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st》[战痛(。)衍生二次创作] [小森诗羽中心] [二次设定有/个人向解读有]  (阅读 3638 次)

副标题: ……NC说篇名该叫Eaten(。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WARNING =
• 战痛(。)团小森诗羽中心向二次设定短篇。CP取向是啥我也不知道。
• 作者是个语死早。这点请万分注意。
• 作者还是个都合主义者,真的。
• OOC有,二次设定有……倒不如说全篇都是OOC和二设ry
• 哦,大概还有原创角色(?)。
• 文中有作者对原团正片一些细节的个人向解释,请自行避雷。
• 由作者语文水平所限,文中难免出现叙述错乱、描写混乱的句段orz
• 可能会触到一部分人的雷点。请做好随时右上红叉的觉悟来阅读。
• 若想获得全新的阅读体验,作者也推荐您先阅读后记中的【梗概】部分,
  读后再根据个人兴趣选择是否阅读正文。毕竟正文字数15k也不算太短…ry

>> 读完上述注意事项后,依然有兴趣阅读正文的读者,请先接受来自作者的万分谢意!!m(_ _)m





PS:论坛内排版好麻烦啊……于是格式啥的就这样算了,论坛又不让上传正常排版过的pdf……orz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17:31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1 于: 2015-05-10, 周日 22:02:35 »
——嗒。
以鞋子与地面剧烈碰撞所发出的这一声为信号,手持利刃的双方几乎同时开始了助跑。

对方的动作似乎比过去对战时来得更利索——笔直前冲,挥刀,砍下——宛如精确机械般,甚至连腕的转动、视线的调整等多余的细节都全数略去,以极不自然的方式直接发出了精准的一击。

同一时间,诗羽的右腕熟练地将提琴琴弓挥出。
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不同于对方的猛力挥砍,她的动作大多由腕部力量带动——异常细长、锋利的刀刃由后往前舐过甲胄间的空隙,在数据之躯上留下深不见底的长长切口。


这种罕见的攻击方式,或许应溯源到名门养女必须接受的音乐基础课程。从请来的家教手中第一次接过提琴琴弓时,绷紧脸的家教千叮万嘱,琴弓是要用手腕来带动的。
长期接受的音乐训练在动作习惯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虽说通过训练战也习得了常见的挥扫劈砍,但动作的细节却始终不易改变。

若是使用一般的刀刃类武器,这样的运力方式必然会在灵活度和输出效果上吃足苦头吧。也因此,相对短小的刀身和时常保持锋利的刃部成就了这把有点奇怪的武器——
“还是这把用起来顺手呢”,诗羽忍不住在心里再次感叹了一声。


……嗯?说起来,这把琴弓……当初是怎么来的?
数据碎粒在刃口上隐约构成了细密的锯齿,轻易地从正中央切开了眼前剑士的护甲。在迎面喷洒而出的数据之雨中,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诗羽立在了原地。

……那应该是……自己悄悄保存起来的……?嗯……?
小森诗羽发现,关于这把武器琴弓的来历以及那段相关的记忆,早已变得模糊不清——甚至,此时也正在不断缓缓流失着。

……还是想不起来。
也罢。她轻轻甩了甩头发,一个箭步冲向下一个敌人。


裙摆微扬,几乎不可见的细碎颗粒悄然落下——被吞入脚下的深渊、或是茫茫虚空中。
这些数据碎粒所记(存)载(储)的,则是这个梳麻花辫的女孩avatar在LIME世界现身之前的故事了。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7:30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2 于: 2015-05-10, 周日 22:15:28 »
<< 一 >>


竞技场内人头攒动。每天在这里,都会有数以千计的LIME玩家在这里决出胜负,尤其是在这一片广袤的区域——公会团队战的场地。
备战的双方都正在紧锣密鼓地布置战力和调整配置。在涌动的人流中,一个穿初始新手装的女孩匆匆小跑到少年跟前。

“那个……是伊濑桑对吧?”
少年点了点头,却忍不住在心里轻轻咋舌。一看就知道是凑人数招来的新人,现在的小学生放假都这么早吗。虽说自己分配到的这一边负担不算重,但小队里有这么个新人,恐怕也会变成一场硬仗。
算了,这边只是个辅助性质的小支路,也不是不能走位,就别指望这新人能坦得住了。

      ◆   ◆   ◆   ◆

实际上,当战斗打响之后,少年反而有些吃惊。那个叫Minaki的新人,尽管坦力和输出都完全无法媲美公会里的老手,但从战斗经验和这套新手装的性能出发来考虑,表现确实不俗。至少这一路上敌方输出单位都无法近身骚扰他这个远程输出。
——除了那一次。

那时伊濑正集中精力消灭路线前方为数不多的敌方输出单位。眼见将成之际,身边突然飞快地擦过一个小型单位。
——那是一只鸟形的战斗宠物,从外观看来并非猛禽,飞行速度也不算快,或许只是一只鹊或是鸥。也就是说,连造成基础伤害的能力都很弱。

实际损失也确实印证了这一点,这种轻伤对伊濑的行动能力并无任何影响。但拜这一道攻击所赐,他可被一连打断了好几项蓄力和读条。
所幸形势依然能保持有利。最后己方稳稳胜出,也就不必多说什么了。


战斗告终,双方队员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场地。
伊濑想了想,还是来到了Minaki的跟前。
敌方的宠物虽然造成伤害不大,也不能太小瞧了——他谨慎地选择着措辞,尽量不让新人从中感受到责备的语气。
听说有些新人还会把这类单位误认成NPC或场地布景而直接忽视,所以也不好责怪些什么……

“实在对不起!那只鸟算是我故意放跑的……”
Minaki的态度倒是意外地大方。她干脆地承认自己故意放过了那只宠物,而原因,却说是“有点下不了手”。
……?这可真是前所未闻。明明刚才对着人形的敌人还毫不犹豫地挥刀,却对虚拟的动物下不了手?

伊濑抬眼向敌方的人群看去,鸟的主人还待在不远的地方整理着物品装备。Minaki也跟着将目光往同一处投去——随后两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那位主人正在把扑腾着的鸟儿关进数据构成的鸟笼里。


      ◆   ◆   ◆   ◆

直到鸟主人提起笼子离开后,女孩才有些艰难地打破了沉默:
“……那只鸟,到底是……”
“是AM,All-mate(智能伴侣)。现实中的AM可以同主人一起连接LIME,以辅助同伴的形式参与战斗。”
况且外形可不一定跟现实中一致。刚才那只楚楚可怜的鸟儿,或许现实中只是个傻不啦叽的毛绒机器小玩具也说不定。

“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AM锁进笼子里呢?它们不是能与人交流的动物伴侣吗?”天真的追问依然不屈不挠。

反正接下来也没有预定要打的战斗,带一带新人也无妨。
在撤离战斗区域的路上,伊濑给Minaki简述了现实中那起引起许多人恐慌的AM召回事件。当然,没必要把事件的细节交代得太清晰。

“……虽说现在市面的AM都已经修复了BUG,而且也改傻……也就是性能下调了,但使用AM却无法放心的人还是占了多数吧。”
女孩表情有些难过地沉默了。这么看来,确实是对不论虚实的动物都抱有感情。伊濑瞥了她一眼,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默默地继续同行赶路。

      ◆   ◆   ◆   ◆

良久,一句叹息略显突兀地在耳边响起。
“对这些人来说,AM连电子宠物都算不上吧……”

伊濑闻声回过头去。Minaki似乎是有些触景生情,不经意间放慢了脚步,眼神有些失焦地看着远方。
“明明连宠物也是家庭的一员……对这些AM,却怎么看都没有倾注丝毫感情。”

“只有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才搬出它们,利用完之后又关回那个幽闭的牢笼里……笼子的存在,也只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和约束它们。
“它们……其实只是主人任性差遣的玩物吧……?
“它们若是有清晰的意识与想法,一定会不甘心吧。自己明明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到底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呢。
“在这种毫无自由可言的幽禁生活之中,长此以往也会走向疯狂吧……”
少女的声音渐渐越来越低,甚至到了无法听清的程度。


……关起来的不过是AM而已。在想什么呢。伊濑有些没好气地想,心里却隐隐有些焦躁起来。
是因为不止一次地听到“牢笼”这个词吗。

伊濑轻轻叹了口气。“所谓牢笼……也不一定都是指那种简单的人造物。”
“虽然都说埋怨毫无意义,”他伸手指了指场地远方布景的连绵山脉,“…假如有人在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孤身一人地,可以说是被命运困住了吧……即使得到解放的自由,也无法离开那个牢笼活着。
“除了吊着性命苟活在那片有限的环境中,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那才是连反抗的机会都丝毫不留的绝境吧。”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Minaki本来刚准备道歉,突然听到这些话,不禁惊讶地抬头看向他。少年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然而平静之下却有什么隐藏的东西在涌动着。

作为对那份讶异的回应,伊濑故作轻松地对Minaki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她不必在意。
Minaki也默契地止住了话头。两人都从对方的神情中读出了不愿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愿……还有,某些别的共通之处。

这段由旁人看来不免显得矫情又稚气的对话,此时却切实地触到了当事人心底的某处。
——两人同行的一路再次被沉默包围。

      ◆   ◆   ◆   ◆

“啊,那个,说起来……”
Minaki用开朗的语调僵硬地打破了沉默,“伊濑桑喜欢什么动物吗?”
……似乎是想强行扭转这种尴尬的沉默局面。
伊濑倒也欣然接受,配合地换上了一副轻松的表情:“嗯……应该没有。”
“鸟儿不喜欢吗?自由又畅快地飞在空中的那种。”
“一般吧。”
“那水里游的呢?比如鱼啊水母啊……啊对了,或者是海豚那种比较可爱的?”
“也没啥特别的吧。”
……………
………

“诶——”几番毫无结果的问答过后,Minaki看起来有点泄气——却一转眼又来了精神:“那常见宠物呢,小狗或者小猫?对它们有什么印象或者想法么?”
“没养过不清楚……”
“兔子呢?”

“噗…”,伊濑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唔,挺傻的。”


话题总算走向了稀松平常,Minaki在心里悄悄舒了口气,悄悄止住了这举例和追问的势头。
两人在这般融洽和平的气氛中结束了这段同行之路。Minaki似乎有点赶时间,简单道别后匆匆就登出了。


偌大的LIME世界之中,人与人的每一次相遇,或许都是一个故事的开端。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7:46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3 于: 2015-05-10, 周日 22:17:55 »
<< 二 >>

——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才好呢?
伊濑对眼前的女孩歪了歪头,以表示自己拿她没辙。总之先离开这里吧,伊濑赶紧拉着她撤回了安全区。


数分钟前,伊濑和Minaki还在LIME小队战地图内,和同公会的其他几个队友一起忙着应付眼前的敌人。
数分钟后的现在,伊濑已经陷入了这种直面提问的窘况中——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不容得回避。

“……伊濑桑的武器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效果风格方面怎么看都不像现金购买的装备贴图……而且本源部件到底是什么呢?零负重的射击道具虽说不是没有,却没有能直接浮空的吧?……”
伊濑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这个看起来天真又手软的小女孩,此时似乎散发着不可名状的迫力。而更让他心头一惊的,是问话内容本身。

——到底为什么会注意到……
“战斗风格跟别人完全不同的伊濑桑很帅气呢。”

……唔、嘛,真是个任性得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伊濑轻轻叹了口气,开始了注定十分冗长的解说:“……是自定义部件。”

      ◆   ◆   ◆   ◆

比起传统的大型网络游戏,LIME的不同之处其一,便在于对avatar设计具有广泛而多样的支持。游戏内不仅提供大量细节可调整的构成部件,更贴心地为自定义部件(user-defined parts)留下了充足的设计空间。决定一位LIME玩家强弱的因素,在玩家游戏水平、硬件条件之外,还有一项不可忽视的便是avatar的设计本身——LIME之所以能吸引某些特殊的玩家群体,比如说码农乃至黑客,这一点便是主因。

LIME的自定义部件,并非对游戏自带部件简单的贴图更换或属性微调,而是在游戏允许的范围内,玩家在战斗性能和外观表现等多个方面的综合设计。
“…自定义部件能支持的细节设计有很多,基本上都能满足各式玩家的游戏需要。公会里很多成员的avatar身上都有自己编写的部件,大多都是为了适应自己的战斗习惯做的,唔……也存在单纯为了外观写部件的玩家就是了。”

LIME本身毕竟是个PVP游戏,其长盛不衰的关键之一就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的玩家战略与PK战术。而除此以外,不同玩家充满个性的战斗方式与avatar外观也让LIME的世界变得纷繁多样——这些都与游戏为玩家所提供的avatar设计功能息息相关。


就算是一般的中阶玩家,战斗都已经离不开自己的专属部件了。Minaki虽然进步挺快,从资历来说也不过是一介新人,对此一无所知倒也情有可原。即使知道,她也不一定能用到这项功能……不过这点科普,是公会战友该尽的义务范围之内的吧。
……大概,还包括了应对接连不断的提问。

“战斗习惯是……?伊濑桑是物理射击系的,所以是……不喜欢枪炮一类吗?”
伊濑轻轻皱眉想了想:“一般来说,射击系的avatar背着枪很矬…呃、很麻烦不是吗?比如走位或闪避的时候。再说,现在也不是什么战乱的时代,即使在虚拟中也不习惯扛着枪……”

——岂止是枪。
现实中的自己,双臂根本没有扛起重物的力量。“负重”这件事本身便几乎不存在于自己的意识与认知中。游戏avatar的身体能力固然不受现实影响,但战斗中的自己,却时时刻刻都在暴露现实。
当然,这些都没必要告诉他人。


Minaki显然还没意识到习惯细节带来的影响:“虚拟……和现实的习惯?”
“果然没发现啊……”伊濑在空中调出菜单,一边不失条理地继续解说,“两三年前还不好说……但现在的LIME玩家,基本上都是使用biocom以神经中枢直连输入的。自己在虚拟世界做出的动作,无意中都会带上现实习惯的影子……来,你来攻击我一下。”

在说话的同时,一封对战练习申请从Minaki的视野角落里跳了出来。Minaki略带疑惑地看了看面前的少年,在按下<同意>的瞬间挥出手中的长刀——
少年一侧的脸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伤口。
紧接着,伤口的形状开始迅速变化,细密的数据像具有意识般暗暗涌动,转眼间将方才的伤口修补一新。
不等从对方表情中读出惊愕,伊濑直接挽起了一侧的衣袖:虚拟的白色布料之下,手臂上诡异地留有一道吓人的细长黑色伤口。
“这也是之前无聊时写的。伤口什么的太矬了藏起来比较……啊不、打1V1时还挺实用,至少对方的表情可是震惊得不行。嗯,跟你现在的表情挺像。”

比起惊愕,Minaki迫不及待地抛出不解:“这个……和刚才说的习惯,有什么关系吗?”
“嗯,经过刚才那次我总算确认了,”伊濑从容地关掉练习模式,整理着袖子,“Minaki你……输出能力一直有点偏低。而且,攻击时的动作很少见。”
“……?”
“应该是手腕的运动……至少运力方式明显哪里不对。不过,毕竟现实里也没多少人天天有机会挥刀,LIME里使用白刃系武器近身战斗的人多少会在动作细节上吃点亏。”

见对面的脸色发白,他又赶紧补充:“……别担心,不是有新人练习战场那样的地方吗?无论是用哪种武器和战斗方式,去那里多交手几次就能熟练起来。”
也不知道能听进去多少。看她那还没缓过来的样子,果然是让她再用一段时间的默认装备比较稳妥吧……?


      ◆   ◆   ◆   ◆

几天后。
公会团战结束时,准备离场的Minaki收到了一段私聊。
“啊、等一下。Minaki你……最近上线有点少吧?”
“伊濑桑……?我一直都是这个上线频率啦,怎么了吗?”


Minaki歪了歪头,一脸好奇地看着远处的少年慢悠悠地移动到自己面前。
“呃那个……手,伸出来。”
“……哎?”
“把手伸出来一下,摊开。”伊濑有点窘迫地敦促着。

女孩刚把手心谨慎地摊开,少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道具栏调出一个小型光球,像怕烫着似的放到女孩手上。
触碰到手心的一刹那,光球猛然发出一股刺眼的强光——转眼,在Minaki的手上现形为一把形状奇异的——

“诶……提琴弓?!”Minaki吓得差点直接把它摔地上。
“嗯,”少年满意地点点头,“提琴琴弓外形的白刃系武器。”

伊濑有些得意地介绍,这把武器的各项细节都仿自真实琴弓,相较于普通的刀或剑,它明显优化了腕部动作的输出转换效率。今后Minaki如果要向近身输出的方向发展的话,在这把琴弓的思路上进行优化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说到最后,又有些支支吾吾,“……唔,其实我也不清楚真正小提琴的样子,所以如果有哪里不像……”
“……很像哦。”
Minaki出神地盯着手上的新武器,头也没抬。


呼——
伊濑内心暗暗松了口气,罕见地匆匆登出游戏。甚至没来得及听到女孩姗姗来迟的道谢。


      ◆   ◆   ◆   ◆

又一场公会战。依旧是那个布景都没换的场地。
——不得不说这个新晋的公会最近势头实在猛得惊人。

这个气势汹汹的公会队伍之中,一个外观略显眼的女孩快步小跑到一位少年跟前。
“那个……伊濑桑,我们又见面了呢。”
少年以点头回应她的招呼,心中却忍不住暗暗疑惑:那个到底是……唔?


女孩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转过身来晃了晃背上的新装备:一个白色的提琴盒——提琴盒外形的轻装甲箱。

“因为武器的外形有些少见,就试着写了一个跟它配套的东西……嗯,参考了一下伊濑桑的写法。”
“?我的写法?”
“嗯,抱歉呢,偷偷看了一下代码w”女孩挥了挥手中的琴弓,调皮的表情里丝毫看不出话里的所谓歉意。

还没等少年回应,女孩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还有……这把琴弓的输出效果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吧?从伊濑桑那儿看过了转移伤口的部件后,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
“既然avatar身上所有的数据都可以临时调用重组,那么——把自己身上的数据暂时调用到刀刃上,也是完全可以的吧?不过到底具体要怎么写、倒还没想好……”



伊濑刚想回应,却被响亮的广播声音打断。
公会指挥扯起嗓子提醒着全员各就各位。少年只好向女孩摆摆手,示意她赶紧到布置好的地点备战。


指挥开始喊起了开战前倒计时,嘈杂的公会广播一时安静得只剩下倒数的喊话声。

“5——4——”
伊濑往Minaki的方向再看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3——”
……总觉得之前似乎太小看你了。
“2——”
少年轻笑着摇摇头,身后悬浮的圆球之网重新闪烁起青白色的电光。

“1——”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8:04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4 于: 2015-05-10, 周日 22:21:51 »
<< 三 >>

房间里空无一人。
它一直存在于此,存在于这个虚空一隅。它依旧沉寂着,沉寂着度过了数不清的分、秒——不、不对。在这里,“时间”的概念早已被抽象变形得无法量化表达。
时间已被剥离,这里只有空间,一片纯白而孤寂的空间——或许已然是一个孤立的世界。


就像突然接上了电源一样——房间里工作台的电脑倏地亮了起来,整个房间也随之变得光亮、洁净如新。就像时间恢复了流动,就像……不久前还有人的气息一样。

但下一瞬间,这股自然的气息就开始变化,走形,渐渐消失。

像是有无形的黑影在撕咬啃噬,空间里不起眼的细节开始突兀地缺失,抽屉内部、柜子夹层、被褥之下,医疗仪器的参数面板,乃至各种不曾见光的小地方,原本切实存在的印(数)象(据)正在逐渐丢失,逐渐被深不见底的漆黑虚空所替代填充。

电脑屏幕上,数不清的数据、资料、文本快速地自动跳转着映在主窗口,停留若干秒之后,消失得只剩几个乱码。
比起“数据删除”,或许更像是数据从存储体中被强行抽离。


这个空间正在吞噬着数据。无尽地无尽地无尽地,吞噬着。
就像自然界的现实中不可避免的能量流失。此刻,在这个世界中,由数据取代了能量的【熵增】正在发生。
虚构的实体还原为细碎的数据,继而被打断粉碎为数不清的1(是)和0(非),矛盾地交织着,消融在虚空中。


白光盈盈的屏幕上依旧跳转着大量的文本——它罕见地停顿数秒,似是空间吞噬这一段回忆之前片刻的犹疑——


      ◆   ◆   ◆   ◆

[……这一回确实让我惊讶了。]
[LIME的世界里时不时总会发生些超出我预料的事情。]
[体会这种惊讶,或许就是所谓活着的实感吧……]

[新人玩家我也算见过不少,没想到这回有些看走眼了。]
[本来以为只是游戏操作方面比较有潜力而已。但那种自学能力,还有灵感……和创造力,都是可以称之为天赋的东西吧。]
[现在还处于入门的最初始阶段罢了。假以时日,或许能成为高段位的玩家也说不定……。]

[那件试写的武器她倒是上手得很快,甚至快得有点意外。]
[那份设计一开始只是猜测与尝试罢了。从这种适应速度看,那种动作果真是小提琴的演奏习惯吧。]
[……现在也无法实际验证。毕竟没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乐器,网络上查到的数据资料也只是虚拟的参考而已。]
[即使把武器代码做了出来,还是不明白实际情况如何。如果有机会真正地观察演奏者的动作,]
[……算了。使用者一方都已经收下了,我还想这些干什么。]
[……多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毕竟这个设计实在太少见了。既然是送出手的东西……]
[还是算了。]
[后续的修正和改进就留给她自己去做吧。]


[最近公会团战组织得越来越频繁,几乎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准备1V1了。]
[兔子老是偷偷抱怨我不放它出场,以为我听不到吗。它也不是不知道情况……]
[公会里的人还是老样子,反对AM参战的人基本上有增无减。会莫名其妙同情起AM的只不过是单一个例。]
[……以后的小队战里也试试让它出场吧。老是在一旁憋着干看也挺难受的。]

[夹在矛盾之间做协调这样的事意外地好麻烦……]
[最近做的不少事也都净是给自己找麻烦。]
 [嘛……以这样的方式,也算是感受了一把所谓人生的烦恼了吧。]

……………
……

      ◆   ◆   ◆   ◆

光标在原处轻轻跳了两下,机械地闪烁着。
屏幕的亮度早已大不如前,潜伏在房间四处的黑暗渐渐包围了这点光源,蓄势待发。

光标依然无动于衷地跳动着,一下,两下。
三下,四下——

再度现身的光标成为了撕裂的开端。无形的利爪嵌入其间,粗暴地撕扯破坏着——破损残缺的数据被进一步解体成破碎的位符和字节;风卷残云之后剩余的少数则胡乱地组合排列成大串大串的乱码。


此刻,这个房间还在等待着它的“客人”光临。
四处飘散的颗粒化数据在空中无意识地流动。原本的存储内容已格式化清空,它们只是在这空间里流动着,像是不可见的细流,像是等待着写入新的记忆一般。

然而,现在,只是静静地流动着。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8:26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5 于: 2015-05-10, 周日 22:24:01 »
<< 四 >>

……流动着。
高度压缩的数据翻腾而构成的洪流之中,记忆的细流正涓涓流淌。

……眼前似乎闪过了那间冰冷的客厅。那间令人脊背发寒的客厅。
绝不可以去看窗外。前脚刚走的客人们,在屋外用毫不掩饰的音量交谈着:“那就是小森先生家的……?”“…是收养的孩子吧。”“哎呀哎呀……”
……无法想象他们交谈时的表情。抬眼悄悄试探着养父母的反应,却只收到一道严厉而冰冷的眼神——一如既往。

记忆中,只要身处客厅,总能感到一股莫名的视线与寒气沿着后背往上蹿。屋里的暖气一直开得很足,却无法让胸腔变得温热起来——除了唯一一个地方。

——客厅的尽头,那道厚重得突兀的铁闸门。


      ◆   ◆   ◆   ◆

那是被赋予全新的身份与姓名还不到两年时的事情。
年幼的女孩第一次被领到了陌生的铁闸门前。


“哎呀呀,虽说是大户人家,但这孩子……”
“嘘小声点——那家人的保守可是出了名的呀…”
议论毫无顾忌地钻入了养父母的耳朵,凭借着家族名誉乃至虚荣的名义在客厅一隅大兴土木了一番。这大概是女孩第一次要为流言的存在感到庆幸。

女孩眼前的闸门徐徐升起——
那一刹那,她只觉得体温在迅速回升、不、早已升到了正常之上……就似原本置身冰窖的自己忽然被无形的滚滚热浪包围。
闸门背后静静运转着的那台机器,让女孩冰封许久的心空前剧烈地跳动起来。



孤儿院的生活条件艰苦得令人无奈,因此,当一个八岁的孩子被领养而来到新环境时,她对现代信息技术的了解实在少得可怜,虽然与社会有些脱节,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吧。
然而作为领养者,这个逐渐没落的所谓名门家族对此的态度倒是有些少见。
就像大多不愿承认家族衰落的老一辈一样,小森家的长辈们对许多新兴事物都有意无意地保持着距离。加上出于某些有点特殊的顾虑,养父母始终没有为女孩提供任何接触到现代网络与信息技术的机会,甚至可说是,“封杀”。
这种闭锁最终化为他人对孩子的指指点点落进了养父母的耳中。家族日渐没落的缘由,他人大多以“保守落后”概括;而一个完全不通信息与网络的养女,不管表现得再彬彬有礼抑或谦逊得体,总会成为他人议论整个家族的落脚点。
“不可以给小森家丢脸。”这不仅仅是对养女的强硬要求,更是烙在了小森家人意识深层的精神烙印。
拒绝时代的浪潮,便注定要被巨浪吞没。那些被迫迎浪而上的人,一举一动都透出一股过分的谨慎与小心——正如他们作出的选择;也正如那道厚实得诡异的铁闸门。

最终的选择是一种“半成品”,正如小森家人那混杂着怀疑的半吊子的信任。


在生物电脑(Biocomputer)发展的中期阶段,急功近利的商家推出了可称之为过渡性产品的一类信息终端,这一类设备后来被称作半成品(Semi-biocomputer)。其安装与使用方式基本与成熟的生物电脑无异,在人机交互的性能方面可以全面取代各式终端——唯一、也是最大的缺陷,则是其运算处理能力的不完全。
Semi-biocom必须依赖外置的主机才能成为完整的终端。其脱离主机独立运行的能力相当有限,只能满足一些基本的日常用途,如通话传讯等。在成熟的生物电脑全面推出后,这类半成品被迅速淘汰出主流市场,留下来的则大多被特化开发为面向中老年人的特殊商品,或是以极低的生理负荷为卖点吸引为数不多的顾客群体。

小森家为养女配备的便是这种性能不乏落后的设备。
这是不愿全盘接受新兴事物、却抵抗不过时代潮流与舆论的一种妥协。
除此以外,他们看中的也正是其功能的局限性——作为运行中枢的主机被封闭在客厅一隅的房间里——这种传统过头的方式一方面也限制了使用时间与次数。

养父母的消极态度、繁琐冗长的限制手续……这一切并不能对女孩造成什么影响。信息爆炸时代的网络世界有着超乎想象的自由,任何技术,只要愿意钻研,总有掌握并自由运用的一天。
女孩在虚拟世界中对着自由的空气深呼吸——这是两年以来的第一次。这份心旷神怡让她有些晃神,那份不现实感几乎笼罩了全身。

然而,每当她近乎忘我之际,却总能感觉到自己脖颈上那隐形的项圈。


——那一天,在铁闸门前,养父母的语气和神情依然处于冰点。

“诗羽,还记得那个协约吧?”

      ◆   ◆   ◆   ◆

那是刚被赋予全新的身份与姓名不久的事情。
年幼的女孩第一次在家里的餐桌上被叫到名字——她还不习惯的名字。

“诗羽。”
好陌生的称呼。她条件反射般地抬起头。
“是,父亲。”
养父母的神情比以往更严肃。这是某种信号吧——她想,接下来要谈的,是与自己密切相关的重要事情吧。
“与你有血缘关系的,那个叫海野的少年,”——是故意避开了姓氏吗?
“…再过不久,他就到离开孤儿院的年龄了吧?”——嗯,我知道。

“我们查过了,按照现有条件,他独立生活时期能享有的社会福利十分有限。”
“我们考虑后决定,小森家可以通过相关的机构或者企业,保障他成年之前生活的基本经济需要,”——等一下,具体是……
“…这点当然会瞒着他本人进行。手段有很多,暂定的方案是暗中增加福利金额度,这点钱还是没问题的。今后也会视具体情况,通过其他渠道为他提供打工机会,或是给他提供保险等保障。”——诶、等等……

“——作为你与他彻底断绝联系的补偿。”


小森家发迹于传统的商人家庭,后来虽在政府和社会机构也有一定渗透,但究其本质,依旧是商业关系中那一份份冰冷的合同契约。
这一次的收养关系谈判也不例外。
商人的诚信原则不可亵渎。这份协约,小森家一定会诚实地履行——因为养女与兄长必须断绝关系这一前提已默认。于收养者一方,补偿养女的原亲属并非义务,只不过是让她乖乖接受这一条件的无形套索罢了。

女孩看得很透。这不过是个挂着诱饵的项圈。
不过没关系,只要哥哥能一个人好好地生活下去就可以了。我也是……没有了哥哥,一个人也能好好生活的……
女孩平静地点了点头。

“好的,父亲。”

      ◆   ◆   ◆   ◆

那是刚被赋予虚拟的自由之际的事情。
年幼的女孩迅速意识到了,这是个久违的机会。

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吧。
她有很多很多话想和他说,有很多很多问题想听到他的回答;想看到他的样子,想知道他的生活,想牵住他的手,想让他给自己念画册上稀奇古怪的动物名字——
——这些都还仅限于想象。越是想象,隐形的项圈就越发收紧,让她越发认清虚拟中的自由与现实的真正距离。


“み、な、…”
搜索框内的平假名闪烁跳动着。
年幼的她,此时还没有冒险的勇气。
女孩战战兢兢的动作顿了一顿,紧接着像急于掩饰般胡乱地打开了一旁的热门游戏LINK。


………
………………
……………………


“ミ、ナ、キ”
——【ID确认。开始读取Avatar资料,请稍等。……】
——像是为了取代现实中挣扎、消沉的自己,一位黑发少女的形象此刻降生于LIME的游戏世界中。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8:43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6 于: 2015-05-10, 周日 22:27:32 »
<< 五 >>

——自己是否遗忘了什么?

不安侵蚀着记忆的缺口,无边的黑暗揪准了这一空隙乘虚而入,向她露出恶意的獠牙。
[所•以•说~ 这种现实根本没什么好留恋的嘛!]
[待在自由的网络世界不就好了吗,一直、一直待在这里——]

少女皱着眉闭上了双眼。能清晰地辨出那音色来源于自己,源于——过去的自己。


“既然现实让自己觉得那么难受,那抛开这残酷的现实,生活在自由的虚拟世界不就好了吗?”
——自己曾这么想过。甚至曾对什么人说过这个提案也说不定。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回想不起来。
关于现实和虚拟的人生,似乎有人跟她说过什么。
……但她依旧回想不起来。
也许那只是幻觉。又或许只是梦境吧。

现在的她只是明确地知道,无论再痛苦、再压抑,现实中度过的每分每秒都切实地构建成了自己至今为止的短短人生;不论是水无月家的妹妹,还是小森家的养女,今后自己人生的延续,都无法与这份沉甸甸的现实脱离。


对于半边生活在虚拟世界的她来说,“人生即现实”必然是个伪命题;
然而,她朝黑暗中的邀请摇了摇头:即使充满种种不自由,现实却仍是人生的一部分。

      ◆   ◆   ◆   ◆

“伊濑桑。你还记得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的AM吗?”
“嗯。”
这是一次节奏相对舒缓的团战。被分配在不同小队的两个人用私聊传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如果——是说如果啦,有人在现实的世界中,像那些可怜的AM们一样被拘束、禁锢着,说不定只有在虚拟中才有片刻的自由与解放……”
“……嗯。”
“……那这样的人,选择生活在虚拟中,是不是会比较幸福?”
一段突兀的沉默后。
“应该是吧。”


战斗结束的时候,不出意料,Minaki跑了过来。
“伊濑桑,人想要只生活在虚拟中,以现行的程序技术可能还无法满足具体条件,但是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吧?”
Minaki的学习嗅觉很敏锐,已经渐渐从LIME部件编写伸向了游戏外的程序代码等其他各领域。虽然实际技术还不过初心者水平,具体设计思路也还很生硬,但灵感却源源不绝地冒出来——她确实有如此天赋。

“现在的生物电脑,是将人的神经生理信号全面与电子信息挂钩。我们现身在这个LIME世界里,其实也已经把自己的意识转换成数据体形式了对吧?
“也就是说,人在虚拟中,本来就是以数据体形式活着的吧?
“那么,假如将自己的意识彻底转换之后打包上传到网络世界——”

伊濑露出了不置可否的表情,看着自顾自述说着的女孩,“……这样或许是不错吧。”

“留存在现实中的自我意识要怎么办才好呢……
“既然想要只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那么,在上传数据的时候……
“与其从现实躯体里【复制】自己的意识,还不如【剪切】更干脆一点吧——”
……唔?伊濑猛然转头看向她。
女孩的眼瞳中,静静地燃烧着前所未见的疯狂。


你到底在想什么。——少年不解地质问道。
既然在现实中受到那般拘束,那么挣开这层束缚、生活在自由的虚拟世界不就好了吗。——女孩深以为然。
在现实好好地活着难道不好吗?——少年的情绪明显波动了起来。
伊濑桑不也举过“牢笼”的例子吗,牢笼或是他人造的、又或是造化弄人……现实中不都充满了种种的无奈吗,只能用虚拟来打破这层枷锁了不是吗?——女孩反驳着。
这并非摆脱束缚,只是逃避啊。——少年的语气骤然变得冰冷。

良久。
“反正是那种现实……除了逃避以外,也不会有更好的选项了吧。”
在牢笼中的箱庭里被迫起舞的人偶,不管在幕后操纵的是人还是命运,背负着那份沉重的绝望,总有不支倒下的一天。人们常说的逃避,大不了便是一死,还不如以这种方式,在虚拟中延续一段自由的人生。

良久。
少年痛苦地扶着额,脸上的纠结与难过早已超出了为他人烦恼的范畴。
“正是因为那种现实,痛苦、不甘心也好,认清现实也罢……唯独没有逃避的选项。”
人偶在绝望中依旧起舞,那份挣扎——便是它在命运的牢笼中无声的嘶喊,便是它笼罩在绝望阴影下强烈的生存欲望。想要自由,想要活下去,这些极端强烈的生存本性明明在呼喊着,即使如此也还要选择逃避吗?
“…而且,虚拟始终比不上现实。”

“为什么?”女孩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针对最后一句话发出了疑问。

这句突兀的提问反而让少年刹住了情绪的波动。
伊濑顿了顿,一下子几乎没缓过来,回答反而有些结巴:“可能是……更像一个人、吧。真正的人生,还是不能缺少现实的生活……”

“啊、”大概是意识到这种说法太抽象,他尝试换用对方更易懂的说法,“有些事情,只有在现实中才能办得到吧,比如某些必须在现实中才能实现的愿望。举例来说,唔……在现实中有什么想见的人吗?”
“有。”——几乎是瞬间的回答。
“……是什么人?”

“唔……”
女孩的眼前浮现了某位少年的身影——那是两年以来日夜思念却无法见面的兄长,也是如今挡在她与轻生念头之间的救星。
话音在说出口前的一瞬间止住了。脖颈上无形的项圈又收紧了一点——对兄长的记忆是只对自己开放的秘密,必须时刻隐藏起来。
兄长的身影从眼前消失了。
她换上了一副令人熟悉的表情,调皮地看了一眼跟前的少年:“……比如说,伊濑桑?”

没等对方回答,她眨了眨眼迅速地解释:“只是开个玩笑啦。”
Minaki的眼里已经恢复了平常。对于最后一问这明显的糊弄,也就没有追究的必要了。伊濑轻轻苦笑着,小声附和着那蹩脚的玩笑。
“……就算是真的,我大概也没法好好招待你吧。”

………………
…………
……那时,正是名为Minaki的少女Avatar,在LIME世界粉碎消失的半年前。
那也正是,某大企业雇佣中学生作生物电脑测试员发生事故——这一消息传遍网络讨论板的半年之前。

      ◆   ◆   ◆   ◆

宛如受到外力吸引一般,身上的数据颗粒细碎地一点一点散落、消融在空中。

记忆依然模糊不清。自从与哥哥分开、直到重逢,中间十余年的记忆似乎都被草草一笔带过。
十年前,第一次接触到网络的自己,还没来得及鼓起勇气违抗那份“协约”。只有短短不到一年,便被养父母以莫须有的理由强行收回了那份虚拟的自由。
那数个月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在这一段内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空白。


——如果是十年前的自己,会对黑暗中的这份邀约感兴趣么?

孤零零地置身于无边黑暗中,诗羽闭上了双眼。
网络虚拟世界的自由、美好,她都清楚。

她只是理所当然地认为现实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而已。
她也只是理所当然地承认现实、拒绝逃避罢了。

——为什么如此坚决?
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慢慢想起了那些尘封多年、险些忘却的回忆,也好不容易一步一步来到了这里——
无论现实如何,唯独没有逃避这个选项。
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弱小的女孩了吧?这些年来,已经攒足那份放手一搏的勇气了吧?


这个扭曲的虚拟空间似乎存在着某种不可思议的诅咒,无尽地持续吞噬着人的回(数)忆(据)。自己的记忆的确还存在着缺失,但不安的感觉已经消失殆尽了。

我没有忘记哥哥的事情,全部、全部都想起来了。此刻,他也一定还在自己身边。
——这就够了。



——自己是否遗忘了什么?
——那些,现在应该都不重要了吧。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8:57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7 于: 2015-05-10, 周日 22:46:56 »
<< 六 >>

“————”
无名异形的嘶吼撕裂了硝烟弥漫的虚空,黑浊的腐血混杂着黑泥向四面八方喷涌而出,如雨浇灌而下。
原有的黑泥与洒落的腐血混合,掺杂着怪物的愤恨,在黑色的平原上翻腾暗涌。似是回应数秒前的步枪轰鸣,异形那低沉的兽嗥划破战场上空,赤裸裸的恨意直指枪管和瞄准镜后的少年。


——嗒。
脚步声响起,连带溅起小股黑泥。看准枪林弹雨之后片刻的间隙,负伤累累的少女开始了最后一次助跑冲刺。
跃起腾空的一刹,少女的右腕带动琴弓划出无形的轨道,锋刃垂直没入那半干结的黑血与腐肉之中,将漆黑的庞然大物一分为二——
她的手腕却突然停在了半空。

坚硬的厚角质层自黑泥丛中生出,诡异地向细长的利刃上蔓延。琴弓与诗羽的右腕一同,被牢牢地固定在空中进退不得。
腐血洒落的暴雨中,奄奄一息的巨型躯体爆发出震彻空间的嗥叫——如同撕裂声带一般——夹杂着空前的嫉恨与不甘,充血的视线直直地落在战场后方,那个端着枪的少年身上。

然而——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吗——
角质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加厚着,而且还远不止于此——巨兽的全身都异常统一地向其靠拢:朽坏的兽爪、鳞甲和肢体一齐伸向牢牢卡住的琴弓,半途便已熔成黑泥无力落入地面,却依然执着地向同一个方向涌动着,全然罔顾那嗥鸣里针对海野的深切恨意。
——似乎,只是这个异形的躯体出于本能般死死攥住这把琴弓不放。

沐浴在数据碎屑的流星雨中,羽崎看着怪物奇怪的表现,总觉得有种难以言表的奇妙感受。
——那种行为模式……就像是某种机械式的识别程序一样。
可是……羽崎暗自摇了摇头,自己存储器那残缺的记忆数据中找不到相应的解释。


腾空的少女微闭双睑,精力集中的数秒间,双臂与肩部的贴图开始变得朦胧飘渺。
——时间的流速似乎在瞬间被放慢了。在这近乎静止的刹那间,少女久久地注视着这把琴弓。

模糊的贴图四周隐约现出些许数据的微尘,继而化作星星点点的碎屑,筑成一道若隐若现的细流,源源不绝地注入琴弓尾端。
——它的来历已经记不清了。
——朦胧的记忆中,当养父母突然宣布停用Semi-biocomputer之际,自己匆匆删除了游戏avatar。匆忙间,唯独小心地把这件武器的代码偷偷保存了下来。是因为它来自琴弓的形态太让人怀念吗,还是因为对它的修缮满载着自己的心血呢……?

少女视野一隅,一个数值正在疯狂地跳动着。那是武器输出性能数据的面板,而那数值此时正因这超乎寻常的数据抽调而飞速攀升,早已越过极限之上。
——她在内心默默否定了所有无谓的猜测。无论是琴弓的形态,还是后续的补丁和插件,现在的自己完全具备了照原样重写一份的能力。
——只是,她明白,这把琴弓陪伴了自己大半的游戏历程,这个最久远的部件承载了太多割舍不掉的回忆。其中的深远意义,不说自明。

诗羽无言地注视着这把琴弓。她很清楚超负荷的数据加载意味着什么。
即便如此,她还是使出了残存的最后一道蛮力,挥动右腕——



过量灌注的数据碎屑在武器崩坏的一瞬散落开来,在这些透明微尘的折射下,那把破碎殆尽的琴弓看起来倒多了几分虚幻的美感。
琴弓的残骸深深地嵌入了异形的身躯,随那倒下的巨大轰鸣一同被黑泥席卷包围。

少女轻轻跃身落到地面,注视着与怪物一同葬入深渊的琴弓,悄悄抚平了心中那份不舍,只是闭上眼睛长出一口气——只为这长久战斗的终结。
两位同伴的呼喊传至耳畔。回头之前,诗羽最后看了一眼缓缓消融、还原为人形的怪物,和被黑泥包覆、逐渐与其融为一体的那把琴弓。

从开始一路走来直到这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lost)的不止是一把琴弓;而且在这个吞噬数据的世界里,自己遗失(lost)的回忆也早已无法量化计算。
要说无所谓,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但是,人生在途,不断失去之中,也依然前进着。
失却的那一部分过去,若是用作未来的通行费,便没有必要为此追悔。在风浪面前,无力而渺小的自己只能握紧手中那份无可替代的宝物,继续走下去。

——她走到哥哥身边,用腾空的右手轻轻牵住了他。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9:16 由 Kinoan »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
« 回帖 #8 于: 2015-05-10, 周日 23:01:17 »
<后记>

……呼。
身为一个语死早的逗比,憋出这么一篇语气时而严肃时而中二的短篇,说实话真是…憋到内伤ry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先来把文中的梗概捋一遍w(当然不会用正经的语气ww)

1   梗概
1.1   主梗与二次设定

这篇……好歹在原案期间它还是个ghost x诗羽的CP向脑洞,后来被我一步步修成了现在这个样子orz

全篇主梗3个,可能有雷,请视情况随时右上红叉。

①诗羽跟ghost(还做人来着)在海野扑街的约一年前在网上是认识的,关系是偶尔会一起作战的公会前后辈。诗羽的ID是Minaki(ミナキ,取自Minazuki Kinoko的开头),而ghost的ID则是伊濑(伊瀬,いせ——将ghost生前“可能的名字”Sei的发音前后调换,就是这么随意ry)
(这一身份跟后来的并不相通,所以不存在正片时间点内相认的情况。)
②“牢笼”这个关键词意外地成为了两人的共通点。诗羽是被收养家庭高压管制,导致精神上产生被囚的绝望感(NC谈过诗羽甚至可能萌生过轻生的念头,这里转化后拿来用了);ghost则是因天生绝症被万年困于病房。自设十年前的诗羽也处于中二期,但跟ghost的中二略有不同,做成了对比的形式:同样是面对“绝望的囚笼”,诗羽(中二期)的态度是「死にたい(想去死)」,而ghost的态度是「生きたい(想活下去)」。
③<重点梗> 诗羽的武器琴弓一开始是ghost写了送她的。与正片中最后琴弓成为了boss陪葬品这点相对应。经事后翻查,琴弓其实冤死于翻译差异orz……由于那个时点boss的仇恨值全在海野身上,却偏偏选择毁了诗羽的琴弓(却不是海野的马尾),一句话,不趁机用来做梗岂不浪费!(。


相关二次设定有:
过渡性设备Semi-biocomputer(我想砍掉却没砍成的一个设定);
小森家客厅的诡异“闸门”真实存在着,门后算是机房;
小森家对海野的秘密经济援助(以及海野原有福利保障不完全这一点);
小森家相关的一切细节(经商背景、在意舆论等等);
召回事件之后,世人对待AM的态度(至于“AM在LIME内以宠物形式存在”是NC说的,这个不关我事);
LIME内战斗相关的一切细节,包括自定义部件功能的详细设定;
空间“熵增”即吞噬数据的设定,以及虚拟中的【白色房间】内数据均毁于吞噬;
……我数不清了ry


1.2   时间轴整理
真不是有意打乱叙述,因为很多梗都是片段式的……以下按真正时间顺序简要整理文中所述。具体阐述对应的正文部分见标注。
(诗羽8岁,被小森家收养。)
收养后不久,诗羽跟小森家确定了【与原亲属断绝联系】的协约。〔四•C〕

收养后约一年多不足两年,小森家的面子扛不住舆论压力,给养女诗羽配备了限制多多的信息终端,诗羽由此第一次接触到虚拟世界。〔四•B〕
迫于“协约”的压力,诗羽没有冒险在网络上搜寻海野的信息,半意外性质地转而投向热门网络游戏LIME,创建了id为Minaki的女孩形象avatar。〔四•D〕

还是新手的Minaki在公会团战时认识了一位叫伊濑(Ise)的少年,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一〕
真的很奇怪,Minaki有意无意散发负能量的时候,Ise还能及时散发出更强的负能量(x

Minaki注意到Ise身上的自定义部件后,Ise给她讲解了习惯残留的问题。〔二•AB〕
数日后,Ise把根据Minaki习惯写好的一把提琴弓外形的武器送给了她。〔二•C〕
Minaki通过试做部件展现出惊人的自学能力,并提出改进琴弓的想法,令Ise也颇惊讶。〔二•D〕

Ise,也就是还做人&不太中二的ghost君,在日志中提起LIME中的种种近况,也谈到过Minaki和自己试做的琴弓。〔三•B〕

某次,当时精神濒临崩溃的Minaki向Ise提出了【在虚拟世界生活更好】的想法,两个方向不同的中二谈了一番人生。〔五•B〕

半年后,水无月海野同学扑街出事。
小森家较早收到风声,在消息传遍网络前紧急停用并收回了诗羽的生物电脑。〔五•B末尾〕
诗羽在收回前匆匆删除了Minaki整个账号,唯独把琴弓的代码保存了下来。〔六•中段〕

(时光流转,我们跨过正片里被吃掉的十年,来到正片的时间段。)

(诗羽与海野的生物电脑链接的瞬间,羽崎启动了预定的入侵程序。)
虚拟世界中早已崩溃的ghost重新获得意识,为了维持意识和这个空间的存在,开始不断地吞噬自己的记忆数据。不断吞噬数据的虚拟空间逐渐成形。〔三•AC〕

一单元的角斗场中,与剑士对战的诗羽突然注意到“关于琴弓来历的记忆消失了”。〔Prologue〕

(二三单元的经历请参看正片。)

数据高度压缩的黑暗空间中(solo段落),诗羽回想起在小森家的种种倍感压力的场景。〔四•A〕
与谜之声对峙时,诗羽想起过去的自己,但记忆中却出现了明显的缺失。〔五•A〕
重新确认了面对现实的想法和救出哥哥的决心后,诗羽消去了内心对失忆的不安。〔五•C〕

最后的战斗,异形怪物毫不掩饰对海野的仇恨,却莫名地紧紧攥住诗羽的武器琴弓。诗羽牺牲掉琴弓给了怪物最后一击。琴弓及过去、和救出哥哥的未来之间,她选择了后者。「失いながら進む」〔六〕
2   杂谈
2.1   关于原创角色(?)伊濑同学

由于原团正片中可以拿来参考的ghost相关有点少,而且正片时点里已经变成神经病了,所以能用的References也只有几篇日志残片。
伊濑(Ise)几乎就是个原创角色,根据我半猜半参考而脑洞出来的……大约是日志残片2与残片3之间的ghost吧。
尝试着写了一段ghost的中二日志……说起来,正片里的日志全都没正面提过LIME里的经历,简直摆明了留下原创的空间不是吗(。

其实从正片部分的性格,可以推断ghost生前在游戏里应该是个不会加入公会之类的团体、天天打solo的中二病。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体验一下人生有啥不好(咦
连加入公会这种设定都有了,这篇里几乎原创了伊濑的对话习惯……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此外,由于有了中二期的小诗羽作衬托,这篇里的ghost连中二都变得不明显,好像只剩下别扭了……哎?

正片中ghost第一形态的【巨大光束】和【常世之躯】经我漂白/去掉猎奇元素后放到了伊濑君的avatar身上。


2.2   关于大概有OOC的Minaki小姑娘

说话和动作有沿用正片部分的习惯;但正片里一定看不出诗羽曾经是个脑洞多多的中二病(。
结果这么以来,ghost最后变成数据体苟活,也是来源于小诗羽当年的脑洞呢……

哦对了。除了琴弓以外,提琴盒等其他部件,都是诗羽多年后重建后时自己重写的。

提琴和手腕动作什么的……作者没学过小提琴,总之全是我编的。我编不下去了所以就这样吧ry


2.3   关于二次设定和个人向解释

大部分二次设定是正片中细节的拓展延伸,比如AM在召回事件后受到怀疑和反对,还有ghost所主宰的空间为了维持其存在需要吃数据等等。
还有一些不显眼的细节是我自己的私自解释,比如一单元客厅那个“不能去看窗外”。
……嘛,总之一句,都是我编的。

唯一比较麻烦的二设是Semi-biocomputer这玩意,有些繁琐过头了……又砍不掉。
话说这东西的缩写还是SB(诸君发现了吗)。专挑落后的用,说是SB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嗯。

至于海野为啥福利保障不充足……反正海野君躺那么多枪了,怎么说好像都能通啦ry
小森家对海野的【保障】具体怎么做,这里我还是选择留白。爱往哪个方向想是各位的自由啦。
> 往黑了想,小森家能以“保障其打工或获得收入的机会”的大义,通过关系让海野成功谎报年龄成为测试员,变相坑了海野一把。
> 往白了想,其实海野在床上能躺这么些年,除了该企业支付的保险和赔偿,也有小森家之前给他买的意外险和一些补助……?

最后要说一句,LIME的设定是【纯PVP游戏】,但我作为诗羽妈是个只略略玩过PVE的渣……所以文中一切战斗相关的细节设定都是我口胡的。
(翻了几个LOL实况&发现几乎看不懂后,我就放弃找References了……)


2.4   关于CP取向和主旨设计

先说一句,作者我站的CP是ghost x 诗羽。希望站兄妹的人看这篇不会觉得太雷……?


——先来谈谈正片里这对CP?
这CP原本自带的虐点类似于双向单箭头。从生前的ghost角度看,倾向是【ghost→(解开“宝藏”之人)】这样一种射线式的指向。
而这个解密之人恰好是诗羽。诗羽的倾向则是【诗羽→(传说中的网络幽灵)】的憧憬与好奇。
两个箭头方向相反,但问题在于,它们之间简直隔着时空障壁orz


——原案里打算如何写成CP向?
总之是加强这种双向单箭头的力度……通过这一大段if的过去。
诗羽到最后离开,都不知道这个可悲的ghost当年还做人(?)的时候就是公会里那个前辈;而ghost生前至死也都未曾猜到,自己带过的新手小姑娘在游戏之外真的与他碰面了。
但两人当年互动间一些有意无意的flag,都能在正片中找到对应。(这里我就不列References了……orz)


——原案改造期间的关键转折?
从CP粉的角度出发,其实我更喜欢【诗羽与ghost同归于尽】这种展开……毕竟海野也救到了,该凛然该爆发的都有了,最后发个便当就当糖吃了。不过这篇也是从原片补完出发的,所以还是需要一个符合正片展开的结尾和中心。
自从冒出了<五>中间那段的梗之后,就开始往正片ending上靠拢了。脑洞的重心也从CP向转向了诗羽个人中心。这时整体展开的骨架已经定型了。
那一段,也就是中二谈人生的一大段,对应正片来看,主要是着重强调ghost不能以真正的方式活下去的悲剧性。当年告诫中二小姑娘不要逃避现实的人,最后却被迫成了以数据形式苟活乃至陷入疯狂的异形。
团内扮演中,我对诗羽“为什么要回现实”这一关键的构思是基于她理所当然地觉得现实是人生的一部分。而她到底怎么从可能轻生的绝望转化至这种坚定,也需要一个契机?
也可以说,ghost虽然最终还是被迫违背本愿委身于虚拟,但他当初无意间救下的人却一直都直率地好好面对现实和人生。


——标题和关键词的来源?
在正片里诗羽被NC吃过一个宝物、吃过一把琴弓;而且跑团时我作为诗羽妈就觉得郁闷,诗羽好好活过去的那十几年记忆完全没有提及,简直,被狗吃了。(有注意到我正文里偷偷吐槽这点了吗……)
LOST这个标题就是这么来的。
(说到Lost,我还真的用过我大SHK的三平《Lost》作这篇的码字BGM,险些要把这篇给码成射杀恋人之日paro……)


——结尾主旨定型的关键?
整理思路时还真的参考了虾米上一篇三平的乐评,里面提到的【前进-毁灭-遗忘过去】和【静止-永恒-遗忘未来】的观点很有参考价值……我忍住没在这篇正文里捏SH梗真是不容易ry
最终敲定的就是「失いながら進む」这个主题,也是对正片中诗羽的概括吧?(正片的主旨则是另一回事了)

唯一觉得遗憾的是,诗羽关于伊濑(Ise)的所有回忆就真的全丢了,记得的只有海野的事了……这点好像看久了觉得有点渣(x(反正吃掉记忆和琴弓都是异形ghost,赖谁啊ry


3   最后

呜呜呜感谢您看到这里!!
由于从脑洞出现到实际写完已经过了一个半月,很有可能文中很多二设细节我都想当然地一带而过了。如有哪里搞不懂的地方请提出来orz

这篇里信息量其实有点大,有些细节可能需要配合log才能正常食用……我也觉得在15k内塞这么多东西好像有点过了orz
如果您有完整看完这不到15k就最好不过了;w;


主要的参考材料(References)如下:
一单元探索•战斗部分log
四单元探索白色房间•solo演出•战斗部分log
结团后NC放出的部分资料
后日谈原设定的一些中二描述(咦
虾米网某网友发布的《Lost》乐评





Kinoan
2015.05.10
« 上次编辑: 2015-05-10, 周日 23:29:35 由 Kinoan »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感谢菇大大放粮。
感谢菇大大放粮。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不但文笔很有成田范儿,把团内各种适当口胡出来的设定给完善了、顿时显得高大上起来了!/ME 欠缺逼格的人看着就泪流满面。
--------
我是觉得很好懂啦,不用看《梗概》也没有任何障碍,当然可能因为我是战痛(。)团的参与者……不知道观众看来感觉如何……
--------
引用
其实从正片部分的性格,可以推断ghost生前在游戏里应该是个不会加入公会之类的团体、天天打solo的中二病。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体验一下人生有啥不好(咦
连加入公会这种设定都有了,这篇里几乎原创了伊濑的对话习惯……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伊濑(真是个好名字啊为啥我就起不出这么正常的呢?!)会去加公会也是不难掰:就当游戏里有个公会的赛季排名,TOP X 的奖励里有独一无二的稀有道具,伊濑就只好半推半就地蹭进公会了……当然说法可能是这一赛季完了就走人。
然后,这别扭程度的口气很好啊,不如说正是这样的口气才能勾到妹子虽然是小学生……

引用
在正片里诗羽被NC吃过一个宝物、吃过一把琴弓;而且跑团时我作为诗羽妈就觉得郁闷,诗羽好好活过去的那十几年记忆完全没有提及,简直,被狗吃了。(有注意到我正文里偷偷吐槽这点了吗……)
吃掉宝物真是对不起啊——m(_ _)m 不过从这文的出现来看 吃了琴弓真是太正确了ry

然后,其实不是我偷懒没提(谁信),而是觉得“虽然因为后日谈规则尿性背景主线是由NC编的,但毕竟是PC角色,还是尽可能留下PL自行设定的空间吧”……才特地都留白了。
当然这点还是在我,应该在团外特别说明一下:“这里不是NC忘了,而是就明摆着交给PL自由发挥……你不想填我来填也行啊后果自负
下次就有经验了如果有下次

不过!还是要喊!
留了白真是太好了!这逼格就是比我自己脑补出来的高ry
------
我便是想不到还要在副标题被挂命名力 :em023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Kh

  • 努力的新人
  • Knight
  • ***
  • 帖子数: 452
  • 苹果币: 0
  • 果然還是太不成熟了
居然連二創小說都有了.... 
布布你招人到底是多神.......
如果我有這種pl,此生無憾以.....

然後吐槽下。
如果這種程度叫語死早,那我的語文老師大概還沒出生就死了。
以及琴弓這個設定嘛...  拉提琴的確是手腕為主沒錯,手臂基本不會對弦面出力,基本是運弓。
(應該啦,畢竟我在國中後就沒碰過了...)
不過若說拿來做主導揮砍的帶動動作....恩,嘛。反正琴弓這武器很帶感w



所求的,只是故事而已。
追尋故事,參與故事,寫下故事。
讀者的末路便是成為作家--所幸我發現跑團也可以。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难得开电脑了我来论坛上回复一下

菇太太写的好棒啊啊啊啊!!!正剧向赞爆了!!
我就喜欢看正剧我就喜欢看正剧我就喜欢看正剧!!
以及设定的好详细!好多说不通的地方现在都能说通了蘑菇你真的辛苦了……
以及我还是想吐槽
你怎么可以学成田风学得这么像orz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感谢菇大大放粮。
感谢菇大大放粮。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不但文笔很有成田范儿,把团内各种适当口胡出来的设定给完善了、顿时显得高大上起来了!/ME 欠缺逼格的人看着就泪流满面。
--------
我是觉得很好懂啦,不用看《梗概》也没有任何障碍,当然可能因为我是战痛(。)团的参与者……不知道观众看来感觉如何……
--------
不过!还是要喊!
留了白真是太好了!这逼格就是比我自己脑补出来的高ry
------
我便是想不到还要在副标题被挂命名力 :em023

<梗概>部分啊……其实是我在给基友提前看过后才敲定写那么多的。毕竟从她作为观众的角度看,就还是以文中情节发展为主,看完后吐槽我【你真的好喜欢做设定啊】……orz

设定的补完其实……有些还是说不通的,比如现实习惯残留那个细节,同理可猜测【网游里养成的习惯可能会反馈到现实】,要是有人在游戏里自己捏了把完全仿真的枪天天端着练……感觉国家都要管制网游了(x
(但是因为情节需要,我就把这些地方都强行不管了(喂


…………我觉得挂NC命名力这事儿是每日打卡级别的功课了,真的。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居然連二創小說都有了.... 
布布你招人到底是多神.......
如果我有這種pl,此生無憾以.....

然後吐槽下。
如果這種程度叫語死早,那我的語文老師大概還沒出生就死了。
以及琴弓這個設定嘛...  拉提琴的確是手腕為主沒錯,手臂基本不會對弦面出力,基本是運弓。
(應該啦,畢竟我在國中後就沒碰過了...)
不過若說拿來做主導揮砍的帶動動作....恩,嘛。反正琴弓這武器很帶感w

诶、原来有观众而且是学过小提琴的观众……吗……………………(惊
早知道就去问人取材啦;w;

其实做完卡之后不久我就意识到提琴的演奏动作了……不过,既然设定上是武器,那还是照样砍吧ry
(所以在文里只能说成“习惯残留”……
(至于到底怎么拿得住它来挥砍,就是我纯口胡了(。

总之……!谢谢回复!(鞠

离线 Kinoan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0
  • 苹果币: 0
难得开电脑了我来论坛上回复一下

菇太太写的好棒啊啊啊啊!!!正剧向赞爆了!!
我就喜欢看正剧我就喜欢看正剧我就喜欢看正剧!!
以及设定的好详细!好多说不通的地方现在都能说通了蘑菇你真的辛苦了……
以及我还是想吐槽
你怎么可以学成田风学得这么像orz

浮太太!你的正剧向什么时候产出!!!(抱住浮酱腿儿

以及我也觉得说通了很神奇!(But为什么跑团时那么多事情没说清我们还能顺利跑完我现在觉得有点后怕(x
以及我还是想问……真的很像成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