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来自地狱的遗产》番外篇 完  (阅读 954 次)

副标题: 很早就完结的团。。。。

离线 祈一仔

  • 傻逼的
  • 版主
  • *
  • 帖子数: 7919
  • 苹果币: 2
《来自地狱的遗产》番外篇 完
« 于: 2017-08-17, 周四 11:50:43 »
DM【垃圾大王】:---------------------------START------------------------------
DM【垃圾大王】:又是两宗死亡事件。村长脸色惨白,下令大家都疏散回家。
DM【垃圾大王】:尸体躺在地上,就连村庄里最强壮的男人都不敢去碰。

PC【森】:/me 靠近,检查一下外伤或是什么其他的死因。
DM【垃圾大王】:看上去伤口在脖子上面,泛着铁青的颜色,似乎带有毒素。
DM【垃圾大王】:看上去就是獠牙状。

PC【森】:有其他异样吗
DM【垃圾大王】:一个老人身上并没有太多东西。
DM【垃圾大王】:周围,也没有什么线索了。
DM【垃圾大王】:村长下了门禁令,现在你们都被送回到林二六的房子里。

PC【诺曼】:“这个村子太诡异了。”
PC【诺曼】:“你们对这事怎么看?”
PC【诺曼】:“不可能真有这么大的蜘蛛吧?”
PC【诺曼】:“我觉得十有八九是预谋杀人。”

PC【森】:“纳尼,我看到了哦,那个蜘蛛。”
PC【森】:“......”不,先不说,这样可以看到别人从这个东西完全不存在的角度来思考。

DM【垃圾大王】:林二六和朱枝好像在房间里并没有出来。而林二六的父亲则来回踱步,似乎非常不安。
DM【垃圾大王】:“一定是山神的愤怒,一定是山神的愤怒。。。”他口出念念有词。

PC【诺曼】:“先生,这种事情以前有发生过吗?”
DM【垃圾大王】:“你,你们还是走吧。带着二六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开始蹲在墙角抓墙壁,指甲划出难听刺耳的声音。
PC【森】:“山神为什么会愤怒啊?”
DM【垃圾大王】:上次的神婚出现了问题,山神不再庇佑我们村庄,村子日渐凋落,沦落到现在的萧条模样。”
DM【垃圾大王】:“没得救的了,没得救的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PC【森】:“所以山神为什么会生气啊?”
DM【垃圾大王】:“如果不是我,神婚就不会出现问题。。。。”
PC【森】:“那你做了什么呢。”
DM【垃圾大王】:他现在的情绪好像非常不稳定。
PC【森】:“但是我觉得您似乎搞错了什么哦。”
DM【垃圾大王】:他抬起了头看着你。
PC【森】:“如果是您做错了什么的话,那为什么山神不直接找你算账而是去找其他人呢?”
DM【垃圾大王】:这复杂的逻辑显然这个淳朴的山民听不懂。
PC【森】:“那么,这么说吧。”
【骰子】:.r d100 找了半天才发现心理学是初始值
【骰子】:剧本制作因为:找了半天才发现心理学是初始值,投出了:(74)  = 74  = 74

PC【森】:“我如果现在,把你家的房子烧了,你对我的态度会如何呢。”
【骰子】:.r 1d100 我不知道我的心理学是多少
【骰子】:小鱼海咲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心理学是多少,投出了:(49)  = 49  = 49

DM【垃圾大王】:他完全不想理会你,继续用指甲在墙壁上划出刺啦啦的声音。
PC【森】:“也就是说我做错了事,而你会对我很生气对吧?”
【骰子】:.r 1d100 cnmb
【骰子】:小鱼海咲因为:cnmb,投出了:(13)  = 13  = 13

DM【垃圾大王】:当他的嘴唇动了动,好像想说什么的时候,朱枝推着林二六从房间里出来了。林二六说:“只要过完明天的神婚,一切不就正常了。”
DM【垃圾大王】:他的父亲好像看到鬼一样看着林二六,他立刻爬了起来跑回房间,在经过柯南的旁边时小声地说了一句:”晚上。厨房。“

PC【森】:/me 沉默了一下,知道了呢。
DM【垃圾大王】:“父亲他,好像精神有点失常。不过只要明天神婚一切如常,就没有问题了吧。”
DM【垃圾大王】:他对你们笑了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你们一定不会受到牵连的,山神只会对村庄的人出手吧。”

PC【诺曼】:“二六先生你看起来对这两天的事情有点过于淡然了……”
PC【森】:“不过待在这里也很危险呢,不如我们带着林二六你一起先离开村子避难一下吧,万一我们不小心做了什么惹上山神的事就不好了呢。”
PC【诺曼】:“你知道什么内幕吗?”
DM【垃圾大王】:“我什么都不知道呢。但是过了明天,一切绝对会恢复正常。”
PC【森】:“就是说又要发生什么吗。”
DM【垃圾大王】:“所以我们只需要,静静地呆到明天就好了。”
PC【森】:“啊呀,那么今晚会发生什么呢?”从腰间拿出了枪。
PC【森】:甩了两下。
PC【森】:再同时观察反应。

DM【垃圾大王】:林二六一脸平淡地看着你。
PC【森】:“应该会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吧?”
DM【垃圾大王】:“今晚,估计是该死的人,还是会死吧。”他耸耸肩膀。
PC【森】:/me 对准了某人。
PC【森】:“这样呢,也会很好玩吧?”
PC【森】:“听起来你似乎是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呢。”

DM【垃圾大王】:“你真的要这样做么,这位小朋友。”林二六歪着头看着你:“我说过的,你们不会有事。”
PC【诺曼】:“喂……你这是……”
PC【诺曼】: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有点发愣

PC【森】:“如果我是凶手的话,不知道下手的目标的话还真是失败呢。”
PC【森】:将枪的准星往下移
PC【森】:“既然能这么淡定的知道回答这把东西的问题的话,那么想必那些人该死的理由您也知道吧?”

DM【垃圾大王】:“看来邀请你们来观看神婚真是不应该,让你们担惊受怕了。”
DM【垃圾大王】:“他们都是死有余辜,如果你们知道神婚的真相的话。”

PC【森】:“噢啦,那倒是很好奇呢...比如,是拿人类做什么实验变成怪物吗?”
PC【森】:/me 将枪放了下来,但依旧那再在手上。
PC【森】:/me 同时观察他的表情。

DM【垃圾大王】:“你们明天就会知道了。但是,如果你不把你的枪收回去,我就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到了。”
DM【垃圾大王】:就在话音刚落的瞬间,你们都看到了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
DM【垃圾大王】:林二六的脸,他的脸晃动了一下。那不是指物理性质上,脸左右或者上下的移动,而是难以解释仿似超越空间定义一般的晃动。

PC【诺曼】:感觉有点眼花
PC【诺曼】:揉了揉眼睛

PC【森】:“停,停,停,不用啦,不用看啦。我知道啦不会干涉的啦。”
DM【垃圾大王】:那完美无瑕的俊脸在那零点几秒之内,似乎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一种难以解释,绝对不能形容,让人从内心感到恐惧的生物。
DM【垃圾大王】:当然你们都只是觉得或许只是自己眼花,但那种从心底掠过的恐惧是无法消散的。

PC【森】:“知道你会变身啦...不过我在意的还是那些人做了什么,如果是不好的事情的话,我可以联系警察那边帮你把那些人抓住哦。”
PC【森】:“还是说你觉得哪些人不死的话就不能解恨呢。”

【骰子】:.r 1d100 san check
【骰子】:小鱼海咲因为:check,投出了:(76)  = 76  = 76
【骰子】:.r d100 我才58啊!
【骰子】:剧本制作因为:我才58啊!,投出了:(51)  = 51  = 51
DM【垃圾大王】:“我真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PC【森】:“等等,不是你下手的吗?”
【骰子】:.r 1d6 那我也
【骰子】:小鱼海咲因为:那我也,投出了:(1)  = 1  = 1

DM【垃圾大王】:“这个并不重要,你们只需要做观众就好了。”站在他后面的朱枝也笑了一笑。
DM【垃圾大王】:“就像来这里时说的那样,逢魔的时刻会见到各种诡异之物。那不就代表着,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很多不能理解的东西么?”

PC【森】:“嘛...血腥程度多重呢,如果太重的话我申请待在屋子里。”
【骰子】:.r d6
【骰子】:剧本制作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 1  = 1
DM【垃圾大王】:他们回去了房间。

PC【森】:“恩,也倒是,但想要搞懂的话也是推进人类前进的方向啦。”
PC【诺曼】:感觉二六说的有点道理,却又觉得哪里不对
DM【垃圾大王】:你们犹豫不安,直到夜幕降临。
DM【垃圾大王】:村子里面弥漫着死亡阴暗的气息,好像大家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DM【垃圾大王】:你们呆在房间里,思考还要调查什么。

PC【森】:“我说,你什么打算呀。”一边给在床上发烧的某人捂毛巾。
PC【诺曼】:“等明天吧……”
PC【诺曼】:“既然二六先生这么说了,我们姑且还是相信他吧。”

PC【森】:“不准备继续调查了吗,看起来会很好玩哦。”
PC【森】:“啊,出现了那种东西你居然还这么淡定吗?”
PC【森】:“那我去厨房找点吃的看看吧。”

PC【诺曼】:“这么一说我也有点饿了,一起去看看有什么能够填下肚子的吧。”
DM【垃圾大王】:没有点蜡烛。只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形拿着菜刀,他手起刀落,一直在砧板上敲下痕迹和响声。
PC【诺曼】:“……”
DM【垃圾大王】:这是林二六的父亲。
PC【森】:/me 示意别出声,让我先出去看看他想干什么。
PC【森】:“那个...?”从旁边露出了身子,不过没有靠近。

DM【垃圾大王】:“你们,你们来了?”
PC【森】:“我,我,来了?”
DM【垃圾大王】:“你们知道吗?”他突然冲过来,手上拿着菜刀。
DM【垃圾大王】:在你们害怕的时候,他抓住了柯南。

PC【森】:/me 枪拿在手上。
PC【森】:“我只要死了的话,有人就可以不用死了吗?”

DM【垃圾大王】:摇晃着他的身体,眼睛睁得大大的:“林二六,林二六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DM【垃圾大王】:“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PC【森】:“.......”这个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PC【森】:“啊,是吗...那?”
PC【森】:然后呢...这个人想干什么呢。

DM【垃圾大王】:“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他左右张望了一下。
PC【森】:“那个,可以先把菜刀放下来吗...我还以为会被切死。。。”
DM【垃圾大王】:“我要拿着,他,他可能会杀我的,会杀我的。”
PC【诺曼】:“什么地方?”
PC【诺曼】:“二六先生不是好好的吗?虽然的确是有些神神秘秘的。

DM【垃圾大王】:“林二六的墓地。”
PC【森】:“他为什么要杀你呢。”
PC【阿泽】:/me 默默地跟着去
PC【森】:“是去干什么呢。”
PC【库珀】:“你们在干。。啊 先生你。。”
PC【诺曼】:跟上看看
PC【库珀】:/me 捂着毛巾从房间里出来看着这一幕有点惊恐
DM【垃圾大王】:“只是拜祭,并无他意。”
PC【森】:“恩,那行...”谁信啊,你们信吗,你们谁信吗
PC【库珀】:“你们这是。。去。。墓地?”
PC【库珀】:“那 我。。也跟着去吧。。”

DM【垃圾大王】:你们偷偷打开了大门。走向了后山。
DM【垃圾大王】:还是你们熟悉的道路,但是晚上看上去总是阴森森的

PC【库珀】:/me 完全不想一个人待在这个屋子里
PC【诺曼】:默默跟在林二六父亲的身后
DM【垃圾大王】:在接近墓地的时候,他转了一转,转去了库珀去过的那条小路。
DM【垃圾大王】:那是一个隐蔽的山洞。

PC【森】:“居然还有这种地方吗。”
PC【库珀】:“这里。。我好像来过。。。” 半蒙着眼睛嘀嘀咕咕
DM【垃圾大王】:尽头是一个破旧的神主牌,上面写着林二六之墓
DM【垃圾大王】:“这里,就埋着真正的林二六。”他对你们说。

PC【诺曼】:“这是怎么回事?!”
DM【垃圾大王】:“而你们见到的林二六,并不是林二六。”
DM【垃圾大王】:他跪了下来。
DM【垃圾大王】:向你们讲述了一个故事。
DM【垃圾大王】:20多年前,上一次神婚的时候。

PC【森】:/me 坐了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零食。
DM【垃圾大王】:神婚只是一个开端。真正的祭祀,是神婚之后的婴儿。
DM【垃圾大王】:每次神婚过后,山神庙里会剩下腹部开裂而死的新娘,和淘淘大哭的婴儿,神的子嗣。
DM【垃圾大王】:将神的子嗣作为供物杀死在祖坟,才是神婚祭的最终仪式。
DM【垃圾大王】:当时林二六是一个出生不久就疾病缠身的婴儿。林二六的母亲作为仪式中神妻的侍女参加了祭祀,她接受不了丧儿的苦痛,把神子换了过来。
DM【垃圾大王】:于是那次的神婚,出事了。
DM【垃圾大王】:而现在见到的林二六,是当年山神的儿子。
DM【垃圾大王】:神子和人类总是有所不同。他们的长相特别俊美,然后还长着。。。。

PC【诺曼】:“……”
DM【垃圾大王】:林二六的父亲抬起头看看你们一眼:“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婴儿。我的妻子告诉我所有的神子都长这个模样。但我。。。。但我真的。。。不能。。。。不能接受。。。。他的腿。。。”
PC【诺曼】:“所以说,这个林二六其实不是你血缘上的儿子?”
PC【诺曼】:“他的腿怎么了?”

PC【阿泽】:“所以他回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DM【垃圾大王】:“他的双腿。。。不是人类的腿。”
PC【阿泽】:/me 作为见习警察也听出了一些问题
PC【阿泽】:“不是人类?”
PC【阿泽】:/me 倒吸了一口冷气

DM【垃圾大王】:“那是。。。那是。。。”他的瞳孔睁得老大,你们还清楚地看到他眼里的红色血丝:“像是山羊一样,膝盖反过来的腿,脚趾的地方,则是蹄子。”
PC【森】:“那次神婚最后发生了什么?”
DM【垃圾大王】:“祭祀的神子失踪,村子一直人心惶惶。而且的确失去了山神的庇佑,我们再也抓不到蛇,捕蛇犬也相继死去,种什么也种不活,养什么也养不成。”
DM【垃圾大王】:“但神婚必须是林六十的诞生才可以举行。村子里人丁开始稀薄,很多还生不出子嗣,才一直拖到现在。”
DM【垃圾大王】:“大家都说是山神的愤怒,都指望着这次神婚呢。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DM【垃圾大王】:“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你们快走吧,带着林二六。“
DM【垃圾大王】:林二六的父亲半夜把你们约在了无名山洞见面,把真相告诉了你们。
DM【垃圾大王】:现在到底要怎样做,就取决于你们了。
DM【垃圾大王】:“他要报仇,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村子里的人肯定都是他杀的,全部都是当年参加神婚祭的村民。”

PC【森】:“......”
PC【诺曼】:“那怎么才能阻止他呢?”
DM【垃圾大王】:“仇恨已经蒙蔽了他的双眼,你们带他走吧。”
PC【森】:“带不走呀。”
PC【森】:“要带走的话他就要把我们弄死了。”

PC【诺曼】:“说得轻松啊……怎么带他走啊……”
PC【库珀】:“26先生有没有什么 特别在意的事物?”
DM【垃圾大王】:“昨晚我和他谈话,他想彻底破坏这个仪式,不想再有无辜的女人受害,例如他的母亲。”
PC【诺曼】:“这……也能算是一件好事吧?”
PC【森】:/me 暗中踢了一脚剧本。
PC【森】:/me 嘘

DM【垃圾大王】:“没有这个仪式,村子会一直衰败,不可能的,不可能不要这个仪式的。”
DM【垃圾大王】:“这是村子的根本,我们赖以生存的根基,你们怎么可以理解!”

PC【森】:“的确是很重要呢。”
PC【诺曼】:“啊,没错,是我失言了。”
DM【垃圾大王】:“你们生活在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那里到处都是钱,都是黄金,都是白花花的宝石。”
DM【垃圾大王】:他似乎情绪有点激动:”这个山村,没有仪式会死的,会死的,每次神婚选出的神妻,都是自愿的,只是牺牲一个人,就可以换来长久的幸福。“

PC【库珀】:“啊 嗯 理解的理解的。”
DM【垃圾大王】:“难道这种牺牲不是有价值的吗?这可是崇高的献身!”
PC【森】:“恩,所以我们是来参观得啦。”
PC【库珀】:/me 嘀咕:这个国家的风土人情还真是奇怪
DM【垃圾大王】: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失态了,告诉你们他先回去不然会引起林二六怀疑。
PC【诺曼】:/me 点点头
PC【诺曼】:“所以说?我们还是不要参和到这个村子里的事吧?”

PC【森】:“那我们先回去啦。”
PC【库珀】:“可是。我们这么放下26先生不管么”
PC【库珀】:“遗产的事。。。”

PC【诺曼】:“那我们就回去吧?虽然我对神婚的仪式有点好奇,不过要是蹚浑水的话那还是算了。
PC【森】:“不觉得复仇很有意思吗。”
PC【库珀】:“感觉26先生是好人啊“
PC【诺曼】:“那你的想法是?”
PC【森】:“我觉得待着就好吧。”
PC【诺曼】:“你们啊……”
PC【森】:“我倒是挺想看看会发生什么的,你们要走的话就走吧。”
PC【诺曼】:想了想一个人下山的话也未免有些危险……
PC【森】:“作为一个侦探,还是要稍微磨练一下自己的意志的。”
PC【库珀】:“就这么走了? 毕竟。26先生带我们来的”
PC【诺曼】:“既然这样那我也就留下见证一下这个仪式好了。不过话说前头,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PC【森】:“啊?这么一说啊...旅行者本身就是一个观测者的角色呢。”
PC【森】:“什么都不做不去评论的话就好啦。”

PC【库珀】:/me 跟上去
DM【垃圾大王】:你们返回到村庄里。
PC【森】:“比如明天,明天过后你有什么打算呢?和我们回去吗。”
DM【垃圾大王】:除了库珀之外,另外两人刚刚走回村庄就被村民抓住,看来你们都忘记了宵禁令。
DM【垃圾大王】:“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DM【垃圾大王】:“你们就是凶手吧!?”
DM【垃圾大王】:两个村民拿着火把和干草叉靠近了你们。

PC【诺曼】:“我们只是出来吹吹夜风的啊……”
DM【垃圾大王】:“跟我们走!”
PC【森】:“恩?为什么要走啊,林先生把我们带出去转了一圈,给我们讲解了一下神婚的历史。”
DM【垃圾大王】:“你们这些异乡人真是烦人。”他们推推揉揉你们。
DM【垃圾大王】:“这里的都是林先生。”其中一个鄙视地看了你一眼。

PC【森】:“不过,这个的确是我们的问题,不该就这么出来的,但是因为实在是很想了解,所以就在半夜问了问,还去墓地转了一圈。”
PC【诺曼】:“抱歉抱歉,是我们的不对。”
PC【森】:“纳尼?都姓林吗?”
PC【森】:“林二六他爸爸叫什么啊...”

DM【垃圾大王】:“今天你们就在村长家的地窖度过吧。明天就是神婚,不能再出什么乱子。”
PC【诺曼】:“好吧。”
PC【库珀】:/me 在026门口想了想 还是敲了门
DM【垃圾大王】:库珀发现门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DM【垃圾大王】:于是你们两人被干草叉推着,到了村长的家里。

PC【库珀】:“。”
PC【诺曼】:老老实实的
PC【库珀】:/me 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
PC【森】:“QAQ我不要去嘛。”
PC【森】:/me 哭脸

DM【垃圾大王】:弗拉格诺曼在今天早上就见过村长,此时村长正眉头紧皱地喝着茶。
DM【垃圾大王】:“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他问。
DM【垃圾大王】:“这两个人,大晚上的村子闲逛,谁知道是不是杀人犯。”

PC【诺曼】:“一时不太习惯宵禁,在外面吹了吹夜风。”
PC【诺曼】:抓了抓脑袋

DM【垃圾大王】:村长挥挥手让那两个人退下。
DM【垃圾大王】:“你们有什么想问,就问吧。”村长对你们说。
DM【垃圾大王】:库珀自己一个走进了林二六的房间。
DM【垃圾大王】:这里就是普通的一个小房间。

PC【库珀】:小声“26先生?”
DM【垃圾大王】:似乎林二六和朱枝都不在这里。
PC【库珀】:/me检查床头柜
DM【垃圾大王】:库珀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一张纸,上面似乎是一堆林氏的名单,有一些是被画了大写的X,旁边还写着日期,和之前的死者都对得上。
DM【垃圾大王】:然后有两个被圈了起来,旁边写着的日期正是今晚,其中一个还备注着:村长。

PC【诺曼】:“神子到底是什么?”
PC【库珀】:“嘶 —— 这是?”
PC【诺曼】:询问村长
DM【垃圾大王】:“你们都知道了?”他看了一眼你。
PC【库珀】:/me 手机拍照
PC【诺曼】:“大概知道了些皮毛。”
DM【垃圾大王】:村长在等待你们的回答。
DM【垃圾大王】:“你们有听过畜神么。所以养殖牲畜的牧人都信仰畜神,只要讨好了畜神,就会获得长得极好的牲畜。”
DM【垃圾大王】:“我们的山神也是一样,只要讨好了它,它就会庇佑我们的村子。”

PC【诺曼】:“知道,在不少地区都有类似的传说。”
DM【垃圾大王】:“神灵是真的存在的,你们城里人可能不会相信,但作为一族之长,我自然知道那些代代流传的禁忌之秘。”
PC【森】:“那还是挺厉害的啊...”
DM【垃圾大王】:“那个山神,如果用你们所了解的知识来称呼的话,有一个名字。”
PC【诺曼】:“能说来听听吗?”
DM【垃圾大王】:“那就是,潘。记载在希腊神话中,羊蹄人身的神灵。”
PC【诺曼】:“呃,等等,那个可是希腊神话啊……”
DM【垃圾大王】:“你们有想过神话是怎样来的么?”
PC【诺曼】:“先不说地域上就差了十万八千里,文化就完全不同啊。”
PC【诺曼】:“您该不是说神话是源于现实吧?”

DM【垃圾大王】:“神话的由来,是古人口口相传并认为真实发生的故事。”
PC【森】:/me 踢。
PC【库珀】:/me 还是决定出门去找村长
DM【垃圾大王】:“为什么古人相信,现代人就不相信了呢?难道人类的想象力真能如此无穷,连神都能想象出来了。”
PC【森】:“神话当中有不少是人类为了途方便而制造出来的东西,什么向神父忏悔啊...之类的。”
PC【森】:“真假还是有不少的呢。”

DM【垃圾大王】:“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神灵是真实存在的,正是古人见过,他们才会相信。”
PC【森】:“真的,当然有了。”
DM【垃圾大王】:“这些伟大的神灵,来自遥远的宇宙,在他们面前我们是如此渺小的存在。”
PC【诺曼】:“的确,既然不能证伪,那么这个观点也是有可能的。”
DM【垃圾大王】:他拿出了一本古旧的书籍。
DM【垃圾大王】:看上去就像是草纸。

PC【诺曼】:“这是?”
PC【库珀】:/me. 出门主动找巡逻的 高举双手 “你好 你好 ”
DM【垃圾大王】:“这是我们村长流传的古本。”
DM【垃圾大王】:“它记载了关于山神的一切。”

PC【诺曼】:“能让我看下吗?”
DM【垃圾大王】:巡逻的人把库珀也押送到了村长家。
PC【库珀】:“你们。。也在这里啊”
DM【垃圾大王】:“我拿出来就是希望给你们。你们走吧,估计明天过后,世上再没林家村了。”
DM【垃圾大王】:你们还没来得及嘘寒问暖,侧房就传来了尖叫声。是村长的妻子。

PC【库珀】:/me 看着上面的村长。。突然怂了
PC【诺曼】:“怎么了?”
DM【垃圾大王】:村长面色变了一变,通知外面的村民,集中起来!
PC【库珀】:“抱歉 我看到同伴们都不在 出来找他们了”
PC【森】:/me 接过书
DM【垃圾大王】:男性村民们集中起来围住了侧房。
PC【森】:“......”
DM【垃圾大王】:他们高举着火把,大嚷着给自己壮胆。
PC【库珀】:小声 “我在26先生的房间里 找到一份死亡名单”
PC【诺曼】:把书收到内袋里,然后再一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DM【垃圾大王】:现在村长的房间只剩村长和你们几位。
PC【诺曼】:先退出房间……
PC【库珀】:跟着退
PC【森】:/me 我们回26家吧。
PC【森】:/me 当然和别人打个招呼。

DM【垃圾大王】:你们站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村民。
PC【诺曼】:退到外面村民堆里
PC【库珀】:“名单上写着 今晚轮到村长了 你们看”
PC【库珀】:/me 边退边向同伴展示

PC【诺曼】:“那村长夫人呢?”
PC【森】:“...我们,在其他地方露面吧,要背锅了。”
PC【森】:“村长如果出事的话,我们就会被当成第一嫌疑人。”

PC【库珀】:“我们先去到村民那边吧。。”
PC【森】:“不行。”
PC【森】:“那样反而会更容易出事,因为有人看到我们和村长在一起了,如果被其他村民看到的话就知道我们当时在场,这样先入为主的我们当时和村长在一起的事实会更明显。”

DM【垃圾大王】:另外一个似乎就是村长夫人。
PC【库珀】:“。”一脸懵逼的看着小鱼
PC【诺曼】:“总之我们现在都在这里,如果接下来真的发生了什么,也能证明我们的清白。”
PC【森】:“村长,你和他们去看看吧。”
PC【森】:“我们留在这里以防万一。”

DM【垃圾大王】:“不,我就在这里。”
PC【阿泽】:/me 一头雾水,想办法跑开去找林二六
PC【森】:“为什么呢...”
PC【森】:“那你们两个去村民那边看看吧,我和村长在这里。”
PC【森】:“顺便问问看发生了什么。”

PC【库珀】:“嗯 好的。”
DM【垃圾大王】:村民里面有几个人突然脸色变得铁青,你们可以认到那是曾经搬动尸体的小伙子们。
DM【垃圾大王】:此刻他们突然跪在地上,双手在身上胡乱抓出血痕,腹部高高突起。
DM【垃圾大王】:然后下一秒,他们的肚皮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爆开,里面爬出来许多小蜘蛛。

PC【森】:“...为什么会觉得明天就没有林家村了呢。”
PC【森】:/me 问道。

DM【垃圾大王】:目睹过之前的惨剧,这样的也只算是普通了。
DM【垃圾大王】:如同恐怖片一样的画面呈现在你们的眼前,村民们开始四散而逃,生怕那些蜘蛛爬到他们身上。
DM【垃圾大王】:非常幸运地,蜘蛛都没有跳到你们身上。
DM【垃圾大王】:有两只蜘蛛跳到了考古学家的身上。

PC【诺曼】:赶紧拍掉!
PC【诺曼】:掏出打火机用火烧
PC【诺曼】:/me 赶紧脱了衣服扔在地上

DM【垃圾大王】:巨大的蜘蛛出现在房顶。
DM【垃圾大王】:柯南曾经见过

PC【诺曼】:撒丫子就跑……
PC【森】:“那...还有什么心愿吗。”
PC【库珀】:跑
PC【森】:/me 问村长。
DM【垃圾大王】:“作下的孽,迟早是要还的。”
DM【垃圾大王】:就在你们准备跑的时候,坐着轮椅的男人出现在院子门口。

PC【森】:“是吗,那么...还有什么遗愿或者话语想要托付的吗,没有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DM【垃圾大王】:“你知道这一天会到来的吧,村长大人。”
DM【垃圾大王】:“或者我应该叫你。。。爷爷?”

PC【森】:/me 找个好位置,准备回林二六家里睡觉了
DM【垃圾大王】:“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就只是为了一个神祭吗?”
DM【垃圾大王】:“她是自愿的!”村长高呼起来。
DM【垃圾大王】:“我可不怕你,林二六。你以为世代传承的神祭,没人会考虑过这样的情况么?”
DM【垃圾大王】:村子拿出了一把金色的笛子。
DM【垃圾大王】:然后他吹响了笛子。
DM【垃圾大王】:那是如此怪异恶心,似乎不属于人类的笛声。

PC【森】:/me 看看林二六的反应,看看笛子,如果二六不太对,就去打断笛子。
PC【森】:不,直接开枪。

DM【垃圾大王】:林二六看到笛子时惊讶了起来,随着笛声的开始,他的脸开始扭曲模糊了起来。
PC【森】:/me 开枪射笛子
DM【垃圾大王】:他忍住疼痛,大叫了一声:”朱枝!“
DM【垃圾大王】:手枪直接把笛子打落在地。
DM【垃圾大王】:巨大的蜘蛛跳到村长的面前。

PC【森】:/me 闭眼
PC【森】:/me 转身走到林二六那边

DM【垃圾大王】:在你们的面前,那只巨大的蜘蛛开始扭曲变形,那是完全不能用言语描述的肢体扭曲。
DM【垃圾大王】:最终,蜘蛛变成了一个赤裸的女人,你们熟悉的朱枝。

PC【诺曼】:揉了揉眼,一脸懵逼
DM【垃圾大王】:“正和之前你们所说的,这世间之物远远并非人类所熟知。”
DM【垃圾大王】:朱枝从口中喷出蛛丝,逐渐捆绑住绝望的村长。
DM【垃圾大王】:这件事情似乎就这样告一段落了,随着村长的死亡,林二六告诉了你们整个故事。
DM【垃圾大王】:和他父亲所说的一样,只是当年的神妻,是村长亲自推出来的亲生女儿。

PC【森】:“...”
PC【森】:“罪吗。”
PC【森】:“说起来,那个笛子是什么啊?”
PC【森】:/me 捡起来看看。

PC【库珀】:“何苦”
DM【垃圾大王】:看上去就是一支纯金的笛子。
PC【森】:“这个我要拿去卖了!”
PC【森】:“二六你要吗,我们把这个烧金块卖了。”

DM【垃圾大王】:“拿着吧,以后或者会有用呢。”
DM【垃圾大王】:“你们知道吗。如果你认识了一个人,你就会发现你经常会碰到他。”
DM【垃圾大王】:“如果你遇到了什么事,那之后可能就会一直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PC【森】:“这个是干什么的啊,好像对你有危险,所以我就立刻打下来了.”
PC【森】:“是吗...噩梦的开始吗,倒也挺好的呢。”

DM【垃圾大王】:“遗产我放弃了,我就和朱枝留在这个村庄,和父亲一同生活吧。”
PC【森】:“可以稍微磨练一下意志。”
PC【森】:“纳尼,那你们村准备通网吗?”

DM【垃圾大王】:“就这样,呆一辈子吧。”
DM【垃圾大王】:他掀开了他盖在轮椅上的布,这让你们得以看清他的腿。

PC【诺曼】:“是吗……那么神婚……再也没有了吧?”
DM【垃圾大王】:那是。。。。塑料做成的假腿。
DM【垃圾大王】:“为了成为一个正常人,我硬生生把自己的腿砍掉了。我。。。我也不想这样选择的。”

PC【森】:/me 推导这里开通网络,然后以后我们再过来玩。
PC【诺曼】:“这真是……”
PC【森】:“......很疼的样子啊...”
DM【垃圾大王】:“你们走吧,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打电话给我就好了。”
PC【库珀】:“26先生。。”
DM【垃圾大王】:他把他和朱枝的手机号码交给你们。
PC【诺曼】:点点头
PC【森】:“不过外面的世界似乎有义肢的哦~可以给自己装上的,而且效果不错。”
PC【库珀】:“这里不是没信号么”
DM【垃圾大王】:“你们可能理解不了这样的复仇,但是有些东西,是非做不可的。”
PC【森】:“我认识几个法医,可以帮你做点类似的东西。”
DM【垃圾大王】:“总会有信号好一点的时候。”
DM【垃圾大王】:他非常感谢你们的好意,但他拒绝了:”我已经习惯了。“

PC【森】:“这样啊。”
DM【垃圾大王】:你们离开了噩梦一般的林家村。
DM【垃圾大王】:回到了长林镇。
DM【垃圾大王】:你们翻查了村长留下的草纸,书籍里面记载了关于山神的真相。
DM【垃圾大王】:这件事让你们意识到,世上太多未知的事情,或许它们都是真的。
DM【垃圾大王】:被稱作偉大之潘神的存在是莎布-尼古拉斯雄性的一面。作爲狂野不羈的生命之力,潘神如同其本體一般從未被具體描述過,而任何與其遭遇之人也早已驚嚇致死或精神失常。潘神偶爾會與人類女性媾和。 與其交合之人將無可避免的陷入瘋狂,但于此之前會誕下使人難以忘卻、美貌非凡的子嗣。任何人在與他們對視時都會察覺他們的眼中閃著放蕩不羈的奇特光芒,但除此之外他們的其它特徵與常人無異。
DM【垃圾大王】:古书里面提到了一个奇怪的名词:莎布-尼古拉斯。虽然你们未曾听过,但不知为何一看到这个名字,就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