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五】暗流  (阅读 1084 次)

副标题: 阿加萨·恩沃尔选手荣获第53届焦灼射线使用艺术大赛冠军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3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1.21 第十五次记录

20:17:08 <<莫尔度>> 上回说到,你们跟踪着神秘的半身人男子潜入了下水道
20:17:08 <<莫尔度>> 来到了一个类似于废弃牢房的地方
20:17:08 <<莫尔度>> 不慎中了设下的陷阱
20:17:08 <<莫尔度>> 不死生物们朝着你们猛扑过来
20:18:03 <<莫尔度>> 先攻检定
20:18:1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  = 18  = 18
20:18:20 <<隐秘力>> @吃心月光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2  = 14+2  = 16
20:18:33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10  = 6+10  = 16
20:18:33 <<隐秘力>> @湖畔高歌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3  = 16+3  = 19
20:18:44 <<罗西亚·拉法姆>> 我现在能对这些肉块过知识吗
20:18:47 <<阿加萨·恩沃尔>>  .r 1d20+10  第二次
20:18:55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肉块A,投出了:(6)+4  = 6+4  = 10
20:18:57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第二次,投出了:(14)+10  = 14+10  = 24
20:19:05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肉块B,投出了:(1)+4  = 1+4  = 5
20:19:09 <<切希尔·柳哨>> 发动英勇迅捷
20:19:10 <<阿加萨·恩沃尔>> 取高24
20:19:12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12  = 7+12  = 19
20:19:16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血雾,投出了:(14)+9  = 14+9  = 23
20:19:39 <<莫尔度>> 可以,宗教知识
20:20:19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宗教知识,投出了:(15)+15  = 15+15  = 30
20:20:33 <<隐秘力>> @吃心月光罗西亚因为:故事大全之其实我不记得有多少了,投出了:(5)+11  = 5+11  = 16
20:22:24 <<莫尔度>> R1 阿加萨
20:22:26 <<福克斯·龙心>> “这是,腐囊,一种寄生不死生物,喜欢爬人”
20:22:29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东西……我居然辨认不出”
20:22:49 <<阿加萨·恩沃尔>> “爬人是个啥啊!”
20:22:57 <<切希尔·柳哨>> “全、全军撤退!”
20:23:03 <<叶米·普拉托>> “........明明刚才我看还是死人的!”
20:23:06 <<福克斯·龙心>> “就是,奇怪的play”
20:23:09 <<阿加萨·恩沃尔>> 火球术炸
20:23:27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都受伤了,不适合在这里和他们纠缠,全员退到门口吧”
20:25:17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5, 19, 17, 1)+5  = 52+5  = 57
20:25:37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8)+11  = 18+11  = 29
20:25:42 <<莫尔度>> 过个伤害
20:25:57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1, 6, 2, 5, 1, 3, 5, 1, 2)  = 32  = 32
20:26:22 <<莫尔度>> 阿加萨的指尖射出一点火星
20:26:23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撒丫子撤……
20:27:01 <<莫尔度>> 将桌椅和敌人的所在处化为了一片火海
20:27:21 <<阿加萨·恩沃尔>> 过
20:27:50 <<莫尔度>> 从烟雾和火焰当中
20:27:57 <<莫尔度>> 一个血红的身影扑了出来
20:28:32 <<莫尔度>> 人形血雾的双臂化作卷须,朝着切希尔席卷而去
20:29:26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接触,投出了:(13)+11  = 13+11  = 24
20:30:18 <<莫尔度>> 一根触须卷住了切希尔
20:30:54 <<莫尔度>> 切希尔过一个擒抱对抗
20:32:37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5  = 18+5  = 23
20:32:49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11  = 14+11  = 25
20:33:27 <<莫尔度>> 切希尔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浮了起来
20:33:46 <<莫尔度>> 她被触须卷住,被某种力量托举到了空中
20:33:54 <<莫尔度>> 四肢徒劳地挣扎着
20:34:20 <<罗西亚·拉法姆>> “啧,这就没法全部撤退了……”
20:34:22 <<莫尔度>> R1 叶米行动
20:36:44 <<叶米·普拉托>> 延后到辛迪后边(
20:37:13 <<莫尔度>> R1 切希尔
20:37:33 <<莫尔度>> 你可以试图逃脱或挣脱
20:37:37 <<切希尔·柳哨>> 变、变龙
20:38:19 <<莫尔度>> 切希尔双眼闪过寒冷的光芒,顿时化作了白龙
20:38:49 <<莫尔度>> 逃脱&挣脱?
20:39:29 <<切希尔·柳哨>> 挣脱
20:39:44 <<莫尔度>> 擒抱对抗
20:43:10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15  = 11+15  = 26
20:43:20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11  = 19+11  = 30
20:43:52 <<阿加萨·恩沃尔>> 重骰
20:43:58 <<莫尔度>> 切希尔虽然力量暴涨,但触须仍然牢牢地限制着她的行动
20:44:03 <<莫尔度>> 这个时候,阿加萨出手了
20:44:12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11  = 9+11  = 20
20:44:32 <<莫尔度>> 突然,雾魔失去了它的力量
20:44:47 <<莫尔度>> 切希尔挣脱了触须
20:44:59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可算下来了”
20:45:14 <<莫尔度>> 但之前被触须捆住的地方,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血痕
20:45:18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  = 4  = 4
20:45:24 <<切希尔·柳哨>> “咳咳,辛迪!”
20:45:34 <<切希尔·柳哨>> 辛迪变龙
20:45:57 <<莫尔度>> 体质伤害
20:46:17 <<切希尔·柳哨>> 17-4
20:47:23 <<切希尔·柳哨>> 辛迪移动动作带叶米出门
20:47:23 <<切希尔·柳哨>> 过
20:49:00 <<莫尔度>> 辛迪飞起来,拖着叶米朝着门口飞去
20:49:09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0:49:36 <<叶米·普拉托>> 站起来
20:50:06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0:50:19 <<福克斯·龙心>> 我
20:50:44 <<福克斯·龙心>> 跑路转化一个治疗重伤
20:50:46 <<福克斯·龙心>> 奶自己
20:50:5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奶,投出了:(5, 4, 4)+5  = 13+5  = 18
20:51:05 <<福克斯·龙心>> 过
20:52:07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0:52:33 <<罗西亚·拉法姆>> 对切希尔显能时间跳跃
20:52:44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稍微忍耐一会儿!”
20:53:13 <<莫尔度>> 切希尔凭空消失了
20:53:35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去跟大部队
20:53:36 <<罗西亚·拉法姆>> 过
20:55:59 <<莫尔度>> 敌人们朝着罗西亚和福克斯冲锋了过去
20:56:26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肉块,罗西亚,投出了:(7, 11)+6  = 18+6  = 24
20:58:48 <<莫尔度>> 两个肉块甩出了它们的肠子,用肋骨攀附到了罗西亚身上
20:59:27 <<莫尔度>> 从柔软的囊肿中,细小的触须开始吸取罗西亚的鲜血
20:59:34 <<莫尔度>> 2点体质伤害
20:59:58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1:00:55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肉块,福克斯,投出了:(14)+6  = 14+6  = 20
21:00:55 <<福克斯·龙心>> 直觉动作斗篷躲掉
21:01:31 <<莫尔度>> 福克斯躲开了攻击
21:02:29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04:39 <<阿加萨·恩沃尔>> 准备动作极效射线……
21:04:42 <<罗西亚·拉法姆>> 我显能先发制人
21:04:44 <<阿加萨·恩沃尔>> 过
21:04:50 <<莫尔度>> 当什么的时候极效射线
21:04:54 <<莫尔度>> 你必须说明
21:05:11 <<阿加萨·恩沃尔>> 当血雾冲到射线的攻击范围之内时
21:05:28 <<莫尔度>> 嗯
21:05:32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1:07:04 <<罗西亚·拉法姆>> 后退到叶米等人身边
21:07:12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在福克斯的身前显能星质墙
21:07:29 <<莫尔度>> 肉块3和肉块4应该与你处于同一格
21:07:32 <<莫尔度>> 在你身上
21:07:51 <<罗西亚·拉法姆>> 擒抱都没过吧?
21:07:57 <<罗西亚·拉法姆>> 直接攀附?
21:08:04 <<莫尔度>> 嗯
21:08:25 <<罗西亚·拉法姆>> 我能一块带走
21:08:32 <<莫尔度>> 能
21:09:06 <<罗西亚·拉法姆>> 好,一块带走(
21:11:18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1:11:22 <<罗西亚·拉法姆>> 过
21:12:21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冲过来了啊!”
21:12:41 <<叶米·普拉托>> 往后边跑
21:12:59 <<叶米·普拉托>> “你别带着过来啊!这边都是老弱病残啊!”
21:13:35 <<莫尔度>> 血雾行动
21:13:57 <<罗西亚·拉法姆>> “让辛迪喷一喷就好了”
21:14:24 <<莫尔度>> 你们看不到墙后的血雾
21:14:33 <<莫尔度>> 然后是辛迪
21:15:24 <<切希尔·柳哨>> 辛迪对罗西亚身上的肉块喷吐!
21:15:35 <<辛迪>> “罗西亚!抱歉啦!”
21:15:45 <<莫尔度>> 辛迪朝着罗西亚喷出了冰雾
21:15:51 <<莫尔度>> 过个反射
21:15:53 <<罗西亚·拉法姆>> “来!用全力!”
21:15:54 <<莫尔度>> 辛迪过个伤害
21:16:05 <<隐秘力>> @吃心月光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4  = 4+4  = 8
21:16:22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 2, 5, 6, 3, 4)  = 24  = 24
21:16:54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肉块3,投出了:(10)+1  = 10+1  = 11
21:17:01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肉块4,投出了:(19)+1  = 19+1  = 20
21:17:06 <<切希尔·柳哨>> 4过了
21:17:23 <<莫尔度>> 虽然两只肉块都试图躲开辛迪的喷吐
21:17:33 <<莫尔度>> 但它们依旧被化作了碎渣
21:17:36 <<莫尔度>> 掉落一地
21:17:54 <<莫尔度>> 但罗西亚也受到了重伤
21:18:14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你好拼啊......”
21:18:16 <<罗西亚·拉法姆>> “咳咳……它们倒是比想象的脆弱……看来厉害的只有那团血雾”
21:18:48 <<福克斯·龙心>> “心疼罗西亚”
21:18:54 <<莫尔度>> 叶米跑进了隧道中,她的反胃终于缓解了
21:19:05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1:19:09 <<阿加萨·恩沃尔>> “但是它在哪呢”
21:19:30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CD,投出了:(3)  = 3  = 3
21:19:42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在墙后面,也许隐形了”
21:19:43 <<福克斯·龙心>> 开一个,欢欣满载,群体力量+2 敏捷+2 移动速度+5 幸运加值
21:20:13 <<福克斯·龙心>> 然后,愉快地退后两格吧
21:20:14 <<福克斯·龙心>> 过
21:20:53 <<莫尔度>> 两只肉块从墙后面绕了过来
21:21:23 <<莫尔度>> 阿加萨的准备动作徒劳无功
21:22:39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到阿加萨了吗
21:22:55 <<阿加萨·恩沃尔>> 应该是到了
21:24:43 <<莫尔度>> 你可以现在行动,也可以不行动保持先攻顺位不变
21:26:41 <<阿加萨·恩沃尔>> 接着准备吧……
21:27:02 <<莫尔度>> 那么,血雾行动
21:27:14 <<莫尔度>> 在星质墙白色的墙体上
21:27:25 <<莫尔度>> 一张模糊而恐怖的面孔显现了出来
21:27:35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会穿墙!”
21:27:36 <<莫尔度>> 雾魔正在试图穿越星质墙!
21:27:54 <<莫尔度>> 而这个时候,阿加萨将早已准备好的射线朝着它射去
21:27:55 <<阿加萨·恩沃尔>> “怼它!”
21:27:59 <<莫尔度>> 过命中
21:28:03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8  = 9+8  = 17
21:28:25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1:28:33 <<莫尔度>> 你不是焦灼射线吗
21:28:45 <<阿加萨·恩沃尔>> 我在想重骰不重骰(
21:28:48 <<阿加萨·恩沃尔>> 算了
21:28:56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  = 1+8  = 9
21:29:04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重……
21:29:12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8  = 4+8  = 12
21:29:28 <<莫尔度>> 还有一道
21:29:28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0)+8  = 20+8  = 28
21:29:42 <<罗西亚·拉法姆>> cooooooooool
21:29:43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确认重击,投出了:(8)+8  = 8+8  = 16
21:30:00 <<莫尔度>> 重击失败了
21:30:08 <<莫尔度>> 过2个失手率
21:30:27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4)  = 44  = 44
21:30:32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  = 19  = 19
21:30:55 <<莫尔度>> 一道射线在星质墙上烧出一片焦黑
21:31:05 <<莫尔度>> 另外两道射线都命中了雾魔
21:31:22 <<莫尔度>> 在它以绯红血雾构成的身体上烧出两个大洞
21:31:47 <<阿加萨·恩沃尔>> “好吓人啊!”
21:32:21 <<莫尔度>> 雾魔扑向了攻击它的阿加萨
21:32:27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接触,投出了:(1)+11  = 1+11  = 12
21:32:55 <<莫尔度>> 但早已失去大量血雾的它,触须似乎已经不足以击中目标了
21:33:13 <<莫尔度>> 辛迪行动
21:33:20 <<阿加萨·恩沃尔>> “喂喂喂说了好吓人了罗西亚快来帮帮咱啊!”
21:33:23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干的漂亮!”
21:37:14 <<切希尔·柳哨>> 辛迪飞到肉块2旁边
21:37:17 <<切希尔·柳哨>> 攻击
21:37:37 <<莫尔度>> 命中
21:37:58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17  = 13+17  = 30
21:38:04 <<莫尔度>> 中
21:38:05 <<莫尔度>> 伤害
21:38:36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5  = 4+5  = 9
21:39:06 <<莫尔度>> 辛迪压扁了肉块2
21:39:18 <<莫尔度>> 黑色的脓血从残骸当中流出来
21:39:35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1:39:52 <<叶米·普拉托>> 掏出光芒之球
21:40:08 <<叶米·普拉托>> biu肉块1,AOE
21:41:40 <<莫尔度>> 过一个远程接触
21:41:56 <<隐秘力>> @湖畔高歌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8  = 18+8  = 26
21:42:11 <<莫尔度>> 伤害
21:42:23 <<隐秘力>> @湖畔高歌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3, 2, 3, 3, 5)  = 19  = 19
21:42:49 <<莫尔度>> 溅射呢
21:43:24 <<隐秘力>> @湖畔高歌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3)  = 4  = 4
21:44:08 <<莫尔度>> 一阵光芒过后,三名敌人仍然还活着
21:44:40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1:45:16 <<福克斯·龙心>> 迅捷动作,移位脚镯靠近血雾,狂暴全回合血雾
21:45:27 <<福克斯·龙心>> 它不能被破法吧
21:45:41 <<莫尔度>> 不能
21:45:46 <<莫尔度>> 命中
21:46:17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猛力4,投出了:(3)+20  = 3+20  = 23
21:46:23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15  = 9+15  = 24
21:46:28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10  = 17+10  = 27
21:46:54 <<莫尔度>> 都中了
21:46:57 <<莫尔度>> 失手率
21:47:05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5, 25, 43)  = 133  = 133
21:47:14 <<莫尔度>> 2,3下中
21:47:19 <<莫尔度>> 伤害
21:47:3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伤害,投出了:(3, 3)+60  = 6+60  = 66
21:48:01 <<莫尔度>> 福克斯一剑斩下血雾头颅
21:48:26 <<莫尔度>> 月火之剑将血雾驱散无踪
21:48:37 <<福克斯·龙心>> “whaaaaaaa”
21:48:55 <<阿加萨·恩沃尔>> “噫……不愧是福克斯”
21:48:57 <<罗西亚·拉法姆>> “噢噢…………不愧是牧师的力量”
21:49:05 <<叶米·普拉托>> “whaaaaaaaaa”
21:49:12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1:49:28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血雾倒了
21:49:41 <<罗西亚·拉法姆>> 我决定不浪费资源而后撤(
21:50:06 <<莫尔度>> 肉块朝着阿加萨攀附了过去
21:50:33 <<阿加萨·恩沃尔>> “又来了啊!”
21:50:34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接触,投出了:(12, 2)+6  = 14+6  = 20
21:50:39 <<阿加萨·恩沃尔>> 斗篷移位
21:51:01 <<莫尔度>> 阿加萨躲开了肉块的攻击
21:51:52 <<莫尔度>> 辛迪又抓死一个
21:52:03 <<莫尔度>> 叶米来补最后一刀吧
21:52:14 <<叶米·普拉托>> 拿出小飞刀
21:52:17 <<叶米·普拉托>> biu
21:52:48 <<莫尔度>> 虽然最后一只腐囊已经奄奄一息
21:52:56 <<莫尔度>> 但叶米的飞刀杀伤力仍然太小了
21:53:16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54:33 <<阿加萨·恩沃尔>> 魔法飞弹吧
21:54:48 <<莫尔度>> 投个伤害
21:55:41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1, 4, 3, 4)+5  = 13+5  = 18
21:56:04 <<莫尔度>> 阿加萨的魔法飞弹终结了最后的一只腐囊的性命
21:56:06 <<莫尔度>> 战斗结束
21:56:49 <<罗西亚·拉法姆>> “可,可算是……”
21:56:53 <<罗西亚·拉法姆>> 瘫坐在地
21:57:11 <<叶米·普拉托>> “这破陷阱...”
21:57:16 <<莫尔度>> 一分钟之后,切希尔出现在了原地
21:57:19 <<阿加萨·恩沃尔>> “咳咳……”
21:57:25 <<莫尔度>> 在她看来,战斗一瞬间就结束了
21:57:31 <<切希尔·柳哨>> 眨眨眼睛
21:57:32 <<莫尔度>>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21:57:32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下应该是解决了吧”
21:57:34 <<切希尔·柳哨>> “哇”
21:57:53 <<切希尔·柳哨>> “我记得那团血雾突然松手了”
21:58:00 <<切希尔·柳哨>> “然后就消失了?”
21:58:08 <<罗西亚·拉法姆>> “嗨”
21:58:33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打算等时间差不多了让队长你和我们来个内外夹攻的……”
21:58:57 <<切希尔·柳哨>> “你们打赢了?”
21:58:58 <<叶米·普拉托>> “结果却被福克斯一下砍死了”
21:59:01 <<叶米·普拉托>> “太可怕了”
21:59:16 <<切希尔·柳哨>> “这可真是,让我好好休息了一下呢,做得漂亮”
21:59:21 <<切希尔·柳哨>> “哈哈哈”
21:59:23 <<罗西亚·拉法姆>> “血雾被福克斯一剑砍死了”
21:59:52 <<切希尔·柳哨>> “了不起,那时候我还以为福克斯快不行了呢”
21:59:52 <<罗西亚·拉法姆>> “于,于是,我们来这儿干嘛的来着……”
21:59:53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倒是好好休息了一下”
22:00:02 <<阿加萨·恩沃尔>> “咱这边差点被打两次”
22:00:05 <<阿加萨·恩沃尔>> “吓死咱了”
22:00:12 <<切希尔·柳哨>> “不,其实我可没休息到,因为一眨眼就结束了嘛”
22:00:22 <<切希尔·柳哨>> “原来时间跳跃是这个效果,还挺有意思的”
22:00:29 <<罗西亚·拉法姆>> “反正接下来应该有时间休息了”
22:00:31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2:00:44 <<叶米·普拉托>> “应该 没有陷阱了吧”
22:00:55 <<叶米·普拉托>> “要不要去检查文件还在不在..”
22:01:03 <<罗西亚·拉法姆>> “本来还以为这里说不定是肯定和莫尔度无关的地方……现在感觉可能说不好了呢”
22:01:09 <<切希尔·柳哨>> “嗯,尸体也回收一下吧”
22:02:10 <<切希尔·柳哨>> “叶米,把复原杖递给我……”
22:02:30 <<叶米·普拉托>> 把复原杖递给切希尔
22:02:41 <<叶米·普拉托>> 然后去桌子那边找找文件
22:02:52 <<切希尔·柳哨>> 使用复原杖治疗自己
22:04:00 <<莫尔度>> 切希尔使用身体复原权杖治愈了自己的属性伤害
22:04:33 <<莫尔度>> 罗西亚消解星质墙之后
22:04:35 <<切希尔·柳哨>> “舒服多了……”
22:04:44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之前尸体陈列的地方
22:04:53 <<切希尔·柳哨>> “今天晚上你们可要给我讲讲怎么打的”
22:05:02 <<莫尔度>> 被阿加萨的火球击中之后
22:05:17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05:17 <<莫尔度>> 桌子、椅子和其他大部分尸体都被摧毁了
22:05:26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情况倒是始料未及了一些……”
22:05:31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05:46 <<切希尔·柳哨>> “没关系,我相信被烧焦的肉块也能转生”
22:05:51 <<叶米·普拉托>> “毕竟打起来也不能想那么多了”
22:05:52 <<罗西亚·拉法姆>> “嘛,比起战败的后果……这样大概……还算能接受?”
22:05:54 <<切希尔·柳哨>> 乐观地检查一下尸体的脸还有没有人形
22:05:58 <<罗西亚·拉法姆>> “你要审讯肉块吗!”
22:06:08 <<阿加萨·恩沃尔>> “谁说肉块了啊!”
22:06:31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啊!队长说要转生烧焦的肉块的啊!”
22:06:40 <<切希尔·柳哨>> “我当然说的是这些尸体”
22:06:41 <<莫尔度>> 切希尔打算检查尸体的时候,她眼尖地发现了
22:06:59 <<切希尔·柳哨>> “我懒得搬运它们,所以想一人切一块肉带走,你有什么意见吗——”
22:07:05 <<莫尔度>> 有一具尸体,竟然完好无损地倒在墙边
22:07:08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2:07:16 <<莫尔度>> 似乎是被火球的爆风吹过去的
22:07:23 <<切希尔·柳哨>> “咦?那个人完全没被火球烧到”
22:07:25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离那个完整的尸体远一点比较好”
22:07:36 <<福克斯·龙心>> “有人要去验尸吗”
22:07:37 <<罗西亚·拉法姆>> “说起来……这些人的尸体为什么会爆出肉块?”
22:07:37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技术不行啊,连尸体都打不坏”
22:07:4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知识
22:07:55 <<阿加萨·恩沃尔>> “咱再给他一个看看坏不坏!”
22:07:59 <<莫尔度>> 其他的尸体几乎都化作了残渣,和木屑、砖块混在一起无法分辨了
22:08:07 <<莫尔度>> 过一个宗教知识
22:08:23 <<隐秘力>> @吃心月光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6  = 4+6  = 10
22:08:28 <<切希尔·柳哨>> “但除了这位大哥,其他的尸体看起来是很难分辨出来了”
22:08:31 <<莫尔度>> 罗西亚对此一无所知
22:08:39 <<切希尔·柳哨>> “辛迪,来保护我”
22:08:48 <<辛迪>> “好!”
22:08:54 <<辛迪>> “可是主人,怎么保护?”
22:09:03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我需要加强学习一下腐囊的知识了……”
22:09:06 <<罗西亚·拉法姆>> “福克斯你怎么看?”
22:09:14 <<切希尔·柳哨>> “如果有肉块或者别的什么爆出来,就喷它”
22:09:25 <<叶米·普拉托>> 躲在后边
22:09:33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宗教,投出了:(16)+9  = 16+9  = 25
22:09:42 <<莫尔度>> 福克斯还沉浸在战斗之中
22:09:47 <<莫尔度>> 专注地看着手中的宝剑
22:09:58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大概还在激动中”
22:10:01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15  = 17+15  = 32
22:10:09 <<叶米·普拉托>> “这就是 福克斯这么强的理由吗”
22:10:37 <<罗西亚·拉法姆>> “可,可能吧”
22:10:50 <<切希尔·柳哨>> 让辛迪准备
22:10:56 <<切希尔·柳哨>> 然后靠近过去检查
22:10:57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是咱来看的话,大概是生前或者死后被植入了腐囊……”
22:11:07 <<莫尔度>> 切希尔和辛迪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尸体
22:11:09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至于具体是生前还是死后,咱还是看不出”
22:11:11 <<莫尔度>> 尸体没有什么异变
22:11:13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小心点”
22:11:38 <<罗西亚·拉法姆>> “按理来说不会有单独的个体是安然无恙的才对……”
22:11:52 <<福克斯·龙心>> “我认为这些人体内被植入了腐囊,虽然不知道是先死后植还是先植再死”
22:12:17 <<莫尔度>> 福克斯口齿不清地说道
22:12:31 <<切希尔·柳哨>> 先看看脸能不能辨认出来,记住他的长相
22:12:36 <<切希尔·柳哨>> 然后看伤口
22:12:54 <<莫尔度>> 验尸过一个医疗吧
22:12:59 <<莫尔度>> 顺便过一个感知检定
22:14:09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瞬时力量,投出了:(9)+10  = 9+10  = 19
22:14:22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4  = 4+4  = 8
22:15:54 <<福克斯·龙心>> “队长看出什么了吗”
22:15:55 <<切希尔·柳哨>> “被划开喉咙的时候立刻死亡了”
22:16:20 <<罗西亚·拉法姆>> “死因是割喉吗……看来是死后植入的腐囊”
22:16:22 <<阿加萨·恩沃尔>> “划开喉咙啊……”
22:16:22 <<切希尔·柳哨>> “肚子上的黑色是什么?感觉像肿瘤干瘪下去了……”
22:16:31 <<罗西亚·拉法姆>> “但为什么这具没……”
22:16:32 <<切希尔·柳哨>> “是你们说的腐囊吗”
22:16:38 <<罗西亚·拉法姆>> “那是腐囊吧!”
22:16:49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先离开那儿”
22:17:00 <<叶米·普拉托>> “这个尸体还没变身吗?”
22:17:10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是这样的”
22:17:10 <<切希尔·柳哨>> “应该是被火球的爆风吹过来了吧?这东西都干瘪了,应该已经出来过了吧……”
22:17:33 <<隐秘力>> @湖畔高歌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3  = 16+3  = 19
22:17:34 <<切希尔·柳哨>> “嗯……衣服不错,好像是羊绒的呢”
22:17:50 <<阿加萨·恩沃尔>> “这已经不是重点了!你要穿吗!”
22:17:51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不错”
22:17:58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是几具尸体来着?”
22:18:05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这人不是贫民,这里想必也不是贫民窟……”
22:18:07 <<罗西亚·拉法姆>> “不,我觉得不穿比较好”
22:18:07 <<叶米·普拉托>> “呐”
22:18:15 <<叶米·普拉托>> “他手里攥着个瓶子诶”
22:18:28 <<叶米·普拉托>> 指了指尸体的手
22:18:28 <<切希尔·柳哨>> “酒瓶子吗?”
22:18:42 <<福克斯·龙心>> “瓶子?”
22:18:45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拨弄一下他的手
22:18:55 <<莫尔度>> 瓶子滚落在地上
22:19:06 <<莫尔度>> 这看上去是个空的药水瓶子
22:19:21 <<阿加萨·恩沃尔>> “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吗”
22:19:21 <<罗西亚·拉法姆>> “药水……?”
22:19:26 <<福克斯·龙心>> “喝了什么吗”
22:19:36 <<罗西亚·拉法姆>> “开会的人为什么会攥着药水瓶子……”
22:20:00 <<莫尔度>> 你们发现,这是一瓶治疗中度伤药水的瓶子
22:20:09 <<莫尔度>> 但里面的内容物已经没有了
22:20:47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说是遭到偷袭然后喝下去却还是被杀了吗”
22:20:52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用指甲划开他肚子上的黑色物质
22:20:53 <<叶米·普拉托>> “........不是很懂”
22:20:54 <<福克斯·龙心>> “看来是磕了药还是死了啊”
22:20:56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凶手很有实力”
22:20:58 <<阿加萨·恩沃尔>> “至少割喉之后应该不会再喝了吧”
22:21:09 <<莫尔度>> 这些黑色的物质已经失去了活性
22:21:28 <<莫尔度>> 看上去很像之前那些腐囊的囊泡
22:21:33 <<切希尔·柳哨>> “生前喝的……生前植入?他是为了不让这东西活过来才喝的吗?”
22:21:52 <<切希尔·柳哨>> 我思考一下我们进来的时候看见几具尸体
22:21:54 <<福克斯·龙心>> “不会吧,喝药对腐囊管用吗”
22:22:00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只是为了不被割他喉咙的人杀掉吧”
22:22:03 <<切希尔·柳哨>> 有几个肉块
22:22:08 <<罗西亚·拉法姆>> “腐囊应该是死后植入的了”
22:22:24 <<莫尔度>> 过一个智力
22:22:42 <<切希尔·柳哨>> “不可能的,脖子上的伤口没有给他拿出药水喝的时间”
22:22:46 <<切希尔·柳哨>> “他是立即死亡的”
22:22:56 <<隐秘力>> @财源滚滚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3  = 18+3  = 21
22:22:57 <<罗西亚·拉法姆>> “他只有脖子上的伤口吗?”
22:23:20 <<阿加萨·恩沃尔>> “唔……”
22:24:04 <<切希尔·柳哨>> “多亏罗西亚把我的时间暂停了,对我来说刚才的影像还很清晰呢”
22:24:20 <<罗西亚·拉法姆>> “生前植入的腐囊,却正好在我们经过的时候从尸体上爆炸吗……”
22:24:21 <<切希尔·柳哨>> “进门的时候有7具尸体倒在那里,但肉块只有6个吧”
22:24:27 <<罗西亚·拉法姆>> “噢?”
22:24:34 <<阿加萨·恩沃尔>> “你这么一说的话……”
22:24:49 <<罗西亚·拉法姆>> “那还是有一具尸体没有出现肉块?”
22:24:59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是这个样子的?”
22:25:07 <<切希尔·柳哨>> “看来这家伙可能是喝了药水,或者把药水倒在了腐囊上,使它失去了活性”
22:25:16 <<切希尔·柳哨>> “但随后被割喉了”
22:25:34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如此……”
22:25:37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这算什么……自救还是良知……”
22:25:45 <<罗西亚·拉法姆>> “自救吧,大概”
22:25:54 <<切希尔·柳哨>> “当然是自救了!你在想什么啊”
22:26:08 <<切希尔·柳哨>> “这具尸体无论是从研究腐囊还是从辨别身份来看,都很有价值……好的,我们把他带出去吧”
22:26:17 <<福克斯·龙心>> “可以的”
22:26:25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不考虑腐囊有什么定时引爆功能的话”
22:26:27 <<叶米·普拉托>> “可惜了”
22:26:35 <<切希尔·柳哨>> “或许可以给我切一块肉下来偷偷带回去?”
22:26:39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可能我们追对了路,而我们追踪的人顺手犯下了此案”
22:26:47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现在毫无疑问的是跟丢了”
22:26:55 <<叶米·普拉托>> “他的动作”
22:26:58 <<叶米·普拉托>> “也太快了吧”
22:27:00 <<切希尔·柳哨>> “那个半身人能有这么快?”
22:27:13 <<阿加萨·恩沃尔>> “不会吧……”
22:27:20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他选择了这条路,那可是一个陷阱都没触发……”
22:27:24 <<阿加萨·恩沃尔>> “附近有割喉喷溅的血迹吗”
22:27:27 <<罗西亚·拉法姆>> “要不我们再去另一条路看看?”
22:27:36 <<切希尔·柳哨>> “附近都是废墟了……”
22:27:45 <<福克斯·龙心>> “再探探吧”
22:27:51 <<阿加萨·恩沃尔>> “再看看吧”
22:27:57 <<切希尔·柳哨>> “而且他是被烈风吹过来的,谁还记得他之前的方位啊……罗西亚,能复活吗”
22:28:10 <<罗西亚·拉法姆>> “证物带回去的话我倒是有办法得到这个比较完整的尸体的身份”
22:28:24 <<罗西亚·拉法姆>> “至于能不能复活……要看他至今死了多久”
22:28:38 <<罗西亚·拉法姆>> “经过了战斗和恢复的时间我想会特别费事”
22:29:15 <<阿加萨·恩沃尔>> “估计也是……”
22:29:32 <<阿加萨·恩沃尔>> “当然还是要对罗西亚抱有信心”
22:29:49 <<叶米·普拉托>> “我们 还要继续追下去吗”
22:29:50 <<切希尔·柳哨>> “算了,去他的信心吧,明天我来转生”
22:30:08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剑呢?砍下他的手指,随便哪个都好”
22:30:09 <<阿加萨·恩沃尔>> “也好”
22:30:12 <<罗西亚·拉法姆>> “转生大法好”
22:30:15 <<罗西亚·拉法姆>> “手指吗!”
22:30:20 <<福克斯·龙心>> “...”
22:30:23 <<福克斯·龙心>> 砍
22:30:28 <<罗西亚·拉法姆>> “追那个人的话就算了……肯定跟不上了”
22:30:35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看看另一条路到底是什么样”
22:30:37 <<莫尔度>> 福克斯砍下了一根手指
22:30:40 <<切希尔·柳哨>> “你们搜索一下周围还有没有线索”
22:30:55 <<切希尔·柳哨>> “什么都好,有线索的话……”
22:31:02 <<莫尔度>> 你们注意到了房间对面的另一扇门
22:31:11 <<福克斯·龙心>> “那是什么”
22:31:30 <<罗西亚·拉法姆>> “……容我探探”
22:31:3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长矛捅门
22:31:58 <<阿加萨·恩沃尔>> “里边不会再出来什么东西了吧”
22:32:09 <<莫尔度>> 门开了
22:32:16 <<莫尔度>> 没有锁
22:32:53 <<叶米·普拉托>> 探头瞅
22:32:58 <<莫尔度>> 这个房间也可以继续过搜索
22:33:01 <<切希尔·柳哨>> 辛迪搜索
22:33:20 <<隐秘力>> @海棠依旧阿加萨因为:搜索,投出了:(3)+5  = 3+5  = 8
22:33:26 <<阿加萨·恩沃尔>> 阿加萨摔倒了
22:33:34 <<隐秘力>> @绝望终局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8  = 18+18  = 36
22:33:52 <<莫尔度>> 辛迪在房间里嗅探着
22:33:56 <<辛迪>> “嗯……嗷”
22:34:19 <<辛迪>> “我闻到了一股颜料的味道”
22:34:38 <<切希尔·柳哨>> “颜料?从哪儿来的”
22:34:51 <<辛迪>> “就在这个房间里,很淡”
22:34:58 <<辛迪>> “就快要消散了”
22:35:03 <<阿加萨·恩沃尔>> “颜料吗……”
22:35:09 <<切希尔·柳哨>> “找不到来源吗?”
22:35:15 <<辛迪>> “…………”
22:35:22 <<辛迪>> “朝着那个门那边去了”
22:35:32 <<罗西亚·拉法姆>> “活物???”
22:35:34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们追上去”
22:35:49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要追上了]
22:35:53 <<辛迪>> “只是味道的残留往哪边去了而已啦”
22:36:06 <<罗西亚·拉法姆>> [大家用感应,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房]
22:36:07 <<辛迪>> “对方还在不在,就不清楚了”
22:36:20 <<切希尔·柳哨>> “味道不是要消散了吗,要在那之前多跑上一点啊”
22:36:30 <<阿加萨·恩沃尔>> [说不定碰上的就是住咱楼底下的那位啊]
22:36:33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帮我把那个尸体装进麻袋里”
22:36:34 <<叶米·普拉托>> “也不知道这条路多长...”
22:36:44 <<福克斯·龙心>> “先走走看吧”
22:36:4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装一波
22:36:46 <<切希尔·柳哨>> “丢到我背上来!”
22:36:51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丢
22:36:55 <<阿加萨·恩沃尔>> [大老远跑这来见个面,还真是麻烦]
22:37:18 <<罗西亚·拉法姆>> [真说中了可就尴尬了]
22:37:35 <<切希尔·柳哨>> 出门
22:37:38 <<切希尔·柳哨>> 继续往前走
22:37:39 <<叶米·普拉托>> “.........前面又出现岔路了啊!”
22:37:51 <<切希尔·柳哨>> 顺手用回春杖给自己奶一下
22:38:11 <<莫尔度>> 门里分成了两条路
22:38:16 <<罗西亚·拉法姆>> [一个下水道怎么连审讯室都这么多岔路]
22:38:17 <<莫尔度>> 一条是向上的井口
22:38:17 <<莫尔度>> 和你们之前下来的地方一样
22:38:17 <<莫尔度>> 有梯子通向上方
22:38:26 <<莫尔度>> 一条是粗糙的、很难落脚的石阶
22:38:26 <<莫尔度>> 朝着下方延伸
22:38:36 <<阿加萨·恩沃尔>> [还能闻到气味吗]
22:38:55 <<切希尔·柳哨>> “辛迪,气味呢?”
22:38:57 <<莫尔度>> 辛迪摇了摇头
22:38:57 <<叶米·普拉托>> [辛迪辛迪 颜料是向上还是向下]
22:39:01 <<辛迪>> “这里味道太重了”
22:39:01 <<辛迪>> “全是下水道的味道”
22:39:30 <<福克斯·龙心>> “啧”
22:39:31 <<切希尔·柳哨>> “这也没办法……你们想出去还是想继续?”
22:39:35 <<切希尔·柳哨>> “还行吗”
22:39:36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咱也是这么想的,这味太冲了]
22:40:00 <<罗西亚·拉法姆>> [我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灵能没剩下多少了,你们决定吧]
22:40:17 <<叶米·普拉托>> [我没有意见]
22:41:11 <<切希尔·柳哨>> “你们连话都懒得说了吗……”
22:41:15 <<切希尔·柳哨>> 向下
22:41:25 <<罗西亚·拉法姆>> [万一人在呢,听到我们说话又该跑了]
22:41:35 <<阿加萨·恩沃尔>> [这味太冲了,一张嘴就想吐]
22:41:36 <<切希尔·柳哨>> [先看看下面有什么吧]
22:41:47 <<莫尔度>> 你们小心翼翼地沿着石阶往下走着
22:41:51 <<切希尔·柳哨>> [如果还有很深的路,我们就先回去]
22:41:58 <<莫尔度>> 下面仍然是一片黑暗
22:42:14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猜猜上面的出口会不会是内城区]
22:42:16 <<莫尔度>> 只能听到细微的流水声
22:42:39 <<莫尔度>> 你们需要照明
22:42:46 <<罗西亚·拉法姆>> [这里是真正的下水道吗……]
22:42:56 <<福克斯·龙心>> 开个光亮术
22:43:36 <<切希尔·柳哨>> [那我们岂不是变成偷渡的……]
22:43:38 <<叶米·普拉托>> “前面有一个空间”
22:43:41 <<莫尔度>> 福克斯照亮了四周
22:43:51 <<叶米·普拉托>> “再里面就是死路了”
22:43:58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上去了]
22:44:36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一个地下空间处
22:44:45 <<莫尔度>> 左侧是流淌的污水
22:44:56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真是的话就方便了,我也可以进内城区了,虽然大概需要躲躲藏藏]
22:45:10 <<莫尔度>> 这个空间方圆大约20尺
22:45:24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虽然的代价也挺大的啊喂]
22:45:28 <<莫尔度>> 在视线的前方,你们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22:46:09 <<莫尔度>> 前方的墙壁被打穿,然后在石壁上挖出了一个空洞
22:46:11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变成缎带就没人能发现了,大概]
22:46:18 <<罗西亚·拉法姆>> [……………………]
22:46:25 <<莫尔度>> 旁边还摆放着鹤嘴锄等施工物品
22:46:26 <<福克斯·龙心>> [那是什么?]
22:46:37 <<罗西亚·拉法姆>> [嘿,你们猜我们能不能靠这条道直接到女爵府?]
22:46:41 <<莫尔度>> 遗憾的是,这个挖掘工程似乎并没有成功
22:46:47 <<莫尔度>> 还在继续
22:46:55 <<切希尔·柳哨>> [偷渡客的努力吧]
22:46:59 <<阿加萨·恩沃尔>> [咱猜不行]
22:47:04 <<叶米·普拉托>> [果然是偷渡吧]
22:47:20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看看污水的流向
22:47:28 <<罗西亚·拉法姆>> [那群开会的到底是什么人……]
22:47:48 <<莫尔度>> 污水朝着挖洞的那边流淌过去
22:48:28 <<莫尔度>> 这个时候,你们不约而同地
22:48:41 <<莫尔度>> 心灵中都产生了一阵震动
22:48:47 <<罗西亚·拉法姆>> “???”
22:48:54 <<阿加萨·恩沃尔>> “????”
22:48:57 <<莫尔度>> 一个声音在你们心中响起
22:49:30 <<莫尔度>> 【卢娜找到了……!卢娜知道,在那后面……!】
22:49:39 <<福克斯·龙心>> [0.0]
22:50:06 <<罗西亚·拉法姆>> [什,什么!]
22:50:08 <<罗西亚·拉法姆>> 看后面
22:50:09 <<莫尔度>> 【是那个人的气息!】
22:50:12 <<切希尔·柳哨>> [您的感应范围也太大了吧?!]
22:50:27 <<切希尔·柳哨>> [丝带?是因为丝带吗?]
22:50:29 <<叶米·普拉托>> [我们难道要接着挖过去吗!]
22:50:40 <<莫尔度>> 丝带发着光,指向了那还在开凿中的墙壁
22:51:01 <<切希尔·柳哨>> [是时候凿过去了]
22:51:02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如此……是伪装吗!]
22:51:1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墙壁显能时间跳跃
22:51:19 <<切希尔·柳哨>> “等等罗西亚!”
22:51:22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拦住他
22:51:40 <<罗西亚·拉法姆>> [怎么了?]
22:51:42 <<莫尔度>> 切希尔拦住了罗西亚
22:51:57 <<切希尔·柳哨>> [你完全不需要浪费力量]
22:52:02 <<莫尔度>> 【是的,他的气息就在后面】
22:52:02 <<莫尔度>> 【但在更黑,更深,更远的下面】
22:52:16 <<罗西亚·拉法姆>> [……你的意思是,这是幻术?]
22:52:19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2:52:23 <<莫尔度>> 【卢娜能感觉到……】
22:52:41 <<切希尔·柳哨>> [下面?还很远?莫非有个地下城吗]
22:52:47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用我的爪子继续挖洞
22:52:50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这条路不对吗?]
22:52:54 <<切希尔·柳哨>> 30尺掘穴
22:53:04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挖掘不仅很慢而且声响会惊动对方吧?]
22:53:05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2:53:20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觉得,但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22:53:25 <<叶米·普拉托>> [我觉得我们需要到上边确定一下自己的方位]
22:53:27 <<切希尔·柳哨>> [更远的下面,我猜他听不到]
22:53:31 <<莫尔度>> 切希尔挖动了一段距离
22:53:39 <<莫尔度>> 她接触到了土壤
22:53:43 <<切希尔·柳哨>> [并且挖洞的人都用鹤嘴锄了,声音不会比我小]
22:53:54 <<切希尔·柳哨>> “哦,是土壤”
22:53:54 <<莫尔度>> 但依旧什么都没有
22:54:05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后面不像是还有房间呢”
22:54:15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他确实在另一条路]
22:54:33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我们要靠队长的挖掘去追他吗?]
22:54:54 <<切希尔·柳哨>> [根据露的说法,还要挖很远吧……你会累死我的]
22:55:02 <<叶米·普拉托>> 【就算我们能挖到,也要花很久吧】
22:55:56 <<罗西亚·拉法姆>> [嗯……果然还是放弃直接追踪吗]
22:56:12 <<切希尔·柳哨>> [先回去吧]
22:56:24 <<阿加萨·恩沃尔>> [是暂时放弃吧]
22:56:25 <<切希尔·柳哨>> [背着尸体挖洞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别的什么生物]
22:56:29 <<叶米·普拉托>> [我觉得我们需要地图]
22:56:31 <<阿加萨·恩沃尔>> [先回去吧]
22:56:41 <<叶米·普拉托>> [大概圈一下莫尔度在的位置]
22:57:04 <<罗西亚·拉法姆>> [好吧……回去以及下次过来的时候也注意一下陷阱吧]
22:57:06 <<切希尔·柳哨>> [地下耶]
22:57:27 <<叶米·普拉托>> [你不会真的打算挖过去吧!]
22:57:28 <<切希尔·柳哨>> 返回吧
22:57:33 <<罗西亚·拉法姆>> [总觉得我们追着的那个人还会干点什么……]
22:57:37 <<切希尔·柳哨>> 从岔路那里上去
22:57:40 <<罗西亚·拉法姆>> [又不能传送,只能挖过去吧]
22:57:45 <<叶米·普拉托>> [肯定有别的路过去吧]
22:57:51 <<叶米·普拉托>> [不然他是怎么过去的]
22:58:03 <<叶米·普拉托>> [挖完又把路给堵上吗]
22:58:05 <<切希尔·柳哨>> 如果不够我上去的话,就把尸体麻袋给福克斯,我变回人
22:58:15 <<福克斯·龙心>> [变成虚体?]
22:58:22 <<罗西亚·拉法姆>> [!]
22:58:28 <<罗西亚·拉法姆>> [福克斯,说得好啊]
22:58:38 <<阿加萨·恩沃尔>> [噫]
22:58:42 <<罗西亚·拉法姆>> [我居然没想到这一点]
22:58:52 <<阿加萨·恩沃尔>> [很有道理]
22:58:54 <<莫尔度>> 切希尔变回人之后
22:58:56 <<切希尔·柳哨>> “然后卡在墙里吗!”
22:59:15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法术持续时间内找到空隙就好了吧]
22:59:19 <<莫尔度>> 你们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22:59:48 <<莫尔度>> 上面也是一个井盖
22:59:5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辨认这里的位置
23:00:03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还真是富有冒险精神]
23:00:27 <<莫尔度>> 你得上去吧
23:00:27 <<叶米·普拉托>> [可算是 要出去了]
23:01:05 <<罗西亚·拉法姆>> 我探头看看有没有熟悉的风景(
23:01:11 <<莫尔度>> 于是,你们揭开了井盖出去了?
23:01:11 <<叶米·普拉托>> [前面的不上去想什么呢!]
23:01:19 <<叶米·普拉托>> 是吧
23:01:34 <<罗西亚·拉法姆>> [停一下]
23:01:36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看到啥了?]
23:01:39 <<罗西亚·拉法姆>> [我有主意]
23:01:5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星质形态
23:02:03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从井盖缝隙滑出去铺在地上
23:02:41 <<莫尔度>> 罗西亚变成了一团半透明白色粘稠液体
23:02:54 <<莫尔度>> 从井盖缝隙滑了出去
23:02:58 <<阿加萨·恩沃尔>> [……]
23:03:13 <<叶米·普拉托>> [........]
23:04:07 <<切希尔·柳哨>> [……]
23:04:21 <<罗西亚·拉法姆>> [没问题,这里是凉亭的正后方,四周没人!]
23:04:26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悄悄地出来!]
23:04:33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滑开
23:04:34 <<叶米·普拉托>> [凉亭啊!]
23:04:45 <<叶米·普拉托>> 上上上
23:04:45 <<切希尔·柳哨>> [这可真是……]
23:04:51 <<罗西亚·拉法姆>> [在惊讶之前出来再说!待会有人就不好了!]
23:04:53 <<切希尔·柳哨>> 推开井盖
23:05:04 <<切希尔·柳哨>> 爬出去
23:05:06 <<莫尔度>> 你们推开井盖,走出了下水道
23:05:09 <<阿加萨·恩沃尔>> 悄悄地爬出
23:05:13 <<阿加萨·恩沃尔>> 打枪的不要
23:05:22 <<福克斯·龙心>> 上
23:05:26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怎么跑这来了]
23:05:56 <<罗西亚·拉法姆>> [这就是值得深思的问题了]
23:06:14 <<切希尔·柳哨>> [有件很麻烦的事啊]
23:06:19 <<叶米·普拉托>> [也许犯人就是从这里上来的?]
23:06:33 <<切希尔·柳哨>> [这具尸体我们要怎么办]
23:06:56 <<阿加萨·恩沃尔>> [你说现在我们去二楼会不会碰到]
23:07:03 <<罗西亚·拉法姆>> [……来个人去前面探路]
23:07:07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能回房间就好说]
23:07:24 <<罗西亚·拉法姆>> [回房间后我用异域庇护所装着它就行]
23:07:50 <<福克斯·龙心>> [叶米去探路吧]
23:07:52 <<切希尔·柳哨>> [应该不至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人当街行凶吧……应该]
23:07:53 <<莫尔度>> 于是,你们决定?
23:08:09 <<切希尔·柳哨>> [叶米去探路吧]
23:08:28 <<叶米·普拉托>> 淡定地走回凉亭
23:08:30 <<莫尔度>> 这时,你们注意到
23:08:30 <<阿加萨·恩沃尔>> [靠你了叶米]
23:08:42 <<莫尔度>> 之所以没有人注意从井盖钻出来的你们
23:08:55 <<莫尔度>> 是因为凉亭门口似乎聚集了人群
23:08:58 <<莫尔度>> 正在围观什么
23:09:10 <<叶米·普拉托>> 凑过去
23:09:12 <<罗西亚·拉法姆>> [呃,我想我们还是换条路走……]
23:09:21 <<切希尔·柳哨>> [没关系,没人注意我们]
23:09:31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使出你秘传已久的蛛行术吧]
23:09:44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骑在辛迪身上看他们在围观什么
23:09:50 <<切希尔·柳哨>> [辛迪,低头!]
23:10:00 <<罗西亚·拉法姆>> [不!没人关心我们怎么回去吗!]
23:10:09 <<莫尔度>> 你们绕过凉亭
23:10:36 <<阿加萨·恩沃尔>> [咱是可以给自己上个隐形啦]
23:10:54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那似乎也没什么用]
23:11:01 <<莫尔度>> 来到了人群后面,依然没有没有人注意你们
23:11:24 <<莫尔度>> 同时,你们也看到了人们指指点点,围观着的事物
23:11:32 <<莫尔度>> 那是一个人头
23:11:57 <<莫尔度>> 人头的长发被用来挂在凉亭的招牌上面
23:12:16 <<莫尔度>> 死者双眼发白,面目狰狞而扭曲
23:12:16 <<莫尔度>> 黑色的血液仍然在一滴一滴地流下
23:13:02 <<莫尔度>> 是的,这是你们熟悉的人,她黑色皮肤,一对尖耳朵
23:13:02 <<莫尔度>> 正是这里的老板,贾伦娜
================================= SAVE===================================

« 上次编辑: 2018-12-28, 周五 13:53:04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3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五】
« 回帖 #1 于: 2017-02-08, 周三 00:36:37 »
Loot
劇透 -   :
尸体一具

Xp
劇透 -   :
人均792,叶米1050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五】
« 回帖 #2 于: 2017-02-08, 周三 09:27:14 »
今年的副标题好像变得特别放飞…………那个一本正经的副标题呢?!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五】
« 回帖 #3 于: 2017-02-10, 周五 22:32:00 »
 :em032血雾没有台词,没办法(雾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3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五】
« 回帖 #4 于: 2017-02-10, 周五 22:55:54 »
今年的副标题好像变得特别放飞…………那个一本正经的副标题呢?!
什么,这个副标题不正经吗?(震惊)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五】
« 回帖 #5 于: 2018-09-05, 周三 00:36:48 »
逝者已矣,恭送老板娘退场。将她谋杀并示众显然已构成了对小队和城中势力的儆示、挑衅或是引诱——无论如何,确信小队不会停下脚步。
虽然遗憾未能挖穿地道来寻获什么,但莫尔度的位置似乎已经进入了卢娜的雷达范围,将其揪出来的时刻更有盼头了。
向我开炮罗西亚诠释了勇于献身的大无畏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当然他本来就总是把自己弄伤(误);风筝担当阿加萨今天的骰运也是一如既往地忽上忽下,并再度担起了吸引仇恨的角色(ADD不要停);神游天外福克斯存在感依然稀薄,明明是个罐头大个儿却总会被看漏,基本全靠相对爆炸的输出才没彻底变成阿卡林;反胃缠身衰叶米…我觉得这个形容已经够说明情况了,最后那个“补刀”…唉。啥,还有个人来着?哦那个一开始就被举高高然后丢到快进磁带直至战斗结束的切队长啊(跑)。

« 上次编辑: 2018-09-05, 周三 01:00:52 由 y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