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死者的爵士樂』(完结灑花!)  (阅读 2168 次)

副标题: stomp是某种与爵士樂有关的名词,姑且就这样翻吧。

离线 daydayday

  • 版主
  • *
  • 帖子数: 872
  • 苹果币: 5
  • 愚者的問題、智者很難回答.....
『死者的爵士樂』(完结灑花!)
« 于: 2017-07-22, 周六 02:51:42 »
『死者的爵士乐』(Dead man stomp)


这个模组适合刚开始玩的萌新PL与调查员,或来给经验的PL放松一下。这点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的场景设置。

这次的事件将发生在1920年代的美国里的某个大城市里,如纽约或芝加哥。也以可以用重建的方式转移到现代的时间点上。

爵士音乐是这个场景的主题和配乐,KP可能会寻找一些1920年代的唱片作为背景(国王奥利弗的爵士乐团(King Oliver’s Jazz Band)和杰利罗莫顿的红辣椒(Jelly-Roll Morton’s Red Hot Peppers)可能都是很好的来源之一)这种音乐会使人心情愉快。但天黑时请确定把它关小声点。

这次的冒险由于加入了描绘社会背景的部份而会更加的复杂。KP应小心的确保PL可以充分的发挥调查员的作用,而不是沦为背景的一部份。




特殊提示

在这次冒险中调查员的人种是很重要的。在游戏开始前确定每个调查员的种族。种族的选择不会带来惩罚,但提问者的种族可以决定他取得的清息里有多少有用的成份。在开团之前,请先看一下这个模组并思考一下:例如,如果所有的调查者都是非裔美国人,例如,他们的种族相差太远«(这句求帮忙,原文rather than a racial cross-section)»、或者全都是白人、又或者全是亚裔美国人时;KP必须想办法来调整。这个模组的基础设定是所有调查员都是白人。

"黑(black)"在这个时代可能是一种侮辱;"黑人(Negro)"如果夸张一点来说的话算是有礼貌的;"有色(colored)"这种说法是美国各地普遍认可的,也是相对礼貌的说法,但也存在着一些"有色人种不得进入(no coloreds allowed)"的标志牌。在美西部和西南部的“有色”定义延伸到亚洲人和印地安人上; “非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是现在众所周知的,但对当时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模糊的说法,直到1980年代才会变得流行起来。 “埃塞俄比亚(Ethiopian)”是一个嘲笑的白人用语。“黑鬼(Nigger)”是几乎当时的白人都会毫无歉意的使用的普遍用语,这个字眼只有侮辱的意思。除了黑人之间有时会用来讽刺对方。




KP须知

里洛伊.特纳(Leroy Turner)是个爵士乐手。他有一颗破碎的心,一个酗酒的问题和一个诅咒。最后那个是以一个不寻常的小号形体而存在的。他认为那是路易·阿姆斯壮(Louis Armstrong)先生给他的。事实上,把小号送给他的是我们的背锅神奈亚子。当一个有天赋的音乐家演奏时,这个四阀小号«(原文four-valve trumpet,我找了一下,应该是高音小号(Piccolo Trumpet),在现在的几种小号中只有这种通常是有第4个活塞的。)»会唤起在声音范围内的死者并驱使被复活者们前去复仇。当模组开始时特纳还不知道这个件事。当他发现之后他就发疯了。

一个黑社会老大,阿奇"老大"博纳托(Archie the Boss Bonato)和他的手下得知了特纳的惊人能力。他们把它当作笑话,但他们的背叛引发了悲剧和灾难。

这个模组从某个晚上开始,在蓝色天堂舞厅。为什么调查员会在场的原因则留给KP来决定。他们可能在城里,或者他们在寻找某个人或者寻找一些线索作为另一个模组的一部分。




蓝色天堂舞厅

蓝色天堂舞厅是一家非法供应酒类的夜总会。经营者很明显的违反了禁酒令。男士们应该穿西装,而女士的则要穿晚礼服,或被要求只能坐在位于厨房旁边的棕榈树后面的位置。不打没有领带的客人是不会被允许进入的。没有人会在晚上出去而不打领带。在东部,俱乐部每晚的入场费需要二十美元,包括酒水(酒或水都是一样的费用)、便餐和小费。每杯饮料两美元。高级客户是受到保护的。警察和罪犯都尽量不会来蓝色天堂找事。

在蓝色天堂舞厅,音乐是最热门的、气氛一级棒、而且这里提供的私酿酒都是进口货。这是城里最豪华的酒吧。大量的贿赂让蓝色天堂得以敞开它的大门,所以食物和饮料都很贵。第一场演出大约八点开始。这个地方每晚开放到天亮。

在那扇没有标记的蓝色门后,会有两个身穿着西装的高大白人去环视进去的顾客们,如果是穷人、衣着随便的人、或并非白人但不知怎么混过门卫而进去的人会被抓住并赶出场。如果一些或所有调查员不是白人,他们将被拒绝入场。如果他们没有进入蓝色天堂,他们可能会在后台找到一条路,并从那里见证接下来发生的事件。

在警卫的后面,铺着蓝色地毯的楼梯通向舞厅。其地板铺得很像那个年代的电影院。检查室面向楼梯。左边是绅士休息室和楼梯,通往另一层楼的豪华赌场(与这项冒险无关),右边是女士休息室和舞厅的入口。两间休息室都有蓝色和白色的大理石瓷砖。镜子也很多,闪闪发光的镀铬水龙头和配件也是如此。

当调查员通过摇摆门进入主房间时,经理会面带微笑的示意他们应该跟着他。侍者会四处徘徊,房间里充满了爵士乐和谈话的嗡嗡声。

场内非常大。一个华丽的酒吧由左伸展而出,调酒师的脸刚好被由瓶子而组成的线给遮蔽。酒吧对面的一个大舞台举行乐队。 酒吧和舞台之间有着处着附有绒毛沙发的小型圆桌与舞池。每张桌子都有一盏可以自由调节亮度的小灯,可供顾客用来私密照明。在上头,电动吊灯将柔和的蓝金色光线投射在在一张张打理的整洁的脸上、脸色苍白的肥胖男人与染过头发、载着珠宝并渴望能一夕成名的的年轻女性。

蓝色天堂是一个著名的集会所。纽约的有钱人和舞台明星、好莱坞的电影明星、诚实的政治家和上司、芝加哥商人和暴徒、三藩市的航运富豪和铁路富二代、来自德克萨斯和奥克拉荷马的石油商、有钱的狡猾混帐、与土豪们,世界各地的人在经过这个镇时都会到这里停留片刻。

这里的音乐表演由"五星"乐队所提供。在蓝色天堂里,调酒师、男服务生、司机、合唱团的女孩和男孩、在台上表演艺人都是黑人。而客户、经理、保安、和老板都是白人。




开始行动

当调查员进入时,俱乐部里已经挤满了人。"五星"正在如火如荼的表演着,此时正表演到"Doctor Jazz"的精彩部份,由于打扰到了其他客人,所以免不了要道歉示意一下。«(可能翻错,原文是belting out a rousing version of “Doctor Jazz.”Apologizing for the crowd) »,经理为调查员找了个在酒吧附近的某个角落的一张桌子当做他们的座位。一个陌生人已经独自坐在大桌子旁了。他点点头,但是伸出一只手放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以示意他在等人。虽然调查员还不知道,但这名男子是当地会计师皮特.马努斯科(Pete Manusco)。他等待着一个小混混乔伊.拉森(Joey Larson)。

马努斯科不会说话,他也没在听音乐,他只会紧张的以指尖轻轻的敲打着桌面。他的身材中等、眉毛浓密;如同一条黑色的的绒毛线条,横跨在他皱着的前额上。与四周的喧嚣人群相比,他的举止相对的拘谨和紧张。一个成功的【心理学】会理会证实陌生人确实在紧张着什么、而一个成功的【侦查】会看到他脸上的汗珠。虽然他借由视线放在乐队上以避开调查员的目光,但他似乎没有在听音乐。

此时,乐队表演完了"Doctor Jazz",并接着表演“Clarinet Marmalade”。




一个偶然的野蛮行为

桌子后面的某扇门打开了,某个高瘦并且穿着西装的黑人拿着一把闪耀着银色光芒的小号缓缓的从门后走出。他环顾四周并眨了眨眼,显然想要走到舞台上,但坐在桌边的马努斯科与调查员完全挡住了他的去路。

突然出现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八成是多喝了几杯的关系。他看了看你们几人,然后选择向马努斯科开口"先生,我在后台迷路了。呃......真的很抱歉,但您愿意借过一下吗?"

马努斯科对于站起来让某个黑人走过去有自已的看法。紧张与焦躁明显不会让他转变态度。"小子,找别条路走。不然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马努斯科大声地说。

熟悉该这个小镇夜生活的调查员可能认出这个黑人是里洛伊 特纳,一个曾陷入困境的优秀小号表演者(并且相当年轻)。尽管特纳喝了点酒,但他并没有想自杀到会在一群暴徒、种族主义者与政治家的包围中把这件事大声的说出来。他尴尬地一边后退一边鞠躬"对不起,先生。实在抱歉(Sorry, sir. Sorry, sorry)"。

如果愿意的话调查员可以马上出面让特纳通过,或是假装正在看远处的风景而迫使特纳回到门后。如果调查员选择后者,特纳会随即在另一扇门后再次出现并走入舞台。如果调查员让特纳通过,他会感到非常惊讶并真诚地感谢他们。并且调查员可以过一个【侦查】,如果成功的话注意到特纳的小号有四个阀门而并不是这个年头的小号通常有的三个。如果是具有音乐知识的调查员还可能会发现小号上不寻常的银色裂痕。

在房间的对面,乐队指挥示意要宣布了某个消息。将人们的注意力拉到了舞台上,很少人会注意到某个穿着一件漂亮的棕色西装的矮子像个小老鼠般鬼鬼祟祟的从外头进来了。他将眼光看向人群,然后沿着吧台在马努斯科的身上停了下来。  «(看到这里请注意一下,这个人并不是特纳而是乔伊。)»

“女士与先生们,尊贵的市长今晚将会和我们一起庆祝他的连任!。市长先生!那个改革者以为他可以击败你,但正确的你是不会倒下的(but you can’t keep a good man down)。让我们将这首歌献给您!"

现在,舞台上的里洛伊 特纳他皱巴巴的黑色西装与乐队身穿的白色夹克形成鲜明对比,但随着他加入演奏,一股带有非凡的力量与波动的精准般的音调将他接下来的新曲「死者的爵士乐」带入了新的境界。带着不可抗拒的节奏所营造出的顶尖音乐。大多数的群众很快的都陷入热烈的舞动中,也证明了这部新作品有多成功。




客人来了

通过乐队指挥的市长致敬的中途,那个像老鼠似的矮子会逐渐向着马努斯科的背后前进« (正常来说他前进的位置也是调查员的死角,所以应该不会提前注意到他)»。他是乔伊·拉森,阿奇 博纳托手下的一名枪手;也是马努斯科正在等待的人。随着音乐的不断升温,乔伊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几乎和他一样大的点45 «(夸饰法(乔伊的【SIZ】是9),另虽然这里没有说,不过参考后文应该是一把点45口径的左轮手枪,应该是在COC作品中常出现的M1917才对。)»并毫不犹豫的从马努斯科的身后一枪射爆了他的头。

虽然乐队的演奏非常大声,而群众的叫声更加响亮。但在一公尺的距离内没有什么比一声点45的射击声更响的了。坐在马努斯科对面的调查员会被从马努斯科前额的枪孔中如同雨点般飞溅而出的脑浆与骨骼给喷的满身都是。他或她要SC 1/1d6,其他的目击者则是SC 1/1d3

当尸体撞到桌子上时,调查员会转过身 - 也许可以通过一个【幸运】检定来清楚的看到枪手的脸。但乔伊也会看到他们的脸。他不会留下来聊天,而是将左轮手枪放在他的外套下方并通过里洛伊 特纳第一次出现的服务门冷静地离开。然后他会跑到蓝色天堂的侧门并走下台阶离开。

调查员可能也可能没有带着枪。当调查员跑过了惊讶的警卫与看门人时追到楼梯底部时,乔伊正向停在街区中间的一台灰色的帕卡德走去。成功的【侦查】会注意到帕卡德的车牌已经被抹消了。

在帕卡德里,小吉米 福斯特(Little Jimmy Foster)已经发动了车子,如果有调查员真的想追上去的话,一个坐在后座的暴徒会用手里的芝加哥打字机(汤普森冲锋枪)来对车后方进行长约15~20轮左右的漫无目标的扫射,正常来说这可以阻止任何想追上去的人。看门人与那些不想被射中的调查员会马上卧倒在地上。那些正站着或追着的调查员有25%的机会被击中并受到1d10+2的伤害。如果在检定中投出了1~5的话。则攻击升级为贯通并造成2d10+4的伤害。

帕卡德和乔伊·拉森的离开基本无法阻止。鼓励调查员回到蓝色天堂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死者的爵士乐

回到蓝色天堂,很少有人知道枪击事件,但当「死者的爵士乐」结束后这个消息传了开来。它怎么能不传开呢?马努斯科就那样倒在桌子上,他的脸倒在由血液、大脑、骨骼和威士忌所组成的海洋之中。给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他后脑的整齐黑洞与从他的前额上如同红色漏斗般的穿出弹孔的机会。他毫无疑问的挂了。

但随着乐队的演奏,死者的双手开始啪踏啪踏的拍打着桌面。马努斯科将自己摆成了坐姿。他的双眼张开。血液从他额头上的巨型空洞里流出,但他仍然站着。他的嘴唇里渗出了一声呻吟。任何一个【聆听】成功的旁观者都会听到"乔伊"这个词。然后马努斯科转过身并蹒跚的向着大门走去。目前的围观群众大多已呈现极端惊骇的状态、乐队停了下来、经理正一副心脏病发的样子,皮特·马努斯科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门。在那之后,低沉的尖叫声接露着他逐渐走入深夜中的步伐。

见证这可怕的复活要SC 1/1d6,成功的调查员会认为,虽然看起来是很严重的伤势。但马努斯科的伤势其实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糟。而失败的调查员将会明白死者复活了这点。

随着枪击事件带来的呐喊声和尖叫声,人们冲出去以免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从市长到清洁工几乎每个人都在逃命的路上。

有些人的头脑还在运转所以他们从后面的小巷离开。但大多数人都走下楼梯,人潮试图推动着缓慢移动的马努斯科。他们把他撞倒了,他摔落在楼梯的底部,吓坏了的顾客在他们恐慌的逃离时踩过他的身上。他一边发出呻吟一边试图站起来,但人潮不停的践踏着他,使得他变的更加血腥与残破。当再次看见这个死去的男人时,那两个满脸冷酷无情的警卫当下便决定头也不回的离开,并且再也别回来了。

当人群消失之后,皮特·马努斯科的遗体锲而不舍的爬了起来。它抓着自已的脚并慢慢的爬到了街上,试图寻找凶手。"乔伊!"它呻吟着"乔伊!"它的呐喊里有一种黑暗并可怕的耐心。

第一辆警车来到了现场,当司机看到那摊曾是皮特 马努斯科的血淋淋的肉浆时,他吓的失去了控制。车辆打滑并将马努斯科剩下来的部份撞在了灯柱上并切成了两半。在第三次的死亡后,皮特 马努斯科终于不再动弹了。




一些小帮助

乐队的指挥,米奇·韦斯特(Mitch Wester)注意到被马努斯科的大脑覆盖的调查员。"你被击中了!我的天啊,我的天啊,你被射中了!你还好吧?"一旦发现调查员没有被打中的话,韦斯特会抓住他的小号和其他人一样离开。

意外的里洛伊 特纳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上,他靠墙一边睁大眼睛一边灌了半瓶酒下去。当他听到警笛声时,他会起身朝厕所走去并爬出窗外。如果调查员在那里,并且在之前让有他通过的话。他就不会在跟他们说话时喝得醉醺醺的。

"除非你们马上离开,不然很快就要有麻烦了。来吧,我知道怎么出去。"他言而有信。一但他们到了外头,每个人都得为自已打算。




一个重要的线索

在从门或窗户逃离时,不管是韦斯特或特纳都会在无意中掉下一张殡仪馆的名片。

摩根&杜普
基督教殡仪馆
自1851起为非洲后裔家庭服务
第172号和西查尔斯街
埃尔哈恩6617

手写在卡片上的是明天的日期

"上午11点 - 带上你的号角。新奥尔良风格"




政府官员

罗杰·丹尼尔斯(Roger Daniels)是禁酒令部门的财务代理。 那天晚上他在蓝色天堂,如果KP愿意,他可以目击犯罪的过程。

丹尼尔斯是记录在职官员参与私贩酒活动的团员之一。 他年纪约三十出头,是个诚实的男人,身材高瘦并留着一头姜黄色的头发。他带着一把枪,但是会尽量避免枪战。 他梦想着表彰和荣誉,并打算在将来的某天参加政治竞选。

丹尼尔斯可以使情节更丰富,这个"代理人"可能会因为调查员参加私贩酒或是敌对的帮派这么做而与他们扯上关系。他可以跟随调查员,并提供适时的救援。他可能是一个盟友、一个障碍、或只是如同配角般穿插其中。他是KP的资源,他从不会喝酒。




那晚的调查

调查员可能会留在蓝色天堂帮助警方。只要他们说真话,他们的陈述就被采纳,然后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如果错过蓝色的天堂的事件与目击马努斯科的步行的调查员可以透过附近的醉汉打听到相关的情报,如果如果调查员有汽车,也许一些身份高贵的夫妇会在找不到出租车时试图让他们帮忙,并将这个故事与之联系起来。

如果调查员试图找到乐队的成员,很少有黑人承认对其他种族的人有所了解,即使是同行音乐家。如果调查员非常努力,有人可能会建议米奇·韦斯特明天将的参加弗雷德·费耶特(Freddie Fayette)的葬礼。乌克雷西亚·博登(Ukrezia Borden)一个年龄大到足以无所畏惧的黑人妇女会告诉他们"不要找那条乐队麻烦,他们什么也没做。"  鼓手巴斯特·沃顿(Buster Bedson)会把一只鸡脚放在他的鼓里。"是的先生,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那不是真的,是转移对于巫毒有着过份警惕的调查员的方式。




今晚的总结

透过让玩家过一些检定以暗示他们马努斯科是被人复活的,也许是神秘学或克苏鲁神话等等。一个成功的灵感可以指出马努斯科是在那首新歌『死者的爵士乐』表演完后才复活的。如果现在玩家还没有与特纳连上线,那么一定要安排他们参加费耶特的葬礼。

根据调查员的反应,可以为他们提供几条不同的路线。更重要的是,这应该导致他们前往费耶特的葬礼。




早报

早报上会有关于马努斯科的照片«(原文拍照shooting.....1920年代的报纸都这么血腥嘛(见上))»,并告诉你这个可怜的人在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后以自已的意志力来驱使自已能够不放弃的坚持求生。讽刺的是就在他快要可以得到帮助时却被赶来救他的人撞成两截了。接下来的几天报上会出现一些对于生命意义的反思的议题。

皮特·马努斯科被确定为一名个体经营的会计师,一名在记录上清白无比的人,因为一时的软弱而误入了蓝色天堂舞厅。 警方认为他可能是被某些犯罪分子给欺骗了。

市长办公室宣布查封蓝色天堂舞厅,并感谢这隐藏着邪恶与犯罪的粪坑被及时揪出。俱乐部经理的罗兰·马洛(Roland Marlow)先生在受到大量的轻微控诉之后就暗中保释了。

政府官员罗杰.丹尼尔斯(Roger Daniels)证明蓝色天堂正在卖私酒。 丹尼尔斯设法让大多数日报中都会出现他的照片。他的职业生涯已经开始了。




解放者和工会领导(The Emanicipator & Union Leader)(这两个都是报纸的名字)

在报摊中也有着黑人的早报。与其他报纸相比,在语调和报道上的差异令人十分吃惊。它的头版与任何的白人早报都不一样,除了某种提到英埃苏丹的骚乱报导外。

一个关于黑人民族主义者马库斯.加维(Mr. Marcus Garvey)先生的长篇故事,照片中的他穿着华丽的军装。另一个则是由NAACP(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杜波依斯先生(Mr. Du Bois=W·E·B·杜波依斯)讨论关于美国南方的佃农制(原文sharecropping,翻译有交谷租种制、分成佃农制、雇农制等等)对于非裔美国人的健康、教育、与生计的影响。其他的故事大多在讨论黑人的兴趣与个性,成功的【灵感】检定可以推论出其他的报纸是特别计对白人读者所设计的。它们几乎与这份黑人的早报没有任何重叠,甚至是有关棒球的故事。这份黑人早报上同样的没有提到马努斯科的惨死。

一个成功的【幸运】检定会让调查员注意到「摩根&杜普」殡仪馆的广告。

在葬礼公告专栏中,他们会看到弗雷德里克.林肯.费耶特(Frederick Lincoln Fayette)的出殡队伍将在今天早上11点由摩根&杜普出发,领队乐手是他的妹夫米奇.韦斯特。

在解放者报社或在最靠近报社的图书馆分馆进行研究(或与韦斯特的谈话中得知,由于他的名字出现在电话簿上)会知道费耶特先生在枪击事件的两天前因意外而死亡。伊丽莎白.韦斯特.费耶特(Elizabeth Wester Fayette )幸存了下来。费耶特先生生前拥有一台自己的车,并以其担任葬礼上的灵车。




皮特.马努斯科

马努斯科的办公室和公寓的号码都可以在电话簿上找的到。迅速采取行动的调查员可以抢在警察之前先到那两个地点。在办公室,他们会发现锁已经被破坏了,所有有标示"B"的文件也全被删除。一个成功的【侦查】会在废纸篓里发现一个潦草的纸条。

M先生,你金晚因该来蓝色天糖与我碰面来好好讨论一下关于尼的贱康与人身安全。
J.

(纸条的主人就是乔伊。基于这货的ENU只有9,所以原文就是错字连篇,在下面附上没错的版本)

M先生,你今晚应该来蓝色天堂与我碰面来好好讨论一下关于你的健康与人身安全。
J.

对马努斯科的公寓的搜索结果会找到一本阿奇"老大"博纳托的剪贴簿。剪报上的资料日期约可以追溯到一年半前。调查于马努斯科的存折会发现在那段时间中他的账户里每月都会有1000美元的存款汇入。




不知从何而来的谣言

打给警方问问或与调查案件的员警聊个几句的话。对方会透露验尸官证明马努斯科头部的伤口已经导致他在中枪的当下就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他的大脑过半被子弹撕碎或轰飞。照理来说马努斯科是不可能做到调查员目击到他做出的那些事的。




费耶特的葬礼

在黑人家庭的葬礼上,其他种族的人会受到什么样的欢迎取决于他们自身的行为:好奇的人将被冷落、粗暴的不速之客将受到威胁和驱逐、那些表达真诚的哀悼之意的人将得到感激,失去亲人的家属将得到安慰。让调查员寻找自已的内心深处的感觉。

在某些时候可能会有人会随便问问PC与死者的关系。这是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无论调查员提供任何信息都会很快的被人群所了解。

葬礼结束后,六名抬棺者会带着一个长长的松木棺材从大厅里出来。两个骑着摩托车的黑人警察会在前头带路并在路口疏散交通。五星乐队会演奏着"我将在审判日见到你(I'll See You In C-U-B-A)"并与哀悼者一起跟在后面。

执来越多的人随着游行队伍向穿过街道走向公墓的路上加入了。五星乐队缓慢而深情的表演着一首又一首的送葬曲,乐队们在棺木后面排成一排,韦斯特在最前面,鼓手在最后面,他的低音鼓绑在胸前。所有人都垄罩在严肃和崇高的气氛之下。

在通过某些店家时,调查员会忽然有种正在被窥视的感觉。一个成功的【侦查】检定会从人群中查觉到里洛伊.特纳正站对街的一家店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游行通过,但找出了特纳并没有消除那种有人在偷窥自已的不祥的预感。

特纳熄灭香烟并走出去,抬起了他的小号随着乐队演奏起了"与你同行(Closer Walk With Thee)"。他走在韦斯特的身边,把嘴唇放在小号上,并完美的伴随着着韦斯特的短号的旋律吹奏出了忧郁的音符。通过人群中无数的低声赞叹证明了这音乐的美妙。

但在特纳的喇叭响起不超过二十秒后,一个成功【聆听】可以发现一股从棺材里发出的呻吟声。听到这个声音的人请SC 0/1d2。




其他死者的爵士乐

抬棺者们的脚步忽然因为棺材的重量变化而扭动了一下。他们吓了一大跳,满脸混乱与惊恐的看着对方。人群倒抽了口气,音乐也停了,接着棺材的盖子就这么被撞开来。如同抬棺者放下他们的重担后再次将其抬起似的,已死的弗雷德.费耶特从中爬起 - 以某种死灰、臃肿、困惑的方式。现场陷入了一片尖叫、恐惧、惊慌之中。看到这一刻的调查员请SC 0/1d6

有很多人都试图帮助正在尝试移动并看起来十分疯狂的弗雷德,如果调查员打算压住他使他安静下来必须通过一个成功的【STR*5】的检定。

伊丽莎白.费耶特走到她死去的丈夫面前,并掀开她的黑色面纱。她看起来满脸泪水并低声的说"弗雷德,是你嘛?"弗雷德停下了蹒跚的步伐,看着处于震惊的她并意识到了自已的现况。他垂下了自已的头并发出了可怕的尖叫。他跪倒在他妻子的膝盖处,并以双臂颤抖地抱着它们,然后他不动了。他再次死去,并且不再复活了。

人群开始喧哗,并开始对葬仪社的业者,杜普先生与两个陪他一起游行的助手人发火。最常听到的词是"活埋!",在警方的帮助下,这三人避免了受到围殴。

调查员可以使用他们的【快速交谈】或【信用】来进行干涉。任何带有诚意的尝试都会使他们在现场的人群中获得好感。米奇.韦斯特可能会想起自已昨晚曾见过调查员们。




监视者

在混乱期间,要求调查员过一次【侦查】。成功的人会注意到某个穿着棕色西装的矮小白人。他转身离开并轻快地走向等在一旁的灰色帕卡德。昨天晚上在蓝色天堂目击事情发生的调查员会意识到这个人就是杀害皮特.马努斯科的凶手。灰色的帕卡德会在任何调查员打算通过人群并抓到他们之前就会离开。乔伊.拉森一直跟踪调查员。昨晚他们都看到了他的脸。现在的他十分紧张并开始想也许自已应该同样的"照顾"调查员们。在目睹了费耶特与马努斯科以同样的方式复活后,他会匆忙的离开并试图告诉博纳托老大他看到了什么。




里洛伊.特纳

如果没有人阻止他,特纳会在骚动时溜走。特纳的小号演奏似乎两次都唤醒了死者 - 这可是种不平常的天份。如果某个调查者想要聊聊天,只要请他喝一杯特纳就会同意。他会带着调查员到附近的酒吧。

他被之前的事给搞迷糊了。"我吹了十年的小号,都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任何带有同情或感性的言论都会让他开始说话。

他的新小号是路易·阿姆斯壮先生在几天前送给他的。那天他正在某个随处可见的地方表演着,当他走到外头打算吹吹风时,阿姆斯壮从巷子的另一头向他走来"你真是个好音乐家,里洛伊,我希望你能有一把我的小号(原文horn,同时也有角、触角、触须的意思)。"阿姆斯壮当场就给了他小号。

通过一个成功的【心理学】检定会发现特纳并没有在描述他怎么拿到小号这点上说谎,但他有些事没说。如果继续追问的话特纳会说"阿姆斯壮先生的眼睛,伙计,它们看起来像是一个漆黑的池子似的。真的很奇怪!"特纳不会重复这句话因为他会突然想起阿姆斯壮/奈亚拉托提普当时说的某句话"你吹奏这个喇叭时,宝贝,你会把死人吵醒的。"

代替了寻常的三个阀,这把小号有四个阀。它的银色表面有种某种裂纹,就像蛇或鳄鱼的表皮似的。这把小号的管口(bell)里可以看到一个由数种奇怪的符号环绕成的圆圈 - 不管是【神秘学】或【克苏鲁神话】都无法辨识出它是什么。

特纳不会卖或借出这把小号。"这把小号是我的生命。它将我的身体和灵魂缝接在了一起。我从没看过这么好的喇叭。"




调查里洛伊.特纳

通过【议价】、【快速交谈】、【说服】或【信誉】,与一些钱,调查员可以在一天之后大致了解到里洛伊.特纳的情况,特别是如果他们礼貌并友好的话。提到费耶特的葬礼可以用来和他人做情报交流。关于那件事的谣言正甚嚣尘上。或者,如果已经认识米奇·韦斯特并与其有一定交情的话,他可以提供所有的情报。特纳在社会上不受欢迎,甚至在音乐家中也不受欢迎——他太过不负责任。当他得到一份表演后,在约一周后就会翘掉工作去狂欢并失去工作。不管他说多少次他会做,最后他都没有做到。

但人们还是对他保有一些同情。特纳的心已经碎了 - 从两年前,他们两个一起从新奥尔良回来之后。特纳的爱人玛妮·斯梅顿(Marnie Smeaton)被一台灰色的车辆给撞死了,车子没有停下来,人们认为可能是某些大学男生开的车。

特纳住在第174街的一个小房间里。他拥有一个小号、两件西装、三件衬衫、四盒乐谱、还有一个放了张面带微笑的年轻女子的相框。




路易·阿姆斯壮先生

随着一个黑人戏剧机构的中介,调查员可以接通阿姆斯壮先生的电话。 为了完成连接,他们需要整整一大袋的铜板,与两个成功的【快速交谈】、【信用】、或【幸运】。阿姆斯壮在1922年至1924年期间住在芝加哥,与国王奥利弗1924-25年在纽约的弗莱却韩德森大乐团(Fletcher Henderson)一起表演,并于1925年返回芝加哥。

路易·阿姆斯壮的脾气很好,但他却被问题给难着了 - 他是听过里洛伊.特纳这个人,但从来没过他的演奏。也没有给任何人一把小号。




一个绑架

葬礼后,乔伊·拉森绑架了里洛伊.特纳。这个动作将代表模组将要结束,所以KP在发生之前准备好所有细节。绑架可能会发生的在调查员与他谈话之后、晚上在特纳的房间里、或在其他特纳一个人处于酒醉和悲伤中的时间。调查员必须目睹绑架事件 - 也许他们刚刚完成对特纳的背景调查 - 或者KP必须为博纳托的帮派提供另一种联系。

半个街区外,里洛伊.特纳正要过马路,一台灰色的帕卡德绕过拐角。它在旁边停着了,然后两个白人走了出来,合力抓住了特纳并塞进车里去。接着汽车就开走了。绑架在几秒钟内就结束了。

如果调查员有车,他们可以跟着。如果调查员步行的,一辆出租车会在拐角处停着。无论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都需要一个成功【汽车驾驶】技能才能跟在帕卡德的后面而不被发现。驾驶的调查员请检定(如果是出租车司机班尼的话有60%的【汽车驾驶】)

如果检定失败,小吉米(【汽车驾驶】70%)会试图甩开调查员逃跑。有兴趣的KP可能会希望为汽车追逐做准备。或者以【汽车驾驶】来投d%,先连续两次失败的的人就失败了。其他的司机可能有自已的办法,要嘛调查员失去帕卡得的踪迹、要嘛重新建立追踪,而不会被再次发现。如果帕卡德逃脱了,那么需要连续成功的【幸运】与【侦查】检定才可以发现它停在一个大型车库旁。这是一个孤独的地方,位于杂草草丛生的地段和倒塌的建筑物之间。车库的门没锁。




乔伊的惊喜

博纳托的手下在车库里负责装卸从外地运来的白酒。两辆尚未装货的大卡车在停在里面,它们可以为藏在下方的调查员提供掩护。在车库后面的大房间已经改成了办公室和住处。商店的出口在一条小巷后面,窗口以旧报纸当成窗帘,但是他们的纸又旧又破。调查员在小巷里可以看到和听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或者他们可以进入并在无人看守的门前偷听。

给他们足够的机会去打断下面的内容。

特纳从车库里被带入办公室之中并绑在椅子上。他的手和胳膊都是自由的。他们把他的小号递给他。乔伊.拉森则在旁边站着。伴随着其他两个混混,第五个并且是最后一个人缓缓的走入了建筑中。阿奇.博纳托,穿着一件长袖衬衫,并且从叼着的哈瓦那雪茄上吹出了一阵烟雾。

这一幕的意义是让特纳面对他的小号里持有的力量,这一点会使他发狂。

博纳托问特纳就是这个男的嘛?乔伊回答是。博纳托要特纳重复一次自已看到了什么,乔伊描述了葬礼与死去的费耶特是如何重生并行走的。乔伊说他的黑人女友劳蕾特说那是巫毒法术,与这帮黑道可以利用它。博纳托啍了一声并吹了阵阵的烟雾。接着他问乔伊说确定嘛?乔伊回答他非常确定。

"别搞砸了,乔伊,就像你对马努斯科做的那样。"

乔伊说:"没门,老板。"

"那是件愚蠢的工作,乔伊。以前蓝色天堂能够开的下去是我在经营,我叫你做的就只有警告那个人,乔伊。现在我得请一个新的会计。“

博纳托老大重重的啍了一声,他对站在他与乔伊·拉森的枪手使了个脸色。"好吧,乔伊,让我们来看看你说的对不对。"他看着乔伊的手。"我要你开枪射你自已。"房间里静悄悄的。乔伊.拉森的脸上一阵抽搐,但没有移动。

"听着,乔伊,这个黑人可以让你复活,就像你说的那样。那还有什么问题吗?开枪吧。"

当乔伊依旧不肯动作时,博纳托老大叫小吉米动手。在可怕的危险中,乔伊试图拔出他的加长型点45左轮。但老大轻易的就先开了第一枪。而第二枪则无庸置疑的打穿了乔伊的心脏。小吉米在还在流血的尸体上听了一下"老大,他死了。"

阿奇老大摇了摇头。"乔伊,我老是告诉你把枪搞的太大会很难拔的。"他将头转向里洛伊.特纳。"好了,爵士乐手,吹吧。"

特纳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接着他开始吹奏"上流社会(High Society)"。几秒过后,乔伊开始抽搐。然后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包括里洛伊.特纳在内的每个人都咒骂了起来,但阿奇老大要他继续吹。拉尔森满身鲜血的蹒跚着向博纳托走去。小吉米抄起了他的汤普森,并向拉尔森的尸体射了二十几发子弹。特纳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开始演奏起了“老虎的散拍(Tiger Rag)",而依旧在行走的尸体正在抽搐与舞动着。大量的子弹撕开了乔伊的尸体并将他轰成碎片。子弹的声响响过了整个房间,浓烈的血腥味和火药味徘徊在这里。冲锋枪已经打空了。而拉尔森正遍布于墙壁与地板上。沉默的混混们默默的比了个十字并开始喝酒。而阿奇老大则咒骂着这不可能是真的。目击到这个事件的调查员SC 1/1d6,




然后呢?

调查员做了什么来分散暴徒的注意力?如果没有,也许这些混混们基于过度震惊的原因,他们切断了特纳的绳索,把这个正在流汗、发抖的人推出了门,并且试图去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切。

或者博纳托会认为特纳是有用的。他把这个正在咯咯地笑并毫不反抗的人交给小吉米,并要他把特纳关在一间名叫Mama Changelle的妓院的地下室里。在路上,特纳从车里跳出来并消失在人群中,停在这里并给调查员一些思考的机会。

或也许调查员会发现某些公正的警察在混乱发生前就来到现场。 在这种情况下,流氓被捕。 在现场可以找到从马努斯科办公室里存在的标记着“B”的记录博纳托犯罪事证的档案。

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是从博纳托、调查员还是警察的手里逃脱出来,疯狂的里洛伊.特纳都会跑到玛妮·斯梅顿的墓碑前。




里洛伊的蓝调

特纳从建筑物里逃出,他消失在城市里。如果调查员没猜到的话,一个成功的【灵感】会提示特纳现在已经发疯了,会去墓地复活自已的爱人。玛妮·斯梅顿或许已经死了并且正躺在她的墓穴里。但她的真爱将会有把她带回来的方法。即使在几年之后他也可能会继续尝试,无论调查员有多快找出答案,里洛伊.特纳都会先他们一步到达墓地。

在那里,守墓人可以指出她的墓穴。也许调查员们会在数百码外发现特纳正以某种带着深切的渴望的姿势向某个地方缓缓走去。一些适当的描述与【幸运】、【侦查】检定可能会造成很好的效果。当他们到达那里时,特纳已经在玛妮·斯梅顿的坟墓附近准备好了,他将小号翻转、脸颊吸气、脚在地板上拍打着以计算节拍。"各位,下一曲是为了玛妮。"他喃喃自语着,并开始演奏。

他为了他所浪费的生命、为了他对酒精的热爱、为了他从未奏出的音乐、为了他失去的玛妮、为了他所放弃与欺骗的一切所开始演奏,小号的音符有某种悲伤的甜美,如同生命本身般美妙而轻巧。这个节奏是不可阻挡的。

地面开始震动;大理石天使的翅膀裂开并掉了下来;石制的墓碑开始倾斜与崩溃。无数特纳的小号传到那里,死者都会呻吟并回想起自已的事。玛妮·斯梅顿听到自已的恋人的演奏并挣扎着布满皱纹与裂痕的不生不死的身体向上爬行。无论从那个方向都传来咯吱声与晃动声、行走声与移动声。死者正在向上爬出。在这里请SC 0/1d3。

如果特纳清醒过来,他会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他能逃走,他就会这么做。跳过起伏的坟墓与摇晃的石板,并跑过正喀擦作响的并敞开的墓穴。如果他还有空闲时间的话,他会再次来到这里演奏。

如果特纳被射杀或刺死,他会摇摇晃晃地重生,把喇叭贴在自己流血的嘴唇上,闭起眼睛,开始吹奏。阵阵刺耳的声响从小号前方传来,他生命的气息,虽然他死了,但回音复活了他 - 他不断的在吹奏。现在他死了,再也不需要花费空气来呼吸了。所以刺耳的音符继续咆哮、共振、无限扩大着。小号的声音逐渐扩大,直到它的力量震碎了墓碑与轰开了墓门。目击了特纳的死亡会失去1d6的san值。

无论是死是活,特纳都会继续演奏直到整个墓地都获得到自由与重生,每个摇摇晃晃的尸体都记的他或她是因为谁而变成这样的、每个舞动与蹒跚的前进者都意味着单独的阴郁复仇(原文separate cloudy vengeance)、每个复仇的概念都正在被无限的放宽与和变大,以涵盖越来越多的活人。调查员现在要SC 1d6/1d20,并有可能被随机复活的死者而袭击死亡的危险。

从虚空望着此处的奈亚拉托提普正咆啸着刺耳的笑声。而在宇宙的中心,阿撒托斯的宫殿,特纳的小号声传到了这里,与盲目痴愚的尖锐并恐怖的长笛合奏声不可区分的的混和在了一起。




结局

如果墓地里的尸体复活,KP就要决定他们的性格,以及生者如何看待他们。这种死者复活的故事都会被当成疯子的胡言乱语来看待,当局会将墓地里的乱象归咎于破坏者。

如果调查员组止了特纳,但是杀了他的话,就扣他们1d3的SAN值。如果特纳被组止但还活着,则给他们2d6的SAN值回复。破坏小号会获得1点SAN值。

在谋杀现场抓住博纳托老大,会获得了1d3的SAN值与1000美元的报酬来自警方分享,但最终只有小吉米被判误杀与藏有武器。他十一个月后就获释了。蓝色天堂会在十天内重新开放,重新粉刷过并铺有地毯,准备再次开业。

如果他还活着,里洛伊.特纳会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余生,他已经完全并不可逆转的疯了。默默的在阿撒托斯的宫殿里演奏,每晚都在等待他心爱的玛妮来访。

如果他们的关系很好,几周之后,韦斯特发送调查员由五星乐队在马努斯科的谋杀之前留下的第一个副本记录。在其中的一面记载着『死者的爵士乐』(Dead man stomp),特点是由里洛伊.特纳进行的小号独奏。




数值

数据发生在运用他们的场景中。那些从死而复生的人是僵尸。每一只在受到子弹或穿刺武器时都只会受到1点的伤害,而所有的其他攻击则只受到50%的投出伤害,每一只僵尸都会继续攻击直到HP归零。看到一个僵尸在正常情况下要SC 0/1d8,但应该考虑实际尸体的情况下调整。如果一次看到大量的僵尸会直接失去最大SAN值消耗值8点。

里洛伊.特纳,28岁,酒精中毒的音乐家
STR:12 CON:14 SIZ:16 INT:11 POW:09
DEX:18 APP:10 EDU:09 SAN:39 HP:15
伤害加成:+1d4
武器:拳击/厮打50%,伤害1d3+db
   不洁小号92%,25hp,演奏时可唤起死者
技能:持有白酒65%,即兴演奏72%,演奏小号92%


乔伊·拉森,24岁,持枪歹徒
STR:12 CON:11 SIZ:08 INT:10 POW:07
DEX:16 APP:07 EDU:11 SAN:23 HP:10
伤害加成:0
武器:点45长管左轮60%,伤害1d10+2
   汤普森冲锋枪45%,伤害1d10+2
   弹簧刀64%,伤害1d4


皮特.马努斯科,40岁,僵尸会计师
STR:17 CON:15 SIZ:11 INT:0 POW:01
DEX:06 APP:06 EDU:0 SAN:0 HP:13
伤害加成:+1d4
武器:拳击/厮打30%,伤害1d3+db
   擒抱25%,特殊伤害


米奇·韦斯特,39岁,乐团领导。
STR::14 CON:14 SIZ:15 INT:15 POW:17
DEX:13 APP:13 EDU:10 SAN:85 HP:15
伤害加成:+1d4
武器:无
技能:作曲48%,快速交谈43%,急救41%,说服67%,演奏短号77%,心理学36%,唱歌54%,侦查52%。


罗杰·丹尼尔斯,31岁,聯邦調查局的密探
STR:13 CON:12 SIZ:15 INT:16 POW:13
DEX:12 APP:11 EDU:15 SAN 65 HP 14
伤害加成:+1d4
武器:点38左轮50%,伤害1d10
   擒抱50%,特殊伤害
   拳击/厮打60%,伤害1d3+db
技能:会计45%,汽车驾驶60%,法律55%,聆聽67%,说服47%,藥劑學15%,侦查62%,追蹤13%。


弗雷德.费耶特,27岁,移动的殭屍
STR:24 CON:27 SIZ:17 INT:0 POW:01
DEX:07 APP:06 EDU:0 SAN:0 HP:22
伤害加成:+2d6
武器:絞杀35%,伤害1d8
   擒抱35%,特殊伤害
   拳击/厮打20%,伤害1d3+db


阿奇"老大"博纳托,46岁
STR:13 CON:16 SIZ:15 INT:13 POW:13
DEX:14 APP:09 EDU:12 SAN:47 HP:16
伤害加成:+1d4
武器:点45短管左轮60%,伤害1d10+2
   拳击/厮打64%,伤害1d3+db
技能:快速交谈71%,找出底线59%,法律13%,聆聽48%,冷笑78%,侦查51%。


小吉米福斯特,34岁,逃脫者
STR:17 CON:17 SIZ:18 INT:10 POW:14
DEX:12 APP:08 EDU:10 SAN:61 HP:18
伤害加成:+1d6
武器:汤普森冲锋枪73%,伤害1d10+2
   黄铜指虎58%,伤害1d3+2+db
   棒球棒52%,伤害1d8+db


乔伊·拉森,24岁,爬行的殭屍
STR:18 CON:17 SIZ:08 INT:0 POW:01
DEX:08 APP:03 EDU:0 SAN:0 HP:13
伤害加成:+1d4
武器:擒抱25%,特殊伤害


里洛伊.特纳,28岁,殭屍小号手
STR:18 CON:21 SIZ:16 INT:0 POW:01
DEX:19 APP:05 EDU:00 SAN:0 HP:15
伤害加成:+1d6
武器:擒抱25%,特殊伤害
   不洁小号100%,25hp,演奏时可唤起死者


六名警察
名稱 STR CON SIZ DEX POW HP
布瑞恩 13 16 14 16 13 15
马克 17 14 13 12 11 14
伊恩 13 12 12 11 09 12
迪伦 12 11 15 11 10 13
大衛 15 13 13 10 11 13
比利 16 10 12 18 15 11
伤害加成:+1d4
武器:点38左轮手枪40%,伤害1d10。
   警棍40%,伤害1d6+db
   擒抱40%,特殊伤害


六个暴徒或葬禮上的前进者
名稱 STR CON SIZ DEX POW HP
佛雷格 13 12 12 11 10 12
珍妮佛 12 14 14 10 11 14
弗格森 12 11 15 11 11 13
约翰 13 15 15 16 12 15
盧吉 12 17 17 12 09 17
马特 14 12 12 08 15 12
伤害加成:+1d4
武器:点38手枪35%,伤害1d10(只有暴徒有)。
   棍棒40%,伤害1d6+db
   拳擊40%,特殊伤害(都有)


六个复活的死者
名稱 STR CON SIZ DEX POW HP
斯宾塞 24 27 14 09 01 21
尼克 19 15 14 07 01 15
东野 21 21 18 06 01 20
所罗门 21 18 14 06 01 16
少校 23 24 16 05 01 20
约旦 27 17 10 04 01 14
伤害加成:+1d6
武器:擒抱25%,特殊伤害
   咬20%,伤害1d2
« 上次编辑: 2017-10-11, 周三 20:08:15 由 daydayday »
永远太长、一生太短


技能值23,手持一回两发d10伤害手枪的杂鱼a第一轮射击两发全中一发8一发9秒掉重要NPC,第二轮投出1大成功直接秒杀一个PC,经过这次之后,我真的相信爱情了。那一定就是爱吧

超高校级的COC团定期开团中,想玩的话请加qq群204817596并回答你对COC的认知是什么(天啊之前有超多人就直接回答与COC有关的信仰的,我怎么会想问那个)。

人总有一天会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害怕着死,但也害怕自已虚度的日子,因为人的时间短暂,所以人才要努力的度过每一天。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能有人为我悲傷


文明与野蛮的差别只是24个小时与两顿饭而已

BY 《好预兆:女巫阿格妮思‧纳特良准预言集(Good Omens: The Nice and Accurate Prophecies of Agnes Nutter, Witch (1990))》



COC 2017年度由自称萌新的dalao kirsi 所做的跑团记录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1》《2》《3》《4》《5》《6》《7》《8》(精彩支线完结篇!!!)

推荐一下,近期看到最好的KP用文:Ciel的DM经验谈[1]&Ciel的DM经验谈[2]& Ciel的DM经验谈[3]&Ciel的DM经验谈[4](絕讚更新中)

不设定无法以物理方式逃出的密室与异空间、不滥用技能、不安排PVP要素、不直接以项目符号/编号/多层次清单的方法将调查选项列出、不让邪神破格、不过度设定、不将重要的人牵扯在内、看不见陌生的天花板、神一旦出来就BE了、心理学不是读心术

一个很老的笑话,人们认为在早期的COC版本里并没有包含详细的治療規則的原因是因为PC们不会在某次的冒險之后活下来。


离线 Zetetic

  • Knight
  • ***
  • 帖子数: 576
  • 苹果币: 0
Re: 『死者的爵士樂』(完结灑花!)
« 回帖 #1 于: 2017-08-12, 周六 11:23:42 »
準備開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