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夜间楼层 Part 3  (阅读 723 次)

副标题: “魔镜魔镜,谁才是最好看的女孩子呀?”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夜间楼层 Part 3
« 于: 2017-12-24, 周日 06:26:32 »

Part 1 点这里
Part 2 点这里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调查、求生、非战斗、理论上短团。
【难度】★★★☆☆
【技能推荐】侦查和聆听等调查技能、PL的想象力
【房规】点这里
【背景要求】普通人。或者NYPD的刑警。无CM知识。
【故事】1990s。纽约、曼哈顿。阿比盖尔.莱特失踪了。
与她同住一栋公寓大楼的居民们也开始出现怪异的行为。他们究竟隐瞒了什么?
【模组主题】“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王叶
【PC】巴克·卢普 Buck Leloup / 27岁, 男
HP 14 / MP 15 / SAN 75 / CM 0
侦查 80 / 钳工 70 / 聆听 60 / 领航 60 /
手枪 60 / 拳击 60 / 闪躲 60 / 信誉 60

70年代长大的贫民窟孩子,饱受当时社会的各种黑暗面。
对于周遭一切拼命斗争,就有了现在的巴克。
遵纪守法,尊重道德,热爱家庭,努力工作,责任感强,有一技之长。
这是巴克想要成为的人,一个现代化清教徒式的公民。
经由推荐加入了NYPD。现在是个奔波于犯罪前线的刑警。



【PL】白鸟
【PC】 西蒙·文·沃森 Simon von Wilsen / 30岁, 男
HP 13 / MP 13 / SAN 65 / CM 0
劝说 80 / 摄影 70 / 心理学 60 / 聆听 60 /
历史 60 / 藏匿 60 / 快速交谈 60 / 信誉 60

当下最最火热的新闻金牌周刊记者。
常常带着一大堆的随身物品四处奔走,寻找下一个大头条。
物品包括:强光手电、电池、水果刀、总数高达20种语言的各小辞典、摄影机、
便利贴、可以写字的录音笔、柯尔特m1911、子弹夹x10、
男士香水、食物、水、登山包、放大镜、万能钥匙、铁丝。
可以说是时刻处于可以连续监视目标几天的状态。



【PL】相川未绪
【PC】 伊莎贝拉 Isabella / 24岁,女
HP 12 / MP 6 / SAN 30 / CM 0
侦查 80 / 急救 70 / 医学 70 / 心理学 60 /
信誉 60 / 心理分析 51 / 生物学 51 / 图书馆利用 50

一名经过良好教育的医生,在医学上有着相当的研究,并且对心理学也有一些涉猎。
非常吝啬,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财富。
因为是(自认为)大龄剩女,所以对于结婚的话题非常敏感。

跑团记录:
劇透 -   :
时间是下午三点。

巴克、伊莎贝拉、以及西蒙再次向三楼走去。
301号门仍旧紧闭着。卡伦先生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出来了吧。
你们向着右边的302号门看去,并敲了敲门。

叩叩。没反应。

西蒙:(话说这个时代有监控吗)
KP:(怎么可能没有监控。只是公寓内部没有罢了)
巴克:“如果他在假装不在家……”巴克又敲了两下门:“我只在皇后区的贼窝里见到过这么多抵触执法人员的‘公民’。”
巴克:“路易·珀斯特,开门,纽约警察。”

你们带着脾气地又多敲了几次,然后才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哒哒哒,走路并不是那么快。

巴克:巴克面无表情地等待着住户开门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挑了挑眉。她走到西蒙身边,悄悄捏了一下他的手心。
西蒙:“怎么了贝拉”楞了下,侧过头去看
伊莎贝拉:“小心一点吧?”伊莎贝拉眨眨眼,抓住他的手在他手里写着字母。
伊莎贝拉:“找到机会打开录音笔。” 她一边写着一边比着口型。

西蒙:意会的笑了,把手插兜里握住了自己的录音笔

没过多久,门打开了。那是一个瘦弱、满脸胡渣的年轻人。
黑色的头发杂乱不堪,很随便地绑成一个歪斜的马尾。


路易:“恩?” 他半眯着眼,看起来不是很清醒。“...谁阿?”
西蒙:在人声回应的同时,打开了录音笔的录音设置。
巴克:“警察。”
巴克:巴克说着就挤进门中


他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阻止你。
同时,从左耳拿下了似乎一直戴着的耳塞。

他的公寓单间非常杂乱又肮脏,四处堆满了垃圾。
有许多油渍明显的披萨盒子、油漆桶、和一件件堆在破旧沙发上的、沾上各种颜色的油漆的工作服。
厨房里用过的碟子和餐具甚至无法全数放进洗碗槽里,并有垃圾直接扔在地板上。

巴克:“睡得正香哈?”巴克打量着室内环境,小心地绕过地上的垃圾
巴克:注意观察地上的油漆桶多是什么颜色的油漆


巴克看了看,那些油漆五颜六色,但是基本都是普通用来作画的油漆。
有适合油画的,有适合水彩画的。
旁边堆满了一个个的调色板更证明了这一点。
颜色以蓝色和黄色居多。

西蒙:西蒙忍不住皱眉,选择扭头遮掩自己嫌弃的神情
伊莎贝拉:“……啊哈哈哈…”伊莎贝拉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踮起脚尖努力在垃圾中寻找落脚的位置。
西蒙:瞥见连贝拉都进到这个垃圾堆了,西蒙有些紧张的左右环顾了下
西蒙:(本少爷进这种地方,感到莫名的丢脸,期待没有熟人看见)
西蒙:还是走进去了,跟在贝拉身后


伊莎贝拉:(……名字是伊莎贝拉,我没写姓)
西蒙:(贝拉好听)
伊莎贝拉:(那你喊吧哈哈哈哈哈)

路易:“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过来... 所以没注意。” 他揉了揉眼睛。
他手上也有颜料,你们有这么一瞬间有点担心那些担心会伤到他的眼睛。
巴克:“看你这作息,好像不是一天两天了啊。小伙子干什么工作的?”
巴克:巴克找了找屋子里应该存在的画
房间里的确似乎有两个油画。他们都被白布遮盖起来。
路易:“插画家啦... 虽然有一阵子没接到什么像样的工作了。”
路易:“你们如果有看漫画的话,偶尔可以在封面插画上看到我的名字...吧?”


伊莎贝拉:(巴克换了一个风格之后感觉就从刚下山的猛虎变成了东北大汉)
巴克:(hhhhhh)

伊莎贝拉:“卫生的话还是尽量注意一些比较好哦,毕竟很多疾病的诱因都跟个人卫生有关。”
巴克:“喔,插画家……这楼里搞艺术的还真不少,你楼下那个阿比盖尔,好像也是个……是个什么来着?”
巴克:巴克敲了敲脑袋,看着路易

伊莎贝拉:听到巴克这么描述自己的挚友,伊莎贝拉忍不住皱眉。她像是想说什么,停顿了几秒,转过头看向别处去了。
伊莎贝拉:“也许是巴克警官的某种试探也说不定,他不可能不知道阿比盖尔的职业……”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这么想着。“就不要出声了吧。”

路易:“这整个马卡莉斯塔都是搞艺术的啦...”
路易:“本来不就是这样的房地产嘛...”


西蒙:“哎,可以拍照吗?我是个记者有好的作品给我拍拍的话,说不定你就火了”
路易:“啊... 你随意拍照的话... 我的作品才会真的会卖不出去的,求你别这么做。”
西蒙:“那还真是遗憾”摊手

巴克:“你跟她不熟?我还以为都是艺术家,会有共同语言……嗯?你说这个马卡利斯塔就是这样的房产?”
巴克:巴克挑了挑眉毛
巴克:“记者,这栋楼在向外招租的时候,用了什么特殊的噱头吗?”
巴克:广告也和新闻工作有关,巴克觉得西蒙可能会知道

西蒙:(kp我也觉得我会关注这些)
路易:“叫啥来着... 啊对,ARTLIFE。他们专门把房子租给我们这些做艺术的。”
巴克:巴克从怀里掏出笔记本,记下这个名字
西蒙:西蒙回忆关于这个名字有没有什么新闻
你们不记得这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报导,或是不良记录。
西蒙:“完全没什么特别的记忆呢”
巴克:“我也没印象,一会去看看吧。”
路易:“他们的办公室好像是在东3街?23街?”
巴克:“ARTLIFE,东3街,23街……OK.”
伊莎贝拉:“artlife……真是贴切的名字。艺术就在生活之中吗?”

巴克:巴克合上笔记本,走到那两幅画边上:“不介意我看看你的画吧?”
巴克:“这也是调查的一部分,抱歉啦。”巴克掀起盖在画上的白布

伊莎贝拉:“毕竟是调查需要,路易先生配合一下吧?我们不会外传与你的作品有关的信息的。”伊莎贝拉补充到。
西蒙:走近画布观摩
路易:“.........不介意。”
他再次皱皱眉,犹豫了一下,然后一边搔着头发,一边走向已经不再遮盖起来的画布。

伊莎贝拉:(这么温柔的巴克警官)
伊莎贝拉:(感动)

西蒙:(2333333)

上面,你们只能以抽象画来理解。
杂乱地充满了各式各样的颜色,有些地方强烈地仿佛几乎把画笔戳进画里一般。
颜色以红色、蓝色这种强烈的颜色为主,但是越是往中间,就越是转变成一种诡异的黄色。
背景里有些黑影,不知道是不是代表着人影,或者其他东西。
中间的黄色,注视久了,会觉得那儿窝藏着什么。

伊莎贝拉:(仿佛看到了新世界的曙光)
巴克:(真的调查到东西了,真的调查到线索了,啊,我好感动!)

西蒙:“哇……真的是,给我阿比盖尔那个房间一样的感觉”
巴克:“呃……能说说你一般都给哪家杂志社投稿吗?”
巴克:巴克摸着下巴上的胡茬,面色平静,只是眼角略略抽搐

路易:“几个大出版社基本都有啦... 连DC和漫威我都扔过,不过没怎么采用就是了.......”
巴克:“你一直是这样的风格吗?还是说,搬来这之后,灵感勃发,干脆转变画风了。”巴克隐约地感觉到这栋楼有点不对劲。
伊莎贝拉:“方便解释一下这幅画作的含义吗?”伊莎贝拉问到。
路易:“含义...啊......” 他看着油画,呆滞了一下。然后眼睛突然大大的睁开,又立刻闭上。
在短暂的几秒钟后,他接着开口 “剧本。恩。人生的剧本...吧。”
伊莎贝拉:“这幅画,很不错呢。”伊莎贝拉仿佛着了迷一般一直注视着画布。“人生的剧本?抱歉,我不是很明白……”
路易:“我也...不明白啊。” 他摇摇头,然后将画再次盖上。
伊莎贝拉:“是一时灵感突发的创作吗?”随着画被盖上,伊莎贝拉缓过了神,但那幅画仿佛印在了她的脑海里一样挥之不去。
路易:“差不多吧... 灵感... 恩... 对啊....”

巴克:巴克立刻想到阿比盖尔床上那页剧本一样的纸
巴克:“这画上红色很多啊,但这地上的漆桶……”
巴克:巴克环视了一圈
巴克:“没多少红漆,以蓝色黄色为多。”

西蒙:西蒙听到巴克的话忍不住嗅了嗅空气

巴克:(实际上是不是如我说的那样,没有多少红漆桶)
巴克:(如果只是我的感觉而已,那就搞笑了)

西蒙:(你说的……莫名的背后一凉)
西蒙:(我的脑洞开始胡乱扭曲了)

伊莎贝拉:(冷静啊西蒙兄)
巴克:(似啊,现在我们应该还算安全,对方只是个死宅)
西蒙:(感觉谁都是凶手orz)
伊莎贝拉:(我突然有点想约个肖像画)
西蒙:(约约约)
伊莎贝拉:(这样下次还有机会可以调查)
西蒙:(正当理由)
巴克:(我感觉不是很合适,你可能会被他单刷)
伊莎贝拉:(我想看看他会画什么)

巴克看了看,房间内并不是没有红色的油漆,只是比较少。
仔细查找的话,会看到有一两桶已经见底的红油漆。

KP:(你们谁有艺术方面的技能吗?)
KP:(用知识/2判定好了)
巴克:(钳工算艺术吗(当然不))

* 巴克 投掷  知识(80)/2 : 1d100 = 85  失败
 * 西蒙 投掷  知识(85)/2 : 1d100 = 64  失败


KP:(伊莎贝拉,你是众人的希望了)
巴克:(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我拒绝毒奶)
巴克:(加油)

* 伊莎贝拉 投掷  知识(90)/2  : 1d100 = 35  成功

西蒙:过了!)
巴克:(永恒的女性,带领人类前进!)
伊莎贝拉:(什么啦!!!!)
西蒙:(hhhhhh)

伊莎贝拉印象中,要画一幅好的油画,应该会用一种颜色打底。
不如说,这是作画的基础。
然而,这油漆的剩余量,再加上画布上的内容,让你觉得...
路易似乎是用深红色和深蓝色打底,再用层层的黄色覆盖上去。
这完全违反了作画的常识,你甚至无法理解这么做的理由和意义。

巴克:(不愧是艺术家的姬友)
巴克:巴克什么都没看出来,也不太理解艺术,所以他看着油漆桶的外观,回忆粘在阿比盖尔房中的有没有同样品牌外观的漆桶
KP:并没有。
巴克:(她家地毯底下全是红漆,但是房间内却没有漆桶……嗯,这也是个疑点,不过疑点太多了反而不重要了)

伊莎贝拉:“路易在尝试新的绘画方法吗?”
路易:“差不多...吧。”
伊莎贝拉:“差不多?是有在尝试的意思吗?”
路易:“恩。”
路易似乎是个不太善于说话的人。
巴克:(而且伊莎贝拉还是个美女)
伊莎贝拉:“那,尝试用新的绘画方法是为了表达什么呢?”伊莎贝拉疑惑的看向路易。“是跟你之前说的,人生的剧本有关吗?”
路易:“我不知道啦...”
他歪斜了一下嘴巴,然后又晃到别处,然而公寓内并没有什么空间,又晃了回来。
伊莎贝拉:“那真可惜。”
伊莎贝拉:“路易画的这幅画是准备拿去投稿还是别人定的呢?”

路易:“私人作品。”

伊莎贝拉:(我感觉我问的问题好像跟调查并没有什么关系)
西蒙:(插画的话说不定跟那个作者的编辑同家)
西蒙:(什么都很可疑的感觉……)


巴克:“看样子你昼夜颠倒有段时间了啊。正好,你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有人上楼啊,狗叫啊,开party啊,之类的。”
巴克:巴克觉得那两幅画实在有碍观瞻,所以又把白布挂上去了

路易:“晚上... 我都在认真画画...”
巴克:巴克耸了耸肩,他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
伊莎贝拉:(我想约稿……)
巴克:“家里有电话吗?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调查说不准还得找你。”巴克再次掏出笔记本
路易:“电话... 停了。”
巴克:“………”巴克默默地收回笔记本
巴克:“电话停了你怎么叫的披萨啊?”

路易:“恩...我很久没叫披萨外卖了。”

巴克:(地上的披萨盒子是很久之前的吗?)
盒子上充满了油渍,也有几块吃剩的披萨。
并没有发霉的样子。

西蒙:西蒙感觉收集不到什么其他有用的信息,想要侦查一下房间
西蒙:(申请侦查

KP:(哪个方向,如何侦查?)
西蒙:整个房间……除了画

* 西蒙 投掷  侦查(25) : 1d100 = 50  失败

西蒙仔细地检查整个房间,并在床底找到一面镜子。
那是与房间内都不同,相当干净,带着巴洛克风格的装饰的镜子。
大小大约是足以照出一个人的半身的,半公尺长的长方形镜子。

西蒙:(……。没过)
KP:(咦,30过了吧)
KP:(哦,看过excel了... 算了,没事。当送的情报吧)
西蒙:(233333333莫名感觉赚了)

巴克:巴克蹲下来皱着眉毛看了看那盒披萨
巴克:“小伙子你别骗我啊,这玩意没长毛,说不定还能吃呢。”他翻了翻附近有没有发票

你并没有看到什么发票。
路易:“那个... 每天晚上... 都会有人在门外... 放一份披萨.........”
巴克:(???)
巴克:(
巴克:巴克抬起头,用这个表情看着他

伊莎贝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伊莎贝拉:看到巴克的表情,伊莎贝拉忍不住小声笑了出来。
巴克:“你……你……”巴克看着路易组织着语言
巴克:“唔,所以你每天的伙食就是一盒披萨?”

路易:“恩,大致上。最近还送来了凤梨披萨来着...”
巴克:“啊,啊,啊……凤梨,披萨……”巴克感觉自己头有点疼
路易:“啊,腊肉的还挺好吃的...”

西蒙:我抱起来那个镜子,把它竖立起来“嘿咻,这个东西,跟这里的画风好不搭啊”
路易:“啊,那个... 请小心点........”
他担心又有些胆怯地看着西蒙。
巴克:“嗯,说的是,小心点啊记者,毕竟是人家的东西,一会记得归位。”巴克站了起来
西蒙:“好呦,安心安心,我是谁,还能弄坏了不成”西蒙端量着这个镜子
Poe:(真坏了就神作了)
伊莎贝拉:“小心点哦,西蒙。”伊莎贝拉走到西蒙身边帮他扶住镜子,顺便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妆容。

西蒙:(突然想弄坏看看…)
伊莎贝拉:(申请侦查,我想看看我照镜子的时候有没有出现什么)
伊莎贝拉:(很想问魔镜魔镜谁才是最好看的女人)

巴克:(站在一堆垃圾里问一个刚从床底下翻出来的镜子这种问题,真是太棒了)

镜子中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西蒙:(为什么我们的画风如此辛酸)
巴克:(辛酸的是路易啊惨到我都笑出声了hhhh)
伊莎贝拉:(……日常一个披萨投食,感觉像是被饲养了一样)
西蒙:(hhhhhhhh日常投食)
西蒙:(emmmm,我在考虑帮他免费叫个月嫂什么的)


巴克:巴克向路易点了点头,凑到两个同伴身边,小声道:
巴克:“医生,记者,这人虽然有些古怪,但我觉得如果我们带着他出去吃顿好的,说不定他就啥都说了。”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心情相当不错,她甚至在镜子前转了个圈。
伊莎贝拉:“魔镜魔镜,谁才是最好看的女孩子呀?”

KP:伊莎贝拉,聆听检定。
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咦


* 伊莎贝拉 投掷  聆听(25) : 1d100 = 8  成功

伊莎贝拉感到耳朵有点耳鸣的感觉,但是立即就消失了。
鼓膜似乎有震动,但是你却无法判别方向。
你要非常专注才能勉强听到这样的声音。

“最好看的女孩子...是你......”

巴克:(wait... what?
伊莎贝拉:(……我靠这都行)
西蒙:(啪啪啪啪啪!!!真的魔镜)
巴克:(掏枪打碎它说不定能升级)
伊莎贝拉:(我不要这种会sc的魔镜!?!?!?!?!?)
西蒙:(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巴克:(这魔镜就算能说话,明显满口胡咧咧,想问它情报是不可能的)

* 伊莎贝拉 投掷 san check(30)  : 1d100 = 18  成功

KP:不减。

路易:“那个... 请你们将镜子... 小心放下。”
路易为难地向西蒙说着。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确定自己听到了声音,但是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再转一圈。
巴克:“这镜子看样子不太寻常,有什么故事吗?”巴克决定照路易说的做
西蒙:摁着镜子晃了晃,看起来质量很好,很坚固的样子
路易:“不,没什么... 我只是习惯... 作画时... 把它放在旁边罢了......”
西蒙:“噢!”点了点头,很理解的样子,把镜子搬到画的旁边,立好“确实很有情趣的样子”
巴克:“哦……像这样?”巴克再次将盖在画上的白布掀开,把镜子调整了一个方向,照着画
路易:“不是...那个.......” 他苦笑了一下 “我会在画布前... 让镜子照着自己... 然后很多问题似乎就有解答了.......”
路易:“那个... 啥... 只是一点怪癖......你们不要太介意...”

巴克:“啊……我懂我懂”巴克点了点头:“毕竟是艺术家。”
巴克:(要不要邀请他一起吃晚饭啊)

西蒙:(邀请,带他吃顿好的)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想着刚刚听到的声音。
伊莎贝拉:“到底是哪里来的呢……”她走到画布的前面,正好让镜子同时照到自己和画布。“像是这样吗?”伊莎贝拉转头望向路易。

路易:“恩...大概.......”

雾君:(真的有解答啊233333)
雾君:(話說,我覺得這鏡子是某種層面上的強化信念吧?)

伊莎贝拉:(真的有解答啊!我内心剧烈波动甚至还想再问一次)
雾君:(不會反駁你問的任何問題,瘋狂增長自信)
雾君:(然後就會變得極端)

西蒙:(我想问阿比盖尔还活着吗在哪里)
巴克:(最好不要现在问吧)
巴克:(或者你在心里问问试试)
巴克:(说不定这镜子高科技,能读心呢)

西蒙:(陷入沉思.jpg)
雾君:(我反而好奇它的對錯機制)

巴克:巴克看了看手表
巴克:(现在几点啦)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左右。
西蒙:西蒙走近了魔镜,在心里询问阿比盖尔在哪里,还活着吗
西蒙没有得到任何的解答。

西蒙:(啧……)
KP:(话说注意一下RP的限度)
KP:(只有伊莎贝拉听到声音)
KP:(因为勉强没超所以我没阻止)
西蒙:(emmmm好的)

伊莎贝拉:“真的是镜子的声音吗?”伊莎贝拉看着镜子里倒映的画这么想着。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看着镜子映出的画里的人影。她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魔镜啊魔镜……”
伊莎贝拉:“我的阿比盖尔,我的挚友……她到底在哪里呀…”
伊莎贝拉:(我觉得这次镜子应该不会理我)

伊莎贝拉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伊莎贝拉:(果然!)
伊莎贝拉:“果然是幻觉啊。”伊莎贝拉叹了口气,走到西蒙身边。坐在画和镜子之间让她感觉十分不舒服。

伊莎贝拉的视线边缘似乎看到镜子里的伊莎贝拉在消失前对自己招招手,不过那应该只是错觉吧。
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不要跟我挥手!!!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Rincewind:(我不认识你!你走开!还行)
西蒙:“怎么了贝拉?”
伊莎贝拉:“感觉没什么特别的呢。”伊莎贝拉笑着回答道,随即她转头看向路易。“我可以向路易先生约稿吗?”

巴克:“小伙子,你的那个天天披萨,一般晚上几点送过来?”
路易:“不知道...”
巴克:“嗯。你对你周围的邻居了解多少?比如你隔壁那个胖作家。”
巴克:“他屋里没电话,却能及时和他的编辑联络,其中的原因我很好奇啊。”

路易:“我和其他人... 没什么交流...”
巴克:“啊,理解理解。”巴克摆了摆手:“那关于这栋楼第四层的流言,你有什么能告诉我的吗?”
路易:“...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什么啊......”
巴克:“谁知道呢,也许是鬼故事之类的……”巴克有点无奈:“那阿比盖尔小姐遇害的事,你知道吗?”
路易:“不是失踪吗... 怎么变遇害了......”
巴克:“喔,原来你知道这事啊。”巴克笑了笑:“虽然那地方算是半个犯罪现场,不过……”
路易:“之前也被警察问过些有的没的...所以...那时候知道的。”
巴克:“我们三个都是普通人,说实话并不太能理解艺术家的想法。” 巴克看着路易,斟酌着语言:
巴克:“阿比盖尔的房间……嗯,在我们看来布置的很乱很狂野,但也许在你的眼里能看出更多的东西。”

路易:“那个... 我就不去了。” 他苦笑一下,然后点头示意。
路易:“我不想去什么案发点... 还是什么奇怪的地方。”
巴克:“嗨,怕什么啊,我们一起去,就当协助警方调查了。”巴克拍了拍路易的肩膀:
巴克:“多少人想去看我都不让呢,那地方你肯定会感兴趣,相信我。”
巴克:(我可以使用快速交谈或者劝说吗)

西蒙:“真的,极具有艺术感”
巴克:(我挺想让他看看阿比盖尔的房间的)
巴克:(他也许是这栋楼里唯一能从那房间看出什么特殊东西的人了)

西蒙:“不过在此之前,先给我们可人的贝拉小姐约个稿子吧”
伊莎贝拉:“我觉得你的作品非常不错,所以想要请你帮我画一幅肖像画带回去收藏。”
伊莎贝拉:(请给我约个稿呜呜呜)

路易:“额... 我现在... 实在没那余力......”
伊莎贝拉:“没关系,”伊莎贝拉笑笑,善解人意的说。“我可以先给你报酬,等你有余力的时候联系我就好了。”

KP:(骰点吧)
KP:(劝说要花费一些时间)
西蒙:(我来吧,我的劝说是80。)

* 西蒙 投掷  劝说(80) : 1d100 = 38  成功

西蒙使尽其作为记者锻炼出来的三寸不烂之舌,用各种理由说服路易前往阿比盖尔的房间。
对艺术作品有帮助,协助警察调查,担心邻居的安危,各式各样你所能想到的方法。
又过了些时间,他似乎怎么也想不出反驳你的方法了,被你拉出了公寓单间,一群人走下楼梯,来到二楼。

众人深呼吸,做好心理准备,打开了阿比盖尔的房间。
路易犹豫了一下,带着心惊胆战的脚步,慢慢走进去。
他望向四周的墙壁,但是没有说话。
你们感到周围的温度在剧烈下降的错觉。
刺鼻的油漆味,完全胜过路易的房间。

巴克:“嘶……”巴克吞了吞口水:“这屋子是不是越来越阴森了?”
西蒙:“总感觉会在哪里突然跳出来什么奇怪的东西”西蒙环顾四周有些紧张的握紧了自己的枪
伊莎贝拉:“有点冷……”伊莎贝拉抱紧了自己,她下意识靠近西蒙。
巴克:“路易啊,随便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别有压力。”巴克招呼着路易
西蒙:指尖戳了戳贝拉又戳了戳自己的外套,压低声音“要不要加件衣服?”
伊莎贝拉:“不用,我在门口那里呆一会,我怎么样都无法接受这个房间的气氛。”伊莎贝拉笑笑,转身走向门口,靠在门边。
西蒙:“好”有些不放心的听了听楼道里的声音“小心一点”

路易慢慢地在屋内四处走动,然后在粘着一团纸张的前面停下来。
巴克:巴克跟着路易,始终和他保持不远的距离,安静地观察他的反应

伊莎贝拉:(一开始我还有种拐卖大龄儿童的罪恶感)
巴克:(hhhhh)
伊莎贝拉:(现在就,感觉进展好像有点快)
巴克:(我也是心血来潮,没想到还真能触发剧情)
伊莎贝拉:(太冒险了!!)
巴克:(我是这么想的:这个路易看起来已经有点疯了,阿比盖尔估计已经疯了才能进入第四层楼,所以把他引来这里,说不定能加快他疯狂的速度,让我们见证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克:(但估计不会如我所愿)


巴克看到那些纸张,仍然是有着各种语言和文字和符号组成,毫无共同点。
不过,他们上面大大贴上了一张泛黄的羊皮纸。



羊皮纸上画的,是一种扭曲的生化危机标志。
那羊皮纸怎么看也相当的古旧,也许有百年以上。
巴克越是注视着,就越感觉到周围的景象在缓缓的晃动。
这让你产生一种呕吐的冲动,使你立刻别开视线。

巴克:(噫——)
Rincewind:(噫)
西蒙:(太眼熟了,这邪徽)
巴克:(似李!神灵武士哈斯卡!)
西蒙:(哈斯塔在注视着我们)
KP:(请正确扮演没有CM的普通人反应)
巴克:(嗯嗯)

西蒙:KP西蒙有没有听到什么
KP:没有
巴克:巴克用力晃了晃脑袋:“这东西……”
伊莎贝拉:(我没有看到羊皮纸,安详的)
西蒙:(咳 我还在门口)
西蒙:(这东西能不看还是别看了)

巴克:不知为何,巴克本能地让自己偏转目光,他看向路易:“小伙子,你怎么样?感觉到什么了吗?”
路易:“................没有呢。”
他迟了些才好好回答你的问题。
巴克:(我有点慌了)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看向走廊。
伊莎贝拉:她放空大脑,看着走廊的尽头。

走廊空荡荡,没有任何人。有的知识一扇扇的门,以及铺盖着整个走廊的大地毯。
伊莎贝拉:明明只是跟随着警官一起调查,自己也什么都没做,但她确实感受到了疲惫。

巴克:巴克强迫自己正视面前的物品,毕竟那不过是张纸:
巴克:“这张纸看起来有年头了,说不定真是一条线索。我先把它收起来吧。”
巴克:说着,他伸手将羊皮纸卷了起来

你很顺利地将羊皮纸从墙上撕下来。

巴克:巴克转头看了看路易的脸
巴克:(他的神情和之前有没有什么不同)

路易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
巴克:(好一个临危不乱的男子汉)
西蒙:(会不会已经看过了)

西蒙:西蒙看着这个房间,回忆跟走之前有没有什么差别
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路易:“那个... 我可以回去了吗?”
巴克:“路易,这还有其他你感兴趣的东西吗?在我看来就是一团乱麻,从里面抽出来的线索当然越多越好。”
他愣愣地看着巴克,语塞了一下,然后回答。
路易:“没有呢... 本来... 就是一堆乱麻嘛........”
巴克:“唉,也是。”巴克叹了口气:“能找到这张纸作为可能的线索已经不错了,我不该再强求太多。”
巴克:他拍了拍路易的肩膀
巴克:“纽约警局感谢你的帮助。”巴克一本正经地说道
巴克:“啊,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个饭?看时间的话,你应该也饿了吧?”巴克在他身后道:
巴克:“我请你,毕竟你可能帮了我大忙了。”

他尴尬地想离开,然后又僵硬地站在原地。
路易:“恩... 不必了...... 那个... 再见......” 他点点头,然后向着门外走去。

KP:(那么,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西蒙:(不如先存档=。=
巴克:(也行)
西蒙:(感觉爆出一个大线索)
西蒙:(知道主谋了)

KP:(那么,先往离开公寓吗?)
西蒙:(先请画家吃饭)
巴克:(路易来一起吃饭吗?)
巴克:(不来也不能勉强)

西蒙:(诶……
巴克:(社交恐惧症是这样的啊,他能陪我们出门已经不错了)
西蒙:(也是)
西蒙:(我怀疑阿比盖尔去了卡尔克撒)
西蒙:(然后哪里说不定哪里有魔法阵或者通往异界的门)


你们没头没脑地走下楼梯,走向大门。
大门前,似乎有人从缝隙塞进了新的信件。足足有五封。

巴克:(我们里面包括路易吗hhh)
KP:(不包含)
西蒙:(!!!)
西蒙:(有信)
西蒙:(为什么是没头没脑…)

KP:(不要在意细节)
巴克:(五封信,这栋楼里有几个住户来着)
KP:(连同阿比盖尔算在内,五个)
巴克:(ok)
西蒙:(感觉大推进)
巴克:(我们是没注意到路易是否和我们在一起吗)
KP:(路易回他房间去了,我不是说了吗......)

西蒙:那我们路过信箱的时候停了下来
雾君:(⋯那信不會是邀請函吧)
西蒙:(……这么一说,突然害怕)
巴克:巴克停住脚步,随手拿起一封信,看了看信封
巴克:(是古典的封蜡信,还是现代的邮票信)


是现代的邮票信。
信封上,寄件人写着ARTLIFE。
收件人是公寓内的每一个住户。

巴克:“ARTLIFE,物业还给业主寄信,而且连阿比盖尔的都……”
巴克:巴克拿起阿比盖尔的那封信,举到眼前看了看,将它递给伊莎贝拉
巴克:“你是她的朋友,你有权看这封信的内容……大概吧。”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接过那封信,她闭了一会眼,随即拆开了那封信。

那是寄给阿比盖尔的,一封以律师口吻写着的警告信。
ARTLIFE声称阿比盖尔.劳拉.莱特没有缴4、5、6、7月的房租。
要是八月仍然没有缴清,将进行法律诉讼。

巴克:(意外的正常!)
西蒙:(小遗憾)
伊莎贝拉:(咦)
伊莎贝拉:(好奇怪啊)
伊莎贝拉:(既然警方已经把阿比盖尔的房间立为案发地的话)
伊莎贝拉:(物业还会送这种信?他们不知道阿比盖尔失踪了吗?)

巴克·卢普:(我们可以去问问)
KP:(你们可以偷偷打开其他人的看看)
西蒙:(来自kp的鼓舞)

巴克:巴克直接从中找出来那个女权主义者的信
西蒙:西蒙暗戳戳的打开了作家的信

巴克打开了米歇尔的信。
西蒙打开了科幻小说家的信。
里面都是相同的的内容。
接着,你们不信邪地又打开了另一封,又另一封.......

阿比盖尔.劳拉.莱特、托马斯.马努埃尔、罗杰.卡伦、米歇尔.范菲茨、路易.珀斯特。
所有的住户自四月起,再也没有缴过房租。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伊莎贝拉:……
KP:我什么也不知道.jpg
伊莎贝拉:我靠
西蒙:emmmmmmm
西蒙:wocccccc

KP:真是个有趣的模组.jpg

雾君:所有人四月開始就瘋了?
雾君:或者是有了嚴重的偏執疾病
雾君:以致無法社交
雾君:先調查他們的社交行為吧


西蒙:我还以为有大新闻
西蒙:结果kp卖了个萌

巴克:或者是
巴克:他们存在于一个重合的空间里?(瞎想的脑洞)

Rincewind:那么 他们的编辑真的还在联系他们么……
伊莎贝拉:他们的编辑……
西蒙:编辑
巴克:编辑!
KP:你们可以去找编辑啊
西蒙:kp都说可以找
KP:作者是强迫症。这里确实有编辑这个NPC存在。
伊莎贝拉:可以说很害怕了
巴克:那就找
巴克:明天去找编辑和物业


KP:也有ARTLIFE办公室的详细资料
西蒙:对!我们都有办公室地址了的
Rincewind:这个模组的时限是比较宽么
KP:时限我不透露。

KP:调查一群疯子的感觉不错吧。
西蒙:疯子
Rincewind:感觉挺好的~
西蒙:突然害怕

巴克:阿比盖尔房间里好像有几篇大学论文?
KP:恩,有大学论文,上次不是提过嘛
巴克:是哪所大学的?
KP:各式各样
KP:也有根本不存在的校名
巴克:啊,看来这方面不好入手

Rincewind:(而且你根本就没有参与调查这群疯子
Rincewind:心理分析会有帮助么 这么说来

西蒙:还有时限的话还是别乱逛了
Rincewind:目前感觉也没多少进展啊
Rincewind:除了找到个黄印
Rincewind:我觉得要想推动剧情 可能真要作死等到夜晚

西蒙: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西蒙:把那个镜子偷过来在晚上
西蒙:在这个公寓玩笔仙

Rincewind:喂
巴克:我绝不要在今晚待在这里
西蒙:感觉会贼棒
Rincewind:你的PC知道笔仙是什么么
伊莎贝拉:作死等晚上啊
伊莎贝拉:我的san不够掉

西蒙:有死不作非调查员
西蒙:不过感觉时间一天的话
西蒙:不会太紧
西蒙:那就先逛逛再作死

巴克:我还是觉得
巴克:都耽误那么长时间了,也不差再耽误几天

西蒙:刚刚kp说限时
西蒙:我紧张

KP:我什么都没说.jpg

Rincewind:话说对这些NPC用心理分析有用么(
KP:不知道.jpg

西蒙: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四个月没有交房租
西蒙:没有被赶出去
西蒙:就这么让住着吗
西蒙:难怪没有

KP:难怪没有?
西蒙:电器什么的
西蒙:被断水断电了

雾君:那身上會有味道吧?房子也是,沒有水的話
KP:嗯嘛
KP:公寓内部还是比较整洁的
KP:原因你们自己去找吧
西蒙:怕不是寂静岭
西蒙:因为空间不同
西蒙:还是哪里不对
西蒙:看来物业非要去一趟了

雾君:應該是
雾君:夜間樓層要我說,我猜就是異空間[摸下巴
雾君:以模組名來推測的話
维所:模组名靠不住的

KP:维所如此感叹道.jpg
雾君:彷彿有許多人生經歷的大佬

Poe:话说都看到黄印了
Poe:不是很明显了吗

KP:不要点破嘛
KP:虽然你也正在带黄衣之王
Poe:好 捂脸
Poe:我这 是不是剧透了x

KP:没事,这里没有PL不知道黄印是什么的吧
西蒙:对哈斯塔我还是知道一点的
西蒙:而且
西蒙:哈斯塔还是挺有名的
西蒙:可是
西蒙:意味不明啊。。。
西蒙:弄一堆艺术家
西蒙:然后弄到异空间

Poe:没什么目的 艺术家容易收到某本书的吸引罢了
西蒙:女权
西蒙:那个书?
西蒙:我觉得哈斯塔没救了

Poe:艺术家普遍情感丰富 灵感高
西蒙:8k小黑皮

雾君:寫出黃衣之王?
雾君:所以他們才都還活著?斷水斷電都活的還可以
雾君:聽起來有道理

西蒙:我觉得不是写出
西蒙:是被吸引了吧
西蒙:那个世界


KP:你们看来都没去念过黄衣之王的原著吧?
KP:我不是说爱手艺的版本
西蒙:没有
雾君:我讀了
KP:1895年的那个老版本
雾君:沒有
雾君:找不到

巴克:我听说原型是牧羊人的保护者?
雾君:我讀的是1999的版本
KP:"The Repairer of Reputations"
KP:"The Mask"
KP:"In the Court of the Dragon"
KP:"The Yellow Sign"
KP:等等
KP:是10个小故事组成的一本书
KP:这四个里有黄衣之王出现
KP:黄衣之王是一个剧本书。
KP:剩下的你们自己去看吧
雾君:所以這個模組是涉及到錢伯斯的版本而不是後來的二創的嗎?
KP:涉及到什么我暂时不透露

KP:我突然发现2001年有把黄印这个故事拍成电影诶

Poe:说的是现实中的那本黄衣之王?
KP:恩
雾君:害怕[抖
Poe:没读过 爬

KP:有时间的话,还是去念一念吧。挺有趣的
KP:我只说
KP:疯狂与绝望不是从爱手艺开始的
西蒙:似乎不错的样子
Poe:只知道二设的 设定上说很多艺术家都能领悟其中的那些东西x
Poe:捂脸
雾君:我也是

西蒙:早知道是这个,我就车个艺术家
西蒙:说不定还能早点接触boos

巴克:珍爱生命啊
Rincewind:真相比PC的命重要(暴言)
KP:没事,这模组某种方面和正规模组不同的,能玩的花样很多
维所:撕卡几率绝赞up
西蒙:不作死的调查员人生不是毫无愉悦感(暴言)
Rincewind:you asked for it!
西蒙:你看不到我
西蒙:我死了

Rincewind:好  请Part 4的时候KP手动撕掉因恋爱挫折而自杀的高富帅记者
Rincewind:不对
Rincewind:这不需要KP动手  这是PL自己说的(

西蒙:喂!
西蒙:混蛋我是装死!

Rincewind:你死了.jpg
西蒙:我没有
Poe:毕竟对方是女权主义者x
KP:你们小学生吗......

KP:我脑里出现了楼上这二货记者唱着“誰でもいいから付き合いたい”的画面
雾君:圍觀似乎要粉紅的團
Rincewind:之后 记者成为了歌手
Rincewind:恭喜马卡莉斯塔大厦新增一位住员!
维所:异议阿里
维所:窝老婆就业标准很高,不是漂亮就能进的

西蒙:然后我到处散步哈斯塔的邪徽
西蒙:并且用我的财力铸造了巨石阵

雾君:成功的召喚了哈斯塔
雾君:使群星歸位

西蒙:在伟大的哈斯塔见证下
雾君:眾神回歸
西蒙:我跟那个谁结婚了
KP:我先把你扔进Carcosa比较实际
西蒙:我不要去
雾君:不要跟我說去Carcossa
雾君:我已經去了兩趟了
雾君:撕了兩張卡

西蒙:我还想跟小姐姐进被窝
西蒙:说起来那个女权叫什么我又忘了

雾君:米歇爾
雾君:我還記得比你清楚
Rincewind:你怎么知道被窝不会通向...

西蒙:不会的
西蒙:爱的被窝通向幸福的彼岸
西蒙:米歇尔
西蒙:记住了

KP:怕不是先把你弄成标本
Poe:女权主义者一定会宣称要独占被窝
Poe:男性没有盖被子的权利x
Poe:男性盖被子就是对女性的歧视(神逻辑)
雾君:我就好奇本團有粉紅可能性嗎

KP:我开过粉红吗?(笑)
西蒙: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KP:他
Rincewind:他
西蒙:她
KP:原来还可以这么做
西蒙:!!!?
西蒙:什么??
西蒙:女权原来是女装大佬

KP:说起来,我确实没有描写胸部
Rincewind:Michael确实可以是男女通用的名字
KP:Michel
KP:Michelle
KP:男女不同,不过发音确实是一样的
Rincewind:没关系
Rincewind:也可以是男扮女装的时候顺手改的

西蒙:一脸懵逼.jpg
西蒙:等下……
西蒙:米歇尔要变奇怪的女装大佬了吗

Rincewind:why not (
Poe:莫名出现gay的气息
Poe:雾
雾君:大雞雞美少女(⋯
雾君:可那樣還是粉紅嗎

西蒙:就算是掏出来比我大
西蒙:...

雾君:這樣就不是粉紅挫折了吧
KP:self declared woman gender masculine transvesti feminazi
KP:可以,这很美国

Poe:话说女权主义者歧视gay吗
KP:互相没有关联吧
Poe:的确23333
西蒙:我突然觉得
西蒙:我和米歇尔有话题了

雾君:聊聊bl cp嗎
雾君:90年代流行啥cp?
Poe:九十年代还没这么开放吧 x
雾君:有啊

西蒙:那时候全职高手出了吗
雾君:當然還沒
雾君:盜筆都還沒呢

西蒙:我需要全职高手来救场
Poe:同性恋受歧视的
雾君:有的⋯我就看過一篇那麼早年的slash
雾君:[我好像承認了什麼屬性
Poe:虽然同性恋也不少就是了

KP:看过不代表没歧视
西蒙:什么名字
雾君:忘了,是同人
西蒙:诶
Poe:怕不是尾崎南
雾君:順便,全職不是腐[趴

西蒙:可惜
雾君:不不不,英文的,美劇同人

Rincewind:这讨论组
Rincewind:怎么歪了


KP:由于后面话题越来越莫名其妙,KP决定切断。团后讨论到此结束。
« 上次编辑: 2017-12-26, 周二 00:52:15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