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原文模组翻译BB2 - 07『D.O.A.2(死亡到访2)』(完成)  (阅读 762 次)

副标题: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59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劇透 -   :

预览

[萤幕上完全是黑的,然后红色的字母开始在上面自已打印了起来,在过程中同样的字词以摩斯密码的方式做为配乐拨出。]
这是实验室171的呼叫........
这是实验室171的呼叫........
这是实验室171的呼叫........
任何站点收到请回应........
任何站点收到请回应........
最近的成果展示了伟大的希望........
伟大的希望........
科学家预测瘟疫即将结束........

[虽然黑屏没有改变,但我们开始听到一些凌乱的打斗声与破碎声和某种听起来厚实的金属声。]
我们可以用某些补给交易........
我们需要交换必要的补给品........
我们认为我们的解决方案将对你有效........
这是实验室171的呼叫........
实验室171的呼叫........

[连续的捶打与重击声越来越大。]
任何站点收到请回应........
任何站点收到请........

[连续的捶打与重击声有如雨点般响起,爆炸的声响掩盖了其他的声音,然后字母消失,摩斯密码停止,只有白噪声依旧拨出与黑、黑屏。]
旁白:D.O.A.2。本周五上映。



死亡到访2

隔壁的死人刚刚来打call(原文Came to Call,但也能翻成靠近并大喊 )。他们有着奇怪的饮食需求,因此你不该回头。试着别打扰他们。



这个冒险是作为BB1的《死亡到访》的拖棚歹戏所出现的。D.O.A.2的时间点设置在几个月后。它设置在不同的城市里并且有着不同的角色表:如果不知道以前的冒险的话KP可以直接使用现在的。所有在游戏中的必要材料都包含在这。

与之前的冒险不同,现在PC的动机并非完全一致的。作为传统«(并不是YY小说里那种会掉脑癌结石)»的僵尸末日电影,冲突和分歧会爆发。如果PC死亡,鼓励玩家切换阵营并操从他们死去的角色,作为不停前进的僵尸大军的一部分。KP也应该考虑是否所有的PL都能在这样的角色里放松 - 有些人就是不喜欢僵尸«(我觉得换成白痴/男性/女性/第三性/同性恋/黑人/黄种人/白人/印地安人/犹太人/纳粹/外星人/地球人/碳基生物.....等等的都适用,所以跑团内容里不应该包含这些要素。

这个模组是为了三个PL所写的,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操作一个士兵和一个科学家。

这里没有理由让更多的PL参加,因此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士兵角色不能被添加«(想一下数万PL参加这个团,然后登高一呼让团里的世界相了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武士道的画面;然而,加入新人物应该以制造相同种类的对应配对。如果有六名PL,每个PL都可以跑一个PC,并且交替地操作僵尸。

在分配PC时,每个士兵同样应该收到一份移动中的僵尸数值与数量的复制品。

既然要用大量的僵尸来制作一部僵尸电影,KP应该考虑如何在僵尸出场让它们的外观有着不同的变化。这点在大规模的僵尸战斗中特别重要,那里会有许多僵尸同时靠近。将他们称为僵尸甲与僵尸丁相当叙事上的失败,虽然是可以理解的。«(有意愿的话可以参考永远的后日谈里的群体设定,虽然这样难度会过低就是了。)»当然,我们愉快的地推卸了个别描述四十多个腐烂程度不一的拖着脚的食尸鬼的问题。

这部电影的播放时间可能比正常的短,除非PL们更欣赏僵尸攻击的场景,KP可能会想事先准备好第二个故事,以防万一。在另一方面,«(除了死掉外)»还有什么理由让PL想要参与一场僵尸电影呢?

KP应该在游戏中尽早声明在模组里的所有PC已经习惯于看到僵尸,因此除了在冒险中的特定情况外,他们不会因为它们而失去理智。



【发生了什么事】

不远的将来。世界各地的公司、城市和国家政府都在到处倾倒有毒物质。然而,这些物质并没有使冰盖融化、破坏热带雨林、瓦解臭氧层、或做其他有益于人类,让他们最终可以纠正错误并从中学习的事情 - 不,不!«(我开始喜欢作者了。)»相反,这些有毒的混合物让最近死去的人重生,数量是如此庞大。现在人类除了试图掠夺荒废的购物中心生存下去外已经没有办法做到任何事情了。

僵尸只知饥渴。他们认不出家人或朋友 - 他们的存在意义只有狩猎与为了生存而进食。即使一次攻击无法彻底杀死受害者,这些可怕的东西会产生一种能透过他们的啃咬传播的毒液,结果即使只有一个很小的伤口也会导致受害者死亡并且复活成新的僵尸。

还活着的人类只有微小的希望,因为这些东西"在对人肉的嗜血渴望中持续回归(keep coming back in a bloodthirsty lust for human flesh)",就像《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原始版本的宣传标语那样。



故事

冒险主要发生在一个有围墙的建筑群内,一个过去曾经是美利坚合众国的都市地区的一小部份。PC的角色被设置为似乎已不复存在,或者以某种方式离开了地球的美国联邦政府的一员。工作人员包括三个据说在研究如何阻止僵尸瘟疫或控制它的的科学家,与三名负责保护建筑群与负责去外头搜集新鲜的僵尸样本的士兵。«(这个人数我觉得他们不用研究了,一个建筑群的据点里只有6+1个人(NPC)还研究个毛啊(摔,就算搞出什么名堂也没有人力执行驱逐僵尸的计画了啊。)»一个身为NPC的官方代理人监视着一切的操从,并且让KP可以在游戏中直接用他来发声。他是KP的万用符号,在冒险中几乎没有必要的作用。



【啐,向前进行】

缓慢渐显: 起初,镜头注着着正在发电的发电机上;我们将在电影的其他部份听到它们的嗡嗡声作为电影配乐。然后镜头垂直的上升,穿过天花板进入二楼。脚步声慢慢靠近。两男一女正互相讨论着关医学方面的对话。镜头再提高了些,通过了他们的实验室 - 在他们讨论患者之前先将镜头带向他们的背后。然后他们走到一旁,然后镜头照相了那个让人恐惧的东西 - (注意,在同一时刻让那种用来吓人声音袭击他们) - 一个僵尸!

在一个主要的【信誉】检定后«(这个作者好像是指影片的说服力,不过我想说这是在写模组又不是在拍电影)»,科学家们继续讨论着他们的工作。那具令人惊骇的僵尸,它的脸被扯碎并且头盖骨被移除,被绑在房间中心的一张手术台上。当任何人接近时它都会咬向他们,但在拘束着它的皮质与钢铁拘束具里它只能无力的挣扎着并且咬着空气。也可以看见少数几个被困住的僵尸 - 它们处在某种被挖空的合身洞穴中,这些空洞被巨大的、奇怪的某种合成树脂给完全隔绝着。在背景中可以看到更多的个体,在它们的个人牢房中徘徊。

无论艺术总监认为一间实验室需要什么,这里都有:档案柜、解剖台、大型双眼用显微镜、几台微型电脑、大量的载玻片、无线电设备、与其他等等的。

提到士兵角色正在外出在活动的僵尸群里采集新的僵尸样本,在这里特别适合提起实验室拥有的装甲运兵车。如果不同的玩家在操作科学家和士兵,在此刻将士兵送出房间可能会是个好主意,并且通知他们回到下一章,"地狱之轮"

稍微描述一下场景,现在该花点时间来回答玩家的问题,并帮助他们理解电影以及它是预设背景。也许电影海报会有帮助。如果KP喜欢,他或她可能提供一种关于僵尸瘟疫是如何有着闪电般的进展的新闻片段。

一旦所有PL的问题都得到解决,将电影转回到科学家角色上。提醒PL他们的科学家在过去几个月的可怕事件中已经有半只脚踏入疯狂之中,并且清楚地表明每个科学家角色都有一个秘密,只是他或她疯狂的足以隐藏它。然后要求每个PC交出他或她过去一周的工作报告。

KP,请确定您了解的每位PC的秘密。

这一章只是让玩家确定方向、导入PC、并给予PC互相猜疑的理由。一旦科学家们处理好了彼此的问题,继续下一章,地狱之轮。



僵尸

僵尸电影是电影业里最纯粹靠视觉,并且内容最基本的。一部部的电影都确实在描述着同样的惯例故事:某种科学或科技所带来的外在力量可能成为(但无法理解)最近死亡的死者复活、游荡、并且找寻活人并吃了他们的原因。在影片里的兴趣基本上是「什么是正在移动的」与「什么是应该静止的」之间带来的反差,这种观念恰好适合电影和影片。

僵尸是对人类的存在方式冷酷的拙劣模仿,将其缩减到移动与进食。还原论(Reductionist),电影主张人类毫无价值,并且人类的灵魂并不存在。这些版本的最终复活«(final resurrection,基督教认为在最终圣战(哈米吉多顿)左右时所有死者都会复活,至于复活来干嘛我想是当成看台、炮灰、或是死掉时会喷汁的活体视觉效果一类的东西。)»并非任何基督教徒所渴望的。

在电影里我们也发现被僵尸袭击的新受害者同样会转变为僵尸,以惊人的速度来乘加死亡的力量。僵尸电影里通常至少会包含一次某个主要角色被感染并转向其他人的画面。在电影的结尾,我们发现没有办法去对抗那些不断增长的恐怖,所以僵尸赢了。人类注定毁灭。«(忽然感觉这个观点有点类似于「每个人终究都会死」的感觉。)»

这些电影里由于缺乏道德或伦理上的意义,正如电影制片能设计的那样:僵尸电影是故意的恶梦,因此它们必须在噩梦般的尖叫与惊醒中结束。尽管如此,更好的电影会包含珍贵的黑色幽默与心理学上的观点;那些场景(与特殊的血腥效果)是会被僵尸电影的粉丝们给谈论的。

许多低成本电影里的怪物是以僵尸制成的:僵尸是那种不需要花大钱或用复杂的电缆控制的怪兽。根据一位敏锐的观察者,"行走的死者与行走的活人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一些白色粉末、一点点的乳胶、几加仑的卡罗血«(Karo blood,一种电影里常常拿来当血浆的东西,事实上是以食用色素调色的玉米糖浆。)»,你就已经成为僵尸了 - 非~~~常像僵尸。

并非所有的僵尸电影是贫乏的。最近的Night Of The Living Dead 重制版的主题只专注于让僵尸看起来就像真的在行走的尸体。在拍摄过程中只使用了5加仑的假血,与上相反,在好莱坞制作的恐怖片里的平均使用量为50 - 60加仑。The Return of the Living Dead 同样以各式各样极端逼真的僵尸作为卖点,包括一具完全枯萎的僵尸,实际上它是完美制作的木偶。

非常棒的食人僵尸电影包括:
Night of the Living Dead (1968)
Dawn of the Dead (1979)
Zombie (1979)
Day of the Dead (1985)
Return of the Living Dead (1985)
Redneck Zombies (1988)
Night of the Living Dead (1990)
其他可能会有点意思影片包括:
Hard Rock Zombies (1984)
The Dead Pit (1990)
Bikers vs. The Undead (1989)
Fear No Evil (1981)
City of the Walking Dead (1980)
Breakfast at the Manchester Morgue (1974)«(这部我查了一下发现应该是这部Let Sleeping Corpses Lie = The Living Dead at Manchester Morgue = 僵尸坟场 才对)»


【与其他的后启示录电影】

就像某些食人僵尸电影般有影响力,这个灵感的启示录理论倾向将它与其他几种方法合并。

在电影里,类似的部份同样被用在一小群坚持在一个科学实验室中待着的人们,但这次他们是被某个单一的,通常有着多变的天性的外星生物给一个接着一个干掉的。(在这本书中的冒险《蜕变》里有详细的设定。«(然而这本书里没有叫"蜕变"(Metamorph)的模组,我查了一下目前唯一出过的两个这个词是在外星踢沙脸里的,所以.....(ry))»这个遭遇的灵感来自于伟大的冒险电影《异形》,但通常我们都在地面上,而不是在太空里,并且艺术指导都偏离《星际大战》肮脏的塑料风格,但也说不上到底好不好«(求翻,原文dirty-plastic school but not nearly as good)»

其他启示录风格的灵感是来自《冲锋飞车队》,这些同样也是设定在文明崩溃之后的废土,并且有着一个功能性(经常挥舞着剑)的英雄,他摧毁并智取一连串的邪恶的人类与带有人型特征的对手。

一种在一个广大并混乱的地方里进行的陈词滥调的角色扮演,像在巨大都市里阻止四处游荡的残酷黑帮则来自《银翼杀手》,这部电影并不存在仿冒品,大概是因为制造并安排这样的造景可能非常昂贵。

所有这些启示都是设定为因为全球性的热核战争造成的。这点在目前不太可能,目前理由已经变为某种全球性污染,以防止它跟不上时代«(原文without missing a beat)»

在美国,几部像这样的电影(经过删节的版本)似乎每周都会在美国有线电视频道上播出。



【地狱之轮】«(原文hell on wheels,直翻为地狱之轮,但也是句有着相反意义的俗语,一种是工作努力,有效率;另一个是指某人脾气暴燥,对人苛刻和粗暴。)»

切入: 夜晚,一辆巨大的多轮式装甲车经过一辆烧毁的汽车并缓缓的开过空无一人、满是残骸的都市街道上。它朝着镜头而来,镜头拍到它上头的突出部份画在锋利的牙齿与一张大嘴。在它过去之后,镜头显示出僵尸 - 在它的四周移动。

和科学家那里一样,这一章用来介绍角色、设置基调、并提供一些如何操从僵尸的灵感。小队必须至少带着一只完整的僵尸回家。如果他最后把这里的四头僵尸都杀光,那么他们必须在其他的地方再找一点。

快速并简单的带过这里,但要完成整个围捕过程。僵尸样本的数值会出现在模组结尾的统计表里。

在车顶,炮塔缓慢的转动着。

镜头切入完全黑暗的车内,一个准备战斗的士兵们站在那里,使用具有夜视功能的潜望镜在观查周遭地区:这是雷利下士。二等兵威廉斯是司机;他的脸被隐藏在被动式监测护目镜下,这使它看起来像一只巨大的虫子。在右边座位的是康纳斯中士,同样带着夜视镜,并研读着城市的街道图。镜头显示了每个人看到(叠加了技术上的校准)的绿色图像。

"九点钟方向有几个。"雷利嘀咕着"它们也颇亮的,延放出大量的热量 - 它们可能在本周吃了一个人。"康纳斯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

威廉斯将车转向左方,穿过一些黄色的塑料拱门并进入停车场。在这里小队下车并把车锁着。现在是抓僵尸的时间:将这个盒装信息«((原文boxed information)»读给PL们。他们将明白,重点要他们将把完整的僵尸带回去。现在他们可以操从PC了。

他们带着角色卡上写着的全部武器,以及在「围捕僵尸信息」里提到的僵尸头套、手铐、网。

餐厅没有地图。假设它是一个长方形,并且有三分之一的空间被分配给这三个房间:公共用餐区、厨房和仓库。

里头有四个僵尸。他们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在凳子上绊倒、摔进垃圾桶等等。当士兵到来时,它们都开始朝向饲料移动。问PL他们的角色打算怎么做,然后让僵尸尝靠近他们,并尝试吃掉任何活着的东西。给玩家几分钟去制定一个非常快速的计画,然后前进并啃咬。

其中一个僵尸已经过熟了,如果被士兵射击它将会爆裂四散«(但不会喊南无三!)»。它会炸开«(但应该不会全死。)»。腐臭的内脏与液体从伤口中倾泄而出,并在餐厅的地板上创造出一团黏稠的、令人憎恨的混乱。看到这个不堪入目的场景请SC 0/1d4。



【晚餐,与一个表演】

解析: 科学家与士兵们正在吃饭。他们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对着彼此,三人对着三人。坐在桌子的顶端的是该设施的领导B.詹姆斯·特威利格,KP的NPC角色。特威利格是唯一一个穿着卡其色衬衫并载着肩章的人;镜头里他总是这样出现。

特威利格会赞美维特尔博士她总是能做出更美味的炖菜«(嗯....)»,然后向史密斯博士点点头,"那么,就像我知道的,史密斯博士你取得了突破?"

告诉史密斯博士的PL,他现在可以讨论并展示他的秘密装置。从现在起,他控制了聚会的方向。

让PL按照他们的意愿来处理这件事。PL需要一个示范用的僵尸,和实验室里的RCZ设备。想必其他玩家会愿意帮助他,或特威利格将想知道为什么不。特威利格也该向士兵解释因为史密斯博士的成功,他认为他们将需要它城市里收集到更多补给以制造更多的设备。

很快的展示就准备好了,乔斯林可能将一具被拘束在轮版床(gurney)上的挣扎僵尸推过来。史密斯将与他的RCZ装置一起开始,一个小型的黑色正方形塑料制品,大小差不多与棒球一样,一边有着电线和灯炮,另一边则有着看起来非常邪恶的棘钉。让所有PC做出反应。

史密斯向被捆绑并躺着的僵尸前进。僵尸看着他的方向并且当史密斯靠近时吼了几声。复制下面的陈述,让史米斯PL读出并且回答其他PC的问题。某个其他的PL可以假装成僵尸,对史密斯的行为做出反应。

特威利格至少站了起来并且鼓掌。

"天啊«(原文By George,很难说明是什么)»史密斯博士,这太神了!我从没见过任何像这样的事!现在上帝给了我们一些能向总部报告的东西了!"

特威利格命令士兵准备好,明天一大早就要为了史密斯博士去收集东西,在神圣的(By George)日出之前。



史密斯的演讲

各位女士与先生们,你们当然是这件在正常时期会被认为是奇迹之事的第一个目击者。

首先我们抓住僵尸的额头,并握住它 - 然后我们将棘钉状的控制探针直接嵌入前额叶,通过那薄薄的覆盖着的太阳穴区域。

我向你保证:虽然僵尸不喜欢像这样的事情,但它感觉不到痛苦,没有僵尸感觉的到痛苦 - 哈、哈、哈!

好,我现在把控制器这一侧的开关按下去。如你所见的,僵尸的敌意慢慢变的越来越少,直到它快速的变成被动并且可以被控制的。

这个其他的设计是中继器。你看到它更小,并可以戴在口袋里的皮带上。我现在激活它。嗯.......你看到颤动穿过了僵尸的身体并且做为回应,并且你再次看到僵尸已经变得被动了。它正在等待我的命令!

维特尔同事,请解除僵尸的束缚。

那里。如你所见的,僵尸现在完全是自由的,但什么都没有做。现在看看会发生什么。

在中继器上方有一个小小的控制杆,非常类似曾用于用于电脑游戏的那种。我只需要接通操纵杆并 - 看啊! - 僵尸站起来了!

现在我要不要让它前进个...一 - 二 - 三步,停下来。

现在它后退了一 - 二步并停了下来!好的,各位女士与先生们,你们觉得这怎么样?

好,嗯....像你看到的,它也可以向左走,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向右。但正如你看到的,我可以带它回到轮版床上并且 - 哈 - 它躺下了!

女士与先生们,这是我的胜利!要继续进行的话,需要额外的复杂物资。康纳中士,也许你和你的人明天可以帮助我?




【医院】

切入:

明亮的晨光在这座空无一人的城市里的屋顶上流动,照着那些沿着街道慢慢走向医院的行尸。这个小队先前只在实验室急需药物时进过医院一次。这里的僵尸非常充足,在那里有很多人死于僵尸灾变当中。

在古老的圣.黑暗(Tenebrous)医院的黑墙(dark walls)下方,停车场里停满了锈迹斑斑的汽车,已经被大量的灰尘和污垢覆盖。植物在引擎盖后车厢等各处长出。有着打开的门或破碎的窗户的车辆可以被假设为藏有僵尸。

主要的入口车道仍然是畅通的。通过一个成功的【灵感】,康纳斯指挥威廉斯开着APC撞碎护栏穿过并且将车平行的停着以封锁紧急入口的门。威廉斯要通过一个成功的【驾驶】检定来做到这一点。(如果他失败了,那门就不可能被车子堵上,但堆积着的设备同样也以成为僵尸们的难题。)

"或许我们可以用汽车把它们挡在外头。"康纳斯解释。"这会让僵尸花上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搞清楚如何越过或钻到某物底下。"他补充。

雷利与威廉斯点点头。它们知道这不完全正确,但也许它真的足以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帮助他们。威廉斯勉强一笑,"该死,中士,一个僵尸最后可以找到任何东西,因为它只需要慢慢尝试。"

他们的任务是进入病理实验室并带回史米斯博士列出来的一切。当士兵们搜索完了实验室,他们会通过各式各样的区域。KP应该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增加或更改内容。



【急诊抢救室】

在接待处,一具大部份被剥离的骨架松弛的悬挂在转椅上。骨骼上仍然着少许硬化的软骨、肌肉与几片干涸的血迹。它是完全无害的。



【唯有托管】

当他们默默的分散到大厅之外进行侦察时,请电利投一个【聆听】。成功的话会注意到从身后的托管处的门后发出了连续的低沉撞击声。门没有锁,但从内部被堵住。如果电利转了转门把,他会听到更大、更疯狂的打击声从里头传来。

为电利暗骰一个【灵感】,但不要让他知道结果。

如果电利的【灵感】成功,他会认出那是僵尸愚蠢、野蛮的节奏,它们不知道怎么搞的在某种程度上被困着了,并且它们无法自由。

如果他失败,告诉其他的PL,电利肯定有幸存者在里面,并且他现在可以从里面听到一个非常微弱的呼救声。让他向其他人发出信号,并且要求他的PL现在进行一次【快速交谈】的检定,如果他成功了,他们会决定移动去与幸存者交流。

门只被堆起的20点【STR】的家具所阻挡着,但全部的僵尸脑子里能想到的只要推开堆积物,而不是将它拉开。现在士兵将为它们工作。一把把的椅子落向一边,推开门的士兵必须通过一个【DEX*3】的检定,去避开那些落在他们脸上的椅子。第三名士兵可以拿着手电筒或用枪瞄准着,由他选择。当他选择好时,设置新的场景。

在他们面前站着三个僵尸,开始蹒跚的走近他们。第一个它头上的皮肤已经被扯了下来,并且穿着一件在胸腔的位置有开洞的手术衣。它的胸腔已经被打开,心脏正垂挂在破碎的肋骨之外。第二个的腹部以下已经完全被吞噬了,它用双手将自已拉向士兵的方向。第三个穿着外科医生的服装,但它的喉管已经被咬了出来,并且手术刀的末端从它那被捣毁的眼窝中突出。

这些僵尸不会进行SC,但它们会在第一轮进行攻击,而那些被压倒在地板上的士兵只能闪避。如果站立的士兵手里拿着枪,他可以开火。否则他必须放下手电筒,将步枪旋转他的手上以准备好,这意味着他只能在僵尸袭击之后才能开火。



【断片剪接】

①一只僵尸跌跌撞撞的冲向镜头,贪婪的对它伸出手。

②一群尸潮冲击着建筑群那坚硬的墙体。它们对那又厚又高的墙毫无影响,但它们还是不停的用拳头冲击着它们。

③一个男人打开百叶窗。镜头拍不到他的脸,但拍到他穿着卡其色衬衫、载着肩章。我们从故事的其他部份知道他是谁。外面,在高墙之外,僵尸游荡着。一个又一个的僵尸看到了它,几分钟后,尸潮一次次的向着墙上涌来。

④一个男僵尸缓慢的跪在墙边,开始掏出满掌的泥土,然后一掌,然后再一掌。

⑤在那长长的墙壁的另一边,一个女僵尸缓慢的跪在墙边,开始掏出满掌的泥土,然后一掌,然后再一掌。



【病理实验室】

士兵们回到电梯与楼梯间。由于现在没电所以电梯是发不动的。医院的导向图在电梯和楼梯之间,并显示病理实验室在离这里两层楼高的地方,离顶楼不远。

如果PC们想再看看周围,KP必须创造一些新的遭遇。如果他们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他们就不会碰到什么问题。当他们走到了三楼附近时,他们全都会听到能让他们联想到一堆僵尸的蹒跚脚步声与咕哝声。在三楼时,询问是否有人想透过防火门窥视一下外头。

如果有人这么做,他们会看到走廊的远端充满了僵尸。而且在一打东倒西歪的僵尸后方的大厅尽头有一扇清晰地标示着"病理学"的门。

士兵们可以用硬干的方式通过,或者爬上爬下,试图突破上方或下方的地板上进入。PC可能会想出其他进入实验室的办法。

如果他们打算硬干,让士兵与12个挡路的僵尸进行战斗,大厅宽15英尺,病理实验室的门在30码之外。即使是一打僵尸也不该是三名持有自动步枪并且经验丰富的士兵的对手。衣着破烂的僵尸们拖着它们沉重的步伐差不多排成三排移动过来:每发命中的子弹也有着一样的机率击中后排的僵尸。«(排队枪毙.JPG。另外虽然这里没有说,不过僵尸应该也要时间走过来,KP心证吧)»除非PL另有说明,不然便假设士兵们对准它们的头部开火了、每枝枪都可以三连发或扫射、每个弹夹有30发子弹、每个士兵携带十个弹夹。

在室内使用白磷手雷可能会让建筑物燃烧。

如果他们试图穿过上面的地板进入,让他们做一些适当的技能检定(爬行、机械修理等等)以顺利完成那件事。无论如何,一旦他们进入实验室就继续进行下一个分镜。



史密斯博士的简短演说

我希望你们别嫉妒我的成功。 为了将它实现我已经付出了大量的个人牺牲了。

我已经能够使用我的控制装置一次控制二十只僵尸了。

康纳斯和他的手下回来后,我将有足够的设备来完成另外100台装置。

我梦想着某天我们能将每个僵尸都自然的装上控制器,就像在动物身上装无线电监测器一般。

在那个美好的未来,人类将重新创造他们自身,当文明复兴时,我们将使用僵尸的力量来当发动机,就像我们曾使用过马那样!




【实验室内】

病理实验室是个黑暗、安静、病态般有序的地方。窗帘已经拉上了。当士兵们用灯照亮整个房间时,他们会看到架子与架子间装满了史密斯想要的东西 - 溶液、诊断、手术工具、医疗书籍与和其他医疗用品。士兵必须仔细参考由史密斯给他们的名单,其实际内容对这种模组没有意义«(请KP瞎掰)»。

找齐他想要的所有东西会花上二十分钟,在这种情况下这算的上是相当快的工作速率了 - 不管是那种特种部队都会感到自豪。

同样在这个房间里,如果投出了一个成功的【侦查】,士兵们会发现六个罐子,每个罐子里都装有一个人类胎儿。当他们发现时,士兵们可以看到胎儿开始慢慢移动 - 他们都是僵尸,看到这里SC 1/1d3。

这个房间的某个柜子里有藏一只僵尸,每当KP人觉得合适时,它就会出现并攻击士兵。如果他们到目前为止都做得很好,那就让他们离开吧 - 反正他们最后注定还是要完蛋。

一旦士兵拿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他们就会像进来时一样的离开医院。僵尸护士、医生和医院勤务员可能已经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或者没有、取决定KP怎么希望的。一旦他们到达APC,他们能安全到家了。

关上门,康纳斯点燃一根香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并说:"好了,现在让我们来听无线电吧。"



【断片剪接,续】

⑥我们立刻切换到地下室的发电机,提醒我们它们在实验室的复杂环境中产生了主要的背景音。

⑦在黑暗中,男僵尸继续用手挖掘着墙壁的底部,现在坑已经有它的头那么深了。

⑧在黑暗中,女僵尸在她的坑倒塌时被泥土覆盖着了。这对僵尸来说没什么差别 - 她不断的挖,几乎接近在土中游泳,等待着新鲜的血液。



【混沌的信号】

融入:是夜,史密斯、乔斯林与维特尔都在史密斯的实验室里并且看起来很累。一个僵尸被绑在手术台上。史密斯医生正胡乱的将远程遥控装置插进那东西的脑中。当他摆弄它时,他会说一些话。其他科学家应该照他们认为合理的方式说话并回答。

这是科学家们之间的另一幕。他们应该提出问题、做出评论,并且探讨与特威利格和士兵的关系。

当他们准备好对对象进行新的测试时,史密斯将控制探针插下。在专注的仔细检查之后,他耸耸肩并表示这没什么问题。


在探针插入后,僵尸被激活。它忽然向着最近的科学家倾斜过去,随便投个骰来决定是谁,在狭小的空间僵尸有75%的机会抓住对方。如果它成功,在第二轮时会使用咬。在第二轮结束时,它会忽然震了一下并而瘫软了下来。忽然间,僵尸的脑袋爆炸了 - 一阵由脓液、骨骼碎片与大脑混合成的东西有如阵雨般倾泻在整个房间,恶心的为科学们厚厚的涂上一层染料。每个科学家SC 1/1d3。

寻问每个人他或她想做什么,或者想说些什么。



【别在正餐之间吃零食】

这个场景发生在玩家的故事外。将本节读给玩家。

快速切入: 是夜,官方的领导人特威利格,走下一阶长长的走廊、然后另一阶、然后又一阶。他穿着标志式的卡其裤与衬衫,并且露出他标志性的热情笑容。他用口哨吹着康城赛马(Camptown Races)。他没想到他可能是世上唯一知道这首歌的人,或是有意愿用口哨吹出来的人。

他来到厨房并且四处看看,没人在这,虽然一锅新的炖肉与在炉上慢慢炖着。他欣赏地嗅了几下,但把盖子盖回去。他想要点不同的东西。

(维特尔博士,那个通常会在食堂里做饭的人,现在正被大量的僵尸大脑所覆盖,并且正在处理某种与食堂截然不同的混乱。)

他慢慢的打开冰箱。我们,或许和他一样,半指望着会有僵尸跳出来,但里面除了食物外什么也没有。他拿出一块面包、一瓶美乃滋、与一些从维特尔在屋顶上的创造出的紧急菜园里找出的新鲜生菜,他没有发现任何肉。

他在橱柜和厨房里翻找,但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他转身并走向冷藏库,仍然吹着口哨。"好吧,我来煮点东西。"

他走进冷藏库,接着叫了出声。恐怖的尖叫声从声带里传来。

三个僵尸被挂在冷藏库的肉钩上。一个被剥夺了其手臂、腿部和躯干上的所有肌肉。在旁边的桌子里堆满了刚剥好的肉。我们的英雄把门砰地关上了、槌了两下门,接着吐到食堂的厨房地板上。

在远处,我们听到僵尸的手反复拉推的声音,货舱门打开并且关上了。特威利格蹒跚的走向噪音。"“康纳斯!"他喊道:"康纳斯!"场景褪去。



【围捕僵尸】

基地的标准设备标准设备是能后后方密封的皮革僵尸头罩 - 士兵们更喜欢宽大式的封闭用魔术贴,因为它们能很快的密封。头罩是以坚实的皮革做成,能限制视力、听觉与嗅觉。僵尸不需要呼吸。

但首先他们需要捕获僵尸。这需要孤立一个僵尸,一个人当成诱饵,然后另外两个人一个人抓着一只胳膊,用手铐把它扭回去锁在一起。然后那个诱饵帮助帮助任何一个有着更多麻烦的侧翼,或者由他上铐

然后,团队会将僵尸推入结实的尼龙袋中。 将它整个捆起来,并将其悬挂在APC的运输间里。 唯一的可预测的问题就是如果某个僵尸的手断了,那么小队必须杀死那个僵尸并再找新的。



【归乡的死亡之旅】

唰的一下切入:

当士兵们带着一箱箱史密斯要的装备进入实验室时,他们惊讶的看着被僵尸糊了一身的科学家们。如果史密斯还活着,他会说一些话来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或者以其他的方式来努力逃避他该对发生事情的责任。

这需要一个成功的【灵感】检定来让每个士兵不会先入为主的认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僵尸;失败的人会放下他的盒子并举起他的M16,但不会开火。

然后特威利格冲了进来,哭泣并呕吐。"康纳斯",他发出尖叫,"康纳斯,没有肉了!这些混蛋一直在用怪胎喂我们!"

除了维特尔外每个SC1 / 1d6。士兵们现在必须尽快做出选择。在他们商量之前,让每个玩家写下他的角色打算交谈或射击。



【有人开枪并命中了】

如果一名士兵射击并击中了一名科学家,子弹会穿透他们并击中后面的大型电路板。火花飞溅、电弧跳动、断路器砰停止。嗡嗡作响的发电机挂了,实验室自电影开始以来首次安静了下来。

“上帝啊!"乔斯林大声的说着。"发电机!我们必须让发电机起动!" 这是唯一一个这个角色在模组里有台词的机会。

记住所有那些脑子被插上控制装置并被关起来的僵尸吗? 当发电机停止时,它们会像史密斯在实验中搞爆的僵尸一样一个发狂并撞着他们的牢房:现在它们更疯狂了。



【如果无人开火或是没有命中】

如果没有一名士兵开火,或都打偏了,就不会有立即性的伤害。特威利格会喋喋不休的说着他发现的一切。当然,除了维特尔外的每个人都会彻底的惊讶。她会开始发表演讲。

这是维特尔在模组里获得的唯一主演机会。 我们希望她充分利用它。 参见下面的维特尔的演讲。

让大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回复。 这里是一个制造出一些乐观感觉的机会。然后通过让他们讨论到一半时听到玻璃的破碎声与僵尸们闯入建筑群的声音。墙外的僵尸已经破坏掉它了。

突然,发电机莫名地停电了并将人类留在黑暗之中。对玩家描述远处传来吱吱作响的牢房木门被撞开的声音。他们也能听到死者们步行并穿过建筑群,敲击着某些东西,并且越来越近。



维特尔的演讲

是的,你一直在吃怪胎,它们对你无害。我想还会让你变得强壮,就像男人需要的那样。我不能给你血腥,作为战士,你应该自已得到它。但你尽情享受着敌人的尸体并且吹嘘着你们以它为生。

如果它们能帮助我们,那我们就能靠它们过活。它们不是人,它们也不像猪那么聪明。他们是怪胎,上帝夺走了一切,却把它们留给了我们。

吃!和我一起吃!在了解之后吃,你也要这样!我以为你是个弱者,证明我错了!



【人类的终结】

无论士兵开不开火,结局都是一样的。实验室建筑群现在爬满了僵尸。剩余的部份就是僵尸最爱的大屠杀了。如果PL有兴趣«(或者说垂死挣扎)»,继续战斗直到所有PC死亡。这里虽然只有十、二十、或四十只个僵尸在闲晃,但外头有数百甚至数千的僵尸终于突破了建筑群那不设防的外墙。

结局令人沮丧。KP可能让任何能及时到达APC的PC经由炸毁建筑群的货运门逃出去并继续战斗,直到他在死亡的新世界的荒芜废土上被逼至绝路。

或者也许这里有着太多的僵尸,就算是APC也不能顺利的碾过去。它被拖延。尸体的力量逐渐超越了它。数以百计的僵尸痛苦的在捕捉用的载具边扭动,像深洞里的蛇。僵尸进不去。幸存者出不来。他们被困在那里直到他们死亡。

«(难道就没有什么僵尸片是主角们最后以僵尸为食,四海为家,并说"我们人类就是他妈的学不到教训,但老子就是他妈命长,我会杀和操任何活着和没有活着的东西。"然后一路杀下去,影片最后全黑并出现字幕"最后僵尸死光了,人类再次重建文明。"镜头一转,一群人在一个上头有「每个在末日前拍过僵尸电影的蠢货」的纪念碑前面,人手一只武器和啤酒,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操这些傻屌!!!"。然后尿在纪念碑上。)»



【断片剪接,结束】

⑨一个女僵尸站在特威利格曾一度站着的窗户并且向外看去,远处是一片由僵尸组成的海洋,沾满鲜血的脸孔无穷无尽。镜头跟着脸孔的变幻逐渐淡出,投【信誉】。



僵尸

在这个模组里的吞噬鲜肉者与COC规则提到的僵尸在几个方面有所不同。首先,它们不是由魔法,而是由辐射和化学污染的有毒混合物创造的。这种混合物创造了一种存在于僵尸唾液中的疾病,并且可以通过啃咬来传播。

僵尸的攻击策略是抓住并咬。受害者可能可以挣脱,但咬伤会传播僵尸毒。

僵尸咬伤时的受害者必须与等同于僵尸的【CON】的POT对抗。如果受害者成功抵抗,他会受到等同于一半的POT伤害;如果失败,他则会受到全额伤害。任何被僵尸毒素杀死的人在数十分钟后会做为僵尸复活,并且有着「20-原有」点的【CON】。如果一个调查员被僵尸杀死,让PL继续扮演僵尸,然后它可以追捕其他让他去死的调查员。

当有人被超过一只的僵尸杀死时,在他再度复活前,他有可能被其他僵尸肢解并吃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个角色就不会作为僵尸返回并且不起作用了。

一旦僵尸抓住受害者,它们会试图吃掉那个人并且无视其他的东西。悄悄偷袭正在吃东西的僵尸是件简单的事。

要杀死僵尸,必须切断大脑与身体的连结。任何从僵尸本体被分开的部位都会失去功能,如果大脑被摧毁,僵尸就会倒下。如果使用部位狙击规则,只要对头部造成5点伤害就会破坏大脑。

大多数武器都只会对僵尸造成50%的伤害,每次击中的贯通武器只能造成1点伤害。

大多数僵尸还记得一点关于他们以前的生活的记忆:例子:一个曾是军人的人可能会向任何穿着军服的人敬礼。他们可能聚集在他们生前喜欢的地方,购物商场、电影院、游乐园等等。

属性    平均值
STR 3d6*1.5 15-17
CON 3d6*1.5 15-17
SIZ 3d6 10-11
INT 2d6+5/3 4
POW 1 1
DEX 2d6 7
MOV:6
HP:13-14
武器:擒抱45%,伤害特殊   
啃咬70%,伤害1d3+僵尸毒   
护甲:无,但贯通攻击只能造成1点伤害并且其他伤害减半。
SL:1 / 1d8


一大群僵尸«(干这数值完全抄一代,只是去掉智力加了【STR*1.5】啊。)»
   STR CON SIZ DEX HP
 01 19 18 12 08 15
 02 20 12 15 04 14
 03 18 22 16 06 19
 04 16 16 09 04 13
 05 19 13 12 05 13
 06 22 13 11 06 12
 07 16 16 13 07 15
 08 18 18 14 06 16
 09 19 15 11 07 13
 10 17 16 12 04 14



PC

虽然只有六个PC,KP可以安排调整研究机构有着任何大小的规模。然而,经典的场景只有少数人在场,只借由他们的少量人数来证明他们的努力注定要毁灭或注定靠近毁灭。


卡尔.乔斯林(Carl Joslyn)博士。他正在寻找一种治愈僵尸灾变的办法。他不喜欢那些碍事的士兵,但他们在与僵尸战斗时非常方便,所以他避口不谈这点。一如往常,你与史密斯与维特尔今天在会议中讨论上周的结果,但照旧没有人透露透露任何事情。史密斯疯了,维特尔正失去希望。这些会议只是确保他们不会变成那种会犯罪的疯子的某种方法。虽然史密斯是名义上的领袖,但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了领导者: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控制了一切。

他的秘密:他发现了一种能击败僵尸唾液里的猛毒的血清。在三天前,给他自已注射了血清,然后使用食尸鬼的唾液。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不良反应,甚至连疹子都没起!下一步是使用血清中的线索作为中介,找出能瓦解让那些怪胎得以继续行动的配方。如果没有过于极端的大脑损伤,那么人类就安全了。«(评价:搞活体实验的疯子)»

卡尔.乔斯林博士,29岁,没那么疯狂的科学家
STR:12 CON:13 SIZ:15 INT:17 POW:13
DEX:12 APP:10 EDU:22 SAN:45 HP:14
DB:+1d4
武器:手术刀35%,伤害1d3+DB
技能:生物学65%、化学75%、急救65%、医学85%、药剂学75%,毒理学75%,动物学45%。
语录:"别动 - 现在只需要一个样本。"



克里斯.威廉斯(Chirs Williams)士兵。他为了大学的学费而参军,接着加入特种部队,因为这是他能找到的最艰钜的任务。(在这段经历后再也没什么能伤害到他了。)剩下的就是历史了。「Dead Walk !」报纸的头条尖叫着。然后一切都结束了。现在他驾驶移动僵尸的工具,APC,他们小队负责收集科学家们所使用的僵尸。他认为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和他想要的一切都被莫名其妙地毁掉了。他也同样认为科学家们都是一群发疯的胆小鬼,那群甚至从不祈祷的人真能所发生的一切找到答案?然而,他们是人类,尤其是维特尔。但其他家伙也注意到了。他盯着每个人,以免某个人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他的秘密:如果事情变得非常糟糕的话,他会用枪挟持着维特尔,如果有需要的话将她装进APC里。有一座在市中心的摩天大楼可以被改装为他们的堡垒,那对于僵尸来说将是永远坚不可摧的。«(评价:精虫上脑)»

克里斯.威廉斯,21岁,ADC驾驶兵
STR:14 CON:15 SIZ:15 INT:17 POW:16
DEX:16 APP:12 EDU:14 SAN:67 HP:15
DB:+1d4
武器:M16A2 步枪45%,伤害2d8
   战斗刀35%,伤害1d4+2+DB
   拳击25%,伤害1d3+DB
   僵尸头套75%,使用一个皮质的袋子包裹着僵尸的头。
其他装备:十组30发弹夹、四枚白磷手雷、安非他命、一个MRE、手铐、尼龙制束缚网。
技能:驾驶APC85%,快速交谈55%。急救45%,驱赶僵尸75%,躲藏45%,聆听55%,机械维修55%、手铐75%,潜行45%。
语录:"如何摆脱这种胆小鬼似的装备?"



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当文明开始崩溃时,政府征招了他,因为他在可控制的义肢与大脑的植入物方面的理解与工作确实令人印象深刻,并把他安置在这个军事研究营,致力找出僵尸危机的解决方案。不幸的是,僵尸灾变所带来的冲击已经让他彻底崩溃:他遗失了实验室外套上的钮扣、不再刮胡子、自已咕哝着自言自语,并且对于乔斯林博士彻底的保密着自已的研究。他知道自己行为古怪,但只有他能拯救世界,这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他的秘密:他制造了一个可以插入僵尸头部并在短距离内控制僵尸的设备。然而,到目前为止僵尸只会前进、后退、左转.....这代表着什么?«(评价:代表着他的发明不对(Right,字义有着"右边"、"正确"的意思)啊)»他分别用他的正常与疯狂的头脑思考了一下,承认自己有着某些问题需要解决。他有一个RCZ(远程(Remote)控制(Control)僵尸(Zombie)) 准备示范。

大卫.史密斯博士,43岁,近乎疯狂的科学家
STR:12 CON:11 SIZ:10 INT:18 POW:13
DEX:15 APP:10 EDU:24 SAN:23 HP:11
DB:0
武器:手术刀30%,伤害1d3
   点45左轮手枪40%,伤害1d10+2
技能:议价25%,生化学75%,电器修理65%,电子学90%,急救65%,医学75%,药剂学65%,侦查75%,动物学20%。
语录:"僵尸并非邪恶,只是非常愚蠢。"



朱莉亚·维特尔(Julia Witwer)博士。在死人开始行走后,她在利弗莫尔的职业生涯就其他人的一样直入谷底。在大多数的其他人都死了很久时她还活着,但未来并非完全完美。她与两位会让弗兰肯斯坦博士«(发明科学怪人那个)»看起来像袋鼠队长«((Captain Kangaroo,存在于现实中的冲绳的一家汉堡餐厅。)»的科学家被困在一栋军事单位里。她对这里正在进行的研究不再有任何信心,并且简单的从中退出了。«(原文has simply withdrawn from it. )»她使用无线电设备联络周围、为大家煮炖菜、并且每隔一周左右把那些最糟糕的垃圾扔出来。她仍然每周在指定的频率上播出一次,但没有答复 - 没有空中广播电台 - 持续了数个月。她花了很多时间在摆弄她在屋顶上的仙人掌花园。仙人掌现在是她的模范,坚强并且耐旱、不需要太多消耗就可以活着、并且充满荆棘。

她的秘密:罐头和冷冻肉在几周前就吃完了。她自己做过研究,发现煮熟的僵尸是可以安全食用的。她没有提到这一点,因为她正确的计算出这些男人可能会对于吃那些怪胎的肉感到不安。她有着务实的灵魂,她认为这样做恰好对应了那些怪胎吃了很多人类这点。«(评价:搞不好她的秘密是唯一正面的.......排除掉吃腐肉会不会肠胃炎这点。)»

朱莉亚·维特尔博士,25岁,相对理智的科学家
STR:13 CON:13 SIZ:11 INT:17 POW:17
DEX:14 APP:15 EDU:21 SAN:61 HP:12
DB:0
武器:点45左轮手枪75%,伤害1d10+2
   拳击/厮打65%,伤害1d3
   脚踢75%,伤害1d6
   活动扳手(crescent wrench)60%,伤害1d8。
技能:议价45%、汽车驾驶35%,电器维修75%,电子学85%,快速交谈75%,武术65%,机械维修55%、操作重型机械65%,摄影65%,物理学85%,心理学65%。
语录:"拧开,锅盖头。"



麦克.康纳斯(Mike Connors)中士。他参军是为了爱国精神与找工作。现在两个动机似乎毫无意义。到处都是僵尸。一群僵尸在他眼前将他的妻儿撕碎了,但他当时醉的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躲在货车底座下逃过一劫。真他妈倒霉透顶!他的任务是当那些正在寻找减缓或扭转瘟疫方法的科学家们的临时保姆。他看到的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在那些怪胎的双眼中间开一个洞。他渴望着那些他们开始APC出去为科学家收集更多的怪胎的日子。他们总是带回想要的数量,但是他们也总能浪费更多的。这让他感觉很好,足够想要再醉几次了。

他的秘密:有时候他会在晚上将APC开出来,伴随着一夸脱的威士忌。他会把车停在附近的僵尸旁,在四周敲个几下来引起它们的注意,然后在僵尸反复的无能为力的敲击着金属板时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把自已灌得不省人事。«(略无力啊)»

麦克.康纳斯,29岁,小队领导
STR:18 CON:16 SIZ:15 INT:15 POW:12
DEX:14 APP:10 EDU:17 SAN:48 HP:16
DB:+1d6
武器:M16A2 步枪90%,伤害2d8
   战斗刀85%,伤害1d4+2+DB
   拳击75%,伤害1d3+DB
   僵尸头套75%,使用一个皮质的袋子包裹着僵尸的头。
其他装备:十组30发弹夹、四枚白磷手雷、安非他命、一个MRE、手铐、尼龙制束缚网。
技能:天文学15%,乔装85%,攀爬85%,闪避60%,驾驶APC 65%。电器修理55%,急救65%,进行一次振奋人心演说75%,驱赶僵尸75%,躲藏75%,聆听75%,机械修理40%,自然史35%,手铐75%,潜行65%,偷偷藏酒75%,追踪75%。
语录:"如果你为了愉快杀人,那你就是谋杀犯。如果你为了利益杀人,那你就是雇佣兵。如果你同时为了两者杀人 - 吼哈,那你他妈的就是美国空军的特种部队。"«(Hoo-rah! 这个词主要由美国海军陆战队和美国海军海员使用。主要用于显示动机或提升士气、或作为确认的方式。)»



史蒂夫·雷里(Steve Leary)下士。他像其他人一样被困在地狱里,但在这个地狱里有很多香烟、威士忌与毒品。科学家们认为他们要去了解是什么让死者复生并行走,不明白这便是终结之日。每个人都必须在审判日前死去,在这个建筑群里已经有数个月没有听到从外头传来的消息了:出去为科学家捕捉更多的怪胎是毫无意义的。但只要康纳斯中士还活着他就会继续做着自已的工作 - 康纳斯是一个好军人,并且值得保护。

他的秘密:如果康纳斯死亡并且事情变得非常糟糕,雷里已经准备了在里头有着大量的锁的大衣柜。他会撤退到那里,然后服用过多的鸦片或摇头丸(MDMA3),然后在随之而来的幻觉里死亡。僵尸永远抓不到他。«(恩.........挺实际的)»

史蒂夫·雷里,29岁,下士与医师
STR:16 CON:15 SIZ:14 INT:15 POW:15
DEX:16 APP:10 EDU:15 SAN:60 HP:15
DB:+1d6
武器:M16A2 步枪75%,伤害2d8
   战斗刀65%,伤害1d4+2+DB
   拳击55%,伤害1d3+DB
   僵尸头套75%,使用一个皮质的袋子包裹着僵尸的头。
   车载式喷火器*85%,伤害3d6每击或每轮打击同一个目标时再加上晕眩。
*有效射程为50码,多少会受到风的影响。休克会使僵尸倒下,但除非所有的HP被烧光,不然它会快速的恢复并继续游荡,虽然它的HP确实减少了。
其他装备:十组30发弹夹、四枚白磷手雷、安非他命、一个MRE、手铐、尼龙制束缚网。
技能:乔装85%,攀爬55%,闪避60%,驾驶APC 45%,快速交谈45%,急救85%,驱赶僵尸75%,躲藏75%,聆听75%,机械修理30%,医学65%,自然史55%,说服45%,巴掌袖口75%,手铐65%,追踪75%。
语录:"那么你知道你妈说了什么嘛?"



装甲式(Armored)人员(Personnel)搬运工具(Carrier),改装版(Modified)
组员:1名驾驶、1名在右侧座位的乘客、1名操作安装在车顶的火焰喷射炮塔。后车厢具有宽敞的空间与一个后开门,并且可以容纳多达六个被抓住的僵尸或让士兵坐在板凳席上。
后舱具有宽敞的后开门,并且被装起来可以容纳多达六个网状僵尸,也可以持有长凳上的士兵。
武器:炮塔式火焰喷射器,伤害3d6每击或每轮打击同一个目标时再加上晕眩。有效射程为50码,多少会受到风的影响。休克会使僵尸倒下,但除非所有的HP被烧光,不然它会快速的恢复并继续游荡,虽然它的HP确实减少了。
速度:比任何僵尸的移动速度都快。
护甲与HP:可以承受任意数量的僵尸攻击。
伤害:让驾驶通过一个成功的【幸运】检定来碾死任何的僵尸。
注意:这辆车是轮式的,不会留下可以追踪的痕迹。 它是保护性的运输工具,而不是一台坦克。
« 上次编辑: 2017-10-31, 周二 08:53:54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