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收束点 Part 1  (阅读 1080 次)

副标题: 死狗、死宅、体术笨蛋、以及平庸的人。国家权力乙烷。

离线 kirsi

  • 萌新Keeper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4
  • 苹果币: 0
【LOG】收束点 Part 1
« 于: 2017-08-13, 周日 09:25:04 »

pre scriptum
劇透 -   :
其实是因为KP和PC们将一个主要的团鸽了太久了,为了找回RP的感觉才开了《收束点》。

模组基本资料:
劇透 -   :
【KP】Kirsi
【类型】调查、现代、DG
【注意】
1. 由于是临时开团,完全没有准备台本。重复。KP完全没有准备剧本。属于临时发挥。请注意避雷。
2. 理论上是短到中型团。
3. 这是一个有些名气的DG模组。请注意不要剧透。
【内容】
调查员们奉命前往Tennesse调查一个离奇的杀人案。
杀人凶手具有非常荒唐的特性。

调查员资料:
劇透 -   :
【PL】维所
【PC】哈里斯 Harish
【基本资料】
男,30岁,在美印度人。在电话转接公司上班。也有当律师所咨询的接线员。
背地里的身份是个FBI调查员,有着被拷打前就会把事情全部说出口的惊人意志力。
天知道他怎么过考试的。在印度家里是医生,原本在法医部,但最近易装潜伏当接线员。
对签证官走过眼前时会莫名心惊胆战。
【KP补充】
看技能分配应该是担当司机&急救兵的角色。
其他PL们提到狗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指这家伙。

【PL】阿虚
【PC】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Nicholas Moses Rosso
【基本资料】
男,25岁,美国人,FBI特工。
【KP补充】
看技能分配应该是一个工程师兼骇客,在科技方面比较拿手。
其他PL们提到基佬和欧耻基本上就是指这家伙。

【PL】Q妈
【PC】瑚太朗 Kotaro
【基本资料】
男,25岁。美国FBI特工。中国人。日本名字。
【KP补充】
看技能分配应该是一个体术高手。
先不吐槽名字国籍什么的,当做普通的在美第二三四代的孩子吧。
其他PL们提到巨O之类的基本上就是指这家伙。

【PL】空调
【PC】斯普林·海耶斯 Springer Hayes
【基本资料】
男,24岁。已经不算新人的FBI调查员。
然而无论是枪法、身体素质,还是侦查能力、观察力,都只能说是普通甚至普通以下的水准,
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走了关系才加入了FBI。
【KP补充】
技能分配非常平庸,也就劝说、快速交谈、心理学勉强能用。也会些人类学。
看来应该是负责与NPC往来和交易的角色。
虽然PL说想玩没用的PC,然而在这群PL中总是担当头脑角色。
其他PL们提到贫O之类的基本上就是指这家伙。虽然这次不是女性PC。

跑团记录:
劇透 -   :
时间是2017年8月11日。
哈里斯、瑚太郎、尼古拉斯以及斯普林虽然各自在进行着不同的任务,却在同时间收到了一封手机短信。

引用
于 08-12-2017 15:00
在 Knoxville, Tennessee 的FBI分局集合。
遵从 James Derringer 的指示。
1st priority mission。
阅读后删除。

这也算是你们习以为常的日常了。
任务临时更改和调配是再普通不过的事。
这次又是怎么回事?恐怖组织吗?
你们思考着自己的专业,同时想着任务的性质,往那地方前去。

= = = = = = = = = =

时间是2017年8月12日 14:32。

到了集合地点,你们才发现这次传唤了四人。
你们都已经是老相识,合作过几次,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尼古拉斯:“呵呵呵”
哈里斯:“哦,上帝”
瑚太郎:“。。。”
斯普林:“啊,太好了,你们几个也来了啊。”
哈里斯:“你为什么这么惩罚我,我做错了什么”
瑚太郎:“我很怀疑这次任务要这个谐星作甚”
斯普林:“本来还以为是只找了我一个人,稍稍有点担心呐,有认识的人在就放心多了”
尼古拉斯:"嗨嗨 让开,你挡到我的WIFI信号了,别妨碍我捞老婆”
哈里斯:“肥宅滚啊,那是我老婆”
瑚太郎:“一个谐星,一个傻逼,一个只会打扮的贫。。。头大啊”
哈里斯:“啊,出照月了”
尼古拉斯:“哦”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投掷 电脑使用 黑掉狗子的号 : 1d100 = 6
KP:拒绝。

斯普林:“哎呀,话说,你们知道是什么事情才让我们集合起来的吗?我那边原本的案件正在最关键时刻,抽不开身呀。”
瑚太郎:“不清楚,我没收到其他任何消息。”
瑚太郎:“本来我还在度假中途的,哎”

哈里斯:“我不喜欢Derringer,不如说我不喜欢那些高层人员”
哈里斯:“总觉得他们会私底下克扣我工资”

斯普林:“唉,不要摊上麻烦事就好了,我那边的案件可是个硬骨头。已经拘捕了四十多个嫌疑人,正准备进行一场马拉松式的审讯呐”
哈里斯:“你这效率居然没被抓起来内部调查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哈里斯:“结束这次任务我就可以回去捞船了”

瑚太郎:“那边那个,别想了,这次没照月。”
瑚太郎:“说实话,这组合我想不到会是什么类型的任务。”

尼古拉斯:啪
哈里斯:“当然是裁员啊”
哈里斯:“T上任后对我们这些饭桶看不惯很久了”

尼古拉斯:“我觉得我黑了他们游戏可能还能快点得到照月”
斯普林:“对了,大家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去酒吧呀,我请客,要谢谢上次的案件里你们的协助呀。”
哈里斯:“失业后我想去当个面包师”
尼古拉斯:“不不不,只有你是饭桶”“我已经黑过那个黑鬼的邮箱了,啧啧,TFBOY那是什么?”
哈里斯:“喂,喂内部举报吗”
哈里斯:“对,没错 我要举报尼古拉斯”

瑚太郎:“下次有机会聚聚吧。”
斯普林:“啊,抱歉,有电话进来……hello…是的,什么事,哦,已经捉到犯人了?”
斯普林:“其他的嫌疑人也放回去了?好吧,我知道了,我这边结束后就回去……”


正当你们互相欢乐地贫嘴时,James Derringer 走了出来,来到大厅。
詹姆士并没有对你们说什么,仅仅是点头示意,让你们跟上去。

哈里斯:跟上去
尼古拉斯:收起电脑跟了上去
瑚太郎:跟着
斯普林:“哎呀,到底是什么案件,需要我们这几个人才能处理呀。”

你们来到了一个除了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以及一台电视以外,什么也没有的房间。
四面墙上没有玻璃。仔细一看,会发现天花板有三个摄像机。
你们很清楚,这是“审问”用的房间。
詹姆士:“请坐下。”
他对你们这么说。

瑚太郎:随便选了个位置
瑚太郎:“看着像审讯一样啊,但是审讯不可能会让我们带武器的吧,笑。” 摸了摸身上的手枪

哈里斯:用手机写遗书
哈里斯:“好吧,我承认冰箱里你的布丁是我吃的”

斯普林:“审个犯人需要这么多人吗?” 有些疑惑的坐下了

詹姆士是个看起来很干练的中年人。头发黑白相交,梳成标准的西装头。
穿着是全套的西装,不过衬衫留了几个扣子没扣,看得到一点锁骨。
领带被松开,随便地挂在脖子上。他应该也是刚开完一个重要的会议吧。

詹姆士:“传唤各位来,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调查一个杀人案件。”
詹姆士:“我也知道一个普通的杀人案件就动员四位探员太过于夸张,不过这也是上头的命令。”

瑚太郎:“所以,不普通吗?”
詹姆士:“...... 非常不普通。”
尼古拉斯:“还是说我们有嫌疑?”
斯普林:“嘛,既然是命令,案件简报呢”
瑚太郎:“。。。好像没带资料来的样子?”

詹姆士:“首先,你们先安静看看这个。”
他起身,打开了电视机。

银幕上,是一个监视摄像机的画面。
时间是四天前,2017年8月8日 22:17。
地点是Alabama州的一个加油站。

一个年轻人走进了加油站的便利店。
他看起来情绪非常的激动,嘴巴一直嘟囔着些什么。
很可惜,这个监视影像并没有录音。
他的脸色苍白,并且看起来极度恐慌。

他向着柜台店员叫了些什么。店员只是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
年轻人靠近柜台,和店员起了口角。
店员似乎警告或者威胁了什么,指着摄像头,又指着窗外。
然后年轻人情绪激动地大叫后向店员的头挥了一拳。

店员的头颅立刻以诡异的角度和速度弯过去。
脖子颈椎骨似乎断裂了,整颗头失去了支柱,就这么悬挂在肩膀的一边。
几秒后,皮肤支撑不住头颅的重量,头颅彻底离开身体,掉到地上。
这时,身体才向旁边倒去。鲜血四溅,也将年轻人的衣服染红。

尼古拉斯:“FUCK”
瑚太郎:“。。。这个力道,原来如此”

年轻人向后退了一步,看起来非常震惊。
几秒后,他打开柜台的收银机,带走了所有的钞票。
他又随手拿起许多的罐头,看上去应该是药罐,再向店外慌张跑去。

就算经验老道的四位探员,也无法置信地看着电视银幕。
这个力道,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 Harish 投掷 san check(55) : 1d100 = 40   成功
* 瑚太朗 投掷 san check(75) : 1d100 = 15   成功
* 斯普林·海耶斯 投掷 san check(55) : 1d100 = 38   成功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投掷 san check(45) : 1d100 = 89   失败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目前的san值为44


瑚太郎:(等等,Kirsi以前说过,他的团都可以避免战斗的。。。这就很尴尬了。)
KP:(你觉得一定要战斗?)
瑚太郎:(不,我只是说我是按照会战斗来考虑建卡的,浪费了)
哈里斯:(你哪来的自信一定不会打起来)
哈里斯:(瞥一眼某人)

哈里斯:“哦,见鬼 原来漫威画的是真的”

尼古拉斯:“窝草 吓死宝宝了”

尼古拉斯表现出震惊的样子,一时间脑袋无法思考发生了什么事。
其他三人则是立刻转换心情和思绪,开始思索那年轻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詹姆士:“理解事情的严重性了吗?” 詹姆士面无表情地说着。
斯普林:“恩,明白了。”点了点头
斯普林:“他肯定是抢走了很多钱”
斯普林:“要不然上头不会这么重视”

哈里斯:“你是说已经有邪恶组织研究出了超级力量但我们仍然一无所知”
詹姆士:“......过去两个星期里,这个年轻人抢劫了六所加油站。”
詹姆士:“分别在Tennesse,Alabama以及Georgia州。不过,杀人案件仅此一个。”


瑚太郎:“我问个问题。”
瑚太郎:“没有请口语专家试着翻译一下这人说过什么话吗。”

詹姆士:“有。”
瑚太郎:“那么?”
他拿起了一张纸,然后念着
詹姆士:“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詹姆士:“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詹姆士:“把钱拿出来给我,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詹姆士:“还有止痛药。求你了,给我止痛药。”
詹姆士:“......基本上是这样的话。”


斯普林:“恩?这个案件这么严重不是因为他抢了很多钱吗”
瑚太郎:“不,严重的是那个力道。最少这不是普通的杀人事件。”
瑚太郎:“而且,杀人那个应该是第一次事件吧?”


詹姆士:“......这位年轻人已经追捕归案,现在正在隔壁的聆讯室里。”
尼古拉斯:“那么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詹姆士:“我要你们查出,这位年轻人究竟是如何得到这怪异的体质。”
他又拿起一张纸,递到你们眼前。

瑚太郎:“体质吗。”
斯普林:“锻炼吧?”
哈里斯:“他看起来像从实验里逃出来的不稳定产物”
瑚太郎:“变秃了吗?”
尼古拉斯:“真是有趣啊”
斯普林:“你们没看过吗?中国有一种东西叫做功夫,可以徒手拍碎石头。” 摆出一个电影里看到的架势
瑚太郎:“。。。不,记得我祖父说过,那些东西虽然有,但是没这么夸张。”

斯普林:凑过去看刚刚递过来的纸
瑚太郎:“念出来吧。”

引用
Billy Ray Spivey。
父亲 Rich Spivey,母亲 Angel Spivey。
18岁,住在Groversville,Tennesse。
高中毕业后在离家一小时的一个修车厂工作。

昨日由四名警察在Georgia的一个加油站里,向其射击了四发子弹,才将其拘捕。
子弹的命中部位方分别是,胸前两颗,右肩一颗,右腹部一颗。
也就是说,四发子弹里有三发理应是致命伤。
今日,伤口已痊愈。

2017年8月8日,在抵达Alabama的加油站前,在自家与父亲起争执。
然后,比利将父亲的胸口用双手直接贯穿,再逃出家。

瑚太郎:“。。。。怪物一样?”
哈里斯:“这名字真够金属”
哈里斯:“这孩子应该是被超人咬了?”

瑚太郎:“突然觉醒什么的?啊,像那个基因锁之类的?笑”
斯普林:“嘿?长官?这真的不是在拍节目吗?FBI内部制作的惊奇节目?”
詹姆士:“你觉得我们会闲到特意中止你们各自的任务,让你们看这种无聊的笑话吗?”
斯普林:“好吧,看样子果然是很棘手的案件”
瑚太郎:“好吧,不开玩笑了,这人交代了些其他什么事吗。”
瑚太郎:“你们不可能没问过他4天前或者更早前遇到了什么,或者去过什么地方吧。”


哈里斯:(有人找我出门,我先装死)
瑚太郎:(我来推进吧。)
瑚太郎:(你们这些人只知道卖萌。。。)


斯普林:“他父亲呢?不会也痊愈了吧?”
詹姆士:“父亲确实死亡,两天前已下葬。尸检一切正常,就是贯穿了胸口,心脏和肺部破裂而死。”
斯普林:“那么不是遗传父亲的,” 耸耸肩,“母亲那边呢?有没有过类似的痊愈能力或者怪力的报告?”
瑚太郎:“说实话,我更倾向于这人是遇到了什么东西。”
尼古拉斯:“不会有的,不然也不会轮到我们来处理

詹姆士:“我们给比利打了足以致死的麻醉剂和自白剂。他现在就在隔壁房间。”
詹姆士:“他也被牢牢地绑着,同时有两名SWAT成员手持9mm MP5机枪监视。你们可以自由审问他。”

瑚太郎:“沃特,为什么要我们来审问,实话说,我真怕这货突然暴起一拳打死我。”

尼古拉斯:查阅比利的情报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投掷 电脑使用(80) : 1d100 = 9   成功

尼古拉斯调出了一份化验所的报告。
这是昨日晚上,FBI里的医学专家们的结论。

引用
比利的肌肉组织被完全替换过。
这肌肉组织的构成方式与现知的一切生物不同,但是很明显确实是由有机碳化合物组成。
他的力量以及治愈能力非常突出。然而,骨骼却与正常人一模一样。
要做个比喻的话,就是比利能够抬起一整个卡车头。
然而,在将它扔出去以前,卡车头的重量也会将比利的骨骼压碎。

瑚太郎:“长官,你们不可能真的还没开始审问他的吧。”
詹姆士:“父母都是普通人,没有前科,没有任何让人起疑的经历。”
詹姆士:“正因为我们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资料,所以想让你们再问一遍。”
詹姆士:“为了防止先入为主的想法,暂时不给你们审问资料。”

瑚太郎:“沃特,我们又不是审问这方面的专家。”

阿道:(可能是他的dna受到外星人綁架了,you know,就像肛門探针那种改造什么的
KP:(gay道滚出)
斯普林:(不愧是给道,关注点非常……)
阿道:(不,肛門探针一点也不gay吧

斯普林:“额,长官,请问我们在审问的时候有什么权限吗?比如察觉状况不对可以下令开枪?”
詹姆士:“能够问出多少东西,方法手段随意。”
詹姆士:“在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禁止使他丧失说话能力的行为,更不许杀了他。”

瑚太郎:“头疼,等会交给你们了,我在旁边待机吧,顺便防着这货暴起。”
尼古拉斯:”我想知道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经历?
尼古拉斯:第一次犯案前的经历

詹姆士:“他在8月1日曾经失踪。8月3日又回到家。”
詹姆士:“没有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的任何记忆。我们判断这期间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斯普林:“好吧,那么能做出什么级别承诺呢?比如他配合我们的话,就放弃公诉,或者招募他之类的?”
詹姆士:“不许做出任何具体的承诺。”
斯普林:“ok,明白了,那么要一起进去吗?话说黑白脸不能用了,装黑脸威胁他可能会死吧。”

瑚太郎:(快进入审讯环节啦,我是防止暴起的人。)
瑚太郎:(到隔壁去把。)
瑚太郎:(只是好奇怪啊,为什么不给资料呢。。。)
瑚太郎:(二狗子暂时死了,欧耻不知道干嘛,调调应该已经同意了,所以,go!)


詹姆士带着你们走出门,然后进入隔壁的房间。
房间里,有两名全副武装的SWAT队员,手持机枪,随时待命。
眼前,是一个被牢牢绑在椅子上的年轻人。短发,有点雀斑,很明显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他身上捆了好几层的铁链。椅子也是铁制的,有铁环固定双手手腕,椅子也被直接钉在地上。
比利的眼睛没有焦点,只是缓缓地绕着圈,看着你们,又看着墙壁。
看来确实是给他打了不少药。

KP:(你们还嫌不够安全吗)
瑚太郎:(。。。我很怀疑这人这种状态能问出个啥东西。。)

斯普林:“这种精神状况下能问出什么情报来吗?” 疑惑的看了看詹姆士
瑚太郎:“。。。同上”
詹姆士:“自白剂没有少打,他也有确实回答问题。”
瑚太郎:“那么交给你了,我去待机。”
瑚太郎:拿出手枪走到旁边站着

斯普林:“好吧” 用眼神询问其他人,要不要坐下开始审问

詹姆士站到了门边,向你们点头,示意你们随意开始。
尼古拉斯:用电脑搜索比利的生平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投掷 电脑使用(80) : 1d100 = 65   成功

搜不出更多的资料。
这个男孩没有任何前科。

阿道:(忽然好像挺有趣的。
阿道:(这种时候不是应该"yooo~man~你是吃了什么大力丸嘛hahaha"一类的


斯普林:拿过资料,坐到了嫌疑人面前。
斯普林:“Hello,能听到我说话吗?”

比利晃着脑袋,然后慢慢地将两只眼睛的焦点放在斯普林身上。
比利:“......恩...” 看来至少有最低限度的回应。
斯普林:“恩,你不用太紧张……好吧,对打了药的人貌似说这个没有。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比利:“... Billy Ray... Spivey......”
斯普林:“哦,那我就称呼你比利可以吧?你的职业呢?”
比利:“...我在Smyrna的...Saturn修车厂...打工......”
他有些谈吐不清,但是还是能够理解。

阿道:(忽然有点想登場啊
瑚太郎:(这gay想对被各种药剂弄昏头的人做什么!)
阿道:(用吹棉樹.jpg
阿道:(kirsi你怎么看.jpg

KP:(无视)

斯普林:“好吧,那么,你的家住在哪里?”
比利:“Groverville... Grover Valley以南... 一里处......”
斯普林:“恩,那么,比利…你还记得你在过去几天做了什么事情吗?”
比利:“我...我......” 他声音似乎开始带着一点哭腔。
比利:“我不想抢劫的...我不想杀人的......但是...好痛啊...好痛啊...........”
詹姆士:“麻醉剂似乎开始退了。” 詹姆士插口。“需要给他再上一些吗?虽然早就超出致死量了。”
斯普林:“再打的话,感觉真的会死吧?”
尼古拉斯:“给他打吧”
尼古拉斯:“你也不希望还那么痛吧”

瑚太郎:“不,先不急。”
瑚太郎:“试试有点清醒的情况下会不会有其他状况出现。”

尼古拉斯:“疼痛会让人疯狂的” 低语

詹姆士没说话,似乎不打算继续介入。

斯普林:“冷静点,冷静点,已经没事了,比利……来,告诉我,好痛是什么意思?什么地方痛?”
比利:“我...我能感觉到......我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用力压着骨头...”
他左眼角留了一点眼泪下来 “给我再打点吗啡吧...求你了......再给我点吗啡..............”
斯普林:“……好吧……”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其他人
尼古拉斯:“快”

詹姆士拿了一管的针,在比利的动脉上插了下去。
比利:“谢谢...谢谢......” 比利一再点着头。
他呼吸仍然有些急促。药效应该也不会这么快。

斯普林:“唉……” 叹了口气,“比利,告诉我,你还记得这个疼痛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比利:“大概...一个多星期...前吧。记不清了。”
瑚太郎:“尽量快一点吧,我怀疑他的骨头承受不住肌肉组织才会变成这样的,也就是痛的原因。”
瑚太郎:小声的说

斯普林:“仔细回想一下,你是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比利:“我好像...没有了两天的记忆.......” 他抬起头,直视斯普林。
比利:“我...我已经找了医生了...他们都不知道这疼痛是怎么回事.........”
比利:“阿司匹林...乙酰氨基酚...泰诺......能吃的我都吃了.............”

阿道:(给他偷偷打抗生素看看?好像是安慰劑效用
斯普林:“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找医生开药的?” 跟詹姆士询问道
詹姆士:“大概是随便找了个民间医生吧。再说了,这些东西都可以随意买到。加油站里也都有售卖。”
斯普林:【这孩子不用医保的吗】
KP:(美国医保哈哈哈哈哈略)
瑚太郎:(。)

斯普林:“比利,回想一下,你失忆前,最后记得的事情是什么?或者在哪里?”
比利:“我...我开车去找我女友Jane... 那天晚上...我们去了哪里?”
他疑惑地皱着眉头,头上下晃动着。
瑚太郎:“他女友呢?” 询问詹姆斯
詹姆士:“两天前也失踪了。”
瑚太郎:(就是说一起失踪,但是这人又出现了,他女友还是失踪状态吧。)
瑚太郎:(问一下他失踪前后的印象吧。)

斯普林:申请过个心理学试试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斯普林无法从詹姆士的表情上读出任何东西。
大概,老牌的特工都是这个样子吧,彻底扼杀任何情感,以效率第一。
你也认为,这时候并没有向你们隐藏情报的必要。
当然了,你不可能知道詹姆士心里真正的想法。

瑚太郎:(唔,对特工使用太难受了吧,2333)

斯普林:“你和你女朋友认识多久了?”
比利:“...两年了吧......她...她怎么了吗?” 他疑惑地轮流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
比利:“...不要告诉她.....不、不要告诉她我杀了人.......” 他表情扭曲地恳求着。
斯普林:对比利也过个心理学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比利表现出的,是一个最标准的过失杀人犯的情绪混乱状态。
再加上用药量相当大,也参了自白剂,似乎根本无法隐藏自己的情绪。
你认为,他确实是在某种影响下做出了那荒唐的行为,并非出自本意。

斯普林:“放心,放心,我们不会告诉她的” 尽力安抚他的情绪。
瑚太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看过的一个漫画,也是这种被替换的,但是那个是血管被替换了。”
瑚太郎:对着旁边的大家说道


比利:“......刚刚打的...真的是吗啡吗?” 他表情仍然扭曲着,没有缓过来 “还是好疼啊...好痛啊...........”
瑚太郎:(大概要死了吧)
斯普林:“冷静一下,比利,药效生效需要一段时间。”
斯普林:“你女朋友说不定也会跟你一样卷入麻烦,你要尽力配合我们,尽可能的回忆一下,你失忆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比利:“不知道...我真的...想不起来啊....... 我们开车出去兜风...要去朋友家的派对......然后...然后........”
他身体突然痉挛了一下。铁链发出声响。
斯普林:“比利,冷静,镇静点,不会有事的,我们会帮助你的。”
瑚太郎:默默的给手枪上膛

比利大口喘着气,无助地看着眼前的斯普林。
KP:(KP提示,时间不多了。)
瑚太郎:(果然,肯定快死了)

斯普林:“尽力回想,告诉我们,比利,然后发生了什么?你去朋友派对路上遇到了什么”
比利:“白...白光!...........不知道...这么回事...”
比利:“... 一阵光以后.........我已经回到了家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开始痛苦地呻吟着。
瑚太郎:(骨头破碎死?这样?233)

詹姆士拿起针管,打算再给比利打一针。
詹姆士:“这确实是吗啡。” 他向你们说道。
尼古拉斯:“没有更强力的药吗”
詹姆士:“临时找也找不到的。”
斯普林:“已经有抗药性了吗?”

KP:(阻止?不阻止?)
瑚太郎:(阻止吧,不然我觉得这长官会死。。。)
斯普林:(要不然谁有药物学,检查一下那个是不是吗啡?)
KP:(你们没人点,而且化验报告也不会立刻出来。)
斯普林:(阻止他打药?还是不阻止?)
斯普林:(要不然窝去打药呗,窝们俩聊得这么愉快,说不定窝不会有事)

瑚太郎:(我投阻止吧。。。打药已经没用了)
阿道:(不打的话我觉得你们会没命
阿道:(如果他发狂,你们的距離很不安全

斯普林:(窝也觉得)
瑚太郎:(主要是打的话没用了。。。)
瑚太郎:(也可以吧,牺牲长官了,嗯。)
瑚太郎:(不阻止!)

尼古拉斯:(当然是卖长官啊)

斯普林:“我来吧” 伸手要吗啡针管
詹姆士:“......拿去。”
詹姆士将针管交给斯普林。
瑚太郎:(惊了,这调。。)
瑚太郎:把保险关了

斯普林:“比利,镇静点,这里有止痛的特效药,我帮你注射一下,就不会痛了。”
比利在斯普林面前不住地点点头。

斯普林:(窝能用手挡住药,悄悄往自己袖口注射一点点吗?)
KP:(可以)

斯普林:用手挡住大家的视线,悄悄往袖口注射了一点药剂,然后把剩下的药剂打进了比利体内
斯普林:“怎么样?比利,感觉如何?”

比利:“我...不知道........但是...谢谢...........哈...哈.............”
他大口喘着气,试图平静下来。
然后,身体再度痉挛了一下,脖子向后撞椅背,再将身体向前萎缩。
比利:“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开始吼叫。然后立刻转为尖叫。

斯普林:“嘿?比利,发生什么了?”
瑚太郎:“让开。”

比利全身上下都在用力痉挛,在试图挣脱重重的铁链。
锵。清脆的响声之后,你们看到,右手上的铁链,居然断了一根。

瑚太郎:把斯普林拉开一定距离。
瑚太郎:握紧手枪藏在身后

斯普林:“嘿,比利,你没事吧?!”
比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左手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声音,再度挣脱两条铁链,然后,手以怪异的方向扭曲,皮开肉绽,开始喷出鲜血。
同时,将手腕绑在铁椅上的手环也断开。然而那手臂怎么看也不只是复杂性骨折那么简单。
比利作势向前撞,你们听到铁链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

詹姆士:“让开!”
詹姆士大叫,同时从西装外套内侧拔出了手枪。
瑚太郎:“所有人往后退!”
瑚太郎:“詹姆士,等下!”

尼古拉斯:后撤

接下来,你们耳边枪声炸响。由于身处密闭空间,引起了耳鸣。
詹姆士的 .45 ACP 以及两位 SWAT 的 MP5 都在疯狂向比利扫射。

瑚太郎:“可恶。”
瑚太郎:尽量往后退
瑚太郎:走到门口

斯普林:“该死该死该死”

比利身上有着无数的弹孔,却仍然扭曲着,继续挣扎。
更多的铁链脱落。本应固定在地上的铁椅已经歪向一边。左手臂整个挣脱。
比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疯狂地吼着。
你们感觉他的叫声带着黏着液体的声音,大概是鲜血将喉咙和声带浸满的关系。

瑚太郎:“啧,喂,有手雷吗。”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一群人一边后退,一边继续射击。
这里已经不再是审讯室。这是战场。
你们此刻都已经这么认为。

KP:(在密闭空间扔手雷,你想死吗)
瑚太郎:(什么想死,跑出门口扔啊,这人还被绑着的)
瑚太郎:(然后关上门,能离开多远离开多远啊。)
瑚太郎:(都知道这货可能会发狂,这点准备都没有怎么可能)
瑚太郎:(跑出去,然后关门扔手雷,可行性很强的。)
瑚太郎:(当然,现在没意义了。。)


詹姆士熟练地将弹夹扔在地上,换上另一个,继续射击。
比利的头部也中了许多弹。你们已经看不清他的脸。
原本应该是双眼的地方张大到可怕的程度,盯着你们。
他已经没有在尖叫了。应该说,发声器官应该已经消失了。

瑚太郎:“啧。”

两分钟后,詹姆士抬起左手。两个SWAT队员也停了下来。
房间里的,只有宛如着火一般,非常多的硝烟,以及房间深处的肉块。
比利已经彻底失去人形,也没有再继续动作了。

* 瑚太朗 投掷 san check(75) : 1d100 = 4   大成功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投掷 san check(44) : 1d100 = 60   失败
* 斯普林·海耶斯 投掷 san check(55) : 1d100 = 92   失败


瑚太郎:(纳尼。特工都被降低了,233,看来很恐怖啊)
KP:(成功的人 -2 ,失败的人 2+1d3,应该合理吧)
KP:(不想让你们那么早就疯)
瑚太郎:(合理。)
瑚太郎:(狗子被流弹打死了吧,233)


* 瑚太朗 目前的san值为73
* 斯普林·海耶斯 投掷  : 2+1d3 = 2+2 = 4
* 斯普林·海耶斯 目前的san值为51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投掷  : 2+1d3 = 2+1 = 3
* 尼古拉斯·摩西·罗素 目前的san值为41


其中一个 SWAT 成员拿下了头盔,做出呕吐的动作,但是只是干呕。
这场景太过于荒诞,你们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去理解这件事。
强烈的呕吐感传来,被你们硬生生压了下去。
头脑一片混乱,同时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詹姆士:“法克。”
詹姆士第一次在你们面前露出了表情——那是憎恶、愤怒、又带着恐惧的复杂情感。

尼古拉斯:“有汽油吗”
詹姆士:“剩下的交给别人处理。我们回到之前的房间吧。” 他向你们说道。
瑚太郎:“。。。。好”
斯普林:挥了挥手,试图驱散身边那股作呕的血腥味
尼古拉斯:“嗨,记得用火烧掉” 拍了拍一个队员的肩
詹姆士:“......等等。” 詹姆士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处理班。继续解剖那玩意儿。”
詹姆士:“多叫一个SWAT来。在法医旁边盯着。”


阿道:(你们还是趕快出去
阿道:(没看过恐怖片里被枪打死的怪物又爬起来嘛.jpg

瑚太郎:(哈哈哈哈)
瑚太郎:(不然为什么我想扔手雷,2333)
瑚太郎:(密闭空间手雷的威力,啧)


你们走进了你们今天进入的第一个房间。桌子,几张椅子,以及电视。
詹姆士走到桌子的另一侧,然后坐下,也示意你们坐下。
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再度变回了扑克脸。

瑚太郎:“啊,嗯。”
斯普林:“呼,我们的枪械是不是得换一批声音小点的了” 拍了拍衣服,语调轻松的说到
瑚太郎:想了想,“你们看起来很有经验啊,对这玩意。”

詹姆士:“...... 比利他身上。有至少71处,肉眼看不到的手术痕迹。”
詹姆士:“这是昨晚和今早,鉴识科的人找出来的。也许更多。你们明白这意义吗?”

瑚太郎:“。。。”
詹姆士:“要是做出这种手术的人,在更多的人身上实验,甚至组成了一个军团......你们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吗?”
瑚太郎:“实话说,我不想明白。”
尼古拉斯:“老实说我觉得你们不必紧张,毕竟,如果对方想做什么,我们其实根本没办法阻止”
詹姆士:“这可不是公务员,尤其一名FBI警官该说的话。”
瑚太郎:“请继续,不要理那个白痴。”

詹姆士:“...所以,上面叫来了你们。在你们之前,已经有另外四名探员前往Groversville。”
瑚太郎:“那4个探员是牺牲了吗。”
詹姆士:“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
詹姆士:“这是国家级别的危害。找出做手术的人,进行排除。搜索尽可能多的资料。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斯普林:“上面怀疑有个犯罪团伙在组织有预谋的犯罪,而我们可怜的比利” 看了一眼隔壁的墙,“只是一个可怜的实验品?”
瑚太郎:犹豫了一下,说道
瑚太郎:“是吗。。。看来我们要做好和4位同僚为敌的情况吗。”

尼古拉斯:“不不不,你还是祈祷他们别和我们为敌吧”

瑚太郎:“目前的情况,有统计出失踪的人数吗。”
詹姆士:“目前当地已确认的失踪人口只有Jane Allen。”
瑚太郎:(等等,这个名字是说的比利?)
斯普林:(女友)
瑚太郎:(哦哦。。本地的吗。。)

尼古拉斯:“我们能申领多大火力的武器。?”
尼古拉斯:“你看,反坦克炮之类的”

詹姆士:“不,这事要秘密进行。不允许携带太显眼的武器。”
詹姆士:“上头不希望我们打草惊蛇。”


斯普林:“我想不出有什么国家或者组织有这样的技术水平,或者说我现在这个组织已经够大规模了。”
詹姆士:“我们对于这外科医生,或者组织,毫无情报。”
斯普林:顿了顿,“冒昧的问一句,这不是‘内部演习’吧?”
詹姆士:“看起来像内部演习吗?”
斯普林: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尼古拉斯:“至少我们能得到一些技术支援吧”
詹姆士:“我们会尽可能帮助你们。这是我所能允诺的极限。太过于张扬的任何做法都将被拒绝。”
瑚太郎:“长官,我想知道,这是你们掌握的所有的情报了是吧?”
詹姆士:“是。”
斯普林:“我们有多少时间?”
詹姆士:“一星期。七天后,无论有多少进展,立刻离开。”
詹姆士:“那是个1200人的小镇,FBI在那儿待太久,肯定是不行的。”

瑚太郎:“是吗。” 认真看了看詹姆士
斯普林:过个心理学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斯普林在詹姆士的眼神里看到了些微的疲惫。
他大概也是在拼命抑制自己心里的疑惑、不安以及恐惧吧。
毕竟,在自己眼前上演的这古怪又荒唐的戏码,怎么都让你们没有现实感。
然而,斯普林也理解,身为国家机器的一个重要齿轮,詹姆士很尽职地以工作优先,
不轻易表现情绪,同时也理性地进行所有能做到的思考和抉择。

瑚太郎:“那么,我提一个要求吧,大型武器不可能的情况下,我希望能有完整的通讯支援以及可能的救援小队。”
詹姆士:“可以。待会后勤会给你们带上GPS以及生命探测装置。你们任何人身体上出现异常,都会立刻展开行动。”
斯普林:“好吧,我明白了,我们可以准备出发了吧。”
斯普林:“啊,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如果我们幸运的,或者说不幸的发现了相关技术资料或者人员,那么是阻止优先还是保护优先?”

詹姆士:“优先保护。如果判断危害不可避免,则以阻止优先。”
詹姆士:“不过,如果事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时候...”

他安静下来,看着你们。
瑚太郎:“。。。。。”看着詹姆士
尼古拉斯:“会连我们一起处理吗”
詹姆士:“......哈里斯、尼古拉斯、瑚太郎以及斯普林,将不曾存在过。国家会放弃你们。明白了吗?”
瑚太郎:“呼,明白。”笑了笑
尼古拉斯:“嗨,上帝庇佑美利坚”
瑚太郎:“不得不说,真是常见的戏码啊,秘密任务,然后失败就被抹杀什么的。”
瑚太郎:“那么,我们先去准备了。”

斯普林:“好吧,” 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们就是为了这种时刻而存在的,那么,让我们准备去地狱吧。”
詹姆士:“行。Dismiss。”

斯普林:“啊,对了,长官。”
斯普林:“需要我带点特产回来吗?”

并没有收到回复。
尼古拉斯:“回来后我要休年假,老家伙”

詹姆士向你们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让你们离开。
他自己则是继续看着手上的纸张发着呆。
你们决定不继续打扰他,并且前往后勤处。

工作人员为你们准备了一个4x4、有屋顶的越野车。理所当然,防弹。
你们身上的武器,只允许带着警察所能接受范围的手枪。
就这样,由哈里斯开车,你们一同向Groversville出发。

================SAVE================

团后讨论:
劇透 -   :
KP:这次模组刺不刺激?
斯普林:这个【单人团】真的很刺激呀
瑚太郎:我只觉得,就我和调调2个调查员吧
尼古拉斯:不,你个酱油做了什么吗
瑚太郎:惊了,欧耻居然说我是酱油

斯普林:真的不是单人团吗?
KP:不是啊。这是3-4人的DG团
斯普林:为什么窝觉得是在跑单人团
KP:你要问你的队友们
尼古拉斯:你要问你的队友们
斯普林:md,他的队友不是尼吗?!
尼古拉斯:咦!
尼古拉斯:我还以为我是npc

斯普林:没问题,没问题,下一场就让尼变NPC

瑚太郎:讲道理啊,我一个战斗人员,肯定不会这种套话啊,而且我前面已经说过了啊,不懂审讯,只能警戒了
尼古拉斯:尼在哪战斗了
瑚太郎:而且进审讯室之前我说了不少东西了。
KP:说起来,瑚太郎是体术专家...... 那么这次体术要在什么地方运用呢?
斯普林:搏斗
斯普林:跟一群能徒手打碎人体的家伙

尼古拉斯:肉搏(指正
瑚太郎:别闹了,2把机枪,我那个小手枪只是防身的
斯普林:不,那个小手枪是用来自尽的
斯普林:别受太多罪


瑚太郎:你没提醒我们要点什么点啊。
KP:因为...怎么说呢
KP:这模组挺全面的
KP:你想点什么其实大部分都能用得上
瑚太郎:我就按照常理,有一个小部分战斗,然后点了下

斯普林:而且有一点啊
斯普林:尼没发现第一场审讯根本没骰点么

瑚太郎:发现了,都是剧情
瑚太郎:但是最少我要表示我还在,我还有用啊。
瑚太郎:又不是欧耻白纸一个,或者狗子已经死了

KP:讲道理,被打了致死量的自白剂,还需要你们骰什么点
斯普林:一进去看了一眼,发现嫌疑人都打了一堆药了,然后窝就觉得这里根本就是导入模组的地方
瑚太郎:总比装死好啦,准备动作,警戒这些都是要有的,嗯
KP:恩,目前为止只是导入
斯普林:然后试探一下詹姆士,发现没什么大问题,那么可以肯定这是中型团了
KP:我看别人的跑团记录,《收束点》一般能跑2到4次的面团时间。
KP:绝对比恶月短,放心吧

斯普林:窝TM第一幕角色设定就崩了
斯普林:本来打算演个没什么用的逗比
斯普林:结果尼们TM全靠窝一个逗比在问话么

KP:斯普林就当个,虽然能力不出众,但是懂的问问题的角色咯
瑚太郎:会说话的角色
斯普林:窝要死了

瑚太郎:我的角色设定没蹦
瑚太郎:就是个会点搏斗技巧的
瑚太郎:讲道理啊,我进审讯室之前问的少?
瑚太郎:询问各种情况,要求帮助什么的我做了啊
瑚太郎:审讯不适合我这角色
瑚太郎:所以()
瑚太郎:交给你们了
瑚太郎:执行任务的需求啊,情报啊,我明明做的不错啦
瑚太郎:KP你说呢

KP:没事啦。这导入还挺理想的。

KP:刚刚我是有点担心斯普林不退后来着
KP:不然...你懂的。
瑚太郎:我这不是拉了一把吗,233

斯普林:有没有机会把袖子剪下来送去化验一下?
KP:化验结果会告诉你那确实是吗啡。
斯普林:竟然真的是吗啡?!
KP:是啊
斯普林:詹姆士黑幕说收到重大打击
瑚太郎:明显是个老特工
瑚太郎:爱国死忠那种

KP:有没有开始觉得James Derringer这个人很可怜
斯普林:确实可怜
斯普林:手下只有窝们这种人可以用
斯普林:一条死狗,一个死宅,一个(将)死人,一个窝
斯普林:没救了好吧
斯普林:窝建议直接打报告,核平了那个小镇吧

尼古拉斯:窝要联系俄国大使馆
瑚太郎:呸,我咋就将死了呢
瑚太郎:虽然已经崩了,近身战无用

斯普林:即将和一群绿巨人肉搏
瑚太郎:KP,我可不可以申请换点啊()
瑚太郎:我可以把近身搏斗换成射击吗
瑚太郎:我最初想的是力量高,近身格斗不错
瑚太郎:mmp,没想到,是一对怪物对手

斯普林:不用担心
斯普林:尼后面的对手,肯定是普通人
斯普林:尼想啊,如果这种实验品大量生产了,为什么只有这一个报告
斯普林:很简单,目前还在初期的不良反应期
斯普林:这个改造手术,有很大副作用
斯普林:疼痛,人类无法承受的疼痛
斯普林:所以,窝估计在最后BOSS战之前,不会有这种怪物


KP:你用一样的属性重做一张卡吧
KP:然后记得减san到刚刚的点数
瑚太郎:来,调调,商量下我怎么改点数吧
瑚太郎:我觉得这团又要看我们2个了

斯普林:就格斗啊
斯普林:尼也看到了,这种怪物,枪也没什么用的

瑚太郎:我怕我真的将死啊
瑚太郎:2333
瑚太郎:好吧,的确是

斯普林:窝不是分析过了么
斯普林:这种实验品如果量产了,早灭团了

瑚太郎:我其实想赌这种怪物跑不快

斯普林:窝预计,这种怪物最多还有个两只
瑚太郎:我觉得3只把
瑚太郎:1只完全体,2只有缺陷的

斯普林:而且,Q妈尼有没有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
斯普林:窝们先潜入进去,遇到负责的科学家,然后自己改造一波

瑚太郎:别别
瑚太郎:这个改造。。

KP:反正魔改并不难。你们想接受外科手术,视情况也不是不行(笑)

阿道:窝预计,这种怪物最多还有
* 海夫拉克-福爾摩斯(haveluck Homos) 投掷  : 1d100 = 3
阿道:........
斯普林:稳的
斯普林:多谢侦探奶一口

KP:no comment
KP:上次在隔壁群连续两个100,我已经信奉奈亚酱了
« 上次编辑: 2017-11-28, 周二 09:33:36 由 kirsi »
【Kirsi の COC 房规 & 模组翻译 & LOG】
【Kirsi の Delta Green 调查员手册(简易版)】 更新时间 2017-12-21
【跑团记录】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更新时间 2017-10-12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Part 6Part 7Part 8
收束点 更新时间 2017-08-13
Part 1
The Third Man Factor(已完结) 更新时间 2017-09-13
Run 1Run 2
最后的方程式 更新时间 2017-12-26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Part 5
夜间楼层 更新时间 2017-12-30
Part 1Part 2Part 3Part 4
亲爱的杰西卡 更新时间 2018-06-04
Part 1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