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年幼的统治者  (阅读 1279 次)

副标题: “请问,诸位愿意成为我的骑士吗?”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7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20:46:03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46:30 <<莫尔度>> 你们击退艾略特两人之后,遭遇了小法师托马斯
20:46:30 <<莫尔度>> 相互认识之后,你们和乔万尼汇报了战况
20:46:30 <<莫尔度>> 在第二天,你们得到了前往宫殿区觐见女爵的邀请
20:46:30 <<莫尔度>> 此刻,乔万尼正打算带领你们前去繁星之门
20:47:31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48:08 <<福克斯·龙心>> “我们还需要准备什么吗”
20:49:05 <<罗西亚·拉法姆>> “好像并没有了”
20:49:21 <<福克斯·龙心>> “那就走吧”
20:49:2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对艾略特的战术和亚洛丝的很相近这一点比较在意……不过还是回来再说吧”
20:49:30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走吧”
20:49:30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这么严肃的场合应该沐浴更衣的”
20:49:54 <<切希尔·柳哨>> “相近吗?”
20:49:56 <<罗西亚·拉法姆>> “已经来不及斋戒三天了”
20:50:15 <<罗西亚·拉法姆>> “是啊是啊,怎么说呢……那应该是一种,武术?”
20:50:50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武术”
20:51:00 <<罗西亚·拉法姆>> “这方面的书籍我完全没看过……不过不知为何能稍微明白一点”(疯癫洞察武术知识+6
20:51:00 <<莫尔度>> 在乔万尼的带领下,你们来到了美莱克的东边
20:51:00 <<莫尔度>> 高耸的城墙再度出现在你们面前
20:51:00 <<莫尔度>> 所谓的繁星之门,就正是这高达上百尺的城墙的一部分
20:52:27 <<福克斯·龙心>> “好高啊”
20:53:07 <<莫尔度>> 乔万尼朝着圆形城角下的一扇铁门走去
20:53:14 <<罗西亚·拉法姆>> “住得这么高,也不怕雷雨天出事”
20:53:34 <<阿加萨·恩沃尔>> “雷雨天大概就下来了”
20:53:57 <<乔万尼>> “对了,你们有谁身上携带污染的?”
20:54:20 <<切希尔·柳哨>> “我好像挺好的”
20:54:28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居然不能特殊豁免吗”
20:54:29 <<阿加萨·恩沃尔>> “咱好像感觉也还好”
20:54:33 <<罗西亚·拉法姆>> 一脸吃鲸
20:54:34 <<福克斯·龙心>> “似乎没有”
20:54:57 <<乔万尼>> “所以,你身上有污染情况吗?”
20:55:08 <<莫尔度>> 乔万尼对罗西亚说
20:55:50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你说的‘情况’是症状的话,大概没有”
20:56:18 <<乔万尼>> “指的是整体情况”
20:56:53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是有了”
20:57:00 <<莫尔度>> 乔万尼点了点头
20:57:21 <<莫尔度>>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个淡蓝色的石质小环
20:57:28 <<乔万尼>> “拿上这个,贴身携带”
20:57:33 <<切希尔·柳哨>> “毕竟是原住民”
20:57:37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这个好厉害的样子”
20:57:41 <<罗西亚·拉法姆>> “咦”
20:57:41 <<罗西亚·拉法姆>> 接过
20:57:4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辨识这东西的功能
20:58:04 <<莫尔度>> 你没见过这个东西
20:58:41 <<莫尔度>> 乔万尼走到铁门附近,和附近的守卫对话之后,门发出沉重的机械声,缓缓打开了
20:58:44 <<罗西亚·拉法姆>> [要是有办法搞到第二个的话,就能把希拉接进来了!]
20:58:52 <<福克斯·龙心>> “这是防止被防御机制排除的还是用来压制污染的啊”
20:59:15 <<切希尔·柳哨>> [叶米和福克斯不是也有吗……]
20:59:17 <<乔万尼>> “是前者”
20:59:21 <<阿加萨·恩沃尔>> [不说出来这俩字就没事吗!]
20:59:24 <<乔万尼>> “进来吧”
20:59:33 <<阿加萨·恩沃尔>> [咱还以为想都不能想]
20:59:37 <<罗西亚·拉法姆>> “我猜污染没那么容易压制,不然这东西肯定超贵”
20:59:39 <<阿加萨·恩沃尔>> “多谢引路”
21:00:16 <<罗西亚·拉法姆>> [他们没腐败,大概还是能口胡的,吧]
21:01:35 <<莫尔度>> 你们朝着大门走去
21:01:56 <<莫尔度>> 穿过大门的时候,你们觉得自己仿佛穿过了一层薄膜般的物体
21:02:02 <<莫尔度>> 福克斯过个意志
21:02:24 <<福克斯·龙心>> .d 1d20+16
21:02:27 <<隐秘力>> @福克斯  1d20+16  掷骰:(13 =13)+16 =29
21:02:44 <<阿加萨·恩沃尔>> [刚才是不是传过了什么,总感觉身上痒痒的]
21:02:55 <<罗西亚·拉法姆>> [我猜是检测装置]
21:02:58 <<莫尔度>> 福克斯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推了出去
21:03:05 <<罗西亚·拉法姆>> “?”
21:03:10 <<福克斯·龙心>> “诶”
21:03:12 <<莫尔度>> 他被掀翻在地
21:03:19 <<罗西亚·拉法姆>> “呃,水手长,我猜福克斯也需要一个小环”
21:03:19 <<福克斯·龙心>> “看来我身上还有污染”
21:03:22 <<莫尔度>> 叶米和福克斯一起飞了出去
21:03:29 <<阿加萨·恩沃尔>> “……”
21:03:35 <<乔万尼>> “啧”
21:03:39 <<罗西亚·拉法姆>> 扶额
21:03:50 <<阿加萨·恩沃尔>> “呃,请原谅我们这两位队友的疏忽”
21:04:04 <<福克斯·龙心>> “我还以为我们队长已经解决我们身上的问题了”
21:04:14 <<莫尔度>> 乔万尼欲言又止,但他最终摇了摇头
21:04:26 <<莫尔度>> 又摸出了两个同样的东西交给福克斯和叶米
21:04:27 <<切希尔·柳哨>>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太有趣了”
21:04:27 <<切希尔·柳哨>> “飞得好远啊!飞出去了!”
21:04:27 <<切希尔·柳哨>> “这个屏障真管用啊”
21:04:44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我该让我的灵晶仆也飞出去]
21:04:51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队长今天怎么这么活泛”
21:04:51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能给希拉骗个环]
21:05:03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镇定自若”
21:05:14 <<罗西亚·拉法姆>> “镇定吗!”
21:05:24 <<阿加萨·恩沃尔>> “自若吗!”
21:05:34 <<切希尔·柳哨>> “因为我很纯洁”
21:05:46 <<乔万尼>> “不要浪费时间了,你们赶紧过来”
21:05:54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福克斯快点啊”
21:05:58 <<福克斯·龙心>> 过来
21:06:36 <<罗西亚·拉法姆>> 把叶米扛起来走
21:06:55 <<莫尔度>> 你们都进入铁门之后,门缓缓关闭了
21:06:55 <<莫尔度>> 很快,这个圆柱状的城角内部陷入了一片黑暗
21:07:43 <<阿加萨·恩沃尔>> “有点黑的呀”
21:08:10 <<莫尔度>> 随着一阵轻微的抖动,与链条和齿轮的摩擦声,你们脚下的铁质平台开始缓缓上升
21:08:36 <<罗西亚·拉法姆>> “有种凉亭时电梯的感觉”
21:08:48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还是不太一样的”
21:08:51 <<切希尔·柳哨>> “但是声音小多了”
21:09:06 <<乔万尼>> “是的,这是最先修建,并且规模也是最大的电梯之一”
21:09:18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会不会震得那么厉害……”
21:09:21 <<乔万尼>> “经过了‘工厂’的多次改建”
21:09:24 <<阿加萨·恩沃尔>> “难怪感觉不一样”
21:09:32 <<莫尔度>> 黑暗中传来乔万尼的声音
21:09:35 <<切希尔·柳哨>> 抓住辛迪的胳膊
21:09:46 <<切希尔·柳哨>> “但是为什么不安个灯呢?”
21:10:12 <<乔万尼>> “工厂的人有他们的考虑,我不太清楚原因”
21:10:26 <<福克斯·龙心>> “原来如此,真是厉害”
21:10:46 <<莫尔度>> 经历了一段寂静无声的滑行过程之后
21:10:46 <<莫尔度>> 你们头顶的天花板缓缓旋转着打开了
21:11:20 <<阿加萨·恩沃尔>> “哇哦”
21:11:22 <<罗西亚·拉法姆>> “在电梯里应该没有不能使用光亮术之类的法律吧?”
21:11:26 <<福克斯·龙心>> 抬头
21:11:34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你要用一个?”
21:11:36 <<乔万尼>> “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法律?”
21:11:55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这样的法律,不弄个照明就很奇怪了啊”
21:11:55 <<罗西亚·拉法姆>> “就像叫谁藏在这里面一样”
21:12:11 <<莫尔度>> 一阵凉风吹来,你们发现自己来到了阿尔克夫的最顶端
21:12:23 <<切希尔·柳哨>> “哇……”
21:12:24 <<阿加萨·恩沃尔>> “藏着里面有什么必要的”
21:12:33 <<莫尔度>> 从这里放眼望去,是莫尔格瑞荒芜的血色大地
21:12:43 <<阿加萨·恩沃尔>> “啧”
21:12:54 <<福克斯·龙心>> “风景不错啊”
21:12:58 <<罗西亚·拉法姆>> “是有需要藏的人可以躲到这里面来”
21:12:59 <<莫尔度>> 以及阿尔克夫的建立点,一座倾斜的山峰
21:13:08 <<罗西亚·拉法姆>> “这里可是内外城区的连接处”
21:13:26 <<阿加萨·恩沃尔>> “你确定是风景不错吗”
21:13:2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看外面有没有蠕动的身影
21:13:33 <<阿加萨·恩沃尔>> “咱可没看到什么风景”
21:13:50 <<莫尔度>> 雾气在暗红色的大地上爬行着
21:14:15 <<福克斯·龙心>> “你们居然看不起大地”
21:14:17 <<莫尔度>> 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片漆黑的,似乎是裂谷的地域
21:14:17 <<莫尔度>> 以及西方更浓的雾气覆盖之处
21:14:52 <<切希尔·柳哨>> “啊,之前我看到的就是这样”
21:15:25 <<乔万尼>> “看到了吗?在这片大地上,已经没有除了阿尔克夫以外,智慧生物所能居住的地方了”
21:15:25 <<乔万尼>> “这一切,都要感谢净化者的恩赐啊”
21:15:45 <<罗西亚·拉法姆>> “那边的裂谷也没有智慧生物吗?”
21:15:45 <<罗西亚·拉法姆>> 指向裂谷
21:16:12 <<乔万尼>> “那里是变异怪物大量集结的地方,以我们的力量也没有探索到深处”
21:16:22 <<罗西亚·拉法姆>> “大量集结……”
21:16:29 <<阿加萨·恩沃尔>> “听起来就很凶险的样子”
21:16:28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真灵啊”
21:16:35 <<阿加萨·恩沃尔>> “喂!”
21:16:42 <<福克斯·龙心>> “害怕”
21:16:45 <<切希尔·柳哨>> “很灵”
21:17:08 <<莫尔度>> 在你们的面前,有一道铁桥从城墙外侧逐渐升起
21:17:08 <<莫尔度>> 开始和对面的铁桥对接
21:17:59 <<乔万尼>> “等会见到女爵大人,请你们一定要保持礼仪”
21:18:06 <<莫尔度>> 乔万尼说
21:18:18 <<切希尔·柳哨>> “听到了吗罗西亚,保持礼仪”
21:18:23 <<乔万尼>> “女爵大人身体不太好,受不得惊吓”
21:18:26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听到了吗说你呢”
21:18:27 <<切希尔·柳哨>> “你在女爵面前可不要乱说话”
21:18:52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来个沉默术吧”
21:19:05 <<阿加萨·恩沃尔>> “乱动也不行”
21:19:15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来个钢铁束缚吧”
21:19:17 <<福克斯·龙心>> “不如暂时把自己下巴卸下来”
21:19:31 <<罗西亚·拉法姆>> “会长出新的的”
21:20:24 <<莫尔度>> 乔万尼皱了皱眉头
21:20:38 <<乔万尼>> “现在开玩笑没什么,正式场合请你们保持严肃”
21:20:49 <<莫尔度>> 然后他踏上了铁桥
21:20:57 <<叶米·普拉托>> “嘛”
21:20:57 <<叶米·普拉托>> “开玩笑缓和下气氛嘛”
21:22:00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先跟上去吧”
21:22:11 <<罗西亚·拉法姆>> 摊摊手跟上去
21:22:44 <<叶米·普拉托>> 跟上去
21:23:09 <<福克斯·龙心>> 跟上
21:24:00 <<莫尔度>> 走在狭长的铁桥上,你们漫步于阿尔克夫第一层至第三层的间隔上
21:24:00 <<莫尔度>> 在此高空,有凛冽的风吹拂着
21:24:00 <<莫尔度>> 天空,大地,都是暗淡的血色
21:24:00 <<莫尔度>> 这使你们再一次意识到,你们仍然身处于地狱之中
21:24:00 <<莫尔度>> 【第二章 污秽之血 开始】
21:25:36 <<福克斯·龙心>> “这里的天空难道没有隔离吗,我还以为会什么风都没有”
21:25:53 <<切希尔·柳哨>> “吹着风走这种桥才比较好呢”
21:25:56 <<莫尔度>> 跟随乔万尼的脚步,你们来到了铁桥尽头
21:26:10 <<阿加萨·恩沃尔>> “吹风是吹风,但咱宁愿不要这种风”
21:26:17 <<莫尔度>> 尽头是一扇雕花的镂空铁门
21:26:17 <<莫尔度>>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21:26:45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先请吧”
21:26:46 <<罗西亚·拉法姆>> “里面的人果然不会没什么事跑到外城区来吧”
21:26:59 <<切希尔·柳哨>> 跟进去
21:27:11 <<阿加萨·恩沃尔>> 跟在队长后面进去
21:27:08 <<叶米·普拉托>> 走在最后
21:27:13 <<莫尔度>> 当你们走进铁门的时候
21:27:13 <<莫尔度>> 天空突然发生了变化
21:27:13 <<莫尔度>> 血色的天空消失在你们身后
21:27:13 <<莫尔度>> 随之而来的是晴朗的蓝色天空
21:27:56 <<叶米·普拉托>> “wow”
21:28:04 <<叶米·普拉托>> “这是什么原理”
21:28:33 <<乔万尼>> “这是保护阿尔克夫的法术效果之一”
21:28:45 <<罗西亚·拉法姆>> “普通的,中间一段路没有纳入保护之下吧”
21:28:58 <<切希尔·柳哨>> “迷锁的作用?”
21:29:06 <<乔万尼>> “我们马上就要到德沃弗斯宫了”
21:29:11 <<切希尔·柳哨>> “你们的迷锁都有什么作用啊”
21:30:04 <<乔万尼>> “这就说来话长了,保护阿尔克夫的迷锁————‘诺斯费拉图灵魂庇护结界’,里面的法术效果是不胜枚举的”
21:30:35 <<乔万尼>> “其中许多效果只有负责维持迷锁工作的人员才知道”
21:30:45 <<福克斯·龙心>> “好高端啊,那我们主要需要注意什么吗?”
21:30:50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得问学院的人”
21:31:07 <<乔万尼>> “你们只需要不要乱跑,乱动,乱说话就行了”
21:31:02 <<切希尔·柳哨>> “等一下……据我所知,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字啊”
21:31:37 <<乔万尼>> “嗯?”
21:31:48 <<阿加萨·恩沃尔>> “啊这个很简单”
21:32:29 <<切希尔·柳哨>> “我记得看过本讲吸血鬼的书,里面有一只叫这个名字”
21:32:43 <<莫尔度>> 乔万尼摇了摇头
21:32:44 <<叶米·普拉托>> 四处乱瞅
21:32:54 <<乔万尼>> “你想多了吧”
21:33:13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人家刚说完不要乱动”
21:33:15 <<切希尔·柳哨>> “呃,可能只是因为这个名字很酷”
21:33:20 <<莫尔度>> 穿过了铁门,你们来到了一片草坪上
21:33:20 <<莫尔度>> 在道路的尽头,有一座城堡
21:33:20 <<莫尔度>> 就像在颓然的深冬,阳光炽白而干冽,深色的草毯在你们眼前展开,而其上有青灰色的城堡立于风中。
21:33:20 <<莫尔度>> 墙壁风化磨损,仿佛千年岁月。正中绽放的碧绿的眼眸,那是与月光同色的梦。
21:33:20 <<莫尔度>> 阴影流转于玻璃窗的边缘,那是潜藏于明亮中的神秘,正与庄严相似。
21:35:23 <<福克斯·龙心>> “这里好壮观啊”
21:35:38 <<叶米·普拉托>> 眨眼睛
21:35:47 <<罗西亚·拉法姆>> “中间的图案有种怀念的感觉”
21:35:51 <<乔万尼>> “那么,我们进去吧”
21:36:36 <<阿加萨·恩沃尔>> “有劳了”
21:36:40 <<福克斯·龙心>> “好”
21:36:45 <<切希尔·柳哨>> 揉揉脸
21:36:45 <<切希尔·柳哨>> “好!”
21:37:20 <<罗西亚·拉法姆>> “我要不要干脆变成个雕像进去呢”
21:37:24 <<叶米·普拉托>> “第一次和这种大人物见面”
21:37:24 <<叶米·普拉托>> “紧张”
21:37:54 <<福克斯·龙心>> “接下来就靠队长和加萨了”
21:37:56 <<莫尔度>> 走进大门,你们穿过了一条寂静而空旷的走廊
21:38:02 <<罗西亚·拉法姆>> “接下来就靠队长和加萨了”
21:38:43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很懂你们的意思”
21:38:47 <<莫尔度>> 只有几名沉默不语的女仆和佣人与你们擦肩而过
21:39:14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我们似乎也应该这样聊天]
21:39:1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乔万尼大概会被排除在外面]
21:39:43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这么聊天的话不用动嘴,但咱感觉比动嘴还要累一点]
21:39:43 <<阿加萨·恩沃尔>>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21:39:52 <<莫尔度>> 走上楼梯,你们被带到了一扇大门前
21:39:56 <<乔万尼>> “好了,你们进去吧”
21:39:57 <<罗西亚·拉法姆>> [用心就好了]
21:40:03 <<乔万尼>> “我再提醒你们一遍,注意礼仪”
21:40:12 <<阿加萨·恩沃尔>> “您放心”
21:40:12 <<乔万尼>> “我就不和你们一起进入了”
21:40:13 <<叶米·普拉托>> “明白了!”
21:40:24 <<切希尔·柳哨>> “咦,不跟着我们啊……”
21:40:28 <<罗西亚·拉法姆>> “吼,我从现在起就是个雕像了”
21:40:34 <<阿加萨·恩沃尔>> 敲门
21:40:46 <<切希尔·柳哨>> 看阿加萨敲门
21:40:56 <<罗西亚·拉法姆>> 看阿加萨敲门
21:41:03 <<叶米·普拉托>> 看阿加萨敲门
21:41:09 <<莫尔度>> 门是打开的,你们直接走了进去
21:41:21 <<莫尔度>> 阴影收起了房间的大半,只削出从落地窗中透出的一缕碧色的阳光。
21:41:21 <<莫尔度>> 背对阳光,少女坐在巨大的灰色石质王座上,她戴着银色的冠冕,面容稚嫩而苍白,白金色的长发明丽微卷,但却有些枯萎。
21:41:21 <<莫尔度>> 她朝着你们露出一个小巧的微笑,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溢着沉静的温柔。
21:42:33 <<芙蕾雅>> “欢迎来到我的德沃弗斯宫,勇士们”
21:42:38 <<莫尔度>> 她说
21:42:59 <<切希尔·柳哨>> “您好,女爵,久仰您的大名”
21:43:07 <<福克斯·龙心>> [这是女公爵吗]
21:43:28 <<阿加萨·恩沃尔>> “女爵殿下,您好”鞠躬致意
21:43:36 <<罗西亚·拉法姆>> [大概不可能是别人了]
21:43:46 <<福克斯·龙心>> 跟着鞠躬
21:43:53 <<罗西亚·拉法姆>> 跟着低头
21:44:08 <<叶米·普拉托>> 鞠,鞠躬
21:44:25 <<芙蕾雅>> “你们的英勇事迹,我已经听乔万尼说过了哦”
21:44:25 <<芙蕾雅>> “阿尔克夫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勇士挺身而出,帮助我们制裁恶人了”
21:45:20 <<阿加萨·恩沃尔>> “为阿尔克夫尽些许微薄之力,为女爵殿下效劳是我们的荣幸”
21:45:52 <<切希尔·柳哨>> “女爵殿下谬赞了,我们虽然暂时阻止了实验,但没能把恶人抓捕归案……”叹气
21:46:22 <<芙蕾雅>> “在这个如同地狱般的世界当中,大多数来到阿尔克夫的人,内心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21:46:22 <<芙蕾雅>> “而我的心愿,就是守护这些不幸的人们”
21:46:22 <<芙蕾雅>> “不知你们是否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呢?”
21:47:16 <<福克斯·龙心>> “强大如我们团队,虽然年轻,却有着坚强的意志,一定能够帮助到您”
21:47:31 <<阿加萨·恩沃尔>> “在这地狱般的世界当中能有一隅净土,实为女爵殿下之功”
21:47:31 <<阿加萨·恩沃尔>> “若是殿下能有这等想法,实为庶民之幸,我等也将竭力相助”
21:48:38 <<芙蕾雅>> 女孩微笑着点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
21:49:04 <<阿加萨·恩沃尔>> “殿下谬赞了”
21:49:11 <<切希尔·柳哨>> “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21:49:18 <<芙蕾雅>> “来人,把准备好的赏……咳……咳咳咳……”
21:49:35 <<莫尔度>>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她的话
21:49:42 <<叶米·普拉托>> “诶...”
21:49:56 <<阿加萨·恩沃尔>> “呃?”左右环视一下有没有仆人上前
21:50:16 <<福克斯·龙心>> “需要帮忙吗?”
21:50:18 <<罗西亚·拉法姆>> “偌大之阿尔克夫,竟无一称职医者乎”
21:50:18 <<莫尔度>> 你们能隐隐从她的嘴角看到一点血丝
21:50:23 <<莫尔度>> 这时
21:50:23 <<莫尔度>> 从王座旁边的阴影当中,一个人走了出来
21:50:23 <<莫尔度>> 那是一名穿着黑色礼服的高挑女子
21:51:33 <<伊诺卡>> “诸位,不好意思,女爵身体欠佳”
21:51:39 <<莫尔度>> 她说道
21:51:45 <<罗西亚·拉法姆>> [想必这是个学院派的大佬了]
21:52:17 <<芙蕾雅>> “……咳……没事的,伊诺卡,还是先给这几位勇士赏赐吧”
21:52:43 <<福克斯·龙心>> “女爵大人请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21:52:45 <<切希尔·柳哨>> “看到女爵身体不好,我们只有担心的份儿,怎么还需要您道歉呢!赏赐可以等几分钟,您还是先为女爵做点什么吧”
21:53:15 <<莫尔度>> 随着女爵的命令,几位仆人从旁边的走廊中拿出了一个托盘
21:53:15 <<莫尔度>> 你们能看到托盘上亮闪闪的白金币
21:53:52 <<切希尔·柳哨>> “哇……”
21:53:55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噢噢]
21:54:17 <<阿加萨·恩沃尔>> “呃,女爵殿下身体欠佳还挂念这种小事,实在是于心有愧”
21:54:17 <<罗西亚·拉法姆>> [几个星期没见过的进账!]
21:54:18 <<切希尔·柳哨>> “女爵殿下出手大方,真是爱才之人啊”
21:54:27 <<叶米·普拉托>> 咽口水
21:54:40 <<莫尔度>> 托盘被拿到王座之间中央时,女爵从王座上站起身来
21:55:15 <<芙蕾雅>> “在赠予诸位这些微不足道的财物之前,我想请问诸位一件事情”
21:56:08 <<莫尔度>> 她拿起了托盘上的一把细剑,细剑有着黑色雕花的护手,看起来非常精致
21:56:23 <<芙蕾雅>> “请问,诸位愿意成为我的骑士吗?”
21:56:48 <<福克斯·龙心>> 等队长
21:56:51 <<叶米·普拉托>> 茫然的看向队友
21:56:57 <<罗西亚·拉法姆>> 盯队长
21:57:02 <<切希尔·柳哨>> “这是我们的荣幸”
21:57:24 <<切希尔·柳哨>> [我还能不答应吗!箭在弦上啊,快点答应]
21:57:30 <<阿加萨·恩沃尔>> “荣幸之至”
21:57:36 <<叶米·普拉托>> “荣幸至极”
21:57:36 <<叶米·普拉托>> 鞠躬
21:57:48 <<罗西亚·拉法姆>> “如队长所言”
21:58:26 <<莫尔度>> 女爵微笑着走到你们面前
21:58:35 <<切希尔·柳哨>> “我们正义之锤愿意为您效力,维护阿尔克夫的和平与安定”
21:59:35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是到弦发为止]
22:00:03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7
22:00:06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7 掷骰:(12 =12)+7 =19
22:00:16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2:00:19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6 掷骰:(13 =13)+6 =19
22:00:38 <<叶米·普拉托>> .d 1d20+12
22:00:40 <<隐秘力>> @穷凶极恶小米叶  1d20+12 掷骰:(15 =15)+12 =27
22:00:54 <<罗西亚·拉法姆>> 单膝跪地
22:00:59 <<叶米·普拉托>> 单膝跪地
22:01:03 <<阿加萨·恩沃尔>> 单膝跪地
22:01:10 <<福克斯·龙心>> 单膝跪地
22:01:31 <<切希尔·柳哨>> 有样学样
22:01:44 <<切希尔·柳哨>> [辛迪,跟着我们做啊]
22:02:00 <<莫尔度>> 辛迪也匆忙学着单膝跪地
22:02:13 <<莫尔度>> 女爵将细剑放在为首的切希尔肩膀上
22:02:51 <<芙蕾雅>> “我,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
22:03:34 <<切希尔·柳哨>> [啊,那是她的名字,刚才乔万尼脾气真好没把我从桥上推下去]
22:03:46 <<罗西亚·拉法姆>> [真,真长]
22:03:57 <<切希尔·柳哨>> [一人记一段就好]
22:03:58 <<福克斯·龙心>> [还是专心比较好吧]
22:04:16 <<芙蕾雅>> “将授予切希尔·柳哨,阿加萨·恩沃尔,福克斯·龙心,叶米·普拉托,罗西亚·拉法姆骑士爵位”
22:04:16 <<芙蕾雅>> “赞美净化者,以及我们的阿尔克夫”
22:06:36 <<叶米·普拉托>> “吾以普拉托之名,以莎尔为誓,愿成为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的骑士!”
22:07:56 <<切希尔·柳哨>> “我,切希尔·柳哨,以阿丝赫达与森罗万象为誓,愿成为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的骑士”
22:08:40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以拉法姆之名,以……阿丝赫达与真理的终点为誓,愿成为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的骑士。”
22:08:56 <<罗西亚·拉法姆>> 左顾右盼试图捕捉有没有卢娜给的信息
22:09:17 <<莫尔度>> 罗西亚的腰带一闪一闪
22:09:17 <<莫尔度>> 不过似乎并未给出什么具体信息
22:09:31 <<福克斯·龙心>> “我福克斯龙心,以龙心一族的荣耀和我的信仰为誓,愿成为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的骑士”
22:10:37 <<阿加萨·恩沃尔>> “在下谨遵君命,将无畏无惧,无愧维婕丝与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忠耿正直,宁死不屈,无违天理”
22:11:14 <<莫尔度>> 芙蕾雅将剑交到了切希尔手中
22:11:30 <<切希尔·柳哨>> 双手接剑
22:12:09 <<芙蕾雅>> “谢谢……谢谢诸位能答应我……咳……呜……”
22:12:23 <<莫尔度>> 芙蕾雅的眼角隐有泪光
22:12:50 <<切希尔·柳哨>> “您这是……什么顽疾?”
22:13:00 <<芙蕾雅>> “请收下这些你们所应得的奖赏吧”
22:14:07 <<莫尔度>> 托盘被呈到了你们面前
22:14:10 <<切希尔·柳哨>> “嗯、嗯……感谢您的赏赐”
22:14:24 <<芙蕾雅>> “没事的……一点小毛病”
22:14:47 <<切希尔·柳哨>> 姑且过一下医疗表示礼貌吧
22:14:47 <<切希尔·柳哨>> 目测
22:14:58 <<莫尔度>> 过一个
22:15:55 <<切希尔·柳哨>> .d d20+10
22:15:57 <<隐秘力>> @我很善良切希尔  d20+10  掷骰:(4 =4)+10 =14
22:16:56 <<切希尔·柳哨>> [不是普通疾病的样子啊,超自然的疾病?你们快研究研究]
22:17:02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2
22:17:03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2  掷骰:(5 =5)+2 =7
22:17:12 <<阿加萨·恩沃尔>> [研究不出来]
22:17:24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我对超自然疾病也……]
22:17:2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知识
22:17:44 <<罗西亚·拉法姆>> 神秘知识好了(
22:17:53 <<叶米·普拉托>> .d 1d20+3
22:17:55 <<阿加萨·恩沃尔>> 神秘吗!(
22:17:55 <<隐秘力>> @穷凶极恶小米叶  1d20+3 掷骰:(12 =12)+3 =15
22:18:05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21 瞎蒙
22:18:07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21 瞎蒙 因为:瞎蒙,掷骰:(19 =19)+21 =40
22:18:14 <<莫尔度>> 叶米得出的判断和切希尔也差不多
22:18:20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22 瞎猜
22:18:21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22 瞎猜 因为:瞎猜,掷骰:(19 =19)+22 =41
22:18:57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疾病更像是诅咒]
22:19:01 <<芙蕾雅>> “如果诸位不介意的话”
22:19:07 <<罗西亚·拉法姆>> [福克斯你还有移除诅咒吗]
22:19:19 <<芙蕾雅>> “希望能参加……咳……我的宴会”
22:19:19 <<阿加萨·恩沃尔>> [咱同意罗西亚的看法]
22:19:27 <<阿加萨·恩沃尔>> [这就很棘手了]
22:19:34 <<福克斯·龙心>> [并没有准备]
22:19:47 <<叶米·普拉托>> “我们必然是会参加的”
22:19:55 <<切希尔·柳哨>> “您别太着急说话,我们一定参加”
22:20:05 <<莫尔度>> 芙蕾雅点了点头
22:20:17 <<莫尔度>> 这时,礼服女子走了过来,扶住了她
22:20:25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还来得及宴会前准备]
22:20:26 <<伊诺卡>> “女爵大人,您今日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22:20:30 <<伊诺卡>> “由我来作陪”
22:20:40 <<罗西亚·拉法姆>> [………………]
22:20:46 <<罗西亚·拉法姆>> [啧]
22:20:56 <<阿加萨·恩沃尔>> [啧]
22:21:12 <<莫尔度>> 但是芙蕾雅却摇了摇头
22:21:36 <<芙蕾雅>> “难得的日子,我怎么能抛下我新的骑士们不顾……呢?”
22:21:51 <<福克斯·龙心>> “大人您的身体要紧”
22:22:09 <<莫尔度>> 此时已经快到正午
22:22:29 <<芙蕾雅>> “那么,请大家稍后……就到宴会厅来,如何?”
22:22:38 <<叶米·普拉托>> “女爵大人您这样我们也会为您担心的...”
22:23:04 <<芙蕾雅>> “不碍事的……”
22:23:12 <<切希尔·柳哨>> “没问题,我们一会儿就去”
22:23:29 <<罗西亚·拉法姆>> [貌似也没有别的地方好去?]
22:23:33 <<福克斯·龙心>> “没问题”
22:23:37 <<罗西亚·拉法姆>> [虽说也可以在宫殿里乱转]
22:23:40 <<芙蕾雅>> “嗯……”她再度笑了笑
22:23:51 <<阿加萨·恩沃尔>> “那女爵殿下保重贵体”
22:23:54 <<莫尔度>> 然后在仆人的搀扶下离开了
22:24:06 <<阿加萨·恩沃尔>> “我等告退”
22:24:20 <<莫尔度>> 女爵走远之后,礼服女子发话了
22:24:58 <<伊诺卡>> 她朝你们微微欠身:“再度感谢你们……愿意向我们提供帮助”
22:24:58 <<伊诺卡>> “你们……想必也看到女爵的身体问题了吧”
22:25:37 <<切希尔·柳哨>> “是的,那是诅咒吗?”
22:25:44 <<叶米·普拉托>> “看上去...并没有像女爵大人自己描述的那么轻”
22:25:58 <<伊诺卡>> “是的,那是净化者与黑暗领主对抗的代价”
22:26:02 <<阿加萨·恩沃尔>> “着实令人揪心啊”
22:26:16 <<切希尔·柳哨>> “无法解除吗?”
22:26:39 <<伊诺卡>> “他受到黑暗领主强大的诅咒,令他的家族代代受到折磨”
22:26:46 <<切希尔·柳哨>> “等一下,和黑暗领主对抗的代价啊……只要黑暗领主被……”做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22:26:47 <<福克斯·龙心>> “各种手段都试过了吗”
22:26:49 <<切希尔·柳哨>> “是不是就好了?”
22:27:19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诅咒并不一定是降咒者死了就会解除”
22:27:32 <<伊诺卡>> “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或许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之一吧”
22:27:33 <<罗西亚·拉法姆>> “但有必要清除掉降咒者以绝后患是真的”
22:28:07 <<阿加萨·恩沃尔>> “说的没错”
22:28:20 <<切希尔·柳哨>> “正好,把这当做我们的目标吧”
22:28:22 <<伊诺卡>> “即使付出这样的代价,净化者大人也愿意拯救我们这些无路可逃者”
22:28:22 <<伊诺卡>> “或许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吧”
22:28:49 <<切希尔·柳哨>> “是呢,多亏了他……和他们……”
22:28:56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成为骑士的话……”盯切希尔的剑
22:28:59 <<切希尔·柳哨>> “说起来,您是?”
22:29:05 <<罗西亚·拉法姆>> “是意味着正式入职了吗”
22:29:18 <<伊诺卡>> “啊,失礼了,我还没有作过自我介绍吧”
22:29:18 <<伊诺卡>> “我是阿尔克夫的宫廷主管伊诺卡·阿基特”
22:29:18 <<伊诺卡>> “叫我伊诺卡就行了哦”
22:30:23 <<福克斯·龙心>> “您好”
22:30:47 <<叶米·普拉托>> “伊诺卡小姐好!”
22:30:55 <<伊诺卡>> “几位可以在会客厅等候宴会开始,就在外面走廊左转便是”
22:31:08 <<罗西亚·拉法姆>> “宫廷主管啊……”低声自言自语并端详
22:31:25 <<切希尔·柳哨>> “多谢啦,不过不知道您能不能跟我们说几句,这城镇的迷锁都有什么功能?”
22:31:31 <<莫尔度>> 女子用斗篷遮着脸,看不出具体的容貌
22:31:43 <<切希尔·柳哨>> “实际上我们在对抗邪恶势力的时候,也被它折腾了一下”
22:32:20 <<伊诺卡>> “嗯,你们也应该了解一下了”
22:32:20 <<伊诺卡>> “迷锁的功能大概有以下几种”
22:33:13 <<切希尔·柳哨>> 洗耳恭听
22:33:18 <<伊诺卡>> “第一,是防止环境中污染的直接作用”
22:33:18 <<伊诺卡>> “简而言之,就是在迷锁覆盖区域创造出无污染的地域吧”
22:34:25 <<切希尔·柳哨>> “嗯,这个我们是一开始就知道的”
22:34:25 <<切希尔·柳哨>> “算是最重要的效果之一吧?”
22:34:45 <<伊诺卡>> “当然”
22:35:18 <<伊诺卡>> “第二,是禁止部分法术的使用。这些法术包括传送法术、混乱法术、召唤和呼唤法术”
22:35:18 <<伊诺卡>> “这些禁制,最大限度地防止了变异生物直接攻破城市”
22:36:12 <<切希尔·柳哨>> “这样啊……后几种法术我们都没用过,没有注意到呢”
22:36:40 <<伊诺卡>> “而第三”
22:36:40 <<伊诺卡>> “则是专门针对污染生物的一些特定效果”
22:36:40 <<伊诺卡>> “比如,如果有这类生物进入迷锁,嫌恶术就会自动施加在它们身上”
22:38:06 <<切希尔·柳哨>> “咦,不能更加强硬地阻止它们吗?”
22:38:19 <<伊诺卡>> “迷锁经过多次修补和改善,后来编织进去的法术复杂而作用不一,我就不一一陈述了”
22:38:50 <<伊诺卡>> 伊诺卡苦笑了一下,道:“即使是迷锁……也不是万能的啊”
22:39:24 <<伊诺卡>> “这些就是迷锁最主要的功效了”
22:39:42 <<切希尔·柳哨>> “但是根据我们与邪恶生物作战的经验……这类法术对很多生物都无效才对?”
22:39:47 <<罗西亚·拉法姆>> “召唤和呼唤固然好理解,传送也就算了,混乱法术也禁止了……”
22:40:00 <<切希尔·柳哨>> “并且,如果做好准备,也不是不能直接无视它”
22:40:26 <<伊诺卡>> “这种时候,就只能依靠我们手中的力量来击退这些足以无视干扰的变异生物了”
22:40:26 <<伊诺卡>> “正是因为如此,女爵大人才需要你们的力量啊”
22:40:53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如此”
22:40:57 <<叶米·普拉托>> “原来如此……”
22:41:13 <<阿加萨·恩沃尔>> “原来如此”
22:41:2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即使以现在的身份问出这种问题似乎也不太是时候”
22:41:26 <<叶米·普拉托>> “根据我们的遭遇来看,污染生物可能已经存在于成立很久了吧……?”
22:41:46 <<罗西亚·拉法姆>> “但能问一下,关于外城区的军事总管久出未归这件事你知道些什么吗”
22:42:02 <<伊诺卡>> “…………嗯”
22:42:02 <<伊诺卡>> “事实上,卡曼达大人是带队前去执行机密任务的”
22:42:02 <<伊诺卡>> “等时机一到,就会告诉你们具体内容……或许,还需要你们前往支援他们呢”
22:42:39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如此”
22:42:54 <<阿加萨·恩沃尔>> “原来如此”
22:43:19 <<伊诺卡>> “那么,希望诸位与我们共同努力,守护这地狱中的一方净土吧”
22:43:28 <<莫尔度>> 伊诺卡朝你们伸出手,示意握手
22:43:52 <<切希尔·柳哨>> 握手
22:44:08 <<阿加萨·恩沃尔>> 跟在队长后握手
22:44:26 <<罗西亚·拉法姆>> 把手叠在握住的手上
22:44:39 <<福克斯·龙心>> 跟在罗西亚后握手
22:45:08 <<莫尔度>> 你们与伊诺卡握了握手
22:45:18 <<伊诺卡>> “那么,我就先陪女爵大人去了”
22:45:36 <<伊诺卡>> “你们可以清点一下你们的奖赏,颇丰哦”
22:45:46 <<切希尔·柳哨>> “嘿嘿,一定会清点的”
22:46:01 <<福克斯·龙心>> “好的”
22:46:36 <<莫尔度>> 于是,四个抬着托盘的仆人和你们一起来到了会客厅
22:46:42 <<莫尔度>> 要清点一下财物吗?
22:47:24 <<罗西亚·拉法姆>> 清点吧(
22:47:24 <<切希尔·柳哨>> 当然!
22:47:30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现在可以放松了”
22:47:33 <<罗西亚·拉法姆>> 我在队友清点的时候去摸切希尔的细剑
22:47:33 <<罗西亚·拉法姆>> 开始阅读物体
22:47:37 <<叶米·普拉托>> 请请请
22:48:22 <<莫尔度>> 托盘上的财物,首先是一千枚白金币
22:48:45 <<切希尔·柳哨>> “好多、好多……女爵好有钱”
22:48:45 <<切希尔·柳哨>> “我要用这些钱摩擦鳞片……”
22:49:01 <<莫尔度>> 以及一座和切希尔差不多高的水晶雕像
22:49:10 <<切希尔·柳哨>> 把脸埋在白金币里
22:49:10 <<切希尔·柳哨>> 然后起来热烈拥抱雕像
22:49:29 <<莫尔度>> 雕像精细地描绘了一个拥有三对羽翼的圣洁男子形象
22:49:35 <<福克斯·龙心>> “.....”
22:49:44 <<阿加萨·恩沃尔>> “……”
22:49:45 <<切希尔·柳哨>> “他看上去真美”
22:49:46 <<罗西亚·拉法姆>> “…………”
22:50:08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你要不要考虑化石为雪,然后冰化血肉一下”
22:50:31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那样的话队长可能就觉得不美了”
22:50:46 <<切希尔·柳哨>> “是啊,那不值钱”
22:50:47 <<莫尔度>> 除此之外,还有六件极尽华丽的服饰,编织材料上绽放着彩光
22:50:57 <<阿加萨·恩沃尔>> “就类似于如果把你变成水晶的话队长也会抱着你不放的”
22:51:02 <<莫尔度>> 小粒的钻石镶嵌在上面
22:51:07 <<罗西亚·拉法姆>> “果,果然是值钱的问题吗!”
22:51:08 <<切希尔·柳哨>> “啊,衣服,你们看,终于不用捡剩下的了”
22:51:08 <<切希尔·柳哨>> “在参加宴会之前,我们还是换上比较好吧”
22:51:29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毕竟你还不太了解队长”
22:51:44 <<莫尔度>> 最后,还有一个绣着金边的口袋
22:52:00 <<阿加萨·恩沃尔>> “参加宴会自然是换上比较好”
22:52:01 <<莫尔度>> 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22:52:05 <<切希尔·柳哨>> “哦……小小的东西”
22:52:07 <<福克斯·龙心>> “开起来看吧”
22:52:08 <<罗西亚·拉法姆>> “有道理,难怪给宴会前留了时间”
22:52:12 <<切希尔·柳哨>> 打开
22:52:44 <<莫尔度>> 里面是一片虚空
22:52:44 <<莫尔度>> 这似乎是一个次元袋
22:53:02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是拿来装这些的吧”
22:53:25 <<罗西亚·拉法姆>> “诶,细剑没有前任拥有者”
22:53:25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是新造的吗”
22:53:31 <<切希尔·柳哨>> “噢噢……我一直想要个次元袋!”
22:53:34 <<叶米·普拉托>> “全都是好东西呢”
22:53:36 <<阿加萨·恩沃尔>> “毕竟我们有很多曾经负责搬东西的队友离开了我们”
22:53:42 <<莫尔度>> 切希尔伸手进去
22:53:54 <<切希尔·柳哨>> 摸摸
22:53:55 <<莫尔度>> 摸出了一枚暗红色的玉石
22:54:03 <<罗西亚·拉法姆>> “听起来搬东西的都很不幸”
22:54:15 <<莫尔度>> 次元袋里装着一共10枚玉石
22:54:24 <<切希尔·柳哨>> “哇,宝石”
22:54:26 <<阿加萨·恩沃尔>> “真大方啊……”
22:54:39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装在次元袋里,总觉得袋子比宝石还值钱似的……”
22:54:41 <<切希尔·柳哨>> 可以估价吗
22:54:49 <<罗西亚·拉法姆>> “除了次元袋之外都只是普通的财物吗……”
22:54:50 <<莫尔度>> 可以
22:54:54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你会鉴定术吗”
22:55:05 <<阿加萨·恩沃尔>> “不会”
22:55:14 <<阿加萨·恩沃尔>> “咱只能大概估一下价格”
22:55:20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
22:55:23 <<切希尔·柳哨>> 估一下宝石吧
22:55:29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9
22:55:31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9  掷骰:(6 =6)+9 =15
22:55:39 <<叶米·普拉托>> .d 1d20+6
22:55:40 <<莫尔度>> 阿加萨只觉得宝石很值钱
22:55:40 <<切希尔·柳哨>> .d 1d20+3
22:55:42 <<隐秘力>> @穷凶极恶小米叶  1d20+6 掷骰:(15 =15)+6 =21
22:55:43 <<隐秘力>> @我很善良切希尔  1d20+3  掷骰:(2 =2)+3 =5
22:57:30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2:57:31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6 掷骰:(13 =13)+6 =19
22:57:35 <<叶米·普拉托>> “诶嘿”
22:57:35 <<叶米·普拉托>> “这你们就看不出来了吧”
22:57:35 <<叶米·普拉托>> “每一枚宝石能值450-550金币呢!”
22:58:22 <<福克斯·龙心>> “那是什么?”
22:58:29 <<叶米·普拉托>> “这还是我往少了咕的”
22:58:35 <<罗西亚·拉法姆>> “……”
22:58:48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用来做法术材料的”
22:59:12 <<切希尔·柳哨>> “不愧是叶米,最懂这种了”
22:59:12 <<切希尔·柳哨>> “你原来摸过不少吧”
22:59:32 <<阿加萨·恩沃尔>> “毕竟小时候当过女xiao仆tou”
22:59:37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角度刁钻”
22:59:53 <<叶米·普拉托>> “哼哼,一枚这种宝石够我活好久!”
23:00:43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快点把东西放进去,然后换衣服吧”
23:01: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直接把衣服穿到身上
23:01:02 <<罗西亚·拉法姆>> 把旧衣服穿在里面
23:01:15 <<莫尔度>> 你们在拿起一件衣服的时候
23:01:15 <<莫尔度>> 觉得似乎比其他衣服重很多
23:01:15 <<莫尔度>> 并且带着金属声
23:01:39 <<罗西亚·拉法姆>> “这啥,好重”
23:01:41 <<阿加萨·恩沃尔>> “诶这一件是不是有一点重?”
23:01:44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是盔甲”
23:01:55 <<切希尔·柳哨>> “嗯……”
23:01:55 <<叶米·普拉托>> “诶”
23:01:58 <<切希尔·柳哨>> 摸一摸
23:02:06 <<福克斯·龙心>> “厉害啊,阿加莎认得出来吗”
23:02:09 <<切希尔·柳哨>> “难道是口袋里装了东西?!”
23:02:14 <<莫尔度>> 摸起来像是金属的质感
23:02:14 <<莫尔度>> 而非布料
23:02:20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你穿得了这玩意吗,带金属声的”
23:02:29 <<阿加萨·恩沃尔>> “问咱吗!”
23:02:45 <<罗西亚·拉法姆>> “一般都是问阿加莎吧”
23:02:57 <<阿加萨·恩沃尔>> 过个啥?(
23:03:06 <<切希尔·柳哨>> “当然不行了!这个简直就像盔甲似的”
23:03:23 <<莫尔度>> 过个神秘知识吧
23:03:29 <<切希尔·柳哨>> “不过这么明显,肯定也不是为了坑我”
23:03:33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22
23:03:34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21
23:03:36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22  掷骰:(9 =9)+22 =31
23:03:37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21 掷骰:(11 =11)+21 =32
23:03:53 <<福克斯·龙心>> .d 1d20+7 好久没投了
23:03:56 <<隐秘力>> @福克斯  1d20+7 好久没投了 因为:好久没投了,掷骰:(5 =5)+7 =12
23:04:00 <<罗西亚·拉法姆>> “无相盔甲啊”
23:04:06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是无相盔甲吧”
23:04:10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穿不穿甲都无所谓……”
23:04:12 <<罗西亚·拉法姆>> 穿起来
23:04:22 <<福克斯·龙心>> “厉害啊,本身是什么甲啊”
23:04:40 <<切希尔·柳哨>> “等一下!你自己就穿上了啊!”
23:04:55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我又不是德鲁伊”
23:05:01 <<莫尔度>> 罗西亚穿上了这件女式礼服
23:05:24 <<罗西亚·拉法姆>> “哪里怪怪的”
23:06:17 <<切希尔·柳哨>> “大概是外形吧”
23:06:17 <<切希尔·柳哨>> “怎么看都是女士穿的”
23:06:17 <<切希尔·柳哨>> “你看还收腰,你穿着像个基佬”
23:06:52 <<福克斯·龙心>> “试一下指令?”
23:06:54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
23:06:54 <<叶米·普拉托>> “变态吗”
23:07:0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念指令
23:07:22 <<叶米·普拉托>> 看看有没有
23:07:22 <<叶米·普拉托>> 男士礼装
23:07:34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看怎么你穿都不合适”
23:07:44 <<莫尔度>> 男士的礼装只有中型的
23:07:48 <<莫尔度>> 叶米不合适
23:08:14 <<叶米·普拉托>> “咕咕咕”
23:08:34 <<罗西亚·拉法姆>> “没关系,就算体型不合,只要拖地就好了”
23:08:48 <<福克斯·龙心>> “反正只是宴会用”
23:08:53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智力
23:08:56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6 智力 因为:智力,掷骰:(12 =12)+6 =18
23:08:56 <<叶米·普拉托>> “问题是,这里应该有和你体型的衣服吧!”
23:09:23 <<切希尔·柳哨>> 看看这几套衣服的大小和样式
23:09:23 <<切希尔·柳哨>> 试图分配一下
23:09:29 <<罗西亚·拉法姆>> “那多麻烦啊,这可是无相甲”
23:10:38 <<莫尔度>> 切希尔和叶米选了两套小型女式礼装
23:10:50 <<莫尔度>> 而阿加萨和福克斯则穿上了中型男性的
23:11:00 <<罗西亚·拉法姆>>  “芙蕾雅·阿尔克夫·诺斯费拉图·冯·施陶芬贝格!”
23:11:00 <<阿加萨·恩沃尔>> “还挺合身”
23:11:01 <<莫尔度>> 还剩一套中型女性的
23:11:26 <<切希尔·柳哨>> “看来罗西亚注定是变态了”
23:11:54 <<阿加萨·恩沃尔>> “是啊”
23:12:28 <<叶米·普拉托>> “没想到..”
23:12:35 <<莫尔度>> 罗西亚把盔甲变成了中型男性礼服
23:12:50 <<阿加萨·恩沃尔>> “哦??”
23:13:04 <<罗西亚·拉法姆>> “这无相甲变得真慢……”
23:13:28 <<阿加萨·恩沃尔>> “没事,再慢点也行”
23:13:40 <<莫尔度>> 于是,你们准备好了
23:14:50 <<莫尔度>> 有人对衣服过个历史知识吗
23:15:07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3:15:09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6 掷骰:(20 =20)+6 =26
23:15:31 <<罗西亚·拉法姆>> “而且指令也太长了,卢……吾神的就短很多”
23:16:15 <<福克斯·龙心>> “女爵的名字就是指令吗!”
23:16:41 <<罗西亚·拉法姆>> “是啊是啊”
23:17:02 <<阿加萨·恩沃尔>> “厉害了”
23:17:02 <<阿加萨·恩沃尔>> “那我能再背一遍让它变回女装吗”
23:17:41 <<叶米·普拉托>> “......阿加萨你也是这种人吗!”
23:18:13 <<阿加萨·恩沃尔>> “哪种?”
23:18:40 <<罗西亚·拉法姆>> “请不要加也字”
23:19:18 <<阿加萨·恩沃尔>> “是的,不要加也,罗西亚一个人就够了”
23:20:20 <<罗西亚·拉法姆>> “这衣服,材料是异位面的啊”
23:20:20 <<罗西亚·拉法姆>> “里面的金属好像是秘银,布则是幻纺”
23:20:49 <<福克斯·龙心>> “厉害”
23:20:49 <<罗西亚·拉法姆>> “一件能卖上千块”
23:21:15 <<福克斯·龙心>> “这么便宜吗”
23:21:16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说价格了,要不队长会把咱都扒光的”
23:21:30 <<莫尔度>> 这时,一位侍者来到了会客厅
23:21:42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宝石也就那个价格”
23:21:44 <<侍者>> “诸位,请前往宴会厅吧”
23:22:01 <<切希尔·柳哨>> “嗯,我们走吧”
23:22:09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3:22:11 <<切希尔·柳哨>> “当然,宴会之后这衣服你们都给我脱下来”
23:22:29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看你干的好事”
23:22:33 <<叶米·普拉托>> “..............不愧是队长”
23:22:47 <<莫尔度>> 在侍者的带领下,你们来到了宴会厅
23:23:32 <<福克斯·龙心>> “精打细算啊”
23:23:36 <<莫尔度>> 在放着金烛台的长桌上,是丰盛得难以想象的菜肴
23:23:36 <<莫尔度>> 空气中弥漫着肉汁和杏仁的香味
23:23:59 <<切希尔·柳哨>> “啊……好香”
23:24:07 <<莫尔度>> 而芙蕾雅和伊诺卡两人正坐在长桌尽头等待你们
23:24:38 <<切希尔·柳哨>> [我们应该坐哪儿才符合礼仪?!]
23:25:21 <<叶米·普拉托>> “好,好丰盛啊..”
23:25:27 <<莫尔度>> 贵族与皇室知识
23:25:28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7 贵族
23:25:31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7 贵族 因为:贵族,掷骰:(8 =8)+7 =15
23:25:33 <<伊诺卡>> “快请坐吧”
23:25:51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3:25:53 <<隐秘力>> @力量之诱罗西亚  1d20+6 掷骰:(14 =14)+6 =20
23:26:02 <<莫尔度>> 你们意识到,你们应该坐在长桌的这一头
23:26:22 <<切希尔·柳哨>> 坐
23:26:27 <<叶米·普拉托>> 坐
23:26:31 <<罗西亚·拉法姆>> [我猜队长会企图把剩菜打包]
23:26:34 <<罗西亚·拉法姆>> 坐
23:26:42 <<阿加萨·恩沃尔>> 坐
23:26:44 <<福克斯·龙心>> 坐
23:26:46 <<叶米·普拉托>> 掩饰迫不及待的表情
23:27:02 <<罗西亚·拉法姆>> 掩饰可惜没有生肉的表情
23:27:05 <<莫尔度>> 菜肴包括了洒满糖霜和杏仁片的柠檬蛋糕、烤得焦黄的蜜汁鸡
23:27:14 <<阿加萨·恩沃尔>> [有点品味,队长要打包也是人走了之后]
23:27:25 <<莫尔度>> 肉馅饼,煎培根,以及烤苹果
23:27:35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只能隐形打包了]
23:27:40 <<切希尔·柳哨>> [打什么包!当场吃光啊!]
23:27:56 <<莫尔度>> 还有盛在金盅里的蜂蜜酒
23:28:03 <<切希尔·柳哨>> “感谢您的款待!”
23:28:03 <<切希尔·柳哨>> 吃喝吧
23:28:49 <<芙蕾雅>> “我嘱咐人帮你们在米格瑞斯安排了住处”
23:28:51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力吃山河气盖世]
23:28:54 <<莫尔度>> 芙蕾雅说
23:29:09 <<福克斯·龙心>> “多谢您的照顾”
23:29:26 <<罗西亚·拉法姆>> [专,专属住处!]
23:29:28 <<阿加萨·恩沃尔>> “着实感谢”
23:29:48 <<芙蕾雅>> “不过,艾莱斯街区的大家好像都很想见一见我们的新内城区住民”
23:29:48 <<芙蕾雅>> “一会……咳,你们不如先去那里熟悉一下吧?”
23:30:35 <<阿加萨·恩沃尔>> [食不利兮切不释?]
23:30:36 <<切希尔·柳哨>> “好的,我们也想见见内城区的全貌”
23:30:39 <<叶米·普拉托>> “我们也想认识一些新朋友的!”
23:30:59 <<切希尔·柳哨>> 喝酒
23:31:16 <<切希尔·柳哨>> “哎呀,我想起来曾经喝过一种酒……”
23:31:16 <<罗西亚·拉法姆>> [切不释兮可奈何]
23:31:16 <<罗西亚·拉法姆>> 喝酒
23:31:19 <<罗西亚·拉法姆>> 吃肉
23:31:30 <<莫尔度>> 你们一边答应着,一边享用这顶级的贵族飨宴
23:32:0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吃喝中瞥一眼女爵的碗
23:32:13 <<莫尔度>> 女爵吃得很少,伴随着间断性的咳嗽
23:32:13 <<莫尔度>> 而伊诺卡也在忙着照顾她
23:32:33 <<罗西亚·拉法姆>> [食少事烦,岂能久乎]
23:32:56 <<叶米·普拉托>> 暗中观察
23:33:37 <<莫尔度>> 一个小时后,你们享用完了大餐
23:33:37 <<莫尔度>> 获得了英雄宴的效果
23:34:11 <<莫尔度>> .d 1d8+5 临时生命
23:34:13 <<隐秘力>> @鲜血结末莫尔度  1d8+5 临时生命 因为:临时生命,掷骰:(2 =2)+5 =7
23:34:53 <<莫尔度>> 用完餐后,伊诺卡交给你们一把钥匙
23:34:57 <<罗西亚·拉法姆>> “嗝”
23:35:09 <<切希尔·柳哨>> “啊……好饱”
23:35:10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注意风度”
23:35:12 <<伊诺卡>> “这就是你们在贵族区的房子了”
23:35:18 <<切希尔·柳哨>> “感谢!”
23:35:18 <<切希尔·柳哨>> 接过钥匙
23:35:32 <<罗西亚·拉法姆>> “这只是普通的,生理反应”
23:36:02 <<切希尔·柳哨>> 那就走吧?
23:36:24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3:36:38 <<叶米·普拉托>> 走走走
23:36:50 <<罗西亚·拉法姆>> “不是要先去艾莱斯晃一晃么”
23:37:02 <<切希尔·柳哨>> “把衣服换回来,穿着钻石衣服出门太显眼了”
23:37:59 <<福克斯·龙心>> “用个指令就行了”
23:38:14 <<莫尔度>> 于是,你们告辞了女爵
23:38:14 <<莫尔度>> 在你们离开之前,伊诺卡对你们说
23:38:50 <<伊诺卡>> “那么,或许很快就会有需要你们的力量的时候了”
23:38:50 <<伊诺卡>> “在那之前,保持自己的剑的锋利吧”
23:39:22 <<罗西亚·拉法姆>> “咦”
23:39:37 <<切希尔·柳哨>> “我的爪子时时锋利”
23:39:54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先告辞啦”
23:39:55 <<福克斯·龙心>> “会的,放心”
23:40:05 <<阿加萨·恩沃尔>> “时刻准备着”
23:40:28 <<莫尔度>> 你们离开了宫殿
23:40:54 <<莫尔度>>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1-19, 周一 13:02:05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
« 回帖 #1 于: 2017-05-19, 周五 23:14:23 »
Xp
劇透 -   :


Loot
劇透 -   :
白金币x1000
阿尔克夫骑士剑x1
幻纺礼服x5
+1无相秘银全身甲(礼装)x1
四级次元袋x1
净化者水晶雕像x1
红玉髓x10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
« 回帖 #2 于: 2017-05-20, 周六 00:47:05 »
 :em001位极人臣,酒池肉林的开端(并不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
« 回帖 #3 于: 2017-05-20, 周六 00:52:18 »
:em001位极人臣,酒池肉林的开端(并不
要为人民服务!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
« 回帖 #4 于: 2017-05-20, 周六 01:01:46 »
:em001位极人臣,酒池肉林的开端(并不
要为人民服务!
:em001那么我们首先开始土地改革吧(跃跃欲试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
« 回帖 #5 于: 2018-07-25, 周三 10:22:19 »
总算见女爵了,出手真是大方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二章:污秽之血】【一】
« 回帖 #6 于: 2018-09-13, 周四 16:15:34 »
小队从初入外城到直接觐见花的工夫在各方面还是很少的,不过外城目前也确实没什么可关注的事物。年轻的女爵全然符合我依前文描述及小传遐想的基础形象,上一位这样萦绕静谧感与圣洁感的女士是神·卢娜。当然这位多了比我预想更严重的病弱感,也比较好沟通(未来的骑士切希尔差点无意辱了君名,治安官脾气好确信,也可能是他已经对这群冒失鬼见怪不怪了)。而这白花花亮闪闪的赏赐···至少以我现在的浅薄阅历是看得眼有些发直——冒昧想一下这女爵自己不会也没什么金钱概念吧,管事的你们应该有好好盯紧财政支出吧(顺便诸君当庭的表现足见还是能装得像群正经人···姑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