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三】亲切友好的厮杀  (阅读 981 次)

副标题: 你的解离术把她的衣服烧了一个洞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6.24 第??次记录
本人睚眦必报
劇透 -   :
20:07:52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冲破奇怪的拜伯里幻象之后
20:07:52 <<莫尔度>> 来到了一片荒无一物的原野上
20:07:52 <<莫尔度>> 在一个斜插进大地当中的巨大钻头状物体内,你们遭遇了一个看起来有些不同的……夺心魔
20:07:52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09:43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在主物质界和这样的种族打过交道吗?有的话我就不再跟你们详细介绍了]
20:10:04 <<莫尔度>> 身穿厚重盔甲的夺心魔站在打开的舱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们
20:10:26 <<叶米·普拉托>> [没见过]
20:10:23 <<福克斯·龙心>> [不知所措,瑟瑟发抖]
20:10:25 <<夺心魔>> [你们上来吧]
20:10:34 <<莫尔度>> 你们脑海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20:10:49 <<福克斯·龙心>> 陷入沉思
20:11:07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姑且按他说的办]
20:11:0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率先上去
20:11:16 <<福克斯·龙心>> 跟上
20:11:26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不是他下来……”跟上
20:11:29 <<莫尔度>> 你们准备怎么上去?飞行吗?
20:11:51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一定要小心,对他,或者说整个夺心魔种族来说,我们都是劣等生物]
20:11:56 <<莫尔度>> 舱门距离地面有几十英尺
20:12:02 <<阿加萨·恩沃尔>> [但是咱怎么上啊]
20:12:05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他很可能不是以平等的眼光看我们]
20:12:0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1级星质构装体
20:12:05 <<罗西亚·拉法姆>> 特性飞行
20:12:31 <<叶米·普拉托>> 试图和罗西亚一起上去
20:12:31 <<福克斯·龙心>> [我猜是看史前生物的眼光]
20:12:34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咱看他眼神就看出来并不是什么良善了]
20:13:14 <<莫尔度>> 星质构装体抱起了罗西亚和叶米
20:13:37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怎么样?等我再派它下来接你们?]
20:13:48 <<福克斯·龙心>> [好主意]
20:13:14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接着带咱飞吧]
20:13:43 <<切希尔·柳哨>> [你看我现在像是会飞的样吗]
20:13:40 <<阿加萨·恩沃尔>> [哦你变回来了……]
20:13:4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指挥它飞到舱门口
20:14:18 <<莫尔度>> 星质构装体把你们分批带了上去
20:14:18 <<莫尔度>> 看着星质构装体,夺心魔点了点头
20:15:03 <<夺心魔>> [跟着我来]
20:15:17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上
20:15:21 <<阿加萨·恩沃尔>> 跟在后面
20:15:27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他是你亲戚吗]
20:15:29 <<福克斯·龙心>> 跟着
20:15:34 <<切希尔·柳哨>> [都不用嘴说话]
20:15:48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心灵感应是灵晶仆给的……他的话就不好说了]
20:16:24 <<叶米·普拉托>> 跟着
20:17:12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最好不要表现得太聪明……这个种族是吃脑子的,越有智慧的脑子他们越爱吃]
20:17:15 <<莫尔度>> 你们跟随夺心魔走进了舱门当中
20:17:15 <<莫尔度>> 随着你们的进入,背后的舱门自动关上了
20:17:28 <<罗西亚·拉法姆>> [嘛……虽然这么说,我都已经在他面前显能了呢]
20:18:20 <<夺心魔>> [你们可以放心,现在你们的大脑还有用处]
20:18:36 <<切希尔·柳哨>> [其实再怎么表现也不聪明]
20:18:51 <<阿加萨·恩沃尔>> [这句话咱怎么感觉就是将来就可以不放心了]
20:19:06 <<叶米·普拉托>> [还好我是个笨蛋]
20:19:29 <<福克斯·龙心>> [还好我是个笨蛋]
20:19:40 <<莫尔度>> 你们走在一个圆柱形的隧道当中,四周的墙壁洁白无瑕
20:19:40 <<莫尔度>> 都是由不知名的材料构成的
20:20:07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是为了情报吗……话说回来,就我所知,对你们而言即使不用这么复杂的步骤,你们应该也有更加便利的情报提取方式吧]
20:20:0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手触碰墙壁体验感觉
20:20:32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把这里的样子和尤卡大学的人造半位面对比一下
20:20:46 <<叶米·普拉托>> 东张西望
20:20:50 <<莫尔度>> 隧道呈现微小的弧度,夺心魔巨大的盔甲踏在上面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20:20:50 <<莫尔度>> 墙壁摸起来几乎是绝对光滑的
20:20:50 <<莫尔度>> 切希尔觉得,尤卡大学的人造半位面看起来只像是建造在另一个空间的常识性建筑
20:20:50 <<莫尔度>> 但这里却更加难以理解
20:22:07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好高端,像是几百年以后]
20:22:14 <<罗西亚·拉法姆>> [真是神妙……这就是师傅在追寻的那种东西的冰山一角吗]
20:22:20 <<切希尔·柳哨>> [???]
20:22:20 <<切希尔·柳哨>> [没见过这种样子的建筑,我还以为希尔特是最时髦的地方呢]
20:22:31 <<夺心魔>> [非常遗憾的是,这艘螺壳舰的灵池存量已经所剩无几了]
20:22:37 <<莫尔度>> 夺心魔回答罗西亚说
20:22:59 <<阿加萨·恩沃尔>> [这俩地方都不是一个位面的吧]
20:23:13 <<夺心魔>> [所以,无论是思维提取器还是脑罐都处于暂时无法工作的状态]
20:23:25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如此,难怪会被困在这种地方]
20:23:27 <<夺心魔>> [所以我没有办法直接提取你们的大脑]
20:23:27 <<夺心魔>> [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
20:23:43 <<切希尔·柳哨>> [听到了很奇怪的名词]
20:23:47 <<阿加萨·恩沃尔>> [还真是坦率而直白的发言]
20:24:06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好……好可怕啊,我们跟着他进去真的没问题吗……]
20:24:20 <<切希尔·柳哨>> [你已经进来了]
20:24:35 <<阿加萨·恩沃尔>> [逃不掉了]
20:24:50 <<福克斯·龙心>> [如果我们配合希望你能放过我]
20:24:52 <<叶米·普拉托>> [反正就算吃也是最后吃我]
20:25:24 <<罗西亚·拉法姆>> [时势所迫,不得不顺势而为,对我们是,对他也是]
20:26:05 <<切希尔·柳哨>> “所以你想问什么?”
20:26:06 <<莫尔度>> 在穿过这个圆弧形隧道之后,夺心魔带领你们来到了看上去空无一物的墙壁前面
20:26:06 <<莫尔度>> 然后他直接从墙壁上穿了进去
20:26:30 <<阿加萨·恩沃尔>> [……???]
20:26:30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往那面墙壁伸手
20:26:54 <<莫尔度>> 罗西亚的手也穿了进去
20:27:05 <<罗西亚·拉法姆>> [没问题,看来是可以过的]
20:27:0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去
20:27:07 <<叶米·普拉托>> [这么神奇的吗]
20:27:15 <<阿加萨·恩沃尔>> [原来如此]
20:27:15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跟在罗西亚后面过去
20:27:49 <<莫尔度>> 你们穿过了这面墙壁,进入了一个球形的小室内
20:27:53 <<福克斯·龙心>> 跟
20:28:22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你很喜欢圆和弧形啊”
20:28:41 <<莫尔度>> 在大量的白色色调的仪器当中,夺心魔站在那里
20:29:04 <<夺心魔>> [人类,你一定要靠振动来传达信息吗?]
20:29:04 <<夺心魔>> [因为这是最有效率的建筑方式]
20:30:11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人类是没办法自己进行心灵感应的,所以主要依靠振动传达信息的他们即使有了心灵感应的手段仍然会不自觉地采取原来的沟通方式]
20:30:23 <<夺心魔>> [那么,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隔离室]
20:30:30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是习惯,习惯就好]
20:30:34 <<切希尔·柳哨>> “解释得很好,罗西亚,对我来说还是这样比较方便”
20:30:34 <<切希尔·柳哨>> “你觉得吵的话我就小点声”
20:30:45 <<夺心魔>> [在灵池耗尽的现在,即使是螺壳舰的外壳也很难完全隔离这里的大气影响]
20:30:45 <<夺心魔>> [在这里我们就能尽情谈话了]
20:31:42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外面不能?我没听明白……”
20:31:45 <<罗西亚·拉法姆>> [即使是以螺壳舰的先进也依然需要专门制作一个隔离污染的空间吗]
20:31:53 <<莫尔度>> 听到夺心魔的话,你们似乎也觉得在进入这个球形室内之后,自己似乎变得冷静了一点
20:32:04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外面大气中含有污染吧]
20:32:22 <<夺心魔>> [仪器检测出,这里的大气当中,含有非常高浓度的正能量]
20:32:23 <<叶米·普拉托>> “是,是这样吗”
20:32:36 <<阿加萨·恩沃尔>> [原,原来如此]
20:33:12 <<切希尔·柳哨>> “我还以为正能量是好事呢……对了,之前还有那种正能量不死生物,也不都好”
20:33:16 <<罗西亚·拉法姆>> [……正能量的话,按这边的这位所述,似乎应该称其为腐败正能量?]指托马斯
20:33:17 <<夺心魔>> [最好不要待在那样的环境当中太长时间]
20:33:45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呃……我之前确实也感觉到了,这里和正能量位面有点像……]
20:33:45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20:33:58 <<福克斯·龙心>> [这里居然是正能量吗!]
20:34:30 <<叶米·普拉托>> [完全感觉不出来!]
20:34:34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都是艾略特做的那个实验的产物吧……叫污秽之血的东西]
20:34:34 <<夺心魔>> [那么,你们可以说出你们知道的信息了]
20:34:34 <<夺心魔>> [这里位于哪个位面?哪个晶壁系?什么时间线?]
20:35:43 <<切希尔·柳哨>> “??”
20:36:11 <<阿加萨·恩沃尔>> [???]
20:36:17 <<夺心魔>> [不清楚具体含义吗?]
20:36:22 <<罗西亚·拉法姆>> [嗯……]试图对这个时空之门中的世界过一个位面知识
20:36:22 <<福克斯·龙心>> [你大概需要先给我们提供一下如何描述这个问题的样板]
20:36:30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是,不知道答案是否正确]
20:36:52 <<切希尔·柳哨>> “我们原本在一个叫莫尔格瑞的地方,但这个地方是不是莫尔格瑞就不知道了”
20:37:01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我们是通过了某个时空扭曲的入口才进来的]
20:37:05 <<夺心魔>> [准确的来说,这里还是托瑞尔吗?]
20:37:21 <<切希尔·柳哨>> “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20:37:24 <<阿加萨·恩沃尔>> [托瑞尔又是哪来着]
20:37:25 <<莫尔度>> 过一个位面知识
20:37:37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22  = 3+22  = 25
20:37:48 <<叶米·普拉托>> “没听过”
20:37:54 <<夺心魔>> [……看来我高估了你们的知识储备]
20:37:54 <<夺心魔>> [你们把自己来自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都详细阐述一下吧]
20:38:38 <<切希尔·柳哨>> 辛迪过一个位面吧
20:38:45 <<切希尔·柳哨>> 16
20:39:02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16  = 8+16  = 24
20:39:31 <<莫尔度>> 要回答关于时间的问题,请过一个历史知识
20:39:43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将幼年那短暂的主物质界生活时光忽略不计的话,我算是魔域人]
20:39:50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疯癫洞察,投出了:(16)+7  = 16+7  = 23
20:40:00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历史,投出了:(16)+8  = 16+8  = 24
20:41:05 <<罗西亚·拉法姆>> [最近刚从黑暗领主米度斯的领地被转移到另一个黑暗领主的领地,领地的名字就叫莫尔格瑞]
20:41:37 <<夺心魔>> [魔域,是指恐惧国度?]
20:41:49 <<莫尔度>> 夺心魔略微思考,说道
20:42:05 <<罗西亚·拉法姆>> [没错,它们指的是同一个位面]
20:41:46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说咱自己的话,咱应该在希罗323年,距离创世应该是……八十万年左右吧]
20:42:20 <<切希尔·柳哨>> “???”
20:43:03 <<夺心魔>> [是吗,看来我抵达的时空不仅年代出了错误,连到达的世界也出了很大的错误啊]
20:43:24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也是误入了什么时空扭曲吧]
20:43:28 <<福克斯·龙心>> [希望我们能帮到你]
20:43:28 <<莫尔度>> 夺心魔的声音依旧很平稳
20:43:32 <<叶米·普拉托>> “穿越而来的么??”
20:43:36 <<阿加萨·恩沃尔>> [很有可能吧]
20:43:54 <<罗西亚·拉法姆>> [要说有什么能称为线索的话]
20:43:54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最近在调查的几伙人似乎不少都与梦境位面扯上了关系]
20:44:37 <<夺心魔>> [在这个未知地区,地区的周边都存在大量的雾气,而那些雾气有对智慧生物极大的精神破坏效果]
20:44:37 <<夺心魔>> [这是任何材料都无法抵抗的]
20:45:03 <<罗西亚·拉法姆>> [具体来说,是会消除智慧生物的记忆?]
20:45:22 <<夺心魔>> [这也是我无法离开这里的原因之一]
20:45:32 <<阿加萨·恩沃尔>> [这件事大概咱们已经深刻领教过了]
20:46:37 <<夺心魔>> [那么,既然遭遇了你们]
20:46:37 <<夺心魔>> [你们就可以帮助我给灵池进行充能了]
20:46:37 <<夺心魔>> [如果有你们的帮助,应该能提供不少能量]
20:47:06 <<罗西亚·拉法姆>> [……我记得你说过脑罐无法工作了吧?]
20:47:49 <<夺心魔>> [你们当中有合格的显能者和施法者吧?]
20:47:57 <<切希尔·柳哨>> [或许你也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20:48:21 <<罗西亚·拉法姆>> [施法者的确有,显能者……大概只能算曾经合格]
20:48:37 <<福克斯·龙心>> [最好能帮助我们到达适合人类生活的地方……]
20:48:37 <<夺心魔>> [是吗,你们想要什么?]
20:48:5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夺心魔过一个察言观色看他是否有觊觎我们大脑的意思
20:48:58 <<莫尔度>> 过一个
20:49:01 <<叶米·普拉托>> 试图对夺心魔过一个察言观色看他是否有觊觎我们大脑的意思
20:49:07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6  = 5+6  = 11
20:49:09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姑且跟着过一个,投出了:(4)+2  = 4+2  = 6
20:49:10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8  = 10+8  = 18
20:49:32 <<莫尔度>> 你们觉得夺心魔几乎是理性的化身
20:49:32 <<莫尔度>> 它的声音更像是机械声一般
20:49:32 <<莫尔度>> 当中毫无情感波动
20:49:32 <<莫尔度>> 不过至少从表面意思来理解,应该没有觊觎你们的大脑
20:50:08 <<罗西亚·拉法姆>> [想要什么的话……虽然目标有很多,短期来讲有两个]
20:50:08 <<罗西亚·拉法姆>> [一个是脱出这片荒野,不过看起来你也没什么办法]
20:50:08 <<罗西亚·拉法姆>> [另一个则是寻找一个名称为卡曼达的人类个体]
20:50:08 <<罗西亚·拉法姆>>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出现在螺壳舰东南方的那些人类尸体的事情,不过我们要找的大概和那些尸体是一伙人]
20:52:20 <<夺心魔>> [如果帮助我给螺壳舰补充能量,那么也许能达成第一个目的]
20:52:43 <<切希尔·柳哨>> [要怎么补充?]
20:52:54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补充是个关键吧]
20:53:24 <<夺心魔>> [而关于你们要寻找的人类个体,我并没有发现类似的人类个体]
20:53:24 <<夺心魔>> [我只发现了游荡在这片地区的数头怪兽,也许那些人类是被它们杀死的]
20:53:40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还真是遗憾]
20:53:55 <<叶米·普拉托>> [可惜了]
20:53:50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还是有怪兽的吗,看来我们之前运气不错]
20:53:50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只能把希望放在那座暂时无法攻克的塔上了]
20:54:49 <<夺心魔>> [塔?]
20:55:05 <<莫尔度>> 夺心魔第一次出现了疑问的语气
20:55:14 <<切希尔·柳哨>> [嗯,那边有个什么塔……是什么学派的来着]
20:55:18 <<切希尔·柳哨>> [托马斯]
20:55:29 <<福克斯·龙心>> [就在边上]
20:55:40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预言学派!]
20:56:06 <<夺心魔>> [塔是什么?]
20:56:08 <<罗西亚·拉法姆>> [是一座被奇怪的时空扭曲包围的奥术预言学派的塔,向它显能时间跳跃的话会出现黑色的圆球,被丢进去的物体会遭到极大的……时间加速的效果?]
20:57:00 <<叶米·普拉托>> [边上那么一座塔你都没看见吗]
20:57:27 <<罗西亚·拉法姆>> [在这螺壳舰稍北的位置……对你来说无法观测吗?]
20:58:26 <<夺心魔>>  [在你们出现之前,我完整地搜索了整个地区]
20:58:26 <<夺心魔>> [除了一些简陋的木质建筑物以外,我没有发现其他任何建筑物]
20:58:55 <<罗西亚·拉法姆>> [………………]
20:59:01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0:59:08 <<切希尔·柳哨>> “哈?但我们是先去的塔,然后才过来的”
20:59:10 <<罗西亚·拉法姆>> [塔在你搜索之后出现的可能性为?]
20:59:18 <<夺心魔>> […………]
20:59:18 <<夺心魔>> [我想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有这样强烈的时空扭曲,螺壳舰的中枢灵脑会立即发现的]
20:59:18 <<夺心魔>> [不过……这也许就是我抵达错误的目的地的原因吗……]
21:00:26 <<福克斯·龙心>> [我们可以出去演示一下?]
21:00:59 <<罗西亚·拉法姆>> [那座塔甚至能回避你的侦测的意思吗]
21:01:08 <<夺心魔>> [我需要你们去帮我调查那个所谓的塔]
21:01:19 <<切希尔·柳哨>> “我们进不去”
21:01:19 <<叶米·普拉托>> [但是我们并进不去]
21:01:27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已经去过那里了]
21:01:27 <<阿加萨·恩沃尔>> [还是说你说的调查具体是有别的意思]
21:01:43 <<夺心魔>> [这个问题应该不难解决]
21:01:43 <<夺心魔>> [我的螺壳舰当中,有专门应对这种时空扭曲的仪器]
21:02:26 <<罗西亚·拉法姆>> […………有意思]
21:02:27 <<夺心魔>> [你们可以携带上,试试看能否进入]
21:02:27 <<夺心魔>> [跟我来仓库吧]
21:03:03 <<阿加萨·恩沃尔>> 跟上
21:03:10 <<莫尔度>> 夺心魔直接穿越了球形房间的墙壁
21:03:21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先前的灵池能量问题就延后解决?]
21:04:02 <<切希尔·柳哨>> 跟上去
21:04:07 <<罗西亚·拉法姆>> 跟
21:04:30 <<莫尔度>> 来到另一个球形小室中,这里空无一物
21:04:36 <<叶米·普拉托>> 跟
21:05:01 <<莫尔度>> 但随着夺心魔的进入,一个微微散发着晶莹光芒的球体,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21:05:04 <<福克斯·龙心>> 跟
21:05:21 <<莫尔度>> 罗西亚能够很容易辨认出,这是精粹的光芒
21:05:50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精粹]
21:05:50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你是创形者吗]
21:06:30 <<夺心魔>> [区分能系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是历史了]
21:07:14 <<莫尔度>> 一边说着,夺心魔轻易地消除了这些精粹
21:07:23 <<罗西亚·拉法姆>> [是吗……连能系统一都完成了吗……]
21:07:45 <<莫尔度>> 内部包裹的是一把青色的矛状物
21:07:45 <<莫尔度>> 有大约两尺长的握柄,前段尖锐并且带着钩子
21:08:26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是武器]
21:08:28 <<切希尔·柳哨>> [总之就是很厉害的样子]
21:08:41 <<阿加萨·恩沃尔>> [看起来确实是很厉害的样子]
21:08:45 <<叶米·普拉托>> [很炫酷的样子]
21:08:48 <<罗西亚·拉法姆>> [说是仪器,该怎么使用它?]
21:08:54 <<夺心魔>> [这是现实稳定锚]
21:08:54 <<夺心魔>> [可以稳定半径一百尺内的现实]
21:09:53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早该有心理准备了,但作用听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
21:09:53 <<罗西亚·拉法姆>> [把它插在需要稳定的范围的地上就好了吗?]
21:10:38 <<夺心魔>> [启动后,该范围内的任何扭曲现实都不会成功]
21:10:38 <<夺心魔>> [只需要往内部注入灵能就可以了]
21:11:38 <<罗西亚·拉法姆>> [扭,扭曲现实………………]
21:12:44 <<福克斯·龙心>> [作为实践派,我们试试看吧]
21:13:02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21:13: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接过现实稳定锚
21:13:21 <<福克斯·龙心>> [不如先让我们看看怎么充能]
21:13:43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这样应该就能进去了吧……]
21:13:57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被影响的对象存在的话,充能了也看不出效果]
21:14:03 <<夺心魔>> [和你们沟通实在是有些困难]
21:14:04 <<罗西亚·拉法姆>> [事不宜迟,我们出发]
21:14:30 <<叶米·普拉托>> [试一下不就知道怎么用了]
21:14:37 <<切希尔·柳哨>> [不是一时代的人是这样的]
21:14:37 <<罗西亚·拉法姆>> [这就是所谓的代沟吧]
21:14:3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带着锚往来的方向离开
21:14:31 <<夺心魔>> [然后,关于灵池充能的问题]
21:14:31 <<夺心魔>> [你们当中最强大的奥术施法者,跟我过来吧]
21:15:20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上]
21:15:2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拍他的肩
21:15:27 <<阿加萨·恩沃尔>> [托马斯,上]
21:15:28 <<福克斯·龙心>> [去吧托马斯]
21:15:32 <<切希尔·柳哨>> [加油,托马斯]
21:15:45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不要啊!]
21:15:45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你们要抛弃我吗?]
21:16:12 <<叶米·普拉托>> [这叫分工明确]
21:16:17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信任]
21:16:21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觉得我会死的啊!]
21:16:29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很快就回来,没事的]
21:16:36 <<罗西亚·拉法姆>> [加油]
21:16:39 <<切希尔·柳哨>> [有问题我们救你]
21:16:48 <<叶米·普拉托>> [这位夺心魔先生很面善呢]
21:16:51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你们真的会救吗!]
21:17:14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不呢,你是我们的朋友]
21:17:14 <<罗西亚·拉法姆>> [就算要变成午餐也是一起变,所以没问题]
21:17:26 <<阿加萨·恩沃尔>> [看咱诚挚的眼神]
21:17:26 <<阿加萨·恩沃尔>> [像是会扯谎的人吗]
21:17:41 <<叶米·普拉托>> [不如先问问夺心魔先生要对你做什么]
21:17:48 <<福克斯·龙心>> [都是小事情]
21:17:52 <<叶米·普拉托>> [您是要吃午餐吗]
21:18:58 <<夺心魔>> [我需要他把法术能量直接施展进灵池]
21:19:32 <<罗西亚·拉法姆>> [噢,那正好,无论是灵能点还是法术位我想都是他剩得最多]
21:19:32 <<罗西亚·拉法姆>> [加油啊托马斯]
21:19:3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带锚离开
21:19:32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
21:19:32 <<罗西亚·拉法姆>> [说到这个问题]
21:19:32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从眼梗那里得到的灵能点好像也没有了]
21:20:32 <<阿加萨·恩沃尔>> [……]
21:21:14 <<罗西亚·拉法姆>> [嘿先生,您会移能术吗?]试图感应夺心魔
21:21:25 <<莫尔度>> 你们觉得,你们的战斗力也已经所剩无几了
21:21:25 <<莫尔度>> 如果再遇到战斗,肯定必败无疑
21:21:57 <<阿加萨·恩沃尔>> [话说,咱的法术位真的没剩下多少了,再要打的话恐怕……]
21:22:17 <<罗西亚·拉法姆>> [那要不我们调整一下计划]
21:22:17 <<罗西亚·拉法姆>> [先充能灵池,在这里休息一天,然后再去攻略塔?]
21:22:47 <<福克斯·龙心>> [有道理]
21:22:58 <<阿加萨·恩沃尔>> [呃……如果卡曼达能等得起的话倒是可以]
21:23:19 <<罗西亚·拉法姆>> [即使他等不起我们也必须要休息了]
21:23:53 <<罗西亚·拉法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们自无月学院以来已经经历三战了]
21:24:01 <<夺心魔>> [如果你们需要休息的话]
21:24:01 <<夺心魔>> [在螺壳舰的舱内休息,可以在短时间内就恢复精力]
21:24:14 <<阿加萨·恩沃尔>> [这倒是蛮方便的哦]
21:24:22 <<切希尔·柳哨>> [短时间是指?]
21:24:33 <<罗西亚·拉法姆>> [不会对灵池有额外的消耗吗?]
21:24:44 <<夺心魔>> [约两个小时]
21:24:49 <<叶米·普拉托>> [似乎不会耽误事情]
21:24:56 <<夺心魔>> [螺壳舰的生命维持装置是不消耗能量的]
21:25:01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先这样吧]
21:25:05 <<叶米·普拉托>> [负状态上路更危险]
21:25:15 <<切希尔·柳哨>> [从没听说过这种高效的装置啊!两个小时!]
21:25:15 <<切希尔·柳哨>> “你们都不惊讶一下的吗!”
21:25:31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的话真想自己也拥有一套这样的设备呢]
21:25:52 <<阿加萨·恩沃尔>> [不惊讶啊,对于咱来说就是戒指少了个负面效果嘛]
21:25:55 <<罗西亚·拉法姆>> [碰到的超越常识的事情多了,智慧生物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21:26:14 <<福克斯·龙心>> [只要接受了时空旅行,区区快速回复]
21:26:48 <<切希尔·柳哨>> “好吧,谁叫我不算智慧生物呢”
21:26:52 <<莫尔度>> 于是,夺心魔把你们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
21:27:14 <<罗西亚·拉法姆>> [不,类人生物姑且都是算智慧生物的吧]
21:27:31 <<莫尔度>> 这里斜置着十个玻璃圆筒
21:27:31 <<莫尔度>> 看上去可供一个大型生物躺进去
21:28:20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可能显得有点唠叨了,实际上因为此前遭遇的是一些事情,这个生命维持装置也许并不能让我恢复到最完全的状态]
21:28:23 <<叶米·普拉托>> 嘶
21:28:30 <<夺心魔>> [要休息的话就尽快]
21:28:31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超态变化应该还是不行]
21:28:3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躺进去
21:28:42 <<阿加萨·恩沃尔>> 直接躺进去
21:28:44 <<叶米·普拉托>> 看看罗西亚
21:28:44 <<叶米·普拉托>> 有无危险
21:28:50 <<切希尔·柳哨>> 躺进去
21:28:53 <<夺心魔>> [那么,这个人类我就带走了]
21:28:58 <<叶米·普拉托>> 躺
21:29:03 <<莫尔度>> 夺心魔用触须指了指托马斯
21:29:28 <<罗西亚·拉法姆>> [一路顺风]
21:29:29 <<切希尔·柳哨>> [我得说一下,我们最近刚经历几场血战,状态不太好]
21:29:29 <<切希尔·柳哨>> [所以他要是不能活着回来,什么塔啊估计我们就进不去了]
21:29:31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不要啊!你们救我啊!我也想休息的啊!]
21:29:57 <<叶米·普拉托>> [两个小时后见]
21:30:01 <<切希尔·柳哨>> [务必把活的还回来]
21:30:09 <<莫尔度>> 夺心魔点了点头
21:30:12 <<罗西亚·拉法姆>> [等你用完法术位大概就可以进来休息了]
21:30:45 <<夺心魔>> [他能链接非常深层的奥术层,我自然不会贸然夺取他的性命]
21:30:45 <<夺心魔>> [这名人类很有用处]
21:31:26 <<莫尔度>> 于是,你们躺进了玻璃圆筒内部
21:31:48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没准托马斯的能力也是超过我们理解的水平]
21:32:04 <<莫尔度>> 玻璃圆筒合上之后,你们能感觉到有一些散发着微光的气态物质,缓缓地充盈了内部
21:32:04 <<莫尔度>> 你们感到无比地舒适
21:32:04 <<莫尔度>> 仿佛置身于无垠的虚空当中
21:32:04 <<莫尔度>> 逐渐进入了睡眠
21:32:39 <<罗西亚·拉法姆>> zzzzzz
21:32:49 <<阿加萨·恩沃尔>> zzzzzz
21:32:51 <<福克斯·龙心>> zzzzzz
21:32:57 <<切希尔·柳哨>> zzzzzz
21:33:20 <<叶米·普拉托>> zzzzzz
21:33:46 <<莫尔度>> 两个小时之后,你们醒来了
21:33:46 <<莫尔度>> 不仅精神完全恢复了坚韧,甚至连身体肌肉都回复了最佳状态
21:34:03 <<罗西亚·拉法姆>> “呃……真的只过去了两个小时吗,难以置信”
21:34:03 <<阿加萨·恩沃尔>> [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21:34:04 <<切希尔·柳哨>> “哦,好厉害!”
21:34:04 <<切希尔·柳哨>> “我们能不能买一个这个筒啊”
21:34:04 <<切希尔·柳哨>> 看看周围
21:34:21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咱已经没钱了”
21:34:52 <<切希尔·柳哨>> “啊,我忘了”
21:34:54 <<罗西亚·拉法姆>> “他应该对我们的货币不感兴趣吧,除非他能接触到别的什么文明聚落”
21:35:04 <<叶米·普拉托>> “可惜了”
21:35:04 <<叶米·普拉托>> “我还蛮喜欢的”
21:35:37 <<莫尔度>> 经过在圆筒内的休息,你们在所有豁免上还获得了+1环境加值
21:36:14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真的让他知道了阿尔克夫之类的地方的话也许才是真的会惹上大麻烦,还是让他呆在这吧”
21:36:14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现在怎么办?还要等托马斯吗?还是我们直接现在就去?”
21:36: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张望现在托马斯和夺心魔是否在场
21:38:15 <<莫尔度>> 没有在场
21:38:21 <<叶米·普拉托>> “去看一看托马斯吧”
21:38:43 <<罗西亚·拉法姆>> “你认识路吗?”
21:39:08 <<叶米·普拉托>> 装傻
21:39:08 <<莫尔度>> 现实稳定锚就放在圆筒旁边
21:39:10 <<阿加萨·恩沃尔>> “路还算好找吧,不过确实还是先找找托马斯?”
21:39:36 <<罗西亚·拉法姆>> “嘛,别最后绕得出不去了就好”
21:39:3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拿走现实稳定锚
21:39:53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瞎说这种话”
21:39:54 <<莫尔度>> 罗西亚拿起了现实稳定锚
21:40:13 <<罗西亚·拉法姆>> “其实它确实还是能做一个趁手的武器的……如果我能显能超态变化的话”
21:41:21 <<切希尔·柳哨>> “打坏了就不好了”
21:41:21 <<切希尔·柳哨>> 试图原路出门
21:41:50 <<福克斯·龙心>> 试图跟着队长
21:41:51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上
21:41:56 <<阿加萨·恩沃尔>> 跟上
21:41:57 <<叶米·普拉托>> 跟
21:42:02 <<莫尔度>> 你们准备好法术之后,本打算原路出门
21:42:02 <<莫尔度>> 但在穿越第一道墙壁的时候,你们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舱门口
21:42:31 <<切希尔·柳哨>> “咦?”
21:42:49 <<阿加萨·恩沃尔>> “这还带换位置的?”
21:42:53 <<切希尔·柳哨>> “这可不好,要先确认托马斯安全才行啊”
21:42:53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再回去
21:43:28 <<莫尔度>> 你又回到了刚才的房间
21:43:30 <<叶米·普拉托>> “还有这种操作?”
21:43:36 <<罗西亚·拉法姆>> “……按这样的现象的话”
21:43:36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我们是没法不经过他的同意找到托马斯在的地方的”
21:44:18 <<阿加萨·恩沃尔>> “不会是当成某种要挟了吧?”
21:44:49 <<切希尔·柳哨>> [喂,夺心魔,能听到吗?我们要先跟托马斯说一件事再出发]
21:44:49 <<切希尔·柳哨>> [把门打开!]
21:45:00 <<福克斯·龙心>> “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们暂时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21:45:03 <<莫尔度>> 你们的脑海中响起了夺心魔的心灵广播
21:45:13 <<夺心魔>> [有什么事情吗?]
21:45:24 <<莫尔度>> 你们旁边的墙壁打开了
21:45:29 <<叶米·普拉托>> “..........”
21:45:29 <<叶米·普拉托>> “果,果然有代沟”
21:45:51 <<切希尔·柳哨>> [我们睡了两个小时,托马斯还没回来啊]
21:45:51 <<切希尔·柳哨>> [要花这么长时间吗?]
21:45:58 <<阿加萨·恩沃尔>> [托马斯不在的话让我们很难做事啊]
21:46:02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是想离得很近就能离得很近的构造呢]
21:46:18 <<夺心魔>> [他仍然在进行对灵池的充能]
21:46:18 <<夺心魔>> [你们可以过来确认他的安危]
21:46:33 <<切希尔·柳哨>> [让我们看看吧]
21:46:37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么慢吗]
21:46:38 <<切希尔·柳哨>> 进门
21:46:48 <<叶米·普拉托>> 进
21:46:50 <<罗西亚·拉法姆>> 进门
21:46:54 <<莫尔度>> 你们来到的是一个奇妙的房间
21:46:58 <<阿加萨·恩沃尔>> 跟进去
21:47:09 <<莫尔度>> 房间的中央,漂浮在一个巨大的,发光的大脑状装置
21:47:17 <<切希尔·柳哨>> “wow”
21:47:27 <<莫尔度>> 上面有无数的星质连线,连接到下方的水池中
21:47:27 <<莫尔度>> 水池里装满蓝色液体
21:47:58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
21:48:06 <<莫尔度>> 而托马斯正漂浮在大脑下方,身上显现出复杂的魔法纹路
21:48:12 <<罗西亚·拉法姆>> 被壮丽的景象惊得说不出话
21:48:20 <<夺心魔>> [这项工作需要进行一段时间]
21:48:26 <<阿加萨·恩沃尔>> [……]
21:48:42 <<莫尔度>> 夺心魔仍然穿着机械盔甲,站在灵池前说道
21:49:30 <<夺心魔>> [还有别的疑问吗?]
21:49:40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没有了吧]
21:50:00 <<叶米·普拉托>> [没了……]
21:50:17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队长即使想怀疑,对这代沟巨大的装置看来也无从下手吧]
21:50:17 <<罗西亚·拉法姆>> [那,出发?]
21:50:35 <<阿加萨·恩沃尔>> [出发吧]
21:50:58 <<夺心魔>> [这就是这艘螺壳舰的中枢灵脑]
21:50:58 <<夺心魔>> [如果我在这里死亡,我的大脑也能被装入内部]
21:51:17 <<切希尔·柳哨>> [嗯…………托马斯?醒着吗?]
21:51:51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啊……切希尔……”
21:51:55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就很厉害的科技”
21:52:08 <<罗西亚·拉法姆>> [诶,还能做出应答的啊]
21:52:08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以为供应能量的时候一定是失去意识的状态]
21:52:23 <<切希尔·柳哨>> “还好吗?不会被抽干吧?”
21:52:51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还行啦……只是这个装置应该本身是吸收心灵能量的”
21:52:52 <<叶米·普拉托>> [那叫吸生吧……]
21:53:03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要把我的奥术能量转换进去,会很耗时间”
21:53:11 <<罗西亚·拉法姆>> [像之前听说过的那什么……榨取者做的星质茧那样呢]
21:53:11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大概只有夺心魔先生知道那是什么吧]
21:53:32 <<切希尔·柳哨>> “看来挺正常的……那我们一会儿回来,先去看看那座塔了”
21:53:54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你们可要快点回来!”
21:54:06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能的话一定会的]
21:54:08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一个人超级害怕的!”
21:54:10 <<福克斯·龙心>> “没问题”
21:54:24 <<叶米·普拉托>> “很快就回来了”
21:54:47 <<切希尔·柳哨>> “尽快回来,不过其实没有你跟着我们,能不能回来还真不一定……毕竟你那么厉害”
21:54:53 <<罗西亚·拉法姆>> “在这段期间你可以试着跟你的玫瑰交流一下排解寂寞”
21:55:04 <<切希尔·柳哨>> “总之各自加油吧”
21:55:09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安心啦,我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21:55:09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所以……如果你们遇到危险的话,或者我自己遇到的话……”
21:55:31 <<莫尔度>> 当托马斯说到这里的时候
21:55:31 <<莫尔度>> 似乎是错觉一般,他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
21:56:07 <<叶米·普拉托>> 嚼棒棒糖
21:56:12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所以,你们就赶快去吧!”
21:56:19 <<切希尔·柳哨>> “嗯,我们走了!”
21:56:39 <<叶米·普拉托>> 在旁边放一个用纸包着棒棒糖
21:56:39 <<叶米·普拉托>> “这是犒劳!”
21:56:54 <<莫尔度>> 叶米把棒棒糖放在了灵池旁边
21:57:09 <<托马斯·阿伏伽德罗>> “我最喜欢甜食了,谢谢啦”
21:57:2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趁叶米拿棒棒糖出来的时候往她的包里拿走别的棒棒糖
21:57:33 <<莫尔度>> 过一个手上功夫
21:57:51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 6  = 6
21:58:04 <<叶米·普拉托>> 假装不知道
21:58:53 <<莫尔度>> 罗西亚失败了
21:58:53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这动作咱都看到了”
21:59:24 <<莫尔度>> 他在拿出一个棒棒糖的同时还带出了好几个
21:59:34 <<叶米·普拉托>> “……”
21:59:35 <<罗西亚·拉法姆>> [额……]
21:59:40 <<莫尔度>> 看起来很滑稽的样子
21:59:48 <<切希尔·柳哨>> “你这样叶米想装不知道都难”
21:59:48 <<切希尔·柳哨>> 从地上捡一个吃
22:00:50 <<福克斯·龙心>> 捡
22:00:10 <<叶米·普拉托>> 尬笑
22:00:17 <<罗西亚·拉法姆>> [怪了,明明叶米做的时候那么行云流水的]
22:00:34 <<莫尔度>> 你们叼着棒棒糖,离开了螺壳舰
22:00:34 <<莫尔度>> 来到了之前的荒野上
22:01:22 <<露奎蒂亚·葛莱本>> “呼……终于从这里面出来了”
22:01:45 <<罗西亚·拉法姆>> “说起来自从进去之后你就一直没说话呢”
22:01:46 <<莫尔度>> 露奎蒂亚回头望着高耸如云的巨大战舰,眼神有些恍惚
22:01:49 <<阿加萨·恩沃尔>> “你自从进去之后一个字都没说过吧”
22:01:56 <<叶米·普拉托>> “原来你怕这个的吗”
22:02:06 <<露奎蒂亚·葛莱本>>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完全理解不了……”
22:02:16 <<切希尔·柳哨>> “完全同意”
22:02:26 <<露奎蒂亚·葛莱本>> “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些东西的吗”
22:02:26 <<露奎蒂亚·葛莱本>> “米度斯师父没教过我的啊……”
22:02:41 <<叶米·普拉托>> “为什么要理解呢”
22:02:41 <<叶米·普拉托>> “知道能干什么不就好了”
22:02:52 <<罗西亚·拉法姆>> “恐怕不是‘原来还有’,而是‘将来才有’的东西了”
22:02:52 <<罗西亚·拉法姆>> “你的师父没见过,我的师父也只知道关于它的传说”
22:03:17 <<莫尔度>> 露奎蒂亚甩了甩头
22:03:28 <<露奎蒂亚·葛莱本>> “还是不想这些超越常识的东西了!”
22:04:15 <<切希尔·柳哨>> “把有限的思考用在那座塔上吧”
22:04:19 <<罗西亚·拉法姆>> “不如说,这些日子以来,我这种在魔域待了二十多年的家伙也感到自己在失去常识呢”
22:04:19 <<罗西亚·拉法姆>> “有这种超越常识的力量相助反而更有种安心感”
22:04:40 <<福克斯·龙心>> “不用在意这些,只要能活着出去,怎么都好”
22:04:4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掏出现实稳定锚端详
22:04:44 <<切希尔·柳哨>> “对了,你之前的奇怪咒语还能用吗?”
22:05:05 <<露奎蒂亚·葛莱本>> “姑且算是能吧……但是那只能增强我自己的魔法力量而已”
22:05:05 <<露奎蒂亚·葛莱本>> “而且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22:05:47 <<叶米·普拉托>> “那好吃亏啊”
22:05:49 <<罗西亚·拉法姆>> “听起来原理和我的超限导能有那么点相似”
22:05:56 <<叶米·普拉托>> “会有永久性伤害吗”
22:06:00 <<切希尔·柳哨>> “啊,不是非要让你用,我就是评估一下装置的能力”
22:06:00 <<切希尔·柳哨>> “好全面啊……有钱了真想买一个”
22:06:17 <<露奎蒂亚·葛莱本>> “应该不会的,但是我也不敢使用太多……”
22:06:17 <<露奎蒂亚·葛莱本>> “之前积累的伤害,好像也通过那个圆筒恢复了……”
22:06:36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说用很好吃的脑子能换到一个吗?”
22:07:05 <<罗西亚·拉法姆>> “不好说,起码现在他看起来对脑子好像没什么需求”
22:07:20 <<叶米·普拉托>> “不要谈论这么危险的东西啊!”
22:08:17 <<罗西亚·拉法姆>> “至于那个伤身的咒语,当然是留到紧急时刻再用就好了”
22:08:17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我们正是一鼓作气的状态,完全不用考虑那种泄气的情况嘛!”
22:09:09 <<莫尔度>> 很快,你们再次来到了塔下
22:09:09 <<莫尔度>> 这座高塔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
22:09:32 <<罗西亚·拉法姆>> “呼……”
22:09:41 <<叶米·普拉托>> 扔石子玩
22:09:55 <<莫尔度>> 石子和之前一样消失了
22:09:51 <<罗西亚·拉法姆>> 做一个深呼吸,然后试图将灵能引导到现实稳定锚上
22:10:23 <<莫尔度>> 罗西亚将灵能点注入了现实稳定锚中
22:10:23 <<莫尔度>> 后者慢慢亮了起来
22:10:42 <<阿加萨·恩沃尔>> “哦哦哦有效果”
22:10:51 <<莫尔度>> 一阵无形的力量在你们附近蔓延开来
22:10:54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再丢个石头”
22:11:01 <<叶米·普拉托>> 扔
22:11:34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11:43 <<阿加萨·恩沃尔>> “?”
22:11:47 <<切希尔·柳哨>> “嗯?”
22:11:53 <<莫尔度>> 罗西亚突然发出了惨叫声
22:12:04 <<叶米·普拉托>> “????”
22:12:04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情况……”
22:12:15 <<叶米·普拉托>> 查看他的情况
22:12:27 <<罗西亚·拉法姆>> “头,头要裂开了——”
22:12:27 <<罗西亚·拉法姆>> 丢开锚抱住头在地上打滚
22:12:46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
22:13:39 <<罗西亚·拉法姆>> “呜噢噢噢噢哦哦——”
22:13:39 <<罗西亚·拉法姆>> “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
22:14:07 <<阿加萨·恩沃尔>> “掉下去?”
22:14:25 <<叶米·普拉托>> 抱住他
22:14:25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拉住罗西亚的手
22:14:33 <<叶米·普拉托>> “冷静一下!”
22:14:40 <<切希尔·柳哨>> “嘿,现实还好好的”
22:15:00 <<莫尔度>> 叶米抱住了疯狂乱滚的罗西亚
22:15:00 <<莫尔度>> 而切希尔拉住了他的手
22:15:00 <<莫尔度>> 他痉挛的身体慢慢平静了下来
22:15:20 <<罗西亚·拉法姆>> “——呃,哈,哈,哈……”
22:15:24 <<罗西亚·拉法姆>> 大口喘气
22:15:37 <<阿加萨·恩沃尔>> “刚才怎么了到底”
22:15:40 <<叶米·普拉托>> “好,好些了吗”
22:15:52 <<罗西亚·拉法姆>> “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吗……确实很有效果,啊,现实稳定”
22:16:03 <<切希尔·柳哨>> “这叫很有效果?”
22:16:03 <<切希尔·柳哨>> “那我觉得我还是不要用了……”
22:16:32 <<罗西亚·拉法姆>> “谢了,队长,叶米,虽然还有点痛,但是差不多已经没事了”
22:17:04 <<叶米·普拉托>> “你看到了什么啊......”
22:17:54 <<阿加萨·恩沃尔>> “刚才到底什么情况啊”
22:18:22 <<罗西亚·拉法姆>> “拜它所赐,我终于回到了赐予我力量的囚笼中”
22:18:22 <<罗西亚·拉法姆>> “简单点说就是——”
22:18:2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时间加速与任意门,离开叶米的怀抱出现在她背后
22:19:05 <<阿加萨·恩沃尔>> “???”
22:19:06 <<莫尔度>> 罗西亚展现出了他的异能
22:19:16 <<叶米·普拉托>> “???”
22:19:16 <<叶米·普拉托>> “你这么浪费的吗!”敲脑袋
22:19:24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最伟大的考古学家又回来了!”
22:19:30 <<阿加萨·恩沃尔>> “……”
22:19:49 <<罗西亚·拉法姆>> “痛,这是恢复之后的庆祝啦!消耗没多大的!”
22:19:49 <<罗西亚·拉法姆>> “嘛,虽然也是为了让你们最直接地知道我是恢复了完全的显能能力”
22:20:38 <<切希尔·柳哨>> “啊……也就是说那个麻烦但很好人的罗西亚被你赶走了?”
22:21:31 <<罗西亚·拉法姆>> “这到底是在夸还是在贬啊!好吧,如果说不见了的话那确实是不见了”
22:21:49 <<阿加萨·恩沃尔>> “还真是感到有点可惜”沉痛脸
22:21:56 <<切希尔·柳哨>> “是啊,真可惜”
22:21:59 <<叶米·普拉托>> “……变回来话就会变多吗!”
22:22:16 <<罗西亚·拉法姆>> “不,刚刚是哪些人还在抱怨说不定打不过塔里的家伙的啊!”
22:22:39 <<切希尔·柳哨>> “叶米喜欢哪个?”
22:22:49 <<叶米·普拉托>> “都一样啊”
22:23:03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为什么是叶米啊!”
22:23:13 <<阿加萨·恩沃尔>> “你还想问谁?”
22:23:13 <<切希尔·柳哨>> “不愧是叶米”
22:23:21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稳定锚既然是充能制”
22:23:21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等那里面的灵能点用完”
22:23:21 <<罗西亚·拉法姆>> “估计我就又得变成那个弱弱的样子了”
22:23:53 <<切希尔·柳哨>> “还有这个功能?”
22:23:54 <<阿加萨·恩沃尔>> “那敢情好啊”
22:23:59 <<罗西亚·拉法姆>> “还真想管那个夺心魔要个持续时间长点的版本啊”
22:24:06 <<切希尔·柳哨>> “你不能再充能吗”
22:24:16 <<叶米·普拉托>> “你这个难道是永久性的吗”
22:24:1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往稳定锚里继续充能
22:24:25 <<莫尔度>> 你要充多少
22:24:44 <<罗西亚·拉法姆>> “无论如何我总要拿些用来战斗的,所以大概不可能一直把灵能花在它身上”
22:24:44 <<罗西亚·拉法姆>> 就充个30意思一下吧(
22:25:06 <<切希尔·柳哨>> “所以要掉下去了是什么意思?”
22:25:06 <<切希尔·柳哨>> “你又下海了吗?”
22:25:36 <<罗西亚·拉法姆>> “差不多那个感觉”
22:25:33 <<莫尔度>> 这么多吗
22:25:54 <<罗西亚·拉法姆>> 是啊,14ml的机会不多,且充且珍惜
22:25:5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把锚变得尽可能大
22:26:37 <<切希尔·柳哨>> 试着往塔里扔石头
22:26:47 <<莫尔度>> 石头没再消失了
22:26:55 <<阿加萨·恩沃尔>> “那么,出发吧”
22:26:55 <<切希尔·柳哨>> “哦!看起来可以进了”
22:26:55 <<切希尔·柳哨>> “那么为了应付未知的敌人,你们需要什么吗”
22:27:15 <<福克斯·龙心>> “走吧”
22:27:25 <<莫尔度>> 罗西亚把现实稳定锚变成了超巨型
22:27:28 <<罗西亚·拉法姆>> “当然是事前准备”
22:27:29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伪造生命,投出了:(4)+10  = 4+10  = 14
22:27:31 <<莫尔度>> 然后把自己压垮了
22:27:43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居然能变得这么大嗷嗷嗷————!”
22:27:49 <<切希尔·柳哨>> “………………”
22:27:49 <<阿加萨·恩沃尔>> 复杂的眼神
22:27:5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让它变成中型
22:27:57 <<切希尔·柳哨>> 同情的眼神
22:28:14 <<罗西亚·拉法姆>> “大,大意了……”
22:28:17 <<莫尔度>> 变回了中型
22:28:21 <<叶米·普拉托>> 看傻子的眼神
22:28:32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给自己挂上惰性护甲活力术还有触感视域
22:28:43 <<切希尔·柳哨>> “你们有人需要什么战斗技巧吗”
22:28:43 <<切希尔·柳哨>> “我可以呼唤英灵的协助”
22:29:22 <<罗西亚·拉法姆>> 陷入深思
22:29:22 <<罗西亚·拉法姆>> “老实说我不确定待会会不会以人型形态战斗,福克斯呢”
22:30:02 <<切希尔·柳哨>> 拿出链发杖
22:30:02 <<切希尔·柳哨>> “不用犹豫了!”
22:30:02 <<切希尔·柳哨>> “人人有份”
22:30:23 <<阿加萨·恩沃尔>> “哦哦哦哦”
22:30:24 <<福克斯·龙心>> “我随意”
22:30:32 <<叶米·普拉托>> “我也随意”
22:34:56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狡诈斗篷 福克斯精通先攻 叶米阿加萨露奎蒂亚影行 我和辛迪红莲之剑改
22:35:47 <<莫尔度>> 你们来到塔前,推开了高塔的大门
22:35:47 <<莫尔度>> 这是一座青色的塔。
22:35:47 <<莫尔度>> 乌木制的旋梯与冰冷的青色光芒一同自塔顶飞散而下,空气中,细碎的光尘轻抚着充斥墙面的图书封皮,在天文仪的饱经磨砺的黄铜表面上,反射出古老的柔光。你们的脚步声触动地面,有些许的颤动循着木纹扩散,凝固的空气开始流转,在你们身边划出安静的漩涡。
22:35:47 <<莫尔度>> 在刚刚才见识过螺壳舰的超科技,再看到这样古老的建筑物
22:35:47 <<莫尔度>> 你们不适应中,也有一丝亲切感
22:38:06 <<切希尔·柳哨>> 试图聆听
22:38:08 <<福克斯·龙心>> “果然这才是我们时代的感觉”
22:38:18 <<莫尔度>> 过一个聆听
22:38:36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托马斯错过了进来的机会”
22:39:01 <<隐秘力>> @装傻充愣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19  = 6+19  = 25
22:39:59 <<切希尔·柳哨>> [上面……有东西在飞?]
22:39:59 <<切希尔·柳哨>> [如果是敌人的话可能是会飞的敌人,小心]
22:40:2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抬头看
22:40:27 <<阿加萨·恩沃尔>> [……]
22:40:36 <<阿加萨·恩沃尔>> 稍稍抬头看看
22:40:55 <<莫尔度>> 塔顶附近似乎有一个什么生物飞在空中
22:41:23 <<切希尔·柳哨>> 看不清吗
22:41:31 <<莫尔度>> 过一个侦察
22:41:3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忆之前在塔外时见到的塔有多高
22:41:42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侦察,投出了:(2)+6  = 2+6  = 8
22:41:56 <<莫尔度>> 罗西亚两眼一抹黑
22:42:09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4  = 3+4  = 7
22:42:26 <<莫尔度>> 叶米和他一样
22:42:28 <<隐秘力>> @装傻充愣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8  = 18+18  = 36
22:42:46 <<罗西亚·拉法姆>> [完全看不清]
22:43:09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智杖敲一个秘法眼
22:43:33 <<莫尔度>> 阿加萨施展了秘法眼
22:43:39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把它送上去
22:43:41 <<切希尔·柳哨>> [长着翅膀的……人形生物?拿着长长的武器]
22:43:42 <<叶米·普拉托>> “队长看清了吗”
22:43:51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判断那是什么
22:44:01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心灵感应]
22:44:06 <<福克斯·龙心>> “附身司引牧的那个?”
22:44:09 <<叶米·普拉托>> [好,好的]
22:44:13 <<莫尔度>> 阿加萨专注操控着秘法眼
22:44:16 <<罗西亚·拉法姆>> [老福!]
22:44:17 <<莫尔度>> 秘法眼飞了上去
22:44:33 <<罗西亚·拉法姆>> [有人在的话我们还是悄悄的进塔为好]
22:44:58 <<切希尔·柳哨>> [龙的翅膀!咦!]
22:45:50 <<莫尔度>> 几分钟之后,秘法眼飞到了人形的附近
22:45:53 <<罗西亚·拉法姆>> [人形龙翼?!]
22:45:53 <<罗西亚·拉法姆>> [长武器的半龙……难道说]
22:45:53 <<罗西亚·拉法姆>> [辛迪,屠龙爪准备]
22:47:50 <<辛迪>> [好的主人!]
22:46:25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队长的报仇机会要到了]
22:46:28 <<福克斯·龙心>> [有道理]
22:46:19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46:19 <<阿加萨·恩沃尔>> [咱大概也看出来了]
22:46:34 <<叶米·普拉托>> [诶]
22:47:10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说说那是什么]
22:47:10 <<切希尔·柳哨>> [和我们猜的一样吗]
22:47:21 <<阿加萨·恩沃尔>> [这种双马尾的发型,这种暗红色的角,这种有宝石的三叉戟,这种红色龙翼]
22:47:21 <<阿加萨·恩沃尔>> [还能有谁啊]
22:47:21 <<阿加萨·恩沃尔>> [她怎么会在这?]
22:48:03 <<叶米·普拉托>> [这岂不是说明]
22:48:11 <<罗西亚·拉法姆>> [她在这,卡曼达就不会远]
22:48:11 <<叶米·普拉托>> [目标也在附近了么]
22:48:11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也在这儿!]
22:48:26 <<罗西亚·拉法姆>> [怎么说,直接上去交涉还是?]
22:48:38 <<切希尔·柳哨>> [那天天黑,她可能认不出我们,我先藏起来,你们去交涉试试吧]
22:48:38 <<切希尔·柳哨>> [要是她要打,我就偷袭]
22:49:00 <<叶米·普拉托>> [不愧是队长]
22:49:03 <<罗西亚·拉法姆>> [要说交涉我也不太适合……]
22:49:08 <<切希尔·柳哨>> [快去快去]
22:49:14 <<叶米·普拉托>> [我去?]
22:49:33 <<福克斯·龙心>> [我和叶米一起吧]
22:49:33 <<阿加萨·恩沃尔>> [去吧去吧]
22:50:10 <<福克斯·龙心>> 往上走走
22:50:44 <<叶米·普拉托>> 走走走
22:50:51 <<莫尔度>> 福克斯和叶米沿着旋梯朝着走去
22:50:51 <<莫尔度>> 其他人呢?
22:51:05 <<切希尔·柳哨>> 藏起来
22:51:18 <<叶米·普拉托>> [你们藏在下面怎么支援啊!]
22:51:33 <<莫尔度>> 过一个躲藏?
22:51:37 <<切希尔·柳哨>> [我可以一飞冲天威力无边]
22:51:54 <<隐秘力>> @装傻充愣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0)+4  = 20+4  = 24
22:52:15 <<莫尔度>> 切希尔娇小的身体完美地躲进了一个天文仪的下面
22:52:34 <<罗西亚·拉法姆>> [其实]
22:52:34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可以做你们的坐骑]
22:52:34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要跑也方便点]
22:52:48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2  = 17+2  = 19
22:53:26 <<莫尔度>> 阿加萨则躲到了书架后面
22:53:0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超态变化
22:53:08 <<罗西亚·拉法姆>> 变成飞翼毒虫
22:53:46 <<阿加萨·恩沃尔>> 同时继续用秘法眼盯着叶米和福克斯的动向
22:53:53 <<切希尔·柳哨>> [我建议你们老实走上去,要么就是一个叉子]
22:54:14 <<叶米·普拉托>> 普普通通的走上去
22:54:15 <<莫尔度>> 罗西亚变成大虫之后呢
22:54:5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觉得走上去该叉子还是叉子]
22:54:54 <<罗西亚·拉法姆>> [之前在城里步行碰面不也是一叉子吗]
22:55:09 <<莫尔度>> 叶米和福克斯走到第二层左右的时候
22:55:09 <<莫尔度>> 绮莉发现了他们
22:55:09 <<莫尔度>> 朝着第二层飞了下来
22:55:13 <<切希尔·柳哨>> [先打招呼,说话好听点]
22:55:13 <<切希尔·柳哨>> 和辛迪交换武器
22:55:50 <<绮莉>> “……哈哈”
22:56:02 <<切希尔·柳哨>> [……!]
22:56:06 <<绮莉>> “终于,终于有活物出现了!”
22:56:09 <<福克斯·龙心>> “我记得你是城里的”
22:56:13 <<切希尔·柳哨>> [别忘了说你们是来支援的]
22:56:18 <<罗西亚·拉法姆>> [这台词听起来很不妙啊!]
22:56:34 <<福克斯·龙心>> “我们是女爵派来支援你们的”
22:56:34 <<叶米·普拉托>> “我们是来支援你们的”
22:56:36 <<莫尔度>> 叶米和福克斯看到第三层的各种天文仪和书都被砸得稀巴烂
22:56:56 <<切希尔·柳哨>> [对、对了,说起来这个塔的情况……她是怎么进来的?!]
22:56:56 <<莫尔度>> 绮莉舔了舔嘴唇
22:57:10 <<切希尔·柳哨>> [总之就说是来带她出去的!]
22:57:14 <<绮莉>> “让我瞧瞧,两只可爱的小动物”
22:57:14 <<福克斯·龙心>> “……”
22:57:16 <<叶米·普拉托>> [说不定……是他们进来之后外边变成那样的!]
22:57:16 <<叶米·普拉托>> “……请冷静一下”
22:57:16 <<叶米·普拉托>> “我们是来帮助你回阿尔克夫的”
22:57:16 <<叶米·普拉托>> “女爵感受到了你们这里的情况很不妙”
22:58:20 <<莫尔度>> 过一个交涉
22:58:35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16  = 6+16  = 22
22:59:10 <<绮莉>> “哈哈哈哈……带我回去?”
22:59:10 <<绮莉>> “我可是,还没杀够呢!”
22:59:54 <<叶米·普拉托>> “你要连女爵的恩情都忘记吗!”
22:59:59 <<绮莉>> “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放个你们两个可爱的猎物呢?”
23:00:03 <<切希尔·柳哨>> [她好像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精神有问题]
23:00:03 <<切希尔·柳哨>> [准备攻击吧]
23:00:47 <<阿加萨·恩沃尔>> [不排除……]
23:00:49 <<罗西亚·拉法姆>> “那当然是因为,还有第三个啊!”
23:00:4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从伏在地上的状态暴起
23:00:49 <<罗西亚·拉法姆>> 飞到第二层
23:00:55 <<叶米·普拉托>> “你攻击我们的理由呢……”
23:00:55 <<叶米·普拉托>> “我们是战友吧”
23:01:15 <<绮莉>> “啊……确实我好像出不去的样子”
23:01:18 <<莫尔度>> 绮莉陷入了思考
23:01:27 <<绮莉>> “这样吧!我们商量一下”
23:01:55 <<叶米·普拉托>> “嗯”
23:01:58 <<绮莉>> “先杀掉你们当中的一个,另一个带我出去!”
23:02:07 <<阿加萨·恩沃尔>> [……]
23:02:14 <<福克斯·龙心>> “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23:02:28 <<莫尔度>> 绮莉朝着叶米和福克斯发动了冲锋
23:02:51 <<叶米·普拉托>> “嘁”
23:03:01 <<切希尔·柳哨>> 试图半龙变身
23:04:25 <<莫尔度>> 切希尔和阿加萨可以尝试突袭
23:04:25 <<莫尔度>> 绮莉没有发现你们
23:05:37 <<阿加萨·恩沃尔>> 对她用爆发触手
23:06:15 <<阿加萨·恩沃尔>> 体型是多大
23:07:40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擒抱,投出了:(13)+17  = 13+17  = 30
23:09:00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擒抱对抗,投出了:(10)+30  = 10+30  = 40
23:09:18 <<莫尔度>> 绮莉的怪力轻易摆脱了触手
23:09:18 <<莫尔度>> 并把它们撕裂开来
23:09:36 <<切希尔·柳哨>> 钢铁约束!
23:10:05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0)+10  = 10+10  = 20
23:10:28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让她重骰吧(
23:10:37 <<阿加萨·恩沃尔>> 重骰吧(
23:11:10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5)+10  = 15+10  = 25
23:12:08 <<切希尔·柳哨>> 绮莉是被纠缠状态
23:12:18 <<叶米·普拉托>> 不能冲锋了吧
23:12:23 <<莫尔度>> 那么,投先攻吧
23:12:40 <<隐秘力>> @翱翔天际小叶米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3  = 10+3  = 13
23:12:43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先攻,投出了:(13)+10  = 13+10  = 23
23:12:43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2  = 5+2  = 7
23:12:55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绮莉,投出了:(6)+5  = 6+5  = 11
23:13:27 <<隐秘力>> @装傻充愣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9  = 8+9  = 17
23:13:39 <<隐秘力>> @七楼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5)+4  = 15+4  = 19
23:14:45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3:15:07 <<阿加萨·恩沃尔>> 现在是立体地图?
23:15:15 <<莫尔度>> 对,你们在1层
23:15:15 <<莫尔度>> 绮莉在2层空中
23:15:28 <<阿加萨·恩沃尔>> 距离大概?
23:15:57 <<莫尔度>> 60尺左右吧
23:16:16 <<阿加萨·恩沃尔>> 解离术呼脸吧
23:16:32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命中,投出了:(18)+7  = 18+7  = 25
23:16:49 <<切希尔·柳哨>> 等等,要活口,还得审讯呢
23:17:00 <<福克斯·龙心>> 一般来说解离术打不死怪物!(x
23:17:00 <<叶米·普拉托>> 打不死,没事
23:17:08 <<切希尔·柳哨>> 行吧,我相信绮莉
23:17:09 <<罗西亚·拉法姆>> 怕什么
23:17:09 <<罗西亚·拉法姆>> 解离不打到0杀不掉啊
23:17:16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强韧,投出了:(12)+24  = 12+24  = 36
23:17:58 <<隐秘力>> @败天半子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3, 2, 2, 6)  = 19  = 19
23:18:17 <<莫尔度>> 解离术的射线只把绮莉的衣服烧了个洞
23:18:17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3:19:13 <<福克斯·龙心>> 神之步伐加个飞行能力先
23:19:13 <<福克斯·龙心>> 知识虔诚一下吧
23:19:13 <<福克斯·龙心>> 过什么
23:19:37 <<莫尔度>> 位面
23:20:14 <<隐秘力>> @七楼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  = 1+8  = 9
23:20:19 <<福克斯·龙心>> 过
23:20:39 <<莫尔度>> 福克斯看到可爱的绮莉,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
23:20:39 <<莫尔度>> 总之福克斯获得了飞行能力
23:20:39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23:21:46 <<切希尔·柳哨>> 让辛迪顺着楼梯上去和叶米汇合
23:21:46 <<切希尔·柳哨>> 半龙变身
23:21:46 <<切希尔·柳哨>> 移动动作找个掩蔽
23:22:25 <<莫尔度>> 切希尔变身成了半龙
23:23:12 <<切希尔·柳哨>> “……?”
23:23:12 <<切希尔·柳哨>> “呃……”
23:23:22 <<莫尔度>> 你们看到切希尔的背后出现了一阵血雾
23:23:22 <<莫尔度>> 然后化作了了一条虚幻的披风
23:23:27 <<叶米·普拉托>> “……呃”
23:23:42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情况?!”
23:23:57 <<阿加萨·恩沃尔>> “……??”
23:24:01 <<莫尔度>> 看起来,和她的皮毛披肩有些相似
23:24:05 <<莫尔度>> 在你变身之后
23:24:05 <<莫尔度>> 你突然感觉到了身体中的一阵躁动
23:24:05 <<莫尔度>> 你的血液翻滚,激动
23:24:05 <<莫尔度>> 几乎要从血管中冲出来
23:24:05 <<莫尔度>> 你暂时被远古德鲁伊披肩当中的杀意控制了
23:24:05 <<莫尔度>> 你的阵营改变成了中立邪恶,并且变得十分残忍
23:24:05 <<莫尔度>> 你的所有基于魅力的属性和技能检定-1
23:24:21 <<切希尔·柳哨>> “来厮杀吧……!半红龙!那两叉子的仇今天就在这儿还给你!”
23:24:21 <<切希尔·柳哨>> 移动动作冲上去
23:24:21 <<切希尔·柳哨>> 不过贴边,别挡了罗西亚的路
23:25:17 <<绮莉>>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原来是你吗!我的小白龙!”
23:26:21 <<切希尔·柳哨>> “你看到这副爪子了吗!我今天要用这爪子一片片把你的鳞片拔下来!痛的话可以叫出来啊!”
23:25:49 <<莫尔度>> 切希尔飞了上去
23:25:49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3:26:13 <<叶米·普拉托>> 极度绝望
23:26:58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10)+2  = 10+2  = 12
23:27:05 <<叶米·普拉托>> 没过
23:27:11 <<莫尔度>> 绮莉中了极度绝望
23:27:11 <<莫尔度>> 她的能力下降了
23:27:29 <<叶米·普拉托>> 往后退两步
23:27:29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附近吧
23:28:25 <<莫尔度>> 绮莉行动
23:29:09 <<绮莉>> “是副不错的爪子啊!”
23:29:09 <<绮莉>> “让我把它和你的手臂一起撕下来吧!小白龙!”
23:29:49 <<莫尔度>> 绮莉移动动作飞到了切希尔面前,然后用三叉戟刺向了切希尔
23:31:17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攻击,投出了:(7)+31  = 7+31  = 38
23:31:47 <<莫尔度>> 中了吗
23:32:27 <<切希尔·柳哨>> 当然
23:32:27 <<切希尔·柳哨>> 这个变身根本没防御力
23:33:26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伤害,投出了:(6)+(4, 5, 3)+25  = 6+12+25  = 43
23:33:46 <<莫尔度>> 绮莉一矛刺伤了切希尔
23:33:46 <<莫尔度>> 但同时
23:34:02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4, 5)  = 10  = 10
23:34:27 <<莫尔度>> 切希尔的披风仿佛有活性一般,击伤了绮莉
23:34:27 <<莫尔度>> 腐蚀性的血雾在她的鳞片上留下了伤害
23:35:08 <<绮莉>> “有意思……有意思!”
23:35:08 <<绮莉>> “就让我们来亲切友好地厮杀吧!”
23:35:28 <<叶米·普拉托>> “疯子”
23:35:43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3:36:32 <<罗西亚·拉法姆>> 迅捷动作施展狡诈斗篷
23:36:32 <<罗西亚·拉法姆>> 冲锋绮莉
23:36:52 <<莫尔度>> 过个命中
23:37:26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利刺,投出了:(1)+12  = 1+12  = 13
23:37:44 <<莫尔度>> 罗西亚扑了个空
23:37:48 <<罗西亚·拉法姆>> 没关系
23:37:48 <<罗西亚·拉法姆>> 关键的是接下来的
23:37:48 <<罗西亚·拉法姆>> 飞翼撕裂ex!
23:37:59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biu,投出了:(16)+9  = 16+9  = 25
23:39:09 <<莫尔度>> 中了
23:39:35 <<隐秘力>> @类人异怪罗西亚因为:伤害,投出了:(2, 6, 4)+10  = 12+10  = 22
23:39:42 <<罗西亚·拉法姆>> 任何存在的盔甲,给我碎!
23:39:53 <<隐秘力>> @未来战士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9)+8  = 19+8  = 27
23:40:24 <<莫尔度>> 罗西亚试图撕碎绮莉的衣服,但没能成功
23:40:56 <<罗西亚·拉法姆>> “嘁,该藏得更好再突袭的吗……”
23:41:43 <<莫尔度>> 你们在这座富有书卷气息的法师塔内
23:41:43 <<莫尔度>> 和疯狂的半红龙小姐展开了亲切友好的厮杀
23:42:01 <<莫尔度>>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1-21, 周三 10:46:01 由 千面相 »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三】
« 回帖 #1 于: 2017-09-25, 周一 21:17:23 »
这绮丽真是不友好……应该没有PC想收了她吧。。。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5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三】
« 回帖 #2 于: 2017-11-11, 周六 17:06:24 »
出现了!解离术撕破了衣服……然后某人竟然还想再撕第二下,放过衣服啊!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三章:未名之村】【三】
« 回帖 #3 于: 2018-11-21, 周三 13:57:46 »
夺心魔科技,震撼人心(他们自己也是)。有位似乎不会产生威胁的明理的未来的高级智慧生物大佬当靠山(外挂)真是令人心安,唯一的供能需求也从另一NPC处得到满足,超划算(法师真是好东西,虽说让小屁孩和夺心魔独处,呃,情况特殊,给糖)。
总的来说这是回观光团,信息量骤减(松口气)。塔在夺心魔到来后出现的推断已被其亲口推翻(是吧)。绮莉出现在塔内令我毫不意外,不过精神状态有点…失控?八成在阿尔克夫是有压制的;而她仍然拿着三叉戟,似乎证明塔及其外围所处的时空(姑且叫它第三重扭曲)与地窖所处的时空(第一重扭曲)也是相互独立的(神像是不是她叉的另说);远古德鲁伊披风中的杀意是个疑点(托马斯使用了锐利眼神倒也算,但我只觉得滑稽),不知是真的与绮莉或其关系事物有仇(那可是挺深的)还是有其他触发因素(期待邪恶的切希尔,兴奋)。罗叶你们——算了。

离线 magere

  • Peasant
  • 帖子数: 11
  • 苹果币: 0
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大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