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邪恶圣礼(Sacraments of Evil )  (阅读 1043 次)

副标题: 这个模组极度重口........并且基本上是18+,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想翻译这玩意的。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邪恶圣礼(Sacraments of Evil )
« 于: 2017-11-01, 周三 17:50:52 »
邪恶圣礼

我来到爱之花园(I went to the Garden of Love),
并看见我前所未见(And saw what I nerver had seen):
一间教堂建在中间(A chapel was built in the midst),
在我游玩的绿地上(Where I used to play on the green)。

这个教堂的门关上了(And the gates of this Chapel were shut),
门上写着"汝不可"(And “Thou shalt not" writ over the door);
所以我转向爱的花园(So I turn'd to the Garden of Love)
那里开着许多甜美的花朵(That so many sweet flower bore);

我看见里头满是坟墓(And I saw it was filled with graves),
与那些应该开满花的墓石(And tomb-stones where flowers should be),
穿着黑色礼服的牧师,他们正走动并巡视着(And Priests in black gowns, were walking their rounds),
并以荆棘捆绑着,我的欢乐和欲望(And binding with briars, my joys &s desires)。

-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爱之花园(The Garden of Love")





【调查员处理】

在约克市发生了残忍的连续杀人案。这个模组提供了一系列的事件与插曲来缓缓建立起约克市内的严峻情势。这个故事提供了几次机会来让调查员了解他们所面对的恐怖本质,但并不用直到数字事件解决了后,他们才知道谁才是他们必须组止的恐怖罪犯。这次他们必须阻止两个除了有着同样对于邪恶罪行的癖好外互不相识的独立凶手。

在这次冒险中不该忽视警方的帮助(和阻碍)。警方可能是用来阻止愚蠢的杀手马尔科姆·悉尼(Malcolm Sedny)犯案的最好资源。然而,第二个更加邪恶的凶手埃德温·布里斯托尔(Edwin Bristol)然而,他是一名没落而且因为克苏鲁神话而逐渐疯狂的贵族。除非是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不然当局将不愿对付布里斯托尔,并且在一个模仿布里斯托尔手法的下层阶级杀手意外曝光时,警方可能会转而怀疑那些他们从调查员身上听到的可怕的恐怖故事。





【KP信息】

埃德温·布里斯托尔的疯狂驱动着这件事。布里斯托尔受到名为钢衲祂驱(G'nhateccz)的罗伊格尔影响并控制。这头罗伊格尔被埋葬在这个模组的中心点,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的总教堂底下。罗伊格尔会通过最近安装新在克里斯汀大教堂的牧师会礼堂里头的石灰岩雕像与布里斯托尔交谈。

这座雕像是以嵌有纵横交错的有机粘土的石灰石雕刻而成,上头的网格允许经历了数百年的无力后的罗伊格尔将它微弱的力量集中在表面之上。罗伊格尔终究顺利的影响到了一个倒霉的人类魁儡。罗伊格尔在布里斯托尔的心中挖开了一个由挫败感组成的深渊,透过寻求雕像来让精神天线深入其中,填补他心中的黑洞。

罗伊格尔指导布里斯托尔犯下骇人听闻的谋杀案,并且迅速让他变的恶名昭彰。每个受害者大脑内的松果体都被仪式性的取出。只有来自伦敦的一名警方法医艾伦·梅尔罗斯(Allen Melrose)博士知道松果体已被切除。他在检查一具拾荒者的无名尸后就发现这点了(见【之前的谋杀案】)。即使最是聪明的医生,也不会怀疑被偷走的器官后来被埃德温·布里斯托尔在一种地狱般的、喂养长期蛰伏在总教堂底下的罗伊格尔的仪式中吃掉了。吃掉器官会使布里斯托尔充满了过量的MP,这些内在的能量会被僵化的罗伊格尔以作为它天线的雕像吸收。随着布里斯托尔的每次杀戮,钢衲祂驱便逐渐增强。

布里斯托尔的贵族出身将使调查员的处理方式复杂化。如果布里斯托尔的罪行被带到大教堂院长或警察面前,他们也不太可能对牧师采取任何官方的行动 - 尽管他们可能会以某种安静、不让人尴尬的方式拘留他,直到他们能证明调查员是对或错的。但几乎不可能逃过社会的谴责。«(好吧,平民贱如土.JPG)»

布里斯托尔是罗伊格尔的明智之选。未来的牧师有受过医疗训练(尽管布里斯托尔发现这门学科对他的纯种贵族口味来说太过于严格了,所以他从不参加大学的期末考试)。在了解了他父亲的自杀 - 与他自已实际上已经被剥夺继承权之后,布里斯托尔打算进入神职人员,唯一适合他追求的纪律。

然而,有人正在模仿布里斯托尔的努力。钢衲祂驱与和牧师在知道这点后也兴奋了起来,因为现在布里斯托尔可以继续他的可怕工作,最后把所有的罪行都推到他的模仿者身上。

这些平行的谋杀事件是由一名叫马尔科姆.悉尼的车夫犯下的,因为他的职业,他有能力不受惩罚的在约克区里走来走去,包括在教堂关闭时也一样。警方并没有发现足够的线索来想到凶手可能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人。

悉尼最初是在阅读约克日报时看到报导而获悉谋杀案。他发现由那些猎奇的记者所描述的图像在他的脑中鲜活了起来,那些魔术般的梦幻图像使他兴奋并感觉那就是他存在的核心。他立即决定要亲自尝试一下那些在叙述中骇人听闻的技巧。«(提外话,现代的报纸与推理作品也有因为类似的理由而被要求不能写的太过有可行性。)»另外,因为悉尼已经深深的陷入了疯狂之中,逐渐觉醒的罗伊格尔能在睡眠期间进入车夫的潜意识并轻易的将图像送入他的脑中。他会为了作梦而高兴的杀戮。罗伊格尔所发出的梦将强迫他撕裂男孩大脑中的松果体。

在悉尼首次谋杀一名年轻的男孩后,约克大教堂的克雷登院长将与调查员联络,请他们在幕后协助警方工作。





【一封来自约克的信】

以下信件会寄到具有最高【信誉】技能的调查员的工作地点。它的邮戳是约克市。 参见圣礼论文#1。

如果调查员被激起了好奇心,【图书馆使用】成功的话会发现报纸上的一篇报导描述克雷登院长所提到的最新一起的谋杀案(参见圣礼论文#2)。

如果调查员现在有了足够的兴趣前去约克旅行,那么这次旅行大概需要6个小时的时间。票价是11先令。








圣礼论文#1 - 来自约克(大教堂的)院长 - 以利亚.克雷登(Elijah Crayden)的一封信

亲爱的先生,

我了解你对于犯罪与种种超自然的活动有着一定程度的经验。我恐怕需要像你们这样的服务。

我是约克院长 以利亚.克雷登。也许你已经读过最近折磨着我们美丽城市的残酷谋杀案。警方至今还无法从调查中找出具体的证据,而且舆论也,唉,将这些罪行转变为歇斯底里的超自然性解释。

绅士们,我们生活在一个进步的年代。虽然我显而易见的拒绝相信有邪灵存在,«(这样的人可以当上天主教的院长?)»任何受过教育的人都会明白这些可怕的罪行是由一个人犯下的 - 而并非像某些市民相信的一样,是由撒旦或祂的某个仆从干的。

我请求你与你令人尊敬的同伴们前来约克并协助警方的调查。在你的帮助下,我相信这件事会很快的被解决的,并且这个完全是人类的的罪魁祸首将会逮到并承担他的罪行

真诚的,
以利亚克雷登
约克(大教堂)院长










圣礼论文#2 - 报纸上的一篇关于近日在约克市附近的欧塞河发现了遭谋杀男孩遗体的报导

伦敦 - 类似于早期受害者的肢解案,在警方、家人与朋友两天的搜查后,一具年轻的约克市男童的尸体在城镇西北部的湿地里被发现。当局现在并没有公布任何细节,但唐纳德·斯坦顿(Donald Stanton)督察对我们的记者透露,这名男孩显然在某种程度上与那些在过去两周内发现了的尸体,包括被谋杀的格雷斯·西顿(Grace Siddons)与某位身份不明的女士一样,身体都有被严重肢解过的痕迹。督察还指出,全数三名受害者的头骨都被破坏过,但对这些极其邪恶行为至今仍然没有任何解释或理论出现。









【与克雷登院长的会面】


作为在英格兰教会中位于高位的院长,克雷登的要求应该是个足够将调查员带到约克的强大诱因。KP可以自由的设计一些其他的办法将调查员带入故事中,某些适合他的独特办法。

到达大教堂后,调查员被要求在院长办公室外的一间小房间里等一会儿。这让调查员有时间来观查大教堂内那些老旧但庄严的摆设与装潢。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讲究的年轻人走进会客室,并且自我介绍他是埃德温·布里斯托尔,院长的私人秘书兼助理。他身上的衣服经过精细的剪裁,金色的纽扣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布里斯托尔会带着调查员们进入了院长的办公室。

克雷登是个又高又瘦的人;他的双手又瘦又小,并且连接着长而纤细的手指。他的头发是白色的,发线从前额后退,露出红润的头皮。他严厉的面孔被雪白的头发给衬托着。虽然克雷登会在接见调查员时礼貌地微笑,显然他正努力这么做。克雷登期望调查员会因为他的笑容而得到强烈的第一印象。尽管对于谋杀案有着深切的关注,但成功的【心理学】会暗示如果是在不同的情况下,他不会在调查员身上多浪费那怕是一秒的时间。

克雷登会在他们开始客气的讲述起有关谋杀案的故事时提供调查员茶点与座位。他所担心的是大多数的案件都发生在大教堂附近。教堂内的服务已经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出席礼拜的教区居民(与游客)的人数已经大幅下降了。警方正在努力的试图解开这个谜题,但似乎无法触及问题的核心。有人说在那名暴徒的背后是黑暗之王,撒旦,祂亲自指导凶手犯下那些罪行。院长说这种想法是非常可笑,但即使在这个崭新的启蒙世界里也会有将这些故事放在心上,并且不停的重复它们,直到他们的流言与想法在圈子里越传越广的愚昧群众们。院长希望调查员证明谋杀是由男人或女人犯下的,而非超自然力量在运作。

尽管确信警方能及时解开谜团,但院长还是相信能靠着调查员的"异常经验",以平息那些关于这次的谋杀案件是借由某些超自然力量在运作的想法。

在院长的发言期间,布里斯托尔会站在克雷登的桌子旁面无表情的听着。如果调查员询问至今为此的谋杀案的细节,KP应该参考在【之前的谋杀案】里提供的说明。这些叙述大多非常草率,但布里斯托尔知道着某些细节。当布里斯托尔描述他的传言时,院长的脸上会挂着担忧的皱纹。

在提到梅尔罗斯博士(Dr. Melrose)时,院长会加入对话中。他遇见了医生,并且发现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有智之士。如果他们找时间去和他商量的话,梅尔罗斯的想法会得到调查员的一致好评。院长同样提供了调查员介绍用的信件。他会说这些应该能顺利的解决他们在碰到当局时可能会发生的麻烦。然而,他也会告诫调查员别滥用给他们的特权。

当面试接近尾声时,布里斯托尔突然向前移动,他的脸上扭曲着憎恶的表情。他猛烈的一踏,将他的靴底的某些东西给碾碎。一个成功的【侦查】会发现那是一只可能是蟑螂的大虫子。"恶劣的小混蛋"布里斯托尔发出了嘶嘶声。他大步的走到门口,严厉的说:"院长,我要去跟清洁工说几句话,在您的办公室里出现脏东西这点是不可原谅的。"

院长皱了皱眉,但没有做什么来阻止他的助手。"抱歉"在布里斯托尔离开房间后,他对调查员说"恐怕这些谋杀案使埃德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约克市

约克市位于乌兹河(Rivers Ouse)与福斯河(Rivers Foss)的交界处,约克郡本身由在这里交界的三个行政区所组成的。约克所在的地区层一度是古布里甘特(Brigante )部落的栖居地,也许他们的村庄是凯尔特人的分枝。后来,它以艾波罗肯(Eboracum )或伊布拉坎(Eburacum)之名成为了罗马第六军团的总部,也是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在西元120年时的家。而皇帝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Septimius Severus)与君士坦提乌斯一世(Constantius Chlorus)则分别于西元211与306年在这里死亡,而君士坦丁大帝则在西元309年在这里加冕。在约克至今仍有罗马遗迹存在,它以约三英里长度的城墙构成,古罗马时代遗留下来的城墙仍一如往常的包围着城市的某些部分。

在罗马人之后,约克市被冠上了"沃佛瓦克(Eorforwic)"之名并成为盎格鲁-撒克逊的诺桑比亚(Northumbria)王朝的首都,在西元624年,国王埃德温(Edwin)在大主教的见证下,与学者阿尔琴(Alcuin)(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的顾问)之后在这里创办了一所修道院学校,以从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吸引学生。丹麦人在西元876年夺走了这个城市,并将其改名为约维克(Jorvik)。在与维京国王的两百年血战之后,丹麦人让路给了诺曼了。第一届英国国会于西已1160在约克举行。在17世纪中叶,约克成为了查理一世的总部,在下个世纪,约克成为了格鲁吉亚社会生活上的中心点。到了维多利亚时代,约克被认为是英国北部的铁路中心。

约克也是约克大主教的家乡,也是英国大主教的高位,在英国国教(Church of England)的阶层里仅次于坎特伯里(Canterbury)大主教,约克的行政首长也拥有市长大人(Lord Mayor)的称号。

在这座城市中,有许多地标都是宏伟的约克大教堂,稍后在模组里有描述,大教堂的西方是约克博物馆花园、约克郡博物馆与一座宽广的城墙,与圣伦纳德(St. Leonard's)医院和圣玛丽修道院(St. Mary's Abbey)的遗迹;博物馆与修道院的招待所中都包含着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罗马遗迹。包围着城市的中世纪城墙不时的被门或"酒吧"给打断,其中有些从古代一直保存下来的。约克城堡(York Castle)位于乌斯河的不远处,由征服者威廉建造,并且在13世纪由亨利三世(Henry III)建造了克利佛德塔(Clifford's Tower),邻近的15世纪哥特式市政厅(Gothic Guildhall)是市长官邸(Mansion House),市长就住在那里。一条狭窄的,被称为"肉铺街(Shambles)"的街道几栋古老的建筑与商店做特色。








【之前的谋杀案】


这些谋杀案分别由两个不同的人犯下的,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动机。一个杀手是受到他脑中邪恶并古老的声音驱使,说服他他正在为了上帝工作;而另一个杀手则被自身的扭曲幻想所奴役。

埃德温.布里斯托尔会异常仔细的执行他的杀戮,袭击那些有着类似的外型与类似的条件的无助目标。虽然已完全疯狂,但埃德温对他需要的方法进行了合乎逻辑的评估,并且将坚持下去。

布里斯托尔自身的疯狂通过谋杀的过程中以其他的方式表现出来,布里斯托尔将昆虫 - 尤其是蟑螂 - 与牧师会礼堂中的石灰石救世主连结起来。在他与伪基督交谈的期间,某些附加在雕像上的东西将会从周围的石雕中吸引蟑螂。可能的选择是它会以震动或是让雕像做出栩栩如生的表情来与布里斯托尔交流,在布里斯托尔与雕像的对话结束时,数以百计的蟑螂包覆着白色的石灰石,就像为它穿上了一件明亮的黑色大衣一样。«(好想吐.....)»

布里斯托尔在搜寻被害者时经常带着几十只的蟑螂(装在纸包之中)。在行凶之后,他会将昆虫洒在尸体上,并且将几只塞入伤口里。如此隐藏的昆虫可能镀上一层血迹,并在稍后检查尸体的时候出现(SC 0/1d3),或者可能会被发现淹死在伤口里,或被塞入受害者的嘴里。

马尔科姆·悉尼透过他的每次杀戮来完成他无以名状的性幻想。每次的谋杀都模仿自其他人,但他们并没有处于在悉尼的控制之下。每次的犯案都伴随着黑暗的激情,他在努力追逐着异常等级的幻想,一个他永远无法实现的目标。他所有的幻想都是有着螺纹的模糊图像,这是悉尼在他糟糕的睡眠中收到了自逐渐苏醒的罗伊格尔的讯息。

1)189-年7月21日。格雷斯·西顿的尸体。一名39岁的花贩,于早上六点,在大教堂的塔楼的可见范围中沿着市长步道(Lord Mayor's Walk)被发现。她的头部被可怕的肢解了:颅骨的上半部被清除干净,大脑被分断的切开。

2)189-年7月29日,一具上了年纪的老人尸体,名字与年龄不详,但显然的是拾荒者。在下午3点左右被在科尼街(Coney Street)的一条小巷里玩耍的男孩发现。尸体上伤口与7月21日的谋杀案一致。警方接近惊慌失措的边缘,斯坦顿督察考虑打给苏格兰场(Scotland Yard)。但约克当局透过提供了一个处于早期法医学最前线的人,来自伦敦的艾伦·梅尔罗斯提供专业的医疗协助。执行了尸体解剖的梅尔罗斯发现受害者大脑的中央部位不见了。他将这事告诉警方,但事实并未公开。

3)189-年8月3日。十一岁的男孩吉米·帕特里克·弗格森(Jimmy Patrick Ferguson)在家人、朋友和警察的恐慌式搜索后,被发现陈尸于城外乌兹河畔的湿地中。他的头被粉碎,脑部有着被砍过的痕迹与明显的咬痕。而大脑的中心部位就如同先前的犯罪般消失了。此外,男孩有被强奸的迹象。

调查员在弗格森的杀人案后被要求加入此案。

请注意,只有梅尔罗斯博士和警察才知道松果体被切除,与男孩被强奸这两件事。






【一个导游】


在KP感觉模组中任何适当的时候«(比如说你问PL他们要不要睡觉然后他们回答不要,之后在深夜去尿尿的时候)»,院长都可以提供带着调查员在总教堂四周晃晃的参观行程。在他们应该接受后他会将他们带到教堂的正厅,院长可以揭示大教堂的一些或全部的历史,调查员们应该也会好奇,院长会指出在下方【约克大教堂:历史和描述】所记载的各式各样的有趣特征与文化价值。

总教堂的牧师会礼堂目前正在翻修,教区在最近的几年中正在试图收集并尽量保存一些牧师会礼堂里有趣的雕刻与浮雕。在这些东西中就有着一座耶稣基督的真人尺寸雕像。院长会告诉调查员原有的雕像已经毁损到无法修复,显然,一个大教堂里会有更好的替代品。雕像被移除并且放上一个由当地的采石场中发掘出的美丽石灰岩制成的新仿制品。它的外观看起来要比原来的好。新的雕像在几个月前被放到了适合的位置,但牧师会礼堂中的其他工作仍在进行中。院长将会带领调查员到牧师会礼堂并向他们展示正在进行中的工作,指出那个雕像的穿着等等。

经过一个成功的【侦查】检定,调查员可能会注意到在牧师会礼堂周围的未组装鹰架旁放着几个有盖的桶子。如果问起这些,院长会说它们是在一个承包商的实验后被遗弃的。它原先被认为是一种可以用来清理雕像上逐渐累积的尘土与污垢的酸液。然后,仔细的实验后证明酸不仅能清除硬化的污垢,它还有着更大的可能会侵蚀掉那些不可替代的石头。在稍微看了一下四周之后,院长就会继续将大家带到总教堂的其他地方继续参观。

正如KP所希望的那样,旅行可以继续或结束在这里。它是让调查员意识到在牧师会礼堂里有雕像与酸存在的重点。






【埃德温·布里斯托尔】


布里斯托尔是有着中等的身高与瘦弱体材的人。他的头发是黑色的并且修剪整齐、他有着完美的五官,搭配上细细雕琢的精致颧骨藏在干净、完美无暇的皮肤之下。他会装出异常严肃的举止,布里斯托尔在与调查员碰面时丝毫不会笑 - 也不会在任何调查员可能监视他的时候笑出来。他在交谈中会显示出高度的教育水平。他精通古典文学,并且学会了大多数在成为医生时的资格测试中需要的内容。然而,在他接受教育的最后几个月中,布里斯托尔的失去了信心,他决定放弃期末考试。

在他离开大学后的几个月里,灾难降临了。埃德温的父亲自杀,布里斯托尔从他的哥哥查尔斯那里得知他们破产了。他们的父亲在赌桌上花光了全家的钱。埃德温的哥哥与母亲控制了遗产,虽然他们并没有被迫上街流浪,但大多的遗产都不得不卖掉以偿还债务。剩下的东西将用来支持布里斯托尔夫人、查尔斯、他的妻子和家人。埃德温能得到的所剩无几。查尔斯帮助埃德温找到了一位远方亲戚,约克大教堂院长以利亚.克雷登的助理职务。总是有着宗教信仰,埃德温欣然接受了这个职位,但由于父亲的不当行为而被剥夺一切的这点仍困扰着他。现在他已经永远无法回到大学了。他可以成为神职人员,并获得一些安慰,也许吧,但他以前的生活方式已经永远离他而去了。

埃德温的灵魂中敞开了一个虚无的空洞,一个大到足以让邪恶进入并提供舒适感的大洞。






【钢衲祂驱】


钢衲祂驱会在总教堂的牧师会礼堂中载上基督的脸孔并出现在埃德温·布里斯托尔面前。那张白石制成的冷酷脸孔将会重塑自身,并在布里斯托尔确定日间的修补匠离开而仔细检查这些雕刻时与他交谈。

用来替换原先无法修复的雕像的新基督像已经安置好了。它是以当地的软质石灰石凿刻而成,石灰石带有一种栅格结构以连结悬浮于孔状岩石中的有机黏土。在起源之时,生命由被迅速的闪电击中的石头与粘土所形成的类似东西中出现。罗伊格尔早在罗马人、甚至是在德鲁伊出现前的久远过去就曾使用非常类似的石头与他们的人类奴隶交流。现在,这种石灰石成为蛰伏中的钢衲祂驱摆脱持续了数百年的僵化的完美精神天线,它能寻找弱者并让他们臣服于它的邪恶意识之下。

有了这条回归世界的崭新大道,钢衲祂驱便能慢慢地从该地区人类的身上吸收精神能量。但罗伊格尔漫长并有如死亡的睡眠已经削弱了它,让它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使用从梦中吸收MP的能力。用传统的办法钢衲祂驱可能要花上以年作为单位的时间才能积累足够的能量以迎来新生。但钢衲祂驱知道更快的方法,它能使用容易被影响的布里斯托尔作为工具进行的一种灌输仪式。布里斯托尔所需要做的只有从最近被杀死的人类大脑中取出松果体,某种受过医生训练的布里斯托尔有能力做到的事。一旦布里斯托尔取得了器官,他只需要在一个小时内回到牧师会礼堂并在雕像显灵时将器官吃掉 - 被谋杀者身上所累积的MP都会转移到罗伊格尔的身上。以这样的仪式夺取六个人的MP之后罗伊格尔就能完全觉醒并以全满的力量回到地表。

为了援助布里斯托尔,钢衲祂驱教导这个人类一个强大的魔法【火焰之袍】(见下描述)。

罗伊格尔告诫布里斯托尔只能在紧急情况下使用火焰之袍,布里斯托尔可能会仅为了逃跑而使用法术,或许他在逃跑的过程中会碰到调查员。






【马尔科姆·悉尼】


悉尼的身高不到五英尺半。虽然他三十多歲,并且靠吃炸魚薯條与蘇格蘭派吃出了一圈厚厚的大肚子,但他仍然有着一张娃娃脸。他的脸孔看上去乾淨并且毫無不安 - 如果除去他那黑暗、眨也不眨的双眼的话,内中似乎隱含着某种不健康的饑渴。他身上的衣服,在膝蓋与手肘的部份有着窮人特有的骯髒並磨損的痕跡。那顶破旧的毡礼帽很少離開悉尼的头;在它的下方,一个四周圍繞着稀疏的脏头发的略禿头頂,掩盖了他看起来明显年轻这点。

当调查员第一次遇到悉尼时,他会不由自主地握住他左手中的旧马鞭。在一次稍後的儿童謀殺案中悉尼将会在过于興奮的行动中落下了旧马鞭并且忘了取回它。在那之后,他会表现出好像他需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的动作,但那东西已经再也找不到了。

这名车夫没讀過書并且难以交谈,因为他从不会在同一个话题上停留超过一句或两句的时间。他的心智是一团極為糟糕的混亂。他会一口气谈到吃东西的乐趣和处于车流时的挫折感。他和周围的人没有感情上的联系,但他对他那头只期望从他身上得到食物与偶爾的按摩的马很好并且有着很深的感情。




































































































































































































































































« 上次编辑: 2017-11-02, 周四 15:40:54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