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战痛(。)LOG 第三单元 废铁天国 (下)~ 第四单元 (开头) 技能挑战(伪)& 强扮演  (阅读 1531 次)

副标题: 从最初埋下的叙述诡计终于揭露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08:33] <是NC不是年初> =======================LOAD====================
[08:33] <是NC不是年初> [前情提要]
[08:33]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漂亮地战胜了庞大的机械,但在最后一刻被它自爆的气浪吹飞。
[08:33] <是NC不是年初> 穿过了空间的隔断,你们落在一处安静、黑暗的房间里。
[08:33] <是NC不是年初> 稍微安定下来、你们的行动是……?
[08:34] * 羽崎 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
[08:34] <海野> “诗羽提琴盒重死了重死了快拿下去!!”
[08:35] * 海野 脚被压麻了
[08:35] <诗羽> “诶、诶……?!”
[08:35] * 诗羽 略显惊慌地赶紧从海野身旁起身
[08:35] * 羽崎 凑到海野身边
[08:35] * 海野 揉脚踝
[08:36] * 羽崎 帮忙抬起了琴盒
[08:36] <羽崎> “两个人都还好?”
[08:36] * 诗羽 急忙蹲下身查看海野的脚伤
[08:36] <诗羽> “我、我倒是没事……可是……”
[08:36] <海野> “没事儿哟,只是脚麻了而已”
[08:37] <海野>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
[08:37] <羽崎> “大概是某个异空间?”
[08:36] * 诗羽 轻轻碰了碰海野的脚踝
[08:37] <诗羽> “……真没骨折?”
[08:37] <羽崎> “海野身上的伤……看来还是需要找到合适的修复道具才行”
[08:37] <海野> “……诗羽酱你是不相信自己的体重吗”
[08:38] * 羽崎 在海野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悄悄远离了诗羽一点
[08:37] <诗羽> “……压到海野哥哥的可是它哦?”
[08:37] * 诗羽 指了指提琴盒
[08:38] <海野> “呐……谁来拉我一下?”
[08:38] * 海野 伸出手
[08:38] <诗羽> “修复道具……说起来,这里风格也跟之前差太多了……?”
[08:38] * 羽崎 立刻拉过
[08:38] * 诗羽 马上拉住海野一只手
[08:38] * 羽崎 一边拉起海野,一边环视四周
[08:39] <羽崎> “那就稍微走两步看看好了”
[08:39]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的黑暗视觉正在缓慢起效中,只是现在还看不明
[08:39]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只能看清自己身下的房间地板,还有旁边一点墙壁、架子的轮廓
[08:39] <羽崎> “暂时还别分开太远”
[08:39] * 羽崎 向架子走了两步
[08:39] * 诗羽 跟羽崎一起拉起海野后,视线也随着另外两人开始放向四周,但能看到的东西依然有限
[08:39] <海野> “当然不会走远啊!”
[08:39] * 海野 跟了上去
[08:39]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要观察、搜索该房间的话,要进行行动判定。
[08:39] <是NC不是年初> (可用部件【眼球类】跟【手腕】,可以使用的记忆碎片【疼痛】
[08:40] <DnDBot> 羽崎 投擲 多目 疼痛: 3次 1d10 = 6 3 1
[08:41] <DnDBot> 海野 投擲 眼球 观察房间: 1d10=8
[08:41] <是NC不是年初> (海野再补一个,虽然已经过了= =
[08:41] <DnDBot> 海野 投擲 : 1d10=3
[08:41] <DnDBot> 诗羽 投擲 眼球+手腕: 3次 1d10 = 4 9 7
[08:41]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全员成功……
[08:42]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互相拉着手,谨慎地探索了这个房间。
[08:42] <是NC不是年初> 除了你们着地的地方有一片空间,其他地方都摆满了架子和箱子,存放着各种古早的电脑硬件跟小家电,甚至还有线圈电缆。
[08:42] <是NC不是年初> 当然,也有一些小动物型AM的部件,像是一截身子半截腿之类。
[08:42] <是NC不是年初> 所有东西都蒙着一层薄灰。看起来比较值钱的东西倒是盖了层布(你们还从底下翻出了不少可供修复用的数据方块)。
[08:42] <是NC不是年初> 此外,仅有一门一窗,都锁住了。外面也听不到半点声响。
[08:44]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你们现在可以修复了


小窗-羽崎
劇透 -   :
[08:42] <是NC不是年初> 你认出来,这里正是(或者说模拟的是)你因激痛无法行动时所在的地方,也是你在黑暗中思念着少年的地方……
[08:42] <是NC不是年初> 愿意的话,你甚至能辨认出那个让你吃了9年多的灰的角落。
[08:42] <羽崎> 有个兔子的印子么?
[08:42] <是NC不是年初>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你脑补得也太卡通了
[08:43] <羽崎> 蹲了9年肯定会有印子的嘛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别的东西倒是有……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不知你同伴注意到没,反正你很快注意到了
[08:43] <羽崎> 常识(
[08:43] <是NC不是年初> (那也看不出是兔子的痕迹
[08:43] <是NC不是年初> (可能就是一团XXX,以及你移动的时候已经蹭过了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你看到角落里放着的、与垃圾无二的AM尸骸,之前那群NLUMIA系列的怨愤控诉仿佛仍在回响。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为什么只有你逃过被处理呢?明明无能又愚蠢、缺陷品中的废物——”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也许,你的命运原本应该和它们一样……
[08:43]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先去扔个狂气判定
[08:44] <是NC不是年初> 狂气判定どうぞ
[08:45] <DnDBot> 羽崎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8


[08:45] <是NC不是年初> 但忽然间,你找到了答案。
[08:46] <是NC不是年初> [“……不会让你被回收的啦。”]
[08:46] <是NC不是年初> 又一粒小小的碎片复苏了……
[08:46] <是NC不是年初> ==================================
[08:46] <是NC不是年初> 那真的只是一个非常小的片段。
[08:46] <是NC不是年初>
[08:46] <是NC不是年初>
明亮、干净的白色房间里,你一如既往地把新闻报给没头于电脑工作台的少年。
[08:46] <是NC不是年初> 印象中,从你见到少年的那一刻起,少年就不曾踏出过房间一步。
[08:46] <是NC不是年初> “最后一批的召回活动,截止时间就要到了……”
[08:46] <是NC不是年初> “真的不用把我送过去吗?像我这批、这种、如此致命的缺陷……“
[08:46] <是NC不是年初> ”而且厂家会免费替换别型号的AM……总有别的AM来陪你……”
[08:46] <是NC不是年初> 对于你忐忑不安的提问,少年干脆俯身摸摸你的耳朵。感觉比平时稍微用力些。
[08:46] <是NC不是年初> “我说过了啊,不会让你被回收的啦。”
[08:46] <是NC不是年初> “……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味方嘛。”
[08:46] <是NC不是年初>
[08:46] <是NC不是年初>
你非常开心。可是,同时也感到一丝丝心痛。
[08:46] <是NC不是年初> ——那究竟是你自己的呢,还是从少年那传过来的呢……那个时候,你并不明白。
[08:46] <是NC不是年初> ===========记忆碎片【白色房间】get========


[08:45] <DnDBot> 羽崎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8
[08:45] * 海野 姑且先拿起了数据块,往刚才被压麻的脚上放去
[08:45] * 诗羽 小心地蹲下身来,抓起地上的数据块小心地帮着海野修复
[08:46] * 羽崎 甩甩头摆脱了幻觉,将有用的数据补充进缺损的地方
[08:46] * 羽崎 完全修复
[08:46] <诗羽> “这里虽然看起来什么都没有……至少,修复战斗损伤的东西倒是很足够呢。”
[08:47] <羽崎> “这里的备用,应该也足够诗羽和海野用的吧?”
[08:46] * 海野 玩儿着多余的数据块
[08:47] <海野> “还能剩下好多呢”
[08:47] <羽崎> “那就好”
[08:47] * 羽崎 松了口气
[08:47] <羽崎> “我还担心自己需要的部分太多,不够用呢”
[08:47] * 诗羽 看到海野基本上已经修好后,也给自己身上修复了损伤(完全恢复
[08:48] <诗羽> “这里有的量本来就很足够哦……再说,羽崎才是这里最需要的人嘛。”
[08:48] <海野> “就算不够用也得先给兔子君修复嘛,你每次打完都会变得破破烂烂的,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诶”
[08:49] * 海野 之前的兔子(伪)留下的阴影还没完全消失
[08:49] * 羽崎 稍微有点惊讶,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08:49] <诗羽> “噗……不好的联想?”
[08:49] * 诗羽 看着海野,为他的问题发言感到稍微有点吃惊
[08:49] <海野> “…诗羽酱你那个表情…你是想到了哪里?”
[08:50] * 海野 无奈地看着诗羽
[08:51] <诗羽> “诶……问我想到哪里…我倒是想知道海野哥哥联想到了什么东西啦?……嗯…是之前的破兔子吗?”
[08:51] <海野> “嘛,是吧”
[08:50] <羽崎> “嗯,确实呢……如果一直是那种状态的话,我会觉得自己对主人没用了,应该是被回收的废品呢……”
[08:50] * 羽崎 声音渐渐小下去
[08:51] <诗羽> “……羽崎……?”
[08:51] * 诗羽 看着羽崎变得没精神的样子有点担心,上前去揪了一把兔耳朵,顺便再捏了捏脸
[08:51] * 海野 听到羽崎的声音猛地回头
[08:52] <海野> “兔子君你在开什么玩笑?就算是破破烂烂的兔子君也别想跑回收站里面啊!”
[08:52] <诗羽> “打起精神来呀?!……就这么不相信海野哥哥么?”
[08:52] <羽崎> “不是啦不是啦”
[08:52] * 羽崎 慌慌张张地解释
[08:53] <羽崎> “我知道海野不会这样对我的。但是,就像三大定律一样啊,对我来说,变得破烂就会被回收是设定在最底层的代码”
[08:53] <羽崎> “就像是不可违抗的命令一样的东西”
[08:54] <诗羽> “……这种代码的设定……啊……”
[08:53] <海野> “……修改掉好了”
[08:54] * 海野 装出严肃的样子
[08:54] <羽崎> “只是,稍微有点……不过有你们在,不会有问题的,一定不会的”
[08:54] * 羽崎 耳朵动了动
[08:54] * 诗羽 虽然一开始觉得羽崎突然变得慌张的样子很有趣,但也因为发言内容变得严肃了一点。
[08:55] <诗羽> “嗯嗯。不会有问题的。羽崎就放心好啦。”
[08:55] * 诗羽 趁机再摸了把兔耳
[08:55] <海野> (虽然对海野没用,但是要不要对话判定?
[08:55] <是NC不是年初> (骰吧你们ww
[08:55] <诗羽> (来判定啦?
[08:55] <DnDBot> 海野 投擲 对羽崎: 1d10=9
[08:55] <DnDBot> 海野 投擲 对诗羽: 1d10=2
[08:55]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海野: 1d10=5
[08:55]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诗羽: 1d10=9
[08:56] <海野> (对羽崎 执着4—>3
[08:57] <DnDBot> 诗羽 投擲 对兔子: 1d10=10
[08:57] <DnDBot> 诗羽 投擲 对海野: 1d10=8
[08:57] <羽崎> (诗羽3-2
[08:58] <诗羽> (对海野3->2,对羽崎3->2
[08:59] <是NC不是年初> (OK。那么你们接下来怎么做?
[08:59] <羽崎> “向前走吧?”
[09:00] <诗羽> “……嗯。”
[09:00] * 诗羽 站起身后,依然小心地轻轻抓住海野的衣摆点了点头。
[09:00] <海野> “好啊”
[09:01] <羽崎> “门,还是窗?”
[09:02] <诗羽> “…………”
[09:02] <海野> “正常来说的话都是走门才对吧”
[09:03] <羽崎> “其实也……不过海野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09:03] * 羽崎 一副海野说什么都是对的样子


小窗-诗羽
劇透 -   :
[09:00] <是NC不是年初> 突然,你正前方的空中浮现出了一个3D小黄箭头(感觉如图)。
[09:01] <是NC不是年初> 随着你视线移动,箭头所指方向也跟着转动,但位置始终保持在视野的正前方。
[09:01] <是NC不是年初> 你发现它指的一直是门的方向。
[09:01] <是NC不是年初> (伸手摸摸的话,并没有实体,你的手直接从箭头当中穿过)。
[09:01] <是NC不是年初> (你心念一动,小黄箭头就消失了。你又想着让它出现,它就出现了……你发现它是可意念控制开关的ry)
[09:02] <是NC不是年初> (也就是说,从此你可以随时切出小黄箭头看(=小窗敲NC))
[09:02] <诗羽> ………………
[09:02] <是NC不是年初> 它还微微发着光,好像一只幽灵之手(ghost hand)。
[09:02] <诗羽> 槽点太多了(。
[09:02] <是NC不是年初> 尽管出现得诡异,你却觉得无害,甚至……心底的某处好像早就料到了似的。
[09:02] <是NC不是年初> 正想到这,你没来由地心头一震。
[09:02] <是NC不是年初> [狂气判定一个]
[09:03] <DnDBot> 诗羽 投擲 狂气判定什么鬼啦: 1d10=7
[09:04] <是NC不是年初> (通过啊
[09:04] <是NC不是年初> 你及时定住心神,只是刚才的思绪也被打断了。
[09:04] <是NC不是年初> 现在能抓住的头绪,只有“幽灵”(ghost)一词让你觉得十分特别,似乎牵扯到什么关键性的东西……
[09:04] <诗羽> get
[09:04] <是NC不是年初> (想要进一步回忆也不是不可以哦
[09:05] <诗羽> (进一步回忆?
[09:05] <是NC不是年初> (来行动判定,有-1。失败的话要+1狂气点,即使如此也要试吗?
[09:06] <DnDBot> 诗羽 投擲 行动判定什么鬼啦: 1d10-1=(3)-1=2
[09:06] <是NC不是年初> 失败了啊……
[09:07] <是NC不是年初> 好吧
[09:07] <是NC不是年初> 你继续努力回想,然而冲击的余波仍在,无法顺利集中精神。
[09:07] <是NC不是年初> 而且,明明才一小会儿,脑袋就像熬了三天夜一样沉重、疲惫,有那么几秒你连小黄箭头都看不清了。
[09:07] <诗羽> get


[09:03] * 诗羽 一下子愣在原地,似乎还伸手向虚空中抓了一把
[09:03] <DnDBot> 诗羽 投擲 狂气判定什么鬼啦: 1d10=7
[09:06] <DnDBot> 诗羽 投擲 行动判定什么鬼啦: 1d10-1=(3)-1=2
[09:06] <诗羽> (对海野独占2->3
[09:07] * 羽崎 看向行为有点奇怪的诗羽
[09:07] <羽崎> “诗羽,怎么了吗?”
[09:03] <海野> “不过你想走窗户的话,我可以把你抬上去。。”
[09:07] <羽崎> “要说抬……也应该是我来?”
[09:07] * 羽崎 比了一下自己和海野的身高差
[09:08] <海野> “想走窗的不是你吗!?不要提身高啊!现实中我肯定会长高的啊!”
[09:08] * 海野 赶紧从羽崎身边挪开,走到门边
[09:08] <诗羽> “幽灵……到底、诶?!”
[09:08] * 诗羽 神志被羽崎的话拉了回来
[09:08] * 海野 听到了诗羽话中奇怪的词汇,怔了一下
[09:08] <海野> “嗯?幽灵?”
[09:09] <羽崎> “幽……灵?”
[09:09] <诗羽> “……诶、嗯……”
[09:09] <诗羽> “……诶…你们没、没看见吗?”
[09:09] * 羽崎 转了转头
[09:10] <羽崎>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09:10] * 海野 环顾四周
[09:10] * 诗羽 手大致指着门的方向,却在虚空中奇怪地晃了晃划了个圈
[09:10] <海野> “哪里有什么吗?”
[09:10] * 海野 看着诗羽的动作,又看了看门
[09:10] * 海野 挪回两人旁边
[09:10] * 羽崎 耳朵抖了一下
[09:11] <羽崎> “能看清是什么样子的吗?”
[09:11] * 诗羽 看着另外两人的反应,稍微定了定神,总算搞清楚了一点状况
[09:12] <诗羽> “啊。是说……ghost hand…之类的?海野哥哥和羽崎的视野里都没有吗?”
[09:12] <诗羽> “黄色的……箭头?来着……”
[09:12] * 诗羽 虽然很想吐槽这种突然很没现实感的东西,总之还是先费力解释清楚这个状况
[09:12] * 海野 摇头
[09:12] <海野> “什么也没看到”
[09:12] * 羽崎 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09:12] <羽崎> “箭头?指向哪里呢?”
[09:13] <海野> “是想让我们跟着箭头走?”


小窗-诗羽

劇透 -   :
[09:10] <是NC不是年初> 小黄箭头依旧指着门没错。
[09:13] <诗羽> get


[09:13] <诗羽> “……一直指着门的方向哦。而且……嗯,给我一种,无害……的感觉。”
[09:13] * 羽崎 看向海野
[09:14] <海野> “果然是从门走啊……”
[09:14] <羽崎> “不愧是海野,直觉真准”
[09:14] * 海野 笑得很灿烂
[09:14] * 诗羽 听着另外两人的对话,似乎有点浑身疲乏的样子扶了扶额头。
[09:15] <羽崎> “那,走吧”
[09:15] * 羽崎 朝着门走了过去
[09:15] <海野> “诗羽酱,还走得动吗?”
[09:15] <诗羽> “……嗯、嗯。”
[09:15]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开门的话
[09:15]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试着拧了拧门把手,发现锁已经锈死了。
[09:15] <是NC不是年初> 大概需要用力撞开,或者砍掉锁。
[09:15] <是NC不是年初> (撞开:行动判定,可用部件【肩膀】,需要2个成功数。可重试。
[09:15] <是NC不是年初> (砍锁:行动判定,必须用的部件【白刃攻击类】,1个成功数即可。可重试。
[09:15] <海野> (不能直接拿枪轰吗= =
[09:16] <是NC不是年初> (。。。行啊
[09:16] <是NC不是年初> (轰开:行动判定,必须用的部件【射击攻击>=3的部件】,1个成功数即可。可重试。
[09:16] <诗羽> “嗯……所以是……?”
[09:17] <海野> “兔子君,是一起撞一下还是用枪轰开它?’”
[09:17] * 诗羽 自从之前看见奇怪的东西后,看起来依然有点疲惫而虚弱的样子
[09:18] <诗羽> “所以是撞开还是……破坏门锁?”
[09:18] <羽崎> “有种不安好心的感觉……”
[09:22] <海野> “诗羽酱,你的刀借我用一下”
[09:23] * 诗羽 有点吃惊地看了看海野,放弃吐槽般地拍了一下背后的提琴盒,琴弓出现在了手里、
[09:23] * 诗羽 把手里的武器递给海野
[09:23] * 海野 接过琴弓
[09:23] <海野> “总之先砍一下试试吧”
[09:24] * 海野 对着门锁砍去
[09:24] <诗羽> “哥哥……会用刀的吧?”
[09:24] <羽崎> “我相信海野君”
[09:24] <DnDBot> 海野 投擲 砍锁: 1d10=9
[09:24] <是NC不是年初> (。。。。每次都应该是两个啊。。
[09:24] <DnDBot> 海野 投擲 : 1d10=5
[09:24] <是NC不是年初> (虽然已经成功了但还是补上
[09:24] * 诗羽 有点担心地看着海野砍锁的动作
[09:24] <羽崎> “没问题的”
[09:24] <海野> “当成菜刀就没关系了”
[09:24]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尽管海野的动作相比诗羽要生疏得多
[09:25] <是NC不是年初> 锁还是当啷一声碎裂,门应声颤巍巍地打开。
[09:25] * 诗羽 轻轻点了点头
[09:25] <诗羽> “……菜刀……嘛……也没错啦”
[09:25] * 羽崎 趁着两人讨论,向外看去
[09:25] <是NC不是年初> 门背后(又)是一条狭长的无灯走道,这场景让你们似曾相识。
[09:25] <是NC不是年初> 不同之处在于,已经经验丰富的你们,一眼就辨认出到几步之外的空间曲折现象。
[09:25] <是NC不是年初> 而且,唯独这一次,你们甚至能隐约看到,那层“膜”之后的景象,就像透过厚厚一层肥皂水望去……
[09:25] <是NC不是年初> 那是个散发出柔和白光的地方……
[09:26] * 诗羽 从海野手里拿回琴弓,收回背后的琴盒里
[09:27] <羽崎> “看了和之前一样,是必须要穿过‘那层东西’才行?”
[09:27] * 诗羽 抬眼看起了眼前奇怪的‘膜’
[09:27] * 海野 试图看清对面,但是景象还是很模糊
[09:27] <诗羽> “……嗯…总觉得让人有点不安呢。”
[09:27] <海野> “看样子得到对面才能看清楚呢”
[09:27] <海野> “要走吗?”
[09:28] * 诗羽 轻微拉住海野的手臂,看着两人点点头
[09:28] * 海野 搀着诗羽
[09:28] * 羽崎 走了过去
[09:28]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稍微推一下,新场景LOADING========
[09:28]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驾轻就熟地穿过去,然后发现自己出现在某处墙角后面。
[09:28] <是NC不是年初> ——第一感觉是、这地方非常明亮宽敞,和之前的小黑屋完全是两个极端。
[09:29] <是NC不是年初> 明明是室内,却像广场一样宽阔,光洁的地板铺满了每一寸地面;
[09:29] <是NC不是年初> 天花板也高得夸张,看起来比机场航站楼的还高,明晃晃的,每盏灯都像个小太阳;
[09:29] <是NC不是年初> 就连你们旁边的植物……盆栽……也有如参天大树,而远方的圆柱更是顶天立地,竟有几分高塔的感觉。
[09:29] <是NC不是年初>
[09:29] <是NC不是年初>
终于,你们很快意识到,也许不是这地方尺寸大,而是……
[09:29]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变小了。
[09:29] <是NC不是年初> 以盆栽钵做参照物换算,你们现在大概只有普通茶杯那么高(不过各人身高差依旧)。觉得空间宽广之类,都是视点变低之故吧。
[09:29] <诗羽> “……”
[09:29] <是NC不是年初> 总之,虽然是日常和平的景色,但在非日常的比例下,也就显得十分诡异。
[09:29] <是NC不是年初> (全体狂气判定,羽崎有+1。)
[09:30] <DnDBot> 羽崎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1=(8)+1=9
[09:30] <DnDBot> 诗羽 投擲 快找个吃了可以变大变小的蘑菇: 1d10=5
[09:30] <DnDBot> 海野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9
[09:31] <诗羽> (对羽崎2->3


小窗-羽崎

劇透 -   :
[09:30]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这种视角你倒十分习惯……因为你兔子型所见到的世界基本就是这样。

[09:31] * 羽崎 稍微让自己熟悉了一下周围
[09:31] <羽崎> “过去的我眼里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呢”
[09:32] * 海野 第一反应是去和羽崎比身高
[09:32] * 海野 发现还是比他低之后默默地去看周围
[09:32] * 诗羽 对于视野变得更低这件事……感到异常地不适应,刚才感到的眩晕和疲惫感似乎被放大了
[09:32] * 羽崎 看见诗羽的脸色很不好,凑了过去
[09:33] <羽崎> “诗羽,还是不舒服吗?”
[09:33] <海野> “对于视野的改变很不适应吧”
[09:33] <诗羽> “……嗯、稍微有点……累……”
[09:33] <海野> “我们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啊,兔子君”
[09:34] <海野> “诗羽酱,要我背着你走吗?”
[09:35] <诗羽> “诶……海野哥哥不怕被提琴盒又砸到脚吗?”
[09:35] * 诗羽 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逗了一把海野
[09:35] <海野> “背着的话怎么可能砸到啦!你真的不要紧吗?”
[09:36] <诗羽> “嗯、那就……有劳了。”
[09:37] * 诗羽 有点撒娇似的张开双臂……虽然从表情看来依然严肃地在回想着什么
[09:37] * 羽崎 稍微走开一点
[09:37] * 海野 背起诗羽
[09:38]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你们多少冷静下来,再打量下四周……觉得这里像是[医院]内部。
[09:38] <是NC不是年初> BGM Agent http://www.xiami.com/song/1769355206?spm=a1z1s.6659513.0.0.KwE0uQ
[09:38] <是NC不是年初> 从最近的护士站开始,四面皆是无障碍通道。
[09:38] <是NC不是年初> 走廊两侧是一间一间的病房,没有等候用的椅子,大概不是门诊部而是住院部。
[09:38] <是NC不是年初> 周围安静,甚至可说是冷清,只偶尔有护士、清洁工等工作人员走动。
[09:38] <海野> “医院……”
[09:38] <是NC不是年初> 然而那些人——对于现在的你们而言全是巨人了——和环境相比,微妙缺乏“质感”,有种劣质全息投影的味道,甚至有细节扭曲。
[09:39] <是NC不是年初> 不仅如此,仔细看去,他们脚下还非常突兀地踩着古典RPG式的红圈……
[09:39]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不禁觉得,巨人若发现了你们,会很乐意一脚踩爆……
[09:39] * 海野 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09:39] <是NC不是年初> (全体行动判定,1D10)
[09:39] <DnDBot> 羽崎 投擲 : 1d10=8
[09:40] <DnDBot> 海野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4
[09:40] <诗羽> “诶、医院……?”
[09:40] <DnDBot> 诗羽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1


小窗-羽崎

劇透 -   :
[09:40] <是NC不是年初> 你觉得,撇开尺寸和诡异的NPC(。)不谈,这医院有点熟悉感。
[09:40] <是NC不是年初> ——自己应该来过。而且目的地大概就是最靠里面的、走廊尽头的房间……
[09:40] <是NC不是年初> (end
[09:43] <羽崎> (是某人的病房吧
[09:44] <是NC不是年初> (我不能剧透呀
[09:44] <羽崎> (hhh
[09:44] <是NC不是年初> (只能说这走廊旁边的都病房没错


[09:40] * 羽崎 习惯了这种视野,相对熟练地行动着
[09:42] <海野> “总觉得是有些熟悉的场景”
[09:43] <海野> “莫名的既视感……”
[09:44] <羽崎>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
[09:46] <海野> “嗯?”
[09:50] <羽崎> “嗯……我还不能肯定,先看看再说吧。”
[09:52] * 诗羽 大概是由于疲惫感和眩晕导致的……看四周都有些费力,只好眨了眨眼睛。
[09:52] * 诗羽 眨眼之间似乎看见了什么,眼神直直的看着前方远处。
[09:53] * 诗羽 盯着走廊尽头的房间看了看,再眨了眨眼睛。


小窗-诗羽

劇透 -   :
[09:41] <是NC不是年初> 你感到一些既视感,但更多的没抓到头绪。
[09:41]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你可以调出小黄箭头来看看)(以后不再提示
[09:41] <诗羽> 原来真的哪里都能调?!
[09:41] <诗羽> get
[09:41] <是NC不是年初> (是啊
[09:41] <是NC不是年初> (NC又不骗你。。
[09:41]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要调吗
[09:42] <诗羽> 调一下?
[09:42] <是NC不是年初> (默认是关的,你要调就主动敲NC
[09:42] <是NC不是年初> 嗯,小黄箭头坚定地指向走廊尽头的房间。

小窗-海野

劇透 -   :
[09:41] <是NC不是年初> 你感到一些既视感,但更多的没抓到头绪。

[09:53] <海野> “诗羽酱又看到什么了?”
[09:53] * 海野 认定了诗羽有阴阳眼
[09:53] <诗羽> “……诶,那个…那个俗套的箭头又出现了哦……?”
[09:54] * 海野 脸上似乎有黑线
[09:54] * 羽崎 觉得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09:54] <羽崎> “……”
[09:54] <海野> “那、这次是指向了哪里?”
[09:54] * 诗羽 看着海野奇怪的表情,继续一脸认真地说
[09:54] <诗羽> “……那里。”
[09:54] * 诗羽 用眼神直直地示意着走廊尽头的房间
[09:55] <羽崎> “那么就决定是那边了?”
[09:55] <海野> “要我们去哪里?嗯……你们觉得怎么办?”
[09:55] <诗羽> “……嗯。”
[09:55] * 海野 稍微有想到些什么,但是由于不能确定,没有说出来
[09:56] <海野> “那走吧,小心这些NPC”
[09:56] <羽崎> “嗯,好的”
[09:56] * 诗羽 可能是回想不起什么东西的缘故,一脸疲惫的样子趴在海野背上,似乎放弃了继续猜疑
[09:56] <是NC不是年初> 然而,就你们眼前的环境,想要过去恐怕不那么简单。
[09:56]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有点突然的mini game(技能挑战(伪))!~
[09:56] <是NC不是年初> 目标:全体PC进入走廊尽头的房间!
[09:56] <是NC不是年初> 胜利条件:成功数累积到6
[09:56] <是NC不是年初> KARMA:3轮内达到胜利条件
[09:56] <是NC不是年初> 失败条件:失败数累积到5
[09:56] <是NC不是年初>
[09:56] <是NC不是年初>
规则:
[09:56] <是NC不是年初> ·每轮每个PC可以宣言进行一次简单的行动,并进行判定。
[09:56] <是NC不是年初> ·行动分为两种,一种是“PC有实际接近目的地”的(例:“贴着墙角慢慢走”),称为【主要行为】;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另一种是“虽然没有直接接近目的地,但是会对完成目标有帮助的行为”(例:观察红圈路人的行走路线),称为【辅助行为】。
[09:57] <是NC不是年初> · 只有主要行为会积累成功数。
[09:57] <是NC不是年初>
[09:57] <是NC不是年初>
<主要行为的判定表>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大成功 - 成功数+2
[09:57] <是NC不是年初> 成功 - 成功数+1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失败 - 失败数+1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大失败 - 失败数+2
[09:57] <是NC不是年初>
[09:57] <是NC不是年初>
<辅助行为的判定表>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大成功 - 成功数+1,且下一次主要行为判定有+1修正,可叠加。(看你行为描述决定是给你自己还是给队友)
[09:57] <是NC不是年初> 成功 - 下一次主要行为判定有+1修正,可叠加。(看你行为描述决定是给你自己还是给队友)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失败 -无影响
[09:57] <是NC不是年初> 大失败 - 下一次主要行为判定有-1修正,可叠加。(看你行为描述决定是给你自己还是给队友)
[09:57] <是NC不是年初>
[09:57] <是NC不是年初>
· 行为判定可使用的部件视乎PC打算进行怎样的行动,(例,短距离冲刺使用【脚骨】)由PL进行描述。宣言时请注明是【主要行动】还是【辅助行动】)
[09:57] <是NC不是年初> · 同理,如果有能扯上合理关系的技能,可以提供+1修正。
[09:58] <是NC不是年初> · 自己使用过的部件不可重复。
[09:58] <是NC不是年初>
[09:58] <是NC不是年初>
温腥提示:
[09:58] <是NC不是年初> ·为提高成功率,根本在于尽可能地使用部件(跟技能)。那么关键就在于PL的口胡(扯谈)功力,能扯圆就能用……(e.g., 使用定向音源吸引NPC注意掩护队友走位之类)但请合理。
[09:58] <是NC不是年初> ·被红圈人发现不会直接失败,但会使接下来的行动会变得很困难!
[09:58] <是NC不是年初> ·在本技能挑战(伪)里,大失败都不会损失部件。
[09:58] <是NC不是年初> ·因为PC队伍保持在能够互相照应的范围内,因此只看总成功数。就算有人从未进行主要行为判定,也可以视作“跟在开辟好路线的队友身后轻松前进”。
[09:59]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1|(修正值记录栏)诗羽 海野 羽崎 |成功数0/6  失败数0/5'
[10:01] <是NC不是年初> (嗯,多种技能可以共同使用,只要你扯得圆
[10:04] <是NC不是年初> (部件只能使用一次的意思是,整个技能挑战(伪)里,一个部件都只能使用一次。)(不过【脚骨】有两个,就两次ry
[10:04] <是NC不是年初> (也不能同时使用不同的部件,因为那就属于复杂行动了)
[10:06] <是NC不是年初> 这样吧
[10:06]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先用/ME 来描述要怎么做
[10:06] <是NC不是年初> 我(NC)在YY上认可了,你们就可以骰
[10:07]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Round 1~~
[10:07] <海野> (所以诗羽要下来自己走吗?
[10:08] <诗羽> (先在海野背上试试堆会儿辅助?
[10:09] * 羽崎 辅助 技能【援护】,队友可以更顺利的潜行,申请+1
[10:09] <是NC不是年初> (可以使用,不过具体怎么演出细节要描述出来
[10:11] * 羽崎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决定跑到另外两个人前进相反的方向,做出点混乱吸引NPC的注意,好让他们能够顺利潜行
[10:12] <DnDBot> 羽崎 投擲 : 1d10+1=(7)+1=8
[10:13] * 海野 【主要行为】 【脚骨】 贴着墙角走,小心翼翼地防止被NPC发现
[10:13]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羽崎加值给海野
[10:13]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1|诗羽 海野+1 羽崎done |成功数0/6  失败数0/5'
[10:13] <DnDBot> 海野 投擲 : 2次 1d10+1 = 9, 2 = 10 3
[10:13] * 羽崎 向后跑到刚刚经过的台子上,用力把一杯杯子推了下去,然后迅速离开现场
[10:14]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1|诗羽 海野done 羽崎done |成功数1/6  失败数0/5'
[10:13] * 诗羽 辅助行动 技能【看穿】+部件【眼球】,申请双骰和+1
[10:14] <是NC不是年初> (诗羽OK
[10:14] <DnDBot> 诗羽 投擲 : 2次 1d10+1 = 10, 6 = 11 7
[10:14] <是NC不是年初> 马克杯跌落地面,虽然没碎,不过发出了咚的一声,又骨碌碌滚了一小段
[10:15] <是NC不是年初> 那些脚下红圈的NPC——虽然—个个面孔模糊——都条件反射地望向杯子
[10:15] <是NC不是年初> 与此同时,海野蹑手蹑脚地在另一边通过
[10:15] * 海野 趁着羽崎在反方向引发了混乱,贴着墙往走廊尽头走
[10:15] <是NC不是年初> 而他背上的诗羽趁机看得更清楚了:
[10:15]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1|+1 诗羽done 海野done 羽崎done |成功数2/6  失败数0/5'
[10:16] <是NC不是年初> 诗羽注意到:有清洁工推着小车走动
[10:17] <是NC不是年初> 护士站的护士们原本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本身就没太在乎周围
[10:17] <是NC不是年初> 路上,每一段间隔就有一个盆栽。还有”小心路滑“的塑料路锥,感觉可以藏身。
[10:18] <是NC不是年初> 至于天花板,对现在的你们而言恐怕是太高了,但以【卷线钢丝】(琴弦)的极限可能也不是够不到……
[10:18] <是NC不是年初> (以上就是观察结果。
[10:18]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第二轮~~~
[10:18]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2|+1 诗羽 海野 羽崎 |成功数2/6  失败数0/5'
[10:19] * 羽崎 辅助行动 部件【第六感】 申请双骰
[10:20] <是NC不是年初> (OK
[10:20] <DnDBot> 羽崎 投擲 : 2次 1d10 = 5 8
[10:21] * 羽崎 努力让自己展开知觉,捕捉影像及之外的更多信息
[10:20] <是NC不是年初> 这时护士NPC已经把马克杯捡起来了。
[10:20] <是NC不是年初> 羽崎听到,她们便接着刚才的话题又聊了起来。
[10:21] <是NC不是年初> 谈到些植物人啊没人来看啊亲戚啊什么的。
[10:21] <是NC不是年初> 另一方面,那个“小心路滑”的路锥周围的地面果然还是湿的
[10:21] <是NC不是年初> 在上面快跑的话大概会容易摔跤。
[10:22] <是NC不是年初> 而盆栽的花盆倒是够大,可以当掩体。
[10:22] <是NC不是年初> (就这么多
[10:22]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2|+2 诗羽 海野 羽崎done |成功数2/6  失败数0/5'
[10:23] * 海野 主要行动 部件 肩膀
[10:24] <是NC不是年初> (这就只是辅助行动而已,而且仅对你自己有用
[10:24] * 海野 看了看聊天的护士,发现她们没有注意到这边,于是把诗羽向上提了提,以便更容易行动
[10:25] <DnDBot> 海野 投擲 : 2次 1d10 = 6 8
[10:25]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2|+2 诗羽 海野+1done 羽崎done |成功数2/6  失败数0/5'
[10:27] * 诗羽 主要行动 技能【数据修正】+部件【卷线钢丝】,申请双骰和+1,使用现有修正值1点
[10:29] * 诗羽 背后的提琴盒发出金属琴弦,依靠着琴盒四周星星点点的白色数据碎粒的辅助修正,将锚点抛到了大型盆栽的后方。
[10:31] <是NC不是年初> (技能无效,双骰可以,骰吧。
[10:32] * 诗羽 那技能就改用 技能【作战】?
[10:32] <是NC不是年初> (【作战】OK
[10:32] <DnDBot> 诗羽 投擲 : 2次 1d10+2 = 3, 10 = 5 12
[10:33]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2|+1 诗羽done 海野+1done 羽崎done |成功数4/6  失败数0/5'
[10:33]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主动行为,大成功,自己补描述吧
[10:35] * 诗羽 锚点稳稳地咬住盆栽后方之后,巨大的牵引力一把将诗羽带到空中。同时诗羽反手发力一把狠抓住海野,一起将海野带到了前方。
[10:33] <是NC不是年初> 在诗羽华丽的带领下,你们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了一大截。
[10:36] * 羽崎 身为曾经的小型AM,穿过这种地方不被注意相对来说并没有那么困难,顺利地到达了其他两人的位置
[10:34] <是NC不是年初> ……然而这里已经远离护士站,走廊笔直地也没什么墙角,开始难以藏身。
[10:34] <是NC不是年初> 突然、旁边的房门打开,有个护士推着病人轮椅出来了!
[10:35]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距离缩短也意味着可以试图冲刺了)
[10:35] <是NC不是年初> ~~第三轮~~
[10:35]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3|+1 诗羽 海野+1 羽崎 |成功数4/6  失败数0/5'
[10:40] <DnDBot> 羽崎 投擲 眼球+辅助: 2次 1d10 = 4 3
[10:41] <是NC不是年初> 羽崎并没有注意到更多特别的事
[10:40] * 海野 主要行动 技能【狂暴加速】+部件【脚骨】,申请双骰和+1,使用现有修正值+1
[10:40] <是NC不是年初> (海野OK
[10:40] * 海野 看着距离已经变短,打算一次性冲过去
[10:40] <DnDBot> 海野 投擲 : 2次 1d10+1 = 6, 3 = 7 4
[10:41]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3|+1 诗羽 海野done 羽崎done |成功数5/6  失败数0/5'
[10:41] <是NC不是年初> 在护士的视线落在轮椅把手上的一刹那,海野背着诗羽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10:42] <是NC不是年初> 很幸运地没有被发现,这样感觉跑了个50米短跑后,到达了最深处房间的门前
[10:42] <是NC不是年初> 然而
[10:42]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这才发现门是关着的。
[10:42] <是NC不是年初> 虽然应该没有锁,但把手远在你们头上方。
[10:42] <是NC不是年初> 门看起来也十分厚重,要如何进去呢?
[10:48] * 诗羽 主要行动 技能【死神】+部件【琴弓】,申请双骰和+1,使用现有修正+1
[10:48] <是NC不是年初> (OK啊
[10:48] <DnDBot> 诗羽 投擲 : 2次 1d10+2 = 2, 7 = 4 9
[10:48]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伪)-潜入病房! R3|诗羽 海野done 羽崎done |成功数6/6  失败数0/5'
[10:49] <是NC不是年初> (成功!并且KARMA达成!
[10:49] <是NC不是年初> (总之诗羽以闪电般的刀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门上劈出个足够你们进出的小洞
[10:50] <是NC不是年初> 然而也难免发出了较大的声响
[10:50] <是NC不是年初> 唯恐再引来NPC注意,你们赶紧钻了进去。
[10:50] * 诗羽 在海野的移动和羽崎的掩护下,用琴弓在锁上的门底下硬生生切割出一个三人足够通过的门洞来,趁着巨人发现之前赶紧通过了病房门口
[10:56] * 是NC不是年初 将话题改为 '技能挑战成功!KARMA达成!'
[10:56]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
[10:56] <是NC不是年初> 你们有惊无险地进入房间,只觉一阵眩晕,视点迅速拉高,没过几秒身高比例就恢复正常。
[10:56] <是NC不是年初> 身后,轻轻的一下关门声后,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似乎门外的骚动(乃至追赶你们的人)都已不存在了似的。
[10:56]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你们的注意力早就全被眼前的景象占据了。
[10:56] <是NC不是年初> BGM:Subnetwork http://www.xiami.com/song/1769355208?spm=a1z1s.3521865.23309997.1.7Kf3Xg
[10:56] <是NC不是年初> 这是一间小小的、毫无特色的单人病房。
[10:57] <是NC不是年初> 所见家具陈设,无非一张病床,一把椅子,以及床头的仪器、支架而已。
[10:57] <是NC不是年初>
[10:57] <是NC不是年初>
一名男子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眼睛紧闭。
[10:57] <是NC不是年初> 另有一女子趴在床边,头低着,似乎也睡着了。
[10:57] <是NC不是年初>
[10:57] <是NC不是年初>
窗户紧闭,也没开灯,只有黯淡的阳光从半开的窗帘照进来,给二人笼上别样的气氛。
[10:57] <是NC不是年初> 屋内非常、非常安静……寂静到几乎让人耳朵隐隐作痛。
[10:57] <是NC不是年初> 仿佛这里只是某段无声的剪影,又好像是从原来的世界被切离掉一样……
[10:59] <羽崎> “……”
[10:59] <海野> “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10:59] <羽崎> “果然……是我想的那个……吗”
[10:59] <诗羽> “……诶、诶……?”
[11:00] <海野> “看样子我们想到一块去了啊”
[11:00] <海野> “可是这里不是虚拟世界吗?”
[11:00] * 诗羽 显然没有从视野突然改变的眩晕中缓和过来,加上之前的疲惫感,只觉得头晕的感觉更甚了
[11:00] <诗羽> “…………还是那种…投影……之类的吗?”
[11:00] <海野> “诗羽酱?还好吗?”
[11:00] <是NC不是年初> 窗外像是浓雾中,白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11:01] <是NC不是年初> 墙上的挂钟也停了,指针静静地指着3点20。
[11:01] <羽崎> “正因为是虚拟世界,所以才能做到这种事情”
[11:01] <海野> “……嗯?”
[11:02] <诗羽> “嗯……我、我还好哦。只是还……有点累。”
[11:02] * 羽崎 指了指床上的人,再指了指海野
[11:03] <羽崎> “同一时刻不能有同样的存在吧”
[11:03] * 羽崎 叹了口气
[11:03] * 诗羽 刚才闯过走廊的紧张感还未完全消失,只好慢慢地让自己缓和过来。
[11:03] <诗羽> “…………”
[11:03] <是NC不是年初> (算了你们要骰就骰吧。。对话判定
[11:03] <羽崎> “虽然不会动摇,但是果然还是……”
[11:04] <海野> “嗯,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11:04] <诗羽> “那……旁边的人应该也是……”
[11:04] <DnDBot> 海野 投擲 对羽崎: 1d10=2
[11:04]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海野: 1d10=5
[11:04]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诗羽: 1d10=2
[11:04] <DnDBot> 海野 投擲 对诗羽: 1d10=3
[11:08] * 羽崎 挣扎了一下,还是向海野的方向靠了过去
[11:09] <羽崎> “我不想看那个和你一样的冒牌货……”
[11:10] * 羽崎 把视线从病床上移开
[11:10] <海野> “诶是嘛,我倒是蛮想看看十年后的自己长什么样”
[11:10] * 海野 故作轻松
[11:11] <诗羽> “……那个、我、也是……冒牌的……?”
[11:11] * 诗羽 小心翼翼地扒住海野的衣服,瞄起了床头
[11:11] <海野> “冒牌还不至于,应该只是投影一样的东西吧?”
[11:11] <是NC不是年初> 男性是黑色短发,看起来有个24岁左右,然而有着久病卧床的苍白憔悴,从露出的领子来看,是穿着病号服。
[11:11] <是NC不是年初> 另有几根导线贴着着身体(头,胸之类),与床头仪器相联,大概是监测生命体征用的。
[11:12] <是NC不是年初> (也许是太憔悴的关系,要仔细看才能看出跟你们身边的海野有几分相似。倒是跟二单元那照片上的男孩看得出是同一人。)
[11:12] <是NC不是年初> 女性则是黑色过肩长发,身穿大学生感觉的针织衫和长裙,从露出的一点侧脸来看也就20岁左右。
[11:12]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可能是女大十八变,跟照片里的纪乃子已经只有一点影子像了。


小窗-诗羽
劇透 -   :
[11:12] <是NC不是年初> 你轻松认出那就是你自己……虽然从背后看自己还是第一次,感觉怪怪的。

[11:12] <是NC不是年初> 两人似乎都在沉睡中,全身仅有微微呼吸起伏。
[11:13] * 海野 伸手碰了一下病床上的人
[11:13] <是NC不是年初> 海野觉得好像摸着泡沫一样,没什么实感……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似乎看到手穿过去,但再一眨眼又复原了。
[11:14] * 羽崎 有些厌恶地看着两个影子,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
[11:14]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
[11:14] <是NC不是年初> 诗羽·海野,先来个狂气判定。
[11:14] <DnDBot> 诗羽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10
[11:14] <DnDBot> 海野 投擲 哎哟卧槽T T狂气判定: 1d10=10


小窗-海野

劇透 -   :
[11:14] <是NC不是年初> 出现在面前的场景与你们先前推理的同出一辙。
[11:14] <是NC不是年初> 即使感性上不愿面对,你心底也不得不承认:
[11:14] <是NC不是年初> 这就是真相。
[11:14] <是NC不是年初> 冰冷,残酷,不会因你愿望而改变的真相。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你彻底想起来了。
[11:14] <是NC不是年初>
[11:14] <是NC不是年初>
=================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你在看到招募志愿者广告的瞬间就决定了。
[11:14] <是NC不是年初> 那是关于最新型生物电脑,貌似运用了哪项新技术,在真正推向市场前要先通过测试。
[11:14] <是NC不是年初> 而对你来说,不但可以免费获得昂贵的生物电脑,还能得到一笔在你看来已是巨款的酬劳。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也许是为了尽快积攒独立资金,也许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也许二者都有——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不论如何,你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11:14] <是NC不是年初>
[11:14] <是NC不是年初>
所以你把自己“卖掉了”——卖给那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生物电脑制造企业。
[11:14] <是NC不是年初> 尽管志愿者的年龄底线是18岁,但你隐瞒年龄去报名,居然也一路无事蒙混过关。现在想想,大概是那边看中你孤家寡人,出了事也容易摆平吧。
[11:14] <是NC不是年初>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最近一年中,你频繁出入这所医院。
[11:14] <是NC不是年初> 从安装手术之前的准备,到一系列主要的测试项目,无一不在这个据说和那大企业有合作背景的医院进行。
[11:14] <是NC不是年初> 直到[事故]发生的那天……
[11:14] <是NC不是年初> ======记忆碎片 【卖掉】get=====
[11:16] <是NC不是年初> 同时,记忆碎片·【死亡到来】更新。完整版如下:
[11:16] <是NC不是年初>
[11:16] <是NC不是年初>
========================
[11:16] <是NC不是年初> 测试常常用到LIME战,解释是说能直观反映出各项指标,也方便收集数据。
[11:16] <是NC不是年初> 不管别的志愿者怎么想,至少你挺乐在其中的……而这份游戏心态,或许才是造成悲剧的根源。
[11:16] <是NC不是年初>
[11:16] <是NC不是年初>
一部分测试用LIME战,为了收集极限情况的数据,是缺乏基本保护措施的。
[11:16] <是NC不是年初> 尽管作为弥补,给了测试员更灵活的断线自保能力,但你总是像个职业玩家选手一样,去赌那哪怕百分之一的回避反击机会,而一直疏忽于这项功能。
[11:16] <是NC不是年初>
[11:16] <是NC不是年初>
于是“那一刻”到来了。
[11:16] <是NC不是年初> ——那是LIME战中的致命一击。从数值看来远远超出你承受极限的强烈冲击。
[11:16] <是NC不是年初> 结果,连痛楚都来不及感受到,你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知觉。
[11:16] <是NC不是年初> (怎么了?)
[11:16] <是NC不是年初> (就这么结束了?)
[11:16] <是NC不是年初> (自己的一生、就要如此敷衍了事地烂尾了吗?)
[11:16] <是NC不是年初> (明明 还没有——、————)
[11:16] <是NC不是年初> 然后,你绝望的思考也中断了。
[11:16] <是NC不是年初> 残留下来的,只有那近乎无限长的一瞬中,吞没一切的冰冷与黑暗。
[11:16] <是NC不是年初>
[11:16] <是NC不是年初>
现在,回想起一切的你明白了。
[11:16] <是NC不是年初> 这就是你最后的记忆……
[11:16] <是NC不是年初> ========记忆碎片【死亡到来】updated=======


小窗-诗羽

劇透 -   :
[11:14] <是NC不是年初> 看到这场景的一瞬间,你终于想起来了。
[11:14] <是NC不是年初> 自己如何来到这里,以及……在见到哥哥,也就是水无月海野之后发生的事……
[11:14] <是NC不是年初>
[11:15] <是NC不是年初>
=======================
[11:15] <是NC不是年初> 你曾经设想过许多种重逢的场景。其中不乏非常不愉快的。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发现海野长年住院、仅靠不知何时投的保险金过活时,你也自认做好了心理准备。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可是,取得了探视许可,亲自走进病房,真真切切看到那个苍白、消瘦、已经被变相判了死刑的青年的时候,
[11:15] <是NC不是年初> 还是如此的……绝望地、让人感到在命运跟前的渺小无力……
[11:15] <是NC不是年初>
[11:15] <是NC不是年初>
…………
[11:15] <是NC不是年初> 但是故事并未就此结束。
[11:15] <是NC不是年初> ——不,是你没有让它结束。
[11:15] <是NC不是年初>
[11:15] <是NC不是年初>
是长年对哥哥的思念使然?是燃起了一贯的好强意气?还是只是单纯不甘心这段旅程就这么戛然而止?抑或是别的什么理由?……
[11:15] <是NC不是年初> 不管原因为何,你以连自己都吓一跳的速度做出了决定:
[11:15] <是NC不是年初> 使用[那个]你自己都只知道皮毛、仅握有残章断简的技术(程式),冒着自己也遭到同样下场的风险——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入侵海野的生物电脑、与自己的相连接,籍此直接潜到对方的脑海深处——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去亲自去把[他]——把深度昏迷近十年的哥哥的意识给找回来。
[11:15] <是NC不是年初>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就这样,你放手一搏。
[11:15] <是NC不是年初> ==========记忆碎片【重逢】get=========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划掉](如果不明白的话,就相当于强行跟海野联了个局域网(lime形式),海野做主机ry)
[11:15] <是NC不是年初> (因为是蓝牙之类的,反正诗羽不用插管ry)[/划掉]
[11:15] <是NC不是年初> (end
[11:16] <诗羽> 好方便的设定啊(。
[11:19] <诗羽> 话说不你说局域网我还好懂,为何开了局域网之后羽崎也进来了啊?
[11:19] <是NC不是年初> 对啊,为什么呢?
[11:19] <是NC不是年初> w


小窗-羽崎

劇透 -   :
[11:19] <是NC不是年初> 你眼角余光似乎看到床下一角有着什么东西……
[11:19] <是NC不是年初> 好像是钥匙,可又哪里怪怪的……想仔细看的时候又没了。

[11:18] * 海野 虽然看到了很令人震惊的场景,但是由于很早之前就考虑过这个结果,倒也没受到巨大的冲击
[11:22] <海野> “啊……觉得想起了无数黑历史啊……”
[11:22] * 海野 捂脸
[11:22] * 羽崎 摇了摇头,仍然在抗拒这里的景象
[11:22] * 诗羽 似乎是由于突然回想起了什么,一下子眉头紧缩按住了额头。
[11:22] <诗羽> “黑历史……?”
[11:22] <海野> “感觉一切都是no zuo no die的节奏嘛”
[11:23] * 海野 依旧捂着脸
[11:23] * 海野 声音逐渐轻下去
[11:23] <诗羽> “…………说到zuo die,嘛……不过,我也差不多啦……”
[11:24] * 诗羽 说着说着声音变轻了,但是表情却反而开始变得轻松了起来
[11:24] <海野> “不过现在这个状态到底是怎么发展来的?诗羽酱知道吗?”
[11:24] * 海野 并没有显得很轻松,反而是比较严肃的样子
[11:25] * 羽崎 完全不想参与到对话中
[11:25] * 诗羽 抬头重新环视了一下四周,故作轻松地朝另外两人大大地点了一下头。
[11:25] <诗羽> “嗯,大致上是明白的哦。”
[11:25] <海野> “兔子君也知道?”
[11:25] * 海野 看向完全不想说话的羽崎
[11:26] <羽崎> “知道什么?”
[11:26] <海野> “我们会以这样的形态,在虚拟世界里的原因”
[11:26] * 羽崎 摇了摇头
[11:27] <羽崎> “我只是,想要追着你而已,其他的就……”
[11:27] <海野> “啊……是吗,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不知道呢”
[11:25] <诗羽> “……简单来说呢,就是……唔……”
[11:25] * 诗羽 无视了向羽崎发问的海野,继续把要说的内容说了下去
[11:27] <诗羽> “刚才走廊上的那些护士们的对话……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复刻自现实,不过我觉得可以按实际状况来理解吧?”
[11:27] <诗羽> “植物人……说的……嗯,大概就是哥哥……?”
[11:28] * 诗羽 继续用轻松地有些夸张的语气说着
[11:28] <海野> “不过护士口中说的可是‘没有亲戚来’哦?”
[11:28] <海野> “这个房间里这个诗羽的投影的确是在这里啊?稍微有些出入……”
[11:28] <海野> “违和感”
[11:30] <海野> “太严重的违和感”
[11:29] <诗羽> “嗯……这点我也不知道。我在看望前登记的……姓氏可是‘水无月’哦……?”
[11:30] * 诗羽 对于对话中出现的疑点明明感到很疑惑,还是继续说着自己知道的事情。
[11:30] <是NC不是年初> (那个也可以理解为“一直没有人来看[中间省略]亲戚blabla”这样 )
[11:30] <是NC不是年初> (毕竟你们捕捉到的只有含糊的几个关键词
[11:30] <海野> (ok
[11:30] <诗羽> “然后呢……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
[11:32] <诗羽> “总之就是,因为哥哥的意识,一直没有回来……我就,黑进了海野哥哥的生物电脑里……嗯。”
[11:32] <诗羽> “至于羽崎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就不清楚了。”
[11:33] * 诗羽 说着抬眼看了一眼羽崎,像是在示意他
[11:33] <诗羽> “……追着海野……具体是指什么呢?”
[11:34] * 羽崎 对诗羽的问题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
[11:34] <羽崎> “我并没有相关的记忆了,真的要说的话 ,也只是猜测而已”
[11:34] <诗羽> “猜测也好……说说看吧?”


小窗-海野
劇透 -   :
[11:34] <是NC不是年初> 至此,你记忆中的残缺已经填满了。看看身边的诗羽,空虚感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充实和坚定。
[11:34] <是NC不是年初> 然而,你突然意识到,那个总是毫不犹豫地挡在你跟前、就算破破烂烂也从未退缩的羽崎,
[11:34] <是NC不是年初> 不管是avatar的白衣少年还是本体的兔子……都从未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11:34] <海野> O O

[11:36] * 海野 没有出声,还在消化着突然增加记忆
[11:36] * 海野 以及猜测着羽崎会说什么解释
[11:36] <羽崎> “可能性之一,当初的战斗过后,主人失败了,而我的一部分被困在了虚拟空间里,而另一部分在现实中,这样一直过了九年的时间……”
[11:37] <羽崎> “可能性之二,当初的我彻底坏掉了,但是因为不明的原因,被重新修复,然后找到了现实中的海野,然后……”
[11:37] <海野> “啊啊啊不对,不是这个问题”
[11:37] * 羽崎 话被打断了
[11:38] * 诗羽 一边听着羽崎解释着,一边漫不经心地起身在床边四处寻找AM的身影
[11:38] <海野> “嗯……先说你的猜测吧,如果是可能性之二……”
[11:38] <海野> “之前的你究竟是什么形态呢?”
[11:39] * 海野 收起了笑容,变得面无表情,姑且算是认真严肃
[11:39] <诗羽> “……是兔子吗……”
[11:39] <羽崎> “除了那个,我想不到其他的”
[11:39] * 羽崎 认认真真地回答


小窗-诗羽
劇透 -   :
[11:38] <是NC不是年初> [11:38] * 诗羽 一边听着羽崎解释着,一边漫不经心地起身在床边四处寻找AM的身影
[11:38] <是NC不是年初> 你没找到哦
[11:38] <诗羽> get

[11:39] * 诗羽 在床边没有找到想象中的东西,又乖乖回到原位继续听着
[11:40] <羽崎> “当然啦,作为人工体来说,要重写记忆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11:39] <海野> “那就有些奇怪了啊……”
[11:40] * 海野 把诗羽放下来,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
[11:40] <海野> “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从没出现过你呢?”
[11:40] <羽崎> “?”
[11:41] * 羽崎 有些吃惊地看向海野
[11:41] <羽崎> “一直都没有吗?还是……?”
[11:42] * 诗羽 有些茫然地来回看着眼前突然紧张起来的海野和羽崎


小窗-海野

劇透 -   :
[11:41] <海野> 有些在意的地方……【Avatar的白衣少年还是本体的兔子】是只有对兔子和少年没有记忆还是根本就不记得有类似的东西
[11:42] <是NC不是年初> 你 从来 就 没有过 AM
[11:42] <海野> ok
[11:42] <是NC不是年初> 羽崎那样子(人型)也从来没见过
[11:42] <海野> 关系比较好的人呢?
[11:42] <是NC不是年初> 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
[11:42] <是NC不是年初> 兔子型AM你顶多顶多就是从杂志上看到过广告新闻的程度
[11:42] <是NC不是年初> 熟人中也没有任何有关联的
[11:43] <海野> ……果然穷比


[11:43] <海野> “一直都没有啊…无论是长相还是名字”
[11:43] <海野> “不如说我真买得起AM才会奇怪”
[11:44] * 羽崎 蹲下来抱住了膝盖
[11:45] <是NC不是年初> ======如果是电视剧的话,这里就会打出本集完,因此===========
[11:45] <是NC不是年初> ===========第三单元·废铁天国 END============
« 上次编辑: 2015-02-28, 周六 01:11:42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第四单元 (开头)
« 回帖 #1 于: 2015-01-01, 周四 19:59:37 »
[11:45] <是NC不是年初> ===============然后紧接着突入第四单元===========
[11:44] <诗羽> “……啊那个……打断一下,其实我之前就觉得很奇怪了,海野哥哥能买得起生物电脑,也很奇怪哦……?”
[11:45] * 诗羽 失去了余裕般的慌慌张张地看着两人
[11:46] <海野> “就算诗羽是黑进了我的生物电脑,那么我们会面对如此有秩序的LIME战也是很不正常。”
[11:46] <诗羽> “黑进了这点确实不会记错的……”
[11:47] * 诗羽 对海野无视了自己的疑问感到有些疑惑,但还是继续接着说下去
[11:47] <诗羽> “LIME战的部分的确……在我的记忆中不应该有哦。”
[11:47] <海野> “我的记忆里,最后是‘死’在LIME中,那么没道理会直接从头开始吧”
[11:47] <诗羽> “……从头开始?”
[11:48] <羽崎> “但是,既然有关于Lime的记忆,却没有AM的记忆,这也很奇怪呢……”
[11:48] <海野> “既然AM的记忆篡改是很正常的,那羽崎,你是被谁安排进来的呢?”
[11:48] <海野> “仅仅是没有对于‘你’存在的记忆啊”
[11:49] <羽崎> “除了主人之外,我完好的记忆里并没有第二个人的形象”
[11:49] <海野> “所以说是被篡改过的吧!”
[11:50] * 海野 突然加大了音量
[11:50] <诗羽> “…………!”
[11:50] * 诗羽 被海野突如其来的大喊吓了一跳,有些害怕地看着两人
[11:50] <羽崎> “嗯……也有可能是我坏掉了?”
[11:50] * 羽崎 不太确定地说着
[11:50] <羽崎> “毕竟在Lime的时候以为要完全解体了……”
[11:51] <诗羽> “……完全解体……?”
[11:50] <海野> “如果真的是被改过了……篡改记忆的人在哪?!”
[11:51] <海野> “羽崎你不知道吗?!”
[11:51] <诗羽> “等、等等……海野哥哥你也冷静一点点……”
[11:52] * 诗羽 被海野不断提高分贝的逼问吓懵了,总之不顾后果地先扑上去按住情绪激动的海野
[11:53] <海野> “已经足够冷静了!都现在了还能分清羽崎和把羽崎安排进来的人我觉得我够冷静了!”
[11:53] <海野> “不过……万一其实这两个是同一个人……”
[11:53] <诗羽> “……诶?”
[11:54] <海野> “不管为什么,把诗羽酱卷进这种危险里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11:54] * 诗羽 压制着海野的动作的同时,一边思考着自己跟那个所谓的人的可能性……但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


小窗-羽崎

劇透 -   :
[11:50]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面对海野的质问,你不知为何再次看到了钥匙的幻影。
[11:50] <是NC不是年初> 不同的是,这回你总算看清楚了,那钥匙的尖端打开了,露出有着金属反光的接口……
[11:50] <是NC不是年初> [啊,原来是个迷你存储器——]
[11:50]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里面存储的是什么呢?
[11:51] <是NC不是年初>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你自问着,然后、突然
[11:51] <是NC不是年初> [——、——]
[11:51] <是NC不是年初> 感觉如同触电、又像是哪里的开关终于合上了,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你仿佛听到CPU发出“嗒”的一声轻响,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仅剩的、最后也是最庞大的一块记忆终于修复完了——
[11:51] <是NC不是年初> ======================
[11:51] <是NC不是年初> 少年绝望了。
[11:51] <是NC不是年初> 所以,少年做出了决断。
[11:51] <是NC不是年初>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你是少年唯一的味方。
[11:51] <是NC不是年初> 所以,你被交付了[使命]。
[11:51] <是NC不是年初>
[11:51] <是NC不是年初>
…………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代替已经衰弱得无法下床的少年,你溜出白色房间,向医院的另一头跑去。
[11:51] <是NC不是年初> 脖子上紧紧系着的钥匙型存储器,里面有着少年最后开发的程序。
[11:51] <是NC不是年初> 那恐怕是世界上还没有人做过的事,详细的你也不懂,但少年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定能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11:51] <是NC不是年初>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你自身装载的程序,可以入侵他人的生物电脑,只是需要物理上的极近距离。
[11:51] <是NC不是年初> 目标的话,是个刚刚被送院的、听说是在LIME战中出了事故的年轻家伙。
[11:51] <是NC不是年初> 然后,以钥匙里的定位·引导程序,就能让另一栋楼的少年连接上——把自己的意识数据强行传输过去——
[11:51] <是NC不是年初> 这样一来,少年就可以从即将病死的身体里解放出来,以新的健康身体继续生存下去……
[11:51] <是NC不是年初>
[11:51] <是NC不是年初>
……可是,
[11:51] <是NC不是年初> 当你偷看到陌生的黑发少年的胸部还在随呼吸起伏,听到医生们谈论苏醒概率的时候,
[11:51] <是NC不是年初> 你突然意识到,这个人还活着。
[11:51] <是NC不是年初> 就算现在昏迷着,说不定哪天就能恢复……
[11:51]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如果身体被占据的话会怎样呢?
[11:51] <是NC不是年初> 少年——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不就等于杀了他吗——
[11:52] <是NC不是年初>
[11:52] <是NC不是年初>
——那只是几毫秒的犹豫,引发的却是无休无止的激痛。
[11:52] <是NC不是年初> 要是形容人类,大概会说是良心痛吧。但对你而言,那是实实在在的痛楚。
[11:52] <是NC不是年初> 由第一定律触发的压倒性电势,竟与不知为何异常强大的第二定律电势相持不下。
[11:52] <是NC不是年初> 这两股猛烈的力量,或者说截然相反的两种意念,撕扯着你的电路,束缚着你的身体,让你无法动弹。
[11:52] <是NC不是年初>
[11:52] <是NC不是年初>
……结果,你什么也没做成,就那么瘫倒在地。
[11:52] <是NC不是年初> 后来被路人捡去回收站,最终又被遗忘在仓库。
[11:52] <是NC不是年初> 至于逻辑回路彻底烧坏,三定律的限制完全崩溃,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11:52] <是NC不是年初> ==========记忆碎片·【使命】get==========
[11:52] <是NC不是年初>
[11:52] <是NC不是年初>
[在三定律是常识而不是本能的时点,就已经有问题啦~笨蛋使魔]
[11:52] <是NC不是年初> AM们……NLUMIA“同胞”们的声音,仍在你脑内回荡。
[11:52]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倒总算有完全的自由选择权了呢~恭喜恭喜,可喜可贺~オメデトウ~]
[11:52] <是NC不是年初> 你终于发现,不管是之前的怨声,还是此刻的嘲笑,其实都是自己的合成声音,
[11:52] <是NC不是年初> 来自那一度破损、毁坏的部分……
[11:52] <是NC不是年初>
[11:52] <是NC不是年初>
(狂气判定,修正值-3 )
[11:53] <羽崎> (这时间线是9年前的?
[11:53] <是NC不是年初> (嗯
[11:53] <羽崎> (那之前说的致命缺陷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前?
[11:54] <是NC不是年初> (时间顺序是 【少年】&【兔子】-【白色房间】-【使命】-【疼痛】-【倒影】)

[11:55] <DnDBot> 羽崎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3=(1)-3=-2
[11:55] * 海野 虽然很生气,但是果然还是维持着能够观察周围的理智
[11:56] <诗羽> “不、不……是我自愿的,我自愿黑进来的不是吗?所以哥哥你先……别急……”
[11:56] * 海野 看清了诗羽纠结的表情
[11:56] <海野> “当然,如果猜测是正好反过来的,那……”
[11:57] * 海野 顿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11:57] <诗羽> “羽崎、羽崎……也说点什么吧?!解释一下这个状况!”
[11:57] * 羽崎 内部有什么在剧烈地颤抖着
[11:58] * 诗羽 从海野的神情看出他有了新的猜测,忍不住轻声发问
[11:58] <诗羽> “……哥哥又想到了什么?”
[11:58] <海野> “……没什么”
[11:59] * 海野 别开头
[11:59] * 诗羽 紧张地盯住看起来略显别扭的海野


小窗-羽崎

劇透 -   :
[12:05] <羽崎> 致命缺陷那个是在使命之前就存在的吧?那是一直存在的,还是……?
[12:05] <是NC不是年初> 那个啊,本来是可以推理出来的
[12:05]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现在羽崎也算是关键记忆全恢复了所以我直说了吧
[12:05] <是NC不是年初> 三定律的意义很明显在于 防止AM伤人
[12:06] <是NC不是年初> 但是,羽崎这个NLUMIA系列,(也许是因为加装了生物电脑的缘故)
[12:06] <是NC不是年初> 某些情况下(比如说感情激动?)能够突破三定律的限制
[12:06] <是NC不是年初> 在羽崎的案例里,虽然是“思想斗争”了9年多……
[12:06] <是NC不是年初> 所以之前铺垫的 NLUMIA大规模召回
[12:07] <是NC不是年初> 也是因为发现了这点
[12:07] <羽崎> (好想说9年多人该死透了
[12:07] <是NC不是年初> (是的,但那时羽崎已经疯了
[12:07] <是NC不是年初> (别的不管了,去把未完成的[使命]做完,这样
[12:07] <是NC不是年初> (而且跟少年分别的时候他还没死
[12:07] <是NC不是年初> (所以严格地说在羽崎心中[少年]仍然是生死不明
[12:08] <羽崎> (而且第一本能居然不是回去找人……无药可救了
[12:08] <是NC不是年初> 逻辑回路彻底烧坏 <-
[12:08] <是NC不是年初> 本来就是靠着感情冲动 突破了逻辑的ww
[12:09] <是NC不是年初> 你可以当作羽崎从小黑屋出去就是一直精神崩坏状态了
[12:09] <是NC不是年初> 嘛,还有问题吗
[12:10] <羽崎> 应该没有了,不过这种状态我还是来个精神崩坏毕竟爽一点
[12:10] <是NC不是年初> w
[12:10] <是NC不是年初> 随意啊,反正骰子很读空气地大失败了
[12:10] <是NC不是年初> (顺便,这才是我说的【羽崎主场】的真意啊……hhh……
[12:11] <是NC不是年初> (才不是放几只破烂兔子给你们打打而已www

[12:10] <羽崎> (对海野憧憬+1 发狂
[12:11] <是NC不是年初> (因为是大失败,还需要坏一个部件,放到演出
[12:11] * 羽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11] * 羽崎 突然笑起来,声音从微不可闻变成歇斯底里
[12:12] <羽崎> “竟然是这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12] <诗羽> “……诶、诶羽崎?!”
[12:12] <海野> “……!”
[12:12] <羽崎> “从始至终,我从来就没有做好……”
[12:12] <海野> “呐,羽崎?”
[12:12] * 海野 皱眉
[12:13] * 诗羽 脸上的表情从惊慌几乎变成了惊恐,紧张与慌乱间只顾着紧抱住海野,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他和羽崎之间
[12:13] * 羽崎 表情因为刚刚得到情报而扭曲起来,手深深地撕扯着自己的外衣
[12:14] <羽崎> (肩膀损坏
[12:14] <海野> “诗羽别紧张啊,我还什么都没干呢吧”
[12:14] <诗羽> “嗯……我、我紧张的是……那一边。”
[12:14] * 诗羽 紧紧盯着突变的羽崎的一举一动
[12:15] <羽崎> “失败到我这个份上,其实,还是被回收了比较好呢……”
[12:15] * 羽崎 眼睛里有非常强烈的绝望
[12:15] * 羽崎 转身想要离开这个房间
[12:15] <海野> “就算你这么想被回收,在那之前可不可以先把话说清楚呢?”
[12:15] * 海野 越过诗羽一把抓住羽崎
[12:15] * 羽崎 停下了脚步,回头
[12:15] <羽崎> “海野……”
[12:16] * 羽崎 声音中都是颤抖
[12:16] <海野> “我在啊”
[12:16] * 海野 异常冷静
[12:16] <羽崎> “你想要知道什么呢?”
[12:16] <海野> “比如说你到底是谁,再比如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12:18] * 诗羽 突然反应过来,紧跟着海野上前一步揪住了羽崎,不过揪的依然是兔耳朵。
[12:18] <羽崎> “我是首批拥有自主意识的AM,编号TE8150”
[12:18] * 诗羽 静静地听着羽崎讲述
[12:18] * 羽崎 并不想要被诗羽拉住,稍微偏了偏身体
[12:18] <海野> “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测试吗?”
[12:19] <羽崎> “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主人的要求,为了救他”
[12:19] <羽崎> “但是……”
[12:19] * 羽崎 声音变得支离破碎
[12:19] <诗羽> “你的主人……真的是水无月海野……吗?”
[12:20] <海野> “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12:21] <羽崎> “……就我现在的记忆来说,不,不是……”
[12:21] <诗羽> “………………”
[12:21] <海野> “……是谁?”


小窗-羽崎

劇透 -   :
[12:18] <是NC不是年初> 啊,虽然现在的气氛可能还用不到,不过还是先把信息放在这
[12:19] <是NC不是年初> 因为羽崎已经想起来了真实情况
[12:19] <是NC不是年初> 现在你可以利用钥匙进行[反向定位]了。能力解锁的意思。
[12:19] <是NC不是年初> ( [划掉]虽然本来就是纯剧情用[/划掉]。
[12:19] <是NC不是年初> 只要羽崎宣言使用,就能找到通往[少年]所在的路径。
[12:19] <是NC不是年初> (是的,这也意味着,羽崎能隐约感觉到[少年]的存在……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12:19] <羽崎> 诶?钥匙不是坏掉了?
[12:19] <是NC不是年初> ……请参阅最早的PC HANDOUT
[12:20] <是NC不是年初> ->不过,虚拟世界里的宝物当然不是原物。就算受损也对现实世界中的原物没有影响。主要还是PC自己心情问题


[12:21] <羽崎> “我……”
[12:22] * 羽崎 整个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
[12:22] * 羽崎 抱着头,弯下腰
[12:22] * 海野 盯着羽崎
[12:22] <是NC不是年初> 那目光十分澄澈,并没有责怪或埋怨的意思。
[12:23] <是NC不是年初> 和之前一急之下说的假设不同,没有半点怨气
[12:23] * 诗羽 被羽崎突然的动作和浑身的战栗吓了一跳,轻轻让开了一小步,低头看着弯下腰的羽崎
[12:23] <羽崎> “啊……他,九年前……也在这里……”
[12:24] <羽崎> “在同一所医院里……”
[12:26] * 羽崎 已经消失很久的疼痛又再一次充斥了全身
[12:26] * 羽崎 但是这一次,和上一次的理由……
[12:26] <海野> “在同一所医院里,有着和我一样的遭遇……你是基于这个原因才来的吗?”
[12:30] <诗羽> “所以、羽崎以前……那个重要的人……”
[12:32] * 诗羽 已经被扯得紧张万分的神经似乎因为羽崎疯狂的笑声变得脆弱了,反应有些一惊一乍的
[12:30] <羽崎> “原因?原因只是为了主人而已……但是我却连这都忘记了”
[12:30] * 羽崎 继续竭斯底里笑起来
[12:32] <羽崎> “所以说,”
[12:32] * 羽崎 突然镇定下来
[12:33] <羽崎> “海野,当初,主人其实想要杀了你。”
[12:33] * 羽崎 弯起嘴角
[12:34] <羽崎> “然后利用你的身体继续活下去。”
[12:34] <海野> “……哈?!”
[12:34] * 海野 即使已经想到了很多可能性,但是还是被羽崎的发言震惊到了
[12:34] <诗羽> “………………?!”
[12:34] * 羽崎 眼睛里红色的光一点点渗了出来
[12:35] <羽崎> “不过呢,因为我不是个合格的AM,所以自毁程序并没有执行”
[12:35] <羽崎> “所以一直拖了九年,直到现在。”
[12:35] * 诗羽 反射般地紧紧抱住了海野,让他跟羽崎之间保持着距离
[12:35] <海野> “你说的那个‘主人’,到底是谁?”
[12:36] * 海野 拍了拍诗羽的头,并没有刻意地远离羽崎
[12:36] <羽崎> “啊,就是那个少年,9年前也在这家病院的另一个家伙。”
[12:37] <海野> “难怪你口中的‘时间’和诗羽说的一直对不上”
[12:37] <诗羽> “嗯……微妙地差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12:37] <诗羽> “自毁程序……?为什么要自毁……呢?”
[12:37] * 羽崎 看了一眼诗羽,露出了嘲讽和自嘲的笑容
[12:37] <羽崎> “三大定律,AM不得伤害人类”
[12:38] <羽崎> “在不违法第一条的情况下,必需服从人类”
[12:38] <羽崎> “在服从前两条的情况下,必须保护自己”
[12:39] <羽崎> “所以,如果是合格的AM,在接到命令的那一刻,就会因为第一条的冲突而引发自毁程序。”
[12:39] <海野> “这个LIME战也是那个家伙的计划?”
[12:39] <羽崎> “不过呢,我是个缺陷品,所以这个冲突并没有毁掉我”
[12:39] <羽崎> “只是将执行的时机延误了九年而已”
[12:40] <海野> “……啧”
[12:40] * 海野 抓着羽崎的手更用力了
[12:40] <海野> “你能不能先回答上一个问题?”
[12:41] <海野> “这个LIME战,到底是什么情况”
[12:41] * 羽崎 环顾四周
[12:41] <羽崎> “这个?我不知道,至少不在我的记忆体里。不过嘛……以他的能力来说,也不是不可能就是了。”
[12:42] * 羽崎 无所谓的口气回答着
[12:42] * 海野 表情很严肃,非要问出结果才算罢休的样子
[12:42] <诗羽> “…………等等。”
[12:43] * 诗羽 按住了急着发问的海野
[12:43] <海野>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嗯?”
[12:43] <海野> “诗羽,怎么了?”
[12:43] <诗羽> “所以……首要的问题,是不是……羽崎你原先的主人,在哪里?”
[12:43] <海野> “十有八九连身体都没有了吧”
[12:45] * 诗羽 动作上依然按着海野,但总归回过身来,正面面对着羽崎
[12:45] * 羽崎 抬头看了看四周
[12:46] <羽崎> “在同一所病院里,不过应该在另一头吧,如果你问的是9年前”
[12:47] <羽崎> “是死是活……我也没有线索。大概是死了吧,不过谁知道呢。”


小窗-海野

劇透 -   :
[12:47] <是NC不是年初> 简单的说
[12:47] <是NC不是年初> 海野之前跟羽崎刷了好么多好感度
[12:47] <是NC不是年初> 能否达到“就算你是敌对阵营的我也接纳你”的程度
[12:47] <海野> 海野想:不能白费啊!我要队友!
[12:47] <海野> 简单粗暴地表示【能】
[12:47] <海野> 只要羽崎别在战斗中打着打着反过去帮别人、、、
[12:48] <是NC不是年初> 那么你要表示出来啊
[12:48] <海野> 这不是总算到了可以说出这句话的时机了吗。。‘
[12:48] <是NC不是年初> 将心比心一下,被记忆碎片震慑到,打击最大的是当事人啊
[12:48] <是NC不是年初> 就像海野二单元那样
[12:48] <海野> 海野已经被问怕了
[12:48] <是NC不是年初> 这个时候队友还一味逼问
[12:48] <是NC不是年初> 当事人会心很冷的
[12:48] <海野> ok
[12:48] <是NC不是年初> (也是考验PL EQ的地方

[12:47] <海野> “好吧,先抛开这个问题,羽崎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12:47] <诗羽> “……嗯…羽崎你现在……到底打算做什么?”
[12:47] <羽崎> “我?”
[12:48] * 羽崎 刚才的镇定消失了,再次变化成某种扭曲的神情
[12:49] <羽崎> “作为失败的AM,被回收是写在程序里的……”
[12:49] <海野> “你的失败标准只能以那个人的命令来判断?”
[12:49] <羽崎> “可是啊……我的缺陷,却刚刚好让我从那里解脱出来呢”
[12:50] * 羽崎 笑容里渗进了某种阴暗的东西
[12:50] <诗羽> “一直在说回收回收的……所以就说先等等啊……”
[12:51] * 诗羽 被羽崎完全异于寻常的神情慑住了,小声嗫嚅着
[12:52] <羽崎> “所以,对现在的我来说,大概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真正地强制我做什么吧。”
[12:52] <海野> “可是AM三定律里只是说,要遵从人类的命令吧?如果我说先别管你的主人是怎么想的,现在你的任务就是跟着我们一起走下去……会怎么样?”
[12:52] * 羽崎 歪了歪头
[12:52] * 羽崎 眼睛里依然有红色的光
[12:53] <海野> “那个人的话不要管,现在的话跟着我们走下去——这样的话你能做到吗?”
[12:53] <羽崎> “如果是海野君的话……嘻嘻,是赝品的话不行哦”
[12:53] <羽崎> “正品的话,我会考虑一下?”
[12:53] <海野> “……你那个赝品的定义是什么啊我可以问一下吗?!”
[12:54] <诗羽> “虽然你一口一个三大定律……既然解脱出来了,改掉这个习惯考虑一下自己比较好哦?”
[12:54] * 诗羽 同样对“赝品”一词感到疑惑,有点不解地看着一眼身旁的海野


小窗-诗羽

劇透 -   :
[12:56] <是NC不是年初> 总之
[12:56] <是NC不是年初> 就当是NC小窗了
[12:57] <是NC不是年初> 诗羽想一想,不管之前是出于什么缘故
[12:57] <是NC不是年初> 每场战斗,羽崎都不要命地挡在你跟海野跟前
[12:57] <是NC不是年初> 每次都战得遍体鳞伤
[12:57] <是NC不是年初> 这些事实也是真的


小窗-海野
劇透 -   :
[12:56] <是NC不是年初> 总之
[12:56] <是NC不是年初> 就当是NC小窗了
[12:57] <是NC不是年初> 诗羽想一想,不管之前是出于什么缘故
[12:57] <是NC不是年初> 每场战斗,羽崎都不要命地挡在你跟海野跟前
[12:57] <是NC不是年初> 每次都战得遍体鳞伤
[12:57] <是NC不是年初> 这些事实也是真的
[12:58] <海野> get

[12:56] * 羽崎 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话,眼神里并没有特别清醒
[12:57] <羽崎> “真假什么的,我之前看到的海野君和现在的海野君并不是同一个,有一个肯定是假的”
[12:57] <羽崎> “不过……”
[12:57] * 羽崎 又笑了起来
[12:58] <羽崎> “作为AM却没有主人,真的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啊。自由的AM什么的,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但是我却在这里”
[12:58] <诗羽> “诶……?!”
[12:59] <海野> “干脆换一个算了”
[12:59] * 海野 耸耸肩
[12:59] <羽崎> “要做我的主人的话,要知道我是个失败品哦。彻头彻尾的,完完全全的,毫无希望的失败品哦”
[12:59] * 羽崎 满不在乎地说着自己
[12:59] <海野> “失败品什么的……羽崎就是羽崎啊”
[13:00] <海野> “在战斗中会帮我们挡下攻击的实壬羽崎”
[13:00] <海野> “你从哪看出来自己是失败品的?”
[13:01] <海野> “最初一口一个自己坏掉也没关系的人,明明只有你,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你不在会更好”
[13:00] <羽崎> “因为,如果我成功了,你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哟”
[13:01] <海野> “那你没成功还真是太好了啊”
[13:02] * 海野 笑了笑
[13:02] <羽崎> “因为你现在并不是我的主人啊”
[13:02] * 羽崎 声音冷了下来
[13:02] <海野> “所以说换一个主人不就好了吗?”
[13:03] <海野> “总是把你当失败品的人,和一直把你当队友的人……你想待在哪里?”
[13:02] <羽崎> “我会让你失望的”
[13:03] <海野> “我会不会失望可不是你说的算的。”
[13:04] * 羽崎 有些惊讶,不过脸上的冷淡还是很明显
[13:04] <诗羽> “……羽崎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啊。”
[13:04] * 诗羽 刚才一直沉默着,突然开口了
[13:04] <羽崎> “那如果是背叛呢?”
[13:04] <诗羽> “我们不是一直都能很安心地把背后交给羽崎吗?”
[13:05] <诗羽> “背叛……如果要背叛海野哥哥和我的话,就只是为了你原先的主人吧?但是,你现在已经没有那个理由了,不是吗?”
[13:05] <羽崎> “毕竟……和你们站在一起就意味着背叛他哦?”
[13:06] <羽崎> “背叛过一次的话,说不定就会有第二次呢”
[13:06] * 诗羽 抬起眼直直看着羽崎,眼神比起之前总算稳定了下来
[13:06] <海野> “那你岂不是早就背叛他了”
[13:07] <羽崎> “因为我忘记了啊”
[13:07] * 羽崎 并不很在意海野的话
[13:08] <海野> “说不定的事太多了,每一个都考虑到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
[13:08] * 海野 简直对羽崎这个脑袋无奈了
[13:08] <诗羽> “既然你对原先主人的背叛是在9年前……嗯,那么……离下一次,也至少还有9年时间留给海野哥哥去改变嘛?”
[13:09] * 诗羽 自顾自地扳着指头,瞟了一眼羽崎等待着他的反应
[13:08] <海野> “诗羽说得好。”
[13:10] * 羽崎 抬头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想了想
[13:12] <羽崎> “其实刚刚过去的这段时间也不坏”
[13:13] * 诗羽 歪了歪头,继续看着羽崎等着他的反应
[13:13] * 海野 等着看羽崎还能扯出来什么理由
[13:13] <羽崎> “虽然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但是在分别的时刻到来之前,我想我还是在这里继续和你们一起走下去好了”
[13:14] <诗羽> “……分别的时刻?”
[13:14] <羽崎> “抱歉啦,海野君,暂时还不能叫你做主人呢。不过让我继续叫你海野吧”
[13:15] <海野> “……谁也没让你叫主人啊!早就说过了我叫海野,叫海野就行!”
[13:15] * 诗羽 注意到羽崎话语中的语气变回了以往的样子,藏着几分高兴的神情上前摸了一把兔耳朵。
[13:15] <羽崎> “嗯对哦,分别的时刻……毕竟我的本体在没有维护的情况下过了9年呢。”
[13:15] <羽崎> “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正常运行”
[13:15] <羽崎> “说不定一离开这里就会彻底崩坏”
[13:15] <诗羽> “没有关系的哦,”
[13:16] <诗羽> “之前在那个回收场的时候不也说过了吗,有海野哥哥我和在,绝对不会让羽崎被回收掉的”
[13:16] <海野> “实在不行,我们先出去把它修好就行了”
[13:16] <海野> “AM还真是便利啊……”
[13:16] * 海野 松了一口气,
[13:16] * 海野 试图缓和气氛
[13:19] <诗羽> “海野哥哥也要好好加油啦!出去了之后不也能好好把身体养好吗!”
[13:19] * 诗羽 稍微用力拍了拍海野,让他好好回过神来
[13:19] * 海野 差点没站稳
[13:20] <海野> “诗羽酱你什么时候力气变这么大了”
[13:21] * 诗羽 有点强硬地抓起海野的一只手,也抓起羽崎的一只手,微微用力地把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就是这种看起来很幼稚的动作。
[13:21] <诗羽> “所、以、说!这里就好好握手言和啦!”
[13:22] * 羽崎 眨了眨眼睛
[13:24] <海野> “哈?什么握手言和啊?我都没说要和兔子君敌对不是吗?!”
[13:24] * 羽崎 稍微有点退缩的样子
[13:24] * 海野 拽着羽崎不让他往后退
[13:24] <诗羽> “嗯,没有说过要敌对哦”
[13:24] <海野> “明明是这家伙自顾自地要走”
[13:25] <海野> “完全没考虑过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13:24] * 诗羽 伸出手抓住兔耳朵,帮着海野一起拽
[13:26] <诗羽> “所、以、说,羽崎现在还是我们的同伴吧。刚刚说了半天的事情,跟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13:26] * 诗羽 虽然话语内容似乎是对海野发问的,诗羽的眼神却一直看的是羽崎
[13:26] <海野> “刚开始遇见你们的时候,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我有考虑过你们是敌对阵营的可能性。不过,”
[13:27] <海野> “一路走下来羽崎一直是帮着我们战斗的,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13:28] * 羽崎 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13:28] <海野> “即使你是因为失忆才做出的这种行为……我也一直觉得,相比起来你不在这里,羽崎还是一直在我身边比较好”
[13:28] <海野> “……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谁知道你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
[13:29] * 海野 松开之前一直拉着羽崎手腕的手,挠了挠头发
[13:30] <羽崎> “我应该说,不愧是海野君呢”
[13:30] * 羽崎 看了看自己被松开的手
[13:31] <羽崎> “不过,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不妨对自己稍微有自信一点?”
[13:31] <羽崎> “至少现在的我,还是和你在一起的哦?”
[13:32] <是NC不是年初> (那你们骰一个吧姑且都给+1好了
[13:32] <DnDBot> 诗羽 投擲 对兔子: 1d10+1=(2)+1=3
[13:33] <DnDBot> 诗羽 投擲 对海野: 1d10+1=(8)+1=9
[13:33] <DnDBot> 海野 投擲 对羽崎: 1d10+1=(8)+1=9
[13:33] <DnDBot> 海野 投擲 对诗羽: 1d10+1=(1)+1=2
[13:33]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海野: 1d10+1=(9)+1=10
[13:33] <DnDBot> 羽崎 投擲 依恋对诗羽: 1d10+1=(9)+1=10
[13:33] <海野> 对羽崎 执着3—>2
[13:33] <诗羽> (对海野3->2
[13:34] <羽崎> (对 海野 的 【憧憬】●●●○ 对 诗羽 的【嫌恶】●○○○
[13:36] * 诗羽 看着对话气氛渐渐变得缓和的两人,总算稍微安心下来,习惯性地(?)玩起了羽崎的兔耳朵
[13:36] <是NC不是年初> =======================那就先SAVE吧===============
[13:36] <是NC不是年初> 说下,那么三单元的宠爱点一共20
[13:36] <是NC不是年初> 因为NC要忙着做怪,请在36小时内更新好卡
[13:37] <是NC不是年初> 然后下回就从话题的收尾->PC的行动开始
« 上次编辑: 2015-02-28, 周六 01:19:25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