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凉亭的房客  (阅读 1672 次)

副标题: 我杀我自己?!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7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1.07 第十三次记录

20:31:27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31:50 <<莫尔度>> 你们在“凉亭”旅店住下的第一个晚上,就遭遇了不明袭击
20:31:50 <<莫尔度>> 第二天,你们找到老板贾伦娜,她竟为此大发雷霆
20:31:50 <<莫尔度>> 似乎对你们的遭遇感到十分愤怒
20:31:50 <<莫尔度>> 眼下,你们猜测着袭击者逃离房间的手段
20:32:43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33:09 <<福克斯·龙心>> “说来今晚还住这里吗……”
20:33:51 <<阿加萨·恩沃尔>> “总感觉咱今后就再也没法住正经房子了”
20:33:55 <<叶米·普拉托>> “这个,要问队长了吧”
20:34:01 <<叶米·普拉托>> “毕竟我们不是受害者”
20:34:12 <<切希尔·柳哨>> “先别急着晚上”
20:34:59 <<切希尔·柳哨>> “贾伦娜,带我们问问其他楼层的客人,晚上有没有听到响动”
20:35:07 <<贾伦娜>> “嗯”
20:35:40 <<切希尔·柳哨>> 切希尔觉得四肢无力,舌头有点捋不顺
20:35:41 <<贾伦娜>> “目前除了你们,就只有二楼的两个房间里有客人住了”
20:35:55 <<贾伦娜>> “不知道他们是否遭遇了危险”
20:36:10 <<福克斯·龙心>> “调查一下吧”
20:36:12 <<切希尔·柳哨>> “快去看看吧”
20:36:14 <<阿加萨·恩沃尔>> “上去看看?”
20:36:20 <<贾伦娜>> “走吧”
20:36:49 <<莫尔度>> 于是,贾伦娜带着你们朝二楼走去
20:37:06 <<阿加萨·恩沃尔>> “说起来,二楼的客人是什么时候入住的?”
20:37:42 <<贾伦娜>> “一间是一周以前”
20:37:56 <<贾伦娜>> “另一间是昨天上午”
20:38:29 <<叶米·普拉托>> “昨天上午...”
20:38:34 <<阿加萨·恩沃尔>> “好的,多谢”
20:38:41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和我们很近?”
20:38:48 <<叶米·普拉托>> “那不是就比咱们早了几个点吗”
20:38:56 <<莫尔度>> 贾伦娜和你们一同乘上了电梯
20:39:36 <<贾伦娜>> “其实,早在两个多月以前,美莱克还发生了另外一起凶案”
20:39:51 <<阿加萨·恩沃尔>> “两个多月?那么早”
20:39:55 <<贾伦娜>> “一个商贩被人杀死在床上,也是中毒而亡”
20:40:30 <<福克斯·龙心>> “不会是蹲了两个月吧”
20:40:34 <<贾伦娜>> “卡曼达大人派人在城里仔细搜索,但终究没有抓到凶手”
20:40:46 <<莫尔度>> 贾伦娜叹了口气
20:40:47 <<福克斯·龙心>> “主人有什么值得杀的?”
20:40:55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很像我遇到的情况”
20:41:03 <<贾伦娜>> “你们在进城的时候有和什么人结仇吗?”
20:41:27 <<叶米·普拉托>> “有一个...吧”
20:41:40 <<莫尔度>> 哐当哐当哐当————
20:41:40 <<阿加萨·恩沃尔>> “听起来很像但是队长和商贩一点也不像啊……”
20:41:48 <<切希尔·柳哨>> “有个插了我一叉子的”
20:41:48 <<莫尔度>> 随着巨响,你们来到了二楼
20:42:03 <<贾伦娜>> “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20:42:46 <<切希尔·柳哨>> “啊,是个半红龙的样子”
20:43:15 <<贾伦娜>> “半红龙……你是指绮莉吗?”
20:43:28 <<叶米·普拉托>> “嗯”
20:43:30 <<切希尔·柳哨>> “对的,就是她”
20:43:31 <<叶米·普拉托>> “就是这个名字”
20:43:52 <<贾伦娜>> “她啊……那个人在外城区为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20:44:14 <<贾伦娜>> “我开店之前外城区的旅馆就是被她砸毁的”
20:44:23 <<切希尔·柳哨>> “为害?她不是守城的吗?”
20:44:40 <<福克斯·龙心>> “暴脾气吧”
20:45:01 <<贾伦娜>> “她虽然是阿尔克夫军的重要战力,但是性情非常恶劣”
20:45:12 <<贾伦娜>> “而且只效忠于女爵大人一人”
20:45:35 <<贾伦娜>> “但是她按理说应该不会雇凶杀人啊……”
20:45:38 <<切希尔·柳哨>> “那她怎么不去当贴身保镖,跑到外城区来”
20:45:47 <<贾伦娜>> “如果她想要杀人,会从正面直接打过来的”
20:45:53 <<切希尔·柳哨>> “这倒是,我们也觉得她更喜欢亲自动手”
20:45:56 <<福克斯·龙心>> “这么说来,我们在城里还有什么不能得罪的人吗”
20:46:16 <<切希尔·柳哨>> “不过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有冲突的人了,毕竟我们初来乍到,哪有那个时间和机会啊”
20:46:18 <<贾伦娜>> “因为她武艺高超”
20:46:25 <<叶米·普拉托>> “看起来这次行动和她没什么关系了吧”
20:46:33 <<贾伦娜>> “所以女爵派她在阿尔克夫军出力”
20:47:26 <<贾伦娜>> “不能得罪?”
20:47:56 <<贾伦娜>> “我想并没有,姑且这座城市还是在法律的监管之下的”
20:48:12 <<莫尔度>> 贾伦娜笑了一声,说
20:49:02 <<叶米·普拉托>> “法治社会听起来真不错啊”
20:49:14 <<叶米·普拉托>> “感觉生活在这个城市完全不会有生命危险呢”
20:49:51 <<贾伦娜>> “呵呵,是啊”
20:50:00 <<阿加萨·恩沃尔>> “……”
20:50:04 <<切希尔·柳哨>> “哎呀”
20:50:07 <<切希尔·柳哨>> 看一眼叶米
20:50:08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法制”
20:50:24 <<叶米·普拉托>> “啊啦”
20:50:24 <<叶米·普拉托>> 笑着看切希尔
20:50:24 <<莫尔度>> 说话间,你们很快就来到了二楼的房间处
20:50:42 <<贾伦娜>> “201和202”
20:50:46 <<贾伦娜>> “就是这两间了”
20:51:08 <<莫尔度>> 贾伦娜敲了敲了201的门
20:51:27 <<贾伦娜>> “史密斯先生,在吗?”
20:52:08 <<莫尔度>> 过了好一会,门才打开
20:52:17 <<莫尔度>> 你们顿时闻到了一股酸臭
20:52:33 <<叶米·普拉托>> “........”
20:52:40 <<莫尔度>> 打开门的是一个枯瘦的老头
20:52:45 <<阿加萨·恩沃尔>> “你猜这是一个星期前那家还是上午那家”
20:52:49 <<莫尔度>> 他赤裸着上身
20:52:54 <<福克斯·龙心>> “一星期”
20:53:00 <<叶米·普拉托>> “我赌一个棒棒糖是一星期的那个”
20:53:15 <<史密斯>> “你们想干什么?!”
20:53:19 <<切希尔·柳哨>> “我还以为进了黑龙邻居的地洞……”
20:53:19 <<莫尔度>> 老头没好气地说
20:54:16 <<史密斯>> “我问你们是什么人!我可喊守卫了!”
20:54:32 <<莫尔度>> 老头大声嚷嚷着
20:54:38 <<切希尔·柳哨>> “别激动,老先生,我们想问您几个问题”
20:54:38 <<叶米·普拉托>> “咳,我们是你楼上的邻居”
20:54:53 <<切希尔·柳哨>> “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20:55:02 <<史密斯>> “不好,一点也不好!”
20:55:26 <<切希尔·柳哨>> “这……出了什么事呢?您来说说,我们可以调整一下服务”
20:55:36 <<莫尔度>> 老头侧过身来
20:56:17 <<莫尔度>> 你们看到了他的背上
20:56:33 <<莫尔度>> 他背上的肌肉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腐烂
20:56:50 <<切希尔·柳哨>> “呃……这个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20:56:59 <<莫尔度>> 用纱布包着,但仍然在渗着脓水
20:57:07 <<史密斯>> “你说我为什么睡得不好?”
20:57:08 <<叶米·普拉托>> “.................(⊙o⊙)…”
20:57:08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0:57:16 <<史密斯>> “我这不正在处理这个吗!”
20:57:17 <<切希尔·柳哨>> “那您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响呢?”
20:57:25 <<莫尔度>> 老头往房间里一指
20:57:36 <<莫尔度>> 你们看到地上堆着许多被污染的纱布
20:57:56 <<史密斯>> “声响?有啊”
20:58:06 <<阿加萨·恩沃尔>> “咱大概明白酸臭味了”耸耸鼻子
20:58:17 <<阿加萨·恩沃尔>> “太呛了”
20:58:28 <<史密斯>> “老子叫得跟杀猪似的老子还担心你们没听到呢”
20:59:17 <<切希尔·柳哨>> 我回忆一下有没有听到杀猪叫
20:59:21 <<叶米·普拉托>> “这旅店隔音不错啊...”
20:59:25 <<阿加萨·恩沃尔>> “这旅馆隔音有这么好么……”
20:59:31 <<莫尔度>> 你们觉得你们似乎并没有听到
20:59:54 <<史密斯>> “还有别的事吗!”
21:00:00 <<史密斯>> “没事就快走快走”
21:00:33 <<福克斯·龙心>> “真有这么好队长就死了吧”
21:00:55 <<切希尔·柳哨>> “那么,告辞了”
21:01:05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叨扰了”
21:01:11 <<贾伦娜>> “抱歉史密斯先生,打扰了”
21:01:13 <<切希尔·柳哨>> [确实隔音不错,看来下一家也不能报什么希望了]
21:01:15 <<莫尔度>> 贾伦娜说
21:01:28 <<莫尔度>> 老头怒气冲冲地关上了门
21:01:53 <<阿加萨·恩沃尔>> [隔音不错咱昨晚上是咋听到你叫的啊]
21:02:26 <<贾伦娜>> “这位史密斯先生是一周之前入住的”
21:02:35 <<莫尔度>> 贾伦娜一边走向第二扇门一边说
21:02:47 <<叶米·普拉托>> “猜出来了...”
21:02:58 <<切希尔·柳哨>> [隔墙和隔天花板的区别吧]
21:02:59 <<贾伦娜>> “他打算在这里等到学院的人来外城区视察,好帮他治疗一下污染”
21:03:20 <<贾伦娜>> “他似乎还挺有钱的”
21:03:26 <<福克斯·龙心>> “学院?”
21:03:39 <<福克斯·龙心>> “那是什么地方??”
21:03:44 <<贾伦娜>> “你们不知道学院吗?”
21:03:49 <<切希尔·柳哨>> “有钱啊……”
21:03:53 <<切希尔·柳哨>> 沉思
21:04:03 <<叶米·普拉托>> “事实上我们昨天才到这个城市”
21:04:31 <<贾伦娜>> “那在贵族区米格瑞斯,第二层红墙上面的区域”
21:04:42 <<贾伦娜>> “你们也看得到吧?”
21:04:58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也不想想没钱咋住这”
21:05:00 <<贾伦娜>> “无月学院就在那里,应该算是……这座城市的一个研究机构吧”
21:05:21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很有意思,他们招校工吗?”
21:05:33 <<贾伦娜>> “‘学院’和‘工厂’合作制作了很多新奇玩意”
21:05:45 <<贾伦娜>>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21:05:46 <<福克斯·龙心>> “工厂是生产什么的吗?”
21:05:59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队长想象的剧情在哪里发生过的样子……”
21:05:59 <<贾伦娜>> “我想即使要招也不会在外城区招吧”
21:06:27 <<贾伦娜>> “我们刚才坐的电梯就是工厂的货”
21:06:57 <<切希尔·柳哨>> “真遗憾啊”
21:06:57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这个城市的科研生产系统很不错啊”
21:06:58 <<贾伦娜>> “实在是很佩服那帮人的头脑,听说……工厂主管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21:07:19 <<切希尔·柳哨>> “喔!这可很有趣,那他是什么人呢?”
21:07:38 <<莫尔度>> 贾伦娜摇了摇头
21:07:50 <<贾伦娜>>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也没亲眼见过他的样子”
21:08:03 <<贾伦娜>> “只知道是个整日里都在忙碌的男人”
21:08:27 <<莫尔度>> 砰砰砰————
21:08:30 <<莫尔度>> 贾伦娜敲了门
21:08:50 <<贾伦娜>> “威廉先生,在吗?”
21:09:21 <<莫尔度>> 你们等了一分钟,也没有人开门
21:09:37 <<阿加萨·恩沃尔>> “呃……是在睡觉么……还是?”
21:09:51 <<贾伦娜>> “似乎不在?”
21:10:24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您看到他出去了吗?”
21:10:31 <<福克斯·龙心>> “嘶……我们可以有地方报案吗”
21:10:43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只有那一条路出门的话……”
21:10:46 <<贾伦娜>> “我没有,不过不排除他是晚上半夜出门去的”
21:10:51 <<切希尔·柳哨>> “撞门啊!说不定他已经死了!”
21:10:51 <<切希尔·柳哨>> 兴奋
21:10:56 <<贾伦娜>> “那时候我不在大堂里”
21:10:56 <<叶米·普拉托>> “对啊...现在是法治社会吧”
21:11:03 <<叶米·普拉托>> “有没有警察局”
21:11:12 <<叶米·普拉托>> “在晚上出去也很可疑吧”
21:11:16 <<贾伦娜>> “当然有,我本来就是准备去麦扎报案的”
21:11:36 <<贾伦娜>> “我和雾海灯塔的乔万尼先生关系还不错”
21:11:48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他现在还有一口气躺在床上,等警察来了就断气了!我们不能等啊!”
21:11:52 <<贾伦娜>> “于是,需要我去拿钥匙来开门吗?”
21:12:16 <<福克斯·龙心>> “算了吧,等专业人士来吧”
21:12:10 <<切希尔·柳哨>> “快点拿吧!”
21:12:17 <<莫尔度>> 贾伦娜去拿钥匙了
21:12:54 <<切希尔·柳哨>> “嗯……你们觉得和那位有钱的老头商谈一下转生问题如何”
21:13:03 <<福克斯·龙心>> “可以的”
21:13:08 <<切希尔·柳哨>> “万一他能相信,我们就能赚一笔”
21:13:08 <<叶米·普拉托>> “会被报警的吧!”
21:13:13 <<阿加萨·恩沃尔>> “………………”
21:13:24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贴门听响
21:13:36 <<切希尔·柳哨>> 我是说威廉的门啊
21:13:42 <<莫尔度>> 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21:14:31 <<阿加萨·恩沃尔>> “拿个钥匙要好久啊……”
21:14:51 <<莫尔度>> 数分钟后,贾伦娜拿来钥匙,打开了房门
21:15:27 <<莫尔度>> 你们走进了房间
21:15:42 <<莫尔度>> 房间里空无一人
21:16:06 <<莫尔度>> 床上的被褥折叠得整整齐齐
21:16:06 <<福克斯·龙心>> 试图研究他昨晚有没有住在这里
21:16:13 <<阿加萨·恩沃尔>> “这就有点尴尬了啊……”
21:16:17 <<阿加萨·恩沃尔>> “他付了多久的房钱?”
21:16:20 <<莫尔度>> 只能从床单上的凹陷看出似乎有人睡过
21:16:29 <<切希尔·柳哨>> “看来昨晚是睡过的?”
21:16:36 <<莫尔度>> 房间里摆着一个画架
21:16:36 <<莫尔度>> 上面放着一副未完成的油画
21:16:36 <<莫尔度>> 旁边则放着颜料桶和画笔
21:17:04 <<切希尔·柳哨>> 观察画
21:17:19 <<切希尔·柳哨>> “好像葛莱本家也有个画室来着”
21:17:22 <<叶米·普拉托>> “超可疑啊”
21:17:37 <<莫尔度>> 你们观察着油画
21:17:44 <<莫尔度>> 这似乎是一副抽象画,你们完全看不懂
21:17:58 <<莫尔度>> 似乎像是一张人脸,上面充斥着各种几何图形
21:18:02 <<罗西亚·拉法姆>> [喂喂喂,有人听到吗,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over]
21:18:07 <<切希尔·柳哨>> “看不懂这画的是什么玩意儿,这是人吗?”
21:18:12 <<切希尔·柳哨>> “真难看”
21:18:15 <<莫尔度>> 整个画面布局上画着许多眼睛
21:18:23 <<莫尔度>> 色调整体呈现红色
21:18:32 <<切希尔·柳哨>> “而且还有那么多眼……睛”
21:18:33 <<叶米·普拉托>> [二楼赶紧下来麻溜的]
21:18:38 <<切希尔·柳哨>> “眼睛?!”
21:18:39 <<叶米·普拉托>> [再看书打你了]
21:18:43 <<阿加萨·恩沃尔>> 摸摸油画,试图判断画完多久了
21:18:57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摸坏了怎么办!”
21:19:02 <<切希尔·柳哨>> 打他手
21:19:07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这不是下来了吗!这几层怎么人都没几个]
21:19:07 <<莫尔度>> 阿加萨伸出手轻轻碰了油画一下
21:19:13 <<罗西亚·拉法姆>> [等着我再兜几圈]
21:19:21 <<莫尔度>> 他手指的尖端顿时沾上了一点红色颜料
21:19:33 <<阿加萨·恩沃尔>> “摸坏咱给他修复一下就好了嘛,努登当年的枪咱修过多少次了”
21:19:36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还没干?”
21:19:45 <<福克斯·龙心>> “如果够刺激的话就是血啦吼哈哈哈”
21:19:47 <<切希尔·柳哨>> “看来不像是晚上走的?”
21:19:5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找到打开的房门
21:20:03 <<莫尔度>> 罗西亚从房门里走了进来
21:20:05 <<切希尔·柳哨>> 观察一下窗户
21:20:10 <<阿加萨·恩沃尔>> 捻了捻指尖,闻了闻
21:20:20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是这间房”
21:20:24 <<莫尔度>> 是普通的颜料
21:20:30 <<叶米·普拉托>> “总之很可疑吧”
21:20:32 <<莫尔度>> 窗户关着,但并未上锁
21:20:46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你吓唬咱”
21:20:53 <<叶米·普拉托>> “发生凶案的同时消失了”
21:20:56 <<莫尔度>> 床头还放着一个提包
21:21:00 <<叶米·普拉托>> “怎么看嫌疑都很大”
21:21:01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情况,这是拿到了查房许可?”
21:21:06 <<阿加萨·恩沃尔>> “走的时间不久,然后老板还没看到……”
21:21:18 <<切希尔·柳哨>> “没带包和画就走了,看起来还会回来的”
21:21:24 <<切希尔·柳哨>> “我们小小地看一下?”
21:21:28 <<福克斯·龙心>> “只是队长个人爱好翻房间而已”
21:21:45 <<切希尔·柳哨>> “这是调查啦,嘿嘿,就看一下”
21:21:46 <<阿加萨·恩沃尔>> “只是队长个人爱好而已”
21:21:50 <<切希尔·柳哨>> 试图打开包看看
21:22:20 <<罗西亚·拉法姆>> “个人爱好吗!”
21:22:44 <<莫尔度>> 切希尔打开了提包
21:22:48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娘报警咱都不奇怪了”
21:23:02 <<莫尔度>> 里面放着一本书和几张用丝绳扎起来的的油画
21:23:16 <<切希尔·柳哨>> “这涉及到我和这位旅客的生命安全!”
21:23:20 <<贾伦娜>> “没关系”贾伦娜说“你们随便看”
21:23:29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我也没有什么能用来破案的能力……除了一个阅读物体,但是也不能显示物主最近做了什么”
21:23:36 <<贾伦娜>> “这毕竟关系到性命问题”
21:23:38 <<切希尔·柳哨>> [不愧是卓尔老板,就是深明大义]
21:23:42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没有留下任何个人信息么”
21:24:00 <<切希尔·柳哨>> 看看书的标题,把画扔给叶米
21:24:23 <<阿加萨·恩沃尔>> “这城里卖绘画材料的店很多吗?”
21:25:00 <<叶米·普拉托>> 随意扫了几眼画
21:25:00 <<莫尔度>> 书的标题是《现代艺术鉴赏》
21:25:16 <<贾伦娜>> “要说多……也不算多”
21:25:29 <<贾伦娜>> “在外城区想买这类杂货,就是去贸易中心了吧”
21:25:31 <<切希尔·柳哨>> “看起来挺正常的”
21:25:44 <<切希尔·柳哨>> “没什么意思”翻翻书
21:26:00 <<莫尔度>> 叶米打开一张画
21:26:10 <<切希尔·柳哨>> “要是有笔迹一类的也好……”
21:26:10 <<莫尔度>> 画上面画着一座山
21:26:27 <<莫尔度>> 在山里面,有许多抽象的东西似乎挤在一起
21:26:27 <<莫尔度>> 慢慢向外蠕动
21:26:27 <<莫尔度>> 看起来整座山就像是一只蠕虫一样
21:27:01 <<叶米·普拉托>> “这画的是啥啊!”
21:27:04 <<叶米·普拉托>> “精神污染吗!”
21:27:06 <<罗西亚·拉法姆>> “……………………”
21:27:08 <<莫尔度>> 大概是这样的一副抽象的图景
21:27:14 <<莫尔度>> 你们也看得不是很明白
21:27:29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起了我们进城之前遇到的混虫怪”
21:27:32 <<叶米·普拉托>> “这种东西想必很适合罗西亚”
21:27:40 <<叶米·普拉托>> 把画扔给罗西亚
21:27:49 <<莫尔度>> 这幅画的最下面写着一行字
21:27:52 <<福克斯·龙心>> “我同意罗西亚的观点”
21:28:15 <<莫尔度>> “长眠于山下的阴影中吧,我们伟大的母亲”
21:28:15 <<阿加萨·恩沃尔>> “画成这样还算不算爱好艺术……难道这位是写实派?”
21:28:29 <<罗西亚·拉法姆>> “…………”
21:28:33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的留言”
21:28:34 <<切希尔·柳哨>> “这画看着都觉得怪怪的……”
21:28:44 <<罗西亚·拉法姆>> “加上之前那个眼睛主题的油画”
21:28:45 <<切希尔·柳哨>> “其他的画呢?”
21:28:47 <<莫尔度>> 以及作者的落款
21:28:53 <<莫尔度>> “威廉·艾略特”
21:29:01 <<福克斯·龙心>> “说来我也一直没问这个城里有没有什么景点”
21:29:09 <<罗西亚·拉法姆>> “很难让人不想到拜伯里”
21:29:33 <<切希尔·柳哨>> “拜伯里有山?”
21:29:41 <<切希尔·柳哨>> 试图去看别的画
21:30:22 <<莫尔度>> 你们看了看别的画
21:30:32 <<罗西亚·拉法姆>> “倒是没有,但是虫子的话外面到处都是,聚出虫山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21:30:37 <<莫尔度>> 这些画不少都是草图和半成品
21:30:50 <<莫尔度>> 画得都是一些奇异而抽象的场景
21:30:56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没有什么线索啊”
21:31:14 <<莫尔度>> 比如数十个扭曲的生物在篝火旁围成一团
21:31:18 <<叶米·普拉托>> “想必这个作者一定是个艺术家”
21:31:19 <<莫尔度>> 对着一张报纸指指点点
21:31:23 <<叶米·普拉托>> “我完全看不懂”
21:31:45 <<莫尔度>> 或者一个臃肿而肥胖的人手里拿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往嘴里送
21:31:46 <<切希尔·柳哨>> “这人感觉精神不太正常……这些生物是严重污染的人吗?毕竟看得懂报纸”
21:32: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个知识对这些生物进行辨识
21:32:19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还是报警吧”
21:32:23 <<莫尔度>> 无一例外,所有的画上面都有“威廉·艾略特”的落款
21:32:44 <<莫尔度>> 罗西亚不认为自己认识这些生物,他觉得应该是艺术创作
21:33:11 <<罗西亚·拉法姆>> “似乎是凭空创作的,并不是实际存在的生物”
21:33:23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你这么说,咱还是觉得这是在有现实的情况下创作的”
21:33:37 <<切希尔·柳哨>> “把画卷起来原样放回去吧”
21:33:59 <<切希尔·柳哨>> “虽然看着奇怪,倒是没有显示他有什么问题的证据”
21:34:30 <<福克斯·龙心>> “是这样的,感觉等什么时候他回来队长要给他道歉然后迷上他了”
21:34:40 <<阿加萨·恩沃尔>> “咳咳”
21:34:52 <<切希尔·柳哨>> “多谢了,贾伦娜,我打算去市场看看,黑莲花萃取液应该不是天天都有人买吧?”
21:34:56 <<阿加萨·恩沃尔>> “瞎说什么大实话”
21:35:11 <<贾伦娜>> “事实上,一般你不太可能买到黑莲花萃取液”                                                                   
21:35:11 <<贾伦娜>> “顶多能够以药材的名义买上一点黑莲花的根须”
21:35:11 <<贾伦娜>> “然后自己提炼”
21:36:14 <<罗西亚·拉法姆>> “这里似乎没有那种精炼工具,虽然也不排除他自己携带的可能性”
21:36:20 <<贾伦娜>> “其他毒物也是同理”
21:36:50 <<莫尔度>> 你们把画放回了提包里
21:36:57 <<莫尔度>> 这时,一件东西掉到了地上
21:37:08 <<叶米·普拉托>> “嗯?”
21:37:09 <<莫尔度>> 发出一声闷响
21:37:29 <<阿加萨·恩沃尔>> “谁东西掉了?”
21:37:33 <<罗西亚·拉法姆>> “?”
21:37:37 <<切希尔·柳哨>> 看看
21:38:02 <<莫尔度>> 那是一把精致而华丽的手枪
21:38:22 <<叶米·普拉托>> 捡起来
21:38:42 <<罗西亚·拉法姆>> “?”
21:39:00 <<切希尔·柳哨>> “这枪可真漂亮”
21:39:05 <<莫尔度>> 这把手枪的样子和你们在希尔特看到的完全不同
21:39:23 <<切希尔·柳哨>> “不过看起来………和见过的有些区别呢”
21:39:34 <<莫尔度>> 枪托是木质的,而且上面带有鎏金的花纹
21:39:38 <<叶米·普拉托>> “这枪感觉和咱们那边不是一个科技树的啊”
21:39:54 <<贾伦娜>> “这不是火枪吗?”
21:39:58 <<莫尔度>> 贾伦娜说
21:40:16 <<贾伦娜>> “按理说应该只有工厂的人会有这个啊……”
21:40:31 <<阿加萨·恩沃尔>> “看来这不经常用这玩意啊……”
21:40:48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这个”
21:40:55 <<叶米·普拉托>> “这怎么又扯上工厂了...”
21:41:00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的武器居然没有带在身边?”
21:41:06 <<叶米·普拉托>> “愁”
21:41:07 <<切希尔·柳哨>> “阅读物体试试?”
21:41:14 <<贾伦娜>> “因为火枪是‘工厂’的人首先发明的”
21:41:19 <<贾伦娜>> “等等,你们也认识?”
21:41:24 <<阿加萨·恩沃尔>> “工艺品?纪念品?还是有了更好的不需要这玩意?”
21:41:43 <<贾伦娜>> “如果你们是第一次来这座城市,怎么会认识火枪呢?”
21:42:02 <<罗西亚·拉法姆>> “阅读物体也只会显示持有者的信息,对物品本身的话没有什么作用……”
21:42:17 <<叶米·普拉托>> “我们见过的枪和这种火枪还是有些差别的”
21:42:25 <<切希尔·柳哨>> “路上见过一个冒险者在用”
21:42:33 <<贾伦娜>> “还有别的枪?”
21:42:39 <<阿加萨·恩沃尔>> “呃……这个在我们那还算普遍吧,有些人刚出来冒险时候就玩更大的……”
21:42:39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不是火枪,但别的能被称为枪的东西还是见过的”
21:42:53 <<莫尔度>> 贾伦娜难以置信地说
21:43:04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忘了我们现在是维斯塔尼人]
21:43:06 <<福克斯·龙心>> “其实我是没见过的”
21:43:36 <<贾伦娜>> “不过,虽然这里有枪,但是好像没看到火药在哪”
21:43:52 <<罗西亚·拉法姆>> [商人见过别的枪并不奇怪吧]
21:43:53 <<阿加萨·恩沃尔>> [确实忘了]
21:43:58 <<切希尔·柳哨>> “他可能随身带着准备点火自爆?”
21:44:14 <<罗西亚·拉法姆>> “有枪玩自爆啊!”
21:44:15 <<叶米·普拉托>> [我那把枪好像丢了……]
21:44:18 <<贾伦娜>> “他是不是凶手现在还不能确定吧”
21:44:24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火药是什么?”
21:44:31 <<叶米·普拉托>> [你们今天一说我才发现许久没见到了]
21:44:40 <<切希尔·柳哨>> “当然不能,我只是开个玩笑”
21:44:42 <<贾伦娜>> “火药就是一种可以点燃甚至发生爆炸的物质”
21:44:42 <<贾伦娜>> “虽然威力似乎不如炼金术的炽火胶”
21:44:42 <<贾伦娜>> “但是要便宜得多”
21:45:08 <<切希尔·柳哨>> “听起来和硫磺有点像”
21:45:22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不是魔法驱动?”
21:45:41 <<贾伦娜>> “这也是‘工厂’的人做出来的”
21:46:00 <<切希尔·柳哨>> “真是个好地方啊,工厂,不知道他们招不招技工……”
21:46:10 <<切希尔·柳哨>> “市场会有卖的吗?”
21:46:19 <<罗西亚·拉法姆>> “工厂这名字听起来就不是学校吧!”
21:46:47 <<贾伦娜>> “当然有”
21:47:06 <<贾伦娜>> “你们看完了吗?”
21:47:20 <<阿加萨·恩沃尔>> “这市场卖的东西还真多……”
21:47:23 <<贾伦娜>> “接下来我准备去麦扎一趟,报案”
21:47:36 <<贾伦娜>> “你们也跟着来吧”
21:48:05 <<罗西亚·拉法姆>> [萨,你是维斯塔尼人]
21:48:31 <<阿加萨·恩沃尔>> [维斯塔尼人就不能感叹市场卖的东西多了吗]
21:48:44 <<莫尔度>> 还有要做的事吗
21:48:51 <<叶米·普拉托>> 没了吧
21:48:54 <<切希尔·柳哨>> 没了吧
21:49:02 <<莫尔度>> 贾伦娜锁上了门
21:49:10 <<切希尔·柳哨>> 东西复位
21:49:10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不是显得姿势水平很低吗]
21:49:28 <<莫尔度>> 切希尔摆放好了东西
21:49:36 <<阿加萨·恩沃尔>> [刚刚问火药是什么的维斯塔尼人姿势水平更低啊]
21:50:05 <<罗西亚·拉法姆>> [只有这座城市有的东西不问才不正常吧]
21:50:44 <<贾伦娜>> “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21:50:53 <<叶米·普拉托>> “报警吧”
21:51:02 <<贾伦娜>> “如果你们打算去别的地方,那我就先去找我的一个朋友问问”
21:51:09 <<贾伦娜>> “然后再去麦扎也行”
21:51:16 <<叶米·普拉托>> “诶...”
21:51:19 <<叶米·普拉托>> 看队长
21:51:23 <<福克斯·龙心>> “那我们要去哪里呢……”
21:51:33 <<罗西亚·拉法姆>> “见过总管和他的部队之后我对外城区的治安官水平挺不抱希望的”
21:51:34 <<切希尔·柳哨>> “市场啊!”
21:51:43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可以”
21:51:56 <<切希尔·柳哨>> “我们要购置点货物,然后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人买黑莲花”
21:51:56 <<罗西亚·拉法姆>> “顺便看看有没有那种面具供应吧”
21:52:07 <<切希尔·柳哨>> “嗯,面具也很重要呢”
21:52:25 <<贾伦娜>> “那好,你们需要多久?”
21:53:25 <<切希尔·柳哨>> “路程有多远?”
21:53:39 <<贾伦娜>> “就在这附近,几步路”
21:53:54 <<切希尔·柳哨>> “那么,一个小时吧”
21:54:04 <<切希尔·柳哨>> “我们顺便逛一逛”
21:54:14 <<贾伦娜>> “那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在旅馆门口见吧”
21:54:32 <<切希尔·柳哨>> “你有卖这座城市的地图吗?”
21:54:59 <<贾伦娜>> “啊,有的”
21:55:22 <<莫尔度>> 来到一楼,贾伦娜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张地图
21:55:25 <<贾伦娜>> “先拿去用吧”
21:55:41 <<阿加萨·恩沃尔>> 凑上去看
21:56:06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若无其事的拿到了关键物品]
21:56:15 <<罗西亚·拉法姆>> 凑上去看
21:56:23 <<叶米·普拉托>> 就不凑上去看
21:56:26 <<切希尔·柳哨>> “这样省得迷路了”
21:56:31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带路”
21:56:33 <<福克斯·龙心>> 看
21:56:52 <<罗西亚·拉法姆>> “你选我带路真的好吗!”
21:57:11 <<福克斯·龙心>> “挺好的”
21:57:55 <<叶米·普拉托>> “多好啊”
21:57:55 <<罗西亚·拉法姆>> “带进灯塔了我可不管哦!”
21:57:57 <<莫尔度>> 这里是凉亭
21:58:04 <<叶米·普拉托>> “快走啦快走啦”
21:58:0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带一波
21:58:09 <<阿加萨·恩沃尔>> “挺好的”
21:58:41 <<莫尔度>> 拐过一条街
21:58:51 <<莫尔度>> 你们朝着地图上标出的贸易中心走去
21:59:54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有什么卖的呢?真期待啊”
21:59:56 <<罗西亚·拉法姆>> 四处张望
22:00:02 <<莫尔度>> 贸易中心是这里相对低矮的一幢建筑物了
22:00:07 <<切希尔·柳哨>> “可能比那个维斯纳尼人卖得还多也说不定”
22:00:07 <<福克斯·龙心>> “看看就知道了”
22:00:24 <<莫尔度>> 占地面积约有四个凉亭那么大
22:00:35 <<阿加萨·恩沃尔>> “看这架势总觉得卖的应该会不少”
22:00:39 <<叶米·普拉托>> “还不小的嘛”
22:00:52 <<莫尔度>> 你们很快看到许多搬着箱子的人在进进出出
22:01:08 <<莫尔度>> 这里应该就是贸易中心
22:01:23 <<切希尔·柳哨>> 进去
22:01:30 <<罗西亚·拉法姆>> 进去
22:01:31 <<福克斯·龙心>> “买买土特产?”
22:01:4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观察搬箱子的人的衣着
22:02:01 <<叶米·普拉托>> 进去
22:02:04 <<莫尔度>> 这些人都穿着普通的布衣
22:02:20 <<莫尔度>> 看起来像是工人
22:02:25 <<莫尔度>> 你们走了进去
22:02:47 <<莫尔度>> 贸易站内部嘈杂而拥挤
22:03:22 <<莫尔度>> 钢架制的二层结构建筑物中,许多搬运箱子的人在工作着
22:03:37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在干嘛?”
22:03:38 <<莫尔度>> 还有不少人推着手推车,上面放着大量的货物
22:03:42 <<切希尔·柳哨>> “人真多啊”
22:03:49 <<阿加萨·恩沃尔>> “卸货吗”
22:03:50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看看最近的摊位
22:04:05 <<叶米·普拉托>> 四处张望
22:04:42 <<莫尔度>> 除去贸易站左侧的施工现场以外,右侧似乎是自由市场
22:04:56 <<莫尔度>> 许多摊贩席地而坐
22:05:20 <<莫尔度>> 货物就摆在面前
22:05:41 <<切希尔·柳哨>> “先去那边看看!”
22:06:21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找找有趣的货物
22:06:21 <<切希尔·柳哨>> 以及炼金原料店和面具什么的
22:07:02 <<莫尔度>> 在逛了一圈之后,你们发现
22:07:24 <<莫尔度>> 这个贸易站内主要贩售的是杂物和生活用品
22:07:35 <<莫尔度>> 你们没有看到卖魔法物品的店铺
22:07:39 <<阿加萨·恩沃尔>> “那看看绘画材料什么的?”
22:07:40 <<莫尔度>> 也没有面具
22:07:52 <<莫尔度>> 切希尔很快发现了一家草药店
22:08:4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寻找枪械
22:09:29 <<叶米·普拉托>> “去草药店么”
22:09:38 <<切希尔·柳哨>> 进去问问有没有黑莲花根须卖
22:09:40 <<莫尔度>> 罗西亚没有发现枪械
22:09:51 <<切希尔·柳哨>> “这边看起来没有魔法物品啊”
22:09:58 <<莫尔度>> 倒是找到了卖一些新奇的机械小玩意的店铺
22:10:1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看都有什么小玩意
22:10:30 <<店主>> “黑莲花?”
22:10:33 <<店主>> “那个卖完了”
22:10:51 <<福克斯·龙心>> “还有哪里能买到吗?”
22:10:54 <<切希尔·柳哨>> “这么受欢迎啊!”
22:10:56 <<罗西亚·拉法姆>> “卖,卖完了?”
22:11:15 <<切希尔·柳哨>> “请问是谁买的?我得赶快去问能不能转手给我”
22:11:16 <<罗西亚·拉法姆>> “姑且问一下,在店里买黑莲花需要做身份登记什么的吗”
22:11:24 <<叶米·普拉托>> [我觉得买走黑莲花的人大有嫌疑啊]
22:11:42 <<店主>> “内城区需要,外城区就随便啦”
22:12:01 <<店主>> “是一个小鬼买的,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嘛……那应该是个半身人”
22:12:02 <<罗西亚·拉法姆>> “随,随便……”
22:12:26 <<阿加萨·恩沃尔>> “……这玩意这么受欢迎你们怎么不多备点”
22:12:33 <<店主>> “他买走了我这里全部的黑莲花,应该是要搞炼金吧”
22:12:46 <<店主>> “平时哪有卖这个的哦”
22:12:56 <<切希尔·柳哨>> “他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
22:13:11 <<切希尔·柳哨>> “我可一定要他给我分几棵”
22:13:40 <<店主>> “长什么样子……我没太注意”
22:14:10 <<店主>> “就记得穿的是蓝色的童装,估计是想扮小孩子”
22:14:14 <<店主>> “我没戳穿他”
22:14:18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蓝色”
22:14:24 <<莫尔度>> 摊主得意地说
22:14:31 <<阿加萨·恩沃尔>> “……那看来这扮演也太差了了”
22:15:29 <<叶米·普拉托>> “如果他换衣服了咱们怎么找啊”
22:15:40 <<切希尔·柳哨>> “我有不详的预感……”扶额
22:15:46 <<切希尔·柳哨>> “什么时候买的?”
22:15:46 <<店主>> “啊,他是黑色头发”
22:16:18 <<店主>> “三天之前,你们现在找他应该还来得及”
22:16:18 <<阿加萨·恩沃尔>> “黑色头发……这也不少人啊……”
22:16:32 <<店主>> “那么多黑莲花也不至于一次性用完吧”
22:16:48 <<切希尔·柳哨>> “多谢了老板,看来我们得多打听一下”
22:17:11 <<福克斯·龙心>> “多谢”
22:17:22 <<叶米·普拉托>> 看一眼时间
22:17:32 <<店主>> “不谢,这玩意很难进货的,我也没想到能卖这么多”
22:17:42 <<莫尔度>> 还不到一个小时
22:17:45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多谢了,很难进货……下次黑莲花进货是什么时候?”
22:17:49 <<切希尔·柳哨>> “魔法物品是在哪里买?还有那个防止污染的面具”
22:17:49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那人不是专营毒药专卖的话”
22:17:57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是没跑了”
22:18:11 <<店主>> “这得问灯塔那边什么时候能进到了”
22:18:25 <<店主>> “你是指鸟喙面具?”
22:18:46 <<店主>> “那个在内城区可以找工厂的人买,魔法物品专卖店也在内城区”
22:18:55 <<店主>> “这里嘛……你可以找军队的人问问?”
22:19:00 <<阿加萨·恩沃尔>> “又是内城区啊……”
22:19:05 <<店主>> “或许他们会转让给你们几个”
22:19:10 <<罗西亚·拉法姆>> “又是工厂……”
22:19:26 <<叶米·普拉托>> “我们不进内城区不行了啊...”
22:19:28 <<切希尔·柳哨>> “工厂真是个重要的地方啊……”
22:20:02 <<切希尔·柳哨>> “多谢了老板!”
22:20:16 <<切希尔·柳哨>> [这里好像没有魔法物品可以买……真惨啊]
22:20:34 <<莫尔度>> 罗西亚刚才还发现了一个新奇物品的小摊位
22:20:38 <<莫尔度>> 要看吗?
22:20:40 <<切希尔·柳哨>> 要
22:21:08 <<莫尔度>> 这里卖的似乎是一些机械装置
22:21:15 <<罗西亚·拉法姆>> 看
22:21:34 <<莫尔度>> 有上发条的,华美的金银钟表
22:21:47 <<莫尔度>> 有你们之前看到的所谓“留声机”
22:22:02 <<切希尔·柳哨>> “喔,真有趣啊”
22:22:02 <<莫尔度>> 还有几个背后上着发条的小人
22:22:07 <<店主>> “哦!”
22:22:16 <<罗西亚·拉法姆>> “老板有没有什么好介绍?”
22:22:40 <<店主>> “快来瞧瞧啊!这可是最新式的小机器人!”
22:22:44 <<阿加萨·恩沃尔>> “有点意思诶”
22:22:52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也是工厂研发的新品种吗”
22:23:00 <<罗西亚·拉法姆>> “它都会些什么?”
22:23:03 <<莫尔度>> 老板拿起一个穿着红衣,带着黑帽子手里拿着一把机械弩的小人
22:23:10 <<莫尔度>> 给他上了发条
22:23:26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红衣小人”
22:23:33 <<莫尔度>> 然后小人就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22:23:48 <<莫尔度>> 手里的机械弩还作瞄准状
22:24:02 <<店主>> “怎么样!很神奇吧”
22:24:07 <<阿加萨·恩沃尔>> “好精致的样子……”
22:24:19 <<店主>> “这位先生说得对!这也是工厂研发的新品种”
22:24:28 <<店主>> “我可是花了大价钱进的货”
22:24:34 <<罗西亚·拉法姆>> “多少钱一个?”
22:25:29 <<店主>> “我看你们有眼缘,给个成本价”
22:25:32 <<店主>> “499金币”
22:26:39 <<阿加萨·恩沃尔>> [你觉得咱队长会买吗,顺便我认为不会]
22:26:54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咱觉得已经不贵了]
22:27:14 <<福克斯·龙心>> [同]
22:27:15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也觉得不会]
22:27:22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搞一个收藏感觉不错?]
22:27:3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自己给它上个发条
22:27:57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咱没钱]
22:28:10 <<莫尔度>> 罗西亚上了个发条,小人走了起来,走着走着就摔倒在地上
22:28:19 <<阿加萨·恩沃尔>> “诶,怎么摔了”
22:28:24 <<莫尔度>> 但两条腿还在迈动
22:28:26 <<阿加萨·恩沃尔>> “可别摔坏了”
22:28:29 <<罗西亚·拉法姆>> “诶”
22:28:42 <<店主>> “哎呀,人都是会摔跤的嘛”
22:28:50 <<莫尔度>> 老板不以为意地把小人扶起了
22:29:08 <<叶米·普拉托>> [想买……]
22:29:1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看还有没有别的
22:29:36 <<店主>> “我这里还有全阿尔克夫最好的钟表!”
22:29:49 <<叶米·普拉托>> “还有什么和小人一样有趣的东西吗”
22:29:50 <<莫尔度>> 老板拿起一个金壳怀表
22:29:56 <<阿加萨·恩沃尔>> “最好的?怎么证明呢?”
22:30:05 <<店主>> “你看,这个怀表不就很配这位小姐”
22:30:17 <<莫尔度>> 他对着叶米比划道
22:30:33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你真会夸”
22:30:37 <<店主>> “这还用证明!”
22:30:44 <<店主>> “你看这工艺”
22:30:48 <<叶米·普拉托>> “怀表的话…本人并没有兴趣”
22:30:52 <<莫尔度>> 他打开怀表说
22:30:58 <<店主>> “这齿轮”
22:31:03 <<店主>> “这指针”
22:31:12 <<罗西亚·拉法姆>> “这倒是有助于我们以后在城外得知时间状况……”
22:31:31 <<罗西亚·拉法姆>> “姑且问问多少钱?”
22:31:56 <<莫尔度>> 老板一拍大腿
22:32:03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2:32:08 <<阿加萨·恩沃尔>> “别,别这么激动”
22:32:12 <<店主>> “这怀表和这位小姐这么配”
22:32:17 <<店主>> “我怎么好意思多收钱呢”
22:32:25 <<叶米·普拉托>> “肯定不会便宜…”
22:32:30 <<店主>> “1899,拿去吧”
22:32:59 <<阿加萨·恩沃尔>> “……”
22:33:20 <<阿加萨·恩沃尔>> “老板你们这的消费水平很高啊”
22:33:22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东西为什么会比机器人贵啊!”
22:33:25 <<叶米·普拉托>> “…”
22:33:41 <<店主>> “这可是怀表中的绝品”
22:33:49 <<店主>> “上流人士专用”
22:34:12 <<店主>> “在宴会上,你从怀里掏出来,马上就能夺取全场的目光”
22:34:23 <<切希尔·柳哨>> “我们倒是不去宴会”
22:34:26 <<店主>> “那身份可是摆在那里的!”
22:34:38 <<阿加萨·恩沃尔>> “上次参加宴会是啥时候的事来着……?”
22:35:18 <<叶米·普拉托>> “事实上我已经有怀表了…”叶米叹了口气“所以没必要向我推销这个东西了”
22:35:33 <<罗西亚·拉法姆>> “哦?”
22:35:48 <<罗西亚·拉法姆>> “快看看这俩有没有什么显著区别”
22:35:59 <<莫尔度>> 叶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色的怀表
22:36:25 <<莫尔度>> 这个怀表已经有多年历史,外壳被磨得发亮
22:36:46 <<莫尔度>> 老板一看到怀表就愣住了
22:37:07 <<店主>> “这……这不是工厂的作品吗?”
22:37:18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
22:37:20 <<叶米·普拉托>> “诶…”
22:37:22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
22:37:25 <<叶米·普拉托>> “啥!”
22:37:30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想不到你竟然是”
22:37:33 <<店主>> “小姐你把外壳打开”
22:37:45 <<店主>> “看看内部有没有一个这样的花纹”
22:37:51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2:37:53 <<叶米·普拉托>> 颤颤巍巍的把怀表打开
22:38:16 <<莫尔度>> 老板拿出刚才的金表,内部有着和叶米的怀表一样的一个标志
22:38:39 <<店主>> “这就是工厂的标准,他们的作品上面都有这个”
22:38:42 <<阿加萨·恩沃尔>> “这……”
22:38:45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会……”
22:38:45 <<罗西亚·拉法姆>>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叶米”
22:39:05 <<罗西亚·拉法姆>> “快,是时候带我们进工厂了”
22:39:07 <<叶米·普拉托>> “骗人的吧…”
22:39:22 <<叶米·普拉托>> 叶米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22:39:40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叶米,还有这种门路”
22:40:04 <<店主>> “既然你们已经有了,那不如再买一个吧!”
22:40:09 <<店主>> “成对多好”
22:40:18 <<莫尔度>> 老板继续不遗余力地推销着
22:40:30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愧是金银成对”
22:40:37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个队长更不可能买了]
22:40:49 <<切希尔·柳哨>> “多谢啊老板,我们暂时没钱再买一个了”
22:41:13 <<切希尔·柳哨>> “而且目前也没机会去上流人士的宴会”
22:41:24 <<店主>> “唉,好吧”
22:41:24 <<叶米·普拉托>> [看来我们不得不去工厂一趟了…]
22:41:25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你对机器人怎么看]
22:41:35 <<店主>> “那这机器人你们有兴趣吗?”
22:41:41 <<叶米·普拉托>> [这怀表…是云留给我的东西]
22:42:02 <<罗西亚·拉法姆>> [姑且问一句,云的性别?]
22:42:04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对机器人怎么看]
22:42:14 <<切希尔·柳哨>> “它要是真能给敌人一箭,那还有点用”
22:42:30 <<叶米·普拉托>> [女]
22:42:50 <<切希尔·柳哨>> “你们该不会想因为差几百块钱进不来这个门吧?”
22:42:51 <<莫尔度>> 老板见你们不打算买
22:42:52 <<罗西亚·拉法姆>> [很好,按照传奇小说的惯例看来她就是女爵了]
22:42:57 <<莫尔度>> 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22:43:06 <<店主>> “真是没眼光”
22:43:20 <<切希尔·柳哨>> “囊中羞涩啊,拜拜了”
22:43:32 <<叶米·普拉托>> 叶米把怀表藏了起来
22:44:45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看看四周
22:44:49 <<罗西亚·拉法姆>> “好像没什么可买的了”
22:45:02 <<切希尔·柳哨>> 没什么有趣的摊位了?那就回去
22:45:22 <<莫尔度>> 你们离开了贸易站
22:45:49 <<莫尔度>> 回到了“凉亭”门口
22:46:09 <<切希尔·柳哨>> 看看贾伦娜回来没
22:46:25 <<莫尔度>> 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贾伦娜还没回来
22:46:36 <<罗西亚·拉法姆>> “……”
22:46:43 <<切希尔·柳哨>> 给叶米一个移除疾病
22:46:48 <<罗西亚·拉法姆>> “该问问到哪找她的”
22:46:57 <<叶米·普拉托>> “应该不会发生意外吧”
22:46:58 <<切希尔·柳哨>> “等着吧”
22:47:05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不太好”
22:47:44 <<莫尔度>> 你们在原地等待着
22:48:27 <<莫尔度>>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
22:48:29 <<切希尔·柳哨>> “既然那个绮莉风评不太好,打一场也没什么吧……”碎碎念
22:48:52 <<叶米·普拉托>> “能不打还是不要打吧”
22:48:54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她叫来一棒子士兵一起来?”
22:49:07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要反啊……”
22:49:12 <<叶米·普拉托>> “毕竟地位不低”
22:49:14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咱先去派出所看看?”
22:49:20 <<罗西亚·拉法姆>> “即使只惹毛总管也会在这里混不下去的”
22:49:39 <<切希尔·柳哨>> “说好一起去的嘛……现在过了多久了”
22:49:51 <<莫尔度>> 这时
22:50:00 <<切希尔·柳哨>> “真该问问朋友是哪位朋友”
22:50:15 <<阿加萨·恩沃尔>> “是……而且好像也忘了问威廉长什么样了?”
22:50:18 <<莫尔度>> 你们终于看到了贾伦娜的身影
22:50:34 <<莫尔度>> 她脸色似乎不太好
22:50:39 <<莫尔度>> 走了过来
22:50:51 <<莫尔度>>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22:50:53 <<罗西亚·拉法姆>> “老板娘怎么了?”
22:51:04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你脸色不太好”
22:51:11 <<福克斯·龙心>> “没事吧”
22:51:38 <<贾伦娜>> “没什么,朋友那边正在搞药水”
22:51:43 <<贾伦娜>> “味儿有点重”
22:51:51 <<罗西亚·拉法姆>> “……”
22:52:01 <<罗西亚·拉法姆>> “姑且问一句,您的朋友是个半身人?”
22:52:10 <<叶米·普拉托>> “真的吗…”
22:52:50 <<贾伦娜>> “不,并不是”
22:52:59 <<贾伦娜>> “是个半精灵”
22:53:08 <<贾伦娜>> “怎么了?”
22:53:16 <<罗西亚·拉法姆>> “那还好”
22:53:38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这边发现了一些线索”
22:53:42 <<罗西亚·拉法姆>> “我们得知市场的黑莲花全让一个半身人买走了”
22:53:59 <<贾伦娜>> “一个半身人全买走了?”
22:54:12 <<罗西亚·拉法姆>> “呃,实际上是个小鬼,店主猜他是半身人”
22:54:16 <<切希尔·柳哨>> “嗯,说是炼金用”
22:54:16 <<贾伦娜>> “那应该就不是威廉先生了”
22:54:29 <<贾伦娜>> “威廉他看上去只是个普通人类”
22:54:52 <<福克斯·龙心>> “也可能是威廉从小鬼手里拿到了毒液”
22:55:08 <<切希尔·柳哨>> “这个威廉先生长什么样子?我们边走边说吧”
22:55:19 <<贾伦娜>> “嗯,我们走吧”
22:55:29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这过程也太繁复了……”
22:55:48 <<贾伦娜>> “威廉看上去二十出头”
22:56:00 <<贾伦娜>> “是个挺腼腆的青年”
22:56:17 <<贾伦娜>> “来开房间的时候背着画板”
22:57:03 <<贾伦娜>> “问他是哪来的,他也结结巴巴的”
22:57:10 <<罗西亚·拉法姆>> “那还是,先普通的报案吧”
22:57:16 <<罗西亚·拉法姆>> “线索似乎连接不起来”
22:58:10 <<切希尔·柳哨>> “要是这样真能拿到线索,条子都要失业了”
22:58:13 <<叶米·普拉托>> “老板你那边有什么线索吗”
22:59:02 <<贾伦娜>> “嗯,我请朋友帮忙问了下之前那起凶案的事情”
22:59:43 <<贾伦娜>> “情况和之前很类似”
22:59:59 <<贾伦娜>> “犯人在密室当中凭空消失了”
23:00:24 <<贾伦娜>> “在没有传送的阿尔克夫,这非常诡异”
23:00:51 <<叶米·普拉托>> “唔 那名商人有什么特点么”
23:01:05 <<叶米·普拉托>> “或者和我们队长相似的地方”
23:01:18 <<贾伦娜>> “他是美莱克有名的慈善家”
23:01:26 <<贾伦娜>> “平时乐善好施”
23:01:31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一点和队长就不像了”
23:01:43 <<贾伦娜>> “甚至对污浊者也很温柔”
23:01:43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一点和队长就不像了”
23:01:55 <<叶米·普拉托>> “你们就不怕打击报复吗”
23:01:58 <<贾伦娜>> “当时的猜测是”
23:02:34 <<罗西亚·拉法姆>> “对污浊者温柔……”
23:02:34 <<切希尔·柳哨>> “你们这些人啊……”
23:02:42 <<贾伦娜>> “他或许风头太大,引发了对污染非常敏感的人的愤怒”
23:03:54 <<阿加萨·恩沃尔>> “风头太大……”
23:04:05 <<阿加萨·恩沃尔>> “咱们风头很大吗?”
23:04:13 <<阿加萨·恩沃尔>> “呃,或许是吧……”
23:04:22 <<罗西亚·拉法姆>> “挺大的,队长的话”
23:04:24 <<莫尔度>> 贾伦娜摇摇头
23:04:29 <<贾伦娜>> “你们不是刚进城吗”
23:04:33 <<贾伦娜>> “哪来的风头”
23:04:39 <<叶米·普拉托>> “是啊”
23:04:47 <<叶米·普拉托>> “和咱们没有相似之处啊”
23:04:53 <<切希尔·柳哨>> “也就叶米离很远聊了两句,哪至于啊”
23:05:35 <<切希尔·柳哨>> “还是先报案吧,据说好警察会很高兴看到有第二起案子的”
23:05:53 <<罗西亚·拉法姆>> “再不然就是进城之前那个梁子了”
23:05:59 <<罗西亚·拉法姆>> “前提是好警察就是了……”
23:06:03 <<莫尔度>> 终于,你们穿过了美莱克城区
23:06:26 <<莫尔度>> 灰白色的巨大灯塔屹立在你们面前
23:07:00 <<莫尔度>> 背后是看起来像是军营的建筑物
23:07:36 <<贾伦娜>> “不知道卡曼达大人在不在”
23:08:28 <<切希尔·柳哨>> “贾伦娜,学院治疗污染是怎么计费的啊”
23:08:49 <<贾伦娜>> “天价”
23:08:59 <<贾伦娜>> “有些人几乎倾家荡产”
23:09:30 <<贾伦娜>> “但只要能取得进入内城区的资格”
23:09:39 <<贾伦娜>> “他们是不在乎这些的”
23:10:05 <<切希尔·柳哨>> “哼嗯”
23:10:16 <<切希尔·柳哨>> “这倒是个生财之道”
23:10:34 <<贾伦娜>> “你们还能治疗污染?”
23:10:38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倒是一点也不怕第三次……”
23:10:42 <<莫尔度>> 贾伦娜狐疑地问
23:10:51 <<切希尔·柳哨>> “难道除了学院,没人会这种技术了?”
23:11:06 <<贾伦娜>> “至少在阿尔克夫是这样的”
23:11:09 <<切希尔·柳哨>> “我是说学院的生财之道”
23:11:47 <<贾伦娜>> “那么,我们进去吧”
23:11:47 <<切希尔·柳哨>> “要是谁偷师了这个技术可了不得”
23:11:54 <<贾伦娜>> “是啊”
23:12:01 <<切希尔·柳哨>> 进去
23:12:02 <<阿加萨·恩沃尔>> “进吧”
23:12:11 <<贾伦娜>> “那说不定会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23:12:34 <<莫尔度>> 说着,贾伦娜带着你们走进了灯塔当中
23:12:45 <<贾伦娜>> “这里就是阿尔克夫军的指挥所了”
23:13:27 <<切希尔·柳哨>> “卡曼达先生不在的话会有什么问题吗?”
23:13:50 <<贾伦娜>> “没什么问题,找其他负责人就行了”
23:14:00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好……”
23:14:17 <<莫尔度>> 于是,你们拾级而上
23:14:27 <<莫尔度>> 来到了灯塔的第二层
23:14:29 <<莫尔度>> SAVE
23:14:29 <<莫尔度>> 

« 上次编辑: 2018-12-25, 周二 11:20:28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1 于: 2017-02-06, 周一 01:10:45 »
Loot
劇透 -   :


Xp
劇透 -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2 于: 2017-02-06, 周一 13:32:06 »
看到两个无感觉内心好痛

离线 看门的兽人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3 于: 2017-02-08, 周三 15:24:58 »
因为没有战斗啊~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4 于: 2017-02-10, 周五 22:00:14 »
 :em032完全符合切希尔的人设(?)的犯人(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0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5 于: 2017-02-10, 周五 22:12:57 »
:em032完全符合切希尔的人设(?)的犯人(
看战报的路人(没这种人):你们为什么把犯人挂在版头?新型通缉令吗?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6 于: 2017-02-10, 周五 22:48:41 »
:em032完全符合切希尔的人设(?)的犯人(
看战报的路人(没这种人):你们为什么把犯人挂在版头?新型通缉令吗?
:em032等等,所以版头才是犯人真正的逃跑路线?!公然剧透?!(不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7 于: 2017-11-02, 周四 22:45:44 »
艾玛机器人竟然这么贵!我家智力7的矮人机械师都能做出来类似的呢!感觉要发财(醒醒

离线 人間の里

  • 书记官
  • 版主
  • *
  • 帖子数: 118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8 于: 2017-11-03, 周五 12:46:30 »
艾玛机器人竟然这么贵!我家智力7的矮人机械师都能做出来类似的呢!感觉要发财(醒醒
没人买的,别想了 :em008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第一章:红墙之城】【三】
« 回帖 #9 于: 2018-09-03, 周一 00:59:12 »
来历不明的寡言画家,刚完成不久的猎奇的画,以及一支工厂技术产的枪…感觉留下的线索指向有点明确啊,会不会是对方故意的呢(
叶米导师的怀表居然与这偏僻所在(相对整个世界而言)的产物属同一制式,巧合的可能基本排除,而可能是彼此单向传入或同一起源的分流等等。总之,多条线索指向了工厂,主线任务地点(误)敲定了。
富人老患者的片段揭示了医治感染在这座城内是何种严峻状况,而苟活的中下层公民感染者会以怎样的心情面对每一次日升日落——不再体味,谨奉垂悼。被相似刺客暗杀的慈善家看起来倒是有可疑,特别是在感染者会被排斥的封闭环境内,选择公然向其表现出友好,有表面功夫甚至诱使其中套从而利用之嫌(这推断很“小人之心”。借此推断,若他和切希尔都掌握了污染相关的什么讯息,倒是能有点关联(瞎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