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天文仪之间  (阅读 1340 次)

副标题: “时间的本质是梦境,而梦境连接着星辰。我们将一同入梦,在梦境的彼端,将有真理存在。”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7.01 第??次记录
僭越者的代更(催更)

战报

劇透 -   :
20:28:28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遭遇了未来战舰-螺壳舰当中的夺心魔之后
20:29:00 <<莫尔度>> 获取了能够进入这片奇怪的地域中的时空紊乱的高塔中的仪器————现实稳定锚
20:29:25 <<莫尔度>> 在进入银色联邦的预言系法师塔之后,你们遭遇了绮莉,并迅速与蛮不讲理的她展开了战斗
20:29:37 <<莫尔度>> 而这时……切希尔的身上发生了异变……
20:29:40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29:46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0:30:11 <<阿加萨·恩沃尔>> 阿福切叶绮罗辛
20:30:42 <<阿加萨·恩沃尔>> 灾祸术绮莉
20:31:40 <<莫尔度>> 意志?
20:31:46 <<阿加萨·恩沃尔>> 嗯……
20:31:54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3)+2  = 3+2  = 5
20:32:02 <<阿加萨·恩沃尔>> 失败
20:32:18 <<莫尔度>> 灾祸的阴云笼罩了绮莉
20:32:36 <<福克斯·龙心>> 冲锋她,能跳劈吗
20:32:39 <<阿加萨·恩沃尔>> 往远处跑跑,然后过
20:32:52 <<莫尔度>> 你要先去三楼
20:33:03 <<福克斯·龙心>> 那就普通的,冲锋她
20:33:05 <<莫尔度>> 现在她和切的位置比你高
20:33:10 <<莫尔度>> 你会飞吗
20:33:14 <<福克斯·龙心>> 会
20:33:25 <<莫尔度>> 竟然会飞
20:33:26 <<福克斯·龙心>> 我上一轮就是加了个飞行
20:33:31 <<莫尔度>> 那就过个命中
20:33:45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猛力12,投出了:(10)+18  = 10+18  = 28
20:34:02 <<莫尔度>> hit
20:34:08 <<莫尔度>> 过个伤害
20:34:11 <<福克斯·龙心>> 施法者吗
20:34:19 <<莫尔度>> 不是
20:34:21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伤害,投出了:(7)+43  = 7+43  = 50
20:34:33 <<福克斯·龙心>> 过了
20:35:00 <<莫尔度>> 福克斯凌空朝着绮莉冲了过去
20:35:49 <<莫尔度>> 月火之剑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惨烈的伤口
20:36:10 <<莫尔度>> 鲜血飞溅
20:36:55 <<福克斯·龙心>> “看你不爽好久了”
20:40:04 <<切希尔·柳哨>> “干得好福克斯!晚上给你吃肉!”
20:40:28 <<绮莉>> “哈哈哈哈哈哈!”
20:40:34 <<绮莉>> “好疼啊好疼啊!!”
20:40:38 <<莫尔度>> 绮莉狂笑着
20:40:45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14)+2  = 14+2  = 16
20:41:06 <<莫尔度>> 她面目狰狞,似乎克制住了什么
20:41:15 <<阿加萨·恩沃尔>> 再骰一次取低(
20:41:41 <<罗西亚·拉法姆>> “这,这家伙似乎隐藏着什么”
20:41:45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灾祸术
20:41:52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8)+2  = 8+2  = 10
20:42:09 <<叶米·普拉托>> “还蛮能挺的”
20:42:09 <<莫尔度>> 但受到灾祸术的影响,她没能克制住
20:42:25 <<莫尔度>> 你们看到,她的双眼变成了赤红色
20:42:40 <<阿加萨·恩沃尔>> “诶,这是个什么进展”
20:42:50 <<罗西亚·拉法姆>> “???”
20:42:50 <<莫尔度>> 两只手的指甲也慢慢变长
20:43:00 <<阿加萨·恩沃尔>> “???”
20:43:00 <<罗西亚·拉法姆>> “什,什么情况”
20:43:01 <<绮莉>> “啊……嗷嗷嗷!!”
20:43:06 <<叶米·普拉托>> “???”
20:43:25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20:44:27 <<切希尔·柳哨>> 观察一下她穿的甲
20:44:39 <<莫尔度>> 她穿着一件皮甲,上面布满了倒刺
20:45:11 <<罗西亚·拉法姆>> 差点被我撕掉的甲
20:45:26 <<切希尔·柳哨>> 全回合攻击她
20:45:59 <<莫尔度>> 过命中
20:46:11 <<切希尔·柳哨>> 我还是先用个鬼击术吧
20:46:42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6  = 13+16  = 29
20:46:45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6  = 13+16  = 29
20:46:51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11  = 16+11  = 27
20:47:02 <<莫尔度>> 全中
20:47:10 <<莫尔度>> 切希尔在对绮莉发起攻击的时候
20:47:18 <<莫尔度>> 随着她挥动利爪
20:47:40 <<莫尔度>> 她背后虚幻的血雾披风飞扬而起
20:47:48 <<莫尔度>> 化作巨大的血雾利爪
20:47:56 <<莫尔度>> 一同攻向绮莉
20:48:00 <<莫尔度>> 再过三个命中
20:48:01 <<叶米·普拉托>> “队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酷炫了”
20:48:22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16  = 9+16  = 25
20:48:24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16  = 16+16  = 32
20:48:2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16  = 17+16  = 33
20:48:38 <<福克斯·龙心>> “队长好强啊”
20:48:47 <<阿加萨·恩沃尔>> “不愧是队长”
20:49:14 <<罗西亚·拉法姆>> “这血雾为什么进塔了才显现……”
20:49:25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爪抓,投出了:(1, 2)+8  = 3+8  = 11
20:49:25 <<莫尔度>> 切希尔两爪撕扯了绮莉之后,又一口咬了上去
20:49:37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啮咬,投出了:(3)+4  = 3+4  = 7
20:49:48 <<莫尔度>> 血雾披风也随之刺进了绮莉的身体
20:50:00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屠龙爪,投出了:(3, 3, 3)  = 9  = 9
20:50:56 <<莫尔度>> 还有血雾的伤害呢
20:51:17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3, 2, 2, 6, 6, 2, 6, 5)  = 38  = 38
20:51:20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4, 2, 4, 5, 4, 2, 3, 5)  = 35  = 35
20:51:53 <<莫尔度>> 切希尔将绮莉撕扯得血肉模糊
20:52:24 <<罗西亚·拉法姆>> 目瞪口呆
20:52:36 <<罗西亚·拉法姆>> “好,好像快变成可以留余地的水平了”
20:52:42 <<阿加萨·恩沃尔>> 瞠目结舌
20:52:43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0:53:04 <<切希尔·柳哨>>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看我把你撕裂!”
20:53:07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愈发厉害了”
20:53:30 <<莫尔度>> 遭受了切希尔的攻击,绮莉再度发生了异变
20:54:08 <<莫尔度>> 她口中发出低吼声,全身的皮肤都开始冒出蒸汽来
20:54:46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0:54:54 <<叶米·普拉托>> “……这家伙身体是什么做的啊啊”
20:54:58 <<罗西亚·拉法姆>> “喂,总觉得是不太妙的预兆啊……!”
20:55:11 <<叶米·普拉托>> 准备动作解除魔法
20:55:14 <<叶米·普拉托>> 过
20:55:24 <<阿加萨·恩沃尔>> “明明队长都那么努力了,居然还有第三种形态?”
20:56:16 <<叶米·普拉托>> 绮莉以任何方式施法时
20:56:53 <<莫尔度>> 绮莉行动
20:57:17 <<莫尔度>> 绮莉在浑身缠绕蒸汽的不详状态下
20:57:23 <<莫尔度>> 扬天咆哮
20:57:28 <<绮莉>> “▇▇▇▇▇▇————!!”
20:57:35 <<罗西亚·拉法姆>> 显能先发制人
20:57:4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不知道你想干嘛,但是谁会让你得逞啊!”
20:57:58 <<莫尔度>> 行动吧
20:58:17 <<罗西亚·拉法姆>> 显能同步术,宣言动作为超态变化,然后显能超态变化
20:58:59 <<罗西亚·拉法姆>> “你就给我在这个阶段静滞吧!此乃来自遥远国度暴君力量的一角——”
20:59:12 <<罗西亚·拉法姆>> 超限导能二级超态变化为眼魔督军
20:59:23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超限导能伤害,投出了:(8, 6, 7)  = 21  = 21
20:59:45 <<罗西亚·拉法姆>> 自由动作对绮莉发动眼魔射线怪物定身
20:59:48 <<罗西亚·拉法姆>> 过意志
21:00:01 <<绮莉>> “没用的……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的!!!!”
21:00:28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19)+23  = 19+23  = 42
21:00:38 <<罗西亚·拉法姆>> 灾祸术再来(
21:01:10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23  = 9+23  = 32
21:01:35 <<罗西亚·拉法姆>> dc就是23(
21:03:18 <<罗西亚·拉法姆>> 再对她来一发高等解除魔法
21:03:38 <<莫尔度>> 罗西亚的高等解除魔法打在了绮莉身上
21:03:48 <<莫尔度>> 似乎有魔法效果被解除了
21:04:08 <<切希尔·柳哨>> 人有变化吗
21:04:15 <<莫尔度>> 没有
21:05:00 <<罗西亚·拉法姆>> 最后再来一发极冰射线
21:05:01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完了吗
21:05:12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寒冷,投出了:(1, 1, 5, 6, 3, 6, 5, 5, 1, 4, 4, 6, 6, 4)  = 57  = 57
21:05:24 <<罗西亚·拉法姆>> 过了(
21:06:14 <<莫尔度>> 罗西亚对绮莉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21:06:28 <<莫尔度>> 她的半个身体都被冻成了冰坨
21:06:59 <<莫尔度>> 虽然绮莉受了重伤,但看起来并不妨碍她行动
21:07:18 <<罗西亚·拉法姆>> “该死,本来还打算控制住她留活口带回螺壳舰的,已经太迟了吗……”
21:07:30 <<莫尔度>> 她仰天咆哮
21:07:51 <<莫尔度>> 尖锐的音波席卷了在她附近的几人
21:08:35 <<莫尔度>> 福克斯,罗西亚和切希尔分别过一个d20+HD+感知调整
21:09:06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15  = 14+15  = 29
21:09:1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0)+16  = 20+16  = 36
21:09:45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12+4  = 16+12+4  = 32
21:09:58 <<莫尔度>> 再过个意志
21:10:1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6  = 18+16  = 34
21:10:27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13  = 17+13  = 30
21:10:41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14  = 7+14  = 21
21:10:56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威吓,投出了:(18)+26  = 18+26  = 44
21:11:13 <<罗西亚·拉法姆>> gg
21:11:30 <<莫尔度>> 你们三人都陷入了恐慌
21:11:52 <<莫尔度>> 试图逃离绮莉
21:12:20 <<莫尔度>> 绮莉一挥动三叉戟,身上的冰块震得粉碎
21:12:32 <<莫尔度>> 然后她朝着上空飞去,飞到了3楼的位置
21:13:26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14:12 <<阿加萨·恩沃尔>> 钢铁镣铐封住绮莉翅膀
21:14:51 <<阿加萨·恩沃尔>> 无豁免
21:14:52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8)+10  = 8+10  = 18
21:15:27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你先给我下来!”
21:15:28 <<莫尔度>> 绮莉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21:15:47 <<叶米·普拉托>> “萨萨好样的!”
21:15:56 <<罗西亚·拉法姆>> “萨萨好样的!”
21:16:01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坠落伤害,投出了:(3, 4, 6)  = 13  = 13
21:16:22 <<莫尔度>> 她落在塔底,把地板都砸裂了
21:16:20 <<切希尔·柳哨>> 恐慌是几轮的啊
21:16:24 <<莫尔度>> 1轮
21:16:40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1:16:58 <<福克斯·龙心>> 抱头鼠窜,远离绮丽
21:17:23 <<莫尔度>> 福克斯为了远离坠落的绮莉,朝着塔顶的方向飞了过去
21:18:17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21:18:41 <<切希尔·柳哨>> 飞向塔顶
21:18:41 <<切希尔·柳哨>> “辛迪!交给你了!”
21:18:50 <<切希尔·柳哨>> “给我干掉她!”
21:19:02 <<切希尔·柳哨>> 辛迪在塔底喷吐绮莉
21:19:27 <<莫尔度>> 辛迪是人形,不能喷吐
21:19:44 <<切希尔·柳哨>> 啊,我忘了
21:19:44 <<切希尔·柳哨>> 她能干嘛嘛
21:19:54 <<莫尔度>> 可以拿着细剑上去戳吧,大概
21:20:02 <<莫尔度>> 或者徒手攻击
21:20:05 <<切希尔·柳哨>> 干脆变身把绮莉压屁股底下好了(
21:20:20 <<罗西亚·拉法姆>> 来!炸鸡!(
21:20:27 <<罗西亚·拉法姆>> 飞上塔顶炸下来
21:20:29 <<罗西亚·拉法姆>> 稳
21:20:53 <<切希尔·柳哨>> 变成龙,飞上去
21:21:06 <<莫尔度>> 辛迪动作完了
21:21:12 <<切希尔·柳哨>> 过
21:21:25 <<切希尔·柳哨>> 气势凶猛有用吗
21:21:29 <<莫尔度>> 为了远离绮莉,切希尔也朝着塔顶飞了上去
21:21:32 <<莫尔度>> 可以试试?
21:21:43 <<阿加萨·恩沃尔>> “我说你们几个全上去了啊!”
21:21:46 <<切希尔·柳哨>> 没用
21:21:49 <<切希尔·柳哨>> 过(
21:22:03 <<叶米·普拉托>> “跑的好快啊一个个!”
21:22:43 <<切希尔·柳哨>> “因为她看起来更难对付了!我可不想死!”
21:23:00 <<福克斯·龙心>> “就很慌”
21:23:23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1:24:08 <<叶米·普拉托>> 冰雹术砸她!
21:24:51 <<莫尔度>> 远程接触
21:25:24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6  = 9+6  = 15
21:25:59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  = 1+6  = 7
21:26:14 <<莫尔度>> 第一个中了
21:26:22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3, 4, 2, 6)  = 18  = 18
21:26:29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幽影塑能意志,投出了:(5)+2  = 5+2  = 7
21:26:39 <<莫尔度>> 冰球击中了绮莉
21:26:40 <<叶米·普拉托>> 没过
21:27:42 <<叶米·普拉托>> 过
21:31:07 <<莫尔度>> 绮莉行动4
21:31:13 <<罗西亚·拉法姆>> 停
21:31:21 <<罗西亚·拉法姆>> 之前先发制人同步术了
21:31:21 <<莫尔度>> 口胡
21:31:27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1:32:0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目测塔的空间是否足够容纳一只海龙兽的体积
21:32:32 <<莫尔度>> 海龙兽什么体型来着
21:32:42 <<罗西亚·拉法姆>> 巨
21:33:39 <<莫尔度>> 刚好能容纳
21:34:03 <<罗西亚·拉法姆>> 想了想
21:34:18 <<罗西亚·拉法姆>> 显能向下的寒冷能量墙罩绮莉
21:34:38 <<莫尔度>> 能量墙不能立在虚空当中吧?
21:34:42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你这个钢铁镣铐能管多久?”
21:34:43 <<莫尔度>> 得有个立足地
21:35:00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向内能量环
21:35:10 <<阿加萨·恩沃尔>> “她要是出不来的话怎么着也得一分多钟吧”
21:35:28 <<莫尔度>> 多大的能量环
21:35:42 <<莫尔度>> 半径多少
21:35:45 <<罗西亚·拉法姆>> 绮莉的体型?
21:35:49 <<莫尔度>> 中型
21:36:03 <<莫尔度>> 等会
21:36:05 <<莫尔度>> 你恐慌了吧
21:36:08 <<莫尔度>> 怎么显能
21:36:11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道理
21:36:15 <<莫尔度>> 你应该全速逃走
21:36:16 <<罗西亚·拉法姆>> 跑吧(
21:36:20 <<切希尔·柳哨>> 不是1轮吗
21:36:24 <<切希尔·柳哨>> 喔还没过
21:36:26 <<切希尔·柳哨>> 好慢啊!!
21:36:29 <<罗西亚·拉法姆>> 对还没过(
21:36:39 <<阿加萨·恩沃尔>> ……
21:36:40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绮莉是一轮最后一个(
21:36:45 <<莫尔度>> 罗西亚变身的大虫子也朝着塔顶飞了过去
21:36:57 <<罗西亚·拉法姆>> 是眼魔,只能跑
21:37:03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你问完就撒丫子蹿了啊!”
21:37:16 <<罗西亚·拉法姆>> “先问完嘛!”
21:37:16 <<阿加萨·恩沃尔>> “好歹留句话啊!”
21:37:38 <<罗西亚·拉法姆>> “待会儿如果绮莉这厮没破你的镣铐,你就看我脸色再行事”
21:37:42 <<莫尔度>> 罗西亚朝着塔的角落挤了过去
21:37:47 <<罗西亚·拉法姆>>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21:38:12 <<阿加萨·恩沃尔>> “你跑那黢黑的角里,算上你肤色,谁看得到脸色啊!”
21:38:27 <<罗西亚·拉法姆>> “领,领会精神!”
21:38:53 <<叶米·普拉托>> “如果你没逃跑的话我会更信服你的”
21:39:32 <<莫尔度>> 绮莉行动
21:39:46 <<罗西亚·拉法姆>> “那你下去在极近距离听她的咆哮试试看啊! ”
21:39:52 <<莫尔度>> 绮莉试图以整轮动作挣脱镣铐
21:40:24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力量检定,投出了:(16)+21  = 16+21  = 37
21:40:33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1:40:43 <<莫尔度>> 绮莉双翼一振
21:40:46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那个角还有空地么”
21:40:50 <<莫尔度>> 钢铁镣铐就化作了齑粉
21:40:56 <<罗西亚·拉法姆>> “……你猜”
21:40:57 <<阿加萨·恩沃尔>> “能挤挤不”
21:41:08 <<叶米·普拉托>> “嘶”
21:41:14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你跟得上我的思必得”
21:41:19 <<莫尔度>> 第三轮
21:41:21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41:36 <<莫尔度>> 三人的恐慌解除了,但是陷入战栗(各检定-2)
21:42:22 <<阿加萨·恩沃尔>> 姑且继续来个爆发触手继续尝试擒抱绮莉
21:42:43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擒抱,投出了:(4)+17  = 4+17  = 21
21:42:49 <<阿加萨·恩沃尔>> 重骰自己……
21:42:56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擒抱,投出了:(10)+17  = 10+17  = 27
21:43:06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擒抱,投出了:(3)+35  = 3+35  = 38
21:43:21 <<莫尔度>> 触手只能略微干涉绮莉的行动
21:43:22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1:43:31 <<阿加萨·恩沃尔>> “姐们你劲头不小啊……”
21:43:46 <<阿加萨·恩沃尔>> 撤一撤,过
21:44:02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1:44:11 <<福克斯·龙心>> 我能
21:44:15 <<福克斯·龙心>> 空降冲锋吗
21:44:21 <<莫尔度>> 可以
21:44:30 <<莫尔度>> 但是不能触发跳劈
21:44:33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冲锋,投出了:(18)+18  = 18+18  = 36
21:44:49 <<莫尔度>> 福克斯赶走了恐慌的念头之后
21:45:24 <<莫尔度>> 从天而降,一剑斩向了绮莉
21:45:32 <<莫尔度>> 划出一道明亮的剑芒来
21:45:39 <<莫尔度>> 过个伤害
21:45:42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39  = 7+39  = 46
21:46:04 <<福克斯·龙心>> “受死!”
21:46:10 <<莫尔度>> 福克斯剑光闪过
21:46:34 <<莫尔度>> 绮莉持三叉戟的手被一刀两断!
21:46:44 <<莫尔度>> 黑色的血喷了一地
21:46:59 <<莫尔度>> 绮莉浑身浴血,仍然屹立不倒
21:47:26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21:48:22 <<切希尔·柳哨>> 冲锋绮莉
21:48:56 <<莫尔度>> 命中
21:49:00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17  = 19+17  = 36
21:49:17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追击,投出了:(2)+12+4  = 2+12+4  = 18
21:49:29 <<莫尔度>> 都中了
21:49:3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  = 1+4  = 5
21:49:5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其他,投出了:(3, 5, 2, 5, 3, 6, 1, 1, 4)  = 30  = 30
21:50:51 <<莫尔度>> 这一回
21:51:02 <<莫尔度>> 切希尔的利爪划开了绮莉的肚子
21:51:17 <<莫尔度>> 她的肠子随着鲜血流了出来
21:51:43 <<切希尔·柳哨>> “这个手感……怀念!以西结看到了一定很高兴吧!他有伴了!”
21:52:04 <<莫尔度>> 但绮莉的行动看起来仍然不受影响
21:52:08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怀念”
21:52:18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1:52:30 <<切希尔·柳哨>> 没死啊,那辛迪飞下来喷吐
21:52:40 <<叶米·普拉托>> “这家伙……真能撑啊”
21:52:48 <<叶米·普拉托>> 我还是辛迪
21:52:55 <<莫尔度>> 辛迪先
21:52:57 <<福克斯·龙心>> “这东西,杀不掉吗”
21:53:01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2)+10  = 12+10  = 22
21:53:09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 4, 6, 5, 4, 3, 4, 2)  = 30  = 30
21:53:12 <<切希尔·柳哨>> 15
21:53:53 <<切希尔·柳哨>> 过
21:54:08 <<莫尔度>> 叶米
21:54:30 <<叶米·普拉托>> 接着冰雹术
21:54:35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5, 19)+6  = 34+6  = 40
21:54:45 <<莫尔度>> 都中
21:54:46 <<莫尔度>> 伤害
21:54:46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3, 4, 1, 6, 2, 3, 5, 2, 4)  = 31  = 31
21:54:52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7)+2  = 7+2  = 9
21:54:57 <<叶米·普拉托>> 没
21:55:24 <<莫尔度>> 罗西亚
21:57:08 <<罗西亚·拉法姆>> 显能时间跳跃
21:57:11 <<罗西亚·拉法姆>> 过意志
21:57:37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19)+23  = 19+23  = 42
21:58:02 <<罗西亚·拉法姆>> 很稳
21:58:04 <<罗西亚·拉法姆>> 开始你的表演
21:59:00 <<莫尔度>> 绮莉用仅剩的一只手
21:59:15 <<莫尔度>> 解开了左侧马尾的发带
21:59:36 <<绮莉>> “吼…………………”
21:59:51 <<阿加萨·恩沃尔>> “…………??”
21:59:54 <<莫尔度>> 随着这个动作,开始有黑雾在她的身上蔓延,并逐渐覆盖她的全身
22:00:23 <<莫尔度>> 很快的,黑雾完全遮掩了她的轮廓
22:00:43 <<莫尔度>> 瞬间,一只巨大的半龙野兽冲出了黑雾
22:01:24 <<莫尔度>> 然后,她对切希尔,福克斯发动了全回合攻击
22:02:04 <<切希尔·柳哨>> 稍等
22:02:10 <<切希尔·柳哨>> 装备融合了吗
22:02:35 <<莫尔度>> 你不知道
22:02:44 <<莫尔度>> 她现在看起来完全是纯黑色的
22:03:18 <<罗西亚·拉法姆>> 我试图用触感视域判断装备是否还在身上
22:05:23 <<切希尔·柳哨>> 插入迅捷爆发
22:05:34 <<切希尔·柳哨>> 次元跨步
22:05:55 <<切希尔·柳哨>> 我把自己移动到极限距离的楼梯上,晕
22:06:17 <<莫尔度>> 也包括福克斯?
22:06:24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自己动
22:06:45 <<罗西亚·拉法姆>> 我把自己移动到一楼她打不着的地方(她是在一楼吧),over
22:07:53 <<福克斯·龙心>> 我
22:08:00 <<福克斯·龙心>> 也躲开她的全回合吧
22:08:13 <<罗西亚·拉法姆>> 那我就不动了(
22:09:22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动吧(
22:09:43 <<莫尔度>> 你们用次元跨步躲开了绮莉的攻击
22:10:06 <<莫尔度>> 一楼的书籍、天文仪都在绮莉疯狂的暴行下变成了碎片
22:10:10 <<切希尔·柳哨>> “别给我丢脸啊……你们”
22:10:22 <<叶米·普拉托>> “……疯了吧”
22:10:28 <<莫尔度>> 随着她攻击墙壁
22:10:37 <<莫尔度>> 你们感觉整个塔都开始摇晃起来
22:10:45 <<叶米·普拉托>> “塔啊!”
22:10:59 <<莫尔度>> 她似乎拥有着匪夷所思的巨大力量
22:11:05 <<阿加萨·恩沃尔>> “这塔不会塌吧!”
22:11:26 <<莫尔度>> 这时
22:11:44 <<莫尔度>> 都来到二楼的你们发现,异变发生了
22:11:56 <<莫尔度>> 你们,和绮莉的身体都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22:12:08 <<叶米·普拉托>> “???”
22:12:10 <<罗西亚·拉法姆>> “???”
22:12:14 <<罗西亚·拉法姆>> 一楼的我呢
22:12:22 <<莫尔度>> 似乎笼罩上了一层迷幻不清的雾
22:12:33 <<莫尔度>> 你没有变化
22:12:57 <<莫尔度>> 绮莉身上的黑气,蒸汽都消失了
22:13:06 <<罗西亚·拉法姆>> “……二楼有什么猫腻???”
22:13:10 <<莫尔度>> 她看起来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却变化了原来的女孩的样子
22:13:18 <<阿加萨·恩沃尔>> “……”
22:13:20 <<福克斯·龙心>> “???”
22:13:29 <<阿加萨·恩沃尔>> “呃……要去看一下吗”
22:13:30 <<叶米·普拉托>> “…………谁去看看?”
22:13:30 <<莫尔度>> 而你们发现……
22:13:38 <<莫尔度>> 塔开始闪烁不定
22:14:04 <<福克斯·龙心>> “猫出问题了吗??”
22:14:17 <<莫尔度>> 原本光洁的墙壁,整齐的书本
22:14:32 <<莫尔度>> 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糊满鲜血和粘液的肮脏垃圾堆
22:14:40 <<莫尔度>> 然后有再度变了回来
22:14:54 <<罗西亚·拉法姆>> “不对啊,锚出问题的话我应该也会出问题啊”
22:14:59 <<莫尔度>> 并且在两者之间不断闪烁变化着
22:15:05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鬼???”
22:15:36 <<莫尔度>> 由于看到这诡异的场景,你们都陷入了混乱当中
22:15:40 <<莫尔度>> 所有人颤栗检定
22:15:52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3  = 2+!3  = 2
22:16:01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3  = 13+13  = 26
22:16:08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14  = 7+14  = 21
22:16:13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15  = 3+15  = 18
22:16:32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16  = 16+16  = 32
22:16:40 <<福克斯·龙心>> 说来需要-2吗
22:16:47 <<莫尔度>> 需要
22:16:52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我还没-2
22:17:16 <<福克斯·龙心>> 我选择打滚不重投()
22:17:19 <<莫尔度>> 罗西亚和阿加萨对此感到惊疑不定
22:17:23 <<莫尔度>> 分别过一个1d4
22:17:28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  = 4  = 4
22:17:33 <<叶米·普拉托>> “幻觉…………还是?”
22:18:08 <<莫尔度>> 罗西亚觉得十分恶心
22:18:13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 3  = 3
22:18:19 <<莫尔度>> 他简直想吐
22:18:42 <<罗西亚·拉法姆>> “呃……呕————”
22:18:52 <<莫尔度>> 而阿加萨则由于身在墙边,近距离观察到这个景象的他有些吓呆了
22:19:05 <<莫尔度>> 这时,你们看到了恢复了原样的绮莉
22:19:23 <<莫尔度>> 她似乎失去了力量一般,倒在了血泊当中
22:19:29 <<莫尔度>> 战斗结束
22:19:25 <<阿加萨·恩沃尔>> “呐……怎,怎么会这样”
22:19:35 <<福克斯·龙心>> “现在能沟通了吗……”
22:19:47 <<罗西亚·拉法姆>> “呃,看起来不像”
22:19:50 <<叶米·普拉托>> “看上去”
22:20:02 <<叶米·普拉托>> “都快性命不保了”
22:20:22 <<阿加萨·恩沃尔>> “总,总之那边情况也不太好”
22:20:22 <<莫尔度>> 她昏迷过去了
22:20:41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过去看看
22:20:53 <<叶米·普拉托>> 试图搜索一下这个塔
22:20:59 <<罗西亚·拉法姆>> “带回去交给夺心魔吧,无论审讯还是治疗都是那边更专业”
22:21:28 <<莫尔度>> 阿加萨走了过去,他发现绮莉的身体已经几乎快被撕碎了
22:21:35 <<莫尔度>> 但是居然还有呼吸
22:21:40 <<罗西亚·拉法姆>> “在这个塔里跟她正面交涉这种天真无谋的行动差不多也该适可而止了”
22:21:44 <<福克斯·龙心>> “真坚挺”
22:21:52 <<阿加萨·恩沃尔>> “喂喂,这边尽管还有呼吸……不过身体已经快不行了”
22:22:21 <<阿加萨·恩沃尔>> “先止个血吧”
22:22:36 <<叶米·普拉托>> 搜索能取20吗(
22:22:42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连治疗法术都没了?”
22:22:48 <<莫尔度>> 先把绮莉的事情弄完吧
22:23:00 <<罗西亚·拉法姆>> “伤痛转移的治疗量太大了,我可不想再打一场”
22:23:12 <<叶米·普拉托>> “我不会治疗法术啊”
22:23:37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不会啊”
22:23:43 <<切希尔·柳哨>> 我差不多可以醒了
22:23:46 <<罗西亚·拉法姆>> “…………………………”
22:23:48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
22:23:53 <<切希尔·柳哨>> “怎么回事?”
22:23:54 <<叶米·普拉托>> “队长!”
22:23:55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6秒的事
22:24:06 <<切希尔·柳哨>> 飞下楼
22:24:08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你有微量的治疗法术吗”
22:24:17 <<切希尔·柳哨>> “你们做了什么,怎么变回来了?”
22:24:19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也就一个复活的事,但还是省省比较好”
22:24:25 <<切希尔·柳哨>> 给她用一个治疗微伤
22:24:30 <<切希尔·柳哨>> 然后观察一下情况
22:24:35 <<莫尔度>> 切希尔使用了治疗微伤
22:24:42 <<莫尔度>> 但是完全止不住血
22:24:48 <<罗西亚·拉法姆>> “我建议这里先把她抬回去交给夺心魔然后再回来探索”
22:24:56 <<莫尔度>> 似乎没有太大作用
22:25:07 <<叶米·普拉托>> “至少”
22:25:09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等回去她也就完蛋了”
22:25:10 <<罗西亚·拉法姆>> “同时进行会两样都做不好”
22:25:19 <<叶米·普拉托>> “让她先止住血吧”
22:25:26 <<切希尔·柳哨>> “就算要直接对脑子下手,夺心魔对死人脑子应该也没辙”
22:25:27 <<罗西亚·拉法姆>> “但如你所见,治疗法术也没用”
22:25:36 <<切希尔·柳哨>> 用愈合腰带一发试试
22:25:38 <<罗西亚·拉法姆>> “在座的诸位有谁是神医吗”
22:25:49 <<莫尔度>> 过一个愈合腰带
22:26:0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 8)  = 16  = 16
22:26:28 <<莫尔度>> 伤势似乎恢复了一点
22:26:29 <<莫尔度>> 但是还不够
22:26:36 <<切希尔·柳哨>> 还在流血?
22:26:44 <<莫尔度>> 对
22:26:48 <<叶米·普拉托>> 能过知识吗
22:26:56 <<罗西亚·拉法姆>> 我试图准备动作在她快要醒来的时候对她进行非致命攻击
22:26:59 <<莫尔度>> 对于这种情况?
22:27:04 <<叶米·普拉托>> 嗯
22:27:09 <<切希尔·柳哨>> “撕得太碎了啊,真麻烦”
22:27:15 <<莫尔度>> 你可以过一个,我想想
22:27:25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侦测魔法试试,顺便看看这塔”
22:27:32 <<切希尔·柳哨>> 再用一发
22:27:41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 2)  = 7  = 7
22:27:46 <<莫尔度>> 本地知识吧
22:28:06 <<叶米·普拉托>> 本,本地
22:28:19 <<叶米·普拉托>> 灵感之眼
22:28:24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11  = 16+11  = 27
22:29:15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还不如把希望寄托给塔外的正能量”
22:29:19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确定这么弄不会再晃咱眼睛吗”
22:29:20 <<叶米·普拉托>> “………………她这是在用狂暴能力吊着啊!”
22:29:24 <<叶米·普拉托>> “时间结束就要死了!”
22:29:44 <<切希尔·柳哨>> “没事,我在治疗呢,大概”
22:29:52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还是很不好吗
22:30:09 <<叶米·普拉托>> “你们刚才打的那么凶治不过来怎么办”
22:30:12 <<莫尔度>> 对
22:30:18 <<叶米·普拉托>> “快抬出去试试”
22:30:19 <<切希尔·柳哨>> 再来一下
22:30:20 <<阿加萨·恩沃尔>> 姑且侦测一下魔法
22:30:24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6)  = 9  = 9
22:30:34 <<切希尔·柳哨>> 观察情况
22:30:54 <<莫尔度>> 还是不行
22:30:56 <<莫尔度>> 她看起来就快死了
22:31:14 <<阿加萨·恩沃尔>> “绮莉身上好像有一些魔法灵光的样子”
22:31:22 <<阿加萨·恩沃尔>> “这座塔里……似乎也有一点”
22:31:25 <<切希尔·柳哨>> 拿回春杖点一下
22:31:33 <<切希尔·柳哨>> “我也没别的办法啦!”
22:32:09 <<罗西亚·拉法姆>> “我感觉这个治疗量都快让之前的战斗白费功夫了”
22:32:22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说明什么啊……”
22:32:38 <<切希尔·柳哨>> “同感,真麻烦真麻烦”
22:32:3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估测塔和螺壳舰的距离是否超过八百尺
22:32:39 <<莫尔度>> 虽然切希尔使用了一些治疗手段,但是没能挽回绮莉的伤势
22:32:41 <<莫尔度>> 绮莉死了
22:32:48 <<叶米·普拉托>> ……
22:33:02 <<福克斯·龙心>> “啧”
22:33:03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33:06 <<阿加萨·恩沃尔>> ……
22:33:17 <<福克斯·龙心>> “明明看起来那么凶,终究是一条脆弱的生命”
22:33:29 <<罗西亚·拉法姆>> “尽速回螺壳舰吧”
22:33:41 <<切希尔·柳哨>> “好歹先把塔搜一下啊”
22:33:48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怎么又是这样……”
22:33:4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带着她的尸体进行任意门
22:33:53 <<福克斯·龙心>> “先搜索一下吧”
22:33:58 <<罗西亚·拉法姆>> “对灵能复活术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22:34:01 <<叶米·普拉托>> “诶死人了啊!”
22:34:11 <<莫尔度>> 你们决定?
22:34:18 <<福克斯·龙心>> “有道理,分兵?”
22:34:22 <<叶米·普拉托>> “严肃认真一点啊!这个塔又不会跑!”
22:34:28 <<叶米·普拉托>> 跟着罗西亚
22:34:29 <<叶米·普拉托>> 回去
22:34:39 <<阿加萨·恩沃尔>> 跟罗西亚回去
22:34:42 <<福克斯·龙心>> “好吧”
22:34:43 <<福克斯·龙心>> 跟
22:34:52 <<莫尔度>> 罗西亚施展任意门
22:34:57 <<莫尔度>> 传送回到了螺壳舰里面
22:35:33 <<罗西亚·拉法姆>> [嘿,还在吗?]
22:35:59 <<夺心魔>> [有结果了吗?]
22:36:07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在塔里找到了一头刚死的红龙,我觉得交给你的话现在抢救还来得及]
22:36:21 <<福克斯·龙心>> [她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22:36:21 <<夺心魔>> [复活?]
22:36:33 <<罗西亚·拉法姆>> [那头红龙在里面待了很久已经疯了的样子,我们在正常交涉上没能从她嘴里套出任何信息]
22:36:34 <<夺心魔>> [你确定能够在它的身上获得线索吗?]
22:36:37 <<阿加萨·恩沃尔>> [嗯,复活]
22:37:03 <<叶米·普拉托>> [她已经是唯一的线索了]
22:37:08 <<阿加萨·恩沃尔>> [或许吧,我们曾经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22:37:10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塔里也有很多资料被她毁了]
22:37:19 <<罗西亚·拉法姆>> [有的东西可能已经只有她还知道了]
22:37:22 <<莫尔度>> 过一个交涉
22:37:26 <<罗西亚·拉法姆>> [或者你有什么给她保鲜的手段也行]
22:37:39 <<罗西亚·拉法姆>> 古,走你(
22:37:41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辅助(
22:37:45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6  = 4+16  = 20
22:37:49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6  = 14+6  = 20
22:37:50 <<罗西亚·拉法姆>> ……
22:37:55 <<罗西亚·拉法姆>> 交时髦,快(
22:38:01 <<叶米·普拉托>> 时髦时髦
22:38:07 <<莫尔度>> 过吧
22:38:42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 1  = 1
22:38:47 <<叶米·普拉托>> 再见
22:39:02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辅助,投出了:(6)  = 6  = 6
22:39:03 <<莫尔度>> 其他人要协助吗
22:39:12 <<罗西亚·拉法姆>> 再见
22:39:17 <<福克斯·龙心>> “行行好吧”
22:39:18 <<莫尔度>> 那么好
22:39:23 <<莫尔度>> 听完了你们的话之后
22:39:2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协助一下,投出了:(7)+8  = 7+8  = 15
22:39:34 <<莫尔度>> 夺心魔说
22:39:54 <<夺心魔>> [希望你们的判断不会浪费掉这艘战舰为数不多的资源]
22:40:11 <<叶米·普拉托>> [这个放心]
22:40:13 <<莫尔度>> 然后空间一阵扭曲,穿着动力装甲的夺心魔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22:40:17 <<阿加萨·恩沃尔>> [自然不会]
22:40:23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是说灵池的消耗的话,我们之后再捐献就好了]
22:40:34 <<莫尔度>> 它摊开手掌
22:40:49 <<莫尔度>> 一颗星质的结晶凭空出现在了它的手中
22:41:03 <<莫尔度>> 然后夺心魔捏碎了这颗星质
22:41:14 <<莫尔度>> 然后将星质流引导到了绮莉的身上
22:41:20 <<叶米·普拉托>> [哇]
22:41:24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鉴于之前也有说……这家伙的精神不怎么稳定]
22:41:36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有配套的能控制住她的设施就好了]
22:41:41 <<罗西亚·拉法姆>> [这家伙力气还挺大的]
22:41:54 <<莫尔度>> 你们看到绮莉的肉体很快被重组了起来
22:42:07 <<莫尔度>> 然后,她恢复了意识
22:42:14 <<阿加萨·恩沃尔>> [……呼]
22:42:37 <<莫尔度>> 绮莉恢复意识之后,环顾了四周一眼
22:42:49 <<莫尔度>> 然后嗷的一声就向着夺心魔扑了过去
22:42:59 <<罗西亚·拉法姆>> [哦不!我就说吧!]
22:43:18 <<莫尔度>> 但是扑到一半,她身体僵直,倒在了地上
22:43:21 <<阿加萨·恩沃尔>> [……]
22:43:24 <<罗西亚·拉法姆>> [诶]
22:43:28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怎么了]
22:43:56 <<夺心魔>> [我留下了她的意识,你们开始审问吧]
22:44:07 <<夺心魔>> [我要继续去进行灵池的充能工作了]
22:44:18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感激不尽]
22:44:41 <<叶米·普拉托>> [十分感谢!]
22:44:4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心灵感应联系绮莉
22:44:56 <<叶米·普拉托>> [那么现在]
22:45:01 <<罗西亚·拉法姆>> [嗨小红龙,感觉如何啊]
22:45:05 <<叶米·普拉托>> [可以和我们交流了吗]
22:45:11 <<莫尔度>> 绮莉看起来满脸愤恨
22:45:15 <<莫尔度>> 但是动弹不得
22:45:36 <<绮莉>> [你们杀了我吧!]
22:45:47 <<叶米·普拉托>> [哎呀…你生气也没用]
22:45:52 <<阿加萨·恩沃尔>> [为什么会这么想]
22:45:55 <<叶米·普拉托>> [这个是不可能的]
22:45:58 <<罗西亚·拉法姆>> [杀了你?杀了你我们之前的辛劳不就白费了]
22:46:19 <<叶米·普拉托>> [无论你做了多恶的事你都是我们的友军]
22:46:22 <<罗西亚·拉法姆>> [卡曼达在哪儿?你是跟他一起来的吧?]
22:46:23 <<阿加萨·恩沃尔>> [毕竟咱曾经错过一次了,第二次总该要长一些人生经验了吧]
22:46:27 <<绮莉>> [没什么好说的,我确实输给了你们]
22:46:28 <<叶米·普拉托>> [女爵大人忠实的仆人]
22:46:37 <<绮莉>> [败者就应该去死]
22:46:45 <<叶米·普拉托>> [仅凭这一点我们就不可能对你下死手]
22:46:50 <<福克斯·龙心>> [……]
22:47:01 <<罗西亚·拉法姆>> [败者的下场是胜者说了算了,自说自话要有个限度]
22:47:23 <<罗西亚·拉法姆>> [我再问一遍,卡曼达在哪儿,对女爵来说这很重要]
22:47:49 <<绮莉>> [哈!卡曼达,要是有那家伙在,我也不至于输给你们……]
22:48:00 <<绮莉>> [在他的指挥下,我还没有打不败的敌人……]
22:48:20 <<叶米·普拉托>> [你究竟什么时候能意识到我们不是敌人啊……]一脸无奈
22:48:21 <<绮莉>> [……你说对芙蕾雅她很重要?]
22:48:38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我们得到的任务是营救他]
22:48:42 <<阿加萨·恩沃尔>> [不然呢……]
22:49:09 <<罗西亚·拉法姆>> [不然谁会特地来这里跟你打这一架,到底有多闲]
22:49:17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费心费力跑到这来找卡曼达,难道是来找她看剧场演出?]
22:49:18 <<莫尔度>> 过一个交涉吧
22:49:21 <<叶米·普拉托>> [不仅是卡曼达,还有你,还有我们,对于女爵都是重要的人]
22:49:24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你人在这里也姑且知道污染的情况有多严重吧!]
22:49:26 <<罗西亚·拉法姆>> 古,上
22:49:28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协助
22:49:30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6  = 13+16  = 29
22:49:39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  = 11  = 11
22:49:43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6  = 17+6  = 23
22:50:28 <<叶米·普拉托>> [正因为你们重要,所以才会有我们这一行人的出现]
22:50:39 <<绮莉>> [我怎么知道那个该死的家伙到什么地方去了……根据我在那个鬼塔里面留下的爪印来看……]
22:50:41 <<叶米·普拉托>> [不过苦恼的是少了一个人呢]
22:50:56 <<绮莉>> [老娘已经困在那里整整三年了!!!]
22:51:08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
22:51:10 <<叶米·普拉托>> [三年?]
22:51:11 <<福克斯·龙心>> “三年!”
22:51:15 <<罗西亚·拉法姆>> [等一会儿]
22:51:25 <<阿加萨·恩沃尔>> [等一下……]
22:51:25 <<福克斯·龙心>> [我们明明看着你们前几天出发]
22:51:27 <<罗西亚·拉法姆>> [距离我们得到的对你们的最后目击情报来看]
22:51:33 <<叶米·普拉托>> 一脸淡然
22:51:35 <<阿加萨·恩沃尔>> [有点乱,容咱理一理]
22:51:36 <<罗西亚·拉法姆>> [最多不超过三天]
22:51:44 <<罗西亚·拉法姆>> [萨,指南针情况如何?]
22:51:48 <<叶米·普拉托>> [塔内时间流速和外界不一样?]
22:51:52 <<阿加萨·恩沃尔>> 掏出指南针看一看
22:52:04 <<阿加萨·恩沃尔>> [还是说这个地方和外面的时间流速不一样?]
22:52:13 <<叶米·普拉托>> [你们遭遇了些什么啊]
22:52:17 <<莫尔度>> 阿加萨发现,指南针准确地指着一个方向
22:52:23 <<叶米·普拉托>> [你们的实力应该不至于沦落如此吧]
22:52:23 <<莫尔度>> 没有疯狂转动
22:52:38 <<莫尔度>> 那似乎就是塔的方向
22:52:39 <<罗西亚·拉法姆>> [我倾向于阿加萨的判断,因为本身进入这个领域的方式就是通过时空扭曲……没有疯狂转动了!]
22:52:51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塔里???]
22:53:01 <<叶米·普拉托>> [塔里好像…并没有其他人影吧]
22:53:10 <<罗西亚·拉法姆>> [绮莉,你是跟他一起进的塔?]
22:53:23 <<绮莉>> [在那个破塔里面……老娘不会觉得饿,也不会觉得累]
22:53:36 <<绮莉>> [但是想杀人!我想杀人想得不得了!我要杀人!杀啊!]
22:53:50 <<叶米·普拉托>> [你们什么时候分开的]
22:54:07 <<福克斯·龙心>> [塔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22:54:09 <<罗西亚·拉法姆>> [……就杀人欲望来说我觉得不是塔的问题,但是这不重要]
22:54:29 <<阿加萨·恩沃尔>> [咱们能不能先把个人的情感放一放]
22:54:43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你是怎么进去的?就我们的突破方法来说根本不是你能做到的]
22:55:22 <<罗西亚·拉法姆>> [除非对塔的封印是转移之后才附加的]
22:56:00 <<莫尔度>> 绮莉的精神稳定一些之后
22:56:01 <<阿加萨·恩沃尔>> [但这样的话就又出现了新问题了]
22:56:09 <<阿加萨·恩沃尔>> [谁附加的,怎么附加的]
22:56:16 <<罗西亚·拉法姆>> [啧…………要是我是个洞察者或者传心者就好了]
22:56:27 <<莫尔度>> 她喘了口气说
22:56:41 <<绮莉>> [我们离开城市之后,来到了西边]
22:56:41 <<叶米·普拉托>> [可能是触发了塔里的机关?]
22:56:49 <<绮莉>> [然后就在大雾里面迷失了方向]
22:57:15 <<绮莉>> [然后……我们出现在了一座愚蠢的小城里面]
22:57:33 <<罗西亚·拉法姆>> [小城?不是小村?]
22:57:39 <<罗西亚·拉法姆>> [你继续说]
22:58:32 <<绮莉>> [在那里]
22:58:48 <<绮莉>> [我们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雾气构成的人]
22:59:17 <<绮莉>> [我的攻击完全不能对它生效]
22:59:39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59:44 <<绮莉>> [而被那个狗屎巨人杀死的家伙们……居然也会变成迷雾人]
23:00:06 <<罗西亚·拉法姆>> [迷雾巨人,对我们来说也是老客人了……也,也会变成迷雾人?]
23:00:08 <<阿加萨·恩沃尔>> [啥??]
23:00:27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能造出迷雾元素的迷雾骑士难道说……]
23:00:46 <<绮莉>> [我们没有办法,逃进了一座教堂的地下]
23:00:54 <<叶米·普拉托>> [教堂……]
23:00:58 <<叶米·普拉托>> [嗯]
23:01:11 <<绮莉>> [啊……!我越想越生气!]
23:01:24 <<罗西亚·拉法姆>> [卡曼达呢?那时你们就走散了?]
23:01:39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事情开始有点眉目了]
23:01:41 <<绮莉> [我和其他人躲在地下,没有路了]
23:01:55 <<绮莉>> [我就一矛扎在了那个破烂神像上面!]
23:02:02 <<罗西亚·拉法姆>> […………………………]
23:02:06 <<绮莉>> [与其死在那里,不如再破坏点什么!]
23:02:17 <<罗西亚·拉法姆>> [果,果然是你干的]
23:02:33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你有两把三叉矛?]
23:02:41 <<福克斯·龙心>> [原来如]
23:02:4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掏出之前缴获的矛
23:02:59 <<绮莉>> [啊?]
23:03:03 <<绮莉>> [我只有一把]
23:03:11 <<罗西亚·拉法姆>> [………………]
23:03:13 <<阿加萨·恩沃尔>> […………]
23:03:30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到了那个教堂的地下,在神像上看到了你的矛呢]
23:03:37 <<罗西亚·拉法姆>> [算了,你还是先说后来发生了什么吧]
23:04:01 <<绮莉>> [……老娘怎么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23:04:18 <<绮莉>> [随着我把矛扎上去,那个该死的城市就消失了]
23:04:29 <<绮莉>> [我们来到了一片荒野上]
23:05:09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破坏神像也是进入那个地方的方法吗]
23:05:14 <<绮莉>> [那可真是个恶心的地方]
23:05:30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你没想到这个方法也算是很正常的事……]
23:05:41 <<绮莉>> [地面上全是古怪的粘液,飘着很淡的雾气,潮湿得不得了]
23:05:42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在那个地方发现了很多面具的尸体]
23:05:49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在那里遇袭了?]
23:05:57 <<绮莉>> [还有各种怪物]
23:06:09 <<莫尔度>> 你们发现绮莉的描述和你们来到的荒野似乎不太一样
23:06:24 <<罗西亚·拉法姆>> [……是时间过去了三年的影响吗]
23:06:26 <<莫尔度>> 你们来到的荒野是普通的山坡和土地
23:06:51 <<绮莉>> [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座快要倒了的破塔]
23:07:13 <<莫尔度>> 你们记得,你们看到的塔仍然是坚固的
23:07:22 <<阿加萨·恩沃尔>> [三年时间能改变这么多吗]
23:07:25 <<叶米·普拉托>> [时间轴不对啊……]
23:07:40 <<叶米·普拉托>> [还有呆三年变好的?]
23:07:42 <<阿加萨·恩沃尔>> [咱怎么感觉这就不是一条时间线上的事呢]
23:07:49 <<绮莉>> [而塔的背后,有很浓的雾气]
23:07:52 <<罗西亚·拉法姆>> [这大概说明时空错乱至今仍然在各处上演]
23:08:00 <<绮莉>> [卡曼达那家伙说,我们要找的鬼东西就在那边!]
23:08:12 <<罗西亚·拉法姆>> […………塔的,背后]
23:08:28 <<阿加萨·恩沃尔>> [但是咱确实见到了绮莉,难道说时空错乱还有交集?]
23:08:29 <<莫尔度>> 你们想起了,你们之前在塔的背后看到的大坑
23:08:45 <<阿加萨·恩沃尔>> [呃……然后你们挖了个坑?]
23:08:50 <<绮莉>> [但是,有两个奇怪的家伙守在塔的门口,他们和我们发生了战斗]
23:08:52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看到的已经是三年后的绮莉了]
23:09:27 <<绮莉>> [在战斗中,我想从空中飞下去,给他们狠狠来个一下!]
23:09:44 <<绮莉>> [但是一靠近那个塔,我就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吸了进去]
23:10:01 <<绮莉>> [然后飞进了一个大钟里面]
23:10:16 <<绮莉>> [醒来之后,我就在那个塔里面了]
23:10:19 <<阿加萨·恩沃尔>> [但这和三年前的绮莉是能连续的,塔目前连不上]
23:10:25 <<阿加萨·恩沃尔>> [大,大钟……]
23:10:27 <<罗西亚·拉法姆>> [……是在这个时点失散的吗]
23:10:52 <<福克斯·龙心>> [也许那边战斗还没结束]
23:10:58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除了那座危险的塔之外,文章就全在塔背后的大坑里了]
23:11:10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队长回来了吗?]
23:11: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环顾四周
23:11:20 <<莫尔度>> 你没看到切希尔
23:11:43 <<罗西亚·拉法姆>> [从刚才起就没看到她……她一个人呆在了塔里?!想什么呢她!]
23:11:47 <<福克斯·龙心>> ……这个问题]
23:12:22 <<叶米·普拉托>> [好像是]
23:12:25 <<叶米·普拉托>> [没回来]
23:12:36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咱去找找她?]
23:12:53 <<福克斯·龙心>> [罗西亚去吧]
23:12:54 <<阿加萨·恩沃尔>> [总不至于这时候了还在塔里搜刮吧]
23:13:00 <<莫尔度>> 而且露奎蒂亚和希拉也留在塔里了
23:13:08 <<罗西亚·拉法姆>> [要去你得带上现实稳定锚,但我不知道这锚还能运作多久]
23:13:26 <<罗西亚·拉法姆>> [啧,露奎蒂亚和希拉也留在那了,都在想些什么!]
23:13:58 <<罗西亚·拉法姆>> [打算跟我回塔里的报名,这里姑且还是要有人跟夺心魔做一下报告的]
23:14:00 <<福克斯·龙心>> [……]
23:14:17 <<阿加萨·恩沃尔>> [立马就成了跟你回了啊!]
23:14:42 <<罗西亚·拉法姆>> [锚可还在我身上,你有什么别的进塔手段的话自便]
23:14:52 <<罗西亚·拉法姆>> [而且任意门的话也是我比较快]
23:14:55 <<莫尔度>> 这时,你们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23:14:57 <<叶米·普拉托>> [………………]
23:15:07 <<莫尔度>> 一个红衣男孩从走廊的另一侧走了过来
23:15:13 <<托马斯>> “哟……”
23:15:20 <<托马斯>> “我终于弄完了……”
23:15:28 <<罗西亚·拉法姆>> [嘿托马斯!]
23:15:39 <<罗西亚·拉法姆>> [你可算出来了!]
23:15:53 <<罗西亚·拉法姆>> [怎么样?有没有少什么零件?]
23:15:55 <<阿加萨·恩沃尔>> […………]
23:15:57 <<叶米·普拉托>> “哟”
23:16:01 <<叶米·普拉托>> “过去多久了啊”
23:16:04 <<叶米·普拉托>> “你都忙完了”
23:16:27 <<托马斯>> “没啥”
23:16:31 <<托马斯>> “就是法术位全部没有了”
23:16:36 <<莫尔度>> 托马斯一摊手
23:16:44 <<罗西亚·拉法姆>> [那你还是做留守役吧]
23:16:49 <<托马斯>> “而且这才给那个灵池充了百分之一”
23:16:52 <<阿加萨·恩沃尔>> [诶……那你还是待在这吧]
23:16:56 <<阿加萨·恩沃尔>> […………]
23:16:59 <<罗西亚·拉法姆>> [正好这里有点东西需要你给那位大佬做个报告]
23:17:03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么慢吗!]
23:17:2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将从绮莉那里得到的信息跟托马斯交代一遍
23:17:48 <<莫尔度>> 花费了几分钟,你们把信息告诉了托马斯
23:18:15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是这种我们基本无法理解的设施,没办法]
23:18:22 <<托马斯>> “把这些告诉那个夺心魔就行了?”
23:18:56 <<阿加萨·恩沃尔>> [应该是这样的]
23:18:57 <<罗西亚·拉法姆>> [嗯,虽然很想提炼一些结论再告诉他,但是现在没那个时间了]
23:19:08 <<罗西亚·拉法姆>> [于是,除托马斯外全员回塔,有人有异议吗?]
23:19:32 <<叶米·普拉托>> [行行行…]
23:19:37 <<托马斯>> [我随便啦]
23:19:5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整轮显能任意门返回塔内
23:20:18 <<莫尔度>> 你们使用任意门,来到了塔里
23:20:38 <<莫尔度>> 回到塔内,你们看到切希尔和露奎蒂亚正在三楼
23:20:39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回来了!都还活着吗!]
23:20:44 <<莫尔度>> 似乎在研究着什么东西
23:20:51 <<阿加萨·恩沃尔>> “说点吉利的!”
23:20:54 <<叶米·普拉托>> “发现什么拉吗!”
23:21:01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发现了什么吗”
23:21:03 <<切希尔·柳哨>> “所以,写的什么?”
23:21:16 <<露奎蒂亚·葛莱本>> “嗯……这个好难理解”
23:21:2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找找希拉在哪
23:21:32 <<莫尔度>> 希拉被露奎蒂亚带到三楼去放着了
23:21:4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跑到三楼去看看她们在看什么
23:22:07 <<切希尔·柳哨>> “嘿,你们回来啦!”
23:22:33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队长很开心的样子”
23:22:35 <<切希尔·柳哨>> “那个绮莉复活了吗?刚才突然特别想杀人,下手有点重了”
23:22:46 <<罗西亚·拉法姆>> “活了,夺心魔就是厉害”
23:22:46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三楼
23:22:54 <<莫尔度>> 在这里,你们看到了一台巨大的天文仪
23:23:02 <<莫尔度>> 约有五尺高
23:23:13 <<莫尔度>> 四周散落着大量的书籍
23:23:15 <<叶米·普拉托>> “这是什么啊”
23:23:31 <<罗西亚·拉法姆>> “而且还成功从绮莉那里扒出了不少信息”
23:23:34 <<切希尔·柳哨>> “你们看上面这些齿轮,我觉得它像个钟的背面”
23:23:37 <<莫尔度>> 而在整个塔的穹顶上,其中一面呈现一个圆形,上面布满了许多转动的齿轮
23:23:48 <<切希尔·柳哨>> “然后天文仪前面这个板子上有龙语和精灵语组成的文字”
23:23:48 <<罗西亚·拉法姆>> “…………钟?”
23:24:03 <<切希尔·柳哨>> “别的没有什么发现了,你们那边呢?卡曼达怎么样了?”
23:24:08 <<阿加萨·恩沃尔>> “钟的话…………”
23:24:09 <<罗西亚·拉法姆>> “……呃,龙语和精灵语我都不会”
23:24:22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大概知道这上面写了什么了”
23:24:25 <<莫尔度>> 露奎蒂亚说
23:24:25 <<罗西亚·拉法姆>> “指南针在螺壳舰指向了塔的方向”
23:24:26 <<阿加萨·恩沃尔>> “呃……咱倒是会”
23:24:27 <<阿加萨·恩沃尔>> “……”
23:24:37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晚了一步”
23:24:40 <<阿加萨·恩沃尔>> “算了你说吧”
23:24:44 <<福克斯·龙心>> “是什么”
23:24:55 <<叶米·普拉托>> “萨萨可惜了”
23:25:09 <<切希尔·柳哨>>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幽默”
23:25:28 <<露奎蒂亚·葛莱本>> “这上面写着:”
23:25:29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在塔里遇到的绮莉是三年后的绮莉”
23:25:39 <<罗西亚·拉法姆>> “哪里幽默了”
23:25:49 <<阿加萨·恩沃尔>> “是啥幽默了?”
23:26:30 <<露奎蒂亚·葛莱本>> “‘为了探索潜藏在那些黑暗力量当中的真正神秘,为了跨越在真理背后的质料与本质,我们建立了这台探知仪’”
23:27:07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确实是预言学派的人会干的事”
23:27:27 <<罗西亚·拉法姆>> “就这些?”
23:27:55 <<切希尔·柳哨>> “等一下,龙语的部分也太少了吧!”
23:28:04 <<露奎蒂亚·葛莱本>> “‘根据失落的高等预言的研究,天空与宇宙是一个整体,这就是时间的本质。时间的本质是梦境,而梦境连接着星辰。我们将一同入梦,在梦境的彼端,将有真理存在。’”
23:28:21 <<露奎蒂亚·葛莱本>> “‘————布雷纳斯’”
23:28:37 <<罗西亚·拉法姆>> “………………真理存在梦里?”
23:28:38 <<切希尔·柳哨>> “这个……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先不问你们什么三年后的了……梦境?”
23:28:51 <<罗西亚·拉法姆>> “这对没有梦的那些种族来说可真滑稽”
23:29:12 <<叶米·普拉托>> “…………啥啥啥啊”
23:29:20 <<莫尔度>> 这个天文仪似乎还在运转
23:29:33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我没猜错”
23:29:35 <<切希尔·柳哨>> “明明是梦境有关的事,偏偏用精灵语?”
23:29:38 <<莫尔度>> 上方的齿轮也在运转
23:29:46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个天文仪就是绮莉说的大钟了吧”
23:29:55 <<阿加萨·恩沃尔>> “想必是的”
23:29:5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观察天文仪是否遭到了破坏
23:30:11 <<莫尔度>> 天文仪看起来完好无损
23:30:17 <<罗西亚·拉法姆>> “探知仪为什么会把塔外的生物吸进来?”
23:30:25 <<莫尔度>> 从地面的痕迹来看,绮莉似乎想要破坏它,但是失败了
23:31: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随便在地上捡起一本书籍检视内容
23:31:19 <<莫尔度>> 是一些关于预言系法术的深奥研究
23:31:24 <<莫尔度>> 看起来晦涩难懂
23:31:40 <<福克斯·龙心>> “有人能看懂这东西吗”
23:31:40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是他们学派的藏书”
23:31:46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不在?”
23:31:49 <<罗西亚·拉法姆>> “啊啊该死,该把托马斯带进来的”
23:32:03 <<莫尔度>> 你们可以尝试用神秘知识来判断天文仪的运作方式
23:32:08 <<罗西亚·拉法姆>> “他为灵池贡献了他所有的法术位,安全起见我就没带他来”
23:32:25 <<切希尔·柳哨>> “这个布雷纳斯是谁来着……有点耳熟……莫非是……”
23:32:27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22  = 4+22  = 26
23:32:33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神秘,投出了:(10)+22  = 10+22  = 32
23:32:56 <<隐秘力>> @<切希尔·柳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11  = 8+11  = 19
23:32:59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他老师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23:33:07 <<切希尔·柳哨>> “嗯,我记得是……”
23:33:11 <<切希尔·柳哨>> 怜悯的眼神
23:33:38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他本人来比较好……啧,最近我的判断力真是”扶额
23:33:44 <<切希尔·柳哨>> “莫非是他来魔域之后,他的老师和整个学派的人都……进入梦里了?”
23:33:49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大家都没过吗(
23:33:54 <<莫尔度>> 没过
23:33:58 <<莫尔度>> 你们可以继续
23:34:00 <<切希尔·柳哨>> 还有辛迪,+11
23:34:10 <<莫尔度>> 因为一段时间的研究,所以有+4加值
23:34:14 <<隐秘力>> @<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1  = 13+11  = 24
23:34:18 <<莫尔度>> +6
23:34:3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研究一下(,投出了:(11)+14  = 11+14  = 25
23:34:40 <<隐秘力>> @<罗西亚·拉法姆>因为:研究改命,投出了:(3)+28  = 3+28  = 31
23:34:56 <<隐秘力>> @<阿加萨·恩沃尔>因为:败天半子,投出了:(14)+28  = 14+28  = 42
23:34:57 <<罗西亚·拉法姆>> 萨——
23:35:02 <<罗西亚·拉法姆>> 稳了
23:35:16 <<莫尔度>> 你们几人在塔内翻找书籍
23:35:45 <<莫尔度>> 使用侦测魔法判断天文仪上的魔法符文(你们发现它有着刺目的魔法灵光)
23:35:59 <<莫尔度>> 然后研究天文仪的机械构成
23:36:05 <<莫尔度>> 终于明白了它的大致用法
23:37:03 <<莫尔度>> 使用这个天文仪,你们可以随意使用高等探知
23:37:10 <<莫尔度>> 这是最粗浅的一个功能
23:37:16 <<罗西亚·拉法姆>> “这玩意能搬回去吗”
23:37:23 <<切希尔·柳哨>> “不愧是预言学派”
23:37:40 <<莫尔度>> 然后天文仪和大钟似乎有连接
23:37:46 <<阿加萨·恩沃尔>> “有点大吧这玩意”
23:37:46 <<切希尔·柳哨>> 探知卡曼达试试
23:37:55 <<莫尔度>> 天文仪的星盘变化,钟的齿轮的转速会有变化
23:38:10 <<莫尔度>> 你们研究出了调整这个的方式
23:38:30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了”
23:38:4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夺心魔应该瞧不上这个,至少他应该能告诉我们全部的功能”
23:39:29 <<福克斯·龙心>> “嗯”
23:39:48 <<罗西亚·拉法姆>> 切希尔成功进行探知了吗(
23:39:57 <<莫尔度>> 切希尔在使用
23:40:26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我也进行一下别的调查好了……
23:40:34 <<莫尔度>> 此外,你们认为包围着这座塔的时空扭曲似乎就是这个仪器散发出来的
23:40:4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手套对天文仪进行阅读物体
23:40:52 <<莫尔度>> 根据使用方式不同,似乎能造成更大范围的时空扭曲
23:41:52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说这座塔是在运作途中被转移进这里”
23:42:08 <<罗西亚·拉法姆>> “可是不对啊,我们来到这座塔的时候是进不去而不是被吸进去”
23:42:20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果然这期间天文仪的运作发生了什么改变吧?”
23:42:27 <<切希尔·柳哨>> “找到了!”
23:42:33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他就在这附近!”
23:42:44 <<福克斯·龙心>> “在哪?”
23:42:48 <<阿加萨·恩沃尔>> “找到了吗!”
23:43:01 <<切希尔·柳哨>>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有些其他士兵,不过看起来受伤很严重”
23:43:06 <<切希尔·柳哨>> “我们要尽快过去才行!”
23:43:11 <<罗西亚·拉法姆>> “……嗯,这个天文仪的最后一任物主是四十岁男性人类,总而言之并不是善人也不是恶人”
23:43:15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事不宜迟”
23:43:23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不像是故意用来对付谁的”
23:43:23 <<切希尔·柳哨>> “我猜那是托马斯的老师”
23:43:37 <<阿加萨·恩沃尔>> “咱猜也是”
23:43:46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他真的在我们附近吗”
23:43:57 <<罗西亚·拉法姆>> “高等探知也许跨越了我们无法跨越的时空扭曲”
23:44:04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还是先看看吧”
23:44:37 <<切希尔·柳哨>> “按你们说的什么三年,倒确实有可能,不过也得去看看啊”
23:44:48 <<罗西亚·拉法姆>> “以及,倒数第二任物主除了性别之外的信息无法读取”
23:44:51 <<切希尔·柳哨>> “我看他胡子倒是没长”
23:44:53 <<罗西亚·拉法姆>> “只能知道是个女人”
23:45:23 <<罗西亚·拉法姆>> “按绮莉的说法,她和卡曼达失散之前,这座塔已经是破烂得快要倾倒的状态”
23:45:23 <<福克斯·龙心>> “先想办法过去吧”
23:45:4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提起现实稳定锚下楼开门
23:45:49 <<罗西亚·拉法姆>> “说是附近,具体是塔里还是塔外?”
23:45:56 <<切希尔·柳哨>> “外面”
23:46:02 <<莫尔度>> 你们离开了塔,朝着切希尔指出的方向赶去
23:46:06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出发吧”
23:46:30 <<莫尔度>> 很快的
23:46:35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那个地点
23:46:48 <<莫尔度>> 那个地点在巨大的坑————不如说是盆地旁边
23:47:05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3:47:07 <<莫尔度>> 但是那里空无一物
23:47:09 <<莫尔度>> 光秃秃的
23:47:18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3:47:18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
23:47:25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呼喊
23:47:25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我们应该想法回到三年前的那里再说”
23:47:26 <<莫尔度>> 很显然,高等探知指出的就是这里
23:47:41 <<罗西亚·拉法姆>> “嗯,这样一来线索就完善了”
23:47:51 <<切希尔·柳哨>> “但是要怎么回啊……绮莉怎么说的?”
23:48:06 <<罗西亚·拉法姆>> “绮莉是在塔里呆了三年”
23:48:08 <<切希尔·柳哨>> “她一枪插爆了神像,就到三年后了?”
23:48:17 <<切希尔·柳哨>> “呃…………”
23:48:25 <<切希尔·柳哨>> “怎么说呢,我有点理解她为什么疯了”
23:48:48 <<切希尔·柳哨>> “不过如果是我们的话,大概三年间会选择读书而不是搞破坏吧……”
23:48:49 <<福克斯·龙心>> “让绮莉操作锚试试?”
23:49:12 <<莫尔度>> 你们想起了对天文仪进行调整的方法
23:49:14 <<莫尔度>> 刚才学到的
23:49:16 <<罗西亚·拉法姆>> “是被迷雾巨人追到教堂附近,跑到地下插爆神像之后进了荒野,然后跟怪物打了起来,在飞到天上准备俯冲的时候被吸进了塔里,就那样呆了三年”
23:49:27 <<罗西亚·拉法姆>> “绮莉那种脑子根本用不来这东西吧”
23:50:0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将高等探知作用的时间调整到三年后
23:50:18 <<阿加萨·恩沃尔>> “三年一个人待着没疯就不错了”
23:50:23 <<罗西亚·拉法姆>> 我是说,带大家回塔里之后上天文仪这样操作
23:50:26 <<莫尔度>> 你打算直接调整星盘吗
23:50:43 <<罗西亚·拉法姆>> 想了想先等等不进去
23:50:51 <<莫尔度>> 你不知道调整星盘会出现什么变化
23:50:57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说我们是直接自己动手探知”
23:51:01 <<切希尔·柳哨>> “我们如果真的回去了……夺心魔和托马斯怎么办啊”
23:51:03 <<莫尔度>> 不是高等探知的作用时间
23:51:06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先把至今的事情跟夺心魔报告了再说?”
23:51:37 <<切希尔·柳哨>> “跟他说吧,至少我们得带上托马斯和绮莉”
23:51:56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觉得跟他说说比较好”
23:51:56 <<切希尔·柳哨>> “万一回不来了,托马斯就要被夺心魔当粮食啦”
23:52:10 <<罗西亚·拉法姆>> “……绮莉的话,带上她不会太危险了吗”
23:52:39 <<切希尔·柳哨>> “那你想把她丢在这里?看不出啊~阿加萨~”
23:52:59 <<阿加萨·恩沃尔>> “咱可没这么说啊”
23:53:01 <<切希尔·柳哨>> “丢不丢的我无所谓啦,我只要能见到卡曼达就好”
23:53:12 <<罗西亚·拉法姆>> “让夺心魔想法把她身体整瘫痪了再带走好了”
23:53:22 <<罗西亚·拉法姆>> “她只有意识跟着我们是最好的”
23:53:3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螺壳舰?
23:53:37 <<阿加萨·恩沃尔>> “不不不,那也太惨了”
23:53:46 <<阿加萨·恩沃尔>> “那样的话就算是咱也会受不了的”
23:54:07 <<罗西亚·拉法姆>> “当然不是武力意义上的打断骨头那种瘫痪”
23:54:21 <<罗西亚·拉法姆>> “是怪物定身这种”
23:54:22 <<莫尔度>> 那么,你们回到了螺壳舰?
23:55:08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3:55:14 <<莫尔度>> 总之,你们回去了
23:55:19 <<罗西亚·拉法姆>> [大佬,我们带更多的情报回来了!]
23:55:28 <<夺心魔>> [我在听]
23:55:52 <<罗西亚·拉法姆>> [塔附近的时空扭曲来自预言学派学者做出来的天文仪]
23:56:18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目前探索出来的功能是高等探知,看起来它还能做更多事,包括引发更大的时空扭曲]
23:56:35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它和塔里的大钟连着,我们没法直接把它带回来]
23:57:17 <<罗西亚·拉法姆>> [以及我们带回来的那头红龙,她在塔里呆了三年了,但我们实际上离最后得知她的目击情报不足三天]
23:57:44 <<切希尔·柳哨>> “也就是说现在时间离我们告诉你的时间,还要晚上三年呢”
23:57:51 <<夺心魔>> [有趣]
23:58:10 <<夺心魔>> [我是第一次听说劣等种族也有进行时间旅行的能力]
23:58:49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看起来运用得非常不成熟就是了]
23:59:06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我们好像没听说你老师在研究这个啊?]
23:59:25 <<托马斯>> [什么,我的老师?]
23:59:38 <<托马斯>> [我的老师只是一个超级古板的法师而已啊]
23:59:45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天文仪上有你老师用龙语和精灵语留下的留言]
0:00:08 <<莫尔度>> [我从没听说过我们预言学派制造过这种东西……]
0:00:10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是你学派的塔,如果是冒名顶替胆子也太大了吧]
0:00:16 <<莫尔度>> 托马斯的心声听起来有点震惊
0:00:35 <<切希尔·柳哨>> “或者你老师有个重名的弟弟?”
0:00:41 <<切希尔·柳哨>> “也在预言学派?”
0:00:46 <<托马斯>> [这我也没听说过……]
0:00:49 <<阿加萨·恩沃尔>> [还有这种可能性吗!]
0:00:59 <<罗西亚·拉法姆>> [……如你所见,大佬,时间看来比我们想象的要被扰乱得更严重]
0:01:11 <<夺心魔>> [我有一个推测了]
0:01:12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全乱掉了啊……]
0:01:13 <<切希尔·柳哨>> “时间的本质是梦境,而梦境连接着星辰。我们将一同入梦,在梦境的彼端,将有真理存在。你师父的留言是这样的”
0:01:31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推测?]
0:01:39 <<夺心魔>> [也许就是你们口中的这座塔干扰了螺壳舰的导航系统]
0:01:48 <<夺心魔>> [导致我来到了错误的时间和地点]
0:02:06 <<夺心魔>> [如果消除这种扭曲,也许我就能离开这里了]
0:02:09 <<罗西亚·拉法姆>> [这座天文仪对螺壳舰进行了探知之类的作用?]
0:02:34 <<托马斯>> [完全不明白……]托马斯张口结舌
0:02:36 <<切希尔·柳哨>> “你是有多执着于探知啊!”
0:02:43 <<切希尔·柳哨>> “天文仪不是只能探知!”
0:02:53 <<阿加萨·恩沃尔>> [消除……的意思是……?]
0:03:01 <<罗西亚·拉法姆>> [不,本身天文仪能找到这只螺壳舰的存在就够奇怪了吧]
0:03:04 <<切希尔·柳哨>> “不过如果我们能连塔一起跳跃到三年前,我们就能回去,而夺心魔也能走了”
0:03:07 <<夺心魔>> [如果造成扭曲,那么天文仪的运作方式肯定并不是常态]
0:03:12 <<切希尔·柳哨>> “是这个意思吧?”
0:03:22 <<夺心魔>> [你们给我去把所谓的天文仪恢复正常]
0:03:52 <<罗西亚·拉法姆>> [用稳定锚敲那个天文仪就行了?]
0:03:55 <<福克斯·龙心>> [我们有这个技术吗]
0:04:08 <<莫尔度>> 你们意识到,你们应该有
0:04:17 <<莫尔度>> 刚才的研究就给了你们调整天文仪的方法了
0:04:41 <<切希尔·柳哨>> “总之去试试吧”
0:04:48 <<阿加萨·恩沃尔>> “那走吧”
0:04:55 <<切希尔·柳哨>> “不试是没办法变好的!卡曼达还等着我!”
0:05:07 <<罗西亚·拉法姆>> [……先等等]
0:05:13 <<切希尔·柳哨>> “不过托马斯的师父到底去了哪儿啊……”
0:05:16 <<切希尔·柳哨>> “?”
0:05:22 <<阿加萨·恩沃尔>> “??”
0:05:53 <<罗西亚·拉法姆>> [恢复正常之后,你会马上离开吗?]
0:06:05 <<罗西亚·拉法姆>> 对夺心魔通讯
0:06:24 <<夺心魔>> [吸收到足够的灵池能量之后,我会离开这个时代]
0:06:31 <<夺心魔>> [我仍然有使命需要完成]
0:07:28 <<罗西亚·拉法姆>> [我并不知道百分之一算不算足够,所以我就先在这里提问了吧]
0:07:36 <<罗西亚·拉法姆>> 深吸一口气
0:08:05 <<罗西亚·拉法姆>> [——你觉得用迷锁抵挡污染这件事,会有未来吗?]
0:08:22 <<夺心魔>> [迷锁……]
0:08:31 <<莫尔度>> 夺心魔似乎觉得这个词很陌生
0:08:50 <<莫尔度>> 它思考了大约一分钟左右,才回答你
0:09:02 <<夺心魔>> [有]
0:09:32 <<阿加萨·恩沃尔>> [有……]
0:09:33 <<夺心魔>> [在我们的伟大帝国统一的路上,最大的阻碍]
0:09:35 <<罗西亚·拉法姆>> [……好的,那就足够了,谢谢]
0:09:50 <<夺心魔>> [就是那个低等种族,以及他们的高等魔法]
0:10:06 <<切希尔·柳哨>> “哪个?”
0:10:12 <<夺心魔>> [那是几乎将我们逼入绝境的历史]
0:10:19 <<罗西亚·拉法姆>> [迷锁在那样的时代都是那么巨大的存在吗]
0:10:21 <<切希尔·柳哨>> “历史啊!”
0:10:47 <<夺心魔>> [不过,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仍然是我们获得了胜利]
0:10:58 <<夺心魔>> [我们最终消灭了他们,以及他们的神明]
0:11:27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听起来终究被你们攻克了,但正是这样的你们做的评价才最有说服力吧]
0:11:48 <<夺心魔>> [那个种族的名字,用低等语言的发音]
0:11:56 <<夺心魔>> [应该叫做……]
0:12:01 <<夺心魔>> “精灵”
0:12:04 <<莫尔度>> 它说
0:12:16 <<罗西亚·拉法姆>> […………]
0:12:25 <<切希尔·柳哨>> “看来精灵是最后一个”
0:12:36 <<罗西亚·拉法姆>> [是吗,精灵居然留到了那么久以后啊]
0:13:01 <<切希尔·柳哨>> [好了好了,没时间聊天了!]
0:13:13 <<切希尔·柳哨>> [我们得快点去调整天文仪才行]
0:13:15 <<罗西亚·拉法姆>> [……嗯]
0:13:24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0:13:30 <<罗西亚·拉法姆>> [大家都有各自的使命要赴]
0:13:35 <<福克斯·龙心>> [好的]
0:13:43 <<切希尔·柳哨>> [不过,你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啊?你们不是已经成功统治世界了吗,来过去的世界做什么]
0:14:14 <<夺心魔>> [因为我们的世界因为某个原因,即将灭亡]
0:15:11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是最后的胜利者,所以如果未来是有限的,那么挽救未来的任务就一定会在他们身上呢]
0:15:21 <<切希尔·柳哨>> [所以要来找个神器一类的……?]
0:15:30 <<切希尔·柳哨>> [还是要提前除掉什么祸患啊]
0:15:51 <<夺心魔>> [我们至高的使命是不能告诉你们低等种族的]
0:15:59 <<夺心魔>> [你们也无法理解其真正含义]
0:16:11 <<罗西亚·拉法姆>> [具体要做什么,也许确实是难以理解的]
0:16:44 <<罗西亚·拉法姆>> [对活在现世的夺心魔,现在来看就是他们的后裔吧,连他们看来都难以理解]
0:16:50 <<切希尔·柳哨>> [也对,我们能理解的极限也就是天文仪了]
0:17:03 <<切希尔·柳哨>> [那就不打扰了,我们撤!]
0:17:17 <<托马斯>> “分别的时候要说什么来着……我想想”
0:17:20 <<莫尔度>> 托马斯说
0:17:30 <<托马斯>> “愿你的征途无惧迷雾!”
0:17:58 <<罗西亚·拉法姆>> 我现在看得到夺心魔吗
0:18:03 <<莫尔度>> 看得到
0:18:04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只是在心灵通讯?
0:18:08 <<罗西亚·拉法姆>> 好吧
0:18:13 <<莫尔度>> 它穿着动力装甲
0:18:23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对你而言应该是无谓的礼仪——]
0:18:31 <<罗西亚·拉法姆>> 闭上眼睛,双手放在心口低头
0:18:42 <<罗西亚·拉法姆>> [愿你的征途无惧迷雾]
0:18:58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愿你的征途无惧迷雾!]
0:19:0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转身离开
0:19:09 <<切希尔·柳哨>> “嗯,愿你的征途无惧迷雾”
0:19:15 <<莫尔度>> 你们带上托马斯,和瘫痪的绮莉
0:19:18 <<莫尔度>> 离开了螺壳舰
0:19:29 <<罗西亚·拉法姆>> 善解人意的夺心魔大佬(
0:20:04 <<福克斯·龙心>> 善解人意的夺心魔大佬(
0:20:11 <<阿加萨·恩沃尔>> 善解人意的夺心魔大佬(
0:20:25 <<莫尔度>> 好了,你们又来到了天文仪面前
0:20:31 <<莫尔度>> 调表盘吗!
0:20:38 <<罗西亚·拉法姆>> [……能明白呢,真好]
0:20:38 <<罗西亚·拉法姆>> 自通自语
0:21:03 <<切希尔·柳哨>> 调调调
0:21:13 <<切希尔·柳哨>> 先揣几本书进次元袋
0:21:21 <<切希尔·柳哨>> 万一都丢了就损失大了
0:21:27 <<莫尔度>> 你们发现,这台天文仪上面显示的星象
0:21:35 <<莫尔度>> 和你们的时代显示的星象不同
0:21:48 <<莫尔度>> 你们可以试图调成你们的时代的星象,或者别的星象
0:21:59 <<切希尔·柳哨>> “哎,这星星和我看过的都不一样,三年时间会变这么大吗?”
0:22:08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小时候和现在看的也没什么区别啊”
0:22:34 <<切希尔·柳哨>> “你们在次元袋里多装一点书,回去之后说不定塔就破烂了”
0:23:46 <<莫尔度>> 你们装了一些书
0:24:02 <<罗西亚·拉法姆>> “有道理耶”
0:24:05 <<切希尔·柳哨>> 调整星盘
0:24:23 <<莫尔度>> 你们开始调整星盘
0:24:23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反应好平淡,我本来以为你会是最激动的那一个的”
0:24:38 <<托马斯>> “我还能怎么震惊”
0:24:39 <<阿加萨·恩沃尔>> “激动过头了大概就是平淡了”
0:24:55 <<托马斯>> “我只想说,这个天文仪绝对不是这座塔里本来就有的东西”
0:25:05 <<托马斯>> “我上学的时候这里是自习室啊”
0:25:37 <<托马斯>> “也许这个扭曲的塔是几年后的吧,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嘛”
0:25:57 <<罗西亚·拉法姆>> “自,自习室…………”
0:26:02 <<切希尔·柳哨>>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过你好像之前忘记了什么东西……”
0:26:09 <<切希尔·柳哨>> “那个齿轮呢?之前有吗?”
0:26:17 <<福克斯·龙心>> “0.0”
0:26:37 <<托马斯>> “嗯……这个齿轮确实有啦”
0:26:46 <<托马斯>> “但是上面好像多了很多其他的魔法装置”
0:26:58 <<莫尔度>> 托马斯走过去查看着
0:27:00 <<阿加萨·恩沃尔>> “比如……?”
0:27:03 <<托马斯>> “这个符文真够复杂的”
0:27:05 <<阿加萨·恩沃尔>> “多了哪些?”
0:27:11 <<托马斯>> “我一时半会也不能看懂”
0:27:53 <<切希尔·柳哨>> “打个赌,如果回去了,两把三叉戟会怎么样”
0:28:20 <<莫尔度>> 随着你们对星盘的调整,塔四周的景物开始疾速地发生变化
0:28:30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你先把一把装起来吧”
0:29:02 <<切希尔·柳哨>> “哇……哇……好厉害”
0:29:12 <<莫尔度>> 本来建筑结构简单的塔,似乎多出了很多墙壁
0:29:21 <<阿加萨·恩沃尔>> “诶……”
0:29:23 <<罗西亚·拉法姆>> “呃……”
0:29:27 <<阿加萨·恩沃尔>> “好厉害的样子”
0:29:30 <<莫尔度>> 然后这些木质的墙壁开始快速地腐朽
0:29:46 <<莫尔度>> 并且地面上,墙壁上都开始流下鲜血和污浊的粘液
0:30:02 <<罗西亚·拉法姆>> “咦……噫!!!”
0:30:04 <<莫尔度>> 照进塔里的阳光消失了
0:30:08 <<罗西亚·拉法姆>> “好,好恶心!”
0:30:19 <<莫尔度>> 蜘蛛网出现在室内
0:30:20 <<阿加萨·恩沃尔>> “这大概就是……”
0:30:37 <<莫尔度>> 这和你们之前看到的闪回有些像
0:30:44 <<福克斯·龙心>> “……”
0:30:58 <<福克斯·龙心>> “找到卡曼达看看能不能跳过去”
0:31:10 <<莫尔度>> 最终——当景物停止变化的时候,室内也化作了发出血腥味和恶臭的地狱
0:31:36 <<莫尔度>> 地面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生物体组织发出腐臭味,和书页混在一起
0:31:41 <<切希尔·柳哨>> “呜…………说好的破塔……这哪儿是——”
0:31:41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问好像太迟了,不过塔里之前应该有的人莫非果然都……”
0:31:53 <<托马斯>> “呜……呕……”
0:31:54 <<切希尔·柳哨>> “不,不,卡曼达不在塔里”
0:31:57 <<莫尔度>> 托马斯干呕着
0:31:58 <<切希尔·柳哨>> “在外面的角落”
0:32:03 <<托马斯>>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0:32:05 <<切希尔·柳哨>> “看来外面会有不少敌人………………”
0:32:35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道理,做好准备再出去吧”
0:32:57 <<莫尔度>> 天文仪仍然在这个房间里
0:33:02 <<罗西亚·拉法姆>> 我除了超态变化的buff还在吗(
0:33:06 <<莫尔度>> 它仍然坚固
0:33:25 <<莫尔度>> 但已经倾斜倒在地上了
0:33:30 <<莫尔度>> 上面布满了大量的污物
0:33:39 <<莫尔度>> 看起来非常恶心
0:34:04 <<切希尔·柳哨>> “真是浪费……啊啊啊”
0:34:16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东西……真是不想再操作它了啊”
0:34:22 <<莫尔度>> 你们身上所有的魔法效应都消失了,但灵能点和法术位回复满了,并且在荒野当中使用的所以魔法物品次数都如同没有使用过
0:34:29 <<阿加萨·恩沃尔>> “还真是……有点不想再上手了”
0:35:11 <<切希尔·柳哨>> “我们准备一下就出门!”
0:35:27 <<切希尔·柳哨>> “现在感觉状态不错呢,时空旅行也是有好处的”
0:35:43 <<莫尔度>> 这时,你们听到了一阵潮湿的物品拖过楼梯的声音
0:35:44 <<罗西亚·拉法姆>> “……总有种不吉利的预感”
0:35:49 <<莫尔度>> ————有什么东西来了
0:36:00 <<莫尔度>> 刷拉,刷拉
0:36:03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不是过三年这种程度的话,没准我就死在这里了”
0:36:09 <<阿加萨·恩沃尔>> “嘘”
0:36:16 <<罗西亚·拉法姆>> [有什么进来了]
0:36:16 <<切希尔·柳哨>> 对自己用原始本能
0:36:26 <<莫尔度>> 你们心中终于知道
0:36:37 <<莫尔度>> 你们从梦中醒来,再度回到了地狱当中
0:36:40 <<莫尔度>> save
0:36:44 <<罗西亚·拉法姆>> save
0:36:50 <<阿加萨·恩沃尔>> save”
0:36:55 <<切希尔·柳哨>> Save
0:37:30 <<福克斯·龙心>>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1-21, 周三 18:19:14 由 千面相 »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
« 回帖 #1 于: 2017-10-15, 周日 20:37:20 »
理论上也不算僭越……大概算是帮忙吧感觉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
« 回帖 #2 于: 2017-10-16, 周一 00:17:05 »
理论上也不算僭越……大概算是帮忙吧感觉
不不不这种的一般被称呼做越俎代庖 :em013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
« 回帖 #3 于: 2017-10-16, 周一 10:02:54 »
给你授权,拿去吧! :em008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
« 回帖 #4 于: 2017-10-16, 周一 22:58:14 »
给你授权,拿去吧! :em008
:em032免费的授权入手了
感觉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
« 回帖 #5 于: 2017-11-11, 周六 18:05:45 »
人里就职书记官的历史性时刻!
这章看的晕晕乎乎……讨厌这样跳来跳去的,感觉智商跟不上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
« 回帖 #6 于: 2018-07-25, 周三 21:48:27 »
恩?所以时间调回了三年前(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四】天文仪之间
« 回帖 #7 于: 2018-12-05, 周三 07:51:22 »
绮莉的龙化能力显然与切希尔罗西亚等人不是同一类东西,比起职业专长,它的表现形式看起来更像是一种血统或魔法作用(姑且这么叫吧),至于这玩意是否影响了她的性情···待观望。塔内外存在多重时空错乱,比我预计的更复杂,也更不稳定;而托马斯老师署名的那两句话,老实说我现在看不出什么端倪,可能得针对时空和梦境的设定查查世设;同时也越来越让人怀疑托马斯的到来不是偶然(不超游的前提下)。
尽管戏份不多,我还是想稍微提下善解人意的夺心魔大佬。孤身一魔,穿梭于无尽时空中,以求挽救他们(我觉得可能不止这一位)濒临毁灭的世界。这种略带悲壮色彩的孤独不仅缠身这一个体,也如罗西亚所说,萦绕在这个种族作为世界最后主人的命运之上。虽然用带有情感色彩的词汇来修饰这位在设定上近乎“理性化身”的穿越者可能不太合适,但我愿意普通地称之“勇敢”,这种角色总能令我肃然起敬。同样的,我想“恐惧”应该不是他会具备的情感,那么——愿汝征途无惧迷雾(显然某人又出了一把不大的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