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最后的方程式 Part 1  (阅读 1402 次)

副标题: 既然符号学教授可以和美女一起解谜,数学教授也可以的对吧?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最后的方程式 Part 1
« 于: 2017-10-08, 周日 11:36:07 »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PL】小五、小囡、萤火虫、NOMOS
【类型】Delta Green,理论上非战斗
【难度】★★★★☆
【技能推荐】调查类型和对人类型,[数学]对解谜有极大帮助但是...
【房规】点这里
【背景要求】Delta Green探员。四位PC是同一个小队的成员。
请在建卡前先了解DG的世界观和调查员背景。
请在建卡时商量各自的人设,彼此帮助和互补。
PC曾在过去经历某次的神话事件: CM = 4+1d6。
PC从未经历任何超自然事件: CM = 5。
SAN最大值减去CM值。
【故事】一位年轻人杀害了八个似乎毫无干系的人以后,在犯案现场留下一串神秘的数字,然后自杀。
DG上层命令你们消灭与这数字有关的一切。重复,一切。
【模组主题】“你要如何阻止一个'概念'的散播?”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小五
【PC】维尔威亚.希尔 Velvia Hill / 20岁, 女
HP 15 / MP 15 / SAN 69 / CM 6
说服 80 / 快速交谈 70 / 心理学 60

出身于军人世家,由于家庭原因而被选为探员预备役从小培养,
善用手枪与搏斗技,与各种人的交流试探也颇有心得,
18岁正式成为FBI探员,心志坚定不轻易为外物所动。
被卷入了一次 DG 与 Karotechia 之间的斗争。
之后经由一个长官推荐加入了DG。


【PL】小囡
【PC】乔安娜.乔斯达 Joanna Joestar / 26岁,女
HP 10 / MP 8 / SAN 30 / CM 8
乔装 80 / 潜行 70 / 侦查 70 / 躲藏 60 / 钳工 60

擅长变装和潜入的FBI探员,体型娇小的美女。
在实行一次 FBI 的任务时,潜入一个可疑的组织,发现是祭拜奇怪的邪神的教团。
任务期间,战友们与邪教徒同归于尽,自己则是因为知道的太多被迫加入了 DG。
不久前,DG 小组运送一个脑子时,被身份不明的黑衣人攻击,队伍全灭。详情看这里。

【PL】NOMOS
【PC】阿尔弗雷德.艾德布兰德 Alfred Aldebrand / 37岁,男
HP 11 / MP 10 / SAN 41 / CM 7
电脑使用80 / 机器维修 70 / 劝说 70 / 电器维修 60 / 生物学 60

机器人领域的权威教授。
立志于制造出最接近人类甚至超越人类的完美的机器人。
因为太沉迷于机器人而与妻子离异。有一位天才小提琴演奏家女儿。
曾经在 MJ-12 里研究过被米.戈留下的一个缸中之脑。
即使见到了许多不该看到的东西,却希望以此来突破机器人研究中的瓶颈。

跑团记录:
劇透 -   :
希尔视角。

现在时间是2017年10月13日上午。
维尔威亚.希尔独自坐在弗罗里达州内一家拥有靠海风景的咖啡厅。
看似慢慢悠闲喝着咖啡,不过这次来其实是受到其长官巴尼(Barney)的要求来的。
当然不会是某个儿童节目里的粉红色肥恐龙,大概也就是一个化名吧。
实际上,你也从未见过他。你也从未出勤过任何“歌剧”。
(opera,内部对 operation 的称呼。)

虽然今年陆续被飓风肆虐,不过周遭已经恢复了度假胜地应有的景象。
你在同一个座位上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但是长官一直没出现。
这时,有一名服务生在你的桌上放下一个小盒子。

服务生:“因为 B.J. 又丢了帽子,没办法过来了。”
你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就走了。

维尔威亚:维亚注视着服务员远去直到消失在视野中,然后将目光投到了小盒子上

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纸盒,硬皮的,大概也就是用来装几只钢笔的大小吧。

维尔威亚:不动声色地将纸盒放入了口袋,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地前往了厕所

你来到厕所,确认周遭没有任何人以后,在一个隔间里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只有一台智慧型手机。手机旁有入耳式的耳机。

维尔威亚:维亚沉了沉目光,熟练地拿起手机戴上耳机

打开手机,画面上显示需要输入密码。
你毫不犹豫地输入你的DG编号后,画面立刻转成一只粉红龙的画面。
一出现画面,巴尼马上劈头问道:

巴尼:“如果以1到10来算,你觉得你对于数理的理解度到哪?”
乔安娜:(粉红龙……)
维尔威亚:“应该是3吧长官,我可对数学没有太多的天赋...” 维亚用着有些郁闷的语气
巴尼:“哼,本来对你也没啥期待,不如说这样正好呢。” 他的声音毫无起伏。
维尔威亚:刚准备张口辩驳的维亚听到了巴尼后面的话就闭上了嘴,认真听取任务信息
巴尼:“位于新泽西州,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他不给你抗议的时间,就继续说道。
巴尼:“一家人遭到歹徒入侵,然后杀死上下八名家族成员。”
巴尼:“杀人犯在现场留下了一组数字。现在告诉你,谅你也记不住,到了当地你再去了解吧。”
巴尼:“凶手已经死亡。你的任务,就是将这件事尽早压下去,快速结案。”
巴尼:“晚一点我会将正式的任务简报传给你。”

巴尼:“调查成员由你决定。如果你没有什么人选的话,我这儿倒是有一个闲下来的人手。”
巴尼:“有什么疑问吗?”

维尔威亚:“好的保证完成任务长官,没有疑问长官”
维尔威亚:维亚说着已经说过无数次的标准话语

巴尼:“那么,有进一步的消息,就用这只手机和我联系。”
他没有等你回应,就把电话挂掉了。

维尔威亚:维亚摘下了耳机,将手机与耳机顺手放入了口袋里,
维尔威亚:然后走出了厕所
维尔威亚:看了看还没喝完的咖啡,维亚决定先把下午茶喝完再走


由于巴尼长官问过对数理的理解度,维尔威亚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一个旧识。
他在DG里做过许多杂七杂八的研究,这方面也许会比较得心应手。
你一边眺望海边那微微的海浪和几个小孩子踢沙滩足球的吵闹声,
一边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找了找通讯录,然后播出。

阿尔弗雷德:“喂?”
维尔威亚:“艾德布兰德博士,请问有时间么?有一件事可能需要你的协助”
维尔威亚:维亚微抿了一下嘴,思考了一下说辞,等待着博士的回复


阿尔弗雷德:(我对她的了解是什么呢
KP:(似乎卷进了某个组织间的斗争,最后加入了DG,一个前途不错的女孩(20岁))
KP:(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缺点,中规中矩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下加入了DG的人)
维尔威亚:(克苏鲁和黄衣之王的斗争?)
KP:(DG和Karotechia)
维尔威亚:(不认识w)
KP:(当做纳粹旗下的超自然组织就好了)

阿尔弗雷德:“是什么样的事情?”
维尔威亚:“一起相当奇怪的凶杀案,似乎和数理有关,所以我就第一时间想起你了”
阿尔弗雷德:思索了一下 “嗯,没有问题,你定个时间地点我们见面说吧”



不久后,维尔威亚收到了简报。
你们见面时,他看到那内容,原本对案件不冷不热的心情也多了一份干劲。



由于案件性质跨越了两州,FBI 接手了这件案子。
维尔威亚名义上作为其中一个负责人前往。
另外,上面也给你分配了一个叫做乔安娜.乔斯达的人。

你们收到了电子机票,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整理行李,就赶往机场。
在那里,你们在指定地点看到了身材娇小,怎么看都是十几岁的年龄的女孩。
要不是看过照片,你们根本不会知道她其实已经26岁了。
她似乎是由别的小组调派过来的。她带着说不出的,有点忧郁的色彩.
不过看到你们以后,这表情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乔安娜:“你们好,我是乔纳森·乔斯达,正在读高中……开玩笑的”
维尔威亚:“你好,我是维尔威亚·希尔,具体的就不说什么了,应该在路上就已经了解了吧”
乔安娜:“是的。”
阿尔弗雷德:“我是阿尔弗雷德 阿尔德布雷德教授,比你们年长了些,不过作为队友就不要在意了”
维尔威亚:“总之先走吧,机场这里人多眼杂”
乔安娜“那么……” 跟着威尔威亚

你们三人在这短暂的旅途上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闲聊了点无关的琐碎事,然后整理心情,开始思考这次的案件。
不过也没办法做过多的推理。你们手头上的情报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没有。

乔安娜:“总之就是要到那边再说嘛……”
维尔威亚:“我们需要找BLANET先生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才能展开调查”
维尔威亚:“现在没有多少情报可以推断”




时间是下午4点27分。

当大家抵达新泽西机场的时候,没想到现在新闻已经大肆地报导这起凶杀案了。
八口的杀人案已经是非常大的新闻,
不管是哪一台 —— CNN、NBC、CBS、ABC、Fox News —— 都是不间断地报导这件事。
你们刚离开领取行李箱的地方,准备离开机场和当地FBI探员见面时,突然感到一大片闪光灯往你们拍过来。
KP:(女生们进行幸运检定)

* 维尔维亚·希尔 投掷 幸运(75) : 1d100 = 16   成功
* 乔安娜·乔斯达 投掷 幸运(40) : 1d100 = 72   失败


乔安娜感觉到闪光灯好像都是往自己身上拍过来。
然后,好几名记者举着麦克风凑过来,将你团团围住。
记者A:“请问是乔斯达探员吗?你对于里奇韋一家的凶杀案有何看法?”
他们似乎已经经由什么管道认定你们都是FBI派过来接手这件案子的探员。

阿尔弗雷德:“什么状况?”小声询问女生们
维尔威亚:不动声色地远离了乔安娜,给了乔安娜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拉着博士走出了人群

乔安娜:“唔……认错人了啦……人家是和爷爷一起来旅游的……”
阿尔弗雷德:“不不,我还没到做你爷爷的年龄啊”

乔安娜:(可以投躲藏么_(:зゝ∠)_)
KP:(不能吧。)
维尔威亚:(捂脸)
阿尔弗雷德:(看来这次的事件很棘手呢,居然已经暴露了探员身份
乔安娜:(还好有乔装以后可以撑一下……)

维尔威亚:维亚微妙地看了看两个人,决定自己一个人溜了出去

记者A:“不不不,你的外观那么...额...显眼,很容易认出来的呢。您就是乔斯达探员。”
记者B:“请问请问,这次凶杀案你有何看法?对于数学研究生突然性情大变杀害无辜人士有什么看法?”

他们似乎已经认定你就是整个调查的头头,一个接着一个的询问。
记者C:“凶手是如何拿到枪支的?他有许可吗?许可是谁给的?”
记者D:“是否可以认为这次属于恐怖行动?凶手是极端分子吗?他有没有在FBI的监控名单上?”
记者B:“这件事是否与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同样作为无差别杀人处理?凶手是否有什么宗教或政治倾向?”

乔安娜:(应不应该装傻装到底……_(:зゝ∠)_)
KP:(2333)
乔安娜:(爷爷救我(x))
乔安娜:“啊呜所以说你们认错人了啦……”
乔安娜:“你看那边那个才是你们要找的人吧?” 随手指向了别处

阿尔弗雷德:“请你们安静一点,乔斯达探员刚到达新泽西机场,旅途劳累,不适合回答问题,之后会专门开记者招待会进行说明,在此之前任何虚假跟风报道都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乔安娜:(瞬间被......)
KP:(nice timing)
乔安娜:(KP我要乔装_(:зゝ∠)_)
KP:(乔装是需要时间的)
阿尔弗雷德:拽走乔乔

维尔威亚:维亚溜出人群后拿出手机,拨打了BLANET的号码
维尔维亚播出的号码没有接通。
不过,你看到你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消瘦,带着严重的黑眼圈的白人,穿着鸭嘴帽,向你招招手。

乔安娜和阿尔弗雷德越过众人,看到不远处的维尔威亚和那位白人。
白人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外面,让你们跟上。

阿尔弗雷德:总之先撤退
维尔威亚: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乔安娜:先跟上吧……

记者群仍然在后面追赶你们。
进入了一辆普通到不行的小轿车以后,白人立刻脚踩油门,以几乎要撞上人群的感觉,冲出了包围。

托马斯:“我是Thomas Blanet。” 他这时才开口。“旁边这位是Aiden Canor,这儿的负责人。”
阿尔弗雷德:“顺便一提我才37岁啊,瞬间暴露的乔斯达探员大人” 先挖苦一下,但其实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乔安娜:“sugar daddy比较好的意思吗……”
维尔威亚:“你们好,我是这次派来的负责人之一维尔威亚·希尔,你可以叫我维亚”
维尔威亚:维亚无视了刚刚差点就要造成碾人事件的举动,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


两人都是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相当干练的样子。
Thomas尽管消瘦,却有着明显的肌肉线条,看来是受过相当的训练。
Canor则是一个又高又瘦的黑人,戴着墨镜,以及全身的黑色西装。

阿尔弗雷德:“Canor先生的身份也是巡警吗?还是?”
康诺:“巡警啊... 噗哈哈哈哈哈” 严肃的气氛突然间被他的爆笑破坏。
康诺:“我是新泽西Woodland Park分局的FBI探员啊。做了15年了呢。”

看样子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人。一旁的托马斯仍然是扑克脸。

维尔威亚:(哪有巡警穿着黑色西装)
维尔威亚:(捂脸)

阿尔弗雷德:(我写的比他的说明早我能怎么办
KP:(这也是网团的特点,没事)

阿尔弗雷德:“原来如此,那么Canor先生,我能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乔斯达探员的面容暴露了?情报怎么泄露出去的?”
阿尔弗雷德:教授一脸我们内部中出了个叛徒

乔安娜:“唔……待会一定要去化妆一下……”
康诺:“泄露啊... 这点你们就别纠结了。新闻台有线人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再说了,你们作为探员,原本身份名字就不难查出啊。”
乔安娜:“唔……太大意了……”
维尔威亚:“那么Canor先生,能为我们说明一下现在掌握的情报么?”
康诺:“我们现在要前去你们这几天要住的旅馆。Weeks警长在那儿等你们。”
维尔威亚:维亚经过了长期的奔波有些疲惫,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阿尔弗雷德:“算了,这些就交给你们解决了,我负责学术部分” 强调自己的立场以及分工
乔安娜:(那……先下一个场景?)



突然,康诺对你们说:“各位,我们抵达办案总部了。”

车子开到住宅区,一处隐蔽的平房前。大概是某间安全屋改装成办案总部吧。
你们将行李放进各自的房间后,就集合到一个大厅。
里面有着电脑设备,以及一个大白板,上面挂着照片,写着一行行的文字。
房间内除了康诺以外,还站着托马斯,以及一个非常高的白人男子。
他有个非常突出,很长的脖子,这让他感觉更高了。

康诺:“让我介绍一下,这边这位是这个小镇同盟镇的警长”
威克斯:“我是Upton Weeks。” 他带着迷人的微笑,声音相当的温和。
康诺:“然后Thomas Blanet他是发现凶杀案的巡警。”
托马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示意。
维尔威亚:“你好Weeks先生”
维尔威亚:伸出了手

乔安娜:“你好。”
阿尔弗雷德:“你好” 之前从机场出来太急促,这次依次和各人握手

简单的彼此问候后,康诺就开口了。
康诺:“我们就不浪费彼此的时间,进入重点吧...” 康诺看向维尔威亚 “你有什么想要询问的吗?”
维尔威亚:“由于事态有些紧急,所以我们还是尽可能简洁地交流完已知的情报吧”
维尔威亚:“那串数字是什么”
维尔威亚:“以及目击到凶杀现场的除了blanet先生之外还有其他人么?”


他指了指白板。你随着视线,你抬头看了一下的白板上的资讯。

引用
凶杀案发生在Alliance镇内,死者分别是:
MALCOLM RIDGEWAY (44)
DINAH RIDGEWAY(43)
MICHAEL RIDGEWAY (18)
CLARK RIDGEWAY (16)
DEAN RIDGEWAY (14)
MARY RIDGEWAY (13)
ALICE RIDGEWAY (12)
CLAIRE RIDGEWAY (10)

凶器:散惮枪

凶手的身份,根据屋内的指纹已经判别出来是 MICHAEL WEI(26)
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数学系研究生,在杀害以上八人后,用散弹枪对着头部射击,当场死亡。

威克斯:“其实,目击证人多到根本还没一个个取完各自的证言呢。” 威克斯一脸轻松的说道。
维尔威亚:“好吧,那就没有调查目击者的必要了” 维亚微微点头
威克斯:“Michael Rideway 是成功逃出了家中,在屋外,在无数的路人面前被杀害的。”
维尔威亚:“然后凶手在屋外当场自杀?”
威克斯:“他在杀害了最后一个人以后,用粉笔在泊油路上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举枪自尽。”
威克斯:“当时造成了不小的恐慌,我们可是累坏了呢,对吧托马斯?”
相比满脸笑容的威克斯,托马斯仅仅是点点头,然后又没说话了。

阿尔弗雷德:“...”
乔安娜:“啊这么说来……”
乔安娜:“被害者都是亲戚关系吗?”

威克斯:“被害者是父母以及六个孩子。”
维尔威亚:“数字是?”
他指向白板上的一张照片。泊油路上用白色的粉笔写上了:

引用
9 9 2 0 .2 2 9 9 8 9 2 1 2 .3 3 3.

威克斯:“托马斯先生第一时间将它用布盖起来了,以保护证据不被磨灭,或者风吹雨打什么的。”
维尔威亚:微微沉吟 “emmmmm毫无头绪呢”
阿尔弗雷德:(我可以对于这串数字骰个数学检定吗
KP:(可以

* Alfred Aldebrand 投掷  数学(60) : 1d100 = 37  成功
* Alfred Aldebrand 投掷  幸运(55) : 1d100 = 46  成功


阿尔弗雷德对于眼前的数字有着极大的既视感。
你认为在什么地方绝对看过这个数字。
但是你没办法进一步去思考它的意义。
也许你需要更多的线索... 更多拼图的碎片。

阿尔弗雷德:顺便看看白板上都还有什么照片以及文字

白板上的是每一个被害人以及凶手的照片和简单的背景调查。
当然,也有数字,房子里各处,以及散弹枪的照片。

阿尔弗雷德:看看被害者的职业以及凶手的研究领域
阿尔弗雷德:如果有的话
阿尔弗雷德:看看散弹枪的型号种类、被害者住宅的地址等一切有数字的信息


他们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与威尔之间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威尔在纽约的哥伦比亚里是个应用数学和物理的模范学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真要说的话,就是两年前一张超速的罚单,已缴钱。
他们之间找不出任何交集点。

散弹枪是把Remington 870,是警用的武器。
它的编号是2022998。

维尔威亚:“警长先生,请问威尔的父母进行过调查么?”
威克斯:“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人哪。”
阿尔弗雷德:“你们查到什么情报了吗?比如散弹枪他是怎么入手的?”
威克斯:“那是NYPD(纽约市警察局)的枪。不知道怎么搞来的...”
维尔威亚:(想投个心理学)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维尔威亚觉得威克斯警长似乎漫不经心地报告,而且并不积极。
虽然表面上很积极,但是你总有一种他不愿意做必要以外的努力。
与其说是隐瞒着什么,不如说是嫌麻烦,不想卷入更多。
你认为,他也许巴不得立刻把案件推给 FBI 处理后快快退出。
看样子他也不会做更多的调查吧。

乔安娜:“2022998……编码里从第三个开始的数字?”
阿尔弗雷德:“乔斯达探员你也注意到了吗”
乔安娜:“因为有既视感……”

由于乔安娜的这句话,你们都注意到了数字的异常。
也许,跟寻这串数字,这案件会有更多蹊跷。
KP:阿尔弗雷德再次进行数学检定

* Alfred Aldebrand 投掷  数学(60) : 1d100 = 51  成功

你似乎发现了什么,顾不得其他人,拿起白纸和原子笔,找了个角落,开始进行计算。
KP:(需要点时间,你们其他人继续)
阿尔弗雷德:/计算计算

维尔威亚:“那么警长先生,请问威尔是如何得到警用枪械的”
威克斯:“这我们也不知道啊~” 他尴尬地将抬了抬肩膀
维尔威亚:能带我们去看看那把霰弹枪么?
威克斯:“啊,散弹枪现在不在这儿,那得去警局啊。”
威克斯:“威尔在现场开了16枪。不多不少。被拿去检查了~”


16!缺的正是这个数字!
艾德布兰德着魔般的快速演算着,然后你发现...
阿尔弗雷德:“!”

你感到头皮有点发麻。
这组数字有16个数字组成,正好就是16枪。
现场8条命的社会安全码的组合而成,拆解出来,出现 2022998。
你将所有人的社会安全码、车牌号码、银行账户、所拥有的贷款数量,
彼此进行毫无规则的加减乘除,最后乘上16...
9,920,229,989,212,333。
9920.229989212.333。

* Alfred Aldebrand 投掷  san check(43) : 1d100 = 82  失败
* Alfred Aldebrand 投掷  : 1d4 = 2
* Alfred Aldebrand 目前的san值为41


阿尔弗雷德:“呵...呵呵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不禁笑了出来


白板上还有一个摔坏的时钟。时钟上的时间是 2:28:13。
如果将 9920.229989212.333 以三的倍数的数字跳着看...
第 3、6、9、12、15 正好就是 22813。
难道犯人连时间都精确算到了?
你开始感觉到这案件... 似乎比追查一个杀人狂的犯案动机更加的棘手了。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阿尔弗雷德:我觉得模组体验还不错,有挑战性
维尔威亚:深渊难度
维尔威亚:一脸懵逼

KP:我之前有警告过,模组难度有点高
KP:额...加油
乔安娜:感觉我好鶸啊_(:з)∠)_
维尔威亚:好
维尔威亚:支持踢门嘛

KP:再说一次?(笑)
维尔威亚:咱错了
阿尔弗雷德:安啦、爷爷带你们打通关(flag

KP:这个模组的作者正是写DG扩展的作者之一。算是原汁原味?
KP:抄了某个跑团记录,而且我叙述方式弄不出那个feel就是了

乔安娜:说起来之前 KP 好像说过被社交媒体曝光会增加难度还是什么……
KP:恩,是啊

阿尔弗雷德:人设里,研究缸中之脑有什么成果出来没
KP:没有什么特别的成果,而且脑子消失了。在乔安娜那个团。
阿尔弗雷德:残念
乔安娜:难怪感觉这个连接有既视感……

阿尔弗雷德:顺便你们都是美少女吗,这么容易暴露
KP:乔安娜和维尔威亚都是APP 17
KP:只能说自作自受
乔安娜:是自作自受吗!
KP:你看,上电视的探员,没有几个是难看的把?(偏见)
阿尔弗雷德:像我这样专业的探员都是app11(自吹
乔安娜:那我下次选个APP5以下的筋肉怪人(暴论)
KP:那同样引人瞩目吧(确信)
维尔威亚:趴
维尔威亚:咱没被发现w
维尔威亚:潜行的维尔威亚

« 上次编辑: 2017-11-28, 周二 09:24:16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