作:駐地的鏡匠會獲得來自結社的許多工作與機會─從組織義工到間諜工作各式各樣的任務。夜盜、恐嚇與情蒐是常見的工作,受益於結社內普及的易容訓練。由於駐地鏡匠通常有被結社認定為有用資產的公開身分,可能惹得一身腥的工作總是落在流浪鏡匠身上。

 流浪鏡匠可能被結社以信使或魔法聯絡,指派到某個城市去處理問題。這些任務相當可能是:執行特別困難的竊盜計畫,武力恫嚇,或是刺殺政要。偶爾也可能是在缺乏強者的地區處理當地的魔物,不過這個狀況相當罕見。流浪鏡匠由於身為社區局外人的身分沒有後顧之憂,經常被派去殺人,反而駐地鏡匠無法承受被抓捕後失去人脈、家庭或生意的風險。

提供服務:透鏡匠結社知道他們對成員提出了危險又困難的要求,所以也提供與風險相應的回報。就是最基層的成員都可以享有購買偽裝成日常物品的特製武器、施法服務、以及常見魔法物品(例如卷軸藥水)的渠道。當成員更加受到信任與重用以後,結社還會提供盟友、線民、秘聞,以及購買強大魔法物品或武器的管道。備受信任的成員─通常是職工階級的鏡匠─還會獲得一對可供大藝匠用以聯絡之的魔法耳環,但大藝匠必須要知道穿戴者的姓名才能使用。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37:56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Lords of the Wheel, Lord, Seasons, Wheel of Years
« 回帖 #11 于: 2018-01-05, 周五 19:40:37 »
時輪領主 Lords of the Wheel

陣營:任易中立

徽章:繪有四季險惡天氣的巨輪

流派:裂時 Riven Hourglass

誓言:時輪領主向門下學徒灌輸維持平衡的哲理,並不斷的以測驗、問答或公案來引導其思想。對時輪領主來說,能與理念相互衝突者合作共事,以及着眼大局而非計較個案是成員重要的能力。當門派覺得一批新人已經做好準備,四季庭便會各派出一位代表舉行加入這個神秘組織的儀式。代表各自以武器標示自己吸納的新人,接著所有新人發起以下誓言:

「我不是為了賺取錢財而殺戮的刺客,不是因為貪圖放便而殺戮的兇手,不是為了求取名聲而殺戮的匪徒。作為時輪領主,我殺戮是為了帶來和諧,為了維持平衡,為了保護世界免於毀滅。萬物生長衰亡皆有時,我向此理奉獻我的刀,我的心以及我的魂。歲月巨輪既美麗又必然,若我背棄它,願我的不貞之心被其輾碎。」

結盟獎勵:領主在唬騙、察言觀色、潛行檢定上獲得+2洞察加值。此外,3級以上的門徒獲得暗中潛伏作為獎勵專長(無視前置)。

 破誓的領主失去上述加值及暗中潛伏專長的效果(但保留裂時流派),直到他在7天7夜間杜絕與其他智慧生物的接觸,獨自冥思悔悟。或是以自己的鮮血獻祭,承受1d4體質傷害,等到傷害自然恢復後完成贖罪。

詳述:時輪領主宣稱他們為了單一目標奮戰:和諧世界。他們想藉由在世界上維持某種平衡來阻止災厄發生。門派本身算是個公開的秘密,人們知道這個組織存在,但是個別成員隱藏著自己的身分,而時輪領主也仔細地將行動、秘屋以及門派的目標對外保密。一部分是因為這對他們的任務有益,時輪領主行事低調,偏好以暗殺或賄賂處理政壇的問題。這種高強度的保密其實更主要是為了保全組織內部的權力結構,以及門派核心的神器─歲月巨輪。

 歲月巨輪讓時輪領主可以追蹤世上的不和與破壞,四季之首會在觀察巨輪並詳加商議以後派遣人員,確保派出的領主是處理問題的適當人選,可以將事件引導到和諧的結局(同時避免在同一個任務上派遣兩個季節衝突的領主),四季之首同時負責將領主收編進恰當的季節庭中,每個季節庭分別處理不同的問題。

 春花庭由善良陣營的領主組成,負責在被苦難與絕望所困的地方促發生長。春花領主通常會先直接根除邪惡來源─幫派首領、貪腐政客、邪惡秘教之類─再接著培養當地的希望。春花領主也經常(隱密地)藉由新進資金刺激當地經濟、在醫院做義工、提供收費魔法物品或服務、或是訓練民兵。

 夏日庭由混亂陣營的領主組成,負責在抗拒變化的地方散播混亂。夏日庭是行事最直接的季節庭,夏日領主會直接刺殺當地的政治領袖,接著將屍體示眾來使民眾躁動。夏日領主接著會留下來觀察混亂席捲該地,避免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情況。有時會有特別擅長領導他人的夏日領主出現,使夏日庭的行事風格暫時低調些,但這個季節庭依然習慣使用這種蠻幹硬來的戰術。

 秋霜庭由邪惡陣營的領主組成,負責保全門派的資產及秘密。秋霜領主抹殺知曉太多時輪領主內情的外人,守護及營運門派的秘屋與軍火庫,賄賂或恐嚇政客,以及維持與許多認同門派理念的宗教間的秘密同盟。秋霜庭是最被嚴加監視的四季庭,其選拔標準著重務實與某種道德冷感─而非惡意。門派的大方針畢竟是避免不和與破壞。

 冬雪庭由守序陣營的領主組成,負責在混亂失序的地方建立秩序。冬雪領主偏好精巧地解決問題,同時也是消息最靈通的領主─他們在動手前可以花費數周、月、甚至年來觀察情勢,接著一出手轉瞬之間就收拾了混亂。一般的流程是:終結混亂來源(通常是一夜之間),接著迅速擁立一名由冬雪領主扶植上台的領導,順便替他打點好盟友與軍隊。在確保新領袖不會隔天就被暗殺以後,冬雪領主便會退場,以免矯枉過正不小心建立了過分的秩序。

 最後還有深藏秘密之中,即使是在門派內部也不為人知的至分庭,只招募值得信任、工作認真又擁有實力的中立領主。至分庭負責管理門派內部,暗殺洩漏門派機密的領主,以及評判某個成員是否已經成為了和諧之敵。至分之首在四季之首之間有著"同儕之首"的地位,在會影響門派全體的議題投票打平時負責仲裁。

常見工作:見上。

提供服務:時輪領主對成員要求相當的忠誠與服務,也會給予相應的報酬。領主可以期待和門派結盟的宗教或秘教的幫助、獲取魔法物品的途徑(可能可以從門派的軍火庫中借用)、秘密藏身處、包含各種各樣敵人知識的圖書館、許多政治人物的黑函材料及其他。門派也期待領主負責任地使用這些服務,害線民被捕及浪費財寶物資只會讓門派達成目標越發困難,這種短視又隨興的行徑還會害該領主受到惡劣評價。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0:19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Loyal Order of the Branded Waerloch, Waerloch
« 回帖 #12 于: 2018-01-05, 周五 19:43:26 »
受印忠貞騎士團 Loyal Order of the Branded Waerloch

陣營:任意非邪惡

徽章:掌紋烙印的契約

流派:恆衛 Eternal Guardian

誓言:雖然許多人為了學習騎士團的理念加入,這些學生並不是受印忠貞騎士團主要的新人來源,他們反而偏好把招募當作賜給棄誓者、叛徒、懦夫的一次改過向善的機會。此些敗類不時會主動與騎士團接觸,而騎士團有時也願意給他們機會,有時則是就地處決。不論是何種方式,加入的新人會在手掌與額頭永久烙上象徵叛徒的印記,並被要求發下以下誓言:

「雖然我的名譽早已一文不值,我依然以此起誓:我的兵器將守護弱者,我的言語將成為我的枷鎖,而我的榮耀則盡歸騎士團。我會捍衛良法,並為遭背叛者向玷汙其信任者報仇。若我糟蹋如此悔悟良機,願我的靈魂枯萎衰敗。」

結盟獎勵:受印者在察覺檢定、察言觀色檢定以及對抗脅迫或詛咒效果時的豁免骰上獲得+2神聖加值。

 破誓的受印者(例如刻意背叛他人)失去上述所有加值(但保留恆衛流派),直到他透過接受7天7夜間在所有的d20上承受-2罰值來贖罪。不知悔改或惡性重大的受印者可能會被驅逐出團(同樣失去上述所有加值但保留恆衛流派),同時也可能被其他團員獵殺。

詳述:受印忠貞騎士團的創立理念即是人人都應有改過向善的機會。由放棄名譽以行義舉的棄誓騎士所創立的受印忠貞騎士團,四處狩獵與救助叛徒和懦夫,斬殺惡性重大不可原諒者,並向深陷不幸泥沼的其他人伸出援手。

 受印者雖然四散八方,但持續透過信箋、魔法以及偶爾的集會(有時被戲稱為懦夫大會)來保持聯絡。若環境允許,受印者會加入當地的執法機關或軍隊(有的國家或政治實體合理地懷疑他們的忠誠),或是加入冒險隊伍充當保護者。騎士團的內規要求受印者向任何提問者展示其烙印並表露效忠的對象(所以別派他們去臥底),而玷汙了騎士團名聲的受印者將受嚴厲懲罰。

 實際上,受印忠貞騎士團的成員也通常是相當忠貞的人。許多新人在違反誓言或背棄大義以後既迷失又羞恥;另些人則是在面臨處決時一條賤命被騎士團賜與的機會給救下。接受了烙印以後,他們不但得到了重獲名譽的機會,並再次獲得為了大義奮鬥的榮光。當遭逢難題或陷入迷惘時,受印者會聚集起來互相扶持,畢竟他們自己相當清楚什麼樣的困境會迫使人背棄自己的誓言。受印忠貞騎士團的新人通常相當沉默寡言,但隨著時間過去有所成長,覺得自己又可以抬頭挺胸地活著以後會漸漸敞開心胸。

常見工作:許多受印者被要求去長期加入某個執法機關、軍事組織、或是其他願意接納已知棄誓者的騎士團(某個著名受印者擔任了8任高階祭司的貼身護衛,他們全都壽終正寢,而現正服侍著第9任)。騎士團也經常派遣團員去捕捉或斬殺破誓者,或是在地方出現諸如掠劫怪物或大軍壓境等危機時派去處理。

提供服務:受印忠貞騎士團提供多種多樣的服務:法律諮詢、凡俗裝備、介紹信函、旅遊文件(合法取得;跑程序可能得花上不少時間)、魔法物品以及最重要的─判斷真偽虛實的魔法與道具。被派遣去狩獵某個特定個人的受印者通常會被發配一個鎖定該人的魔法羅盤或其他追蹤道具,如果倉庫剛好有這種物品的話。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1:05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Ordre des Repas Exotiques, Chef
« 回帖 #13 于: 2018-01-05, 周五 19:44:37 »
饕餮會 Ordre des Repas Exotiques

陣營:任意

徽章:營火上的一對廚刀

流派:鋼蛇 Steel Serpent

誓言:加入饕餮會的過程其實很單純,新人只需要親自狩獵猛獸或怪物(證明自己的勇氣),然後將之烹調成一道料理(證明自己的手藝)。狩獵失敗,或是料理無法滿足大廚,隔年可以重新嘗試入會。藝勇兼備者則被要求向其他大廚立下誓言:

「我願全心投入烹飪之道,不會因為迂腐的傳統而偷斤減兩,而當菜色不盡人意時坦承失敗並學習教訓。我誓不浪費獵物的血肉,不無故詆毀其他大廚。若我違背此誓言,願我無德爛舌把我自己給噎死。」

結盟獎勵:饕餮會的大廚在辨識生物的知識檢定上獲得+2洞察加值,並可以進行以此為目的的未受訓知識檢定。此外,大廚免疫攝入型的毒藥,且不會因為飲食而感染疾病(其他感染途徑依然有效)。

 破戒的大廚(例如無端誹謗其他大廚)失去這些特殊效果(但保留鋼蛇流派),直到他花費每個角色等級500 gp舉辦一場宴會招待其他大廚,或是狩獵並烹調1隻CR大於或等於他的角色等級的生物。

詳述:饕餮會的功夫大廚們認為自己的廚藝無人能及。他們充滿野心地狩獵傳奇野獸或其他不可名狀的怪物來測試自己的武勇,接著將之烹調成多元宇宙前所未見的藝術料理。大廚之間也不斷競爭以超越對方,而擴散到世界各地以美食流芳百世。

 饕餮會的大廚以近乎瘋狂的熱忱投入到烹飪中。一個個都想把料理推向更高更刺激的層次,並超越自己的極限來面對更艱困的挑戰、更危險的敵人、更兇猛的獵物。他們會加入冒險隊伍一邊拿隊友試餐磨練廚藝,一邊以高強武術聞名於世。饕餮會有時招募有潛力的見習廚師(或武人),有時邀請技術高超的匠人入會,但都是選擇對料理有熱忱的人。

 出人意料的是,饕餮會大廚的戰鬥方式類似殺手或刺客,畢竟乾淨俐落的致命一擊確保了怪物大部分的遺骸(血肉、枝幹或其他更奇葩的東西)可以被用在料理上。大廚因此偏好鋼蛇派的武術:氣毒不會汙染肉,但又可以快速且無痛地宰殺生物。浪費食材是饕餮會的大忌,而手下敗將的遺體應該要被用在料理(或其他能使世界更加美好)的目的上。因此處理無法復活的大廚屍首的常見方式便是嵌入果樹種子後種進土裡,這樣他們死後依然能對世界有所貢獻。作為好客的廚師,大廚嚴格遵守主客之禮,並在招待者或客人遭難或蒙羞時站出來保護他們。

 饕餮會毫無懸念地在智慧怪物之間惡名遠播。有些大廚怎麼樣也吃不下智慧生物,其他則不在乎,就連善良陣營的大廚也可能把殺掉的娜迦拿來燉湯(以紀念他的武勇或是單純不想浪費)。大廚跟智慧怪物之間的血戰兇殘又野蠻,兩邊也結下了仇怨。有趣的是,本來就有吃在智慧生物的怪物─例如龍─就不是很厭惡饕餮會的行為,也不太在乎自己的屍體會被怎麼處理。至少大廚不會拿他們的屍體來玩死靈法術或是其他儀式。

常見工作:饕餮會可能會徵招大廚來籌備宴會、狩獵猛獸或試尋找傳奇(魔法)食譜。有時也會被交好的煉金術士派去收集奇特原料,或是試喝新的化合鍊成。這些測試通常都沒甚麼好結果。

提供服務:饕餮會與開刃物品供應商關係密切。由於大廚雲遊四海,通常不會有自己的廚房,所以饕餮會也與世界各地的酒館、餐廳、旅社交流來確保成員的烹飪場所。由於活動範圍相似,饕餮會也有與世界級怪物獵人及煉金術師的人脈,他們不吝於提供建議,有時也給予大廚折扣。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1:51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Guard
  • **
  • 帖子数: 296
  • 苹果币: 1
Reverents of the Lance, Reverent, General-Reverent, Pitiless Spear
« 回帖 #14 于: 2018-01-05, 周五 19:45:36 »
魔槍秘教 Reverents of the Lance

陣營:任意

徽章:刺穿燃燒之眼的魔槍

流派:貫雷 Piercing Thunder

誓言:只要你仇視惡魔又稍微有些武術底子,魔槍秘教便歡迎你的加入。在經過訓練或是實力測試以後,新人會被帶到被守序之力聖化過的地點並被要求屈膝跪下。接著他們必須一邊忍受無情之矛的碎片插入手背,鑽入手中以後在骨肉間生根固定,這個帶來無盡劇痛的過程,一邊發完入門誓言。無法一邊忍受這份痛苦一邊發誓者,得忍受這個過程逆向運作的疼痛,並被魔槍秘教拒於門外。

「我全心憎恨惡魔族裔,以及任何膽敢與之共謀者。我誓將從魔族手中守護人界,誅殺所有惡魔,下手絕不留情。若我因為失去信念而手軟,願我被逐出門派且永不受諒解。」

結盟獎勵:教徒在識別混亂或邪惡子類的異界生物時的知識檢定上獲得+4加值,偵測該類生物的察覺檢定上獲得+4加值。此外,3級以上的教徒獲得槍柄打作為獎勵專長(無視前置)。

 破誓的教徒失去上述加值以及槍柄打專長的效果(但保留貫雷流派),直到他單獨擊殺1個CR大於等於他的角色等級的生物以贖罪(滿足嗜血的魔槍碎片),或是花費7天重新與無情之矛的狂怒同調。脫離魔槍秘教的教徒必須承受無情之矛的碎片從手裡鑽出重回教士元帥的看管下,這是個消耗約略1小時且無比疼痛的過程。

詳述:既是騎士團又是拜死教的魔槍秘教,狩獵惡魔、崇拜惡魔的邪教、以及其他膽敢與深淵妖孽共謀者。門派的創立故事也既短又殘暴:很久以前惡魔入侵了他們的世界,這群妖怪由一名帶有能讓所見之物枯萎敗壞的燃燒之眼的強大恐怖魔王所帶領。當敗北似乎已成定局,一群騎士志願捨身抵擋魔王的攻勢,讓友軍能趁隙完成召喚天界聖靈來救場的儀式。雖然通往天界的傳送門打開了,但是聖靈卻無法穿越過來。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職責與陷於水深火熱中的無辜萬民,聖靈抄起了本該由祂封印的可怖魔槍,向著傳送門用力一拋。

 正當無情之矛脫離聖靈的手的那一瞬間,魔王轉頭瞥向傳送門。聖靈隨即被火眼消滅,但是魔槍卻不受枯萎凝視所影響,直直的刺穿了魔王的眼睛。槍與眼靜立了彷彿永恆的一刻後,爆裂成灑遍戰場的千百碎片。魔王護住自己殘破的臉龐以後立馬撤退離場,手下一眾惡魔也如殘兵敗將一般四散逃亡。挺身對抗魔王的騎士們之後在戰場上收集了無情之矛的碎片,發誓會善用其力量避免惡魔入侵再次發生。

 今日的魔槍秘教是個多貌的組織,門下戰士偏好矛槍與長柄武器。教徒們很清楚無情之矛並不是神聖寶物,但依然借用了其無盡嗜血慾望來驅使他們投入戰鬥以及狩獵身為門派古老仇敵的惡魔。大部分的教徒以遊俠騎士自居,隨著冒險隊伍或義勇軍四處遊歷,在需要專業人士來處理惡魔時出手相助。另些教徒會與其他教徒結伴而行,由於被無情之矛影響的人通常會變得仇怨深重且暴躁易怒,就連同門都不一定能忍受得了,更別說複數魔槍碎片聚集在一起時精神汙染還會越發惡化,這種情況相當罕見。魔槍秘教徒會盡可能每2年與教士元帥聯絡1次,不過通常來說如果教士元帥有事找你談,你還躲不掉。

 除了殺盡惡魔及其黨羽的大方針以外,魔槍秘教也在狩獵創始故事裡的那位魔王。魔王的顱骨中嵌著無情之矛的最後一片碎片,若是取回了便可以重鑄這把可怖魔槍。魔槍秘教拿著這麼一把神兵利器想幹什麼沒人知道,可能就連教徒們自己都不清楚,但是每當提起魔槍時,教徒眼中閃過的一抹憎惡與狂怒有時會使他們的盟友相當擔憂。

常見工作:魔槍秘教基本不派發任務,但是提供教徒許多情報。魔槍秘教透過在守序神祇的教堂或其他門派偏好地區裡的盟友分享留言傳播消息。有時當教士元帥聽聞惡魔神器或是來自深淵的新侵略的情報時,會臨時組織起來派遣教徒前去調查。

提供服務:魔槍秘教的盟友為教徒們提供了守序武器(如果某個教徒握起來不會聖火焚身的話,也提供神聖武器),關於惡魔與位面旅行的知識,有時也願意在為這群惡魔獵人提供施法服務時打折。教士元帥另外設立著一個魔法物品軍火庫,在教徒進行危險任務時出借,但期待任務結束時歸還寶物。
« 上次编辑: 2018-11-29, 周四 13:26:47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