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皇帝圣印RPG / Re: 《皇帝圣印RPG》翻译工事报
« 最新帖子 由 云仙 今天16:55:24 »
开团时间我记住了!(大声
* 云仙 在日历上添加日程
2
星星雪教众聚集地 / Re: 【PBP】飓风之眼
« 最新帖子 由 镰刀 今天16:46:42 »

看着被打伤的阿莱雅,远远地对她释放了治疗轻伤。

这些人下手也太狠了,在这里呆下去恐怕谁都受不了。

“愿你今晚不用在痛苦中度过。”


剧透 -  行动:
影响桑德拉,问询如果在这艘船上过好需要注意些什么
两发AA治疗术!
投掷: 1d8+8 = (8)+8 = 16
投掷: 1d8+8 = (5)+8 = 13治疗阿莱雅

剧透 -   :
治疗术(HEAL) 法术 1
--------------------------------------------------------------------------------
治疗 死灵 正能量
根源 神术,原能
施放 [[A]] 到 [[AAA]]
射程 可变;目标 1个自愿活物或者1个不死生物
--------------------------------------------------------------------------------
你引导正能量,以治疗活物或者伤害不死生物。如果目标是自愿活物 ,你回复这个数量的生命值。如果目标是不死生物,你对其造成1d8正能量伤害,并且它可以进行基础强韧豁免。你在施放该法术时花费的动作决定其目标,范围,区域和其他参数。
[[A]] (姿势) 该法术的射程为接触。
[[AA]] (语言,姿势) 该法术的射程为30尺。如果你在治疗一个活物,回复的生命值增加8。
[[AAA]] (材料,语言,姿势) 你以30尺弥漫释放正能量。这会以区域中所有活物和不死生物为目标。
3
Pathfinder RPG 2nd / Re: 第二批Errata速报
« 最新帖子 由 炼金术士卡莉 今天16:41:04 »
其实我现在很在意炼金1级获得的课题发现是不是将原本5级那个给复盖了,要知道来说5级那个相对来说是更强的。
按新的课题发现的运作方式看,似乎是复盖5级那个更合理一些。
4
圣魔之地 / Re: 【S16】《废土》「史冠掌线」
« 最新帖子 由 飞翼 今天16:06:35 »
DAY 8,18:00

没办法之下,你只能先放下猴哥,独自前往小镇搜索。

由于已经来过,所以你在开始感到不适时已经把这里都搜刮了一遍,拿走了一些认为有用的东西。
获得【铁管×1】【盐20g】【茶包×2】【9mm子弹×10】【撬棍×1】

在感到有点不舒服的时候,你果断离开返回树屋。途中路过猴子晕倒的地方,它已经不在那里了,估计已经醒了跑开了。
5
安科安价AA区 / Re: 【安科小说】神鬼奇缘
« 最新帖子 由 Victor 今天15:49:33 »
2、艰难的报恩

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徐应就这样一路跑回了家。

回家时有被妈妈发现吗?【d100:44-20=24】(提前回家-10,爱洗澡的妈妈-10,高于50被发现)


徐应战战兢兢地打开家门,发现妈妈似乎还在洗澡的样子。他长松了一口气,一溜烟地冲到了自己床上,然后把脸深深地埋进了被子里。
不一会,他就深深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徐应正把一个煎蛋往自己嘴里送,却看见妈妈在到处翻找,于是他便问道:
“妈妈,你在找什么?”
“找家门口的钥匙啊,”妈妈撩了一下头发,“奇怪,我明明放在衣服口袋里面的······”
“谁叫你不好好放——”
话说到半截,徐应哽住了。
绿光、老鼠、半夜狂奔、公园······
那些被他下意识当作噩梦的记忆一下子又钻回到了他的脑子里。
“呃啊啊啊啊······”
“啊应你看我干什么啊?别管我,你赶紧吃早饭,要上课了。”妈妈催促他。
这不是真的······这都是梦······
虽然想是这样想,但他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自己的口袋。
一串硬邦邦的钥匙正躺在那。
“呃啊啊啊啊······”
还···还有补救的余地!
见妈妈的外套就挂在自己身旁的椅子上,徐应偷偷从口袋中拿出了那串钥匙,然后试图物归原处。
希望妈妈不要突然转过来······

徐应的巧手【d100:37=37】(高于25成功)


钥匙从徐应的指间滑落,顺顺利利地落入了外套的口袋当中;他又偷瞄一眼妈妈,只见对方正对沙发底部进行海底捞月。于是他赶忙恢复了吃早餐的样子,并且挺胸抬头,装得像个十足的乖宝宝。
不过······
没吃两口,小男孩的目光又落回了那串钥匙所在的地方。
这也就说明,昨晚那些······都不是梦吧?
可恶!那只老鼠果然是想带我去没有人的地方好把我吃掉的鬼吧!
可是看它的样子也不像坏人啊······
不行啊徐应,你可不能被外表所欺骗啊!
就、就算他想报恩,也不能带人去那么阴森的地方吧,它到底想干嘛啊?
徐应气愤地扯下一大块面包。
等下次见到它,一定要让它好好解释!
——如果还能见到它的话。
吃完了早饭,心中怀着疑惑、愤怒、恐惧以及也许一丝惋惜?等等心情的徐应背上书包上学去了。
让我们把视线转到另一边。
妈妈:“啊,原来钥匙就在这里!奇怪,我记得我一开始就找过了呀······”

绿老鼠的补救措施【1d10:7】
1、说服【???】亲自上门
2、引诱【???】亲自上门(拯救老鼠族的能人)
3、哄骗【???】亲自上门(天谕之子)
4、从【???】那里直接偷礼物
5、先打工赚钱吧(既是老鼠又是鬼要怎么打工啊?)
6、说服【???】亲自上门
7、引诱【???】亲自上门
8、说服【???】亲自上门
9、这里就祭出我河东鼠家代代相传的秘宝——
10、大成功/大失败【1d2:2】(1、大成功 2、大失败)


新湖公园。
某处小树林的树根深处。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噢?你说那个小男孩不仅是拯救你的大恩人,而且是个热爱动物、即便是对老鼠也一视同仁的大好人?”
“吱吱吱,吱吱吱!”
“而且······还很帅?哼哼,好吧,你说动我了!”
“吱吱!”
“希望如此吧,不然,我会对你很失望哦?”
······

今天晚些时候。
放学回到家的徐应正捧着最新一期的《米老鼠》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听见了妈妈从厨房里发出的尖叫:
“呀啊,老鼠啊——”
他立即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冲进厨房。
“老鼠,哪里有老鼠?”
只见妈妈缩在厨房的一角瑟瑟发抖,指着案板上的蔬菜说道:
“刚刚还在那里!我刚出去接个电话,回来就看见它趴在上面偷吃!”
说罢,她看见了徐应,便指使道:
“啊应,快,去拿扫把来!那只死老鼠一定躲进壁橱里了!”
“哦哦。”
小男孩嘴上应答着,心中却有些失望。
这只“死老鼠”,并不是我期待的那只死老鼠啊······
正当他走到家里另一头的阳台去拿扫把时,却又听见了妈妈的尖叫,而且这次更高昂、更尖锐、更恐慌。
他连忙拿着扫把一路小跑赶回厨房。
“怎么了怎么了······呜哇!”
厨房里······到处都是老鼠。
壁橱里,燃气灶上,案板上,菜篮里,微波炉上,以及地板、水槽、墙壁······每一处都有一大堆老鼠在嗅探、爬动、偷吃,不,光明正大地吃他们家的食物,而与此同时,还有老鼠正源源不断地从下水口以及窗户涌进来,就好像被邀请来参加一场宴会似的。
妈妈“啊”的一声昏了过去,手上的手机也掉落一旁。
徐应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而那东西飞快地跑开了。
他回头看去。
只见客厅和餐厅,乃至家里可见的所有地方,也都被无穷无尽的鼠海所占据——老鼠们甚至在尝试打开他家的冰箱了!
这、这已经不是一把扫把能够解决的事情了啊!
“吱吱!”
这时,仿佛救星一般,混杂在拥挤的鼠群之间,绿老鼠再一次从窗户出现了!
当然,是要被暴打的“救星”就是了。
“好哇,这一切果然都是你的阴谋!臭老鼠,纳命来啊啊啊——”
当徐应挥舞着扫把就要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和自己的目标同归于尽时,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果然看不见我的存在么,那么,就把这个当作是回礼吧~”
“啾。”
小男孩感觉自己的额头被亲吻了一下。
可是,附近明明空无一人——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额头仿佛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本来,世间万物在小孩子还未近视的眼中就已经无比清晰。即便站在几百米外,也可以轻松地看清远方的事物。
但是在短暂的刺痛之后,徐应发现,自己的视力忽然更上了一层楼——他甚至可以将在半空中漂浮的尘埃看得清清楚楚。
他本能地去摸自己的额头——什么都没有,平整如初。
而他很快就发现,自己能看见的新东西还不仅于此。
比如说,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是谁?
徐应看见自己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体格和自己相仿,面容却成熟许多的女孩。这个女孩还长着一对老鼠耳朵,用一条长长的肉色尾巴倒吊在天花板上,窃笑着看他。
见徐应的目光终于聚焦在了她身上,这个浑身都透着古灵精怪的女孩松开了尾巴,轻巧地落在了地上,然后一下子凑到徐应面前,凑得很近很近:
“哦?你就是那只河东老鼠提到的男孩呀~怎么样,现在能看见我了吧?”
小男孩快要被她身上那股既说不上是香也说不上是臭,如果硬要说的话,和他班上的女班长在体育课之后所散发出的浓烈味道很像的气味给淹没了。他无法思考,只能呆呆地点了点头。
“嘻嘻,我是鼠王,顾名思义,是这里所——有老鼠的王哦!”
小男孩仍只能呆呆地点点头。
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这个自称鼠王的女孩很快就后退了几步,对他仔细端详起来。

鼠王对徐应的评价【1d100:32+10=42】(自家鬼的推荐+10,每有10点在下列好感检定中获得+5奖励】
鼠王对徐应的好感度【1d100:15+20=35】


“唉,相貌普普通通,对老鼠的反应也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你这只老鼠鬼真的没说错吗?”
“吱吱,吱吱吱吱!”
“可是,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忽然能够看见你了?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老鼠跑进我家里?”
终于回过神来的小男孩弱弱地开口。
“嘻嘻,这个嘛,很简单呀~我刚才帮你开了天眼,所以之后你就能看见你们人类口中那些神神鬼鬼了——包括我在内哦!”鼠王看向她脚下的绿老鼠,“你让我的子民安息了,这就算是给你的回礼啦!至于这里的老鼠······”
她向后一躺,鼠群立即在她身后形成了一个肉垫,稳稳地接住了她。
“我可是鼠王哎!出行的时候有许许多多的子民为我开道,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她翘着二郎腿对小男孩说道。
“可是,可是······”徐应快要哭出来了,“你们再这样吃的话,我家都快要被吃光了!”
“真是的,”鼠王撅起了嘴,“我们山长水远地跑过来,吃你一点粮食填填肚子怎么了?小气鬼!”
说罢,她转向她的老鼠子民们。
“好啦,好啦,别吃啦!这家主人不高兴了,我们回家吧!”
听见她的话,老鼠们接二连三地停下了嘴上的动作,从来时的地方爬了回去。
徐应连忙跑到妈妈身边。还好,她没什么事的样子。
绿老鼠身上的光芒开始逐渐变亮,就好像看见心愿已了,要就此归去似的。
“你可给我等等!”鼠王一把按住了它,“哼哼,敢骗你老大,回去听候我发落吧!”

徐应的勇气【d100:72】


“等···等下!”徐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对鼠王喊道,“绿老鼠哪里骗你了?你要把它怎么样?”

鼠王对老鼠鬼的处置【d10:1】
1、给我当10年侦察兵!
2、直接扔去抗猫第一线!
3、跟阎王爷打个报告,下辈子继续供我使唤(当老鼠)吧
4、送给朋友当宠物吧
5、给我当10年侦察兵!
6、直接扔去抗猫第一线!
7、跟阎王爷打个报告,下辈子继续供我使唤(当老鼠)吧
8、送给朋友当宠物吧
9、其实只是吓唬一下它
10、大成功/大失败【1d2:1】(1、大成功 2、大失败)
鼠王的坦诚【d100:70-10=60】(对方非鼠族-10)


“哪里骗我?哼,这家伙要我亲自上门给它的恩人回礼,本来我是不乐意的,但是它说它的恩人是对老鼠没有偏见的大好人,而且是个帅哥,所以我才亲自过来的。但是现在看来,没一样是真的!”
徐应:“咳咳咳咳!”
“至于如何处置它嘛······”鼠王做出了一个抚摸自己(并不存在的)鼠须的动作,“你看,这家伙是鬼哎,能随意穿墙哎!不是很适合做侦察兵吗?”
她大笑一声,将可怜的绿老鼠高高举起:
“决定了,你就给我去当10年侦察兵,盯住那些可恶的肉垫四脚兽的动向,然后我再放你走,哈哈哈哈哈~”
听着她的话,徐应想起之前自己被绿老鼠带去公园。原来那时它是想带自己去鼠王那里拿回礼的吗?这么说,都是自己临阵脱逃的错······

徐应要怎么做【d10:2】
1、只是看着
2、我来!
3、这里就靠我的说服
4、这里就靠我的唬骗(你也来?)
5、这里就靠我的威吓
6、只是看着
7、我来!
8、只是看着
9、帮忙想出克猫妙计
10、大成功/大失败【1d2:2】(1、大成功 2、大失败)


想通了这一切后,徐应下定了决心。
“慢着,它只是想报恩而已,不应该为此受到惩罚。”徐应站了起来,手脚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原因而颤抖。
“如果,如果能放过它的话,就由我来替它做这份工作吧!”徐应抬起了头,明亮的眼睛直视着鼠王。
鼠王松开了手上的绿老鼠。
“哦?你是说,一个人类,要来给我们老鼠当侦察兵吗?”
徐应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还从来没有老鼠能够使唤人类呢!我有人类手下了,呜呼!”
鼠王看起来高兴极了,甚至当场鼓起掌来。
短暂的得意忘形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故作严肃的样子,对徐应说道:
“咳···咳咳!那么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名茂市鼠族的侦察兵了!我到时候会派鼠来找你的,做好觉悟吧!”
“至于你,小鬼,”她转向绿老鼠,“有人帮你顶锅,那么你现在就自由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小的们,我们走!”
随着鼠王一声招呼,老鼠们乌央乌央地离开了徐应的家。
留下绿老鼠和小男孩面面相觑。

绿老鼠要怎么做【d2:】
1、就这么转生吧
2、留下来


绿老鼠从窗户爬了下来,亲昵地蹭了蹭徐应的手,然后在一片绿光中渐渐消失了。
徐应这才长出一口气,和妈妈一样躺倒在地——这是怎样的一天呀!

6
安科安价AA区 / 【安科小说】神鬼奇缘
« 最新帖子 由 Victor 今天15:49:11 »
1、扁老鼠

2089年4月11日,中国的广东省名茂市的其中一条大街上。
一群看上去8、9岁左右的小孩子正拿着卫生工具,在大街上打扫着垃圾。
他们是名茂市第十五小学三年(2)班的学生,今天正在班主任的带领下进行义务劳动。
“啊!”突然有一个小女孩惊叫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大家纷纷围住了她,班主任姗姗来迟。
“这、这是什么······”只见女孩怯生生地指向自己脚下。
那是一团“总体上来说”黑乎乎的、圆饼状的东西,一条肉色的长条从中延伸出来,而圆饼的边缘则是一种可疑的、带着黑点的粉色,让人本能地产生抗拒的感觉。
“咦——那是什么,好恶心!”男孩们开始叫嚣起来。
班主任——一位四十上下的人类女性——立刻按住了这些男生,示意孩子们都到自己身后,然后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端详着那团东西。
良久,她一拍手掌:
“嗨,我以为是什么,就是一只死老鼠而已!散了散了,继续打扫去!”
“老、老鼠······?”先前的小女孩问道,“可是,老鼠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很简单啊,它就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车碾死了,又没有人来清理它的尸体,于是它被来来往往的车辆碾了一遍又一遍······”
班主任注意到小女孩那副快要哭出来或者吐出来的表情,止住了嘴。
“好了,总之,没什么好看的,你们别围着了,都干自己该干的去!要是不在中午之前弄完我就要你们好看!”
在班主任的威势之下,聚集起来的小孩们逐渐散去。只有一个双眼又大又圆的小男孩,他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直盯着那只扁老鼠。
“徐应,你还在看什么!”
“哦···哦哦!”
名叫徐应的男孩像是被吓了一跳,抓起手边的扫把和垃圾铲,对着街边的落叶就是一顿猛扫。
“真是······”
班主任叹了一口气。
这个徐应,学习不错,也不会打架闹事,是个乖巧的好孩子。可惜就是经常发呆,而且整天关注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班主任摇了摇头,监督其他学生去了。
感觉到背后的“威势”消失之后,小男孩徐应悄悄地抬起头,再次看向那只扁老鼠。
他眨了眨眼睛,瞳孔在日光下闪亮。
被车轮碾过的感觉,会有多痛呢?
他心想。
他的目光飘到自己的手指上,那里至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
那是在几天以前,自己第一次尝试用刀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很痛,真的很痛,痛得虽然只是切到手指,却好像是在自己的心上划了个口子似的。
那是他不到十年的短暂人生中最为强烈的、关于痛苦的记忆。
那,如果是汽车的话?
将小刀和汽车进行比较······汽车比小刀要重得多,所以肯定也要痛得多吧。
小男孩徐应那仿佛与生俱来的天赋再次发动:虽然表面上看是在扫着地,但实际上已经双眼无神、神游天外。
将回忆中最痛的记忆提取出来,然后用想象来为之加重。
加重。
再加重。
再加重······
“嘶!”徐应猛地冷颤了一下,浑身的冷汗仿佛都流了下来。
好痛。
好痛啊!
紧接着,徐应有些紧张地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人在取笑这个自己被自己的想象吓到的家伙。见到没有人在注意他,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有一辆从街道上穿过,正好碾过那只扁老鼠,将它本来就已经很扁的尸体碾得更扁了一分。
徐应似乎还隐约看见有几滴汁液从里面飞溅出来。
他缩了缩头,连忙将头拧过去。
不能再看了,不然又要被别人笑话我奇怪、多管闲事了······
“唰,唰,唰······”
街道上人车来往的喧闹,以及同学们偶尔的打笑,扫把扫过落叶的声音悄悄地被淹没其中。
其间又有许多辆车驶过,将扁老鼠压得愈发扁平,几乎要变成路面上的一块黑斑;就连那条小小的尾巴,也快要嵌入地里面去了。
一个有生命的、活生生的东西,最后竟然会变成这种样子吗?
非常奇怪的是,因为一个奇怪的念头,一个奇怪的男孩鼓起了奇怪的勇气。
即便是老鼠,即便是偷吃粮食的老鼠······!
男孩将手中的工具往地上一顿,向着那只“扁老鼠”走去······
······
时间来到同一天晚上。
“妈妈晚安!”
“晚安,快点睡觉哦。”
房间的门被妈妈带上,只留下一丝透着光的缝隙。
徐应飞快地把拖鞋甩掉,然后蹦到了自己床上。
月光从纱窗洒进来,落在书桌上刚写好的作业上。
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还不肯睡去,凝视着窗外的星星。
他的手到现在为止还是有点麻。没办法,那只扁老鼠实在是在地上嵌得太严实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最后不还是偷偷把它铲走,然后埋在街边的榕树下了吗?
一想到这点,徐应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兴奋地用双腿将被子搅成一团乱麻。
“嗒嗒嗒。”
咦,什么声音?
有人在敲窗户?
徐应抬起头,随后便被映入眼帘的事物惊得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只绿色的、散发着荧光的、半透明的老鼠。
他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副形象实在是太过经典了——他上个星期在电影频道上看到的从山洞里冲出来帮助一位国王的大军就是这个模样——以至于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
“你,你是鬼吗?”
“吱吱,吱吱吱!”老鼠似乎是在应和他的样子。
“啊!难道你就是我今天埋的那只老鼠,现在来报恩的吗?”
“吱吱吱!”
徐应清楚地看见这只绿老鼠用两条后腿直立了起来,然后作出了点头的动作。
“好吧,我懂了。”小男孩挠了挠头,“不过你要怎么报恩呢?”
“吱吱,吱吱吱!”绿老鼠急切地在原地打转起来。
“嗯——”徐应歪着头,双手抱胸,坐在床上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吱吱吱!”老鼠又换了个姿势:先是背对着他跑远了几步,然后撅起屁股,对着他摇啊摇。
“哦,我懂了!你是想让我跟着你走吗?”
“吱吱,吱吱吱!”绿老鼠又作出了点头的动作。
“可是,我可不像你一样自由自在啊······”
“吱吱?”
“你等等,我先去看看!”
“吱!”
他轻轻地溜下床,又轻轻地打开房间的门——
出门必须要经过的客厅里已经空无一人。再仔细听,卫生间里传出了水流声和妈妈的哼歌声。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机会呢?他转头对那只绿老鼠说道:
“我可不像你一样可以飞檐走壁,必须要走楼梯,所以你去我家门口等我——你知道在哪吗?”
“吱吱!”绿老鼠点了点头,消失在了窗外。
“这老鼠可真聪明啊,”徐应又挠了挠头,“难怪我们家整天被偷吃······”
接着,他抓起自己的外套,连衣服都没有换,穿着拖鞋就往外走。
他以半夜偷玩游戏机般轻巧的脚步、蹑手蹑脚地穿过了饭厅和客厅,来到了大门前。
“啊对了,可不能忘了拿钥匙,不然回来的时候会被锁在门外的。”
“妈妈一般都是把钥匙放在这里······”他伸手摸向了妈妈挂在一旁的外套口袋。
“拿到了!希望妈妈不会发现······”他下意识地说道。
然后,他楞在了原地。
我、我在做什么啊!
就好像智商忽然回归大脑似的,这个小男孩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以及可能的后果。
我在跟着一只老鼠鬼魂出去啊!不是有很多大人都说鬼魂是不存在的吗?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啊!这只老鼠鬼是不是好的啊?要是它想骗我出去把我吃掉怎么办?这么晚溜出去要是被妈妈发现了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妈妈永远关在外面啊?
虽然想是这么想,可是毕竟钥匙都已经拿在手里了······
算了,先打开门看看吧,万一刚才的都是幻觉呢?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忐忑地打开了大门。
门外,一只发着荧光的、半透明的、绿色的老鼠正在那里等着他。
好耶,不是幻觉!
“吱吱!”看见小男孩出来,绿老鼠朝他叫了一声,便转身往楼下跑去。
“哎,等等我!”
徐应赶忙追去。在这一刻,怀疑与担忧(还有智商)被他抛之脑后,充斥着他全身的是孩童的天真与兴奋。
小男孩追逐着绿老鼠,一口气从顶楼跑了下来。
“呼,呼,呼,为什么我要住在7楼······”
小男孩的家所在的小区里空无一人,就连守夜的保安都在打着瞌睡。他们就这样跑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呼,呼,哈,哈······还要跑吗?你要跑到哪里去啊?”
绿老鼠只回头“吱”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跑。
深夜的街道也是空无一人,只有偶尔从远处传来的汽车引擎声和喇叭声。小男孩跟着它在冷冽的路灯下狂奔,感觉自己的拖鞋都快要跑掉了。
话说,它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跑着跑着,男孩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不过他此时实在是跑得快极啦,连喘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也就更提不上问出这个问题了。
它这么小只,应该不会被看见的吧。最后他这样安慰自己。
终于,在跑了差不多一公里之后,绿老鼠似乎带他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新湖公园,名茂市仅有的两个公园之一。
老鼠停在公园门口叫唤了他两声,便从门口钻了进去。
如果徐应早来几个小时的话,这里应该是有许多中老年人载歌载舞、充斥着前来游玩的孩子和大人的地方。
但是他没有。所以现在从外边望去,只见阴森的树影伸出利爪,将整个公园抓在掌中;飞蛾飘舞的路灯发出惨白的光,在黑暗中勉力支撑。
小男孩的脚步为之一停——
他还只是个刚刚敢于自己关灯睡觉的小男孩而已,现在要让他独自一人走进深夜无人的公园,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

徐应的勇气【d100:99-10=89】(小屁孩+20,好奇心+20,未知的恐惧-50)
【开 局 大 成 功】
大成功是什么啊?【1d10:10】
1、一边走一边哼起了一首【???】也很喜欢的歌谣
2、在公园门口捡到100块钱
3、引起了【???】的注意
4、在极度的兴奋中彻底克服了对黑暗的恐惧
5、获得“勇气:在对抗恐惧相关检定时获得+10奖励”特性
6、一边走一边哼起了一首【???】也很喜欢的歌谣
7、在公园门口捡到100块钱
8、获得“勇气:在对抗恐惧相关检定时获得+10奖励”特性
9、新湖公园神的赐福
10、大成功/大失败【1d2:2】(1、大成功 2、大失败)
······大失败,重骰一次勇气【d100:8-10=-2】
【天 堂 地 狱 一 念 间】


徐应注视着那些沉默得令他害怕的树影。虽然它们只是在随着吹过的微风轻轻晃动,但在他的眼中却仿佛黑暗的爪牙活了过来,一步一步地向他靠近······
一步······
两步······
越来越近······
“啊啊啊啊啊啊!!!”
小男孩终于受不了这扼人咽喉的沉默——就连树叶轻柔的沙沙声在他耳中都变成恶魔的低吟,于是他一边连声大叫,一边一溜烟地跑掉了。
“吱吱!”
他跑掉后不久,一只绿色的细小身影也从公园门口窜了出来,追着跑去。

绿老鼠的追逐【1d100:21】
胆小鬼的逃跑【1d100:73】


······然而很可惜的是,当绿老鼠追着小男孩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时,小男孩因为是绿灯,很快就穿了过去,而绿老鼠则被红灯后路过的车辆挡住了去路。
——虽然已经变成鬼了,但它可没那么快就忘记自己的死因。
绿老鼠站在街边,看着小男孩逐渐远去的身影,低垂着头,仿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7
Pathfinder RPG /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最新帖子 由 晴澈之空 今天15:40:09 »
给自己预留个发牢骚的楼层

神职用词若与已有神祇的神职不同便另选其他词语,或许有些不甚准确,还请理解万岁……
玛尔(Mhar)和夏曼·朵(Xhamen-Dor)为PF原创旧日,译名仅供参考。
奈亚子的第五个领域和偏好武器由其化身决定,这本书中只记录了夜魔(The Haunter of the Dark)和黑法老(Black Pharaoh)两个化身,另有#65记载的无貌之斯芬克斯(Faceless Sphinx)化身,方便起见会进行整合。
8
Pathfinder RPG /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最新帖子 由 晴澈之空 今天15:39:46 »
给后十位占个楼,慢更
9
Pathfinder RPG / Re: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最新帖子 由 晴澈之空 今天15:39:34 »
给前十位占个楼,慢更
10
Pathfinder RPG / 【#109】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 最新帖子 由 晴澈之空 今天15:38:48 »
古老神话(THE ELDER MYTHOS)
出自冒险之路#109:In Search of Sanity,63~73页
人类既非这地上最古老的主人,也非这地上最后一任主人。寻常的活物与物质亦非独行于世。旧日支配者昔在,旧日支配者今在,旧日支配者亦将永在。不在吾等所知之空间,而在诸空间之间。彼等平静行过,彼等于初源行过,彼等位于空间之外,而吾等不能见其踪影。……若在适当的时节于荒凉土地上说出某些词句,呼嚎过某些仪式,则彼等将行过并腐坏那些土地,而无人得见彼等。风会喋喋转述彼等声音,地会喃喃转述彼等意识。彼等令森林屈服,城市粉碎,然没有森林与城市可见彼等之手。
——H·P·洛夫克拉夫特,《敦威志恐怖事件》。
(译注:译文引自[译]敦威治恐怖事件,感谢译者竹子)

格拉里昂神祇繁多,虽然其中一些仍属新晋者,但另外一些则可追溯至数千年前。那些在阿兹兰特的缔造者们为新生帝国制定规划之时就受人崇拜者,有一些时至今日仍受尊崇。但即是在当时,更古老的神祇也早已存在,祂们的存在甚至连那些塑造历史的神祇也相形见绌。而这些远古得难以想象且伟力超凡的旧日支配者们继而服务和崇拜那些更为伟大的外神。学者们以各种名字称呼这些实体,但在格拉里昂,祂们的信仰和实体本身被称作古老神话/古老神群。
旧日支配者与外神并不居于伟大彼岸的外层位面。其中一些到访或栖身在与这些遥远位面邻接的区域或维度之中,但构成古老神群的绝大多数实体都存在于物质位面。然而祂们绝不属于凡俗。死亡无法触及旧日支配者,纵使被击败,祂们也仅仅是落入眠梦,等待终会到来的时机再次苏醒实现其意志。而外神亦属永在。远在初次窥探之时,祂们的影响留下的痕迹便已随处可见。某些学者认为外神比旧日支配者更为古老,早在时间之前便已存在,祂们引领了法莱斯玛的诞生,生命与死亡的概念由此出现。墓土女士的信徒认为这些理论亵渎神灵,然而她最为聪慧的神职人员却深知不要深入研究,因为即使是最为坚定的法拉兹玛信徒也无法接受真相。
下列内容描述了在格拉里昂较常受崇拜的古老神群神祇。献身于古老神话的邪教徒通常极为疯狂。严格来说,对凡俗世界造成威胁的是邪教徒而非这些神祇本身。最后,当群星归位而古老神群再次统治之时,纵使最为虔诚者亦会屈服于奇诡的万古。

古老神群神祇
神祇
阵营
神职
领域
偏好武器
阿布霍斯(Abhoth)
混乱中立(CN)
疾病,多产,泥形生物混乱,黑暗,土,狂乱,力量
长鞭(Whip)
阿特拉克·纳克亚(Atlach-Nacha)
中立邪恶(NE)
构装,徒劳,蜘蛛手艺,邪恶,狂乱,虚空
捕网(Net)
阿撒托斯(Azathoth)
混乱中立(CN)
熵,疯狂,盲目破坏混乱,毁灭,狂乱,毁灭,太阳,虚空
战锤(Warhammer)
伯克鲁格(Bokrug)
混乱中立(CN)
复仇,风暴,水混乱,毁灭,水,天气
刺叉(Ranseur)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Chaugnar Faugn)
混乱邪恶(CE)
鲜血,坚忍,偏远山区混乱,死亡,邪恶,战争
轻型镐(Light pick)
克苏鲁(Cthulhu)
混乱邪恶(CE)
大灾变,梦境,群星混乱,邪恶,狂乱,虚空
匕首(Dagger)
加塔诺托亚(Ghatanothoa)
中立邪恶(NE)
灾难,失落岛屿,牺牲毁灭,邪恶,狂乱,水
钉头锤(Morningstar)
哈斯塔(Hastur)
混乱邪恶(CE)
颓废,动乱,虚无主义混乱,邪恶,符文,虚空
细剑(Rapier)
伊塔库亚(Ithaqua)
混乱邪恶(CE)
食人,寒冷,风气,混乱,邪恶,天气
手斧(Handaxe)
玛尔(Mhar)
混乱中立(CN)
洞穴,山脉,火山混乱,毁灭,土,火
重型镐(Heavy pick)
莫尔迪基安(Mordiggian)
混乱邪恶(CE)
黑暗,食尸鬼,死者之声混乱,黑暗,死亡,邪恶
弯刀(Scimitar)
宁布洛斯(Nhimbaloth)
混乱邪恶(CE)
绝望,幽魂,沼泽混乱,死亡,邪恶,植物,虚空
链枷(Flail)
奈亚拉托提普(Nyarlathotep)
混乱邪恶(CE)
阴谋,危险秘密,禁忌魔法混乱,邪恶,知识,魔法,一个额外领域
各异
欧格什(Orgesh)
混乱邪恶(CE)
炼金,饥饿,地下水道混乱,土,邪恶,水
矛(Spear)
兰·提戈斯(Rhan-Tegoth)
混乱邪恶(CE)
冬眠,不朽,灾祸混乱,邪恶,安眠,虚空
镰刀(Sickle)
莎布·尼古拉丝(Shub-Niggurath)
混乱邪恶(CE)
生育,森林,怪物动物,混乱,邪恶,植物,虚空
匕首(Dagger)
扎特瓜(Tsathoggua)
混乱邪恶(CE)
魔法,被遗弃者,里世界混乱,邪恶,知识,魔法
短剑(Shortsword)
夏曼·朵(Xhamen-Dor)
中立邪恶(NE)
腐败,寄生,转变死亡,邪恶,植物,诡术
矛(Spear)
伊格(Yig)
混乱中立(CN)
循环,繁育,大蛇混乱,团队,保护,鳞类
拳刃(Punching dagger)
犹格·索托斯(Yog-Sothoth)
混乱中立(CN)
门扉,空间,时间黑暗,混乱,知识,旅行,虚空
匕首(Dagger)


剧透 -   :
THE ELDER MYTHOS

"Nor is it to be thought that man is either the oldest or the last of earth’s masters, or that the common bulk of life and substance walks alone. The Old Ones were, the Old Ones are, and the Old Ones shall be. Not in the spaces we know, but between them, They walk serene and primal, undimensioned and to us unseen... unseen and foul in lonely places where the Words have been spoken and the Rites howled through at their Seasons. The wind gibbers with Their voices, and the earth mutters with Their consciousness. They bend the forest and crush the city, yet may not forest or city behold the hand that smites.”

—H. P. Lovecraft, “The Dunwich Horror”

The gods of Golarion are diverse and varied, and while some are newcomers to the ranks of the divine, others date back millennia. Some of those worshiped when the first architects of Azlant were drawing up plans for their nascent empire are still venerated today. But even in those early days, there were older gods whose existence dwarfed even those who helped shape the course of written history. These are the unimaginably ancient and inconceivably potent Great Old Ones, who in turn serve and worship the even greater Outer Gods. Scholars call these entities by many names, but on Golarion, their faiths and the entities themselves are known as the Elder Mythos.
The Great Old Ones and Outer Gods do not reside within the outer planes of the Great Beyond. Some visit or dwell in regions or dimensions adjacent to those distant planes, but the vast majority of those who make up the Elder Mythos dwell on the Material Plane. Yet they are anything but mortal. Death holds no claim over the Great Old Ones, who merely dream when defeated, waiting for another opportunity to work their wills once again when they inevitably waken. And the Outer Gods themselves have always been there. As far back as one dares to peer, evidence of their influence can be found. Some scholars propose that the Outer Gods predate even the oldest of the gods, that they existed before time, and that they recall the birth of Pharasma, and thus the birth of life and death. Worshipers of the Lady of Graves regard these theories as blasphemy, yet the wisest among her clergy know better than to delve too deeply into such matters, for the truth may not be something even the staunchest of Pharasmin minds could bear to accept.
These pages detail the Elder Mythos gods who are most often worshiped on Golarion. Cultists devoted to the Elder Mythos are often quite insane. As such, it is the cultists who most often threaten mortal affairs, not the gods themselves. And in the end, even the most faithful will succumb during those strange aeons when the stars are right and the Elder Mythos rules again.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