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洛瓦古格  (阅读 5581 次)

副标题: Rovagug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504
  • 苹果币: 2
洛瓦古格
« 于: 2016-10-17, 周一 13:36:41 »
毁天巨兽

“此世之核心幽有真暗狂神自上古,其名乃洛瓦古格。此世之骨架能承巨兽撕咬至何岁,其时则无人可知。”
——幽暗地域秘闻录


  在这宇宙初生不久的时候,洛瓦古格就已经在毁灭万物的狂暴驱动下撕开存在之间的界限,饥渴地吞噬与摧毁它所触碰的一切,将众神苦心设计的造物化为灰烬。即使在绝望的神明们联手将它禁锢之后,洛瓦古格仍然不时地在它苦闷而愤怒的被囚之中郁动;大地为其冲撞而战栗,群山随其盘绕而崩塌,巨兽在它幽深中的牢笼里嘶吼,化为剧毒的瘴气喷出地表;世界腐败的角落与深渊中藏匿着洛瓦古格怪物般的子嗣们,随着它们主父的疯狂而不时现身肆虐。在洛瓦古格的梦境中没有荣耀或是创造的位置——它唯一的期待万物的毁灭,用自己的巨喉生吞活剥一切生灵,用它恐怖的躯体碾碎任何不愿屈服之物。洛瓦古格的力量不是让事物缓慢衰朽的熵力——它是不可容纳,一举而烧尽世界的野火。所有有意识的存在,无论不朽或是凡俗都畏惧与憎恨巨兽,因为洛瓦古格是拖着我们奔向末日的引擎,是逆造物主,众神与生命本身之死敌。

  当洛瓦古格从时间与空间的裂隙中挤出它硕大丑恶的形象,和众神开战的时候,它的敌手们甚至不得不结起近乎荒谬的联盟来共同保卫自己参与创建的宇宙。在这场大战中,是卡莉丝翠用祂的魅力集结无数现在已经被遗忘的神明一起吸引开洛瓦古格恐怖的注意力;托拉格与古拉姆联手在格拉利昂的核心将囚神的牢笼铸造淬火;阿斯莫迪斯和法莱斯玛各自翘曲诸界的本质创造出可以禁锢巨兽的锁镣与结界。最后,当众神准备就绪后,当时尚为一介天使的莎伦莱手持正义烈火挑战洛瓦古格,将发出足以震荡虚空的亵渎狂吼的毁天兽引向那个终将成为它牢笼的世界。当晨花的火剑切开通向地深的大门时,数十位神祗齐力出手——也有数十位神祗陨落于此一过程——将毁灭者推进它的牢笼。最后,在落入陷阱的洛瓦古格在暴怒中拼命挣扎,摇撼和撕扯着它的禁锢,微笑的黑暗王子祭出祂用九狱戒力锻铸的锁与钥匙,永远地将毁天巨兽困于世界的核心。

  如今,在被囚禁了千万年以后,毁天巨兽仍然在囤积着它的怒气,坚信总有一天它要冲破自己的枷锁,蹂躏将它打入这一境地的女神莎伦莱,撕碎和吞吃这个囚禁它的世界,然后在所有死去神明的躯壳上大快朵颐。洛瓦古格在囚禁中的沉睡每次都长达数个世纪之久,舒适地在黑暗中做着它的湮灭之梦。然而,被锁在格拉利昂核心的洛瓦古格将永远是这个世界的癌症,无论如何,它除了竭尽自己所能尝试逃出目前的禁锢并在此之后吞噬万物外别无存在的意义。

  毁天巨兽不对任何存在有好处,也没有任何存在真的能逃避它的灭绝之力。它没有朋友或是联盟;在它蛀空已死的世界以后,洛瓦古格必定会转向它孽生的无数怪物,在秽恶的欢喜中吞吃自己的子孙。毁天巨兽也不在乎渺小的凡人以何种方式荣耀自己,或是他们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唾骂或是赞美它。洛瓦古格并不是因为信徒的祭祀,典礼或是虔诚的信念而赐予他们神力——它只希望在自己的牢笼外面仍然有人记得它的存在,并且努力试着将它放出来。无论信仰毁天巨兽的人怎样描绘他们的神,洛瓦古格都不会在乎:他们中不会有人被带到应许之地,不会有人成为洛瓦古格的左右手,甚至不会有人在它必然摧毁万物的那天被许诺存活。那些最幸运的人也许会期待自己在巨兽获得自由的那天将和它一起肆意播撒毁灭,成为终结世界的急先锋,但没有人-任何人,可以期待洛瓦古格的饥渴会放过他们。

  洛瓦古格的监禁限制了它与其他凡人或是不朽者互动的可能。若是洛瓦古格想将自己的意志散布到地核之外,它就必须通过自己暴戾的信徒,或是(更加骇人听闻的)通过它庞大的子嗣作为自己如同天灾一般的代行者与神使。极少数会描绘毁天巨兽形象的文明人将它简单地归纳为一条长有布满利齿的大口的巨虫,而那些原始的部落民萨满与疯狂的邪教徒则将它更为粗糙的神像用鲜血绘画在墙壁,旗帜和盾牌上。洛瓦古格的常见邪徽是一张长有蜘蛛腿的血盆大口,而个别的信众则会用更独立的手法表现它——在背壳上长有一张嘴的螃蟹,被毒蝎钉刺环绕的大口,或是粗杂的利爪互相纠缠成的一个圆圈。几乎每一个部落和教派都有各自的对洛瓦古格献上的尊号:卷牙狂潮,囚执之王,碎世者,等等。洛瓦古格的真身则是足以让任何旁观者精神错乱的存在:一条数英里长,从身体的各处甚至是它疯狂撕咬的大嘴中伸出野蛮肢体的怪虫;从巨兽甲壳的缝隙与伤口中涌出大量随它而盘旋如烟雾般的寄生虫——有的是蠕虫,有的是甲虫和蛞蝓状的生物,而更多的则是成群结团的千足虫,或是其他完全不可名状的存在。这些寄生虫群会饥饿地撕碎所有愚蠢到接近洛瓦古格的血肉的生物,然后死亡——离开了毁天巨兽的躯体它们便不能存在。

  在每次地震或火山爆发之后,洛瓦古格的狂信者便会献上牺牲与祈祷来赞美它一时的苏醒,将天灾看作是毁天巨兽不安于沉眠的征兆。硫磺蒸汽与其他地底喷发的毒气会被视为洛瓦古格的呼吸;如果洛瓦古格教派的敌人被这些自然灾害所伤害,那么信徒们就会认为这是巨兽的神力正在惩罚他们的对手;而如果洛瓦古格的崇拜者受到了这些伤害则会被其他人看作是巨兽对其不悦的象征。


教会
  在所有的邪恶神祗之间,洛瓦古格无疑是最被人所憎恶的,而它的追随者对外界的恨意则全然不在乎。真正的洛瓦古格信徒丝毫不关心爱,忠诚,荣誉这些概念以及物质财富。他们不考虑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他们追求的只有毁灭它而已。他们几乎都多多少少有些疯狂;这些人崇拜毁灭而很难期许到任何有价值的回报,因此信徒通常都是病态的恶人,神经汉,战狂,以破所带来的刺激喜悦为目的而进行破坏。

  洛瓦古格的信徒常见于兽人和食人魔部落中,这些生物将在战斗中狂呼乱叫着将他们的敌人大卸八块的行为视为它们奉献给洛瓦古格的祈祷。几乎所有的文明国度都严禁洛瓦古格教派的存在,所以只有纯粹的精神病才会成为洛瓦古格在城市中的信徒——他们缺乏侍奉诺格巴的缜密与自制力,又不能理解宗-库山的从凌虐体验升华的哲学,甚至缺乏厄迦图娅信徒基本的狡诈与隐秘。信仰洛瓦古格的疯子常常以纵火来荣耀他的神,肆意焚烧建筑物来散布破灭,而更加混沌的一些则干脆选择赤身裸体跳入火山口中这种近乎行为艺术的做法(因此他们总是被误认为是格罗图斯的疯癫祭司)。洛瓦古格的牧师也会采取传统的讲道手段,在街边大肆宣传世界末日将至的预言——但他们中即使最疯的那些也很少在宣讲时提及毁天巨兽的圣名,以免招来那些软弱的文明人的敌意。然而,在一些观念扭曲的教派中,洛瓦古格也会被描绘为涤净与升华之神,它将掀去这个污秽,罪恶的旧世界来为忠实信仰它的信徒开辟新的,更好的世界。这些邪教徒往往自认为他们会在未来的世界成为神明,用新奇诡异的杀戮与破坏手法来体悟湮灭事物所带来的纯粹愉悦。

  教会的圣事也是同样简单直接的;祭礼通常包括屠宰奴隶与俘虏,高声吼叫,猛跺地面,砸毁昂贵的财物,有时候也会敲打锣鼓。以上的这些圣事都是凡人信徒自己发明创造的结果,唯一真的可以让教众与洛瓦古格直接进行沟通的活动只有对毁天巨兽的祈祷。虽然对洛瓦古格的祈祷通常伴随着一系列看似毫无逻辑的破坏活动,但事实上这些行为本身才是祈祷让它满意的动机——这也意味着在两地的不同洛瓦古格教派可能适应自己生活的位置与环境状况,而在数代人的时间中演化出截然不同的祈祷仪式。其中的一派可能会选择将祭品与祭牲在舞蹈般的祈愿典礼上丢入火山口,而另一派则会一边齐声尖叫一边将活祭品抛向布满尖锐岩石的裂隙。

  虽然洛瓦古格的追随者通常都是疯子和野人,但它仍然在其他的一些种族与团体中拥有可观的信徒。豺狼人种族大多信仰它们的母神拉玛什图,但那些居住在文明群落边缘的豺狼人部落也经常在洛瓦古格教徒的号召下对它们的邻居挥起武器,将引发它们嫉妒的华美城市化为废墟;同样,定居于极北世界之殇周围的卡利德蛮人也经常拥抱混乱的力量,用同样的混沌来阻挡烧灼他们的深渊恶意并将自己变异的后代变为更强的战士,这使得洛瓦古格的梦呓可以轻易影响他们脆弱的心智。树绳妖(Roper),这种居住在幽暗地域中的异怪将洛瓦古格视为它们的祖先与主神,每当树绳妖发现从其他地方来到地底的旅行者时,这些怪物就会热切地向外人讲解如何崇拜毁天巨兽的哲学——通常是一边慢慢地嚼着他们一边进行这样的传道。还有部分极度嗜杀好战的乌尔芬人战帮也倾向于追随洛瓦古格的意志,这些绘面纹身的野蛮掠夺者相比他们所出身的战斗民族的武士要更加嗜血与狂躁。


神殿和祭坛
  绝大多数文明城市都禁绝洛瓦古格的崇拜,而那些发现他们的身边隐藏着巨兽信徒巢窠的人也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根除这些邪教徒,摧毁他们的据点。显然,这种情形让许多洛瓦古格的教徒必须单独行动,私下向自己的神献上信仰。献给洛瓦古格的神龛通常很小,装饰着露齿之口,锋利的爪子和盘旋环绕它们的线条浮雕。洛瓦古格真正的“神殿”通常深藏在地穴,地下城或是兽人和其他恶毒的类人生物滋生的洞窟中。每座神殿都豢养着一头怪兽——树绳妖,触须怪或是幼生的紫虫——由神殿的牧师从小喂养长大,在祭神时则被视为代表洛瓦古格的偶像而被信徒们顶礼膜拜。通常,巨兽的神殿还会挖有一个大地洞来模仿囚禁毁灭之神的牢笼,同时也有信徒们会在这个大坑中点燃篝火,放养毒虫或是抛弃祭牲剩余的残尸。

   虽然任何地质活动活跃的区域或是放射地热的自然环境都会被洛瓦古格的信徒视为它信仰的圣地,在格拉利昂有两个地点则对教会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其一是奥斯里昂城市安恩附近沙漠中的卡玛利亚大金字塔;这座奥斯里昂金字塔埋葬着一位曾经公开崇拜洛瓦古格的古王朝法老,而在它的中心择优一条垂直通道直抵幽暗地域,现在它被各教派的信徒们作为与地底深处的居民互相授受的见面场所。洛瓦古格更具有神圣宗教意义的信仰中心则是卡斯玛隆大陆上的格罗姆兹巨坑——此处是半神的洛瓦古格之嗣每每涌出大地的位置,而教会追随者也坚信这个幽深的缝隙正是能够从地面抵达恐怖的巨兽囚笼的通道。每一天,居住在巨坑周围的城市废墟中的那些低劣疯狂的部落都会向这裂隙投下生灵作为祭品。


牧师的职责
  洛瓦古格存在的意义便是来来毁灭和屠杀,它忠心的信徒自然也奉其为模范而行事。这些狂徒亵渎其他信仰的偶像,砸毁美术和工艺杰作,尽其所能在其世人面前撕下文明的面纱而向他们揭露洛瓦古格希望的丑恶现实:万物终究要毁于一旦,而任何造物和审美在末日来临之时都会和你一起无意义地化为灰烬。他们在文明崩溃,王者被弑杀时高声喝彩,顺便屠戮无力反抗的孩童来确保未来的希望被彻底掐灭。祭司们相信世间每一件暴行与破坏都在一点点地侵蚀捆缚着洛瓦古格的封印,他们毫无怨言地日复一日坚持执行这些工作,期待着世间全部的恶终于有一天足够强大到压碎毁天巨兽的牢笼,带来此世的终结。那些更为愚笨天真的信徒则热诚地相信他们乃是碎世者的神选之民。当洛瓦古格有朝一日脱离束缚之后,他们也将随着巨兽的肆虐而升入一个新的国,胜过在今世轻贱自己的敌手。然而,洛瓦古格最为忠贞的信徒也往往是教会中最为清醒——或者说,最为疯狂——的祭司,他们很清楚自己信仰事实:自己所努力的一切只是为了迎接万物的最终毁灭。然而,他们完全接受和急切地期待着末日的降临 - 对于这些信徒来说,成为洛瓦古格挣脱囚禁之后,填饱它末日饥渴的第一批血肉便是自己等待已久的最佳奖赏。

  洛瓦古格的牧师广播狂怒,毁灭与痛苦的讲道,宣称那些投身于毁灭一切的人是有福的。他们声称只有那些太虚弱而无力去破坏的人才只能选择建造,而每一滴洒落的鲜血,每一件被摧折的事物都在腐蚀着束缚洛瓦古格的锁链。明显的,信仰它的牧师对正常的社会没有什么价值可言;最好的情况他们是雇佣兵,而相比之下大多数人会干脆选择盗匪与罪犯生涯。即使是作为犯罪者,洛瓦古格的信徒也是行为不可预知而思想毫无逻辑的——他们甚至很少对金钱有什么欲望,除非这个祭司正好需要钱去购买在未来能制造更多毁灭的装备。

  因为毁天巨兽接纳任何愿意奉它的名去毁灭和杀戮的追随者,它的“祭司”也就自然地塞满了末日教徒,疯子以及渴望破坏的蛮族——他们中的任何人(但不是所有人)都可能会从洛瓦古格那里获得神术魔法。几乎没有什么洛瓦古格的信徒是有研究的耐心和学术精神的人,所以在它的教会里奥术施法者非常非常的罕见。

  洛瓦古格的牧师将任何创作有用之物的行为都视为对它的亵渎,因此他们会毁坏所有对他们来说没有用的东西——珍贵的魔法卷轴被用来生火,艺术品被污损,而其他所有他们懒得去评定价值的事物全都可以被丢进篝火坑中付之一炬。在那些信仰洛瓦古格的部落或教团里,他们的宗教领袖唾弃一切手艺和建设,将这些工作留给奴隶去完成。他们自己的武器和护甲几乎全是从敌人手里夺来而非自己制造的,而追随洛瓦古格教徒的人会不可避免的忍受低劣的生活水平与物质匮乏。在战斗中,寡不敌众或是特别狂热的洛瓦古格祭司出了名的喜欢在死前全力击碎对手的武器和护甲,将此作为自己殉道的手段。如果一个牧师缴获了一件精美的秘银链甲,他会选择将它尽可能地破坏撕碎而不是穿上它(使用精美的工艺品对巨兽来说是亵渎之举)。有时候,缴获了强大武器和装备的祭司会举办圣礼,祈求洛瓦古格开恩让他使用这件完整的工具来制造毁灭。这种仪式通常只是表面文章,因为洛瓦古格本尊甚至连自己信徒本身都不加注意,更别提他们具体在使用什么装备了。

  领导教团的首脑往往都是体格与心智同等彪悍的家伙,而教团在组织内部的等级也是完全由个体力量高低和手段的残暴程度来决定的。在兽人部落中,统治其他兽人的大佬也可以兼任洛瓦古格的祭司,但比较常见的情况是一个强大的军事领导者属下有一名祭司作为他的参谋和牧师。在教会内部挑战仪式是十分常见的,虽然挑战决斗的胜利者可能会发慈悲留对手一条命以便羞辱他,但失败者通常的下场是成为被奉献给毁天巨兽的祭品。除此之外,如果某个教团神殿中养育的怪物偶像特别聪明或是强大,它也可能会在暗中支配教团的领导者,或是干脆通过挑战仪式来取代原本的领导者来直接统治信徒。

  一个洛瓦古格牧师的每日生活往往都是在奉以自己信仰的狂神之名狩猎(可能是孤身一人或是领导他同样野蛮的部落)中度过,希望能获得杀戮生灵或是缴获工艺品来在仪式上献祭破坏的机会。狂热的祭司会无情地鞭策他所控制的信徒,将他们卷入残酷的狂怒之中,无视饥渴,虚弱和其他困难和折磨去追求解放洛瓦古格的目标。因为他们很少注重制造破坏以外的生活,牧师们通常在专注的很少的几项实用的技能上拥有等级,通常是威吓以及体能方向的技能比如攀爬和游泳。



冒险者
  那些真心追随毁天巨兽意志的恶劣冒险者弃绝爱,忠诚和荣誉,也不在乎获取物质上的财富。这些人可能是一个兽人部落的孤独斥候;一个正在寻找可以解放洛瓦古格的神秘知识的疯狂信徒,或是一个已经被战争完全残害了身心,现在除了制造毁灭和伤害以外不从战斗中追求任何目的的战士。无论他们是谁,这些冒险者都不关心自己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他们只追求将世界彻底的湮灭。


服饰
  就如同洛瓦古格的信仰团体在不同的地域之间可以有如此迥异的差别一样,就像之前说的一样,洛瓦古格的圣徽也可以被它的信徒描绘为千奇百怪的样式。巨兽的祭司通常喜欢穿着被染成斑驳杂色的破烂皮裘——毛皮的来源越诡异越好。其他被牧师所欢迎的装束还有雕刻成凶兽或是扭曲兽头形象的面具,有时这些面具的造型被制造的如此之怪异以至于旁观者很难看出它们究竟代表的是何种生物。在特别富裕的部落中生活的洛瓦古格萨满可能持有数量庞大的此类面具收藏,每一种面具都属于它们特定应当佩戴的场合:祝福部落迎接即将到来的战争,为狩猎者带来好运和丰收,或是专用于献祭活物给洛瓦古格的仪式。


圣典
  由于追随巨兽的教团之间极端混乱的组织结构与永无休止的冲突,洛瓦古格教会缺乏一部被信徒广泛认可的宗教经典,在很多蛮族部落里干脆就是通过萨满与歌者将洛瓦古格教义一代代口头传诵下来的。不过,有洛瓦古格的信仰仍然两部“邪典”因为尊奉它们的教团势力相对庞大而比较突出,但除了它们以外,教会里至少还有数百种不同的经典在流传。

  巨兽的旋廻:在过去的20年之中,有一个被关在乌斯塔拉夫首都,卡利法斯市的海文嘉德精神病院里的疯先知陆陆续续地用潦草的涂鸦写下了这部关于洛瓦古格及其怪物子嗣的杂乱神话。虽然荒诞无稽,但这些散断的神话指出了一个令人惊恐的思想核心:世间的万物事实上皆为破坏而生,而多元宇宙终究会因其住民而熵化崩溃。即使这个老疯子已经有数十年并为被人探访,然而他的著作已经奇妙地流出,并且被洛瓦古格教徒和很多认为其观察具有惊人重要性的学者在不小的范围内传抄阅读。

  科霍之赤印:虽然它在数量众多的兽人部落中流行,但对大多数观察者来说这个图案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节肢以随机的顺序蜷曲起来的洛瓦古格绘像。虽然图案本身并没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但许多迷信的洛瓦古格信徒坚信透过它可以将巨兽的恶意引向看到赤印的人,使这个不幸者被厄运缠身并成为洛瓦古格会优先选择吞噬的目标。


圣日
  在格拉利昂,一年第九个月(洛瓦月)是用洛瓦古格来命名的,正如在此时被收割过的辽阔田园在某种程度上具象着被毁天巨兽啃食之后的世界一般——然而即便如此,农民也不会使用它的名讳来作为丰收和富裕的兆头。各个独立信仰洛瓦古格的教派和部落都以他们自己的习俗来庆祝各自的洛瓦古格圣日(可能是他们从古老的典籍或是巨兽赐予的异梦中获得的灵感)。以下这两个节庆是比较普遍的在不同的洛瓦古格信仰团体间仍共同庆祝的节日,但即便如此还是有获得信徒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末日节:当太阳与其他星体的运行达成联结的那天便是洛瓦古格信徒的末日节。基本上这种现象在每年的初秋会出现一处,但如果某年它没有出现的话信徒们也忘记它的存在。星日一线的现象可能被洛瓦古格信徒理解为毁天巨兽的牢笼正在变得脆弱的征兆,狂神力量的涌动,或是相对实际的一些的,适合他们占卜世界毁灭的时间点的理想状态。

  兽之猛醒:当上古之时,星石从天外降临猛击在格拉利昂的地壳上造成我们所知的星陨之灾时,对洛瓦古格监狱的这记冲撞使它短暂地被从持续千百年的休眠之中唤醒。当它再次意识到自己仍然被束缚,毁天巨兽愤怒成狂而发出的咆哮形成了一道横扫整个世界的心灵波动,刺激着那时仍然蜷居在幽深地底的兽人种族的嗜血欲望。在这神启的催促下,兽人部落中的萨满开始召集自己的族人,武装起来杀向地面并沿途屠戮一切曾经与他们为敌的种族。现在,这个决定性的日子成为了兽人们口耳相传的兽之猛醒,与之有关的祭典通常在每年的初春进行。尽管完全没有哪个部落的萨满记得星陨之灾是在哪个月的那天发生的,但这并不妨碍不同的兽人族群间甚至多次因为这一分歧而大打出手。总体上,迷信的兽人非常看重兽之猛醒对自己种族的重要性,相信如果他们不能为洛瓦古格献上合适的祭祀与祈祷,巨兽就会抛弃他们而永远陷入沉睡。


口头禅
  作为一个没有信仰中心,没有统一的经典,信徒们攻击自己的教友和与其他人作战一样积极的宗教,自然也不可能期待洛瓦古格的信徒会有什么一致的言辞。大多数“圣言”出自信徒们杀死或致残一个敌人时出于激动而发出的狂呼乱叫,或是他们摧毁某一特别精美的工艺品时吐出的污言秽语的诅咒。不过就是这样,仍然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口号是被大多数洛瓦古格信徒偏好使用的。

  末日来也!:这是常见的战吼。洛瓦古格的信徒相信,自从毁天巨兽被禁锢在它的核心那天开始,格拉利昂世界就已经走向它缓慢而不可挽回的病患与死亡。那些狂乱的蛮族战士与疯先知特别钟意这一战吼,期望在敌人死前让他们清醒的认识到终末已经降临的真理。

  神明亦畏惧我等:侍奉洛瓦古格的武士经常引用这句话来挑衅敌人,通过它自比为亘古神战时洛瓦古格碾压众神之力的化身。狂神的热诚代行者也会用这夸张但相对少见的口号作为战吼,希望自己能在战斗中成为最受洛瓦古格青睐的勇士。


与其他信仰的关系
  即使是那些最古的神祗的力量也只能束缚而无法击溃洛瓦古格;自从被迫将它禁锢起来开始,众神们就保持着小心翼翼地警戒,恐惧着巨兽逃脱它的监狱的那一天到来。凯登•凯利恩,密拉妮和泽弗斯这些凡人登神的新来者太过年轻,即使他们没有参与那场上古之战,也会在听闻自己前辈的讲述和亲自探访洛瓦古格监狱的边缘后迅速学会不要尝试撩拨洛瓦古格或是做其他蠢事。对洛瓦古格自己来说,莎伦莱是它永远的仇恨名单上的第一位…她居然胆敢对巨兽挥剑并诱骗它掉进将自己束缚无数年岁的陷阱…必须先杀死,撕碎,吃掉,接下来才是这个圈禁它的世界。

  虽然格拉利昂还有另一个末日神——时间终末之主格罗图斯,但祂与洛瓦古格的信仰之间完全没有什么冲突和超常的憎恶。贤者与宗教学士们认为,洛瓦古格的存在代表的是格拉利昂在物质层面上的毁灭与死亡,而格罗图斯的责任则是监视这个世界在精神与能量方面的衰退,并最终将它们吞噬。


神域
  在多元宇宙尚且年轻,莎伦莱,阿斯莫迪斯与其他的一众神祗将洛瓦古格打败后,巨兽与它最为恶劣的那些臣仆与子嗣被祂们囚禁在填塞于格拉利昂核心的一个施加了封印和上锁的半位面结界里。这个牢笼,被称为死亡之窖,是世界上最为强大的造物之一。它汇集了莎伦莱烈焰般的正义之怒,阿斯莫迪斯的黑暗设计与施工,以及其他众神分别以物质与概念铸造的结构。据说这个结界位面看上去就像一个被封存在一块被切割精细的巨型黄水晶中的一个大球,如同一块黄金般的神能琥珀困住了巨虫洛瓦古格,它的表面被束缚着黑色的钢铁桎梏,雕琢这无数恐怖的祷言与束缚符文。任何尝试在物质层面上碰到这一结界表面的人都会立刻触发一次时空扭曲,将他们抛到所处的物质世界的边缘。有时,一些入侵者也可能成功地接触洛瓦古格的牢笼本体,但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立刻就被拉到了半位面内部,再也不得逃脱。

  虽然威严且强大,但无论如何,封印洛瓦古格的监狱毕竟只是众神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赶制出来的急就章。而即使它困住了洛瓦古格,神祗们事实上也不能肯定这结界确实能压制洛瓦古格那未知程度的力量。就像我们所知的一样,即使身在囚禁之中,洛瓦古格的伟力仍然能毫不间断地穿透结界的屏障渗透到凡间,特别是离它最近的格拉利昂幽暗地域。当巨兽的力量富集在其中时,幽暗地域的不幸居民(还有那些渴望洛瓦古格力量而来此的邪教徒)大多都被腐化和扭曲。这些受害者最后都成为了新的受到巨兽控制的怪物,唯一的目的只剩下去到地面上散播它们创造者的愤怒与破坏之力。


异界盟友
  与其他神祗不同,洛瓦古格并不只拥有一名神使,在它的座下有一群数量稀少,极为罕见但每次现身时都会带来如同天灾般破坏的,被称为洛瓦古格之嗣的终极怪兽,它们就是自己父亲的使者。除此之外,怪异恶毒的古魔与某些异界生物也服从洛瓦古格的差遣,除了他的奉仕种族蚀蛛古魔(Thognorok Qlippoth)外,以下这些生物也会响应毁天巨兽信徒的召唤。

  伽璐莱布达拉(独特异界生物):有人认为这头叫伽璐莱布达拉的怪物曾经是一个天使——或是一整支曾经为莎伦莱而战的天国圣体军团,并自愿在晨花执行将洛瓦古格引入其牢笼的战略时自我牺牲以完成祂的任务,最终他们被留在了狂神的监狱之内。伽璐莱布达拉处于一种永无止歇的疯狂暴怒之中,他会不断攻击所有邻接它的生物——包括盟友在内,如同受到了法术困惑术的效果影响一样。这堆憎肉块的组成结构里填满了一大团一大团被揉在一起的破碎,扭曲的羽翼以及熔化的铁甲,它的能力与一只呓语之球(Gibbering Mouther)相同。关于召唤它的咒术在洛瓦古格祭司中口耳相传,基本上要旨就是一定要让它现身在敌人最多的地方——反正没有任何人能和伽璐莱布达拉交涉以后活命。虽然它异常的癫狂,但它似乎能辨认出莎伦莱的圣徽并会优先攻击佩戴着它的生物。

  洛瓦古格之嗣:洛瓦古格并不像其他神祗一样差遣神使,取而代之,每隔一段时间,毁天巨兽就会释放出一群硕大无朋,代表它传播毁灭和灾难的的怪物。虽然这些生物无法通过异界盟友这样的法术进行沟通和召唤,但在洛瓦古格的信徒间仍然秘密地流传着一些诡异而复杂的仪式,可以允许他们唤醒与召来这些一沉睡便会度过千年的恐怖生物。在这些洛瓦古格的产物中有格罗姆兹巨坑中出现的巨虫乌伦阿忒(它遗留的甲壳仍然停滞在奥斯利昂的首都索西斯);末日引擎——或它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泰拉斯奎兽;埃克索塔尼,流血成炎者,蹂躏东方乌笃纳国度的怪兽寇索伽兹;恐怖的噬地巨虫彻默西特以及有翼的飞行怪物,终亡之歌斡那古尔。谢天谢地,这些终极怪兽的罕见程度就与他们的破坏力一样惊人。

« 上次编辑: 2016-10-17, 周一 13:42:18 由 傻豆 »

离线 瓶中妖

  • trap
  • Guard
  • **
  • 帖子数: 279
  • 苹果币: 0
Re: 洛瓦古格
« 回帖 #1 于: 2016-10-18, 周二 09:12:35 »
沉寂了好久的一更 :em025
伪装成可口饮品的CR1陷阱泥怪

离线 沙包

  • Hero
  • ****
  • 帖子数: 967
  • 苹果币: 0
Re: 洛瓦古格
« 回帖 #2 于: 2016-10-18, 周二 19:11:32 »
大反派更新了咧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