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落星馆  (阅读 1320 次)

副标题: “各位,我是切希尔!从此刻开始,我们会为守护阿尔克夫的和平竭尽全力!我们大家要齐心协力保护这个城市!”

线上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5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4.8 第??次记录

20:14:35 <<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15:09 << 莫尔度>> 你们来到德沃弗斯宫,见到了阿尔克夫女爵芙蕾雅,并答应了成为她的骑士
20:15:09 << 莫尔度>> 怀着复杂的心情,带着丰厚的赏赐,你们走出了宫殿,准备前往向往已久的内城区
20:15:09 << 莫尔度>> 你们现在正在宫殿外面的草坪上,可以开始行动了
20:16:32 << 切希尔>> 在草坪上打滚
20:16:50 << 福克斯>> 总之
20:16:54 << 叶米·普拉托>> 在草坪上打滚
20:16:59 << 切希尔>> “充满生机的大地气息!久违了!”
20:17:00 << 罗西亚·拉法姆>> “是时候找一波托马斯,让他给我们带路了”
20:17:03 << 福克斯>> “???”
20:17:05 << 阿加萨·恩沃尔>> “???”
20:17:11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俩在干啥?”
20:17:12 << 莫尔度>> 你们毫无形象地在草坪上打着滚
20:17:30 << 福克斯>> “你们是成为骑士不是变成狗吧”
20:17:35 << 切希尔>> 站起来掸掸衣服
20:17:35 << 切希尔>> “好,我们去内城区!”
20:17:43 << 福克斯>> “走吧”
20:17:44 << 叶米·普拉托>> “喵?”
20:17:48 << 切希尔>> “呸,福克斯,我只是拥抱大地而已”
20:17:48 << 叶米·普拉托>> 若无其事的起来
20:18:10 << 阿加萨·恩沃尔>> “哪怕队长你说得这么文雅”
20:18:19 << 罗西亚·拉法姆>> “其实是变成撕肉龙吧”
20:18:27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忆托马斯的住处
20:18:34 << 阿加萨·恩沃尔>> “咱还是觉得你像啪一下摔到地上一样”
20:18:48 << 莫尔度>> 托马斯曾经说过,和你们在圣·布雷兹酒馆见面
20:19:06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往那走
20:19:11 << 福克斯>> 走
20:19:21 << 莫尔度>> 你们现在在宫殿区
20:19:26 << 阿加萨·恩沃尔>> 跟着往那走
20:19:32 << 莫尔度>> 而你们不知道圣·布雷兹酒馆在哪
20:19:42 <<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0:19:52 << 福克斯>> “问一下守卫吧”
20:19:58 <<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要把咱带到哪”
20:22:13 << 切希尔>> 我试图原路出去
20:22:13 << 切希尔>> 找个守卫
20:23:07 << 莫尔度>> 切希尔找上了一个路过的女仆
20:23:31 <<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以后只要给城里的人亮出那把细剑]
20:23:41 << 女仆>> “您……?”
20:23:42 << 罗西亚·拉法姆>> [就能要求他们给予协助了吧]
20:23:55 << 切希尔>> “您好啊,我想问下圣·布雷兹酒馆在哪儿”
20:24:16 <<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你试试]
20:24:24 << 切希尔>> “具体一点说,在哪条街上,屋顶是什么颜色呢”
20:24:36 << 罗西亚·拉法姆>> “或者直接说,从这里到那儿要怎么走”
20:25:02 << 福克斯>> [为什么不要带路]
20:25:16 << 叶米·普拉托>> [女仆是私有财产!]
20:25:17 << 女仆>> “这里是埃克尔区啊”
20:25:26 <<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说不定会很远?]
20:25:31 << 女仆>> “你们要问路,首先也应该离开这里吧?”
20:26:09 << 切希尔>> “莫非在埃克尔区还禁止说出内城区街道的名字吗?”
20:26:36 << 女仆>> “???”
20:26:50 << 莫尔度>> 对方满脸问号地看着你们
20:26:54 << 罗西亚·拉法姆>> 扶额
20:27:02 << 福克斯>> [拔剑吧]
20:27:06 << 切希尔>> “没救了,这个女仆连城里的路都不知道”
20:27:11 << 女仆>>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酒馆在哪里啊……”
20:27:24 << 莫尔度>> 你们意识到,你们是买过地图的
20:27:27 << 福克斯>> “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20:27:28 << 阿加萨·恩沃尔>> “嘛这倒也挺正常”
20:27:34 << 切希尔>> “看来她可能是生下来就是女仆的纯种女仆,叶米,和你不一样”
20:27:36 << 阿加萨·恩沃尔>> “女仆去酒馆干什么”
20:27:40 << 叶米·普拉托>> “我们好像买过地图诶”
20:27:40 << 叶米·普拉托>> 从包里掏出来了一个地图
20:28:17 << 切希尔>> “那就一边走一边看吧,啊……我也差不多累了”
20:28:20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原来不是只限外城区的吗”
20:28:21 << 切希尔>> 爬到辛迪背上
20:28:29 << 叶米·普拉托>> 然后看着地图带路
20:28:32 << 叶米·普拉托>> 走出宫殿区
20:29:28 << 莫尔度>> 顺着德沃弗斯宫门前的大道一路前行
20:29:28 << 莫尔度>> 你们很快就来到了内部城墙前
20:29:28 << 莫尔度>> 这里更像是比繁星之门要小一号的城垛
20:30:18 << 罗西亚·拉法姆>> “又要过一遍审好麻烦,要不直接翻过去吧”
20:30:19 << 莫尔度>> 很显然,内部应该也有电梯存在
20:30:41 << 叶米·普拉托>> “我看你是想进去……”
20:30:53 <<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我们已经是女爵直属了,飞下去又不会怎样”
20:30:59 << 切希尔>> “不会有审查吧,我们可是女爵的骑士啊”
20:30:59 << 切希尔>> “出门的时候应该不会再……?”
20:31:25 << 阿加萨·恩沃尔>> “理论上是这样的……?”
20:31:29 << 切希尔>> “但是飞向你的叉子不会先判断你是谁的!”
20:31:29 << 切希尔>> 找电梯
20:31:42 << 阿加萨·恩沃尔>> “要是刚当骑士就被揍那也太打女爵脸了”
20:31:46 << 莫尔度>> 同样是两名正在站岗的鸟喙面具,他们的穿着和外城区的似乎有所区别
20:32:08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现在不就也成了能无所顾忌飞叉的人了吗”
20:32:37 << 叶米·普拉托>> “这种身份不是用来欺负别人的吧!”
20:32:39 << 莫尔度>> 外城区的鸟喙面具们身穿染成纯黑色的皮甲,但你们在宫殿区见到的鸟喙面具都穿着白色的皮衣和银色的链甲衫
20:32:47 <<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这种事咱还是干不出来的”
20:33:14 << 莫尔度>> 他们的腰间仍然悬挂着你们见过的那种,可变形的奇怪弯刀
20:33:22 << 切希尔>> “你说的很对,我们可以对着飞叉”
20:33:22 << 罗西亚·拉法姆>> “不,所以说这是打比方而已,飞叉都可以,区区翻个墙的方便肯定还是会有的”
20:33:26 << 莫尔度>> 见到你们,两人只是点了点头,就打开了大门
20:33:41 << 切希尔>> “你们的制服颜色是区分城区的标志吗?”
20:33:41 << 切希尔>> 试图搭讪
20:34:20 << 鸟喙面具>> “我们所属的部队不同”
20:34:31 << 切希尔>> “你们是直属部队?”
20:35:18 <<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突然拉家常”
20:35:18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进门
20:35:42 << 鸟喙面具>> “我们暂时由伊诺卡长官进行指挥”
20:36:13 << 切希尔>> “暂时?”
20:36:13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还没进你就进了啊。”
20:37:04 << 罗西亚·拉法姆>> “哎呀有什么所谓,谅他们也不敢追加回收入城费”
20:37:32 << 鸟喙面具>> “是的!总指挥权仍然隶属于卡曼达长官!”
20:37:47 << 阿加萨·恩沃尔>> “说不定队长会跟你追加回收抢先出城费的”
20:37:59 << 叶米·普拉托>> “我越发担心罗西亚会不会被抓起来了!”
20:38:14 << 切希尔>> “啊,原来如此,因为卡曼达出门了啊”
20:38:19 << 罗西亚·拉法姆>> “不存在的”
20:38:26 << 福克斯>> “……”
20:38:40 << 切希尔>> “谢谢,那我们走了”
20:38:42 << 莫尔度>> 你们搭乘电梯
20:38:42 << 莫尔度>> 下降到了城墙的下部
20:38:42 << 莫尔度>> 电梯井中仍然一片漆黑
20:38:42 << 莫尔度>> 在沉闷的机械声中,门缓缓打开了
20:40:11 << 罗西亚·拉法姆>> “真想看看这漆黑一片里是不是藏着什么”
20:40:22 << 切希尔>> “你想看什么?”
20:40:22 << 切希尔>> 摸出了黑视风镜
20:40:56 << 罗西亚·拉法姆>> “秘道什么的……风镜吗这是!”
20:40:34 << 莫尔度>> 随着透出的光
20:40:34 << 莫尔度>> 你们看到了————
20:40:34 << 莫尔度>> 在电梯井的外部,围绕着大片的人群
20:41:16 << 叶米·普拉托>> “怎么这么多人……”
20:41:28 << 莫尔度>> 他们看到在门内出现的你们
20:41:28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什么情况”
20:41:32 << 莫尔度>> 顿时发出了欢呼声
20:41:41 << 贵族>> “欢迎!我们的新骑士们!”
20:41:45 << 切希尔>> “哇”
20:41:45 << 切希尔>> “我感到十分受用”
20:41:59 << 叶米·普拉托>> “呀”
20:42:00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我们有做什么特别让人欢迎的事吗”
20:42:03 << 叶米·普拉托>> “还有这待遇”
20:42:07 << 切希尔>> 昂首挺胸走出电梯
20:42:09 << 贵族>> “欢迎诸位加入我们阿尔克夫的大家庭!”
20:42:14 << 阿加萨·恩沃尔>> “哇哦”
20:42:26 << 贵族>>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20:42:40 <<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这样才算是正式成为阿尔克夫人吗……]
20:42:53 << 莫尔度>> 人们纷纷拥上来,试图和你们握手
20:42:56 << 罗西亚·拉法姆>> [倒是很易懂的阶级性]
20:43:15 << 福克斯>> 握手
20:43:18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么看来想当一个阿尔克夫人还真是很难啊]
20:43:20 << 叶米·普拉托>> 美滋滋地握手
20:43:31 << 阿加萨·恩沃尔>> 握手
20:43:31 << 阿加萨·恩沃尔>> “幸会幸会”
20:43:36 << 罗西亚·拉法姆>> 无所谓地握手,顺便看看有没有眼熟的面孔
20:44:07 << 切希尔>> 握手
20:44:43 << 贵族>> “我是伊夫林……”“在下是沙伦……”“鄙人的名字叫科克”
20:45:09 << 莫尔度>> 你们应接不暇地听着这些穿着优良的人们的自我介绍
20:45:09 << 莫尔度>> 在他们之中似乎没有熟面孔
20:45:32 << 罗西亚·拉法姆>> [要跟这样的人问路还真是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20:45:35 << 切希尔>> “各位,我是切希尔!从此刻开始,我们会为守护阿尔克夫的和平竭尽全力!我们大家要齐心协力保护这个城市!”
20:45:56 << 阿加萨·恩沃尔>> [你居然有开不了口的时候]
20:46:15 << 贵族>> “噢!”
20:46:25 << 罗西亚·拉法姆>> [纯粹的感到尴尬而已]
20:46:30 << 叶米·普拉托>> [我们不是有地图吗]
20:46:42 << 贵族>> “这可真是令人感到放心啊!”
20:46:46 << 罗西亚·拉法姆>> [地图标了酒馆的位置吗]
20:46:49 << 阿加萨·恩沃尔>> 为切希尔的话鼓掌
20:47:03 << 罗西亚·拉法姆>> 应付式地鼓掌
20:47:08 << 叶米·普拉托>> 鼓掌鼓掌
20:47:08 << 莫尔度>> 在阿加萨的带领下,掌声顿时响成一片
20:47:51 << 切希尔>> “首先我们要购买一批此前消耗的物资,能告诉我们哪里售卖魔法物品吗?”
20:48:05 << 切希尔>> 挥舞手臂
20:48:11 << 莫尔度>> 于是,十几分钟之后,你们才结束了与人群的握手
20:48:27 << 莫尔度>> 你们每个人的手都已经有些酸了
20:48:34 <<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一群一看就是上流人士的一副亲切的面孔,只能让人想起在外城区时感受到的冷漠]
20:48:34 << 罗西亚·拉法姆>> [在托马斯身上倒没有这种气质]
20:48:58 << 福克斯>> [……]
20:49:23 << 莫尔度>> 有人正欲回答切希尔的问题的时候
20:49:34 <<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有点累,但是感觉是真舒坦啊]
20:49:38 << 莫尔度>> 一个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到了你们的面前
20:50:08 << 罗西亚·拉法姆>> 看脸
20:50:20 << 莫尔度>> 这是一个满头华发的老绅士,看起来约莫五十多岁
20:50:20 << 莫尔度>> 他朝着你们行了一礼
20:50:55 << 叶米·普拉托>> “您是……”
20:51:07 << 福克斯>> “您好”
20:51:20 << 阿加萨·恩沃尔>> 回了一礼,“您好啊”
20:51:38 << 切希尔>> “您好!”
20:51:39 << 凯尔文>> “诸位骑士大人,在下是凯尔文·雪莱”
20:51:50 << 罗西亚·拉法姆>> “您好”
20:52:47 << 凯尔文>> “能够帮助你们了解阿尔克夫的基本情况。不过在这之前,请容在下先领诸位骑士大人确认一下宅邸”
20:52:47 << 凯尔文>> “不知可否赏光呢?”
20:53:09 << 叶米·普拉托>> “宅邸……”
20:53:16 << 莫尔度>> 此时,切希尔想到女爵还赐予了你们住处
20:53:17 << 叶米·普拉托>> 看队长
20:53:27 <<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是有这么回事”
20:53:51 << 阿加萨·恩沃尔>> “那队长,咱就走一趟?”
20:53:51 << 切希尔>> “嗯,好吧,那就拜托您了”
20:54:14 << 切希尔>> [啊~时机好糟糕,我本来想募集一波资金的]
20:54:14 << 切希尔>> 微笑着失落
20:54:32 << 福克斯>> [这队长]
20:54:36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事又不急]
20:54:48 << 罗西亚·拉法姆>> [要不我们去,队长在这募集资金]
20:54:50 << 切希尔>> [一会儿没那么多人围着我们了,气氛也不够]
20:54:53 << 莫尔度>> 于是在凯尔文的带领下,你们离开了人群
20:55:10 <<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队长去,我们在这募集资金]
20:55:14 << 罗西亚·拉法姆>> [把灵晶仆留在你这,只要离我不超过一英里我们就能互相联络]
20:55:24 << 阿加萨·恩沃尔>> [算了,队长肯定会担心我们拿钱跑路的]
20:55:50 << 罗西亚·拉法姆>> [只不过这样队伍其他人就没法通过灵晶仆互相联络了]
20:55:53 << 切希尔>> [气氛已经被破坏了,算了]
20:56:40 << 叶米·普拉托>> [这时候应该期待一下属于我们的大房子吧!]
20:56:46 << 莫尔度>> 走在米格瑞斯区的街道上,这里的气氛恬静而又舒适
20:56:57 << 罗西亚·拉法姆>> [又不能卖]
20:56:59 << 莫尔度>> 街道两侧都有绿荫
20:57:27 << 切希尔>> “这里环境真好啊”
20:57:27 << 切希尔>> “和城外那个荒芜的景象完全不一样”
20:57:42 << 阿加萨·恩沃尔>> [卖了的话队长的夙愿怎么办]
20:57:51 << 福克斯>> “是这样的”
20:57:53 << 罗西亚·拉法姆>> “自然是没法和城外比的”
20:57:53 << 莫尔度>> 四周的建筑物都是带有小院落的别致住宅
20:57:53 << 莫尔度>> 这里更像是一个居民区
20:58:15 << 福克斯>> “如果房子够好,没准队长会在这里定居
20:58:18 << 罗西亚·拉法姆>> [公职送的不动产也不能拿来当夙愿吧,不靠谱]
20:58:18 << 罗西亚·拉法姆>> [所谓私人财产就是要能随意处置才算是自己的啊]
20:58:55 << 切希尔>> “院子!我也能有院子吗,我要种好多草药……”
20:58:58 << 莫尔度>> 街道两侧,你们时不时都能看到那个拥有三对羽翼,伸出手想要怀抱天空的男子的雕塑
20:59:18 << 切希尔>> [嘿,那个雕塑莫非是净化者吗]
20:59:26 << 切希尔>> [他们看起来很喜欢的样子]
20:59:38 << 罗西亚·拉法姆>> [没准]
21:00:10 << 凯尔文>> “我们到了”
21:00:20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从雕塑的外貌和女爵的外貌上找相似之处
21:00:26 << 阿加萨·恩沃尔>> “哦?”
21:00:28 << 叶米·普拉托>> 观察房子
21:00:36 << 莫尔度>> 凯尔文在一幢房子的前面停下了脚步
21:01:35 << 莫尔度>> 这是一幢红顶,二层的白色别墅
21:02:02 << 阿加萨·恩沃尔>> “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21:02:19 << 莫尔度>> 房屋的表面有木质的敞廊,转角处则有大理石制的阶梯
21:02:36 << 莫尔度>> 而窗户都用彩色玻璃装成
21:02:46 << 罗西亚·拉法姆>> “还真是大手笔……”
21:03:10 << 莫尔度>> 而在转角后方的巴洛克式的山墙后,你们隐约能看到花园的一角
21:03:11 << 切希尔>> “哇,简直是教堂……”
21:03:11 << 叶米·普拉托>> “诶嘿嘿嘿嘿,大房子诶”
21:03:17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下咱更加确定是队长的夙愿达成了”
21:03:28 << 切希尔>> “太棒了……”
21:03:28 << 切希尔>> 泪流满面
21:03:41 << 凯尔文>> “诸位骑士大人们,还满意吧?”
21:03:47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是人比较多所以共用一个别墅,不知道绮莉那种是什么情况”
21:04:31 << 切希尔>> “外观很满意,我要看看里面!”
21:04:37 <<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应该没人愿意和她同住吧,该不会一个人霸着一件别墅……”
21:04:40 << 阿加萨·恩沃尔>> “这岂止是满意了……”
21:04:56 << 叶米·普拉托>> “一家人一起住一个房子才有感觉!”
21:05:10 << 切希尔>> “说得好,你和罗西亚住一间吧”
21:05:10 << 切希尔>> 跑向门口
21:05:23 << 叶米·普拉托>> “诶嘿”
21:05:23 << 罗西亚·拉法姆>> “说得好,你和阿加莎住一间吧”
21:05:23 << 罗西亚·拉法姆>> 跑向门口
21:05:26 << 叶米·普拉托>> “可以吗”
21:05:34 << 阿加萨·恩沃尔>> “???”
21:05:42 << 叶米·普拉托>> 走向门口
21:05:47 << 凯尔文>> “那么,请允许在下也带领诸位参观内部”
21:06:01 << 切希尔>> “当然,拜托您了”
21:06:34 << 阿加萨·恩沃尔>> “有劳了”
21:06:40 << 罗西亚·拉法姆>> “刚刚好像有谁说了不妙的台词”
21:06:44 << 莫尔度>> 切希尔打开了宅邸的门,你们走了进去
21:06:44 << 莫尔度>> 走进玄关,首先是一段转向楼上的阶梯
21:06:44 << 莫尔度>> 楼梯和玄关的地面上就铺着豪华舒适的绒毯
21:09:01 << 叶米·普拉托>> “根据我多年的经验”
21:09:01 << 叶米·普拉托>> “这绒毯绝对价格不菲!”
21:10:00 << 莫尔度>> 来到楼上,你们首先看到的是柚木的茶几、用白色刺绣装饰的沙发
21:10:32 <<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的经验?”
21:10:42 << 莫尔度>> 墙面上有雕刻的壁画,以及金色的镜框,并且有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
21:10:56 << 切希尔>> “好棒……我觉得为了保证房子的安全,我们还是去睡灯塔的宿舍吧”
21:11:15 << 叶米·普拉托>> “不要!”
21:11:15 << 叶米·普拉托>> “我已经爱上这里了!”
21:11:29 << 莫尔度>> 而在白漆木制的屏风后面,则有着全乌木制的餐桌和椅子
21:11:42 << 阿加萨·恩沃尔>> “不睡的话要这房子干啥啊!”
21:12:17 << 莫尔度>> 银烛台,和摆放着象牙装饰品的餐柜更让你们感到惊叹
21:12:52 << 凯尔文>> “诸位大人,卧室在楼上”
21:13:08 << 莫尔度>> 凯尔文朝你们微微欠身
21:13:14 << 切希尔>> [这些都可以卖!不知道内城区有没有人需要租房!]
21:13:32 <<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一夜暴富的感觉”
21:13:39 << 阿加萨·恩沃尔>> [卖了干嘛啊!]
21:13:54 << 罗西亚·拉法姆>> [卖了冒险啊]
21:14:07 << 罗西亚·拉法姆>> [你还真觉得我们能在这房子住很多天吗]
21:14:20 << 阿加萨·恩沃尔>> [公务人员倒卖国家财产啊]
21:14:43 << 叶米·普拉托>> [你们难道不喜欢这个大房子吗!]
21:14:44 << 福克斯>> [……普通的住着吧]
21:14:45 << 叶米·普拉托>> 伤心
21:14:51 << 切希尔>> [我们喜欢自然,贵金属家具让我们心情忐忑]
21:14:51 << 罗西亚·拉法姆>> [当成应付职工薪酬就好了]
21:14:59 << 切希尔>> 跑上楼
21:15:00 << 莫尔度>> 来到楼上,你们又参观了卧室所在的走廊
21:15:09 << 福克斯>> [这队长]
21:15:19 << 阿加萨·恩沃尔>> [不,队长,关于这方面你的话咱持保留意见]
21:15:20 << 罗西亚·拉法姆>> [再喜欢我们也是有正事的,说来你们不打算回主物质界了?]
21:15:30 << 莫尔度>> 走廊的两头分别摆放着白瓷花瓶和三对羽翼的男子的大理石雕像
21:16:32 << 切希尔>> “请问这一位是?”
21:16:54 << 凯尔文>> “啊,这位是净化者的圣像”
21:17:04 << 福克斯>> “是天使吗”
21:17:40 << 凯尔文>> “在阿尔克夫,几乎家家户户都供奉着他”
21:17:40 << 凯尔文>> “而他的神殿,在艾莱斯区”
21:18:05 << 切希尔>> “那我们卖这个雕像会不会不太好?”
21:18:57 << 凯尔文>> “那个是没有问题的,艺术品的买卖不存在对神明的不敬”
21:19:12 << 切希尔>> “那就好”
21:19:12 << 切希尔>> [看来屋里这个也能卖]
21:19:27 << 凯尔文>> “我们继续参观吧?”
21:19:38 << 切希尔>> “嗯!”
21:19:39 << 阿加萨·恩沃尔>> [……]
21:19:45 <<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不能卖的话拿来施法大概也是不行的”
21:19:52 << 切希尔>> “我迫不及待要看到卧室了!”
21:19:53 << 叶米·普拉托>> [有,有没有人能拦住队长啊]
21:20:04 <<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下一个]
21:20:34 << 莫尔度>> 二楼包含四间房间
21:20:46 << 莫尔度>> 其中三间是卧室
21:21:02 << 福克斯>> “我已经预感到晚上的分房了”
21:21:07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床有多大
21:21:18 << 罗西亚·拉法姆>> “总比在凉亭里多了一间”
21:21:48 << 莫尔度>> 每间卧室都有着柚木的衣柜、梳妆台,以及附带刺绣和金色流苏垂帘的双人床
21:22:05 << 福克斯>> “其实可以普通的睡大厅”
21:22:35 <<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不要特地分散住了吧,有什么事集合也很麻烦”
21:22:41 << 莫尔度>> 而最后一间则是起居室,并通向外部的敞廊
21:22:41 << 莫尔度>> 从落地窗,你们能看到一大半米格瑞斯街区的景色
21:24:48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从落地窗往外看
21:25:12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落地窗倒还蛮别致的”
21:25:24 << 罗西亚·拉法姆>> “视野不错”
21:25:51 << 莫尔度>> 米格瑞斯街区覆盖着绿色,而圆顶式建筑则井然有序的分布于街区中,像是上流社会的住宅区
21:26:37 << 阿加萨·恩沃尔>> “治民有方啊”
21:26:38 << 切希尔>> “真幸福……这一刻的我一定是最幸福的……”
21:26:47 <<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有空能拜访一下‘学院’和‘工厂’的话就好了”
21:27:20 << 罗西亚·拉法姆>> “还没有和这两方接触过,现在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地去考察他们了”
21:27:43 << 凯尔文>> “诸位大人满意,就最好了”
21:28:04 << 阿加萨·恩沃尔>> “大人一词不敢当”
21:28:13 << 叶米·普拉托>> “啊……真好啊”
21:28:18 << 凯尔文>> “鄙人凯尔文·雪莱,暂时受任担任诸位大人的管家”
21:28:23 << 福克斯>> “是的,这两个地方对我们想来也会有极大的帮助”
21:28:34 << 叶米·普拉托>> “我们也有管家吗!”
21:29:06 <<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竟然是管家”
21:29:06 << 凯尔文>> “嗯,如果诸位有雇佣其他佣人的打算的话,可以让在下去办”
21:29:14 << 切希尔>> “唔……管家就算了吧……很危险的”
21:29:18 << 福克斯>> “没有免费的吗”
21:29:24 << 罗西亚·拉法姆>> “危险吗!”
21:29:46 << 阿加萨·恩沃尔>> “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
21:29:56 << 切希尔>> “有个暗杀者潜入什么的啊”
21:30:11 << 凯尔文>> “…………如果诸位大人对在下不满意的话,那么在下就去向女爵大人请辞吧”
21:30:28 << 阿加萨·恩沃尔>> “诶诶诶不是这个意思”
21:30:35 << 叶米·普拉托>> “…………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
21:30:44 << 阿加萨·恩沃尔>> “您似乎误解了什么”
21:30:53 <<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我们还是需要一个管理屋子的人”
21:31:09 << 切希尔>> “因为我们曾经被人暗杀过”
21:31:14 << 罗西亚·拉法姆>> “正因为是我们的屋子,所以大概没有人会打扫了”
21:31:23 << 切希尔>> “所以既然这房子属于我们,它就算不上是安全的地方啊”
21:31:37 << 罗西亚·拉法姆>> “这方面管家是必须的”
21:31:59 << 切希尔>> “唉……我也很想享受有管家和女仆的日子啊”
21:32:00 << 凯尔文>> “也就是说,需要加强安保工作吗?”
21:32:27 << 阿加萨·恩沃尔>> “说到重点了”
21:32:34 << 罗西亚·拉法姆>> “确实是重点”
21:32:46 << 叶米·普拉托>> “是这样的”
21:33:00 << 阿加萨·恩沃尔>> “我个人认为安保还是需要的,甚至可以说是比居住环境还重要”
21:33:06 <<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按队长的说法的话,就算请别的警卫来也没法保证安保]
21:33:18 << 阿加萨·恩沃尔>> [总归多多益善吧]
21:33:19 << 切希尔>> “对手是会气化形体的吸血鬼啊”
21:33:23 << 切希尔>> “至少目前的是”
21:33:39 << 凯尔文>> “……吸血鬼?”
21:34:00 <<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话长,总之那是我们之前住处的事情”
21:34:08 << 凯尔文>> “这样的敌人应该是不可能潜入到内城区来的,在下认为”
21:34:43 << 切希尔>> “但是他原本也不该来到外城区的……”
21:34:51 << 切希尔>> “总之,您觉得没问题就好”
21:35:03 << 叶米·普拉托>> 找地方坐下休息
21:35:32 << 莫尔度>> 叶米坐在了大厅松软的沙发上
21:35:43 <<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不是暗处袭击的话,那种歹徒真来也不怕”
21:35:47 << 凯尔文>> “嗯咳……那么,诸位大人是打算前往圣·布雷兹酒馆吗?”
21:35:58 << 罗西亚·拉法姆>> “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21:35:58 << 罗西亚·拉法姆>> “能请你带路吗”
21:36:12 << 切希尔>> “你觉得吸血鬼会跟你堂堂正正打一架吗……嗯,去酒馆”
21:36:43 << 罗西亚·拉法姆>> “在被袭击之前发现就可以堂堂正正地打一架了”
21:37:30 << 凯尔文>> “当然,圣·布雷兹酒馆在下层区的赛达区”
21:37:30 << 凯尔文>> “请容在下带路”
21:37:53 << 福克斯>> “在下层区啊”
21:38:10 <<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又要走很远的路,那辛苦了”
21:38:14 <<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内城区还有细分上下层……”
21:36:12 << 切希尔>> “我们在路上可以分配一下卧室!我当然和辛迪一间!”
21:36:48 << 阿加萨·恩沃尔>> “那你这么说了那还分配什么啊”
21:36:48 << 阿加萨·恩沃尔>> “结果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21:37:01 <<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道理”
21:37:20 << 切希尔>> “管家先生住哪儿?”
21:38:18 << 凯尔文>> “在下就住在一层的佣人间,不知可否准许?”
21:38:31 << 叶米·普拉托>> “当然可以呀”
21:38:37 << 切希尔>> “有佣人间就好”
21:38:37 << 切希尔>> 趴到辛迪背上
21:40:26 << 莫尔度>> 于是,在凯尔文的带领下,你们又来到了通往下层的电梯井前
21:40:26 << 莫尔度>> 再次走出电梯,你们来到的是一个热闹非凡的街区
21:41:16 << 罗西亚·拉法姆>> “说真的,好想直接变成金龙跳过这些路程走直线”
21:42:11 << 切希尔>> “入乡随俗啊”
21:42:11 << 切希尔>> “你不觉得这个电梯也挺有意思的吗”
21:42:32 << 阿加萨·恩沃尔>> “可是你变成金龙你还是不认路啊”
21:42:36 << 罗西亚·拉法姆>> “真热闹,和外城区的气氛截然不同”
21:42:49 << 切希尔>> “阶级啊,啧啧”
21:42:52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不是已经有向导了吗”
21:42:53 << 凯尔文>> “虽然诸位大人的能力很强,不过还请暂时不要那么做”
21:42:53 << 凯尔文>> “因为……那样有可能触发城市的自动防卫系统的”
21:43:06 << 福克斯>> “还是守规矩好”
21:43:15 << 叶米·普拉托>> “城里还有这种东西吗”
21:43:23 <<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还是有那种东西的吗”
21:43:23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还没见过它起效”
21:43:38 << 凯尔文>> “嗯,每个电梯井都是一个法术节点”
21:43:57 << 凯尔文>> “只有从这里走,才能安全通过结界”
21:44:14 << 阿加萨·恩沃尔>> “原来如此”
21:44:16 << 罗西亚·拉法姆>> “繁星之门也有吗”
21:44:33 << 凯尔文>> “自然是有的”
21:44:19 << 切希尔>> “好厉害”
21:44:19 << 切希尔>> “也就是说,会飞的敌人进不来?”
21:44:48 << 凯尔文>> “我想应该是的”
21:44:51 << 莫尔度>> 凯尔文微笑着说
21:45:09 << 福克斯>> “好精妙的设计”
21:45:26 << 切希尔>> “不愧是最后的堡垒”
21:45:34 << 凯尔文>> “这一切都要拜净化者大人所赐,正是他设计了这座城市”
21:45:34 << 凯尔文>> “我们才能在这里安居乐业”
21:45:53 << 叶米·普拉托>> “怪不得能在这么险恶的地方创造出这么好的地方”
21:46:26 <<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其中能看到城外景色的节点不是破绽就好了]
21:46:45 << 凯尔文>> “那么,圣布雷兹酒馆在这边,请跟我来”
21:46:53 << 阿加萨·恩沃尔>> 跟上
21:46:58 <<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上
21:47:02 << 叶米·普拉托>> 跟上
21:47:05 << 切希尔>> 跟上
21:47:32 << 凯尔文>> “赛达区是阿尔克夫的普通市民生活的最大区域,诸位大人有任何想要采购的东西,都可以在这里寻找”
21:48:06 << 切希尔>> “啊,好像是听说过这个名字来着”
21:48:06 << 凯尔文>> “应该说,这里也是阿尔克夫最主要的贸易区域”
21:48:37 << 福克斯>> “原来如此”
21:48:50 <<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外城区贸易站的东西都是这里来的了”
21:49:08 << 凯尔文>> “这里就是圣布雷兹酒馆了”
21:49:31 << 叶米·普拉托>> “总算到了……”
21:49:45 << 莫尔度>> 凯尔文指着前面一间人流不断进出的圆顶式建筑说道
21:49:50 << 阿加萨·恩沃尔>> “终于到了……”
21:49:5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向里面张望寻找托马斯的面孔
21:50:01 << 切希尔>> “那么,多谢您了!接下来请随意,您可以等着我们,也可以回家,去哪里都行”
21:50:15 << 罗西亚·拉法姆>> “不让他跟我们一起进去吗”
21:50:19 << 凯尔文>> “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祝诸位大人办事顺利”
21:50:34 << 切希尔>> “拜拜~”
21:50:36 << 莫尔度>> 凯尔文再次一礼,然后缓缓离开了
21:50:54 << 罗西亚·拉法姆>> “待会见”
21:51:02 << 切希尔>> 进去
21:51:04 << 阿加萨·恩沃尔>> “回见”
21:51:09 << 阿加萨·恩沃尔>> 跟队长进去
21:51:14 << 罗西亚·拉法姆>> 进去
21:51:27 << 福克斯>> 进去
21:52:25 << 叶米·普拉托>> 进去
21:52:28 << 莫尔度>> “我的西红柿烤土豆呢?”
21:52:28 << 莫尔度>> 吆喝声在酒馆中回响着
21:52:50 << 小女孩>> “来啦!”
21:53:07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寻找托马斯
21:53:10 << 切希尔>> “啊……我都饿了”
21:53:12 << 莫尔度>> 你们看到一个小女孩摇摇晃晃地举着盘子,从后厨中跑出来上菜
21:53:21 << 阿加萨·恩沃尔>> “这菜是什么做法?好像头回听”
21:53:24 << 切希尔>> “刚才的美食总觉得吃得好紧张”
21:53:36 << 阿加萨·恩沃尔>> “紧张吗!”
21:53:41 << 罗西亚·拉法姆>> “西红柿还是炒番茄比较好吃”
21:53:53 << 切希尔>> “毕竟是在女爵面前”
21:53:53 << 莫尔度>> 罗西亚眼尖,马上就发现了坐在酒馆中央的一张桌子上的托马斯
21:53:55 << 罗西亚·拉法姆>> “土豆应该用来配马铃薯”
21:54:04 << 罗西亚·拉法姆>> “嘿托马斯!”
21:54:04 << 罗西亚·拉法姆>> 招手
21:54:12 << 莫尔度>> 而同时,你们还发现了一个熟人
21:54:12 << 莫尔度>> 那是身穿红袍,酒红色短发,红宝石手杖靠在桌边的女孩
21:54:12 << 莫尔度>> ————蕾曼兹
21:54:12 << 莫尔度>> 她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角落里
21:55:23 << 莫尔度>> 你们要先找谁?
21:55:26 << 叶米·普拉托>> “还碰到熟人了……”
21:55:38 <<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这地方来的人还不少……”
21:55:46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先找谁”
21:56:11 << 切希尔>> “蕾、蕾曼兹!”
21:56:11 << 切希尔>> “阿特拉斯呢……”左右看
21:56:23 << 罗西亚·拉法姆>> “噫”
21:56:23 << 罗西亚·拉法姆>> “这队长,重色轻友”
21:56:36 << 切希尔>> “等等,她是怎么进来的”
21:56:41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保持对托马斯的关注
21:56:50 << 叶米·普拉托>> “我也觉得先找蕾曼兹比较好”
21:56:53 << 切希尔>> 去打招呼
21:56:58 << 叶米·普拉托>> “万一发生了紧急情况呢”
21:57:13 << 罗西亚·拉法姆>> “有艾略特呢,我已经发生什么都不奇怪了”
21:57:29 << 切希尔>> “蕾曼兹!嘿!”
21:57:31 << 莫尔度>> 切希尔没有发现阿特拉斯在哪
21:58:04 << 莫尔度>> 听到你们的打招呼,蕾曼兹一惊,似乎从沉思中被打断
21:58:18 << 切希尔>> “蕾曼兹,你怎么来了!还在内城区!”
21:58:24 << 蕾曼兹>> “哇!你们……原来是切希尔你们啊……”
21:58:27 << 阿加萨·恩沃尔>> “咱感觉队长把她吓到了”
21:58:33 << 切希尔>> “嘿嘿嘿”
21:58:54 << 罗西亚·拉法姆>> “结果我们走的是同一条路吗”
21:59:07 << 莫尔度>> 蕾曼兹有些难为情地抚摸着手腕上散发出淡淡微光的丝带
21:59:13 << 蕾曼兹>> “你们也来阿尔克夫了啊……”
21:59:13 << 蕾曼兹>> “我们的目的都差不多嘛……”
21:59:45 << 罗西亚·拉法姆>> “差点就让阿加萨带进西边的怪物坑里了”
21:59:45 << 罗西亚·拉法姆>> “还好队长机智”
22:00:21 <<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也怪咱吗!”
22:00:32 << 切希尔>> “早知道应该一起来的嘛”
22:00:32 << 罗西亚·拉法姆>> “阿特拉斯呢,他没跟你一起行动吗”
22:00:38 << 叶米·普拉托>> “谁让你的作用只有背锅呢”
22:00:41 << 切希尔>> [漂亮,罗西亚]
22:00:43 << 蕾曼兹>> “我们要找人,自然就来人多的地方了呀”
22:00:43 << 蕾曼兹>> “而我们身上都没有任何污染,就顺利地进入内城区了”
22:01:03 <<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等我先说吗!]
22:01:17 <<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一开始就一点都没有……”
22:01:28 << 罗西亚·拉法姆>> 露出惊讶的表情
22:01:34 << 切希尔>> “你们是怎么保持清洁的……”
22:03:06 << 蕾曼兹>> “他的话,我都有用师傅的收藏帮他注意清理污染……而我嘛,好像污染不喜欢我的样子?”
22:03:06 << 蕾曼兹>> “阿塔到艾莱斯区去调查去了”
22:03:06 << 蕾曼兹>> “而我暂时在这边调查,效率高一点嘛”
22:02:53 << 切希尔>> “各位,我们走!”
22:03:04 << 叶米·普拉托>> “原来是分头调查”
22:03:09 << 罗西亚·拉法姆>> “喂!”
22:03:17 << 叶米·普拉托>> “转向也太快了吧!咱们这里还有别的任务呢!”
22:03:38 <<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你一个人去吧,反正我们做灯泡也不合适”
22:03:40 << 蕾曼兹>> “我就这么不如他受欢迎吗!”
22:03:42 << 阿加萨·恩沃尔>> “不愧是队长”
22:03:53 << 叶米·普拉托>> “只有在队长那里不受欢迎”
22:03:58 << 蕾曼兹>> “还有做灯泡是什么意思啊!”
22:03:59 << 罗西亚·拉法姆>> “只有在队长那里不受欢迎”
22:03:59 << 福克斯>> “……”
22:04:02 << 阿加萨·恩沃尔>> “不不不,那是我们队长的事情”
22:04:11 << 切希尔>> “你也受欢迎啊,蕾曼兹,只不过你受阿加萨欢迎,阿特拉斯受我欢迎”
22:04:13 << 蕾曼兹>> “你们,你们……”
22:04:19 << 叶米·普拉托>> “我们为什么不找点食物一边谈一边吃呢”
22:04:19 << 叶米·普拉托>> 试图岔开话题
22:04:28 << 蕾曼兹>> “你们就不能正经点吗……”
22:04:31 << 切希尔>>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们到底找什么人啊,神神秘秘的”
22:04:39 << 阿加萨·恩沃尔>> [???]
22:05:10 << 罗西亚·拉法姆>> [涉及机密的东西我还是建议在这里进行]
22:05:10 << 蕾曼兹>> “是阿塔的任务啦,我也是陪他来完成的”
22:05:10 << 蕾曼兹>> “详细情况也只有他自己才完全明白”
22:05:26 << 罗西亚·拉法姆>> 将蕾曼兹加入心灵感应(
22:05:54 << 蕾曼兹>> [咦,罗西亚你原来会心灵感应吗?]
22:06:13 << 罗西亚·拉法姆>> [是灵晶仆的功能啦]
22:06:20 << 阿加萨·恩沃尔>> “服务员我也要西红柿烤土豆!”
22:06:20 <<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还是点点东西免得尴尬]
22:06:35 << 罗西亚·拉法姆>> [酒馆人多嘴杂的,有谁偷听就不妙了]
22:06:45 << 切希尔>> “但既然连你都不知道,你们分开行动是为了干嘛?”
22:06:49 << 蕾曼兹>> [嗯……总之我们来阿尔克夫调查了]
22:06:53 << 切希尔>> “万一你见到了那个人,又不认识,不就错过了吗”
22:07:01 <<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感应!]
22:07:06 << 叶米·普拉托>> “服务员来个菜单!”
22:07:09 << 福克斯>> [思]
22:07:21 << 蕾曼兹>> [我是负责打听莫尔度的消息的嘛,这也是头等大事啊]
22:07:32 << 小女孩>> “好的~!”
22:07:37 << 罗西亚·拉法姆>> “有西红柿烤番茄吗?”
22:07:42 << 切希尔>> [好吧你是对的,这就说到机密了]
22:07:52 << 切希尔>> [莫尔度的话,露说过他就在附近]
22:07:55 << 蕾曼兹>> [根据我们调查到的结果……]
22:07:55 << 蕾曼兹>> [这座城市的地下很可能有一座古代遗迹]
22:08:21 <<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这方面的话题很快就会涉及机密了]
22:08:25 << 阿加萨·恩沃尔>> [地下……]
22:08:30 << 切希尔>> [嗯,我们也这么认为]
22:08:47 << 蕾曼兹>> [不仅如此,古代遗迹还被严密地守护着]
22:08:52 <<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有这样一个东西,得知具体位置了吗?]
22:09:02 << 切希尔>> [喔……被机关吗?还是活的东西?]
22:09:12 << 蕾曼兹>> [说明有什么人,或者说有什么生物不希望有人进入到地下去]
22:09:27 <<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我们大概和古代遗迹的相关人员战斗过了]
22:09:27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凉亭的下水道果然是……?]
22:09:59 << 蕾曼兹>> [我在邻接地下的位置发现了强大的魔法力量……并且不属于守护阿尔克夫的迷锁]
22:10:21 << 蕾曼兹>> [凉亭?下水道?]
22:10:30 << 叶米·普拉托>> [皇室会不会知道有关信息呢]
22:11:05 << 罗西亚·拉法姆>> [是外城区的一座旅馆,我们在其附近的下水道发现了一群内城区人在秘密会议中被暗杀的现场]
22:11:05 << 罗西亚·拉法姆>> [在那个下水道里还有一些挖掘的痕迹]
22:11:25 << 切希尔>> [唉,你这个幸福的人,连凉亭都不知道]
22:11:43 << 蕾曼兹>> [毕竟我们一开始就进入到内城区了嘛……]
22:11:43 << 蕾曼兹>>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
22:12:04 <<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在那里,吾神起了对莫尔度的反应]
22:12:28 << 阿加萨·恩沃尔>> [进入内城说得这么轻而易举了啊!]
22:12:35 << 叶米·普拉托>> [嘛,咱们直接来内城区也不会得到线索了]
22:12:33 << 蕾曼兹>> [也就是说,黑暗领主莫尔度在这座城市的地下的可能性很大?]
22:12:48 << 叶米·普拉托>> [有一百个阿加萨那么大!]
22:12:51 <<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可能]
22:13:15 << 莫尔度>> 说到这里
22:13:15 << 莫尔度>> 你们突然发现,你们身上的丝带强烈地闪烁着
22:13:46 <<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之后在另一个几十年前发生过污染生物入侵的房子的地下室,甚至出现了上古邪物……???]
22:13:52 << 阿加萨·恩沃尔>> [诶诶……?]
22:13:54 << 罗西亚·拉法姆>> 看丝带
22:14:00 << 叶米·普拉托>> 看丝带
22:14:14 << 阿加萨·恩沃尔>> [这又是什么情况……罗西亚你懂吗]
22:14:31 << 罗西亚·拉法姆>> [不是很懂,但我觉得不应该在酒馆里继续闪光了]
22:14:39 << 切希尔>> [露要来了?]
22:14:39 << 切希尔>> 把丝带塞进口袋
22:14:50 << 莫尔度>> 所幸的是
22:14:5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盖住丝带悄悄出去
22:15:06 << 莫尔度>> 当你们停止话题之后,丝带很快也停止了闪烁
22:15:13 <<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15:20 << 叶米·普拉托>> [这代表啥……]
22:15:24 <<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15:30 <<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似乎是说到了正解的意思?]
22:15:30 << 罗西亚·拉法姆>> 回座位
22:15:52 << 阿加萨·恩沃尔>> “服务员菜快一点,我们这位哥们都快走了”
22:15:56 << 阿加萨·恩沃尔>> [有可能吧]
22:16:31 << 罗西亚·拉法姆>> [关于这个上古邪物的性质,据说它是什么‘污染正能量生物’,必须用负能量法术才能杀死]
22:16:42 << 蕾曼兹>> [嘛……总之,卢娜可能是对莫尔度在地下那个结论起了反应吧?]
22:16:54 << 蕾曼兹>> [也不知道她是觉得这说对了还是说错了……]
22:17:12 << 切希尔>> [哈哈哈那不是和没说一样吗]
22:17:10 << 罗西亚·拉法姆>> [在和那东西战斗的过程中我们不知道那个性质,陷入了苦战,多亏了现在也在这个酒馆的某个人]
22:17:10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向之前托马斯在的地方
22:17:41 << 莫尔度>> 托马斯正用叉子插起一整块羊排送进嘴里
22:17:41 << 莫尔度>> 然后噎得直翻白眼
22:18:05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打手势告诉蕾曼兹就是那个吃羊排的小孩
22:18:26 << 蕾曼兹>> [哦……那个小孩竟然能对付上古邪物?看不出来呀……]
22:18:26 << 罗西亚·拉法姆>> [为了防止尴尬我先问一句,你和他不认识吧?]
22:18:31 <<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还是等他白眼缓过来再介绍认识比较好]
22:18:35 << 莫尔度>> 蕾曼兹摇了摇头
22:19:01 << 蕾曼兹>> [在这里出现什么东西我都不吃惊了……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法术天才嘛!]
22:19:09 << 切希尔>> [不,他提供了一些造成轻伤药水]
22:18:55 <<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他是知道上古邪物的性质,用一个造成轻伤解决了它]
22:18:55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这次来本来也是来找他的,没想到居然遇上了你]
22:19:42 << 叶米·普拉托>> [以及很轻易的被我们拐骗了]
22:19:48 << 蕾曼兹>> [事实上,我也是在这里打探消息的]
22:19:48 << 蕾曼兹>> [不过好像暂时没什么消息……]
22:20:19 << 莫尔度>> 这时,之前你们看到的那个小女孩跑了过来
22:20:28 << 小女孩>> “这是你们的西红柿烤土豆!”
22:20:34 << 叶米·普拉托>> “咕”
22:20:34 << 叶米·普拉托>> 接过来
22:20:39 << 小女孩>> “以及附送的麦酒!”
22:20:45 << 阿加萨·恩沃尔>> “哎呀谢谢”
22:20:45 <<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说不定真的有必要去美莱克和阿特拉斯碰面一下]
22:20:50 << 叶米·普拉托>> “再来一份烤牛排!”
22:20:54 << 罗西亚·拉法姆>> 接过来啃
22:20:57 << 叶米·普拉托>> 顺便摸摸小女孩的头
22:20:58 << 小女孩>> “好的!”
22:20:58 << 小女孩>> “几位客人是新面孔呢”
22:20:58 << 小女孩>> “以后要常来我们这里哦!”
22:21:32 << 叶米·普拉托>> “一定一定”
22:21:35 << 罗西亚·拉法姆>> “好啊好啊”
22:21:43 << 罗西亚·拉法姆>> “打折的话”
22:22:11 << 切希尔>> “OKOK”
22:22:17 << 莫尔度>> 小女孩马上又跑回厨房去了
22:22:54 << 蕾曼兹>> [这两天这里都很忙啊,因为圣布雷兹酒馆的主人好像是去外城区办事了]
22:22:57 <<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2:23:10 << 罗西亚·拉法姆>> [……]
22:23:11 << 蕾曼兹>> [所以只能由他女儿先照顾店里]
22:23:14 << 阿加萨·恩沃尔>> [办事?]
22:23:15 << 叶米·普拉托>> [办事?]
22:23:15 << 叶米·普拉托>> 嚼土豆
22:23:24 << 蕾曼兹>> [怎么了?]
22:23:37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忆一下离下水道凶杀发生过去了多久
22:23:44 << 切希尔>> [简单利落地说,他死了]
22:23:44 << 切希尔>> [死在我们之前说的那个下水道里]
22:24:04 << 蕾曼兹>> […………]
22:24:15 << 莫尔度>> 过去两天了
22:24:20 << 切希尔>> [来看是封锁了消息啊…………明明死了那么多人]
22:24:21 << 罗西亚·拉法姆>> [真是不幸]
22:24:24 << 罗西亚·拉法姆>> 看向厨房
22:24:32 << 叶米·普拉托>> [有必要调查一下他的好友呢]
22:24:59 << 罗西亚·拉法姆>> [乔万尼藏着这些到底打算干什么]
22:25:06 << 切希尔>> [打算隐瞒到什么时候呢]
22:25:20 << 蕾曼兹>> [也许是政府怕造成混乱吧]
22:25:20 << 蕾曼兹>> [所以才隐瞒了消息]
22:25:41 << 切希尔>> [看她的样子,还不知道吧]
22:25:49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这些亲历者可没有收到保密条约啊]
22:25:50 << 阿加萨·恩沃尔>> [也算一种考虑方向,不过也该通知一下家人吧]
22:25:57 << 蕾曼兹>> [应该是这样]
22:25:56 << 切希尔>> [其实我之前试图转生这老板来着……他不乐意活过来……]
22:26:05 <<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是政府的意思,我们多少都会收到通知才对]
22:26:09 << 蕾曼兹>> [……还有这种事?]
22:26:12 << 罗西亚·拉法姆>> [更何况我们已经是……]
22:26:16 << 切希尔>> [竟然扔下这么可爱的女儿,真难以理解]
22:26:17 << 罗西亚·拉法姆>> 看切希尔的细剑
22:26:47 << 切希尔>> [哦?你是想让我再试一次吗]
22:26:50 << 叶米·普拉托>> [毕竟这伙人的死因也不明确]
22:27:07 << 罗西亚·拉法姆>> [怎么想都只是乔万尼的独断专行]
22:27:10 << 蕾曼兹>> [那……凶手抓到了吗?]
22:27:24 << 罗西亚·拉法姆>> [很遗憾,最主要的那个让他跑了]
22:27:29 << 罗西亚·拉法姆>> [只干掉了帮凶]
22:27:56 << 叶米·普拉托>> [你对乔万尼多大怨念啊]
22:28:19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主犯是个不死生物,似乎还和几十年前外城区的副队长有很深的关联]
22:28:25 << 切希尔>> [但帮凶是主要动手的那个就是了]
22:28:46 << 蕾曼兹>> [嗯……我们在内城区调查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应该还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吧]
22:28:49 << 罗西亚·拉法姆>> [乔万尼有多缄口不言我对他就有多大怨念]
22:28:52 << 蕾曼兹>> [等阿塔的好消息吧]
22:28:52 << 蕾曼兹>> [还有什么别的信息吗?]
22:29:22 << 切希尔>> [你们晚上住哪儿?]
22:29:22 << 切希尔>> [来我们家住吗,我们可以睡一间哦]
22:29:36 <<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这有一个大房子可以住!]
22:29:40 << 切希尔>> [我们]
22:29:48 << 罗西亚·拉法姆>> [噫]
22:29:55 << 阿加萨·恩沃尔>> [噫]
22:29:55 << 蕾曼兹>> [就在这家旅……你们还有家??]
22:29:57 << 福克斯>> [0.0]
22:29:58 <<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以为绝对只和阿特拉斯说呢]
22:30:14 << 切希尔>> [那怎么行]
22:30:15 <<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觉得队长是要把阿特拉斯引过来的]
22:30:26 <<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我们刚刚发了大财]
22:30:30 << 切希尔>> [女爵送了我们一栋房子]
22:30:32 <<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是有房产的人了]
22:30:36 << 蕾曼兹>> [你们……我要生气了哦!]
22:30:49 << 切希尔>> [就算我们有房子,你也不要生气啊!]
22:30:49 << 切希尔>> “这话题总能开口说了吧”
22:31:04 << 蕾曼兹>> [哇……是因为你们干掉了谋杀案的凶手吗?]
22:31:12 << 切希尔>> 往嘴里塞了一勺子西红柿
22:31:12 << 蕾曼兹>> “的凶手吗?”
22:31:28 << 切希尔>> “贵的贵的”
22:31:28 << 罗西亚·拉法姆>> “确实这么多人一直不说话也很奇怪”
22:31:34 << 莫尔度>> 小女孩又送来了烤牛排
22:31:51 << 蕾曼兹>> “我要去看看!”
22:31:51 << 蕾曼兹>> “一听就很豪华的感觉!”
22:32:10 << 切希尔>> “没错!不过我们只有三间卧室,所以我们只能住一间啦!”
22:32:10 << 切希尔>> “我们”
22:32:33 << 叶米·普拉托>> “不对”
22:32:35 << 阿加萨·恩沃尔>> “总感觉这么睡叶米是最赚的”
22:32:36 <<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又强调了一遍我们”
22:32:37 << 叶米·普拉托>> “那我和谁住啊!”
22:32:42 << 罗西亚·拉法姆>> “你当然是”
22:32:42 << 罗西亚·拉法姆>> “和托马斯住”
22:32:52 << 叶米·普拉托>> 叶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22:32:53 << 蕾曼兹>> “没关系的!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对贵族宅邸感兴趣了!”
22:32:57 << 切希尔>> “咦,你之前不是同意和罗西亚住了吗,还挺高兴的”
22:33:14 << 叶米·普拉托>> “窝要当令人痛恨的地主阶级!”
22:33:14 << 阿加萨·恩沃尔>> “噫?”
22:33:19 << 切希尔>> “不愿意的话你和辛迪和蕾曼兹住吧”
22:33:21 <<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是男生集中在一个房间里吗!”
22:33:22 << 切希尔>> “我不介意”
22:33:25 << 阿加萨·恩沃尔>> “看不出来啊罗西亚”
22:34:08 <<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一直都没找托马斯呢”
22:34:21 << 蕾曼兹>> “你们要去找那个小男孩吗?”
22:34:21 << 蕾曼兹>> “那我等着你们……还是?”
22:34:39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到他的桌上把托马斯和他的菜提过来
22:34:39 << 罗西亚·拉法姆>> “当然是一起吃”
22:34:50 << 切希尔>> “嗯,一起吃热闹!”
22:35:07 << 莫尔度>> 罗西亚跑到托马斯那一桌
22:35:12 << 莫尔度>> 把他提了起来
22:35:24 << 托马斯>> “喂喂……你干什么!你谁啊!放开我……!”
22:35:45 << 阿加萨·恩沃尔>> “……”
22:35:54 << 罗西亚·拉法姆>> “这才几小时就不认识我了,我罗西亚!来和你接头了!”
22:36:10 << 托马斯>> “不要提着我的衣领子!”
22:36:16 <<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过来一起吃大餐,别一个人噎羊排了,队长买单”
22:36:29 << 切希尔>> “等一下,最后一句话他是骗你的”
22:36:40 << 莫尔度>> 托马斯抱怨着整理了一下衣服
22:36:44 << 福克斯>> "我也觉得队长不会买单”
22:36:45 << 罗西亚·拉法姆>> “好小气啊!”
22:37:11 << 蕾曼兹>> “小朋友,你好哦,我叫蕾曼兹,也是他们的朋友~”
22:37:20 << 莫尔度>> 蕾曼兹做着自我介绍
22:37:28 << 切希尔>> “是的,这位美丽可人的大姐姐也是我们的朋友”
22:38:03 << 托马斯>> “我不是小朋…………姐姐?”
22:38:03 << 托马斯>> “姐姐您真漂亮!”
22:38:10 << 罗西亚·拉法姆>> “还差个队长觊觎的帅气大哥哥,在阿尔克夫的我们团队就算人齐了”
22:38:35 << 切希尔>> “有这么多人在,我都快忘记什么司引牧了”
22:38:29 << 莫尔度>> 托马斯闭着眼睛打了个响指
22:38:29 << 莫尔度>> 只见,他周身顿时刮起了一阵轻风
22:39:06 <<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22:39:09 << 莫尔度>> 然后空中突然出现了很多玫瑰花瓣
22:39:09 << 莫尔度>> 围绕着托马斯飞舞着
22:39:23 << 叶米·普拉托>> “…………这小子”
22:39:24 <<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势利商人回去再记就好”
22:39:34 << 叶米·普拉托>> “见到我怎么不这样!”
22:39:38 << 罗西亚·拉法姆>> “……还藏着这一手”
22:39:39 << 莫尔度>> 托马斯伸手从空中摘下一朵玫瑰
22:39:52 << 莫尔度>> 叼在嘴上
22:39:54 <<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这货才像是真正的法师”
22:40:07 << 托马斯>> “姐姐您好!我是法师托马斯!”
22:40:11 << 阿加萨·恩沃尔>> “真正的法师是这个样子吗!”
22:40:30 << 莫尔度>> 他嘴边还沾着羊排的油渍,含混不清地说道
22:40:46 << 切希尔>> “不愧是真正的法师”
22:40:49 <<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把戏方面专业多了”
22:41:06 << 福克斯>> “厉害”
22:41:07 << 蕾曼兹>> “哇哦,这是……魔宫玫瑰?”
22:41:18 << 莫尔度>> 蕾曼兹作惊叹状
22:41:25 << 叶米·普拉托>> 气愤的吃羊排
22:41:28 << 罗西亚·拉法姆>> “诶?”
22:41:35 << 罗西亚·拉法姆>> “魔,魔宫玫瑰?”
22:41:42 << 切希尔>> “我觉得剩下的那一拨都快被你摘完了”
22:42:14 << 托马斯>> “嘿嘿,姐姐您真有见识,没错!这是我的魔宠,怎么样,稀有吧”
22:42:29 << 莫尔度>> 托马斯的嘴唇被玫瑰扎破了,但是他毫不在意地说道
22:42:33 << 罗西亚·拉法姆>> “魔,魔宠?”
22:42:37 << 福克斯>> “确实稀有”
22:42:40 << 叶米·普拉托>> “魔宠?”
22:42:47 << 罗西亚·拉法姆>> “喂你嘴都流血了啊”
22:43:05 <<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试图阻挡小男孩耍帅”
22:43:05 << 阿加萨·恩沃尔>> “他不会理你的”
22:43:42 << 罗西亚·拉法姆>> “说得很有经验的样子!”
22:43:46 << 托马斯>> “哼哼,你们这就没见过了吧”
22:43:46 << 托马斯>> “以稀有的异界植物作为魔宠的法师,根本就找不出几个来”
22:44:35 << 罗西亚·拉法姆>> 盯阿加萨
22:44:35 << 罗西亚·拉法姆>> “瞧瞧人家法师”
22:44:51 << 蕾曼兹>> “小弟弟真厉害呢”
22:45:09 << 福克斯>> “真厉害”
22:45:10 << 莫尔度>> 蕾曼兹用营业式地笑容摸着托马斯的头
22:45:29 << 切希尔>> “你这玫瑰是挺好看的,就是把花瓣撕了制造气氛有点可怜”
22:45:35 << 阿加萨·恩沃尔>> “异界植物咱可没带回主位面的兴趣,他喜欢用就用吧”
22:46:03 << 托马斯>> “不,不要在意那种细节了吧!”
22:46:34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总觉得队长是也想要一朵”
22:46:51 << 托马斯>> “好了,你们几个和这位姐姐对内城区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22:46:51 << 托马斯>> “我对内城区可是了若指掌!”
22:47:19 << 切希尔>> “我们想去买东西,顺便再问一下……嗯……”
22:47:29 << 切希尔>> [有没有去地下的秘密通道?]
22:47:34 << 罗西亚·拉法姆>> “哦?请务必介绍一下所有的地下娱乐场所!”
22:47:52 << 托马斯>> “地下……?”
22:47:57 << 切希尔>> “地下娱乐场所,听起来像是什么违法的生意”
22:47:59 << 罗西亚·拉法姆>> 将托马斯加入心灵感应频道(
22:48:01 << 莫尔度>> 托马斯摇了摇头
22:48:15 << 托马斯>> “我好像没听说过有什么地下娱乐场所”
22:48:17 << 罗西亚·拉法姆>> “不是字面上的地下,是那种见不得光的意思”
22:48:17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想问你的是真正的地下]
22:48:49 << 切希尔>> “咦不是吗”
22:48:49 << 切希尔>> [………………]
22:49:00 << 阿加萨·恩沃尔>> “人家才多大就见不得光,罗西亚太肮脏了”
22:49:05 << 福克斯>> “……”
22:49:06 <<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22:49:12 << 罗西亚·拉法姆>> “那种东西又不用真的建在地下室里”
22:49:21 << 托马斯>> [这个我确实没听说过……你们是觉得地下会埋着什么宝藏吗?]
22:49:26 << 托马斯>> [哪有那种东西啦]
22:49:53 << 罗西亚·拉法姆>> [表面上说的是用来给说不定会偷听我们的人来听的]
22:50:11 <<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罗西亚很有经验”
22:50:11 <<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现在可是不同的身份了]
22:50:21 << 托马斯>> [哦?你们是什么身份?]
22:50:22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撩出切希尔的细剑
22:50:22 << 罗西亚·拉法姆>> 给托马斯看
22:50:33 << 叶米·普拉托>> [我们现在是女爵的骑士了]
22:51:04 << 叶米·普拉托>> “不是你老拔别人的剑干嘛……”
22:51:04 << 托马斯>> [哇!一步登天啊!]
22:51:17 << 罗西亚·拉法姆>> “好看”
22:51:17 << 罗西亚·拉法姆>> “看着就身心舒畅”
22:51:37 << 托马斯>> [那你们不准备向你们的救命恩人我,表示表示吗?]
22:52:00 << 福克斯>> [我们队长会对你表达谢意的]
22:52:06 << 切希尔>> “我们诚挚邀请你来我们的居所小住!”
22:52:06 << 切希尔>> “室友你可以自己选择!”
22:52:23 << 罗西亚·拉法姆>> [豪华别墅的住宿位怎么样]
22:52:15 << 蕾曼兹>> “托马斯还救过你们的命吗?”
22:52:33 << 莫尔度>> 蕾曼兹问
22:52:40 << 罗西亚·拉法姆>> “有过一瓶药水的恩情”
22:52:41 << 切希尔>> [就是那个嘛,上古邪物]
22:52:52 <<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得加床了]
22:53:00 << 罗西亚·拉法姆>> [托马斯,机密尽量别挂在嘴上,会引起恐慌的]
22:53:02 << 蕾曼兹>> [原来如此,托马斯小弟弟真是厉害呀]
22:53:03 << 阿加萨·恩沃尔>> [三张双人床住不开啊]
22:53:52 << 切希尔>> [打地铺]
22:54:17 <<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还有大厅和佣人室]
22:54:21 << 福克斯>> [睡沙发]
22:54:35 << 叶米·普拉托>> [托马斯的主意就别打了吧!]
22:54:39 << 罗西亚·拉法姆>> [我倒是住不住床都无所谓,流浪惯了]
22:54:39 << 托马斯>>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嗯,莅临一下你们的寒舍吧”
22:55:11 << 切希尔>> “哼,寒舍啊,你可以试试!”
22:55:14 << 叶米·普拉托>> “还寒舍”
22:55:33 << 罗西亚·拉法姆>> “嘛,还没见到也没办法”
22:55:45 << 福克斯>> “这个词只能用来自谦!”
22:55:49 << 阿加萨·恩沃尔>> “小伙子还挺傲娇”
22:56:11 << 切希尔>> “我们还是先去买东西吧”
22:56:11 << 切希尔>> “然后找阿特拉斯,一起回家!”
22:56:32 << 托马斯>> “总之,小姐姐现在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先以小姐姐优先!”
22:57:09 << 切希尔>> “好啊,好啊,我们以蕾曼兹优先”
22:57:20 << 托马斯>> “我随便啦,跟大家一起就好了,听切希尔的!”
22:57:24 <<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2:58:01 << 福克斯>> “可以”
22:58:13 << 叶米·普拉托>> “那我们去找阿特拉斯吧!”
22:58:18 << 托马斯>> “哼,那我还是勉为其难地带你们去买东西吧”
22:58:19 << 叶米·普拉托>> 叶米已经偷偷吃饱喝足了
22:58:36 << 托马斯>> “这个词好像用得有点多……?”他小声嘀咕着
22:58:51 << 切希尔>> “还行吧,不多”
22:59:24 << 切希尔>> “那么,买东西去,快去快回”
22:59:31 << 托马斯>> “嗯,不多就好……不对!下次我还是换个词吧!”
23:00:01 << 福克斯>> “嗯”
23:00:04 << 托马斯>> “那么,我们走吧”
23:00:12 << 阿加萨·恩沃尔>> “没关系,‘小姐姐’这个词你用得更多”
23:00:12 <<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3:00:37 << 托马斯>> “你们应该是想买魔法物品吧?”
23:00:43 << 切希尔>> “当然”
23:00:47 << 叶米·普拉托>> “是这样的”
23:00:52 << 托马斯>> “从这边出门,街对面就是魔法用品店”
23:01:01 << 莫尔度>> 托马斯摸出一枚金币放在桌子上
23:01:07 << 托马斯>> “不用找了!”
23:01:26 << 福克斯>> “大气”
23:01:28 << 罗西亚·拉法姆>> “噢,想不到你还挺有钱”
23:01:41 << 托马斯>> “那是,法师谁没有钱”
23:02:14 << 切希尔>> 看阿加萨
23:02:15 << 阿加萨·恩沃尔>> “???”
23:02:18 << 罗西亚·拉法姆>> [结果变成托马斯买单了]对除托马斯以外的人感应道(
23:02:21 << 罗西亚·拉法姆>> 看阿加萨
23:02:27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咱的钱可都给你了”
23:02:33 << 阿加萨·恩沃尔>> 看回切希尔
23:03:11 << 切希尔>> “托马斯,我诚恳地请教你法师的赚钱方法”
23:03:11 << 莫尔度>> 在托马斯的带领下
23:03:28 << 罗西亚·拉法姆>> “也请务必教一下我”
23:03:51 << 托马斯>> “法师的赚钱方式?那当然是黑吃……咳咳,我是说,向导师申请研究经费,把项目报得大一点”
23:03:51 << 托马斯>> “然后把多出来的经费私吞了”
23:04:04 << 叶米·普拉托>> “请务必告诉我哪里法师多”
23:04:12 << 罗西亚·拉法姆>> “我好像听到什么不妙的三字词了!”
23:04:19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看,这咱就没法学了,导师还在你身上挂着呢”
23:04:22 << 切希尔>> “阿加萨,回去你就考取尤卡大学的研究生吧”
23:04:22 << 切希尔>> “找个新的”
23:04:22 << 切希尔>> 拿出了以西结的珠子
23:04:51 << 罗西亚·拉法姆>> “害怕”
23:04:51 << 莫尔度>> 时隔多日
23:04:51 << 莫尔度>> 以西结的灵魂宝珠仍然晶莹剔透,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
23:04:52 << 切希尔>> “教授啊,给我们点经费吧”
23:05:13 << 罗西亚·拉法姆>> “这是许愿术卷轴做成的珠子吗!”
23:05:23 << 莫尔度>> 似乎其中的灵魂也能听到切希尔的说话声
23:05:30 << 叶米·普拉托>> “队长你说这话有点渗人啊!”
23:05:32 <<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23:05:48 << 福克斯>> “……”
23:06:02 << 托马斯>> “其实这是一个双赢的方案”
23:06:13 << 叶米·普拉托>> “为什么呢”
23:06:18 << 托马斯>> “因为嘛,研究经费批下来了,我自然也是要孝敬师父的啦”
23:06:34 << 叶米·普拉托>> “险恶的资本主义”
23:06:42 << 阿加萨·恩沃尔>> “万恶的官僚主义”
23:06:47 << 切希尔>> “教授,我想孝敬您和师娘啊”
23:06:49 << 托马斯>> “银色联邦议会的那帮老不修,钱在他们手里烂着也是烂着”
23:06:49 << 托马斯>> “还不如让我们师徒来活用”
23:06:49 << 托马斯>> “你们说对不对啊”
23:07:14 << 福克斯>> “……”
23:07:14 << 福克斯>> “经费这种东西还是应该用在该用的地方”
23:08:03 << 蕾曼兹>> “没错!”
23:08:05 << 阿加萨·恩沃尔>> “咱还是觉得不对”
23:08:08 << 切希尔>> “教授,我给你们做个金托儿啊”
23:08:10 << 莫尔度>> 蕾曼兹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23:08:14 << 切希尔>> “教授,给我们点经费吧”
23:08:17 << 蕾曼兹>> “师父的钱就是我们的钱!”
23:08:28 << 叶米·普拉托>> “队长你冷静一下……”
23:08:36 << 切希尔>> “啧”
23:08:44 << 叶米·普拉托>> “我们把阿加萨卖到学院不就得了”
23:08:47 << 切希尔>> “以西结你真没用,就给那么点破卷轴”
23:08:57 << 切希尔>> 把珠子塞回去
23:08:59 << 叶米·普拉托>> “让他每个月都孝敬咱们”
23:09:15 << 切希尔>>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们唯一的法师……”
23:09:15 << 切希尔>> “嗯……好像也不怎么唯一?”
23:09:31 <<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你下次说这个时候能避开咱不”
23:09:39 << 莫尔度>> 走过一条街,你们来到了“缇齐”魔法用品店门前
23:09:39 << 莫尔度>> 这是一家装潢精美的小店
23:10:07 << 叶米·普拉托>> “我当年就是被人贩子这么说的”
23:10:07 << 叶米·普拉托>> “完全不用担心会跑”
23:10:22 << 莫尔度>> 店门正对街心,处于赛达城区的黄金地段
23:10:22 << 莫尔度>> 一个灰色头发的年轻男子正坐在门口百无聊赖地打盹
23:11:41 << 叶米·普拉托>> “黄金地段还这么闲”
23:12:05 <<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消费并不是一般人能负担得起的”
23:12:11 << 切希尔>> “莫非太贵了卖不出去”
23:12:11 << 切希尔>> “但非常时期这个老板肯定特别安全”
23:12:34 << 切希尔>> “喂,老板,生意来了!”
23:12:46 << 老板>> “呼……嗯,啊!”
23:12:50 <<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财神爷来了”
23:13:00 << 老板>> “哦……原来是客人啊”
23:13:00 << 老板>> “切”
23:13:14 << 切希尔>> “哎!”
23:13:15 << 罗西亚·拉法姆>> “切是什么意思啊!”
23:13:16 << 福克斯>> “居然是切”
23:13:23 << 莫尔度>> 灰发男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来
23:13:24 << 叶米·普拉托>> “正常碰到客人的不应该开心吗!”
23:13:28 << 老板>> “于是,你们打算买点什么”
23:13:38 << 切希尔>> “您这儿有点什么啊?”
23:13:39 << 老板>> “治疗轻伤药水?去找神殿的人啦”
23:13:39 << 老板>> “那种小生意我懒得做”
23:14:01 << 阿加萨·恩沃尔>> “口气还挺大”
23:14:05 << 叶米·普拉托>> 斜眼看托马斯
23:14:11 << 罗西亚·拉法姆>> “神殿卖灵能石吗”
23:14:15 << 老板>> “看你想要什么咯”
23:14:56 << 切希尔>> “链发权杖,祝福书,智力头带,屠龙爪,你有吗”
23:15:13 << 老板>> “…………哟”
23:15:25 << 莫尔度>> 男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切希尔
23:15:30 << 罗西亚·拉法姆>> “感知护符,还有感知护符”
23:15:33 << 老板>> “看不出来,一个小半身人还挺有钱”
23:15:46 << 切希尔>> 拿出细剑给他看
23:15:46 << 切希尔>> “你说呢?”
23:16:00 << 老板>> “半身人不是一般留不住钱…………骑,骑士?”
23:16:21 <<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用得很熟练嘛!]
23:16:27 << 莫尔度>> 老板顿时站直了
23:16:36 << 叶米·普拉托>> [真神气啊]
23:16:36 <<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咱觉得他前半句话放在队长身上也是不正确的]
23:16:36 << 老板>> “骑士大人,真是失敬!”
23:17:07 << 切希尔>> “没事,毕竟是新任的,不认识很正常”
23:17:07 << 霍华德>> “我叫霍华德,骑士大人想要的东西马上准备好!”
23:17:18 << 切希尔>> “你要是能把敬意放在价钱上就好了”
23:17:47 << 莫尔度>> 霍华德很快拿出了你们要的几样商品
23:17:59 << 福克斯>> “我们正是需要补充战力的时候”
23:18:00 << 霍华德>> “骑士大人,检查一下看满意不?”
23:18:05 << 切希尔>> [霍华德?这名儿怎么那么眼熟呢]
23:18:08 << 罗西亚·拉法姆>> [萨,到你砍价的时间了]
23:18:21 << 切希尔>> 检查物品
23:18:30 <<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队长已经很有天赋了]
23:18:35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忆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23:18:41 << 莫尔度>> 物品的成色都很好
23:19:06 << 切希尔>> [上吧,萨,带上你在阿瓦拉大城市摸爬滚打的丰富砍价经验]
23:19:33 << 切希尔>> “智力头带是中级的还是低级的?”
23:19:33 << 切希尔>> “我要中级的,别拿错就好”
23:19:40 << 霍华德>> “当然是中级的”
23:19:40 << 霍华德>> “不信您戴上试试”
23:19:55 << 切希尔>> 戴上
23:20:18 << 莫尔度>> 切希尔顿时觉得自己变聪明了三分之二
23:20:48 << 切希尔>> 迷之形容啊!!!
23:20:48 << 切希尔>> 而且我智力16!
23:21:03 << 福克斯>> “看起来队长变聪明了”
23:21:07 <<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的眼神就精明了不少]
23:21:18 << 切希尔>> [嗯,头脑清晰了很多]
23:21:19 << 莫尔度>> 变聪明了四分之一
23:21:20 << 阿加萨·恩沃尔>> [有一种拉伊鲁进化的感觉]
23:21:26 << 罗西亚·拉法姆>> [噗]
23:21:32 << 切希尔>> “罗西亚,你要的石头自己拿”
23:21:46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拿石头
23:21:59 << 霍华德>> “这位客人您想要什么?”
23:22:19 << 罗西亚·拉法姆>> “心灵革新的灵能石有吗?”
23:22:22 << 霍华德>> “让我来帮您拿吧”
23:22:33 << 霍华德>> “心灵革新……灵能石……”
23:22:49 <<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知道这玩意不好找”
23:22:49 << 罗西亚·拉法姆>> “以及,能把这个弄出感知护符的效果就更好了”
23:22:49 << 罗西亚·拉法姆>> 拿下月之眼
23:22:55 << 霍华德>> “这个,非常抱歉,我们这里的灵能物品很少”
23:22:55 << 霍华德>> “不过客人如果真的很想要的话……”
23:22:55 << 霍华德>> “或许可以去‘学院’碰碰运气?”
23:23:41 << 叶米·普拉托>> “学院还会有这种东西”
23:23:43 << 霍华德>> “说不定那些研究员有灵能石”
23:23:46 << 罗西亚·拉法姆>> “学院吗……果然得到那种地方才能找到的样子”
23:24:14 << 切希尔>> 翻翻祝福书
23:24:15 << 霍华德>> “护符的附魔吗,没问题,明天来这里取可以吧?”
23:24:22 <<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3:24:48 << 切希尔>> “您看他这护符,是阿丝赫达的高级信徒呢,又是骑士,给我们打打折?”
23:24:57 << 罗西亚·拉法姆>> “去学院的必要增加了一分……”
23:24:57 << 罗西亚·拉法姆>> 喃喃自语
23:25:21 << 霍华德>> “这个……我的店也是小本经营……”
23:25:34 << 莫尔度>> 过个交涉
23:26:00 << 切希尔>> [辛迪,说点什么!]
23:26:23 << 辛迪>> “你们东西这么贵怎么看都不像是小本经营吧!”
23:26:23 << 辛迪>> 辛迪说
23:26:33 << 切希尔>> “说起来,不知道您对绮莉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23:26:55 << 罗西亚·拉法姆>> “这可是骑士在做金主,薄利多销岂不美哉”
23:26:57 << 霍华德>> “绮莉?哦,您是说那个狂战士吗?”
23:27:00 <<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协助
23:27:20 <<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
23:27:21 << 叶米·普拉托>> “打个折扣我们以后还会再来哟”
23:27:23 << 隐秘力>> @甲华春风罗西亚  1d20 掷骰:(17 =17) =17
23:27:26 << 叶米·普拉托>> 试图协助
23:27:42 << 隐秘力>> @喵喵喵喵小米喵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16  = 5+16  = 21
23:28:12 <<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6  = 9+6  = 15
23:28:17 << 叶米·普拉托>> .d 1d20+16
23:28:20 << 隐秘力>> @喵喵喵喵小米喵  1d20+16 掷骰:(5 =5)+16 =21
23:28:35 << 切希尔>> “其实我们这个屠龙爪买来想教训一下她……您要是支持也给我们点折扣呗”
23:28:42 << 莫尔度>> 于是,在你们七嘴八舌的交涉下
23:28:48 << 莫尔度>> 老板答应了九折
23:29:16 << 霍华德>> “那个绮莉虽然传闻中很凶暴,不过她至少是在和污染生物作战吧?”
23:29:16 << 霍华德>> “听说她也杀了很多的污染生物”
23:29:39 << 切希尔>> “传闻啊,看来您运气好,没见到她和平民作战的样子”
23:29:51 << 霍华德>> “啊?”
23:30:30 << 切希尔>> “我们为了让她能凶暴能都发挥在污染生物的身上,一定要让她稍微老实点才行”
23:30:58 << 福克斯>> “我们和她有点小冲突”
23:31:12 << 霍华德>> “那就祝诸位骑士大人行事顺利了!”
23:31:45 << 莫尔度>> 收下钱币的霍华德笑着伸出手来和切希尔握手
23:31:53 << 切希尔>> 握手
23:32:17 <<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能预想到绮莉的下场了]
23:32:24 << 切希尔>> 试图售卖宝石和水晶雕像
23:32:24 << 切希尔>> “现钱不够,艺术品来凑啊”
23:33:03 << 霍华德>> “哇,这不是净化者的水晶雕像吗”
23:33:03 << 霍华德>> “做工真不错啊”
23:33:18 << 霍华德>> “我出两千金币!”
23:34:08 << 切希尔>> [水晶好便宜啊……]
23:34:08 << 切希尔>> 宝石也卖了吧
23:34:08 << 切希尔>> “那这些宝石呢”
23:34:08 << 切希尔>> “一共多少钱,算一下吧”
23:37:22 << 霍华德>> “每枚200金吧”
23:37:22 << 霍华德>> “怎么样”
23:38:08 << 切希尔>> “这你就是在逗我了,霍华德先生,我们优秀的宝石鉴定大师说了它们一枚就值将近600金币”
23:38:08 << 切希尔>> “就算您想要利润,也不能短了我们,我们这些钱都是为阿尔克夫服务的”
23:38:08 << 切希尔>> “我们购买的都是战斗物资,而不是为了自己生活的舒适,您可一定明白这一点”
23:39:09 << 霍华德>> “哎呀,骑士大人啊,我们这行很难做的”
23:39:09 << 霍华德>> “您看,我即使是在街心开店,都没什么买家”
23:39:09 << 霍华德>> “您就体谅体谅小民吧”
23:39:42 << 莫尔度>> 再过个交涉
23:39:56 << 福克斯>> “我们没有买好装备你的买家就更少了”
23:39:57 << 莫尔度>> .d d20+16 辛迪协助
23:39:58 << 隐秘力>> @等待希望莫尔度  d20+16 辛迪协助 因为:辛迪协助,掷骰:(9 =9)+16 =25
23:39:59 << 切希尔>> “那你也不能找到一个买家就往死里坑啊,要注意可持续发展”
23:39:59 << 切希尔>> 为什么加值高的协助啊!
23:39:59 << 切希尔>> 我才+2!
23:40:22 << 莫尔度>> 因为是你主要在说
23:40:22 << 莫尔度>> 切希尔有+4表现加值
23:40:37 << 切希尔>> [辛迪,多说两句!]
23:40:43 << 切希尔>> .d 1d20+8
23:40:47 << 隐秘力>> @雪山龙王切希尔  1d20+8  掷骰:(2 =2)+8 =10
23:41:01 << 切希尔>> [辛迪,晚上没你饭了!]
23:41:13 << 辛迪>> [主人不要啊!]
23:41:32 << 切希尔>> [你让他打折!]
23:41:27 << 叶米·普拉托>> 心疼
23:41:33 << 罗西亚·拉法姆>> 心疼
23:41:45 << 辛迪>> “我说你,你再不说老实话,我们不光不买了,还要去给芙蕾雅讲!”
23:41:47 << 莫尔度>> 辛迪说
23:42:02 << 莫尔度>> .d d20+18 威吓
23:42:04 << 隐秘力>> @等待希望莫尔度  d20+18 威吓 因为:威吓,掷骰:(17 =17)+18 =35
23:42:29 << 莫尔度>> 辛迪还发动了气势凶猛
23:42:56 << 霍华德>> “对对对对不起骑士大人”
23:42:56 << 霍华德>> “要,要不这样吧,雕像2500,宝石每枚也是250”
23:42:56 << 霍华德>> “这,这样可以吗”
23:44:44 << 切希尔>> “嗯,就这样吧,下次也要给我们打折哦!有好东西我们也会到你这儿来卖的”
23:45:09 << 罗西亚·拉法姆>> [总觉得我们的形象也变得像绮莉了]
23:45:24 <<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一直都很像吗]
23:45:24 << 福克斯>> [大概队长他们是一类人]
23:45:31 << 切希尔>> [辛迪,晚上给你加肉]
23:45:50 << 罗西亚·拉法姆>> [我竟无言以对]
23:46:34 << 霍华德>> “几位骑士大人们慢走”
23:46:37 << 叶米·普拉托>> [嘘]
23:46:37 << 叶米·普拉托>> [被听到就没有晚饭吃了]
23:49:23 << 托马斯>> “那么,咱们接下来去学院看看?顺便去看看你们的房子?”
23:49:25 << 莫尔度>> 托马斯问
23:49:35 << 福克斯>> “可以”
23:49:40 << 罗西亚·拉法姆>> “咦,原来是顺路吗”
23:49:41 <<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3:49:44 << 切希尔>> “阿特拉斯……”
23:49:46 << 蕾曼兹>> “其实我对‘工厂’也很感兴趣呢”
23:49:49 <<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3:49:58 << 切希尔>> “我们先去找阿特拉斯吧?”
23:49:58 << 福克斯>> “可以都去看看”
23:50:07 << 切希尔>> “学院和工厂他也得去看啊”
23:50:10 << 阿加萨·恩沃尔>> “……噫这队长”
23:50:13 << 罗西亚·拉法姆>> “噫”
23:50:19 << 蕾曼兹>> “阿塔他办完事会联系我的,现在去找他反而是打扰他哦”
23:50:27 << 切希尔>> 气鼓鼓
23:50:28 << 蕾曼兹>> “嗯……应该晚上能见到他吧?”
23:50:42 << 罗西亚·拉法姆>> “完美防守的蕾曼兹”
23:50:38 << 切希尔>> “晚上啊……也不错”
23:50:48 << 罗西亚·拉法姆>> “噫——”
23:50:53 << 阿加萨·恩沃尔>> “你确定完美防守了?”
23:51:06 << 罗西亚·拉法姆>> “我错了”
23:51:18 << 莫尔度>> 于是,你们一行人离开了“缇齐”魔法用品店
23:51:35 << 莫尔度>> 切希尔回想起和霍华德握手的时候
23:51:35 << 莫尔度>> 突然觉得有一种即视感
23:51:56 << 切希尔>> “?”
23:52:08 << 莫尔度>> 但这种微不足道的感觉很快就被她所淡忘了
23:52:08 << 莫尔度>> 只是想着,接下来即将前往“学院”而已
23:52:45 << 莫尔度>>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1-19, 周一 13:10:32 由 千面相 »

线上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5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
« 回帖 #1 于: 2017-05-19, 周五 23:19:22 »
Loot
劇透 -   :
宅邸钥匙x1

Xp
劇透 -   :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
« 回帖 #2 于: 2017-05-20, 周六 00:49:13 »
 :em032然后旋即出城沉溺在了遗忘之村(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
« 回帖 #3 于: 2017-05-20, 周六 14:35:56 »
等一下,为什么把这句挂在副标题啊!羞耻play啊!
以这句话拉一波好感之后我本来想求募捐的结果被打岔了啊

线上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5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
« 回帖 #4 于: 2017-05-22, 周一 11:25:29 »
等一下,为什么把这句挂在副标题啊!羞耻play啊!
以这句话拉一波好感之后我本来想求募捐的结果被打岔了啊
因为这句话很帅 :em020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
« 回帖 #5 于: 2018-07-25, 周三 11:09:14 »
财迷切希尔入骨三分(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二】
« 回帖 #6 于: 2018-09-14, 周五 14:42:08 »
切希尔这个···对阿特拉斯真是相当执着啊,老实说我没想到这执念是如此之深(难道这就是所谓一见钟情?心疼一下温柔美丽的大姐姐蕾曼兹,要再次和这群逗比共事真是辛苦你了。而托马斯——姐系控的同道中人啊!有一手,法师就该如此装逼!否则和物理系的咸鱼有啥区别!(万年近战狂在叫嚣,无视某“术士”
酒馆老板之女丧父而不知其事令人嗟叹,而假设死者对女儿仍怀有亲情,那么他拒绝转生就可能是怕因此导致的什么令她受害。没啥实际效用的雕像宝石旋即被当掉了(跟这群实用主义冒险者谈信仰价值和收藏价值?不存在的。官压商抬不起头,还要被一众人围攻砍价的没生意老板,节哀。辛迪的晚饭倒是保住了,真·奴隶主果然还是那白龙吧。既视感不知是指哪方面的,是单纯的和商人握手这个场景还是说这霍华德大隐隐于市···如果是后者请一定记得让他们偿还(我果然不是站小队这边的
如果说上一回还只是不知如何评价年轻统治者出手之阔绰而以啧啧相对,那么本回这种对内城区上层生活的刻画已足以初步确立我对他们以及整个阿尔克夫内政的第一印象。贵族生活的纸醉金迷令人咋舌,与外城区、城外构成鲜明得露骨(真的露了)之对比,看得人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阿尔克夫如同末世废土中的孤岛,外界的危机四伏使羸弱的人们容易寄希望于神或是神一般的精神领袖,封闭的城池环境则是稳定这种信仰的良好温床。纵观全城,以净化者及其后裔为核,至少在表面上形成了一种阶层分明的众星捧月之势,越是接近核心的越受到追捧,边缘者则不以“人”视之···隐约感觉这种局势后期会出什么问题,不过不一定是结团前能遇上乃至消除的了
« 上次编辑: 2018-09-14, 周五 23:04:08 由 y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