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她改变了影法师  (阅读 1071 次)

副标题: 追踪,谍报,欺骗……然后,相识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3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20:47:51 <<莫尔度>> LOAD
20:48:06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48:23 <<莫尔度>> 出人意料的是,你们对两具尸体的转生都失败了
20:48:33 <<莫尔度>> 不过好在,死者交谈仍然起到了一点作用
20:48:54 <<莫尔度>> 当你们仍然对案件一头雾水的时候,在凉亭的二楼,你们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20:48:58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49:50 <<福克斯·龙心>> “队长,发话吧”
20:50:07 <<切希尔·柳哨>> “这幅画想表达什么我也不清楚啊……就算你让我发话……”
20:50:17 <<切希尔·柳哨>> “总不会是他打算烧个房子吧?”
20:50:47 <<阿加萨·恩沃尔>> “咱总感觉会是个比烧房子更大的动作”
20:50:51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画来说火枪消失了……要是之前做了什么标记能让我们得知它现在的位置就好了”
20:51:41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会吗?”
20:52:02 <<福克斯·龙心>> “会烧房子吗?”
20:52:16 <<罗西亚·拉法姆>> “。。。。。”目瞪口大
20:52:45 <<叶米·普拉托>> “。。。。”
20:52:51 <<阿加萨·恩沃尔>> “。。。。”
20:53:07 <<福克斯·龙心>> “我是真的没听懂”
20:53:27 <<福克斯·龙心>> “如果物品定位的话,还是可以的”
20:53:41 <<阿加萨·恩沃尔>> “我说你总不会让咱直接就用戒指吧”盯罗西亚
20:53:44 <<切希尔·柳哨>> “对,就是这个”
20:53:48 <<切希尔·柳哨>> “物品定位吧”
20:53:50 <<阿加萨·恩沃尔>> “看福克斯会不就省了咱的事了”
20:53:58 <<叶米·普拉托>> “福克斯来吧”
20:53:59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愧是福克斯”
20:54:02 <<叶米·普拉托>> “我会很安心”
20:54:43 <<切希尔·柳哨>> 用一个原始本能
20:54:55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没准备所以不安心也没问题的”
20:55:11 <<福克斯·龙心>> “吸阿加莎吧”
20:55:38 <<罗西亚·拉法姆>> “。。。。。”
20:55:43 <<切希尔·柳哨>> “……算了,明天再追一样的”
20:55:45 <<罗西亚·拉法姆>> “合着你也没准备吗!”
20:55:46 <<阿加萨·恩沃尔>> “………………”
20:56:00 <<莫尔度>> 你们在凉亭的房间里讨论着
20:56:01 <<切希尔·柳哨>> “我们想点别的事做吧”
20:56:02 <<罗西亚·拉法姆>> “不,明天我们指不定就是六具尸体了”
20:56:12 <<切希尔·柳哨>> “你不会守夜吗?!”
20:56:16 <<莫尔度>> 正午的阳光从窗户斜射进屋子
20:56:29 <<莫尔度>> 今天才刚刚过去一半
20:56:38 <<叶米·普拉托>> “休息”
20:56:40 <<罗西亚·拉法姆>> “不要说得守夜就能活一样吧!”
20:56:41 <<叶米·普拉托>> “太早了”
20:56:51 <<切希尔·柳哨>> “我们回灯塔,说不定他们备了物品定位术的卷轴”
20:57:39 <<切希尔·柳哨>> “正好也把这幅画给他们看看,指不定有人认识这房子……虽然希望不打啦”
20:57:42 <<切希尔·柳哨>> 大
20:57:43 <<阿加萨·恩沃尔>> “说的很有道理”
20:57:46 <<罗西亚·拉法姆>> “那只能指望水手长已经回灯塔了”
20:57:48 <<切希尔·柳哨>> “或者你们想再去下水道看看?”
20:57:58 <<切希尔·柳哨>> “我们挖到内城区去”
20:58:07 <<阿加萨·恩沃尔>> “那动作也忒大了”
20:58:14 <<罗西亚·拉法姆>> “就算挖进去也不知道往哪找人吧!”
20:58:20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先去灯塔吧”
20:58:30 <<叶米·普拉托>> “去灯塔吧”
20:58:36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有人有土工作业经验么,并没有”
20:58:41 <<阿加萨·恩沃尔>> “还是去灯塔吧”
20:58:54 <<福克斯·龙心>> “其实给我一个小时我也可以准备一下物品定位”
20:59:11 <<叶米·普拉托>> “。。。”
20:59:12 <<切希尔·柳哨>> “那你还在等什么!”
20:59:17 <<阿加萨·恩沃尔>> “。。。”
20:59:19 <<罗西亚·拉法姆>> “。。。。。”
20:59:30 <<罗西亚·拉法姆>> 扶额
20:59:56 <<阿加萨·恩沃尔>> “这种时候应该用什么表情”
21:00:03 <<切希尔·柳哨>> “或许罗西亚可以久违地看看书”
21:00:28 <<莫尔度>> 于是,你们打算?
21:00:31 <<罗西亚·拉法姆>> “一小时能看个啥……”
21:00:58 <<切希尔·柳哨>> 那我们就用一个小时讨论一下吧(
21:01:17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真的一个小时
21:01:21 <<切希尔·柳哨>> “正好,我们也需要整理一下获得的情报”
21:01:33 <<莫尔度>> 于是,福克斯开始了冥想
21:01:41 <<莫尔度>> 而此时,你们的肚子也开始饿了
21:01:54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说的那个回避侦测的人,会是水手长吗”
21:02:01 <<阿加萨·恩沃尔>> “一边整理一边吃点东西吧”
21:02:07 <<叶米·普拉托>> “啊,好饿好饿啊”
21:02:29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水手长不是突然心血来潮突然想坐一下那个房间的椅子”
21:02:32 <<切希尔·柳哨>> “血液进入胃里,脑子就不转了!讨论出有用的结论之前谁都不许吃东西!”
21:02:35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只能是他”
21:02:54 <<叶米·普拉托>> “呜”
21:02:56 <<阿加萨·恩沃尔>> “咱怕讨论出结论之后就没空吃东西了”
21:03:12 <<切希尔·柳哨>> “他有什么回避侦测的必要呢……”
21:03:17 <<阿加萨·恩沃尔>> “但这也不算太能说明什么问题啊……”
21:03:26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说得是”
21:03:43 <<切希尔·柳哨>> “一般来说,回避侦测者想隐藏的无非是种族和阵营”
21:03:50 <<罗西亚·拉法姆>> “总管的信息可是都完整出来了”
21:04:06 <<罗西亚·拉法姆>> “要说有什么必要,大概只能往坏处想了”
21:05:23 <<切希尔·柳哨>> “但是在这个魔域,善恶的分解无法被侦测出”
21:05:47 <<莫尔度>> 叶米眼巴巴地望着激烈讨论的两人,眼神中充满了饥饿
21:05:54 <<切希尔·柳哨>> “或许是在避免……种族被人侦测出?他说自己是半精灵”
21:06:21 <<叶米·普拉托>> 偷偷溜到角落
21:06:40 <<叶米·普拉托>> 翻出来个棒棒糖吃
21:07:14 <<莫尔度>> 过个躲藏
21:07:31 <<罗西亚·拉法姆>> “有一个小疑点是……”
21:07:34 <<切希尔·柳哨>> 试图回忆一下水手长的样子
21:07:40 <<切希尔·柳哨>> 是否很半精灵
21:07:59 <<莫尔度>> 过一个自然知识
21:08:08 <<切希尔·柳哨>> “唉,他如果真的是在隐藏种族,想要易容也是很容易的”
21:08:10 <<莫尔度>> .d d20
21:08:13 <<隐秘力>> @无铭胜利尤卡米梅  d20 掷骰:(2 =2) =2
21:08:15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他和画家是同伙,他有回避侦测的意识,画家为什么会被轻易侦测呢”
21:08:17 <<莫尔度>> 用这个
21:08:21 <<叶米·普拉托>> .d d20+14
21:08:24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14 掷骰:(14 =14)+14 =28
21:08:35 <<切希尔·柳哨>> .d d20+21
21:08:36 <<莫尔度>> 叶米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吃起东西来
21:08:37 <<隐秘力>> @魔域龙王切希尔  d20+21  掷骰:(5 =5)+21 =26
21:09:10 <<切希尔·柳哨>> “辛迪,你去找找厨房拿点吃的来吧”
21:09:18 <<切希尔·柳哨>> “嗯?叶米不见了”
21:09:24 <<阿加萨·恩沃尔>> “刚才谁说不出结果不吃东西来着!?”
21:09:24 <<辛迪>> “诶,我吗”
21:09:26 <<切希尔·柳哨>> “那就不用拿她的了”
21:09:28 <<辛迪>> “好啊好啊”
21:09:34 <<莫尔度>> 辛迪欢快地跑了出去
21:09:43 <<切希尔·柳哨>> “让你们看着食物可以鼓励你们思考”
21:09:44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愧是身体很诚实”
21:09:48 <<叶米·普拉托>> “唔和辛迪一起去!”
21:09:53 <<切希尔·柳哨>> “想出有用的点子的人,奖励食物”
21:09:53 <<罗西亚·拉法姆>> “只是看着吗!”
21:09:58 <<罗西亚·拉法姆>> “好残忍啊!”
21:10:20 <<叶米·普拉托>> 痛苦的趴在地上
21:10:33 <<罗西亚·拉法姆>> “除了物品定位之外”
21:10:55 <<罗西亚·拉法姆>> “之前下水道另挖出来的通道”
21:11:13 <<罗西亚·拉法姆>> “似乎污水是从那里流进去的”
21:11:36 <<切希尔·柳哨>> “但我刚才说挖过去,被你们否定了”
21:11:53 <<切希尔·柳哨>> “对了阿加萨”
21:11:59 <<阿加萨·恩沃尔>> “嗯?”
21:12:05 <<叶米·普拉托>> “没懂罗西亚什么意思”一边喊着棒棒糖一边说
21:12:09 <<罗西亚·拉法姆>> “你没说是跟污水吧!”
21:12:14 <<切希尔·柳哨>> “你用侦测魔法的时候,瞎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灵光?”
21:12:18 <<叶米·普拉托>> 含
21:12:24 <<切希尔·柳哨>> “比如水手长身上”
21:12:56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并没有……直接就被光戳瞎了”
21:12:57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意思是,从开秘密会议的人附近的秘密工程找线索”
21:13:13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是一瞬间的事”
21:13:35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顺着水流找终点或是逆着水流找起点”
21:13:56 <<莫尔度>> 这时,辛迪回来了
21:14:08 <<切希尔·柳哨>> “问题是怎么过去?一样动静会很大”
21:14:10 <<辛迪>> “拿食物回来了!”
21:14:27 <<切希尔·柳哨>> “嗯,你先吃吧”
21:14:29 <<罗西亚·拉法姆>> “当然是使用变形能力了”
21:14:36 <<莫尔度>> 辛迪手上抱着四五块生肉,包括一只生猪腿
21:14:38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水流能去”
21:14:42 <<切希尔·柳哨>> “反正辛迪不用思考”
21:14:47 <<阿加萨·恩沃尔>> “话说这是从哪拿的……”
21:14:52 <<罗西亚·拉法姆>> “能溶于水的就也能去”
21:15:01 <<叶米·普拉托>> “这并不能直接吃吧!”
21:15:02 <<辛迪>> “一楼的厨房呀”
21:15:09 <<切希尔·柳哨>> “你觉得我们之中有几个人能溶于水?”
21:15: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抓过一块生猪腿就啃
21:15:53 <<辛迪>> “罗西亚,那是我的!”
21:16:01 <<阿加萨·恩沃尔>> “咱居然都不知道厨房在哪”
21:16:17 <<辛迪>> “因为你没有辛迪的鼻子”
21:16:24 <<罗西亚·拉法姆>> “哎呀有什么所谓,腿和肉差不多嘛”
21:16:42 <<罗西亚·拉法姆>> “能溶于水的能力吗……”
21:17:02 <<罗西亚·拉法姆>> “呃,不能溶于水的话,穿墙的能力呢?”
21:17:12 <<罗西亚·拉法姆>> “像那个血雾一样的”
21:18:11 <<莫尔度>> 讨论似乎陷入了僵局
21:18:14 <<切希尔·柳哨>> “气化形体?半路肯定会变回来了”
21:18:19 <<阿加萨·恩沃尔>> “……恐怕也难”
21:18:31 <<切希尔·柳哨>> “会卡墙里的!”
21:18:48 <<罗西亚·拉法姆>> “德鲁伊不是有那个什么……叫啥来着?融身入石吗?”
21:19:06 <<切希尔·柳哨>> “那也要明天了”
21:19:37 <<罗西亚·拉法姆>> “好吧,那还是物品定位优先吧”
21:20:25 <<阿加萨·恩沃尔>> “还是先等福克斯弄完吧,在此之前我们能吃饭了么”
21:20:35 <<切希尔·柳哨>> “好吧……话说这肉都是生的啊!”
21:20:44 <<切希尔·柳哨>> “你们要吃生肉吗!”
21:20:44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辛迪你好歹弄点熟的来啊”
21:21:10 <<罗西亚·拉法姆>> “生的好啊,新鲜”
21:21:18 <<罗西亚·拉法姆>> 咬
21:21:27 <<辛迪>> “诶,直接吃不好吗?”
21:21:46 <<切希尔·柳哨>> “不太好吃的”
21:21:47 <<辛迪>> “你们看罗西亚,他吃得多香啊”
21:21:49 <<阿加萨·恩沃尔>> “我个人认为是不好的”
21:21:51 <<切希尔·柳哨>> 咬一口
21:22:03 <<阿加萨·恩沃尔>> “你也咬了啊!”
21:22:20 <<莫尔度>> 血肉的涩味弥漫在口腔当中
21:22:26 <<罗西亚·拉法姆>> “梭着不太好次记己还不系次了吗!”
21:22:45 <<罗西亚·拉法姆>> 边嚼边说
21:22:47 <<切希尔·柳哨>> “生的不香,我们要用自然恩赐的火焰将它烤熟”
21:22:52 <<叶米·普拉托>> 从口袋里找出牛肉干嚼
21:22:56 <<莫尔度>> 这时,福克斯的冥想也结束了
21:23:02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火球术!”
21:23:10 <<福克斯·龙心>> “没问题了,原地使用吗?”
21:23:12 <<阿加萨·恩沃尔>> “叶啊,分咱几个”
21:23:13 <<罗西亚·拉法姆>> “火球术是自然恩赐吗!”
21:23:33 <<阿加萨·恩沃尔>> “火球炸这玩意啊!外面焦了里面也没熟的!”
21:23:35 <<罗西亚·拉法姆>> 一脸吃鲸
21:23:50 <<切希尔·柳哨>> “出门吧”
21:24:02 <<叶米·普拉托>> “你嗦啥我没听懂”一脸无辜的砍阿加萨
21:24:04 <<叶米·普拉托>> 看
21:24:05 <<福克斯·龙心>> “那要用的时候和我说一下”
21:24:05 <<切希尔·柳哨>> “当然了,奥术之力就是自然之力”
21:24:14 <<切希尔·柳哨>> “我们先去厨房”
21:24:18 <<切希尔·柳哨>> 下楼
21:24:23 <<福克斯·龙心>> “感觉去有嫌疑的地方使用会更加准确”
21:24:25 <<切希尔·柳哨>> 去找吃的
21:24:30 <<罗西亚·拉法姆>> “???还要去厨房定位?”
21:24:32 <<莫尔度>> 在辛迪的带领下,你们来到了凉亭的厨房
21:24:52 <<叶米·普拉托>> “我们和你这种吃生肉的可不一样!”
21:24:55 <<切希尔·柳哨>> 找熟食吃点
21:25:12 <<莫尔度>> 厨房里空无一人,柜子里摆着许多面包
21:25:12 <<罗西亚·拉法姆>> “有嫌疑是……什么嫌疑?”
21:25:29 <<阿加萨·恩沃尔>> “这才算正常人吃的”
21:25:35 <<罗西亚·拉法姆>> “哎呀,这不是还有很多干粮吗”
21:25:43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比不上猪腿”
21:25:46 <<阿加萨·恩沃尔>> “你不要吃,不新鲜”
21:26:01 <<福克斯·龙心>> “不要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啦!”
21:26:19 <<福克斯·龙心>> “明明可以吃地方特色料理”
21:26:44 <<叶米·普拉托>> “唔 我们也是为了帮贾伦娜报仇去嘛”
21:26:49 <<阿加萨·恩沃尔>> 摸出两个金币放到柜子上
21:26:49 <<罗西亚·拉法姆>> “面包就算了,生肉放久了也会坏的,不如有效利用”
21:26:54 <<切希尔·柳哨>> “没时间了去找特色料理了!”
21:26:59 <<叶米·普拉托>> “去之前用她家的食物填饱肚子有什么错!”
21:27:0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拿别的生肉吃
21:27:15 <<莫尔度>> 你们用这些食物填饱了肚子
21:27:18 <<阿加萨·恩沃尔>> “事急从便吧”
21:27:24 <<叶米·普拉托>> 试图找袋子装点面包
21:27:34 <<福克斯·龙心>> "金币放桌上是给谁啊!!!“
21:27:35 <<莫尔度>> 对于大啖生肉的罗西亚,你们再一次感受到了他和正常类人生物的不同
21:27:52 <<罗西亚·拉法姆>> “嗝”
21:27:53 <<阿加萨·恩沃尔>> “那你说怎么办啊!”
21:28:02 <<阿加萨·恩沃尔>> “总该有个人接手这里吧!”
21:28:09 <<罗西亚·拉法姆>> “没关系,给鸟面具当加班费也是好的”
21:28:15 <<叶米·普拉托>> “会被流浪的小贼顺手捡走的”嚼面包
21:28:23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被画家拿了,还可以再来一个物品定位”
21:28:48 <<阿加萨·恩沃尔>> “吃的都堵不住你俩嘴”
21:29:03 <<福克斯·龙心>> “阿加莎不是有压箱底的干粮吗,看起来罗西亚也是可以吃的”
21:29:04 <<切希尔·柳哨>> “同意”
21:29:13 <<切希尔·柳哨>> 嘴里嚼着面包
21:29:38 <<罗西亚·拉法姆>> “不,那种显然已经是古董级别的东西还是算了”
21:29:56 <<罗西亚·拉法姆>> “之前分那个也是迫不得已”
21:30:00 <<切希尔·柳哨>> “虽然很不愿意怀疑贾伦娜的朋友,但如果回避侦测的那个就是乔万尼,那他就有一定的嫌疑”
21:30:17 <<切希尔·柳哨>> “我们要不要在他附近使用物品定位术?”
21:30:27 <<福克斯·龙心>> “去灯塔使用物品定位术?”
21:30:34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他还在灯塔的话”
21:30:37 <<切希尔·柳哨>> “但话说回来,就算他是邪恶之人,如果不是拿走枪的人,也没有任何作用……”
21:30:41 <<叶米·普拉托>> “他不是去情报局了么”
21:30:53 <<切希尔·柳哨>> “啊,物品定位术会被会被回避侦测的法术干扰吗”
21:31:20 <<罗西亚·拉法姆>> “我已经阅读到画家的信息了”
21:31:27 <<叶米·普拉托>> “我觉得会是被画家自己拿走的啦”
21:31:29 <<罗西亚·拉法姆>> “应该不会临时回避吧,一般”
21:31:40 <<叶米·普拉托>> “在他房间定位比较好一点?”
21:31:46 <<莫尔度>> 过一个神秘知识
21:31:55 <<福克斯·龙心>> “如果不收在身上的话应该是不会的,而且之前也放下过,想来枪的主人没有一直把枪带在身上的习惯”
21:32:18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21
21:32:22 <<隐秘力>> @利欲熏心罗西亚  1d20+21 掷骰:(2 =2)+21 =23
21:32:35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21
21:32:35 <<福克斯·龙心>> .d d20+7 好惨啊
21:32:36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21 掷骰:(8 =8)+21 =29
21:32:38 <<隐秘力>> @赛文  d20+7 好惨啊 因为:好惨啊,掷骰:(8 =8)+7 =15
21:32:46 <<切希尔·柳哨>> ………………
21:33:08 <<莫尔度>> 你们知道回避侦测是针对生物的,而物品定位术是针对物品的
21:33:12 <<莫尔度>> 所以无法被回避侦测阻挡
21:33:35 <<罗西亚·拉法姆>> “嗯……想起来了,回避侦测是对生物起效的,挡不住物品定位术”
21:34:09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21:35:27 <<福克斯·龙心>> “我可以使用三次物品定位术,大概还是有点容错率的”
21:35:48 <<切希尔·柳哨>> “这么大的地方……三次……”
21:35:55 <<切希尔·柳哨>> “你的范围是多少?”
21:35:58 <<切希尔·柳哨>> 展开地图
21:36:04 <<罗西亚·拉法姆>> “要是都错了,就吸阿加萨吧”
21:36:12 <<福克斯·龙心>> “所以可以选择三个可能的地方”
21:36:37 <<阿加萨·恩沃尔>> “。。。”
21:36:41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全靠你了”
21:37:25 <<莫尔度>> 你们展开了外城区的地图
21:37:37 <<福克斯·龙心>> “只有880尺而已”
21:37:55 <<切希尔·柳哨>> 这地图的比例尺是多少%……
21:38:18 <<莫尔度>> 大概范围就行了……
21:38:20 <<莫尔度>> 我也不知道
21:39:01 <<叶米·普拉托>> “在画家房间来一次?”
21:39:15 <<切希尔·柳哨>> “他怎么可能在附近啦,大概”
21:39:35 <<阿加萨·恩沃尔>> “用一次吧,反正三次机会”
21:40:29 <<福克斯·龙心>> “都行,队长是最英明的,队长决定把”
21:40:32 <<莫尔度>> 于是?
21:40:54 <<切希尔·柳哨>> 就这么
21:41:01 <<切希尔·柳哨>> 一路走一路测吧(
21:41:03 <<福克斯·龙心>> 丢丢丢!!
21:41:21 <<福克斯·龙心>> 按队长的意思行动
21:41:25 <<阿加萨·恩沃尔>> “那出发吧”
21:41:36 <<莫尔度>> 首先,你们在凉亭施展了物品定位术
21:42:47 <<福克斯·龙心>> “没在这里,我感觉不到手枪”
21:43:02 <<切希尔·柳哨>> “我就说没有嘛,前进!”
21:43:07 <<阿加萨·恩沃尔>> “很好,下一个地点”
21:43:12 <<叶米·普拉托>> “换一个地方吧...”
21:43:35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在地图上标注的第二个地区
21:44:00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别已经回了内城区就好……”
21:44:01 <<莫尔度>> 这里是一片居民区
21:44:12 <<切希尔·柳哨>> “是居民区啊……”
21:44:23 <<切希尔·柳哨>> “可以试试,毕竟要烧楼的”
21:44:32 <<福克斯·龙心>> “还是没有”
21:44:36 <<罗西亚·拉法姆>> “等一下”
21:44:42 <<罗西亚·拉法姆>> “说起来我突然想到”
21:44:47 <<阿加萨·恩沃尔>> “又怎么了?”
21:44:51 <<福克斯·龙心>> “嗯?”
21:44:52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画家是不死生物”
21:45:28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
21:45:28 <<罗西亚·拉法姆>> “用别的侦测不死生物的能力来节省一下物品定位的地点如何?”
21:45:47 <<切希尔·柳哨>> “有道理,叶米!”
21:45:58 <<切希尔·柳哨>> “上镜”
21:46:17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罗西亚,说的有道理啊”
21:46:17 <<叶米·普拉托>> 乖乖的戴上观命镜
21:46:21 <<叶米·普拉托>> 见人就瞅
21:46:43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要瞅不到的话得到啥时候……”
21:46:49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定位也就剩一次了……”
21:47:05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先往下一个地点走吧”
21:47:05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比三次定位直接全部落空要好”
21:47:17 <<福克斯·龙心>> “今天定不到明天再来”
21:47:48 <<切希尔·柳哨>> “说好的明天就是六具尸体呢”
21:47:54 <<阿加萨·恩沃尔>> “坚持不懈的福克斯值得钦佩”拍肩
21:48:02 <<叶米·普拉托>> “我我我.....”
21:48:08 <<切希尔·柳哨>> “嗯?”
21:48:12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到什么了?”
21:48:13 <<叶米·普拉托>> “他们!”
21:48:18 <<阿加萨·恩沃尔>> “们?”
21:48:20 <<叶米·普拉托>> “身上都没有灵光!”
21:48:25 <<叶米·普拉托>> “所有人!”
21:48:27 <<罗西亚·拉法姆>> “????”
21:48:35 <<切希尔·柳哨>> “所有人?”
21:48:41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
21:48:49 <<福克斯·龙心>> “等等?”
21:48:51 <<莫尔度>> 叶米震惊地大呼小叫着
21:48:55 <<罗西亚·拉法姆>> “下水道的时候你也戴过吧,那时候有灵光吗?”
21:49:12 <<切希尔·柳哨>> “腐囊有的”
21:49:20 <<叶米·普拉托>> “那时候有的啊...”
21:49:30 <<罗西亚·拉法姆>> “那你再看看我们?”
21:49:42 <<叶米·普拉托>> “我镜子总不能坏了吧...”
21:49:43 <<切希尔·柳哨>> “先冷静一下,你说说,谁们都没有灵光?”
21:49:44 <<叶米·普拉托>> 看向队友
21:49:53 <<叶米·普拉托>> “所有行人”
21:50:08 <<叶米·普拉托>> “........果然是坏了”
21:50:12 <<叶米·普拉托>> “你们身上也没有”
21:50:27 <<切希尔·柳哨>> “吓我一跳”
21:50:28 <<福克斯·龙心>> “.....陷入沉思”
21:50:30 <<阿加萨·恩沃尔>> “这玩意坏了吧?”
21:50:34 <<切希尔·柳哨>> “我还以为整座城都是陷阱呢”
21:50:41 <<罗西亚·拉法姆>> “…………偏,偏偏在这种时候坏了”
21:51:23 <<叶米·普拉托>> “看来只能老老实实的定位术了呢”
21:51:28 <<阿加萨·恩沃尔>> “或者说暂时出了某种情况不能用了”
21:51:35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先去下一个地方……”
21:51:43 <<叶米·普拉托>> “还是说地下水道和上边有哪里不同”
21:51:46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1:51:59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说有哪里不同的话……”
21:52:06 <<切希尔·柳哨>> “下面没有迷锁?但我记得说迷锁是球型的啊”
21:52:26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地表以上整个被覆盖了回避侦测?”
21:52:34 <<莫尔度>> 观命单片镜看起来完好无损
21:52:39 <<莫尔度>> 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21:52:42 <<罗西亚·拉法姆>> “没道理啊,我能阅读尸体们的信息啊”
21:52:5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神秘知识分析发生了什么
21:52:59 <<福克斯·龙心>> “上去摸一下看看?”
21:53:04 <<莫尔度>> 过一个智力
21:53:14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1:53:15 <<隐秘力>> @利欲熏心罗西亚  1d20+6 掷骰:(15 =15)+6 =21
21:53:43 <<罗西亚·拉法姆>> “完,完全不明所以……”
21:53:56 <<阿加萨·恩沃尔>> “”
21:53:59 <<阿加萨·恩沃尔>> “……”
21:54:02 <<阿加萨·恩沃尔>> “这就很尴尬了”
21:54:07 <<叶米·普拉托>> .d d20+6
21:54:08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6 掷骰:(5 =5)+6 =11
21:54:15 <<切希尔·柳哨>> .d 1d20+3
21:54:17 <<隐秘力>> @魔域龙王切希尔  1d20+3 掷骰:(17 =17)+3 =20
21:54:46 <<福克斯·龙心>> .d 1d20+4
21:54:49 <<隐秘力>> @赛文  1d20+4  掷骰:(16 =16)+4 =20
21:54:59 <<莫尔度>> 你们对此一头雾水
21:55:08 <<叶米·普拉托>> “想,想不通”
21:55:09 <<切希尔·柳哨>> “总之就是不能用了吧”
21:55:22 <<福克斯·龙心>> “算了按队长的计划去下一个地方把”
21:55:23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1:55:27 <<叶米·普拉托>> “是这样的”
21:55:27 <<切希尔·柳哨>> “嗯”
21:55:31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还是前进吧”
21:55:33 <<罗西亚·拉法姆>> “最后一个定位点是在哪来着?”
21:55:53 <<切希尔·柳哨>> “灯塔,准确说是乔万尼附近”
21:56:19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不是镜片的问题的话,我想我可能明白为什么画家作为不死生物居然能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
21:56:35 <<罗西亚·拉法姆>> “灯塔确实也算个蛮有嫌疑的地点”
21:56:36 <<切希尔·柳哨>> “难道不是因为没人会侦测死灵吗?”
21:57:02 <<福克斯·龙心>> “不是因为进城就死了吗”
21:57:22 <<罗西亚·拉法姆>> “水手长也说过,不死生物本身也伴随着污染吧”
21:57:51 <<莫尔度>> 抱着满腹疑问,你们又回到了雾海灯塔附近,并施展了物品定位术
21:57:56 <<罗西亚·拉法姆>> “以一个对污染尤为敏感的城市来说不会这个似乎不太正常”
21:58:20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福克斯这里怎么样?”
21:58:38 <<福克斯·龙心>> “有信号了,在东南边!”
21:58:46 <<切希尔·柳哨>> “唔,真的有吗?!”
21:58:47 <<罗西亚·拉法姆>> “!”
21:58:51 <<切希尔·柳哨>> “实在没想到…
21:58:51 <<切希尔·柳哨>> ”
21:58:53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真的有!”
21:58:56 <<阿加萨·恩沃尔>> “走!”
21:59:00 <<切希尔·柳哨>> “我们走!准备好战斗”
21:59:0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也很想马上追击”
21:59:14 <<切希尔·柳哨>> “叶米把镜片给我”
21:59:17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不做点什么先隐藏一下行踪吗”
21:59:19 <<福克斯·龙心>> “走走走”
21:59:25 <<叶米·普拉托>> 递过去
21:59:32 <<切希尔·柳哨>> 戴上镜片
21:59:38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不要大摇大摆地冲过去吧,万一是陷阱怎么办”
21:59:39 <<切希尔·柳哨>> “你想做什么?”
21:59:51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意思是,有谁会群体隐形吗”
22:00:08 <<切希尔·柳哨>> “不”
22:00:13 <<阿加萨·恩沃尔>> “不会”
22:00:15 <<罗西亚·拉法姆>> “潜行很麻烦,而且我没学”
22:01:24 <<福克斯·龙心>> “我只记了一个”
22:01:28 <<福克斯·龙心>> “单体的”
22:01:57 <<莫尔度>> 物品定位术的时间逐渐流逝着
22:02:04 <<切希尔·柳哨>> “也行,快点用”
22:02:07 <<切希尔·柳哨>> “我们快追”
22:02:23 <<莫尔度>> 走过了大半个外城区,此时已经过去了半个下午
22:02:42 <<切希尔·柳哨>> 拿出陈年老卷撕了个法师护甲
22:02:45 <<阿加萨·恩沃尔>> .d 1d10+10 伪生
22:02:49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10+10 伪生 因为:伪生,掷骰:(5 =5)+10 =15
22:03:00 <<叶米·普拉托>> 沉默术...
22:03:12 <<福克斯·龙心>> .d 1d10+10 伪生
22:03:14 <<隐秘力>> @赛文  1d10+10 伪生 因为:伪生,掷骰:(3 =3)+10 =13
22:03:35 <<福克斯·龙心>> 追
22:03:4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判断一下目前离到达目的地预计还有多久时间
22:04:03 <<莫尔度>> 物品定位术只能给你们大致的方位
22:04:07 <<莫尔度>> 你并不清楚
22:04:10 <<莫尔度>> 你们追了上去
22:04:26 <<莫尔度>> 此时,你们走在雾海灯塔附近的广场上
22:04:38 <<莫尔度>> 鸟喙面具们两人一组地巡逻着
22:04:45 <<切希尔·柳哨>> 别忘了潜行啊
22:04:56 <<叶米·普拉托>> 隐形法球
22:04:57 <<莫尔度>> 你们意识到,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很难偷偷行动
22:05:24 <<叶米·普拉托>> [你们都站我身边呀]
22:05:38 <<切希尔·柳哨>> [是这个心灵感应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22:05:5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在沉默术下过一个潜行
22:05:54 <<切希尔·柳哨>> [叶米,干得漂亮]
22:06:08 <<罗西亚·拉法姆>> [正好我的感应范围是30尺]
22:06:17 <<莫尔度>> 看到你们凭空消失,一组鸟喙面具朝这边走了过来
22:06:25 <<莫尔度>> 此时物品定位术的时间已经过半了
22:06:36 <<福克斯·龙心>> 【呱唧】
22:06:38 <<切希尔·柳哨>> [跑!]
22:06:39 <<叶米·普拉托>> [绕开吧]
22:06:46 <<切希尔·柳哨>> [等时间结束就麻烦了!]
22:06:47 <<罗西亚·拉法姆>> [好的]
22:06:49 <<叶米·普拉托>> 跑跑跑
22:06:58 <<罗西亚·拉法姆>> 跑跑跑
22:07:10 <<切希尔·柳哨>> 手拉手肩并肩地跟着福克斯跑
22:07:15 <<阿加萨·恩沃尔>> 跑跑跑
22:07:40 <<福克斯·龙心>> [微妙的很诡异的感觉,我们]
22:08:12 <<福克斯·龙心>> [在广场边上那个鸟嘴的身上!]
22:08:18 <<福克斯·龙心>> 指
22:08:24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居然在鸟嘴身上?]
22:08:29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08:37 <<切希尔·柳哨>> [什么?莫非是被鸟嘴收缴了……]
22:08:37 <<阿加萨·恩沃尔>> [附近有别的鸟嘴吗]
22:08:44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你侦测到的真的不是同型号手枪吗!]
22:08:56 <<切希尔·柳哨>> 观察那里有几只鸟嘴
22:08:59 <<阿加萨·恩沃尔>> [袭击公务人员会被集体剿灭的]
22:09:18 <<莫尔度>> 那边暂时只有一组两名
22:09:19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见到的火枪不会根本就是量产型吧?!]
22:09:25 <<切希尔·柳哨>> [我们有正当理由!]
22:09:36 <<福克斯·龙心>> [去问问看?]
22:09:44 <<叶米·普拉托>> [就不能跟踪他一会吗!]
22:09:53 <<罗西亚·拉法姆>> [谁出去问啊!]
22:09:58 <<罗西亚·拉法姆>> [稍微跟踪一会儿吧]
22:10:09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在那之前姑且问一句]
22:10:14 <<罗西亚·拉法姆>> [你的隐形能维持多久?]
22:10:38 <<切希尔·柳哨>> [对了,叶米,去偷呀!你以前最擅长这个!]
22:10:46 <<福克斯·龙心>> [那就满跟着吧』
22:10:51 <<叶米·普拉托>> [你们不跑出去我身边十英尺就行]
22:11:06 <<阿加萨·恩沃尔>> [一伙人去偷啊!]
22:11:26 <<切希尔·柳哨>> [我们是完美的!]
22:11:37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靠你了]
22:11:44 <<切希尔·柳哨>> [没有形体、没有声音,迷锁掩盖了灵光,完全无法被侦测!]
22:12:08 <<阿加萨·恩沃尔>> [但是咱总感觉不好]
22:12:34 <<福克斯·龙心>> [无法被观测的我们]
22:13:23 <<莫尔度>> 快决定啊……
22:13:36 <<罗西亚·拉法姆>> [没关系,拿过来让我读一下,没问题直接放回去]
22:13:48 <<叶米·普拉托>> [出事了我不管!]
22:13:48 <<阿加萨·恩沃尔>> [你先去吧]
22:13:56 <<叶米·普拉托>> 上去试图偷手枪
22:13:57 <<切希尔·柳哨>> [快点快点,失败了我们就攻击]
22:14:19 <<叶米·普拉托>> .d d20+15 手上功夫
22:14:23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15 手上功夫 因为:手上功夫,掷骰:(20 =20)+15 =35
22:14:28 <<叶米·普拉托>> 。。。
22:14:29 <<罗西亚·拉法姆>> cooooooooooooooool
22:14:31 <<阿加萨·恩沃尔>> cooooooool
22:14:37 <<莫尔度>> 你上去偷手枪,其他人不都现形了
22:14:40 <<罗西亚·拉法姆>> 你果然还是贼(
22:14:49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都围着她上去啊
22:14:52 <<切希尔·柳哨>> 你果然还是贼(
22:14:54 <<叶米·普拉托>> 围着我啊
22:14:57 <<阿加萨·恩沃尔>> 这说不是贼谁信啊(
22:15:16 <<叶米·普拉托>> 给罗西亚
22:15:38 <<叶米·普拉托>> [看起来是一样的]
22:15:5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接过开始使用阅读物体
22:16:12 <<莫尔度>> 罗西亚拿着手枪开始使用阅读物体手套
22:16:40 <<莫尔度>> 第一个隐形法球时间快到了
22:16:42 <<罗西亚·拉法姆>> [没,没反应!]
22:16:49 <<罗西亚·拉法姆>> [先把火枪放回去吧]
22:17:05 <<叶米·普拉托>> 放回去。。
22:17:09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要把武器还回去啊!]
22:17:15 <<罗西亚·拉法姆>> […………不,再等等]
22:17:21 <<切希尔·柳哨>> [他回避侦测,攻击吧!]
22:17:2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阻止叶米拿走
22:17:24 <<福克斯·龙心>> [没反应啊!]
22:17:30 <<罗西亚·拉法姆>> 坚持再读上五分钟
22:17:33 <<莫尔度>> 要再放一个隐形法球吗
22:17:38 <<叶米·普拉托>> 放
22:17:59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关键时刻卡壳啊!]
22:18:11 <<罗西亚·拉法姆>> [……第七分钟也没有,不是这个鸟嘴的问题]
22:18:17 <<罗西亚·拉法姆>> [还回去吧]
22:18:25 <<叶米·普拉托>> [整个城市都出现问题了吧]
22:18:39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我们暂时撤退]
22:18:49 <<叶米·普拉托>> [真的吗1]
22:18:50 <<叶米·普拉托>> !
22:19:01 <<切希尔·柳哨>> [不,他拿着这个手枪就有嫌疑吧!]
22:19:09 <<切希尔·柳哨>> [我们就这么撤退是不是不太对!]
22:19:12 <<罗西亚·拉法姆>> [或者你们已经想好了充分的质疑理由]
22:19:37 <<阿加萨·恩沃尔>> [你想好怎么解释攻击公务人员了么]
22:19:56 <<福克斯·龙心>> [能确定就是这一把吗]
22:20:02 <<罗西亚·拉法姆>> 我…………试图对这个火枪是否是量产品过个相应的知识?
22:20:16 <<莫尔度>> 过一个智力
22:20:22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2:20:23 <<切希尔·柳哨>> [我们发现犯人的东西不见了,考虑到犯人曾经回来过,认为他很有可能拿走了火枪,而这儿有个挡住脸又拿着枪的人]
22:20:24 <<隐秘力>> @利欲熏心罗西亚  1d20+6 掷骰:(7 =7)+6 =13
22:20:32 <<切希尔·柳哨>> [这难道不是足够的怀疑理由?]
22:20:35 <<莫尔度>> 感知也可以
22:20:42 <<隐秘力>> @魔域龙王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4  = 9+4  = 13
22:20:50 <<福克斯·龙心>> .d d20+4 智力
22:20:52 <<隐秘力>> @魔域龙王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3  = 7+3  = 10
22:20:52 <<隐秘力>> @赛文  d20+4 智力 因为:智力,掷骰:(9 =9)+4 =13
22:20:53 <<叶米·普拉托>> .d d10+6
22:20:56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10+6 掷骰:(2 =2)+6 =8
22:21:06 <<罗西亚·拉法姆>> 全 军 覆 没
22:21:11 <<罗西亚·拉法姆>> 骰子大胜利
22:21:19 <<莫尔度>> 阿加萨呢
22:21:20 <<阿加萨·恩沃尔>> .d d20+5 智力
22:21:21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d20+5 智力 因为:智力,掷骰:(12 =12)+5 =17
22:21:33 <<叶米·普拉托>> 观察一下这个鸟嘴要去哪里
22:21:33 <<阿加萨·恩沃尔>> [要重来吗?
22:21:50 <<福克斯·龙心>> .d d20+3 感知
22:21:53 <<隐秘力>> @赛文  d20+3 感知 因为:感知,掷骰:(14 =14)+3 =17
22:22:07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咱来看的话……”
22:22:25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把手枪给咱,咱大概能看仔细点”
22:22:42 <<罗西亚·拉法姆>> 交过去
22:22:47 <<阿加萨·恩沃尔>> 。。。
22:23:43 <<阿加萨·恩沃尔>> [这玩意做工还是非常精致的,并且上面还有秘法厂留下的工厂标记,即便有量产品的可能性也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
22:23:44 <<莫尔度>> 叶米观察了一下鸟喙面具的路线
22:23:51 <<阿加萨·恩沃尔>> 指着标记
22:24:17 <<莫尔度>> 他在附近往返巡逻着
22:24:30 <<阿加萨·恩沃尔>> [秘法印记打串了
22:24:39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把枪好像比咱看到画家那一把要新一点的样子?]
22:24:50 <<叶米·普拉托>> [唔 这么看的话他只是普通的巡逻啊]
22:25:17 <<福克斯·龙心>> [难道说是刷新了?]
22:25:19 <<罗西亚·拉法姆>> [新……?]
22:25:32 <<切希尔·柳哨>> [可能是坏了之后修复术了一下吧]
22:25:43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不会是量产品,那么姑且来个人质问一下?]
22:26:05 <<福克斯·龙心>> [队长!靠你了!]
22:26:30 <<阿加萨·恩沃尔>> [那也得找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现形啊!要不然谁知道你要干啥]
22:26:37 <<叶米·普拉托>> [质问什么啊!]
22:27:00 <<切希尔·柳哨>> [去吧辛迪!质问他为什么拿着嫌疑人的手枪!]
22:27:11 <<阿加萨·恩沃尔>> [有这么直接的吗!
22:27:15 <<辛迪>> “我吗?不要啊!”
22:27:17 <<切希尔·柳哨>> [气势足一点,但不要动手!]
22:27:18 <<莫尔度>> 辛迪说
22:27:23 <<辛迪>> “我不会说这些的!”
22:27:34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啊!?]
22:27:42 <<福克斯·龙心>> [上吧辛迪,你是最棒的]
22:27:50 <<罗西亚·拉法姆>> [上吧辛迪,你是最棒的]
22:27:58 <<辛迪>> “主,主人,在这之前我和人类打的交道不多嘛……”
22:28:13 <<叶米·普拉托>> [我,我上吧]
22:28:25 <<叶米·普拉托>> [真的要直接问出来吗]
22:28:27 <<罗西亚·拉法姆>> [你上我们都现形了吧!]
22:28:41 <<阿加萨·恩沃尔>> [说的很有道理]
22:29:03 <<叶米·普拉托>> [你们到一旁看着我不就好了]
22:29:08 <<叶米·普拉托>> [我跑还是没问题的]
22:29:19 <<罗西亚·拉法姆>> [也行,那我们去安全点的地方埋伏]
22:29:33 <<切希尔·柳哨>> [走走走]
22:29:41 <<切希尔·柳哨>> 移动到隐蔽处
22:29:44 <<叶米·普拉托>> 找一个没人看得见的地方
22:29:50 <<叶米·普拉托>> 解除隐形
22:29:51 <<切希尔·柳哨>> [对了,叶米你得把手枪还回去]
22:30:01 <<切希尔·柳哨>> 别接触啊!!
22:30:03 <<切希尔·柳哨>> 解除!
22:30:06 <<莫尔度>> 你们还回手枪后,来到了僻静处解除了隐形法球
22:30:11 <<切希尔·柳哨>> [否则我们没有他拿着枪的证据了]
22:30:33 <<叶米·普拉托>> [我该怎么和他搭茬啊。。。]
22:31:08 <<切希尔·柳哨>> [质问他为什么拿着嫌疑人的手枪!]
22:31:48 <<福克斯·龙心>> [没错,不然我和你一起上?]
22:32:21 <<叶米·普拉托>> 能在外表上看到火枪吗
22:32:43 <<莫尔度>> 能看到一个枪托
22:32:53 <<莫尔度>> 插在腰带的皮包上
22:33:30 <<阿加萨·恩沃尔>> [你就说我们的枪丢了,看你手里的有点像,请问是有人捡到交给警察的吗?然后央求过来看看一类的吧]
22:33:40 <<叶米·普拉托>> 上去试图搭话
22:33:50 <<莫尔度>> 叶米走了出去
22:34:1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暗中观察
22:34:15 <<莫尔度>> 你来到了鸟喙面具的面前
22:34:16 <<叶米·普拉托>> “诶都....你腰上别的是手枪吗”
22:34:32 <<莫尔度>> 鸟喙面具站住了
22:34:45 <<莫尔度>> 他愣了一下,说道
22:34:46 <<叶米·普拉托>> “我从小就对枪感兴趣!能让我看一下吗!”
22:34:53 <<鸟喙面具>> “是啊,小妹妹有什么事吗?”
22:35:04 <<莫尔度>> 从面具下面传来的竟然是个女声
22:35:37 <<鸟喙面具>>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们现在正在巡逻”
22:36:02 <<叶米·普拉托>> “真的可以吗!我不会打扰你的!就看一下!”星星眼
22:36:03 <<鸟喙面具>> “还是去其他地方玩好吗?”
22:36:1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紧张兮兮地准备动作,在面具攻击叶米时显能星质纠缠
22:36:17 <<莫尔度>> 过一个卖萌检定
22:36:20 <<莫尔度>> 我是说,交涉检定
22:36:24 <<叶米·普拉托>> 卖萌吗!
22:36:37 <<叶米·普拉托>> .d d20+16
22:36:39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16 掷骰:(13 =13)+16 =29
22:37:10 <<莫尔度>> 鸟喙面具勉为其难地考虑了一下
22:37:20 <<莫尔度>> 打开皮包,拿出了手枪
22:37:33 <<鸟喙面具>> “……好吧,不要乱动哦”
22:37:52 <<叶米·普拉托>> 很兴奋的观察起来
22:38:40 <<莫尔度>> 鸟喙面具让同伴先去一边巡逻,自己则蹲下看着叶米
22:38:55 <<鸟喙面具>> “怎么样,满意了吗”
22:39:21 <<叶米·普拉托>> “诶.....这个手枪我以前好像见过诶”
22:39:41 <<鸟喙面具>> “嗯?”
22:40:05 <<叶米·普拉托>> “唔,那是一个很腼腆的画家借给我看的”
22:40:12 <<叶米·普拉托>> “你们是在哪里买的吗”
22:40:16 <<叶米·普拉托>> “我也想买一个诶”
22:40:23 <<叶米·普拉托>> “这手枪看起来真的很帅气”
22:40:28 <<鸟喙面具>> “小妹妹难道你住在米格瑞斯吗?”
22:40:38 <<鸟喙面具>> “随便跑到外城区来玩可不好哦”
22:40:45 <<鸟喙面具>> “让我送你回家去吧?”
22:41:16 <<叶米·普拉托>> “诶诶诶!你为什么会知道啊!”
22:41:21 <<叶米·普拉托>> “我明明是偷偷跑出来的!”
22:41:27 <<莫尔度>> 叶米,过一个唬骗
22:41:41 <<叶米·普拉托>> .d d20+12
22:41:43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12 掷骰:(13 =13)+12 =25
22:42:31 <<鸟喙面具>> “因为啊,这把手枪是工厂总管先生的亲手制品”
22:42:47 <<鸟喙面具>> “几乎是不可能流传到外城区来的”
22:43:20 <<鸟喙面具>> “是你的爸爸妈妈有一把类似的吗?”
22:43:49 <<叶米·普拉托>> 过一个察言观色
22:43:57 <<莫尔度>> 过
22:44:09 <<莫尔度>> 但有-10减值
22:44:10 <<叶米·普拉托>> .d d20+8
22:44:13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8 掷骰:(7 =7)+8 =15
22:44:22 <<叶米·普拉托>> .d d20-2
22:44:24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2 掷骰:(4 =4)-2 =2
22:44:31 <<叶米·普拉托>> 更,更惨了
22:44:51 <<阿加萨·恩沃尔>> .d d20-8
22:44:53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d20-8 掷骰:(2 =2)-8 =-6
22:45:01 <<莫尔度>> 其他人并不能过
22:45:10 <<叶米·普拉托>> “呜,我爸爸一直不让我接触这些武器的”
22:45:29 <<叶米·普拉托>> “所以我只能满大街的看见一个就观察一个了”
22:45:38 <<切希尔·柳哨>> 叶子
22:45:39 <<叶米·普拉托>> “他上次还关了我紧闭!”
22:45:42 <<福克斯·龙心>> .d d20+5
22:45:44 <<切希尔·柳哨>> 你的地区能力
22:45:44 <<隐秘力>> @赛文  d20+5 掷骰:(16 =16)+5 =21
22:45:55 <<鸟喙面具>> “嗯……不过应该有一把枪流落到外城区的可能性”
22:46:03 <<莫尔度>> 鸟喙面具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
22:47:11 <<叶米·普拉托>> “诶~这种枪还有什么离奇的故事在它身上吗”
22:47:35 <<鸟喙面具>> “这把枪是卡曼达大人给工作优秀的队员的奖励,还有我的另一个同事也拿到了一把”
22:47:50 <<鸟喙面具>> “可惜的是,他在对抗污染生物的战斗中不幸牺牲了”
22:48:25 <<鸟喙面具>> “所以说啊,小妹妹”
22:48:42 <<鸟喙面具>> “在污染生物有可能出现的外城区玩是很危险的”
22:48:50 <<鸟喙面具>> “你还是赶快回家去吧”
22:49:09 <<叶米·普拉托>> 用一个地区能力过察言观色
22:49:15 <<莫尔度>> 过吧
22:49:23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8  = 6+8  = 14
22:49:56 <<阿加萨·恩沃尔>> 重骰一波
22:50:04 <<切希尔·柳哨>> 你地区能力的加值呢?!
22:50:20 <<罗西亚·拉法姆>> 加了吧
22:50:22 <<罗西亚·拉法姆>> 本来-10的
22:50:44 <<切希尔·柳哨>> 呱唧
22:50:57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不见了
22:51:07 <<叶米·普拉托>> .d d20+8
22:51:09 <<鸟喙面具>> “走吧,我送你回家?”
22:51:10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8 掷骰:(6 =6)+8 =14
22:51:15 <<罗西亚·拉法姆>> 。。。。。。。。。。。。。
22:51:23 <<切希尔·柳哨>> ……………………
22:51:32 <<阿加萨·恩沃尔>> ………………
22:51:38 <<叶米·普拉托>> 叶米听了前面危险的话瑟瑟发抖
22:51:40 <<叶米·普拉托>> “好,好吧”
22:51:48 <<叶米·普拉托>> “我可不是因为害怕才回去的!”
22:52:04 <<切希尔·柳哨>> “什么情况啊,叶米看起来很害怕”
22:52:09 <<切希尔·柳哨>> “那人要攻击她?”
22:52:14 <<切希尔·柳哨>> “我们是不是该上了!”
22:52:30 <<叶米·普拉托>> [并不是啊!]
22:52:38 <<鸟喙面具>> “你家住在哪?”
22:52:49 <<叶米·普拉托>> [并没有说假话,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22:53:40 <<福克斯·龙心>> 〔这队长〕
22:53:5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在隐蔽的地方模仿叶米的种族超态变化成较为年长的男性
22:53:58 <<鸟喙面具>> “嗯……?”
22:54:11 <<莫尔度>> 看到叶米不答话,面具有些疑惑
22:54:20 <<莫尔度>> 此时,罗西亚变成了一个男性
22:54:42 <<叶米·普拉托>> “我家旁边有个酒馆来着...唔,叫什么来着...”
22:54:58 <<叶米·普拉托>> [救命啊!]
22:55:03 <<罗西亚·拉法姆>> “古砸!你在这干嘛呢!”
22:55:05 <<叶米·普拉托>> [我回答补上来问题了!]
22:55:07 <<鸟喙面具>> “酒馆……?”
22:55:09 <<罗西亚·拉法姆>> 企图上前插话
22:55:17 <<莫尔度>> 罗西亚走了上去
22:55:24 <<罗西亚·拉法姆>> “找你半天了,竟然跑到广场上来了”
22:55:28 <<叶米·普拉托>> “哥,哥哥”一脸震惊的样子
22:55:29 <<鸟喙面具>> “米格瑞斯有酒馆……?”
22:55:59 <<叶米·普拉托>> “诶?飘着酒香的地方不是酒馆吗”
22:56:03 <<鸟喙面具>> “这位先生,你是?”
22:56:33 <<叶米·普拉托>> 躲在鸟嘴后边扮鬼脸
22:56:41 <<叶米·普拉托>> “你又想把我捉回家吗!”
22:56:45 <<罗西亚·拉法姆>> “对不起哈这位朋友,我这妹妹是个路痴,总是迷路”
22:57:09 <<鸟喙面具>> “你是她的家长吗?”
22:57:11 <<鸟喙面具>> “你们住在?”
22:57:23 <<罗西亚·拉法姆>> “没错,我是她哥哥,这次带她来外城区购置点材料”
22:57:38 <<鸟喙面具>> “你们不是米格瑞斯的人吧?”
22:57:50 <<莫尔度>> 面具上下打量着罗西亚
22:58:06 <<罗西亚·拉法姆>> 我试图过一个智力回忆地图上有没有类似的设施名
22:58:15 <<莫尔度>> 过一个
22:58:26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2:58:29 <<隐秘力>> @利欲熏心罗西亚  1d20+6 掷骰:(3 =3)+6 =9
22:58:38 <<叶米·普拉托>> 过,过一个智力一起想
22:58:43 <<叶米·普拉托>> .d 1d20+6
22:58:45 <<莫尔度>> 叶米过吧
22:58:46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1d20+6 掷骰:(12 =12)+6 =18
22:59:49 <<叶米·普拉托>> “我想起来了!我家在赛达那里!”
22:59:59 <<叶米·普拉托>> 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23:00:04 <<罗西亚·拉法姆>> “???”
23:00:13 <<鸟喙面具>> “啊?是这样吗?”
23:00:18 <<罗西亚·拉法姆>> “你连家在哪都能忘记了吗!”
23:00:22 <<莫尔度>> 面具看着罗西亚
23:00:29 <<罗西亚·拉法姆>> “天呐,果然不应该把你带出来的”
23:00:35 <<鸟喙面具>> “这孩子……连住在哪都分不清吗?”
23:00:41 <<莫尔度>> 叶米过一个唬骗
23:00:49 <<莫尔度>> 罗西亚也过一个
23:00:53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说说哪俩靠谱不,咱看着那么玄呢]
23:00:57 <<叶米·普拉托>> .d d20+12
23:00:59 <<隐秘力>> @守林老人老米叶  d20+12 掷骰:(9 =9)+12 =21
23:01:00 <<莫尔度>> 罗西亚有+2加值
23:01:17 <<切希尔·柳哨>> [呃,就、就算失败了,公务员也不会直接攻击吧]
23:01:21 <<切希尔·柳哨>> []大概
23:01:25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8
23:01:27 <<隐秘力>> @利欲熏心罗西亚  1d20+8 掷骰:(7 =7)+8 =15
23:01:45 <<鸟喙面具>> “那好吧”
23:01:58 <<鸟喙面具>> “这真是太危险了,最近外城区还发生了凶案”
23:02:04 <<鸟喙面具>> “你可要把你妹妹给看好了”
23:02:06 <<阿加萨·恩沃尔>> [攻不攻击是小事,这要当不明人物带进局子里就麻烦了]
23:02:14 <<罗西亚·拉法姆>> “不好意思,本来是指望着多锻炼锻炼能好转一点的”
23:02:20 <<鸟喙面具>> “别让她到处乱跑”
23:02:24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还是需要从最基本的重新教起”
23:02:31 <<叶米·普拉托>> “哼,我这么聪慧的孩子怎么会迷路”
23:02:58 <<鸟喙面具>> “赶紧回去吧”
23:03:17 <<叶米·普拉托>> 跑过去牵起罗西亚的手
23:03:19 <<罗西亚·拉法姆>> “回去继续练拼图!”试图弹一下叶米的额头
23:03:24 <<叶米·普拉托>> “那我就回家了!”
23:03:26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牵走叶米
23:03:27 <<叶米·普拉托>> “谢谢姐姐!”
23:03:34 <<叶米·普拉托>> 被拖走
23:03:35 <<鸟喙面具>> “不谢不谢”
23:04:11 <<福克斯·龙心>> 〔有惊无险?〕
23:04:23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是]
23:04:25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是吧]
23:04:38 <<阿加萨·恩沃尔>> [至少他俩回来了?]
23:04:44 <<莫尔度>> 你们回到了暗处
23:04:52 <<叶米·普拉托>> “吓,吓死我了”
23:04:57 <<叶米·普拉托>> “差点就露馅了”
23:05:02 <<切希尔·柳哨>> “有什么情报没?”
23:05:07 <<莫尔度>> 这时,你们观察到在那边的鸟喙面具似乎想起了什么
23:05:18 <<罗西亚·拉法姆>> [快跑!]
23:05:28 <<切希尔·柳哨>> “啊?”
23:05:3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解除超态变化拽起叶米撒腿就跑
23:05:45 <<叶米·普拉托>> 就跑啊!
23:05:47 <<莫尔度>> 她迅速跑向了另一个同伴,两人开始交流起来,然后朝着灯塔跑去
23:05:58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有情况?”
23:05:58 <<叶米·普拉托>> “没追咱们俩!”
23:06:04 <<切希尔·柳哨>> “我们得去看看!”
23:06:08 <<切希尔·柳哨>> “走走走”
23:06:08 <<罗西亚·拉法姆>> [……啊?]
23:06:10 <<莫尔度>> 另一个同伴则朝着你们走开的方向追来
23:06:20 <<切希尔·柳哨>> “噗,还是来追我们的!”
23:06:22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以为那个假的不行的谎话还是被拆穿了呢]
23:06:24 <<切希尔·柳哨>> “跑哇!”
23:06:28 <<阿加萨·恩沃尔>> [这什么情况?]
23:06:31 <<罗西亚·拉法姆>> 跑起来
23:06:36 <<叶米·普拉托>> “。。。”
23:06:43 <<莫尔度>> 你们迅速逃离了现场
23:06:59 <<福克斯·龙心>> 跑路
23:07:03 <<切希尔·柳哨>> 我要一边跑一边观察后面的人
23:07:16 <<切希尔·柳哨>> “其实我们可以留下一两个人的,因为他只认识叶米”
23:07:18 <<莫尔度>> 鸟喙面具似乎没有追来了
23:07:38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面具是往哪里去的?”
23:07:52 <<罗西亚·拉法姆>> “知道方向就好,队长你可以变龙我们再追回去嘛”
23:07:53 <<切希尔·柳哨>> 我看到了吗
23:08:00 <<罗西亚·拉法姆>> “速度比用脚跑快多了”
23:08:04 <<莫尔度>> 看到什么?
23:08:16 <<切希尔·柳哨>> 鸟喙面具跑到哪儿了(
23:08:27 <<莫尔度>> 在广场附近搜查着
23:08:54 <<切希尔·柳哨>> “刚才那个看起来是去灯塔了”
23:09:15 <<切希尔·柳哨>> “另一个为什么要找叶米?叶米只是骗了一下他们,不至于有什么必须去灯塔报告的吧……”
23:09:16 <<叶米·普拉托>> “简而言之,画家的手枪是死去的鸟嘴的”
23:09:53 <<罗西亚·拉法姆>> “对我们来说只是骗了一下他们”
23:10:06 <<罗西亚·拉法姆>> “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次有预谋的吸引注意和拖延时间”
23:10:36 <<阿加萨·恩沃尔>> “难说到底把咱们当成什么角色了……”
23:10:45 <<切希尔·柳哨>> “倒也是,我们赶快去灯塔吧”
23:10:50 <<福克斯·龙心>> “普通人吧”
23:10:52 <<切希尔·柳哨>> “报告枪的来源”
23:11:03 <<叶米·普拉托>> “去灯塔找乔万尼吧...”
23:11:24 <<叶米·普拉托>> 戴上我心爱的面纱
23:11:24 <<阿加萨·恩沃尔>> “走走走”
23:11:31 <<切希尔·柳哨>> “啊……糟了,叶米你刚才装内城区的人了?”
23:11:31 <<叶米·普拉托>> 防止我被认出来
23:11:39 <<叶米·普拉托>> “是啊是啊...”
23:11:49 <<切希尔·柳哨>> “我看你十有八九被当做嫌疑人了”
23:11:52 <<罗西亚·拉法姆>> “贼什么的,易容手法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
23:11:55 <<罗西亚·拉法姆>> “没问题的”
23:11:58 <<切希尔·柳哨>> “因为,外城区戒严了啊”
23:12:26 <<切希尔·柳哨>> “还是快点回去解除这个误会吧”
23:12:33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23:12:40 <<叶米·普拉托>> “那我们还是去灯塔吧”
23:12:55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水手长认识我们”
23:13:07 <<叶米·普拉托>> “反正水手长认识我们”
23:13:09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灯塔那边别正好出什么事的话很容易就解释清楚了”
23:13:18 <<切希尔·柳哨>> “相互不信任引发的悲剧,真凄美啊”
23:13:26 <<切希尔·柳哨>> 去灯塔
23:13:48 <<莫尔度>> 叶米要易容一下吗
23:13:59 <<莫尔度>> 还是说打算直接说
23:14:26 <<叶米·普拉托>> 不易容了
23:15:07 <<莫尔度>> 于是,你们来到了灯塔
23:15:26 <<莫尔度>> 直接去乔万尼的办公室吗?
23:15:34 <<切希尔·柳哨>> 嗯
23:16:13 <<莫尔度>> 你们直接来到了乔万尼的办公室
23:16:27 <<切希尔·柳哨>> “乔万尼先生!”
23:16:39 <<莫尔度>> 走进办公室,你们发现乔万尼并不在里面
23:16:47 <<莫尔度>>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人站在里面
23:16:51 <<切希尔·柳哨>> “咦?”
23:16:54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3:17:23 <<莫尔度>> 她正摘下脸上的鸟喙面具,露出一头鲜亮的金发
23:17:24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3:17:33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3:17:40 <<莫尔度>> 然后和走进房间的叶米对了个眼对眼
23:17:44 <<切希尔·柳哨>> “苦主啊……”
23:17:45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下有点尴尬了”
23:17:49 <<叶米·普拉托>> “嗨”
23:17:52 <<罗西亚·拉法姆>> “这就很尴尬了”
23:17:53 <<叶米·普拉托>> 开心的打了个招呼
23:17:56 <<鸟喙面具>> “……!”
23:18:00 <<鸟喙面具>> “你是什么人?!”
23:18:11 <<切希尔·柳哨>> “这位女士,有点误会必须要解决一下”
23:18:14 <<叶米·普拉托>> “灯塔特别行动小组!”
23:18:19 <<切希尔·柳哨>> “我们是乔万尼先生的朋友”
23:18:23 <<莫尔度>> 她迅速拔出了腰间的十字弓,对准了你们
23:18:27 <<叶米·普拉托>> 摆了个v字手势
23:18:36 <<切希尔·柳哨>> “同时也是灯塔特别行动小组!被乔万尼先生!雇佣的!”
23:18:45 <<叶米·普拉托>> “啊呀啊呀,别这么紧张吗”
23:18:48 <<切希尔·柳哨>> “放下您那危险的武器!”
23:18:57 <<切希尔·柳哨>> “听我们解释一下原因”
23:19:02 <<莫尔度>> 这时,听到喊声,几个鸟喙面具走了进来
23:19:11 <<鸟喙面具>> “发生什么事了,副队长?”
23:19:18 <<切希尔·柳哨>> “副、副队长……”
23:19:24 <<罗西亚·拉法姆>> “…………副队长?”
23:19:25 <<切希尔·柳哨>> 看了一眼叶米
23:19:31 <<切希尔·柳哨>> [你真会挑人啊]
23:19:32 <<罗西亚·拉法姆>> 看了一眼叶米
23:19:38 <<叶米·普拉托>> 一脸无辜的看切希尔
23:19:39 <<罗西亚·拉法姆>> [眼光不错啊]
23:19:47 <<鸟喙面具>> “呃……怎么回事?”
23:19:56 <<鸟喙面具>> “这几位不是乔万尼先生雇佣的帮手吗?”
23:20:02 <<莫尔度>> 一个鸟喙面具说
23:20:06 <<切希尔·柳哨>> “诸位,我来解释一下,我们和副队长女士有些误会”
23:20:17 <<阿加萨·恩沃尔>> “副队长亲自上街巡逻,勤勉有加,事情大概出了一些误会……”
23:20:32 <<切希尔·柳哨>> “今早,我们受乔万尼先生所托,去凉亭查看一位嫌疑人的随身物品”
23:20:42 <<切希尔·柳哨>> “我们发现其中有一把手枪不见了”
23:20:44 <<莫尔度>> 副队长瞪着你们,没有放下十字弓
23:20:50 <<副队长>> “你们最好解释清楚”
23:20:51 <<罗西亚·拉法姆>> “还行,起码还是有认识我们的面具还活着的”
23:21:00 <<福克斯·龙心>> “叶米,坦白从宽”
23:21:05 <<切希尔·柳哨>> “那把火枪,您知道的,和您腰间那把几乎一模一样”
23:21:16 <<切希尔·柳哨>> “所以当我们使用物品定位术时,就发现了您”
23:21:52 <<副队长>> “……继续说”
23:22:24 <<切希尔·柳哨>> “嫌疑人在夜晚袭击了凉亭的卫兵,早上发现火枪不见了,然后它出现在一位戴面具的人身上……我们自然会怀疑佩戴者就是嫌疑人,伪装成了卫兵的样子伺机再次进行暗杀”
23:22:44 <<切希尔·柳哨>> “所以我们的这位同伴就前去试探您”
23:22:52 <<罗西亚·拉法姆>> “然而实际上,我们是前几天才入住的市民,所以对这种工厂里的产品一无所知”
23:23:23 <<罗西亚·拉法姆>> “为了防止直接发难造成的误会,就变成了拐弯抹角的现在这种误会”
23:23:34 <<莫尔度>> 过一个交涉
23:23:42 <<罗西亚·拉法姆>> 我选择协助(
23:23:44 <<莫尔度>> 切希尔过,罗西亚协助
23:23:59 <<切希尔·柳哨>> 我只有2……
23:24:11 <<莫尔度>> 切希尔有+4加值
23:24:28 <<切希尔·柳哨>> 瞬、瞬时力量
23:24:31 <<隐秘力>> @魔域龙王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0  = 1+10  = 11
23:24:31 <<罗西亚·拉法姆>> 没关系,我是0(
23:24:35 <<罗西亚·拉法姆>> 。。。。。。。
23:24:36 <<切希尔·柳哨>> ……………………
23:24:38 <<叶米·普拉托>> 。。。。
23:24:44 <<阿加萨·恩沃尔>> …………
23:24:59 <<莫尔度>> 罗西亚还没协助
23:25:05 <<莫尔度>> 你急着投什么
23:25:07 <<莫尔度>> 重新来
23:25:18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 普通地骰吗
23:25:20 <<隐秘力>> @利欲熏心罗西亚  1d20 普通地骰吗 因为:普通地骰吗,掷骰:(19 =19) =19
23:25:26 <<莫尔度>> 嗯,协助成功了
23:25:40 <<切希尔·柳哨>> 你协助什么啊!自己上!
23:25:54 <<切希尔·柳哨>> 协助加几来着
23:25:58 <<莫尔度>> +2
23:26:03 <<隐秘力>> @魔域龙王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12  = 5+12  = 17
23:26:20 <<莫尔度>> 在两人共同的解释下
23:26:31 <<莫尔度>> 副队长缓缓放下了十字弓
23:27:01 <<副队长>> “你们这种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
23:27:14 <<副队长>> “不过,遇到这种情况你们应该选择相信政府,明白吗?”
23:27:34 <<叶米·普拉托>> “我们并不是不相信政府”
23:27:41 <<叶米·普拉托>> “而是怕你不是政府的人...”
23:27:46 <<阿加萨·恩沃尔>> [不错了,队长要是直接开干现在咱指不定在哪呢……]
23:27:49 <<叶米·普拉托>> “我上前也是为了确认这一点的”
23:27:52 <<切希尔·柳哨>> “因为我们刚来嘛”
23:28:03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水手长还没来得及跟我们介绍您”
23:28:04 <<切希尔·柳哨>> “所以现在,我们想进一步知道那把火枪的事”
23:28:07 <<莫尔度>> 副队长点了点头
23:28:16 <<副队长>> “嗯,我前几天也在内城区执行任务,并不知道你们”
23:28:36 <<切希尔·柳哨>> “既然是牺牲者的物品,它是怎么会在一位嫌疑人手中的呢……对了,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23:29:05 <<切希尔·柳哨>> “我是切希尔·柳哨,前几天刚来阿尔克夫,就不幸被卷入了各种奇怪的事件”
23:29:29 <<切希尔·柳哨>> “这几位是叶米、罗西亚、阿加萨和福克斯,是我可爱的奴隶们”
23:29:30 <<亚洛丝·斯缇姆>> 她朝切希尔伸出了手:“亚洛丝·斯缇姆”
23:29:40 <<切希尔·柳哨>> “这位是辛迪,是我的伙伴”
23:29:42 <<切希尔·柳哨>> 握手
23:29:53 <<莫尔度>> 两人握了握手
23:29:57 <<切希尔·柳哨>> “很高兴认识您,亚洛斯小姐”
23:30:22 <<亚洛丝·斯缇姆>> “你们说,嫌疑人房间里的一把手枪消失了”
23:30:46 <<亚洛丝·斯缇姆>> “而这把手枪和我身上这一把非常相似,以至于定位术也指向了我?”
23:30:59 <<切希尔·柳哨>> “没错,那位嫌疑人是个画家,并且是个不死生物”
23:31:03 <<亚洛丝·斯缇姆>> “这是非常重要的情报”
23:31:22 <<切希尔·柳哨>> “而那把手枪,比您的这把要旧一些”
23:31:30 <<切希尔·柳哨>> “昨天它还在画家的房间里,今早就不见了”
23:32:03 <<亚洛丝·斯缇姆>> “正如我之前告诉她的”亚洛丝看了一眼叶米,“如果说有手枪有可能留在外城区,那么只可能是我的一位阵亡的同事的”
23:32:26 <<叶米·普拉托>> 望天
23:32:36 <<亚洛丝·斯缇姆>> “事实上,他才是原本的副队长”
23:32:44 <<亚洛丝·斯缇姆>> “我是在这之后接替职位的”
23:33:01 <<切希尔·柳哨>> “失礼了……请问他的遗体被安葬了吗?”
23:33:17 <<亚洛丝·斯缇姆>> “他被污染生物吞噬,尸骨无存”
23:33:24 <<亚洛丝·斯缇姆>> “那把手枪也没有找到”
23:33:53 <<切希尔·柳哨>> “我很遗憾……那么,污染生物呢?”
23:34:24 <<亚洛丝·斯缇姆>> “被我们剿灭了,虽然有人牺牲,但这是值得的”
23:34:26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除非那个人的死很可能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
23:34:36 <<阿加萨·恩沃尔>> “……那冒昧问一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23:34:41 <<莫尔度>> 亚洛丝表情坚毅,但仍然能看出一丝悲伤
23:35:02 <<叶米·普拉托>> “......节哀”
23:35:16 <<福克斯·龙心>> “心疼”
23:35:58 <<阿加萨·恩沃尔>> “节哀……”
23:35:59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周围的面具们没有质疑,看来是真实发生的事件了]
23:36:26 <<莫尔度>> 【我确认一下具体时间】
23:36:30 <<切希尔·柳哨>> “难道是有什么人从污染生物的尸体中挖出了手枪?”
23:36:42 <<切希尔·柳哨>> “那位前副队长叫什么名字呢?”
23:39:00 <<亚洛丝·斯缇姆>> “大约在半年前”
23:39:18 <<亚洛丝·斯缇姆>> “外城区毫无征兆地出现了污染生物”
23:39:43 <<亚洛丝·斯缇姆>> “血洗了外城区的一户人家”
23:40:18 <<罗西亚·拉法姆>> “就是那次吗……”
23:40:19 <<亚洛丝·斯缇姆>> “艾略特就是在那个时候牺牲的”
23:40:29 <<罗西亚·拉法姆>> “…………等会儿,艾略特?”
23:40:50 <<亚洛丝·斯缇姆>>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23:41:10 <<罗西亚·拉法姆>> “全名是威廉.艾略特吗?”
23:41:17 <<福克斯·龙心>> “难道说”
23:41:31 <<莫尔度>> 亚洛丝摇了摇头
23:41:38 <<亚洛丝·斯缇姆>> “他叫胡尔达·艾略特”
23:41:48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只是巧合……”
23:42:00 <<切希尔·柳哨>> “用那个名字不太可能啊,罗西亚,那是副队长,贾伦娜怎么会不知道那个名字”
23:42:14 <<切希尔·柳哨>> “外城区的一家八口吗?”
23:42:27 <<切希尔·柳哨>> “他家的房屋是否被烧毁了?”
23:42:27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我们正在追踪的那个人,在自己的绘画作品上书写的正是这个名字”
23:42:35 <<亚洛丝·斯缇姆>> “是的,那次战斗之后,那间民宅也作为危险地区被封锁了”
23:42:40 <<罗西亚·拉法姆>> “突然听到这个名词忍不住联想到了而已”
23:42:46 <<切希尔·柳哨>> 拿出那张油画
23:42:49 <<切希尔·柳哨>> “请您看看这个”
23:42:56 <<亚洛丝·斯缇姆>> “嗯……应该只是巧合”
23:43:16 <<莫尔度>> 切希尔拿出了油画
23:43:25 <<切希尔·柳哨>> “这画上的房屋,和事件发生的房屋有相似之处吗?”
23:44:05 <<莫尔度>> 亚洛丝惊讶地看着油画
23:44:13 <<亚洛丝·斯缇姆>> “这……这不就是那幢民宅吗?”
23:44:24 <<叶米·普拉托>> “诶.......”
23:44:33 <<亚洛丝·斯缇姆>> “这火焰……当时卡曼达大人下令让我们放火,把内部的污染生物逼出来”
23:44:39 <<切希尔·柳哨>> “果然如此啊……看来确实不是巧合”
23:44:39 <<亚洛丝·斯缇姆>> “这样才得以将其剿灭”
23:45:16 <<亚洛丝·斯缇姆>> “这画……这画是从哪来的?”
23:45:32 <<叶米·普拉托>> “那个叫艾略特的画家所画”
23:45:35 <<切希尔·柳哨>> “这画家的名字是威廉·艾略特,同时也是那把手枪的持有者,凉亭的住客,不死生物,案件的嫌疑人”
23:46:05 <<罗西亚·拉法姆>> “这还真是巧合到不幸……”
23:46:25 <<亚洛丝·斯缇姆>> “…………这应该只是巧合而已吧……”
23:46:55 <<切希尔·柳哨>> “三件事撞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一般认为不再是巧合了”
23:47:14 <<切希尔·柳哨>> “不过我们倒是还有另一条线索……皮克曼这个名字您有印象吗?”
23:47:23 <<亚洛丝·斯缇姆>> “皮克曼?”
23:47:30 <<亚洛丝·斯缇姆>> “这个名字我倒是从未听说过”
23:48:00 <<亚洛丝·斯缇姆>> “不过不管怎么说,那间房屋都很可疑”
23:48:41 <<亚洛丝·斯缇姆>> “必须马上进行搜查!”
23:48:46 <<切希尔·柳哨>> “嗯……确实”
23:49:09 <<切希尔·柳哨>> “之前乔万尼先生说人手不够……我们去您看怎么样?”
23:49:09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前副队长的家庭成员的登记信息吗?”
23:49:39 <<亚洛丝·斯缇姆>> “怎么能光靠你们呢?”
23:49:45 <<亚洛丝·斯缇姆>> “我抽一支小队,和你们一起去吧”
23:49:59 <<亚洛丝·斯缇姆>> “就在今晚行动”
23:50:00 <<切希尔·柳哨>> “复仇之时已经来临,回归母亲的怀抱吧……这个皮克曼是想为谁复仇?胡尔达?还是那个污染生物?真是谜啊……”
23:50:26 <<叶米·普拉托>> “根据画的那个屋子”
23:50:27 <<亚洛丝·斯缇姆>> “艾略特没有家人”
23:50:33 <<叶米·普拉托>> “应该是污染生物吧”
23:50:44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家人?”
23:50:48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是晚上呢?会不会时间上有些迟了……我们已经挺晚的了……”
23:50:50 <<叶米·普拉托>> “没有家人....”
23:50:51 <<亚洛丝·斯缇姆>> “他原本是阿尔克夫的外来者,无牵无挂,所以才加入了卫队”
23:51:04 <<亚洛丝·斯缇姆>> “你们没发现,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吗?”
23:51:22 <<罗西亚·拉法姆>> “外来者……外来者啊……”
23:51:32 <<罗西亚·拉法姆>> “诶,耽搁了这么久啊,路上”
23:52:09 <<亚洛丝·斯缇姆>> “那么,准备一下,一小时后我们就出发吧”
23:52:15 <<罗西亚·拉法姆>> “在来的路上死于污染了的兄弟什么的,大概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呢”
23:52:56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那个不死生物就躲在那间屋子里呢……啊,紧张起来了”
23:53:10 <<切希尔·柳哨>> “趁这个小时好好准备一下吧”
23:53:35 <<叶米·普拉托>> 伸懒腰
23:53:47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实际上必须对付的敌人至少有两个,要注意这一点”
23:54:23 <<亚洛丝·斯缇姆>> “我也听说了”亚洛丝点头
23:55:10 <<福克斯·龙心>> “准备吧”
23:55:16 <<亚洛丝·斯缇姆>> “或许……”亚洛丝望着窗外的月亮
23:55:27 <<切希尔·柳哨>> “现在的敌人都快比自己人多了……他们到底有几个人啊……”
23:55:35 <<罗西亚·拉法姆>> “最重要的是……怎么破解它们的密室逃脱之谜”
23:55:45 <<亚洛丝·斯缇姆>> “不,我可能想多了吧。”她说道,声音带着属于夜幕的寂寞
23:55:51 <<莫尔度>>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2-25, 周二 15:54:57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3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
« 回帖 #1 于: 2017-04-05, 周三 13:56:20 »
Loot
劇透 -   :


Xp
劇透 -   :
剧情经验:人均1320,叶米1800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14:56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
« 回帖 #2 于: 2017-04-05, 周三 21:06:51 »
叶米你果然是个贼.jpg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15:33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3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
« 回帖 #3 于: 2017-04-05, 周三 21:11:04 »
叶米你果然是个贼.jpg
这段扮演的质量太高了……简直棒棒哒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17:51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
« 回帖 #4 于: 2017-04-06, 周四 13:30:40 »
叶米你果然是个贼.jpg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18:35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
« 回帖 #5 于: 2018-09-10, 周一 22:52:24 »
时隔多回,终于得以见到叶米小贼的独家演出。从一开始于主线无关紧要的偷食(呃,切奴隶主这一手饥饿play是挺狠绝的,有本色),到窃枪以及与副队长小姐的精彩周旋(卖萌),这个先前总是游走在剧情推动和战斗力贡献边缘(大概)的吉祥物在本回大放异彩,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误)——盯真·边缘·工具人福克斯,阿加萨为无主的食物付账都能比你刷一波好感度
罗西亚的推理和谋略发挥如常,并且没有犯毛病!很好,求稳住!因为莽的风头被切希尔抢走了(并不)!能吃生肉就是方便,当着他人面大快朵颐看得我都有点想吃···顺便你果然和叶米走得挺近是吧(强行)
画家的枪原为特制品,且画家和枪“尸骨无存”的外来者原主的姓相同,他的油画上是当年污染者袭击事件的标志物,为何者“复仇”的留言···似乎一切都指向那个事件——当然,也可能是对方故意诱导我们往那事上想。无论如何,我们似乎终要踏上那个事件的遗址,而这个可能存在的目的也在那时将达成,尽管迎接挑战吧
« 上次编辑: 2018-09-11, 周二 11:11:46 由 ysh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八】
« 回帖 #6 于: 2018-09-16, 周日 12:02:23 »
时隔多回,终于得以见到叶米小贼的独家演出。从一开始于主线无关紧要的偷食(呃,切奴隶主这一手饥饿play是挺狠绝的,有本色),到窃枪以及与副队长小姐的精彩周旋(卖萌),这个先前总是游走在剧情推动和战斗力贡献边缘(大概)的吉祥物在本回大放异彩,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误)——盯真·边缘·工具人福克斯,阿加萨为无主的食物付账都能比你刷一波好感度
罗西亚的推理和谋略发挥如常,并且没有犯毛病!很好,求稳住!因为莽的风头被切希尔抢走了(并不)!能吃生肉就是方便,当着他人面大快朵颐看得我都有点想吃···顺便你果然和叶米走得挺近是吧(强行)
画家的枪原为特制品,且画家和枪“尸骨无存”的外来者原主的姓相同,他的油画上是当年污染者袭击事件的标志物,为何者“复仇”的留言···似乎一切都指向那个事件——当然,也可能是对方故意诱导我们往那事上想。无论如何,我们似乎终要踏上那个事件的遗址,而这个可能存在的目的也在那时将达成,尽管迎接挑战吧
是不是已经忘了叶米不是贼 :em001
自从她不做贼了,就变得特别贼 :em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