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魂之碎片,心之恸哭  (阅读 1950 次)

副标题: “入此门前,汝等须放弃一切希望”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20:21:39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21:54 <<莫尔度>> 你们击败了被迷雾巨像附身的眼魔尸体
20:22:03 <<莫尔度>> 救下了阿特拉斯
20:22:22 <<莫尔度>> 这时,一名自称卢娜的女孩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20:22:56 <<莫尔度>> 她告诉了你们“大融合”的预言,并且希望你们能找到藏身在莫尔格瑞某处的莫尔度,并阻止预言
20:23:17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23:38 <<叶米·普拉托>> “嗯....”
20:23:51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0:24:13 <<福克斯·龙心>> “这个时候我们就要靠我们的队长了,招一堆小动物什么的?”
20:24:39 <<莫尔度>> 罗西亚带着希拉回来了
20:25:09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把东西全扛过来了啊。。。”
20:25:17 <<阿加萨·恩沃尔>> “辛苦辛苦”
20:25:19 <<莫尔度>> 他还带着守护神队长的尸体
20:25:19 <<切希尔·柳哨>> “招小动物……找人?”
20:25:27 <<切希尔·柳哨>> “那些几分钟就消失了……”
20:25:38 <<罗西亚·拉法姆>> “是啊是啊,反正暂时也不用担心居无定所什么的了”
20:25:39 <<叶米·普拉托>> “说起来”
20:25:48 <<阿加萨·恩沃尔>> “难道是用这个?”指了指自己的手镯
20:25:57 <<叶米·普拉托>> “那个石板是不是能掀起来了”
20:25:57 <<福克斯·龙心>> “只有这么短的啊”
20:26:09 <<罗西亚·拉法姆>> “说得很对啊叶米”
20:26:18 <<切希尔·柳哨>> “先不说那个,快点去教堂后面调查吧
20:26:18 <<切希尔·柳哨>> ”
20:26:26 <<切希尔·柳哨>> “我对那个石板非常有兴趣!”
20:26:37 <<莫尔度>> 切希尔手中拿着《永逐圣典》副本说道
20:26:38 <<福克斯·龙心>> “走吧”
20:26:40 <<阿加萨·恩沃尔>> “。。。还要掀啊”
20:26:44 <<阿加萨·恩沃尔>> “那走吧”
20:26:48 <<叶米·普拉托>> “我怀疑底下藏着很多棒棒糖”
20:26:51 <<罗西亚·拉法姆>> “教堂也已经变成据点了,差不多该搞定它了”
20:26:54 <<叶米·普拉托>> “所以不得不去掀开了!”
20:27:09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你们说的是什么石板?”
20:27:12 <<莫尔度>> 蕾曼兹问
20:27:14 <<阿加萨·恩沃尔>> “你什么时候还有这个爱好了”
20:27:19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思虑就是周全”
20:27:28 <<阿加萨·恩沃尔>> “教堂后面有一个石板”
20:27:36 <<罗西亚·拉法姆>> “噢,正好,没准你能破解那东西”
20:27:42 <<阿加萨·恩沃尔>> “咱们尝试了很多次都没能把它弄开”
20:27:46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实地看一下吧”
20:27:47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说不定你们还真行”
20:28: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也去看看吧”
20:28:1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带路
20:28:25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跟上
20:28:38 <<福克斯·龙心>> 跟随
20:28:58 <<叶米·普拉托>> 试图
20:29:00 <<莫尔度>> 你们一行人走出小教堂,来到了教堂的后面
20:29:18 <<莫尔度>> 那块封住地窖入口的石板仍然没有变化
20:29:39 <<罗西亚·拉法姆>> “就是它了”
20:29:45 <<福克斯·龙心>> “上吧,队长”
20:29:57 <<切希尔·柳哨>> “为什么是我啊”
20:30:0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现在对怎么掀开它有一点新想法,不过还是交给你研究一下先?”对蕾曼兹
20:30:09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自己身体和精神都很像人”
20:30:24 <<莫尔度>> 蕾曼兹走上前去
20:30:29 <<福克斯·龙心>> “大概是,信赖你的能力把”
20:30:34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上面写着的……这是什么文字?”
20:30:49 <<罗西亚·拉法姆>> “很巧,我也不认识”
20:31:14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们很久了”
20:31:17 <<切希尔·柳哨>> “我想想啊……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20:31:28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是什么……”
20:31:28 <<阿加萨·恩沃尔>> “这词那么耳熟呢”
20:31:42 <<莫尔度>> 她从卷轴匣里取出了一个卷轴
20:31:46 <<叶米·普拉托>> “反正就结果来说”
20:31:49 <<莫尔度>> 施展了法术
20:31:51 <<叶米·普拉托>> “我们全都打不开”
20:31:54 <<罗西亚·拉法姆>> “是‘我失败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太像人’吧”
20:32:00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0:32:03 <<切希尔·柳哨>> “都差不多”
20:32:12 <<福克斯·龙心>> “邪灵语”
20:32:13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法术辨识,投出了:(13)+21  = 13+21  = 34
20:32:26 <<莫尔度>> 阿加萨辨识出她使用的是通晓语言
20:32:40 <<蕾曼兹·嘉兰诺德>> “原来如此……这种文字叫做邪灵语吗”
20:33:04 <<阿加萨·恩沃尔>> “恐怕是的……”
20:33:05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之所以不幸,是因为我还是太像个人’?”
20:33:21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是什么意思?阿特拉斯,你去搬搬试试”
20:33:32 <<阿加萨·恩沃尔>> “难道阿特拉斯不像人吗?”
20:33:36 <<切希尔·柳哨>> “噢噢!”
20:33:39 <<叶米·普拉托>> “难道阿特拉斯不像人吗!”
20:33:40 <<切希尔·柳哨>> 期待的目光
20:33:46 <<罗西亚·拉法姆>> “除了那个角之外的话……”
20:33:47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0:33:48 <<阿加萨·恩沃尔>> “蕾曼兹我不做人了?”
20:34:04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好好好……毕竟和你们比起来,我算是不那么像人的一个”
20:34:18 <<莫尔度>> 阿特拉斯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左侧的尖角
20:34:34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咱才不是像人,直接是人”
20:34:43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力量,投出了:(10)+6  = 10+6  = 16
20:35:03 <<罗西亚·拉法姆>> 罗西亚四处看风景顺便捂了捂脖子
20:35:34 <<莫尔度>> 阿特拉斯对着石板使足了劲,但石板不仅纹丝不动,连之前罗西亚和辛迪移动起来的一点点都没有
20:35:4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呼,不行”
20:35:52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试试罗西亚的想法把”
20:35:55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蛮力是行不通的吗”
20:36:20 <<叶米·普拉托>> “什么,罗西亚居然找到了解决办法了么”
20:36:20 <<阿加萨·恩沃尔>> “要借力?”
20:36:2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已经没什么可用灵能了……今天的量的话”
20:36:43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你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20:36:57 <<切希尔·柳哨>> “快点说,你想的是什么办法?
20:36:57 <<切希尔·柳哨>> ”
20:37: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上前对石板边缘下方的一截地面显能时间跳跃
20:37:27 <<罗西亚·拉法姆>> “石板挪不开,那石板盖着的东西又如何呢?”
20:37:44 <<莫尔度>> 随着罗西亚引动精神力量
20:37:55 <<莫尔度>> 一块土地顿时消失了
20:38:01 <<阿加萨·恩沃尔>> “哦哦哦”
20:38:03 <<阿加萨·恩沃尔>> “有效果”
20:38:05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20:38:19 <<罗西亚·拉法姆>> 观察石板的情况
20:38:21 <<莫尔度>> 呈现在你们面前的,是一块石壁
20:38:24 <<福克斯·龙心>> “罗西亚好强啊”
20:38:30 <<莫尔度>> 沿着石板的边缘往下延伸
20:38:44 <<莫尔度>> 罗西亚刚才移走的是一块土壤
20:38:46 <<阿加萨·恩沃尔>> “呃……咱总不会还要挖石壁吧”
20:39:06 <<阿加萨·恩沃尔>> “这还是个全封闭的啊。。”
20:39:09 <<罗西亚·拉法姆>> “原来如此,果然对掘地也有所防备吗”
20:39:15 <<切希尔·柳哨>> “是个盒子?”
20:39:22 <<切希尔·柳哨>> 观察它的形状
20:39:36 <<莫尔度>> 石壁似乎延伸进了更深的地下
20:39:39 <<叶米·普拉托>> “那我们为什么”
20:39:45 <<叶米·普拉托>> “不从边上挖开呢”
20:39:46 <<福克斯·龙心>> “就是个有墙壁的地窖吧”
20:40:01 <<莫尔度>> 你们无法判断这面石壁究竟有多长,它就像是地下建筑结构的一角
20:40:15 <<切希尔·柳哨>> “要是司引牧在,说不定可以巨山破这个石壁哦”
20:40:22 <<罗西亚·拉法姆>> “我剩下的力量还能再显能一次时间跳跃,如果你们有别的办法挖开这墙壁就好了”
20:40:23 <<切希尔·柳哨>> “我等不及要复活他了”
20:40:41 <<叶米·普拉托>> “居然是复活当苦力”
20:40:47 <<叶米·普拉托>> “队长心真黑啊”
20:40:5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这个地窖被施加了严密的封印,我们强行破坏它真的好吗?”
20:41:02 <<莫尔度>> 阿特拉斯说
20:41:17 <<阿加萨·恩沃尔>> “啧……”
20:41:23 <<切希尔·柳哨>> “阿特拉斯说不打开的话,那就不打开好了”
20:41:27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总觉得开了会发生什么”
20:41:30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
20:41:32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愧是队长”
20:41:34 <<福克斯·龙心>> “先研究怎么开石板啊”
20:41:35 <<阿加萨·恩沃尔>> “但还是想开。。”
20:41:4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倒是也没有这么说过……”
20:41:41 <<叶米·普拉托>> “棒棒糖不要了么!”
20:41:5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这毕竟也算是线索的一个”
20:41:52 <<福克斯·龙心>> “来一些高级些的解除?”
20:42:06 <<切希尔·柳哨>> “要”
20:42:23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么,我再来试试看吧”
20:42:26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0:42:43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僵尸不算人?”
20:42:43 <<莫尔度>> 她念动咒文,对石板施展了高等解除魔法
20:42:45 <<阿加萨·恩沃尔>> “有劳了”
20:43:05 <<莫尔度>> 但石板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20:43:24 <<罗西亚·拉法姆>> “。。。”
20:43:30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不可能啊……如果是魔法的话,就算解除不了,也会产生魔法灵光的波动的”
20:43:38 <<罗西亚·拉法姆>> “可怕,要不还是巨山破一下试试看?”
20:43:44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但是我的秘法视力告诉我,完全没有出现这种变化”
20:43:48 <<切希尔·柳哨>> “非魔法的封印?”
20:43:56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思考一下有没有这种东西
20:44:06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但这个地窖很显然在持续地发出魔法灵光”
20:44:14 <<莫尔度>> 过一个神秘知识
20:44:23 <<福克斯·龙心>> “这个问题,阿加莎你怎么看i”
20:44:31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神秘知识,投出了:(20)+21  = 20+21  = 41
20:45:37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是咱认为的话……不出现魔法灵光的封印大概也是有可能的
20:45:37 <<阿加萨·恩沃尔>> ”
20:45:47 <<阿加萨·恩沃尔>> “比如……真名术什么的?”
20:46:00 <<阿加萨·恩沃尔>> 询问的眼光看着蕾曼兹
20:46:09 <<蕾曼兹·嘉兰诺德>> “…………”
20:46:16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很强”
20:46:34 <<阿加萨·恩沃尔>> “诶……不要沉默啊……”
20:46:36 <<莫尔度>> 蕾曼兹陷入了一时间的沉默
20:47: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确实有可能”
20:47:10 <<切希尔·柳哨>> “真名术是什么……”
20:47:14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是真名术”
20:47:16 <<阿加萨·恩沃尔>> “吓死咱了,咱还以为说错了什么……”
20:47:16 <<切希尔·柳哨>> “你们都一副很懂的样子……”
20:47:35 <<莫尔度>> 切希尔可以过一个神秘知识
20:47:55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1  = 4+11  = 15
20:48:44 <<切希尔·柳哨>> “嗯……42?”
20:48:54 <<福克斯·龙心>> “那是什么?”
20:49:05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虽然总之先装作自己懂了但是实际上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神秘知识,投出了:(12)+19  = 12+19  = 31
20:49:24 <<切希尔·柳哨>> “既然是叫‘真名’这种东西,莫非用语言就可以解除封印?”
20:49:29 <<隐秘力>> @绝望残党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9  = 16+9  = 25
20:49:47 <<阿加萨·恩沃尔>> “……”
20:49:56 <<蕾曼兹·嘉兰诺德>> “非常遗憾的是,我完全不懂真名”
20:50:37 <<叶米·普拉托>> “我们总不能。要用邪灵语念一遍吧”
20:50:49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但是这样一来却解释不了”
20:51: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为什么这个地窖仍然在散发魔法灵光”
20:51:01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念出这个被封印的家伙的真名就能解除什么的、”
20:51:11 <<罗西亚·拉法姆>> “我对真名的认识也仅限于那是宇宙给事物的编号而已”
20:51:15 <<阿加萨·恩沃尔>> “嗯……比方说吧,多元宇宙中的许多事物都有所谓的‘真名’,那就是宇宙给事物的编号”
20:51:40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特别的强,不愧是阿加莎,懂得真多”
20:51:43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么一来真言术就是使用特殊的语言来操纵真名的技巧,也就是说仅仅用“语言”改变世界的技巧”
20:51:57 <<切希尔·柳哨>> “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啊!”
20:52:04 <<罗西亚·拉法姆>> “然而我们之中并没有真名师”
20:52:29 <<蕾曼兹·嘉兰诺德>> “难道说是……真名魔法?”
20:52:49 <<阿加萨·恩沃尔>> “你知道?”
20:52:51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司引牧眼一睁就受到哪个人的加护变成熟练的真名师了呢”
20:53:03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加护有点厉害的啊。。。”
20:53:12 <<罗西亚·拉法姆>> 盯叶米
20:53:24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20:53:29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的蕾曼兹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20:53:36 <<叶米·普拉托>> 一脸懵逼的砍罗西亚
20:53:42 <<蕾曼兹·嘉兰诺德>> “厉害的不是我,是我师父啦”
20:53:44 <<阿加萨·恩沃尔>> “你再盯叶米叶米也不会变的”
20:53:51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些都是她老人家教给我的”
20:53:53 <<叶米·普拉托>> 看
20:54:00 <<切希尔·柳哨>> “那这真名魔法和真名术有什么区别?”
20:54:13 <<蕾曼兹·嘉兰诺德>> “大家都知道魔法一般来说都需要咒文吧?”
20:54:15 <<罗西亚·拉法姆>> “这很难说,万一哪天吾神给予了我教廷审判官之加护了呢”
20:54:35 <<阿加萨·恩沃尔>> “是这样子的”
20:54:41 <<蕾曼兹·嘉兰诺德>> “所谓的真名魔法,就是将真名咏唱的技巧融入到魔法的言语成分当中的,传说中的法术”
20:54:44 <<切希尔·柳哨>> “当然,语言是大部分魔法必不可少的”
20:55:21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好强啊”
20:55:23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言语加强版”
20:55:28 <<蕾曼兹·嘉兰诺德>> “如果是那样的法术的话,或许就能解释这个地窖了”
20:55:53 <<阿加萨·恩沃尔>> “听起来确实很厉害。。”
20:55:57 <<叶米·普拉托>> “难道我们只能看着石板发呆了么”
20:56:08 <<叶米·普拉托>> “这么厉害的法术下边一定藏着好东西”
20:56:21 <<切希尔·柳哨>> “也可能是特别不好的东西呢”
20:56:23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但现在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20:56:41 <<切希尔·柳哨>> “我们先穿过树林,去那座矮塔看看吧”
20:56:44 <<福克斯·龙心>> “可怕,大概等我们更不像人一点就能开了”
20:56:45 <<阿加萨·恩沃尔>> “啧。。。”
20:56:47 <<福克斯·龙心>> “可以”
20:57: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更不像人一点……”
20:57:00 <<阿加萨·恩沃尔>> “先这么做吧”
20:57:06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0:57:11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你们觉得,怎么样才是像人呢?”
20:57:30 <<阿加萨·恩沃尔>> “。。。。”
20:57:31 <<蕾曼兹·嘉兰诺德>> “换句话说,‘人’和其他生物的区别是什么?”
20:57:38 <<叶米·普拉托>> “有智商?”
20:57:43 <<罗西亚·拉法姆>> “人性?”
20:57:44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突然问题这么高深了”
20:57:48 <<阿加萨·恩沃尔>> “能思考”
20:57:48 <<莫尔度>> 蕾曼兹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
20:58:05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但夺心魔也能思考,智商还比大部分类人生物都高”
20:58:28 <<福克斯·龙心>> “大概,是比较善学吧”
20:58:31 <<切希尔·柳哨>> “加上类人生物的外形吧”
20:58:37 <<蕾曼兹·嘉兰诺德>> “人性又是什么呢?”
20:59:07 <<罗西亚·拉法姆>> “说起来,为什么基础又必须是‘人’呢”
20:59:10 <<罗西亚·拉法姆>> 看天空
20:59:29 <<蕾曼兹·嘉兰诺德>> “哎呀,我只是随便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20:59:44 <<蕾曼兹·嘉兰诺德>> “突然好奇大家的答案而已嘛”
20:59:51 <<切希尔·柳哨>> “话说回来,为什么夺心魔就不算人呢”
21:00:12 <<蕾曼兹·嘉兰诺德>> “…………对啊,夺心魔和人之间的区别又是什么呢?”
21:00:13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其实可以算的嘛”
21:00:29 <<蕾曼兹·嘉兰诺德>> “切希尔你确实说得有道理,为什么夺心魔就不能算人?”
21:00:50 <<福克斯·龙心>> “那,难道要我们放弃思考?”
21:01:36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莫非有实际和夺心魔种族相处的经历吗?”
21:01:49 <<叶米·普拉托>> “完全不能理解”
21:02:03 <<切希尔·柳哨>> “听人提到过啊,是个可以说话的,章鱼头的种族”
21:02:19 <<切希尔·柳哨>> “感觉长得还挺有意思的?”
21:02:25 <<蕾曼兹·嘉兰诺德>> “是的哦,它们还是靠寄生别的种族繁衍的呢”
21:02:37 <<罗西亚·拉法姆>> “仅仅是为了长相而记住的吗!”
21:03:13 <<阿加萨·恩沃尔>> “。。。。”
21:03:18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们还是别杵在这里了,先去那边的矮塔看看吧”
21:03:20 <<切希尔·柳哨>> “咦?还有这种特性吗”
21:03:33 <<阿加萨·恩沃尔>>  “那走吧”
21:03:35 <<叶米·普拉托>> “是啊是啊”
21:03:43 <<蕾曼兹·嘉兰诺德>> “是啊,夺心魔是用它们的幼体夺取别的种族的身体”
21:03:43 <<叶米·普拉托>> “在这里发呆也不会变成夺心魔”
21:03:45 <<福克斯·龙心>> “有道理”
21:03:47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做正事吧”
21:03:49 <<蕾曼兹·嘉兰诺德>> “然后最终成年的奇怪种族”
21:04:14 <<切希尔·柳哨>>  “其实说到人啊,我还听说过‘只有人才会把【】当做娱乐而不是繁衍手段’的说法”
21:04:25 <<切希尔·柳哨>> “不知道夺心魔是怎么样的呢……”
21:04:2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是,是这样吗……!”
21:04:50 <<莫尔度>> 你们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教堂后方的小树林中
21:04:59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说这话的人也没有逐一去探查过吧”
21:05:03 <<罗西亚·拉法姆>> “既然是寄生,这方面夺心魔大概是享受不到人的乐趣了”
21:05:33 <<莫尔度>> 这些常绿植物种植整齐,也经过了精心的修剪
21:05:45 <<莫尔度>> 只是大部分似乎都已经枯黄而死了
21:06:00 <<切希尔·柳哨>> “太可怜了……这些植物都……”
21:06:04 <<福克斯·龙心>> “啧”
21:06:26 <<切希尔·柳哨>> “有时间的话,给它们浇浇水吧”
21:06:26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说到人,我倒是想起了一件逸事”
21:06:36 <<莫尔度>> 阿特拉斯抚摸着一颗枯死的树说道
21:06:59 <<切希尔·柳哨>> “什么什么?”
21:07:03 <<切希尔·柳哨>> 期待的眼神
21:07:03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异世界的神话故事”
21:07:10 <<罗西亚·拉法姆>> “已死的植物,浇水也没什么用吧,采伐下来当作燃料烧比较有用”
21:07:11 <<阿加萨·恩沃尔>> “听说过吗。。”
21:07:28 <<阿加萨·恩沃尔>> “喂喂你当着咱队长说这个不太合适吧”
21:07:33 <<阿加萨·恩沃尔>> 看罗西亚
21:07:4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据说,那个世界的人原本是没有知性的,被神当成野兽一样圈养”
21:08:0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后来由于吃了树上的果子才变成人”
21:08:19 <<叶米·普拉托>> “这也太...”
21:08:20 <<罗西亚·拉法姆>> “对活着的自然负责就好了吧”对阿加萨
21:08:2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是不是很可笑的神话”
21:08:26 <<切希尔·柳哨>> “那他们之前吃什么?”
21:08:29 <<阿加萨·恩沃尔>> “。。。”
21:08:4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或许吃土壤?”
21:08:47 <<切希尔·柳哨>> “笑、笑点在哪儿啊……”
21:08:50 <<切希尔·柳哨>> 目瞪口呆
21:09:1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其实这个神话最令我感兴趣的不是人吃了果子这种事情”
21:09:16 <<莫尔度>> 阿特拉斯面无表情地说
21:09:35 <<切希尔·柳哨>> “那是?”
21:09:43 <<阿加萨·恩沃尔>> “说不定根本无需吃东西,神明圈养的只是灵魂什么的”
21:09:51 <<阿加萨·恩沃尔>> “那是什么”
21:09:51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比野兽还要惨,吃了果子真是太好了”
21:09:55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据说神圈养人的地方还有一棵树,上面的果子吃了能够明白善恶”
21:10:12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就在想,我们不是本来就知道善恶吗?”
21:10:36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为什么那个世界的人不知道善恶,却还是人?”
21:10:41 <<福克斯·龙心>> “不是从小学习的吗”
21:10:51 <<切希尔·柳哨>> “那个时候大概还不算人吧”
21:11:0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们有侦测邪恶吧”
21:11:07 <<叶米·普拉托>> “因为心智不成熟吧”
21:11:09 <<阿加萨·恩沃尔>> “有些事情谁知道是善还是恶。。”
21:11:1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只要施展一下,就知道对方是不是邪恶的”
21:11:24 <<切希尔·柳哨>> “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侦测邪恶啊……”
21:11:30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那些不确定的事情也能全靠灵光来确认”
21:11:30 <<阿加萨·恩沃尔>> “而且侦测邪恶也不能对每个人用啊”
21:11:36 <<罗西亚·拉法姆>> “生下来就有善恶之分的,不是天使与恶魔吗”
21:11:44 <<罗西亚·拉法姆>> “人可不是吧”
21:11:59 <<阿加萨·恩沃尔>> “生下来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还两说呢。。”
21:12:08 <<福克斯·龙心>> “是啊,刚出生的孩子还没有邪恶与善良之分”
21:13:0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嗯……你们说得对”
21:13:05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你不小心阻挡了刚出生孩子拿奶瓶而他又有能力杀掉你,他肯定会这么做的”
21:13:22 <<阿加萨·恩沃尔>> “但是他肯定不懂虚伪,娇柔,做作”
21:13:24 <<罗西亚·拉法姆>> “吃下果子的人,得到了知性,明白了善恶,所以能离开神的圈养”
21:13:42 <<罗西亚·拉法姆>> “被圈养的人和自由的人,不能被称作同一个‘人’吧”
21:13:47 <<切希尔·柳哨>> “你们家的孩子竟然没有母乳吃,太可怜了……”
21:14:09 <<阿加萨·恩沃尔>> “。。。”
21:14:1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罗西亚先生是想说,人的特点是‘自由’吗?”
21:14:14 <<阿加萨·恩沃尔>> “领会精神”
21:14:17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这倒是个有趣的观点”
21:14:32 <<莫尔度>> 阿特拉斯露出了一点笑容
21:14:35 <<罗西亚·拉法姆>> “我想自由并不是全部,但很可能是其中之一”
21:15:16 <<莫尔度>> 说话间,你们已经穿过了这片小树林
21:15:36 <<莫尔度>> 来到了一片草坪前
21:15:37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么走路确实不觉得累呢”
21:15:59 <<莫尔度>> 虽然说是草坪,但所有的草都已经全部枯死了
21:16:06 <<莫尔度>> 那座矮塔就在你们面前
21:16:30 <<莫尔度>> 在这块小小的广场上,你们还看到了几辆空无一人的马车
21:16:32 <<莫尔度>> 和一些帐篷
21:16:33 <<切希尔·柳哨>> 目测一下大概有几层
21:16:40 <<切希尔·柳哨>> “咦……”
21:16:42 <<罗西亚·拉法姆>> “再怎么说所有的草全部枯死也不像是自然形成的了”
21:16:45 <<莫尔度>> 大约三层
21:16:47 <<切希尔·柳哨>> “这里怎么有马车和帐篷”
21:16:57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有猫腻”
21:17:25 <<莫尔度>> 塔的上半部分似乎已经坍塌了
21:17:27 <<切希尔·柳哨>> “喂,有人吗?”
21:17:30 <<切希尔·柳哨>> 对着帐篷喊
21:17:32 <<阿加萨·恩沃尔>> “还有别的人?”
21:17:34 <<莫尔度>> 只剩下两层半的样子
21:17:40 <<叶米·普拉托>> “我觉得不会有人的啦...”
21:17:53 <<莫尔度>> “有……人……吗”
21:17:59 <<切希尔·柳哨>> “但是你看,马车和帐篷这种标准配置”
21:18:04 <<莫尔度>> 切希尔的喊声形成的回声传来
21:18:10 <<切希尔·柳哨>> “感觉是神通广大的维斯塔尼人呢”
21:18:11 <<叶米·普拉托>> “.....”
21:18:11 <<罗西亚·拉法姆>> “。。。”
21:18:19 <<阿加萨·恩沃尔>> “。。。”
21:18:30 <<切希尔·柳哨>> “这个回声可真诡异呢,哈、哈、哈。”
21:18:30 <<阿加萨·恩沃尔>> “不,不会吧”
21:18:55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探索一下周边的帐篷先吧”
21:19:02 <<叶米·普拉托>> “这么近的距离,也会形成回声吗”
21:19:04 <<叶米·普拉托>> “不懂”
21:19:1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悄悄地往某个帐篷里看
21:19:23 <<莫尔度>> 你们走近了马车和帐篷
21:19:37 <<莫尔度>> 很快就发现,这里倒着一些干枯的尸体
21:19:45 <<罗西亚·拉法姆>> “。。。”
21:19:48 <<切希尔·柳哨>> “噫……神通广大的……”
21:20: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个神秘知识判断他们的死因
21:20:03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看看尸体的服饰,以及有没有眼睛
21:20:07 <<叶米·普拉托>> “并,并不一定是维斯塔尼人吧”
21:20:08 <<福克斯·龙心>> “于是问题又来了,这些尸体躺在这里多久了”
21:20:10 <<莫尔度>> 这些尸体的死状比你们之前看到的要好很多
21:20:22 <<莫尔度>> 而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
21:20:47 <<莫尔度>> 就是双眼空荡荡的,没有眼珠,眼窝附近是凄惨的伤口
21:21:06 <<莫尔度>> 尸体旁边则随意地丢着一些刀片、叉子之类的锐器
21:21:15 <<罗西亚·拉法姆>> “………………”
21:21:28 <<阿加萨·恩沃尔>> “发现什么了吗”
21:21:32 <<莫尔度>> 通过它们的服饰来看,和你们之前在葛来本村遇到的维斯塔尼人的服饰风格如出一辙
21:21:42 <<叶米·普拉托>> “..................”
21:21:49 <<莫尔度>> 这些尸体早已干枯了
21:21:50 <<阿加萨·恩沃尔>> “……”
21:21:50 <<罗西亚·拉法姆>> “萨啊,你觉得这是死前剜下的还是死后剜下的?”
21:21:53 <<切希尔·柳哨>> “呃……这种时候应该首先做一件事”
21:21:54 <<莫尔度>> 似乎已经死去多时
21:22:02 <<切希尔·柳哨>> “检查一下他们的货物还在不在!”
21:22:14 <<切希尔·柳哨>> “这是判断凶手的最好方法之一”
21:22:16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啊。。。”
21:22:21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找找值钱的东西
21:22:23 <<福克斯·龙心>> “很有道理”
21:22:25 <<阿加萨·恩沃尔>> “骑士还在这看着呢。。”
21:22:28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还不清楚是什么人干的呢,贸然做这种事合适吗”
21:22:28 <<莫尔度>> 过一个搜索
21:22:32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我们的队长”
21:22:38 <<阿加萨·恩沃尔>> “你这么做会掉分的”
21:22:52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3  = 14+3  = 17
21:22:58 <<蕾曼兹·嘉兰诺德>> “看起来,他们似乎像是把自己的眼珠都挖了出来啊”
21:23:09 <<切希尔·柳哨>> “这你们就不懂我们侦探了”
21:23:10 <<莫尔度>> 蕾曼兹检查着尸体
21:23:13 <<罗西亚·拉法姆>> “自己挖出来的……?”
21:23:15 <<阿加萨·恩沃尔>> “自己挖?”
21:23:29 <<阿加萨·恩沃尔>> “这得多绝望。。”
21:23:33 <<福克斯·龙心>> “???”
21:23:47 <<叶米·普拉托>> “说不定是被控制了?”
21:23:47 <<切希尔·柳哨>> “如果身边有值钱的东西,说明犯人不是为了财物,或者没有智力,再或者是自杀”
21:24:08 <<切希尔·柳哨>> “嗯……这里只剩空箱子了……哼”
21:24:29 <<罗西亚·拉法姆>> “你刚才哼了吧!绝对哼了吧!”
21:24:32 <<阿加萨·恩沃尔>> “劫财的话在这里也不太像啊。。”
21:24:43 <<蕾曼兹·嘉兰诺德>> “他们好像都没有外伤,可惜死亡时间太久了,已经无法判断死因了”
21:24:47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听到了啊!”
21:25:21 <<切希尔·柳哨>> “你们不要这样,即使动机不单纯,结果是做了好事的,也是很善良的”
21:25:27 <<罗西亚·拉法姆>> “他们干枯的尸体和四周干枯的草我觉得并不只是巧合”
21:25:40 <<叶米·普拉托>> “说不定塔里会有线索?”
21:25:53 <<叶米·普拉托>> “看队长的样子并没有搜集到有用的东西”
21:25:55 <<蕾曼兹·嘉兰诺德>> “嗯……骨骼很完整”
21:25:57 <<切希尔·柳哨>> “嘿我找到了点维斯塔尼风格的服饰和手工艺品!你们想换套衣服吗”
21:26:04 <<福克斯·龙心>> “不会是和玫瑰类似的东西把”
21:26:04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些可以用于做骷髅的材料”
21:26:07 <<阿加萨·恩沃尔>> “。。。。还有能汲取生命力的东西?”
21:26:20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有工匠工具这样的东西倒是不妨拿一些”
21:26:38 <<罗西亚·拉法姆>> “第一反应会想到是负能量的效果吧……不死生物什么的”
21:26:42 <<切希尔·柳哨>> “干枯的尸体和草、自己挖出的眼球、失踪的货物……”
21:26:59 <<罗西亚·拉法姆>> “失踪的货物是多余的,绝对是多余的”
21:27:12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或许不是多余的哦”
21:27:16 <<阿加萨·恩沃尔>> “货物不是活物啊!”
21:27:23 <<切希尔·柳哨>> “不是多余的!这代表凶手是有智力的生物!”
21:27:26 <<蕾曼兹·嘉兰诺德>> “谁会在这种诡异的城市充当强盗呢?”
21:27:27 <<罗西亚·拉法姆>> “嗯?”
21:27:46 <<切希尔·柳哨>> “而且维斯塔尼人会携带很多魔法物品,很可能对方可以使用!”
21:27:46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道理……但案发时间不是也不清楚吗”
21:28:09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是在这城市彻底被封锁之前的事”
21:28:21 <<阿加萨·恩沃尔>> “很有道理,而且劫匪去哪里了也不清楚”
21:28:25 <<福克斯·龙心>> “不懂啊,看看附近还有什么痕迹吧”
21:28:31 <<阿加萨·恩沃尔>> “现在是否还在城市里”
21:28:43 <<罗西亚·拉法姆>> 除了塔之外的周围都探索了吗
21:28:47 <<切希尔·柳哨>> “城市我们基本都逛了一遍吧……”
21:29:20 <<莫尔度>> 大部分区域你们已经去过了
21:29:24 <<叶米·普拉托>> “城里应该已经没有其他活物了吧”
21:29:33 <<切希尔·柳哨>> 可以过知识判断什么东西能造成让人自挖双目或者干枯吗
21:29:34 <<叶米·普拉托>> “而且这里的画风和外边也不太一样”
21:29:36 <<莫尔度>> 或许还有城市边缘你们没有走到的边角区域
21:29:39 <<切希尔·柳哨>> 【魅魔x
21:29:51 <<莫尔度>> 过一个神秘&位面&宗教知识
21:30:07 <<隐秘力>> @绝望残党小米叶因为:宗教,投出了:(16)+10  = 16+10  = 26
21:30:11 <<隐秘力>> @专业马屁福克斯因为:宗教,投出了:(9)+15  = 9+15  = 24
21:30:15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神秘,投出了:(8)+21  = 8+21  = 29
21:30:23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位面,投出了:(2)+19  = 2+19  = 21
21:30:29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1  = 1+11  = 12
21:30:39 <<切希尔·柳哨>> 辛迪过位面给我挽尊
21:30:50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辛迪,投出了:(20)+10  = 20+10  = 30
21:30:55 <<罗西亚·拉法姆>> 可以的
21:30:56 <<阿加萨·恩沃尔>> ……
21:30:56 <<切希尔·柳哨>> 很好
21:30:59 <<叶米·普拉托>> 很强
21:31:12 <<莫尔度>> 阿加萨、叶米和辛迪似乎判断出了一点什么
21:31:21 <<莫尔度>> 而且是分别从三个方面的知识中
21:31:49 <<切希尔·柳哨>> 相当全面
21:32:21 <<罗西亚·拉法姆>> 坐等总结
21:33:36 <<叶米·普拉托>> “嗯....”
21:33:53 <<叶米·普拉托>> “莎尔的训诫中到是有提过一些”
21:33:54 <<阿加萨·恩沃尔>> “嗯……”
21:34:02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你先说”
21:34:15 <<叶米·普拉托>> “光影之间的某些事物是凡人所不应该用双眼看到的,看到就会死的那种”
21:34:18 <<切希尔·柳哨>> “不愧是收到莎尔加护的叶米”
21:34:22 <<叶米·普拉托>> “但具体挖不挖眼睛我就不清楚了”
21:34:34 <<福克斯·龙心>> “啧。。。”
21:34:42 <<叶米·普拉托>> “萨萨你呢”
21:34:53 <<阿加萨·恩沃尔>> “咱所知道的预言系法术很多都有一种危险在里面”
21:35:16 <<罗西亚·拉法姆>> “凡人不应该用双眼看到……不像凡人就可以看?”
21:35:32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是施法者和“不可名状的事物”的直接接触”
21:35:58 <<阿加萨·恩沃尔>>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许多法师会选择蒙住双眼”
21:36:07 <<蕾曼兹·嘉兰诺德>> “是的”
21:36:13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1:36:14 <<切希尔·柳哨>> “可以蒙住为什么要挖呢!”
21:36:19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挖眼睛也太釜底抽薪了啊。。”
21:36:29 <<蕾曼兹·嘉兰诺德>> “许多预言系法术的运作原理其实是像‘神秘的存在’提问”
21:36:3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所以存在危险性”
21:36:45 <<切希尔·柳哨>> “你们说的这些我想听懂太艰难了,有结论吗”
21:36:58 <<辛迪>> “我来说我来说!”辛迪说
21:37:07 <<福克斯·龙心>> “害怕,居然是连队长都不懂的东西”
21:37:23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辛迪最近一下子聪明了不少”
21:37:32 <<辛迪>> “蕾曼兹说的那些‘神秘的存在’,其实大部分都在一个叫做‘外域’的地方哦”
21:37:57 <<切希尔·柳哨>> “那不就是永逐圣典的……”
21:38:00 <<辛迪>> “那个地方是垂直于我们生活的主物质界的”
21:38:25 <<辛迪>> “我们要是看到那里的一些东西,有可能产生奇怪的变化哦”
21:38:33 <<阿加萨·恩沃尔>> “。。。”
21:38:40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很有意思”
21:38:41 <<辛迪>> “或许这些人就是为了避免那种变化吧”
21:38:50 <<阿加萨·恩沃尔>> “。。。。”
21:39:00 <<罗西亚·拉法姆>> “是时候等回去之后用那本书先过过瘾了”
21:39:19 <<切希尔·柳哨>> “呃……这和永逐圣典有什么关系吗”
21:39:31 <<阿加萨·恩沃尔>> “……还是太狠了”
21:39:31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1:39:32 <<叶米·普拉托>> “.......所以说那本书不看比较安全吧”
21:39:48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是在那个教堂里留下的东西吧”
21:39:49 <<切希尔·柳哨>> “他们听说有这东西,所以来找,然后预言了一下它被藏在哪儿,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21:39:5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听说那本书是一个神秘的法师写的”
21:40:10 <<蕾曼兹·嘉兰诺德>> “在他写完之后不久,他就失踪了”
21:40:11 <<阿加萨·恩沃尔>> “神秘的法师?”
21:40:21 <<罗西亚·拉法姆>> “说不定会有什么关联……不,肯定会有什么关联”
21:40:26 <<蕾曼兹·嘉兰诺德>> “似乎是对遥远国度的见闻笔记”
21:41:08 <<福克斯·龙心>> “这样吗。。。”
21:41:14 <<蕾曼兹·嘉兰诺德>> “比起这个,我们还要继续探索吗?”
21:41:23 <<切希尔·柳哨>> “当然,塔里还没去呢”
21:41:31 <<叶米·普拉托>> “ 要啊要啊”
21:41:32 <<切希尔·柳哨>> “这塔为什么塌了也是个问题”
21:41:32 <<罗西亚·拉法姆>> “再看看塔吧,虽然对书很有兴趣但还是回去再说”
21:41:42 <<阿加萨·恩沃尔>> “当然,队长不找到货物她不会甘心的”
21:42:22 <<罗西亚·拉法姆>> “货物为什么会被扔在塔里啊!”
21:42:31 <<莫尔度>> 于是,你们决定继续看看情况
21:42:54 <<莫尔度>> 骰个搜索/
21:42:56 <<莫尔度>> ?
21:43:03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6  = 5+6  = 11
21:43:09 <<罗西亚·拉法姆>> 下一个(
21:43:11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3  = 7+3  = 10
21:43:17 <<切希尔·柳哨>> 辛迪,挽尊
21:43:17 <<隐秘力>> @绝望残党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6  = 16+6  = 22
21:43:33 <<隐秘力>> @专业马屁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2  = 16+2  = 18
21:43:44 <<莫尔度>> 你们来到塔前
21:43:58 <<莫尔度>> 发现塔的铁门上缠绕着一圈很粗的铁链
21:44:19 <<莫尔度>> 每个环节几乎有半根手臂的长度
21:44:24 <<阿加萨·恩沃尔>> “拆?”
21:44:29 <<莫尔度>> 铁链围绕着塔缠了一圈
21:44:32 <<罗西亚·拉法姆>> “拆起”
21:44:33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上”
21:44:33 <<阿加萨·恩沃尔>> 看叶米
21:44:33 <<切希尔·柳哨>> “哇,好粗的铁链”
21:44:38 <<罗西亚·拉法姆>> 看叶米
21:44:47 <<福克斯·龙心>> 看叶米
21:44:58 <<罗西亚·拉法姆>> “我只有一发了,这才刚进门”
21:44:58 <<切希尔·柳哨>> “我们飞上去吧?”
21:45:02 <<阿加萨·恩沃尔>> “诶这时候不是叶米开锁吗”
21:45:05 <<叶米·普拉托>> “咦”
21:45:10 <<阿加萨·恩沃尔>> “咱没法术位了啊”
21:45:17 <<罗西亚·拉法姆>> “不开锁的话,不方便逃出来吧”
21:45:20 <<切希尔·柳哨>> 我看看从塌的部分能不能进去
21:45:27 <<叶米·普拉托>> “这里为什么会有羽毛”
21:45:37 <<叶米·普拉托>> 叶米试图把找到的黑色羽毛给队友看
21:45:40 <<切希尔·柳哨>> “嗯?”
21:45:40 <<罗西亚·拉法姆>> “羽毛?”
21:45:42 <<莫尔度>> 如果不上去看看的话,就不知道能否进去
21:45:43 <<阿加萨·恩沃尔>> “羽毛?”
21:45:5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羽毛过个知识
21:45:51 <<莫尔度>> 叶米手上拿着一根羽毛
21:45:57 <<叶米·普拉托>> “这附近有什么黑色的动物吗”
21:45:59 <<福克斯·龙心>> “有活着的飞行生物?或者说能行动的”
21:46:05 <<莫尔度>> 这根羽毛看起来光鲜饱满
21:46:14 <<莫尔度>> 就像是刚从鸟的身上掉下来
21:46:25 <<阿加萨·恩沃尔>> “刚才有看到鸟飞过去吗”
21:46:29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神秘姿势看来源,投出了:(17)+19  = 17+19  = 36
21:46:48 <<莫尔度>> 自然知识
21:46:58 <<切希尔·柳哨>> 噗
21:47:02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疯癫走起,投出了:(18)+6  = 18+6  = 24
21:47:09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21  = 10+21  = 31
21:47:38 <<罗西亚·拉法姆>> “渡鸦……不,比渡鸦的羽毛大好几倍……”
21:47:50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有结识和渡鸦有渊源的什么人吗”
21:47:51 <<叶米·普拉托>> “大渡鸦?”
21:47:59 <<切希尔·柳哨>> “变巨渡鸦?”
21:48:07 <<阿加萨·恩沃尔>> “那是……”
21:48:30 <<切希尔·柳哨>> “说到渡鸦,就想到魔宠”
21:48:36 <<切希尔·柳哨>> “说到魔宠,就想到……”
21:48:4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法师?”
21:48:51 <<阿加萨·恩沃尔>> “奎克出来和大家见上一面”
21:48:5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的魔宠是蝙蝠哦”
21:49:13 <<切希尔·柳哨>> “可以直接跳过法师,想到露奎蒂亚·葛莱本了”
21:49:15 <<莫尔度>> 蕾曼兹不知不觉肩膀上已经停着一只蝙蝠
21:49:17 <<阿加萨·恩沃尔>> “啾啾”
21:49:18 <<罗西亚·拉法姆>> “露奎蒂亚的……记得是小恶魔来着?”
21:49:32 <<莫尔度>> 而一只蜂鸟从阿加萨的袖管里钻了出来
21:49:33 <<切希尔·柳哨>> “但它被我们干掉了”
21:49:40 <<切希尔·柳哨>> “说不准重新召唤出了一只蝙蝠?”
21:49:47 <<切希尔·柳哨>> 啊呸
21:49:54 <<切希尔·柳哨>> 渡鸦
21:49:56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你迷糊了”
21:50:02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连魔宠也干掉了”
21:50:12 <<罗西亚·拉法姆>> “嗯…………这里还是小心一点吧”
21:50:13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们要上去看看吗?”
21:50:2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触感视域
21:50:31 <<阿加萨·恩沃尔>> “肯定要上去。。吧”
21:50:31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我就没力量施展时间跳跃啦”
21:50:39 <<切希尔·柳哨>> “当然,谁来搞断这个铁链子?”
21:50:48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可以飞上去,但从里面也弄不断它”
21:50:49 <<蕾曼兹·嘉兰诺德>> “不如直接飞上去吧”
21:51: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或许可以从里面打开锁”
21:51:13 <<蕾曼兹·嘉兰诺德>> “就算打不开,也不至于白费力气”
21:51:15 <<切希尔·柳哨>> “这铁链……从里面怎么打啊……”
21:51:20 <<阿加萨·恩沃尔>> “咱飞不动了。。对象你行吗”
21:51:27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
21:51:34 <<叶米·普拉托>> 震惊脸
21:51:39 <<切希尔·柳哨>> 飞踹阿加萨
21:51:51 <<莫尔度>> 切希尔踹了阿加萨
21:52:03 <<阿加萨·恩沃尔>> “噗哇”
21:52:08 <<切希尔·柳哨>> 我今天应该就变了一次白龙吧,再变一次
21:52:12 <<罗西亚·拉法姆>> 震惊脸
21:52:24 <<福克斯·龙心>> “瑟瑟发抖”
21:52:34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个飞踹,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幕,好想画下来”
21:52:37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并不会画画”
21:53:47 <<蕾曼兹·嘉兰诺德>> “要不然,我来施展飞行术吧”
21:54:13 <<莫尔度>> 正当蕾曼兹这么说的时候,切希尔已经变成了白龙
21:54:25 <<叶米·普拉托>> 爬上白龙
21:54:25 <<阿加萨·恩沃尔>> “看样子不用了?”
21:54:34 <<罗西亚·拉法姆>> “这多不好意思……总觉得这两天你师傅的库存受到了巨大损害”
21:54:40 <<罗西亚·拉法姆>> 爬上白龙
21:54:40 <<阿加萨·恩沃尔>> “她们两个开门应该够了吧”
21:54:48 <<切希尔·柳哨>> “辛迪也载一个吧”
21:54:58 <<蕾曼兹·嘉兰诺德>> “没关系,反正她老人家有钱”
21:55:11 <<蕾曼兹·嘉兰诺德>> “让我花掉那么一部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21:55:17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自己的钱还真是不心疼”
21:55:19 <<罗西亚·拉法姆>> “真羡慕有钱人啊”
21:55:40 <<莫尔度>> 辛迪载起了叶米
21:55:40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财富也是人活得像人的一环”
21:55:55 <<莫尔度>> 切希尔载起了罗西亚和阿加萨
21:55:56 <<叶米·普拉托>> 我不是。爬上白龙了么
21:56:05 <<叶米·普拉托>> 害怕
21:56:07 <<切希尔·柳哨>> 随意啦
21:56:07 <<莫尔度>> 那就切希尔载起了桑耳
21:56:11 <<莫尔度>> 三个人
21:56:15 <<莫尔度>> 辛迪载起了福克斯
21:56:17 <<切希尔·柳哨>> 桑耳是谁啊!
21:56:18 <<罗西亚·拉法姆>> 桑耳谁啊(
21:56:31 <<莫尔度>> 新的队员(
21:56:45 <<莫尔度>> 蕾曼兹则施展了飞行术给自己和阿特拉斯
21:56:46 <<切希尔·柳哨>> 我不得不说这很有COC风格
21:57:06 <<莫尔度>> 你们飞了起来
21:57:18 <<切希尔·柳哨>> 看看可不可以从坍塌处进去
21:57:38 <<莫尔度>> 在空中,你们看到这座塔是三层的
21:57:48 <<莫尔度>> 顶层崩塌了
21:57:52 <<莫尔度>> 露出了其中的房间
21:58:02 <<莫尔度>> 依稀还能看到一些家具
21:58:18 <<切希尔·柳哨>> “看来果然可以从这里直接进入呢!不知道是谁搞榻了塔,帮大忙了”
21:58:23 <<切希尔·柳哨>> 飞过去
21:58:26 <<阿加萨·恩沃尔>> “果然从这里进去吗?”
21:58:39 <<叶米·普拉托>> “我才不要拆铁链呢”
21:58:47 <<叶米·普拉托>> “一到力气活你们就看我”
21:58:49 <<阿加萨·恩沃尔>> “希望真的是帮大忙”
21:58:50 <<莫尔度>> 你们降落在了塔的第三层
21:58:53 <<叶米·普拉托>> “太恶劣了你们”
21:58:56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这是技术活”
21:58:57 <<罗西亚·拉法姆>> “希望出来的时候不会变麻烦……”
21:59:02 <<莫尔度>> 这里摆放着简陋的家具
21:59:03 <<罗西亚·拉法姆>> “这是技术活”
21:59:16 <<莫尔度>> 一架肮脏的床放在角落里
21:59:28 <<福克斯·龙心>> “不知道这里会住着什么人”
21:59:38 <<阿加萨·恩沃尔>> “力气活从拉伊鲁到司引牧到福克斯就没到你”
21:59:45 <<莫尔度>> 落满灰尘的铁柜和床就是这个房间的全部了
22:00:02 <<莫尔度>> 墙上的铁钩上挂着你们叫不出名字的奇怪东西
22:00:02 <<切希尔·柳哨>> “阿……阿……”
22:00:06 <<叶米·普拉托>> “拆锁和拆铁链能一个概念吗!”
22:00:11 <<切希尔·柳哨>> “阿嚏!!”
22:00:18 <<阿加萨·恩沃尔>> “。。。”
22:00:20 <<叶米·普拉托>> “铁链比我胳膊都粗啊!”
22:00:23 <<切希尔·柳哨>> “这儿灰尘真多……”
22:00:24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这里不会有队长期待的东西的”
22:00:34 <<阿加萨·恩沃尔>> “咱还以为叫咱”
22:00:45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是这么认为”环顾四周
22:00:47 <<罗西亚·拉法姆>> “有一个中体型生物在床下面!”
22:00:55 <<福克斯·龙心>> “先拆为敬?”
22:01:00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22:01:16 <<切希尔·柳哨>> “给我出来!我们无意战斗!也决不允许偷袭!”
22:01:19 <<罗西亚·拉法姆>> “什么人!听得懂通用语就放下武器出来!”
22:01:21 <<叶米·普拉托>> “福克斯!把床掀起来!”
22:01:21 <<切希尔·柳哨>> 吼一声
22:01:41 <<莫尔度>> 你们明显看到床轻轻抖动了一下
22:01:47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有动静了?”
22:01:52 <<莫尔度>> 然后传来了低语声
22:01:57 <<莫尔度>> 似乎在念什么东西
22:02:00 <<阿加萨·恩沃尔>> “会说话??”
22:02:08 <<罗西亚·拉法姆>> “!不好,说不定是魔法!”
22:02:11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分辨在念什么
22:02:17 <<莫尔度>> 辨识法术
22:02:1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法术辨识
22:02:19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冲过去开启戒指!”
22:02:23 <<切希尔·柳哨>> “管他是什么!”
22:02:26 <<叶米·普拉托>> 沉默术
22:02:29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辨识,投出了:(3)+10  = 3+10  = 13
22:02:36 <<切希尔·柳哨>> 叶子真可靠啊
22:02:37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21  = 13+21  = 34
22:02:41 <<莫尔度>> 叶米开启了沉默术
22:02:54 <<莫尔度>> 念咒语的声音顿时噎住了
22:02:59 <<叶米·普拉托>> 然后比划队友掀床
22:03:0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长矛敲床
22:03:12 <<罗西亚·拉法姆>> 用心灵感应
22:03:17 <<罗西亚·拉法姆>> [别让我再警告第三遍]
22:03:18 <<福克斯·龙心>> 咸咸咸
22:03:33 <<阿加萨·恩沃尔>> 在队长的龙身上试图写下“任意门”三个字
22:04:02 <<莫尔度>> 床下的生物没有反应
22:04:20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伸爪子把里面的人捞出来
22:04:26 <<罗西亚·拉法姆>> [没办法,掀床吧]
22:04:39 <<切希尔·柳哨>> 对了,念咒的声音是男的女的
22:04:41 <<莫尔度>> 先过个近战接触检定,再过个擒抱
22:04:53 <<莫尔度>> 你没听清
22:04:56 <<切希尔·柳哨>> 别看我是龙,力量不够
22:05:02 <<切希尔·柳哨>> 你们掀吧
22:05:04 <<莫尔度>> 试试嘛
22:05:25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  = 13  = 13
22:05:32 <<切希尔·柳哨>> ??
22:05:39 <<罗西亚·拉法姆>> ??
22:05:42 <<莫尔度>> 再来一下
22:05:47 <<阿加萨·恩沃尔>> ??
22:05:50 <<莫尔度>> 日文妹反应慢
22:05:56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  = 1+6  = 7
22:06:00 <<切希尔·柳哨>> …………
22:06:01 <<罗西亚·拉法姆>> 。
22:06:03 <<叶米·普拉托>> 。
22:06:05 <<切希尔·柳哨>> 谁刚才让我试试的
22:06:06 <<莫尔度>> 切希尔失败了
22:06:08 <<叶米·普拉托>> 掀床吧
22:06:14 <<莫尔度>> 床下的人借机了她的龙爪
22:06:22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4  = 13+4  = 17
22:06:46 <<罗西亚·拉法姆>> [岂有此理!]
22:07:0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床下打一发存能项圈星质纠缠
22:07:04 <<切希尔·柳哨>> 砍在鳞上了
22:07:13 <<莫尔度>> 但很遗憾的,匕首没有刺穿龙鳞
22:07:14 <<阿加萨·恩沃尔>> [你来,咱法术空了]
22:07:29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远程接触,投出了:(6)+6  = 6+6  = 12
22:07:31 <<切希尔·柳哨>> “还扎我!”
22:07:35 <<莫尔度>> 罗西亚制造了一团粘液丢进床下
22:07:51 <<罗西亚·拉法姆>> “直接掀床好了”
22:07:52 <<莫尔度>> 似乎没有什么动静
22:08: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徒手搬床
22:08:05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1  = 16-1  = 15
22:08:09 <<叶米·普拉托>> 帮忙
22:08:14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1  = 10-1  = 9
22:08:16 <<福克斯·龙心>> 我来
22:08:18 <<罗西亚·拉法姆>> 。
22:08:22 <<隐秘力>> @专业马屁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7  = 16+7  = 23
22:08:26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  = 8  = 8
22:08:26 <<切希尔·柳哨>> 帮忙
22:08:39 <<莫尔度>> 罗西亚和福克斯把铁床掀飞了
22:08:39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3  = 7+3  = 10
22:08:59 <<莫尔度>> 藏在床下的人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22:09:09 <<阿加萨·恩沃尔>> 迅速撤退五尺
22:09:10 <<莫尔度>> 那正是你们的熟人……露奎蒂亚
22:09:16 <<阿加萨·恩沃尔>> “。。。。”
22:09:24 <<阿加萨·恩沃尔>> 又跑回来五尺
22:09:25 <<罗西亚·拉法姆>> “哟,我当是谁呢”
22:09:34 <<莫尔度>> 她拿着一把匕首,双眼含泪
22:09:38 <<罗西亚·拉法姆>> “还有沉默术吗,再管上一个”
22:09:41 <<莫尔度>> 正在努力清除身上的粘液
22:09:44 <<切希尔·柳哨>> “我就猜到”
22:09:53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22:10:03 <<福克斯·龙心>> “。。。”
22:10:09 <<福克斯·龙心>> “罗西亚你太过分了”
22:10:09 <<切希尔·柳哨>> [会坚持攻击我们这么友好的人的,就只有你了]
22:10:14 <<叶米·普拉托>> “。。。”
22:10:17 <<罗西亚·拉法姆>> [于是呢?五花大绑把她绑回去?]
22:10:34 <<莫尔度>> 她缩到了墙角,拿着匕首瞪着你们
22:10:36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在她家受到的待遇这连利息都不够啊]
22:10:42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能这样呢”
22:10:4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再补一个星质纠缠
22:10:50 <<莫尔度>> 并且努力忍住让眼泪不掉下来
22:11:10 <<阿加萨·恩沃尔>> “何必呢,不哭不哭”
22:11:18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快点吧,让她再想起什么逃跑的办法就不好了]
22:11:42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不知道床下藏着一位优雅的女士,不好意思啦”
22:11:47 <<叶米·普拉托>> 从不知道哪里掏出来了绳子
22:11:53 <<叶米·普拉托>> “阿加萨,上”
22:12:13 <<切希尔·柳哨>> [没收她的材料包和法术书]
22:12:16 <<阿加萨·恩沃尔>> “咱才不干”
22:12:23 <<切希尔·柳哨>> [我手太大了]
22:12:26 <<莫尔度>> 你必须先压制她
22:12:42 <<罗西亚·拉法姆>> [算了你们都不做就我来]
22:12:4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她过个擒抱
22:12:56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要干啥”
22:13:01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总觉得并不能过,投出了:(16)+5  = 16+5  = 21
22:13:03 <<福克斯·龙心>> 试图对她过个擒抱
22:13:10 <<阿加萨·恩沃尔>> “喂!”
22:13:10 <<莫尔度>> 近战接触+擒抱检定
22:13:17 <<罗西亚·拉法姆>> [人要是跑了你也没人可以谈情说爱了]
22:13:26 <<隐秘力>> @专业马屁福克斯因为:总觉得能过,投出了:(5)+18  = 5+18  = 23
22:13:27 <<罗西亚·拉法姆>> [优柔寡断也请有点限度]
22:13:29 <<叶米·普拉托>> 吹口哨
22:13:38 <<阿加萨·恩沃尔>> “跑什么跑”
22:13:39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加值和骰值互换
22:13:47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擒抱对抗,投出了:(7)+4  = 7+4  = 11
22:14:03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借机,投出了:(7)+4  = 7+4  = 11
22:14:27 <<莫尔度>> 露奎蒂亚徒劳地挥舞着匕首
22:14:36 <<罗西亚·拉法姆>> 基本连我的厚布甲都戳不穿(
22:14:43 <<莫尔度>> 但这并没能阻止罗西亚和福克斯,两人一拥而上将她按倒在地
22:15:00 <<莫尔度>> 匕首也被缴下了
22:15:13 <<阿加萨·恩沃尔>> “……”
22:15:21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老实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姑且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22:15:24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上]
22:15:29 <<叶米·普拉托>> 拿出绳子捆上
22:15:38 <<莫尔度>> 过一个绳技
22:16:11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
22:16:13 <<罗西亚·拉法姆>> 120
22:16:13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3  = 17+3  = 20
22:16:16 <<切希尔·柳哨>> 不愧是123
22:16:30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4  = 19+4  = 23
22:16:40 <<莫尔度>> 露奎蒂亚咬了叶米一口
22:16:47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伤害,投出了:(3)-1  = 3-1  = 2
22:16:57 <<切希尔·柳哨>> 天武吗!
22:17:03 <<莫尔度>> 瘀伤
22:17:08 <<叶米·普拉托>> “.........”
22:17:13 <<叶米·普拉托>> 回咬一口!
22:17:26 <<莫尔度>> 但这只是最后的无力的反抗罢了
22:17:37 <<莫尔度>> 她被捆了起来
22:17:38 <<切希尔·柳哨>> 你可想好了,她是尸体(
22:17:47 <<叶米·普拉托>> 心痛
22:17:49 <<叶米·普拉托>> 算了吧
22:18:02 <<切希尔·柳哨>> [搜她的身,蕾曼兹、叶米]
22:18:11 <<阿加萨·恩沃尔>> [唉。。。]
22:18:16 <<罗西亚·拉法姆>> [说起来,蕾曼兹你会斥喝不死生物吗?]
22:18:17 <<叶米·普拉托>> 上去搜身
22:18:28 <<切希尔·柳哨>> [重点是法术书和材料包,还有别的什么危险物品一并缴获]
22:18:39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侦测一下魔法]
22:18:46 <<莫尔度>> 过个搜索
22:18:55 <<莫尔度>> [会的哦]
22:19:00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6  = 9+6  = 15
22:19:01 <<莫尔度>> 蕾曼兹回答到
22:19:10 <<阿加萨·恩沃尔>> 智杖敲个侦测魔法
22:19:16 <<阿加萨·恩沃尔>> [喂喂不要太过分了啊]
22:19:23 <<切希尔·柳哨>> “对了,辛迪也是女孩子,去搜吧”
22:19:27 <<切希尔·柳哨>> +18
22:19:36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好,虽然想支配这家伙的话也许过于奢望了]
22:19:42 <<罗西亚·拉法姆>> [只是留个防范而已]
22:20:07 <<叶米·普拉托>> 示意队友把法术书和材料包拿走了
22:20:16 <<叶米·普拉托>> 还有家族玺戒
22:20:19 <<福克斯·龙心>> 拿走
22:20:27 <<叶米·普拉托>> 把家族玺戒扔到阿加萨手里
22:20:30 <<阿加萨·恩沃尔>> [。。。]
22:20:39 <<阿加萨·恩沃尔>> [我要一对这个有啥用啊]
22:20:49 <<切希尔·柳哨>> [法术书给福克斯吧]
22:20:55 <<切希尔·柳哨>> [他最需要了]
22:20:57 <<阿加萨·恩沃尔>> [自己给自己传话吗]
22:21:02 <<切希尔·柳哨>> [暂时借用]
22:21:05 <<阿加萨·恩沃尔>> [为啥不给咱???]
22:21:13 <<切希尔·柳哨>> [嗯……我想玺戒可以留给她]
22:21:17 <<阿加萨·恩沃尔>> [必须拦住队长]
22:21:20 <<罗西亚·拉法姆>> [玺戒还回去吧,对阿加萨来说这说不定更有用]
22:21:48 <<罗西亚·拉法姆>> 没有之前的括号(
22:21:53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小姐,你看,你还是放弃吧]
22:22:32 <<阿加萨·恩沃尔>> 踹罗西亚
22:22:33 <<莫尔度>> 露奎蒂亚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22:22:39 <<莫尔度>> 她一边哭一边瞪着你们
22:22:54 <<罗西亚·拉法姆>> [说来进这个塔还有原本的任务呢,反正回去也很便利,先探索完还是怎么样?]
22:23:11 <<罗西亚·拉法姆>> 做出了啊的口型然而并不能发声
22:23:28 <<切希尔·柳哨>> [对了,那个铁柜还没收呢]
22:23:38 <<切希尔·柳哨>> [我是说,搜]
22:23:39 <<福克斯·龙心>> 〔真是过分啊〕
22:23:44 <<阿加萨·恩沃尔>> [不哭不哭]
22:23:55 <<阿加萨·恩沃尔>> 找点纸给她擦擦眼泪
22:24:10 <<叶米·普拉托>> 。。。
22:24:18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咬阿加萨,投出了:(4)+4  = 4+4  = 8
22:24:24 <<罗西亚·拉法姆>> [跟我一起掀床压人的现在在说过分啊!]
22:24:31 <<莫尔度>> 阿加萨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22:24:34 <<阿加萨·恩沃尔>> 躲开
22:24:39 <<阿加萨·恩沃尔>> [你说你何必呢]
22:24:44 <<阿加萨·恩沃尔>> 那你自己来吧
22:24:49 <<罗西亚·拉法姆>> [拿团纸塞住她的嘴得了]
22:24:57 <<罗西亚·拉法姆>> [也省得一直沉默怪麻烦的]
22:25:44 <<莫尔度>> 于是?
22:25:46 <<切希尔·柳哨>> [那可太粗暴了]
22:25:53 <<叶米·普拉托>> 我选择
22:26:01 <<叶米·普拉托>> 搜房间
22:26:03 <<阿加萨·恩沃尔>> [唉]
22:26:07 <<叶米·普拉托>> 能取20么
22:26:15 <<罗西亚·拉法姆>> [不然她总想咬点什么,总不能是饿了吧]
22:26:36 <<罗西亚·拉法姆>> [而且也没地方找肉这种温柔的东西给她咬]
22:26:41 <<莫尔度>> 可以取10
22:26:43 <<莫尔度>> 不能取20
22:26:50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要吃点干粮?]
22:26:52 <<切希尔·柳哨>> 让辛迪取10搜索吧
22:27:09 <<莫尔度>> 辛迪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22:27:12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搓牙棒比纸团更过分]
22:27:18 <<莫尔度>> “这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哦”
22:27:26 <<莫尔度>> “不过那边的楼梯可以通往下面”
22:27:39 <<叶米·普拉托>> 解除沉默术
22:27:45 <<叶米·普拉托>> “我们下楼看看吧”
22:27:51 <<叶米·普拉托>> “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东西”
22:27:57 <<罗西亚·拉法姆>> “这就解了吗!”
22:28:16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们杀了我吧!”
22:28:22 <<莫尔度>> 露奎蒂亚喊道
22:28:29 <<叶米·普拉托>> “我只能沉默十分钟,不解也快到时间了啊”
22:28:37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她会一直吵个不停的”
22:28:45 <<阿加萨·恩沃尔>> 阿加萨想了想举起一块饼
22:28:54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要吃点饭”
22:28:55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还是拿干粮什么的塞住她的嘴吧”
22:29:02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你们”
22:29:18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还是觉得纸团的效果是最好的”
22:29:18 <<阿加萨·恩沃尔>> “干粮什么的还是太过分了”
22:29:23 <<切希尔·柳哨>> “上吧,十镇干粮”
22:29:28 <<切希尔·柳哨>> “总比袜子好吧”
22:29:33 <<罗西亚·拉法姆>> “是你先提的吧!”
22:29:44 <<罗西亚·拉法姆>> “不,袜子事后洗起来很麻烦的”
22:30:03 <<叶米·普拉托>> “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话要说吗”
22:30:06 <<阿加萨·恩沃尔>> “还洗?”
22:30:16 <<叶米·普拉托>> 问露奎蒂亚
22:30:16 <<罗西亚·拉法姆>> “噫。这阿加萨”
22:30:22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没有什么话要跟你们说”
22:30:23 <<阿加萨·恩沃尔>> 阿加萨的手都快举酸了
22:30:25 <<露奎蒂亚·葛莱本>> “要杀便杀”
22:30:27 <<阿加萨·恩沃尔>> “你不吃啊”
22:30:37 <<切希尔·柳哨>> “嘿,露奎蒂亚,你帮我们个忙好不好啊”
22:30:56 <<切希尔·柳哨>> “其实你看见教堂后面那个石板了吗”
22:31:13 <<切希尔·柳哨>> “要是能掀开它,说不定里面会跑出大恶魔吃了我们”
22:31:31 <<福克斯·龙心>> “很有道理,不愧是队长”
22:31:34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吗!”
22:31:48 <<罗西亚·拉法姆>> “就她?真名魔法?算了吧,要是她哥哥会我还信”
22:32:36 <<阿加萨·恩沃尔>> “……”
22:32:3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一边把玩月之眼一边说
22:32:44 <<切希尔·柳哨>> “我可以给你一张通晓语言的卷轴,让你自己去看”
22:32:46 <<莫尔度>> 露奎蒂亚看起来完全不想配合
22:32:55 <<切希尔·柳哨>> “那石板上写的,放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22:33:48 <<莫尔度>> 她没有接话
22:34:09 <<切希尔·柳哨>> “算了,不过我们是不打算杀了你的”
22:34:33 <<切希尔·柳哨>> “虽然你家人做了很多坏事,但你倒是还行,你要是想做人类,我们还能帮你一把”
22:34:48 <<叶米·普拉托>> “你想啊,你被绑着也跑不了,我们让你帮忙得松绑吧,说不定你就找到机会跑了呢”试图交涉
22:35:04 <<罗西亚·拉法姆>> “只是谁知道她是不是‘原本是人类’呢”
22:35:09 <<莫尔度>> 过一个交涉,有-20减值
22:35:20 <<罗西亚·拉法姆>> 斜眼看露奎蒂亚
22:35:21 <<叶米·普拉托>> 。。。
22:35:26 <<阿加萨·恩沃尔>> 。。。。
22:35:34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态度敌对(
22:35:42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4  = 19-4  = 15
22:35:57 <<莫尔度>> 叶米的话很显然没有起到作用
22:36:03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觉得现在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也是徒劳无功的”
22:36:06 <<莫尔度>> 阿特拉斯说
22:36:15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还是下楼吧”
22:36:21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不妨先把她带回去,以后再议”
22:36:24 <<罗西亚·拉法姆>> 下楼下了这么久吗(
22:36:34 <<阿加萨·恩沃尔>> “这怎么带……”
22:36:34 <<罗西亚·拉法姆>> “还得腾个房间给她?”
22:36:56 <<罗西亚·拉法姆>> “徒步走回去吧,她不念那两个字就麻烦了”
22:37:12 <<莫尔度>> 你们来到了第二层
22:37:40 <<叶米·普拉托>> 环顾一下?
22:37:47 <<莫尔度>> 这个房间的墙壁上涂抹在干涸的血迹
22:38:04 <<莫尔度>> 里面放着许多你们叫得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刑具
22:38:14 <<罗西亚·拉法姆>> “………………”
22:38:15 <<切希尔·柳哨>> “噫……”
22:38:20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用来…………”
22:38:23 <<福克斯·龙心>> “啧,大小姐真会条地方”
22:38:26 <<切希尔·柳哨>> “这爱好真特别……”
22:38:29 <<罗西亚·拉法姆>> “你还真会挑地方躲”
22:38:41 <<莫尔度>> 这里看上去是个拷问室
22:39:28 <<罗西亚·拉法姆>> “一座塔里第二层是拷问室……”
22:39:35 <<罗西亚·拉法姆>> “这么说,最上层是个牢房?”
22:39:36 <<切希尔·柳哨>> 辛迪取10搜索一下
22:39:46 <<莫尔度>> 在这一层通往一层的地方,透露出魔法灵光来
22:39:54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吧”
22:39:58 <<莫尔度>> 这里除了刑具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22:40:06 <<莫尔度>> 当然,你也可以试图带刑具回去
22:40:12 <<罗西亚·拉法姆>> “牢房塌了,意思就是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22:40:1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看都有什么刑具
22:40:20 <<切希尔·柳哨>> 不带白不带!
22:40:26 <<切希尔·柳哨>> 看看有什么轻便的
22:40:35 <<罗西亚·拉法姆>> 看看有什么便于拘束的
22:40:57 <<莫尔度>> 比如
22:41:00 <<莫尔度>> 这样的
22:41:08 <<莫尔度>> 通过一个历史知识可以判断这是什么
22:41:22 <<福克斯·龙心>> 。。。
22:41:32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我亲爱的疯癫洞察,投出了:(7)+6  = 7+6  = 13
22:41:40 <<福克斯·龙心>> “我猜这是手铐”
22:42:03 <<罗西亚·拉法姆>> “手指夹,呃,下一个”
22:42:23 <<阿加萨·恩沃尔>> “……难道这是监狱?”
22:42:24 <<莫尔度>> 你们真要挨个看刑具吗
22:42:36 <<切希尔·柳哨>> 不要,轻便的都带回去
22:42:41 <<罗西亚·拉法姆>> “特别审讯室之类的东西吧”
22:43:0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找找有没有手铐之类的
22:43:03 <<切希尔·柳哨>> 然后下楼
22:43:06 <<莫尔度>> 你们拿上了几件轻便的刑具
22:43:21 <<莫尔度>> 然后来到了一楼
22:43:32 <<莫尔度>> 一楼堆放着大量的箱子
22:43:34 <<莫尔度>> 和木桶
22:43:41 <<莫尔度>> 看上去就像一间仓库
22:43:53 <<莫尔度>> 而在正中间
22:43:56 <<切希尔·柳哨>> “仓库!”
22:43:57 <<罗西亚·拉法姆>> “这要是全装着炽火胶该多刺激”
22:43:58 <<莫尔度>> 是一个发光的球体
22:44:00 <<阿加萨·恩沃尔>> “……”
22:44:12 <<切希尔·柳哨>> “这个球一看就是魔法物品”
22:44:12 <<阿加萨·恩沃尔>> “全是炽火胶你也带不走啊”
22:44: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过一个法术辨识看看球体是啥
22:44:14 <<切希尔·柳哨>> 观察
22:44:16 <<莫尔度>> 球体散发着白色柔和的光芒
22:44:19 <<莫尔度>> 漂浮在空中
22:44:19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发光的球是啥”
22:44:25 <<莫尔度>> 大约有5立方英尺
22:44:50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好厉害”
22:44:51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辨?,投出了:(8)+10  = 8+10  = 18
22:45:08 <<莫尔度>> 罗西亚不知道这是什么
22:45:22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可以拿回去照明?教堂那颗钻石没了……”
22:45:2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上去触摸球
22:45:43 <<阿加萨·恩沃尔>> “可以直接碰吗!”
22:45:45 <<莫尔度>> 罗西亚的手穿进了球体里面
22:45:52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胆子太大了”
22:45:53 <<罗西亚·拉法姆>> “诶?”
22:46:03 <<罗西亚·拉法姆>> “???”
22:46:03 <<叶米·普拉托>> “没有实体?”
22:46:04 <<莫尔度>> 内部似乎什么都没有
22:46:04 <<切希尔·柳哨>> “这难道带不走……”
22:46:19 <<罗西亚·拉法姆>> “里面什么都没有”
22:46:25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这到底是什么。。”
22:46:49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是不灭明焰之类的照明法术吧”
22:46:55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
22:47:01 <<福克斯·龙心>> “难道只是灯?”
22:47:02 <<切希尔·柳哨>> “看你好好的,没什么反应啊”
22:47:0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搜索一下箱子和桶里有什么
22:47:06 <<切希尔·柳哨>> “太可惜了……”
22:47:11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啊!”
22:47:15 <<切希尔·柳哨>> “辛迪,快点看看箱子”
22:47:32 <<莫尔度>> 你们自己搜索吧
22:47:37 <<莫尔度>> 比较好描述一点
22:47:38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6  = 10+6  = 16
22:47:41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6  = 19+6  = 25
22:47:53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  = 1+3  = 4
22:47:58 <<罗西亚·拉法姆>> 。
22:48:00 <<切希尔·柳哨>> ……辛迪,挽尊
22:48:17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18  = 6+18  = 24
22:48:29 <<莫尔度>> 你们搜索了这一层的仓库
22:48:53 <<莫尔度>> 这些箱子里主要也是食品和简易的用具等
22:49:02 <<罗西亚·拉法姆>> “有吃的!”
22:49:1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揣起来
22:49:16 <<阿加萨·恩沃尔>> “这还真的能吃吗”
22:49:18 <<莫尔度>> 还包括三件叠得很整齐的长袍
22:49:25 <<福克斯·龙心>> “注意食品安全”
22:49:30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长袍是什么”
22:49:41 <<罗西亚·拉法姆>> “用一下净化食粮什么的,应该”
22:49:41 <<切希尔·柳哨>> “有灵光吗?”
22:49:51 <<莫尔度>> 这三件长袍的样式和之前你们遇到的三名觉悟者的穿着相似
22:50:04 <<莫尔度>> 这些食物都没有腐烂
22:50:09 <<罗西亚·拉法姆>> “……”
22:50:11 <<罗西亚·拉法姆>> “呃”
22:50:26 <<罗西亚·拉法姆>> 吓得我试吃了一下缴获的食物
22:50:31 <<莫尔度>> 长袍没有魔法灵光
22:50:34 <<阿加萨·恩沃尔>> “你直接就吃了啊”
22:50:37 <<阿加萨·恩沃尔>> “味道怎么样”
22:50:48 <<莫尔度>> 罗西亚拿起一个胡萝卜就往嘴里送
22:50:52 <<罗西亚·拉法姆>> “容我细品”
22:51:07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2:51:07 <<切希尔·柳哨>> “直接吃胡萝卜啊!”
22:51:09 <<莫尔度>> 还能吃,只是感觉不太新鲜了
22:51:24 <<罗西亚·拉法姆>> “不错,久违的自然气息”
22:51:42 <<叶米·普拉托>> 叶米试图抢个食物嚼
22:51:42 <<切希尔·柳哨>> “竟然还可以吃?”
22:51:46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还不错”
22:51:53 <<罗西亚·拉法姆>> “只是不太新鲜了”
22:51:53 <<切希尔·柳哨>> 随便吃个什么尝尝
22:52:03 <<切希尔·柳哨>> “看来我们有五饼二鱼还能多坚持几天”
22:52:05 <<莫尔度>> 叶米拿出了一块肉干
22:52:07 <<阿加萨·恩沃尔>> “没事,更不新鲜的咱都见过”
22:52:07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磨牙棒肯定是盛宴了”
22:52:16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肉干!”
22:52:18 <<莫尔度>> 肉干上覆盖着凝结的油脂
22:52:27 <<叶米·普拉托>> “.......”
22:52:34 <<莫尔度>> 她意识到必须清洗之后才能食用
22:52:34 <<叶米·普拉托>> 凝视油脂
22:52:4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趁叶米犹豫的时候抢过来直接吃
22:52:45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你们”
22:52:53 <<叶米·普拉托>> “。。。。”
22:52:58 <<叶米·普拉托>> 踹罗西亚
22:53:00 <<莫尔度>> 罗西亚将肉干送进嘴里
22:53:12 <<罗西亚·拉法姆>> “噢,肉!好久不见的亲爱的肉味!”
22:53:14 <<莫尔度>> 如同石头一般坚硬
22:53:21 <<罗西亚·拉法姆>> “嘎”
22:53:25 <<罗西亚·拉法姆>> “就是,有点,硬”
22:53:27 <<莫尔度>> 而且带着酸味和腐臭的气味
22:53:37 <<莫尔度>> 很显然,肉干不是这么吃的
22:53:5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拿出来凝视
22:54:03 <<罗西亚·拉法姆>> “果然肉比较容易坏吗”
22:54:21 <<莫尔度>> 你们意识到,这些食物经过烹调之后还能吃
22:54:22 <<福克斯·龙心>> “。。。”
22:54:38 <<切希尔·柳哨>> “你……都放嘴里了……就别拿出来看了……”
22:54:41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揣一波食物
22:54:44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吃肉都是这么直接吃的吗”
22:54:50 <<莫尔度>> 没有主物质界常识的罗西亚不懂如何食用肉干
22:54:53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很懂这种吃法”
22:55:13 <<罗西亚·拉法姆>> 顺便试图找点看起来能把嘴塞满的东西塞进露奎蒂亚嘴里
22:55:19 <<切希尔·柳哨>> “先都收起来吧!”
22:55:22 <<阿加萨·恩沃尔>> ……
22:55:34 <<罗西亚·拉法姆>> “魔域的肉都是直接就能吃的”
22:55:37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
22:55:40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拦住罗西亚“何必呢何必呢”
22:55:42 <<叶米·普拉托>> “真是变态”
22:55:51 <<罗西亚·拉法姆>> “又不是纸团!”
22:55:57 <<莫尔度>> 罗西亚拿起一个土豆堵住了露奎蒂亚的嘴
22:56:07 <<罗西亚·拉法姆>> 发芽了吗(
22:56:10 <<露奎蒂亚·葛莱本>> “唔!……唔”
22:56:19 <<莫尔度>> 没有
22:56:25 <<切希尔·柳哨>> “其实她一直挺安静的,何必呢”
22:56:33 <<阿加萨·恩沃尔>> “何必呢……”
22:56:34 <<切希尔·柳哨>> 房间里没有别的了?
22:56:36 <<罗西亚·拉法姆>> “乖乖咬着,回去就给你烤熟”
22:56:36 <<福克斯·龙心>> “不懂,大概是乐趣吧”
22:57:02 <<莫尔度>> 房间里没有别的了
22:57:07 <<莫尔度>> 你们不懂球体是什么
22:57:10 <<罗西亚·拉法姆>> “吵只是次要的,关键还是怕她用什么只需要言语的法术”
22:57:35 <<罗西亚·拉法姆>> “于是,差不多可以走了?”
22:58:09 <<切希尔·柳哨>> “这个光球好可惜啊……不能带回去吗?”
22:58:17 <<切希尔·柳哨>> 我也试着碰碰
22:58:28 <<福克斯·龙心>> “研究一下吧”
22:58:34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也看不出来它是啥……也没法摸到它来着”
22:58:37 <<福克斯·龙心>> “阿加莎你懂得吗”
22:58:46 <<阿加萨·恩沃尔>> “咱?”
22:58:51 <<阿加萨·恩沃尔>> “这怎么研究。。”
22:58:59 <<莫尔度>> 切希尔的手也穿了进去
22:59:00 <<阿加萨·恩沃尔>> 试图过个什么知识
22:59:09 <<莫尔度>> 阿加萨对此一无所知
22:59:23 <<罗西亚·拉法姆>> 看蕾曼兹
22:59:27 <<罗西亚·拉法姆>> 我是说,盯
22:59:32 <<莫尔度>> 蕾曼兹摊了摊手
22:59:34 <<切希尔·柳哨>> “太可惜了,它原本可以为我们的教堂增色不少的”
22:59:37 <<莫尔度>> “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
23:00:08 <<叶米·普拉托>> 试图拿个木箱把光球框下来
23:00:34 <<莫尔度>> 木箱子穿过了光球
23:00:57 <<莫尔度>> 光球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实体
23:01:45 <<福克斯·龙心>> “是时候,试试幽冥?”
23:01:51 <<罗西亚·拉法姆>> “还是撤吧,到时问问卢……吾神好了”
23:02:04 <<阿加萨·恩沃尔>> “是个好主意”
23:02:05 <<罗西亚·拉法姆>> “幽冥武器万一破坏了它呢”
23:02:10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好险啊”
23:02:17 <<阿加萨·恩沃尔>> “差一点就看不到你了”
23:02:52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很对但是总觉得说法很奇怪啊!”
23:03:08 <<蕾曼兹·嘉兰诺德>> “探索完了,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吧?”
23:03:11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3:03:25 <<莫尔度>> “还得探讨一下接下来我们怎么行动呢”
23:03:26 <<叶米·普拉托>> “回去也好”
23:03:30 <<罗西亚·拉法姆>> “也好”
23:03:37 <<叶米·普拉托>> “而且也该复活sim了”
23:03:41 <<阿加萨·恩沃尔>> “嗯”
23:03:45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靠你了”
23:03:50 <<福克斯·龙心>> “好”
23:03:56 <<阿加萨·恩沃尔>> “等等,大小姐怎么办”
23:04:01 <<阿加萨·恩沃尔>> 拽出来土豆
23:04:06 <<蕾曼兹·嘉兰诺德>> “扛回去?”
23:04:11 <<莫尔度>> 蕾曼兹说
23:04:12 <<罗西亚·拉法姆>> “扛回去吧”
23:04:33 <<罗西亚·拉法姆>> “也不可能在这里教她说那个,而且我也不觉得她会老实说出来”
23:04:35 <<阿加萨·恩沃尔>> “……”
23:04:40 <<叶米·普拉托>> “抱回去 吧”
23:04:45 <<叶米·普拉托>> “萨萨,上”
23:04:49 <<罗西亚·拉法姆>> “萨萨,上”
23:05:05 <<罗西亚·拉法姆>> “土豆你自己拿下来的,被咬我可不管”
23:05:07 <<隐秘力>> @观天知事阿加萨因为:力量,投出了:(5)  = 5  = 5
23:05:13 <<阿加萨·恩沃尔>> “萨萨抱不动”
23:05:18 <<叶米·普拉托>> 鄙夷的目光
23:05:2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扛一波
23:05:29 <<隐秘力>> @枪盾战士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  = 18-1  = 17
23:05:42 <<莫尔度>> 罗西亚不顾踢打的露奎蒂亚,把她扛了起来
23:05:54 <<罗西亚·拉法姆>> “这萨萨,关键时候掉链子”
23:05:54 <<阿加萨·恩沃尔>> “……”
23:06:11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我先试试这样能不能回去,不行你们再找人押运吧”
23:06:14 <<罗西亚·拉法姆>> “卢娜”
23:06:19 <<叶米·普拉托>> “明明,看上去阿加萨比较有力”
23:06:38 <<莫尔度>> 罗西亚消失了,露奎蒂亚从他肩上落了下来
23:06:44 <<阿加萨·恩沃尔>> “……”
23:06:51 <<阿加萨·恩沃尔>> “他是笨蛋吗”
23:06:53 <<叶米·普拉托>> “............”
23:07:07 <<叶米·普拉托>> “我们还是”
23:07:12 <<叶米·普拉托>> “走回去吧”
23:07:18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3:07:21 <<福克斯·龙心>> 。。。
23:07:37 <<莫尔度>> 总之,你们带着露奎蒂亚一起回到了小教堂
23:07:40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我们团队,居然可以活到现在”
23:08:07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很尴尬,不用走路回来真是太好了”
23:08:09 <<莫尔度>> 卢娜和刚才一样,跪坐在讲坛前,用清澈的眼神望着你们
23:08:31 <<阿加萨·恩沃尔>> “哟罗西亚,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23:08:34 <<阿加萨·恩沃尔>> “挺快的”
23:09:18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今天关于莫尔度没什么发现,米度斯的徒弟倒是找回来一个”
23:09:59 <<罗西亚·拉法姆>> “人怎么安置?直接关押在阿加萨的房间里?”
23:10:13 <<福克斯·龙心>> “就这样吧”
23:10:34 <<阿加萨·恩沃尔>> “????”
23:10:40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借我你那个戒指用用,我们今天复活司引牧”
23:10:53 <<阿加萨·恩沃尔>> 从手上摘下
23:11:06 <<阿加萨·恩沃尔>> “给,好久不用了”
23:11:14 <<切希尔·柳哨>> “是呢……”
23:11:34 <<莫尔度>> 切希尔戴上了吸生戒指
23:12:10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东西……哎呀,要是显能者能用该多好”
23:12:3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比起这个,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这位……”
23:12:44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休息半个小时,立刻开始转生仪式”
23:12:46 <<蕾曼兹·嘉兰诺德>> “嗯,黑暗领主的帮凶?”
23:12:50 <<莫尔度>> 蕾曼兹问
23:12:54 <<切希尔·柳哨>> “怎么处置,你们就自由讨论吧”
23:13:01 <<叶米·普拉托>> “问他”指阿加萨
23:13:02 <<阿加萨·恩沃尔>> “不不不,这是被黑暗领主裹挟洗脑的人”
23:13:04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看着她就行了”
23:13:08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两个概念不同”
23:13:18 <<罗西亚·拉法姆>> “大概姑且死不了的,阿加萨”
23:13:18 <<蕾曼兹·嘉兰诺德>> “是这样的吗?”
23:13:35 <<蕾曼兹·嘉兰诺德>> “要是能让她弃恶从善,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23:13:45 <<福克斯·龙心>> “我对她毫无兴趣”
23:13:47 <<阿加萨·恩沃尔>> “说得真好,罗西亚你学着点”
23:14:00 <<罗西亚·拉法姆>> “要是你师傅的库存里有洗涤邪恶酒更好了”
23:14:03 <<罗西亚·拉法姆>> 就
23:14:25 <<蕾曼兹·嘉兰诺德>> “圣洁法术是不能做成卷轴的哟”
23:14:57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的师傅的库存里,只要是能做成卷轴的法术,就肯定有”
23:15:06 <<莫尔度>> 蕾曼兹骄傲地说
23:15:13 <<罗西亚·拉法姆>> “忘了这茬,也是,祭献也很麻烦”
23:15:22 <<切希尔·柳哨>> 新的法术表和今天的一样,二环蛮力术换成次级复原术
23:15:27 <<罗西亚·拉法姆>> “永恒静滞怎么样?”
23:15:38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这样就谈不上弃恶从善了”
23:15:48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没什么作用吧……”
23:16:05 <<蕾曼兹·嘉兰诺德>> “她也不像需要用这种级别的法术来囚禁的大人物”
23:16:12 <<切希尔·柳哨>> 四环记龙言术和转生术
23:16:24 <<莫尔度>> “你们给他戴上手铐堵上嘴,她就无计可施了”
23:16:34 <<罗西亚·拉法姆>> “说得是啊”
23:16:4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找个新土豆给她堵上
23:16:56 <<罗西亚·拉法姆>> “有空再给你换个烤熟的”
23:17:00 <<叶米·普拉托>> “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是绑架吧”
23:17:45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这只是为了不让她捣乱”
23:17:51 <<福克斯·龙心>> “。。。”
23:17:52 <<蕾曼兹·嘉兰诺德>> “也对”
23:18:05 <<蕾曼兹·嘉兰诺德>> “要不先把她放在这小教堂里吧”
23:18:10 <<蕾曼兹·嘉兰诺德>> “量她也跑不了”
23:18:20 <<阿加萨·恩沃尔>> “你就不能对妹子温柔点”
23:18:28 <<罗西亚·拉法姆>> “最好找点骷髅什么的姑且看住她”
23:19:13 <<切希尔·柳哨>> 半小时过了吗(
23:19:23 <<莫尔度>> 骰个1d3吧
23:19:34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 1  = 1
23:19:42 <<莫尔度>> 智力伤害
23:19:44 <<罗西亚·拉法姆>> “用土豆塞很温柔了吧”
23:19:46 <<莫尔度>> 骰2d4
23:19:59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 4)  = 8  = 8
23:20:03 <<切希尔·柳哨>> …………………………
23:20:05 <<切希尔·柳哨>> 喵喵喵?
23:20:05 <<阿加萨·恩沃尔>> “不塞她又能怎么样”
23:20:06 <<阿加萨·恩沃尔>> ……
23:20:11 <<叶米·普拉托>> 心疼
23:20:20 <<罗西亚·拉法姆>> 心疼
23:20:23 <<罗西亚·拉法姆>> 变成了萝德
23:20:27 <<切希尔·柳哨>> 我今天骰运爆表啊
23:20:30 <<莫尔度>> 切希尔的智力降低了
23:20:32 <<切希尔·柳哨>> 很符合我的心情,很好
23:20:49 <<切希尔·柳哨>> 用两个次级复原
23:20:58 <<切希尔·柳哨>> 一个是多少来着
23:20:59 <<罗西亚·拉法姆>> “能在没有手铐的情况下蹭破绳子然后施展任意门逃走”
23:21:01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队长的眼神刚才好像暗了一下”
23:21:03 <<莫尔度>> 1d4
23:21:03 <<阿加萨·恩沃尔>> “是错觉吗”
23:21:08 <<阿加萨·恩沃尔>> “你还不信你自己的神能看住她吗”
23:21:12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1)  = 4  = 4
23:21:19 <<莫尔度>> 恢复了一些
23:21:45 <<切希尔·柳哨>> “呼……可以准备司引牧的转生仪式了”
23:21:50 <<罗西亚·拉法姆>> “哪个神是用来看守囚犯的?”
23:21:56 <<切希尔·柳哨>>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各位”
23:22:30 <<叶米·普拉托>> “终于”
23:22:33 <<罗西亚·拉法姆>> “今晚要上演的是——?”
23:23:19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23:23:54 <<莫尔度>> 于是,你们决定复活司引牧
23:27:00 <<切希尔·柳哨>> save?
23:27:12 <<福克斯·龙心>> save
23:27:32 <<莫尔度>> save吧
23:27:40 <<阿加萨·恩沃尔>> save吧
23:27:42 <<罗西亚·拉法姆>> save

« 上次编辑: 2018-08-08, 周三 22:04:11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1 于: 2016-12-08, 周四 21:23:59 »
战报
劇透 -   :
16:06:10 <<莫尔度>> 上回说到,切希尔通过吸生戒指重新准备了法术
16:06:29 <<莫尔度>> 你们终于决定开始司引牧的复活工作
16:06:42 <<莫尔度>> 现在司引牧的骨灰就摆在你们面前
16:06:53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16:07:03 <<切希尔·柳哨>> “终于,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16:07:08 <<阿加萨·恩沃尔>> “……”默默退后
16:07:13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看你的了”
16:07:22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看你的了”
16:07:41 <<福克斯·龙心>> “队长看你的了”
16:07:52 <<切希尔·柳哨>> “离开我们五天的司引牧即将回来,你们有什么想说的话现在可以准备一下”
16:08:06 <<福克斯·龙心>> “没有”
16:08:17 <<阿加萨·恩沃尔>> “等见到他再说吧”
16:08:37 <<叶米·普拉托>> “唔”
16:08:53 <<叶米·普拉托>>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他会以什么形态复活”
16:09:02 <<切希尔·柳哨>> “那么……风啊!起舞吧!”
16:09:19 <<切希尔·柳哨>> “于德鲁伊之环的注视下,转生仪式马上开始!”
16:09:20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居然是用风复活”
16:09:30 <<莫尔度>> 切希尔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施法材料
16:09:37 <<阿加萨·恩沃尔>> “看队长的了”
16:09:47 <<莫尔度>> 那是一小瓶清澈透明的液体
16:10:01 <<罗西亚·拉法姆>> 紧张刺激地盯着施法过程
16:10:18 <<莫尔度>> 在她的命令下,这些液体和司引牧的骨灰都浮在了空中,渐渐融合
16:10:24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克尔苏加分·夜风!
16:10:24 <<切希尔·柳哨>> 竖起你的耳朵!聆听我的呼唤!
16:10:24 <<切希尔·柳哨>> 睁开你的眼睛!辨识你新的躯体!”
16:10:28 <<叶米·普拉托>> 紧张刺激地望着施法过程
16:10:37 <<切希尔·柳哨>> “我将给予你新的生命,若是有意继续生之旅途,就回应吧!在自然之神的恩泽下,你的灵魂将被唤回此地!”
16:10:38 <<莫尔度>> 然后逐渐构成一个崭新的人形躯体
16:10:45 <<阿加萨·恩沃尔>> “啧”
16:10:54 <<福克斯·龙心>> “好强啊”
16:11:37 <<切希尔·柳哨>> 来掷骰吧
16:11:48 <<司引牧·夜风>> . r1d100
16:11:53 <<莫尔度>> 空格
16:12:00 <<隐秘力>> @拜金主义者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5)  = 75  = 75
16:12:45 <<隐秘力>> @拜金主义者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  = 19  = 19
16:12:52 <<莫尔度>> 新躯体渐渐组成了和人类相似的外观
16:13:10 <<福克斯·龙心>> “哦喔喔”
16:13:12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
16:13:18 <<莫尔度>> 那是一个青年男性的样子
16:13:29 <<叶米·普拉托>> “哦哦哦”
16:13:44 <<莫尔度>> 终于,施法结束了
16:14:04 <<莫尔度>> 拥有了新的躯体的司引牧,赤身裸体地醒了过来
16:14:09 <<罗西亚·拉法姆>> “总觉得长相意外的普通……”
16:14:11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
16:14:18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好久没见!”
16:14:39 <<切希尔·柳哨>> 我把维斯塔尼风格的服饰丢给他
16:14:52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更年轻了”
16:14:53 <<莫尔度>> 当司引牧睁开眼睛的时候
16:14:54 <<切希尔·柳哨>> “感觉如何啊,你真幸运,还是个男的”
16:15:00 <<叶米·普拉托>> 左瞧瞧右瞧瞧
16:15:14 <<莫尔度>> 你们看到了一双闪耀着鲜红色的瞳孔
16:15:17 <<阿加萨·恩沃尔>> “。。。。”
16:15:29 <<切希尔·柳哨>> “哇……”
16:15:32 <<莫尔度>> 注视到司引牧的眼睛的人都过一个意志
16:15:42 <<阿加萨·恩沃尔>> 。。。。
16:15:52 <<隐秘力>> @超变态化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14  = 2+14  = 16
16:16:01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13  = 19+13  = 32
16:16:02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5  = 18+15  = 33
16:16:12 <<隐秘力>> @专业马屁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16  = 3+16  = 19
16:16:16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16:16:26 <<叶米·普拉托>> “看来司引牧变成了奇怪的种族呢”
16:16:28 <<莫尔度>> 罗西亚没能抵抗这个效果
16:16:52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  = 4  = 4
16:17:38 <<莫尔度>> 其他人都抵抗了
16:17:48 <<切希尔·柳哨>> “怪了哈,看起来是个人类,实际上这眼睛……难道……”
16:18:05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眼睛很红,但是果然是一个纯正的人类吧”
16:18:13 <<莫尔度>> 司引牧才注意到自己没穿衣服
16:18:34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先把衣服穿上吧”
16:18:35 <<莫尔度>> 他穿上了维斯塔尼风格的衣服
16:18:41 <<叶米·普拉托>> “暂不认为普通的人类会有红眼睛”
16:19:23 <<福克斯·龙心>> “是时候辨认一下了,队长”
16:19:23 <<切希尔·柳哨>> “大概就是莫尔度出现了,把米度斯打倒了”
16:19:36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16:19:38 <<切希尔·柳哨>> “然后我们连同冰宫一起下落,掉到了莫尔度的领地”
16:20:17 <<切希尔·柳哨>> “至于现在所在的城市……你出去逛一圈就知道了”
16:20:28 <<切希尔·柳哨>> “是个有点诡异的一方”
16:20:32 <<切希尔·柳哨>> 地方
16:20:56 <<叶米·普拉托>> “没有转生成熊地精真是可喜可贺呢”
16:21:04 <<叶米·普拉托>> 跳起来拍司引牧的肩
16:21:09 <<阿加萨·恩沃尔>> “谁给个镜子。。”
16:21:18 <<叶米·普拉托>> 掏出个镜子
16:21:22 <<叶米·普拉托>> 给司引牧
16:21:32 <<司引牧·夜风>> 赶紧接过来
16:21:55 <<莫尔度>> 司引牧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张不认识的面孔
16:22:14 <<莫尔度>> 镜子里是一个陌生的、红瞳的青年男子
16:22:24 <<切希尔·柳哨>> “简单说就是你被米度斯解离成碎末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收集了一些用于转生”
16:23:20 <<司引牧·夜风>> .....(震惊脸)
16:23:39 <<司引牧·夜风>> 久久无语
16:24:13 <<切希尔·柳哨>> “适应一下你新的身体吧!除非你要经历下一次转生,否则这就是新的司引牧了”
16:24:28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看起来不太习惯。。”
16:24:31 <<切希尔·柳哨>> “啊,你要是不满意这个身体,我可以杀了你再来一遍”
16:24:35 <<司引牧·夜风>> 试着舒展一下身体感觉有没有什么不同
16:24:36 <<切希尔·柳哨>> “直到你满意为止哟”
16:24:45 <<司引牧·夜风>> 惊恐脸
16:24:52 <<罗西亚·拉法姆>> “不知道如果再死一次然后死者复活会不会还是这个身体呢”
16:25:07 <<切希尔·柳哨>> “这个我也很在意!我想应该是吧”
16:25:10 <<叶米·普拉托>> 叶米手中的水杯被吓掉了
16:25:10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不会是了”
16:25:14 <<莫尔度>> 司引牧觉得自己的实力似乎降低了,也失去了一些本来已经学会的技术
16:25:30 <<莫尔度>> 【等级掉到了9级,失去了人类的多才多艺和奖励专长】
16:25:38 <<切希尔·柳哨>> “那么来见一下我们新的朋友吧,这位是罗西亚”
16:25:46 <<叶米·普拉托>> “是个变态”
16:25:46 <<切希尔·柳哨>> “那边是蕾曼兹和阿特拉斯”
16:25:52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你认识的”
16:25:56 <<莫尔度>> 但你们似乎觉得司引牧变得更有魅力了一点
16:26:00 <<罗西亚·拉法姆>> “嗨”挥手
16:26:03 <<切希尔·柳哨>> “还有这位卢……嗯您还是自己说吧”
16:26:25 <<罗西亚·拉法姆>> “已经在教堂里了说出来也无所谓吧”
16:26:58 <<阿加萨·恩沃尔>> “其实咱还是看着不太顺,总觉得卧榻之侧他人酣睡的感觉”
16:27:00 <<切希尔·柳哨>> “这个是辛迪,长大了一点,不要在意”
16:27:04 <<卢娜>> “卢娜的名字是叫做卢娜”
16:27:04 <<罗西亚·拉法姆>> 瞧露奎蒂亚
16:27:10 <<莫尔度>> 卢娜说
16:27:21 <<罗西亚·拉法姆>> “真稀奇,我还以为她就算打着滚也会冲进转生现场阻碍施法呢”
16:27:49 <<辛迪>> “嗨我是辛迪!还记得我吗!司引牧你以前还骑过我呢!”
16:28:03 <<莫尔度>> 司引牧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孩
16:28:11 <<罗西亚·拉法姆>> “噫”
16:28:37 <<辛迪>> “辛迪!辛迪!那条龙!”
16:28:57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怎么能这么想大小姐”
16:28:58 <<切希尔·柳哨>> “几天没见已经长成大姑娘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吧”
16:29:02 <<莫尔度>> 而露奎蒂亚被绑在角落里,没有看向你们这边
16:29:06 <<司引牧·夜风>> 震惊脸
16:29:19 <<辛迪>> “哎呀,我只是获得了能暂时变成人的能力”
16:29:31 <<辛迪>> “怎么样,很厉害吧”
16:30:30 <<罗西亚·拉法姆>> “阿加萨想必是记性不太好忘了干掉觉悟者之后遇到了些什么”
16:30:43 <<福克斯·龙心>> “是的,我们都变强了”
16:31:20 <<阿加萨·恩沃尔>> “那对咱们来说也没什么,只是小插曲”
16:31:20 <<叶米·普拉托>> “虽然你变弱了,但是你变帅了啊”
16:31:30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你变弱了,但是你变帅了啊”
16:31:42 <<叶米·普拉托>> 叶米掏出一块在路上烤熟的肉干递给司引牧
16:32:01 <<莫尔度>> 叶米掏出了肉干
16:32:05 <<切希尔·柳哨>> 【稍等我一下,姥爷叫我看电表去,五分钟】
16:32:41 <<罗西亚·拉法姆>>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去翻书了”
16:32:56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那个肉干。。。”
16:33:12 <<罗西亚·拉法姆>> 并没发现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发生的我试图去拿永逐圣典看
16:33:24 <<莫尔度>> 罗西亚翻开了永逐圣典
16:33:25 <<叶米·普拉托>> “我已经把肉干烤熟变成能吃的程度了”
16:33:27 <<叶米·普拉托>> 嚼
16:33:47 <<莫尔度>> 叶米过一个智力检定(业余厨艺)
16:33:53 <<福克斯·龙心>> “我选择不吃”
16:34:06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6  = 5+6  = 11
16:34:36 <<莫尔度>> 叶米烤过的肉干勉强能够入口
16:34:41 <<莫尔度>> 但依旧无比难吃
16:34:57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还是不太对味”
16:35:04 <<司引牧·夜风>> 皱眉头。(叶米你这什么玩意)丢
16:35:11 <<叶米·普拉托>> 很努力的装出好吃的样子
16:35:12 <<切希尔·柳哨>> “嘿,司引牧!”
16:35:15 <<叶米·普拉托>> “你太伤我心了!”
16:35:23 <<切希尔·柳哨>> “再过两天你连这个都吃不上了”
16:35:26 <<切希尔·柳哨>> “别丢啊”
16:35:40 <<阿加萨·恩沃尔>> “没关系,咱总归是有备用粮食的”
16:35:44 <<切希尔·柳哨>> “这整座城市里都没有食物,就那么一点”
16:36:20 <<切希尔·柳哨>> “不过实在没有食物,我可以吃你们,然后把你们转生,所以也不用太紧张”
16:36:29 <<司引牧·夜风>> ......
16:36:36 <<叶米·普拉托>> “意思就是,这里是个死城了”
16:36:38 <<阿加萨·恩沃尔>> “那看你有没有一打六的本事了。。”
16:36:47 <<切希尔·柳哨>> “开玩笑的,福克斯会造粮术”
16:37:15 <<福克斯·龙心>> “没错”
16:37:32 <<蕾曼兹·嘉兰诺德>> “司引牧先生,您好”
16:37:37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这么一来咱真的可以说你还没这干粮大了。。”碎碎念
16:37:42 <<福克斯·龙心>> “我们团队在队长的英明领导下配合默契”
16:37:46 <<莫尔度>> 一名红发的少女走过来打了招呼
16:38:08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是蕾曼兹·嘉兰诺德,这位是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16:38:21 <<蕾曼兹·嘉兰诺德>> “目前是贵队的盟友”
16:38:58 <<莫尔度>> 她身后的盔甲男子微微点了点头
16:39:26 <<蕾曼兹·嘉兰诺德>> “转生术进行得还顺利吗?”
16:40:44 <<阿加萨·恩沃尔>> “。。。”
16:41:23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变这么帅我都不适应了”
16:41:31 <<阿加萨·恩沃尔>> “理论上还是挺顺利的。。”
16:41:44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就好”
16:41:47 <<罗西亚·拉法姆>> 默默翻书
16:41:56 <<切希尔·柳哨>> “感觉把你留在这个交谈也挺危险的……”
16:42:04 <<切希尔·柳哨>> “不如……我们还是再转一次?”
16:43:00 <<切希尔·柳哨>> 【这个,教堂】
16:43:24 <<切希尔·柳哨>> “守门吧?这里现在是我们大本营了”
16:43:37 <<阿加萨·恩沃尔>> “变成拉伊鲁了啊。。”
16:43:42 <<切希尔·柳哨>> “这个白玻璃城就是我们的地盘,教堂是中心的中心!”
16:43:50 <<莫尔度>> 司引牧注意到自己身处于一座典雅的小教堂内部
16:43:54 <<福克斯·龙心>> “可怕”
16:44:58 <<莫尔度>> 教堂里,刚才只是回了一句话的年幼女孩卢娜正在讲坛前静静注视着你们
16:45:23 <<莫尔度>> 而被捆在角落里的露奎蒂亚则扭过了头去
16:46:15 <<叶米·普拉托>> “角落那位,你也认识吧”
16:46:15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们找到了剑,但没找到你的手套啊……所以剑暂时也不能用了”
16:46:49 <<莫尔度>> 司引牧意识到,那个俘虏正是葛莱本家的小姐
16:48:05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看人家司引牧多豁达”
16:48:17 <<露奎蒂亚·葛莱本>> “……也好,复活了的话,就由我来亲手再杀一遍……”
16:48:22 <<莫尔度>> 她碎碎念着
16:48:29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可是加害方”
16:48:32 <<叶米·普拉托>> 叶米试图凑过去一起看书
16:48:34 <<罗西亚·拉法姆>> 头也不抬地说
16:49:08 <<叶米·普拉托>> “所以你第二个任务就是别让她跑了”
16:49:19 <<切希尔·柳哨>> “哇,干了今天那些事的人说我们是加害方了!”
16:49:39 <<莫尔度>> 叶米试图一起看永逐圣典,但是她似乎不会深渊语
16:49:42 <<阿加萨·恩沃尔>> “唉”
16:49:44 <<阿加萨·恩沃尔>> 摇头
16:50:05 <<叶米·普拉托>> “这都是什么字啊....”
16:50:17 <<罗西亚·拉法姆>> “绑架比杀全家弱了几个档次就算是我也还是明白的”
16:50:41 <<叶米·普拉托>> 给自己用一个通晓语言
16:51:03 <<切希尔·柳哨>> “那么我也还有另一件事要做……辛迪,你来帮我,我们再试着说服一次这位小姐。”
16:52:02 <<莫尔度>> 叶米使用了通晓语言
16:52:22 <<莫尔度>> 然后……她就看到了永逐圣典上扭曲的文字和记录
16:52:31 <<莫尔度>> 过一个意志
16:52:48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13  = 11+13  = 24
16:52:50 <<莫尔度>> 罗西亚也给之前补过一个
16:52:58 <<隐秘力>> @超变态化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14  = 19+14  = 33
16:53:31 <<莫尔度>> 而与此同时,司引牧走出了小教堂的大门
16:55:01 <<莫尔度>> 突然,他捂着胸口蹲下了
16:55:21 <<莫尔度>> 身体似乎无比痛苦地痉挛起来
16:55:30 <<切希尔·柳哨>> “咦,司引牧?”
16:55:32 <<切希尔·柳哨>> “你怎么了!”
16:55:35 <<切希尔·柳哨>> 跑过去
16:55:53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情况?”
16:56:14 <<莫尔度>> 你们看到,司引牧的后背上,有什么东西高高隆起
16:56:22 <<莫尔度>> 然后……撑破衣服爆了出来
16:56:25 <<叶米·普拉托>> “嗯?”
16:56:34 <<叶米·普拉托>> 叶米抬起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16:56:39 <<叶米·普拉托>> “喵喵喵???”
16:56:49 <<切希尔·柳哨>> “哈啊?!”
16:56:5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不为所动继续看书
16:56:53 <<阿加萨·恩沃尔>> “……”
16:56:53 <<莫尔度>> 那是一对漆黑的翅膀
16:57:13 <<福克斯·龙心>> “害怕”
16:57:22 <<莫尔度>> 随后,你们看到司引牧全身都开始长出黑色的羽毛来
16:57:32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你什么情况……转生术还能有这个效果??”
16:57:55 <<莫尔度>> 他的嘴部逐渐变尖,形成了一个鸟喙的形状
16:58:06 <<阿加萨·恩沃尔>> “……”
16:58:11 <<莫尔度>>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渡鸦和人的结合体
16:58:13 <<福克斯·龙心>> “。。。”
16:58:24 <<切希尔·柳哨>> “大渡鸦?不不,发现羽毛的时候司引牧还死着呢……”
16:58:30 <<泰勒斯·尤瑟夫卡>> “呼……哈……哈……”
16:58:36 <<叶米·普拉托>> 吓得叶米把黑色羽毛拿了出来
16:58:39 <<泰勒斯·尤瑟夫卡>> “司引牧……?”
16:58:43 <<泰勒斯·尤瑟夫卡>> “那是谁?”
16:58:51 <<切希尔·柳哨>> “??”
16:59:04 <<阿加萨·恩沃尔>> “不会又。。不认人了?”
16:59:12 <<福克斯·龙心>> “0.0”
16:59:13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的名字是泰勒斯”
16:59:14 <<切希尔·柳哨>> “早知道还是应该再杀一次的……”
16:59:16 <<阿加萨·恩沃尔>> 抓紧了智杖
16:59:18 <<泰勒斯·尤瑟夫卡>> “你们是什么人?”
16:59:29 <<福克斯·龙心>> “我们是,队长来解释吧”
16:59:30 <<切希尔·柳哨>> “不不,比起那个,你是什么人啊?”
16:59:45 <<莫尔度>> 这只巨大的乌鸦用血色的眼眸盯着你们
16:59:46 <<切希尔·柳哨>> “我们是旅行者,刚才复活了一位同伴”
16:59:59 <<切希尔·柳哨>> “现在你是怎么跑到他身体里的?”
17:00:18 <<泰勒斯·尤瑟夫卡>> “什么叫鄙人跑到他身体里?”
17:00:30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的身体难道不就是这个吗?”
17:00:36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里不是拜伯里城?”
17:00:42 <<切希尔·柳哨>> “呃!”
17:00:51 <<切希尔·柳哨>> “对!这里是拜伯里城!”
17:00:54 <<切希尔·柳哨>> “你是本地人!”
17:01:08 <<莫尔度>> 乌鸦摇了摇头
17:01:12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并非是本地人”
17:01:21 <<福克斯·龙心>> “那是?”
17:01:39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是旅行来此的维斯塔尼人的信使”
17:02:01 <<阿加萨·恩沃尔>> “。。”
17:02:05 <<切希尔·柳哨>> “喔……那个维斯塔尼营地的羽毛果然是你的吗”
17:02:22 <<阿加萨·恩沃尔>> “信使的话。。那传递的信是什么”
17:02:22 <<叶米·普拉托>> “。。。”
17:02:24 <<切希尔·柳哨>> “你是怎么来到这个教堂门前的?之前站在这里的人去哪儿了?”
17:02:40 <<泰勒斯·尤瑟夫卡>> “呃……”
17:02:48 <<泰勒斯·尤瑟夫卡>> “所以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17:02:53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是在哪?”
17:03:07 <<叶米·普拉托>>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朋友身体里呢”
17:03:08 <<阿加萨·恩沃尔>> “根据礼节来说,是我们先问的问题吧”
17:03:09 <<泰勒斯·尤瑟夫卡>> “车队的人怎么样了?”
17:03:13 <<叶米·普拉托>> “我们可是刚刚复活他”
17:03:21 <<福克斯·龙心>> “0.0”
17:03:26 <<切希尔·柳哨>> “拜伯里城月神神殿的大门口”
17:03:36 <<切希尔·柳哨>> “车队的人看起来都死了”
17:03:46 <<切希尔·柳哨>> “下面请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17:03:54 <<切希尔·柳哨>> “你是怎么来到这个教堂门前的?之前站在这里的人去哪儿了?”
17:03:55 <<泰勒斯·尤瑟夫卡>> “月神神殿……?”
17:04:17 <<泰勒斯·尤瑟夫卡>> “呃,是这样的”
17:04:31 <<泰勒斯·尤瑟夫卡>> “刚才我们还在自己的营地里呢”
17:04:48 <<泰勒斯·尤瑟夫卡>> “突然之间,迷雾开始在城里弥漫”
17:05:05 <<泰勒斯·尤瑟夫卡>> “伴随着迷雾,许多恐怖的怪物朝着我们的车队袭来”
17:05:30 <<泰勒斯·尤瑟夫卡>> “我因为是鸦人,会飞,所以就被派出去求援”
17:05:36 <<切希尔·柳哨>> “营地是拜伯里城的营地?在一座矮塔旁边?”
17:05:44 <<泰勒斯·尤瑟夫卡>> “但突然失去了意识,然后就见到你们了”
17:06:00 <<泰勒斯·尤瑟夫卡>> “是啊”
17:06:09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穿越了”
17:06:19 <<切希尔·柳哨>> “奇怪……你的时间很有问题啊”
17:06:42 <<切希尔·柳哨>> “距离城市出现迷雾应该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而且车队的人,很遗憾,似乎无人幸存”
17:06:52 <<泰勒斯·尤瑟夫卡>> “什么……!”
17:07:21 <<切希尔·柳哨>> “他们的身体干枯,而且挖掉了自己的双眼……”
17:07:31 <<莫尔度>> 泰勒斯听到这个消息,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17:07:44 <<切希尔·柳哨>> “请节哀”
17:08:01 <<切希尔·柳哨>> “不过我们有机会给你的同伴报仇……你能说说那些怪物是什么样的吗?”
17:08:11 <<泰勒斯·尤瑟夫卡>> “挖出了自己的眼睛吗……”
17:08:19 <<福克斯·龙心>> “大概我们也会面对他们”
17:08:24 <<泰勒斯·尤瑟夫卡>> “看来他们并非被潜藏之力玷污而死”
17:08:40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真的是这个样子”
17:08:44 <<泰勒斯·尤瑟夫卡>> “愿你们的征程无惧迷雾”
17:08:57 <<叶米·普拉托>> “潜藏之力?”
17:09:15 <<切希尔·柳哨>> “那些怪物拥有智力吗?是人形吗?”
17:09:41 <<泰勒斯·尤瑟夫卡>> “作为信使,我是不能去看迷雾当中的景象的”
17:10:03 <<泰勒斯·尤瑟夫卡>> “因为我们都知道,看见或许就意味着永眠”
17:10:19 <<切希尔·柳哨>> “难道是因为这个才……”
17:10:32 <<切希尔·柳哨>> “但是他们为什么不闭上眼睛,而是选择挖出眼睛呢?”
17:11:09 <<泰勒斯·尤瑟夫卡>> “双眼只是灵魂与灵界联系的‘象征’罢了”
17:11:24 <<泰勒斯·尤瑟夫卡>> “仅仅遮蔽是无法解决的”
17:12:08 <<切希尔·柳哨>> “真深奥……不过我觉得也不用再问你我们的同伴去哪儿了”
17:12:09 <<泰勒斯·尤瑟夫卡>> “哎,看来鄙人将再度流浪了”
17:12:28 <<泰勒斯·尤瑟夫卡>> “你刚才一直说你的同伴”
17:12:32 <<泰勒斯·尤瑟夫卡>> “到底是什么意思?”
17:12:51 <<阿加萨·恩沃尔>> “愿你的征程无惧迷雾”
17:12:51 <<切希尔·柳哨>> “简单说,我刚才使用转生术复活了一位死亡的伙伴”
17:13:09 <<切希尔·柳哨>> “他睁开眼睛正常地和我们聊天,也有记忆”
17:13:38 <<切希尔·柳哨>> “但在他走出教堂大门的时候,突然背后长出翅膀,然后就说【我是泰勒斯】”
17:13:40 <<福克斯·龙心>> “那个时候还没HANGMAO”
17:13:46 <<泰勒斯·尤瑟夫卡>> “哈?”
17:13:59 <<切希尔·柳哨>> “说真的,要不是他和我们聊了半天,我会以为是我不小心用错骨灰了”
17:14:05 <<莫尔度>> 这时,你们发现鸦人的双眼一阵迷蒙
17:14:13 <<莫尔度>> 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17:14:20 <<司引牧·夜风>> “啊……切希尔”
17:14:27 <<司引牧·夜风>> “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17:14:38 <<司引牧·夜风>> “这……这羽毛是怎么回事?”
17:14:42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哇这个真是有意思的情况”
17:14:42 <<阿加萨·恩沃尔>> “……”
17:15:01 <<切希尔·柳哨>> “其实你刚才突然变成了一个叫泰勒斯的帅哥”
17:15:11 <<司引牧·夜风>> “我刚才走出教堂的时候,看到了那黑色的月亮”
17:15:11 <<福克斯·龙心>> “sim,队长好像喜欢上你的身体了”
17:15:19 <<司引牧·夜风>> “然后突然就失去意识了”
17:15:28 <<司引牧·夜风>> “……你在说什么呢”
17:15:28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就是又被夺舍了”
17:15:33 <<阿加萨·恩沃尔>> “反正也不是”
17:15:36 <<阿加萨·恩沃尔>> “第一次了”
17:15:44 <<阿加萨·恩沃尔>> “大家都习惯了”
17:15:54 <<司引牧·夜风>> “…………”
17:16:13 <<切希尔·柳哨>> “大概是,一点小小的……意外?你这个新身体是一个维斯塔尼人的”
17:16:21 <<切希尔·柳哨>> “而且他看起来偶尔会冒出来?”
17:16:25 <<莫尔度>> 司引牧目瞪口呆的时候,他又重新变回了泰勒斯
17:16:36 <<泰勒斯·尤瑟夫卡>> “原来是这样……”
17:16:43 <<切希尔·柳哨>> “这也太不稳定了……不过我喜欢你们变身时候的表情”
17:16:51 <<泰勒斯·尤瑟夫卡>> “看起来,鄙人已经死了”
17:17:15 <<泰勒斯·尤瑟夫卡>> “不过灵魂却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你们的同伴身上”
17:17:33 <<切希尔·柳哨>> “所以说,你不能走了!”
17:17:59 <<切希尔·柳哨>> “你可以跟我们一起旅行,或者留在这个教堂里和两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起玩”
17:18:07 <<阿加萨·恩沃尔>> “。。。。”
17:18:07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
17:18:11 <<阿加萨·恩沃尔>> “噫这队长”
17:18:23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想去车队的遗址看看”
17:18:35 <<切希尔·柳哨>> “当然你跟我们一起走的话,会有四个可爱的女孩子……嗯说得也是啊”
17:18:38 <<泰勒斯·尤瑟夫卡>> “希望能埋葬我的同伴的遗体”
17:18:40 <<阿加萨·恩沃尔>> “可以,需要我们陪你吗”
17:18:55 <<泰勒斯·尤瑟夫卡>> “想跟来的话,你们就跟来吧”
17:19:03 <<叶米·普拉托>> “还是带下路吧”
17:19:10 <<叶米·普拉托>> “毕竟司引牧和他在一起呢”
17:19:11 <<阿加萨·恩沃尔>> “恩,也有个照应”
17:19:12 <<切希尔·柳哨>> “一个人挖坑也是很辛苦的”
17:19:33 <<福克斯·龙心>> “其实我觉得可以先说说这里原本是什么情况”
17:19:52 <<莫尔度>> 你们和泰勒斯以前朝车队的方向走去
17:20:05 <<泰勒斯·尤瑟夫卡>> “我们的车队也才来这座城市不久……”
17:20:06 <<切希尔·柳哨>> “是呢,你就一边走一边说说,正常的拜伯里城是什么样的吧?”
17:20:28 <<泰勒斯·尤瑟夫卡>> “那个时候,这座恐惧孤岛的天空还是正常的颜色……”
17:20:38 <<泰勒斯·尤瑟夫卡>> “而不是现在这样恶心的红色”
17:21:29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座小城除了有个奇怪的教会,大体上也算正常”
17:21:45 <<福克斯·龙心>> “你们来的时候城里政府有在做什么吗”
17:22:09 <<泰勒斯·尤瑟夫卡>> “一切正常,比某些恐怖的城市要正常太多了”
17:22:24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里的人们睿智而富有涵养”
17:22:46 <<泰勒斯·尤瑟夫卡>> “穿着得体,谈吐优雅”
17:23:05 <<切希尔·柳哨>> “和我们遇上的真是天壤之别啊”
17:23:06 <<福克斯·龙心>> “看来那个时候还没有,或者说你们是第一批受害者”
17:23:25 <<福克斯·龙心>> “甚至,你们不会带来了什么吧?”
17:23:29 <<莫尔度>> 说话间,你们已经来到了车队的遗址附近
17:23:37 <<泰勒斯·尤瑟夫卡>> “我们带来的只有商品罢了——”
17:23:54 <<莫尔度>> 泰勒斯朝着车队成员的遗体走去
17:24:14 <<莫尔度>> 当他经过矮塔附近的时候,却站住了
17:24:20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这是……”
17:24:31 <<阿加萨·恩沃尔>> “嗯?怎么了?”
17:24:57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是大哥的手笔……”
17:25:00 <<福克斯·龙心>> “恩?”
17:25:14 <<莫尔度>> 他看着那枚发出光芒的球体说
17:25:31 <<泰勒斯·尤瑟夫卡>> “我要进去看看这个!”
17:25:44 <<莫尔度>> 说着,他飞了起来,往塔顶飞去
17:25:46 <<阿加萨·恩沃尔>> “???大……大哥?”
17:25:51 <<阿加萨·恩沃尔>> “你慢点啊!”
17:26:19 <<切希尔·柳哨>> “额……”
17:26:34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变成鹰飞上去
17:26:43 <<切希尔·柳哨>> 跟着他
17:26:54 <<莫尔度>> 几分钟后,切希尔和泰勒斯来到了矮塔一层
17:27:10 <<莫尔度>> 泰勒斯迫不及待地将爪子伸进了球体当中
17:27:54 <<莫尔度>> 隔着铁门,你们看到泰勒斯的双眼映出的红光,在球体上映射出眼睛的图案来
17:28:09 <<切希尔·柳哨>> “…………”
17:28:19 <<切希尔·柳哨>> [只有维斯塔尼人能用吗?]
17:28:20 <<莫尔度>> 然后他拿出了爪子————那上面握着一把魔杖
17:28:35 <<泰勒斯·尤瑟夫卡>> “啊哈!果然是这样!”
17:28:49 <<阿加萨·恩沃尔>> “。。。。”目瞪口呆
17:29:02 <<泰勒斯·尤瑟夫卡>> “大哥把我们的货物都藏在了近灵界”
17:29:53 <<泰勒斯·尤瑟夫卡>> “他真是太深谋远虑了”
17:30:05 <<切希尔·柳哨>> [命、命都没了还把货物藏起来…………]
17:30:22 <<切希尔·柳哨>> 鸟眼瞪得很大
17:30:56 <<莫尔度>> 泰勒斯的鸟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17:31:07 <<切希尔·柳哨>> [不过托大哥的福,我们获得了补给品]
17:31:16 <<泰勒斯·尤瑟夫卡>> “既然是这样的话,如果你们非要留我在这里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答应你们哦”
17:31:22 <<福克斯·龙心>> “好强啊”
17:32:08 <<泰勒斯·尤瑟夫卡>> “那个嘛,你们看上去很需要物质的样子”
17:32:35 <<福克斯·龙心>> “是的”
17:32:43 <<切希尔·柳哨>> [当然了,这座城里现在什么都没有!]
17:32:46 <<阿加萨·恩沃尔>> “是的”
17:33:06 <<泰勒斯·尤瑟夫卡>> “这个嘛,鄙人毕竟还是一个维斯塔尼人”
17:33:16 <<泰勒斯·尤瑟夫卡>> “规矩还是要遵守的,你们说对不对”
17:33:20 <<阿加萨·恩沃尔>> “。。行了不用拐弯抹角了”
17:33:55 <<阿加萨·恩沃尔>> “我们也认识你们的族人”
17:34:38 <<泰勒斯·尤瑟夫卡>> “哎呀,你们这不是很懂嘛”
17:34:44 <<切希尔·柳哨>> [但是如果不是我转生你,你现在都没法站在这儿说话,所以!]
17:34:56 <<莫尔度>> 鸟爪从铁门里伸过去,拍着阿加萨的肩膀
17:35:07 <<阿加萨·恩沃尔>> “彼此彼此”
17:35:26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是在阿瓦拉长大的,知道怎么做生意”
17:35:34 <<切希尔·柳哨>> 扑棱翅膀
17:35:51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懂的,当然会给你们优惠了”
17:36:00 <<泰勒斯·尤瑟夫卡>> “放心吧,维斯塔尼人从来童叟无欺”
17:36:06 <<阿加萨·恩沃尔>> “那有劳了”
17:36:13 <<泰勒斯·尤瑟夫卡>> “整个恐惧国度都知道我们的名声!”
17:37:27 <<叶米·普拉托>> “说起来,两个人切换的规律是什么呢”
17:37:37 <<切希尔·柳哨>> “我受不了啦!不能说话急死我了!”
17:37:43 <<切希尔·柳哨>> 噗地变回了人
17:38:08 <<泰勒斯·尤瑟夫卡>> “那么,鄙人就先出去埋葬大家了”
17:38:16 <<切希尔·柳哨>> “泰勒斯,你打算把东西都拿出来,还是就留在这里?我们下一步还不清楚要去哪儿呢”
17:38:27 <<阿加萨·恩沃尔>> “去吧,辛苦了”
17:38:44 <<泰勒斯·尤瑟夫卡>> “要把东西从这近灵界的裂缝当中搬出来可不容易”
17:38:58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一个人也是看不住的”
17:39:52 <<泰勒斯·尤瑟夫卡>> “鄙人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嘛”
17:39:53 <<福克斯·龙心>>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一起想办法解决迷雾吧”
17:39:53 <<切希尔·柳哨>> “要是能把这个球整个搬走就好了……”
17:40:30 <<叶米·普拉托>> “队长 太贪心了”
17:40:41 <<切希尔·柳哨>> “嗯……先去埋葬他们吧”
17:41:08 <<切希尔·柳哨>> “不过这么说来,敌人果然是没有智力的生物吗”
17:41:22 <<切希尔·柳哨>> “原本我还怕货物都被夺走了”
17:41:30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你是第一天才认识我们队长吗”
17:41:30 <<莫尔度>> 于是,你们回到矮塔外,在小树林的旁边给维斯塔尼人们做了几个简易的坟墓
17:41:49 <<福克斯·龙心>> “也有可能是怪物也拿这个球没办法”
17:42:49 <<泰勒斯·尤瑟夫卡>> “诸位接下来打算去哪?”
17:43:32 <<切希尔·柳哨>> “实际上先前这城市被迷雾笼罩,根本出不去”
17:43:39 <<切希尔·柳哨>> “但现在我们想去城外看看”
17:44:09 <<泰勒斯·尤瑟夫卡>> “那可真是个好主意”
17:44:48 <<泰勒斯·尤瑟夫卡>> “被迷雾笼罩……?”泰勒斯抬头望着城市边缘的景象,“现在迷雾不都散……”
17:45:00 <<莫尔度>> 在他看到月亮的时候,他突然又转变了
17:45:08 <<司引牧·夜风>> “啊咧?”
17:45:20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月亮是关键的样子”
17:45:25 <<阿加萨·恩沃尔>> 对叶米
17:45:28 <<切希尔·柳哨>> “简直太有意思了!”
17:45:29 <<叶米·普拉托>> “看来是看到月亮就会变的样子”
17:45:54 <<司引牧·夜风>>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17:45:58 <<莫尔度>> 司引牧一脸无奈
17:45:58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来,你试试巨山破掉这铁链子”
17:46:17 <<叶米·普拉托>> “简单来说”
17:46:24 <<切希尔·柳哨>> “你人格分裂了”
17:46:25 <<叶米·普拉托>> “你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
17:46:36 <<叶米·普拉托>> “看月亮就会换人格的样子”
17:47:09 <<司引牧·夜风>> “人,人格分裂是怎么回事……”
17:47:18 <<司引牧·夜风>> “而且我现在也没有武器啊……”
17:47:29 <<莫尔度>> 司引牧身上的羽毛渐渐消失了
17:47:37 <<莫尔度>> 他开始变回之前的维斯塔尼人模样
17:47:55 <<切希尔·柳哨>> 把骑士那把剑塞他
17:48:09 <<莫尔度>> “哟,真是把好剑”
17:48:17 <<切希尔·柳哨>> “来来来,久违的巨山破”
17:48:36 <<阿加萨·恩沃尔>> “来来来,久违的司引牧动起来”
17:48:55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4  = 1+14  = 15
17:49:00 <<福克斯·龙心>> “sim,动起来”
17:49:03 <<莫尔度>> 司引牧砍歪了
17:49:28 <<福克斯·龙心>> “没事,再来”
17:49:44 <<司引牧·夜风>> “你们还是那么喜欢使唤我啊……”
17:49:46 <<莫尔度>> 司引牧苦笑
17:49:59 <<叶米·普拉托>> “看来司引牧确实生疏了”
17:50:02 <<莫尔度>> 于是,多次尝试之后司引牧破坏了铁链
17:50:07 <<阿加萨·恩沃尔>> “难道使唤咱吗。。”
17:50:08 <<切希尔·柳哨>> “锻炼身体嘛”
17:50:13 <<切希尔·柳哨>> 试图开门
17:50:16 <<阿加萨·恩沃尔>> “咱都提不动”
17:50:21 <<莫尔度>> 你们打开了铁门
17:51:22 <<莫尔度>> 近灵界裂缝就在你们面前
17:52:41 <<切希尔·柳哨>> “来来我们实验一下”
17:53:24 <<司引牧·夜风>> “实验?”
17:53:38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你看着这个裂缝,然后把手伸进去”
17:53:52 <<切希尔·柳哨>> “想象一根魔杖!”
17:53:58 <<福克斯·龙心>> “可以的”
17:54:19 <<莫尔度>> 司引牧把手伸了进去
17:54:25 <<司引牧·夜风>> “想象一根魔杖……”
17:54:31 <<司引牧·夜风>> “嗯……魔杖魔杖……”
17:54:40 <<莫尔度>> 但是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17:54:48 <<切希尔·柳哨>>  “换一个,一把剑?”
17:54:51 <<司引牧·夜风>> “什么事也没有啊?”
17:54:51 <<叶米·普拉托>> “真可惜啊”
17:54:54 <<切希尔·柳哨>> “适合你自己用的剑”
17:55:02 <<切希尔·柳哨>> “要用眼睛盯着球看!”
17:55:14 <<切希尔·柳哨>> “释放你内心深处的力量!”
17:55:19 <<司引牧·夜风>> “剑……我想想,一把巨剑……由最好的铁匠打造的……”
17:55:34 <<莫尔度>> 司引牧瞪大眼睛盯着球体
17:55:41 <<莫尔度>> 但是仍然没有事情发生
17:56:23 <<切希尔·柳哨>> “啊呀,你真没用……”
17:56:24 <<福克斯·龙心>> “0.0”
17:57:01 <<司引牧·夜风>> “对不起……”
17:57:08 <<莫尔度>> 司引牧垂下了脑袋
17:57:17 <<阿加萨·恩沃尔>> “没事。。别这样”
17:57:23 <<切希尔·柳哨>> “看来我们只能先买点东西,然后出城看看了,司引牧就按照先前说的,留在教堂吧”
17:57:36 <<切希尔·柳哨>> “你看到月亮的话,人格就会转换,小心点”
17:57:51 <<阿加萨·恩沃尔>> “要不咱也准备个眼罩什么的?”
17:57:52 <<司引牧·夜风>> “好吧……如果我能派上用场的话……”
17:58:26 <<司引牧·夜风>> “如果阿加萨觉得有必要的话,就准备吧”
17:59:14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我这没有……”
17:59:35 <<切希尔·柳哨>> “巧了,我也没有”
17:59:51 <<切希尔·柳哨>> “司引牧就低着头走吧!”
18:00:10 <<司引牧·夜风>> “知道了,队长”
18:00:14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没办法了”对司引牧摊手
18:00:35 <<福克斯·龙心>> “。。。感觉,如果没有骑士外面不知道会有什么”
18:00:49 <<切希尔·柳哨>> 回教堂
18:01:08 <<罗西亚·拉法姆>> 保持看书姿势(
18:01:11 <<司引牧·夜风>> “如果敌人前来袭击的话,我会拼上性命守护这里的!”
18:01:30 <<莫尔度>> 你们回到了教堂,此时,罗西亚的阅读也告一段落了
18:02:01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可真是……求知若渴啊……”
18:02:14 <<罗西亚·拉法姆>> “诶,都这个点了啊”
18:02:19 <<切希尔·柳哨>> “我们这边世界都颠倒了”
18:02:27 <<罗西亚·拉法姆>> “颠倒?”
18:02:31 <<罗西亚·拉法姆>> “这书,还挺容易入迷的”
18:02:52 <<福克斯·龙心>> “感觉如何”
18:03:16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很有趣,但是想要有所收获恐怕还得再花点时间”
18:03:23 <<罗西亚·拉法姆>> 叹气
18:03:34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永逐圣典,哪怕只是抄本”
18:03:38 <<福克斯·龙心>> “没事,不急,我们现在暂时也没有思路”
18:04:18 <<福克斯·龙心>> “先去城外看看有没有线索”
18:04:25 <<莫尔度>> “接下来就要出城去看看了吧?”
18:04:36 <<莫尔度>> “如果莫尔格瑞的地形变动不是很大的话……”
18:04:42 <<切希尔·柳哨>> “的话?”
18:04:55 <<罗西亚·拉法姆>> “书里讲了很多奇妙的生物,即使是我也没有见识过的那种……要是能实际见到的话就好了”
18:05:11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或许之前曾经存在的城市还有幸存者”
18:05:19 <<莫尔度>> 蕾曼兹说
18:05:28 <<莫尔度>> “我们要找的人或许也还在”
18:05:34 <<莫尔度>> 阿特拉斯补充道
18:05:46 <<罗西亚·拉法姆>> “那敢情好,到时一起带到教堂里来”
18:06:28 <<罗西亚·拉法姆>> “白玻璃的壮大指日可待”
18:06:37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然后就是,我们明天一早就准备出发了”
18:06:44 <<切希尔·柳哨>> “哈哈哈哈,说得好啊”
18:06:58 <<莫尔度>> 阿特拉斯轻轻抚摸着额头上的邪灵语的“罪”字
18:07:06 <<切希尔·柳哨>> “那我们也明早出发吧!”
18:07:0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或许我们要暂时分道扬镳一段时间”
18:07:23 <<阿加萨·恩沃尔>> “分道扬镳这个词不好”
18:07:28 <<罗西亚·拉法姆>> “诶,变分头行动了吗”
18:07:30 <<切希尔·柳哨>> “但是我们有相同的目的”
18:07:36 <<切希尔·柳哨>> “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18:07:53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嗯,希望是这样”
18:08:19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莫尔格瑞这么大,分头行动也一定有效率一些”
18:08:31 <<罗西亚·拉法姆>> “嘛……愿雾散之日,殊途同归”
18:08:42 <<罗西亚·拉法姆>> 向阿特拉斯伸出手
18:08:58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愿诸位的征途无惧迷雾”
18:09:17 <<切希尔·柳哨>> “你们也一样!”
18:09:17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不过,告别还是留到明天一早吧”
18:09:33 <<阿特拉斯·帕拉多克斯>> “我们还要在这里一起度过一个晚上呢,虽然这里没有晚上”
18:10:29 <<罗西亚·拉法姆>> “待会儿还要研究那本东西,做噩梦早上起不来错过告别可就惨了”笑道
18:10:57 <<切希尔·柳哨>> “要是时间还够,或许我还能再抄一两个法术!”
18:11:03 <<蕾曼兹·嘉兰诺德>> “哈哈,研究禁断的学识也要适度哦”
18:11:18 <<蕾曼兹·嘉兰诺德>> “可千万别变得像我师父一样的怪脾气!”
18:11:25 <<莫尔度>> 蕾曼兹笑着说
18:12:29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一说,我倒更希望哪天能上门拜访她了”
18:13:02 <<切希尔·柳哨>> “那可要先回主物质位面……”
18:13:17 <<阿加萨·恩沃尔>> “早晚都能回去”
18:13:17 <<福克斯·龙心>> “。。。”
18:13:23 <<阿加萨·恩沃尔>> “难道对象你不想回?”
18:13:25 <<叶米·普拉托>> “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去啊。。”
18:13:27 <<阿加萨·恩沃尔>> 队长
18:13:28 <<蕾曼兹·嘉兰诺德>> “嗯,早晚都能回去的”
18:13:41 <<切希尔·柳哨>> 飞踹阿加萨
18:13:52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们大家一定能一个不少的,安全回到我们的家里!”
18:13:56 <<莫尔度>> 阿加萨被踹了
18:14:31 <<切希尔·柳哨>> “在充满希望的晚上之前,我还想试图说服一个人呢,孤零零的真是可怜啊”
18:14:42 <<切希尔·柳哨>> “虽然大概意义不大吧”
18:14:53 <<切希尔·柳哨>> 我把写好的纸条塞给辛迪
18:15:01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18:15:07 <<辛迪>> “主人啊,为什么是由我来说呢”
18:15:25 <<切希尔·柳哨>> “因为她不眼熟你”
18:15:31 <<切希尔·柳哨>> “你的优势比较大”
18:15:38 <<罗西亚·拉法姆>> “噗”
18:15:41 <<切希尔·柳哨>> 【内心:因为你交涉比我高】
18:16:30 <<罗西亚·拉法姆>> “能化敌为友的话是最好……”
18:16:47 <<切希尔·柳哨>> “来吧辛迪,全靠你了!”
18:16:51 <<辛迪>> “咳咳”
18:16:53 <<切希尔·柳哨>> 我是用龙言术
18:16:54 <<罗西亚·拉法姆>> “那我们要躲在一边旁观么?”
18:16:55 <<切希尔·柳哨>> 使用
18:16:58 <<莫尔度>> 辛迪来到露奎蒂亚旁边
18:17:06 <<切希尔·柳哨>> 交涉唬骗威吓+10
18:17:22 <<切希尔·柳哨>> “不,麻烦你们一起协助”
18:17:43 <<辛迪>> “就结而论,我们被黑暗领主莫尔度欺骗了。我们是他剧本里的演员、棋盘上的棋子,他控制着我们进行一切行动。在他的安排下,我们与你们家为敌。那时候,我们原本不想杀死科林先生,对于有智慧的生物,我们愿意交流,不管是先交流再战斗,还是俘虏后相互理解。但莫尔度在那时给福克斯的镰刀施加了法术,让它发挥出了平时根本不具有的威力,这才害死了科林先生,对于这件事我们也非常遗憾。”
18:17:43 <<辛迪>> “不知道你是愿意杀死几个棋子,还是愿意杀死事件背后的黑幕?”
18:17:43 <<辛迪>> “或许你想把双方都杀死吧!但你也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对此我的建议是,和我们暂时联手,消灭莫尔度吧!你一个人虽然势单力薄,但加上我们,这就有可能了。而消灭黑幕之后,我们的暂时联盟解除,你也可以继续尝试杀死我们。”
18:17:43 <<辛迪>> “至于莫尔度做这一切的目的,你甚至都想象不到……他是一个极端仇视不死生物的人,他想要利用一个危险的预言,消除世界上全部的不死生物。从这方面来说,你可是相当危险的。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变成人类,这样就不会受到莫尔度的控制,可以全力消灭他了。”
18:17:53 <<莫尔度>> 其他人可以说话协助
18:18:05 <<莫尔度>> 唬骗和交涉均可
18:18:27 <<罗西亚·拉法姆>> 我凄惨的症状,容我脑洞一下(
18:19:03 <<福克斯·龙心>> “不瞒你说那把无辜的镰刀被路边的野兽弄断了。。。”
18:19:53 <<莫尔度>> 她的阵营是中立
18:20:00 <<莫尔度>> 不是守序,对罗西亚没有减值
18:20:20 <<罗西亚·拉法姆>> 是不拘小节不是半变异人啊(
18:20:59 <<叶米·普拉托>> “正是因为我们认识到我们被骗了,我们才尽力避免再次犯错,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不愿意杀你的原因”
18:21:02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你同意合作,事后我们帮你复活你的家人也不是不可以……由你来施法的话,你的家人也会愿意复活的吧?米度斯似乎失去了她的领地,你的哥哥和他们的所为我们都可以既往不咎——在事成之后”
18:21:14 <<隐秘力>> @超变态化罗西亚因为:唬骗?,投出了:(5)+6  = 5+6  = 11
18:21:23 <<叶米·普拉托>> “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来对抗那个酿成悲剧的罪魁祸首”
18:21:24 <<切希尔·柳哨>> 竟然是唬骗不是交涉
18:21:25 <<莫尔度>> 协助成功
18:21:53 <<切希尔·柳哨>> 给叶米一个瞬时力量
18:22:01 <<切希尔·柳哨>> 再+4
18:22:03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推锅给莫尔度本身就是唬骗吧!而且我也没有真想复活科林(
18:22:15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交涉,投出了:(3)+20  = 3+20  = 23
18:22:28 <<隐秘力>> @专业马屁福克斯因为:虎皮an,投出了:(16)+10  = 16+10  = 26
18:23:25 <<莫尔度>> 都协助成功了
18:24:12 <<切希尔·柳哨>> “露奎蒂亚,借助我们的力量是你复仇的最好机会,只有我们有找寻莫尔度的方法!”
18:24:18 <<切希尔·柳哨>> “就是那个黑色的手镯!”
18:24:24 <<切希尔·柳哨>> 指阿加萨的手腕
18:24:58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交涉,投出了:(18)+8  = 18+8  = 26
18:25:05 <<切希尔·柳哨>> “那个手镯因为被他戴上了,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能用,错过这个机会,世界上再也没人能找到神出鬼没的莫尔度了!”
18:25:12 <<切希尔·柳哨>> 给自己和辛迪都瞬时力量
18:25:26 <<莫尔度>> 辛迪没点唬骗
18:25:35 <<切希尔·柳哨>> 给她交涉吧
18:25:41 <<切希尔·柳哨>> 唬骗的部分我来(
18:25:46 <<莫尔度>> 你来吧
18:25:52 <<莫尔度>> 唬骗有+4协助加值
18:25:55 <<莫尔度>> -20减值
18:26:09 <<隐秘力>> @金瞳冰心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20  = 19+20  = 39
18:27:53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露奎蒂亚的龙言暗示豁免,投出了:(3)+6  = 3+6  = 9
18:27:58 <<莫尔度>> 失败了
18:28:10 <<切希尔·柳哨>> 辛迪扔骰了吗?
18:28:13 <<切希尔·柳哨>> 她的交涉
18:28:16 <<莫尔度>> 扔了
18:28:18 <<莫尔度>> 上面
18:28:24 <<莫尔度>> 露奎蒂亚沉默了一下
18:28:24 <<切希尔·柳哨>> 竟然扔了吗
18:28:37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们?”
18:28:57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们难道不该马上杀了我?”
18:29:24 <<切希尔·柳哨>> “杀死罪不至死的人并非正义,也绝不算善良”
18:29:55 <<切希尔·柳哨>> “你单纯为了家人复仇的样子让我感到羡慕……至少你还知道你的仇人是谁”
18:30:13 <<露奎蒂亚·葛莱本>> “正义……善良吗……”
18:30:30 <<隐秘力>> @万世创伤莫尔度因为:察言观色,投出了:(7)+10  = 7+10  = 17
18:31:13 <<露奎蒂亚·葛莱本>> “就算我相信你们,我也不会和你们合作的”
18:31:33 <<切希尔·柳哨>> “不和我们合作,你要怎么找到莫尔度?难道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18:31:40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相信了还不肯合作啊!”
18:31:43 <<露奎蒂亚·葛莱本>> “而且仅仅以我的力量,也绝对不能对打败了我的师父的黑暗领主有什么影响……”
18:32:25 <<露奎蒂亚·葛莱本>> “如果那个黑暗领主要杀我,我也只能闭目等死了吧”
18:32:32 <<罗西亚·拉法姆>> “正因为你一个人不行,仅凭我们也不行,所以我们才需要联合”
18:32:49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察言观色,投出了:(16)+8  = 16+8  = 24
18:32:50 <<切希尔·柳哨>> “没错,联合起来我们就有一战之力”
18:33:39 <<露奎蒂亚·葛莱本>> “呵呵,就凭你们几个也能威胁黑暗领主吗?”
18:33:58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承认,我现在确实不能对你们造成威胁”
18:34:08 <<切希尔·柳哨>> “我们当然不行,但我们身后有位大人物”
18:34:11 <<叶米·普拉托>> “她说的好像并不完全是她的真实想法”偷偷小声和切希尔说
18:34:17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但想要让我和你们一起冒险,那绝对不可能”
18:34:20 <<罗西亚·拉法姆>> “没错,即使是现在这几个也不行”
18:34:20 <<福克斯·龙心>> “居然小看我们队长”
18:34:25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盟友”
18:34:43 <<罗西亚·拉法姆>> “一个人是弱小的,所以两个人拉起手;两个人是艰辛的,于是一群人聚成圈”
18:35:30 <<罗西亚·拉法姆>> “直到聚集起所有的人,那力量终能斩断一切的阻碍”
18:35:35 <<切希尔·柳哨>> “而且莫尔度的行为影响的不只是不死生物……所以有位神不怎么高兴呢”
18:35:48 <<切希尔·柳哨>> “得到了神的协助,”
18:35:51 <<福克斯·龙心>> “啧”
18:35:56 <<切希尔·柳哨>> “我们怎么会输呢?”
18:35:59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是绝对不可能做你们的同伴的!要是我做了这种事,就好像……就好像……”
18:36:33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怎么能和你们一起行动呢?光是看到你们的脸,我就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了!”
18:36:43 <<切希尔·柳哨>> “就好像背叛了你的哥哥吗?”
18:36:46 <<露奎蒂亚·葛莱本>> “就算你们说的都是对的……我又怎么能接受呢?”
18:36:54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我也说了,作为条件,你可以要求事成之后复活你的家人”
18:37:22 <<罗西亚·拉法姆>> “这样你能接受了吗?当作一场交易的话”
18:38:00 <<露奎蒂亚·葛莱本>> “…………就算是这样,你们要我做什么?”
18:38:19 <<切希尔·柳哨>> “我们并没有什么具体的事需要你做”
18:38:32 <<福克斯·龙心>> “没,只是,化解个误会”
18:39:03 <<切希尔·柳哨>> “只是要你停止冒险行为,保存实力面对真正敌人”
18:39:06 <<露奎蒂亚·葛莱本>> “那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18:39:25 <<罗西亚·拉法姆>> “仅仅是邀请你成为这份聚集中的力量的一环,在它需要被运用之前,但终有一日会派上用场”
18:39:48 <<露奎蒂亚·葛莱本>>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不与你们为敌就行了吗?”
18:39:57 <<露奎蒂亚·葛莱本>> “暂,时,的”
18:40:08 <<罗西亚·拉法姆>> “目前的话,这么理解也没问题”
18:40:14 <<罗西亚·拉法姆>> “就当为了你的家人”
18:40:39 <<切希尔·柳哨>> “对了,这个戒指要还给你”
18:41:00 <<切希尔·柳哨>> 科林的戒指给她装口袋里
18:41:03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的戒指”
18:41:10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哥哥的戒指……”
18:41:16 <<切希尔·柳哨>> 她的上次就还回去了
18:41:45 <<露奎蒂亚·葛莱本>> “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收买我的话,就会错意了”
18:42:06 <<露奎蒂亚·葛莱本>> “我总有一天还是要杀了你们的!”
18:42:15 <<福克斯·龙心>> “没,不瞒你说,在我们强大的队长面前,你没有这个机会”
18:42:26 <<罗西亚·拉法姆>> “噗”
18:42:40 <<切希尔·柳哨>> “科林先生恐怕不希望你冒险,而是想让你平安地活下去”
18:43:27 <<切希尔·柳哨>> “所以,想做人的话,可以来找我哟”
18:43:32 <<露奎蒂亚·葛莱本>> “无所谓……反正我暂时也没法对你们产生危害了……”
18:44:46 <<罗西亚·拉法姆>> “怕死并不可耻哦,何况你只是个女孩”试图一边笑着说一边回房读书
18:44:54 <<露奎蒂亚·葛莱本>> “…………”
18:45:07 <<切希尔·柳哨>> “我们上次说,这座城被迷雾笼罩很危险”
18:45:34 <<切希尔·柳哨>> “现在迷雾基本消散了”
18:45:45 <<切希尔·柳哨>> “你在这座城里估计很安全”
18:46:35 <<露奎蒂亚·葛莱本>> “……只要我待在这里就好了吗?”
18:47:09 <<切希尔·柳哨>> “继续探索外围还是有点太危险了……”
18:47:44 <<切希尔·柳哨>> “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18:47:59 <<切希尔·柳哨>> “你可以跟留守部队聊聊天”
18:48:25 <<露奎蒂亚·葛莱本>> “那你们接下来是打算去找莫尔度吗?”
18:48:46 <<福克斯·龙心>> “没错”
18:48:49 <<切希尔·柳哨>> “当然了”
18:49:00 <<罗西亚·拉法姆>> “那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试图一边翻书一边讲
18:49:26 <<切希尔·柳哨>> “竟敢利用我,我非得让他付出代价!”
18:50:17 <<切希尔·柳哨>> 松绑
18:50:36 <<莫尔度>> 切希尔解下了露奎蒂亚的绳子
18:51:21 <<莫尔度>> 她坐在原地,别过了头去
18:51:26 <<切希尔·柳哨>> “城外的雾有没有散开呢……我们明天就要去看看了”
18:51:39 <<切希尔·柳哨>> “今晚暂且,好好休息吧!”
18:51:48 <<露奎蒂亚·葛莱本>> “嗯……”
18:51:55 <<叶米·普拉托>> “这几天 确实有点累了”
18:52:41 <<罗西亚·拉法姆>> “下次也对队长的尸体想想办法吧,本来应该是可以交流的,那时应该是污染的影响”
18:53:03 <<切希尔·柳哨>> 给大小姐分配个房间
18:53:14 <<莫尔度>> 露奎蒂亚坐在教堂的角落里,悄悄地感受着口袋里科林的戒指的触感
18:53:15 <<切希尔·柳哨>> “是污染吗?真可怕……”
18:53:22 <<莫尔度>> 终于再次掉下眼泪来
18:53:54 <<莫尔度>> 你们听着她努力压低的哭声,似乎觉得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18:54:00 <<罗西亚·拉法姆>> “实际上,你们出门之前,叶米凑过来看过书之后似乎就有点不对劲”
18:54:13 <<罗西亚·拉法姆>>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什么事都没有”
18:54:35 <<切希尔·柳哨>> “因为你这人就比较污染吧……”
18:55:56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你们混邪”
18:55:57 <<罗西亚·拉法姆>> “那真是别的意义上的得天独厚”笑着说
18:56:30 <<莫尔度>> 终于解决拜伯里的诸多事务的你们
18:56:38 <<莫尔度>> 将在黑色月轮的照耀下
18:56:47 <<莫尔度>> 踏入地狱的深处
18:56:49 <<莫尔度>> Save
18:56:55 <<罗西亚·拉法姆>> save
18:57:03 <<莫尔度>> 序章,绽放之月,完
18:59:53 <<莫尔度>> 叶子
18:59:58 <<莫尔度>> 把你的堕落点投了
19:00:00 <<叶米·普拉托>> 呜呜呜
19:00:06 <<隐秘力>> @希望卧底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  = 2  = 2

« 上次编辑: 2017-06-12, 周一 01:34:41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2 于: 2016-12-08, 周四 21:30:08 »
Loot
劇透 -   :
维斯塔尼服饰x5
大小姐一只
刑具若干
食物若干
教会服饰x3

xp
劇透 -   :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4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3 于: 2016-12-08, 周四 21:39:55 »
Loot
劇透 -   :
维斯塔尼服饰x5
大小姐一只
刑具若干
食物若干
教会服饰x3
我对这部分loot很有意见,搞得我们像是变态一样!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4 于: 2016-12-08, 周四 21:56:17 »
Loot
劇透 -   :
维斯塔尼服饰x5
大小姐一只
刑具若干
食物若干
教会服饰x3
我对这部分loot很有意见,搞得我们像是变态一样!
难道不是实话吗 :em020

离线 水落清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4
  • 苹果币: 0
  • 彳亍行者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5 于: 2016-12-09, 周五 11:41:01 »
Loot
劇透 -   :
维斯塔尼服饰x5
大小姐一只
刑具若干
食物若干
教会服饰x3
我对这部分loot很有意见,搞得我们像是变态一样!

难道不是吗…… :em005

离线 看门的兽人

  • Peasant
  • 帖子数: 7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6 于: 2016-12-18, 周日 21:29:30 »
序章看完留念,然后论坛比起贴吧发帖感觉麻烦不少啊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7 于: 2016-12-19, 周一 16:43:14 »
 :em001

离线 七次布道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5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8 于: 2017-10-31, 周二 00:30:08 »
序章看完留念+1
结果到最后也不知道福克斯疯狂夸人的状态是什么情况,被好奇心杀死一千遍_(:з」∠)_
以及司引牧明明出场超少却感觉很萌呢,迷……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4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9 于: 2017-11-05, 周日 17:51:58 »
序章看完留念+1
结果到最后也不知道福克斯疯狂夸人的状态是什么情况,被好奇心杀死一千遍_(:з」∠)_
以及司引牧明明出场超少却感觉很萌呢,迷……
第一个问题你看了堕落症状现在应该知道了(
因为司引牧是守仁(确信)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10 于: 2018-07-18, 周三 01:43:59 »
序章既结,撒血染残花应景
因石板谜题引出的关于“人”的探讨在此回得以深入一些。我虽不喜罗西亚平时略显浮夸的言行,但确信他总能率先提出比较独到的见解,不论是在人食禁果之外独辟蹊径的自由论,还是移去石板邻接物的逆向思路等等,在忽悠大小姐时更是搬出了经典的王道统一战线论——燃么?有吧。另外这一回通过NPC的言辞似乎能窥得其背后人,不知是触到了相通处抑或如何(
记得老早就提过的传说中的碎成渣的老好人SIM终于在序章完结前领到了戏份,不过还是被同住一副肉体的室友大黑鸟猛抢风头,看看月亮就能即刻双向切换真是比狼人方便到不知哪去的设计。对财迷切占良心商人(?)便宜的企图未能得逞我感到一丝愉悦
顺便,刑具,无力反抗的大小姐…谁说我兴奋了?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完】
« 回帖 #12 于: 2018-07-24, 周二 23:57:41 »
居然是这样攻略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