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海国故事】log6.5 赤流组的封印  (阅读 823 次)

副标题:

线上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705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海国故事】log6.5 赤流组的封印
« 于: 2017-04-20, 周四 09:59:13 »
20:49:01<飞翔的喵星人> ————————————————————load————————————————————
20:52:00<飞翔的喵星人> 滑翔翼被风拉扯得发出了呼啦啦的声音,你们从山顶一跃而起。
20:52:51<飞翔的喵星人> 在你们视野底部,谷地中的营地渐渐开始嘈杂混乱起来。但区区一道山谷的距离,很快被你们跨越,营地中射出两三只软绵绵的箭,更是没有丝毫威胁。
20:54:24<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直直向三浦蝉所指的山口滑降过去;不远的山坡上,你们看到山行家斥候那惊讶的脸一闪即逝,随后消失无踪。
20:55:19<飞翔的喵星人> 毫无防备的山行家,根本无法对半空中的你们造成什么麻烦。
20:56:32<飞翔的喵星人> 山口过后,又是一道幽深的沟壑,你们一直向前,再度跨过这道山谷,落到了山谷另一侧的山坡上。
21:02:18<飞翔的喵星人> 霞叶小心翼翼地拉扯滑翔翼的控制线,把速度降低,谨慎地降落在一片缓坡上,然后长翼收敛,飘然若仙。
21:02:23<飞翔的喵星人> 随后他回头一看——
21:03:10<飞翔的喵星人> “砰!”“呃啊啊啊啊!”“脸!脸着地唔啊啊啊啊!”“为什么这里有石头!”“树!树!树!!!”
21:04:16<飞翔的喵星人> 除了狐狸巫女,无人双脚着地,可怜的山坡地形恐怕也遭到了无可逆转的破坏。
21:04:22<霞叶> “……现实的引力真是太沉重了。”
21:05:10<飞翔的喵星人> “是啊,不过我们还是要回到大地的怀抱。”在霞叶脚边,神奇地仰面朝天落地的琉星感慨道。
21:05:42* 谏山仁 拍拍身上的土
21:05:59<谏山仁> “我觉得需要个大号的滑翔翼。”
21:06:31<飞翔的喵星人> 身形同样高大的僧兵武士无言地点了点头。
21:06:14* 茜 盘腿坐起,环视周围
21:07:55<飞翔的喵星人> 这四面和高岳别处的群山并无什么不同;裸露的岩石,干燥的黄土,然而即便如此,几棵歪歪斜斜的树还顽固地抓在山坡上,不肯放松。
21:07:21* 霞叶 跑到琉星身边检查他的情况
21:07:30<霞叶> “琉星大人,不要紧吧?”
21:10:22<飞翔的喵星人> 琉星翻了个身,拄着剑站起身来,锤了锤腰:“并没有什么问题。”他看向三浦蝉,“感觉三浦兄的问题更加严重啊……”
21:11:03<飞翔的喵星人> 确实,三浦蝉趴在地上,被摔得眼泪汪汪,加之他身宽体胖,努力起身几次都没有成功。
21:06:47<谏山仁> “那么,快点离开这里吧,不要被人找过来了。”
21:07:02* 谏山仁 拍拍三浦蝉
21:09:48<土方骸> “能认清附近的地形吗?”
21:11:49<飞翔的喵星人> “咳……咳。”他干脆放弃了挣扎,“和山行家大营隔了一道岭,就算他们要追一时半会也追不过来。”
21:12:12<飞翔的喵星人> “总而言之,我们一路向北,肯定会遇到赤流组的人的。说不定他们的尖兵就在四周呢。”
21:12:37* 茜 点头起身:“走。”
21:11:19* 茜 随手甩了一个圣疗过去,顺便也给武颜疗伤
21:13:21* 土方骸 前面开路
21:22:26* 武颜 摇了摇脑袋
21:23:02<武颜> “在下……真是……”
21:14:53<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身上的擦伤划伤尽数复原,连体力也恢复许多的三浦蝉也站了起来,而路歧随手把头撞在一块石头上几乎昏倒的武颜拉起,你们继续向北方前进。
21:20:50<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寻得了一条羊肠小路,小路通向有些人迹的土路,土路又通向一条稀稀拉拉铺着石子的、在山谷中蜿蜒迤逦的大路。
21:22:13<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走了一个时辰上下,不时四处看看,却毫无发现——直到你们走进两座矮崖相夹的一线天中。
21:22:59<飞翔的喵星人> 从背后突然落下的一片箭雨告诉你们,其实一路上你们并不孤独。
21:22:59<飞翔的喵星人> “暗箭!”三御羽琉星啧了一声,拔出长刀,回身打落袭来的箭支。
21:24:31* 武颜 高举盾牌
21:24:35<武颜> “大家小心!”
21:24:54* 武颜 尝试替大家挡住箭雨的攻击
21:25:51<飞翔的喵星人> 武颜举起片樱石筑,箭矢在樱色光幕上溅起轮轮涟漪,却没有一支突破武颜的防御。不过别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21:26:36<飞翔的喵星人> 除了三浦蝉用和束花公子同一款式的笏板护住了自己之外,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在箭雨之下受了些箭创。
21:26:11<霞叶> “咿呀!”
21:26:22* 霞叶 抱头蹲防
21:26:39<谏山仁> “嘿呀,什么人!”
21:24:02<飞翔的喵星人> 箭雨落尽,两侧山崖上垂下成片的绳索,身着轻便铠甲的剑士们就从绳索上飞快降下,把你们团团围了起来。
21:27:11<飞翔的喵星人> “山行家的走狗,你们也有今天!”为首的武士喜不自胜地大喝一声。“说罢,你们想怎么死?”
21:27:26<飞翔的喵星人> “这位好汉,我们并非……”三御羽琉星尚未说完,狐狸巫女就接过了话头。
21:28:28<霞叶> “老死。”
21:28:58* 茜 撇嘴
21:29:06<飞翔的喵星人> “好,就让你老死……咦?”武士一愣。
21:29:03<武颜> “想让我们死,你们还欠缺一点本事呢。”
21:29:06* 武颜 咬咬牙
21:31:16<飞翔的喵星人> “……我们人多!”这武士解下凶恶的鬼面,颇为自信地说道——你们惊讶地发现这武士嘴上一圈薄薄的胡须还未剪过,分明是个十七八岁乳臭未干的小鬼。
21:31:43<茜> “乌鸦嘴你懂吗。”
21:33:08<飞翔的喵星人> “不懂,反正我们人多。”少年撇了撇嘴,不屑地说。
21:33:36<武颜> “别看你们人多,可是我们都是以一当百之人。”
21:34:32* 茜 呆毛微翘:“说个你懂的。”
21:34:57* 茜 一个瞬步来到他面前,一把拎着后领将小鬼提起
21:35:58<飞翔的喵星人> “噫!”小鬼张牙舞爪地挣扎,虽然他比茜高壮一点,可惜后颈受制于人,无法伤到茜分毫。
21:36:42<飞翔的喵星人> 四周持剑执弓的兵士们,飞快移动步伐,再度把茜和少年武士包围起来。
21:37:05* 茜 松开,摊手:“你看,我们没有恶意。”
21:33:36<谏山仁> “就知道胡闹……”
21:34:03<谏山仁> “吵够了没有,你看看我们像山行家的人吗?”
21:34:29* 谏山仁 指指自己,不怒自威
21:38:30<飞翔的喵星人> 小鬼退了两步,看了看高大的鬼武士,又看了看茜。“在这时候来这里的人,不是山行家的人会是谁?”
21:39:11<飞翔的喵星人> “等等……你们不会是亚子的手下吧?”
21:39:49* 茜 搔搔脸:“友人。”
21:40:16<土方骸> “你居然认识亚子?”
21:40:57<飞翔的喵星人> “等等,你们不会是在套我的话吧?”少年一脸警惕,“我可不会上当的!”
21:42:21* 茜 指了指琉星:“那位是三御羽琉星阁下,想必听亚子提起过。”
21:44:00<飞翔的喵星人> “唔……”小鬼一脸凝重,“没听过的名字。嘛不管了,把你们押到三浦哥哥那里,让他和你们说好了。”
21:44:33<谏山仁> “三浦哥哥是谁啊?”
21:44:40* 谏山仁 扭头问三浦蝉
21:45:23<飞翔的喵星人> “啊,八成是赤流组的现任组头三浦织云,也姓三浦,好巧好巧……”三浦蝉附耳过来。
21:46:33* 武颜 没有办法,佯装束手就擒
21:44:35<飞翔的喵星人> 他挥了挥手:“一半人跟我走,另一半人去搜索一下有没有持有信蜂的家伙跟在后面。”
21:48:58<飞翔的喵星人> 随着这小鬼的命令,兵士们一半分散开来向四面八方去了。而你们佯做不敌,缴了兵刃,跟着他和余下的兵士向北方行去。
21:48:58<飞翔的喵星人> 他们非常谨慎地绑住了你们的双手,又蒙上了你们的双眼,反复检查,唯恐你们逃掉。
21:49:45<霞叶> “茜,我们会不会被人做奇怪的事啊……”
21:52:06* 茜 歪头:“希望别。”
21:52:06<飞翔的喵星人> “放心吧欧豆豆,我会保护你的!”三浦蝉凑了上来,拍了拍胸脯,自信满满地说——如果他的肚子不会随之波涛汹涌就更有说服力了。
21:52:39* 茜 问小鬼:“几岁了。”
21:53:27<飞翔的喵星人> “十六。……不对,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少年大惊失色。
21:54:13* 茜 点头:“难怪。你们老大就这么放心让你掌队?”
21:54:59<飞翔的喵星人> “……”少年不回答,不过看他凝重的表情和满头冷汗,看起来茜似乎问了个不得了的问题。
21:55:12* 茜 面无表情
21:55:57<茜> “这么疏于管理?”
21:58:31<飞翔的喵星人> “你……你是来找茬的吗?!”听了茜的话,少年身后的武士中传来阵阵轻笑,于是他愈发拉不下脸,发起火来。
21:59:19* 茜 歪头:“那是你们最近缺人?”
21:59:51<飞翔的喵星人> “什么时候不缺人——呸呸呸!没缺过人!没有!”
22:00:56<武颜> “噫,小兄弟,你不是撒谎的料子呀。”
22:02:18<飞翔的喵星人> “……”他忿忿然跑到了一边,干脆不和你们说话了。四周赤流组的武士们,都用温暖的沉默守护着他——“求你们了别看了!”
22:02:41<茜> 眼观鼻鼻观心
22:05:36<茜>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名字?”
22:06:55<飞翔的喵星人> 小鬼气哼哼地撇过脸去,不和你们说话。
22:07:09<飞翔的喵星人> 而跟在你们身后的武士这样说道:
22:08:25<飞翔的喵星人> “松平希,大宗师的弟弟,松平家最后的血脉之一,记住这个名字,我们相信你们以后会听到很多关于他的事。”
22:08:58* 茜 点头
22:09:24<土方骸> “希望吧,不过我觉得用不了一年你们就应该听过我们的名字了。”
22:10:46<飞翔的喵星人> “或许吧,不过这里的消息确实闭塞了些,可能我要等很久了。”武士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22:04:29<飞翔的喵星人> 蒙着双眼走了半日功夫,你们来到了赤流组的驻地。刚开始时你们还尝试着记忆道路,但是实在无能为力,只知道此处已经深入高岳,路途崎岖,群山连绵不绝。
22:10:53<飞翔的喵星人> 赤流组的武士解开了蒙眼布。好容易重新适应阳光后,你们发现这是一座幽深的山谷,粗看过去和高岳深处的千沟万壑没有任何区别。
22:10:53<飞翔的喵星人> 然而在山谷深处,山体突兀地横着裂开,上缘仿佛屋檐一样遮蔽了任何两侧高山上窥探下来的目光,却又留下了宽大光亮、通向不知名深处的入口。
22:12:48<飞翔的喵星人> 入口附近,有上百人重兵把守;伴着沿路的一束束火把,你们踏着古老残破的石阶,绕行在盘曲复杂的山腹洞穴之中。
22:14:25<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可以看到,四周除了暗黄色的钟乳石和时不时潺潺流走的小溪外,不时还能看到火光勾勒出的岔路,把你们的目光引向一间间灯火通明的石室。
22:15:08<飞翔的喵星人> 这座洞穴的规模,已经超过了菖蒲岛生满水晶的地穴,各个石室加起来,怕是有一座小城大小了。
22:16:41<武颜> “地方还不错,挺别致。”
22:17:03<土方骸> “易守难攻呢。”
22:16:47* 茜 点头
22:16:36<飞翔的喵星人> 走了好一段时间,你们被押送到了一座宽阔的石室中。石室四面八方原本生长着石笋和钟乳石的地方已经被削得只剩下薄薄的根基,墙壁上数组束缚着光的琉璃小球把里面映得灯火通明。
22:16:59<飞翔的喵星人> 地面上还铺着一层兽皮,两侧摆着坐垫,明显是这里的正厅。
22:17:28<飞翔的喵星人> 而大厅正中,一男一女正在说着什么——看到你们进来,他们齐齐一愣:
22:18:13<飞翔的喵星人> “松平大人,您又偷着跑出去了!大宗师被俘之后,您若再有闪失,赤流组又该如何?!”
22:18:46<飞翔的喵星人> “琉星?骸?仁?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咦,三浦大人您也和他们一起来了?”
22:19:48<飞翔的喵星人> 那个身着具足铠甲的男性武士把那小鬼拉到一边,说起话来;而那个女子走近来,不是亚子更是何人?
22:18:59* 茜 悄悄靠向琉星:“看来大宗师是真的被抓了。”
22:20:50<飞翔的喵星人> 琉星听了茜的话,微微颔首。“亚子大人,又见面了。”
22:20:31<谏山仁> “因为他一定要抓我们,我们也只好跟来看看。”
22:20:39* 谏山仁 一脸没好气的样子
22:21:07* 茜 耸肩:“无妨,我们和松平小弟相处还算愉快。”
22:20:50<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总算来了。且先不提这个,你们这是,”她打量了一下你们身后,压低声音,“没有救到赤流组的大宗师吗?”
22:21:24* 茜 摇头:“晚了一步。”
22:21:46<飞翔的喵星人> “晚了一步?”亚子啧了啧舌,“这就有些被动了。”
22:24:55<飞翔的喵星人> 她回头看了看,那赤流组的武士还在和松平希说话,“看他们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说完,我简单和你们说一下这里的形势吧——”
22:25:09<飞翔的喵星人> “有很多事情斥候和书信都不太好说呐。”
22:25:13<茜> “有劳。”
22:26:18<土方骸> “请。”
22:26:40<飞翔的喵星人> “简而言之,山行家之前的所作所为御神尊其实都一清二楚,然而囿于黑雷的传统,御神尊不会亲自插手各藩内务,于是祂便给了我们——烈阳军——一个机会。”
22:28:12<飞翔的喵星人> “从前黑雷国为了将力量集中在东方樱原边界,保持这里的稳定就可以了。但如今风涛国日益咄咄逼人,黑雷、赤雷、樱原必须联手应对风涛的威胁。”
22:29:00<飞翔的喵星人> “所以两百年来赤流组的问题,就必须要解决了——而恰好尾冢左大臣,”她看了一眼三浦蝉,“也做如是想。”
22:31:06<飞翔的喵星人> 三浦蝉点了点头。“尾冢家家主的确想把赤流组迁移到赤雷国境之内,彻底离开汲壶藩。”
22:29:00<飞翔的喵星人> “换言之,就是彻底放弃对汲壶藩的声索了?”琉星沉吟道。
22:32:09<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嗯了一声,继续说道:“御神尊也认可赤流组把他们所有愿意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但不能留下任何他们想要留下的东西。”
22:32:51<飞翔的喵星人> “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赤流组守护两百年的圣物,他们的立身之本、他们存续的意义——”
22:33:13<飞翔的喵星人> “御神尊盔上那支被斩断的断角!”
22:33:26* 茜 双眼一亮,看向琉星
22:33:39<飞翔的喵星人> “鬼神断角……”三御羽琉星低声呻吟。
22:34:35<土方骸> “那只角怎么了嘛?”
22:35:07<飞翔的喵星人> “鬼神断角?嗯……赤流组的人确实是这样称呼它的。那支角就在这里,”亚子跺了跺脚,“就在我们脚下,但是赤流组却没办法带走它。”
22:35:56* 茜 呆毛蜷成问号,看了看脚下
22:35:48<谏山仁> “让我猜猜……又和什么封印有关?”
22:36:35<飞翔的喵星人> “诚然如是。”一个沉稳的男声回答道。你们回过身去,那个身穿具足的武士正向你们走来,松平希探头探脑地跟在后面。
22:37:47<土方骸> “你是谁?”
22:38:50<飞翔的喵星人> “日安,我名为三浦织云,忝为赤流组当代组头。”男子笑了一笑,笔直的鼻梁在琉璃球的白光映照下更显坚毅。
22:39:10<飞翔的喵星人> “二百余年前,以松平家为首的赤雷王军被黑雷军势包围在此地,鬼神断角就在其时的松平家家主身上。”
22:40:42<飞翔的喵星人> “很显然,突围已无可能;然而他们发现了这座山洞,就将鬼神断角封印在此地,避免它回到黑雷国大御神手中。”
22:41:27<飞翔的喵星人> “随后,他们分散开来,各自决死突围,幸存者十中无一——然而那些活下来的人,就是如今赤流组的前身。”
22:42:56<飞翔的喵星人> “而封印的钥匙,就是其时松平家家主所挥舞的大太刀。”
22:44:15<飞翔的喵星人> “而那把大太刀的刀刃折做两半,刀锋固定在封印之内,半把断刀则被带走作为开启封印的钥匙。”
22:44:50<飞翔的喵星人> “所以你们看,传闻中赤流组武士挥舞的断首大太刀,其实始终只有一把真的——其他的全部是故布疑阵。”
22:43:09<茜> “为何黑雷国大御神会允许赤流组将断角带离?”
22:43:53<土方骸> “我也很好奇这点。”
22:48:02<飞翔的喵星人> “御神尊从不会解释祂的神谕。”亚子摇了摇头。
22:45:17<茜> “那真正的断首大太刀现在……?”
22:46:56<飞翔的喵星人> 武士拍了拍腰间。“赤流组大宗师亲自持用断首大太刀,才能开启封印。山行家以为自己得到了真正的断首大太刀,可惜并没有,它就在这里;”
22:47:06<飞翔的喵星人> “然而,大宗师却真的被他们掳走了。”
22:47:24<飞翔的喵星人> “无法救回大宗师的话,赤流组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
22:47:23<霞叶> “……噗。”
22:47:29<土方骸> “这……”
22:47:35<茜> “有什么线索吗?”
22:49:20<飞翔的喵星人> “线索吗……”三浦织云皱着眉摇了摇头。“事实上,山行家的剿赤大营,已经几乎把这里和汲壶藩南部的消息隔绝了。”
22:49:42<飞翔的喵星人> “即使穿越群山还能有人来往,但几个月前的情报,也没有什么价值。”
22:49:42<茜> “先前追踪得到的线索看,你们组织过一次大规模的劫囚?”
22:50:47<茜> “你们推测大宗师会被他们带往何处呢。”
22:50:58<飞翔的喵星人> “对……亚子大人在到达此处前,烈阳军的斥候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说实话,这只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不认为山行家的忍者探听不到一点风声。”
22:52:11<土方骸> “听起来就是无奈的选择。”
22:52:26<飞翔的喵星人> “听你们的对话……似乎我们的人没有救出大宗师?”
22:52:35<飞翔的喵星人> “而你们也没有吗……”
22:52:52<武颜> “我们去晚了。”
22:52:53<茜> “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人去车空。”
22:52:53<谏山仁> “我们甚至不知道大宗师去哪儿了。”
22:52:55* 谏山仁 摊手
22:52:35<飞翔的喵星人> “运送大宗师的囚车里面衬了一层铅,遥视之术不起作用也理所应当。”琉星补充道。
22:54:56<飞翔的喵星人> “唔……”三浦织云皱了皱眉头。“这样么……然而我们这里能够获得的情报,恐怕更少。”
22:53:18<茜> “不过当时有人在埋伏我们,他们似乎对一切早有预料。”
22:54:39* 茜 拿出缴获的蜂蜜丸
22:54:54<茜> “他们也有意对我们进行追踪。”
22:55:36<飞翔的喵星人> 三浦织云接过蜜丸。“女贞蜂的蜜蜡……希,你应该记得派遣人手截杀持有信蜂的追踪者吧?”
22:56:07<飞翔的喵星人> “那当然不可能忘!”小鬼信誓旦旦地打包票——确实他用了一半的人手去阻拦山行家可能的追踪者。
22:55:56<土方骸> “看起来首先要进行情报收集啊,有什么提议?”
22:58:10<飞翔的喵星人> 三浦织云皱眉思忖。“这里四面壅塞,不通消息,肯定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唯一的办法还是回到汲壶藩南部。”
22:58:45<飞翔的喵星人> “在那里,我们赤流组的探子和烈阳军的眼线或许还在发挥作用。”
22:59:29<飞翔的喵星人> “即使大宗师已经不幸……想要让希继任新的大宗师,我们也要前往建水岛、获得建水龙神的赐福。”
22:59:53<土方骸> “建水龙神的赐福?是干什么用的?”
23:02:52<飞翔的喵星人> “建水龙神是汲壶藩的守护神,历代松平家主都会由祂亲自赐福;赤流组大宗师,其实是松平家主的另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罢了。”
23:04:33<飞翔的喵星人> “建水龙神的赐福是绝无可能伪造的。所以,当年的松平家主才会把建水龙神的赐福为解除封印的另一把钥匙。”
23:02:07<茜> “既然如此,那还是需要返回汲壶藩了。”
23:05:25<土方骸> “那好吧,先去那里再做打算好了。”
23:05:36<土方骸> “在这里你们也想不出什么别的方案了吧?”
23:06:36<飞翔的喵星人> “是这样没错。”
23:07:44<飞翔的喵星人> “恐怕这一次全力发动之后,赤流组的眼线也没有继续留在汲壶藩的意义了。请允许我和你们一起前往汲壶藩,方便统辖协调——”
23:09:44<茜> “太多人会不会反而打草惊蛇。”
23:10:09<谏山仁> “蛇早就出洞了,何谈打草。”
23:10:05<土方骸> “不过人太少也不安全吧,这里就交给他们自己决定就好。”
23:08:35<飞翔的喵星人> “只是这样的话这里就只剩下希一个尚未磨砺的年轻人了。”三浦织云皱着眉头。
23:09:18<飞翔的喵星人> “无妨,我也要在这里继续说服你们中的一些死硬分子。”亚子环抱着双臂,说道,“我会帮衬一下的。”
23:10:01<飞翔的喵星人> “如此甚好。希,多听从亚子大人的建议。”希似乎是知道事关重大,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23:11:34<飞翔的喵星人> 三浦蝉笑眯眯地拍了拍肚皮:“这样的话,我也留在这里好了。我不擅长躲躲藏藏的。”僧兵武士没有说话,不过你们也不会认为他可能抛下三浦蝉和你们一起行动。
23:15:09<飞翔的喵星人> “那么我也留下吧,遇到难缠的敌手时我也能拖延一二。”三御羽琉星最后说道。
23:15:09<飞翔的喵星人> “诸位,请多小心。”
23:16:09* 茜 点头:“琉星阁下,诸位,珍重。”
23:16:29<飞翔的喵星人>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4-20, 周四 10:03:02 由 zghzgh1779 »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鼎朝纪事·白石溪》
《鼎朝纪事·地渊火》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TRPG,其实跟TRPG没有关系。
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
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TRPG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TRPG啊。
呃呃,这个TRPG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要是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些事情(愣)……有些人不喜欢?

离线 猫车

  • Guard
  • **
  • 帖子数: 115
  • 苹果币: 0
Re: 【海国故事】log6.5 赤流组的封印
« 回帖 #1 于: 2017-05-04, 周四 21:29:41 »
现在回看说这小鬼是大宗师的弟弟,瞬间感觉不一样了,姐弟组合好啊~ :em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