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水无月海野君今天也在作死大道上飞驰  (阅读 1335 次)

副标题: 羽崎:我就是只兔子你还想怎样⊙_⊙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水无月海野君今天也在作死大道上飞驰
« 于: 2015-03-30, 周一 21:23:14 »
虽然我本着无CP自己图个乐呵的心情写的,不过看成有CP的我也无所谓⊙▽⊙
然后就是因为是自己图个乐呵,别太在意文笔。
别太在意文笔。
别太在意文笔。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



水无月海野今天的心情有些微妙。
说不上是烦躁,充其量是有些心塞塞,因为导致他变成这种心情的事件还没有闹大到给他带来比病房里充满八卦记者更糟心的情况。
不过也许只是时间还短的缘故。因此海野打算在事情闹大之前揪住元凶问清楚,最好是能把证据全部删除。
难得不值班、专程来找海野聊天的小护士在提出一个话题之后突然发现对面人的心不在焉,于是关心地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丝毫没有意识到海野的不爽正是从那个话题提出之后开始的。
“嘛……昨天晚上没睡好,一直在做梦,啊——大概只是有点睡眠不足。”海野打了个哈欠,一副睡眼迷蒙的样子。“不用担心我啦美女小姐~”
虽然早就知道海野嘴甜,但被当面夸长得好看的小护士还是很开心;“那你好好睡,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OK~”摆摆手目送小护士出门,海野一改迷蒙的睡眼,十分迅速地往被子里一抓,拎着一只兔子的后腿把他扯了出来。那动作根本不像是卧床十年刚醒来几个月的人能够办到的。
揪兔子有利于胳膊和手的复健——海野曾这样给自己找理由,被揪的当事者表示反正也不疼,随他怎么高兴怎么来算了。反正有利于复健不算纯瞎说。
“兔、子、君~?往niconico和youtube上传视频的是你对吧?!”海野指着刚才小护士调出的视频投影画面,对着一只兔子压低声音吼道。只怕主治医生看见这场景会以为他脑子有问题,再剃光他好不容易留起来的头发来做个手术。
兔子型AM动了动耳朵,装在眼睛部位的投影开启,黑发黑衣少年的全息投影出现在了海野眼前。
“你怎么知道?”
说着,羽崎伸出手点击投影上的暂停键,于是视频中的画面又动了起来。看羽崎的表情,他似乎很看得很开心。
视频是一段LIME战的场面,战场上留着绿色马尾的少年被一株酷似七鳃鳗的藤蔓缠住,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现场设定在海底的缘故,反正看起来那藤蔓是湿乎乎黏哒哒的。这种哲学生物在一美少年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为了阻挡他的动作还贴着他的身子攀爬。少年集中精力在战斗上,因此费力挣扎以便能用手里的枪瞄准对面的敌人,由于不能如意眉头都皱了起来。如果挡住整个战场背景,从视觉上来说……嗯,挺养眼的。想怎么脑补都毫无违和感。
当然,当事者本人完全不认为有多养眼,他只想把看过这视频的人全部洗脑。
视频中虚拟形象的主人在现实中面红耳赤,为了转移自己的目光便从扯后腿改为揪耳朵,拎着羽崎猛甩一通,导致全息投影都摇来摇去。
“当然会发现吧!我又不傻!起个水之江寺都(みずのえ じつ)的网名就以为我认不出来了吗?!在youtube上还改成了高逼格的片假名是什么鬼!?你起名水平真的太差了好吗!!虽然我平时只是兔子羽崎(うさぎうさき)的叫,我也没忘你一开始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是‘实壬羽崎’好吗?!”
看着羽崎一脸“我就是只兔子还想怎么样”的表情,海野简直忍不住要问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有多么傻逼,以为改个读音就能骗得住自己吗。
幸好他还能分辨出现在最该做的事是什么。
“给我关了然后删除啊啊啊啊啊!!!”
海野伸手在投影上一通乱点,却根本什么也碰不着;想要点关闭投影的按钮又死活够不着,而他现在下半身基本还处于不太能动的状态,于是只能向羽崎开启嘴炮,虽然还不一定有用。
果然,羽崎根本没有关掉的意思,反倒看得越来越起劲,“海野你刚才不也和护士小姐讨论的挺开心。”
“我那只是种谈话技巧好吗?!兔子君你没看我最后都说不下去了!?话说回来你到底为什么能看的这么津津有味啊!!”真心看不下去了的海野干脆地把兔子往投影按钮的方向扔了出去,恰好把设备砸关机。
费了好大劲爬起来的羽崎表示,再这样把自己当成远程遥控器,即使是已经修好了的这个躯壳也不一定能受得了他的变相暴力。
羽崎又跳回病床上,用爪子戳了一下海野的手背,“海野,我会摔坏的。当初谁说要我爱惜自己别散架的?”
“我说的!”海野承认的很干脆,“不过我没说我要怎么样啊~这样吧!你把视频删除,我就再也不用你遥控投影了,怎么样~?划算吧!”
听到这话的黑发少年突然毫无征兆地露出了自嘲的微笑,由于太久没见羽崎这样笑过,海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啊……这样啊……海野君认为没必要在意我的话,就这样吧。会散架也没关系,反正对我来说能够回到现实已经够好了,我也没想太多。”兔子趴在海野手边,黑发少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移开目光不去看病床上还没反应过来的人。
“……不对啊!我可没说我不在意啊!!”海野总算消化完毕很久没听到过的语气带来的话语。“啊啊啊我知道了我不扔你了行了吧!所以你看我表现这么好,兔子君你就大发慈悲把视频删了呗~”
海野换上一副小动物般的脸,讨好地笑着。虽然从常理上来说,一个二十多的大男人露出这种表情很奇怪,但羽崎大概是在虚拟世界中看惯了小狗状态的海野,因此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他叹了一口气;“你确定不会再扔了?”
“确定确定!”
“那好吧,现在赶紧开始复健,这次目标是能不摔倒地从床边走到门口。”
“是的长官……草!不对啊!!兔子君你刚才是不是很巧妙的把话题岔开了?!”由于刚说过不扔兔子了,海野这次只是拎起他的耳朵,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没有啊。”羽崎用“那是你的错觉”的表情看过去。
真当我傻啊?!海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删除!不删我就不复健!”
“你再不复健我就把你的avatar用你的推特号发出去。”
“……诶?!”
空中的影像调出推特的页面,指着显示在线的账号示意他看过去。输入框里自白性的文本配着下面绿发少年的形象,光标指在发表键上。
羽崎微笑着看海野,被看的表示心里一阵恶寒。
这家伙和他的avatar形象一样更黑了对吧!自从回到现实后兔子君就彻底黑了啊明明以前那么白!我是说服装不是说内心,他内心一直是个黑我知道!
海野权衡了一下利弊,又想起自己刚醒来时病房里天天挤满了人的场景,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兔子君你冷静!别冲动!有事儿好商量!”
“快开始复健。”
平时不管海野干什么羽崎都是一副“只要海野高兴就好”的态度,不去干涉,似乎只有在复健这一件事上,他会莫名地执着。
被诗羽拜托过是一个原因,剩下的原因不论海野问多少次羽崎也不明说。
于是海野默认羽崎是觉得他只能在这件事上压自己一头,所以不愿放弃这个机会。



“啊啊我知道了啦!做复健就好了吧!所以把视频删了啊!”海野瞪了羽崎一会儿,败下阵来。
“反正又认不出来是你。”得到了海野的承诺之后,羽崎关上了推特页面,抱着怀站床边等待他开始行动。
“再说了,我刚才也没答应你删除视频。现在wiki上连词条都有了,只删投稿根本没用。”
“兔子君你绝对比以前黑多了啊!!!话说回来为什么你知道我的登录密码?!”
海野放下兔子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按摩腿上的肌肉,免得等会一挪动就拉伤。
“本质上我好歹是段程序,盗你的账号还不是易如反掌。”羽崎对他抓狂的表现感到好玩儿,决定不告诉海野其实他投影出来登录页面时自己就趴在旁边,一抬眼就能看见他输入了什么。
于是海野照着兔子头敲了过去,幸好他现在浑身没什么力气,这敲的一下远不比刚才扔出去的撞击要强。
黑发少年捂住头撇了海野一眼,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几秒后对海野说:“海野,诗羽的电话。”
万年死妹控立刻来了精神,两眼发光地催着羽崎赶紧接通。
投出来的影像中诗羽正坐在一台现在已十分罕见的台式电脑前——当然在海野的认知中这东西还不能算罕见——看样子是打算再解析解析宝物的深层,恰好旁边有个老式迷你电话,于是就挑这个时间联系了。
“早上好哥哥、羽崎,今天感觉还好吗?”诗羽一边打着招呼一边麻利地打开电脑,开始干自己想做的事。
诗羽回去之后便忙碌了起来,即使这样也会不定时地和海野联系一下,顺便催促他去复健。海野对复健的事总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但果然能时不时和诗羽联系就足够他感到高兴,所以无论诗羽说什么都会听着。
只限于听着而已。
“早上好诗羽酱!只要能看见诗羽酱,什么都会变好的~!”海野一如既往地灿烂地笑着回答。
“诶……”诗羽实在是不知道海野这种不正经的话里真实能占多少,只好转头向羽崎求助。
“早上好诗羽,如你所见,海野君挺好的。”羽崎对诗羽说道,“嗯……除了总是拒绝复健之外。”
“哪有彻底拒绝?!我只是在讨价还价好吗?!”在诗羽开口前海野立刻反驳。
“这可不行啊哥哥,不好好复健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呢?”诗羽拿出教育小孩的口吻。
海野一瞬间想起了在虚拟世界里被逼问的场景。
“好啦我会好好复健的啦!对了!我差点儿忘了,诗羽酱~帮我个忙呗~”他对着投影里敲击键盘的诗羽露出小狗般的表情,完全没管其实对方根本没看见。
“恩?怎么了?”诗羽转向海野的方向。
“你去niconico和youtube上搜一个叫‘水之江寺都’up主的最新投稿。那其实是羽崎的账号,他把咱们LIME战的视频发上去了……”
“诶是嘛?!我现在就去找找看!”诗羽眨眨眼,来了兴趣,于是立刻行动起来。
而这边病房里的海野依旧在自顾自抱怨:“你说他发哪一场不好,非得发水族馆那战。当时真的是被恶心的要死啊而且过程还特别惨,如果发的是最后一战我就不会让他删除了。对了找到后你删除一下……”
“好了!我保存过了。”
“恩这就好……卧槽保存?!”
海野失声大喊,表情都崩溃了。
被他这一声吓到的诗羽奇怪地看过来;“对、对啊,哥哥你不是说那是我们LIME战的视频吗?多珍贵的史料啊……!现在来不及看所以我就先点了个赞然后下载了。”
你还点赞!?海野表示有这么个思维总是和自己不在一条线上的妹妹,简直觉累不爱。
“不是,我的意思是帮我删了……”
“没关系啦,反正使用的是虚拟形象。声音资料也彻底剥离了,所以放心哥哥,没人认得出来那是我们。”
“所以说不是那个原因,诗羽酱你听我说完……”
“哦办到了!我又破解了一层加密!对不起哥哥改天再联系吧!我需要集中精神!!”
投影中的诗羽激动得快趴到电脑上了,她草草地向海野和羽崎道别,关上视频通话开始进行自己最感兴趣的作业。
留海野一个人在病房里凌乱。



“……兔子君诗羽酱她挂我电话她居然挂我电话她怎么可以挂我电话啊啊啊啊啊啊!”愣在原地好一会儿的海野在反应过来之后,吃掉了除感叹号之外所有的标点符号,揪着羽崎的耳朵晃来晃去。
如果羽崎是真的兔子,估计现在内脏都被甩出去了。
“你找我抱怨也没用啊,别晃了现在我看东西都带重影了。”投影从天花板移动到地面,晃得他自己都眼晕。干脆关了算了——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
“天哪……糟了。”
“诶?”海野难得听见羽崎用“真的糟了”的口气说话,一时停下了甩兔子的动作,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
还没关掉的投影低着头,不情愿地缓缓从旁边拉出一个页面;“你刚才晃得太厉害我没看清,结果手滑了。”
羽崎身旁的推特页面上依旧登着海野的帐号,最新发布的一条推显示在半分钟之前。
看着有点眼熟,文字和图片都是的——这是海野的第一反应。
哦想起来了,刚才兔子让我看过这个了——这是还算平淡的第二反应。
“特么原来你没退而且还发出去了吗?!!!!!!”
彻底反应过来的海野抓狂地大喊着,用扔棒球的架势再一次把羽崎扔了出去。
果然还是关了算了——在兔子撞上东西之前,空中的投影消失无踪。
砰。
咔。
咔咔。
兔子动了动,发现除了耳朵之外还真没能动的部位了。
黑发少年再次出现在空中,指着两张桌子之间的夹缝对海野说:“海野,卡住了。”
说完还特意晃了晃耳朵表示自己没骗人。
由于恰好处于视觉死角,海野只能看到从缝隙里伸出来的兔耳在晃悠。场景有些怪,他干笑两声;“呵、呵……那么小个缝隙你怎么就能卡进去呢?自己出不来?”
“还不是你扔的。”羽崎又摆出了“我就是只兔子你还指望我怎么样”的表情看着海野,明摆着告诉他自己出不来。
作死过多的水无月海野君表示我特么作死那么多次还能怕这一次不成,干脆地一挥袖子。
“好吧,你等我一会儿我想办法把你拿出来,这个时候要是按铃叫护士你就暴露了……兔子君你多卡一会儿没问题吧?”
“嗯?我没问题啊海野君,扔我在这几天也不会……等等你要干嘛?海野你别……”羽崎眼睁睁地看着海野一个扑街的动作,自己把自己从床上咣当一声摔了下来,于心不忍地捂住了眼睛。
这人是傻逼吧其实……
栽倒在地下的人费力地撑起脑袋,皱着眉抱怨:
“果然还是站不稳啊,不过稍微能离近点儿就应该能够到了。”
“现在不是近不近的问题啊,你根本走不了路不是吗?”羽崎无奈地叹气,“不用管我,反正只是卡住了而已。比起这个你先回到床上别动,万一拉伤了怎么办?”
“没关系,一攒劲就过去了。肌肉拉伤不就是多躺两天的事儿吗?好了别废话,反正今天得把你够出来,要不明天护士看见了我还得给她解释我哪来的臂力把你扔过去。”
就是一攒劲一发力才容易受伤啊,笨蛋海野君。
知道海野固执起来有多难商量的羽崎叹了口气,调整投影的位置从空中降下,蹲下身子看海野准备怎么爬起来。
其实海野身体恢复的速度已经称得上神速了,在床上躺尸将近十年,醒来三天后就能和羽崎诗羽聊天,话痨得和虚拟世界里没两样。一个月后两条胳膊除了没力气之外,已经可以做简单的穿衣服之类的事情了——主要还是揪羽崎耳朵练的——只不过由于他游戏宅的天性,腿部的复健之路到现在还停留在起点不远。
简单来说,就是他撑死只能站在原地半分钟,时间一到就像漏气了那样,刺溜一下倒地。
总之羽崎对海野能走过去的事不抱任何希望。
“为什么不用爬的呢?”
“那显得我多傻啊!”
“撑半天撑不起来自己就不显傻吗?”
“那代表我有毅力啊!”
……完全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果然这人是个傻逼。
砰!好不容易支起来的上身再次由于手臂用尽了力气的原因而倒下。五分钟没动半厘米的海野干脆翻了个身躺在地板上恢复体力,闭着眼深呼吸。
羽崎不忍直视地别过脸。再一次感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认错人,明明面前这个傻逼和记忆中的天才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知该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呢还是傻人有傻福呢(咦?),总之十分钟之后海野硬是没有借助外力站了起来,然后像之前练习过的那样慢慢地往羽崎的方向走。
……收回刚才的话,他是一刻不断地往目的地摔。
双腿显然还是受不了长时间作为支撑点提供力气的工作,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够发现他的腿在不停颤抖,这就导致海野根本无法稳定重心,稍微动一动就会往某个方向倒。
能走过去过程中还没真正摔倒一次,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厉害的(?)特殊技能吧。
“要死了啊——!!所以就说我不要复健啊!!”
好不容易够得着桌子的海野把自己整个人挂到桌子边,哀嚎道。
“所以就说不用管了嘛。”羽崎蹲坐在桌子上,以俯视的角度看着海野。
“我也说了不管会麻烦啊兔子君,你没听我说话吗?”一直对身高问题耿耿于怀的海野瞪着高处的羽崎,伸手揪着缝隙中伸出的兔耳朵把兔子揪出来,用扔棒球的架势把它扔向病床。
这次倒是稳稳地扔到了枕头上。
投影一时没反应过来,导致一阵天旋地转。
“……你还扔。”羽崎抖了抖耳朵。
海野却理直气壮地回复:“不扔怎么办?我又没法拿着你回去。”
“我自己爬回去啊。”
“……”
看见海野那一副“卧槽我怎么没想到”的表情,羽崎都懒得评价他傻的程度了。
肯定有人给这货唱过织毛衣,羽崎心里确定地想,没人唱过的话以后我唱。
重点不是我爱你,重点是你特么就是个傻逼。嗯,没错,傻到家了。
眼看着海野准备从桌子旁走回来,羽崎赶紧出言阻止:
“你确定自己能回去吗海野君,这个时候帮你按铃叫人就能找到理由了哟。”
“别小看我啊!能走过来肯定也能走回去!”
明明是摔过来的——羽崎默默地吞回这句吐槽,站回他旁边不出声地呆着。
海野晃晃悠悠站起来,或许是习惯了,回去的路比过来的时候要顺利的多,虽然步速缓慢,但总归是在(划掉)没有摔的情况下(划掉)一点一点地前进。快走到床边时海野放松了绷紧的神经,长舒一口气,然后继续挪动。
大概正是因为放松了的问题,他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毫无准备地向前倒去,和之前几次相比,这次海野和地面的角度已经小到站得稳才是奇迹的地步,不管在谁看来都会认为他得摔倒。
“……海野!”
兔子从枕头上跳到床尾,羽崎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拉住海野的手臂,然而正向前倒的人突然稳住了身形,这使得投影出来的羽崎整个都“撞”在海野身上,看上去像是贴在他背后的一层膜。
“卧槽吓死我了,还好没摔倒……羽崎你……羽崎?”海野扭头看身后,却发现视野里没有黑发少年的影子,于是奇怪地转回去看病床上的兔子:“你什么时候关的投影?刚才我还听着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错觉吗?”
“大概是你过去的路上摔耳鸣了。”兔子没有表情的脸直直冲着海野,然后从床上跳下来,蹭了蹭海野的腿,又冲前方推了推他;“快点,别突然站这么长时间,复健需要慢慢来。”
“还是要复健啊!”要不是弯不下去腰,海野肯定还会猛敲兔子脑袋。
“你刚刚自己答应诗羽的。快点,不完成今天的任务别想玩儿LIME战。”
“你这叫压榨啊!!!”



等海野想起来为什么羽崎会卡到缝里时,他推特账号上的粉丝已经翻了三番。
补救无用的情况下海野掐着羽崎让他删了网站上投稿的视频,不过已经发布过的东西再怎么删也是删不完的,诗羽那样的点赞保存回头看党并不是没有。
于是和几年前“网络幽灵”的宝藏一样,“史上最牛LIME玩家”在战斗中被触手这样那样的视频,成为了近乎都市传说的存在。
水无月海野的推特上又多了不少“热心网友”的关注。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劇透 -   :

羽崎的网名由来:
実壬(みみ)——実じつ 壬みずのえ——>水ノ江 寺都(みずのえ じつ)


补充:
设定1.从被子里拽出兔子的原因是因为在护士来之前,海野正为了不复健而和羽崎吵架,揪着兔耳朵。护士一敲门就顺手掀开被子把他塞了进去。(想看成羽崎×海野的话无视也行)

设定2.海野原本就是个宅,所以讨厌包括复健在内的所有运动,虽然他很想赶紧康复出去找份工作。

设定3.我还是觉得一只实兔子没有办法监(wei)督(xie)海野进行复健,所以就给他来个真・有压力的现状好了,看我多关心海野w

设定4.海野习惯开投影是因为在他的时代生物电脑还没有全面普及,他自己当时也只是用它打打LIME,因此还是习惯看得见的页面。

设定5.所以兔子身上装载的全息投影设备是海野要求安的,投影开启时声音也会跟着投影的方向调整。还有一个原因是他觉得整天对着一只兔子说话像个傻逼。再者,就算羽崎更习惯兔子形态,海野却更习惯人类外表的羽崎(第一印象决定一切)。而犯病中的海野的状态:就是我管你怎么想啊我乐意就行!

设定6.由于上一条的原因,羽崎在不开投影和只开投影的情况下都没什么异常反应,一旦在需要动的情况下开投影,就各种不适应,经常搞不清到底哪一方才是实体。

设定7.上一条就是我想表达一下那么个心塞的感觉才设定的⊙▽⊙




吐槽:天知道我多少次把“复健”打成了“伏见”……猴哥你看我多爱你(。

还有啊!到最后根本没办法好好写了!!!明明之前脑子里一直都是MASKED BITCH,可是讨论过傻逼的话题之后,从海野摔倒开始我脑子里都在单曲循环织毛衣啊(ノ*'ω'*)ノ彡┻━┻!!!
« 上次编辑: 2015-03-30, 周一 21:27:40 由 布布 »

线上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5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水无月海野君今天也在作死大道上飞驰
« 回帖 #1 于: 2015-03-30, 周一 22:28:42 »
感谢浮太太放粮
* 布布 自己带的团如今连番外都有了,超感动!!!!旋转扑蹭蠕动!!!!!

啊不过本来跑团就有别于写文,本质是个集体创作。所以也不分同人跟“原作”的界限了,PL写啥就是啥啦!
-------
还是弱攻强受这一稀有CP呢!!简直可以获得成就啦!
--------
诗羽:不愧是羽崎视角啊,看到了我当初看不到的角度呢……
海野:……等等说来为啥当时我们在激战的时候你在录像啊?!
--------
BOSS:(布置了这个触手战场的我)深藏功与名……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