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战痛(。) LOG 第一单元 深渊角斗场 (下)  (阅读 1603 次)

副标题: 真的战得很痛啊∑(゜Д゜;≡;゜Д゜)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战痛(。) LOG 第一单元 深渊角斗场 (下)
« 于: 2014-11-02, 周日 10:30:05 »
[20:07] <是NC也是牛叉> 前情提要:
[20:07] <是NC也是牛叉> 两边阵势拉开,战斗一触即发。
[20:07] <是NC也是牛叉> 火炬顶端大团火焰暴起,一时场地明如白昼。
[20:07] <是NC也是牛叉> 没有退路。要前进只有杀出去一途。
[20:07] <是NC也是牛叉> 自古弱(败)者(狗)无人权。那么,来证明你们有担当主人公的资格吧(<ゝω·)☆
[20:07] <是NC也是牛叉> 参考BGM? Strychnine http://music.163.com/#/song?id=26114023
[20:08] <是NC也是牛叉> =======LET'S 战个痛!========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 >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杂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杂 杂 杂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杂 杂杂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巨人  杂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闸 射     巨人   杂杂 羽             闸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門            杂剑    海          門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杂 诗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杂  杂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炮┐ 杂杂杂 杂            ╳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台│    杂 杂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 > <● >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 > <● >              <● > <● >
[20:08] <是NC也是牛叉> CT12
[20:08]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1d3=2
[20:08] <是NC也是牛叉> .rh 1d3
[20:08]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1d3=1
[20:08]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0:09]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宣言 [行动] 名刀 to 诗羽, ap-2
[20:09] <是NC也是牛叉> 巨人 宣言 [行动] 巨斧 to 海野,ap-3
[20:10]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12|海11 诗9 羽7| 巨9 剑10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10] <是NC也是牛叉> 像是作为整场战斗的开幕,巨人大吼一声,抡起一人高的石斧向海野砍去。
[20:1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白刃攻击3+连击2: 1d10=8
[20:11]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白刃攻击3 连击第一下: 1d10=2
[20:11] <是NC也是牛叉> 尽管相隔数步,但在巨人的超常体格跟前,根本构不成安全距离。
[20:11] <是NC也是牛叉> 一击不中,只见巨人全身筋肉血管暴起,一声咆哮,【内脏】应声碎裂。
[20:11] <是NC也是牛叉> 斧子上血光流转,竟消解了第一击的硬直,以与庞大体型不合的敏捷速度又补一击。
[20:13] <是NC也是牛叉> 诗羽认出这跟自己挪用数据增伤那招类似。
[20:11] <是NC也是牛叉> .R D10 第一下 reroll
[20:11]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第一下 reroll: 1d10=10
[20:12]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连击第二下: 1d10=4
[20:12]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消耗【内脏: 1d10=10
[20:12] <是NC也是牛叉> (巨人 损伤 【内脏】x2
[20:12] <是NC也是牛叉> (白刃伤害 3 *3
[20:15] <实壬羽崎> [伤害]庇护,伤害转移到自己身上 ap-0
[20:16] <是NC也是牛叉> (更正,躯干1,头部2
[20:17] <实壬羽崎> [伤害]白色外套,防御+2 ap-0
[20:18] * 实壬羽崎 一步上前,挡在了同伴与怪物之间,靠着自己的身体裆下了对方的 攻击
[20:23] <实壬羽崎> 宣言 [裁判]法术阻碍,使用妨碍2,损坏足 0~1
[20:23] <是NC也是牛叉> (有效,那么一个10->8,变躯干
[20:25] * 实壬羽崎 损坏部件 眼球 齿颚 第六感(多目)|脊椎 内脏 内脏 吉祥物(白子) | 足
[20:26] * 实壬羽崎 身上因为承受攻击的关系变得到处都是伤痕

小窗- 羽崎

劇透 -   :
[20:26] <是NC也是牛叉> (既然开场就巨创了 那么小窗KITA
[20:26] <是NC也是牛叉> 总算是从又一轮攻击下挺了过来。但你也如字面意义上一般受到了巨创。
[20:26] <是NC也是牛叉> 痛楚从受损的部位迅速蔓延开去。体内隐隐有烧灼感。微妙地,这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唤起了曾经的某段体验。
[20:26] <是NC也是牛叉> ……那时候,痛多了。
[20:26] <是NC也是牛叉> =========
[20:26] <是NC也是牛叉> ……583247,583248,583249,583250……
[20:26] <是NC也是牛叉> 黑暗中,剧烈的疼痛在你体内激走。
[20:26] <是NC也是牛叉> 用人类感觉打比方的话,就像是用金属箔刮过每一寸骨头,再一下一下敲进去。
[20:26] <是NC也是牛叉> ……15811200,15811201,15811202,15811202……
[20:26] <是NC也是牛叉> 疼痛撕扯着神经,灼烧着电路。
[20:26] <是NC也是牛叉> 你觉得必须寻求修理,但四肢完全瘫痪,连动一下耳朵都做不到。
[20:26] <是NC也是牛叉> 唯有内置时钟还在正常运作。
[20:26] <是NC也是牛叉> ……193002384,193002385,193002386,193002387……
[20:26] <是NC也是牛叉> 长久的寂静里,你依靠读秒保持着意识。
[20:26] <是NC也是牛叉> 那最后的话语占据了全部内存。
[20:26] <是NC也是牛叉> “一定要来救我哦”
[20:26] <是NC也是牛叉> 你越来越多地回想起那一幕。它引发的电流冲击仿佛能盖过痛楚。
[20:26] <是NC也是牛叉> ……但疼痛依旧无休无止。
[20:26] <是NC也是牛叉> 你快要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
[20:26] <是NC也是牛叉> ……291796608.
[20:26] <是NC也是牛叉> ——忽然,长久以来束缚着你的疼痛消失了。
[20:26] <是NC也是牛叉> 你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20:26] <是NC也是牛叉> ……虽然也可能是你已经彻底麻木了,不过那都无关紧要了。
[20:26] <是NC也是牛叉>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念头,就是去找[他]。
[20:27] <是NC也是牛叉> ======回忆碎片·【疼痛】 get=======
[20:27] <是NC也是牛叉> 并且,去那边扔个狂气判定w
[20:31] <实壬羽崎> =。=
[20:31] <是NC也是牛叉> [20:31] <实壬羽崎> .r 1d10 (被要求的狂气判定
[20:31] <是NC也是牛叉> [20:31]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被要求的狂气判定: 1d10=6
[20:31] <是NC也是牛叉> 嗯,有啥演出自己考虑下(如果你内存够用


小窗-海野

劇透 -   :
[20:29] <是NC也是牛叉> 黑发少年挺身挡在你面前的光景,让你心中久远的印象苏醒了……
[20:29] <是NC也是牛叉> 是的,相像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但那时,你是处在保护者的位置,而非受庇护的一方。
[20:29] <水无月海野> 啊嘞……
[20:29] <是NC也是牛叉> ========
[20:29] <是NC也是牛叉> “砰”。
[20:29] <是NC也是牛叉> 你结结实实挨了一拳。鼻腔里全是铁锈味。感到一边脸颊火辣辣地肿起来了。
[20:29] <是NC也是牛叉> 幸好,打人的孩子见此情景也慌了,扔下几句叫嚣,赶忙逃走了。
[20:29] <是NC也是牛叉> “……呼,你没事吧?”
[20:29] <是NC也是牛叉> “嗯……谢谢……”
[20:29] <是NC也是牛叉> 有段时间,瘦小而早熟的女孩常常被其他大孩子欺负。
[20:29] <是NC也是牛叉> 作为年长四岁的哥哥,你虽然并不算擅长运动,还是每次都勇敢地挡在她跟前。
[20:29] <是NC也是牛叉> 也有些时候,不得不找遍整个孤儿院,把女孩从反锁的锁柜里解救出来……
[20:29] <是NC也是牛叉> (……不过,十一、二岁的孩子能做到的,也就是这种程度了吧。)
[20:29] <是NC也是牛叉> 你抹了一把鼻子,不甘心地想:
[20:29] <是NC也是牛叉> 在这个社会上,想要守护住重要的事物,还是需要更多、更现实的东西……
[20:30] <是NC也是牛叉> ======回忆碎片 【保护】 get======
[20:31] <水无月海野> 这个表演出来比较好吧?
[20:31] <是NC也是牛叉> 嗯,有啥演出自己考虑下(如果你内存够用
[20:32] <水无月海野> 好的等我搞完宣言= =

[20:22]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的目光在你们三人身上扫过——你们还未来得及猜想他的目标,迅如闪电的一刀已经劈向了诗羽。
[20:23] <是NC也是牛叉> 那刀身闪着寒光,显然也不是俗物。或者说,应是经过用户精心打造的。
[20:23]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名刀1+战斗反射1, 白刃攻击2+切断: 1d10+2=(2)+2=4
[20:24] * 小森诗羽 虽然余光捕捉到了巨人和剑士迅猛的动作,却因为刚才摔倒和受惊导致的眩晕和僵硬无法动弹,只勉强躲过了剑士直冲自己而来的一击
[20:25] <是NC也是牛叉> 一击不中,剑士倒也并未有所动摇的样子
[20:25] <是NC也是牛叉> CT11, 海野进行宣言
[20:25]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11|海11 诗9 羽7| 巨9 剑10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26] * 水无月海野 宣言[行动]反物质步枪,射击5 ,目标:巨人 AP-4
[20:26]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4
[20:26] <实壬羽崎> “你们?没事吧?”
[20:29] <实壬羽崎> 宣言 [裁判]手腕,支援1,ap-1 0
[20:29] * 小森诗羽 宣言[裁判]手腕,支援1,AP-1
[20:30] <实壬羽崎> 宣言 [自动]援护,海野的战斗行为ap消耗为0 0~1
[20:30] * 实壬羽崎 ap-1
[20:30]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11|海11 诗8 羽5| 巨9 剑10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32] * 实壬羽崎 可能是习惯了战斗的关系?虽然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伤痕累累,但是眼里却没有动摇
[20:33] * 实壬羽崎 给已经拿起武器的两人让开了战斗的空间
[20:33] * 实壬羽崎 看向了海野,交换过眼神之后,将手搭上了他的手臂
[20:32]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伤害]业怒,以任意依恋的精神压力点数+1做为消费,該次伤害+2,AP-0
[20:43] <水无月海野> 海野对诗羽依存+1
[20:34] * 水无月海野 海野看到支援自己的伙伴们,总觉得眼前浮现了令人不愉快的记忆,那时的自己十分弱小,没有能力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20:36] * 水无月海野 伤害了同伴的人不可原谅,抱着这种近乎疯狂的心态,海野用力扣下扳机,在这个空间里似乎武器也能受到情绪的影响,威力变强了
[20:35] <实壬羽崎> “一定要命中。”
[20:36] <水无月海野> “嗯,会命中的”
[20:31] <是NC也是牛叉> 在身边两人的援护下,这一枪有惊无险地命中了巨人
[20:31] <是NC也是牛叉> 虽然受伤,巨人眼睛血红,口鼻喷气,气势是有增无减。
[20:34]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本次攻击 7伤害,巨人损失 【齒顎】 【肩膀】【心脏】【势不可挡】【即时备战】【腦漿】【狂戰士】)
[20:36] <是NC也是牛叉> (也就是只剩【巨斧】和【長手】【眼球】【腳骨】
[20:35] <是NC也是牛叉> 不过看得出也已是强弩之末,只是战意未损罢了
[20:38]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霰彈槍,射击攻击1+爆发,攻击判定修正值+1,目标:巨人,AP-1
[20:38]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1=(8)+1=9
[20:39]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射击伤害1*2,损坏【眼球】【脚骨】
[20:39]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10|海10 诗8 羽5| 巨9 剑10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40] <是NC也是牛叉> CT10
[20:40] <是NC也是牛叉> .RH 1D3
[20:4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1d3=3
[20:4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0:40]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宣言 [行动] 名刀 to 羽崎, ap-2
[20:42]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霰彈槍,射击攻击1+爆发,攻击判定修正值+1,目标:剑士,AP-1
[20:42]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1=(2)+1=3
[20:42]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10|海9 诗8 羽5| 巨9 剑8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43] * 实壬羽崎 看了一眼剧烈动摇的海野
[20:43] <实壬羽崎> “……”
[20:43] <小森诗羽> “海野君!冷静一点!!”
[20:44] * 小森诗羽 左手轻轻抓着海野的手腕摇了摇
[20:44] <水无月海野> “……没关系没关系,一碰上战斗稍微有些兴奋呢”笑了笑
[20:42]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名刀1+战斗反射1, 白刃攻击2+切断 to 羽崎: 1d10+2=(6)+2=8
[20:44] * 实壬羽崎 宣言 [裁判]小型法阵,妨碍1,ap-1 0
[20:45]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宣言 [伤害] 猛力一击,白刃·肉体伤害+1, ap-0
[20:45] <是NC也是牛叉> (白刃3+切断
[20:45] <是NC也是牛叉> 尽管剑士的攻势与其他敌人并未形成配合,看不出有什么战术,但本身剑招洗练,进退得法,莫名有种与诗羽相像的美感。
[20:46] <是NC也是牛叉> (脚部全灭
[20:46] * 实壬羽崎 损伤 脚骨 脚骨
[20:47] * 小森诗羽 眼看着羽崎受伤,无奈全身的僵硬还没完全消去
[20:46] <是NC也是牛叉> CT 9
[20:47] <是NC也是牛叉> .RH 1D3
[20:47]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1d3=3
[20:47]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0:47] <是NC也是牛叉> 巨人 宣言 [行动] 巨斧 to 羽崎,ap-3
[20:47]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9|海9 诗8 羽4| 巨6 剑8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47] <小森诗羽> “兔子…!还好吗……”
[20:48] <实壬羽崎> “没事……还,撑得住”
[20:48]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白刃攻击3+连击2: 1d10=4
[20:48]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霰彈槍,射击攻击1+爆发,攻击判定修正值+1,目标:巨人,AP-1
[20:48] <是NC也是牛叉> 然而毕竟刚刚吃了海野两发攻击,已经体无完肤的巨人,所持巨斧的手臂能看到暴露出来的筋肉和骨头
[20:48] <是NC也是牛叉> 堪堪失了准头
[20:48] <水无月海野> “再坚持一下,很快就把这些东西消灭”看着兔子
[20:49] <实壬羽崎> “你们没受伤就好”
[20:49]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1=(9)+1=10
[20:49] <是NC也是牛叉> 随着霰弹枪的最后一击,石斧从巨人手中掉落,在地面砸起一小片烟尘。
[20:49] <是NC也是牛叉> 紧接着,身形已经破烂得不成人样的巨人终于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20:50] <是NC也是牛叉> CT8!!
[20:50]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8|海8 诗8 羽4|剑8 炮8 射8 杂8 |LET'S 战个痛!'
[20:50] <是NC也是牛叉> .RH 4#1D3
[20:5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4次 1d3 = 2 1 2 1
[20:5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0:50]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宣言 [行动] 名刀 to 诗羽, ap-2
[20:50] <是NC也是牛叉> 射手 宣言 [行动] 狙击枪 to 海野,ap-2
[20:51]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 宣言 [行动]撕咬啃噬 to 诗羽, ap-2
[20:51]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 宣言 [行动] 无差别扫射 to 炼狱, ap-3
[20:51]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8|海8 诗8 羽4|剑6 炮5 射6 杂6 |LET'S 战个痛!'
[20:54] * 小森诗羽 宣言[行动]琴弓(名刀),白刃2+切断,命中+1,AP-2,目标剑士
[20:55] * 小森诗羽 终于从僵硬与眩晕中反应过来
[20:55]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反物資步槍,射击攻击5,目标:射手,AP-3
[20:56]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还是从怪开始
[20:56]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to 诗羽
[20:57]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名刀1+战斗反射1, 白刃攻击2+切断: 1d10+2=(7)+2=9
[20:57] * 实壬羽崎 宣言 [伤害]庇护,伤害转移到自己身上 ap-0 0~1
[20:58] * 实壬羽崎 宣言 [伤害]龙的偏爱,受伤时附加效果无效,ap-1
[20:58]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8|海5 诗6 羽3|剑6 炮5 射6 杂6 |LET'S 战个痛!'
[20:58]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白刃伤害2,无切断
[20:58] * 实壬羽崎 损失拳头 肩膀
[20:58] <是NC也是牛叉> 然而刀刃被羽崎的臂膀挡住了,没能造成进一步大伤害
[21:00] * 实壬羽崎 身上有阴影闪过,令原本更加锐利的刀刃变得迟钝,无法再进一步切断
[20:59]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 to 诗羽
[20:59]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肉体攻击1+连击1: 1d10=3
[21:00] * 小森诗羽 脚踢地面开始助跑,闪过了一路上扑过来的空壳avatar,坚定地直接冲往面前向自己挥刀而来的剑士
[20:59] <是NC也是牛叉> 这群杂…武者没有任何战法可言,单纯凭着数量优势,从四面八方扑向诗羽。
[20:59] <是NC也是牛叉> 射手 狙击枪 to 海野
[21:0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狙击枪+1, 射击攻击1: 1d10+1=(2)+1=3
[21:01] * 水无月海野 正在瞄准镜里瞄准敌人,突然发现对方也在瞄准自己,迅速地打滚闪到一边
[21:00] <是NC也是牛叉> 本用于镇压参赛者暴乱的机枪炮台不知为何也启动了。无慈悲的枪口朝向混战的正中央。(炼狱)。
[21:01]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射击攻擊1+爆發+\全體攻擊/: 1d10=4
[21:01]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 宣言 [裁判] 瞄准装置,自身支援2,ap-0
[21:01] <是NC也是牛叉> (所以炮台的全体攻击是6,没人能妨碍的话,就自选被打的部位。 伤害是射击攻击1+爆发
[21:04] <是NC也是牛叉> 随着连续不断的轰鸣声,爆破弹以每秒40发的射速倾泻。
[21:05] <是NC也是牛叉> 漫天尘土中,断肢和装备的残片四溅,紧接着,这些已经无用的数据残渣彻底碎散成最小的粒子。
[21:05] * 实壬羽崎 宣言 [伤害]龙的偏爱,受伤时附加效果无效,ap-1
[21:05]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 -4
[21:05]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损伤 【内脏】【齒顎】
[21:05] * 实壬羽崎 损失 手腕
[21:07] * 实壬羽崎 之前接下了白刃的手腕在被炮弹击中之后,彻底失去了原本的形状
[21:08] * 实壬羽崎 “啧,果然没有原来的好用,这个身体”
[21:05] * 小森诗羽 【虚拟补丁(蛆虫涌现)】受损
[21:19] * 小森诗羽 【备用刃片(内脏)】受损
[21:06] * 小森诗羽 流弹击中了裙装的一侧,裙装上的花朵形补丁消失后变成了一小块焦黑
[21:05] * 水无月海野 损伤 拳头 齿颚
[21:06]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8|海5 诗6 羽2|剑6 炮5 射6 杂6 |LET'S 战个痛!'
[21:06]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6
[21:07] <是NC也是牛叉> 海野正要动作,突然惊觉自己脸上多了个小红点——来自狙击枪的激光瞄准。
[21:07] <是NC也是牛叉> 射手 宣言 [追加]死亡之手, 【狙击枪】变为追加动作, ap-0
[21:07] <是NC也是牛叉> 射手 宣言 [追加] 狙击枪 to 海野 ,ap-2
[21:07]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8|海5 诗6 羽2|剑6 炮5 射4 杂6 |LET'S 战个痛!'
[21:07]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狙击枪+1, 射击攻击1: 1d10+1=(2)+1=3
[21:08] <是NC也是牛叉> 然而小红点在千钧一发之际微微偏离了海野的头部……从辫子旁擦了过去
[21:08]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伤害]悖德的喜悦,使用过的1个「追加」、「裁判」、「伤害」战斗行为,可以再次使用,AP-0
[21:08]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伤害]业怒,以任意依恋的精神压力点数+1做为消费,該次伤害+2,AP-0
[21:09] <是NC也是牛叉> (射手 全灭
[21:09] <是NC也是牛叉> 射手腰部以上被全部轰飞,腿还保持着跪伏的姿势。
[21:09]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名刀+1,失败作+1,死神+1,打剑士: 1d10+3=(6)+3=9
[21:11]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宣言 [伤害] 鎧甲冑, 自身防御1, ap-0
[21:11] * 小森诗羽 宣言[伤害]调用(喷射装置),伤害+1,损坏一个基础部件
[21:12]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5伤害
[21:12]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损伤 【猛力一击】 【鎧甲冑】 【神經反射】【心臟】【腳骨】
[21:13]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剩4部件
[21:09]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8|海5 诗6 羽2|剑6 炮5 杂6 |LET'S 战个痛!'
[21:13] * 水无月海野 开过枪之后扭头想看看伙伴们怎么样,结果看到了浑身是伤的羽崎
[21:13] <水无月海野> “…兔子?你还好吗?!”
[21:14] <实壬羽崎> “没事,我还活着呢。”
[21:14] <水无月海野> 海野对羽崎憧憬狂气+1
[21:15] * 实壬羽崎 白色的外套还好好的穿在身上
[21:16]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追加]定向音源,与选择的姊妹1人双方进行对话判定,目标:羽崎,AP-1
[21:16] <是NC也是牛叉> (AP-2
[21:16]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6|海3 诗6 羽2|剑6 炮5 杂6 |LET'S 战个痛!'
[21:17] <是NC也是牛叉> CT6
[21:17] <是NC也是牛叉> .rh 2#1d3
[21:17]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2次 1d3 = 3 2
[21:17]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1:18]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 宣言 [行动]撕咬啃噬 to 诗羽, ap-2
[21:18] <是NC也是牛叉> 剑士 宣言 [行动] 名刀 to 诗羽, ap-2
[21:18]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6|海3 诗6 羽2|剑4 炮5 杂4 |LET'S 战个痛!'
[21:18] * 实壬羽崎 看着海野,觉得对方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21:18] <实壬羽崎> “海野君,没事吧?”
[21:19] <水无月海野> “嗯?我没事哟,倒是兔子君你没事吗?你看你只剩外套没破了不冷吗”表情有发狂的感觉
[21:20] * 实壬羽崎 低头迅速看了自己,满不在意地说
[21:21] <实壬羽崎> “啊,这种小伤,没事啦。”
[21:21] <实壬羽崎> “只要还活着,反正最后都能恢复。请放心。”
[21:22] <实壬羽崎> “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出现的,只要能够对海野君和诗羽有帮助,不管什么我都会去做的。”
[21:22] <实壬羽崎>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请不要担心。”
[21:22] <水无月海野> “伤害兔子君的人我是全——部不会原谅的哦?不管之后你能不能恢复,总之我是不会原谅的哦。”
[21:23] * 实壬羽崎 在听到海野的话时刻,瞬间睁大了眼睛
[21:22] <小森诗羽> “只要兔子君的外套还在,就能让人感觉到安心呢”
[21:23] <小森诗羽> “……海野君你也冷静一点!”
[21:24] <水无月海野> “嗯果然外套更让人安心呢,小动物一样。”目光凝在外套的耳朵上
[21:24] * 实壬羽崎 露出了混合着寂寞和怀念的笑容
[21:24] <实壬羽崎> “和那个人……一样的话”
[21:25] <实壬羽崎> “没事的,会没事的,我们来结束掉这一场”
[21:25] * 实壬羽崎 看向诗羽
[21:25] <实壬羽崎> “诗羽也很努力了哦”
[21:25] <水无月海野> “那不是当然的嘛~”
[21:26] * 实壬羽崎 把外套上的兔子耳朵当作围巾环了起来
[21:27] <实壬羽崎> “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有事的。”
[21:26] <小森诗羽> “……嗯…不过,还不够”
[21:27] <小森诗羽> “兔子被伤到了这个地步,确实……我能明白海野君的心情。不过这种时候还是,先冷静下来吧”
[21:28] <是NC也是牛叉> (虽然很想给诗羽酱一个判定,不过规则就是规则,海野跟羽崎来对话判定-v-
[21:28]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对 羽崎: 1d10=1
[21:28]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依恋对海野: 1d10=10
[21:28] <是NC也是牛叉> (大惨事表KITA-------
[21:28] <是NC也是牛叉> (海野1D10
[21:29]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4
[21:29] <是NC也是牛叉> (04執著,对哦,必须换-V-/
[21:31] * 小森诗羽 宣言[行动]琴弓(名刀),白刃2+切断,命中+1,目标剑士
[21:19] * 小森诗羽 趁着羽崎接下剑士一刀的瞬间,伸手从怀里掏出备用的虚拟刀刃导入琴弓中,猛然朝剑士挥出一击
[21:31]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6|海3 诗4 羽2|剑4 炮5 杂4 |LET'S 战个痛!'
[21:31]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肉体攻击1+连击1 杂鱼to 诗羽: 1d10=2
[21:31]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名刀1+战斗反射1, 白刃攻击2+切断 剑士 to 诗羽: 1d10+2=(7)+2=9
[21:32] <是NC也是牛叉> (白刃2+切断
[21:33] * 小森诗羽 宣言[伤害]提琴盒(棺材),防御2,AP-2
[21:33]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6|海3 诗2 羽2|剑4 炮5 杂4 |LET'S 战个痛!'
[21:34]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名刀+1,失败作+1,死神+1: 1d10+3=(5)+3=8
[21:34]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的攻击完全没有落在敏捷的诗羽身上
[21:34] <是NC也是牛叉> 形成了诗羽和剑士对峙的情况
[21:37] * 小森诗羽 在剑士的刀刃落下之前微微侧了一下身子,依靠背后略显笨重的提琴盒卸下了剑士的一刀,同时挥出的琴弓将身前的剑士拦腰砍成两半
[21:38] <是NC也是牛叉> 瞬间剑士的贴图也扭曲了,剖面只剩一块块马赛克,依稀有小粒子掉下
[21:35] <是NC也是牛叉> (总之剑士是灭了
[21:35] <是NC也是牛叉> CT5
[21:35]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继续无差别扫射
[21:36]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 宣言 [行动] 无差别扫射 to 炼狱, ap-3
[21:36]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5|海3 诗2 羽2|炮2 杂4 |LET'S 战个痛!'
[21:36]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射击攻擊1+爆發+全體攻擊: 1d10=3
[21:36] * 实壬羽崎 轻松避开了毫无准头的扫射
[21:37] <是NC也是牛叉> 不过这次只是徒增烟尘,没有打到你们之中的任何人
[21:37] <是NC也是牛叉> 当然,杂鱼也没有
[21:37] * 水无月海野 一直盯着羽崎跟着他跑,所以也避开了扫射
[21:39]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4|海3 诗2 羽2|炮2 杂4 |LET'S 战个痛!'
[21:39] <是NC也是牛叉> CT 4
[21:39] <是NC也是牛叉> .RH 1D3
[21:39]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1d3=2
[21:39]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1:39]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 宣言 [行动]撕咬啃噬 to 诗羽, ap-2
[21:39]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似乎是认准了漂亮斩落剑士的诗羽,一齐向她扑来
[21:40]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肉体攻击1+连击1 一次不中也太丢脸了: 1d10=2
[21:40] <是NC也是牛叉> 然而败者不愧就是败者,即使从回收站里捡出来,也只能充个场面而已
[21:45] * 小森诗羽 轻轻前跃一步躲开炮台的流弹后迅速闪身避开了两侧扑过来的杂鱼们,同时将目光转移到了远处被海野瞄准的炮台
[21:40]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3|海3 诗2 羽2|炮2 杂2 |LET'S 战个痛!'
[21:40] <是NC也是牛叉> CT3
[21:41] * 小森诗羽 【备用刃片(内脏)】受损((补一个
[21:42]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霰彈槍,射击攻击1+爆发,攻击判定修正值+1,目标:炮台,AP-1
[21:42]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3|海2 诗2 羽2|炮2 杂2 |LET'S 战个痛!'
[21:42]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1=(5)+1=6
[21:43]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 宣言 [伤害] 强化装甲,自身防御2, ap-0
[21:43] * 小森诗羽 宣言[追加]看穿,抵消一个追加/伤害/裁判宣言,AP-0
[21:44]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成功
[21:44] <是NC也是牛叉> 本来炮台是有着合金护甲,但在诗羽的提点之下
[21:45] <是NC也是牛叉> 海野的枪口巧妙避开了防御厚实的部分,子弹尽数打入装甲板
[21:45] <是NC也是牛叉> (炮台损伤 【装甲板】【装甲板】
[21:45]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2|海2 诗2 羽2|炮2 杂2 |LET'S 战个痛!'
[21:45] <是NC也是牛叉> CT2
[21:45]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 宣言 [行动] 无差别扫射 to 炼狱, ap-3
[21:45]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2|海2 诗2 羽2|炮-1 杂2 |LET'S 战个痛!'
[21:46] <是NC也是牛叉> .RH 1D3
[21:46]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 1d3=3
[21:46]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1:46]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 宣言 [行动]撕咬啃噬 to 海野, ap-2
[21:46]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肉体攻击1+连击1 杂鱼打海野: 1d10=7
[21:47]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2|海2 诗2 羽2|炮-1 杂0 |LET'S 战个痛!'
[21:48]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裁判]足,妨礙1,AP-0
[21:48] * 小森诗羽 宣言[裁判]足,妨碍1,AP-1
[21:48]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海这次换目标,涌向海野
[21:49] <是NC也是牛叉> 但诗羽和海野非常有默契地走位,互相掩护之下,杂鱼群还是未能碰到海野一根头发
[21:49] * 小森诗羽 将话题改为 'R1|Ct2|海1 诗1 羽2|炮-1 杂0 |LET'S 战个痛!'
[21:49] <DnDBot> 是NC也是牛叉 投擲 射击攻擊1+爆發+全體攻擊 最后了!: 1d10=10
[21:49] <是NC也是牛叉> 机枪炮台 宣言 [裁判] 瞄准装置,自身支援2,ap-0
[21:50] <是NC也是牛叉> (所以是 射击3+爆发+全体攻击
[21:51] <是NC也是牛叉> (打羽崎的【手部】,海野跟诗羽的【躯干】
[21:54] <是NC也是牛叉> 沐浴在弹雨中的杂鱼未能幸免,硝烟过后倒了大半
[21:52] <是NC也是牛叉> (杂鱼损失12只,只剩4只了
[21:51] * 实壬羽崎 宣言 [伤害]龙的偏爱,受伤时附加效果无效,ap-1
[21:53] * 实壬羽崎 白色外套 受损
[21:53] * 实壬羽崎 白色的外套应声从袖口断开
[21:54] * 水无月海野 损伤 挂坠(内脏)挂坠(内脏)脊椎 腳骨 腳骨 足
[21:55] * 水无月海野 由于注意力全在羽崎身上,面对炮台的攻击躲闪不及,身上的挂饰全被打掉,惊讶中不小心也把脚扭伤了
[21:56] * 小森诗羽 损伤【脊椎】【提琴盒】【书(宝物)】【鞋子(脚骨)】【鞋子(脚骨)】【足】
[21:57] <是NC也是牛叉> 诗羽的【躯干】被轰击的一刻,一本小书从衣服口袋里甩了出来
[21:58] <是NC也是牛叉> 紧接着就被弹雨打成了纸屑,纸屑又随即化作数据残渣,消融在空中
[21:58] <是NC也是牛叉> (如果有人想看一下【书】的样子,可以来个行动判定,当作动态视力处理
[21:59] * 小森诗羽 连续攻防后稍作休息的瞬间,背后和双腿受到炮台密集而猛烈的射击,不仅身后提琴盒被轰击成数据碎片,背后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全身失衡跪倒在地
[22:00]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望向天空,想要看清书本的样子: 1d10=5
[22:00]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 1d10=9
[22:00] * 水无月海野 看着周围散落的书页,费力想要看清


小窗-海野

劇透 -   :
[22:00]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虽然只是一瞬间——
[22:00] <是NC也是牛叉> 但你作为枪手的动态视力还是让你捕捉到了书的模糊样子
[22:01] <是NC也是牛叉> ——那似乎是一本有着卡通动物图案的、给儿童看的图画书——

[22:03] * 小森诗羽 对宝物(书)的依存+1-->4,发狂
[22:02] <水无月海野> 隐约中海野看到了残留的数据上有动物的图案
[22:03] * 水无月海野 似乎是满眼的蓝色,图案上的动物令人想起记忆中的人影
[22:03] <水无月海野> “那个是……?”
[22:04] * 水无月海野 喃喃自语念叨
[22:03] <实壬羽崎> “哦?你看见了什么?”
[22:04] * 实壬羽崎 看向一直在身边的海野
[22:04] * 水无月海野 像是突然间才能听见声音一般,海野猛地转头看向羽崎
[22:04] <实壬羽崎> “算了,现在没空去关心那个了。”
[22:05] <水无月海野> “没什么奇怪的哦,不过是一本图画书而已啦”
[22:05] <水无月海野> “现在还是先专注于战斗吧”
[22:05] * 小森诗羽 双膝着地时眼角余光捕捉到了被密集的枪弹轰成齑粉的那本小书,猛然间睁大了双眼,脸上的神情有点扭曲
[22:05] * 实壬羽崎 想要走到诗羽身边,却无法顺心地使用自己的双脚
[22:05] <实壬羽崎> “诗羽……”
[22:06] * 实壬羽崎 能够感觉到刚才那本书对诗羽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22:06] <小森诗羽> “嗯……没、没事的,只是虚拟世界而已,嗯。”
[22:06] <水无月海野> “呐,诗羽酱,你很喜欢读那本书吗?”
[22:06] <小森诗羽> “……嗯……”
[22:06] <实壬羽崎> “不要紧的,还有海野君和我在这里。”
[22:06] * 小森诗羽 扶着地面挣扎起身,看着两位同伴点点头
[22:07] <水无月海野> “嗯不要紧的,你想要的话回到现实之后我买给你~”
[22:08] <水无月海野> “想去看真的图画中的东西我也会带你去的”
[22:07] <小森诗羽> “……谢谢你们”
[21:54]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1|海1 诗1 羽1|炮-1 杂0 |LET'S 战个痛!'
[21:54] <是NC也是牛叉> CT1
[22:08] * 水无月海野 宣言 [行动]反物資步槍,射击攻击5,目标:炮台,AP-3
[22:09] * 小森诗羽 宣言[行动]琴弓(名刀),白刃2+切断,命中+1,目标杂鱼
[22:09]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名刀+1,失败作+1,死神+1: 1d10+3=(7)+3=10
[22:09]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打中就能结束啊!: 1d10=6
[22:09] * 是NC也是牛叉 将话题改为 'R1|Ct1|海-2 诗-1 羽1|炮-1 杂0 |LET'S 战个痛!'
[22:10] <是NC也是牛叉> 同一秒,海野的反坦克步枪枪口喷出火光
[22:10] <是NC也是牛叉> 而诗羽的琴弓在最后的几只杂鱼间拉过
[22:10] <是NC也是牛叉> =======战斗结束===========
[22:10] * 实壬羽崎 终于松了一口气
[22:10] <是NC也是牛叉> (首先 还有宝物的减1狂气
[22:11] <是NC也是牛叉> (然后 战斗结束时恢复的部件 计算
[22:11] <是NC也是牛叉> (最后 每个人计算完毕后 贴一下损伤情况
[22:11] <是NC也是牛叉> (战斗的宠爱点是 每人11+2 KARMA
[22:12] * 小森诗羽 看着倒下的杂鱼时猛然松了口气,一放松下来瘫坐在地
[22:12] <是NC也是牛叉> (可以修复的是,基础8,强化4
[22:13] * 水无月海野 损伤 齿颚 拳头 肩膀 挂坠(内脏) 挂坠(内脏)脊椎 腳骨 腳骨 足
[22:13] <实壬羽崎> (我损了14 个部件
[22:13] <实壬羽崎> (12个基础的,2个加强
[22:13] <实壬羽崎> (然后医药箱+3个基础部件
[22:12] * 小森诗羽 【虚拟补丁(蛆虫涌现)】修复
[22:13] * 小森诗羽 目光有些茫然地看向虚空,同时左手习惯性得轻轻拍打了一下裙摆,轻轻摇晃着的裙摆上渐渐出现了之前消失的花形装饰。
[22:14] <是NC也是牛叉> 随着最后的几只杂鱼颓然倒下,炽热的空气终于开始冷却。
[22:14] <是NC也是牛叉> 也许是确认了你们的胜利,从刚才起就骚动不休的观众席忽然安静了。
[22:14] <是NC也是牛叉> 眼睛们如同深夜的灯火般一个接一个地熄灭了。
[22:14] <是NC也是牛叉> 火焰摇曳。场上,敌方的身体残骸逐渐化作微小粒子,混入尘土,再看不出半点痕迹。
[22:14] <是NC也是牛叉> 所残留的仅有几个可回收的数据块,无言地证明刚才的战斗真实存在过。
[22:14] <是NC也是牛叉> (数据块不马上利用的话就立刻消失,就默认你们在场上修理了。可修理总计 基础部件8+强化部件4 这里亦相当于短休时间,可以随意交流、扮演。)
[22:14] * 水无月海野 损伤9个部件
[22:14] <小森诗羽> (诗羽损伤7个部件1个宝物,6个基础的,1个强化的
[22:16]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全部修理完后 报一下损伤给我
[22:21] * 水无月海野 修复 脊椎 腳骨 足
[22:22] * 小森诗羽 修复【脊椎】【脚骨】【足】
[22:22] <实壬羽崎> (未修复的部件 齿颚|拳头 肩膀|脊椎 内脏|脚骨
[22:22] * 水无月海野 损伤 [齿颚] [拳头] [肩膀] [挂坠(内脏)][ 挂坠(内脏)][ 腳骨]
[22:23] <小森诗羽> (诗羽目前受损部件:备用刃(内脏),备用刃(内脏),鞋子(脚骨)
[22:23] <是NC也是牛叉> (ok
[22:23] <实壬羽崎> (羽崎狂气减宝物
[22:26] * 水无月海野 狂气减宝物
[22:28] * 实壬羽崎 伸手接过空中的数据块,蓝色的漂浮物体在接触到手的那一刻消失,白色的外衣也变回了原本整齐的模样
[22:31] <水无月海野> “兔子耳朵果然变回来了啊!”
[22:32] * 水无月海野 在捡完数据块之后立刻被羽崎修复的外套吸引了注意力
[22:32] <实壬羽崎> “对啊,所以不会有事的哦”
[22:31] * 小森诗羽 右手终于松开了琴弓,触碰了一下掉落在脚边的数据块
[22:32] <是NC也是牛叉> 在诗羽碰触的瞬间,数据像是被吸收一样,融进了诗羽身体里
[22:33] <是NC也是牛叉> 而好几处损伤便立刻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22:33] * 小森诗羽 手碰到数据块的瞬间,背后出现了开始慢慢聚集的白色数据粒,渐渐定型成白色提琴盒的样子
[22:33] * 实壬羽崎 拉起了兜帽戴上,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22:33] * 水无月海野 走到羽崎旁边,用手拎起帽子上的兔耳
[22:34] <水无月海野> “呐呐兔子君,这个是怎么做出来的?”
[22:35] <实壬羽崎> “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呢”
[22:35] * 水无月海野 试图把它绑在一起
[22:35] * 小森诗羽 其中一只脚的鞋子已经恢复了原状,诗羽从旁边倒下的杂鱼身上扯下来一片白色的长布条,在赤裸的另一只脚上缠了几圈
[22:36] * 小森诗羽 准备好了之后就小步跑向兔子,加入海野一起玩起了羽崎的兔耳
[22:35] * 实壬羽崎 轻轻摇了摇头
[22:36] <实壬羽崎> “不要拉的太厉害啊”
[22:36] <是NC也是牛叉> (如…如果你们要玩一会儿,就一边玩一边扔对话判定吧=w=; 有+1
[22:37] <小森诗羽> “(揉揉)……果然摸着羽崎的兔耳朵能让人平静下来呢”(揉揉
[22:37] * 水无月海野 “诶不知道吗?明明是重要的东西结果却根本不了解吗?要不把它给我怎么样w感觉我的衣服领子好空诶。”
[22:37] * 实壬羽崎 有些苦恼地想了想
[22:38] <实壬羽崎>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呢……”
[22:39] <小森诗羽> “……海野君别揪兔耳揪得太厉害哦”有点想制止海野愉快的动作
[22:39] * 实壬羽崎 注意到了诗羽的脚
[22:39] <实壬羽崎> “要我来背你吗?”
[22:40] <小森诗羽> “啊……还好的,倒是兔子你没有事吗………”
[22:40] <水无月海野> “等等等等兔子君!我来背更好吧,你太高了诗羽酱会吓到的!”
[22:40] <小森诗羽> “嗯,羽崎有点太高了呢w”
[22:40] <水无月海野> “再说你背诗羽酱的话兔子耳朵就看不到了嘛w”
[22:40] <是NC也是牛叉> (NC跪了,给你们+2好了。。
[22:41] * 实壬羽崎 兔子耳朵无意识地动了一下
[22:42] <小森诗羽> “海野君的重点是这个吗!”忍不住又揪了一把兔耳朵
[22:41] * 水无月海野 蹲在诗羽面前
[22:41] <水无月海野> “来诗羽酱,我背你吧”
[22:42] <小森诗羽> “不用啦,我能走哦”
[22:42] <水无月海野> “不愧是诗羽酱~果然很坚强!”
[22:43]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依恋对海野: 1d10=4
[22:43]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依恋对诗羽: 1d10=4
[22:43]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对 海野: 1d10=9
[22:43]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对 兔子: 1d10=8
[22:43]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 都有 +2,所以羽崎两个6
[22:43] <是NC也是牛叉> (诗羽->海野是11,>兔子是10
[22:43] <是NC也是牛叉> (诗羽骰个新依恋
[22:43]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对羽崎: 1d10+2=(9)+2=11
[22:43]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对诗羽: 1d10+2=(6)+2=8
[22:44] <是NC也是牛叉> (海野也再来新依恋。。。
[22:44]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对海野新依恋: 1d10=4
[22:44]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对羽崎: 1d10=3
[22:44] <是NC也是牛叉> (4执着,3依存
[22:44] <小森诗羽> (诗羽->海野 不改
[22:44]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就都不改咯
[22:44] <是NC也是牛叉> 就在你们休整、说话、玩耳朵的时候,对面的闸门缓缓开启。
[22:44] <是NC也是牛叉> 门后是巨大的盘旋楼梯,通体银白,蜿蜒而上,仿佛有生命般不断向天空伸展。
[22:44] <是NC也是牛叉> 远远望去,宛如一根细长的针,刺破夜空,插进云层。
[22:44]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明白,那是现在唯一的出路。不知为何,同时又有种脊背发麻的不祥感觉……
[22:44] <是NC也是牛叉> PC全员做行动判定1D10。
[22:45]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2
[22:45]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10
[22:45]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8
[22:45] <是NC也是牛叉> 那么,眼尖的海野和诗羽很快注意到,来时的铸铁闸门……“不见了”。
[22:45] <是NC也是牛叉> 不、正确的表述是:大量黑泥正在从门缝里涌出,汹涌如黑色的潮水。
[22:45] <是NC也是牛叉> 没过几秒,整块铁闸门像是被丢入强酸池似的溶化了,只有黑泥还在继续流淌。
[22:46] <是NC也是牛叉> 诡异的是,这一过程竟没有任何声响——所以你们先前才没察觉——仿佛声音本身也被一并吞噬了。
[22:46] <是NC也是牛叉>
[22:46] <是NC也是牛叉>
即使在你们惊讶的时候,黑泥,不,黑潮的蔓延速度也并无减慢,已经从过道开始侵蚀角斗场。
[22:46] <是NC也是牛叉> 不管是石柱还是座席,凡是它碰触之处皆化为碎土,碎土再熔成黑泥,静静坠入深渊。
[22:46] <是NC也是牛叉> 现在你们十分清楚了:如果沾到它,一定会……非常不妙。
[22:47] <是NC也是牛叉> (逃命:
[22:47] <是NC也是牛叉> 行动判定,可用部件【脚骨】【卷线钢丝】等任意带有移动效果的部件。【脚骨】只能用一个。)
[22:48] <水无月海野> “喂!快走!那个东西看起来很不妙!”
[22:48] <DnDBot> 实壬羽崎 投擲 (逃命: 1d10=8
[22:48] <DnDBot> 小森诗羽 投擲 (跑: 1d10=2
[22:48] <DnDBot> 水无月海野 投擲 逃: 1d10=2
[22:49] * 实壬羽崎 回头看了还愣在原地的两个人
[22:49] <实壬羽崎> “别呆着了,快走!”
[22:49] * 小森诗羽 马上放开了手里的兔耳,但是脚的动作却没有跟上
[22:49] <是NC也是牛叉> 诗羽慢了一步,剩的那只鞋子还是沾到了一点黑泥。
[22:49] <是NC也是牛叉> 同时海野可能是担心诗羽,也没立刻反应过来
[22:49]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但觉刺痛,幸好受损的只是一小部分,可以迅速修复。
[22:49] <是NC也是牛叉> 然而,强烈的恶寒在你们心中翻腾,勾起了深层的恐惧感。
[22:49] <是NC也是牛叉> 那像是对黑暗的畏惧一样,是最原始的情绪之一。
[22:49] <是NC也是牛叉> (狂气点+1)
[22:50] * 水无月海野 对羽崎的话语作出反应,立刻拉着诗羽跑向羽崎
[22:50] * 水无月海野 对诗羽的依存+1
[22:51] * 小森诗羽 被海野拉住逃跑的同时也在脚上发力,跟上了海野的步伐
[22:51] * 小森诗羽 对海野的独占+1
[22:51] * 实壬羽崎 看着两人跑过来,立刻抓住海野的手,拼命向着没有黑泥的地方冲去


小窗-海野

劇透 -   :
[22:50] <是NC也是牛叉> 而黑泥给你带来的冲击
[22:50] <是NC也是牛叉> 并不只限于此——
[22:50] <是NC也是牛叉> ========
[22:50] <是NC也是牛叉> ——那是、非常规LIME战中的致命一击。超出你承受极限的强烈冲击。
[22:50] <是NC也是牛叉> 连痛楚都来不及感受到,你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知觉。
[22:50] <是NC也是牛叉> (怎么了?)
[22:50] <是NC也是牛叉> (就这么结束了?)
[22:50] <是NC也是牛叉> (自己的一生、就要如此敷衍了事地烂尾了吗——)
[22:50] <是NC也是牛叉> 然后,你绝望的思考也中断了。
[22:50] <是NC也是牛叉> 残留下来的,只有那近乎无限长的一瞬中,吞没一切的冰冷与黑暗。
[22:50] <是NC也是牛叉> =======记忆碎片 【死亡到来】 Get=======
[22:50] <是NC也是牛叉> (NC友情解说:这是计划外的,“如果海野真的这么背运,就提前发给他”ry
[22:51] <水无月海野> ……结果就真的这么背运了吗?!T T
[22:51] <是NC也是牛叉> www
[22:51] <是NC也是牛叉> 考虑要不要演出吧
[22:51] <水无月海野> 好吧


[22:53] * 水无月海野 对身后的黑泥有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虽然说已经逃离了角斗场,却还是拼命地跑着
[22:54] * 水无月海野 虽然在疯狂地逃,拉着诗羽的手却也没有放开
[22:54] * 实壬羽崎 根本没有回头看的余裕,只是一心向上
[22:54] * 小森诗羽 紧紧攥住海野的手,以只有一只鞋子所能及的最快速度跟着两位同伴狂奔
[22:52]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拼命奔跑,终于有惊无险地赶到了出口。
[22:52] <是NC也是牛叉> 在最后一个人踏进楼梯口的一刹那,脚下猛烈震动。
[22:52] <是NC也是牛叉> 轰鸣声中,地板仿佛被看不见的斧头劈成两段,使得楼梯与角斗场断开。
[22:53] <是NC也是牛叉> 没过几秒,你们身后的角斗场被全部吞没,唯一露在外面的几根柱子也迅速碎裂、倒塌。
[22:53] <是NC也是牛叉> 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只剩一团庞大的黑泥,诡异地悬浮在空中。
[22:53] <是NC也是牛叉> 而离你们最近的的那一团,还在不断向你们的方向翻腾着,仿佛在不甘心地试图抓住楼梯边缘。
[22:54] <是NC也是牛叉> ……不过它终究无法跨越那一小段距离。
[22:55] * 实壬羽崎 只来得及确定其他两个人还是好好的在身后
[22:55] * 水无月海野 不想卷入那无穷的黑暗,也不想让身边的人卷入它
[22:55] <是NC也是牛叉> 同时,不知是角斗场本身中心已被彻底侵蚀,还是用过的舞台就可以丢掉了,
[22:55] <是NC也是牛叉> 就像失去了动力一般,曾经是角斗场的地方突然开始下坠,笔直落入深渊。
[22:56] <是NC也是牛叉> 其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探头望去,脚下仍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22:56] <是NC也是牛叉> 如果角斗场确实是坠落了,那么以这等高度,黑泥是没可能再涌上来的吧。
[22:57] <是NC也是牛叉> 看来危机算是过去了。
[22:56] * 水无月海野 因为身体还记得那绝望的冰冷,以及无能为力的恐怖
[22:57] * 水无月海野 既然现在还能跑得动,那么就绝对不会停下脚步
[22:58] * 小森诗羽 被带着往上跑时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视线仿佛被无穷的黑暗吞没,心里一紧,不禁攥紧了同伴的手加快了脚步
[22:58]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开始重新感到凉意。这感觉也把你们从思绪中唤回。
[22:58] <是NC也是牛叉> 抬头看,向上的阶梯好像无穷无尽。
[22:58] <是NC也是牛叉> 天际隐隐有光,似是要天明。
[22:58] * 实壬羽崎 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往上走去
[22:58] * 实壬羽崎 不过放缓了脚步
[22:58] <是NC也是牛叉> ……然而,你们忽然意识到,如果黑泥是无限增殖的,也许总有一天会填满深渊。
[22:58] <是NC也是牛叉> 那恐怕就是这个游戏的时限。
[22:58] <是NC也是牛叉> 甚至,或许深渊本身就由黑泥组成,好似大张的口,等着吞掉从上面掉落的东西……
[22:58] <是NC也是牛叉> 再次放OP w
[22:58] <是NC也是牛叉> BGM:subnetwork (耳机推奖!)
[22:58] <是NC也是牛叉> http://www.xiami.com/song/1769355208?spm=a1z1s.3521865.23309997.1.7Kf3Xg
[22:59] <实壬羽崎> “诗羽,海野君,还能走吗?”
[22:59] <小森诗羽> “嗯!”
[22:59] <水无月海野> “当然了,还能走!”
[22:58] <是NC也是牛叉>
[22:58] <是NC也是牛叉>
但不管怎样,你们现在的路只有一条。
[22:59] <是NC也是牛叉> 沿着银白色的阶梯而上。
[22:59] <是NC也是牛叉> 向着云层之上——
[22:59] <是NC也是牛叉> 向着有光的地方——
[22:59] <是NC也是牛叉> 你们逐渐远离深渊。
[22:59] <是NC也是牛叉> ==========第一单元·深渊角斗场 END==========
« 上次编辑: 2015-02-13, 周五 21:48:23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团后事宜
« 回帖 #1 于: 2014-11-02, 周日 10:33:54 »
[23:01] <是NC也是牛叉> 宠爱点 每人 13(战斗)+ 2
[23:03] <是NC也是牛叉> 换部件对折
[23:03] <是NC也是牛叉> ~寵愛點的消耗表如下~
[23:03] <是NC也是牛叉> 2點  任意變更1個依戀的內容。只不過「寶物」的依戀無法變動。
[23:03] <是NC也是牛叉> 2點  消除除了「姊妹」、「寶物」以外的任意1個依戀。
[23:03] <是NC也是牛叉> 2點  獲得新的依戀(需要NC許可)。
[23:03] <是NC也是牛叉> 4點  減少任意精神壓力點數1點。
[23:03] <是NC也是牛叉> 4點  修復任意損傷的基本部件1個。
[23:03] <是NC也是牛叉> 6點  修復任意損傷的強化部件1個(或者變更為同類型不高於原先部件等級的部件也可以)。
[23:03] <是NC也是牛叉> 10點 從自身的傾向與類型之中,選擇一個沒有學習的技能來學(如果類型兩個相同的話可以選擇特化技能)。
[23:03] <是NC也是牛叉> 10點 增加任意強化值1點(各強化值最大9點),增加的強化值可以獲得新增的對應強化部件。
[23:03] <是NC也是牛叉> 20點 可以學習不屬於自身傾向或類型的未學習技能1個(其中不可學習特化技能)。
[23:03] <是NC也是牛叉> 6點  修復任意損傷的強化部件1個(或者變更為同類型不高於原先部件等級的部件也可以)。 <-这个是3点
[23:03] <是NC也是牛叉> only for 1st unit

另外,发现一个大错误 :em031
炮台之前已经用过【瞄准装置】了 所以最后一下没有增伤……这样诗羽的宝物就不会爆了……
不过现在要倒转时间也有点难,因为宝物爆了,影响到太多演出,就还是当作爆了吧。第二单元补上……

计划赔偿如下:
1. 诗羽的宝物依恋狂气点-1,同时再任选一种依恋 狂气-1
2. 在第二单元探索部分增加恢复点(全队基础部件修复9个这样
 :em007 :em031

此外全体攻击应该还是可以 庇护 ,只是庇护者自己被打的伤害也要照吃> <

-------
那么升级后的人物卡请在周五之前贴到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71238.0
(直接回复帖子就好,不用在原卡上编辑)
« 上次编辑: 2014-11-02, 周日 10:53:51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