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夜间楼层 Part 2  (阅读 628 次)

副标题: 高富帅记者人生首次的粉红挫折,大概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夜间楼层 Part 2
« 于: 2017-11-20, 周一 22:33:22 »

Part 1 点这里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调查、求生、非战斗、理论上短团。
【难度】★★★☆☆
【技能推荐】侦查和聆听等调查技能、PL的想象力
【房规】点这里
【背景要求】普通人。或者NYPD的刑警。无CM知识。
【故事】1990s。纽约、曼哈顿。阿比盖尔.莱特失踪了。
与她同住一栋公寓大楼的居民们也开始出现怪异的行为。他们究竟隐瞒了什么?
【模组主题】“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王叶
【PC】巴克·卢普 Buck Leloup / 27岁, 男
HP 14 / MP 15 / SAN 75 / CM 0
侦查 80 / 钳工 70 / 聆听 60 / 领航 60 /
手枪 60 / 拳击 60 / 闪躲 60 / 信誉 60

70年代长大的贫民窟孩子,饱受当时社会的各种黑暗面。
对于周遭一切拼命斗争,就有了现在的巴克。
遵纪守法,尊重道德,热爱家庭,努力工作,责任感强,有一技之长。
这是巴克想要成为的人,一个现代化清教徒式的公民。
经由推荐加入了NYPD。现在是个奔波于犯罪前线的刑警。



【PL】白鸟
【PC】 西蒙·文·沃森 Simon von Wilsen / 30岁, 男
HP 13 / MP 13 / SAN 65 / CM 0
劝说 80 / 摄影 70 / 心理学 60 / 聆听 60 /
历史 60 / 藏匿 60 / 快速交谈 60 / 信誉 60

当下最最火热的新闻金牌周刊记者。
常常带着一大堆的随身物品四处奔走,寻找下一个大头条。
物品包括:强光手电、电池、水果刀、总数高达20种语言的各小辞典、摄影机、
便利贴、可以写字的录音笔、柯尔特m1911、子弹夹x10、
男士香水、食物、水、登山包、放大镜、万能钥匙、铁丝。
可以说是时刻处于可以连续监视目标几天的状态。



【PL】相川未绪
【PC】 伊莎贝拉 Isabella / 24岁,女
HP 12 / MP 6 / SAN 30 / CM 0
侦查 80 / 急救 70 / 医学 70 / 心理学 60 /
信誉 60 / 心理分析 51 / 生物学 51 / 图书馆利用 50

一名经过良好教育的医生,在医学上有着相当的研究,并且对心理学也有一些涉猎。
非常吝啬,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财富。
因为是(自认为)大龄剩女,所以对于结婚的话题非常敏感。

跑团记录:
劇透 -   :
伊莎贝拉、巴克、西蒙,一同在曼哈顿那数百麦当劳中随意选了一个,
吃着美味垃圾食品,也补充了方才消耗许多的脑内糖分。
在座位上待了超过半小时,不过因为有警察在场,所以工作人员也没敢来打扰你们。
这样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滥用公权,看看时间,抓准了下午一点左右,你们再度回到马卡莉斯塔大厦前。

巴克:巴克很自然地再次按响了米歇尔女士的电铃

电铃毫无反应。你重复按了几次以后,才又重新响起话筒接起来的声音。
对面并没有说话。不过,大概是在等着你开口吧。

巴克:“米歇尔女士,我是巴克卢浦,请帮忙开一下门,并做好协助调查的准备,谢谢合作。”
米歇尔:“你们又来质问我?”
巴克:“嗯,如果有必要的话,是的。不过这个词过于强硬了,我们通常都描述其为警民沟通。”
米歇尔:“...... 随你便。” 咔擦。开门的声音。
巴克:“感谢你的初步配合,我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愉快地深入沟通了。”
巴克:巴克礼貌地做出回应,但是对面好像已经把电铃挂掉了

伊莎贝拉:“我建议你最好开着你的录音笔。” 伊莎贝拉站在西蒙身边跟他咬耳朵。
巴克:“嗯,这个可以有。不过要记得给我留一份拷贝。”
西蒙:“啊,没问题的” 西蒙意会的点头,把在吃饭时候关掉的录音笔,又打开了
西蒙:“当 然 没问题”

巴克:那么,推开门走进大厦

你们踏进了大门,立刻赶到一股沉重的空气。
究竟是这地方确实不对劲,还是你们深受阿比盖尔的公寓的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走廊看起来比刚刚还要长。但是再仔细观察,就会觉得并没有这么一回事。

西蒙:“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真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西蒙不由得吐槽
巴克:“是的,所以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希望米歇尔女士已经泡好了红茶。”
巴克:巴克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
巴克:“开玩笑的,我才不喝红茶。”


伊莎贝拉:(巴克你是哪国人来着
KP:(美国人)
巴克:(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KP:(70年代的美国贫民窟的话,怕不是Detroit的人)

伊莎贝拉:“这个冷笑话比红茶更让你看起来像个英国人,巴克警官。” 伊莎贝拉翻了个白眼。
西蒙:“新时代的冷笑话吗?” 西蒙似乎是想要笑,可是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没笑出来
西蒙:“我们赶紧去米歇尔女士那儿吧”

巴克:“gogogo.” 巴克有些尴尬地点点头
西蒙:“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巴克的尴尬,西蒙倒是毫不留情的笑出声 “gogogo”

你们加快脚步,穿越走廊,走上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阶梯。
201号的对面,202号室,就是米歇尔.范菲茨的家了。
理所当然,门没有打开。外面也没看到任何名字标识住户是谁。

巴克:巴克从兜里掏出NYPD的证件,敲了敲房门
巴克:“米歇尔女士,在家的话请开一下房门。”


你们等了一阵子。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次敲门的时候,木门以惊人的速度快速打开。
站在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和你们年龄差不多的女性。
普通的身高,穿着黑色高跟鞋,戴着眼镜。
长相不错,有一种高冷美女的感觉,但是头发却弄成了50岁太太般的,竖起来的蓬蓬卷发。

巴克:“米歇尔女士,我们都知道你在家,所以……喔,你好米歇尔女士,我是巴克卢浦,很高兴见到你。”
她毫不掩饰厌恶的眼神,看了看眼前的警察,再看看另外两人。
她的视线在伊莎贝拉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才开口:
米歇尔:“另外两位是谁?”
西蒙:“咳” 西蒙清了清嗓子,漏出一个微妙的笑容,“我叫西蒙,你应该认识我”
米歇尔:“不,我不认识。你很恶心,离我远一点。”

KP:(原文:disgusting)
伊莎贝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蒙:(受伤了……)
西蒙:(很好,这个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西蒙:西蒙对自己的魅力陷入的自我怀疑
西蒙:已经开始愣神了

巴克:“是记录员和法医。”
巴克:巴克面不改色地说道

米歇尔:“法医?为啥要法医?这男人?”
伊莎贝拉:“女士,我是法医。负责协助巴克警官的调查。”伊莎贝拉强行忍住了爆笑的冲动,板着脸回答米歇尔。

西蒙:(qwq)
伊莎贝拉:(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伊莎贝拉:(你这样怎么把人家带回老家结婚
伊莎贝拉:(表现出你的魅力啊!西蒙爱豆!!

西蒙:(我跟你讲,这个女人太特别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麽妖艳不做作的了)
伊莎贝拉:(笑到趴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哈哈哈哈哈哈
巴克:(hhhhhhhhh)
西蒙:(我要去翻翻言情72套路,这个女人,本少爷看上了)

巴克:“她同时也是阿比盖尔的好友,唔……西蒙?”
巴克:巴克伸手在西蒙眼前晃了晃

西蒙:瞪,抬手拍开 “干啥?”
巴克:“赶苍蝇。” 巴克移开视线:“所以,米歇尔女士,可以请我们进去坐坐吗?还是说你不介意就在这里说话?”

米歇尔:“你...” 她直直地看着伊莎贝拉的眼睛。
米歇尔:“你不是被这两人押来的吧?我建议你,被迫害的话,要及时说出口哦?”
米歇尔:“就算是警察,在舆论什么的面前,也是和虫子一样的。”

巴克:伸出右手挠了挠额头
伊莎贝拉:“如果有这方面的困扰的话,我一定会来找你的,米歇尔女士。”
西蒙:“喂?女士?你觉得我们看起来像坏人吗???”
西蒙:西蒙下意识指了指自己的脸

米歇尔:“男人有好东西?哼。”
她嗤笑了一下,回过头走进去,不过木门没有关上,似乎是让你们进入。

巴克:巴克合并食指和中指,做了个“gogogo”的手势
巴克:(进门啦)

哒。哒。哒。高跟鞋走在木质地板的声音。似乎没有停下来,只是往里面走去。
西蒙:“我觉得你对男人有很深的误解,你要知道不管是什么,总是有好有坏的,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是,以偏概全,可不是淑女所为”西蒙,就这样走进去了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想笑又不能笑,她几乎把自己的表情拧成了一个……看起来并不美观的……,她单手掩面,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自己的同行人,跟着米歇尔女士进了房。
西蒙:一脸严肃的绅士西蒙,用手肘轻轻撞击了一下贝拉,用眼神传递自己的委屈

西蒙:(我,很,委,屈,啊,还,笑)
伊莎贝拉:(好的好的不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蒙:(西蒙在心中向你竖起了中指)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在心里给你比了个爱心
西蒙:(♡)

她的公寓单间,与其说是住家,更像是一个图书馆。
每个开放空间都有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女性主义以及社会学研究的书籍。当然也有诗词本以及小说。
其中一个角落有一个破旧的小沙发。沙发上挂着一张照片,是一个小女孩站在一栋木屋前的画面。
除此之外,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看不到任何其他私人物品。

巴克:(对了)
西蒙:(咋啦
巴克:(阿比盖尔的房间里,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
巴克:(这间房间的气味和阿比盖尔家里一样吗?)


阿比盖尔.劳拉.莱特的房间充满胶水味和油漆味。
这里则是独特的书卷味,和图书馆里很相似。

米歇尔.范菲茨大辣辣的坐在沙发上,翘起腿。
米歇尔:“我没准备你们的地方。”
米歇尔:“应该说,我从来就没打算准备别人的位置。你们随意站在你们想站的地方吧。”

伊莎贝拉:“咳。” 伊莎贝拉正了正表情,环视四周,并无视了西蒙的小动作。
巴克:“没关系,我并不介意。” 巴克扫了两眼室内的陈设:“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她无趣地用一只手扶着侧脸,半睁着双眼,等待你开口。

巴克:“米歇尔女士,你最后一次见到阿比盖尔是在什么时候?”
米歇尔:“五月底吧?这你们不是都知道的吗?”
西蒙:(那问的话就是,最后一次见,失踪时在干啥,有没有听到什么,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流言,看到奇怪的人)
巴克:“确切来说是我的前任知道,而他已经带着他知道的一切前往肯塔基了——你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在做什么?”
米歇尔:“谁知道啊?不就是窝在她房间里搞什么艺术?怎么,对你们男人来说,时刻监视邻居才是正常之举吗?”
巴克:“以我的工作而言我很想说是的,但事实上只有变态才会那样做。”
巴克:巴克回想了一下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对警官的提问并不感兴趣,她倒是对沙发上的照片更感兴趣一些。
沙发上的照片并不大,只是一般的相片大小,与其贴在墙上,放进相簿里更合适。
由于是一张黑白照片,你看不出具体的颜色。
照片里,一个穿着浅色长裙的黑短发小女孩,面无表情地直直站在一个破旧的房子前。
是个木屋,不过看起来做工还是比较好的,房龄不会超过二三十年。

西蒙:西蒙对书架倒是十分感兴趣,在书架前上下仔细端量着
西蒙:(能申请图书馆吗)

KP:(可以)

* 西蒙 投掷 图书馆利用(60) : 1d100 = 25  成功

你随意看了一下,立刻看到了一本书面上写着《 Le Livre de la Cité des Dames》的书。
不过你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米歇尔就立刻用右手食指指着你:
米歇尔:“你,不许碰我的收藏。把你肮脏的手移开。”
西蒙:把手举起,摇着手掌做投降状,又缓缓放下,摊手耸肩“收藏品?”顿了顿,微扬下颚“多少钱?”
米歇尔:“不卖。尤其你根本不会理解,伟大的克里斯蒂娜·德·皮桑的理想世界。”
伊莎贝拉:听到西蒙有些轻浮的发言,伊莎贝拉皱了皱眉头。

伊莎贝拉:“这样的问题的确让人不快——”伊莎贝拉接口道,“米歇尔女士,你在阿比盖尔消失之前有在什么地方遇到过她吗?”
米歇尔:“没有。我也一阵子没看到她了。谁知道她在房间里待了多久啊。偶尔是会在走廊上看到。”
巴克:“5月28号那天,你有没有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比如声音,气味之类的。”
米歇尔:“那么久远的事我哪记得?最近半年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伊莎贝拉:“咦,偶尔在走廊上遇到?米歇尔你还记得她那时看起来有什么特别的吗?……比如说觉得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或者是整个人看起来比较兴奋?”
米歇尔:“不知道。没注意。”

西蒙:我要对克里斯蒂娜·德·皮桑这个名字进行回忆,看看这个名字在我的记忆里是一个什么印象
西蒙:(需要灵感吗

KP:(知识减半吧)

* 西蒙 投掷  知识/2(42) : 1d100 = 96  大失败

西蒙:(大失败……)
西蒙:(不过我刚刚好像百度到什么orz)

伊莎贝拉:(我对这个东西也有点好奇,我可以跟西蒙一样过一个知识吗
KP:(可以)

* 伊莎贝拉 投掷  知识/2(45) = 38  失败

这名字过于偏门,西蒙和伊莎贝拉都不记得自己曾经看过。
不知道为什么,西蒙脑里总是浮现一些毫不相干的数学家以及天文学家的名字。
晃了晃脑袋,思想在跳跃,又开始不自觉地想着几天前工作上看到的无聊见闻。
KP:(一小时内所有知识检定成功率减30,包括减半的,会变成先减半再减30)
西蒙:(......好)

米歇尔看着你们,然后用头部的动作以及眼神示意你们离开那书柜。
米歇尔:“皮桑是最早期的女权作家之一。”
米歇尔:“她指出了《Roman de la Rose》那令人作恶的理想世界的致命缺陷,提出一个由妇女的事业和平等教育构筑的环境。”
米歇尔:“反正是你们这群人不会感兴趣,是反你们天O的男人‘建制’的伟大作品。”

KP:(原文:establishment)

伊莎贝拉:“我对米歇尔女士你说的理想世界十分好奇,你介意跟我说一下吗?” 伊莎贝拉看了看那本书,挑了挑眉,随即发现现在并不是个问这种问题的好时候。“噢……抱歉,现在是调查时间。”

巴克:“最近你接待过百科全书的推销员吗?”
米歇尔:“没有。推销员根本不可能进来的吧?”
巴克:巴克抱起双臂,微微歪起脑袋
巴克:叹了口气


米歇尔:“所以,你们是来骚扰我的、质问我的,还是来调查的?”
米歇尔:“莱特小姐已经离开了,你们还在这儿找什么?过了几个月才来,不害臊吗?果然女人失踪就这么不受关注?”

她鼻子呼着气,嘴角上扬了一下,然后又回复了扑克脸。
巴克:“调查案件是警察的职责,不会因受害人的性别而差别对待。”
米歇尔:“场面话是这么说的呢~”
西蒙:“反过来想想,如果不是在乎的话,我们怎么会来打扰你呢”
巴克:“而米歇尔女士你作为热心的公民,也有义务对此提供切实的帮助。”
米歇尔:“所以?还有什么事吗?”
西蒙:“你不感到害怕吗?在这个地方,失踪了人的地方,还能够保持如此的理性”
巴克:“……公寓中有人养狗吗?”
米歇尔:“......”

* 巴克 投掷  侦查(80) : 1d100 = 58  成功

巴克看到她先闭上眼,稍微向右边瞄了一下,最后才直直看着你。
米歇尔:“公寓里是不给养宠物的。不可能有什么狗。”

巴克:(她的右边就是我的左边?)
西蒙:(...
西蒙:(我感觉,她在瞄什么宠物)

KP:(她的右边)
西蒙:(怕不是忽然跳出来个魔兽)
巴克:(需要骰侦查吗)
KP:(不需要)

巴克:巴克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顺着米歇尔那一闪而过的目光看去
巴克什么也没看到。
巴克:“呼……”

米歇尔:“你们是来浪费时间的吗?应该说,你们原本就是在浪费时间。” 她嘴角再次歪斜了一下。
米歇尔:“我对于莱特小姐的失踪案毫不知情,也帮不上什么忙。既然该问的问完了,能请你们离开吗?”
伊莎贝拉:(米歇尔的敌意意外的很高
巴克:“老实说,我的几个前辈们说的还真对,女人的证词不可信。”巴克耸了耸肩:“她们狡猾,冲动,偏激,问起证词不是事不关己就是夸大其词。”
巴克:“也许我应该去问问阿比盖尔的男邻居,唔,就这么做吧,为了不让今天白跑一趟。”
巴克:“那么,打扰了。”巴克向米歇尔点了点头:“谢谢你的红茶,虽然我没有喝到。”
西蒙:西蒙站直了身子,朝那个女士微微欠身“虽然你对我们有些莫名其妙的敌意,但是需要帮忙或者有什么发现的话,还是请联系我们”

她无视了巴克的发言。也没打算多看你们几眼,走到了其中一个书架前,随手拿起一本书开始翻看。

伊莎贝拉:“唔,在离开之前,”伊莎贝拉试图再争取一些信息,“米歇尔小姐,你使用过你的邮箱吗?我是说,公寓那个。”
米歇尔:“没有。没必要。说到底,本来就不会有人给我寄什么。”她随口回答了伊莎贝拉的疑问。

西蒙:西蒙用便利贴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随手贴在了一边

伊莎贝拉:(……等一下,你是在撩妹吗,西蒙?
西蒙:(毕竟,我还要带回老家结婚的女人)
伊莎贝拉:(祝你好运
西蒙:(不娶何撩)
西蒙:(陷入沉思……)

维所:(可怜人)
伊莎贝拉:(革命尚未成功
西蒙:(喵喵喵?别吧,老哥,我只是想要试试

巴克:“走吧,我们去四楼看看。”
巴克:巴克站在门口向两人喊

西蒙:西蒙迈步走出
伊莎贝拉:“嗯,走吧,去四楼。”伊莎贝拉转过头去对西蒙说。

范菲茨女士背对着你们,因此你并不知道她对于‘四楼’是不是又什么特别的反应。
你们离开了202号室,回到了走廊。

伊莎贝拉:(等一等,kp桑,我可以过一个极难的侦查判定吗?
KP:(COC6不存在极难。怎么了?)
伊莎贝拉:(没事了
KP:(我大概知道你想干什么。那就,伊莎贝拉,侦查检定减半试试)

* 伊莎贝拉 投掷 侦查/2(40) : 1d100 = 38  成功

木门关上前,伊莎贝拉似乎瞄到米歇尔的手举起来,在书架前停留了两秒,再放下,这样的动作。
她做出这动作的理由就不得而知了。究竟只是一个选书的动作,还是什么下意识的举动呢?

伊莎贝拉:(手举起来的时候,是很自然的就直接举起来了吗?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手势)
KP:(很自然的姿势,没有什么特别的手势)

西蒙:“总之,这个女人,真是异常可疑”
巴克:“没错,但我现在拿她毫无办法。”巴克面无表情地看着走廊的地摊:“也许半夜时候我可以套着黑头罩再来拜访她一次。”
伊莎贝拉:“……你是变态吗,巴克警官?”
伊莎贝拉:“小心不要做坏事,不然巴克警官会在半夜的时候套着黑头套出现在你的窗户前~”

巴克:“警察是有局限性的,他们需要保护很多根本不值得保护的人。但是下了班就不必如此了。”
巴克:(JOJO,我不做警察啦!)

西蒙:“我觉得,不错,我或许可以在周刊里专门开一个儿童专栏写一个这样的故事。”
西蒙:“我想没多久,巴克,会成为另类的英雄,宝爸宝妈的?哈哈哈哈哈哈”

伊莎贝拉:“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西蒙:“那咱们再去,别的房间试试吧”
巴克:“也好,反正这一整栋楼都透着诡异。”

你们再次穿越走廊。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走廊再次被拉长了。
也许是你们的步伐变小了吧。你们只能这么理解。
再次走上楼梯,到达第三楼。
这次,走廊的深处并没有向上的楼梯。

西蒙:“令人不适的感觉……”
西蒙:“我们还是先去别的住户家”

巴克:巴克沉默地点了点头
西蒙:“这层,还有谁,可以去聊聊”
巴克:“301,一间一间的问吧。”
西蒙:“只能这样了”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看了看手机。
伊莎贝拉:(现在几点?

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前后。

巴克:“调查取证,无聊但又必要的环节……老实说我并不擅长这方面的工作。”
巴克:巴克走到301门前,敲了敲门
巴克:“有人在吗?”


敲了敲301号房,立刻从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男人:“来啦~~~”
声音有些拉长。是个相比一般人稍微雄厚的声线。
然后是咚咚咚的小跑步声。最后,木门打开了。

是个中年人。头发向着一边歪斜,毛衣和裤子不搭配,皮鞋看起来磨损严重又肮脏。
按照资料,这应该是罗杰.卡伦(Roger Carun)先生。
是个科幻小说家。他的《夜海》(Nightsea)系列取得了还行的成功。

伊莎贝拉:(妈的,我脑子里居然出现了一个双马尾络腮胡的中年大汉哒哒哒的小跑过来开门……
西蒙:(蜜汁有毒)
巴克:(请停止你的可怕幻想)
KP:(是的,差不多就是这样)

巴克:“巴克卢浦,NYPD警员。” 巴克右手展示着证件:“希望可以占用你的一点时间,卡伦先生。”
伊莎贝拉:“我是法医,伊莎贝尔,另外一位先生则是记录员。希望卡伦先生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西蒙:点头(emmmmm)
他稍微迟疑地看了看证件,然后微笑。
罗杰:“哦,好啊。请进请进。” 他让开,扶着门,让你们进入。
西蒙:大方的跟在巴克身后进去了,边走边打量着里面的环境
伊莎贝拉:卡伦先生的态度与米歇尔女士的态度对比实在过于鲜明,使得伊莎贝拉对卡伦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她进门时有意转过头对卡伦微笑示意。
伊莎贝拉:“非常感谢你的配合,卡伦先生。”


公寓看起来像是80年代的,各种风格混搭的摆饰。
各种东西虽然整理的井然有序,却总是有几样物品没有收好。
家具有些花俏,搭色有些新颖,风格很显眼却不好看。有点旧。
你们还看到桌上有一个老旧的打字机。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写作用具。

巴克:“茶就不必了,我们应该待不了太久。”
罗杰:“啊,我这儿没有什么咖啡呢。喝水行不?啊,不需要?”
他停下了正往厨房去的脚步,上半身和下半身看起来有些不协调,然后又乖乖坐在鲜绿色的沙发上。
巴克:“我想我们还是尽快步入主题为好——卡伦先生,你和楼下201房的阿比盖尔小姐有过接触吗?”
罗杰:“啊,果然是那孩子的事啊。” 他苦笑了一下 “我和她并不熟呢,仅仅是住在同一栋的邻居罢了。”
罗杰:“她也很安静,不是什么麻烦的年轻人。我们几乎不交谈,只是偶尔在走廊会碰面打个招呼啊。”

伊莎贝拉:“唔,冒昧问一句,卡伦先生你的身体是有过什么病症吗?”因为问的有些突兀,伊莎贝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你的上下半身似乎不太协调……是因为忙于写作所以坐的比较久吗?你瞧,我是个医生。”
罗杰:“病症?不不不,我身体壮的很呢。啊,一年前我的家庭医生说要我注意高血压来着?”
西蒙:“您一个人住吗?家具挺不错的”
罗杰:“是啊。老男人一个呢。” 他哈哈大笑 “哎呀,现在也没有什么人对作家感兴趣的了。”
伊莎贝拉:“原来如此……那你认识302的米歇尔小姐吗?”
罗杰:“你们和她见面了?” 他表示着理解 “她就算不在这儿也是个名人呢,各方面来讲。”
伊莎贝拉:“是的,各方面来说都是个名人呢。你对她有什么了解吗?在碰见她的时候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吗?”

伊莎贝拉:(卡伦好忙啊哈哈哈哈
巴克:(我还是偏向于调查28号到底发生了什么)
伊莎贝拉:(分开调查,没毛病

罗杰:“没有呢。范菲茨是那种,别在她面前出现就没事的类型吧?所以我都躲着她呢。”
西蒙:“啧,这个女人,看来不止是对我们,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具有攻击性”
伊莎贝拉:“卡伦先生有遇到过推销员吗?”
伊莎贝拉:“比如说,百科全书推销人一类的?”

罗杰:“推销员?咦?为什么是百科全书?现在还真是什么都上门来卖呢。”
罗杰:“如你们所见,要不是哪个住户允许,不然一般不会有其他人进来这儿的啊,更不用说上门推销了。”
罗杰:“你们说的推销人,我是完全一点也毫不知情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呢。”

伊莎贝拉:“是这样吗……卡伦先生,你用过公寓的邮箱吗?”
罗杰:“啊,东西一般都是我亲自去领的,所以邮箱我是不用的哦。”

西蒙:踱步到打字机旁看了眼“卡伦先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新作”
罗杰:“啊,这个嘛,最近陷入了低潮期呢,毫无灵感啊,哈哈哈。之前还被编辑骂了一小时呢。足足一小时啊!至于吗!”
伊莎贝拉:“毕竟是灵感嘛。卡伦先生,如果有能够给你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的东西,你觉得那会是什么呢?”
罗杰:“啊,灵感这玩意儿,根本就是抓不着的东西啦。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也不知道需要什么呢。”
巴克:“你是一名作家,那你的记忆力如何?有记日记的习惯吗?”
罗杰:“我没有做笔记的习惯呢。就因为总是临场发挥,写出来的东西才被编辑改好久呢。”

巴克:(那个没有呢难道不是回应伊莎贝拉所说的“异常的事”吗)
KP:(不是啊,是回答伊莎贝拉说都在躲着米歇尔,所以有什么异常也不会知道)

西蒙:“这地方有没有像都市传闻一样的东西,有没有听过,像是不存在的第四楼一样”
罗杰:“我是科幻作家,不是灵异作家啊。那种事,不可能会有,我也不感兴趣,不会去主动听来的啊。”
伊莎贝拉:“也就是说,你对灵感并没有非常的执着是吗?”
巴克:“那5月28号那天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比如,声响啊,气味啊,光亮啊之类的?”
巴克:“你还记得吗?”

他用双手稍微磨了一下沙发,拉出一小块毛球,然后又搓搓手。
罗杰:“没有呢。一切正常。我不记得有发生过什么事。没有哦。”
巴克:巴克轻轻皱了皱眉
西蒙:(明显在撒谎啊……)

巴克:“卡伦先生,即使我在警校只念了三个月,也能一眼就看得出来你刚刚在撒谎。”
巴克:巴克摇了摇头

西蒙:“卡伦先生,这里并没有外人”
罗杰:“啊,不,我为什么要向警察说谎呢。对我没有益处呀。不会有什么益处吧。”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巴克觉得,罗杰.卡伦在回答一些问题时,总是重复着否定。
在心理学上,在犯罪学上,那是在强调并否认一件事的举动。
很明显地,他似乎在对你说谎,但是究竟说谎对他又有什么帮助,你也想象不来。
他并没有任何的不良记录,是个谦虚又友善的良好市民。
当然,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实际上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伊莎贝拉:“卡伦先生,请相信我的信誉。”
伊莎贝拉:(申请信誉检定
伊莎贝拉:(现在不太方便rp说服……气,先小弧一下

KP:(拒绝)
西蒙:(我能申请劝说吗)
KP:(劝说原因,理由,以及希望由什么结果?)
西蒙:(因为我觉得他在说谎,想要他说出当时的真实经过,以及他不愿意诉说的原因)
KP:(那么,需要合理的劝说理由)
西蒙:(人命关天啊)
伊莎贝拉:(请给我一段时间我码一下字)
西蒙:(好)

巴克:“我也不明白这对你们来说为什么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但是说真的,你不是保密的合格人选。”
西蒙:“卡伦先生,你真的很不会撒谎。”
罗杰:“不,所以说,我并没有啊。我很配合哦?你问的,我都有回答吧?”
巴克:“你的态度不够强硬,内心也不够坚定,手边的小动作暴露了你的心虚,不断地否定又显示你急于与此事脱离干系……”
巴克:巴克缓缓踱着步

伊莎贝拉:“请听我说,卡伦先生。”伊莎贝拉向前倾身,真诚而诚恳的说。“失踪的这名小姐,是我的挚友。我们为了找到她的消息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并且愿意付出更多。”
伊莎贝拉:“你所顾虑的事情,我可以尽我的力量为你解决。”

罗杰:“我对于这位小姐的事感到心痛,但是你们没办法让我说出我原本就不知道的事嘛。” 他尴尬地苦笑着。
巴克:“我可以肯定你不是绑架阿比盖尔的犯人,因为我相信你是良好而善良的守法公民。但我也肯定你知情不报,也许是害怕被人报复,也许是担心牵扯太深。”
罗杰:“啊呀呀,这误解怎么会被闹得那么大了。这件事与我无关,真的。”
伊莎贝拉:“我只希望你能够说出你知道的事情,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
伊莎贝拉:“这件事已经让一个人受害了,我们不应该让凶手逍遥法外。”

罗杰:“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这是在说我是嫌疑人吗?你们再这么咄咄逼人,我就要请我的律师告你们了。”
伊莎贝拉:“如果你要隐瞒什么,那也极有可能让你也遇到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在了解事情原委之前,我们很难保护你们的安全。”
巴克:巴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他的微笑有些僵硬,也看得到他额头上的汗滴。
罗杰:“请你们离开。” 他仅仅这么说道。
巴克:“卡伦先生,如果我们现在面带笑容地离开,并大声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配合,声称案件因为你的情报而取得了重大进展——”

巴克:(西蒙那段话?)
巴克:(有什么证据啊)

西蒙:(我就拿出录音笔威胁他,……好像,没破绽emmm

罗杰:“请你们离开。” 他重复。“这件事与我无关。而且我也要行使沉默的权利。有什么事,请找我的律师洽谈。”
巴克:巴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伊莎贝拉:“你难道愿意让恶者逍遥法外,而让你或者是其他的无辜的人遭受牵连吗…即使是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无法保障的情况下?”伊莎贝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罗杰:“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微笑着。“我还有事必须要忙,可以请你们离开吗?”

西蒙:(所以我,点劝服,有,何用…… 欲言又止)
伊莎贝拉:(我想把他拖小黑屋…真的是,被威胁谁会乐意说啊…
西蒙:(怕了就会说)
西蒙:(威胁生命之类?)
西蒙:(我们的威胁没在暗处的威胁大咯……)

伊莎贝拉:(如果是我我才不吃这套…因为我不知道暗处有什么威胁
伊莎贝拉:(或者有可能说,我知道这个而别人不知道的时候,可能存活几率更大一点

西蒙:(陷入沉思……

巴克:“很遗憾,警察巴克对此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卡伦先生你并没有犯法。”
巴克:巴克站了起来,走近卡伦

他有些害怕地向后退去,身体几乎要陷入沙发里。
巴克:“据说你写过一本叫做《夜海》的小说,我一直想读一下,却没有时间去书店。今天正好来了,就请卡伦先生送我一本《夜海》吧。”
巴克:巴克露出一个微笑

罗杰:“啊,这个嘛,那边桌上应该有一本...哦?”
西蒙:(这个叫什么,强求,嗯)
巴克:“希望卡伦先生能在扉页写上一些你想对我说的话,因为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我收藏的每一本书都与众不同。”
伊莎贝拉:“巴克警官,”伊莎贝拉叹了口气,“你吓到卡伦先生了。”
巴克:“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唔,我可以给钱,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罗杰:“额,当然可以啊”
伊莎贝拉:“非常抱歉,巴克警官并不擅长与人来往,如果你感觉不适的话,我们可以单独聊聊。”伊莎贝拉尽量放缓语气跟他沟通。
伊莎贝拉:(我希望我开头的示好和我的颜值能起到作用

巴克:“五分钟后我会来取书。伙计们,给卡伦先生五分钟的时间吧,我们也耽误的够久了。”
西蒙:“嗯,那么走吧”
巴克:巴克站起来,走出房间,在楼道里安静等待着

你们回到了走廊上。门后传来了木门关上并上锁的声音。
伊莎贝拉:(笑死……

巴克:五分钟后,巴克去敲门
巴克:敲门
巴克:敲门
巴克:敲门
巴克:敲门

没有回应。
巴克:敲门
巴克:敲门

西蒙:(不好的预感)
你感觉,敲门声比起之前,要厚实了一些。
也许门后用什么家具挡起来了。
然后,你们看到,门下的缝隙,传出来一张纸。

巴克:巴克蹲下,捡起那张纸

那似乎是他的小说的草稿。
是打字机的印刷体,但是内容没有什么特别的。
白纸的角落,用手写上了这么一句话。

引用
请你们离开。也建议你们,不要待到日落。

伊莎贝拉:(现在几点
现在是下午两点半左右。

Rincewind:(这个谈崩是剧情设置自动还是只是策略错了导致的)
KP:(是被逼出来的)

巴克:巴克站起身,面色严肃地看着同伴
巴克:“看来这就是卡伦先生能做出的最大程度的透露了。”

伊莎贝拉:“不论如何,我希望警官你调查的方式能够温柔一些。”
巴克:“很难再找到比米歇尔还要难以对付的证人,也很难找到比卡伦先生态度还要好的证人了。所以这大概就是我们能从这栋建筑中得到的唯一讯息了。”
巴克:“我已经足够温柔了,没有逼供,没有行刑,甚至连言语逼迫都没有——因为我知道他目前还是一名守法公民。”

西蒙:“危险啊……” 西蒙从背包掏出手枪,放在了衣服兜里

Rincewind:(真温柔啊.jpg)
巴克:(是啊)

伊莎贝拉:“……我想我现在也许跟米歇尔小姐很有共同话题。” 伊莎贝拉撇嘴。“去问问其他人?”
西蒙:“总之,还是要继续调查下去的”
伊莎贝拉:“西蒙,把你的手枪先收起来吧。”
巴克:“我打算回阿比盖尔的房间再调查一下,上午看的太匆忙,可能会错过一些细节。”
巴克:“至于其他人,我不觉得会有更多的收获——不过谁知道呢。”

西蒙: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枪,递过去,那还是你收起来,“我想你来用会更合适”
巴克:伸手拍了拍枪袋“我怎么可能会没有这东西”
西蒙:翻了个白眼 “我给女士”
巴克:耸耸肩
伊莎贝拉:“我并没有持枪证,你拿着吧。”

* 伊莎贝拉 投掷 灵感(45) : 1d100 = 96  大失败

伊莎贝拉感觉头疼,无法做出正确的思考。
KP:(下次骰点成功率-20)

* 西蒙 投掷  灵感(80) : 1d100 = 39  成功
* 巴克 投掷  灵感(75) : 1d100 = 59  成功


西蒙和巴克发现,无论是米歇尔.范菲茨,或是罗杰.卡伦的家中...
都没有看到任何电视、收音机、和电话。甚至连报纸都没有。
仿佛两人已经和外界断绝了联络。

西蒙:“简直像一个异次元空间”
巴克:“邮箱里的那些灰尘……”
西蒙:收起枪支 “以及,没有任何通讯设施的房间”
巴克:“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其他的住户也是如此。除了阿比盖尔。”
伊莎贝拉:“警官。”伊莎贝拉开口道。“没有任何通讯设施的房间,那刚刚……作家是怎么联系到他的编辑的?”
KP:(编辑是不错的着眼点)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正当你们思考着的时候,你们眼光余角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走下楼梯。

巴克:“我不知道。不过现在……”
巴克:巴克大步向楼梯处跑去

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一愣,随即追了上去。
西蒙:西蒙跟着过去了

那人影,似乎手里拿着什么。也许是一个公文包。
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刺,跟着下楼,然而眼前,只是一个空旷的走廊。
走廊里没有任何人,也看不出是不是跑进了其中哪一扇门。
你们再次感到走廊被拉长的错觉。地毯上没有任何皱褶。

巴克:(现在的楼层是?)
KP:(2楼)

巴克:“………”
伊莎贝拉:“怎么了,巴克?”
巴克:“我看到了一个人影,而且我相信你们也看到了。”
巴克:“一个提着…公文包的人影,消失在这层楼中。”

伊莎贝拉:“……我觉得待在这里很不妙,可以回三楼吗?”伊莎贝拉有些不安。
伊莎贝拉: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伊莎贝拉想起来,之前自己也曾看过一个消失的人影。

巴克:“如果想要追求安全,那最安全的办法是现在就离开这里。”巴克平静地说道
伊莎贝拉:“……好的。”
伊莎贝拉:“我跟你们在一起吧。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巴克:巴克首先确认了一下,这一层是不是还是只有四个房间
这一层确实只有四扇门。
伊莎贝拉:“要一扇门一扇门问过去吗?”

巴克:(我记得好像没住满?)
KP:(其中两个没有住人)
西蒙:(那只能再一个个敲了)
巴克:(这四间房子两间没有住人,也就是除了米歇尔之外还有一个住户)
KP:(阿比盖尔啊)
伊莎贝拉:(没住人的怎么调查……)
西蒙:(那刚刚见鬼了)
伊莎贝拉:(是见鬼了啊
西蒙:(…好像是)
巴克:(我还以为阿比盖尔的房间也被当做没有住人的)
西蒙:(试试看能不能撬开空房间)
KP:(你可以开锁试试)
巴克:(我钳工75)
KP:(你个警察,专业是违法入室啊)
西蒙:(我有铁丝……有加成吗)
KP:(没有)
KP:(本来就是没有用具不能开的,有用具不会增加成功率)
西蒙:(专业警察,总是有些特殊经历的)
西蒙:(那好的吧)

Rincewind:(你该不会想演一出其实我是假的警察的展开吧)
巴克:(我用的罪犯模板)
巴克:(为什么用罪犯模板请看我的背景)

Rincewind:(那也更偏向于流浪者之类的模板吧)
巴克:(就当你我早就认识了吧)
巴克:(我个人认为是罪犯)

Rincewind:(混贫民窟需要撬锁技能么
巴克:(我认为需要)

巴克:(能不能用侦查,查看两个空房子哪一扇门最近被打开过?)
巴克:(比如观察门把手的灰尘)


你们仔细观察了门把,门把手上都没有任何灰尘。

巴克:(钥匙口处的划痕)

钥匙口看上去,无论哪个都有最近频繁使用的痕迹。

巴克:“……记者,铁丝给我。”巴克站在203的门前,像几年前一样管记者借用着工具
西蒙:“递过去,嗯,拜托你了”

* 王叶 投掷  钳工(75) : 1d100 = 74  成功

咔擦。你很顺利地将门锁撬开了。
你稍微深呼吸,然后快速地将门打开!
而里面,只有白色的墙壁和木制的地板。没有任何家具、物品,当然也没有任何人。
地板堆积了灰尘,没有任何脚印。
巴克:(几个房间都是如此吗)
你们不信邪地看了看204号房,依然如此。
两间都是没有租出去的公寓隔间。

KP:(你们是想去拜访三楼其他人呢,还是到一楼去呢)
巴克:(三楼还有几个人?)
KP:(两个)
西蒙:(既然还有时间,当然想再调查)
巴克:(嗯,我也这么想)
西蒙:(又不是在晚上)
西蒙:(好)

巴克:(而且是不是只确认了203204没有那个人影,但201202并没有确认?)
KP:(对)
KP:(202是米歇尔。201是阿比盖尔)
巴克:(那个人影可能就是米歇尔,可能躲在201,也可能根本就是个鬼)
西蒙:(我感觉那个高傲女人,总不会这么神经质,还尾随,还偷窥……)
伊莎贝拉:(只是我们看到了而已吧
西蒙:(可惜就是……并没有看清楚)
伊莎贝拉:(我觉得我看到两次可能会知道多一点东西…然而并没有
巴克:(也有可能那东西只是躲在米歇尔家里,就像提到狗时她看向一边的空气一样。她究竟是在看空气,还是在看某种只有她看得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无从得知)

巴克再次取出了201号房的钥匙,在阿比盖尔那疯狂的空间中寻了一圈。
理所当然,什么也没有。至于米歇尔,你们很犹豫该不该再度打扰她。
拖了那么久,要再度追上那神秘的人影,恐怕相当困难。
就算是米歇尔,只要她否认,你们也无法做什么。

无法得到进一步的线索的你们,只好放弃追踪,再度向楼上走去。
下一个,是302号房的路易.珀斯特(Louis Post)。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KP: 今天节奏有点慢?抱歉,大概是我的锅。(双开是不好的,恩。)
西蒙:我有点担心走廊,我们跑来跑去,然后kp会说走廊越来越长,然后就没有办法走出去了
巴克·卢普:我没什么思路
Rincewind:有点怀疑
Rincewind:每个住客最后都会聊崩么

伊莎贝拉:(说好的预计1-2天结团.jpg
KP:欧美论坛,有人两小时完结,有人跑了六七个session...
KP:团的方向完全取决于你们。
KP:个人希望不拖那么久
西蒙:没事的
KP:至于聊崩,看人。

Rincewind:感觉最省事的方法就是
Rincewind:就地坐下,在楼里呆到晚上

巴克:如果按我角色的意见,是非常希望能和两名同伴在天黑前离开这里的
巴克:毕竟今天不是世界末日
巴克:明天还有时间,还有其他的调查机会


Rincewind:今天这位怎么就聊崩了
Rincewind:两位pc交替使用完全不同的态势说服
Rincewind:都看呆了

伊莎贝拉:笑死……
KP:恩... 你被人指着说自己在骗人,咄咄逼人的讲一大堆,最后警察还威胁你,给你5min的思考时间
KP:你会怎么做
伊莎贝拉:我只是想有话好说我们聊一会天……然后就
Rincewind:要说服之前协调一下嘛
Rincewind:感觉唱白脸比较好

伊莎贝拉:巴克确实比较硬
巴克:我是觉得太磨叽了,不想和一个大老爷们互相磨叽半天还什么线索都得不到
伊莎贝拉:我只想唠嗑然后慢慢套话

KP:至于米歇尔...
KP:她本来就是个比较... 攻击性比较强,比较烦人的角色
KP:模组原文:annoying feminist
Rincewind:问题
Rincewind:annoying feminist看到这个模组
Rincewind:是否会抗议

KP:这个我管不着
Rincewind:(只是个吐槽)
KP:我之前不是说了嘛
KP:究竟是feminist还是feminazi我不保证
维所:我个人偏向feminazi

Rincewind:巴克真是,好咄咄逼人……
Rincewind:米歇尔不合作了最后还要去惹人家一下

巴克:我直接将我看到的,猜想到的说出来,如果对方愿意就此配合那再好不过,如果对方反而更不愿意配合,那我就再去找其他线索
KP:角色设定是这样的没错
KP:我觉得巴克的扮演还算合理
巴克:米歇尔那最后一句我是想来激将法,但是没有成功
伊莎贝拉:你看对方有想理你吗.jpg
巴克:反正没有坏处
KP:究竟有没有呢...
Rincewind:反正你们本来就已经互相看不惯了……是这样么()
伊莎贝拉:反正已经看不惯了,不介意更加看不惯一点

巴克:最后我也不是想对卡伦施压,而是想让卡伦将不能说的话通过文字传达给我
巴克:我还特地描写自己笑了一下
巴克:这个模组我从头到尾就笑了这么一次

Rincewind:(对方看来难道不是你威胁他完了还嚣张一笑(x))
巴克:这个就看他怎么理解了
巴克:我又不是他,不能操纵他的思维

KP:......
巴克:十拿九稳的万全之法也许有,但以我的能力来说想不到
Rincewind:突然就想来一首届不到

KP:你刚刚说签字时
KP:其实我脑海里闪过了这样的画面
KP:瑟瑟发抖的中年科幻小说家给你写着子,巴克突然
KP:扭断了他的手指
巴克:而且那本小说叫《夜海》,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线索藏在里面
KP:()
巴克:结果发现并没有,只是一本普通的小说——这一点我超游了
巴克:巴克没有这么狠的

KP:嘛
巴克:警察必须保护守法公民,无论那个人值不值得保护
Rincewind:可能其中内容还是值得一读的
巴克·卢普: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我想读一下这部小说

伊莎贝拉:我伊莎贝拉的扮演出的问题有点大(。)
Rincewind:你来说服中年科幻小说家也许
Rincewind:不过抬出人命问题也有点……?

伊莎贝拉:是
Rincewind:(缺乏现实说服能力真要命)
Rincewind:(我也想不到该怎么让他开口,我觉得安抚啥的可能好点)

伊莎贝拉:那里有威胁他的意思,过分了
伊莎贝拉:我问东西一般是拉近乎然后慢慢套话,这次就…

Rincewind:那么下一个房客加油(x)
伊莎贝拉:好的
巴克:我是喜欢开诚布公,把我知道的直接摊出来,告诉对方我想要知道什么,如果对方愿意说,那就好好谈谈,如果对方不愿意,那我就再从其他地方找线索。

KP:你们可能已经察觉了
KP:马卡莉斯塔的住户
KP:全部是艺术家和作家
巴克:我还没发现,你说了我才发现的(
巴克:毕竟还有几户人家没有采访

伊莎贝拉:是,但是我没想出来这个有什么关系…
伊莎贝拉:两个作家一个艺术家

KP:灵感高的人群,大概
KP:下一个是画家
巴克:再下一个会是编辑吗
伊莎贝拉:我还特地问了作家灵感的问题
伊莎贝拉:然后他回避了

巴克:巴克并不在意艺术家和作家的灵感,对此毫无反应
Rincewind:(一个中年半过气作家
Rincewind:(对着一个刚认识而且明显调查自己的人)
Rincewind:(大谈灵感么……)
Rincewind:(记者那种性格的是做得到啦虽然)

伊莎贝拉:不是,我是问假设有能够让他灵感源源不断的东西
伊莎贝拉:那可能会是什么
伊莎贝拉:他不是提到灵感不足吗,我就顺势问了。没想到他给绕过去了

Rincewind:一个可能出现但无用的搪塞:生活
巴克:奸奇吧(
伊莎贝拉:但他连搪塞都没有
Rincewind:他可能是不善于搪塞的那种
Rincewind:所以就选了回避

伊莎贝拉:也许是

伊莎贝拉:一会是画家,我看看能不能再问一次
伊莎贝拉:虽然我感觉不太可能问出来…()


巴克:关于没有电话,你联想到了编辑,我联想到了阿比盖尔的电话留言
伊莎贝拉:因为,如果没有联系方式
伊莎贝拉:那编辑催稿不就成祥林嫂了吗

巴克:之前他说他被编辑骂,我只是很正常的跳过去了,没有在意
巴克:你竟然能发现这一点,厉害

伊莎贝拉:“开门啊!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啊!交稿啊!”

Rincewind:他还有跟编辑交流么
巴克:他说他刚刚还被编辑骂了一个小时
KP:你们可以找他的编辑问问
伊莎贝拉:我也觉得
巴克:他的编辑也是住户吧
KP:都说了,模组作者是强迫症
KP:编辑的角色卡也写好了
KP:并且不是住户
伊莎贝拉:厉害了…
巴克:竟然不是住户
伊莎贝拉:出去之后问编辑吧
伊莎贝拉:……是住户的可能性太小了吧??


巴克:说真的,我真不想把这个事结束在一天一夜里
巴克:没必要这么着急

Rincewind:反正已经拖了三个月是么()
巴克:嗯,反正都拖了好久了
巴克:今晚先各回各家,巴克回警察局值个夜班,看完那本《夜海》,第二天继续调查也来得及吧

KP:当然可以
伊莎贝拉:我是想尽量快…毕竟都拖了三个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Rincewind:我觉得不看一眼这楼晚上啥样太可惜了
Rincewind:哪怕傍晚走前最后回视一眼啥的()

伊莎贝拉:……晚上,不会是群魔乱舞吧
巴克:卡伦的忠告值得重视,即使要看晚上的大厦也最好留到最后解密的关头再说
伊莎贝拉:我看那个石像鬼都有点发怵,模组作者是个强迫症
伊莎贝拉:那没可能随便丢个石像鬼过去
伊莎贝拉:很担心那是什么意思

巴克:我就害怕这栋楼有什么可以扭曲时间的设定,楼里过去半个小时,外面天已经黑了
伊莎贝拉:我就一直在问时间……
Rincewind:你们上午看了一通 出门吃午饭的时候出去了啊
Rincewind:那时候有感觉时间感不对么()
Rincewind:虽然也可能被吓到了于是没法察觉不对劲就是了

巴克:我们得到的也只是表面的时间
伊莎贝拉:我是想尽量早点走,四点跑路就不要五点
巴克:好主意
伊莎贝拉:日落是五点到六点左右
伊莎贝拉:尽量早走,我是想试试看能不能从外界得到什么消息

Rincewind:比如联系编辑么
KP:八月。夏天。差不多六点过后才日落吧
伊莎贝拉:嗯
Rincewind:(我怎么感觉盛夏里的话)
Rincewind:(七点多才会天黑)

伊莎贝拉:六点以后也开始了啊
Rincewind:啊 黄昏
Rincewind:真是令人浮想联翩的时间


KP:其实作者还专门写了一个时间线
KP:什么日期和什么时段如何如何
伊莎贝拉:果然有啊!!!!!!
Rincewind:真强迫症
KP:毕竟,是个相当有名的作者
« 上次编辑: 2017-11-28, 周二 09:35:28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