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敌人就是凶手!  (阅读 1169 次)

副标题: “我真想复活他再打死他。”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5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20:53:45 <<莫尔度>> LOAD
20:54:14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从下水道中回到城市,却发现贾伦娜已经身亡
20:54:34 <<莫尔度>> 本以为会被卷入冤狱当中,水手长乔万尼却意外地好说话
20:54:59 <<莫尔度>> 在解开嫌疑之后,你们也获取了一些关于这座城市的信息,并答应协助水手长调查案件
20:55:27 <<莫尔度>> 在灯塔的一夜平静得异乎寻常,第二天,你们醒来了
20:56:12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56:40 <<福克斯·龙心>> “队长,怎么做”
20:56:46 <<切希尔·柳哨>> “早啊各位”
20:56:56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平安夜”
20:56:58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昨晚应该还算平和?”
20:57:11 <<阿加萨·恩沃尔>> “看队长这样子应该精气神还是挺好的”
20:57:37 <<切希尔·柳哨>> “是呢,我决定了,我们要去转生贾伦娜”
20:57:47 <<叶米·普拉托>> “太好了!”
20:57:53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轻轻松松就能带回死者”
20:58:08 <<阿加萨·恩沃尔>> “好事”
20:58:14 <<罗西亚·拉法姆>> “突,突然振奋”
20:58:25 <<切希尔·柳哨>> “那可实在不轻松啊,我需要乔万尼给我补贴”
20:58:45 <<阿加萨·恩沃尔>> “嗯,咱一直等着后一句”
20:58:50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然不是队长风格”
20:58:52 <<福克斯·龙心>> “那是一定要的,快让阿加莎上去交涉”
20:58:56 <<罗西亚·拉法姆>> “等着吗!”
20:59:16 <<叶米·普拉托>> “不愧是阿加萨”
20:59:19 <<叶米·普拉托>> “真是了解队长啊”
20:59:43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阿加莎”
20:59:44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鬼,叶米你被福克斯传染了吗”
20:59:46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补贴,也要要求他保守我们的秘密吧,对公开方面”
20:59:52 <<切希尔·柳哨>> “贾伦娜是我们唯一能信任的人嘛,失去她是一个损失,况且如果这次又被欺骗,我们就打爆他的狗头”
21:00:03 <<切希尔·柳哨>> “我随时准备着”
21:00:04 <<福克斯·龙心>> “什么叫传染,这都是发自内心的”
21:00:14 <<叶米·普拉托>> “没错”
21:00:15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真是有魄力”
21:00:55 <<切希尔·柳哨>> “哼,那当然”
21:01:11 <<叶米·普拉托>> “如果我们有能力却连朋友都不敢救的话...”
21:01:18 <<叶米·普拉托>> “那我们也太可悲了吧”
21:01:20 <<切希尔·柳哨>> “准备好了就走”
21:01:24 <<罗西亚·拉法姆>> “救归救”
21:01:30 <<罗西亚·拉法姆>> “风声不要外传”
21:01:37 <<叶米·普拉托>> “那是自然”
21:01:45 <<阿加萨·恩沃尔>> “尽管叶米这么说……”
21:02:14 <<福克斯·龙心>> “说的真好啊叶米,我已经感动的落泪了”
21:02:26 <<阿加萨·恩沃尔>> “但总觉得咱们还是可悲过好几次了”
21:02:38 <<切希尔·柳哨>> “有吗?没有吧”
21:02:44 <<罗西亚·拉法姆>> “纳,纳尼”
21:02:50 <<福克斯·龙心>> “我也觉得没有吧”
21:02:56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莎,说出你的故事”
21:03:03 <<切希尔·柳哨>> “走走走,事不宜迟,晚了人头就不新鲜了”
21:03:10 <<福克斯·龙心>> “走走走”
21:03:13 <<阿加萨·恩沃尔>> 吹口哨“没有就没有吧,顺便咱应该学学游泳”
21:03:15 <<阿加萨·恩沃尔>> “走走走”
21:03:39 <<莫尔度>> 于是,你们在宿舍里做好了准备
21:03:46 <<福克斯·龙心>> “游泳健将阿加莎”
21:03:52 <<莫尔度>> 辛迪也从一张床上爬了起来
21:03:59 <<辛迪>> “第一次以人的身体睡觉,感觉真奇怪”
21:04:14 <<辛迪>> “没有尾巴我都睡不着啊”
21:04:29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可以变一条尾巴给你”
21:04:33 <<阿加萨·恩沃尔>> “那为什么非要这样?”
21:04:40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肛塞,真厉害”
21:04:41 <<叶米·普拉托>> “尾巴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21:04:55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你说啥?”
21:04:55 <<辛迪>> “是啊,没有尾巴的话总觉得很奇怪”
21:05:08 <<辛迪>> “因为我不变成人的话,没法在这里睡觉呀”
21:05:26 <<福克斯·龙心>> “我在说,外挂型尾巴的事情”
21:05:27 <<罗西亚·拉法姆>> “宿舍太小了”
21:05:32 <<罗西亚·拉法姆>> “需要魔绳术”
21:05:37 <<阿加萨·恩沃尔>> “对哦,睡得太好咱都忘了这事了”
21:05:39 <<切希尔·柳哨>> “但是你有尾巴就没法翻身了,人形的话”
21:05:54 <<切希尔·柳哨>> 出门
21:05:58 <<福克斯·龙心>> “魔绳术好啊”
21:06:02 <<辛迪>> “是哦……”
21:06:08 <<莫尔度>> 于是,你们推开了门
21:06:13 <<罗西亚·拉法姆>> “趴着翻不就好了”
21:06:27 <<莫尔度>> 来到灯塔圆形的走廊上,你们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21:06:47 <<莫尔度>> 似乎有不少人在建筑中跑动
21:06:59 <<切希尔·柳哨>> “这是什么?敌袭吗?”
21:07:16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情况”
21:07:30 <<阿加萨·恩沃尔>> “敌袭还能袭到这?”
21:07:32 <<切希尔·柳哨>> “跑起来跑起来!”
21:07:34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上去探探?”
21:07:37 <<切希尔·柳哨>> 爬到辛迪背上
21:07:45 <<叶米·普拉托>> “这城...药丸啊”
21:07:54 <<莫尔度>> 切希尔骑在了人形的辛迪脖子上
21:08:09 <<罗西亚·拉法姆>> “?????”
21:08:11 <<叶米·普拉托>> “.......................”
21:08:12 <<切希尔·柳哨>> 往有声音的地方跑
21:08:23 <<切希尔·柳哨>> “去吧辛迪!”
21:08:24 <<莫尔度>> 住在二楼的你们来到了楼梯口
21:08:33 <<罗西亚·拉法姆>> “喂!队长!这样没问题吗!”
21:08:36 <<罗西亚·拉法姆>> 一脸吃鲸
21:08:42 <<莫尔度>> 正遇上脚步声的来源
21:08:50 <<莫尔度>> 那是一队鸟喙面具
21:09:11 <<莫尔度>> 他们抬着一个担架,上面盖着白布,白布上染上了大片的血迹
21:09:29 <<叶米·普拉托>> “..............又哪死人了啊”
21:09:31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
21:09:39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情况”
21:09:43 <<切希尔·柳哨>> “喂,这些人怎么了?”
21:09:45 <<罗西亚·拉法姆>> “这次又是谁?”
21:09:46 <<莫尔度>> 看到你们,鸟喙面具们停了下来
21:09:52 <<守卫>> “是你们啊”
21:10:00 <<切希尔·柳哨>> “卡曼尼没事吧?”
21:10:06 <<切希尔·柳哨>> “是他们吗?”
21:10:08 <<守卫>> “是这样的,我们的一名队员在昨天夜里被袭击杀死了”
21:10:16 <<切希尔·柳哨>> “……什么?”
21:10:29 <<守卫>> “他是负责灯塔守卫的”
21:10:30 <<切希尔·柳哨>> “在这里?这个灯塔?”
21:10:31 <<阿加萨·恩沃尔>> “袭击你们的队员……?”
21:10:32 <<罗西亚·拉法姆>> “…………”
21:10:39 <<福克斯·龙心>> “什么,被什么袭击了?”
21:10:48 <<切希尔·柳哨>> “有入侵吗?”
21:10:52 <<阿加萨·恩沃尔>> “守卫出事那灯塔其他地方有没有损失?”
21:10:55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去”
21:11:06 <<叶米·普拉托>> “......”
21:11:12 <<守卫>> “不过我们发现了入侵者,阻止其侵入灯塔成功”
21:11:15 <<罗西亚·拉法姆>> “意思是这里有已经被潜入的可能吗”
21:11:42 <<切希尔·柳哨>> “入侵者长什么样子?和我们详细说说吧”
21:11:43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有组织的入侵吗”
21:11:50 <<守卫>> “你们还是赶快去见乔万尼大人吧,这里由我们来处理就是了”
21:12:04 <<守卫>> “报告已经交给他了”
21:12:25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入侵者可能没有被全部抓捕]
21:12:37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有谁能看破变装吗]
21:13:03 <<福克斯·龙心>> 【随缘看破】
21:13:06 <<切希尔·柳哨>> [没有]
21:13:11 <<莫尔度>> 鸟喙面具们带着尸体离开了
21:13:12 <<阿加萨·恩沃尔>> [咱不会]
21:13:39 <<福克斯·龙心>> 【队长,怎么做】
21:13:45 <<切希尔·柳哨>> 去找乔万尼
21:13:46 <<叶米·普拉托>> [并不会]
21:13:51 <<切希尔·柳哨>> “当然是去问问情况啊”
21:13:56 <<罗西亚·拉法姆>> [……唉,随缘吧]
21:14:09 <<福克斯·龙心>> 跟着队长
21:14:12 <<莫尔度>> 你们很快来到了水手长办公室
21:14:27 <<莫尔度>> 房间里,乔万尼正眉头紧锁地踱着步
21:15:10 <<叶米·普拉托>> “呦”
21:15:16 <<叶米·普拉托>> “看来昨晚并不太平呀”
21:15:25 <<切希尔·柳哨>> “请和我们说说情况吧”
21:15:48 <<阿加萨·恩沃尔>>  “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也很难过,有什么情报可以分析吗”
21:15:5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异能延时显能触感视域
21:15:58 <<乔万尼>> “啊,你们来了”
21:16:37 <<乔万尼>> “看来你们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21:17:03 <<罗西亚·拉法姆>> [附近只有乔万尼和门口的两个守卫]
21:17:24 <<阿加萨·恩沃尔>> “嘛也是刚刚知道……总之对此表示默哀”
21:17:27 <<乔万尼>> “是这样的,在昨天晚上凌晨1点左右”
21:17:47 <<乔万尼>> “有袭击者突然袭击了在灯塔大门附近巡逻的守卫”
21:18:18 <<罗西亚·拉法姆>> “除了牺牲者之外有人全程目击入侵现场吗?”
21:18:18 <<福克斯·龙心>> “所以是已经早就混在城里的人吗”
21:18:34 <<乔万尼>> “虽然其他守卫即时发现了情况,并朝袭击者发起了射击”
21:18:52 <<乔万尼>> “但据报告称,袭击者突然消失了”
21:19:17 <<罗西亚·拉法姆>> “消失???”
21:19:34 <<乔万尼>> “是的”
21:19:54 <<切希尔·柳哨>> “像是传送但绝不是传送呢”
21:20:01 <<福克斯·龙心>> “难道是袭击我们队长的人?”
21:20:03 <<乔万尼>> “然后……我马上又接到了另外一边发来的警报”
21:20:03 <<叶米·普拉托>> “真是熟悉的感觉”
21:20:03 <<罗西亚·拉法姆>> “当时的现场照明如何?”
21:20:11 <<罗西亚·拉法姆>> “……”
21:20:24 <<乔万尼>> “守卫凉亭那边的人手也遭遇了袭击”
21:20:53 <<乔万尼>> “两名守卫都受到重伤昏迷了,不过所幸之后其他队员及时赶到”
21:20:54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同一拨人吗”
21:20:54 <<切希尔·柳哨>> “凉亭?为什么……目标难道还是我们吗……”
21:20:55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团伙作案”
21:21:03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来找我们的”
21:21:05 <<切希尔·柳哨>> “袭击者的样子呢?”
21:21:06 <<乔万尼>> “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21:21:11 <<阿加萨·恩沃尔>> “外貌不能辨认的话,身材像吗?”
21:21:20 <<阿加萨·恩沃尔>> “或者衣着一类的?”
21:21:25 <<福克斯·龙心>> “我们真的有招惹谁吗”
21:21:31 <<叶米·普拉托>> “对咱们有这么大的执念吗...”
21:21:34 <<乔万尼>> “根据目击的守卫称,袭击者体型中等”
21:21:44 <<叶米·普拉托>> “我怀疑咱们的调查被对方发现了”
21:21:57 <<乔万尼>> “全身都穿着黑色服装”
21:22:05 <<乔万尼>> “使用的武器则是匕首”
21:22:23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两个半身人都出动了”
21:22:26 <<切希尔·柳哨>> “脸恐怕是看不见吧”
21:22:31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体型中等?”
21:22:32 <<乔万尼>> “是的”
21:22:44 <<切希尔·柳哨>> “叠罗汉吗?”
21:22:47 <<福克斯·龙心>> “手段一致一般就是一伙人吧”
21:22:53 <<乔万尼>> “有什么问题吗?”
21:23:07 <<罗西亚·拉法姆>> “不是小孩子体型?”
21:23:13 <<叶米·普拉托>> “有谁告诉你对方只有两个半身人了...”
21:23:14 <<切希尔·柳哨>> “两处都是中体型,黑衣匕首吗”
21:23:25 <<乔万尼>> “确实不是,当时在场的几名队员都看得很清楚”
21:23:33 <<叶米·普拉托>> “对面明显是团伙作案吧,有别的体形的人也不足为奇”
21:23:41 <<乔万尼>> “凉亭那边就不得而知了,受害者没有看到袭击者的样子”
21:23:46 <<福克斯·龙心>> “师出同门什么的”
21:23:49 <<罗西亚·拉法姆>> “不,除了更多的团伙还有一种可能”
21:23:58 <<罗西亚·拉法姆>> “变形法术”
21:24:22 <<福克斯·龙心>> “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就更难找了”
21:24:23 <<切希尔·柳哨>> “原来那边没看到啊……遗憾”
21:25:30 <<乔万尼>> “我们正在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比起这个,你们准备好法术了吗?”
21:25:35 <<切希尔·柳哨>> “这边确定无人入侵吗?敌方只有一个人却来无谋的攻击,会不会是声东击西……”
21:25:42 <<切希尔·柳哨>> “啊,法术已经准备好了”
21:25:47 <<福克斯·龙心>> “我们队长当然准备好了”
21:26:05 <<乔万尼>> “我也很怀疑,不过进行搜索之后,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21:26:10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队长当然准备好了”
21:26:11 <<罗西亚·拉法姆>> “结果是入侵者消失了,所以现在入侵者在不在这里也许根本无从得知”
21:26:13 <<切希尔·柳哨>> “比起法术,我更担心遗体是否还在”
21:26:26 <<莫尔度>> 乔万尼点了点头说
21:26:29 <<乔万尼>> “遗体还在”
21:26:37 <<福克斯·龙心>> “所以入侵者是没有达成什么目的?”
21:26:39 <<乔万尼>> “犯人的目的还是一个谜团”
21:26:42 <<罗西亚·拉法姆>> “他们不至于未卜先知到这种地步吧”
21:27:13 <<叶米·普拉托>> “他们袭击这里应该不是因为我们”
21:27:20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先开始仪式吧”
21:27:23 <<叶米·普拉托>> “否则凉亭就不会遇袭了吧”
21:27:38 <<切希尔·柳哨>> “这件事在这里乱想也没有结果”
21:27:45 <<乔万尼>> “这位小姐的意思是,他们袭击凉亭有别的目的?”
21:27:47 <<罗西亚·拉法姆>> “不,正因为是我们”
21:27:50 <<福克斯·龙心>> “那就先问问死者?”
21:28:03 <<罗西亚·拉法姆>> “他们又不一定知道我们决定在这住下”
21:28:10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先请吧,队长施法时候我们继续讨论讨论”
21:28:10 <<叶米·普拉托>> “我是感觉袭击这里有别的目的,袭击凉亭反而是为了我们”
21:28:28 <<福克斯·龙心>> “也有道理”
21:28:30 <<乔万尼>> “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21:28:34 <<切希尔·柳哨>> “不,你们不能讨论,要警戒四周才行!”
21:28:43 <<切希尔·柳哨>> “尤其是福克斯,你要协助我施法”
21:28:50 <<切希尔·柳哨>> [用侦测邪恶来协助呢]
21:28:56 <<福克斯·龙心>> “大白天他们不敢来吧”
21:28:59 <<福克斯·龙心>> “好的”
21:29:04 <<乔万尼>> “哈哈,切希尔小姐你多虑了,怎么说贼人也不至于胆大包天,跑来直接袭击我本人”
21:29:14 <<罗西亚·拉法姆>> “考虑到至今为止我们对犯人追迹的成果……”
21:29:17 <<福克斯·龙心>> 等队长施法的时候用侦测邪恶协助
21:29:31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您的实力很强啊”
21:29:33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主要要仰赖辛迪”
21:29:37 <<莫尔度>> 乔万尼喊两个守卫去取尸体了
21:29:58 <<乔万尼>> “很强不至于,但在魔域生存,多少也不能手无缚鸡之力不是吗?”
21:30:13 <<切希尔·柳哨>> “对法术有研究吗?”
21:30:59 <<乔万尼>> “不算特别有研究”
21:31:35 <<福克斯·龙心>> 【没事,说这是个习惯就好l】
21:31:50 <<罗西亚·拉法姆>> “无论如何,在有袭击威胁的时候落单是大忌”
21:32:08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先去确认遗体?”
21:32:26 <<切希尔·柳哨>> “等他们取过来就好”
21:32:37 <<乔万尼>> “嗯”
21:36:40 <<阿加萨·恩沃尔>> 敲一发侦测魔法
21:39:45 <<莫尔度>> 两名守卫很快取来了贾伦娜的头颅和下水道的完整尸体
21:39:53 <<乔万尼>>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21:40:17 <<切希尔·柳哨>> “嗯”
21:40:52 <<切希尔·柳哨>> “仪式时要保持完全的集中,因此请协助我排除四周可能潜藏的邪恶之人”
21:40:53 <<福克斯·龙心>> 配合队长
21:41:21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阿加萨,罗西亚,叶米,拜托你们了,开始排除”
21:41:25 <<叶米·普拉托>> 警戒周围
21:41:37 <<阿加萨·恩沃尔>> 环视四周
21:41:38 <<莫尔度>> 切希尔施展的是什么法术?
21:41:42 <<罗西亚·拉法姆>> [没问题]
21:42:13 <<切希尔·柳哨>> 我什么都不用
21:42:23 <<切希尔·柳哨>> 等侦测邪恶的结果
21:42:40 <<莫尔度>> 福克斯施展了侦测邪恶
21:42:47 <<莫尔度>> 阿加萨施展了侦测魔法
21:43:08 <<福克斯·龙心>> 【没有发现】
21:43:47 <<莫尔度>> .d d4
21:43:47 <<阿加萨·恩沃尔>> “妈呀”
21:43:49 <<隐秘力>> @无铭胜利莫尔度  d4 掷骰:(3 =3) =3
21:43:54 <<罗西亚·拉法姆>> “?!”
21:44:03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情况?”
21:44:07 <<阿加萨·恩沃尔>> “咱看不见了”
21:44:17 <<叶米·普拉托>> “..........啊?”
21:44:18 <<乔万尼>> “嗯?”
21:44:20 <<罗西亚·拉法姆>> “有人要来了!”
21:44:23 <<乔万尼>> “这位先生是怎么回事?”
21:44:28 <<阿加萨·恩沃尔>> “全是,全是魔法灵光!”手指随意比划着
21:44:36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1:44:40 <<阿加萨·恩沃尔>> 另一只手揉着眼
21:44:43 <<罗西亚·拉法姆>> “全?”
21:44:59 <<罗西亚·拉法姆>> “…………迷锁!”
21:45:01 <<叶米·普拉托>> “好歹也是警方基地...”
21:45:09 <<罗西亚·拉法姆>> “啧,这样不能用侦测魔法看啊”
21:45:21 <<切希尔·柳哨>> “少一个不要紧,你说有人来是怎么回事”
21:45:48 <<乔万尼>> “哦,原来是侦测魔法”
21:45:53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又脑补什么危险场景了吧”
21:46:03 <<乔万尼>> “在迷锁范围内,还是不要使用这个法术比较好啊”
21:46:04 <<切希尔·柳哨>> “毕竟是罗西亚”
21:46:14 <<罗西亚·拉法姆>> “不,只是阿加萨的反应让我以为他看到什么强烈灵光来了”
21:46:16 <<福克斯·龙心>> 【心疼阿加莎】
21:46:21 <<莫尔度>> 十多秒之后,阿加萨才恢复视力
21:46:39 <<切希尔·柳哨>> “乔万尼先生,大地赐我召回灵魂之力,能令死者以新的躯体复苏”
21:47:22 <<阿加萨·恩沃尔>> “再胡听罗西亚的咱就把包里的东西吃了”气鼓鼓
21:47:42 <<切希尔·柳哨>> “这样可以吗?如果达成一定条件,死者可以复生,但不再是曾经的面貌、种族甚至性别”
21:48:02 <<罗西亚·拉法姆>> “你居然把磨牙棒放在那种地方?”
21:48:12 <<乔万尼>> “如果死者真的能复生,那么想必他们也没有什么怨言吧”
21:48:21 <<福克斯·龙心>> “包包里不是活蜘蛛吗”
21:48:28 <<罗西亚·拉法姆>> “噫”
21:48:42 <<切希尔·柳哨>> “只是这个力量只有两次召回机会”
21:48:42 <<切希尔·柳哨>> 拍了拍披肩
21:48:50 <<乔万尼>> “动手吧,切希尔小姐”
21:49:00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不是毒蛛,其实味道不错”
21:49:05 <<切希尔·柳哨>> “然而现在的死者有三人……我们必须放弃一位死者”
21:49:28 <<乔万尼>> “…………具体怎么做,就由你来决定吧”
21:50:24 <<切希尔·柳哨>> “如果您想的话,我可以放弃下水道那位素不相识的死者,来转生您的下属”
21:50:38 <<切希尔·柳哨>> “只要您一句话,我愿意帮这个忙”
21:50:38 <<莫尔度>> 乔万尼摇了摇头
21:50:52 <<乔万尼>> “我的下属早就做好为了市民捐躯的准备了”
21:51:09 <<乔万尼>> “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对另外两人施展法术吧”
21:51:36 <<阿加萨·恩沃尔>> “真是伟大的精神”
21:52:13 <<切希尔·柳哨>> 对他察言观色
21:52:18 <<莫尔度>> 过一个
21:52:38 <<切希尔·柳哨>> .d 1d20+4
21:52:41 <<隐秘力>> @告死天使切希尔  1d20+4 掷骰:(12 =12)+4 =16
21:53:12 <<莫尔度>> 你觉得他说得发自真心
21:53:43 <<叶米·普拉托>> “不是很懂...”
21:54:17 <<切希尔·柳哨>> “那么……于德鲁伊之环的注视下,转生仪式马上开始!”
21:54:27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对贾伦娜使用转生术
21:54:5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在触感视域即将结束前再施展一次触感视域
21:55:01 <<莫尔度>> 切希尔掀开白布,贾伦娜的头颅又出现在你们的视线当中
21:55:34 <<莫尔度>> 切希尔开始将特制的药膏擦在她的脸上
21:55:39 <<莫尔度>> 法术开始了
21:56:08 <<切希尔·柳哨>> “凉亭之主、流浪的卓尔贾伦娜!
21:56:08 <<切希尔·柳哨>> 竖起你的耳朵!聆听我的呼唤!睁开你的眼睛!辨识你新的躯体!
21:56:08 <<切希尔·柳哨>> 我将给予你新的生命,若是有意 继续生之旅途,就回应吧!在自然之神的恩泽下,你的灵魂将被唤回此地!”
21:57:07 <<福克斯·龙心>> 【厉害啊】
21:57:28 <<切希尔·柳哨>> “唔……不在”
21:57:39 <<切希尔·柳哨>> “我找不到她的灵魂……”
21:57:43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1:57:47 <<乔万尼>> “什么?”
21:57:52 <<罗西亚·拉法姆>> “灵魂不在?”
21:57:52 <<福克斯·龙心>> “是被抓走还是干脆被打死了吗”
21:57:54 <<叶米·普拉托>> “啥啥啥。。。。”
21:58:03 <<乔万尼>> “这是怎么回事……”
21:58:04 <<阿加萨·恩沃尔>> “啥??”
21:58:19 <<阿加萨·恩沃尔>> “这算什么展开方式……”
21:58:2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知识判断可能是什么引起的
21:58:23 <<切希尔·柳哨>> “不是被拒绝,而是根本没找到她的灵魂……阿加萨,死者的灵魂不在灵界,有几种情况会导致这个可能?”
21:58:36 <<莫尔度>> 过一个宗教知识
21:58:42 <<福克斯·龙心>> “试一下其他手下吧”
21:58:47 <<福克斯·龙心>> .d d20+15
21:58:49 <<隐秘力>> @吾主在此福克斯  d20+15  掷骰:(17 =17)+15 =32
21:58:55 <<阿加萨·恩沃尔>> .d d20+9
21:58:57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d20+9 掷骰:(10 =10)+9 =19
21:59:34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1:59:38 <<隐秘力>> @万疵必补罗西亚  1d20+6 掷骰:(1 =1)+6 =7
22:00:13 <<罗西亚·拉法姆>> gg
22:00:15 <<莫尔度>> 罗西亚对灵魂一无所知
22:00:24 <<福克斯·龙心>> “我忽然想起来一个可怕的可能性,也许他们根本没死呢”
22:00:34 <<罗西亚·拉法姆>> “啥?”
22:00:40 <<叶米·普拉托>> “....................啊?”
22:00:40 <<切希尔·柳哨>> “这不是很好的可能性吗?”
22:00:46 <<罗西亚·拉法姆>> “没死?”
22:00:54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是咱来看的话,大概会有灵魂被摧毁了、灵魂被禁锢的情况,当然,福克斯说的也不无道理,也有可能是对象根本没有死亡”
22:00:55 <<叶米·普拉托>> “没了脑袋还活着吗...!”
22:01:05 <<切希尔·柳哨>> “但是昨天罗西亚不是看到了……”
22:01:14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那只是强行的可能状态,和现如今的情况……”
22:01:36 <<切希尔·柳哨>> “不是看到了皮夹克的半身人吗?”
22:01:57 <<乔万尼>> “这太荒谬了”
22:02:04 <<福克斯·龙心>> “没准被别人先转生了呢”
22:02:08 <<乔万尼>> “还有人没了脑袋还能活?”
22:02:18 <<莫尔度>> 乔万尼说
22:02:28 <<切希尔·柳哨>> “唔,福克斯说的这话很有可能”
22:02:35 <<乔万尼>> “我觉得敌人施展邪恶法术,对她的灵魂下手的可能性比较大”
22:02:47 <<莫尔度>> 乔万尼面色发黑
22:02:53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咱也不相信,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可能性姑且说明罢了……”
22:03:06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个就算了”
22:03:13 <<切希尔·柳哨>> “那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要收到这种待遇”
22:03:15 <<罗西亚·拉法姆>> “再试试下水道那位?”
22:03:35 <<罗西亚·拉法姆>> “贾伦娜的话他们姑且有充足的犯案时间”
22:03:41 <<切希尔·柳哨>> “当然,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这个总不会也找不到”
22:03:45 <<罗西亚·拉法姆>> “下水道那位……应该没那么快吧?”
22:04:02 <<福克斯·龙心>> “都试试吧”
22:04:13 <<切希尔·柳哨>> 试图对下水道的使用转生术
22:04:37 <<莫尔度>> 于是切希尔故技重施,又把第二瓶药膏抹在了尸体上
22:04:43 <<莫尔度>> 乔万尼见状,说
22:05:03 <<乔万尼>> “这个药膏一定很贵吧……等一下就算失败,我也会给你们补贴的”
22:05:46 <<罗西亚·拉法姆>> [这家伙会读心的吗!]
22:06:09 <<阿加萨·恩沃尔>> “等结果出来之后队长会亲自跟您谈这个的”
22:06:09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完美得知了队长的喜好]
22:06:19 <<阿加萨·恩沃尔>> [还有人不知道吗!]
22:06:28 <<莫尔度>> 这一回,药膏发出了光芒
22:06:40 <<莫尔度>> 然后逐渐覆盖了尸体的全身
22:07:16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有效果”
22:07:18 <<福克斯·龙心>> “我们队长用的当然是好货”
22:07:25 <<切希尔·柳哨>> “找到了……”
22:07:47 <<切希尔·柳哨>> “诶?为什么啊!”
22:07:57 <<切希尔·柳哨>> “其实女孩子也很可爱的”
22:08:02 <<阿加萨·恩沃尔>> “????”
22:08:09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在说啥?”
22:08:14 <<莫尔度>> 你们看到,尸体上的光芒渐渐褪去
22:08:15 <<罗西亚·拉法姆>> “????”
22:08:21 <<切希尔·柳哨>> “而且还可以获得年轻的身体啊,等一下——”
22:08:24 <<莫尔度>> 尸体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22:08:29 <<叶米·普拉托>> “估摸着是...转生成了女孩子?”
22:08:30 <<切希尔·柳哨>> “……………………”
22:08:31 <<叶米·普拉托>> “诶?”
22:08:31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丧心病狂”
22:08:39 <<切希尔·柳哨>>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22:08:45 <<切希尔·柳哨>> “他拒绝了我的转生!”
22:08:50 <<叶米·普拉托>> “不愿意活着吗!”
22:09:00 <<阿加萨·恩沃尔>> “。。。。”
22:09:17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鬼啊!”
22:09:20 <<福克斯·龙心>> “大概是,死了以后觉得活着太累了吧”
22:09:20 <<叶米·普拉托>> “唔”
22:09:24 <<切希尔·柳哨>> “要是尽享天年,那我也理解了”
22:09:25 <<叶米·普拉托>> “这说明。。。”
22:09:28 <<罗西亚·拉法姆>> 目瞪口大
22:09:30 <<乔万尼>> “这不应该啊……”
22:09:32 <<福克斯·龙心>> “还是问问杀他的人的事情吧”
22:09:32 <<莫尔度>> 乔万尼说
22:09:33 <<切希尔·柳哨>> “但是被人暗杀,为什么不愿意复活?”
22:09:37 <<叶米·普拉托>> “他生前一定干过很多坏事吧”
22:09:45 <<乔万尼>> “按理说,他不可能不愿意复活的”
22:09:55 <<叶米·普拉托>> “不对啊”
22:09:58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死者交谈”
22:10:03 <<乔万尼>> “对了,忘了跟你们说了”
22:10:03 <<叶米·普拉托>> “他死之前还想喝药来着”
22:10:05 <<莫尔度>> 乔万尼说
22:10:08 <<切希尔·柳哨>> “一定要从他嘴里挖出情报”
22:10:19 <<罗西亚·拉法姆>> “审问吗!”
22:10:20 <<乔万尼>> “这名死者的身份已经调查出来了”
22:10:50 <<切希尔·柳哨>> “他是?”
22:10:53 <<叶米·普拉托>> “是什么呢”
22:11:04 <<乔万尼>> “他是内城区的市民”
22:11:22 <<乔万尼>> “是圣·布雷兹酒馆的老板”
22:11:27 <<罗西亚·拉法姆>> “内城区的居民在外城区的下水道被暗杀?”
22:11:39 <<阿加萨·恩沃尔>> “……事情更奇怪了啊”
22:11:47 <<乔万尼>> “事实上,他在内城区有非常良好的声誉”
22:12:06 <<乔万尼>> “还经常来外城区接济穷人”
22:12:17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杀富人?”
22:12:24 <<乔万尼>> “名字是扎克·布雷兹”
22:12:29 <<罗西亚·拉法姆>> [又一个被暗杀的慈善家???]
22:12:59 <<罗西亚·拉法姆>> [背后果然是憎恶污染的势力吗]
22:13:26 <<乔万尼>> “哎,说起来富人,我又想起了外城区曾经发生过的凶杀案”
22:13:30 <<切希尔·柳哨>> “想必是他敏锐地理解了我急需他的接济”
22:13:45 <<切希尔·柳哨>> “他又不想接济我,才不愿意受我恩惠”
22:14:01 <<切希尔·柳哨>> “我们来说说凶杀案吧”
22:14:03 <<福克斯·龙心>> “真的吗!!!!”
22:14:06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你可是有五个奴隶的……”
22:14:08 <<福克斯·龙心>> “又到了”
22:14:19 <<福克斯·龙心>> “毫无线索的时刻了吗”
22:14:24 <<罗西亚·拉法姆>> “白龙奴隶主”
22:14:37 <<叶米·普拉托>> “完全不懂为什么啊........”
22:14:38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轮到你了,死者交谈!”
22:14:38 <<乔万尼>> “你们也知道凶杀案?”
22:14:43 <<阿加萨·恩沃尔>> “奴隶主还能还要求别人的恩惠啊……”
22:14:56 <<切希尔·柳哨>> “啊,我的意思是让您说”
22:14:56 <<叶米·普拉托>> “贾伦娜跟我们提起来的”
22:15:00 <<切希尔·柳哨>> “我听着”
22:15:10 <<叶米·普拉托>> “说我们的情况和那个商人的情况很像”
22:15:14 <<切希尔·柳哨>> “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听说是一个慈善家被杀了?”
22:15:22 <<福克斯·龙心>> 使用死者交谈!
22:15:29 <<乔万尼>> “那你们也知道了吧,有一个经常进行慈善活动的商人被暗杀了”
22:16:14 <<乔万尼>> “事实上,就在那个商人被杀之前,还发生了一件耸人听闻的惨案”
22:16:47 <<叶米·普拉托>> “.................咕”
22:16:50 <<叶米·普拉托>> 咽口水
22:17:22 <<乔万尼>> “我们虽然严防死守,防止任何有污染的生物进入到城区内”
22:17:35 <<阿加萨·恩沃尔>> “嗯……”
22:17:47 <<福克斯·龙心>>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22:17:53 <<乔万尼>> “但在那个商人被杀的几个月前,还是因为未知原因导致污染变异的怪物出现在了城里”
22:18:13 <<福克斯·龙心>> “毕竟久守必失”
22:18:37 <<乔万尼>> “怪物在夜里出现,冲进了一幢民居,把里面的一家八口都撕成了碎片”
22:18:53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这不是久守必失的问题”
22:19:17 <<切希尔·柳哨>> “这是随机杀人,还是刻意而为……然后呢?”
22:19:24 <<阿加萨·恩沃尔>> “真是残暴……”
22:19:26 <<乔万尼>> “当时卡曼达和我一起带队,把怪物扑杀,没有继续造成严重后果”
22:19:55 <<福克斯·龙心>> “多亏了有你们”
22:19:58 <<叶米·普拉托>> “唔,有没有可能是”
22:19:59 <<乔万尼>> “不过我们调查了很久,也不知道这些污染生物是怎么出现在城里的。”
22:20:12 <<叶米·普拉托>> “污染生物是在城里产生的”
22:20:19 <<切希尔·柳哨>> “如果城中有人使用邪恶的魔法的话……”
22:20:37 <<乔万尼>> “这怎么可能呢?这座城市之内是绝对没有污染的”
22:20:59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不是从内部产生”
22:21:09 <<罗西亚·拉法姆>> “就只能是有人从外面放进来了”
22:21:16 <<叶米·普拉托>> “说不定有让人污染的技术呢”
22:21:28 <<乔万尼>> “听说发生了那种事,那幢房子至今都没有人愿意继续居住呢”
22:21:38 <<罗西亚·拉法姆>> “有那个技术早就在城市里造成恐慌了”
22:21:51 <<罗西亚·拉法姆>> “而不是要用暗杀的手段铲除慈善家”
22:21:52 <<切希尔·柳哨>> “房子有调查吗?”
22:22:00 <<阿加萨·恩沃尔>> “我想也是不会有人想住在那……”
22:22:07 <<叶米·普拉托>> “有道理”
22:22:23 <<乔万尼>> “如今我的人手严重不足,要守卫几个主要干道已经是极限了”
22:22:28 <<福克斯·龙心>> “嗯。。。”
22:22:43 <<乔万尼>> “不过你们这么一说,之后我还是会看情况抽调一点人手去调查的”
22:23:25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场也许很难还有有价值的线索了,时间太久了”
22:23:52 <<乔万尼>> “你们不是说能和死者进行交谈吗?”
22:23:58 <<乔万尼>> “赶紧吧”
22:24:09 <<罗西亚·拉法姆>> 盯福克斯
22:24:09 <<叶米·普拉托>> “福克斯”
22:24:12 <<叶米·普拉托>> “时间紧迫啊!”
22:24:16 <<阿加萨·恩沃尔>> “呃……”盯着福克斯
22:24:21 <<福克斯·龙心>> 使用死者交谈!
22:24:24 <<切希尔·柳哨>> “我们去好了,您给我们在地图上标注一下”
22:24:27 <<切希尔·柳哨>> 展开地图
22:24:44 <<阿加萨·恩沃尔>> “你现在就用了啊!”
22:24:53 <<莫尔度>> 对谁使用死者交谈
22:25:12 <<切希尔·柳哨>> 下水道吧
22:25:19 <<福克斯·龙心>> 有灵魂的那个
22:25:33 <<切希尔·柳哨>> 贾伦娜要是真没死,死者交谈不管用吧?
22:25:44 <<莫尔度>> 一个中年男子的虚影出现在了尸体的上空
22:26:24 <<阿加萨·恩沃尔>> “咱还以为要像队长那样多做什么准备”
22:26:29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也忒直接了”
22:27:20 <<福克斯·龙心>> “先生麻烦您了,又要被我们队长打搅一次”
22:27:54 <<福克斯·龙心>> “您能描述一下您死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22:27:57 <<切希尔·柳哨>> “问他会议主题!”
22:28:33 <<切希尔·柳哨>> 那个我们比他清楚吧!
22:28:39 <<虚影>> “影子……”
22:28:40 <<福克斯·龙心>> “会议主题是什么”
22:28:44 <<莫尔度>> 虚影说
22:29:20 <<虚影>> “下一次……危机……对策……”
22:29:29 <<莫尔度>> 虚影回答
22:29:36 <<罗西亚·拉法姆>> “危机?”
22:29:40 <<切希尔·柳哨>> “危机是什么”
22:30:11 <<虚影>> “敌人出现……”
22:30:46 <<切希尔·柳哨>> “我真想复活他再打死他”
22:31:03 <<阿加萨·恩沃尔>> “这说话太费劲了”
22:31:21 <<罗西亚·拉法姆>> “这货揣着这么重要的秘密竟然为了性别就不肯复活讲清楚吗”
22:31:51 <<罗西亚·拉法姆>> “似乎有点高看他们了”
22:31:53 <<切希尔·柳哨>> “不一定是为了性别,那是我瞎猜的”
22:32:07 <<叶米·普拉托>> “我看着都累...”
22:32:07 <<阿加萨·恩沃尔>> “瞎猜猜这个啊!”
22:32:52 <<切希尔·柳哨>> “敌人是谁?”
22:33:24 <<莫尔度>> 问题似乎有些宽泛,虚影一时间卡壳了
22:33:32 <<莫尔度>> 几秒钟之后
22:33:35 <<莫尔度>> 他说
22:33:47 <<虚影>> “刺客……杀人凶手……”
22:34:13 <<切希尔·柳哨>> “啊……好想复活他再打死啊”
22:34:18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是句很正确的废话”
22:34:57 <<福克斯·龙心>> “是谁派出的”
22:36:00 <<莫尔度>> 虚影摇了摇头
22:36:18 <<叶米·普拉托>> “.........咱们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22:36:28 <<切希尔·柳哨>> “没有”
22:36:31 <<叶米·普拉托>> “你问问他为什么不转生?”
22:36:37 <<切希尔·柳哨>> “这人仿佛是个傻子”
22:36:48 <<福克斯·龙心>> 【要不要问问他还有什么知情人?】
22:37:00 <<阿加萨·恩沃尔>> “仿佛仿佛也是多余的”
22:37:06 <<切希尔·柳哨>> [指不定都死了]
22:37:21 <<切希尔·柳哨>> “乔万尼!审问是你的领域吧!”
22:37:23 <<叶米·普拉托>> [问和他开会的都是什么人]
22:37:32 <<切希尔·柳哨>> “来问个问题!”
22:37:33 <<叶米·普拉托>> [感觉会有点用?]
22:37:44 <<乔万尼>> “那……我就不客气了?”
22:37:47 <<莫尔度>> 乔万尼说
22:37:56 <<切希尔·柳哨>> [我来回答你]
22:38:04 <<乔万尼>> “我想想啊……”
22:38:06 <<切希尔·柳哨>> [“朋友……”]
22:38:17 <<叶米·普拉托>> [好,好有道理]
22:38:52 <<乔万尼>> “你们为什么要开秘密会议?”
22:39:02 <<切希尔·柳哨>> [再说只要排查一下这几天死了什么人就好了吧,大致上]
22:39:03 <<莫尔度>> 乔万尼问
22:39:06 <<福克斯·龙心>> 【心疼朋友】
22:39:14 <<阿加萨·恩沃尔>> [为什么突然想笑]
22:39:24 <<罗西亚·拉法姆>> [不如问离下次危机大概还有多久吧]
22:39:25 <<虚影>> “违反……法律……”
22:39:28 <<切希尔·柳哨>> “不是为了找下一次危机的对策吗……”
22:39:30 <<莫尔度>> 虚影说
22:39:38 <<切希尔·柳哨>> “重点在秘密吗!?”
22:39:39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非法集会】
22:40:00 <<罗西亚·拉法姆>> “离下一次危机大概还有多久?”
22:40:16 <<罗西亚·拉法姆>> [对策会导致违法?]
22:40:25 <<虚影>> “…………马上!”
22:40:30 <<莫尔度>> 虚影说
22:40:33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
22:40:41 <<切希尔·柳哨>> “是呢,昨晚还死了个人呢”
22:40:42 <<福克斯·龙心>> “马上啊!”
22:40:44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
22:40:48 <<叶米·普拉托>> “................马上吗!”
22:40:51 <<切希尔·柳哨>> “而且就是杀人凶手杀的人”
22:40:54 <<切希尔·柳哨>> “十分正确”
22:40:58 <<叶米·普拉托>> “这城市好危险啊!”
22:41:10 <<阿加萨·恩沃尔>> “不会这时候瞬间冲进来一拨人吧”
22:41:15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危机不只是杀人这么简单”
22:41:19 <<乔万尼>> “不一定,”乔万尼说
22:41:34 <<乔万尼>> “也可能是想搞什么恐怖袭击之类的事件,而我们政府就是敌人”
22:41:49 <<乔万尼>> “介意我再问一个问题吗?”
22:41:58 <<切希尔·柳哨>> “请随意”
22:42:01 <<阿加萨·恩沃尔>> “问吧”
22:42:26 <<乔万尼>> “你们的对策对这座城市和市民有害吗?”
22:42:52 <<莫尔度>> 虚影再次沉默了
22:42:54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官方人员】
22:42:57 <<莫尔度>> 然后他说
22:43:00 <<虚影>> “…………不知道”
22:43:01 <<罗西亚·拉法姆>> [好微妙的问题]
22:43:03 <<福克斯·龙心>> 【我就不在意这种问题】
22:43:15 <<切希尔·柳哨>> “竟然是不知道”
22:43:18 <<叶米·普拉托>> [他到底有什么用啊!]
22:43:24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这可能是违反法律的地带”
22:43:30 <<福克斯·龙心>> 【毕竟他根本不能判断】
22:43:50 <<切希尔·柳哨>> “这人不是‘生前遵纪守法,为人和善’吗?”
22:43:55 <<阿加萨·恩沃尔>> [绝望了,我也很绝望啊]
22:43:58 <<罗西亚·拉法姆>> “鉴于与会人员的死亡方式”
22:44:22 <<乔万尼>> “是啊……我也很难想象他有可能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22:44:34 <<福克斯·龙心>> 【大概是只能看到遵纪守法的部分。】
22:44:45 <<罗西亚·拉法姆>> “我倾向于‘下一场危机’指的是关于污染对这座城市的入侵”
22:44:58 <<切希尔·柳哨>> “根本就是毫无情报嘛”
22:45:05 <<切希尔·柳哨>> “对贾伦娜要试试吗”
22:45:09 <<乔万尼>> “这是我们官方人员应该考虑的问题”
22:45:34 <<福克斯·龙心>> “问题不是贾丽娜找不到灵魂吗”
22:45:54 <<罗西亚·拉法姆>> “来,先把至今为止的捋一下”
22:46:10 <<切希尔·柳哨>> 【尸体会留存着灵魂的印痕】
22:46:15 <<乔万尼>>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找到证据之前我们不能胡乱怀疑”
22:46:15 <<罗西亚·拉法姆>> “首先是队长在凉亭遭遇了袭击”
22:46:23 <<切希尔·柳哨>> 所以,只要那是尸体,就可以用
22:46:34 <<切希尔·柳哨>> 除非贾伦娜真的是无头骑士哈哈哈
22:46:45 <<乔万尼>> “扎克先生仍然是我们的优秀市民,这依旧是令人发指的凶杀”
22:46:53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是我们遇到了正在准备出城的卡曼达等人”
22:47:22 <<叶米·普拉托>> “我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扎克先生的朋友吧”
22:47:29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我们追寻着蓝衣半身人的踪迹发现了秘密会议的案发现场”
22:47:31 <<福克斯·龙心>> “所以拿贾丽娜也试一下?”
22:47:40 <<罗西亚·拉法姆>> “试一下没坏处”
22:47:51 <<切希尔·柳哨>> “嗯”
22:47:51 <<切希尔·柳哨>> 22:47:58
22:47:51 <<切希尔·柳哨>> 吾主在此福克斯撤回了一条消息
22:48:04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试的结果可能不太令人满意”
22:48:05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秘密会议也是看准卡曼达不在的时机召开的”
22:48:05 <<福克斯·龙心>> 死者交谈
22:48:10 <<阿加萨·恩沃尔>> “……”
22:49:14 <<莫尔度>> 你们要问什么
22:49:26 <<莫尔度>> 这个死者交谈也成功了
22:49:27 <<福克斯·龙心>> “队长请”
22:49:47 <<切希尔·柳哨>> “死亡的地点和死亡时候在做什么吧”
22:50:05 <<切希尔·柳哨>> “既然成功了……看起来真的是被囚禁了灵魂?”
22:50:25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确实是死亡之后被取走了灵魂”
22:50:30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为什么不说话……”
22:50:45 <<莫尔度>> 具体问题是?
22:50:57 <<罗西亚·拉法姆>> “你对关于‘下一场危机’的会议是否知情?”
22:51:34 <<莫尔度>> 贾伦娜的虚影茫然地看着罗西亚
22:51:48 <<叶米·普拉托>> “看起来是不知情”
22:52:01 <<叶米·普拉托>> “你死亡之前去做什么了”
22:52:03 <<阿加萨·恩沃尔>> “看起来你没问对人”
22:52:14 <<罗西亚·拉法姆>> “咦,不是一伙人还是问题不对呢……”
22:52:35 <<福克斯·龙心>> “大概是大家话太杂了”
22:53:03 <<虚影>> “以防……不测……”
22:53:12 <<莫尔度>> 对叶米的问题,影子回答道
22:53:19 <<罗西亚·拉法姆>> “……其实是有关人员吗”
22:53:30 <<叶米·普拉托>> “以防谁的不测”
22:53:34 <<阿加萨·恩沃尔>> “以防不测?这也太前言不搭后语了……”
22:53:48 <<虚影>> “我……”
22:54:04 <<叶米·普拉托>> “.......................”
22:54:07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失败了”
22:54:08 <<罗西亚·拉法姆>> “你认为打算对你不利的人是?”
22:54:41 <<虚影>> “刺客……”
22:54:53 <<阿加萨·恩沃尔>> “熟悉的感觉……”
22:54:57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我们可以全程搜捕刺客了,都是他干的”
22:55:02 <<罗西亚·拉法姆>> “你认为你会因为什么遭到刺客的杀害?”
22:55:03 <<切希尔·柳哨>> “你的死亡地点是?”
22:55:47 <<虚影>> “计划……妨碍……”
22:55:56 <<莫尔度>> 贾伦娜的影子回答罗西亚说
22:56:00 <<虚影>> “凉亭……”
22:56:04 <<莫尔度>> 回答切希尔
22:56:07 <<叶米·普拉托>> “计划.......”
22:56:16 <<叶米·普拉托>> “关于什么计划”
22:56:19 <<叶米·普拉托>> 的
22:56:24 <<叶米·普拉托>> 少个的(
22:57:01 <<虚影>> “找到……地下……秘密……”
22:57:14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2:57:22 <<切希尔·柳哨>> “下水道的洞?”
22:57:24 <<叶米·普拉托>> “啧..............”
22:57:26 <<罗西亚·拉法姆>> “这件事情,违法吗?”
22:57:29 <<切希尔·柳哨>> “等等,那不是一个问题”
22:57:32 <<叶米·普拉托>> “死之前有去见什么人吗”
22:57:41 <<罗西亚·拉法姆>> “不带这样补充的吧!”
22:57:49 <<莫尔度>> 你们一个个的问
22:58:00 <<莫尔度>> 太乱了
22:58:24 <<切希尔·柳哨>> 嗯,就叶子问了
22:58:27 <<福克斯·龙心>> 【慢慢来】
22:58:30 <<切希尔·柳哨>> 真的问了啊!
22:58:38 <<叶米·普拉托>> 真的问了啊!
22:58:44 <<莫尔度>> 先回答罗西亚
22:58:45 <<叶米·普拉托>> 我都没看见(
22:58:46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之前那个人说防危机违法吧
22:58:49 <<虚影>> “不知道”
22:59:00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一模一样”
22:59:11 <<莫尔度>> 然后回答叶子
22:59:27 <<虚影>> “有”
22:59:32 <<叶米·普拉托>> “是谁”
22:59:47 <<虚影>> “……乔万尼”
23:00:13 <<阿加萨·恩沃尔>> “……”
23:00:22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分头之后直接被杀害了”
23:00:25 <<叶米·普拉托>> “............”
23:00:28 <<乔万尼>> “说的没错”
23:00:40 <<乔万尼>> “看来贾伦娜在被杀之前最后去见的人是我”
23:00:40 <<阿加萨·恩沃尔>> “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23:00:54 <<切希尔·柳哨>> “就是我们一起来找您的那次吧”
23:01:02 <<罗西亚·拉法姆>> “……为什么选择独自回凉亭?”
23:01:07 <<叶米·普拉托>> 叶米揉了揉脑袋
23:01:07 <<罗西亚·拉法姆>> 问虚影
23:01:09 <<切希尔·柳哨>> “等等”
23:01:11 <<叶米·普拉托>> 觉得头疼
23:01:14 <<切希尔·柳哨>> “这有什么可问的啊!”
23:01:26 <<切希尔·柳哨>> “她是凉亭老板还能住灯塔吗”
23:01:30 <<莫尔度>> 这个问题要问吗
23:01:38 <<罗西亚·拉法姆>> 问
23:01:46 <<莫尔度>> 你确定吗
23:01:53 <<切希尔·柳哨>> 我投不问一票
23:01:53 <<叶米·普拉托>> 。。。
23:02:00 <<切希尔·柳哨>> 帮你回答“开店”
23:02:17 <<罗西亚·拉法姆>> 人家刚说了知道自己会遭不测吧
23:02:18 <<阿加萨·恩沃尔>> 我投不问,问了也白问……
23:02:44 <<切希尔·柳哨>> 喔,重点在那里吗
23:02:49 <<切希尔·柳哨>> 那你加上前提吧
23:03:02 <<切希尔·柳哨>> 【不过显然她不知道对手行动那么快?】
23:03:03 <<叶米·普拉托>> “乔万尼先生,贾伦娜小姐所谓的和你见面是和我们一起来的那次吗”
23:03:16 <<罗西亚·拉法姆>> 啥前提……
23:03:24 <<罗西亚·拉法姆>> 哦懂了
23:03:29 <<切希尔·柳哨>> 明知道会有不测为什么单独会凉亭
23:03:35 <<阿加萨·恩沃尔>> “就是说为啥知道会遭不测还单独”
23:03:41 <<乔万尼>> “我想应该是的”
23:03:42 <<福克斯·龙心>> “胆子太大了吧”
23:03:49 <<罗西亚·拉法姆>> “你知道自己会有不测,为什么依然选择独自回凉亭?”
23:03:51 <<乔万尼>> “虽然贾伦娜和我之前也经常见面”
23:03:57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问虚影
23:04:00 <<乔万尼>> “不过昨天我们只见过一面”
23:04:07 <<莫尔度>> 虚影回答说
23:04:12 <<虚影>> “以防……不测”
23:04:26 <<切希尔·柳哨>> “防止被我们干掉吗!”
23:04:37 <<叶米·普拉托>> 斜眼瞅罗西亚
23:04:38 <<切希尔·柳哨>> 哭了起来
23:04:42 <<福克斯·龙心>> “难道说,是家里还有什么东西?”
23:04:48 <<莫尔度>>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23:05:04 <<切希尔·柳哨>> “老规矩,乔万尼先生”
23:05:08 <<切希尔·柳哨>> “您来问吧”
23:06:05 <<乔万尼>> “呃……那我想想”
23:06:37 <<乔万尼>> “地下的秘密是指什么?”
23:07:23 <<莫尔度>> 听到这个问题,贾伦娜的影子突然激动了起来
23:07:42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3:07:43 <<罗西亚·拉法姆>> “?”
23:07:52 <<虚影>> “邪恶的……邪恶的……邪恶的……邪恶的……必须阻止!!”
23:08:18 <<莫尔度>> 说完,影子就消失了
23:09:29 <<罗西亚·拉法姆>> “……”
23:09:35 <<罗西亚·拉法姆>> [莫尔度?]
23:09:49 <<叶米·普拉托>> [不是他还能是谁]
23:09:51 <<乔万尼>> “看来”
23:10:02 <<乔万尼>> “我的老朋友贾伦娜,似乎觉得地下有什么东西”
23:10:29 <<乔万尼>> “但地下仅仅只是旧城市的遗址而已,哪可能有什么邪恶的东西”
23:10:33 <<叶米·普拉托>> [要和乔万尼说吗]
23:10:33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还不是一般的东西”
23:10:41 <<福克斯·龙心>> “让我们再去探探?”
23:10:46 <<莫尔度>>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23:11:02 <<阿加萨·恩沃尔>> “她这个表现的话,真有什么也难说……”
23:11:03 <<乔万尼>> “比起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我更愿意先抓捕犯人”
23:11:07 <<罗西亚·拉法姆>> “您觉得这两起凶杀案有可能出自同一个目的吗?”
23:11:10 <<切希尔·柳哨>> “她和你说过什么吗”
23:11:28 <<切希尔·柳哨>> “昨天见面的时候”
23:11:28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这座城市有什么除了我们之外人尽皆知的秘密”
23:11:36 <<乔万尼>> “她听信了什么谣言,甚至说遭遇了邪恶污染都是有可能的,怎么能全盘相信呢”
23:11:55 <<乔万尼>> “没说过什么特别的啊,不就是报案吗”
23:12:03 <<罗西亚·拉法姆>> “……”
23:12:07 <<乔万尼>> “什么目的?”
23:12:12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个人藏了话呢]
23:13:04 <<叶米·普拉托>> “...............你连你的老朋友都不相信了么”
23:13:09 <<叶米·普拉托>> 过一个谗言观色
23:13:11 <<叶米·普拉托>> 查
23:13:23 <<莫尔度>> 过一个
23:13:27 <<福克斯·龙心>> .d d20+15 查
23:13:30 <<隐秘力>> @吾主在此福克斯  d20+15 查 因为:查,掷骰:(2 =2)+15 =17
23:13:34 <<罗西亚·拉法姆>> “两人都直接死于割喉……都声称自己知道一些危机或是邪恶计划,并且正在阻止”
23:13:34 <<福克斯·龙心>> 噗叽
23:13:39 <<叶米·普拉托>> .d d20+8 查
23:13:40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很谗言
23:13:41 <<隐秘力>> @漫雨星光小米叶  d20+8 查 因为:查,掷骰:(12 =12)+8 =20
23:14:11 <<乔万尼>> “不是我不想相信她……”
23:14:17 <<乔万尼>> “实在是她说的话太荒谬了啊”
23:14:36 <<叶米·普拉托>> [乔万尼有所隐瞒啊.......]
23:14:51 <<罗西亚·拉法姆>> “荒谬吗”
23:14:58 <<阿加萨·恩沃尔>> [那也要看哪方面的隐瞒……]
23:15:08 <<罗西亚·拉法姆>> “这座城市对地下进攻也是严防死守吗?”
23:15:19 <<叶米·普拉托>> “这个城市的每个人内心都有小秘密吗”
23:15:25 <<叶米·普拉托>> 悲哀的看着乔万尼
23:15:43 <<乔万尼>> “当然,要知道覆盖城市的法术是球型的”
23:15:50 <<福克斯·龙心>> 【我觉得只是守护城市的秘密】
23:15:51 <<乔万尼>> “即使是地下,敌人也很难攻进来”
23:16:15 <<罗西亚·拉法姆>> “饶是如此却依然出现了潜入的污染凶杀者”
23:16:32 <<切希尔·柳哨>> “线索漂亮地断掉了”
23:16:49 <<切希尔·柳哨>> “说起来,乔万尼先生,城里允许智慧不死生物进入吗?”
23:16:51 <<乔万尼>> “好好好……就算真如你们所说的,有某种邪恶计划”
23:16:54 <<切希尔·柳哨>> “如果付钱的话”
23:17:11 <<乔万尼>> “那么我们把那个刺客给抓出来,审问他”
23:17:14 <<乔万尼>> “不是更好嘛”
23:17:23 <<乔万尼>> “这是绝对禁止的”
23:17:30 <<乔万尼>> “要知道,不死生物本身就意味着污染”
23:18:10 <<切希尔·柳哨>> “进城的时候,你们会侦测不死?”
23:18:28 <<乔万尼>> “你们这就孤陋寡闻了”
23:19:09 <<乔万尼>> “事实上,不死生物作为一个负能量的辐射源”
23:19:15 <<乔万尼>> “本身就会带有一定的污染”
23:19:29 <<乔万尼>> “所以,只要侦测污染,就能侦测出不死生物了”
23:20:10 <<切希尔·柳哨>> “原来如此……”
23:20:20 <<切希尔·柳哨>> “但是凉亭二楼有个房客好像就是不死生物……”
23:20:36 <<乔万尼>> “哈?”
23:20:40 <<罗西亚·拉法姆>> “不死生物携带的污染直接超越了入城的准许标准吗?”
23:20:40 <<乔万尼>> “那怎么可能?”
23:21:16 <<切希尔·柳哨>> “是一位画家,我们没有直接见过他”
23:21:28 <<乔万尼>>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他是不死生物的?”
23:21:45 <<切希尔·柳哨>> “使用法术力量调查他的画时,得到了作者是不死生物的情报”
23:22:17 <<乔万尼>> “这……”
23:22:29 <<乔万尼>> “如果你们获得的情报属实的话”
23:22:56 <<乔万尼>> “那说不定,当年怪物进入外城区的事件可能再次发生”
23:23:05 <<乔万尼>> “这是重大危机!”
23:23:20 <<叶米·普拉托>> [画家隔壁那屋好像也是高污染?]
23:23:21 <<福克斯·龙心>> “原来如此”
23:23:35 <<切希尔·柳哨>> “他是中体型生物,看起来是男性,叫什么来着……”
23:24:07 <<切希尔·柳哨>> “在下水道的现场,我的辛迪闻到了颜料的气味,说不定是他呢”
23:24:21 <<乔万尼>> “这确实有可能……”
23:24:43 <<乔万尼>> “我觉得应该再去调查一下那个画家的物品,说不定会有所收获”
23:25:04 <<福克斯·龙心>> “好的”
23:25:09 <<切希尔·柳哨>> “嗯,你可以派人试试,都是一些看起来很扭曲恶心的画……”
23:25:19 <<乔万尼>> “我去找检测局的人调取一下入城的名单”
23:25:24 <<乔万尼>> “这件事情能拜托你们吗?”
23:25:27 <<切希尔·柳哨>> “另外用同样的手段,我们还得知杀害贾伦娜的是一个穿皮夹克的半身人”
23:25:29 <<切希尔·柳哨>> “没问题”
23:25:48 <<阿加萨·恩沃尔>> “这还是没问题的”
23:26: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小物件
23:26:03 <<乔万尼>> “半身人?”
23:26:06 <<罗西亚·拉法姆>> 进行阅读物体
23:26:41 <<莫尔度>> 罗西亚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支羽毛笔
23:26:43 <<莫尔度>> 你要拿吗
23:27:32 <<罗西亚·拉法姆>> 拿吧,试图装作画出之前阅读出来的皮夹克半身人的样子
23:27:45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进行阅读物体,过个手艺?
23:27:56 <<莫尔度>> 你没受训吧,绘画
23:28:10 <<叶米·普拉托>> hhh
23:28:12 <<罗西亚·拉法姆>> 手艺不用受训吧?
23:28:16 <<莫尔度>> 啊,未受训可
23:28:17 <<莫尔度>> 过一个
23:28:33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23:28:34 <<隐秘力>> @万疵必补罗西亚  1d20+6  掷骰:(14 =14)+6 =20
23:29:00 <<莫尔度>> 罗西亚有模有样地画出了一个半身人的大致图像
23:29:19 <<切希尔·柳哨>> “哟,画得还真像,你平时没少偷看我吧”
23:30:01 <<罗西亚·拉法姆>> “不是在画你啊!”
23:30:04 <<阿加萨·恩沃尔>> “半身人都是一个长相吗!”
23:30:13 <<切希尔·柳哨>> 【大致图像】
23:30:35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罗西亚”
23:30:42 <<福克斯·龙心>> “手艺真棒”
23:30:46 <<罗西亚·拉法姆>> [咦……前几分钟没有信息?]
23:31:20 <<叶米·普拉托>> [直接说结论...........]
23:31:4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若无其事地放回羽毛笔
23:31:55 <<罗西亚·拉法姆>> [31岁男性人类,不是水手长的信息]
23:32:08 <<罗西亚·拉法姆>> [这家伙,回避侦测?]
23:32:34 <<阿加萨·恩沃尔>> [诶……?要不要套一下这支笔的来历]
23:32:42 <<切希尔·柳哨>> “咳、咳,乔万尼先生,问您个问题,别见怪啊”
23:32:59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是卡曼达的信息,毕竟我们还没问卡曼达的种族]
23:33:12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先生多大年纪了,结婚了吗?”
23:33:19 <<福克斯·龙心>> 【好直接!】
23:33:22 <<罗西亚·拉法姆>> [不过至少好消息是,那个男性人类是个好人]
23:33:34 <<阿加萨·恩沃尔>> [毕竟是队长啊]
23:33:37 <<乔万尼>> “哈哈,小姐您对他有兴趣吗?”
23:33:37 <<罗西亚·拉法姆>> “呃,队长,这话题,有点,跳跃啊”
23:33:41 <<福克斯·龙心>> 【会被误会吧队长】
23:33:47 <<乔万尼>> “要知道,卡曼达大人可是个彻底的工作狂”
23:33:58 <<切希尔·柳哨>> “因为他很帅嘛”
23:34:01 <<乔万尼>> “对于爱情结婚都不太感兴趣的”
23:34:10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小姐至今未婚,也见识过很多帅哥了”
23:34:13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队长”
23:34:38 <<乔万尼>> “他一心扑在城市的工作上,所以别看他额头上皱纹多,也就三十来岁”
23:34:41 <<福克斯·龙心>> “队长一直在寻找命中的那个他”
23:34:54 <<阿加萨·恩沃尔>> “说不定就碰上合适的了”
23:35:05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桌子和笔大概都是卡曼达的]
23:35:28 <<阿加萨·恩沃尔>> [咱想也差不多]
23:35:29 <<切希尔·柳哨>> “看来我可以多和他接触一下……嘿嘿嘿”
23:35:54 <<乔万尼>>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女性追求过他了,不过还没有成功的呢”
23:36:18 <<切希尔·柳哨>> “不会那个半红龙也对他有意思吧?”
23:36:20 <<叶米·普拉托>> “我对我们队长还是很有信心的”
23:36:29 <<罗西亚·拉法姆>> [卡曼达从箱子里拿出了这只羽毛笔]
23:36:33 <<乔万尼>> “不不”
23:36:37 <<乔万尼>> “你说绮莉啊……”
23:36:48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似乎被另一个人从陈列架上拿了下来]
23:36:49 <<福克斯·龙心>> “思”
23:36:59 <<罗西亚·拉法姆>> [而那另一个人的信息我没能得到]
23:37:06 <<切希尔·柳哨>> [陈列架?听起来怎么觉得挺贵重的]
23:37:09 <<乔万尼>> “那个小怪物一心只喜欢干架,除了女爵,谁说话她都不听的”
23:37:13 <<乔万尼>> “更别说卡曼达了”
23:37:30 <<切希尔·柳哨>> [这个信息倒是和贾伦娜的一样]
23:37:3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在室内里观察类似陈列架和箱子的物品的位置
23:37:59 <<莫尔度>> 罗西亚没有在室内看到类似于陈列架的东西
23:38:11 <<切希尔·柳哨>> “和这么一位出去也挺难的啊……卡曼达先生……”
23:38:16 <<莫尔度>> 箱子是一个很粗糙的木箱,也不在房间里
23:38:18 <<罗西亚·拉法姆>> “哦?那半红龙听起来很有身份啊”
23:38:26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直接听命于女爵”
23:38:50 <<乔万尼>> “说是有身份呢……大概也只能说算个高级打手吧”
23:39:01 <<乔万尼>> “我想女爵只是看中她的战斗力”
23:39:03 <<福克斯·龙心>> “是啊,很有趣的来历”
23:39:05 <<罗西亚·拉法姆>> [都不在这间房间里……会是谁拿过来的呢,如果不是水手长]
23:40: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水手长的那句话进行察言观色
23:40:20 <<莫尔度>> 哪句
23:40:45 <<罗西亚·拉法姆>> 只能算是高级打手那句
23:41:04 <<莫尔度>> 过一个
23:41:27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1
23:41:29 <<隐秘力>> @万疵必补罗西亚  1d20+1 掷骰:(9 =9)+1 =10
23:41:36 <<切希尔·柳哨>> “八卦也就聊这么多吧,在卡曼达回来以前,我要争取做出点吸引他的功绩才好”
23:41:36 <<切希尔·柳哨>> “接下来我们直接去检测局吗?给我们个信物一类的吧”
23:42:14 <<乔万尼>> “嗯?”
23:42:29 <<乔万尼>> “检测局还是由我去吧,你们再去看看凉亭那边有什么情况吧”
23:42:39 <<福克斯·龙心>> “好的”
23:42:45 <<福克斯·龙心>> “找找第一现场”
23:42:46 <<乔万尼>> “要知道,检测局是机密机构,你们不太方便进入”
23:43:04 <<阿加萨·恩沃尔>> “也好……毕竟我们对那还熟”
23:44:15 <<切希尔·柳哨>> 【原来刚才是说‘再检查一下画家的物品’这句交给我们啊!】
23:44:24 <<切希尔·柳哨>> 【但我们都检查两遍了(。】
23:45:11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咱也想说检查两遍了]
23:45:11 <<乔万尼>> “啊,对了”
23:45:29 <<莫尔度>> 乔万尼从桌子上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切希尔
23:45:34 <<切希尔·柳哨>> “嗯?”
23:45:38 <<切希尔·柳哨>> 接过
23:45:46 <<乔万尼>> “这是3000金币,你们的补贴”
23:46:21 <<福克斯·龙心>> “多谢”
23:46:38 <<切希尔·柳哨>> “多谢了,可惜两次都没派上用场……”
23:46:48 <<切希尔·柳哨>> “我的魅力还不够吗……”
23:46:58 <<乔万尼>> “哎呀,不碍事,你们想要帮忙的意思我还是能体会到的”
23:47:12 <<福克斯·龙心>> “不,队长你的魅力完全足够”
23:48:03 <<切希尔·柳哨>> “您要是调排查到其他死者的身份,麻烦告诉我们一声”
23:48:11 <<乔万尼>> “当然”
23:48:17 <<乔万尼>> “你们确实帮大忙了”
23:48:28 <<切希尔·柳哨>> “真是的,到底为什么不想转生……太难懂了”
23:48:28 <<切希尔·柳哨>> 碎碎念
23:48:48 <<切希尔·柳哨>> “我们走了!”
23:49:01 <<乔万尼>> “嗯,我也去了”
23:49:15 <<莫尔度>> 乔万尼调集了几个守卫之后,和你们一起出了门
23:49:15 <<叶米·普拉托>> “走喽”
23:49:18 <<阿加萨·恩沃尔>> “那,出发吧”
23:49:21 <<福克斯·龙心>> 走
23:49:23 <<切希尔·柳哨>> 走
23:49:37 <<罗西亚·拉法姆>> “再怎么说,这个城区现在最高的管理者是你,我们终究只是新来的市民,若有机密不便透露是理所当然”
23:49:37 <<罗西亚·拉法姆>> “但我希望,你说的抓到刺客更好,是因为你真的认为自己能抓到”
23:49:43 <<罗西亚·拉法姆>> 说完跟上(
23:50:06 <<切希尔·柳哨>> “哈?你这是在挑衅吗,真不会说话”
23:50:17 <<莫尔度>> 看着罗西亚,水手长似乎欲言又止
23:50:23 <<莫尔度>> 不过他还是带着部下离开了
23:51:00 <<切希尔·柳哨>> “走了走了”
23:51:32 <<莫尔度>> 于是,你们很快又来到了凉亭?
23:51:39 <<切希尔·柳哨>> “中体型刺客,神秘刺客,皮夹克半身人,蓝衣服半身人……还有不死画家啊……”
23:51:39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死人支支吾吾也就算了,他可是活的”
23:51:41 <<切希尔·柳哨>> 嗯
23:51:52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我们在这还有什么可做的呢”
23:52:15 <<阿加萨·恩沃尔>> “这才几天,这都第几次来这了……”
23:52:20 <<莫尔度>> 凉亭门口,仍然有两个鸟喙面具在执勤
23:52:24 <<切希尔·柳哨>> 大肆调查画家物品吧(
23:52:32 <<莫尔度>> 不过墙上能看到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23:53:06 <<切希尔·柳哨>> “嘶……诸位辛苦了”
23:53:17 <<莫尔度>> 两人点了点头
23:53:32 <<阿加萨·恩沃尔>> “二位注意安全”
23:54:00 <<福克斯·龙心>> “辛苦了”
23:54:13 <<罗西亚·拉法姆>> “除非我能从画家的东西上摸到其他犯人的使用记录”
23:54:34 <<切希尔·柳哨>> “谁知道呢?至少这次我们是正大光明调查了”
23:55:01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在柜台找找登记簿什么的
23:55:29 <<莫尔度>> 你找到了登记簿
23:56:11 <<莫尔度>> 你要查看什么?
23:56:26 <<切希尔·柳哨>> 从后往前看
23:56:53 <<莫尔度>> 你看到了最后入住的房客
23:56:55 <<莫尔度>> 是你们
23:57:26 <<切希尔·柳哨>> 有其他信息吗
23:57:34 <<切希尔·柳哨>> 没有继续看
23:57:44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个不死生物连污染检测都避过去了,登记的身份信息是伪造的可能性也很大”
23:57:44 <<莫尔度>> 名字,居住时间
23:57:52 <<莫尔度>> 然后是“威廉·艾略特”
23:57:59 <<莫尔度>> 也就是那个画家
23:58:22 <<切希尔·柳哨>> “只有名字和居住时间啊…………”
23:58:36 <<切希尔·柳哨>> “这不是完全没用嘛,唉”
23:58:39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只是个旅馆的登记簿”
23:58:43 <<切希尔·柳哨>> “要读吗?”
23:58:5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画家的居住时间
23:59:35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即使读,也只能通过写在登记簿上的笔,而且还得是他们自己的登记”
0:00:11 <<福克斯·龙心>> “房间去摸摸?”
0:00:21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目前所知的由自己书写的身份信息大概只有我们入城时的登记簿”
0:00:46 <<莫尔度>> 你看着登记簿上写着“2天
0:00:51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画家的想必已经被我们五个人的记录覆盖了”
0:01:11 <<罗西亚·拉法姆>> “……”
0:01:15 <<切希尔·柳哨>> “好了,上楼吧”
0:01:29 <<切希尔·柳哨>> “看看东西还在不在啊”
0:02:20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楼上威廉的房间
0:02:24 <<罗西亚·拉法姆>> “之前画家的东西还在,也就是说直到贾伦娜遇害为止离画家入住凉亭的时间是两天”
0:02:47 <<切希尔·柳哨>> “是啊,他就是在我们之前入住的嘛”
0:03:00 <<罗西亚·拉法姆>> “算上遇刺调查发现他不在的那天的话”
0:03:23 <<莫尔度>> 房间里的摆设
0:03:31 <<莫尔度>> 看起来似乎依旧没有区别
0:03:36 <<莫尔度>> 你们要检查一下吗?
0:03:41 <<切希尔·柳哨>> 当然
0:03:44 <<切希尔·柳哨>> 也没别的事可以干!
0:03:45 <<罗西亚·拉法姆>> “他住了最多只有一天”
0:03:49 <<切希尔·柳哨>> 地毯式搜索!
0:03:49 <<莫尔度>> 过一个搜索
0:03:58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0:04:00 <<隐秘力>> @万疵必补罗西亚  1d20+6 掷骰:(2 =2)+6 =8
0:04:02 <<切希尔·柳哨>> 每个人都取20吧(
0:04:05 <<阿加萨·恩沃尔>> .d 1d20+5
0:04:08 <<隐秘力>> @夜羽堕天阿加萨  1d20+5 掷骰:(3 =3)+5 =8
0:04:19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取2和3
0:04:30 <<莫尔度>> 你们开始在房间里彻底翻找起来
0:04:39 <<莫尔度>> 不过没过多久,你们就发现了一个决定性的不同
0:04:46 <<莫尔度>> 那把燧发枪,不见了
0:04:54 <<罗西亚·拉法姆>> “…………!”
0:05:01 <<切希尔·柳哨>> “看来他回来过呢”
0:05:08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昨晚的就是?”
0:05:09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有谁带走了燧发枪吗”
0:05:14 <<罗西亚·拉法姆>> “……”
0:05:24 <<切希尔·柳哨>> “我可是有好好放回去的”
0:05:27 <<罗西亚·拉法姆>> “他突然要这把枪做什么?”
0:05:38 <<叶米·普拉托>> “画家说不定就是刺客那一伙的呢”
0:05:45 <<叶米·普拉托>> “回来杀人顺手就拿走了”
0:05:48 <<叶米·普拉托>> “有这个可能”
0:05:49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当初应该在枪上做点手脚的”
0:05:59 <<罗西亚·拉法姆>> “不如说最有可能就是这样”
0:06:2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找找之前绷带佬住的房间
0:06:47 <<莫尔度>> 你来到了之前干瘦老头的房间
0:06:54 <<莫尔度>> 里面依旧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0:06:58 <<莫尔度>> 不过已经人去房空了
0:07:24 <<罗西亚·拉法姆>> “……唉”
0:07:26 <<阿加萨·恩沃尔>> “搬走了?”
0:07:28 <<切希尔·柳哨>> 搜索
0:07:43 <<叶米·普拉托>> “这种程度的污染也不违反这个城市的规定吗”
0:07:4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床单进行阅读物体
0:07:50 <<切希尔·柳哨>> .d 1d20+3
0:07:52 <<隐秘力>> @告死天使切希尔  1d20+3  掷骰:(16 =16)+3 =19
0:08:03 <<莫尔度>> 罗西亚阅读了床单,这是属于贾伦娜的
0:08:09 <<莫尔度>> 信息依旧是之前那些
0:08:24 <<罗西亚·拉法姆>> “呃……光是使用过的不算吗”
0:08:41 <<阿加萨·恩沃尔>> “那看来没什么变化……”
0:08:4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寻找类似绷带一样的物品
0:08:44 <<切希尔·柳哨>> “这才精确”
0:08:48 <<切希尔·柳哨>> 看看垃圾桶
0:08:49 <<福克斯·龙心>> “出命案搬走也算合理”
0:08:50 <<罗西亚·拉法姆>> .d 1d20+6 搜索
0:08:52 <<隐秘力>> @万疵必补罗西亚  1d20+6 搜索 因为:搜索,掷骰:(14 =14)+6 =20
0:09:17 <<莫尔度>> 罗西亚没有找到绷带
0:09:22 <<切希尔·柳哨>> “啊,窗台”
0:09:31 <<切希尔·柳哨>> 看看那是什么
0:09:31 <<罗西亚·拉法姆>> “全带走了……?连废弃的都?”
0:09:55 <<罗西亚·拉法姆>> “对于普通人来说的话,污染不用太多就会到达致死量”对叶米
0:09:55 <<莫尔度>> 切希尔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
0:10:01 <<莫尔度>> 同时,罗西亚也发现了
0:10:04 <<罗西亚·拉法姆>> “?”
0:10:20 <<莫尔度>> 在窗台上,有人用手指
0:10:30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了?”
0:10:33 <<莫尔度>> 在落的灰尘上写了一行字
0:11:00 <<莫尔度>> “复仇之时已经来临,回归母亲的怀抱吧。————皮克曼”
0:11:11 <<罗西亚·拉法姆>> “…………”
0:11:19 <<叶米·普拉托>> “...........皮克曼”
0:11:22 <<莫尔度>> 旁边还有撕下的一个纸片
0:11:24 <<叶米·普拉托>> “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0:11:27 <<莫尔度>> 上面似乎还画着油画
0:11:4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拿起纸片进行阅读物体
0:11:44 <<切希尔·柳哨>> “这种风格很眼熟呢……”
0:11:48 <<切希尔·柳哨>> “母亲的……”
0:12:04 <<福克斯·龙心>> “?”
0:12:29 <<切希尔·柳哨>> “之前画家的油画上不是也写了什么长眠的母亲吗?”
0:12:54 <<罗西亚·拉法姆>> “是画家留下的”
0:13:11 <<阿加萨·恩沃尔>> “画家在这留下字?”
0:13:19 <<切希尔·柳哨>> “但为什么是这间啊……”
0:13:24 <<罗西亚·拉法姆>> “至少纸片是他的”
0:13:31 <<切希尔·柳哨>> “皮克曼是他的真名?”
0:14:19 <<切希尔·柳哨>> 看看窗户有没有锁
0:14:21 <<阿加萨·恩沃尔>> “也难说的感觉”
0:14:32 <<福克斯·龙心>> “不懂啊”
0:14:34 <<罗西亚·拉法姆>> “有两种可能”
0:14:54 <<莫尔度>> 窗户没有锁
0:14:56 <<罗西亚·拉法姆>> “一是干瘦老头与此有关”
0:15:08 <<罗西亚·拉法姆>> “二是他知道我们还会回来”
0:16:01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事情仍然完全处于他们的掌控之中”
0:16:36 <<罗西亚·拉法姆>> “说起来,水手长去监察站,而我们到凉亭……”
0:16:45 <<辛迪>> “话说,话说”
0:16:46 <<莫尔度>> 辛迪说
0:16:57 <<辛迪>> “这张纸片上面画的什么啊?”
0:17:03 <<罗西亚·拉法姆>> “下水道呢?明明线索指向地下,他为什么对下水道只字不提?”
0:17:11 <<辛迪>> “看起来,好像是……石头?”
0:17:1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纸片上的油画进行辩识
0:18:58 <<切希尔·柳哨>> “嗯?看出来了吗”
0:19:10 <<阿加萨·恩沃尔>> “所以这是?”
0:19:41 <<罗西亚·拉法姆>> “让我回忆一下之前我有没有在房间里见过它……”
0:20:59 <<罗西亚·拉法姆>> 想了想我还是选择直接去隔壁对照
0:21:30 <<切希尔·柳哨>> “那个山的画?”
0:21:34 <<莫尔度>> 你们回到了画家的房间,并拿出他的油画进行对照
0:21:52 <<莫尔度>> 几分钟后,罗西亚找到了一幅油画
0:22:17 <<莫尔度>> 这幅画的边缘都被撕破,但中央画出的内容仍然能够看清
0:23:16 <<莫尔度>> 那是一幢被焚烧的楼房,黑色的焦痕在灰色的墙壁上肆意扭曲着,破败的房顶下露出腐朽的木质家具
0:23:52 <<切希尔·柳哨>> “也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0:23:57 <<莫尔度>> 月光照耀着它,但楼房处于阴影中,在那阴影中,不可名状的怪物和楼房的影子融为一体
0:24:12 <<莫尔度>> 撕下的油画,正是楼房的一角
0:25:14 <<罗西亚·拉法姆>> “月光无法穿透的阴影……内部腐朽的燃烧的楼房……”
0:25:42 <<切希尔·柳哨>> “大小姐倒是可能喜欢这种东西”
0:26:01 <<莫尔度>> save
0:26:14 <<罗西亚·拉法姆>> save
0:26:15 <<叶米·普拉托>> SAVE
0:26:21 <<切希尔·柳哨>> save
0:26:28 <<莫尔度>> 终于获得了线索之后,你们意识到,下一趟旅途可能就通往地狱
0:26:29 <<阿加萨·恩沃尔>>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2-25, 周二 15:43:12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5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
« 回帖 #1 于: 2017-04-01, 周六 23:38:44 »
Loot
劇透 -   :
3000金币

Xp
劇透 -   :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22:37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六】
« 回帖 #2 于: 2017-04-02, 周日 01:11:07 »
不,没洗的衣服是什么啊! :em017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
« 回帖 #3 于: 2017-04-02, 周日 12:43:07 »
不,没洗的衣服是什么啊! :em017
想着迟一点洗也可以……不知不觉就攒了俩礼拜的衣服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24:57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
« 回帖 #4 于: 2017-04-02, 周日 15:09:16 »
不,没洗的衣服是什么啊! :em017
想着迟一点洗也可以……不知不觉就攒了俩礼拜的衣服
:em017我还以为真是二团的衣服,心说不是下水道出来之后洗了一次么(x
« 上次编辑: 2017-05-01, 周一 22:26:29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
« 回帖 #5 于: 2018-09-07, 周五 01:35:39 »
下水道的违法集会,具体违哪些法条未知,可能与污染有关;关联者可能有两个以上与外城区贫民接触的慈善家,并且于污染事件有涉案嫌疑;下水道存在“极恶”性危机,并且是水手长(应该还有其他势力)缄口不言的,可能牵扯到城市更深层的什么;老板娘灵魂被禁锢的原因不确定,结合所言看她可能是“外人”里最接近真相的;老病患的下落不明,他可能就是阴谋的一部分;包括半身人在内的多名刺客、不死者画家以及“母亲”“复仇”“火烧房子”线索太少,可以确定他或者伪装成他的什么人及其同伙仍在近处行动…就记到这里吧(顺便对着两次转生都没得用的切小姐——满·足地愉悦一把;还有罗西亚…老样子呢看得又厌又服,切
« 上次编辑: 2018-09-07, 周五 01:39:02 由 ysh »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
« 回帖 #6 于: 2018-09-07, 周五 09:33:20 »
下水道的违法集会,具体违哪些法条未知,可能与污染有关;关联者可能有两个以上与外城区贫民接触的慈善家,并且于污染事件有涉案嫌疑;下水道存在“极恶”性危机,并且是水手长(应该还有其他势力)缄口不言的,可能牵扯到城市更深层的什么;老板娘灵魂被禁锢的原因不确定,结合所言看她可能是“外人”里最接近真相的;老病患的下落不明,他可能就是阴谋的一部分;包括半身人在内的多名刺客、不死者画家以及“母亲”“复仇”“火烧房子”线索太少,可以确定他或者伪装成他的什么人及其同伙仍在近处行动…就记到这里吧(顺便对着两次转生都没得用的切小姐——满·足地愉悦一把;还有罗西亚…老样子呢看得又厌又服,切
噗,这对罗西亚的迷之傲娇语气(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七】
« 回帖 #7 于: 2018-09-10, 周一 22:53:57 »
下水道的违法集会,具体违哪些法条未知,可能与污染有关;关联者可能有两个以上与外城区贫民接触的慈善家,并且于污染事件有涉案嫌疑;下水道存在“极恶”性危机,并且是水手长(应该还有其他势力)缄口不言的,可能牵扯到城市更深层的什么;老板娘灵魂被禁锢的原因不确定,结合所言看她可能是“外人”里最接近真相的;老病患的下落不明,他可能就是阴谋的一部分;包括半身人在内的多名刺客、不死者画家以及“母亲”“复仇”“火烧房子”线索太少,可以确定他或者伪装成他的什么人及其同伙仍在近处行动…就记到这里吧(顺便对着两次转生都没得用的切小姐——满·足地愉悦一把;还有罗西亚…老样子呢看得又厌又服,切
噗,这对罗西亚的迷之傲娇语气(
:em005···才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