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守门人  (阅读 2700 次)

副标题: “那么,为了月光。”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战报
劇透 -   :
20:16:31 <莫尔度> 上回说到
20:16:31 <莫尔度> 你们冲入拜伯里镇长府,在二楼击退了一名制裁者和一名“守护神”组织的队长
20:16:31 <莫尔度> 并利用找到的眼眸宝石逼退了迷雾巨人
20:16:31 <莫尔度> 但相对应的,阿特拉斯也陷入了昏迷
20:17:39 <莫尔度> 为了决定下一步的决策,你们决定先返回临时据点
20:17:39 <莫尔度> 但回到临时据点……你们却发现,包围着城里的西北方的迷雾全都消失了
20:18:04 <莫尔度> 可以开始行动了
20:19:05 <罗西亚·拉法姆> “呃,意外收获?”
20:19:28 <福克斯·龙心> “总之,现在,也只能进门了”
20:19:51 <切希尔·柳哨> “休息!休息一下!”
20:20:02 <罗西亚·拉法姆> “很有道理,总之明天再说”
20:20:17 <福克斯·龙心> “嗯”
20:20:25 <阿加萨·恩沃尔> “说得很对”
20:20:28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把你的法术书借给我,教我几个法术”
20:20:31 <阿加萨·恩沃尔> “休息是革命的本钱”
20:20:44 <莫尔度> 蕾曼兹来到服装店深处,一阵光芒闪过,阿特拉斯躺在了一个柜台上
20:20:51 <福克斯·龙心> “可怕,阿加莎哪天也教教我吧”
20:20:56 <阿加萨·恩沃尔> “又教啊,这么弄咱早晚没饭吃”翻包中
20:21:08 <切希尔·柳哨> “跟着我你还怕没饭吃?”
20:21:09 <罗西亚·拉法姆> “呃,他就这样放在柜台上?”
20:21:25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要用法术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效果在影响他”
20:21:41 <阿加萨·恩沃尔> “咱们这两天难道吃饭了?”问号脸
20:21:42 <蕾曼兹·嘉兰诺德> “唉,真是不顺”
20:22:24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那个,能先借个遗体防腐给这位新晋尸体吗,我似乎想起了她的一些新用处”
20:22:26 <切希尔·柳哨> “在那之前,麻烦先卖给我们几张卷轴吧,我们要为明天做准备”
20:22:35 <切希尔·柳哨> “你想用尸体做什么啊!”
20:22:42 <蕾曼兹·嘉兰诺德> “嗯,说说你们都需要些什么吧”
20:22:42 <福克斯·龙心> “普通的把叶米复活吧”
20:22:59 <莫尔度> 蕾曼兹给队长的尸体施展了遗体防腐
20:23:08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你打算用这具尸体做什么吗?”
20:23:12 <罗西亚·拉法姆> “不,尸体只是暂时的,我并没打算对尸体做什么,嗯”
20:23:30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是说‘用’!不是‘对’!”
20:23:32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你后半句话加的有点多余?大概是错觉吧”
20:23:54 <切希尔·柳哨> “别在意,蕾曼兹,我们就这样”
20:23:58 <罗西亚·拉法姆> “呃,考虑到她的身份,复活什么的,跟与其阵营相同的人什么的,总之是活了之后才有的用处”
20:24:15 <福克斯·龙心> “害怕”
20:24:21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你们这群混邪”
20:24:26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复活的名额她还得排在后面,总之先把叶米弄活了再说吧”
20:24:42 <切希尔·柳哨> “我需要英灵附体、次元跨步和卡鲁古尔墓窖寒雾的卷轴……以及死者复活”
20:25:07 <莫尔度> 蕾曼兹在她的卷轴匣里摸索了一会
20:25:15 <莫尔度> 然后把这四张卷轴摆在了你们面前
20:25:26 <切希尔·柳哨> “叶米原来跟我说过,有什么意外不要转生她……只能为她多花点钱了”
20:25:50 <罗西亚·拉法姆> “就这么讨厌侏儒以外的种族吗……”
20:25:54 <切希尔·柳哨> “转生术会改变容貌……她不想让小云认不出她吧。”
20:25:54 <切希尔·柳哨> 付钱给蕾曼兹
20:25:55 <蕾曼兹·嘉兰诺德> “卡鲁古尔墓窖寒雾这个法术很稀有……在其他地方还不一定能找到卷轴呢”
20:26:13 <蕾曼兹·嘉兰诺德> “现在不用给我付钱啦,这把权杖不是我还正在用吗?”
20:26:32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是租金”
20:26:51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租吧!”
20:26:53 <蕾曼兹·嘉兰诺德> “不是说好了价钱的嘛”
20:27:01 <切希尔·柳哨> “你这样计算……之后不会忘记欠多少钱吧,零零碎碎的,算了,你随意啦”
20:27:29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能用这张死者复活吗?能用交给你了”
20:27:34 <阿加萨·恩沃尔> “这队长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20:28:00 <切希尔·柳哨> 跳起来拍一下阿加萨肩膀
20:28:09 <罗西亚·拉法姆> “纳尼,难道是被迷雾巨人做了什么”
20:28:44 <莫尔度> 蕾曼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
20:28:52 <福克斯·龙心> “没问题”
20:28:52 <莫尔度> 里面装着鲜红而粘稠的液体
20:29:04 <莫尔度> 她将液体喝了下去
20:29:16 <莫尔度> “到这边来这么久了,也没吃上一顿正经饭”
20:29:29 <福克斯·龙心> “现在就复活叶米吗”
20:29:35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这就是你的正经饭吗!”
20:29:40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一点也不意外”
20:29:42 <阿加萨·恩沃尔> “确实是这样子的,不过你就这么吃了?”
20:29:48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有吃的吗”
20:29:51 <罗西亚·拉法姆> “现在吧”
20:29:54 <福克斯·龙心> “虽然叶米复活起来会多吃一顿饭”
20:29:57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喝这个就行了,你们也想喝吗?”
20:29:58 <福克斯·龙心> 复活叶米
20:30:00 <罗西亚·拉法姆> “新鲜的瑞卡鼠要不要?”
20:30:06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
20:30:15 <切希尔·柳哨> “血瓶配烤耗子,听起来不错”
20:30:18 <阿加萨·恩沃尔> “陈年的口粮要不要?”
20:30:19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是提纯的蛇血”
20:30:31 <罗西亚·拉法姆> “竟然是蛇”
20:30:35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以为一定是……”
20:30:41 <阿加萨·恩沃尔> “竟然是蛇”
20:30:48 <蕾曼兹·嘉兰诺德> “想什么呢,蛇养殖起来比较方便”
20:31:17 <罗西亚·拉法姆> “陈年的口粮,居然还没吃完吗”
20:31:51 <阿加萨·恩沃尔> “都成磨牙棒了,纯属纪念品”
20:31:17 <莫尔度> 福克斯拿出卷轴,把卷轴内部包含的一颗钻石放在了叶米的胸口
20:31:27 <莫尔度> 然后开始念念有词
20:31:28 <切希尔·柳哨> “我怎么听说很多想养蛇致富的人都失败了”
20:31:44 <罗西亚·拉法姆> “可能是都被放血了”
20:32:02 <蕾曼兹·嘉兰诺德> “因为我只能摄取这个作为饮食,迫不得已嘛”
20:32:09 <阿加萨·恩沃尔> “那蛇肉和蛇皮得攒多少”
20:32:26 <阿加萨·恩沃尔> “那还真是……辛苦,好多好吃的都吃不了”
20:32:26 <罗西亚·拉法姆> “还真是奇特,虽然一点都不意外”
20:32:41 <莫尔度> 随着福克斯的咒语声,空中开始凝聚点点星光
20:32:53 <莫尔度> 钻石逐渐亮了起来
20:33:02 <莫尔度> 光芒开始流入叶米体内
20:33:03 <罗西亚·拉法姆> “磨牙棒,泡一下酸应该还能入口吧”
20:33:23 <莫尔度> 随后,钻石裂开了
20:33:56 <莫尔度> 叶米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然后开始咳嗽起来
20:34:00 <莫尔度> 她复活了
20:34:01 <罗西亚·拉法姆> “似乎完成了”
20:34:06 <切希尔·柳哨> “叶米!”
20:34:08 <叶米·普拉托> “咳.....”
20:34:17 <罗西亚·拉法姆> “欢迎归队”
20:34:22 <切希尔·柳哨> “感觉如何?还是新鲜的侏儒哟”
20:34:49 <莫尔度> 你们似乎感觉到,在叶米的周身,萦绕着淡淡的黑色影子
20:34:50 <叶米·普拉托> “万分感谢没有用转生术...”叶米用虚弱的声音回答道
20:34:59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那影子是什么?”
20:35:08 <蕾曼兹·嘉兰诺德> “复活没有出差错吧?”
20:35:12 <罗西亚·拉法姆> “咦”
20:35:15 <阿加萨·恩沃尔> “你看到了么……”
20:35:22 <叶米·普拉托> “...算是一种恩赐吧”
20:35:23 <罗西亚·拉法姆> “似乎出现了以前没见过的东西”
20:35:28 <叶米·普拉托> “复仇的资本啊”
20:35:34 <切希尔·柳哨> “难道叶米!变成邪恶人物了吗!”
20:35:35 <福克斯·龙心> “想来以我的技术是不会有差错的”
20:35:39 <阿加萨·恩沃尔> “资本?”
20:35:41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快点看看他!”
20:35:50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迷雾骑士君已经被打散了啊”
20:36:34 <叶米·普拉托> “这是信仰莎尔所获得的恩赐啊”
20:36:35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除了脑子不太清醒以外就没什么问题了”
20:36:45 <罗西亚·拉法姆> “诶?”
20:36:48 <蕾曼兹·嘉兰诺德> “莎尔?”
20:36:59 <叶米·普拉托> “呐,我们的敌人是月神的手下吧”
20:36:59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0:37:10 <切希尔·柳哨> “所以?”
20:37:16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不是挺清醒的么”
20:37:24 <阿加萨·恩沃尔> 目视福克斯
20:37:40 <切希尔·柳哨> “等一下,首先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敌人是月神的手下的,捡到‘月之眼’的时候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20:38:01 <叶米·普拉托> “月神和莎尔关系可不太好的呦~”
20:38:05 <切希尔·柳哨> 露出沉思的表情
20:38:15 <叶米·普拉托> “莎尔告诉我的呀”
20:38:19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根据是谁的手下就判定敌对阵营的话……”
20:38:27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0:38:28 <叶米·普拉托> “她给予我打击月神的能力”
20:38:28 <罗西亚·拉法姆> “那恐怕你得打两个神”
20:38:34 <叶米·普拉托> “我信仰她”
20:38:41 <叶米·普拉托> “很简单的逻辑”
20:38:55 <蕾曼兹·嘉兰诺德> “但你们捡到的铁牌上不是写着‘守护神’的字样吗?”
20:39:06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或者说是盖丁天族?”
20:39:18 <切希尔·柳哨> “真不能小看叶米……半天不见,成为神使了”
20:39:53 <罗西亚·拉法姆> “不,那只是普通的牧师那样的东西吧”
20:39:56 <叶米·普拉托> “守护神?”疑惑地看向队友
20:40:07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很强”
20:40:22 <福克斯·龙心> “这件事还有什么我们不清楚的背景吗”
20:40:59 <罗西亚·拉法姆> “总觉得,就算明天我们被通知必须打上天堂山也一点都不奇怪了”
20:41:00 <阿加萨·恩沃尔> 一脸茫然中
20:41:16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你们可就变成邪恶的魔头了”
20:41:30 <切希尔·柳哨> “嗯……先不说盖丁天族的事”
20:41:37 <莫尔度> 蕾曼兹一边喝着血一边说
20:41:43 <叶米·普拉托> “安啦安啦”
20:41:48 <阿加萨·恩沃尔> “咱刚才没听到‘山’字吓了咱一大跳”
20:41:58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啊……月神牧师的挂饰为什么是月之眼呢”
20:42:14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加个山字就无所畏惧了吗,这阿加萨,狼子野心”
20:42:31 <切希尔·柳哨> “我们这一路已经遇到五种不同的眼了”
20:42:43 <蕾曼兹·嘉兰诺德> “有这么多吗?”
20:42:47 <罗西亚·拉法姆> “大概是,那样比较能看到终极的智慧”
20:42:48 <福克斯·龙心> “居然有那么多”
20:42:59 <罗西亚·拉法姆> “说到底也只是挂饰而已,你看到的又不是眼球骑士”
20:43:28 <切希尔·柳哨> “大概啊!你这个信徒当的迷迷糊糊的”
20:43:31 <阿加萨·恩沃尔> “噫,说不定下一个见到的就是了”
20:43:45 <叶米·普拉托> “嗯?”
20:43:51 <切希尔·柳哨> “我觉得那些眼眼一点都不像见到智慧的样子”
20:43:52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信仰月神?”
20:44:05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我对教堂那一套又不熟悉”
20:44:25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什么样才是见到了智慧的样子呢?”
20:44:38 <切希尔·柳哨> “至少也得会说人话吧”
20:44:43 <福克斯·龙心> “总觉得你们在打哑谜,这背后一定有阴谋”
20:44:47 <蕾曼兹·嘉兰诺德> “说的也是”
20:44:58 <罗西亚·拉法姆> “哟,你好啊,声称打击阿丝赫达的莎尔的信徒”
20:45:02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似乎最擅长这一套”
20:45:30 <福克斯·龙心> “阿加莎和罗西亚的感情发展的很快啊”
20:45:39 <阿加萨·恩沃尔> “?????”
20:45:40 <罗西亚·拉法姆> “哦哟,可不能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可是一直都身陷葛莱本村的啊”
20:45:57 <切希尔·柳哨> “好了,让信徒们去聊天吧,我们要开始研究法术了,阿加萨,撤!”
20:46:02 <叶米·普拉托> “你们阿丝赫达的信徒真团结啊”
20:46:04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咱可不能这么说,叶米和你都无口,那咱不只能找队长和罗西亚了”
20:46:27 <福克斯·龙心> “不是很懂你们话痨”
20:46:27 <罗西亚·拉法姆> “话头明明就是你挑起的吧切希尔!”
20:46:48 <莫尔度> 切希尔拉起了阿加萨,开始了研究法术卷轴
20:47:25 <罗西亚·拉法姆> “噫,用奇怪的话题支开旁人然后擅自就开始二人世界”
20:48:00 <罗西亚·拉法姆> “这队长,表面上看只是花痴,实际上大概……”
20:48:03 <福克斯·龙心> “可怕”
20:48:06 <叶米·普拉托> “噫,他们进展这么快么”
20:48:16 <福克斯·龙心> “这一定是阴谋”
20:48:50 <罗西亚·拉法姆> “难道说,他们要研究的是魔绳术”
20:49:07 <罗西亚·拉法姆> “就像隔壁那对一样”
20:49:19 <蕾曼兹·嘉兰诺德> “说什么呢!”
20:49:31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和阿特拉斯只是战友关系!”
20:49:53 <福克斯·龙心> “算了,不想说话,还是睡觉吧”
20:50:04 <罗西亚·拉法姆> “也就是说你也认为用魔绳术本来不止是战友关系吗!”
20:50:29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我只是对你的潜台词发表一下异议!”
20:51:16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世上也有些知道却不要触发比较明智的选择呢~”
20:51:28 <福克斯·龙心> 我选择去睡觉
20:51:45 <莫尔度> 于是,几个小时过去了
20:51:57 <莫尔度> 切希尔和阿加萨完成了法术的学习
20:52:39 <莫尔度> 你们决定?
20:52:46 <切希尔·柳哨> “啊——总算结束了”
20:52:53 <罗西亚·拉法姆> 起床
20:53:13 <阿加萨·恩沃尔> “困……”
20:53:16 <切希尔·柳哨> “夜晚才刚要开始啊,罗西亚~”
20:53:26 <福克斯·龙心> ……
20:53:31 <叶米·普拉托> ……
20:53:35 <罗西亚·拉法姆> “…………………………”
20:53:39 <莫尔度> 切希尔精神矍铄地说
20:53:50 <罗西亚·拉法姆> “你们加油,我回去睡”
20:53:50 <叶米·普拉托> “你可以去守夜了”拍罗西亚
20:53:54 <切希尔·柳哨> 拿出睡袋
20:53:59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不小心变成了一个超大的白炽球”
20:54:10 <阿加萨·恩沃尔> “…………”
20:54:22 <阿加萨·恩沃尔> “咱总觉得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20:54:27 <阿加萨·恩沃尔> “算了睡觉了”
20:54:32 <切希尔·柳哨> “回去睡就对了嘛,才八个小时,完全不够睡啦”
20:54:36 <切希尔·柳哨> 钻进睡袋
20:54:45 <罗西亚·拉法姆> “年轻人,要节制啊”
20:54:51 <罗西亚·拉法姆> 意味深地拍阿加萨肩膀
20:54:58 <阿加萨·恩沃尔> “你就比咱大两岁吧!”
20:55:02 <叶米·普拉托> 睡觉
20:55:04 <阿加萨·恩沃尔> “虽然面相老了点”
20:55:07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也是年长”
20:55:14 <切希尔·柳哨> “别聊天了!”
20:55:25 <切希尔·柳哨> 睡觉
20:55:30 <叶米·普拉托> 偷偷在罗西亚的睡袋里放五个小石子x
20:55:35 <罗西亚·拉法姆> 回笼(
20:55:43 <罗西亚·拉法姆> “???”
20:55:47 <莫尔度> 看着仍然毫无变化的天空,你们饿着肚子进入了梦乡
20:56:28 <莫尔度> 在睡觉的时候,叶米和福克斯开始做起了噩梦
20:56:50 <叶米·普拉托> “呜.........”
20:56:54 <莫尔度> 他们梦见在迷雾中,不可名状的,挥舞着触手的怪物朝着他们袭来
20:57:00 <莫尔度> 两人都骰一个d10
20:57:07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进行检定:1d10=5
20:57:17 <隐秘力> 福克斯进行检定:1d10=10
20:59:28 <莫尔度> 你们醒了
20:59:42 <莫尔度> 叶米和福克斯浑身大汗地从梦中醒来
20:59:46 <罗西亚·拉法姆> “睡,睡得头疼”
20:59:57 <叶米·普拉托> 看了看周围
21:00:00 <叶米·普拉托> “呼......”
21:00:04 <阿加萨·恩沃尔> “年纪大了身体就是不好”
21:00:05 <福克斯·龙心> “……”
21:00:12 <切希尔·柳哨> “谁叫你睡这么长时间,哈哈哈哈”
21:00:22 <切希尔·柳哨> 幸灾乐祸
21:00:33 <罗西亚·拉法姆> “不,回笼的时候床的感觉和之前不一样!”
21:00:43 <希拉·斯塔夏> “大家早上好……”
21:00:45 <罗西亚·拉法姆> “一定是因为这个”
21:00:47 <莫尔度> 希拉揉着眼睛说
21:00:57 <切希尔·柳哨> “因为希拉?”
21:01:13 <阿加萨·恩沃尔> “噫”
21:01:26 <福克斯·龙心> “对了阿加莎,切希尔看起来真是精神啊,不愧是我们的队长,真是精力充沛”
21:01:55 <叶米·普拉托> “噫”
21:01:56 <罗西亚·拉法姆> “不,虽然你和阿加萨很熟练但是我是不会那样做的!姑且”
21:02:00 <切希尔·柳哨> “我和你们这些睡一觉起来又是头痛又是冒汗的人可不一样!”
21:02:02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说这么一长串句子真的是少见”
21:02:11 <莫尔度> 希拉吓得缩回了异域庇护所
21:02:15 <切希尔·柳哨> “我是经历严酷的野外生存训练的!”
21:02:20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第一个短句和后面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21:02:22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希拉你去检查一下我的床铺是不是有些什么不对”
21:02:39 <希拉·斯塔夏> “好像……好像有几颗石头在里面”
21:02:44 <罗西亚·拉法姆> “有因果吧,不可描述的那种”
21:02:53 <福克斯·龙心> “说来,阿加莎也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你说是吧,队长”
21:02:58 <阿加萨·恩沃尔> “当然咱是赞同队长很精神的”
21:02:59 <罗西亚·拉法姆> “……”
21:03:00 <阿加萨·恩沃尔> “???”
21:03:13 <叶米·普拉托> “← ←”
21:03:22 <切希尔·柳哨> “如果他能把复活叶米的钱负担了,我就认同这一点”
21:03:24 <罗西亚·拉法姆> 我试图进庇护所
21:03:30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拿出我的阅读物体手套
21:03:37 <罗西亚·拉法姆> 检查石头的所属人
21:03:41 <莫尔度> 罗西亚戴上了一双手套
21:03:47 <切希尔·柳哨> “啊对了,省了这么多天粮食,你们都不饿吗?差不多该吃饭了吧!”
21:03:56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准备个五饼二鱼先”
21:04:10 <福克斯·龙心> “不得不说还是罗西亚最细心”
21:04:29 <切希尔·柳哨> “给新认识的朋友们展现一下你令人惊奇的法术吧!”
21:04:30 <罗西亚·拉法姆> “五饼二鱼?一般来说,不是造粮术吗”
21:05:13 <叶米·普拉托> “这个法术可比造粮术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21:05:23 <切希尔·柳哨> “那需要三环,整整三环啊”
21:05:29 <切希尔·柳哨> “而五饼二鱼术只需区区的一环”
21:05:29 <阿加萨·恩沃尔> “但是首先……咱得有点吃的吧。。”
21:05:44 <切希尔·柳哨> “干粮!”
21:05:48 <莫尔度> 罗西亚发现石头是叶米的
21:05:51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阿加莎,这可不是一般的法师能够办到的”
21:05:51 <罗西亚·拉法姆> “磨牙棒”
21:06:01 <阿加萨·恩沃尔> “真要吃啊!”
21:06:06 <阿加萨·恩沃尔> “那是咱的收藏品了!”
21:06:26 <阿加萨·恩沃尔> “真的没什么别的能吃的了么”
21:06:36 <切希尔·柳哨> “不是你那些陈年旧粮,是船长给我们的”
21:06:39 <罗西亚·拉法姆> “叶米,我可没听说莎尔有用五颗石头进行咒杀之类的法术啊”
21:06:45 <阿加萨·恩沃尔> “哦哦哦”
21:06:56 <叶米·普拉托> 面无表情的看着罗西亚
21:07:00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还分年代”
21:07:09 <阿加萨·恩沃尔> 阿加萨使用了五饼二鱼
21:07:12 <福克斯·龙心> “罗西亚,可不敢这么说,叶米是一个害羞傲娇的女孩子,你懂得她的意思的”
21:07:23 <叶米·普拉托> 然后躲进了旁边的影子中
21:07:53 <罗西亚·拉法姆> “纳,纳尼?”
21:08:03 <罗西亚·拉法姆> “但是叶米这不是,一点都没脸红吗”
21:07:30 <莫尔度> 阿加萨拿出船长给你们的馅饼
21:07:38 <阿加萨·恩沃尔> “那个大副叫啥来着?巴巴拉杨?”
21:07:42 <阿加萨·恩沃尔> “反正做的菜还是不错的”
21:07:43 <切希尔·柳哨> “吃馅饼咯!”
21:07:45 <莫尔度> 施展法术之后,两个馅饼顿时变成了10个
21:08:23 <阿加萨·恩沃尔> “尽管吃尽管吃”
21:08:24 <罗西亚·拉法姆> “哦哦,这居然是,粮食复制术”
21:08:25 <莫尔度> 叶米躲到了衣架后面
21:08:27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客气不要客气”
21:08:28 <切希尔·柳哨> “这些人一点都不不着急吃饭……我不客气了!”
21:08:32 <切希尔·柳哨> 拿馅饼吃
21:08:37 <罗西亚·拉法姆> “难怪会留下磨牙棒,为了留下复制的本体吗”
21:08:43 <福克斯·龙心> “那说明她是一个出色的影子技师,你完全没有办法从她脸上看出她的想法”
21:08:49 <叶米·普拉托> 想了想
21:08:58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愧是福克斯”
21:09:02 <叶米·普拉托> 出去拿个馅饼再躲起来
21:09:05 <阿加萨·恩沃尔> “今天的福克斯似乎话很多的样子”一边吃馅饼一边说
21:09:06 <罗西亚·拉法姆> 拿馅饼啃
21:09:12 <切希尔·柳哨> “那不是很好吗”
21:09:23 <阿加萨·恩沃尔> “转变的太快不太习惯”
21:09:35 <福克斯·龙心> “还是我们的队长善解人意”
21:09:46 <切希尔·柳哨> “那就慢慢习惯嘛,第一次总会不适应的”
21:09:50 <罗西亚·拉法姆> “总觉得见过金眼珠之后很多人都发生了改变”
21:09:52 <罗西亚·拉法姆> “……”
21:09:57 <罗西亚·拉法姆> “算了,当我没说”
21:09:58 <阿加萨·恩沃尔> “……”
21:10:05 <叶米·普拉托> 叶米差点被噎到
21:10:19 <莫尔度> 你们纷纷讶然地看着福克斯
21:10:31 <福克斯·龙心> “我们的队长说的真有道理,罗西亚你一定很高兴能够加入我们团队吧”
21:10:39 <叶米·普拉托> “我才死了半天”
21:10:43 <阿加萨·恩沃尔> “他难道没加入吗?”
21:10:48 <叶米·普拉托> “你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21:10:49 <福克斯·龙心> “当然罗西亚你也是一个有丰富知识强劲实力的人”
21:10:50 <阿加萨·恩沃尔> 一脸懵逼
21:10:52 <罗西亚·拉法姆> “十,十分荣幸”(擦汗
21:11:03 <叶米·普拉托> 叶米感觉面前这群人好可怕
21:11:19 <阿加萨·恩沃尔> “咱,咱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21:11:20 <切希尔·柳哨> 小声“阿加萨,今天福克斯确实有点怪啊”
21:11:32 <阿加萨·恩沃尔> 小声“咱刚才不就是这么说的么”
21:11:42 <切希尔·柳哨> “不,不是话多话少的问题”
21:11:52 <切希尔·柳哨> “你不觉得他每句话都在夸别人吗?”
21:11:57 <莫尔度> 切希尔和阿加萨开始说起悄悄话来
21:11:58 <阿加萨·恩沃尔> “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21:12:06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今天我们就这样野营过去吗”
21:12:12 <切希尔·柳哨> “莫非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体了?”
21:12:1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找一找蕾曼兹她们
21:12:21 <叶米·普拉托> 叶米又偷偷拿了个馅饼
21:12:30 <莫尔度> 一段时间之后,你们吃完了饭
21:12:34 <阿加萨·恩沃尔> “被附体了揍我们倒还有可能,夸咱到底是什么附体”
21:12:51 <莫尔度> 罗西亚看见蕾曼兹正跪坐在阿特拉斯旁边,刻画着法阵
21:12:55 <切希尔·柳哨>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揍自己人啊!”
21:13:0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进行一个辨识法术看看她在做什么
21:13:14 <莫尔度> 过一个
21:13:17 <阿加萨·恩沃尔> “那些都是意外,咳咳,意外”
21:13:20 <隐秘力> 身体掏空罗西亚进行检定:1d20+10=(2)+10=12
21:13:27 <莫尔度> 你不知道
21:13:35 <隐秘力> 天命难违阿加萨进行检定:1d20+21=(8)+21=29
21:13:52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那厢正忙的样子”
21:13:57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啊,你觉得我和叶米谁比较高?”
21:14:34 <阿加萨·恩沃尔> “好像是个预言系的样子”对罗西亚说
21:14:40 <罗西亚·拉法姆> “那取决于你和她谁会变巨术或者变形术,吧”
21:14:46 <罗西亚·拉法姆> “预言系?”
21:14:48 <阿加萨·恩沃尔> “大概是用来调查魔法效果”
21:15:30 <罗西亚·拉法姆> “那看来还要不少时间”
21:15:46 <叶米·普拉托> “那我们现在该干嘛”
21:15:47 <莫尔度> 福克斯陷入了沉默
21:15:55 <罗西亚·拉法姆> “不去迷雾散掉的地方转转吗?”
21:16:04 <叶米·普拉托> “迷雾散了?”
21:16:25 <罗西亚·拉法姆> “是啊,被队长强劲的吸力”
21:16:13 <切希尔·柳哨> “当然去了!蕾曼兹一起去吗?”
21:16:30 <莫尔度> 蕾曼兹抬起了头,回答说
21:16:54 <蕾曼兹·嘉兰诺德> “我得在这里守着阿特拉斯,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21:16:14 <叶米·普拉托> “迷雾散了我们为什么不出城……”
21:16:34 <罗西亚·拉法姆> “呃,因为只是城里的散了”
21:17:16 <切希尔·柳哨> “我们得去找到迷雾巨人,把蕾曼兹的战友抢回来”
21:16:16 <福克斯·龙心> “这个问题问得好,当然是队长高了”
21:16:30 <切希尔·柳哨> “好延迟啊!”
21:16:44 <罗西亚·拉法姆> “这福克斯,突然就迟钝了”
21:16:56 <福克斯·龙心> “我只是忽然想起来我以前的同伴,想起来他们篮球打的真好啊”
21:17:18 <蕾曼兹·嘉兰诺德> “西北方的调查就拜托你们了”
21:17:31 <叶米·普拉托> 默默地走到了切希尔身后比了比身高x
21:17:37 <福克斯·龙心> “没有问题的,我们的队伍是最强的”
21:17:37 <罗西亚·拉法姆> “也好,正好顺便也保护了异域庇护所”
21:17:40 <阿加萨·恩沃尔> “没问题”
21:17:50 <罗西亚·拉法姆> “最强吗!真的吗!”
21:17:56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你今天绝对不太好啊……”
21:18:05 <切希尔·柳哨> “得了说谎病?”
21:18:07 <阿加萨·恩沃尔> “这城里应该没别的队伍了吧”
21:18:08 <莫尔度> 似乎是叶米要稍微高一点
21:18:14 <阿加萨·恩沃尔> “那说咱最强也没啥问题”
21:18:25 <福克斯·龙心> “我说了什么谎话吗?”
21:18:28 <罗西亚·拉法姆> “迷雾散之前倒是能这么说”
21:19:04 <切希尔·柳哨> “哎,算了”
21:19:07 <罗西亚·拉法姆> “不知道那边隐藏着什么……之前撤退的守护神小队说不定还在”
21:19:11 <切希尔·柳哨> “我们先去迷雾那边看看吧”
21:19:12 <莫尔度> 蕾曼兹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剔透的红宝石
21:19:16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先给自己上个日常惰性护甲
21:19:38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先给自己上个日常伪造生命
21:19:40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个送给你们,我还是要助你们一臂之力的!”
21:19:42 <隐秘力> 天命难违阿加萨进行检定:1d10+10=(8)+10=18
21:19:55 <切希尔·柳哨> 接过来
21:19:59 <切希尔·柳哨> “这是什么?”
21:20:21 <罗西亚·拉法姆> +9ac
21:20:23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这是一种特制的一次性魔法制品”
21:20:47 <阿加萨·恩沃尔> 再来个灵甲术
21:20:49 <叶米·普拉托> 叶米给自己上了个法师护甲助助兴
21:20:49 <蕾曼兹·嘉兰诺德> “可以防止对携带者的身体进行变形的效果”
21:20:51 <阿加萨·恩沃尔> “一次性?”
21:20:55 <福克斯·龙心> 给叶米上一个关照术
21:21:00 <阿加萨·恩沃尔> “诶,只有携带者啊……”
21:21:03 <蕾曼兹·嘉兰诺德> “不过,只能抵消一次就是了”
21:21:10 <切希尔·柳哨> “啊?那我的变身就不能用了”
21:21:13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我是用不上了”
21:21:20 <蕾曼兹·嘉兰诺德> “当然是敌意的变形啦”
21:21:33 <蕾曼兹·嘉兰诺德> “还包括解离啊,石化啊,什么的”
21:21:43 <切希尔·柳哨> “还可以这样针对敌意?真不错啊”
21:21:49 <切希尔·柳哨> “说到解离啊……”
21:21:57 <阿加萨·恩沃尔> “不要说解离了……”
21:22:00 <切希尔·柳哨> “阿加萨你拿着吧”
21:22:20 <罗西亚·拉法姆> “防解离好啊,不过为什么是阿加萨”
21:22:23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21:22:36 <切希尔·柳哨> “因为之前做过一个他被解离得只剩一只左手的梦”
21:22:56 <切希尔·柳哨> “虽然都是过去的事了”
21:23:05 <叶米·普拉托> “是啊”
21:23:09 <叶米·普拉托> “过去了”
21:23:09 <福克斯·龙心> “那个时候也亏的是阿加莎,换做其他人就变成灰了”
21:23:22 <切希尔·柳哨> “别说了福克斯……”
21:23:25 <阿加萨·恩沃尔> “……”
21:23:41 <切希尔·柳哨> “要不是为了节约粮食,也早该把司引牧转生的”
21:23:43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居然是你们做了同一个梦吗”
21:23:45 <阿加萨·恩沃尔> “说不定现在咱也是灰呢,唉算了不说了……”
21:23:52 <叶米·普拉托> “今天福克斯确实有点怪啊”小声
21:23:54 <切希尔·柳哨> “因为我告诉他们了”
21:23:57 <福克斯·龙心> “其实我不记得我梦见了什么”
21:24:08 <罗西亚·拉法姆> “好吧”
21:24:15 <切希尔·柳哨> “好了,我们快一点行动起来吧”
21:24:27 <福克斯·龙心> “还是队长有行动力”
21:24:28 <切希尔·柳哨> “宝贵的时间应该用于抄书而不是聊天”
21:24:36 <叶米·普拉托> “gogogo”
21:24:41 <罗西亚·拉法姆> “抄书吗!”
21:25:17 <切希尔·柳哨> “蕾曼兹,照顾好阿特拉斯和希拉啊,我们这次如果遇到那个巨人,绝对不会让它逃掉的”
21:25:17 <叶米·普拉托> “学习使我快乐”
21:25:27 <蕾曼兹·嘉兰诺德> “嗯,这边就交给我吧”
21:25:31 <蕾曼兹·嘉兰诺德> “祝你们好运哦”
21:25:38 <切希尔·柳哨> 给自己上一个原始本能
21:25:42 <阿加萨·恩沃尔> “谢谢了”
21:25:46 <罗西亚·拉法姆> “还有那壶骨灰和队长的尸体吧”
21:26:00 <蕾曼兹·嘉兰诺德> “要照顾的东西还是真是多啊……”
21:26:08 <莫尔度> 蕾曼兹苦笑了一下
21:26:19 <罗西亚·拉法姆> “丢了还是会很麻烦的,虽然那俩现在主要是希拉的活儿”
21:26:50 <蕾曼兹·嘉兰诺德> “那么,我等你们平安归来哦”
21:26:50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出发(
21:27:04 <莫尔度> 你们走出了服装店
21:27:23 <莫尔度> 再次来到了血色的天空与漆黑的月亮的照耀下
21:27:55 <莫尔度> 拜伯里的街道就和你们第一次见到一样寂静无声
21:28:53 <切希尔·柳哨> “你们觉得我们是先去教会,还是花园?”
21:28:53 <莫尔度> 你们经过之前来到的集市区,那里仍然躺着满地的觉悟者尸体
21:29:01 <莫尔度> 没有腐烂的表现
21:29:09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教会吧……个人意见”
21:29:17 <福克斯·龙心> “如此在意队友们的意见,真是个好队长”
21:29:26 <叶米·普拉托> “教会和花园是哪里我都不知道”
21:29:28 <切希尔·柳哨> “是呢,我就是这么好啊”
21:29:30 <叶米·普拉托> “你们定吧”
21:29:36 <罗西亚·拉法姆> “真稀奇,我还以为你一定会选花园”
21:29:39 <切希尔·柳哨> “叶米你……有死那么长时间吗”
21:29:45 <罗西亚·拉法姆> “明明那么不舍得走”
21:29:49 <福克斯·龙心> “普通的走门吧”
21:29:54 <切希尔·柳哨> “因为教会那里也有让我很舍不得的东西呢”
21:29:56 <罗西亚·拉法姆> “大概是失忆了什么的吧”
21:30:04 <叶米·普拉托> “不”
21:30:11 <叶米·普拉托> “我死之前并不知道叫教会吧”
21:30:12 <切希尔·柳哨> “我这几天总是惦记着那几具守门尸体的铠甲”
21:30:20 <罗西亚·拉法姆> “……”
21:30:22 <罗西亚·拉法姆> 目瞪口大
21:30:22 <阿加萨·恩沃尔> “……”
21:30:30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现在这样比较像队长”
21:30:38 <罗西亚·拉法姆> “这很切希尔”
21:30:43 <切希尔·柳哨> “我是多么节约啊”
21:30:51 <叶米·普拉托> “你们为什么要做出惊讶的表情”
21:30:54 <叶米·普拉托> 茫然
21:31:09 <切希尔·柳哨> 去教会
21:31:10 <福克斯·龙心> “总之,让我们在队长的正确领导下前进吧”
21:31:34 <莫尔度> 很快的,你们来到了拜伯里西边,那条上百级的阶梯前
21:31:36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不愧是我的战友”
21:31:54 <莫尔度> 雾气散去的现在,你们已经能清晰地看到远处的景象
21:32:07 <莫尔度> 那是令你们倒吸一口凉气的图景
21:32:25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1:32:35 <叶米·普拉托> “嘶....”
21:32:41 <莫尔度> 在那座尖顶穹顶的建筑物上方,缠绕着一个巨大的、扭曲的灰色人形
21:33:18 <莫尔度> 人形几乎有30米高,周身垂下散发雾气的模糊触手,缠绕着建筑物
21:33:23 <罗西亚·拉法姆> “……………………”
21:33:32 <阿加萨·恩沃尔> “………………”
21:33:35 <罗西亚·拉法姆> “切希尔!上!就是它!干掉它!”
21:33:46 <叶米·普拉托> “.....这,这玩意是啥啊”
21:33:53 <福克斯·龙心> “果决如罗西亚”
21:33:55 <切希尔·柳哨> “啊、是、是啊”
21:34:12 <切希尔·柳哨>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让我做一下心理准备……?”
21:34:15 <切希尔·柳哨> “和身体准备”
21:34:20 <切希尔·柳哨> 变成白龙
21:34:25 <莫尔度> 这个人形距离你们很远
21:34:3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判断一下距离
21:34:45 <莫尔度> 你们只是在这边大略地望到
21:34:56 <莫尔度> 大约有一千米吧
21:35:00 <罗西亚·拉法姆> “来,大家都做一下战前准备,我们待会就任意门突袭它!”
21:35:12 <福克斯·龙心> 给自己上个神眷
21:35:35 <福克斯·龙心> 和魔法武器吧
21:35:48 <切希尔·柳哨> “你们忘了这家伙打了也没什么伤害吗”
21:36:19 <莫尔度> “是啊是啊,那个骑士和法师苦战了很久的样子哦!”
21:36:23 <莫尔度> 辛迪插嘴说
21:36:41 <切希尔·柳哨> “所以这个时候还是要靠我啊!”
21:36:48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队长”
21:36:52 <切希尔·柳哨> “拯救阿特拉斯的会是我切希尔·柳哨!”
21:36:54 <阿加萨·恩沃尔> “不愧是队长”
21:37:05 <叶米·普拉托> “不愧是队长”
21:37:08 <叶米·普拉托> 鼓掌
21:37:12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队长”
21:37:16 <罗西亚·拉法姆> 鼓掌
21:37:26 <莫尔度> “不愧是主人”
21:37:26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我们就在后方援护队长单挑巨人吧”
21:37:29 <莫尔度> 辛迪拍着龙爪
21:37:33 <罗西亚·拉法姆> 超态变化为金龙
21:37:40 <阿加萨·恩沃尔> “……”
21:37:44 <罗西亚·拉法姆> 11hd版本的
21:37:50 <莫尔度> 罗西亚变成了金龙
21:38:02 <阿加萨·恩沃尔> “……”
21:38:15 <阿加萨·恩沃尔> “这么一对比咱仨是不是有点没存在感了”
21:38:34 <切希尔·柳哨> “你们得帮我封锁它的退路,别像昨天似的跑了”
21:38:37 <莫尔度> 你们沿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阶梯拾级而上
21:39:26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可以节省一个飞行术,有谁要上座吗”
21:39:27 <莫尔度> 走了好一会
21:39:56 <福克斯·龙心> “当然是我们的法师阿加莎了”
21:40:11 <阿加萨·恩沃尔> “咱上去之后干啥啊!”
21:40:52 <罗西亚·拉法姆> “因为主攻是切希尔,所以平时待命,必要的时候迅捷爆发然后救人什么的?”
21:41:11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不要傻傻地走上去比较明智”
21:41:51 <福克斯·龙心> “突然跳他脸上揍他,阿加莎把它圈起来”
21:42:13 <叶米·普拉托> 爬上罗西亚的上面
21:42:27 <莫尔度> 叶米坐到了金龙上
21:43:06 <罗西亚·拉法姆> “所以不准备自己飞的都上座吧”
21:43:15 <莫尔度> 于是,你们终于来到了之前曾经来过的铁门前
21:43:16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观察一下巨人所在的位置有没有空余的着陆点
21:43:22 <福克斯·龙心> 上龙
21:43:42 <莫尔度> 那三具焦尸还躺在那里
21:43:45 <莫尔度> 罗西亚过一个侦察
21:44:21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所以阿加萨呢(
21:44:27 <阿加萨·恩沃尔> 上龙
21:44:33 <罗西亚·拉法姆> 我还准备显能触感视域再走的
21:44:49 <莫尔度> 你们都坐上去了
21:46:38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等飞行什么的都弄好之后显能触感视域,任意门全体到巨人的上空
21:47:38 <莫尔度> 你们决定直接任意门到巨人上空吗
21:48:07 <莫尔度> 罗西亚载起了几个人
21:49:09 <莫尔度> 你们现在正站在铁门前
21:50:27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我任意门到巨人上空较远的地方”
21:50:39 <福克斯·龙心> “走吧,就按罗西亚说的做”
21:50:42 <叶米·普拉托> “然后呢”
21:50:49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切希尔先下去试试情况,万一有危险我们马上带切希尔撤退”
21:50:49 <切希尔·柳哨> “你们离远些,至少要能跑得掉”
21:51:05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这样了”
21:51:17 <阿加萨·恩沃尔> “就这样吧”
21:51:18 <罗西亚·拉法姆> 整轮动作显能任意门
21:51:18 <叶米·普拉托> “就是说,我们在方便逃跑和打架的地点看戏么”
21:51:39 <莫尔度> 你要任意门到哪个地方
21:51:54 <罗西亚·拉法姆> 我翻一下地图(
21:54:44 <罗西亚·拉法姆> 任意门到直线距离离巨人一百又根号二尺的45度斜上方
21:55:11 <莫尔度> 你需要通过一个侦察检定确定具体位置
21:56:11 <隐秘力> 身体掏空罗西亚进行检定:1d20+4=(7)+4=11
21:56:32 <莫尔度> 罗西亚施展了任意门
21:56:59 <莫尔度> 一阵稍纵即逝的晕眩之后,你们发现自己来到了空中
21:57:26 <罗西亚·拉法姆> 观察自己所处的位置
21:57:42 <罗西亚·拉法姆> “视线不太好啊……误差不要太大就好了”
21:57:42 <叶米·普拉托> “怎么”
21:57:51 <叶米·普拉托> “飞到你想要到的地方了么”
21:57:59 <莫尔度> 在空中,你们望着建筑物顶端的巨大怪物
21:58:08 <阿加萨·恩沃尔> “呃……飞到这……?”
21:58:20 <福克斯·龙心> “上吧,队长”
21:58:33 <莫尔度> 它的四肢不自然地扭曲着,头上的两只红色眼睛正凝望着你们
21:58:40 <莫尔度> 它没有对你们发起攻击
21:58:4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通过飞行调整一下距离
21:58:58 <莫尔度> 你们距离它大约有100尺
21:58:59 <罗西亚·拉法姆> 到直线距离离巨人一百又根号二尺的45度斜上方
21:59:08 <罗西亚·拉法姆> “好了,加油,队长”
21:59:09 <阿加萨·恩沃尔> ……
21:59:12 <切希尔·柳哨> “呜呜呜,为了阿特拉斯也要上……一定要上啊”
21:59:12 <叶米·普拉托> “……”
21:59:22 <切希尔·柳哨> “你们一定得救我啊……”
21:59:30 <福克斯·龙心> “我们的队长是最强的”
22:00:06 <切希尔·柳哨> 一边观察一边飞过去
22:00:19 <莫尔度> 切希尔朝着巨人飞了过去
22:00:23 <罗西亚·拉法姆> “只要来得及一定会的”
22:00:35 <莫尔度> 随着切希尔的靠近,巨人有了反应
22:00:37 <罗西亚·拉法姆> 在她飞过去的时候
22:00:38 <莫尔度> 它动了起来
22:00:4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显能
22:00:58 <莫尔度> 显能什么
22:00:59 <罗西亚·拉法姆> 一级星质构装体,特质飞行
22:01:00 <叶米·普拉托> 紧张
22:01:11 <莫尔度> 一个星质构装体出现了
22:01:38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试图让它飞向距切希尔较远但依然接近巨人的位置
22:01:45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绕着巨人弧线飞行,观察它的迷雾有没有被吸掉
22:02:00 <莫尔度> 巨人的身体缓缓朝后缩着,似乎在躲避着切希尔
22:02:03 <罗西亚·拉法姆> “嘛,总之最低程度的援护也做一做好了”
22:02:25 <罗西亚·拉法姆> “可惜我运用它的能力还不熟练,不然就可以让它一边飞一边射击巨人了”
22:02:40 <福克斯·龙心> “阿加莎,快用你无敌的魔法困住他”
22:02:41 <叶米·普拉托> “看起来好像有效果诶”
22:03:02 <阿加萨·恩沃尔> “喂福克斯你夸队长也就算了”
22:03:08 <莫尔度> 你们打算怎么做?
22:03:09 <切希尔·柳哨> “黄金之眼啊,帮助我驱散眼前的迷雾吧!!这次一定要把阿特拉斯带回来!”
22:03:09 <阿加萨·恩沃尔> “夸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22:03:40 <莫尔度> 巨人看上去有些畏惧切希尔
22:04:19 <切希尔·柳哨> 再靠近!
22:04:31 <莫尔度> 切希尔开始朝着巨人飞去
22:05:04 <莫尔度> 巨人持续退避着切希尔,然后————
22:05:1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指挥星质构装体从另一方向接近
22:05:22 <莫尔度> 你们惊讶地发现,它的身体开始融入它身下的这幢建筑物当中
22:05:34 <叶米·普拉托> “哈...?”
22:05:36 <罗西亚·拉法姆> “?!”
22:05:40 <切希尔·柳哨> “别跑!”
22:05:43 <叶米·普拉托> “本体是建筑??
22:05:5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保持距离并且跟上
22:06:15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06:22 <莫尔度> 它雾状的身体穿过了屋顶,随着切希尔的靠近,它完全消失在了你们的视野当中
22:06:36 <罗西亚·拉法姆> “进,进去了???”
22:06:57 <福克斯·龙心> “真是个懦弱的怪物,在我们队长的神威之下完全不敢面对”
22:07:02 <切希尔·柳哨> 对建筑喷吐
22:07:27 <叶米·普拉托> “我们也要进去么。。”
22:07:47 <阿加萨·恩沃尔> “谁知道呢……”
22:07:49 <罗西亚·拉法姆> “呃,队长好像正怒不可遏地破坏它”
22:07:57 <莫尔度> 寒气在建筑物的屋顶上带出了一片寒雾
22:08:08 <切希尔·柳哨> “这东西竟然跑的比我飞的还快!”
22:08:10 <切希尔·柳哨> “什么东西!”
22:08:18 <切希尔·柳哨> “我们都进去!”
22:08:34 <福克斯·龙心> “走吧”
22:08:44 <罗西亚·拉法姆> “咳,貌似这是白紧张一场…………”
22:08:47 <罗西亚·拉法姆> “好像也不算”
22:08:52 <阿加萨·恩沃尔> “一顿准备……”
22:08:58 <阿加萨·恩沃尔> “不过也难说呢……”
22:09:01 <切希尔·柳哨> “让他跑也跑不掉就好了”
22:09:13 <叶米·普拉托> 耸肩
22:09:21 <罗西亚·拉法姆> “这东西好像,很冷”
22:09:28 <切希尔·柳哨> 降落到建筑物门口
22:09:38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那是我喷的”
22:09:47 <莫尔度> 巨人融入建筑物之后,你们不得不从空中开始降落
22:09:52 <罗西亚·拉法姆> “好吧”
22:10:11 <切希尔·柳哨> “降落时候小心点!”
22:10:28 <罗西亚·拉法姆> “没问题的,我可是专业飞行者”
22:10:30 <阿加萨·恩沃尔> 开始降落
22:11:33 <莫尔度> 从面对巨人的恐惧当中解脱出来的你们,才开始注意这幢建筑物的所在地
22:12:01 <莫尔度> 你们所能看到的地面,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玫瑰花海
22:12:24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眼熟乎?”
22:12:38 <莫尔度> 很快的,你们来到了地面,在建筑物的门前,站在一个人影
22:12:48 <福克斯·龙心> “难道说,这是花园?”
22:13:02 <叶米·普拉托> “哇”
22:13:04 <莫尔度> 视野中满溢着纯美的鲜红,花床如海,在风中摇曳。空气中弥漫的淡粉香气让人脑海微醺,宛如一个午后甜蜜的梦境。
22:13:09 <叶米·普拉托> “这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场景吗”
22:13:20 <莫尔度> 在这梦境的中央,是一座瘦削的教堂。秀气的小圆柱撑起的梅花拱顶看起来脆弱而易碎,尖顶拱门中央镶嵌璀璨的碎花玻璃窗,月光皎洁而下,那是梦境边缘的悠然幻想。
22:13:20 <莫尔度> 那名骑士站在那里,轻拂手中长剑,那抹月光足以令他不败。
22:13:20 <莫尔度> 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你们熟悉的一张面孔
22:14:15 <莫尔度> 迷雾骑士
22:14:33 <莫尔度> 但他现在的身躯却是普通血肉,并非由迷雾构成
22:15:10 <罗西亚·拉法姆> “我靠!原来你是有身体的吗!”
22:15:16 <切希尔·柳哨> “终于见到您了,骑士先生”
22:15:21 <阿加萨·恩沃尔> “这怎么又回来了”
22:15:32 <叶米·普拉托> “......怎么又是他”
22:15:37 <莫尔度> 骑士举起了右手的剑,指向了你们
22:15:42 <月神骑士> “请诸位离开这里。”
22:15:49 <莫尔度> 他说
22:15:56 <阿加萨·恩沃尔> “呃……总要有个理由吧”
22:16:06 <切希尔·柳哨> “这地方被迷雾包裹,我们无法离开”
22:16:21 <叶米·普拉托> “嘿,一言不合打架的也是你,让我们走的也是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22:16:23 <月神骑士> “你们没有选择,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22:16:26 <切希尔·柳哨> “如果不是被困在这里,我们也无意跟您的迷雾状态一战再战”
22:16:33 <阿加萨·恩沃尔> “如果毫无理由和根据的话,那我们未免也太……”
22:16:38 <月神骑士> “为了我的女士,我必须守护这里”
22:16:49 <福克斯·龙心> “我们可以普通的路过吗”
22:17:01 <莫尔度> 骑士虽然能流畅回答,但似乎有点答非所问
22:17:18 <阿加萨·恩沃尔> “女,女士?”
22:17:26 <叶米·普拉托> “呐呐,他真的神志正常么”
22:17:29 <切希尔·柳哨> “为了我的男士,我找那位巨人有事!”
22:17:31 <罗西亚·拉法姆> “没人有权阻止一个阿丝赫达的信徒探寻被掩盖的秘密……哪怕同样是阿丝赫达的信徒”
22:17:38 <阿加萨·恩沃尔> “……”
22:17:54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咱觉得咱队长的发言比你霸气一些”
22:17:55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超态变化为索列姆之犬
22:18:07 <月神骑士> “如果不离开,那便战吧!”
22:18:13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我并不为哪个男士”
22:18:31 <福克斯·龙心> “如果战的话,你可能会被我们无敌的队长打爆”
22:19:05 <莫尔度> 战斗开始
22:19:08 <切希尔·柳哨> “不好意思了,现在拦在我面前的,最后都得趴在地上!”
22:19:15 <莫尔度> 在骑士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
22:19:17 <叶米·普拉托> “打打打,就知道打,月神的人都听不懂话么”
22:19:46 <罗西亚·拉法姆> “you can you say”
22:19:57 <莫尔度> 在你们两旁的玫瑰花,如同蜂群般飞起!
22:20:07 <罗西亚·拉法姆> “!”
22:20:11 <阿加萨·恩沃尔> “???”
22:20:13 <叶米·普拉托> “?”
22:20:47 <莫尔度> 千百朵玫瑰在空中露出了与花瓣相反的尖锐花刺
22:20:55 <莫尔度> 与骑士一同朝你们袭来

« 上次编辑: 2019-04-30, 周二 18:06:17 由 千面相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1 于: 2016-11-28, 周一 22:26:21 »
战报
劇透 -   :
11.24
21:01:48 <<莫尔度>> 战斗开始,投先攻
21:02:09 <<隐秘力>> 光棍灵气托尔腾讯进行 先攻意思一下 检定:1d20+2=(6)+2=8
21:02:22 <<隐秘力>> 天命难违阿加萨进行 意思一下 检定:1d20+10=(13)+10=23
21:02:24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14=(6)+14=20
21:02:28 <<隐秘力>> 真理屠夫尤卡米梅进行 骑士 检定:1d20+4=(19)+4=23
21:02:39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进行检定:1d20+3=(10)+3=13
21:02:43 <<隐秘力>> 真理屠夫尤卡米梅进行 玫瑰 检定:1d20+3=(18)+3=21
21:03:06 <<隐秘力>> 赛文进行检定:d20=15
21:03:16 <<莫尔度>> 阿 骑 玫 切 福 罗
21:03:38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我先发制人到最前面
21:03:41 <<莫尔度>> 嗯
21:04:00 <<莫尔度>> 行动吧
21:04:07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星质纠缠骑士
21:04:21 <<莫尔度>> 过一个远程接触
21:04:27 <<隐秘力>> 光棍灵气托尔腾讯进行 远程接触 检定:1d20+6=(18)+6=24
21:04:52 <<莫尔度>> 罗西亚投掷出了一团粘稠物
21:05:00 <<罗西亚·拉法姆>> 移动动作水平散开
21:05:03 <<莫尔度>> 糊在了骑士身上
21:05:06 <<罗西亚·拉法姆>> 过
21:05:15 <<切希尔·柳哨>> “好恶心,罗西亚,好样的!”
21:05:27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先干掉那坨玫瑰!”
21:05:29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05:39 <<阿加萨·恩沃尔>> 极效火球怼玫瑰
21:06:19 <<隐秘力>> 真理屠夫尤卡米梅进行 反射 检定:1d20+12=(4)+12=16
21:06:37 <<莫尔度>> 多少伤害来着?
21:06:42 <<阿加萨·恩沃尔>> 极效60
21:06:47 <<阿加萨·恩沃尔>> 反射没过
21:06:56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散开,过
21:07:02 <<莫尔度>> 阿加萨轰出的火球在花海中爆炸
21:07:19 <<莫尔度>> 气浪与残破的花瓣一齐纷飞
21:07:45 <<莫尔度>> 玫瑰在这一击中就几乎损失了一半
21:08:03 <<莫尔度>> 骑士行动
21:09:08 <<莫尔度>> 骑士施展了法术
21:09:19 <<隐秘力>> 真理屠夫尤卡米梅进行 专注 检定:1d20+16=(2)+16=18
21:09:31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进行辨识
21:09:32 <<莫尔度>> 虽然骑士的专注骰得很低,但还是过了
21:09:32 <<隐秘力>> 天命难违阿加萨进行 法术辨识 检定:1d20+21=(8)+21=29
21:09:49 <<隐秘力>> 光棍灵气托尔腾讯进行 意思一下 检定:1d20+10=(13)+10=23
21:10:12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 凑个热闹 检定:1d20+19=(11)+19=30
21:10:43 <<莫尔度>> 这是解除魔法
21:11:02 <<切希尔·柳哨>> “这家伙还会法术啊!”
21:11:03 <<莫尔度>> 他解除了星质纠缠
21:11:37 <<莫尔度>> 然后他飞了起来,朝前飞了一段路程
21:12:07 <<莫尔度>> 玫瑰行动
21:12:12 <<莫尔度>> 玫瑰朝你们簇拥而来
21:13:22 <<莫尔度>> 除了刚才跑开的两人,玫瑰试图攻击其他人
21:13:29 <<莫尔度>> 你们可以进行借机攻击
21:13:42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进行检定:1d20+1=(18)+1=19
21:14:33 <<莫尔度>> 玫瑰的DC是16,自由过命中和伤害吧
21:14:43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进行检定:1d3=1
21:14:57 <<莫尔度>> 叶米连一朵玫瑰都没能切开
21:15:13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9=(10)+9=19
21:15:32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8+3=(5)+3=8
21:16:47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 怎么可能打不中啊! 检定:1d20+17=(15)+17=32
21:15:57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 辛迪 检定:1d8+4=(5)+4=9
21:16:55 <<莫尔度>> 福克斯?
21:17:19 <<莫尔度>> 福克斯放弃了借机攻击
21:17:29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过两个强韧
21:18:11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10=(11)+10=21
21:18:31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10=(2)+10=12
21:18:41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8=(5)+8=13
21:18:42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进行检定:1d20+8=(15)+8=23
21:19:06 <<莫尔度>> 并没有过
21:19:13 <<莫尔度>> 切希尔和辛迪反胃+麻痹了
21:19:35 <<切希尔·柳哨>> 切希尔永不反胃!恶心了
21:20:02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1:20:29 <<隐秘力>> 真理屠夫尤卡米梅进行 切希尔集群伤害 检定:5d6=(4+1+5+5+4)=19
21:21:02 <<隐秘力>> 福克斯进行检定:d20+11=(4)+11=15
21:21:09 <<隐秘力>> 福克斯进行检定:d20+11=(17)+11=28
21:21:21 <<莫尔度>> 不光是切希尔,福克斯和叶米也吃这个伤害
21:21:23 <<莫尔度>> 19点
21:21:25 <<莫尔度>> 福克斯反胃了
21:21:28 <<莫尔度>> 没有麻痹
21:21:41 <<莫尔度>> 行动吧
21:22:00 <<切希尔·柳哨>> 快走出去吧(
21:22:02 <<福克斯·龙心>> 啧
21:22:05 <<福克斯·龙心>> 走出去
21:22:13 <<莫尔度>> 往哪个方向
21:22:18 <<福克斯·龙心>> 右边
21:23:29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23:51 <<阿加萨·恩沃尔>> 对骑士灾祸术
21:24:51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进行 意志 检定:1d20+12=(11)+12=23
21:25:04 <<莫尔度>> 阿加萨的法术被骑士轻易地抵抗
21:25:05 <<阿加萨·恩沃尔>> ……
21:25:23 <<阿加萨·恩沃尔>> 天运之指重骰一次!
21:25:24 <<莫尔度>> 骑士行动
21:25:53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进行 意志 检定:1d20+12=(20)+12=32
21:25:57 <<阿加萨·恩沃尔>> ……
21:26:25 <<月神骑士>> “如此愚蠢可笑的诅咒,就妄想动摇我守护我的女士的决心吗?”
21:26:33 <<莫尔度>> 骑士岿然不动
21:30:39 <<莫尔度>> 叶米先行动吧
21:30:47 <<莫尔度>> 过两个强韧
21:30:48 <<罗西亚·拉法姆>> 心痛
21:30:53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5  = 1+5  = 6
21:30:58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5)+5  = 15+5  = 20
21:31:13 <<莫尔度>> 反胃+麻痹
21:31:29 <<莫尔度>> 骑士冲锋了福克斯
21:31:30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骑士冲锋,投出了:(16)+24  = 16+24  = 40
21:33:27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伤害,投出了:(4)+(2, 2, 6, 3, 1, 2, 4, 1, 1)  = 4+22  = 26
21:33:45 <<莫尔度>> 这个好像没对
21:34:07 <<莫尔度>> 26+16=42点
21:34:12 <<福克斯·龙心>> 没死
21:34:22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力量减值,投出了:(5)+5  = 5+5  = 10
21:34:53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绊摔,投出了:(5)+5  = 5+5  = 10
21:34:58 <<莫尔度>> 福克斯过个绊摔对抗
21:36:4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心痛,投出了:(11)+2  = 11+2  = 13
21:36:54 <<莫尔度>> 福克斯稳住了身形
21:36:59 <<莫尔度>> 玫瑰行动
21:37:55 <<莫尔度>> 玫瑰海变动形状,朝着罗西亚覆盖而去
21:38:42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集群伤害,投出了:(4, 2, 5, 2, 6)  = 19  = 19
21:38:52 <<莫尔度>> 除了阿加萨都吃
21:39:54 <<莫尔度>> 切希尔的麻痹和反胃解除了
21:39:58 <<莫尔度>> 再过2个强韧
21:40:05 <<莫尔度>> 或者可以插个动作
21:40:32 <<切希尔·柳哨>> 我自己的轮还要插动作!
21:40:55 <<莫尔度>> 那过强韧吧
21:41:09 <<切希尔·柳哨>> 我还是插动作吧!迅爆!
21:41:16 <<切希尔·柳哨>> 焰击术!
21:41:33 <<切希尔·柳哨>> 过反射吧,玫瑰!
21:41:42 <<莫尔度>> 要打哪片区域
21:42:09 <<切希尔·柳哨>> 没自己人的哪儿都行……我旁边吧
21:42:25 <<切希尔·柳哨>> 
21:42:26 <<切希尔·柳哨>> 这里
21:42:36 <<切希尔·柳哨>> 叶米、我和辛迪边上的那一块
21:43:15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8)+12  = 18+12  = 30
21:43:21 <<莫尔度>> 过个伤害
21:43:26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 2, 2, 6, 3, 4, 5, 1, 6, 6, 5)  = 46  = 46
21:43:59 <<莫尔度>> 切希尔的焰击术击毁了一部分玫瑰,取而代之的是,她晕眩了
21:44:07 <<莫尔度>> 再过2个强韧
21:44:22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0)+8  = 20+8  = 28
21:44:27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6)+8  = 16+8  = 24
21:44:39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辛迪,投出了:(17)+10  = 17+10  = 27
21:44:41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辛迪,投出了:(2)+10  = 2+10  = 12
21:44:48 <<莫尔度>> 切希尔克服了反胃,但没克服麻痹
21:44:54 <<莫尔度>> 辛迪和主人一样
21:45:25 <<莫尔度>> 福克斯,过2个强韧
21:46:06 <<莫尔度>> 福克斯麻痹+反胃了
21:46:11 <<莫尔度>> 叶米过强韧
21:46:17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5  = 2+5  = 7
21:46:23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5  = 11+5  = 16
21:46:45 <<莫尔度>> 罗西亚过强韧
21:46:58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意思一下,投出了:(7)+10  = 7+10  = 17
21:46:59 <<福克斯·龙心>> 诶
21:47:05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意思两下,投出了:(5)+10  = 5+10  = 15
21:47:12 <<莫尔度>> 罗西亚也麻痹+反胃了
21:47:29 <<莫尔度>> 目前只剩下阿加萨还能行动
21:47:31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1:48:02 <<阿加萨·恩沃尔>> 焦灼射线怼玫瑰
21:48:13 <<罗西亚·拉法姆>> “真是,不走运啊,啊,呕”
21:48:17 <<莫尔度>> 阿加萨放出了焦灼射线
21:48:19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7)+7  = 17+7  = 24
21:48:25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7  = 14+7  = 21
21:48:30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7  = 10+7  = 17
21:48:41 <<阿加萨·恩沃尔>> 全中吧
21:48:43 <<莫尔度>> 但玫瑰只是轻轻一摇,三条射线就从花海中穿了过去
21:48:49 <<阿加萨·恩沃尔>> ……
21:48:49 <<莫尔度>> 一朵玫瑰都没有烧到
21:49:03 <<阿加萨·恩沃尔>> “罗西亚你坑我!”
21:49:19 <<莫尔度>> 骑士行动
21:49:39 <<莫尔度>> 骑士绕开麻痹的福克斯,来到了阿加萨面前
21:49:47 <<莫尔度>> 一剑挥下
21:49:59 <<罗西亚·拉法姆>> “一着棋错,满盘皆……”
21:50:00 <<阿加萨·恩沃尔>> 斗篷传位
21:50:17 <<莫尔度>> 挥了个空
21:50:27 <<阿加萨·恩沃尔>>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21:50:41 <<莫尔度>> 玫瑰行动
21:51:33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集群伤害,投出了:(3, 3, 1, 2, 1)  = 10  = 10
21:51:40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21:51:48 <<莫尔度>> 2个强韧
21:52:00 <<切希尔·柳哨>> 可以直觉插动作吗
21:52:07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8  = 4+8  = 12
21:52:18 <<莫尔度>> 可以
21:52:31 <<切希尔·柳哨>> 直觉动作 瞬时力量叶米
21:53:00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不能认输!!,投出了:(6)+8  = 6+8  = 14
21:53:10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7)+10  = 7+10  = 17
21:53:15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10  = 9+10  = 19
21:54:00 <<莫尔度>> 福克斯行动
21:54:09 <<福克斯·龙心>> 先过强韧?
21:54:09 <<福克斯·龙心>> 嗯
21:55:20 <<莫尔度>> 或者你有别的手段
21:55:2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2)+11  = 12+11  = 23
21:55:33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11  = 11+11  = 22
21:55:38 <<莫尔度>> 没过
21:55:42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1:55:46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5  = 13+5  = 18
21:55:47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9  = 19+9  = 28
21:56:45 <<莫尔度>> 叶米反胃了
21:56:48 <<莫尔度>> 但没麻痹
21:56:58 <<莫尔度>> 可以进行一个移动动作
21:57:13 <<叶米·普拉托>> 跑出去……
21:57:24 <<叶米·普拉托>> 左上
21:57:27 <<莫尔度>> 往哪个方向跑
21:58:11 <<叶米·普拉托>> 左上
21:58:45 <<莫尔度>> 叶米挣扎着跑出了花海
21:58:53 <<莫尔度>> 她剧烈地咳嗽着
21:59:02 <<叶米·普拉托>> “咳......”
21:59:09 <<莫尔度>> 罗西亚动
21:59:11 <<叶米·普拉托>> “这玩意.......也太.....”
21:59:12 <<莫尔度>> 过强韧
21:59:42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11  = 19+11  = 30
21:59:56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11  = 5+11  = 16
22:00:03 <<莫尔度>> 罗西亚没反胃
22:00:05 <<莫尔度>> 但是麻痹了
22:00:19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2:04:22 <<阿加萨·恩沃尔>> 爆发触手吧……
22:05:25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擒抱,投出了:(1)+16  = 1+16  = 17
22:05:50 <<莫尔度>> 请过擒抱对抗
22:05:51 <<莫尔度>> 阿加萨
22:05:53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擒抱对抗,投出了:(17)+16  = 17+16  = 33
22:06:41 <<莫尔度>> 阿加萨的法术让骑士身上长出了数根黑色的触手,将其勒住
22:06:49 <<莫尔度>> 骑士从空中落了下来
22:06:54 <<阿加萨·恩沃尔>> “看你们的了!”
22:06:59 <<切希尔·柳哨>> “捆绑play……啊……我好兴奋啊……”
22:06:59 <<莫尔度>> 过伤害
22:07:33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  = 1+4  = 5
22:07:47 <<莫尔度>> 骑士行动
22:07:53 <<莫尔度>> 骑士试图挣脱擒抱
22:07:57 <<莫尔度>> 再过个擒抱对抗
22:08:08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擒抱对抗,投出了:(5)+16  = 5+16  = 21
22:08:16 <<阿加萨·恩沃尔>> ……等等……
22:08:32 <<阿加萨·恩沃尔>> 天运亟抗
22:08:36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擒抱对抗,投出了:(2)+16  = 2+16  = 18
22:08:40 <<阿加萨·恩沃尔>> ……
22:08:45 <<罗西亚·拉法姆>> 这就是家园
22:08:52 <<切希尔·柳哨>> 这就是我们永远的家
22:08:55 <<福克斯·龙心>> 插个逆转天运?
22:09:06 <<阿加萨·恩沃尔>> 逆转天运一天一次,用过了(
22:09:59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擒抱对抗,投出了:(13)+16  = 13+16  = 29
22:10:15 <<莫尔度>> 骑士怒吼一声,挣开了触手
22:10:21 <<阿加萨·恩沃尔>> “…………”
22:10:29 <<叶米·普拉托>> “啊”
22:10:31 <<叶米·普拉托>> “白期待了”
22:10:33 <<阿加萨·恩沃尔>> “呃……”
22:10:34 <<罗西亚·拉法姆>> “啊”
22:10:39 <<罗西亚·拉法姆>> “并不意外”
22:10:50 <<莫尔度>> 骑士用剩下的移动动作欺进到了阿加萨旁边
22:11:02 <<莫尔度>> 玫瑰行动
22:11:31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集群伤害,投出了:(3, 3, 2, 6, 3)  = 17  = 17
22:11:45 <<莫尔度>> 除了叶米和阿加萨都吃
22:12:44 <<莫尔度>> 切希尔过强韧
22:13:10 <<切希尔·柳哨>> 插动作,瞬时力量
22:13:16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罗西亚,你们谁要
22:13:38 <<罗西亚·拉法姆>> 我吧,福克斯-10救不回来了(
22:13:59 <<切希尔·柳哨>> 好,给罗西亚
22:14:04 <<莫尔度>> 福克斯咽气了
22:14:16 <<切希尔·柳哨>> “别放弃,罗西亚!”
22:14:28 <<叶米·普拉托>> “福克斯!”
22:14:30 <<莫尔度>> 切希尔过强韧
22:14:30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8  = 5+8  = 13
22:14:33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8  = 5+8  = 13
22:14:38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10  = 6+10  = 16
22:14:40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0  = 18+10  = 28
22:14:41 <<罗西亚·拉法姆>> “没想到会被蛐蛐玫瑰沦落至此……”
22:15:34 <<叶米·普拉托>> “..............啊”
22:15:48 <<莫尔度>> 辛迪反胃了,但没麻痹
22:16:06 <<切希尔·柳哨>> 辛迪把我拖出玫瑰群
22:16:31 <<莫尔度>> “主人……坚持住……!”
22:16:43 <<莫尔度>> 辛迪咬着切希尔的衣服将她拖了出去
22:17:06 <<莫尔度>> 自己也精疲力尽了
22:17:10 <<切希尔·柳哨>> “感觉意识都要散掉了……谢谢了”
22:17:14 <<莫尔度>> 福克斯死了
22:17:18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2:17:24 <<莫尔度>> 叶米从反胃中恢复了
22:17:34 <<叶米·普拉托>> “阴影之神啊....借给我力量吧”
22:17:53 <<叶米·普拉托>> 幽影塑能 涌火之泉
22:18:20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 2, 2, 1, 3, 3, 1, 5, 5, 1)  = 25  = 25
22:18:53 <<莫尔度>> 叶米从腰包中拿出了一瓶炽火胶,朝着玫瑰群投掷了过去
22:18:59 <<切希尔·柳哨>> “阴影之神好小气啊……叶米……”
22:19:04 <<莫尔度>> 然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22:19:24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2)+12  = 2+12  = 14
22:19:25 <<罗西亚·拉法姆>> “此天亡福,非阴之罪”
22:19:37 <<叶米·普拉托>> 没过
22:19:43 <<莫尔度>> 爆炸波及了剩余的所有玫瑰
22:20:03 <<莫尔度>> 这些玫瑰纷纷被烧焦,坠落在地
22:20:10 <<莫尔度>> 玫瑰集群被摧毁了
22:20:35 <<叶米·普拉托>> “我的神啊...........下次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22:20:53 <<叶米·普拉托>> 叶米长出了一口气
22:21:22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2:21:32 <<罗西亚·拉法姆>> “干得漂亮,阴影之神”
22:24:11 <<莫尔度>> 罗西亚和灵晶仆都变成了树绳妖
22:24:20 <<罗西亚·拉法姆>> 移动动作往前移动,再显能超态变化共享灵晶仆变为树绳妖
22:24:29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迅捷动作显能时间加速
22:24:51 <<罗西亚·拉法姆>> 共享灵晶仆
22:25:32 <<罗西亚·拉法姆>> 我用新的一轮显能星质构装体,增幅12召唤出7级星质构装体,特性雷电能量飞弹
22:25:52 <<罗西亚·拉法姆>> 灵晶仆的新一轮对骑士进行全回合攻击
22:25:58 <<莫尔度>> 你们只看到罗西亚朝着骑士冲去
22:26:16 <<莫尔度>> 双眼一花,他的两侧就出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
22:26:27 <<莫尔度>> 然后他自己也随之变化
22:26:33 <<莫尔度>> 这一切几乎令你们目不暇接
22:26:37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1  = 4+11  = 15
22:26:39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8)+11  = 18+11  = 29
22:26:41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0)+11  = 10+11  = 21
22:26:44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11  = 14+11  = 25
22:26:46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20)+11  = 20+11  = 31
22:26:48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11  = 14+11  = 25
22:27:05 <<罗西亚·拉法姆>> 六条绞绳远程接触攀附
22:27:07 <<罗西亚·拉法姆>> 中了几条?
22:27:08 <<莫尔度>> 都中了
22:27:30 <<罗西亚·拉法姆>> 好的,时间加速结束,到星质构装体?
22:27:47 <<莫尔度>> 嗯
22:27:59 <<罗西亚·拉法姆>> “雷电主炮,全弹发射!”
22:28:10 <<罗西亚·拉法姆>> 全部射击迷雾骑士
22:28:13 <<罗西亚·拉法姆>> 过五个反射
22:29:10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3)+8  = 13+8  = 21
22:29:45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 2, 5)  = 12  = 12
22:30:05 <<罗西亚·拉法姆>> 反射过了
22:30:15 <<莫尔度>> 星质构装体发出能量飞弹
22:30:24 <<莫尔度>> 在骑士四周激起了一阵爆炸
22:30:39 <<莫尔度>> 灰尘翻飞
22:31:48 <<罗西亚·拉法姆>> 中绞绳过一个强韧
22:32:10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强韧,投出了:(13)+13  = 13+13  = 26
22:32:22 <<罗西亚·拉法姆>> 过了
22:32:45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2:33:38 <<阿加萨·恩沃尔>> 骑士在地上了吗……
22:33:54 <<莫尔度>> 在
22:33:59 <<阿加萨·恩沃尔>> 哦扯上了啊……
22:34:31 <<阿加萨·恩沃尔>> 五尺快步后退一点
22:34:34 <<阿加萨·恩沃尔>> 然后解离术
22:35:19 <<莫尔度>> 过一个远程接触
22:35:39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9)+7  = 19+7  = 26
22:36:01 <<莫尔度>> 阿加萨手指骑士,口中念咒
22:36:23 <<莫尔度>> 一道绿色的射线朝着骑士飞去
22:36:47 <<莫尔度>> 这时,你们注意到骑士左手的小圆盾发出了清越的机械声
22:36:54 <<莫尔度>> “咔——”
22:36:55 <<阿加萨·恩沃尔>> “什么动静?”
22:36:56 <<罗西亚·拉法姆>> “纳尼!”
22:37:05 <<叶米·普拉托>> “这是什么?”
22:37:29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进行辨识法术
22:37:32 <<莫尔度>> 小圆盾转动一圈之后,仿佛吐出弹壳一般,一个筒状物从中弹了出来
22:37:52 <<莫尔度>> 过一个
22:38:06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又意思一下,投出了:(6)+10  = 6+10  = 16
22:38:10 <<莫尔度>> 然后骑士用小圆盾对着射线进行格挡!
22:38:23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姑且过一个,投出了:(1)+21  = 1+21  = 22
22:38:38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格挡,投出了:(7)+36  = 7+36  = 43
22:39:07 <<莫尔度>> 骑士试图将射线挡回阿加萨身上
22:39:22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远程接触,投出了:(5)+11  = 5+11  = 16
22:42:00 <<阿加萨·恩沃尔>> 那就斗篷传位吧
22:42:38 <<莫尔度>> 阿加萨惊惶地使用阴影斗篷传送了出去
22:42:42 <<阿加萨·恩沃尔>> 阿加萨要哭
22:42:49 <<莫尔度>> 解离术打在地面上,冒出一阵烟尘来
22:42:59 <<莫尔度>> 骑士行动
22:43:06 <<莫尔度>> 骑士冲过去砍了阿加萨
22:43:15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
22:43:27 <<罗西亚·拉法姆>> 攀附的时候能如常冲吗(
22:43:28 <<阿加萨·恩沃尔>> 不是绑住了吗!
22:43:48 <<莫尔度>> 不能冲
22:43:50 <<莫尔度>> 是走过去砍的
22:44:00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6)+22  = 6+22  = 28
22:44:26 <<阿加萨·恩沃尔>> 中……
22:44:28 <<阿加萨·恩沃尔>> 闪光护身
22:44:30 <<阿加萨·恩沃尔>> 过意志
22:44:40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伤害,投出了:(2)+(6, 6, 3, 5, 2)  = 2+16+22  = 40
22:55:54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意志,投出了:(17)+12  = 17+12  = 29
22:56:05 <<阿加萨·恩沃尔>> ……过吧
22:56:24 <<莫尔度>> 阿加萨还有多少血
22:56:39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绊摔,投出了:(17)+5  = 17+5  = 22
22:56:45 <<莫尔度>> 过个对抗
22:57:00 <<阿加萨·恩沃尔>> 还29
22:57:18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5)  = 5  = 5
22:57:38 <<莫尔度>> 骑士一剑将阿加萨击倒在地
22:58:02 <<莫尔度>> 切希尔行动
22:58:19 <<切希尔·柳哨>> 辛迪去喷吐骑士,我去救福克斯
22:58:55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喷吐,投出了:(5, 1, 6, 3, 3, 3)  = 21  = 21
22:59:05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3)+8  = 3+8  = 11
22:59:11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CD,投出了:(1)  = 1  = 1
22:59:34 <<切希尔·柳哨>> 没过反射,目盲吃吗
22:59:43 <<莫尔度>> 吃
22:59:48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目盲时间,投出了:(1)  = 1  = 1
23:00:01 <<莫尔度>> 骑士目盲了
22:59:58 <<切希尔·柳哨>> 对福克斯使用最终呼吸
23:00:07 <<切希尔·柳哨>> “青碧之藤纠缠灵魂,嫩绿之枝重构躯体,苍翠之叶赋予你再一次呼吸……
23:00:07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龙心!若是有意继续生之旅途,就回应吧!在自然之神的恩泽下,死亡仅是一瞬的休憩!”
23:00:25 <<莫尔度>> 切希尔手中的槲寄生发出了点点微光
23:00:41 <<莫尔度>> 倒地而亡的福克斯逐渐开始恢复了生机
23:01:27 <<莫尔度>> 他的生命值变回了-1
23:01:43 <<莫尔度>> 福克斯昏迷中
23:01:44 <<莫尔度>> 叶米行动
23:02:16 <<叶米·普拉托>> 对骑士用绝对绝望
23:03:19 <<莫尔度>> 叶米对骑士使用了绝对绝望
23:03:23 <<莫尔度>> 但骑士免疫这个效果
23:03:47 <<莫尔度>> 【种族就放水继续银额了】
23:04:13 <<莫尔度>> 罗西亚行动
23:04:15 <<叶米·普拉托>> “啊,好绝望”
23:04:45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回合
23:05:31 <<罗西亚·拉法姆>> 灵晶仆绞绳把骑士往下拖十尺
23:05:43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进行噬咬
23:05:50 <<莫尔度>> 过一个命中
23:06:16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战栗-2,投出了:(19)+11  = 19+11  = 30
23:06:50 <<罗西亚·拉法姆>> 中了吗
23:06:54 <<莫尔度>> 居然是
23:06:57 <<莫尔度>> 中了
23:07:12 <<莫尔度>> 过个伤害
23:07:48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 5)+6  = 6+6  = 12
23:08:13 <<莫尔度>> 灵晶仆咬伤了骑士
23:09:14 <<罗西亚·拉法姆>> “迷雾骑士哟,如今正是你当粉身碎骨之时!”
23:09:20 <<莫尔度>> 骑士看起来受伤不轻
23:09:33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3:09:37 <<罗西亚·拉法姆>> 不
23:09:40 <<莫尔度>> 你的星质构装体还没行动
23:09:41 <<罗西亚·拉法姆>> 我本人还没动吧
23:09:47 <<莫尔度>> 还有你本人
23:09:51 <<罗西亚·拉法姆>> 刚刚是灵晶仆
23:10:14 <<罗西亚·拉法姆>> 标准动作显能紫晶爆发增幅10超限导能2发动混沌涌动
23:10:37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血本翻倍谢谢,投出了:(31)  = 31  = 31
23:10:58 <<罗西亚·拉法姆>> 居然是减半(
23:11:08 <<莫尔度>> 过一个伤害
23:11:18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0)+8  = 10+8  = 18
23:11:35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过个反射,投出了:(2, 2, 4, 3)  = 11  = 11
23:11:35 <<罗西亚·拉法姆>> gg,减半(
23:11:48 <<莫尔度>> 两,两次减半吗
23:12:08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 4, 2, 6)  = 16  = 16
23:12:33 <<莫尔度>> 具体是多少伤害
23:12:37 <<罗西亚·拉法姆>> 是我掉了还是骰子没理我(
23:12:48 <<叶米·普拉托>> nidiaole
23:12:56 <<莫尔度>> 骰子理你了
23:13:02 <<莫尔度>> 11
23:13:17 <<莫尔度>> 总之,骑士收到了微不足道的伤害
23:13:56 <<莫尔度>> 还有星质构装体
23:14:05 <<罗西亚·拉法姆>> 口胡,3d6,向下取整
23:14:10 <<罗西亚·拉法姆>> 初始2d6+增幅10的5d6,所以其实是4d6(
23:14:25 <<莫尔度>> 我总觉得你掉线了
23:15:02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反射,投出了:(17)+8  = 17+8  = 25
23:15:06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还有一个移动和一个迅捷
23:15:24 <<罗西亚·拉法姆>> 算了,我过
23:15:29 <<莫尔度>> 罗西亚和他的小伙伴们对骑士造成了一些伤害
23:15:33 <<罗西亚·拉法姆>> 星质构装体再来全弹发射一次
23:15:44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 4, 6)  = 13  = 13
23:16:58 <<莫尔度>> 阿加萨行动
23:17:36 <<阿加萨·恩沃尔>> 全回合撤退吧……
23:18:34 <<莫尔度>> 阿加萨撤退了
23:18:36 <<莫尔度>> 骑士行动
23:18:56 <<莫尔度>> 骑士五尺快步来到了罗西亚身前
23:19:01 <<罗西亚·拉法姆>> 先发制人
23:19:19 <<罗西亚·拉法姆>> 共享灵晶仆,往灵晶仆那里拉10尺
23:19:58 <<罗西亚·拉法姆>> “想斩本大爷,做你的美梦!”
23:20:17 <<罗西亚·拉法姆>> 灵晶仆一个噬咬
23:20:32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7  = 4+17  = 21
23:20:41 <<莫尔度>> 没中
23:20:47 <<罗西亚·拉法姆>> 灵晶仆过
23:21:03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回合,增幅10紫晶爆发,不混沌涌动
23:21:13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过个反射,投出了:(6, 4, 1, 6, 2, 4, 4)  = 27  = 27
23:21:39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8)+8  = 8+8  = 16
23:21:46 <<罗西亚·拉法姆>> 没过
23:22:02 <<莫尔度>> 还有星质构装体?
23:22:04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再来一个全弹发射,投出了:(2, 2, 5)  = 9  = 9
23:22:10 <<罗西亚·拉法姆>> 过反射(
23:22:34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3)+8  = 13+8  = 21
23:22:48 <<罗西亚·拉法姆>> 移动动作远离骑士10尺
23:22:50 <<罗西亚·拉法姆>> 过
23:23:11 <<莫尔度>> 骑士浑身浴血
23:23:18 <<月神骑士>> “啊……我感受到了”
23:23:20 <<莫尔度>> 他说
23:23:37 <<月神骑士>> “感受到了你的身上,有和我相同的气息”
23:24:33 <<莫尔度>> 他抬起左手,机械小圆盾再次转动,然后弹出一个筒状物
23:24:58 <<莫尔度>> 然后他的身影顿时传送到了罗西亚头上
23:25:36 <<莫尔度>> 他高举手中利剑,剑与月亮的影子相重合,逐渐有银色的月光染上剑身
23:25:48 <<月神骑士>> “那么,为了月光”
23:25:52 <<罗西亚·拉法姆>> “呵,可别告诉我是信仰同一个神这种旧闻啊”
23:26:05 <<阿加萨·恩沃尔>> “还真是有缘啊”
23:26:16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命中,投出了:(10)+19  = 10+19  = 29
23:26:16 <<叶米·普拉托>> “呵”
23:26:28 <<莫尔度>> 中了吗
23:27:19 <<罗西亚·拉法姆>> 并没有
23:27:37 <<莫尔度>> 不,是接触
23:27:42 <<罗西亚·拉法姆>> ac33
23:27:44 <<莫尔度>> 鬼击这是
23:27:55 <<罗西亚·拉法姆>> 那就中了(
23:28:19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伤害,投出了:(4)+(6, 3, 4, 5, 4)+10  = 4+22+10  = 36
23:28:27 <<莫尔度>> 36点伤害
23:28:40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高等解除魔法,投出了:(16)+31  = 16+31  = 47
23:28:54 <<莫尔度>> 你身上有多少个效果
23:29:14 <<罗西亚·拉法姆>> 总之全没了
23:29:25 <<罗西亚·拉法姆>> 吧
23:29:47 <<莫尔度>> 罗西亚和灵晶仆的变身在银色的光芒下被解除了
23:29:52 <<罗西亚·拉法姆>> “有趣,这就是你对吾等之神的虔诚?”
23:29:55 <<莫尔度>> 但挥出这一剑的骑士
23:30:08 <<莫尔度>> 他的身躯如同尘土一般散去了
23:30:17 <<阿加萨·恩沃尔>> “诶?”
23:30:19 <<莫尔度>> “叮哐——”
23:30:21 <<罗西亚·拉法姆>> “……”
23:30:25 <<叶米·普拉托>> “.............”
23:30:31 <<莫尔度>> 他手中的剑和盾掉在了地上
23:30:42 <<莫尔度>> 他的每一击似乎都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23:30:52 <<罗西亚·拉法姆>> “在最后关头做了最没意义的事啊”
23:31:07 <<切希尔·柳哨>> “福克斯,你还好吗?”
23:31:11 <<莫尔度>> 一阵清风吹起,那些尘埃与烧焦的花瓣一同被扬起
23:31:15 <<叶米·普拉托>> “............真是个蠢货”
23:31:21 <<阿加萨·恩沃尔>> “……”
23:31:26 <<莫尔度>> 仿佛骑士从未存在过
23:31:27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
23:31:35 <<莫尔度>> 战斗结束
23:31:42 <<叶米·普拉托>> “呐”
23:31:47 <<叶米·普拉托>> “罗西亚”
23:32:44 <<莫尔度>> 切希尔为福克斯进行了治疗,福克斯醒来了
23:33:05 <<罗西亚·拉法姆>> “怎么?莎尔对这样的敌手有什么新颖的看法吗?”
23:33:18 <<切希尔·柳哨>> “幸好还来得及……”
23:33:26 <<切希尔·柳哨>> “——要不然又要花钱了呢”
23:33:31 <<阿加萨·恩沃尔>> “噫”
23:33:34 <<阿加萨·恩沃尔>> “这团长”
23:33:43 <<罗西亚·拉法姆>> “这团长”
23:33:58 <<叶米·普拉托>> 叶米沉默了一会
23:33:58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我很想说其他的人的治疗交给我来,但是……”
23:34:05 <<罗西亚·拉法姆>> 看向地上的剑和盾
23:34:18 <<罗西亚·拉法姆>> “不由自主的,在这家伙身上过于乱来了”
23:34:33 <<福克斯·龙心>> “。。。”
23:34:36 <<切希尔·柳哨>> “哎呀,在这家伙身上过于乱来了啊……”
23:34:44 <<叶米·普拉托>> “也罢.......”
23:34:46 <<切希尔·柳哨>> “好吧,看来你是很累了”
23:34:54 <<切希尔·柳哨>> 用回春杖治疗
23:35:01 <<福克斯·龙心>> “我好像一直在麻痹和反胃中被弄死了”
23:35:22 <<叶米·普拉托>> 上去观察福克斯伤势
23:35:27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一群玫瑰扭打,真是灾难啊”
23:35:35 <<叶米·普拉托>> “这群玫瑰确实烦人的很啊”
23:35:55 <<切希尔·柳哨>> “彼此彼此,我也就是运气好被辛迪拖出来了”
23:36:48 <<莫尔度>> 你们进行了短暂的休息
23:36:50 <<切希尔·柳哨>> “真是个奇怪的骑士啊”
23:36:52 <<莫尔度>> 恢复了伤势
23:36:52 <<福克斯·龙心>> “下次我们还是让叶米去前面探路吧”
23:37:19 <<切希尔·柳哨>> 我试图侦测魔法+辨识灵光看看骑士的剑和盾
23:37:29 <<莫尔度>> 过2个辨识法术
23:37:51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21  = 4+21  = 25
23:37:59 <<莫尔度>> 你又没开侦测魔法
23:38:00 <<阿加萨·恩沃尔>> 切希尔你过吧
23:38:03 <<叶米·普拉托>> “好啊,反正咱跑得快”
23:38:03 <<莫尔度>> 切希尔过
23:38:04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2)+19  = 12+19  = 31
23:38:09 <<隐秘力>> @一辛同体切希尔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9  = 4+19  = 23
23:39:30 <<切希尔·柳哨>> “啊……我瞎了”
23:39:44 <<切希尔·柳哨>> 捂住眼睛
23:39:44 <<罗西亚·拉法姆>> 使用存能项圈消耗-1重新对自己显能惰性护甲,增幅12,
23:40:10 <<切希尔·柳哨>> “剑已经够耀眼了,盾的灵光更恐怖……”
23:40:12 <<福克斯·龙心>> 0.0
23:40:25 <<福克斯·龙心>> “看起来非常高级”
23:40:29 <<切希尔·柳哨>> “这把剑看上去比机器人那把还要更强”
23:40:49 <<切希尔·柳哨>> “盾嘛……我揉揉眼睛再看”
23:41:59 <<叶米·普拉托>> “换句话说”
23:42:04 <<叶米·普拉托>> “发财了?”
23:42:20 <<阿加萨·恩沃尔>> “听起来非常厉害”
23:42:26 <<罗西亚·拉法姆>> “听起来非常厉害”
23:42:37 <<罗西亚·拉法姆>> “那么谁用或者卖给谁呢”
23:42:58 <<福克斯·龙心>> “是时候我来了!”
23:43:19 <<切希尔·柳哨>> “你看起来比刚才还精神啊”
23:43:49 <<阿加萨·恩沃尔>>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23:44:14 <<切希尔·柳哨>> “这个小圆盾里面的机械装置很奇怪呢,是魔导科技吗?这不在我的领域内了”
23:44:21 <<切希尔·柳哨>> “我们先调查一下这个花园吧”
23:44:27 <<福克斯·龙心>> “有道理”
23:44:30 <<罗西亚·拉法姆>> “哦?让我试试”
23:44:3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盾牌过个魔导知识
23:44:47 <<莫尔度>> 盾牌不是魔导物品
23:44:52 <<莫尔度>> 你可以过个神秘知识
23:45:15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神秘知识,投出了:(14)+19  = 14+19  = 33
23:45:55 <<切希尔·柳哨>> “如何?”
23:46:29 <<罗西亚·拉法姆>> “这面盾牌是……我教的圣物,名为月相盾”
23:46:56 <<切希尔·柳哨>> “圣物?看来这人地位不低”
23:47:03 <<罗西亚·拉法姆>> “与吾神建立了神力连接之后,就能像对阿加萨那样反弹法术”
23:47:11 <<切希尔·柳哨>> “他念叨的女士果然是……月神吗?”
23:47:27 <<阿加萨·恩沃尔>> “……噫,这时候提咱”
23:47:32 <<罗西亚·拉法姆>> “这把剑看来也是我教教会的东西……虽然现在是战利品就是了”
23:47:52 <<莫尔度>> 盾牌的表面刻画着月相变化的精致图案
23:47:55 <<福克斯·龙心>> “听起来很强”
23:48:06 <<莫尔度>> 看起来华丽得令人心醉
23:48:32 <<罗西亚·拉法姆>> 剑呢,也过神秘知识吗(
23:48:41 <<切希尔·柳哨>> “去掉灵光之后看起来真漂亮啊…………”
23:48:53 <<莫尔度>> 剑也需要
23:48:59 <<切希尔·柳哨>> “不过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和月神的信徒战斗……”
23:49:04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神秘知识,投出了:(8)+19  = 8+19  = 27
23:49:16 <<罗西亚·拉法姆>> “也有守护神的信徒呢”
23:49:39 <<叶米·普拉托>> “大概因为他神志不清了吧”
23:50:23 <<福克斯·龙心>> “因为我们没有别的路走了”
23:50:46 <<阿加萨·恩沃尔>> “既然他要守在这,说明前面的东西对他很重要吧”
23:50:47 <<叶米·普拉托>> “说到底咱们也只是无辜的路过群众啊”
23:51:06 <<阿加萨·恩沃尔>> “总之继续走吧……,停在这也不是个办法”
23:51:10 <<罗西亚·拉法姆>> “剑的话,是高阶神职人员的佩剑,但它没有月相盾那样特别,只是把传奇武器的仿制品”
23:51:13 <<切希尔·柳哨>> “月神的本体总不会在里面吧?”
23:51:44 <<阿加萨·恩沃尔>> “那罗西亚不得跪下……?”
23:51:55 <<罗西亚·拉法姆>> “比起这个……”看着月相盾咽口水
23:52:12 <<切希尔·柳哨>> “你这家伙总是在变身,盾牌你拿着也没用吧”
23:52:12 <<阿加萨·恩沃尔>> “行行行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23:52:28 <<罗西亚·拉法姆>> “仅仅是在教会中的地位高而已,而且他也没有拿这样的身份来命令我”
23:52:48 <<叶米·普拉托>> “毕竟是人自家的东西”
23:52:50 <<切希尔·柳哨>> “先不说战利品了,我们调查一下花园吧”
23:52:54 <<罗西亚·拉法姆>> “队长啊,你还记得那把会伸长的长矛吗”
23:52:55 <<切希尔·柳哨>> “说不定还有其他线索”
23:52:59 <<叶米·普拉托>> “他想要给他也不是不行?”
23:53:07 <<罗西亚·拉法姆>> “我的超态变化是可以保留装备的”
23:53:27 <<切希尔·柳哨>> “……对不起”
23:53:36 <<福克斯·龙心>> “总之,先走吧,用得上就用着呗”
23:53:36 <<罗西亚·拉法姆>> “不如说,我剩下的力量已经没法超态变化几次了……”
23:53:38 <<切希尔·柳哨>> “嗯,我们去调查花园吧”
23:53:44 <<罗西亚·拉法姆>> “虽然仅限于今天”
23:53:52 <<切希尔·柳哨>> 试图搜索一下花园
23:53:53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23:54:01 <<罗西亚·拉法姆>> 跟上
23:54:35 <<叶米·普拉托>> 跟在后面
23:54:36 <<莫尔度>> 你们看着这片花园
23:54:46 <<莫尔度>> 花园当中仍然有着些许玫瑰
23:54:56 <<莫尔度>> 只是这些玫瑰并未飞起来袭击你们
23:54:59 <<切希尔·柳哨>> “之前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个小孩子……”
23:55:18 <<阿加萨·恩沃尔>> “哈?”
23:55:20 <<切希尔·柳哨>> “虽然只是背影啦”
23:55:24 <<莫尔度>> 而现在,那些被你们摧毁了的玫瑰的原来生长处
23:55:25 <<阿加萨·恩沃尔>> “这时候看到小孩子?”
23:55:28 <<莫尔度>> 你们看到了许多的干尸
23:55:37 <<阿加萨·恩沃尔>> “……”
23:55:42 <<莫尔度>> 之前的那些玫瑰就生长在尸体上
23:55:47 <<罗西亚·拉法姆>> “啧,苗床吗”
23:55:48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被抓去做花肥”
23:56:11 <<阿加萨·恩沃尔>> “感觉一下就不好了”
23:56:14 <<切希尔·柳哨>> “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可没注意这种东西啊……”
23:56:29 <<罗西亚·拉法姆>> “第一次这里还是迷雾环绕吧”
23:56:41 <<莫尔度>> 你们花了一点时间在花园里进行搜索
23:56:50 <<罗西亚·拉法姆>> “如果这和你见到的是同一片玫瑰花海的话”
23:57:17 <<莫尔度>> 这里不同于沾满血污的南方区域,也不同于散布着尸臭的东方区域
23:57:25 <<莫尔度>> 被打扫得很干净
23:57:39 <<莫尔度>>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23:57:45 <<切希尔·柳哨>> “不算那些尸体的话,倒是比别的地方干净很多啊”
23:58:07 <<罗西亚·拉法姆>> “毕竟这里面大概还有一个‘女士’”
23:58:21 <<莫尔度>> 空中的新月虽然是黑色的,但从你们面前的那面碎花玻璃窗中,却投射出一片冷光来
23:58:36 <<莫尔度>> 如水般覆盖在你们脚下
23:58:52 <<莫尔度>> 花园的前半部分你们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23:59:03 <<切希尔·柳哨>> “继续……看看吧”
23:59:18 <<莫尔度>> 小教堂的门在你们面前
23:59:28 <<莫尔度>> 或者可以从两侧绕到小教堂后面去
23:59:33 <<叶米·普拉托>> “总感觉里面会有更麻烦的东西…”
23:59:44 <<切希尔·柳哨>> 给辛迪加个魔爪
23:59:44 <<切希尔·柳哨>> “去花园,还是进教堂?”
23:59:59 <<阿加萨·恩沃尔>> “从后面绕过去吧”
0:00:15 <<叶米·普拉托>> “绕”
0:00:28 <<切希尔·柳哨>> “防止被敌人堵门吧”
0:00:33 <<切希尔·柳哨>> 绕到后面去
0:00:37 <<罗西亚·拉法姆>> “等等,让我在正面留下一个星质构装体,其他人绕到后面去”
0:00:48 <<罗西亚·拉法姆>> 使用存能项圈然后显能一级星质构装体
0:00:49 <<阿加萨·恩沃尔>> “总觉得直接进门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0:01:02 <<罗西亚·拉法姆>> 然后先和其他人一起往后面去
0:01:04 <<莫尔度>> 罗西亚召唤了一个星质构装体
0:01:20 <<福克斯·龙心>> “让什么去探探路吧”
0:01:32 <<莫尔度>> 你们从小教堂的两侧绕过去,来到了花园的后半部分
0:01:54 <<莫尔度>> 后面似乎是一片小树林
0:02:12 <<莫尔度>> 在教堂的后面,你们看到了地面上的一块巨大的石板
0:02:18 <<莫尔度>> 看起来像一个地窖
0:02:26 <<罗西亚·拉法姆>> “……”
0:02:28 <<切希尔·柳哨>> “喔,石板,上面有字吗?罗西亚去看看”
0:02:31 <<阿加萨·恩沃尔>> “……”
0:02:47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看石板上是否有什么
0:02:49 <<莫尔度>> 在小树林的北边,似乎还有一座矮塔的样子,但如果要过去则需要穿越树林
0:03:12 <<叶米·普拉托>> “啊”
0:03:20 <<莫尔度>> 你们看到石板上写着几个从未见过的文字
0:03:20 <<叶米·普拉托>> “这里真的是城里么”
0:03:23 <<阿加萨·恩沃尔>> “叶米你又怎么了?”
0:03:26 <<莫尔度>> 不知道是什么语言
0:03:36 <<罗西亚·拉法姆>> “我觉得探索完教堂之前不要贸然进树林比较好”
0:03:44 <<阿加萨·恩沃尔>> “咱也是这么想的”
0:04:09 <<切希尔·柳哨>> “这个语言……嗯……”
0:04:19 <<切希尔·柳哨>> “我们通晓语言一下试试吧”
0:04:39 <<罗西亚·拉法姆>> “嗯,那么谁会这个呢”
0:04:50 <<福克斯·龙心>> 我来
0:04:58 <<福克斯·龙心>> 用个通晓语言
0:05:03 <<阿加萨·恩沃尔>> “辛苦了”
0:05:17 <<莫尔度>> 福克斯施展了通晓语言
0:06:50 <<福克斯·龙心>> “这是,邪灵语”
0:07:00 <<福克斯·龙心>> “意思是,我的不幸之处在于,我还是太像个人”
0:07:11 <<罗西亚·拉法姆>> “……”
0:07:14 <<阿加萨·恩沃尔>> “……”
0:07:16 <<阿加萨·恩沃尔>> “这是什么意思”
0:07:21 <<阿加萨·恩沃尔>>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0:07:30 <<罗西亚·拉法姆>> “邪灵语,呢……”
0:07:31 <<叶米·普拉托>> “…”
0:07:32 <<切希尔·柳哨>> “哈?邪灵语是眼眼的语言?还是别的什么?”
0:07:42 <<叶米·普拉托>> “还好我是个侏儒”
0:07:45 <<福克斯·龙心>> “大概是,变神失败什么的?”
0:08:09 <<罗西亚·拉法姆>> “想要成神却失败吗……”
0:08:12 <<阿加萨·恩沃尔>> “变神吗……”
0:08:34 <<阿加萨·恩沃尔>> “然而……还是不太懂写在这里的含义”
0:09:01 <<罗西亚·拉法姆>> “也许石板下面有些什么?”
0:09:10 <<切希尔·柳哨>> “掀起来掀起来!”
0:09:36 <<阿加萨·恩沃尔>> “小心点。。”
0:09:39 <<罗西亚·拉法姆>> 盯福克斯
0:09:43 <<阿加萨·恩沃尔>> 跟着试图掀
0:10:09 <<莫尔度>> 过一个力量
0:10:1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协助掀
0:10:21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4)-1  = 14-1  = 13
0:10:23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9)  = 9  = 9
0:11:22 <<莫尔度>> 没了
0:11:25 <<莫尔度>> 持续11分钟
0:11:34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5)+7  = 15+7  = 22
0:11:44 <<隐秘力>> @垂死病中小米叶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3)-1  = 3-1  = 2
0:11:47 <<罗西亚·拉法姆>> 不愧是减脂
0:12:00 <<莫尔度>> 福克斯扎了个马步,猛地朝着石板发力
0:12:18 <<莫尔度>> 但他使出吃奶的劲,石板也纹丝不动
0:12:30 <<罗西亚·拉法姆>> “……”
0:12:34 <<莫尔度>> 你们发现,石板上的字迹闪着微弱的光芒
0:12:42 <<阿加萨·恩沃尔>> “???”
0:12:43 <<福克斯·龙心>> “看来掀不开啊”
0:12:47 <<叶米·普拉托>> “额”
0:12:55 <<罗西亚·拉法姆>> “看来用蛮力是不行的了”
0:14:14 <<阿加萨·恩沃尔>> “那……?”
0:14:40 <<罗西亚·拉法姆>> “先看教堂?”
0:14:43 <<福克斯·龙心>> “研究一下这个光吧”
0:15:12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对字迹进行辩识法术
0:15:31 <<隐秘力>> @知易逆难阿加萨因为:法术辨识,投出了:(17)+21  = 17+21  = 38
0:15:33 <<莫尔度>> 你们觉得这看起来并不像你们认识的法术
0:15:56 <<罗西亚·拉法姆>> “。。。。认识的法术里没有这种啊”
0:16:06 <<阿加萨·恩沃尔>> “咱觉得也是这样”
0:16:10 <<罗西亚·拉法姆>> “感觉放弃强行掀开比较好”
0:16:12 <<阿加萨·恩沃尔>> “这就有点邪门了”
0:16:13 <<切希尔·柳哨>> “罗西亚,你搬试试”
0:16:23 <<阿加萨·恩沃尔>> “说不定掀开里面会出来什么……”
0:16:3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自己上去搬能不能搬动
0:16:31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是博学如阿加莎都认不出来的法术”
0:16:37 <<莫尔度>> 过个力量
0:16:44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1  = 4-1  = 3
0:16:58 <<莫尔度>> 罗西亚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
0:17:03 <<罗西亚·拉法姆>> “呃”
0:17:09 <<阿加萨·恩沃尔>> “福克斯你怎么还在夸啊!”
0:17:13 <<罗西亚·拉法姆>> “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信徒限定”
0:17:26 <<阿加萨·恩沃尔>> “怎么感觉你力气都不如咱了”
0:17:37 <<叶米·普拉托>> “难道”
0:17:40 <<切希尔·柳哨>> “你根本没使劲儿!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0:17:44 <<叶米·普拉托>> “只能回教堂了么”
0:17:44 <<切希尔·柳哨>> “继续!”
0:17:45 <<罗西亚·拉法姆>> “原形就是这样的嘛”
0:17:52 <<罗西亚·拉法姆>> “还来啊!”
0:18:00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重试
0:18:22 <<福克斯·龙心>> “。。。”
0:18:27 <<阿加萨·恩沃尔>> “……”
0:18:27 <<莫尔度>> 重试一下
0:18:28 <<福克斯·龙心>> “我只是在说实话”
0:18:32 <<切希尔·柳哨>> “我要看到你太阳穴上爆起的青筋才算数”
0:18:36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11)-1  = 11-1  = 10
0:18:46 <<阿加萨·恩沃尔>> “太阳穴要高高鼓起才算数”
0:18:54 <<莫尔度>> 罗西亚的太阳穴上暴起了青筋
0:18:56 <<福克斯·龙心>> “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
0:19:03 <<莫尔度>> 他觉得自己比一般情况下发挥得还好
0:19:03 <<罗西亚·拉法姆>> “这~队~长,莫非是监工出身”
0:19:08 <<隐秘力>> @福克斯因为:喵的一声,投出了:(4)+7  = 4+7  = 11
0:19:10 <<叶米·普拉托>> “看起来真可怜”
0:19:32 <<切希尔·柳哨>> “你不行,福克斯,你太像人了”
0:19:55 <<罗西亚·拉法姆>> “不,不是这种原因吧!”
0:19:56 <<福克斯·龙心>> “下次还是给我转生了吧”
0:19:56 <<切希尔·柳哨>> “如果这板子真能掀开,我看也只有罗西亚能试试”
0:20:08 <<莫尔度>> 你们看着罗西亚的面貌,感觉他还是挺像一个人的
0:20:19 <<莫尔度>> 至少像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
0:20:22 <<叶米·普拉托>> hhh
0:20:31 <<切希尔·柳哨>> “但是罗西亚总是偷懒啊,真头痛,我看那盾牌就不给他了吧”
0:20:36 <<切希尔·柳哨>> “辛迪,上!”
0:20:42 <<福克斯·龙心>> “罗西亚,快用你无敌的超态变挂变的不像人一点”
0:20:43 <<莫尔度>> “我上啊!”
0:20:53 <<莫尔度>> “好吧,真够麻烦的”
0:21:03 <<切希尔·柳哨>> “试试又不会掉肉嘛”
0:21:07 <<隐秘力>> @无尽轮回莫尔度因为:力量,投出了:(14)+4  = 14+4  = 18
0:21:13 <<莫尔度>> “嘿哟!”
0:21:24 <<罗西亚·拉法姆>> “变倒是没什么所谓,但今天剩下来的时间我就都只能偷懒了啊?”
0:21:38 <<莫尔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们感觉石板似乎松动了一毫厘
0:21:52 <<罗西亚·拉法姆>> “……”
0:21:55 <<莫尔度>> “不行啊,这个太重啦”
0:21:57 <<切希尔·柳哨>> “喔!刚才是不是动了?”
0:22:00 <<莫尔度>> 辛迪摇着头说
0:22:29 <<叶米·普拉托>> “有吗”
0:22:30 <<莫尔度>> “我总觉得,这个像不像人是不是不只是说身体特征的啊主人?”
0:22:41 <<莫尔度>> “我们一路上遇到那么多疯子”
0:22:50 <<莫尔度>> “感觉疯子才是最不像人的”
0:22:56 <<阿加萨·恩沃尔>> “…………”
0:23:02 <<阿加萨·恩沃尔>> “咱几个有谁是疯子啊”
0:23:11 <<莫尔度>> “反正我不是”
0:23:14 <<切希尔·柳哨>> “虽然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我们都不疯”
0:23:22 <<莫尔度>> 辛迪瘪着龙嘴说
0:23:30 <<切希尔·柳哨>> “看来只有莫尔度亲临才行了”
0:23:34 <<福克斯·龙心>> “居然是思想啊”
0:24:20 <<罗西亚·拉法姆>> “切,那不还是我吗,被某个骑士说性质相近的”
0:24:21 <<切希尔·柳哨>> “好了!我们最不像人的都试过了,接下来只能去教堂看看了”
0:24:42 <<罗西亚·拉法姆>> “接下来的时间只能偷懒的话可不要怪我啊”
0:24:51 <<罗西亚·拉法姆>> 存能项圈超态变化为战争巨魔
0:24:54 <<罗西亚·拉法姆>> 重试一次
0:25:05 <<切希尔·柳哨>> “你现在不变,一会儿也只能偷懒吧!”
0:25:11 <<莫尔度>> 过个力量
0:25:13 <<隐秘力>> @微操大湿罗西亚因为:力量,投出了:(18)+10  = 18+10  = 28
0:25:26 <<莫尔度>> 这一次,你们感觉石板真的动了
0:25:41 <<莫尔度>> 往上至少抬起了一毫米
0:25:44 <<罗西亚·拉法姆>> “能在半小时之内到矮塔的话,我就不偷懒”
0:25:51 <<叶米·普拉托>> “放弃吧”
0:25:54 <<叶米·普拉托>> 望天
0:25:55 <<莫尔度>> 但是距离掀起来还差得远
0:26:45 <<罗西亚·拉法姆>> “可恶,这东西到底有多重啊”
0:26:47 <<莫尔度>> 于是,你们打算?
0:27:00 <<切希尔·柳哨>> “之前这次你尽力了”
0:28:00 <<阿加萨·恩沃尔>> “进教堂吗”
0:28:33 <<罗西亚·拉法姆>> “教堂吧,下次状态完全了再来对付它”
0:28:34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回门口
0:28:49 <<阿加萨·恩沃尔>> “走吧”
0:28:53 <<阿加萨·恩沃尔>> 跟上
0:29:00 <<罗西亚·拉法姆>> 星质构装体还在吗
0:29:04 <<莫尔度>> 你们回到了门口
0:29:34 <<莫尔度>> 不在了
0:29:38 <<切希尔·柳哨>> “状态完全是什么啊……”
0:29:51 <<罗西亚·拉法姆>> “拖太久了,唉,只能自己开了”
0:30:01 <<福克斯·龙心>> “不愧是罗西亚,说的真有道理”
0:30:08 <<罗西亚·拉法姆>> 试图用长矛捅开门
0:30:09 <<阿加萨·恩沃尔>> “。。。”
0:30:46 <<罗西亚·拉法姆>> 那一场后面补个混战
0:30:47 <<莫尔度>> 没费多大力气,大门发出吱呀轻响,轻易地打开了
0:31:00 <<阿加萨·恩沃尔>> “这个倒是挺容易”
0:31:07 <<莫尔度>> 最终,你们还是回到了这扇大门前
0:31:19 <<莫尔度>> 似乎就好像你们的路只剩下这一条一般
0:31:32 <<莫尔度>> 你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第一次投身冒险的那一天
0:31:52 <<莫尔度>> 那天你们和现在一样,堂堂正正地,迈入世界这扇大门
0:32:03 <<莫尔度>> ————然后在地狱当中无法返回
0:32:07 <<莫尔度>>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6-29, 周四 22:14:53 由 神秘反噬 »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2 于: 2016-11-28, 周一 22:30:12 »
Loot
劇透 -   :
无损形体宝石x1
月火之剑(+1破法储法炼银长剑,特性:法术耐久)、
月相盾(圣物)
焦灼射线卷轴x1
电爪卷轴x1

Xp
劇透 -   :
人均1320,叶米1800

物品图鉴
劇透 -   :
月相盾
劇透 -   :
月相盾[圣物]:
价格(物品等级):—
部位:手持
施法者等级:20th
灵光:强烈;(DC25)咒法系
激活:移动(指令)
重量:2磅
这些秘银小圆盾上细致地描绘了华丽的月相图。
月相盾从月神骑士团组建之初就存在了,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些圣物的来历,也不知道如何制造它们,只有完成眼之试炼的高阶月神圣武士才有资格持有。和其他古老的圣物不同,月相盾由超越了时代的神秘科技所制造,传闻这些精密的机械来自未来的月神信徒的手中。
月相盾是+1秘银小圆盾,其内部的机械装置可以装入7个1-3级的卷轴,持用月相盾的人可以直接使用这些卷轴,而无需将其取出。装入卷轴是移动动作,会引发借机攻击。月相盾还会给混乱中立、混乱善良、混乱邪恶、绝对中立的使用者的AC提供+1幸运加值。
【圣物力量】
要使用月相盾的圣物力量,你必须信仰阿丝赫达并牺牲一个4级神术位,或者在拥有真实信者专长的前提下达到至少7hd。
格挡法术:当使用者被需要远程接触检定的法术或超自然能力击中时,可以以直觉动作进行一次近战接触攻击(命中为基本攻击加值+力量调整值),和该法术或能力进行对抗,若检定结果高于其远程接触攻击检定,则该法术或能力失手。如果对抗成功,使用者可以再进行一次远程接触攻击,将该法术或能力引导至其射程内的其他目标上,法术或能力将正常生效。
月火之剑
劇透 -   :
月火之剑:
价格(物品等级):24335GP
部位:手持
施法者等级:12th
灵光:强烈;(DC20)塑能系
激活:无
重量:6磅
月火之剑是月神骑士们使用的武器,它被赋予了对法术的“调和”作用,在掌握法术与剑术的骑士们手中能够发挥强大的力量。相传,月心之剑是某把强大的传奇武器的仿制品,在月神骑士团精湛的武器技术下,仿制品获得了与伟大传说相称的一部分力量。但讽刺的是,那把武器本身与月亮没有任何关系。
月火之剑是+1储法破法炼银重剑,且在其他人尝试解除或反制使用者的法术时,使用者的施法者等级将视为比真实高4级。
« 上次编辑: 2016-12-03, 周六 11:58:40 由 芙朗达·嘉兰诺德 »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3 于: 2016-11-29, 周二 00:36:41 »
灵能点的错误用法实例*1  :em003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4 于: 2016-11-29, 周二 10:54:18 »
灵能点的错误用法实例*1  :em003
我很在意这个*1!希望不要增加了啊!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5 于: 2016-11-29, 周二 11:16:39 »
灵能点的错误用法实例*1  :em003
我很在意这个*1!希望不要增加了啊!

没关系,下次+1要等我点增强构装之后(不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6 于: 2016-11-29, 周二 11:21:25 »
 :em030说好的百变者!

离线 淹溺凝视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2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7 于: 2016-11-29, 周二 12:08:52 »
:em030说好的百变者!
:em002好吧,我回去点刚正朴实的心灵冥想了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8 于: 2016-12-02, 周五 13:37:16 »
那个红宝石没写上啊,不会还要被收回去吧233

离线 神秘反噬

  • 版主
  • *
  • 帖子数: 409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9 于: 2016-12-03, 周六 11:59:01 »
那个红宝石没写上啊,不会还要被收回去吧233
已添加,当然不会收回啦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10 于: 2016-12-21, 周三 17:03:28 »
修改了一下错别字
哎呀我真喜欢福克斯在复活叶米,其他人在讨论明天吃什么的的问题那段(
非常有画面感

离线 逸·水寒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8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11 于: 2018-07-17, 周二 10:16:26 »
看不到叶米被转生还是有点遗憾的(
雾巨人可以变换形态是意料之中,切大队长前一刻信誓旦旦后一刻临阵秒怂是个有趣的play
玫瑰和骑士果然很配,虽说这玫瑰各种意义上都挺恶劣的。作为BOSS的骑士死在对主角挥下致命一击(?)之时,算是个经典的、偶尔用一下会比较出彩的桥段。我不知道骑士燃尽生命所为何,是纯粹因信仰而疯狂或是被操控了意志和记忆云云?和玛蒂尔达有没有相似的缘由?静观其变
“还太像个人”···这谜题非常抽象了。首先这邪什么语的笔者显然曾是个人或接近人的存在,而光人的界定就至少要考虑肉体精神魂灵等等方面,这一看就是需要后续探索才能有进一步解密的。不过既然龙可以稍微搬动,说明肉体可能是因素之一(纯粹是因为力气大这种理由我是不信的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12 于: 2018-07-17, 周二 10:47:15 »
没办法,叶米为了找师父,不可能让自己变个样子的,理由很充分,我也只能深表遗憾而已!
另外我也考虑过是不是那石板真的只是因为沉……毕竟在场的力气都不大。但如果只是沉的话就恶趣味了,我觉得不是守仁的风格(虽然好像是我的风格)
« 上次编辑: 2018-07-17, 周二 10:48:47 由 千面相 »

离线 一球甘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13 于: 2018-07-24, 周二 22:56:32 »
反胃果然很厉害(

离线 千面相

  • 月面机器
  • 版主
  • *
  • 帖子数: 503
  • 苹果币: 2
Re: 【玄囿之垢】【序章:绽放之月】【六】
« 回帖 #14 于: 2018-07-25, 周三 10:08:28 »
反胃果然很厉害(
从此点了铁胃,我这辈子都不想吃反胃了 :em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