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海国故事】log2.8 井上家的悲剧其二  (阅读 1200 次)

副标题:

线上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705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海国故事】log2.8 井上家的悲剧其二
« 于: 2015-04-17, 周五 18:49:17 »
08:42:01<飞翔的喵星人> ————————————————————load————————————————————
08:43:11<飞翔的喵星人> 傍晚之时,你如约来到了亚子的房间。她一身黑色劲装,头脸都蒙在黑色头巾中,腰间插着两三把短刀,已经整装待发了。
08:43:28<飞翔的喵星人> “跟我来。”她抛下这样一句话,就自顾自出了门。
08:43:49<土方骸> “纳尼,你居然要跟着一起吗……还是说带个路就回去了?”
08:44:45<飞翔的喵星人> “当然是带路啊,我可没有在北城搅风搅雨的自信。”亚子回头,有些奇怪你为何问出这个问题。
08:44:59<土方骸> “那么,走吧。”
08:47:06<飞翔的喵星人> 你跟随亚子穿过曲折繁复的密道网,常常从你完全没有意料到的位置延伸出一条条通路。亚子要求你记住这条路,因为回来时未必会有人手接应你。
08:48:10<飞翔的喵星人> 很快地你们在一个废旧民居的灶台中爬了出来。这间房子像通常被遗弃的民居那样破败,然而屋顶上方吊着的一大块铜镜在现在却显得十分显眼——
08:48:54<飞翔的喵星人> 因为有一道光束房顶的裂缝射了进来,被铜镜一折,在地上留下一块光斑。
08:49:44<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指了指那铜镜。“从外面的火盆引进来的光,街道上完全看不到这里,除非他把脑袋伸进火盆里。”
08:50:03<土方骸> “呜哇,好高的技术!”
08:51:42<飞翔的喵星人> “如果你目睹过因为在屋里生火被屠杀上百人之后,你也会想些别的办法的。”说着,亚子开始在房间内左翻右找。很快,她把一个面粉袋子搬过来,扔到你的身前。
08:52:31<飞翔的喵星人> 她拔出短刀,刷刷把袋子切出几个大口,里面是全副武装——铠甲、头盔、兵刃,和城卫队的装备一模一样。
08:52:41<飞翔的喵星人> “快点换上。”
08:53:12<飞翔的喵星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望着灶台,来回踱着步,仿佛在等什么人。
08:52:59<土方骸> “了解。”
08:53:14* 土方骸 立刻给自己套上这些东西
08:54:33<飞翔的喵星人> 从未穿过全副盔甲的你,七手八脚地把盔甲套在身上,整理了半天才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儿。亚子的脸上却逐渐泛起了焦虑之色——直到又一个人从灶台冒出头来。
08:54:49<飞翔的喵星人> “太慢了。那边准备好了么?”
08:55:26<飞翔的喵星人> 那人连忙点头。于是亚子招了招手,那个人就连忙从灶台翻了出来,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亚子。
08:56:15* 土方骸 在旁边安静地看着
08:56:45<飞翔的喵星人> “这个家伙记脸的本事还成,我们打算让你乔装成一个城卫兵。老实坐着别动,我试着给你化一下妆。”
08:58:23<土方骸> “嘿,这么说易容技术不错喽?事情结束以后可一定要请教一下。以同好的身份呢。”
08:57:57<飞翔的喵星人> 说着,亚子把你按到光斑下面坐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全套的化妆工具。她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皱巴巴的纸,然后手按上了你的额头——
08:58:00<飞翔的喵星人> “咦?”
08:59:05<飞翔的喵星人> 她的手上下摸索着,然后一下子掀起来你绑住额头的布带。你额头的双耳就一起跳了出来,这让你感觉十分舒适。
08:59:45<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伸出手摸了摸你的耳朵,随后好像突然意识到这样不礼貌似的,连忙收回了手,表情显得有些纠结。
09:00:30<土方骸> “???”
09:00:37<飞翔的喵星人> “不……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有胆量去北城了。说实话我们埋伏的时候应当叫上你来着,你的手法比我好太多了……”
09:00:59<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
09:01:05<土方骸> “哈,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09:01:57<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摇了摇头。“没办法,现在只能姑且将就一下了。”
09:03:01<飞翔的喵星人> 她就开始动手在你的脸蛋上折腾起来,那个擅长记忆人脸的手下在一旁不断指正,她跑出头巾的头发划在你的鼻尖,让你有些想打喷嚏。
09:04:05<飞翔的喵星人> 不多时,她站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随后递给你一面小镜子。
09:04:26<飞翔的喵星人> “嗯,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我觉得你可以自己修饰一下……”
09:04:31* 土方骸 拿来照照自己
09:05:19<飞翔的喵星人> 你借着铜镜折射下的光看了看你现在的样子——一张平凡无奇的脸,远观尚可,不过细看就有些不自然了。
09:05:33* 土方骸 自己动手搞定它
09:05:52<土方骸> “略粗糙了一点,我修改修改。”
09:07:25<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你在自己的脸上继续涂涂抹抹。亚子则在窗口注视着月光,口中喃喃——“时间到了。”
09:08:07<飞翔的喵星人> 你看了看镜子。伪装不算完美——但是应当够用。
09:08:18<土方骸> “正好,我这里也差不多搞定了,走吧!”
09:09:00<飞翔的喵星人> “那么,土方骸,等一会迷雾升起的时候,你冲进去,拉一个人就走,但是不要拉队伍最后的那个人。”
09:09:44<飞翔的喵星人> “然后,等到爆炸结束后,假装你是和他们一伙的人,然后尽早提出返回北城的建议。”
09:10:02<飞翔的喵星人> “至于原来你伪装的那个人……我们来处理掉他。”
09:09:24<土方骸> “明白了。”
09:11:38<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看到你点头,就领着你再度钻进灶台,又经过两条不长的地道之后,你们在一个墙洞旁边钻了出来。
09:11:44<土方骸> “呃……虽然我也是个下手狠辣的家伙,不过还是尽可能不要杀人吧。”
09:11:56<土方骸> “总之,这边就交给你们了。”
09:12:19<飞翔的喵星人> 听到这句话,亚子挑了挑眉头,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09:13:19<飞翔的喵星人> 墙的对面是一条大道,两侧有通常的民居,不过这里还多出一座摇摇欲坠的破败钟塔。那钟塔年久失修,明显没什么用处了。
09:14:41<飞翔的喵星人> 很快地,甲胄铿锵声从远处传来,一路接近,很快地你看到许多铁靴从墙洞前经过。当最后一只脚消失时,亚子凑到你的耳边悄声道:
09:14:46<飞翔的喵星人> “——闭眼。”
09:15:39* 土方骸 照做
09:16:24<飞翔的喵星人> 如雷的轰鸣声突然响起,碎砖瓦片如雨般坠下,城卫的惨叫之声不绝,随后夹杂着大量灰尘的风席卷而来,你嗅到一些奇异的味道,那是……面粉和石灰?
09:17:06<飞翔的喵星人> “走。”亚子说着,离开了你的身体。
09:17:31* 土方骸 开始冲进去
09:17:51<土方骸> “话说可以睁眼了吧?”
09:18:41<飞翔的喵星人> 你按照记忆冲进这团灰雾,拉起一个人就走,很快你发现刚刚的问题没有什么意义——在这团灰雾中你是睁不开眼睛的。
09:19:31<飞翔的喵星人> 你拉着这个人快步前冲,灰雾逐渐变淡,你这才睁开眼睛,回头看去,一整条街道都被笼罩在粉尘构筑的雾气中了。
09:20:17<飞翔的喵星人> “健次郎,发生了什么事?”你拉着的那个人双眼红肿、泪流满面,还在努力擦着眼睛,连头上被砸出的血都不顾了,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09:20:44<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其实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那座摇摇欲坠的钟塔已经消失不见了。
09:21:42<飞翔的喵星人> 你刚想回答什么,就被突兀冲来的爆风掀了一个跟头,砖块瓦砾噼里啪啦砸在你的盔甲上。
09:22:29<飞翔的喵星人> 等你终于抬起头来,却发现半条街道都被摧平了——这就是亚子刚刚所说的爆炸?!
09:22:52<土方骸> “我去,这什么鬼……”
09:25:06<飞翔的喵星人> “冬弥……勇气……诚……你们怎么了……回答我啊啊啊啊!”被你拉出来的卫兵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09:27:42<飞翔的喵星人> 他踉踉跄跄地扑上前去,跪倒在一地尸体前,嚎啕大哭。
09:29:33<土方骸> “快走,我们还要把这状况向上面汇报呢,会有人来帮他们收尸的。”
09:31:47<土方骸> “总之,先走啊,你想死在这吗!”
09:32:46<飞翔的喵星人> “我……”那卫兵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站起身来。“我会替你们报仇的!”
09:35:25<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你们一副落魄丧胆的样子冲向了不远处城墙,而城墙上的卫兵看到你们过来,也连忙放下吊篮接应你们。
09:36:54<飞翔的喵星人> 吊篮升起之后,城墙上全副武装的卫士已经严阵以待了,还有一个身穿黑铠、头戴大盔,盔顶还有两支长长鹿角的武士正一脸冷酷地瞪视着你们。
09:37:20<飞翔的喵星人> “角、角谷将军……”你的同伴膝盖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09:37:38<飞翔的喵星人>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们的队友呢?”
09:38:13<飞翔的喵星人> 你的同伴牙齿格格打战,有些说不出话了。
09:38:19<土方骸> “我们受到了袭击!大部分队友都死了。”
09:38:25* 土方骸 单膝下跪汇报
09:38:59<飞翔的喵星人> “袭击?什么袭击?”角谷皱了皱眉头,冷漠地问道。
09:39:21<土方骸> “完全不知道,一片大雾。”
09:39:59<飞翔的喵星人> 你的同伴牙齿还在打战,不过拼命点着头附和着你的话。
09:40:42<飞翔的喵星人> 角谷将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你们,半晌之后,似乎是确认了你们没有说谎话,这才狠狠一挥手。
09:41:41<飞翔的喵星人> “滚吧,废物!真是死了活该。”他背过手去转向城中——你们看到好几队兵士正打着火把,好似一条条火蛇一样,向那条街道前进着。
09:45:36<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你的同伴如蒙大赦,连忙连滚带爬地离开,你就算是跑步也废了好一番功夫才追上他。
09:45:46* 土方骸 跟上去
09:48:09<飞翔的喵星人> 很快地你们经过了南北城连接的城墙,在北城下了城。站在北城墙上俯瞰下去,丛丛火树映得一片通明,银花璀璨金碧辉煌,好一幅鲜花着锦烈火煎油的热闹景象。
09:49:15<飞翔的喵星人> “别……别回去了……健、健次郎,陪我,陪我喝一杯……”你的伙伴语无伦次地对你说。
09:49:28<土方骸> “好啊。”
09:50:55<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你们在北城的南墙下了城。这里却不像你们从北城大门看到的,或者在城墙上俯视的那样漂亮;旧房子、破灯笼,不过至少是普通的民房了。
09:51:50<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找了一家酒肆推门进去——客人却有大半是一脸凶悍的兵士,少部分则是一身短打、显然是车夫马僮这样的佣人。
09:52:55<飞翔的喵星人> 而你注意了一下,这里的女人也都是年老色衰、不复韶华的女人。
09:53:42<飞翔的喵星人> 你的同伴很显然是故意来买醉的,很快就醉倒了下去,嘴里一直说着胡话:
09:54:22<飞翔的喵星人> “哼,我们就没被城主当人看,要是我们的命能换钱,老永易早把我们卖了——哈,现在我们不就是这样?”
09:55:58<飞翔的喵星人> “那些公子一个个貌似斯文,哼,还不是在这里嫖了一个又一个……然后老永易连那些年老色衰的都不放过,塞到这里骗我们的钱……”
09:56:57<飞翔的喵星人> “健次郎,这么多年你他妈攒下几贯钱?哈,老子现在还是一文不名,都白干了……”
09:54:51<土方骸> “少说两句吧。”
09:57:20<飞翔的喵星人> “少说两句?冬弥死了、诚也死了,勇气他们都死了,你还想继续活着?”
09:57:41<飞翔的喵星人> 他重重一拍桌子,忽然大声吼道:“老子他妈不想活了!”
09:58:25<飞翔的喵星人> 众人纷纷侧目,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家伙身子一歪,滑倒在地上,发出了响亮的鼾声。
10:00:14<土方骸> “不要在意哈,大家,他在说梦话。”
10:00:26* 土方骸 推着这醉鬼找地方
10:01:05<飞翔的喵星人> 人群中传来几声叹息,看起来这家伙的醉话却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随后,酒肆里又响起了嘈杂的谈论声。
10:02:46* 土方骸 拖着这家伙先去兵营
10:05:26<飞翔的喵星人> 兵营的看守并不严格,或许是因为在城墙处的检查已经十分苛刻的缘故吧。兵营并没有可称道之处,其中兵士要么呼呼酣睡,要么根本不在营中。
10:07:15* 土方骸 随便找个没有人的营帐把这醉鬼扔了
10:08:38<飞翔的喵星人> 你把这醉鬼随便扔进了一个营帐,随后施施然走了出去。不过很奇怪地,和通常的营地不同,这里看不到武士和将军的营帐——所以也没有什么机密消息可言了。
10:10:03* 土方骸 觉得这里没什么价值,先往繁华之地去看看好了
10:10:33* 土方骸 在路上顺便找个没人的营帐把衣服换了,然后潜行离开
10:12:55<飞翔的喵星人> 你把盔甲一脱,换上了黑色的夜行衣,然后离开了营地,一路向北前进。一路所见,先前还是一副等而下之的模样,但是突兀地,仿佛跨过一条无形的分界线,路上景象变得截然不同了。
10:15:26<飞翔的喵星人> 街道上是金碧辉煌的楼屋,路上都是年少美貌、衣物轻薄的女子,然而除了许多女子之外,基本上却都是一队队顶盔带甲、手持火把的巡逻兵士。
10:15:50<飞翔的喵星人> 偶然有几个仆从模样的,却也都是低头快走,一副急匆匆经过的模样。
10:16:11<飞翔的喵星人> ——这里就是琥眼城给那些公卿贵族们的的销金窟、游乐场了。
10:17:05* 土方骸 尽量挑黑暗的地方缓慢前进
10:17:06<飞翔的喵星人> 你尽量挑那些高楼之间的狭小巷子前进,但是这些巷子里也时常有巡逻兵士手持火把沉默着经过。
10:17:52<飞翔的喵星人> 终于,你的好运气到了尽头。你躲避着背后的一队兵士进入了一条窄巷,然而远处也有若隐若现的火光向你进发。
10:18:05<飞翔的喵星人> ——腹背受敌。
10:19:34* 土方骸 慢慢地爬到了房顶上
10:21:01<飞翔的喵星人> 你抬头看去。旁边一座三层小楼,不知为何,顶层阳台的纸门拉开着,其中暗无光明,似乎可以暂时藏身。
10:22:11* 土方骸 翻身入内
10:24:04<飞翔的喵星人> 你翻身跳上了这座小楼的顶层,闪身进了房间,随后拉上房门。房门里一片黑暗,好像没什么人的样子,你松了一口气——
10:24:34<飞翔的喵星人> 随后一声惊讶的吸气声响起,让你的心脏也不禁一紧。
10:25:54* 土方骸 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
10:26:28<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你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尖叫声——随后火光亮起,一个身着纱缦制成的小袖、大片大片雪白肌肤裸露在外的女孩正惊讶地看着你。
10:27:21<飞翔的喵星人> 然而她的脸让你觉得有些熟悉——很快地,凭借你在船上多年、见识过无数脸孔的经历,你发现这张脸分明就是白天见过的井上妻子年轻时候的样子。
10:29:13<飞翔的喵星人> 房间不算很大,尽管桌椅帷幕用料不凡,却也没有太多装饰。女孩正坐在椅子上,面前圆桌铺开一张纸,笔墨摆在一旁,却也不知道刚才在一片黑暗中做些什么。
10:28:23<土方骸> “咦,你看起和一个叫井上的老太婆长得蛮像的啊。”
10:31:48<飞翔的喵星人> “井上……你是什么……不,你是从南城过来的?”她的双眼瞪圆,表情从惊讶逐渐变成患得患失的期盼。“那个人……那个叫井上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10:33:40<土方骸> “还凑合吧,混日子等死,那边啥状况想来不需要我说明吧,不过话说你到底是谁?自我介绍下如何?”
10:34:39<飞翔的喵星人> “还活着么……她的丈夫呢?还有她的儿子、我的弟弟呢?我是她的女儿。”
10:35:03<飞翔的喵星人> 井上女儿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不过愈发患得患失起来。
10:35:15<土方骸> “活着当然是活着,不过至于什么时候快死就不好说了,那种地狱,不需要我说得很明白吧。”
10:37:02<飞翔的喵星人> “……”女孩沉默不语。“活着就好……”
10:37:26<飞翔的喵星人> “您……您是为什么来这里的呢?”
10:38:23<土方骸> “哈,想来我说我过来溜大街你一定不会信了,不过这事你最好别掺和。”
10:39:08<飞翔的喵星人> “那……那您还要回到南城么?”
10:39:48<土方骸> “应该会回去,不过要有这个机会吧。”
10:41:35<飞翔的喵星人>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后犹犹豫豫地对你说道:“那……可以帮我一个小忙么?”
10:42:48<土方骸> “哈?说来听听,我正好在这北城闲着无聊呢。”
10:42:59* 土方骸 说着玩笑,但是认真地看着她
10:43:04<飞翔的喵星人> 她把一直摊在面前的那张纸折叠起来,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香囊。她犹豫了一下,把香囊里的东西倒在桌子上——都是黄澄澄的金子,然而形状却都十分奇怪;半朵金花,折弯的金针,细碎的金豆,诸如此类。
10:44:50<飞翔的喵星人> “我想……我想请您帮我把这封信和这些金子带给我的父母。”她这样对你说着,手忙脚乱地把头发上插着的钗子、腰挂的玉饰拔下来递给你,“报酬……就用这些吧。”
10:45:48<飞翔的喵星人> “如果有什么能让我帮忙的也好,希望您能帮我把这些东西带给我的父母,因为除此之外……”她的声音逐渐低落下去。
10:45:32<土方骸> “哈,可以啊,不过报酬我需要一点别的东西,给我一些北城的最新消息怎么样?”
10:47:36<飞翔的喵星人> “北城的最新消息?果然你……你是来……”她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对你说道:“请、请告诉我,你是和永易、和城主、和这座吃人的城过不去的么?”
10:49:10<土方骸> “哈,那就要看你给的最新消息都是啥了,不过话说回来,人终究要靠自己,你永远不能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那是不对的。”
10:49:39<土方骸> “总之,报酬就这么说定了。”
10:49:48* 土方骸 打个响指
10:50:01<飞翔的喵星人> “这、这样么……”她思索了一下,随后眼中泛起了点点光彩。
10:51:15<飞翔的喵星人> “尾冢家的公子,在、在三天之前到了这里,他们是永易的老朋友,所以、所以琥眼城的城主要在天守阁亲自接待他……”
10:52:17<飞翔的喵星人> “而我,过一会儿就要去接待那只肥猪了,这样,我是能、能进到那座平时进不去的天守阁的。”
10:53:46<飞翔的喵星人> “你、想要去看一看么?有个将军喝醉了之后,告诉过我,琥眼城的卷宗都保存在那里,或许给黑雷国大御神看看,祂会用神雷打死永易老贼也说不定……”
10:54:14<土方骸> “哈?看来你在这破城也算是有名气了嘛,不过如果你能带我混进去那还真是感激了。”
10:55:06<飞翔的喵星人> “不,不是这样……如果,如果我当初学亚子那样的话……”她的声音低沉凄婉,带着一丝后悔。
10:56:31<土方骸> “后悔可是没有意义的哦,与其后悔过去,不如干好现在。”
10:56:28<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首先,打扮成我的侍女吧。”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你。“稍微、稍微高了一些,但是底子不错。”
10:56:38<土方骸> “哈……”
10:56:43<土方骸> “我能说不吗……”
10:57:30<飞翔的喵星人> “那样是,是没办法的……”
11:00:59<土方骸> “那就只能上了吧……”
11:01:13* 土方骸 下次说死也不干了
11:01:36<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你只能无奈地接受事实,闭上眼睛任由井上女儿蹂躏你的脸——随后,当你忽然睁开眼睛时,面前铜镜里是一张即使不漂亮,但是十分可爱的脸,有些像你脱去伪装的样子,但是却又有些不同。
11:02:20<飞翔的喵星人> “嗯,不错……”女孩点了点头。“那么,准备好吧,我不知道、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11:02:55<飞翔的喵星人> “但是、但是没关系……请加油吧。”
11:03:09<飞翔的喵星人> ————————————————————save————————————————————
14:51:47<飞翔的喵星人> ————————————————————load————————————————————
14:52:46<飞翔的喵星人> 脱下了你熟悉的夜行衣,穿上绸缎编织的小袖,你顿时感觉十分别扭——霞叶究竟是怎么忍受这种不安全感的?
14:53:20<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箭在弦上,井上女儿已经推开门下了楼梯,此时也由不得你后悔了。
14:56:04<飞翔的喵星人> 当你跟着井上女儿出了门,一辆马车已经在门口等待你们了。车前的卫兵看了看你,皱了皱眉头:“这是?”
14:56:19<飞翔的喵星人> “我的侍女,新来的。”
14:56:46<飞翔的喵星人> “那最好还是先检查一下……”
14:56:53<飞翔的喵星人> “来得及么?”
14:57:34<飞翔的喵星人> 卫兵犹豫了一下,看起来时间确实不充裕了,他于是挥了挥手,让你们上了马车,很快,马车就动了起来。
14:58:22<飞翔的喵星人> 远处的天守阁在地面一片辉煌之中,却显得黑沉沉的阴森无比,只有几豆灯火映出小小的窗户。
14:58:57<飞翔的喵星人> “侍女,会单独扔在一个房间,锁起来。不过,应该拦不住你。”
14:59:10<飞翔的喵星人> “然后,就不用管我了。”
15:00:04<飞翔的喵星人> “卷宗室,是在最高处,想必有人把守,不过或许可以绕路进去。”
15:00:38<土方骸> “最高处吗……总之这种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来搞定就好。”
14:59:24<土方骸> “多谢。”
15:00:26<飞翔的喵星人> “只要你,把那封信带到,就好了……”
15:01:48<飞翔的喵星人> 女孩以这样的话结束了对话。此后马车声音辚辚,马蹄踏在青石路上发出沓沓声响,马车内却是一路寂静。
15:03:08<飞翔的喵星人> 不多时,马车停了下来,你和井上女儿默默地下了车。你抬头扫了一眼天守阁,阁作七层,层层渐次缩小,阁顶怕只有一两间房间了。
15:03:12* 土方骸 检查了一下工具,然后大概记了一下时间
15:04:02<飞翔的喵星人> 此时正是月上中天,清冷的光辉把天守阁顶映得一片盈白,然而却照不进一片金火的城池之中。
15:04:41<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跟随卫兵一层层上楼,数到第五层时,井上女儿被卫兵引到了走廊,转过转角就再也看不到了。
15:05:52<飞翔的喵星人> 而你则被卫兵粗暴地推攘着赶进了第六层一间非常普通的房间,房门被狠狠地拉上。
15:06:33<飞翔的喵星人> “老实呆着,第二天早上跟你主人回去!”随着这样的喝骂,和咔嚓一声锁扣闭合声,门上映着的人影就消失不见了。
15:09:43* 土方骸 把衣服脱了,放到附近的柜子里
15:11:38* 土方骸 看看有没有窗户之类的东西
15:13:32<飞翔的喵星人> 你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房间非常普通,窗户也挂上了一把锁,锁上却全是锈迹。整个房间的布置在你看来实在是漏洞百出——
15:14:22<飞翔的喵星人> 无论是纸门也好,窗户的旧锁也好,天棚的天花板也好,对你来说都是通衢大道。
15:14:06* 土方骸 从窗户撬开锁出去
15:15:42<飞翔的喵星人> 你掏出开锁器具,轻而易举地找到锁舌,顶出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然而锁却没有如你所愿弹开——你愣了一下,然后用力一扯,这把锁就落在你手里了。
15:17:05<飞翔的喵星人> 你把窗户推开一个小缝,四下观察。来自地面的光被四五层之间的大房檐挡住,你的一身夜行衣在这片黑暗中如鱼得水。只不过楼顶三层墙壁直落下来,落脚点并不算多,恐怕要费一番手脚。
15:17:39* 土方骸 掏出钩爪和攀爬工具
15:20:47* 土方骸 把钩爪绑上绳子,然后把箭头去掉把钩爪放到前面去,用大弓往最高处射
15:24:50<飞翔的喵星人> 箭悄无声息地升到半空,随后钩爪和箭分了开来,搭在第七层的窗台上,发出“哒”的一声轻响。无头箭则被大地拽向地面,你伸手一捞,就把箭抓了回来。
15:26:05* 土方骸 顺着绳子开始爬
15:28:15<飞翔的喵星人> 借着绳子的辅助,你三下两下就攀到天守阁第七层,爬上了窗台。不过你发现,纸窗内居然还点着淡淡的灯火。
15:50:10* 土方骸 用箭头在窗户上戳了洞往里面看
15:53:30<飞翔的喵星人> 你从洞中看去,只见一排一排满满的都是书册和盒子,从书架和书册的缝隙中,你看到一个老头正在伏案奋笔疾书。
15:59:53* 土方骸 悄悄打开窗户试探一下里面的反应
16:00:48<飞翔的喵星人> “嗯……?”老头慢吞吞地抬起头,看向窗户的方向。“窗户又被风吹开了?”
16:01:03<飞翔的喵星人> 他晃晃悠悠起身,绕过桌子,走向你这个方向。
16:02:59<飞翔的喵星人> 他颤颤巍巍地把挡在窗户前的书搬开,想要把窗户重新关上——随后,他和你眼对上了眼。
16:03:31* 土方骸 一棍打过去
16:04:24<飞翔的喵星人> 老头一愣,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你势大力沉的一记闷棍打得哼唧一声,倒在了地上,连带着半幅书架都倒了。
16:05:05* 土方骸 翻身入内收拾残局
16:06:04<飞翔的喵星人> “怎么了?”门外甲胄铿锵声响起,守卫的武士在询问屋内情况。
16:07:00* 土方骸 学刚才那老头的语气和声音回答道
16:07:14<土方骸> “没事,笔架子倒了。”
16:08:24<飞翔的喵星人> 门外的武士嘀咕两句,你灵敏的耳朵大概听到“这死老头”一类的抱怨,然后铁甲哗啦的声音远去,你也安下心来。
16:10:36* 土方骸 把这老头放回桌子上趴着,看起来像睡着了,然后把毛笔拆成竹片在心脏上扎了一下
16:11:59<飞翔的喵星人> 鲜血汩汩流出,老头的全身一阵战栗,随后不动了——一股异臭传来,老头已经失禁了。
16:13:14<飞翔的喵星人> 你开始四处翻找起这里的文件。架子上摆放的都是一些账目表或者物质清单,以及城主批示之类毫无意义的东西;你很快放弃在架子上寻找,开始找更隐秘的位置——
16:15:45<飞翔的喵星人> 你一眼就瞄到了老头椅子下方砖的异样。屋内没有地毯却铺上石砖,青砖边缘不正常的磨损痕迹,若有若无的用来掀开的凹槽,这一切布置在你眼中破绽百出。
16:16:28<飞翔的喵星人> 你掀开青砖,发现了一个小盒子,打开这个紧紧密封的盒子,里面都是一张张信件。
16:17:23<飞翔的喵星人> 时间有限你无法一一阅读,不过既然这里的城主如此珍而重之地收藏起来,想必是极要紧的书信。
16:18:00* 土方骸 把它们装起来放进衣服里
16:19:47<飞翔的喵星人> 你把盒子装进袖子。你再度左右看看,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了;这些卷宗中或许有一些有用的东西,不过现在你显然不能一一探察了。
16:20:19<飞翔的喵星人> 毕竟,时间有限,凌晨你们就要动身出发,到从未有人回来的胭脂湖底去救霞叶和林檎了。
16:20:02* 土方骸 稍微收拾一下然后离开
16:22:29<飞翔的喵星人> 你翻出窗户,落在第五层的屋檐上。房间内灯火通明,高声谈笑不断传来,你意识到井上家的女儿正在里面陪同尾冢公子——或者说,被那个见鬼的公子亵玩。
16:25:15* 土方骸 找个缝隙用小铜镜查看里面的情况
16:26:33<飞翔的喵星人> 你忽然对这个三御羽琉星的竞争对手起了一点好奇心。你小心翼翼走上前去,用镜子小心翼翼地探察里面的情形。
16:27:06<飞翔的喵星人> 屋内的景象让你不禁一惊:好一座肉山!
16:28:57<飞翔的喵星人> 仔细看去,这个身着锦衣的胖子,全身肥肉简直要堆成一座山了,他肥胖的胳膊抱着一脸漠然的井上女儿,粗短的手指还在她胸口揉捏着,扑满了白粉的脸看不清容貌,只是挂着蠢笑——
16:29:24<飞翔的喵星人> 这幅景象险些让你把镜子丢了出去。不过你很快发现了异常之处:
16:31:13<飞翔的喵星人> 这座肉山对另外那些身着锦绣衣服的家伙们的奉承毫无反应,脸上一直是一成不变的笑容,连句话都没有说;而且,他的注意力更多的却是在面前各色精致的食物上,另一只手不断地把食物往嘴里塞去,丝毫不管其他。
16:35:53<飞翔的喵星人> 你翻折着镜子,试图看清房间中的其他人等。有个身着锦袍的老者,身边侍从环绕,不断给不搭理他的尾冢公子敬酒,想必是琥眼城主了;
16:37:20<飞翔的喵星人> 而另一个,则是一身素净的白色束衣的男子,容貌妖魅邪异,头顶两只纤长的狐狸耳朵,背后三条半浅紫色长尾不时舞动一下。
16:37:55<飞翔的喵星人> 此时,他的眼神正在你所在之处附近来回扫视,面带疑惑之色。
16:39:46* 土方骸 把身子缩成一团原地不动
16:41:40<飞翔的喵星人> 缩成一团的你听到脚步声正向你走来,很快,即将接近你所在之处。
16:43:48* 土方骸 迅速用无声移动离开
16:45:28<飞翔的喵星人> 你飞快地弹身而起,悄无声息地踩着瓦片离开——就在你起身的一刹那,你身边的阴影扭曲涌动,雪亮的刀光映着月光亮起,恰巧擦过你的衣袖。
16:46:02* 土方骸 仗着踏云鞋,赌对面摸不准自己的位置,继续跑
16:46:33<飞翔的喵星人> “果然有鬼!”你回头看去,那狐族武士一手持长刀,一手持十手,双眼中吞吐着幽黑的光。
16:48:37<飞翔的喵星人> 你在房檐上飞快地纵跃奔跑,一路向南,偶然有几个弓手发现你的行迹,却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16:49:57<飞翔的喵星人> 但是你身后那个武士,即使你发现他身有残疾——他始终都是右脚独立——然而他的身影在阴影中若隐若现,始终离你不远。
16:50:15<飞翔的喵星人> “鼠辈!我甚雄手下不斩无名之辈!”
16:50:27<飞翔的喵星人> “藏头露尾的家伙,安敢与我一战!”
16:51:05<土方骸> “懒得理你,后会无期!”
16:51:20* 土方骸 继续跑
16:51:52<飞翔的喵星人> “你!无耻之徒,看我把你斩了!”那武士破口大骂,继续奋起直追,刀尖几乎就要碰到你的身体——不过还是被你躲闪开来。
16:52:47<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随着你穿过城池,一支支响箭飞起,你的面前的屋顶逐渐开始有打着火把的弓手阻拦。
16:53:59<飞翔的喵星人> 你不得不绕开那些已经被许多弓手占据的房子,转向黑暗无人之处。
16:56:24<飞翔的喵星人> 很快地,你的方向转向了西南——你发现那里有一片诡异的黑暗,仿佛火光都避之不及一样。没有打着火把的武士或者弓手,没有挂着灯笼的酒肆店铺,那黑暗好像突兀地在这座城中挖走了一大块一样。
16:58:10<飞翔的喵星人> 狐族武士的法术似乎已经失去效力,他没有继续追逐你,不过你看向身后,无数火龙已经紧跟着你席卷而来,两侧都是高墙,看起来,只能到前面暂时躲避了。
16:58:12* 土方骸 没什么办法,先进去再说
16:59:54<飞翔的喵星人> 走近看去,那是一大片水池,在黑暗中沉默着,间或被风吹起涟漪,响起一两声水花声。在月光照耀下,池子正中立着一组奇形的雕塑,也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
17:00:20<飞翔的喵星人> 或许这里可以暂避一下?
17:03:01* 土方骸 跳下去躲避
17:04:51<飞翔的喵星人> 你跳下湖水,屏住呼吸,躲避背后不断袭来的追兵。火龙一条条飞快的从水池两侧离开,仿佛没有人想到你有跳下湖躲避的可能性。
17:05:51<飞翔的喵星人> 很快,你就再也听不到任何脚步声了。你从水池中直起身来,看到池边一支被遗落的火把还在努力燃烧着——你低下头,发现这池水尽是一片嫣红——胭脂的红!
17:07:08<飞翔的喵星人> 你抬起头,看向水池中央。借着火把的微光,你的双眼看清那都是什么——一个个女子,有些神态娴静,有些则痛苦万分,静静伫立在池中。
17:07:36* 土方骸 慢慢游过去看看
17:08:17<飞翔的喵星人> 有的身躯被琥珀侵蚀程度尚浅,还能看到其下的肌理,有些身体大半都变成了琥珀,而有一些,一眼看去就令你明白这个池子的用意何在了——
17:08:57<飞翔的喵星人> 你从未见过如此美丽逼真的琥珀雕塑,没有任何匠人能刻画出如此天工,因为……这就是活生生的人啊!
17:10:15<飞翔的喵星人> 你一瞬间感受到冰冷的心悸,或许是胭脂湖的湖水正毒害着你,或许更是因为面前的景象吧。
17:09:40* 土方骸 找路离开
17:11:36<飞翔的喵星人> 你从池子正中跋涉离开,不过刚刚抬脚,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你连忙潜下池水,然而只听扑通一声,你身边水花四溅,那些脚步声仿佛避之不及一般,纷纷飞快离开了。
17:11:56<飞翔的喵星人> 你站起身来,看看身边落下的是什么——井上家的女儿?!
17:17:39* 土方骸 过去看看
17:18:44<飞翔的喵星人> 你走了过去,发现井上女儿神态平静的倒在湖水里,浸没在水中也没有任何反应——你伸手探了探她的鼻尖,却发现还有呼吸。
17:19:37<飞翔的喵星人> 你把她搬到湖边上了岸,翻来覆去检查一番之后,好不容易才发现她头顶一支金针穿颅而入。罪魁祸首十有八九是这根金针了。
17:20:15<飞翔的喵星人> 你拔出金针,井上女儿顿时一个深呼吸,睁开了眼睛——然而身子却没有一点运动。
17:20:51<飞翔的喵星人> “啊,是你……刚刚,一片黑暗,不能说话、不能听、不能看,真是好可怕……”
17:21:30<飞翔的喵星人> “咦,我的手呢?”她的语气有些疑惑,然而表情却没有任何改变。“啊,不能用了么……”
17:21:58<土方骸> “总之,目前的状况就是你快死了,你之前的愿望我会把它当遗愿完成了,大概就这样了。”
17:22:10* 土方骸 用着玩笑一样的语气认真地说道
17:22:54<飞翔的喵星人> “没关系,我也算帮完你这个忙了吧……所以你一定要把我的信送到我的父母那里,告诉他们,来世我再做他们的女儿……”
17:23:40<土方骸> “啊啊,那就来世再告诉你结果好了。”
17:24:12<飞翔的喵星人> “嗯,希望你,和你的同伴们,能掀翻这座吃人的城呢。再见了……”
17:23:51* 土方骸 用匕首送她上路
17:25:34<飞翔的喵星人> 她闭上双眼,你的匕首从她喉间一掠而过,一簇血花在月光下绽放开来。
17:26:27<飞翔的喵星人> 你站起身。远处的喧嚣被风若有若无地送来,更衬得此地一片静谧。
17:27:03<飞翔的喵星人> 你抬头看向天际,月亮已经悄悄触摸到远洋的边界,是时候回去了。
17:30:47<飞翔的喵星人> 你把井上女儿的尸体放进湖水,然后返回之前的营房,换上城卫兵的甲胄和健次郎的容貌,拎起兵刃出门。
17:31:44<飞翔的喵星人> 城墙上此时却是一片忙乱,许多兵士正在向北城赶去。你被一个武士模样的家伙直接拉了壮丁,编入一队兵士就开向北城。
17:32:53<飞翔的喵星人> 你向你的新同伴们打听了一下发生何事;“那个叫竹本的家伙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和城卫火并了,之前还发生了大爆炸,我们要过去安定场面。”你的队友们这样回答。
17:33:59<飞翔的喵星人> 于是,很快,你们就来到南城城墙,被吊篮放进城里。你找了个如厕之类的理由,然后钻进四通八达的密道,轻而易举地脱身了。
17:34:38<飞翔的喵星人> 不知道为何,这番动作下来,让你极其疲惫,气喘吁吁——直到你见到了亚子。
17:35:30<飞翔的喵星人> 亚子在看到你的一瞬间,就冲上前来,捏开你的嘴巴,塞进一个鸡蛋大小的物事——“咬碎,咽下去!”
17:35:42* 土方骸 照办
17:36:34<飞翔的喵星人> 飞快地,感觉自己好像逃亡了三天三夜、仿佛被掏空了一样的你恢复了精神,感觉琥珀果的汁液把什么东西飞快补充进了你的身体。
17:36:47<飞翔的喵星人> “你接触过胭脂湖水了?”
17:37:08<土方骸> “啊啊。因为意外嘛。”
17:37:38<飞翔的喵星人> “为什……不,我们的疏忽,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今天下湖之前,一定不要忘记琥珀果的事宜。”亚子叹了口气。
17:38:13<土方骸> “啊啊,没事,问题不大。”
17:37:52<飞翔的喵星人> “快些和你的同伴们会合吧,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17:38:24<飞翔的喵星人> 你看了看天色,东方远洋深处已经染上了暗淡的绿,黎明将至。
17:39:15<飞翔的喵星人> 不过还有一点点问题……井上女儿的家书和金子。胭脂湖底一行吉凶难料,如果你们真的回不来,这些东西就只能托人转交了。
17:42:28* 土方骸 把井上女儿的东西交给亚子并让她帮忙转交
17:42:46<土方骸> “这可是那家伙的遗愿,我马上要下湖了,帮个忙吧。”
17:42:53<飞翔的喵星人> “这很重要么?”亚子歪了歪头。
17:43:09<土方骸> “对那女人来说应该是吧。”
17:43:05<飞翔的喵星人> “……好吧,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
17:43:47<飞翔的喵星人> 她展开了那张水浸湿的纸——这份页边已经起卷泛黄、字迹本就涂改增删了无数遍的家书,被胭脂湖红色的湖水一浸之后,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你在火光下努力分辨着,才看清楚些许字迹。
劇透 -   :
……爸爸,妈妈,弟弟我好想你们……

……爸爸,我被那些恶鬼拉走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刀伤到了你,一定要活下去啊……

……爸爸,妈妈,弟弟,你们一定还活着,活得好好的,一定会……

……妈妈,今天我被送到一间房子里,一个喝醉了的人把我的衣服都脱光了,然后……

……父亲,母亲,次郎,这是我这些年来攒下的金子,希望你们能够收到——希望对你们有用……
……会把我们的衣服脱光,检查我们有没有藏匿下客人们的赏赐。永易那个老贼为了这些钱财,已经连脸面都不要了呢。不过我每次都趁着补妆把一点金子藏在舌头下面……

……父亲,母亲,次郎,我活得好累,我们不是人,只是给永易谋取金钱的牲畜而已。我唯一的心愿是再见你们一面,至少,至少让你们看到这份家书……

……父亲,如果能有一个和永易老贼同归于尽的机会的话,我一定……

……来生再见了,父亲,母亲,次郎,再会吧……
17:46:20<飞翔的喵星人> 你们默然不语,良久,亚子才推一推你,示意你应该开始行动了。
17:47:00<飞翔的喵星人> 接下来,你们就要突破琥眼城,到胭脂湖底拯救狐狸巫女和蛇人武士——然而在那之后要做什么,你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17:47:18<飞翔的喵星人> ——这座城,确实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了。
17:47:27<飞翔的喵星人>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7-24, 周日 23:33:19 由 zghzgh1779 »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鼎朝纪事·白石溪》
《鼎朝纪事·地渊火》
——————————————————————————————
今天我们所做的一切TRPG,其实跟TRPG没有关系。
就……他可以……他可以不喜欢,你也可以不喜欢,但是所有所做的一切,都……都是!
他们做的一切,你没有任何不喜欢,你喜欢……你不喜欢,但是为什么今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是共同喜欢TRPG啊!能不能给我们个机会,让我们所有人喜欢TRPG啊。
呃呃,这个TRPG我们也喜欢,是啊,我们也,我们都喜欢,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呢?假如你要是喜欢,我要是喜欢,我们都共同喜欢,是可以,但是为什么我们共同喜欢的一些事情(愣)……有些人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