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第三章】每个人一生总会遭遇阴雨/Into Each Life Some Rain Must Fall 【完结】  (阅读 51561 次)

副标题: 更多音乐 更多欢笑 就在论坛团

离线 凱文

  • Hero
  • ****
  • 帖子数: 789
  • 苹果币: 1
费恩·费德勒 Lv5半精灵魔导士
« 回帖 #300 于: 2016-04-10, 周日 09:13:03 »
Lv5 半精灵魔导士费恩·费德勒
|HP 9+15/38|AC 14|先攻+2|速度 30|Prof +3|力10,敏14,体14,智12,感12,魅18|Save: 力0 敏2 体2 智1 感*4 魅*7|
技能:(力)运动+0 (敏)杂技*+5 巧手+2 隐匿*+5 (智)奥法*+4 历史+1 调查*+4 自然+1 宗教+1 (感)驯兽+1 洞察+1 医药+1 观察*+4 生存+1 (魅)欺瞒*+7 威吓+4 表演+4 游说+4匕首+5 1d4+2 法术+7 法术DC15|短休HD:3/5|状态:无|法术位 3环 0/2


  费恩也拿出了Lembas面包,就着水袋里的水吃掉,然后休息了一会儿。
  短休2HD 投掷: 2d8+4+d6 = (5,2)+4+(4) = 15

  临离开要烧房子的时候,费恩忽然又觉得有点不舍,向布鲁斯提议到,“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觉得这个房子不祥,但是就这样烧掉有点可惜,毕竟这是一处房产。要不然这样吧,你这个房子倒手给我如何?”

  “出去以后的事情,再说。听说下水道淹了很多的地方,你之前做下的记号还在不在、规划的路线到底还能不能走得通都还不一定。一切都等先能离开商业区之后再做打算。要是你找的人离得不远,我们说不定还能陪你一起送你过去。对了,喷泉附近的这个下水道出入口,还有什么人知道?” 费恩对布鲁斯打算离开商业区之后独自行动的提议不置可否,但心中却更加警惕着,尽量不动声色地防止布鲁斯逃跑。
« 上次编辑: 2016-04-10, 周日 09:49:46 由 凱文 »

离线 RocketCrocodile

  • The Fool on the Hill
  • 版主
  • *
  • 帖子数: 1826
  • 苹果币: 3
道格和费恩吃Lembas面包,花一分钟短休。
道格清理了身上的污血。
引用
#瓦尔把地图给费恩。“你找找吧,我一直觉得下水道修建是个挺靠技术的工程,虽然和水之神没有什么关系就是。”
水之王对自然水体和相关的自然现象比较关心。下水道算Erathis女神的领域
Erathis 女神(Unaligned): 文明之神,伟大发明的灵感源泉,城市建立者,律法书写者。( God of civilization, muse of great invention, founder of cities, and author of laws.)
她的圣徽是如地平线上初升太阳般的半个齿轮。


1) Erathis的牧师 2)瑞杜斯,artificer
瑞杜斯是你们见过最像Erathis 信徒的人。但他不是。

(简单描述...)
经过费恩和马修的一番游说(在QQ上超游讨论外加掷骰了半天), 布鲁斯把“不详的屋子”转赠给费恩。
地契和房契藏抽屉的背后夹缝里。布鲁斯随意写了份转让协议,签上自己的名字。
在后院支起一个火架,浇上大量的熏香膏油,借助你们的魔法火焰,将收敛回来的老西德罗尸体燃烧成灰。
骨灰装在一个密封的坛子里,埋在后院的树下。
布鲁斯同意跟随你们一同离开商业区,但他希望出去之后先见一个对他“非常重要”的人,墨点酒馆的小帮工,卡伦(Karen)
马修同意亲自带他过去。之后会送他到商会,直到整件事情结束。

杂货铺很大,透过窗子看,能看到维恩杂货铺头两排货架。有些倒塌了, 东西散了一地。没有人影,看不到铺主住的地方。
道格顺着阴影,敏捷地从窗户里爬进去。 仓库的货架上是各式各样的日常用品。
通往住宅的门锁着。道格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他回来把这些情况告诉在店外等待的你们。
(店里都是日用品, 你们要是缺麻绳、蜡烛、钉子、锤子、饭盒,瓶盖,手电筒,手机充电线,姑且算你们能搜刮50GP价值的日用品吧)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09:09:02 由 susu »

离线 WA2ST

  • Knight
  • ***
  • 帖子数: 325
  • 苹果币: 0
瓦尔 斯特拉瑟 Wahl Strasser
青年男性 人类 牧师 中立善良 LV5

风暴领域  神祗:伊斯提悉亚(Istishia)
通晓语言:通用语、精灵语

| HP 16/38|AC 18 |先攻 0|速度 30|Prof +3|力14(+2),敏10,体16,智13,感16,魅12|Save: 力+2+1 敏0 体+2 智+1 感*+6 魅*+4|
技能:(力)运动* +5+1(敏)杂技 0 巧手 0 隐匿 0 (智)奥法+1 历史+1 调查+1 自然+1 宗教*+4 (感)驯兽+2 洞察+2 医药*+5 观察*+5 生存+2 (魅)欺瞒+1 威吓+1 表演+1 游说+1 | 战镐 1d8+2(+2) 钝击 | 法术位 0-4 1-2 2-1 3-1 | 法术+6 法术DC14 |

#听完道格的说明,瓦尔也不问二话,直接撞进杂货店。
#瓦尔仔细观察地板上有没有脚印或者灰尘有异样的地方
#然后憋好气,一脚踹向通往居住区的门。
观察:投掷: 1d20+5 = (14)+5 = 19 力量:投掷: 1d20+3 = (2)+3 = 5

离线 RocketCrocodile

  • The Fool on the Hill
  • 版主
  • *
  • 帖子数: 1826
  • 苹果币: 3
(你们踹门的时候让布鲁斯怎么做?)
引用
瓦尔仔细观察地板上有没有脚印或者灰尘有异样的地方
灰尘比较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 susu 暗骰
瓦尔撞开居住间。你看到类似客厅的房间里,两个人倒在血泊中。
中年男性,身材消瘦,一脸络腮胡子,蓝色长衫,脸上有大量脓包和肿瘤。他的左手连胳膊从肩膀的地方断掉。断掉的手不在附近。
中年女性,圆脸,头巾系到下巴,穿着朴素的棉袄。右侧腹部的肉少了一大块。
你离他们大概3米远。从你的位置看过去,伤口是新鲜的。伤口的位置衣服被撕破了。
« 上次编辑: 2016-04-10, 周日 13:09:04 由 susu »

离线 WA2ST

  • Knight
  • ***
  • 帖子数: 325
  • 苹果币: 0
瓦尔 斯特拉瑟 Wahl Strasser

#观察周围是否有物品含有小丑图案
#观察屋内是否有暗门一类的东西
#拿出战镐警戒并缓步上前检查尸体(?)
观察投掷: 1d20+5 = (20)+5 = 25
医疗投掷: 1d20+5 = (16)+5 = 21

离线 RocketCrocodile

  • The Fool on the Hill
  • 版主
  • *
  • 帖子数: 1826
  • 苹果币: 3
引用
#观察周围是否有物品含有小丑图案
#观察屋内是否有暗门一类的东西
#拿出战镐警戒并缓步上前检查尸体(?)

周围没有红色小丑笑脸的图案。瓦尔警戒上前,检查地上的两个人。
你确认这两个人已经死于失血过多。尸体尚有余温,大概死于一两个小时前。伤口是撕咬造成的;伤口附近有腐肉残留。
屋内摆着普通的木头桌椅板凳。有拖拽的血迹通往卧室的床底。

离线 ngshekhin

  • Guard
  • **
  • 帖子数: 207
  • 苹果币: 1
名字:伍德

| HP 44/44 | AC 16|先攻 0| 速度 30|  Str 18 Dex 10 Con 15 Int 8 Wis 14 Cha 11| 技能:(力)運動+7 (感)馴養動物+2 (感)洞悉+2 (感)醫藥+2 (感)歷史+2 (感)觀察+2 (感)求生+5  (敏)體操+0  (敏) 隱匿 (敏)手上把戲+0 (智)奥秘-1 (智)歷史-1 (智)調查-1 (智)自然-1 (智)宗教-1
巨劍 2d6+4    揮斬| 狀態:無   战技的豁免DC=8+3(熟练加值)+4力量调整值=15
"唔...好消息是應該真的有缐索,但又要開打了嗎?"
拔出劍慢慢跟上。

离线 白貓

  • 兇八八的金吉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422
  • 苹果币: 4
名字:諾克西斯‧齊格飛 Norixius Ziegfeld  (龍裔的氏族姓氏在前面)
| HP 25+12(臨時)/33 | 熟練+3| AC 14|先攻 2| 速度 30|  Str 10 Dex 14 Con 12 Int 13 Wis 10 Cha 18| Save:力0敏5體1智1感0魅7| 技能:(力+1)運動+1 (敏+3)雜技+3 巧手*+5 隱匿*+5 (智+2)奧法*+4 歷史+2 調查*+4 自然*+4 宗教+2 (感+1)馴獸+1 洞察+1 醫藥+1 觀察**+6 生存+1 (魅+5)欺瞞*+7 威嚇+5 表演+5 遊說**+10| 短劍+5 1d6+2 短劍+5 1d6 或 +1提琴弩+6 1d8+3 法術+7 法術DC15 噴吐2d6 DC12 | 狀態:無|法術位1/4、1/3 、0/2|激勵骰4/4(1d8)|短休HD 3/5|


齊格飛從背包翻出不知道放了幾個月,還能不能吃的Lembas麵包,將就吃了下去休息了一會。
短休2HD 投掷: 2d8+2+1d6 = (4,5)+2+(1) = 12
« 上次编辑: 2016-04-10, 周日 19:29:29 由 白貓 »
雅各之塔(Jacob's Tower) 個人翻譯的Pathfinder RPG非官方長篇系列冒險模組,一系列13個模組共17萬字,每個模組皆可獨立抽出使用。(已出版,商品頁面) 全彩地圖素材包
[PF]魔戰士變體大全
Pathfinder v1.9Pathfinder RPG的規則資源合集電子書,絕讚好評廢貓中。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631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 HP 38/44 | AC 16+2|先攻 0| 速度 30|  Str 16 Dex 10 Con 14 Int 10 Wis 12 Cha 16 | Save: 力3 敏0 体2 智0 感1 魅3|
技能:(力)運動+6 (敏)體操+0  (敏) 隱匿+0(敏)手上把戲+0 (智)奧秘+0 (智)歷史+0 (智)調查+5 (智)自然+0 (智)宗教+3(感)馴養動物+1 (感)洞悉+4 (感)醫藥+1 (感)觀察+6 (感)求生+1  (魅)欺瞞+3  (魅)威嚇+3  (魅)表演+3  (魅)遊說+6   | 巨劍+6+3  2d6+3  揮斬|手弩+3  1d6 穿刺(射程 30/120)|  狀態:無  |  神聖感知:1/4次  |  法術+6   法術DC14  |  短休HD:3/5  | 聖療 5/25  | 法術位 Lv1:0/4、 Lv2:0/2
     馬修對於費恩要求布魯斯轉讓房產一事感到不是滋味,讓這麼小的孩子簽署著轉讓遺產的契約,而且還是剛不幸得到的遺產......。他心想費恩應當是想留著調查底下的下水道與線索,才以此法避免一切都遭到燒毀,想著想著也就沒有多說太多,當然臉色好不到哪裡,這樣的行為讓他覺得自己就像坊間那種逼著剛失怙的孩子讓渡財產的親戚一樣。
引用
在后院支起一个火架,浇上大量的熏香膏油,借助你们的魔法火焰,将收敛回来的老西德罗尸体燃烧成灰。
骨灰装在一个密封的坛子里,埋在后院的树下。
      看著整場火化儀式,馬修喃喃的念誦著禱言,希望西德羅的靈魂能夠平安地離開。
      「懇求神眷的虔誠者西德羅,今日你的靈魂乘著飛散的灰燼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你的妻小,請原諒警醒者的劍鋒未能在你遇害前阻止一切,請原諒這惡意橫行的世界,原諒無所適從的生者,生者知道死者的痛,也冀望死者將痛楚留在物質界,安心地離去,只求在你脫離形骸束縛的將來,請關注著留在這個世界的布魯斯,你的孩子......」他頓了頓,想了一下死者的信仰,最終決定以這個城市最需要的神祈收尾:「願晨曦之主的光芒能照亮你前進的路,帶你離開這哀傷的雨日。」
      他臨走前回頭望了望這漆黑的宗教用品店,咬著牙拿起了自己先前放在櫃子上的150GP與三罐酸液,這讓他再度想起了西德羅那神經質的模樣。
      馬修啊....馬修,一切都是你的失策造成的......
引用
#听完道格的说明,瓦尔也不问二话,直接撞进杂货店。
#瓦尔仔细观察地板上有没有脚印或者灰尘有异样的地方
#然后憋好气,一脚踹向通往居住区的门。
      馬修看大夥堵在門口,瓦爾又取下武器進入房子,自覺情勢不對,便躍身下馬,用右手拍了拍馬的臉頰。
      『你待在這裡,保護孩子的安全,若敵人很危險,直接往東門跑去』
      「布魯斯,你在這裡等一下,我進去看看,別擔心,這匹馬會保護你的。」說完他取下巨劍跟在伙伴背後進入了房子。
      馬修進到屋子裡時,看到水之王的牧師蹲在地上,而他旁邊有著兩具倒在血泊中的屍體,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視線有些模糊,腦子也嗡嗡作響,他晃了晃,然後緩步到屍體邊單腳跪下,一股自責感湧上心頭。
      「屍體還有餘溫...大概一兩個小時前死的....」瓦爾冷冷地說道。
      「這不可能....方才根本就沒有打鬥的聲響......」他因為壓力而喘著氣,他知道,是他的謹慎讓自己沒能救到這兩個市民。
      「沒有任何反應就被殺死了嗎?」伍德跟著靠近了屍體說道。
      「他們受傷的地方是手和肚子,這種情況肯定會因為痛苦而激烈的掙扎的,但是為什麼剛才一點動靜也沒有......」馬修看起來有些失神。「若是被堵住嘴巴....但是他們有兩個人,這幾乎很難做到.....」
      「其實說不定也就是一個沉默術就搞定了。」費恩在旁邊悠悠的說道。
     「!!」馬修一臉夢醒的看向費恩,然後挫折的看回了屍體。「......你說的對......奧法......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引用
你确认这两个人已经死于失血过多。尸体尚有余温,大概死于一两个小时前。伤口是撕咬造成的;伤口附近有腐肉残留。
屋内摆着普通的木头桌椅板凳。有拖拽的血迹通往卧室的床底。
      馬修警戒著來到瓦爾身邊,確認床下的血跡為何。

P.S 1  覺得qq上的討論挺有味道的,就拿來扮演了,如果各位玩家覺得這樣不好,我會撤掉。
P.S 2  媽呀,我必須得說費恩真是厲害。這樣的發展害我想寫戰報了。
« 上次编辑: 2016-04-16, 周六 14:10:19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RocketCrocodile

  • The Fool on the Hill
  • 版主
  • *
  • 帖子数: 1826
  • 苹果币: 3
以下全是超游。这是DM看到Kerona的回复的反应.

写的确实挺有意思的。先发之前拖欠的剧情奖励,一次性魔法卡"cards against humanity"
伍德:  Counter(铜质): 你受到一个生物的伤害时,消耗这张卡并用你的反应动作对这个生物进行一次基本近战/远程攻击。
瓦尔: Aptitude(铜质): 消耗这张卡并在你的下一次技能检定中获得优势。
马修:Sidestep(银质): 当你即将被一次近战或远程攻击命中时,消耗这张卡并让这次攻击命中你相邻的另一个目标(你的选择,不论敌友)。

DM补充信息,在Q群上放过了:
劇透 -   :
费恩:我不确定加庞直接咬是不是也会出现感染和腐肉的结果
DM: “伤口附近有腐肉残留”。腐肉可以是之前长的

伍德:忘了這個世界是有神的
DM: 是的没错,但别忘了对手也可以有神撑腰的。更别提神还有神战之类的事情要操心。

瓦尔:道化师就是日语的小丑啊(摔
DM:原来你们不知道啊...

DM: 下水道遍布各区,有很多出口。虽然出口通常都有铁栅栏门锁着,但那是防备普通市民的。你们或者加庞想通过都很轻松。除非明确知道他从哪里出来,否则堵着出口没意义
DM: 论加庞还是你们,要突袭杀掉一两个没有防备的市民,都不是难事。 尤其是,并不知道这两者被袭击时的状态。清醒/昏迷? 神志正常吗?参考红心八把老西德罗杀死,没有打斗,一击致命。
DM: 我们拿老西德罗举例… 他的行为和店里的异常是合乎(游戏内的)逻辑,并且能简短解释的 — 红心八使他产生幻觉(下药),然后把店里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圣水,镀银武器)全换掉。 但如果要问我什么药能产生这样的幻觉……呃,魔法药。按这个标准,加庞的行动也是符合游戏内逻辑,并且能简短解释的。(意思就是加庞杀人是有原因的啦)
超游讨论拍照留念:
劇透 -   :
馬修:我也覺得因為他(卡伦)是慣竊, 小小年紀還會教我們去偷下水道地圖
费恩:(难道是两个人睡在床上,挡住了床下的暗门,加庞一个不耐烦,直接咬死了事??)
伍德:以最近的資訊來看,整座城玩完也是超簡單
费恩:一方面阻止访问,防止两城联手,让格林威尔的那个七城会议的主持位置坐不稳。另一方面恶化格林威尔的交易商业环境变差,能让格林威尔的主持位置彻底坐不住从而换人。
就像,你买了个新手机是为了平时打电话、短信方便,但是不妨碍你感兴趣下载个游戏玩玩。新手机就是异怪,主要是为了打电话和短信(工作),但是有兴趣的时候也是可以下载个app玩会儿游戏的(做实验)
道格:到時假探英雄拯救這城市?
费恩:我觉得异怪是计划的一部分,然后老板就正好顺便拿来做实验了
瓦尔:我的理解是一开始并没有拿到异怪,之后拿到异怪才开始有污雨这个附加实验的开始
费恩:也许他们的目的只是打击格林威尔的贸易,而封锁商业区就已经足够打击的了
瓦尔:希望不要搞成僵尸片的套路……
费恩:小实验是老板做的,老板我觉得是雨师?

瓦尔:那雨师和道化师只是中层管理人员咯?
费恩:高层吧。。。 QAQ
道格:希望是高層, 但可能只是中層0.0
费恩:希望是高层 QAQ
瓦尔:因为感觉这两个人是协作关系,上面肯定还有制定总体计划的人(区域经理(误)
伍德: 我認為雨師應是經理,道化師應是一般的主管而已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08:57:51 由 susu »

离线 RocketCrocodile

  • The Fool on the Hill
  • 版主
  • *
  • 帖子数: 1826
  • 苹果币: 3
引用
齊格飛從背包翻出不知道放了幾個月,還能不能吃的Lembas麵包,將就吃了下去休息了一會。
短休2HD 投掷: 2d8+2+1d6 = (4,5)+2+(1) = 12
(马修)咬著牙拿起了自己先前放在櫃子上的150GP與三罐酸液,
Sure. 我们回到游戏,

布鲁斯看上去很喜欢马修的战马。马修要求他和马在屋外一同等着时,他立刻就同意了。
顺着血迹,你们注意到卧室地面上的一个活板门。看门的位置,它原先应该被床挡住,现在床被推到一边
伍德和马修警戒着上前查看活板门。没有陷阱。打开活板门,能看到地面被打穿了。透过一米多直径,垂直向下三四米的地道,有夜视的人可以看到流水的反光。
按你们的地图,这应该就是那条贯穿杂货铺,鞋店和宗教用品店的下水道。你们见识过加庞在小巷里上下屋顶, 攀爬跳跃如履平地,他从通道下面上来应该不成问题。
伍德判断自己从上面下去容易,跳就行。但从下面上来,要么需要绳子/梯子,要么需要spider climb或则fly类似的法术。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09:01:57 由 susu »

离线 桃小豬

  • Chivary
  • *****
  • 帖子数: 1096
  • 苹果币: 1
  • 新手
Lv5 半精靈遊蕩者道格:
| HP 33/39 | AC 16|先攻 4| 速度 30|Prof +2|  Str 8 Dex 18 Con 15 Int 10 Wis 12 Cha 15| Save: Str -1 Dex*4 Con 2 Int*2 Wis 1 Cha 2|
技能:(力)運動-1 (敏)雜技*+7 巧手*+7 隱匿**+10 (智)奧法+0 歷史*+3 調查+0 自然+0 宗教+0 (感)馴獸+1 洞察+1 醫藥+1 觀察*+4 生存+1 (魅)欺瞞*+5 威嚇*+5 表演+2 遊說**+8| 細劍+7 1d8+4+1|  狀態: 無
|治療藥水(HP2d4+2)*3

邊進屋檢查,邊討論後感覺是加寵衝進來的造成這一切的樣子,
檢查屋子其他地方有沒有逃離的痕跡投掷: d20+4 = (10)+4 = 14, 排除一下是沿路(暗門返回,還是其他地方走了?"
"不過為什麼加寵為什麼要進來這雜貨店呢?還是他受重傷時進來?"

看了看頭有獵鹿帽的費恩

掷骰被改动过 1 次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11:47:42 由 桃小豬 »
孤帆天際忘歸舟,悠悠我夢如風逝...

离线 RocketCrocodile

  • The Fool on the Hill
  • 版主
  • *
  • 帖子数: 1826
  • 苹果币: 3
引用
邊進屋檢查,邊討論後感覺是加寵衝進來的造成這一切的樣子,
檢查屋子其他地方有沒有逃離的痕跡投掷: d20+4 = (10)+4 = 14, 排除一下是沿路(暗門返回,還是其他地方走了?"
"不過為什麼加寵為什麼要進來這雜貨店呢?還是他受重傷時進來?"

你们一直把门口看的很紧(费利帕),加庞应该没办法从地面跑掉不被你们发觉。
屋内没有地方躲藏或是其它暗门。
在道格思考这件事的时候,靠近地道的马修隐约可以听到阵阵嘶哑的嚎叫,以及低沉的撞击声,从下水道深处传来。

补充:这个通道挖的很粗糙,侧壁凸凹不平,没有贴砖或者制作台阶。西德罗家的地道也是这个造型。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16:39:59 由 susu »

离线 凱文

  • Hero
  • ****
  • 帖子数: 789
  • 苹果币: 1
费恩·费德勒 Lv5半精灵魔导士
« 回帖 #313 于: 2016-04-11, 周一 13:59:43 »
Lv5 半精灵魔导士费恩·费德勒
|HP 24+15/38|AC 14|先攻+2|速度 30|Prof +3|力10,敏14,体14,智12,感12,魅18|Save: 力0 敏2 体2 智1 感*4 魅*7|
技能:(力)运动+0 (敏)杂技*+5 巧手+2 隐匿*+5 (智)奥法*+4 历史+1 调查*+4 自然+1 宗教+1 (感)驯兽+1 洞察+1 医药+1 观察*+4 生存+1 (魅)欺瞒*+7 威吓+4 表演+4 游说+4匕首+5 1d4+2 法术+7 法术DC15|短休HD:3/5|状态:无|法术位 3环 2/2


引述: 马修
「其實說不定也就是一個沉默術就搞定了。」費恩在旁邊悠悠的說道。
「!!」馬修一臉夢醒的看向費恩,然後挫折的看回了屍體。「......你說的對......奧法......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费恩原本抄着手站在一旁冷眼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听到马修如此自责和挫折也是一愣,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解释道:“啊…其实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毕竟加庞其实…看上去也不太像会施展神术的样子……”

  费恩看了看活板门下被打通的地面,回答着道格,“应该还是为了这个通道吧,走地下就能更好的摆脱我们的追踪。打通地面即使是对加庞而言,想来也并非一时之功,可见这里应该也是准备已久,逃到这里也并非临时起意。这两个人…多半早已经被感染或者被控制了吧?加庞杀他们应该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否则留着他们岂不是更好,至少就会有人帮忙把这里恢复原样,遮掩一下的暗门--虽然被我们找到肯定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他们若是还活着,即使是被感染者,我们肯定也还要花时间和他们费一番口舌的,嗯,那就更能拖延时间了。”

  费恩蹲下来观察男性尸体的右手,手上是否有戴任何饰品、是否有茧子或用镐头、铲子之类工具后留下的磨痕。“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加庞要把他的左手扯掉。是无意之举?还是因为他当时手上戴着或是抓着了什么东西?” 说完费恩又去检查女性尸体的双手,观察上面是否有戴婚戒之类的东西(如果有婚戒,就试着把婚戒拿走)。

  “那么…” 简单地检查了两个尸体后,费恩拿出了绳子,“虽然对方已经跑了大概有两个小时之久了,我们要去追么?”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14:26:41 由 凱文 »

离线 WA2ST

  • Knight
  • ***
  • 帖子数: 325
  • 苹果币: 0
瓦尔 斯特拉瑟 Wahl Strasser
男性人类伊斯提悉亚(Istishia)牧师

      馬修啊....馬修,一切都是你的失策造成的......
……………………
     「!!」馬修一臉夢醒的看向費恩,然後挫折的看回了屍體。「......你說的對......奧法......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不,这不是因为你的失策,而是因为你太弱了。如果你能当时一次解决加庞,还有任何人会死么?如果你能及时发现小丑女的存在,店主也不会死……你所自责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没有力量所造成的……而你需要的,是什么,是力量

#瓦尔对费恩摇摇头:“如果要追,那小子怎么办?就算追上,也必然是恶战。还是先封住这个出口,去大门看看情况再说吧?”
« 上次编辑: 2016-04-11, 周一 20:25:21 由 WA2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