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阅读 16296 次)

副标题: 比起填坑,龟爬也很快了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封页和封底小故事集
« 回帖 #15 于: 2015-02-05, 周四 14:03:39 »
AP V 不可能之眼The Impossible Eye

封页
劇透 -   :
    滴焰者烧焦了森林,烟尘与灰烬腾空而起,烈焰讲土地化为尘埃。仅仅数日时间,广袤的森林便化为沙漠,烟尘蔽日。
    英雄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想要挑战烈焰蠕虫(fire wyrm),但他们的绸缎旗帜燃烧殆尽,钢铁利刃化为残渣。在难以计数的挑战者倒下在巨兽的怒火下后,一百个魔法艺术家和古老魔法血脉的掌控者誓言结成权杖军团(Legion of Wands),前来用这噩梦测试他们的魔法。滴焰者的第一次爆发便令他们伤亡过半,弱者统统残酷淘汰。但这为其他人争取到了时间向前方释放他们的法术;冰冻风暴(freezing storms),冰矛型的雹,嘶嘶作响的雨水,和轰隆作响的闪电在风暴中如同力量之矢刺穿了这蠕虫。
    岩浆从滴焰者的每个伤口喷涌而出,就像是无数的狂暴火山在喷发,但法师们仍然顽强的站在那里。出于愤怒和困惑,烈焰蠕虫召唤一阵烈焰大爆炸,足以融化山脉、煮沸海洋。然而就在这神孽准备解放其最终极的愤怒时,法师们齐声有如一人,仅仅高呼出一字;这字饱含奥秘力量,带来千里静寂,也击散了云团。而打破这宁静的,是一声巨响,滴焰者的熔岩血液冷却化石而这野兽坠入大地。
滴焰者陨落了,将自己刺穿在山脉上,而这山脉则由成千上万那一日死亡的英雄们的尸骨层层围绕,而它的皮也片片粉碎化为灰烬。夜晚时分在它的尸体上闪耀起一百盏灯,而权杖军团也仅有一打幸存者能够继续庆祝他们的胜利和哀悼他们的同伴。
    然而没有人见证到后来的事,在清晨时分,尸体抽搐颤动着。在滴焰者的胸膛内,还残有一颗余烬(ember)。


封底
劇透 -   :
    巨灵的怒气伴着火焰爆发出来。“这些该死的粗野奴隶!”火巨灵(efreeti)大叫。“这些没用的东西抓来也毫无价值!他们甚至连抱怨都不会!他们只会服从鞭子然后蠢得像牛一样把每件工作搞砸掉!”
    “您有什么希望我们做的?”火蜥蜴(salamander)询问。“上点盐?”
    “不,没用。宰了这货。”
    “明白,帕夏【1】,”火蜥蜴回答,同时开始磨尖利刃。死亡马上就光顾了人类奴隶。一群包含各种奇怪种族的奴隶冷漠从头至尾看着不发一言;监禁命运令他们遗忘了一切,只会远远旁观与逆来顺受。这足以令黄铜之城的烈焰领主去寻找一些更有生气的东西。
    “你能给我找来个真正的仆人吗?”火巨灵问道。“在苏丹的统治下,一定在某些地方会有外来者的。”
    “守卫们正在城市里遍访入侵者。我得再次提醒您,这些旅行者们对您的项上人头和您的财宝同样地感兴趣——就像他们一直以来的一样。这些人假扮成商人,但是自从他们离开苏夸尔-阿兹米尔集市(Suqal-Azzmir Marketplace)之后就行踪不明了。”
    “这些人听起来像是些有趣的无耻/黄铜蠢货。继续搜索!我不要听借口。我只要这些人哀嚎着寻求原谅与背弃同伴。”
    “有三个低级贵族的尸体在靠近宫殿的地方被发现。”火蜥蜴报告。
    “警示卫兵!把这些侵入者活着带来给我。”火巨灵转过身去,继续专注于加热他的铁制火钳和一套巧妙打造的刀具。
    在他身后,地城的大门被一下子撞开,四个烟熏火燎但看上去仍旧意志坚定的凡人手握剑刃与魔杖,准备万全。
    “帕夏,”火蜥蜴说,“我为您找到新奴隶了。”
    【1】:帕夏(pasha),对巨灵贵族的别称。但按照怪物图册的描述,应当为土巨灵贵族的别称,而火巨灵的别称应为马力克(Malik)。考虑到本AP仍为3R时期产物,故应理解为设定方面的变动或疏忽。
 
« 上次编辑: 2015-02-11, 周三 11:38:37 由 pandora »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封页和封底小故事集
« 回帖 #16 于: 2015-02-11, 周三 16:33:15 »
AP VI  最终的愿望The Final Wish

封页
劇透 -   :
    滴焰者的尸体抽搐着化为灰烬,其时最后一个法师也早已离开战场。这拉瓦古格后嗣的鳞片与肉体因权杖军团的魔法而支离破碎,葬身在冰与骨的山下,如精金般的骨头暴露在外,烈焰之心近乎只剩余烬。然而这狂暴野兽的血倔强着,滴焰者的残余拒绝被毁灭,拒绝死亡,也拒绝承认失败。烈焰仍旧燃烧。四周的岩石被熔化,这场杀戮残留的生物尸体也渐渐沉入液态岩石的池中。
    尽管滴焰者倒下了,它的狂怒与邪恶饥渴却并未中止。在它围绕它尸体创造出的洞窟深处,滴焰者的心脏联结着无数血管,其中流淌着自附近大地而来的黑暗火焰,连通着世界之血,以及深处的熔化仇恨之河。毁灭之神就居住在深处,被大地和烈焰埋葬。滴焰者之心这样有力地跳动着,从下方地穴中抽取火焰。毫无疑问,这不死的器官会永远跳动,无止境地全力帮助父亲脱离困境。仅仅伴着仇恨与烈焰而生存着,心脏跳动,跳动,奏响一曲永无止境的亵渎节奏赞美那被囚的恐惧。
    终有一日,拉瓦古格的一粒灵魂会因滴焰者的狂热尸体而上升而来,呼吸到世界地表的空气。而就在那天,滴焰者会重新复苏,作为灭世者(Worldbreaker)最骄傲也最强壮的孩子,占据父亲身旁那它应得的位置。



封底
劇透 -   :
    像很多前人一样,千愿之巨灵(the Genie of a Thousand Wishes)意识到了捕获的风巨灵(djinn)在奴役和嘲讽外还有别的用处。他们掌握着巨大的魔法力量,来自于他们的许愿——这是一种他们能使用的魔法。
    他开始尝试。一个囚徒带来的三个愿望看起来很有效,但任何重要的事情都能被强大的魔法师,或是众神自己,迅速地解除。不过一支无数愿望构成的军团呢?谁能对抗这样强大的修正现实之力呢?他缓慢地积攒起囚犯数量,将他们关在近旁,黄铜之城下方深处的地下城中。一百个风巨灵,之后两百个,三百个,最后再三十四个:足够整整一千个愿望!
    他花了数年时间积攒并囚禁他们,但也给了千愿之巨灵时间去反复思考究竟要许下什么愿望。所有风巨灵的死亡?自己成为火巨灵的大苏丹?比拟神祗的力量?这真的是一个值得长时间仔细思考的问题,因为他只有一次机会。
    日期来临了。千愿之巨灵在考虑再三后,终于决定好,心满意足,决定给自己一晚的休息,以便开始从他的囚犯那里引导出新鲜的愿望凝聚成愿望之力。他会用这些愿望让他的军队刀枪不入,从而消灭他的敌人,为他获取苏丹的王位——然而当他苏醒时,他已不身处房间,而是在一个潮湿的小空间,墙面滴水,没过地板。
    “发生什么事了?”千愿之巨灵大吼。“为什么我被囚禁了?”
    “你发现了苏丹的秘密,”看守者回答。“而火巨灵中只能有一个苏丹,因为他是这么希望的。”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17 于: 2015-06-08, 周一 15:48:16 »
前言:巨灵之战
曾经,“巨灵之战”冒险历程(AP)被安排准备接在地城志的混乱之潮(Savage Tide)冒险历程(AP)之后。之后一切都疯掉了,而我从一本月刊杂志主编变成了一本月刊书籍的主编。而这一充斥着愿望军团巨灵庞大战役的AP也被我们“重置”封存。符文之主的崛起(RoR),作为当时还未经市场验证的全新发售游戏产品线,需要体现经典游戏的那些最经典面貌——满是哥布林、巨人、龙与邪恶巫师的地城。而随着之后的每套AP,我们开始进行越来越多的尝试,而最后意识到了探索者(Pathfinder)并不会只是昙花一现,而且,事实求是地说,正在超越我们哪怕最高的期望,而我的思路也愈来愈频繁地回想起那关于巨灵之战的老点子。
而现在,随着发行探索者的第四个AP,烈焰遗产(Legacy of Fire),那些巨灵之战终于真正化为现实了!当然,随着Wes和我开始策划这一AP时,我们很快意识到我们想要创造的故事并非那具体的巨灵之战本身,而是那场战争的余波微尘。这为我们提供了相当的便利,使我们免于先把自己套进至少6个月以上的时间进行集团战斗(mass combat)规则设计,才能再进行冒险内容工作。(译注:结果p子为了正义生气了还是出了集团战斗规则、UCa书和表现正面战场模组内容,虽然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烈焰遗产也将为探索者带来相当大的变化——不仅是我们改变了所处的世界方位(我们完全离开了瓦瑞西亚Varisia!),我希望,你们也将在烈焰遗产中见到许多新战场和主题。我们还会提供一些黑暗与恐怖元素,这是显而易见的(毕竟这是探索者!),但这里同时还将会有许多高奇幻和罗曼史与神话主题。这一次,最终大坏蛋(the big bad end guy)并不是冒出来想要统治国家、追求不朽、或是毁灭世界——他只是想要在他心爱的女子心中留下印象。只是那个“女子”是伊米瑞Ymiri,炼狱之女王Queen of the Inferno,而能够打动她的事物是军队与巨大的力量;但就整个故事的核心而言,烈焰遗产只是一个关于孤单巨灵寻求点点爱情的故事。

哄骗Erik Mona入伙
当然,烈焰遗产给我一个机会见识一些我长时间以来都渴望的东西——在简单地一连串巨灵和以雷-哈里豪森Ray-Harryhausen带来灵感的战斗背后,是各种期望的错乱。在探索者的书页里首先就表现为Erik Mona作为冒险作者。当然,他为pathfinder写过一些内容,你可以在相当多卷的场景后见到他的建议、指导和影响力内容,但他表示被分配完成一份冒险内容相当的困难。证明就是,他曾经经历过——他写了虫之年代Age of Worms的首卷,“风语之墓The Whispering Cairn”,给了这一冒险历程一个完美的开端,使其成为了地城志最受读者喜爱的冒险之一。然而Erik会是第一个告诉你这并不是什么容易事情的人。他有许许多多很酷的点子、想法和规划,在一个冒险中并不能把这些全都塞进去,而他也有着我所在任何游戏设计者中见过的最好的最优秀最终情节驾驭之一。而当我作为编辑进行一项经过良好编纂和校订的冒险时,便感受到了对可怜Erik的召唤。仅凭“风语之墓”是他很久很久以前所完成的最后一部冒险便足够了。
起初时,我计划自己完成“腐肉之王的狂吠Howl of the Carrion King”,就像我之前计划完成二度黑暗Second Darkness的首部冒险“阴影蔽空Shadow in the Sky”一样。但随着工作进行,关于AP的开发、编辑和讨论占据了一大堆的工作,特别是意料之外的冲击——二度黑暗的最后冒险时间吃紧,虽然由于Brian Cortijo的许多额外付出帮助我完成了这一内容(再次非常感谢你,Brian!),与Brian一同赶进度和之后的制作二度黑暗的属性表格、引言与结尾等等占去了我所有的自由时间。那些我腾出来完成“腐肉之王的狂吠”的自由时间。
所以当Mona老板戴着他的出版人帽子回到编辑矿坑Editorial Pit问我,“小詹James,你真的到时候能准时完成这篇冒险嘛?”我不得不同意说我搞不定了。然而对我来说幸运的是,他并没给我任何惩罚,而是摘下他的出版人帽子又戴上,然后说,“那么我来写?”我说好的,不仅是为了能从火线退下来,也是因他终于为了pathfinder创作冒险而兴奋。如果我能够早知道这一切,让我紧张几近崩溃会让他来完成一篇冒险,我猜想我们在pathfinder中会比第#19册早的多就见到Erik Mona的冒险!
不管怎样,他完成的冒险内容也超乎我的预想。尽管他仅仅花了几个礼拜进行编辑,而用他的想法完美的啮合了我们原有关于这一冒险的设计(基于我所总结的模糊描绘),我想他创作了一些甚至比“风语之墓”更优秀的东西。而一些我之前在其他冒险中构思过但放弃的元素,也被一并加入(尽管已非昔日的冒险了)。模组很好。好得多。

最后的3.5
关于烈焰遗产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这将是最后一个使用3.5规则的探索者AP。从8月起,随着探索者#25,我们将全面转换为即将到来的探索者角色扮演游戏规则Pathfinder Roleplaying Game rules。当然,对于3.5的玩家而言的好消息是探索者角色扮演游戏将追溯兼容(译注:当然当p子出了几本核心扩后他们就不怎么拿这个做卖点了,高扩下所谓的“兼容性”嘛……)你将能够把探索者#25用在3.5游戏中,仅需要细微的修改——书籍编排不会有明显变化,数据表格也看起来相差无几,格拉瑞昂世界也不会有任何巨大变化。事实上,对于居住在格拉瑞昂、活在我们进行的故事中的PC们和NPC们,他们不会意识到任何变化。法师们还是丢着火球,精灵们比其他种族找到更多的密门,侏儒们与小动物聊天,游戏中所有你深爱与期盼的东西依旧不曾改变。当然,的确会有这样那样的变化——举例来说,牧师的领域domains将改变工作方式,术士将有更多的魔力遗传magical heritages可供选择(译注:应该指的是更多的可选血统),而狂暴的野蛮人也会更加不可预知——但规则的基础构造不会有变化。
在这点上,计划是会有一份免费的转换指南,可在线paizo.com获取,帮助玩家适应新规则和熟悉进行方式,无论是新游戏还是使用pathfinder继续现有的3.5游戏。这同时意味着,如果你还没有加入的话,可访问paizo.com确认新游戏的开放性测试Beta Playtest。测试规则是免费下载的,已经过数万名玩家的测试,帮助我们做出正确的决策,支持我们在未来的许多年中将探索者的故事一直传颂下去!
James Jacobs
主编Editor-in-Chief
james.jacobs@paizo.com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18 于: 2015-07-10, 周五 08:29:22 »
(一些暂时拿不准的内容可能未来在车掉相关内容后进行更改,所以看个大概就好……)

烈焰遗产:第一章
腐肉之王的狂吠Howl of the Carrion King
卡塔佩什是一片魔法的土地,而没有什么魔法比愿力wishcraft更强大。当愿望被许下时,现实本身都为之颤抖,命运也被重新编织向本来永远不会发生的方向。这种破碎命运的证明之一便是烈焰遗产Legacy of Fire,一个名叫贾哈忽Jhavhul的火巨灵/伊夫里特efreeti王子在数个世纪前便埋下的一系列事件,直到现在临近其最后的爆发。贾哈忽的故事,伴着整个烈焰遗产冒险旅程的轮廓,均在第88页揭开——在你开始这一新战役第一步前,首先阅读这一部分——但对那些注定成为战役中明星的英雄们,一切将在苍白山脉的阴影shadow of Pale Mountain中开始(和在未来结束)。

冒险背景
从前,有两个特别的巨灵解放了愿望的力量,他们是火巨灵贾哈忽Jhavhul和风巨灵倪法提Nefeshti;强大的力量扭曲了苍白山脉地区,曲解了命运和巧合使得同时塑造出了不灭的可怕野兽与英勇的守护者。就在距贾哈忽的神庙不远的地方,这些缠绕卷曲诱引了一个年轻商人公主阿尔玛Almah,她正在为黄铜峰Brazen Peaks脚下的武器商业村镇battle market village凯玛拉尼Kelmarane废墟寻求一个崭新的未来。更重要的是,愿望巧妙地扭曲了世界的编织走向,将一些冒险者带到了凯玛拉尼。正是这些冒险者——并非任何巨灵——将会踏上命运之路,也是他们将最终铸造历史。
卡塔佩什的神秘契约主Pactmaster,这一沙漠贸易国度的戴着面具的统治者,想要让那在战斗中被遗弃的武器集市村镇凯玛拉尼重归商业圈。最终,他们最近分配给阿尔玛一个任务,搜索村镇,清除有害势力,使其重新运作起来。PC们在这一事件中作为代理人为阿尔玛服务。
在凯玛拉尼被废弃的这些年里,小镇成为了豺狼人奴隶、强盗、和来自动乱北方的声名狼藉歹徒的避难所。特别是豺狼人是个问题,所有这一带的豺狼人群体都服从腐肉之王的统治,那是一个传说中的豺狼人皇帝,在苍白山脉的一个要塞中统治着一切——贾哈忽的远古野兽之殿House of the Beast的遗迹。这对契约主想要开放与邻国奥西里安Osirion的通商从而得到发展繁荣的意图构成了明显的威胁。
但凯玛拉尼的黑暗核心并不在其豺狼人居民中,而是在其不可靠的统治者那里。这个陌生人以一个男人的形态来到凯玛拉尼,但他不只是一个男人。挥舞着异域风格设计的厚重大斧同时带着对豺狼人不屑一顾的傲慢态度,陌生人在单挑中除掉了上任的酋长,毫无怜悯与尊敬对手之心。
这个陌生人就是卡兹宛Kardswann,即倪法提的五风神卫Templars of Five Winds之一。在巡视其巨灵女主人所关注的这片地区的过程中,卡兹宛很快便厌倦了这一部落,选择继续探索凯玛拉尼剩余部分。村镇边界上废弃的神庙几乎立刻就让他着迷了。在一个能随意将生物化为空气的魔法封印后,卡兹宛找到了一股未曾预料到的邪恶,即便是他的正义灵魂也遭到了腐化,就像十年之前腐化了整个凯玛拉尼村镇一样,之后这邪恶被契约主的代理人封印在墓穴中,同时村镇和被一个祭拜某个远古邪恶的残酷邪教所支配控制的市民们也被秘密地平息遗弃——那个远古邪恶是一个名叫朽苏斯Xulthos的阴险邪魔daemon。
卡兹宛现在正被这个邪恶存在控制着,而从他的女主人那里堕落了。现在他作为凡俗存在,领导其控制的豺狼人部落服侍苍白山脉的腐肉之王,吸引了强盗们从北方来到在损毁凯玛拉尼市集位置的重生武器市集。同时,在被淹没了村镇的同一片黑暗影响下的一间被遗弃的修道院中,另一个残余的五风神卫——由于其对倪法提的忠诚而穿越年龄与两个死亡through the ages and through two deaths——将其时间停留在直到可以按照精妙的方式行动、控制几率、偶然性、与因果来保证巨灵的祈愿wish永恒忠诚成真。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19 于: 2015-07-10, 周五 08:29:51 »

冒险概述
在战役开始时,玩家人物是从卡塔佩什出发,前往北方林地的佣兵。他们坐在骆驼队上,赞助人叫做嘎啦维Garavel,是一个商人公主阿尔玛的得力助手。或许人物是逃跑的奴隶,寻求更好的未来和一个女人在阿尔玛的地方所能获得的自由。其他人物可能是想要结识强大同盟的旅行商人,作为惩罚被强迫服务于嘎啦维的罪犯,或是想要寻求冒险的天真的沙漠贱民。烈焰遗产玩家手册Legacy of Fire Player’s Guide提供了一些可能的选项供玩家加入嘎啦维的旅行队伍,但最后他们是谁或是从哪里来则完全没有什么影响——事件让他们在此陷入泥沼,在这不属于任何地方的边界之地,在破碎的灌木林地scrubland和险恶的黄铜峰之间。
“腐肉之王的狂吠”被划分为五个部分。在第一部分中,玩家人物会结识他们的赞助人,商人公主阿尔玛,认识她的团队中的护卫、商人、和同伴,同时解决一桩神秘谋杀。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们找到痕迹追踪到了一个像影子一样跟踪他们的豺狼头怪物。
在第二部分中,PC们追踪着痕迹到了一个莎伦莱Sarenrae的废弃修道院,一个能在仅仅几英里外一览凯玛拉尼村镇的凄凉山顶废墟【译注:莎伦莱Sarenrae,PF中的太阳女神(波斯风,烈焰弯刀什么的……),对使用3R背景和(灰鹰)神系的玩家可以考虑替换为培罗,其他背景和神系可以考虑换成其他对应的类似觉得合适的神祗】。这可以作为一个可靠的基地以便出击与那些出没于凯玛拉尼的豺狼人和强盗,阿尔玛便要求PC们清理修道院的占据者,作为她的团队的休息和防卫点。
第三部分是对于凯玛拉尼村镇的侦查工作,包括进攻附近的农庄、神殿和其他有兴趣的地点。最后,PC们甚至可能冒着巨大的风险潜入凯玛拉尼镇本身。阿尔玛会催促他们尽快攻入镇子,调查遗址,并将凯玛拉尼从凶恶的势力手中解救出来。
卡兹宛的豺狼人部落和同伙就居住在凯玛拉尼中心,在村镇的古老武器集市上。为了解放镇子,必须战胜这些豺狼人。第四部分详细描述了武器集市和其居住者的细节信息,包括了在村镇最近的阴谋中居于重要地位的这名误入歧途的巨灵。
第五部分是PC们对控制卡兹宛的邪恶灵魂的调查,那是一个在数十年前被卡塔佩什契约主的战士封印在一个废弃神堂的地下墓穴的令人厌恶的邪魔daemon【译注:邪魔daemon,PF世设中的中立邪恶魔怪,使用其他世设可以考虑替换成类似的存在,不过这部分内容(目前看来)应该不太重要】。随着豺狼人们被击败,阿尔玛用一把特殊的钥匙打开了PC们进入地下墓穴的道路,于是他们能够再次并且永远的消灭蔓延在凯玛拉尼的邪恶阴影。
在经历过“腐肉之王的狂吠”后,PC们的等级可以从1级提升到最后的5级。他们应当在接近第二部分的结束时达到2级,而在探索大部分凯玛拉尼并最终达到武器集市时达到3级。他们应当在达到4级后才进入地下墓穴。

边栏:战役背景特性解析
(略,简言之就是用烈焰遗产玩家手册并选择了战役背景特性的人物,在本次冒险中如何实现其目标)

五风神卫
在冒险中,PC们会找到一些关于一个古老组织的线索,就是五风神卫Templars of the Five Winds。当某个这类事件发生时,给PC们一个机会进行宗教知识、历史知识或逸闻知识bardic knowledge检定来获得更多关于这一团体的信息。
DC 13:五风神卫是一个从古老时代留存下来的五个强大巨灵组成的团体。他们的信息流传了数个世纪,但在卡塔佩什北方地带和奥西里安Osirion南方边界的旅行者仍有时会见到他们创造的奇迹或是得到他们的指引帮助。
DC 16:传说五风神卫数百年前在靠近苍白山脉的黄铜峰,一个距离凯玛拉尼不远的尖峰中,击败了一个巨大的邪恶存在。每个神卫都联结了一种风的特质,同时掌握着一件彼此截然不同的强大魔法武器。
DC 20:传说五风神卫是崇拜破灭之神god of destruction拉瓦古格Rovagug的邪教的死敌,有许多传说都是关于他们与这些邪教徒间的光辉战斗。这些神卫是小巨灵【译注:pf的小巨灵应为janni,不确定是后来pf规则有更改还是拼写疏漏,又或是不同的词,暂作此译】,并不专注于特定元素的凡间巨灵之灵。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小巨灵不会死亡,尽管已经数个世纪未曾被直接目击到了。
DC 20:传说五风神卫侍奉一个强大的风巨灵公主,名叫倪法提Nefeshti,一个强大的巨灵贵族;她在奥西里安和卡塔佩什的计划有着好的和不良的影响。艾卓乎之歌Song of Edrehu中说这些神卫的不朽来自于古时倪法提所释放的一个强大的祈愿wish,一直持续至今;只要这些战士保持着她给予的恩惠关爱,就能够永远地生存。这一结果也可以提供五名神卫的名字和与他们对应的武器,但并不会额外给出下文中的关于每个神卫的其他信息。

达瓦舒姆Davashuum(豺狼的奖赏The Jackal’s Price,终愿The Final Wish):达瓦舒姆是一个侍奉倪法提的超越道德的死亡生物,充当一个侩子手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充当一个刺客。他象征着各个方向的风的狂怒,手握一根强大的木棍quarterstaff。
卡兹宛Kardswann (腐肉之王的狂吠Howl of the Carrion King):一个界域旅行者与侦查者,卡兹宛的武器是一把精心制作的巨斧greataxe,他象征着南风,诸风中最适宜旅行和世俗的存在。他现在正在朽苏斯Xulthos的控制之下,一个被囚禁在凯玛拉尼的莎伦莱废弃神堂的地下墓穴中的邪魔。
帕维Pazhvann (豺狼的奖赏The Jackal’s Price):帕维是倪法提的顾问和精神向导。他象征着东风,携带着诸神的悄语与长者的忠告的存在。他的武器是一个巨大的燃烧链枷flail。
瓦迪沙Vardishal (腐肉之王的狂吠Howl of the Carrion King): 倪法提的军队的一个统帅,瓦迪沙的灵驻留于修道院的研究室中。他手持他的新主人的偏好武器,无论其种类如何,而在生命中他象征着北风,传说中卷裹着所有军队战争呐喊的存在。
扎伊菲德Zayifid (野兽之殿House of the Beast): 作为倪法提的探子和外交官,扎伊菲德是信使与密探。他象征着西风,携带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的存在。他的武器是一把优雅但异常锋利的弯刀scimitar。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20 于: 2015-07-13, 周一 15:59:53 »

第一部分,苏丹之爪
在游戏前,认真地告知玩家们他们的人物,他们的人物全部正在一支沉闷的驼队中,由索库镇town of Solku出发前往卡塔佩什北方灌木林地中的某个未知的地点,已经旅行了一个多星期了。雇佣他们的人叫做嘎啦维Garavel,一个商人公主的毫无质疑的得力助手,而商人公主就在他们的目的地等待着。在西方远处,PC们能够勉强辨认出苍白山脉的巨大轮廓,凸出午夜的地平线,就像是一块墓碑。给每个玩家一个机会描述他的人物,外表如何,行为方式如何等等。每个人都有几天时间彼此认识,所以这是一个让玩家们从一开始便熟悉的好办法。
一旦每个玩家都有机会关于他的人物说上点什么后,告诉玩家们他们接近了目的地。当接下来一座山峰上露出长在峭壁上的树木时,这里被称作苏丹之爪Sultan’s Claw的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那棵树有着五条巨大的、没什么叶子的树枝,整棵树看上去更像是一只巨骷髅爪子而非活生生的木头。
随着PC们登上最后的陡坡,旅行队那半打四轮货车和一个巨大的帐篷绕着这奇妙的树构成的营地便映入眼帘。骆驼在拥挤的围栏中狂乱地踏步,一些山羊和家畜在货车周围乱跑。十来个男男女女在野营地外追踪着动物,或是手中提着大水桶奔向营地中央靠近苏丹之爪的地方。一辆货车着火了!
烈火席卷了一辆精细的木制货车,货车上绘有月亮和星星的纹章。浓烟从一扇窗户中不断涌出,随着你们不断靠近,一阵风卷起一些彩色的占卜哈罗牌Harrow cards从车里吹出。在PC中选择一个——你觉得最神秘的那个。这些略带烧焦痕迹的卡片之一直接飞向那个PC,
撞上他的胸口并冒出一团黄色的小火花。这张牌是旋风Cyclone,牌上画着某种在命令下撕碎遇到的一切的力量。这张牌象征着战争、纵火、和毁灭性的计划。而当PC们将目光从卡牌旋风移回货车时,整个苏丹之爪都陷入了熊熊烈焰之中。
中央精美的帐篷的门帘被掀开,一个穿着华美的女人——显然只可能是阿尔玛——走出来,黑夜中的火光映照着她的面容。“去灭火!”你们听到她这样向周围的人大声吩咐,然后转向你们的方向。“啊,嘎啦维!”她说,“刚好比约定时间稍微晚了一点点,就像往常一样。”目光穿过她的得力助手直接注视着你们,阿尔玛简短的命令道,“快想办法帮忙!”然后就跑回火场。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危机,PC们有机会进行一系列技能上的挑战,并能介绍阿尔玛的团队的重要成员。玩家们可以在下面场景中更深入的了解这些人物,但现在解决火灾是每个人的首要任务。
通过下列途径,给每个PC一个进行协助的机会。
灭火Put Out the Fire: 阿尔玛Almah,嘎啦维Garavel和四个穿着特殊的红色契约主卫队盔甲chitin-plate的战士不停在燃烧的占卜者的货车与另一辆掀开的货车间来回奔跑,两者间距离约20英尺。后者上有一个巨大的桶,存有大量饮用水,足够整个营地一周之需。现在,六个NPC会需要10轮用一桶一桶水的方式压制住火焰。还有一些多余的桶可供玩家人物持用,每名以此种方式提供帮助的PC都可以将时间减少1轮。一个DC 20的力量检定允许一名人物抱起整个水桶去熄灭火焰,这需要单独花费一轮时间。协助阿尔玛、嘎啦维和护卫的PC们能够将这些人在未来遭遇中的初始态度由冷漠indifferent转变为友善friendly。那些毁掉了团队水供给的人物会因扑灭火灾受到勉强的欢迎,但那些在近处见到他们鲁莽愚行的NPC会在未来遭遇中对他们持不友善unfriendly的态度。
拉走货车Pull Wagon Out of the Way: 四个强壮的佣兵在奋力拉开一辆临接失火货车的车辆,以免被四溅火星引燃。这会在PC们到达后持续6轮,除非能够成功将货车拉走。货车并没有系住,拉开需要一个DC 26的力量检定。四名佣兵没人尝试一个DC 10的力量检定(每名佣兵在此检定中提供+1加值)来协助PC尝试移开货车,最多可能提供+8加值。如果货车在时限内被救出,则佣兵们之后都会对帮助他们的PC们持友善friendly态度。
治疗烧伤成员Heal Wounded Firefighters: 一个红色头巾的半人高【译注:halfling,个人觉得此处做描述理解,否则与下文不一致】牧师,扎托兰老爹Father Zastoran,跪在两个严重烧伤的佣兵身旁,他们在之前试图冲进燃烧的货车。扎托兰老爹正在专心照顾一个伤的较重的名叫垂维斯Trevvis的佣兵,但顾不上他的第二个病人,一个叫做卡莲Kallien的女剑手sworder由于严重的烧伤和吸入过量浓烟也几近死亡。卡莲现在的生命值为-6且还在流失,但任何魔法治疗都足以稳定她的病情。一个DC 15的治疗检定也足以稳定她的情况。在未来与扎托兰老爹Father Zastoran, 垂维斯Trevvis, 和卡莲Kallien有关的遭遇中,这些NPC对任何成功保住卡莲免于死亡的PC们持友善friendly态度。
照顾受惊的动物Deal with Frightened Animals: 一些猪、山羊和绵羊随着阿尔玛的团队来到了凯玛拉尼。燃烧的货车惊到了这些生物,它们不知怎么就在火灾的混乱中逃出了围栏。一个中年人类驼手和他的妻子在奋力驱赶受惊吓的动物们,但在这片混乱中收效甚微。
五只动物必须被平静下来,躲开危险和道路。要让一个受惊动物恢复平静需要一个DC 20的驯养动物Handle Animal或野性认同wild empathy检定。如果PC们成功在火被扑灭前做出5次成功检定,驼手和他的妻子会在未来的遭遇中对他们持友善态度。尽管在彻底成功后,驼手此时会彻底陷入烦恼中,因为他最喜爱的山羊,若巴德Rombard,在混乱中走失了。
额外经验奖励Ad Hoc Experience Award: 如果PC们成功在火灾蔓延前将其扑灭,奖励他们如同击败一个CR 1生物的经验值。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21 于: 2015-07-13, 周一 16:00:23 »

阿尔玛的团队
阿尔玛聚集起来、协助她夺回村庄的团队成员包括PC们和(现在占星家astrologer埃罗艾斯Eloais已经死亡)16个其他人物——阿尔玛的得力助手嘎啦维,一个豺狼人专家达士奇Dashki,一个叫扎托兰的内希斯Nethys【译注:PF的魔法之神】的牧师,四个战士,六个佣兵,一对驼手,和阿尔玛自己。对于大多数这些NPC而言并没有给出完整的数据信息,但他们的职业、种族和等级都在事件中给出,如果你希望让他们与人物发展的更亲密甚至愿意为PC们而战的话。
阿尔玛 洛维什奇Almah Roveshki (守序中立 女性人类专家 4/战士 1/游荡者 1 LN Female human expert 4/fighter 1/rogue 1): 阿尔玛是一个美丽的年轻商人公主,卡塔佩什的契约主的一条重要密探长线中的最新成员。她的家族,祖上来自北方遥远的瓦瑞西亚Varisia,现已在卡塔佩什居住了数代。不幸的是,她的家族失去了过去几代的好运,由于投资失误和竞争对手商人贵族merchant princes的经济阴谋而最终衰落;但阿尔玛已经准备好稳住这艘大船并重铸家族的辉煌。其中一个办法就是拯救凯玛拉尼镇,这里在很多年前就属于她的家族的经济势力范围。契约主们希望镇子回归,所以他们将阿尔玛派来行动。
    阿尔玛是一个精明的竞争者,她明白自己没有第二次机会来给神秘的上级留下好印象。因此她将一切都投入了这次远征。她仍旧设法维持着与她的地位相称的奢华(浓郁的香氛、上好的丝绸、高薪雇来的佣兵),但紧张还是开始显现出来,在作出决定时也开始受到不顾一切的暗示影响。当她计划作出决定时,她也会比以往更加愿意相信外人的建议。这使得在无意间,她成为了达士奇和他的秘密盟友的一枚容易掌控的棋子。 达士奇的鼓励促使阿尔玛近乎维持住了经济的稳定并拯救了她的家族之名,所以她对他的许多缺点视而不见。
如果PC们询问阿尔玛关于凯玛拉尼的信息,她会回答,“很久以前,村镇是在黄铜峰Brazen Peaks的乌瓦噶Uwaga高地的数个村子之一,村子围绕着一个战斗集市battle market而建,那是一个巨大的商场,吸引了商人merchants, 角斗者gladiators, 艺人actors,乐师musicians, 以及顾客customers,人流来源遍及卡塔佩什和邻国奥西里安。之后,在大约20年前……它失落了,契约主抛弃了它成为一片废墟。关于瘟疫和邪恶诅咒的谣言漫天都是,但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人真的见到了村子灭亡的真实原因。大约2年前,一伙豺狼人自称为库尔迪斯Kulldis部落占据了战斗集市,宣称凯玛拉尼为其所有。契约主们希望夺回村子,于是派我们来把这一信息带给它们。”一个DC 20的察言观色Sense Motive检定可以使PC们预感到阿尔玛可能知道更多关于凯玛拉尼的厄运的信息,但在这个时间点上,她还不愿意说出来。她会在PC们解放了多半城市后有话要说,见第五部分的细节内容。
嘎啦维Garavel (守序中立 男性人类战士 3级 LN Male human fighter 3): 长着方下巴和黑色短发,外向的嘎啦维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剑手而非会计和商业的专家,但正是他监督管理着阿尔玛的大多数个人生意。一个奇怪的金属栓bolt从他的头部左侧探出,这是一个表示其直接服务于契约主的标记,也是一个能够确保他在从事重要的商业工作时能够保证他们利益的魔法装置。他通常通过在头上佩戴一个平顶白色包巾keffiyeh来隐藏这一装置——这一金属装置是契约主的关爱Pactmaster’s favor,部分是为了保证忠诚和防止情绪冲动,装置赋予嘎啦维在豁免检定上+4抗力resistance加值对抗影响心灵mindaffecting效果(但也以不会获得任何类型的士气加值影响为代价)。DC 15的侦查Spot检定足以在他佩戴包巾时注意到装置。偶尔,阿尔玛也会派嘎啦维去进行一些“脏活”,包括斗剑或是掘坟,通常是为了保证她能够从那些最下等的行为中脱身。嘎啦维多年侍奉阿尔玛,在他的心中对她生出了高贵的爱慕之情—— 一种发自灵魂想要表达感谢但被魔法装置禁止情绪。他和阿尔玛共享住处,但他们的关系中不会拥有任何两性之间的成分。
达士奇Dashki (豺狼人专家Gnoll Expert): 很多阿尔玛团队的成员都怀疑是达士奇纵的火。他因为他那总是十分粗鲁的态度而备受关注,并且显然吸引住了商人公主的注意(到目前为止她思考了太多关于他的事情,远多于团队其他的成员,然而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其他的每个人都注意到了),以及一直粗暴地坚持着他那些近似野蛮的习俗。
阿尔玛数周之前在索库Solku雇佣了这个肮脏的、眼神凶猛的男人,当时她正在调查这片被契约主赋予她的土地。既然凯玛拉尼在传闻中在豺狼人的控制下,她就需要一个专家来向她解释将要面对何物、以及在和这些生物可能的谈判中提供底线。由于达士奇的大量第一手关于豺狼人生性的残忍野蛮描述,阿尔玛已经放弃了交涉的念头,但还不顾他的古怪而将他留在身边以提供建议。
任何人只要愿意花费一点时间在达士奇身上,就会立即意识到他散发着任何稍有卫生习惯的人都不能忍受的强力体臭。他身上的衣服像是肮脏的破布条,走起来由于旧伤而略有些跛(曾经一个豺狼人试着在大腿处咬掉他的左腿),用一根多节的长木棍staff支撑着自己。用餐时间时一个DC 10的侦查检定可以发现豺狼人专家用肮脏的手抓着食物狼吞虎咽,让任何有良好教养的人都非常不适。
如果PC们使得达士奇的态度达到至少友善friendly级别,他会与他们分享自己的故事(见边栏)。他的故事除了他的脱逃部分外大体上是真实的。事实上,杀掉并吞噬了他父亲的豺狼人收养了年幼的达士奇,在它们的狩猎部族中将其带大,通过一个仪式之后,就像是作为他们的一员一样。虽然如此,达士奇在三颚部落Three Jaws tribe的新家庭中受到了年复一年的虐待。他常常成为被羞辱戏弄(通常很激烈)的目标,使得他用凶狠残忍的表现隐藏保护自己。最后,这种扮演成真了,达士奇在外壳下的内里也变成了一个彻底的豺狼人存在。
接下来,数年之后,达士奇的首领决定将这个年轻人派进他的老家索库作为一个探子。它们将他伪装派出部落,直到他学会重新成为一个人类。为了重获同伴的信任和友谊,达士奇尝试着恢复他的人性一面。而在豺狼人们并没有做出回应时——事实上几乎消失在群山中——他转而反对它们,只依赖在他生命中唯一曾经信任的人:他自己。为了复仇他扮成一个地区性的侦查员,带领着猎人或是政府人员的团队深入荒野、夺回被豺狼人侵略而失陷的土地。这也是他遇到阿尔玛的原因,当时他正在索库的市场中一个小摊位工作,在绝望的边缘渴求着金钱。
三周以前,达士奇在老部落里的最年长豺狼人“哥哥”从丘陵地带现身。他杀掉了达士奇的顾客——一对来自阿维斯坦Avistan前来寻找一张古怪毛皮eccentric pelt加入收藏的富裕猎人——并欢迎了他,在很长时间以后,回归了部落。酋长听闻契约主有兴趣收复那些豺狼人占领区域。而最特别感兴趣的,凯玛拉尼,现在正在库尔迪斯Kulldis部落的控制中,但如果能加入三颚的掌控下就再好不过。豺狼人们鼓励支持达士奇继续留在阿尔玛身边,并等待进一步指示。

边栏:达士奇的故事
“阿尔玛在大约一个月前雇佣了我,告诉她所有关于住在这些山里的豺狼人的事情。在我小的时候,豺狼人杀了我的母亲和祖父。他们放火烧了我们的村子,屠杀了数百人。具体的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总之父亲带着我逃到了距离不远的索库Solku城里。这真的是太久太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我当时所看到的东西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可怕的东西。但我发现那些声音一直伴随着我。刺耳的嚎叫和狂吠——同时数百声一同响起——就在耳边非常近的地方。嘲弄着我们。”
“父亲抚养我长大,教会我关于豺狼人的一切,他们的习俗,他们的语言。以及如何追踪并除掉他们。一切有关他们的事情。我们一起在他们的巢穴外侦查,研究他们的部落,聆听他们的对话知道能够听懂他们所说的内容。他们并不是不能发声的畜生,你知道的。并不像你可能认为的那样。在某些方面他们甚至比我们更聪明。”
“父亲没能在我们首次对一个三颚Three Jaws部落的豺狼人营地的袭击中活下来。我见到他们落到他身上,就像成群土狼狩猎时那样,用他的鲜血和内脏披满他们全身上下。我现在还能听到他头皮撕裂和骨头被狂乱利齿咬碎的声音。在这一场景前我被遗忘了。忽略了。”
“我逃走了,然后现在继续我父亲的工作。”

达士奇Dashki 挑战等级CR 2
男性巡林客ranger 2
混乱中立CN 中体型类人生物Medium humanoid
先攻Init +6; 觉察能力Senses 聆听Listen +6, 侦查Spot +6
防御能力DEFENSE
防御等级AC 15, 接触touch 12, 措手不及flat-footed 13 (+3 盔甲armor, +2 敏捷Dex)
生命值hp 12 (2d8)
强韧Fort +3, 反射Ref +5, 意志Will +1
进攻能力OFFENSE
速度Spd 30 ft.
近战Melee 精制品弯刀mwk scimitar +3 (1d6+2/18–20) 及 精制品匕首mwk dagger +3 (1d4+1/19–20)
远程Ranged 长弓longbow +4 (1d8/×3)
特殊攻击Special Attacks 宿敌favored enemy (豺狼人gnoll +2)
战术TACTICS
战斗中During Combat 达士奇的跛脚大半是装出来的;在战斗中他非常敏捷和迅速,用起弯刀和匕首的攻击方式时动作令人眼花缭乱。他对阿尔玛的忠诚转瞬即逝,只会在他的真正主人,三颚豺狼人所希望时,站在她一边。
士气Morale 达士奇明白卑怯的价值,如果生命值降至5以下,他会从战斗中逃走躲进群山中,最后搜索联系三颚部落以寻求帮助和复仇。
属性值STATISTICS
力量Str 14, 敏捷Dex 15, 体质Con 10, 智力Int 13, 感知Wis 12, 魅力Cha 8
基本攻击Base Atk +2; 擒抱Grp +2
专长Feats 精通先攻Improved Initiative, 隐秘Stealthy, 追踪Track, 双武器战斗Two-Weapon Fighting
技能Skills 躲藏Hide +9, 地理知识Knowledge (geography) +5, 本地知识Knowledge (local) +3, 自然知识Knowledge (nature) +6, 聆听Listen +6, 潜行Move Silently +9, 侦查Spot +6, 生存Survival +6
语言Languages 通用语Common, 豺狼人语Gnoll, 柯莱仕语Kelish
特殊能力SQ 野性认同wild empathy +1
战斗装备Combat Gear 治疗轻伤药剂potion of cure light wounds (2); 其他装备Other Gear +1皮甲+1 leather armor, 精制品弯刀masterwork scimitar, 精制品匕首masterwork dagger, 长弓及20支箭longbow with 20 arrows

扎托兰老爹Father Zastoran (中立男性老年人类【译注:与前文不一致,个人觉得人类比较合理】,内希斯的牧师3级N Male old human cleric of Nethys 3): 扎托兰来自于卡塔佩什的沿海首都。作为魔法之神内希斯的牧师,扎托兰在数年之前加入了阿尔玛,当时她正在开始着手进行商业运作;之后便一直作为她的私人医师和精神顾问。扎托兰是一个放弃了故乡城市的舒适,友善的、爱讲话的人,会自然地受到那些有良好口才并对修养和艺术感兴趣的健谈者吸引。
    扎托兰的小货车携带了一个巨大的箱子,里面存放着许许多多的药剂、全套的医药材料和魔法辅助以便保护阿尔玛的团队和将在凯玛拉尼被从豺狼人手中解放后来到此处的早期定居者。尽管如此,他在取出药剂时会很不情愿,并将用去的药剂看待得甚至比治疗的伤员更重。因此将来扎托兰老爹会对PC们给出各种意见建议他们如何更能够小心地免于受伤。因为他在炼金术上的收藏和兴趣,扎托兰会很快和任何兴趣相投的PC成为朋友。
扎托兰尤其擅长躲避战斗——因此,他在这一冒险中并不会给予PC们直接的帮助。他的角色是提供法术和药剂形式的医疗。他每天能够施展2个治疗中度伤cure moderate wounds, 3个治疗轻伤cure light wounds, 及4个治疗微伤cure minor wounds,以上随PC们的需要而使用且不计费用。他的药剂收藏数量很大但限定为治疗轻伤药剂potions of cure light
wounds, 治疗中度伤药剂cure moderate wounds, 减缓毒发delay poison, 次级复原术lesser restoration,以及非魔法圣水nonmagical holy water。在阿尔玛的强力要求下,他只会收取PC们药剂的一半价格(但会非常小气)——如果你不想设定一个难度来限制他的资源的话,简单地假设他总是有足够的库存来满足PC们的需要就很好,只要他们负担得起价格。
旅行队护卫Caravan Guards (人类战士2级Human warrior 2): 两种卫士占据了阿尔玛团队的部分名额——忠诚的私人护卫,由契约主们选派保护她,以及她在索库雇佣来保证团队武力的雇佣兵。所有这些护卫都是2级的人类战士,但两个团体又彼此明显不同。四个私人护卫名叫菲克西Fixx, 凯尔顿Keldon, 珀丹Podarn,和沃椎乌Vodrave。就像嘎啦维一样,他们侍奉卡塔佩什的契约主们。他们被指派保护阿尔玛,但她并没有直接管理他们的权力。这些警醒的卫士没什么幽默感,也不怎么多说话,永远将玩家人物们视为对阿尔玛的潜在的可能威胁。
团队里还有六个雇佣兵——三男(垂维斯Trevvis[名义上的领导者],乌塔簇Utarchus,和杜伦Dullen)和三女(卡莲Kallien, 波提斯Brotis, 和耶珀Yesper)。作为名声不太好的一类存在,这些雇佣兵有着满是污渍的盔甲和油腻的头发,与那些时刻守卫着阿尔玛的精心装饰的战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尽管如此,这些雇佣兵就如同他们表现或是扮演出来的那样坚强。在冒险开始时他们的咆哮恐吓会相当吓人,但随着PC们击败越来越多的怪物时雇佣兵们开始表现出应有的战场英姿。然而,自始至终,这些佣兵们会坚定地把自己视为PC们的前辈,并表现出应有的态度对待他们。
驼手Camel Drivers (守序中立人类平民2级LN human commoner 2): 这队友善的、中年晚期人类夫妇负责照顾十数只动物,作为阿尔玛团队的食物或运输工具。商人公主在临近的索库城那里雇佣了他们,哈卓德,和他的妻子哈卓阿Hadrah,后者同时也帮忙烹制营地的餐肴和处理许多额外的仆人工作。两个人都非常热衷于闲聊八卦以及为营地里每个人贴标签取外号为乐。新团队的到达让两个人都很兴奋,甚至超过了最近的骚乱,而哈卓德与哈卓阿会在PC们尝试与之交谈询问时急促的询问PC们各种关于他们的背景、服装、以及兴趣等等问题,使得问询过程会略微有些混乱。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22 于: 2015-07-14, 周二 14:57:42 »
调查火灾
一旦火灾过去,阿尔玛便明显表现出对她的占星家命运的毫不关心,对待态度更像是资源上的一笔损失而非一出生命悲剧。她吩咐嘎啦维带人调查火灾是否由营地的某人纵火引起。由于PC们在火灾引起时也并未在附近(因而在她眼中没有纵火嫌疑),她要求PC们来协助她的得力助手确认是否有秘密活动正在发生,如果有的话,就解决掉。
嘎啦维告诉PC们被毁掉的货车属于阿尔玛的私人占卜师埃罗艾斯Eloais,一个来自阿尔玛遥远家乡瓦瑞西亚的英俊男人。埃罗艾斯有一套特别的占卜卡牌,即所谓的哈洛Harrow牌,其中少数一些残存的卡牌散乱在烧掉的货车周围的地上。
对毁掉货车物理上的检查能够发现乌黑的灰烬,一些破损的瓶瓶罐罐,一个破裂的无魔法水晶球,以及几滩融掉的蜡油——曾经的蜡烛。埃罗艾斯烧焦的骨骼形态还存留在靠近货车中央的地方。一个DC 20的搜索检定揭示出没有战斗或暴力的痕迹,从而推断占卜师的死因是火焰本身或是吸入太多浓烟所致。鬼祟的人物在搜索现场时可以收获各种被熏黑的钱币共计55 gp。搜索的人物可以做一个DC 16的侦查检定以便注意到豺狼人专家达士奇在不远的距离外行踪鬼祟,从一辆邻近的货车角落后面观察他们。

面谈
调查火灾的一个明显办法就是去和团队中的其他每个人交谈,如果PC们没有想到的话阿尔玛或者嘎啦维都会建议他们这样做。这不但是一个好建议,也很好的把PC们介绍给他们将要在这一冒险过程中相伴的NPC们。对于NPC们来说,只有嘎啦维认识PC们。其他NPC们对PC们的起始态度为冷漠indifferent(除了达士奇,他起始为不友善);这些起始态度可能会因PC们在火灾时采取的行动而调整。每个NPC都愿意提供PC们一些信息,但只有在他们变得友善时才会泄露在下列段落最后列出的信息。
    当进行这些面谈时,使用之前页面中关于NPC的描述来生动进行,而不只是丢交涉检定投骰然后等着你最终提供给他们几条信息。
阿尔玛Almah: 阿尔玛大约一个月前在索库雇佣了埃罗艾斯,来为她阅读卡片——她还没有到访过她祖先的那片土地,但身边能有一名哈洛牌使用者能够让她感觉“好点”。她犹豫着是否要吐露关于他解读给她的事情。她并不确信火灾是有人纵火,但如果是的话,她希望PC们迅速找出是谁引起了火灾。她像是对埃罗艾斯的死有些困扰——如果被问到,她会不痛快地询问PC如果他们的一个朋友被烧死会感受如何。阿尔玛并没有意识到达士奇正在困扰着她,但如果被问到相关内容的话,她会开始思考。她坦白埃罗艾斯和她并没有任何浪漫关系,但她确实花了很多时间在瓦瑞西安人身上——时间长得足以令达士奇嫉妒。(友善:阿尔玛告诉PC们埃罗艾斯的占卜解读结果变得越来越可怕,而他最后一次的解读集中在一张幸运卡上,旋风Cyclone,预示着火焰带来的死亡和强大邪恶的阴谋。当阿尔玛询问是否其预示着某些关于凯玛拉尼的事情时,他说,“是的,不过村子仅仅只是某个远远大得多的东西的一块小碎片而已,某个他称呼为烈焰遗产Legacy of Fire的存在。”但阿尔玛并不确定他称呼为“烈焰遗产”的是什么东西。由于没有什么提及“烈焰遗产”的故事或传说流传于世,PC们在此刻缺乏相关信息,也不能再进行知识检定以揭开更多内容。)
嘎啦维Garavel: 阿尔玛的得力助手对起火的原因有很强的怀疑,但相信现在由他宣告出来并不是个好选择。毕竟阿尔玛女士要求的是毫无偏见的调查。(友善:嘎啦维一边叹气,一边说他从来都不信任达士奇,如果团队里有人被发现是纵火和谋杀犯的话,达士奇会是最不让他惊讶的人选了。)
旅行队护卫Caravan Guards: 阿尔玛的私人护卫在起火时都正在她的帐外站岗——他们没人看见有任何可疑分子在占星家的货车附近,但其中一个人确实有那么一个瞬间瞥见达士奇试着躲在附近的一棵树后;“很明显他在试着观察阿尔玛的帐篷。那个男孩为她着迷了。”达士奇的地方确实离起火的货车有相当的距离,足以证明他的清白。(友善:没有额外信息。)
雇佣兵们正在篝火旁享受着餐后的畅饮。他们都很喜欢埃罗艾斯,而把他看做一个弱小的个体。如果问到达士奇,这些护卫们会确认他并没有一起待在晚宴篝火边,思索过后说他可能去偷看阿尔玛了——他对商人公主的迷恋已经是某种公开的秘密了,只有阿尔玛看起来好象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没有任何雇佣兵对达士奇有强烈的意见。(友善:雇佣兵们说了一些下流和暗示性的内容,都是关于他们猜测埃罗艾斯和阿尔玛之间关系的,并想知道是否可能是达士奇点了占星家的货车来“解决这场竞争”。)
扎托兰Zastoran: 当火灾发生时,牧师正在火坑边阅读书籍,但雇佣兵大吵大叫着找他,他才起身回到他的货车那里。他可以证实起火时所有六名雇佣兵正在火坑边,他们中没人靠近占星家的货车,但达士奇不在。他觉得埃罗艾斯就是个吹牛骗子,而阿尔玛现在离开了他的关心会更好,但同意她看起来的确很喜欢那个男人。他觉得达士奇会是个不安定因素,而他对阿尔玛的迷恋也有些困扰;“没有哪个有健康欲望的人会像他那样偷偷尾随在一个漂亮女人周围;谁知道像他那样的无赖能干出啥事来?”(友善:扎托兰承认当他认为埃罗艾斯是个假货时,他确实赏识对方的口才;“这里没有哪个其他的人能够谈论贝利安奈斯Bellianais的诗歌或是遥远的艾巴萨罗姆Absalom的音乐了。埃罗艾斯是真正见多识广的人。我会想念他的。”)
驼手Camel Drivers: 驼手们当时正在兴奋的听其他人谈话,不时还插上几句。哈卓阿是第一个注意到火灾的,之后她和她的丈夫都光顾着将动物们控制住了。哈卓德看上去泪流满面,特别消沉
——他最爱的山羊若巴德Rombard在混乱中走失了,这让他非常担心。这两个人觉得埃罗艾斯“作为一个外国人足够好了”,但并不真的懂得他那些“旋风Cyclones、魔族Fiends 和起义Uprisings”之类的鬼话。但阿尔玛女士对占星家的信任就足以让他们知道那是个好人了。问到达士奇时,他们会表情阴沉下来,但拒绝说出更多内容。(友善:用一种低沉的语气,哈卓阿低声说道,“我们以前通过索库的渠道知道一点关于达士奇的事。他以前常常带着)一些富人进入灌木林地狩猎豺狼人作为战利品。这里大多数人都不信任他,特别是他盯着阿尔玛女士时流着口水的样子,就像是闻到了鲜嫩牛排的香气一样。没准就是他对埃罗艾斯下的手,来扫清一个受阿尔玛女士注意的对手呢?”)
达士奇Dashki: 古怪的豺狼人专家可能迅速成为了首要嫌疑人,但尽管他表现得很可疑,却在这项罪行上是无辜的。如果被指控纵火和谋杀,他会大声宣告自己的无辜——或许有点太大声了,但他仍旧是无罪的。他宣称货车着火时他刚在营火旁用过晚餐,但事实上他当时在偷看阿尔玛——达士奇深深迷恋于漂亮的女子,这个秘密使他在面谈过程中紧张不安。随着对话的进展,他变得越来越丧气,哭了出来,“不!我什么也没干,火灾不关我事!我们怎么知道火是怎么起的?那个白痴在自己的货车上点了一百根蜡烛。或许就只是他不太幸运。我们是在豺狼人的地盘上。或许就是厄运小魔怪pugwampis【译注:参照B2的译名,这里3R的数据在本模组附录中】干的。”
如果问起厄运小魔怪,达士奇会感激话题的转移并说明,“它们是从地底下的黑暗地域Darklands爬上来的坏生物。“豺耗子Jackal rats”,因为它们那特征明显的小脑袋样子,一些地方这么称呼它们。它们侍奉豺狼人作为神明,就像老鼠一样大量出没在他们的地盘上。无论厄运小魔怪到哪里,霉运就必定跟随到哪里。豺狼人也因此讨厌厄运小魔怪,一直想消灭它们。或许就是它们的霉运使得占卜师的蜡烛引发了火灾?对,厄运小魔怪。我确定就是厄运小魔怪。”
没有PC曾经听说过厄运小魔怪,任何阿尔玛的团队成员也没有。不幸的是,他们所有人都会在很近的将来变得非常熟悉它们。(友善:达士奇坦白了一切,承认他可能“有点过于喜欢”阿尔玛,但继续为自己在火灾上的无罪辩解着。)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

离线 pandora

  • 帝國華擊團〓花組〓白死の櫻
  • Guard
  • **
  • 帖子数: 217
  • 苹果币: 0
Re: 【烈焰遗产AP】龟爬中
« 回帖 #23 于: 2015-07-14, 周二 14:59:12 »
结束调查
在PC们被由嘎啦维介绍给阿尔玛的团队里的每一名成员,以及他们有机会检查埃罗艾斯的货车和动物围栏(不会为他们提供任何信息)后,得力助手会将他们带回阿尔玛的营帐,让他们做出最后的裁决。其他人的情况和态度看起来对达士奇不利,但阿尔玛不愿意在没有更多可靠证据的前提下就宣告豺狼人专家有罪。
营地里没有任何人,包括PC们,曾经听说过“厄运小魔怪”,这一在达士奇的说法中最关键的的可能关系这一切的存在,一些营地成员(如果被问起)会提议整个事情可能是个谎言。但另一方面,阿尔玛却有点相信了。
“如果我的专家是对的,”她说,“附近的山地都满是这些厄运小魔怪,或者至少有它们的通道痕迹。如果达士奇说的是真的的话,他就应该能够轻松的找到一只并给我带回来。”
商人公主转向PC们。“但他的确是我们在这件事上的首选怀疑对象,所以把他独自派进黑暗中并不是个好点子。我恐怕你们的调查还不能这样就结束。跟着达士奇进入沙漠,给我带来一只这种厄运小魔怪。”

    狩猎厄运小魔怪(EL 1)
出发进入苏丹之爪北方满是灌木的丘陵地带,PC们在黑暗中寻找厄运小魔怪的痕迹。尽管达士奇的故事荒谬古怪,他却道出了事实真相。这些恶作剧的小魔怪gremlins留下了大量出没的痕迹。然而由于阿尔玛只接受至少是抓住一只小魔怪或是带回其尸体作为证据,这项调查工作最后指引他们到达了离开苏丹之爪的营地有100多码yards的地方。
这一幕最好是由GM逐渐渲染增加恐怖气氛,即便是在发现什么被拴住的时候,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并成为本冒险中最滑稽的遭遇之一。狩猎发生在夜间崎岖的山地上。为了避开满是岩石的地带和大量多刺的仙人掌,PC们必须依靠黑暗视觉或火把之类的光源。随着猎人们进入荒野,火把带来的影子也摇摆不均。有幻影般的生物出没在灌木丛中——至少看起来是,直到靠近观察发现只不过是鸟类或是啮齿生物。达士奇告诉PC们他们在找的是一种小个的类人生物,看起来比半身人还小得多,有着浅色的皮毛,肮脏的爪子,以及袖珍的豺狼头。
在这一区域中一个DC 15的搜索Search检定可以发现许多细小的足迹通向或来自苏丹之爪的营地,最后退回群山家园的黑暗中。与之相同地,一个有追踪Track专长的人物可以同时发现驼手丢失的山羊在徘徊中留下的足迹。足迹表现出山羊被违背意愿强行拉向西北方向。如果没有PC拥有此能力,达士奇自己会指出这些痕迹,并为这些不熟练的调查者解释明白。
在跟随足迹数百英尺后,向玩家们解释每个人物都感到一股难以解释的紧张感涌上心头,就像是他们预感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尽管周围没有任何的变化。之后很快地,一声不似人类婴儿的短暂哭声从前面的黑暗中传出。一个DC 10的自然知识检定可以确定声音必定来自于走失的山羊,但这一哀鸣声听起来像是生物处于疼痛中。随着PC们向声源处前进,本地的仙人掌也越来越密集,直到猎人们发现自己出于一片这多刺植物构成的浓密区域边上。山羊鸣叫的声音现在对每个人都清晰可辨——听起来出自仙人掌密林深处的某处。
仙人掌密林非常宽阔,但纵深上却不那么可怕。将PC们与被困的山羊隔离开来的距离只有25英尺,但浓密的植物使得PC要精心计划并花费3轮时间才能到达对面。
通过一个DC 12的搜索Search检定,一个到达这一深处并携带光源或能够视物的PC能够搜索到山羊若巴德Rombard,因为多毛打节的绳子被缠在了一簇灌木丛上。如果PC们携带了光源或是特别嘈杂,山羊微小的咩咩声会因恐惧而爆发转变为使尽全力的叫声,同时徒劳地拉扯着环绕其颈部的绳子。移动穿过仙人掌密林需要DC 15的平衡Balance检定以避开区域内的巨大针刺。检定失败意味着人物受到植物造成的1点伤害。记住尝试全速移动的人物在保持平衡的检定上受-5减值。直接以全速冲进区域,丝毫不躲避仙人掌的人物每移动5英尺就受到1点伤害。
对PC们而言不幸的是,整个区域处于一只隐藏的厄运小魔怪的厄运unluck范围之内,意味着他们通过仙人掌的过程要比他们想象的难得多。每当做出第一次平衡检定后,要求探索的人物再骰一个d20,并使用较低的结果。将这种平衡失败描述为人物因为一系列极端不幸的事情而滑进植物丛中——踩到了鞋带,在不当的时间帽子滑落挡住了视线,袍子或衣服被植物挂住,等等。保证在每次不幸发生时来上一句“哦,太不幸了!”。在“腐肉之王的狂吠”结束时,PC们会变得仇恨厄运小魔怪,而这就是播下萌发仇恨种子的最重要场景。把一切都表演出来,它值得这么做。
一旦通过了仙人掌地区,PC们发现自己身处15英尺宽的山崖边缘,眼前一片空旷。匆匆向下一瞥会发现一株巨大而多叉、遍布硬刺的仙人掌生长在脚下10英尺的地方,近乎正在可怜小山羊若巴德缠在灌木丛地方的下方。它被仙人掌盖住,仅余3点生命值。若巴德不会老老实实地静止待着,使得释放山羊更加困难。揭开受困不安的山羊需要DC 15的绳技Use Rope检定。检定失败意味着山羊开始环绕人物跑动,将他也缠进了绳子。这时人物必须立刻做DC 15的平衡Balance检定避免失去平衡并跌入峡谷掉到下方巨大仙人掌上面,坠落会造成1d6+2点伤害。或者,挥砍类武器可以用来割开绳索,但山羊狂乱的移动使得绳子难以命中(AC 15),任何用挥砍武器命中都会使得山羊得到释放。当然,所有这些检定同样也受到附近厄运小魔怪的厄运灵光unluck aura的影响。一旦若巴德被割开绳子释放,它会立刻奔向苏丹之爪,但在惊慌中穿越仙人掌会使得它必然受到足够伤害陷入昏迷unconscious。一个DC 15的驯养动物Handle Animal或野性认同wild empathy检定能够让山羊平静下来,从而能够平静的被释放。
生物Creature: 厄运小魔怪就藏在一块岩石后面,距离山羊5英尺;成功进行侦查Spot检定(对抗厄运小魔怪的躲藏Hide检定)能够发现躲藏的生物。它手握着一把生锈的匕首同时背上挂着一把粗糙的弓,在过去的几分钟里使用动物交谈speak with animals告诉若巴德要在把它做成晚餐前还要对它计划做的各种各样恐怖的事情。如果厄运小魔怪被发现,或是一旦若巴德被释放,这生物就会发出一阵愤怒的刺耳尖叫并攻击。

厄运小魔怪Pugwampi CR 1/2
生命值hp 3 (见83页)
战术Tactics
战斗中During Combat 厄运小魔怪在第一轮会试图击破距离最近的PC手中的武器,然后在接下来的行动轮中绕着圈子跑动并射击PC们,同时一直尖叫和傻笑着。
士气Morale 如果厄运小魔怪受到伤害,它会尝试逃跑,但在惊慌中只是让自己撞在了仙人掌上,给PC们方便地留下了一具尸体证明其存在。
属性值Statistics
装备Gear 匕首dagger, 短弓shortbow及20支箭arrows, 一打微微烧焦的哈洛卡Harrow
cards (证明这只厄运小魔怪在起火时确实在占星家的货车内)

若巴德Rombard CR 1/6
受惊的山羊Frightened goat (使用驴donkey的数值, 怪物手册MM 272)
生命值hp 11 (当前 3)

事件发展Development: 回到苏丹之爪,阿尔玛正等着PC们的结果。带回厄运小魔怪的尸体足以洗刷达士奇的名誉,而调查成功也会使得阿尔玛对待PC们的态度从冷漠indifferent转变为友善friendly。不论任何情况下阿尔玛都不会容许一只活的厄运小魔怪在她的营地里存在。在对这只生物研究过几分钟后,她会命令嘎啦维给这不幸的生物一个解脱。达士奇认领了厄运小魔怪的尸体并用一个小绳索将其挂在他的长木棍末端。阿尔玛考虑到必然有更多这种生物居住在附近,发表意见说苏丹之爪已经不够安全了。她知道在靠近凯玛拉尼镇的地方有一个莎伦莱的修道院,那个废弃的建筑在未来对抗占据村镇的豺狼人时可以作为一个更好的基地运作——这个机会很好,因为那个修道院已经废弃很久了。
不管结果如何,事件解决了,阿尔玛当面接见并讨论PC们的雇佣期限问题。她向他们提供每个人200gp,这作为冒险开始时的一个交易,一些PC们可能会试着还价。成功进行一次DC 20的交涉Diplomacy检定可以让阿尔玛将每人的回报加至500。在检定中失败10以上或是反复尝试增加总额的行为会自动使阿尔玛的态度降低一个等级。
额外经验奖励Ad Hoc Experience Award: 作为解决了火灾秘密的回报,奖励PC们如同他们击败了一个CR2生物的经验值。如果他们也把若巴德活着带回给驼手,再奖励他们如同击败一个CR1生物的额外经验值。
« 上次编辑: 2015-07-14, 周二 15:23:21 由 pandora »
盒子已经盖上了,只剩下希望还关在里面。魔女因此而被诅咒,大地因此而被鲜血滋润,就连天使的翅膀也染成了暗淡的红翼,被这堕落的世界所同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