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海国故事】log6.12 尾冢蝉的对质  (阅读 976 次)

副标题: 魔剑线大揭秘!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705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海国故事】log6.12 尾冢蝉的对质
« 于: 2017-06-06, 周二 00:17:26 »
21:01:22<飞翔的喵星人> ————————————————————load————————————————————
21:02:45<飞翔的喵星人> 高拱的石穹下,不时有水滴溅落,汇聚到引水道中流走。被术法束缚的光亮,偶尔跃动一下,把石厅内所有人的表情映得阴晴不定。
21:03:08<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尾冢蝉的表情却似乎始终都无忧无虑。
21:03:15<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家要集中全力推进北原攻略,南境自然是要收缩了。之前在琥眼城是这样,赤流组也是这样。——同样是父亲的谋划。”
21:03:25<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有什么不可抗力把鬼神断角从我这里抢走……”
21:03:33<飞翔的喵星人> “那可真是帮大忙了。”他这样对你们说道。
21:05:36<武颜> “我们算得上是不可抗力吗?”
21:05:39* 武颜 疑惑道
21:16:49<飞翔的喵星人> “我们只有两个人。”尾冢蝉指了指自己和斋藤道一,又指了指你们,“你们有五个人。这还不够不可抗吗?”
21:14:52<茜> “你这么做,真的就只是为了自由恋爱?”
21:16:49<飞翔的喵星人> “你自己——尾冢蝉这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琉星追问道。
21:17:53<飞翔的喵星人> 听了茜的话,尾冢蝉罕见地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张口,一字一顿:“如果你们想知道……我当然会告诉你们。但是知道这秘密的人,就必然会是尾冢家不死不休的死敌。”
21:18:21* 茜 撇嘴:“又来。”
21:18:12* 谏山仁 抚额
21:18:30<谏山仁> “我最头疼跟拐弯抹角的人说话。”
21:20:39<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蝉摸了摸肚子。“想要知道秘密,总要先担负秘密可能带来的风险嘛。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21:21:09<飞翔的喵星人> 他指了指武颜,“灰鳞氏族,”又指了指骸,“风津童子,”又指了指茜,“浅仓剑响。”
21:21:40<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有足够的理由和尾冢家这种庞然大物为敌,”他又指了指在一旁听着的亚子和松平望,“他们可没有。”
21:23:01<飞翔的喵星人> 松平望沉默片刻。
21:24:02<飞翔的喵星人> “我们……我们无法承担和尾冢家为敌的风险。至少现在不可能。”她最终长出一口气,摇了摇头。“说不定日后还要仰赖尾冢家的照拂呢。”
21:25:08<土方骸> “嘛,至少现在是你做主,做你想做的就好。”
21:25:22* 茜 点头表示理解
21:25:06<飞翔的喵星人> “希望诸位在听了尾冢家公子的话后,能做出问心无愧的决断。”她向你们深施一礼,随后退出了房间。
21:25:58<飞翔的喵星人> 松平希和三浦织云,以及赤流组在大厅内的卫士,都向你们依次施礼,离开了。
21:26:23<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也退后一步。“既然是尾冢家的秘辛,我也不参与了。不过,如果你们和尾冢家起了冲突,烈阳军可不会袖手旁观。”
21:26:45<飞翔的喵星人> 说罢,琥眼城主也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21:25:58<飞翔的喵星人> “现在这里都是不畏惧尾冢家名声的人了。”琉星说道。
21:26:55* 武颜 双手交错在胸前,静静等待尾冢蝉说话
21:26:29* 茜 冲尾冢蝉扬了扬下巴:“请?”
21:27:28<土方骸> “那么,差不多就快说吧,赤流组那边还有事要忙呢。”
21:27:52<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蝉点了点头,笑道:“所言甚是。”
21:31:51<飞翔的喵星人> 他首先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狐狸巫女。“在大约四百年前,黑雷国匠作大臣长尾信行曾经留下六把剑。”
21:32:09<飞翔的喵星人> “三把无坚不摧的圣剑,金雷信行、布威剑信行、恪己剑信行。”
21:32:36<飞翔的喵星人> “三把封印魔物的魔剑,血玉丸信行、小狐丸信行、敛心剑信行。”
21:33:42<飞翔的喵星人> “三把魔剑分别被长尾家的三支后人,带去海国的不同角落,代代守护。”
21:35:09<飞翔的喵星人> “分别是南丘道的三浦家,岩盘城的三浦家,以及有着葛叶姬大人的红发红尾,继承了长尾之名的本家。”
21:31:51<飞翔的喵星人> 霞叶点了点头,示意尾冢蝉所言非虚。
21:36:05<飞翔的喵星人> “而我,”三浦蝉看了看狐狸巫女,又看了看鬼武士,“从某种角度讲,就是岩盘城三浦家的唯一末裔。”
21:36:24<武颜> “哦?那么阁下应该见过那把魔剑咯?”
21:37:52<飞翔的喵星人> “我可没有亲眼见过那把魔剑。该庆幸的是,那把魔剑——血玉丸信行——还在岩盘城地宫躺着呢。”
21:38:31<飞翔的喵星人> “被断龙石和山洪冲成的堰塞湖好好地保护着。”
21:40:05<飞翔的喵星人> “放下断龙石的那位武士,仁,如果我知道的故事没有错的话,就是你的爷爷,谏山一苇。”尾冢蝉这样说道。
21:39:08* 谏山仁 若有所思
21:39:18* 茜 点头:“言归正传,既然是魔剑的守护者,那更该稳妥持家,为何四处滋事。”
21:41:37<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知道尾冢家的家谱吗?”他忽然问你们了一个看似无关的问题。
21:42:34* 茜 耸肩:“乡下姑娘,不了解华族之事。”
21:43:28<飞翔的喵星人> 熟悉赤雷贵族家系的狐狸巫女和鬼武士下意识地想了一想。尾冢蝉的父亲是当代赤雷左大臣尾冢新麻吕,尾冢新麻吕的父亲是前代左大臣尾冢铭麻吕。
21:43:36<飞翔的喵星人> ——然后就再也没有前人了?
21:44:48<飞翔的喵星人> “事实上,尾冢家也就是三代之前、我的祖父尾冢铭之建立的。而在之前,他的名字叫三浦信守。”
21:46:27<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曾经摧毁过小狐丸信行的剑身,”他的话再度突然跳跃开来,“你们也面对过风津童子的真身。”
21:47:12* 武颜 自信地挺起胸脯
21:48:36<谏山仁> “那也是凑齐了很多机缘巧合的……”
21:50:49<飞翔的喵星人> “小狐丸信行惑神乱智,敛心剑信行暴戾无端,血玉丸信行噬髓吮血,可你们想一想,这三把魔剑的共同点是什么?”
21:52:48<茜> “夺舍?“
21:54:24<飞翔的喵星人> 三浦蝉开心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肚子,“就是这样!所以你们明白了吧?那个曾经叫三浦信守的人,在误触封印后,已经不是他自己了。”
21:55:39<飞翔的喵星人> “接下来他尝试从重重看守下盗取血玉丸信行,虽然他的行动失败了,不过剑中封印的胭脂玉树的精魂已经借由他的躯体逃离了。”
21:55:07<茜> “多久了?”
21:56:23<飞翔的喵星人> “那已经是八十三年前的事。然后,他反出了三浦家,给自己起名叫尾冢铭之。”
21:57:24<飞翔的喵星人> “再之后,他凭借自己的能力和胭脂玉树精魂的神力,当上了赤雷国的左大臣。”
21:58:17<飞翔的喵星人> “而守护着敛心剑信行的南丘道三浦家,也被他以谋逆的罪名成功陷害而夷灭,敛心剑信行也落到了他的手中。”
21:57:48<土方骸> “呃……这经历很传奇啊。”
21:58:28<武颜> “这个人很厉害啊!”
21:58:37* 武颜 敬意油然而生
21:58:08* 茜 皱眉:“胭脂玉树?”
21:59:23<飞翔的喵星人> “没错,胭脂玉树。失去了神体、仅仅留下神力和神相的胭脂玉树精魂,在尾冢铭之死时,就会随着他的肉身一起消逝。”
21:59:55<飞翔的喵星人> “他尝试去培植一株胭脂玉树的幼体,就在胭脂湖那里,可是却缓不济急。”
22:00:31<飞翔的喵星人> “所以,他带着自己手下的一众精锐、以及自己的儿子尾冢新助,偷袭了岩盘城的三浦家。”
22:01:35<茜> “那血玉丸信行……?“
22:01:43<飞翔的喵星人> “那里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三浦家放下了作为最后防线的断龙石,岩盘城被洪水淹没,血玉丸信行的剑身还留着岩盘城地宫中,而幸存的人只有一个——尾冢新助。”
22:01:51<飞翔的喵星人> “……同时也是尾冢铭之。”
22:02:04<飞翔的喵星人> “这就是尾冢家最大的秘密。”
22:02:21* 茜 叹气:“原来如此。”
22:03:50<武颜> “原来是这样啊!”
22:02:04<飞翔的喵星人> 琉星也连连叹息。“没想到尾冢新麻吕,竟然是海国有名的邪魔。”
22:02:04<飞翔的喵星人> 而一旁的狐狸巫女,紧紧握住了十胜镜;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金色的尾巴已经抑制不住地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22:08:45<飞翔的喵星人> “那邪魔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攻略北原。”斋藤道一说道,“只有攻略了北原,才能有足够人力物力和理由去发掘深水下、地宫中那把魔剑。”
22:08:58<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家的一切图谋,都是为此。”他重重一顿薙刀,表情有些压抑的愤慨。
22:06:26<茜> “兹事体大,有何旁证?”
22:04:31<飞翔的喵星人> “倘若他无法借体复生,他也没有必要把我的肉身改造成这个没法对他隐瞒任何话的样子。”
22:06:11<飞翔的喵星人> “我毕生没说过一句谎话,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22:07:30<谏山仁> “我倒是相信他。”
22:08:08<谏山仁> “如果我是他的话,我是宁愿这些事都是假的啊……”
22:08:50* 茜 叹气:“同感。”
22:06:11<飞翔的喵星人> “我也相信尾冢公子。”琉星点了点头。
22:10:33<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蝉笑了笑。“我不知道怎么取信你们,但我说的都是实情。我尽力去寻到了被掷入扶桅海的敛心剑剑身,可惜还是没有帮到海江田家。”
22:11:03<飞翔的喵星人> “毕竟只有后院失火,才能让风涛人把自己的目光从北原藩前线移开。”
22:12:18<飞翔的喵星人> “而浅仓剑响也是,最坚定的亲樱原大名,和最坚定的反赤雷大名,当然是尾冢左大臣的眼中钉了。”
22:12:58* 茜 闭眼
22:12:18<飞翔的喵星人> “只因为这……?”琉星握紧了剑柄。
22:11:59<土方骸> “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吧。”
22:12:13<土方骸> “至于以后,说不准我们要去亲眼看看了。”
22:10:41<茜> “为何不想办法请神明相助。”
22:13:28<飞翔的喵星人> “神明的帮助……岩盘城三浦家虔信的天之御雷神可是一位天神。恐怕短短几十年,祂都无法知道凡世发生的这件事。”
22:14:06<飞翔的喵星人> “而赤雷国大御神陛下……他是会相信他的左大臣呢,还是会相信我这样一个在赤雷华族中公开的笑柄?”
22:13:53<茜> “那樱原……?”
22:15:11<飞翔的喵星人> “或许神明的注视对你们来说理所应当。”三浦蝉微妙地笑了笑,“可是她的目光不会轻易放在我这样的人身上。”
22:15:41<飞翔的喵星人> “何况,一直在重重监视中的我,也没有跋涉千里寻找七野樱正辰媛大人帮助的能力。”
22:16:12<土方骸> “可以理解,不过,现在呢?”
22:16:36<茜> “那现在精力全在攻略北原的他,却为了阻止我们取得五宝而大费周章,所为何来?”
22:17:56<飞翔的喵星人> “想要攻略北原,赤雷国的兵权必不可少。可是除了尾冢一系的激进官员外,无论是保守稳健的五奉剑家族,还是中立的骑墙派,都保有着强大的势力。”
22:18:16<飞翔的喵星人> “一旦在朝堂上失势,攻略北原也只是个笑柄耳。”
22:19:34<飞翔的喵星人> “所以如果我迎娶了奉剑家族之首安央家的那位辉耀姬……那么以安央家马首是瞻的五奉剑家族,也必然会有所妥协。至少维持北原攻略是足够了。”
22:19:34<飞翔的喵星人> 三御羽琉星面色沉凝,若有所思。
22:19:54* 茜 点头
22:20:03<霞叶>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啊……”
22:20:34<武颜> “论政治在下实在不擅长呢。”
22:20:39* 武颜 听得有些迷糊
22:20:22<谏山仁> “可以理解。不过这种机会也太缥缈了。”
22:21:04<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左大臣欠缺的也只是个机会。”尾冢蝉干脆坐在了地上,说道。
22:20:43<谏山仁> “想来他这续命之术也不是全无损耗啊,所以才这么着急。”
22:22:31<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蝉点了点头。“我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而这术式只能在二十四岁以下的血缘亲族身上使用——如果今年那邪魔再度失败的话……”
22:22:53<霞叶> “就续不住了?”
22:22:57<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蝉露出了个天真开朗的笑容。“那样的话,对海国而言,可就是一件大好事了。”
22:23:12* 茜 干脆也坐下:“值得一搏。”
22:24:11<土方骸> “听起来不错。”
22:24:35<飞翔的喵星人> “所以,三御羽琉星,你一定要得到鬼神断角,迎娶辉耀公主。”他转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三御羽琉星,“然后作为奉剑家族的一面赤帜,把那邪魔的幻想打个粉碎。”
22:24:52<飞翔的喵星人> “……必不负所托。”三御羽琉星缓缓点头,说道。
22:24:58<霞叶> “他会不会有其他续命手段呢?”
22:28:18<飞翔的喵星人> “已经被你们炸掉了。”尾冢蝉遥遥指了指西南方,“就在一切开始的时候。”
22:28:46<霞叶> “咦?”
22:29:03<茜> “胭脂湖?”
22:29:22<飞翔的喵星人> “所以知道为什么尾冢左大臣那样恨你们了吧?然而不论是甚雄也好,还是道一也好,都没能在你们手下讨到好处。”
22:30:12* 茜 搔搔鼻子:“运气不错。”
22:34:19* 武颜 暗自擦了擦汗
22:33:22<土方骸> “好吧,于是你还有啥要说的没。”
22:34:06<飞翔的喵星人> “那就要看你们还有什么想要问的了。”尾冢蝉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饭团,吃了起来。
22:35:13<茜> “若我们真的让他联姻计划失败,要是他临死狗急跳墙,该如何应对。”
22:36:19<霞叶> “那他也只好螳螂奋臂,拼死一搏了。”
22:36:51<飞翔的喵星人> “那他就不是左大臣,只是一个邪魔而已。即使是强如鬼胫丸吾家那样的邪魔,又能真的翻出什么风浪了?”
22:37:15<土方骸> “有道理。”
22:37:05* 茜 点头:“诚然。”
22:37:35* 茜 不由得看向了仁。
22:37:47<武颜> “能帮助琉星大人可是在下的荣幸。”
22:38:02<武颜> “再者,我们出行的本来目的可不就是帮助琉星大人吗?”
22:38:14<谏山仁> “虽然我从未侍奉三浦家族,我们家族也不再受三浦家恩惠……”
22:38:56<谏山仁> “但是如果能阻止邪魔,也算是能告慰三浦家先祖们的魂灵了吧。”
22:39:24* 茜 握了握剑柄:“父亲……”
22:38:20<茜> “即便不为了阻止邪魔,为了琉星阁下我们也义不容辞。”
22:40:51<土方骸> “那就到这吧,我们要做的事情又多了不少。”
22:41:29<飞翔的喵星人> “那么,我们找到那鬼神断角后,就直奔丹叶城吧!”琉星握了握拳,“然后,寻尾冢家那邪魔彻底了结恩怨。”
22:42:42<土方骸> “那就这样决定吧!”
22:42:26* 茜 点头,起身
22:43:13<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你们寻到了守在石厅之外的松平望、三浦织云和亚子。
22:43:52<飞翔的喵星人> “那么,诸位选择了相信尾冢大人吗?”松平望询问你们。
22:44:25<土方骸> “暂时没有不相信的理由啊。”
22:44:30<土方骸> “先这么着吧。”
22:45:13* 茜 耸肩:“先这么着吧。”
22:45:20<飞翔的喵星人> “那吾也选择相信尾冢大人。”松平望笑了笑,向尾冢蝉行了一礼,“还请原谅吾的失礼。”
22:45:49<飞翔的喵星人> “那么各位就请随我到地宫的最深处,鬼神断角封印所在吧。”
22:46:29<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蝉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见到鬼神断角,我是一定要去尝试抢的,那样就不好办了。”
22:47:03<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也摇了摇头。“鬼神断角本来就不是烈阳军应该染指之物,我就在这里静待佳音了。”
22:47:39<飞翔的喵星人> 然后她忽然拉住了跃跃欲试的松平希。“希,你这实力去了也是添乱,乖乖站着就帮大忙了!”
22:47:36<土方骸> “那么,走吧。”
22:47:45<茜> “事不宜迟。”
22:48:51<霞叶> “一定要阻止续命!”
22:49:38* 武颜 点点头,紧跟大伙
22:48:03<飞翔的喵星人> 松平望和三浦织云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22:48:49<飞翔的喵星人> 随后,你们跟着他们离开了正厅,沿着盘旋曲折的洞穴石阶一路向下,来到了一间不大的石室。
22:49:17<飞翔的喵星人> 石室前面再也没有路了,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是石室四处都有斑驳的剑痕,不知从何而来。
22:50:13<飞翔的喵星人> 三浦织云解下背负的断首大太刀,拔刀出鞘,递给了松平望。被称作大宗师的少女捧着大太刀,寻定了一处剑痕,随后郑重地将折断的剑刃插了下去。
22:50:29<飞翔的喵星人> 金芒乍现。
22:51:31<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脚下的地面渐渐破碎开来,石屑炸裂却不落下,悬浮在你们周围——忽然,你们开始缓缓下落。
22:51:53<飞翔的喵星人> 眼前骤然一片空旷明亮。
22:53:12<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极目望去。在山腹底竟然有一座巨大的山洞,令你们啧啧称奇。山洞的穹顶是一个漂亮完整的圆弧,还泛着柔和的光亮,想必不是自然生成。
22:55:59<飞翔的喵星人> 而在山洞正中,是一间宽广漂亮的石制神社,高挑的石制斗拱,漆作朱红的鸟居,比之海国地表的各个大社也不逞多让。
22:57:34<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落在了神社前的空地上。忽然,你们听到了断断续续的三味线声音,才注意到穿过鸟居,在神社正门的台阶下面,坐着一个身着具足盔甲的武士。
22:58:36<飞翔的喵星人> 他的手指在虚空中拉出的几道金线上拨弄着,三味线的独特声线就响了起来,茜知道他弹奏的是黑雷国近畿地带流传甚久的一曲小调——
22:58:48<飞翔的喵星人> 久远得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曲调。
23:01:38<飞翔的喵星人> 他站起身来。你们每个人都见过祂。祂和神宫里黑雷国大御神雕像的差别,也只有头盔上两支完整的、丝毫未损的长角了。
23:02:05<飞翔的喵星人> 那神明看到你们走近,也向你们走来,在鸟居下立定——祂抬起头。
23:02:35<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惊讶地发现,面前的神明竟然和三浦织云有八九分相似,只是表情更阴郁了些。
23:03:33<飞翔的喵星人> “我等你们很久了。”祂的声音喑哑,语气却颇为平易近人。“确实很久了。”
23:04:25<飞翔的喵星人> “我就是黑雷国大御神。”
23:04:39<飞翔的喵星人>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7-08, 周六 01:06:13 由 zghzgh1779 »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鼎朝纪事·白石溪》
《鼎朝纪事·地渊火》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TRPG,其实跟TRPG没有关系。
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
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TRPG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TRPG啊。
呃呃,这个TRPG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要是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些事情(愣)……有些人不喜欢?

离线 猫车

  • Guard
  • **
  • 帖子数: 115
  • 苹果币: 0
Re: 【海国故事】log6.12 尾冢蝉的对质
« 回帖 #1 于: 2017-06-10, 周六 10:43:38 »
不戴黑框眼镜还想续命?笑话!看来还需要提高一下姿势水平啊~ :em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