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原文模组翻译BB1-06『玩偶匠』(翻译完成)  (阅读 1054 次)

副标题: 我感觉这个模组的作者有非常严重的人格分裂,不然怎么会上下不接成这样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59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原文模组翻译BB1-06『玩偶匠』(翻译完成)
« 于: 2017-09-13, 周三 07:44:14 »
玩偶匠

由吉奥夫·吉兰



这个模组里作者用了"某物"、"太空某物"、群星某物"、"太空实体"、"外界存在"来重复的形容同一个东西,所以我简化了下。这个模组里上文不接下文的事常常发生,让我翻的很痛苦,而且这个作者还写了长篇模组"东方快车的恐怖"呢,真恐怖。



【模组概要】

"玩偶匠"描述了一个关于有生命的娃娃、 木偶、人形模特与蜡像们组成的军队大开杀戒的故事。这些生物最让人害怕的一点是它们的无情。除非被彻底毁灭否则它们不会停下来。KP不该害怕让这些步伐蹒跚的恐怖表现出僵硬的手臂与冷酷的表情 - 这些生物的机械性是他们最具魅力並让人喜欢的一点。

调查员则是在剧场里的表演者、杂耍团的成员与英国传统大音乐厅的继承人。但由于现在的时间点是伦敦的大萧条时段,他们陷入了艰难的时期中。KP将会发现在这个模组里向他们暗示普遍性的肮脏与贫困的感觉将十分有用。



杀人娃娃

杀人娃娃是所有恐怖电影中最罕见的怪物之一,这些令人憎恨的的小东西用自己的方式出现在几部"经典"的恐怖片里,但他们中的某些是最让人害怕的。

从心理学上讲,这些娃娃是恐怖电影中最具毁灭性的一部分。每个人在小时候都有着某种我们非常喜欢的娃娃或玩具。我们会用整个白天的时间与它一起玩,并且无论我们走到哪都会带着它。然而,当太阳沉入地平线以下时,并且上床睡觉的时间接近时,那个娃娃就会变成像在摩擦窗户的树木般的威胁,或者以歪七扭八的姿态躺在房间尽头的脏衣服里。

当夜晚来临,我们都知道娃娃会与壁橱里的怪物和床下的某物勾结在一起,因此,玩具被放下并等到明天早上再次游戏。

当我们还是孩子时,娃娃是我们权威的象征,爸爸妈妈可以让我们做回家功课、打扫房间、甚至(哼!)看书而不是看电视,但我们可以完全控制我们的小娃娃做些什么。我们可以让它从屋顶上跳下来、拿着它进行疯狂地的甩动、甚至让家里的狗来攻击它。

这就是杀人娃娃的电影如此强大的理由,他们拿着那些我们完全控制过的东西,给它一个肉钩,然后把它寄出去报仇。

KP可能会发现一些感兴趣的杀人娃娃电影,包括
傀儡凶手(1978, Joseph E. Levine Studios)
Dolls (1987, Empire)
灵异入侵(1988, MGM)



【KP须知】

在许多个夜晚之前,「某物」从飞过天边的流星上落下。「某物」属于某个伟大的存在,一种活在人类世界之外的骇人巨兽其微小的碎片。这个碎片小小的,就像石头一样,有着斑驳并遍布它的银色脉络并且被认为是某种陨石。一个到威尔士谷去研究「某物」的人将它带回家了。测试的结果什么都没有,除了得知它是某种外星物体,某种新型的岩石外。这个男人,格列赞(Grescham)教授,有个身为娃娃制造者的妻子。

尽管只是一部份,「某物」却奇怪的对自已的存在有了残缺的自觉。它渴望再次变成完整,但它需要帮助。独自与「某物」一起在家,并为了她的娃娃工作了数小时的多琳.格列赞(Doreen Grescham)是容易得手的猎物。它缓慢但确实的占据了她的心智。当她完全被它控制时,它让她杀死了她的丈夫。他的死亡使得那个存在开始成长,它变大了一倍。随着更多的死亡;多琳被迫经常搬家并每次都要改变她的身份。存在逐渐成长,但却无法变的更加完整。

某天,在一次偶然之下。多琳它身上敲下一个碎片,碎片掉落在她的一个娃娃里。娃娃活过来了。多琳试着把娃娃送去杀人。这个里面嵌着碎片的娃娃在一英里外的一条荒芜小巷处杀死了一个人,而那个返回的碎片则有了不同的变化。它的外形变成了某种器官。这个生物了解到一种让它变的完整的方法。

多琳来到伦敦,租了一栋可以让她安置她娃娃的房子,开始辛苦的做出大量贩售用的娃娃并且通通都放入了那个生物的碎片。这些碎片上都附有着「某物」并不会脱落下来。多琳制造的娃娃、木偶、人形模特都能服从多琳的命令,甚至它们本身都有着有限的智力。他们知道如何杀戮和生存。多琳最伟大的创造是一个高大的关节式傀儡,她将它称为神秘先生(Mister Mysterioso)。「神秘」可以流畅的说话并行动。以神秘先生的代理人身份,她联系了一间娃娃店并希望他们成为贩售她的商品的经销商。

娃娃商店的老板,麦卡利玩具的潘妮洛碧·麦卡利(Penelope MacCauley)影约发现「某物」让她不安并拒绝与他们交易。「神秘」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表演戏剧的人物,正以传单与游行组织了一次有利于促销玩具的活动。已故教授的最后一笔积蓄已用于此,作为专业的表演者,调查员被邀请参与活动,这是同时呈现各种不同的壮观表演的庆祝活动。

现在,好戏上场。



电影里的伦敦

背景设定在1938年的伦敦,绝对是电影里的伦敦而不是现实生活中的那个。

没有实际上存在的郊区。KP应该被鼓励用更广泛的笔触来描绘码头、贫民窟、与商业区。

电影本质上是自然的,二维的:在电影里的伦敦,人群中的某个人的陈词滥调与伦敦的卖报童此起彼落的叫卖声,伴随着大笨钟的钟声被笼罩在一片迷雾中。

即将发生的战争徘徊在背景中,几乎被认为是一定会发生的,尽管历史上并非如此。

有兴趣的KP不妨看看亚佛烈德·希区考克(Alfred Hitchcock)到好莱坞前拍过的一些电影,特别是「三十九步(The 39 Steps)」与「间谍
(The Secret Agent )」来从电影中认识1930年的伦敦。



【调查员信息】

一个认识所有调查员的朋友,赫伯特·惠比特(Herbert Whippet),脱逃大师。邀请他们到一家名为"高级"的,开在城市的旧城区并且不高级的咖啡厅。调查员知道赫伯特是个总会保持高度警戒的人,并且总会知道镇上现在发生了什么。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瘦长而结实,并且坚决的相信着调查员们的才能。要求他们参加的笔记已经被送交到他们的住处中。



概要

【高级咖啡厅】

赫伯特·惠比特会在下午两点到达。他兴奋的跳来跳去并且他热情的打算与他的朋友分享自已的好运。赫伯特几乎是个头发灰白并衣衫褴褛的人,要不是他那闪烁的双眼掩饰着他那不起眼的外观的话。他把海报塞入了调查员手中并请大家一些喝的,他甚至愿意付午餐钱。海报上宣布明晚将举办音乐会,盛大壮观的欢庆:杂耍、喜剧、音乐。地点是在宫殿剧院,位于剧院区的中心。

"就是这个,他们正在寻找表演者。我跟舞台经理谈过并提到了你。你所要做的就是从现在起一个小时后体面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这是某种你可以获得的曝光机会,更别说那两英镑的演出费了。"他将笑容满面,并期望因为这份诱人的邀请而从调查员身上得到最好的感谢。如果同意的人不够多的话,他会表现出几份沮丧的样子;另外赫伯特用公鸡嗓叫着说:"有时甚至连我自已都惊讶。"然后他会用像慈父般的指着调查员。“现在只要确定你不迟到,否则我们都会参加的。你会看到的那个家伙是舞台管经理哈居给斯。告诉他我派你来的。”一但调查员们同意了赫伯特成为名单上的一员后。他会付钱并且离开,告诉他们他会在晚上与他们相见。调查员必须以自已的方式前往剧院。



综艺表演

自十八世纪设置了阶段性的审查制度«(原文Censorship,可以查阅WIKI上的「Theatres Act 1968」。主要就是管制一些ZF感觉贱民不可以看的东西)»后,在庆典中出现的阶段性表演在英国逐渐流行起来。该节目的结构为各式各样的艺人出现并采取各自的表演、喜剧、魔术、舞蹈、音乐、或综合以上的组合。所有调查员的职业都是从个巨大的技能池中挑选的。表演几乎没有崭新的或新奇的内容或特征。观众的部分诉求是看到类似的东西,他们会因为没有挑战的表演而受到安慰,就像现在单调乏味的电视节目吸引观众一样。

KP可以决定采取两种方式之一来让PL模仿他们的角色。要嘛允许在这些表演中使用个人技能,并通过检定来作为衡量观众喜好的尺度,或者,对于更有创造力的PL来说,KP可以鼓励他们用实际的材料写一些东西出来作为表演。这不应该复杂到足以干扰游戏的流程,并应该符合于开团KP的的倾向。



【舞台经理】

舞台经理伯特伦.哈居给斯(Bertram Hodgekiss),是一个带有强烈维多利亚风格的吹牛者,他会用夸大的言词来表示关于这个剧院是多么的光荣。一旦调查员介绍了自己,他会以八卦的眼神上下扫视每个人,然后针对他们的表演细节去问一些唐突的问题,接着,如果表演中有任何被可能认为有伤风化的要素的话他便会追问他们。他会坚持说他不想要那点,因为这是适合阖家观赏的表演。他会很乐意的引用惠比特的话来表达他们的专业精神。

一个成功的【心理学】检定会显示哈居给斯似乎正处于压力之下,并且只要有担保人,他就不太在意表演者的能力。有礼貌的提问会得到他实际上是这次表演的代理制片,因为制片人与赞助者都希望留在幕后并只通过代理人进行工作。哈居给斯不知道幕后的主宰者是谁。然后他会详细的说明调查员需要知道的内容。

每个表演者会得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来表演与离开。如果有任何需要特殊照明或其他舞台要求,必须事先告知哈居给斯,让他通知布景与灯光师。这点必须提前完成。残忍的的KP会让PL对于调查员表演中的疏忽在他表演时忽然跳出来。例如,如果魔术师没有表示他想让灯光在他表演把道具变不见的过程中被关上的话,那么残酷的充斥着整个的舞台的灯光会把他的每个动作都照的一清二处。

哈居给斯会对调查员拍拍手并告诉他们他期待着精彩的演出。然后把满身疲惫的他们给带出去。



【不可思议的神秘先生】

当调查员们被带出来时,一个时髦的穿着斗篷并蒙面的人物会掠过调查员,不过会向哈居给斯简短的点头至意。如果调查员试图用交谈来引起他的注意力,他会在掠过他们并说出一个粗鲁的回答,并在他走进办公室时"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哈居给斯会马上道歉并讨好的跟在「神秘」后面。

调查员可能会被这名男子吸引,并在四十分钟的等待后发现他们受到同样的粗鲁对待。「神秘」会离开、溜走,尽管后台十分混乱,但他很容易摆脱任何尝试跟随他的人。

只能透过调查员的大量努力并或许通过一个成功的【快速交谈】或【说服】后才能从哈居给斯的口中问出那个生气的男人是谁,最后他会这么说:"他和赞助者有关好吗?这就是我在这件事上对他与他们的全部了解。"他离开了。并且毫无疑问的喃喃自语着调查员的坏话。



【等待】

调查员现在必须等待一个晚上和上午直到表演开始的那天。希望事情持续发展的KP可以跳过这段时间。或以其他方式让让PL操从着他们的调查员参加试镜,或为了他们的表演采买一些新的道具,或其他合适的东西。



【伟大的日子】

当调查员在表演当天到达剧院时,他们发现更衣室里挤满了人并且四处都传来兴奋的讨论声。这里的气氛非常热闹,各式各样的人为了不同的原因而四处奔波:舞台帮手、 技术人员、表演者、跟班。

调查员有几个小时去准备和复习他们的表演。当他们进入时,他们会看到神秘先生从一个明星用的更衣室里出现。他带着一个大型的关节式娃娃(jointed doll),可爱的娃娃女孩穿着老式的连衣裙并有着一头卷曲的金发,神秘先生向某个舞台帮手示意并开始与他说起了悄悄话。如果调查员希望的话可以偷听看看,但如果【潜行】检定失败,则代表神秘先生注意到他们在偷听,并锐利的向他们瞪了一眼,然后移动到不远处他们无法听到的地方。

如果他们偷听成功的话,则对话如下:"我希望你将这个娃娃与我的问候一起送给玛斯登女士(lady Marsden),记的在我的表演开始时做到这点。"接着他便离开了。

调查员在演出之前会注意到他的离开,走向舞台的通道并在那里监督人形模型的卸载与将娃娃设置在舞台的两翼。同一时间,穿着燕尾服的舞台帮手(stage hand)会开始发送小册子给在剧院里的每一个人(舞台剧组(stage crew)与观众)。小册子上记载的内容是「神秘」在宣传他的娃娃、假人与玩具。可以向代理商卡鲁瑟斯(Cartuthers)与斯梅德利(Smedley)下订单。也可以从相同的来源得到目录。一个成功的【灵感】会查觉到整个表演已经被安排用来促销他们的商品与神秘先生他自已。



【惠比特的好奇心】

赫伯特会在之后出现,担任哈居给斯的代表并告诉调查员他们的出场顺序。他会以自已一贯的方式来表达兴奋,但成功的【心理学】检定会显示他的激动远远超过此。他会安排表演者的出场顺序,并且调查员会注意到在表演结束时他们已经被打上了"理想"的标记,事实上,就在舞台的布幕之后,由神秘先生本人亲自打的。

出场顺序(包含在第一个调查员的表演之前)如下«(KP可以插入NPC的表演,如果不嫌麻烦的话)»
  • 宾果(Bingo)与他的惊奇贵宾犬表演(NPC)
  • 舞者
  • 喜剧
  • 魔术师
  • 透视能力
  • 通灵者
  • 博闻强记
  • 神秘先生(NPC)

一旦他完成了工作,赫伯特会转向让他真正兴奋的「某物」 - 「神秘」的行李箱。赫伯特偶然看见它被带入了「神秘」的房间内。他渴望靠近并仔细看看。

"令人惊异,我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我看不到任何用来活动的关节。看起来就像一个实心的块状物,但它显然是某种行李箱,因为当他们将它放下时,我听到有什么东西在里头移动着。如果我能找出它的秘密并且从那东西里溜走,我将会变成比胡迪尼更伟大的人!"

赫伯特坚定不移的认为他要去那里并找出关于这个惊奇的行李箱的一切并且为自已复制一个。他会告诉调查员他将打算去看看,因为在之前他看到「神秘」现在在舞台上监督着某些事。调查员们会愿意和他一起去吗?、他们中的某个人会留下来把风嘛?PL们有两个选择:他们可以和赫伯特一起过去或者留下。如果他们留下来,接着他们会听到在隔壁的更衣室里发生了什么。以下的故事假设至少有一个调查员陪着赫伯特进入「神秘」的更衣室。



【惊人的行李箱】

当赫伯特蹑手蹑脚地走到更衣室门口时,「神秘」还待在别处。他解开了锁并且进去了,并且要求某个愿意的调查员在外头把风并警戒。「神秘」受到了完整的明星对待 - 花朵与香槟环绕着整个房间,还有一个客人用的休息室与一个一定会有的,在边框上装满灯泡的化妆镜(framed with light globes)。

在角落里有一个巨大的箱子,量一下的话尺寸是6*3*3英尺。它装饰着奇怪的符号和古怪的图案,它们似乎会在没有持续的盯着它们时移动。这些符号令人不安。赫伯特会走向盒子并且在它的四周羡慕的打转。上面确实没有明显的盖口、锁扣或缝隙。这东西看起来完全是锁死的。"太棒了"赫伯特说:"这真是一件超级完美的作品。"尽管PL可能会给他一些警告,但赫伯特还是开始伸手摸索着盒子的边缘,寻找一些机关或秘密的触发器。

这个盒子事实上是一个连接着在多琳家等待着的「自外而来的某物」的传送门。如果它感觉到一个人类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持续靠近它,它会借由将他们拉进里面来活生生的血祭他们。

当赫伯特正仔细的检查盒子的时候。一个成功的【聆听】检定会发现某种低沉的呻吟声从里头传来。因为赫伯特相信他找到了什么,所以他不会听进去也不会为此而分心。那声音听起来混浊并恶心。在发出声音的一轮后,盒子打开了。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打开",更像是突然扩张,接着透过它自身包附的方式将赫伯特拉进它的内部。他的尖叫声就像突然被枕头捂住一样消失了,目击此刻会失去1/1d4点SAN值。然后赫伯特就不见了并且盒子关上、休眠,并在接下来的十二小时里都会是安全的。当盒子重组时,那些抓住赫伯特并试图将他拉出来的调查员的双手会被裹住。如果没有通过一个【DEX*5】的检定的话,他们双手的指头会被切掉。受到1d6点的伤害并失去1d3点的SAN值。无论多高的力量都无法将被行李箱抓住的赫伯特救出来。



【之后的灾难】

哈居给斯与「神秘」将会在赫伯特发出惨叫后10轮内到达门口。哈居给斯是被叫声召唤而来,「神秘」则是被它与行李箱的连结。「神秘」会由于自已的隐私被侵犯而发怒。哈居给斯同样感到愤怒,并且对任何声称行李箱吞噬了赫伯特的调查员都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如果PL要求打开行李箱,他会立刻为「神秘」辩护并表示没有必要。如果一个调查员在要求「神秘」打开行李箱的检定上成功的通过了【说服】检定,一脸讥讽的「神秘」简单的耸了耸肩并且从边缘打开了它,就好像那里确实一直有着一个开口一样。

打开来的行李箱内是一些魔术用的道具、一个腹语用的假人、与一个有着华丽的浓妆与扭曲的笑容的令人讨厌的小丑娃娃。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哈居给斯会告诉表演者出去准备。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会说赫伯特·惠比特可能爬去某处买醉了。哈居给斯会发誓如果有人溜去翘班的话,他会确保那个家伙在纽约再也混不下去了。然后他便溜走了。



【调查员们的困境】

如果行李箱没有打开,调查员必须想出一些办法来打开它看看里头是什么。如果他们在接下来的十二小时内打开它,或让「神秘」来打开,它的内部将如上所述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行李箱。在十二个小时后,它将准备像对赫伯特那样吞噬掉另一个受害者。从已被惊动的「神秘」手上再次得到行李箱将被证实是非常困难的事,鼓励KP奖励那些足够狡猾到能将行李箱骗走的PL。障碍可以包含舞台帮手的阻碍,该盒子会在「神秘」的要求下被移动,自然,一旦「神秘」的表演即将开始,这个盒子也会被移动到舞台的两翼上。当然,调查员他们自已应该在这段时间里也在忙,因为他们自己的表演将先于「神秘」的进行。



【搜索剧院】

调查员可能怀疑赫伯特的尸体在戏院的某个地方。这个红鲱鱼可能是某种在幕布升起、他们上台表演之前娱乐他们的方法。如果他们非常用心在找并且搜索到更衣室周围的区域,他们会发现一张被践踏和丢弃的旧传单。上面的广告写着关于麦卡利玩具将作为「神秘」的商品经销商,地址是在商业区的某个地方。作为替代,如果他们选择在赫伯特失踪之前或之后选择去搜索「神秘」的更衣室时,KP不妨把这个线索直接交给调查员。否则,对剧院的任何搜寻都将毫无结果。



【通知表演者】

调查员现在必须上台去进行表演。KP应该提醒PL他们的调查员有责任去履行职务,如果他们不出现在舞台上的话将可能对他们的事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虽然这样,PL可能会希望用继续调查来代替表演: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从哈居给斯的口中听到活动的结局,当他找到他们并告诉他们赫伯特(现在包括他们)将在伦敦再也找不到工作时,他会在中间滔滔不绝的穿插着关于称赞神秘先生的光辉事迹。



【神秘先生】

一旦表演者们演完了他们的部份,接着便轮到了神秘先生的回合。当腹语师准备下台时,神秘先生将会出现在那里。由于一反常态的激动不安,他碰倒了腹语师并把假人从他的手上碰了下来。「神秘」含糊的向他道歉并且拿起了假人,并在他像一个迟到的男人冲上火车般登上舞台之前将其推回了腹语师的手中。靠着一种真正的魔术技巧,他将「自外而来的某物」碎片滑入了腹语师的假人当中。后果请见下方的"腹语师的堕落"的部份。

「神秘」仍然自己一个人站在舞台上并且用深深的一鞠躬来迎接观众。然后他把注意力转移到舞台的左上方,并且当舞台帮手出现时向玛斯登女士鞠躬。舞台帮手给玛斯登女士与她的小女儿克拉拉带来了可爱的女孩娃娃。她点头表示感谢。小女孩也很高兴。

「神秘」开始了他的表演,他不可否认的让人印象深刻。他以轻松而不凡的技巧表演着。标准的戏法、卡片与妙手,他彷佛毫无思考的将它们混合在一起。接着他开始表演更复杂的视觉戏法,在没有助手的情况下进行表演幻术。之后,他从盒子中取出了假人小丑。一个【知识】检定可以知道他正尝试用自已的假人去勇敢的接续着腹语师的表演。

他没有害怕的必要。他的假人栩栩如生的令人惊奇。在一连串折磨人的痛苦嘴炮结束后,假人发出令人惊骇的咯咯笑声。旁观者发誓他们看到那东西的嘴唇正轻蔑的翘起。做为重头戏的假人跳出了「神秘」的手臂并且在舞台上快步的跑着,最后突然给「神秘」的胫骨来了一下并跳回盒子中。「神秘」假装在观众哄堂大笑与赞同中试图把它弄出来。

最后,「神秘」显示了一些常规的技巧,在他向观众鞠躬之前让兔子和鸽子出现在某处。自然,女士的箱子是很适合的地方。



腹语师的堕落

一但腹语师的假人被装入了「自外而来的某物」的碎片,它会缓慢的展现出它新的力量。「神秘」仅仅是对下了尽它所能散布大范围破坏的指令。如果他无法在后台将碎片放入假人中«(这里可能是指出了什么意外,比如「神秘」妙手大失败平地摔一类的,虽然这是六板没有妙手)»,那么他会在腹语师可以离开戏院之前找时间做到这点。

腹语师会缓慢的被假人的新力量给影响并可能被他的主人给控制。这将需要KP与PL之间私下的密切配合,KP应该在深思熟虑后鼓励他们最好的PL来处理腹语师这个严苛的部份。

假人内部的力量显示分为三个阶段。
  • 1.首先,假人会发挥它的影响力让调查员不愿与它分开并变的非常保护它。
  • 2.假人开始与调查员交谈。它会在他没有看着它的时候这么做,这样声音就有如无言的思想一般。它会唤起调查员照顾假人的兴趣:让假人里的碎片保持安全,并促使玩偶匠和她的计划成功。
  • 3.假人会公开的说话与动作。就彷佛PC在做常规的腹语表演并维持着插科打诨。最终,假人会在它可以那么做时抛弃主人,并开始自已走动与说话。现在它试图杀死它的主人与他的同伴。

在每一阶段开始时,PL必须让调查员每24小时都过一次【POW*5】的检定。一旦他在假人的影响下失败,它的力量就会上升一阶,但直到PL在另一次的【POW】检定里失败前都不能移动到下一个阶段。如果假人被毁灭并且这个PC曾被它的力量给控制,那么由于他与「某物」已经建立了共生性的连结,于是调查员需要失去1d3/1d10点的SAN值。移除假人中的「自外而来的某物」的碎片会带来同样的创伤。



调查行动

令人惊异的「神秘」与他古怪的箱子在表演结束之后便立刻消失了。调查员们可以自由的追寻某些线索,以下讨论一些他们最有可能提到的部份。



【麦卡利玩具】

发现旧传单的调查员们可能希望去拜访「麦卡利玩具」,这是一间位于商业区的舒适、温馨的小商店。一排排玩具们的玻璃眼睛会在调查员们徘徊在店里等待着服务时盯着他们。正在清理灰尘的店主终究会在架子间发现他们,并且寻问调查员有什么她可以帮的上忙的事。她是潘妮洛碧·麦卡利,非常友善的人。如果让她稍微回想的话,她会记起「神秘」和他的玩具。他问她是否愿意销售他的公司所制造的一系列假人和娃娃。他解释说他本人是一个表演者并且他的合伙人是个工匠,与他们两个都没有时间去出售货物所以正在四处寻找某个可以帮他们销货的终端。这听上去是笔不错的交易,所以潘妮洛碧答应了,接着「神秘」去印制了传单。然而,当她实际看到商品时,她心中的不安开始加剧。

"它们并没有问题;制作也相当出色,但我发现它们让人不安。它们也让我心神不宁。当我将它们放在店里时上门的客人明显变少了。一个绅士买了一个,接着打了电话给我问他能不能换一个别的东西。我欣然同意,但他从未再度上门。"

她把它们从店里拿走,并且告诉「神秘」这笔交易取消。他似乎对于钱完全没有兴趣,只在意卖出去了多少。他们起了争论,但她非常坚持这点,于是「神秘」他拿走了存货。从那之后她就没有听过他的消息了。

她不知道其他关于「神秘」可能的商业关系。她会祝调查员好运。如果PL猜测她与「神秘」之间有什么阴谋,并且太过粗鲁或打算闹事的话。麦卡利小姐可能不会给予他们帮助。在这种情况下,她会叫他们滚出去。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她就会打给警察。



【代理商】

跟着代理人的传单走的话会找到卡鲁瑟斯与斯梅德利的办公室,戏剧表演代理人,位于商业区不太繁荣的部份的一栋建筑的三楼。当他们上门时,调查员会发现卡鲁瑟斯在场。他有着肥胖的大腿与咧嘴的笑容,与一切二手车推销员该有的派头与风味。他是个粗鲁的混蛋,除非他感觉可以从调查员身上赚一笔。接着他会邀请他们进入他俗气的办公室 - 以彼此竞争的一排排沾满苍蝇的发霉捕蝇纸与破烂的戏剧海报做为主要装饰。如果交谈的话。卡鲁瑟斯希望成为他们的代理人,因为他迫切需要客户。假使他获得了适当的贿络或其他方向的鼓励,他就会给予调查员他们想要的消息。

卡鲁瑟斯会说「神秘」对他来说是一个迷。他相信这是那个男人的表演的一部份并且相当赞同它,尽管他很失望于「神秘」拒绝了大多数宣传用的噱头。但从卡鲁瑟斯无论如何都能从那里预订货物后,他就不再争辩了。代理人会随意的承认,通常他不会愿意作为业务涉入娃娃交易之中,但「神秘」让他有利可图。他先让了卡鲁瑟斯拿走一些钱,卡鲁瑟斯收取货物的订单并将所有文件都送到码头边的一间仓库。在付现之后,卡鲁瑟斯会给他收件人的地址。他则保留订单与出货的发票,因为这意味着「神秘」无法欺骗他。但在清点它们后他会直接将文件送到仓库。他从没在那里见过任何人,事实上他从没去过那里,并且很高兴能继续这样。

在纠缠过调查员出版书籍、照片、与他们的职业生涯的细节后卡鲁瑟斯会让他们离开。如果他们变的具有威胁性或要求太高,他告诉他们会带他们到工厂并且给他们一个机会,他猜他们是一群匪徒。他会保持三周的低调。空白订单与工厂的地址放在他办公室的抽屉最上层。上头只简单的记载了自计划开始以来所交付货物的数量和种类。见【仓库】项目,细节三。



【玛斯登女士的娃娃】

调查员可能会赶去玛斯登女士那儿调查由「神秘」给予她女儿的娃娃,但至今仍没有任何行动。与被当成礼物的娃娃的遭遇可以被用来设计成结局。如果PL坚持的话KP可以不按顺序运行事件。在模组结束后的事情细节请见"救援玛斯登女士"之下。«(然而下方并没有「救援玛斯登女士」(Lady marden's Rescue)的选项。)»



报纸
通过成功的【图书馆使用】后,调查员发现了两篇相关的报纸文章。

引起公愤
商店的展示品被驱逐

自先前的展览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下被取消后,萨德勒兄弟百货公司(Sadler Bros. Department Stores.)的橱窗至今仍然空着。愤怒的路人声称那些人形模特摆出了恐吓与猥亵的姿势。

萨德勒兄弟的经理蒙塔古先生(Mister Montague)声称这些抱怨是子虚乌有的,因为许多市民说假人在几分钟之内就变换了不同的姿势。他说所有的流言描述的姿势都是冲突的,并且人形模特从那天早上起就没被碰过,即然它只是一场骗局的结果也是不可能的。

蒙塔古先生说:"我相信这种骚动只是某种欧洲当前的政治气候所带来的群众性的歇斯底里的表现之一。”

为了符合与客户间的利益关系,那些令人厌恶的人形被移除,目前正在设计取代它的新衣服。

第二篇报导较小,只提到了在蒙太奇夫人的蜡像馆(Madame Montage's Wax Museum)的一个新展览。这次的展览是关于好莱坞的恐怖片,有三个根据电影的效果而绘制的蜡像:弗兰肯斯坦、德古拉、与木乃伊。"这象征着蒙太奇第一次被委托展示角色而非在签约后自已创造角色展出,据说这些蜡像的品质棒到让管理们无法抗拒。展览从今天开始。"



仓库

一旦意识到仓库的存在,调查员应该把握时间寻找并靠近这个地方。它并不需要闯入«(原文It will not need to be broken into,但我感觉和后文连不上。)»,自从「神秘」开始活动后他没有机会去靠近那个地方。



【调查仓库】

这里没有人在照料。它处于一个如此繁忙的地区,以至于在白天几乎不可能破门而入;如果调查员尝试的话则给他们适当的难度。仓库位于码头和商业区兴隆部份的中间,附近到处都是人。如果调查员可以足够狡猾的话确实能办到,但显然黑暗会提供更好的保护。



【突破】

对周围地区的调查会毫无结果。附近的仓库工人有时会瞥见某些奇怪的人来来去去,与有些存货进出,但在最近新的仓库经营者与本地人之间一直没有联系。这个地方被锁着并且显然是无人看管的。

到了晚上,雾慢慢的漂浮在这栋三层楼高的建筑周围。这个仓库有两道出入门口和六个窗户。四个窗户在着建筑物的侧边(每侧两个),另外两个窗户则一前一后。全部都十分长,并且占了相当大的面积。在仓库右手边的窗户可以进入办公室。其他的至少高于仓库存储区域的地板有三十英尺。所有的窗户离地面都至少有二十英尺高。

前门被锁了起来并且上头挂了个耶鲁锁(19点【STR】)。而后门是用来送货的。这个停泊区有12*12英尺与一扇挂有着嘎嘎作响的百叶窗的门,当它被打开时有25%的机会因为它的声响而吸引当地条子的注意力。这里的锁是挂锁(25点【STR】)。



【仓库内】

里面是一片黑暗与洞穴似的地方。堆积在地板上的板条箱组成了一座迷宫。在头顶上,延伸过一段坚固的木制楼梯后,是一个位于建筑十五英尺处的被玻璃窗包围的办公区域。在箱子里与实际上的"他们之间",站着数以百计的人形模特、假人和娃娃。他们看着调查员,他们死寂的双眼反射着调查员的手电筒所发出的光,看起来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调查箱子和库存数量没什么好玩的。如果其中一个假人被被捣毁,一个成功的【侦查】会发现被安置在其中的碎片。这将会促使生物攻击。



【办公室】

在楼上的办公室有几张破旧的椅子、一个有着大量伤痕的桌子与几个古老的文件柜。成功的【侦查】会找到三个东西。

物品一: 找到了一片「自外而来的某物」的碎片。它有着斑点、微微发绿、有着斑驳并遍布它的银色脉络。它被卡入地板之间的裂缝中。

物品二: 一张从加的夫每日新闻(Cardiff Daily News)剪下的剪报。日期是1936年8月5日。



报纸

从上到下

从来自各地的流言都提到了关于兰摩根(Llanmorgan)山谷里有一个从流星上坠落的"陨石"。这个物体,关于它的尺寸差不多和橄榄球大小,它被叙述为看起来是绿色的并且有着斑驳并遍布它的银色脉络。伦敦的格列赞教授,一个著名的学者,将某物带回伦敦大学继续研究。他认为它处于休眠状态并非常安全,尽管它肯定"起源于外太空"。

- 加的夫每日新闻,1936年8月5日



PL们会在这篇在伦敦大学的报导里得知在格列赞教授去世后不久,在某种神秘的情况下,他的妻子忽然消失。那块石头则跟着她一起消失并且从未被寻获。

物品三: 一张记载了在过去两天的出货的销货单。内容如下。

  • 3人形模特给萨德勒兄弟百货公司
  • 12玩具士兵给伦敦西边的埃德加·汉普顿先生(Mr. Edgar Hampton)
  • 6活动木偶给小剧团(The Little Theatre Group)
  • 3蜡像给蒙太奇夫人的蜡像馆(恐怖屋)

在调查员正在里头搜查的搜查过程中,仓库内的生物会开始活化。在调查员到达的十分钟后,它们会开始组成队伍,从他们的箱子里爬出来并坚定地向调查员前进,专注于彻底的消灭他们。一个成功的【聆听】或【侦查】会发现有什么东西正在工厂里移动。如果对任何生物造成任何伤害,那么其余的会进攻。他们会集合起来这么做。



魁儡的攻击

人形会无情的攻击调查员直到它们被阻止。PL很快就会意识侧攻击个别人形是徒劳无功的并且继续打下去的话终究会给调查员带来毁灭。

看到NPC的部份来处理人形模组与假人的行动办法。烧毁这个地方是个显而易见的选择并将摧毁大部份的生物,但调查员必须小心的迅速逃离现场不然纵火指控将随之而来。

如果PL选择逃跑,对这些生物投一个d10,等同于投出数的无脸的、缺乏特征的人形模特会继续在这个模组的其余部分中追杀调查员。其余的将摇摇晃晃回到仓库并平静的等待。KP可以用两种不同的办法来选择狩猎:要么调查员可以立刻意识到他们正在被追捕并且必须正追击者交战;要嘛调查员没注意到,如果这个事件目前发展的太无聊的话、或PL们太拖拖拉拉的话,各式各样的攻击可能在他们身上展开。



善后与调查

PL在应该意识到这些东西构成的威胁。他们手中掌握着找到它们与使它们无力化的线索。如果调查员没有彻底的处理掉仓库,它们可能会在他们前去那里前先来拜访。跟着清单上的不同地址行动是一件简单的事。这可以用任何顺序完成,尽管蜡像馆确实提供了一些高潮的时刻。地址与细节如下。



【萨德勒兄弟百货公司】

人形模特从橱窗里被移除并锁在商店的地下室里。地下室占地很广并摆满了各种小物品(bric-a-brac)与多余的材料。这里有一个维修人员使用的小办公室,其中一人已被人形模特杀死,隐藏在一个大型木箱里的包装材料下面。

人形模特都是真人尺寸的,如果调查员在白天的时候过去并读过报纸,他们也许会希望宣称他们是为了公司所提供的模特而来,并且要把他们带回去并且赔偿萨德勒,如果这样的话,经理蒙塔古会愿意帮忙。他会讲述关于公众所提出的离奇的要求与他们显然是反常的,并把整个事件归咎于政治氛围。

如果他起了疑心的话,他将被证实不会给予帮助,调查员必须制造出某些方法来帮助他。除非他觉得他或他的店可以立刻直接受益,否则将不会帮助他们。他会顺便提到他的维修人员翘班的事,但暗示这个家伙可能是一个醉鬼。

如果调查员在晚上闯入这里,那么把商店的门设定的与仓库的前门相同。这家商店有六层楼高并且KP可能会制造出许多寻常的百货公司会有的障碍 - 在运动部门里的满满网球,在时尚部门的人形模特其向外推的手钩着了调查员的夹克。除非他们看过报纸,不然他们不会知道那些假人是有问题的。所以他们可能会尽相当大的努力才能找到并摧毁它们。

一旦调查员在搜查房屋时搞出过度的噪音就会引来「某物」的攻击,这里有50%的机会「某物」会等待调查员找到它们,或开始穿过商店。如果在白天的话人形模特会一直等待直到调查员独自一人处在地下室的时候。如果这不可能,那么「某物」会试图杀死任何和它们待在一起的人。



【埃德加·汉普顿先生】

埃德加·汉普顿先生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他住在小平房里并以他收集的锡士兵做为他一生的骄傲。他的收藏品被充分的保管在小屋后方的大型日光室里。这里除了摆放着一排排的领导人物之外,也摆放着以花费心血的立体模型所组成的模型战场。埃德加收到的这些新的模型,一共十二个都排在后面,集体围绕着一个大型的模拟加农炮。他们有一英尺高,略大于其他锡士兵。但如此独特的精细作工(埃德加会高兴地告诉任何打来的人并且将「某物」展示给那些有兴趣的)让他只需要将它们添加到自己的收藏中。它们的穿着有着拿破仑一世的风格与鲜艳的红色与白色装饰。

埃德加将被证明对于那些对他的收藏表现出些微的正面爱好的人更有帮助:他会以淡茶与脆饼款待他们并描述这些锡士兵的细节。"每个都代表着英国土地上的大战役!"如果他们出现可疑或有威胁的行为,他会认为他们是收税人。埃德加生活在对于收税人的恐惧中,并且没有正当的理由的相信他们阴谋策划夺取他的收藏并作为他们那恶毒税收的一部分。

调查员将不得不想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将士兵从他的身边带走。不管调查员怎么努力的促使它们动起来,「某物」将彻底的保持毫无生气的状态。调查员可能很快的就会怀疑它们身上有没有任何碎片。它们事实上就像格列赞的玩具一样有生命,但它们等待着调查员的离开。如果有任何威胁的话它们会展开攻击,尽管很小,它们携带着带刺刀的步枪 - 锋利的刺刀固定在它们身上,并且会与他们一起刺击。如果调查员选择在晚上进行攻击,那么将有50%的机会碰到失眠的老埃德加(老人睡不好)。他会猜测可能是是窃贼或收税人并用他值得信赖的猎象枪回应。



【小剧团】

这个木偶剧团经营于靠近泰晤士河边的某个摇摇欲坠的小剧场里。其经理和导演是住在那里的艾丽西亚.布里奇斯(Alicia Bridges)。该剧团收到了六个新的木偶:一个潘趣、一个裘蒂«(Punch and Judy,英国传统木偶剧里的主角)»、一条狗、一位警察、一个小偷与一个乡下人。它们只被用来演出一次就被发现它们令人不满,因为它们不肯对魁儡线做出正确的回应。这些木偶已经被储存在后台并准备返回给制造商。

如果调查员在晚上前来拜访,他们只有在积极的搜索后台区域时才会发现木偶,被用线挂在一个壁橱里。当木偶为了杀死调查员而苏醒过来时,它们拖在背后的琴弦将会发出危险又混乱的噪音。

KP应该将小剧院视为为一个较小版本的宫殿剧院,以便进行遭遇。艾丽西亚就住在旁边的一间小公寓里,由灯光昏暗的走道连接着后方的舞台门。如果调查员闯入,她不太可能听到他们,除非他们发出了一些意外的噪音。她又胆小又神经质。并且会在亲身犯险之前来叫警察过来。

希望能观看演出的调查员可以参加标准的五十分钟表演。它每天重复三次,在下午两点、四点、七点。该表演由标准的木偶角色、重新编排的人气节目如潘趣与裘蒂、与几个熟悉的童话故事组成。与艾丽西亚交谈的调查员会发现她很乐于助人并友善,除非她发现他们计画对这个剧团造成某些伤害。她非常保护她的剧团。

她相信新的木偶是有瑕疵的,并且她主张它们有发出某种让她难以定义的令人不快的感觉。她解释她昨天派某个人到工厂以将「某物」领回,但那里没有回覆。当他听到从仓库发出的奇异声音时,那个男孩受到惊吓并逃了回来,完全处于恐惧之中。如果调查员表示要回收木偶的话她会十分放心,只要他们让她相信她会得到补偿。她担心她的剧团资金不足。

木偶本身更喜欢在它们的身上的弦已经从悬挂着它们的保管箱里脱落后再进行攻击。根据调查员的行为选择最戏剧性的适当时机。



【蜡像馆】

白天或晚上对于在蜡像馆冒险并无区别,在蜡像被展示与调查员来访之间,有一件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新的蜡像是如此的让人害怕,以至于博物馆被迫关闭。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这个案件,并且博物馆不能开张直到他们同意里头的展示物不会让大众过于不安为止。顾客所受到的惊吓是由于蜡像动了起来,但人们以夸张的歇斯底里方式来记得了这件事。这一切都应该经由康斯坦丁.帕克斯(Constable Parkins)来叙述给PL知道,他是那个现在在博物馆外站岗,确保那些"残酷与好奇"的家伙们无法闯入这里的人。

这个博物馆没有后门,只有窗户。一名警察会昼夜值班。调查员必须特别聪明或冷酷才能在不会被警方扣留的情况下进入那个地方。KP必须判断伦敦的警察会怎么做,尽管在电影中的警察通常是愚蠢并容易受骗的。这里可能用一点小费来通过有助于调查员获得好感。一旦进入,博物馆是一个被分割成四个部份的长型单层式建筑,并且在四个部分的下方有一个共通的狭长的地下室。

在大楼的前端是门厅,在那里立着一个售票亭与一个欢迎用的蜡像被描绘着优雅的夜晚 - 适合一对夫妇带着孩子来参观。即使在白天,这个地方也是阴沉和黑暗,因为它已被强制关闭。从门厅那有两扇重要的门。一个是锁着并且闩上了的重型铁门(18点【STR】)通向地下室,另一个通向展示厅。唯一的窗户是那些通向门厅的,其余的都被封起来,以提供适当的人造环境来使蜡像达到最好的高亮效果。因此,调查员必须按顺序在一个个房间中移动,除非他们进入地下室,经由穿过它以进入后面的房间。展示厅与地下室如下。

一号展示厅: 历史厅。这里的舞台造景描绘了许多历史人物和时刻。纳尔逊与哈迪«(霍雷肖·纳尔逊(Horatio Nelson)与汤马斯·哈迪(Thomas Hardy))»、亨利八世、伊丽莎白一世、拿破仑、克丽欧佩特拉与马克·安东尼。没有读过报纸上的故事的PL会怀疑这里的蜡像都是会动的。KP应该努力通过来自于蜡像(像亨利或拿破仑)双眼里的反射的光芒与暗示他们可能才刚移动过让他们保持紧张。这个房间通向二号展示厅«(虽然没有说不过应该是以此类推)»

二号展示厅: 热门收藏。歌手与电影明星都在这里 - 盖博与伦芭«(克拉克·盖博(Clark Gable)与卡萝·伦芭(Carole Lombard))»、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与受欢迎的英国音乐表演者与经典人物像珍珠王(Pearly King)(伦敦的音乐厅角色,穿着覆盖着假珍珠的黑色西装)与理发厅四重奏(barber shop quartet)

三号展示厅: 流行展示。博物馆的这个区域变换的最为频繁。当前展示的是战士和野蛮人。让人害怕的,持有着大的吓人的武器的蜡像以俯临的姿态占据了展示区:维京掠劫者(Viking marauders)、亚瑟王,兰斯洛特与高文、与乘着她染血战车的布狄卡女王。这些蜡像看起来非常有威胁性,他们的武器在PL们通过这个地点时会看起来非常尖锐并危险。如果没有成功的通过【DEX】检定的话,剑可能会勾住夹克。

四号展示厅: 恐怖屋。这里是现实生活中的恐怖,像开膛手杰克、伯克和海尔(Burke and Hare murders)«(提一下这两人做的事,在历史上那个时代的解剖学开始兴盛,但也因此对解剖学用的人体有了需求。他们两人一开始是贩卖尸体给医学院赚钱的混混,后来因为挖了太多尸体与新鲜度的问题而变成杀人贩尸的杀人狂,后来伯克被判死刑,他的遗骨至今仍被完好的保存爱丁堡大学的医学院里,让后人可以知道他们对解剖学的贡献与他们的残暴罪行。而海尔则被放逐,从此之后下落不明。)»、人体入侵者«(the body snatchers,整着不同翻译名称并先后翻拍过四部的作品,其中又以1978年的那部最有名。)»与弗兰肯斯坦的怪物、德古拉伯爵和木乃伊擦身而过。最后的这三个是经由仓库送来,被碎片所操从的蜡像。

在调查员搜索的时候,一个成功的【侦查】会揭示一个恶劣的惊喜:一个大大的,大半是空的袋子,它的底部有着少许的银色碎片。这个袋子皱巴巴的,好像是最近才被塞满过。某个人(其实就是神秘先生)已经提早到了这里并且将碎片塞入了所有的蜡像之中。一但调查员到达了恐怖屋,蜡像就会开始攻击。但在这个地方的每个蜡像也会如此。它们一共有40个。

有两种方法离开恐怖室,回到展示厅或者打开一个秘门(需要【侦查】找出)并随着一道狭窄的台阶进入地下室,然后穿过地下室并通过锁着的门到达门厅。

地下室: 这里是博物馆的用来制造大多数(那些不是从古怪的仓库中被带来的)蜡像的工作室。除了大桶的蜡和桶装的石蜡油外,还有着原型蜡像、头部和躯干存在。这些复制品没有被装载碎片,但在被肢解状态下确实非常让人害怕。不用话,这个区域有着可怕的易燃性,这可能会给调查员灵感,但记着如果火灾发生,蜡像将继续攻击直到它们熔化,将会对调查者造成燃烧伤害,以及正常的冲击和重击攻击。



【神秘的行动】

无论最后与PL在哪相遇,「神秘」都会等在那里等待着面对他们。他会将传送门箱子隐藏在最终地点外头的阴影中,并希望调查员在意识到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就被吸进去了。

在他们思考关于「某物」的事情,或对它做出反应时,他发动了一次物理攻击来杀死他们。如果失败了,他会离开并逃到了多琳的住所,把他们吸引过来,相信「自外而来的某物」的力量足够消灭威胁。

如果他们毁灭了「神秘」,那么他们将透过更加超自然的方式来知道「自外而来的某物」的位置。当「神秘」的身体被毁坏时,在他体内的伟大的大块太空存在的残片将会努力的制造出一条与「某物」的连结。有着最高【POW】的PC将会被选上。

这个链接会立刻让他们透过被捕获的赫伯特·惠比特的眼晴看到他在躺着的情况下逐渐被「自外而来的某物」给掩埋。惠比特几乎死亡,并发出了垂死挣扎的呐喊来帮助调查员。这个呐喊在调查员的思想中烙下囚禁着赫伯特监狱地点那不可磨灭的画面。「自外而来的某物」会了解它与还活着的人取得了联系,并尝试支配调查员。

初次接触会让调查员失去1d3/1d6点SAN值。接着,如果他们继续做着相同的事情的话,调查员将不得不与该生物的进行基于对抗表的【POW】对抗。由于这只是一个碎片所以【POW】低,只有7。如果调查员被这个存在控制,他会转身面对其他调查员并消灭他们。

如果调查员发狂并且不被「某物」所控制,在一个成功的【灵感】检定后,他会以混乱的方式提供关于在哪里可能找到「某物」与和它在一起的赫伯特的连接。



玩具制造者的宫殿

无论调查员是否击败了「神秘」,以下关于玩具制造者的宫殿的部份基本上都相同。



【规划图】


一楼: 包括多琳的展览室。这里有些与调查员先前碰到的一样的奇怪娃娃、假人与木偶。但数量上更多。实际的工作区很小并且狭窄的排了一排排的架子。在商店后方那里有着十个大型货架。一旦调查员进入,「某物」会就从这里出现并阻止他们。最明智的办法是直接跟随着前厅和前门的楼梯走上去。大厅十分狭窄并通往后门。前门与后门都没有上锁。

楼上: 一个小房间。在这里多琳勉强的度过每一天,她是「自外而来的某物」的奴隶,制造越来越多的生物并只吃让她能继续为「某物」工作的最低限度的食物。这个地方是黑暗并肮脏的,并且被「自外而来的某物」长成的巨大块状物给占据,它现在长到了35点【SIZ】的大小。「某物」透过魁儡的谋杀行为将能量储存于内部。它正为了那个让它相信会使它返回昔日的辉煌的仪式做准备。多琳是这个仪式的渠道。一旦楼下发生了战斗,「某物」就会开始进行仪式。多琳结结巴巴的用着怪诞的音节唱出那非人类的咏唱。



【仪式与后果】

仪式从它将被困在自已体内的赫伯特·惠比特的最后一些生命抽出开始。目睹赫伯特的困境的调查员会失去1/1d6点SAN值。仪式一旦开始,就只能经由多琳死去或失去意识而停止。

如果仪式在完成前停止。仪式所需的力量会反噬「某物」。这会粉碎它,让碎片散射«(可能有散射伤害)»并将它削弱到第一次被发现时一样«(结合上下文,作者想说的应该是石头本身只是肉体,附着在上头的「某物」的精神体类似电力,所以在重创了「某物」的精神之后散射出的碎片都是无电量,但先前制造出的魁儡则被灌输了电力所以还可以继续用,但其实我也搞不清楚,KP心证吧。PL们可能会捡垃圾捡的很辛苦,而且总会漏了一片(立Flag)。)»它仍是有知觉的。但并没有足够的【POW】对调查人员发动攻击。由于每个碎片都是一个小型的「某物」,所以装有碎片的假人会继续攻击。多琳仍然与「某物」连结在一起,但透过距离可以隔绝影响,然后使用【心理分析】可以打断她的连结并让她恢复理智。

如果仪式完成,「自外而来的某物」注定会失败。因为它无法重生为旧有的它,它只会变成一个越来越大的碎片,就像它落在地球之后的样子。经由仪式的诱发,它的【SIZ】会加倍成为70。它的大型面积会有效地堵塞上层的大部分区域。但它的【POW】将会临时耗尽(直到魁儡杀死更多的人)。在愤怒中,它会试图发挥它过去作为整体时的心灵力量,并因此毁灭自己。这事实上也同样会毁灭它的魁儡。由此带来的启示录般的爆炸和粉碎会对在建筑物之内与其外约400公尺(四分之一英里)内的一切造成10d6点的伤害,这对调查员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娃娃的攻击】

如果多琳被被阻止并且仪式停止了,那么攻击调查员的第一个娃娃就会与被送给玛斯登女士的女儿的娃娃一模一样的可爱女孩娃娃。这是最后遗留下的碎片(如果他们以前没处理过的话)。«(我怀疑到底是我还是作者有问题,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要KP暗示PL还有一个要杀.......如果他们没有跳过之前的事件的话。)»因此他们必须在它试图夺走另一个活物的生命并开始复活「自外而来的某物」之前消灭它。在最后的玩偶已经被消灭后,扫除和击败威胁的结果请见下方的"最后的结局"。



【玛斯登女士的恐怖】

前去拜访玛斯登女士的调查员是幸运的。这一家人出门旅行并且把洋娃娃留在家里了。管家记的他们扔下了它,自从小女孩开始讨厌它并(正确的)责怪它杀死了她的宠物狗。如果他们能证明「某物」是一种威胁,调查员将被管家带到小女孩的卧室«(好吧,作者你真内行。)»。因为管家也同样不喜欢那个娃娃并且很高兴能帮助他们摆脱它。

房子是一个带有哥德式风格的维多利亚多层式宅第。假设某人可能希望做的每一项活动都存在着一个大型的宽敞房间:吃饭、抽菸、阅读都有自已的房间;这里有着多个卧室和一个大型的厨房。一旦娃娃发现调查员过来抓它就会躲到厨房去。



【娃娃的终点站】

一旦调查员到达,娃娃就会悄悄走出卧室并走下楼梯。这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并且进入房子的调查员很快就会看到「某物」冲进了厨房。这个生物很小并且非常快。就像「神秘」一样,在它内部有着大量的「自外而来的某物」,让它快速并敏捷。

娃娃会因为那里有武器可用而回到厨房。一旦到达那里,娃娃会抓起一把雕刻刀并且躲在工作台下面。

它会将刀投向第一个推开门的调查员。然后娃娃向上冲刺,把厨房的抽屉甩在地上并且抓住一把刀并滑过瓷砖,然后蹲在桌子底下。如果KP有这种倾向并且调查员足够无能,那么这个猫捉老鼠的比赛就可能在这里房子里发生。娃娃会利用小型的尺寸来制造出闪电般的伏击,然后它会快速的逃离。在调查员受到一次攻击之后它就会不见了,他们必须再次将它找出来。

别低估恐怖的「某物」那又小又快的身体里的战意,与它的恶意和大大的刀子。如果「某物」逃脱,那么调查员将知道迟早它会再次杀戮并且无论「自外而来的某物」做了什么,它终究都会成长。因此,在模组结束时,他们的SAN值奖励就会减少。



最后的结局

一旦调查员处理掉了娃娃和「自外而来的某物」,他们仍然面临着「某物」的碎片。如果有机会的话,它们会挑起新一轮的谋杀狂潮并试图再次变的完整。KP应该确保调查员捡走了所有的碎片,让他们过侦查。他们必须处理碎片。它不会燃烧。把它们扔到泰晤士河或把埋在地下可以有效的隔绝「某物」的威胁。KP应该判断什么样的措施可以阻止它们复活并再度行动。

摧毁「某物」与娃娃的调查员,如果让多丽丝(Doris)«(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她没有出现过,KP喜欢的话可以把她当成多琳)»活下来则可以得到1d20点的SAN值,并且下面做到的每件事都会失去1d4点的SAN值:杀死多丽丝、离开并让玩偶与碎片继续活跃、没有收集到「神秘」的盒子并摧毁它。«(我第一次看到SAN值奖励和复足(没有)差不多的模组,再一次的,KP心证吧。)»



NPC

「自外而来的某物」
SIZ35 POW19 INT14
每个独立的碎片都只有1点【SIZ】与【POW】,并且除非放在某物里,否则他们会蛰服起来。他们有着相同的智力。对于这些假人的每十次谋杀都会让母体增加1点【SIZ】。这个存在没有HP,只能以模组中提到的方法进行销毁。


人形模特、娃娃、假人与木偶

这些是由「自外而来的某物」的碎片给予生物创造出的东西。当「某物」的碎片被放入物体时,它会缓慢地伸出纤维性触须并遍布整个物体。很快的,当它将足够的触须放置在物体上时,它就能控制它并动作。这些碎片只能够在中空或以柔韧的材料,如木材或蜡组成的物品上使用这种效果。这些效果只适用于简单的机械性作用(碎片不能给予汽车或船只生命)。

对于子体存在的统计表,共分为三个部份:大、中、小。任何从身体上切断的肢体将失去生命。但「某物」们并不需要担心因为失去HP而失去意识。他们会继续攻击直到HP归零。除了「神秘」与小女孩娃娃外,如果「某物」已经有了武器那么他们会使用它。如果没有的话它们会用拳头代替。他们同样可以撕裂。如果两次攻击都成功并且接着再过一个擒抱,这些生物可以从调查员身上撕下肢体并由于休克和失血造成双倍的物理伤害。虽然他们必须先以自已的【STR】在对抗表上成功对抗调查员的【CON】

KP也应该记住,一些模组将比其他的更容易受到伤害,这取决于它们构建的物质。蜡会燃烧的非常快,木制假人需要更长的时间行动。


子体


   STR CON SIZ DEX POW HP* DB
 01 15 11 15 15 05 13 +1d4
 02 17 16 18 12 02 17 +1d6
 03 13 16 14 15 03 15 +1d4
 04 15 11 13 13 02 14 +1d4
 05 16 16 15 14 07 16 +1d4
 06 12 15 18 15 03 15 +1d4
 07 10 12 14 13 00 13 +1d4
 08 13 11 15 12 06 13 +1d4
 09 14 14 15 13 06 15 +1d4
 10 15 14 14 15 03 14 +1d4
MOV:8


   STR CON SIZ DEX POW HP* DB
 01 12 12 04 18 05 08 -1d4
 02 11 09 07 17 02 09 0
 03 13 13 05 18 03 09 0
 04 13 10 06 16 04 10 0
 05 13 09 05 16 07 09 0
 06 14 10 05 14 03 10 0
 07 14 13 06 17 05 10 0
 08 13 15 08 16 06 11 0
 09 14 15 05 17 06 10 0
 10 11 12 04 16 05 08 -1d4
MOV:6


   STR CON SIZ DEX POW HP DB
 01 01 07 01 18 05 04 -1d6
 02 02 03 01 15 06 02 -1d6
 03 04 09 01 18 05 05 -1d6
 04 03 05 01 14 06 03 -1d6
 05 03 06 01 15 07 04 -1d6
 06 04 06 01 18 08 04 -1d6
 07 02 07 01 16 09 04 -1d6
 08 03 08 01 15 05 05 -1d6
 09 03 08 01 16 06 05 -1d6
 10 04 09 01 18 08 06 -1d6
MOV:4
技能:躲藏40%、追踪10%、潜行35%
武器:攻击30%,伤害1d6
   武器35%,按武器类型
   擒抱30%,特殊
*HP必须归零才会完全被破坏,武器会正常造成伤害。


神秘先生
STR:14 CON:14 SIZ:16 DEX:20 APP:18
INT:14 POW:12 EDU:n/a HP:15
DB:+1d4
MOV:10
武器:拳击65%,伤害1d3+1d4
   脚踢55%,伤害1d6+1d4
技能:攀爬60%、闪躲60%、躲藏80%、跳跃55%、聆听45%、潜行60%、侦查55%。
神秘先生里镶入了「自外而来的某物」的最大碎片,因此它的可活动性超越了其他的娃娃。


小女孩娃娃
STR:08 CON:06 SIZ:03 DEX:16 APP:08
INT:14 POW:11 EDU:n/a HP:05
DB:-1d4
武器:菜刀65%,伤害1d6-1d4
   啃咬65%,伤害1d6-1d4
技能:攀爬85%、闪躲75%、躲藏80%、跳跃65%、潜行80%、侦查45%、投掷65%。


多琳.格列赞
STR:09 SIZ:10 CON:06 DEX:18 APP:10
INT:14 POW:03 EDU:13 SAN:0 HP:08
DB:0
武器:无
技能:制造娃娃90%、服务存在86%、闪躲27%。
多琳没有防御策略可言,并且不能自己思考。随着存在在计画逐渐增强,她几乎成为它的附属物。



调查员们


汉弗莱.阿斯里奇(Humphrey Astridge),舞台魔术师,47岁
STR:10 CON:15 SIZ:12 DEX:16 APP:14
INT:14 POW:10 EDU:13 SAN:50 HP:11
DB:0
武器:拳击/厮打50%,伤害1d3
   剑杖40%,伤害1d6
技能:议价20%、信誉25%、快速交谈25%、躲藏25%、聆听40%、机器维修40%、神秘学15%、偷窃70%、高谈阔论50%、侦查35%。
语录:"阿拉-卡-赞!(Ala-ka-ZAM!)"
惊奇的阿斯里奇是一名艰苦奋斗的舞台魔术师。今年47岁,开始对自已逐渐下滑的职业生涯产生怀疑。他从未真正达到巅峰,而且他的生命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小规模聘用。他乐于接受在庆祝里的表演机会作为他急需的曝光机会。


卡拉.胡佛(Carla Hoover),舞者,20岁
STR:07 CON:10 SIZ:11 DEX:15 APP:17
INT:13 POW:11 EDU:14 SAN:55 HP:11
DB:0
武器:脚踢50%,伤害1d6
技能:乔装40%、信誉35%、舞蹈70%、闪躲55%、快速交谈35%、摄影15%、歌唱35%、说法语25%、躲藏35%。
语录:"这就是活着。"
一个有时会屈服于额外金钱的诱惑而在她的表演途中脱掉古怪戏服的年轻舞者。卡拉活泼并热情。她没有工作的够久以逐渐厌倦它,她视庆祝为一个找到她有钱的赞助商的机会与让她在更体面的场所表演的有利条件。


伯纳德·比顿(Bernard Beeton),腹语师,32岁
STR:13 CON:09 SIZ:15 DΕΧ:12 APP:10
INT:16 POW:11 EDU:15 SAN:55 HP:12
DB:+1d4
武器:棍棒(假人)40%,伤害1d8+1d4
技能:议价15%、快速交谈25%、机器维修30%、 操作假人80%、躲藏25%、聆55%、歌唱20%、投掷25%、腹语术*90%。
*为了描述这个特别的技能,请翻阅这本书里的"远古纳粹侏儒萨满"这个模组。
语录:"我们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不是吗?恰寇斯(英译有咯咯轻笑的意思)"、"当然,Boss。"
腹语师是个带着他的假人恰寇斯,并认为他已经准备好迎接大日子了的人。伯纳德32岁并且有点不切实际,总是认为他与那个给他带来财富和名声的聘用只有一步之遥。现在他觉得庆祝就是那个聘用并且没有事情能阻止他靠近梦想。他有一个令人不安的习惯,他会和他的假人说话,就像它是个真人似的。


巴斯特.丹迪(Buster Dadoy),喜剧演员,32岁
STR:09 CON:12 SIZ:17 DEX:13 APP:11
INT:14 POW:13 EDU:16 SAN:65 HP:15
DB:+1d4
武器:笑话10%,进行SC作为伤害(damage san roll)或因为被搞的糊涂而停止三轮的行动。
技能:讲笑话10%、议价65%、汽车驾驶45%、聆听15%、潜行50%。快速交谈65%、心理学45%、侦查60%、投掷55%。
语录:"不...等等...这样不对....."
一个糟的可怕并擅长胡吹乱侃的喜剧演员,巴斯特与他自以为的有趣程度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以为自已做的很好并只是错失了好运,但实际上好运一直在避开他,因为他惊人的缺少天赋。


旺达.星尘(Wanda Stardust),女巫,39岁
STR:12 CON:11 SIZ:13 DEX:11 APP:10
INT:15 POW:17 EDU:13 SAN:85 HP:12
DB:0«(这里应该是+1d4)»
武器:拳击65%,伤害1d3+1d4
技能:占星术45%、快速交谈40%、急救40%、高谈阔论55%、侦查65%、心理学85%、说法语50%。
语录:"在其他的世界里有着极大的干扰。"
旺达是一个透视能力者,有着相当有限的力量。她更像个魔术师而非真正的灵媒。少许的疯狂与一个真正相信有着自外而来的力量的人(A little scatty and a true believer in powers form beyond),虽然如此她仍努力于自已的舞台生涯并且真的打算出人头地,如果没有那些例行性的怀疑她的世界的怀疑论者存在的话。


格斯·戈尔曼(Gus Gorman)«(注,这也是超人3里的反派名字)»,博闻强记之人,47岁
STR:15 CON:12 SIZ: 12 DEX:10 APP:13
INT:16 POW:13 EDU:19 SAN:65 HP:12
DB:+1d4
武器:拳击75%,伤害1d3+1d4
   脚踢55%,伤害1d6+1d4
技能:会计学25%、植物学20%、快速交谈45%、历史65%。图书馆使用50%、高谈阔论35%、冷知识87%«(真87)»、吓唬观众80%
语录:"嘿,你知道吗?"
英国音乐厅的"强记之人"是个讨论冷知识的夜晚,一本人类百科全书,尽管他惊人的记忆力比起真正投入在知识与学术中,更多的用在体育、娱乐、与其他冷知识上。格斯是个健壮结实并直接的人,无论是在台上或台下他都喜欢炫耀自已的知识。
« 上次编辑: 2017-10-01, 周日 00:32:25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