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48 妖化與失蹤  (阅读 904 次)

副标题: 2014.4.6

离线 Lomias

  • 正義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0
  • 苹果币: 7
[C/C]LOG48 妖化與失蹤
« 于: 2014-04-07, 周一 20:32:53 »
19:11:09 <特蕾莎> =========================Loading==========================
19:12:04 <特蕾莎> 上次說到,你們潛入伊爾馬什村的格茲雷教會內部的密室
19:12:45 <特蕾莎> 發現這個教會不僅暗地裡信奉惡魔達貢,還進行邪惡的獻祭儀式
19:13:35 <特蕾莎> 然而原本打算就此問題和主祭好好『談談』的你們,卻意外地從一隊夫婦口中得知,
19:14:46 <特蕾莎> 主祭已經帶著他們的嬰兒,前往村外的安帝歐美蒂老宅,試圖在那裏聯係『鄰居』
19:15:21 <特蕾莎> 試圖追上主祭一行的你們,卻在路上遭到一種奇怪的蟲子襲擊
19:16:23 <特蕾莎> 這些蟲子特殊的攻擊方式讓你們覺得,它們和那些失蹤的村民或許有些關聯
19:17:01 <特蕾莎> 然而怪事并沒有到此為止,進入老宅的你們,在一個儲藏室里
19:17:31 <特蕾莎> 發現了一名黑衣騎士的屍體和其他一些死去的魚魔人
19:17:59 <特蕾莎> 到底他帶來此地的奇怪彫像,和他的另外一個同伴都去了哪裡?
19:18:17 <特蕾莎> 這裏的『鄰居』又隱藏着怎樣的秘密呢?
19:18:37 <特蕾莎> 你們現在正站在黑衣人的屍體旁邊
19:19:22 <特蕾莎> 除去他身上的財物和標誌性的束口骷髏項鏈外,你們還發現了原本放置彫像的空盒子
19:19:58 <特蕾莎> ■■■■■■
19:19:58 <特蕾莎> ■    ■
19:19:58 <特蕾莎> ■ 莫  ■
19:19:58 <特蕾莎> ■■□■■■
19:19:58 <特蕾莎> □
19:19:58 <特蕾莎> ■■■■■■
19:20:43 <特蕾莎> 你們記得,入口的大廳有左右兩條岔路,而你們按照黑衣人腳印的指引,選擇了左邊這個門
19:20:44 <特蕾莎> ■■■■■
19:20:44 <特蕾莎> □   ■
19:20:44 <特蕾莎> ■   ■
19:20:44 <特蕾莎> ■   ■
19:20:44 <特蕾莎> ■   □
19:20:44 <特蕾莎> ■□□■■
19:20:52 <特鲁尔> “那么能追踪到这些墨鱼人去到哪里了么?”
19:20:54 <特蕾莎> 而這扇門後面的通道是這樣的
19:21:10 <特蕾莎> ■ 莫  ■   ■
19:21:11 <特蕾莎> ■■□■■■■□■■
19:21:11 <特蕾莎> □        □
19:21:11 <特蕾莎> ■■■■■■■■■■
19:21:21 <莫瑞斯> “继续跟,往里走。”
19:22:10 <马里亚斯> “那就走吧”
19:22:18 * 马里亚斯 不知何时已经隐身不见了
19:22:27 * 马里亚斯 在隐形的情况下回答
19:22:27 <特蕾莎> 以你們之前的追蹤結果,魚魔人的腳似乎粘著很多粘液或者水,在這個潮濕的老宅中似乎到處都有
19:23:03 <莫瑞斯> “小心些...算了,这个人反正是连我都没见过几次长什么样。”
19:23:43 <特蕾莎> 你們簡單查看了下左邊岔道后的房間
19:23:57 <特蕾莎> ■■■■■■■■■■■■■■
19:23:57 <特蕾莎> ■   ■    ■床  ■
19:23:57 <特蕾莎> ■   ■ 莫  ■   ■
19:23:57 <特蕾莎> ■   ■■□■■■■□■■
19:23:57 <特蕾莎> ■   □        □
19:23:57 <特蕾莎> ■■■■■■■■■■■■■■
19:25:03 <特蕾莎> 發現最左面似乎是另外一個儲藏間,而你們右面的房間里,擺著一隻早已殘破不堪的床
19:25:23 <特蕾莎> 從格局看起來,這裏似乎曾經是僕人生活并工作的地方
19:25:58 <特蕾莎> 所有的傢具都蒙着厚厚的苔蘚和灰塵,似乎歲月早已遺棄了這裏
19:26:02 <特鲁尔> “我猜床下有机关,一按出现一个密道?"
19:26:11 <莫瑞斯> “那么正堂应该就是在另一侧了...”
19:26:18 * 拉斐爾 四處查探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
19:26:20 <拉斐爾> .R D+20 察覺
19:26:21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察覺: 1d20+20=(15)+20=35
19:27:00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我也看看: 1d20+19=(8)+19=27
19:27:10 <莫瑞斯> “准备一下,我想那个教主肯定不会自愿呆在仆人的房间...”
19:27:13 * 拉斐爾 到處翻看後表示沒有發現
19:27:24 * 拉斐爾 突然皺眉
19:27:47 <拉斐爾> "噓, 你們有沒有聽見東面的啼哭聲?"
19:28:05 <亚尔薇特> “没有……不过是小孩子的哭声吗?”
19:28:14 <特蕾莎> 被拉斐爾一說,你們都仔細去听
19:28:15 <拉斐爾> "聽上去像..."
19:28:34 <特蕾莎> 然而沒有能聽見什麽哭聲,而拉斐爾本人也覺得這聲音似乎消失了
19:28:44 <莫瑞斯> “总之先过去才知道...”
19:29:08 <马里亚斯> “哪里会有小孩子”
19:29:14 <莫瑞斯> “原来的主人横死在这里面,谁知道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作怪。”
19:29:33 <特鲁尔> "是女孩么?”
19:29:38 <莫瑞斯> “不过死于乱刀砍这个倒是被人记得挺清楚的。”
19:29:54 <特鲁尔> “会不会是哪对夫妇的女儿?”
19:30:06 * 莫瑞斯 攥着圣徽推开右侧厅堂的门
19:30:12 <特蕾莎> 你們的常識告訴你們,小孩的哭聲是很難分辨男女的……
19:30:12 <拉斐爾> "我可聽不出是男是女."
19:30:26 * 拉斐爾 鄙視了沒常識的特魯爾
19:30:36 <特蕾莎> 不過按照拉斐爾描述的方嚮
19:30:45 <特蕾莎> 回到門廳推開右面的門
19:30:52 <莫瑞斯> “我倒是希望只是鬼魂这么简单就好了。”
19:31:09 <特蕾莎> ■   ■■■■■■■■  ■
19:31:09 <特蕾莎> ■   □        ■■
19:31:09 <特蕾莎> ■□□■■■■■■□■■■■■
19:31:23 <特蕾莎> 眼前出現一條狹長的走廊
19:32:07 <特蕾莎> 曾經掛在兩側的壁畫早已被又黏又綠的植物覆蓋
19:32:40 <特蕾莎> 而就在此時,你們同時聽到了,一陣小孩哭聲從南邊的屋子里傳來
19:32:49 * 莫瑞斯 抹开墙上的污物,看看画像的内容
19:32:51 <特蕾莎> 但隨即馬上被什麽東西堵住了
19:33:08 <特鲁尔> “no do no die..."
19:33:22 <特蕾莎> 莫瑞斯看見壁畫多是周圍的一些風景
19:33:41 <特蕾莎> 有樹林,田地以及沙灘什麽的
19:33:57 <莫瑞斯> “偌大的房子竟然一张家族画都没有。”
19:34:06 <特蕾莎> 畫面因為損毀得太厲害已經很難看出細節了
19:34:23 * 莫瑞斯 皱眉
19:35:11 <特鲁尔> "南门有人啊”
19:35:15 <莫瑞斯> “那边的声音...把你们的武器预备好,指不定是什么故意引诱我们的陷阱。”
19:35:33 <特鲁尔> “不怕死的去开门看看”
19:35:51 <亚尔薇特> “那就是我来咯”
19:35:55 * 亚尔薇特 慢慢推开门
19:35:57 <马里亚斯> “或许法师愿意让一个小恶魔或者啥去开门?”
19:35:58 <莫瑞斯> “I recommend you to。”
19:36:16 <特蕾莎> 亞爾薇特輕輕推推破爛的木門,發現沒有推動
19:36:30 <特蕾莎> 門後似乎被人用雜物頂著
19:36:34 <亚尔薇特> “喔……”
19:36:53 * 亚尔薇特 照例猛踹
19:37:17 * 拉斐爾 在旁掩護
19:37:29 <特蕾莎> 於是女騎士使用踹門絕技,一陣煙塵過後
19:38:03 <特蕾莎> 只見一支弩箭『嗖』的一聲射來,釘在旁邊歪著的門板上
19:38:18 <莫瑞斯> “我说什么来着...”
19:38:34 <特蕾莎> 你們看見屋子里明顯是個臥室的陳設
19:38:53 <特蕾莎> 曾經是床的傢具上擺著一個小小的白色包裹
19:39:10 * 拉斐爾 施展偵測邪惡
19:39:25 * 亚尔薇特 看看弩箭是从哪里射出来的
19:39:32 <特蕾莎> 床邊蹲著一個年輕人,身穿藍綠色袍子,一手舉著十字弩,一手扶著嬰兒手裡的奶瓶
19:39:38 <特蕾莎> 顯得模樣挺滑稽的
19:39:46 <亚尔薇特> “呃,辛苦了……放松点说话好吗?”
19:39:53 * 莫瑞斯 摊开双手走进去
19:39:57 <亚尔薇特> “奶瓶要洒了”
19:40:02 <莫瑞斯> “别动,先生,别动。”
19:40:08 <特鲁尔> “我一直以为维拉是个女的?”
19:40:22 <特蕾莎> 他抖抖地舉著十字弩,『你們是,是什麼人……』
19:40:33 <莫瑞斯> “我是法莱斯玛的祭司,先生又是什么人?”
19:40:50 <特蕾莎> 『法,法萊斯瑪?』
19:41:08 <拉斐爾> "不是壞人, 不過看樣子是維拉祭司那邊的."
19:41:13 <亚尔薇特> “是路过的善良人士,我说这个孩子是伊尔马什村从来的吗?”
19:41:19 <特蕾莎> 他顯得很震驚,抖了半晌然後說道,『我是鎮子上的祭祀』
19:41:36 <亚尔薇特> “你是维拉?”
19:41:41 <莫瑞斯> “幸会,现在请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19:41:56 <特蕾莎> 聽到亞爾薇特的話,他臉色立刻又緊張起來,『這不關你們的事』
19:42:05 <特鲁尔> “不可能啦。维拉肯定是个漂亮的大姐姐的名字”
19:42:18 <特蕾莎> 『我……我只是路過,避避雨……』
19:42:41 <莫瑞斯> “我觉得他应该不是...先生,如果没有意见...”
19:42:43 <特蕾莎> 當然,他拙劣的撒謊技術你們全都騙不過去啊
19:43:00 * 特鲁尔 相信了
19:43:04 * 莫瑞斯 斜眼看一眼对方护着的襁褓
19:43:22 <拉斐爾> "事實就在眼前, 何必掩飾..."
19:43:35 <特蕾莎> 莫瑞斯看見,嬰兒現在因為正抱著奶瓶,所以顯出一副很安詳的模樣
19:43:38 * 拉斐爾 搖了搖頭
19:43:59 <特鲁尔> “话说那对夫妇有说他们女儿多大了么?”
19:44:02 <莫瑞斯> “...你最好实话实说,不然麻烦会很大。”
19:44:26 <特鲁尔> “似乎不是婴儿吧。。。应该到了能交配的年龄才对”
19:44:29 <特蕾莎> (莫瑞斯骰個威嚇?
19:45:35 <特蕾莎> 你們記得夫婦說過是個嬰兒, 說是要交給鄰居收養
19:45:37 <DDBot> 莫瑞斯 投擲 不要?: 1d20+8=(12)+8=20
19:45:52 <马里亚斯> “还我命来”
19:46:02 * 马里亚斯 装出鬼魂的声音
19:46:18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糊骗: 1d20+18=(13)+18=31
19:46:28 <莫瑞斯> “我猜,你的主祭肯定是要你看管好这孩子。”
19:46:34 <特蕾莎> 莫瑞斯的話讓年輕人很猶豫,現在他在害怕更值得恐懼的事情
19:46:45 <特蕾莎> 但是馬里亞斯卻嚇到他了
19:47:04 <特蕾莎> 他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誰?是誰?』
19:47:05 <莫瑞斯> (所以我就不要尝试交涉了啦!
19:47:12 <特蕾莎> 『你們都聽見了嗎?』
19:47:21 * 莫瑞斯 歪着头
19:47:23 <亚尔薇特> “我们该听到什么呢?”
19:47:28 <莫瑞斯> “你觉得呢?”
19:47:32 <特鲁尔> “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了几具尸体
19:47:43 <特蕾莎> 他臉色蒼白地看著你們,『都說這裏有鬼……』
19:47:44 <特鲁尔> 估计是在闹鬼吧。。。
19:47:59 <莫瑞斯> “虽然女士不希望总有死人赖着不走,不过作为祭司...”
19:48:00 <特鲁尔> “要不要护送你出去呢?
19:48:18 <马里亚斯> “我好恨啊……”
19:48:22 * 马里亚斯 继续发出背景音
19:48:24 <特蕾莎> 『我……』他為難地看著特魯爾,『不用了,我……』
19:48:29 <莫瑞斯> “让它们心甘情愿的离开,比如先解决几个前世的仇人什么的...”
19:48:41 <莫瑞斯> “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
19:48:52 <特蕾莎> 『我還有朋友在這個宅子里,我等他回來一起走』
19:48:52 <特鲁尔> “毕竟你这个奶瓶也快喝光了。待会小孩饿哭了,吸引到啥过来也不好”
19:48:54 * 莫瑞斯 对着对方张张指
19:49:36 <特鲁尔> “哦他去哪里了?要不要帮忙去找找他。”
19:49:37 <拉斐爾> (宅子里所有房間都看過了嗎?
19:49:51 <特蕾莎> (沒能,還差很多呢
19:50:13 <特蕾莎> 他看起來有些心虛,『我也不知道他去那裏了,他讓我在這裏不要動……』
19:51:00 <特鲁尔> “否则待会我们离开了,留下你和小孩一个人在这也不好”
19:51:05 <莫瑞斯> “孩子看起来很健康,不过我可不想把他留给这家伙照看。”
19:51:32 <莫瑞斯> “把孩子留下,然后离开吧。”
19:51:53 <莫瑞斯> “当然,你愿意呆在这里,我也没什么意见...”
19:52:00 <特蕾莎> 他警惕地看著莫瑞斯,把孩子抱在了自己懷裡,『不行』
19:52:11 <特蕾莎> 『這,這是我的孩子』
19:52:16 <拉斐爾> "你的同伴叫什麼名字?"
19:52:22 <拉斐爾> "啊? 你的?"
19:52:23 <特蕾莎> 顯然你們發現,他又在撒謊呢
19:52:25 <特鲁尔> “要么你跟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了。一个人呆着很危险的哟。我们进来的时候刚超度走几个鬼魂,待会我们走了鬼魂循着活人的气息来找你可不好。。。”
19:52:28 <亚尔薇特> “喔……”
19:52:34 <莫瑞斯> “‘你’的?”
19:52:42 * 莫瑞斯 皱眉
19:52:47 <特蕾莎> (特魯爾骰個交涉
19:53:29 <DDBot> 特鲁尔 投擲 交涉。。。: 1d20=15
19:53:35 <莫瑞斯> “还好冤魂只找冤家对头...愿女士保佑你的旅程,先生。”
19:53:57 <特蕾莎> 特魯爾的理由似乎很有說服力,於是他點點頭
19:53:59 * 莫瑞斯 做了个手势示意马里亚斯“给他玩点大的。”
19:54:11 <特蕾莎> 『那我跟你們一起去找他吧』
19:54:34 <特鲁尔> “顺便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19:54:55 <特蕾莎> 『我,我叫卡斯洛』
19:55:12 <特鲁尔> “这个神叨叨的牧师叫莫瑞斯,你们是同行哦”
19:55:29 <莫瑞斯> “看好孩子,先生。”
19:55:44 <莫瑞斯> “而我会看紧你。”
19:55:52 <特蕾莎> 他點點頭,不過你們明顯發現他看莫瑞斯的眼神充滿警惕
19:56:24 <特鲁尔> “村长说有事要我们来找维拉主祭,他不会正好也在这宅子里吧”
19:56:52 <特蕾莎> 『維拉主祭啊……』他眼睛轉了轉,『你們從村子里來嗎?』
19:57:13 <拉斐爾> "當然, 不然你以為呢?"
19:57:26 <特蕾莎> 『呃是的,正是維拉主祭,還有另外一個朋友跟我一起來,呃,路過這裏』
19:57:43 <莫瑞斯> “总之告诉我,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干什么?”
19:57:47 <特蕾莎> 『不過他們兩個説要先去看看這個廢屋的情況』
19:58:10 <特蕾莎> 對於莫瑞斯的提問,他裝作沒聽見
19:58:39 <特蕾莎> 於是你們帶著年輕的祭祀和孩子,離開了這個房間
19:58:57 <特鲁尔> “哎村长那个老头真是逗,这么近的路,自己不来找,非要派我们来找维拉”
19:59:18 <特鲁尔> “维拉是不是很凶啊,偷偷告诉我们嘛。”
19:59:23 <莫瑞斯> “他要是来,大概半路上就被肉虫子啃了。”
19:59:25 <特蕾莎> 拐過屋角,你們看到眼前的通路上有三個房間
19:59:27 <特蕾莎> ■■■
19:59:27 <特蕾莎> ■ ■
19:59:27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
19:59:28 <特蕾莎>   ■
19:59:28 <特蕾莎>  ■■
19:59:30 <特蕾莎> ■■■
19:59:42 <莫瑞斯> “所以你们最好小心些...”
19:59:50 <特蕾莎> 聽到特魯爾的問話,他吱吱唔唔地點點頭,『的確比較嚴厲啦』
20:00:22 <特蕾莎> 你們看見右側兩扇破爛的木門都虛掩着
20:00:38 <特鲁尔> “你是第一次跟他来这种闹鬼的老宅么?”
20:00:44 <特蕾莎> 而左邊的兩扇石門則敞開着
20:01:05 * 莫瑞斯 打量一下石头大门背后是什么地方
20:01:10 <特鲁尔> ‘要是我老大喊我来这种地方我肯定打死也不来啊
20:01:15 <特蕾莎> 祭祀緊張地點點頭,你們發現他一路上都在緊張地左顧右盼
20:01:34 <特蕾莎> 來到石門前,你們向裏面看去
20:01:51 <特蕾莎> 怎麽説呢,這是一個從任何角度來說都很奇怪的大廳
20:02:10 <特蕾莎> ■■■■■■■■■■
20:02:10 <特蕾莎> ■■■■柱柱■■■■
20:02:10 <特蕾莎> ■■柱========柱■■
20:02:10 <特蕾莎> ■■====    ■■
20:02:10 <特蕾莎> ■柱  桌桌   □
20:02:10 <特蕾莎> ■柱  桌桌   □
20:02:10 <特蕾莎> ■■====    ■■
20:02:10 <特蕾莎>  ■柱====  柱■■
20:02:10 <特蕾莎>  ■■■====■■■■
20:02:10 <特蕾莎>  ■■■■■■■■
20:02:29 <特蕾莎> 你們看見這個圓形的大廳佔據了兩層的高度
20:02:33 * 特鲁尔 踢一下拉斐尔的脚让他走到队伍最后面去看着他
20:02:52 <特蕾莎> 原本好像通往上層的木質樓梯已經腐壞破爛
20:03:46 <特蕾莎> 而一般用來支撐大廳的房柱部分,則是幾根高大原始的石頭代替
20:03:53 <莫瑞斯> “盯着他,我们进去看看..”
20:04:10 <特蕾莎> 中央擺著一個石桌,看起來很很粗糙
20:04:11 <莫瑞斯> “小心些,这房间我觉得...有些怪异。”
20:04:27 <拉斐爾> "別怕, 他沒有膽子逃走啦."
20:04:34 * 拉斐爾 小聲跟同伴說
20:04:34 <亚尔薇特> “跟整个宅子的风格不同啊”
20:04:45 <亚尔薇特> “看起来传言是有道理的。”
20:04:52 * 亚尔薇特 小心地走进房间
20:04:56 <莫瑞斯> “是谁设计了这种房间...阿布萨罗姆的建筑师协会应该给他颁个创新奖...”
20:05:08 <莫瑞斯> “前提是他还活着,女士在上。”
20:05:25 <马里亚斯> “只会给他金酸梅奖,庆祝他对建筑美学的破坏……”
20:05:41 * 马里亚斯 继续隐形用幽灵的无力声线说话
20:05:33 <特蕾莎> (所有人的察覺
20:05:41 <拉斐爾> .R D+20 察覺
20:05:42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察覺: 1d20+20=(16)+20=36
20:05:45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察觉: 1d20+4=(10)+4=14
20:05:46 <DDBot> 莫瑞斯 投擲 察觉: 1d20+18=(15)+18=33
20:05:47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8=(13)+18=31
20:05:47 <特鲁尔> “去看看2楼,豆豆”
20:05:53 * 特鲁尔 放魔宠去看看
20:06:12 <DDBot> 特鲁尔 投擲 per: 1d20+16=(19)+16=35
20:06:29 <特蕾莎> ■■■■■■■■■■
20:06:29 <特蕾莎> ■■■■柱柱■■■■
20:06:29 <特蕾莎> ■■====   柱■■
20:06:29 <特蕾莎> ■■==     ■■
20:06:29 <特蕾莎> □        ■
20:06:29 <特蕾莎> □        ■
20:06:29 <特蕾莎> ■■==     ■■
20:06:29 <特蕾莎>  ■======  柱■■
20:06:29 <特蕾莎>  ■■■== ■■■■
20:06:29 <特蕾莎> □■■■■■■■■■
20:06:39 <特蕾莎> 豆豆回來表示,二樓基本是這個樣子的
20:06:59 <特蕾莎> 那麽除了肌肉發達的女騎士外
20:07:07 <莫瑞斯> “总之...棱角好像多的有点过分...”
20:09:04 <特蕾莎> (建筑物基本是圓形墻壁,棱角是因為地圖沒法表示?
20:07:19 <特蕾莎> 你們都注意到了石桌的下面,原本似乎有個暗格
20:07:39 * 莫瑞斯 检查一下石桌
20:07:49 <特蕾莎> 之所以説原本,是因為你們看見這個暗格已經被打開,一個破損的小木盒倒在一旁
20:08:18 <特鲁尔> "小心哟,这里好像有人来过”
20:08:25 * 特鲁尔 对奶爸说
20:08:30 <特蕾莎> 滿地的苔蘚和灰塵中間,你們明銳地注意到小木盒旁邊攤著一些和周圍不一樣的東西
20:09:24 * 莫瑞斯 抽出匕首,把东西划拉划拉
20:10:12 * 马里亚斯 看看周围
20:10:12 <特蕾莎> 莫瑞斯走近觀察,看見這些散落在地上的東西
20:10:48 * 特鲁尔 宁愿回头看看背后那2扇虚掩的木门背后有什么
20:11:00 <特蕾莎> 其中有一個好像是鵪鶉蛋大小的黑色蛋狀,上面布滿了凸起的尖刺
20:11:20 <特蕾莎> 而其他東西,看起來像是這樣的『蛋』破掉后的碎片
20:11:56 <莫瑞斯> “哦...我觉得我们大概有对那些怪虫子的合理解释了。”
20:13:13 * 莫瑞斯 查看一下碎片的新鲜程度
20:13:34 <特蕾莎> (自然知識
20:13:46 <拉斐爾> "那是邪物留下的...小心點."
20:13:58 <特鲁尔> “根据生物学基础,我不认为软体蠕虫是这样的卵生啊。。。”
20:14:06 <DDBot> 特鲁尔 投擲 nature: 1d20+20=(9)+20=29
20:14:06 <DDBot> 莫瑞斯 投擲 反正可以重骰!: 1d20+9=(16)+9=25
20:14:29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我只了解一点点呢: 1d20+9=(19)+9=28
20:14:36 * 莫瑞斯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吼着不愿意看的法师又凑上来了
20:15:45 * 特鲁尔 对于新知识的渴求甚于财宝
20:15:46 <莫瑞斯> “有些像...但是这些部分看起来更加木质...”
20:16:04 <莫瑞斯> “...植物?”
20:16:42 * 莫瑞斯 用匕首尝试割了割
20:17:05 <莫瑞斯> “马里亚斯,你记得格拉利昂发现的最古老的植物品种是什么年代的?
20:17:46 <莫瑞斯> “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们刚刚错过了某几颗活化石的发芽...”
20:18:22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san check?: 1d20+14=(2)+14=16
20:18:22 <特蕾莎> 莫瑞斯用匕首划過黑色的蛋,但是卻沒能留下任何傷痕
20:18:41 <DDBot> 莫瑞斯 投擲 我不告诉你?: 1d20+14=(8)+14=22
20:18:55 <特蕾莎> (特魯爾的san check
20:20:03 <特蕾莎> 那麽,雖然你們發現一般的學識已經沒法判斷這個東西
20:20:08 <DDBot> 特鲁尔 投擲 混蛋果然知识越多越反动: 1d20+10=(1)+10=11
20:20:46 <特蕾莎> 只有特魯爾陷入迷茫中
20:20:49 <特蕾莎> (特魯爾san -1
20:21:20 <莫瑞斯> “总之这可是了不起的标本,嗯。”
20:21:30 <亚尔薇特> “只是个蛋而已,你们怎么了……”
20:21:35 * 莫瑞斯 用盒子装好,裹起来
20:21:41 * 拉斐爾 完全看不出什麼特別
20:21:44 * 亚尔薇特 敲打法师的脑袋让他回神
20:22:07 <莫瑞斯> “好了,让我们继续。”
20:22:16 <特鲁尔> ”如果这是植物的种子。。。为什么只有外壳,难道植物自己长脚走了?
20:22:43 <莫瑞斯> “大概在它还茁壮成长的那个年代,这不是什么稀罕事。”
20:23:06 <莫瑞斯> “哦,我说,大概还包括现在。”
20:23:18 <莫瑞斯> “有人有带杀草剂么?‘
20:23:21 <特鲁尔> “先看看我们背后的木门里有啥吧”
20:24:11 <特蕾莎> 你們揮走腦子中的種種疑問,打開身後的木門
20:24:32 <特蕾莎> ■■■■※
20:24:33 <特蕾莎> ■  ※※
20:24:33 <特蕾莎> ■  ※※
20:24:33 <特蕾莎> □  ※※
20:24:33 <特蕾莎> ■   ■
20:24:33 <特蕾莎> ■   ■
20:24:33 <特蕾莎> ■■■■■
20:24:46 <特蕾莎> 下面的木門後面,看起來曾經是個會客室
20:25:16 <特蕾莎> 但是房間的東北角已經坍塌,使得整個房間也看起來像個廢墟
20:25:32 <莫瑞斯> “我已经开始怀疑原来的主人是为什么要被人大卸八块了...”
20:26:07 <特蕾莎> 不過你們覺得,從這堆塌下來的廢墟可以爬到上面那層
20:26:57 <特蕾莎> 然而與此同時,北面那個門後面一陣雜亂的聲音引起了你們的注意
20:26:58 * 拉斐爾 掃一下周圍有沒有埋伏
20:27:31 <特蕾莎> 聽起來好像裏面有什麽人在翻找東西,時不時還傳來盤子摔碎的聲音
20:27:43 * 莫瑞斯 做了个手势“靠过去。”
20:27:58 * 亚尔薇特 抽出了剑
20:28:22 * 特鲁尔 飞起来先
20:28:33 * 马里亚斯 拔出手枪
20:28:43 <特鲁尔> “去看看是不是你朋友在里面啦”
20:29:02 * 特鲁尔 把奶爸推到门口
20:29:17 <特蕾莎> 祭祀聽見你們這樣説,又看見你們拔出武器的凶悍模樣
20:29:23 <特蕾莎> 顯得十分緊張
20:29:31 <亚尔薇特> “好了别闹了……“
20:29:35 * 亚尔薇特 伸手推门
20:29:44 <特蕾莎> 你們推開門
20:30:19 <特蕾莎> 看見這個曾經應該是餐廳的屋子被人翻得顛三倒四
20:30:56 <特蕾莎> 一個中年有些謝頂的男人站在餐桌邊,正手撐著桌子氣喘吁吁地出神
20:31:08 <莫瑞斯> “看来我们已经找到了。”
20:31:11 <特鲁尔> “真幸运,是个活人!”
20:31:21 <莫瑞斯> “靠边站,卡斯洛。”
20:31:38 <特蕾莎> 他同樣穿著藍綠相間的袍色,但明顯比你們見過的祭祀們華麗幾個級別
20:31:42 <特鲁尔> “这是你朋友么,卡洛斯?”
20:31:52 <特蕾莎> 看見你們進來,他顯得很吃驚
20:31:56 <莫瑞斯> “我猜您就是维拉主教了,先生。”
20:32:11 <特蕾莎> 而卡斯洛同時開口,『維拉主祭,他們説村長找您……』
20:32:44 <特蕾莎> 維拉主祭盯著他的手下,不耐煩地擺擺手,然后卡斯洛就順從地閉上了嘴
20:33:02 <特蕾莎> 然後主祭看向你們,『找我什麽事?』
20:33:37 <亚尔薇特> “在说找你的原因之前,我们先来谈谈藏在教会后面的邪恶祭坛吧。”
20:33:42 <拉斐爾> "沒什麼, 只是有筆帳要和你算清楚!"
20:34:08 * 特鲁尔 耸耸肩膀
20:34:09 <特蕾莎> 你們近距離看去,他臉上現在紅通通的,似乎不知因為勞累還是氣惱,正在喘氣不定
20:34:30 * 拉斐爾 從背後拔出巨劍, 劍指維拉
20:34:30 <马里亚斯> “我好恨啊!”
20:34:39 * 马里亚斯 继续开始背景音
20:34:43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6=(8)+16=24
20:35:09 <特蕾莎> 馬里亞斯發現,自己的伎倆這次完全不管用
20:34:53 <特蕾莎> 他盯著你們,眼睛瞇起一條線,『哦,你們難道偷偷溜進我的教會了嗎』
20:35:00 <DDBot> 莫瑞斯 投擲 医疗你该不是发烧吧: 1d20+18=(19)+18=37
20:35:28 <特蕾莎> 莫瑞斯覺得,對方的症狀很像是發燒了
20:35:26 <拉斐爾> "既然敢祭祀邪神, 那就納命來吧!"
20:35:37 <莫瑞斯> “More than that,mister.”
20:35:55 <特蕾莎> 而這個時候,你們都看見,主祭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20:37:31 <莫瑞斯> “准备好你的灵魂吧,淹没在漆黑的深渊之底大概是个不错的结局。”
20:37:03 <特蕾莎> (那麽骰先攻吧
20:37:42 <DDBot> 莫瑞斯 投擲 init: 1d20+2=(5)+2=7
20:37:43 <DDBot> 特鲁尔 投擲 init: 1d20+4=(6)+4=10
20:37:51 <DDBot> 特蕾莎 投擲 init: 1d20=13
20:37:52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init: 1d20+1=(4)+1=5
20:38:06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init: 1d20+4=(20)+4=24
20:38:23 <拉斐爾> .R D+5 先攻
20:38:25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先攻: 1d20+5=(9)+5=14
20:39:29 <特鲁尔> “额,在你临走前,可以告诉我下你对于会自己走路的植物有什么看法么?”
20:39:41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拉,1,特,莫,亞'
20:39:54 <特蕾莎> 馬里亞斯行動
20:40:11 <特蕾莎> 主祭對著特魯爾大吼,『打就打,少廢話!』
20:40:25 <特蕾莎> ■□■■■
20:40:25 <特蕾莎> ■ 1 ■
20:40:25 <特蕾莎> ■   ■
20:40:25 <特蕾莎> ■亞拉 ■
20:40:25 <特蕾莎> □馬莫 ■
20:40:25 <特蕾莎> ■ 特 ■
20:40:25 <特蕾莎> ■■■■※
20:41:15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2次 1d20+14 = 5, 11 = 19 25
20:41:34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9=(11)+9=20
20:42:45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dmg: 3d8+18=(5,6,7)+18=36
20:42:56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拉,1-36,特,莫,亞'
20:45:39 * 拉斐爾 食指一抹巨劍, 劍指敵人, 念誦束縛行動的聖言
20:45:59 * 拉斐爾 然後向前逼近
20:46:17 <拉斐爾> (我自己放神恩, 然後對牧師用惰怠祷言
20:46:37 <拉斐爾> (不能防御性施法和借機一輪
20:46:54 <特蕾莎> (骰SR先
20:47:27 <拉斐爾> .R D+9 又是關鍵時刻!
20:47:28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又是關鍵時刻!: 1d20+9=(12)+9=21
20:49:58 <特蕾莎> 主祭試圖防禦施法,然後發現似乎沒法集中精神
20:50:39 <特蕾莎> 於是他憤怒地開始引導邪惡的能量
20:50:47 <特蕾莎> (所有人will
20:50:56 <拉斐爾> .R D+13 WILL
20:50:57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4=(6)+14=20
20:50:57 <DDBot> 拉斐爾 投擲 WILL: 1d20+13=(18)+13=31
20:51:01 <DDBot> 特鲁尔 投擲 will: 1d20+10=(14)+10=24
20:51:09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will: 1d20+13=(10)+13=23
20:52:07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拉,1-36,特+18,莫,亞'
20:52:10 <DDBot> 莫瑞斯 投擲 will: 1d20+14=(18)+14=32
20:52:19 <DDBot> 特蕾莎 投擲 dam: 6d6=(5,6,3,4,1,3)=22
20:52:33 <莫瑞斯> “噗..就只有这种程度?”
20:53:06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1-36,特+7,莫-11,亞-11'
20:53:56 * 特鲁尔 延迟到最后行动
20:54:37 * 马里亚斯 觉得浑身发痒
20:54:46 <特蕾莎> 然後他舉起你們剛才似乎沒注意到的大盾牌,開始全防
20:55:02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特+7,1-36,莫-11,亞-11'
20:55:08 <特蕾莎> 莫瑞斯行動
20:55:26 <亚尔薇特> (……这场景太……祭祀使用了缩壳,祭祀防御力上升了
20:55:57 * 莫瑞斯 距离主教十尺召唤出链魔,全回合3次抽打+一次摔绊
20:56:23 <莫瑞斯> “地狱的拷问者,解决掉他!”
20:56:57 <DDBot> 莫瑞斯 投擲 : 3次 1d20+14 = 6, 10, 16 = 20 24 30
20:57:23 <DDBot> 莫瑞斯 投擲 CMB: 1d20+11=(11)+11=22
20:57:47 <特蕾莎> 莫瑞斯發現祭祀縮殻之後似乎刀槍不入了?
20:58:29 <特蕾莎> 然後通過鏈魔的鎖鏈砍在他身上袍子的聲音你們判斷,這似乎并不是袍子而是什麽金屬鎧甲
20:59:04 * 莫瑞斯 退到右下墙角结束
20:59:21 <特蕾莎> 亞爾薇特行動
20:59:55 <亚尔薇特> “邪恶啊,屈服在吾主的威力之下吧!”
21:00:08 * 亚尔薇特 呼唤神圣力量,五尺跨步上前
21:00:42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22-3=(18)+19=37
21:00:45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22-3-5=(10)+14=24
21:00:57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CH威胁: 1d20+22-3=(20)+19=39
21:02:07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2次 1d8+7+5+6+24 = 2, 3 = 44 45
21:04:51 <特蕾莎> 正在龜縮的祭祀沒料到亞爾薇特一劍砍中他鎧甲的縫隙,只見他正要張口大叫的時候,亞爾薇特手上的寶劍帶著聖光從他脖子上划過
21:05:36 <特蕾莎> 然而你們誰也沒料到的是,亞爾薇特這一劍下去,忽然發出巨大的炸裂聲
21:06:11 <特蕾莎> 一個血色的光球從主祭原本頭部的地方炸開
21:06:23 <拉斐爾> "哎喲, 果然是自爆嗎!"
21:06:26 * 亚尔薇特 举起盾牌遮掩自己
21:06:41 <亚尔薇特> “这死法看多少次都不会适应!”
21:06:48 <特蕾莎> 黑色的腦漿,鮮紅的血液,夾雜着碎裂的頭骨和兩個眼珠,向著你們撲面而來
21:06:50 * 拉斐爾 橫劍格擋
21:07:16 * 马里亚斯 打个滚闪开
21:07:22 <莫瑞斯> “我了个...”
21:07:40 * 莫瑞斯 下意识的命令链魔到前面挡住
21:07:40 * 特鲁尔 遮住小婴儿。。。
21:07:52 <亚尔薇特> (笑笑今天良心发现
21:07:53 <特蕾莎> 然後一大堆漆黑的觸手掛著紅色的黏液,從他脖子斷裂的地方猛地伸開,在空中肆意地揮舞着
21:08:07 <特蕾莎> (所有人san check
21:08:08 <莫瑞斯> “这是毛啊!?”
21:08:17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13=(20)+13=33
21:08:20 <DDBot> 特鲁尔 投擲 SAN: 1d20+10=(1)+10=11
21:08:21 <DDBot> 莫瑞斯 投擲 will: 1d20+14=(4)+14=18
21:08:22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4=(18)+14=32
21:08:35 <拉斐爾> .R D+13 WILL
21:08:36 <DDBot> 特蕾莎 投擲 特: 2d4=(4,2)=6
21:08:37 <DDBot> 拉斐爾 投擲 WILL: 1d20+13=(6)+13=19
21:08:40 <DDBot> 特蕾莎 投擲 莫: 2d4=(1,3)=4
21:08:41 <拉斐爾> (我去, 我要重骰
21:08:45 <DDBot> 特蕾莎 投擲 拉: 2d4=(3,2)=5
21:08:55 <拉斐爾> .R D+13 女神在上!
21:08:56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女神在上!: 1d20+13=(20)+13=33
21:10:11 * 莫瑞斯 吼叫着命令链魔把主教的尸体抽烂
21:10:27 <莫瑞斯> “一片碎肉都不能给我留下!”
21:10:59 * 拉斐爾 借著女神賜下的銀鍊, 在關鍵時刻保住心智清明
21:11:25 <特蕾莎> 凡間前所未見的血腥場面把你們多數人都嚇呆了,而卡斯洛早已經尖叫着衝出了房間,你們聽見他的叫聲逐漸遠去
21:12:06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特+7,2,莫-11,亞-11 | 理智點:亞-1,特-7,莫-4,拉-1,馬-1'
21:12:09 * 拉斐爾 冷靜下來, "女神在上..."
21:12:27 <特蕾莎> ■□■■■
21:12:28 <马里亚斯> “WOW”
21:12:28 <特蕾莎> ■ 2鏈■
21:12:28 <特蕾莎> ■亞拉 ■
21:12:28 <特蕾莎> ■   ■
21:12:28 <特蕾莎> □馬  ■
21:12:28 <特蕾莎> ■ 特莫■
21:12:28 <特蕾莎> ■■■■※
21:12:35 * 马里亚斯 吹个口哨……
21:12:37 <特蕾莎> 馬里亞斯行動
21:12:43 <马里亚斯> “这还真是惊悚的画面”
21:12:58 <莫瑞斯> “快烧掉这滩东西!”
21:12:58 * 马里亚斯 举枪对着他射击,管他是啥打烂就好
21:13:05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2次 1d20+14 = 18, 7 = 32 21
21:13:13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9=(4)+9=13
21:13:14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特+7,2,莫-11,亞-11 | 理智點:亞-1,特-7,莫-4,拉-1,馬-1'
21:14:02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DMG: 2d8+14=(4,8)+14=26
21:14:29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特+7,2-16,莫-11,亞-11 | 理智點:亞-1,特-7,莫-4,拉-1,馬-1'
21:15:00 <特蕾莎> 馬里亞斯向怪物開槍,但是發現普通的子彈似乎很難傷害這邪惡的怪物
21:15:04 <特蕾莎> 拉斐爾行動
21:16:28 * 拉斐爾 祈求女神賜下破敵的神力, 旋風般斬出幾劍
21:17:03 <拉斐爾> .R D+19 第1劍
21:17:05 <DDBot> 拉斐爾 投擲 第1劍: 1d20+19=(12)+19=31
21:17:11 <拉斐爾> .R D+14 第2劍
21:17:12 <DDBot> 拉斐爾 投擲 第2劍: 1d20+14=(20)+14=34
21:17:20 <拉斐爾> .R D+14 第2劍CH!
21:17:23 <DDBot> 拉斐爾 投擲 第2劍CH!: 1d20+14=(1)+14=15
21:17:26 <拉斐爾> (我去
21:17:27 <莫瑞斯> (哈哈哈
21:17:32 <拉斐爾> (又是時候重骰了
21:17:33 <莫瑞斯> (快重骰!
21:17:34 <亚尔薇特> (天命……
21:17:41 <拉斐爾> .R D+14 天命在我!
21:17:42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天命在我!: 1d20+14=(17)+14=31
21:18:13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特+7,2-16,莫-11,亞-11 | 理智點:亞-1,特-7,莫-5,拉-1,馬-1'
21:20:42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傷害!: 10d6+48=(4,6,3,4,5,6,2,1,5,4)+72=112
21:21:41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11,特+7,2-128,莫-11,亞-11 | 理智點:亞-1,特-7,莫-5,拉-1,馬-1'
21:21:50 <特蕾莎> 特魯爾行動
21:22:22 * 特鲁尔 看看这怪物有眼睛么
21:22:43 <特蕾莎> 特魯爾頭腦混亂中,在一堆觸手里找眼睛
21:22:48 <特蕾莎> 不過顯然沒找到
21:24:26 * 特鲁尔 看看怪物伤重吗
21:25:06 <特蕾莎> 特魯爾覺得怪物傷好像挺重的,不過怪物本來就血肉一團……
21:25:22 * 特鲁尔 先让精灵龙喷个油腻
21:25:37 <DDBot> 特蕾莎 投擲 ref: 1d20=10
21:25:42 <特鲁尔> (DC 14
21:25:48 <特蕾莎> 怪物穩穩地站著
21:26:24 <特蕾莎> 而且你認為,怪物有威脅的似乎應該是脖子上面的觸手部分,所以身體倒下會不會有影響,你也說不好
21:26:43 * 特鲁尔 再打个火线
21:27:23 <DDBot> 特鲁尔 投擲 火线1: 1d20+6=(12)+6=18
21:27:36 <DDBot> 特鲁尔 投擲 火线2: 1d20+6=(1)+6=7
21:27:54 <特蕾莎> 兩發火線都被怪物敏捷地躲開了
21:28:10 * 特鲁尔 然后飞出房间
21:28:51 <特蕾莎> 怪物生氣地毆打剛剛對他造成重傷的拉斐爾
21:29:18 <DDBot> 特蕾莎 投擲 觸手攻擊: 4d20=(20,16,5,20)=61
21:29:22 <亚尔薇特> (拉斐尔又是你……拉怪能力好厉害
21:29:23 <拉斐爾> (喂喂= =
21:29:30 <马里亚斯> (!
21:29:31 <拉斐爾> (不了個是吧!
21:29:32 <DDBot> 特蕾莎 投擲 暴擊?: 2d20=(19,13)=32
21:29:48 <拉斐爾> (我覺得怎麼樣都SHI了!
21:29:52 <莫瑞斯> (我慢了一步!
21:30:21 <拉斐爾> (冤有頭債有主! 明明是騎士砍你的頭怎麼就只打我了(ry
21:30:35 <DDBot> 特蕾莎 投擲 第一下: 2d8+48=(8,2)+48=58
21:30:46 <DDBot> 特蕾莎 投擲 2: 1d8+24=(8)+24=32!
21:30:54 <特蕾莎> (不不,剩下的還要打別人
21:31:30 <特蕾莎> (拉斐爾多少血?
21:31:42 <拉斐爾> (67, 已經碎了, 我去換卡吧
21:32:27 <莫瑞斯> (姐姐の失策
21:32:45 <特鲁尔> (没事,他已经确认傻豆有复活术了。。。
21:32:50 <特蕾莎> 怪物兩下打暈了拉斐爾,然後用觸手把他卷了起來
21:33:05 <特蕾莎> 接下來順勢攻擊旁邊的女騎士
21:33:39 <DDBot> 特蕾莎 投擲 dam: 2d8+28=(4,1)+28=33
21:34:17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69[昏迷],特+7,2-128,莫-11,亞-44 | 理智點:亞-1,特-7,莫-5,拉-1,馬-1'
21:34:23 <特蕾莎> 莫瑞斯行動
21:36:02 <特蕾莎> 你看見拉斐爾被吊在一群觸手中間,不知道是死是活
21:36:08 * 莫瑞斯 自己施放热情祝福,链魔继续抽打
21:36:27 <DDBot> 莫瑞斯 投擲 : 4次 1d20+16 = 17, 10, 13, 12 = 33 26 29 28
21:40:41 <DDBot> 莫瑞斯 投擲 那就重来!: 6d4+12=(2,3,4,1,4,2)+12=28
21:41:12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馬-22,拉-69[昏迷],特+7,2-141,莫-11,亞-44 | 理智點:亞-1,特-7,莫-5,拉-1,馬-1'
21:41:18 <特蕾莎> 亞爾薇特行動
21:41:49 <亚尔薇特> (我突然想喊,怪物好厉害,风紧扯呼……
21:42:21 <亚尔薇特> “别开玩笑了……我会让你再死一次,觉悟吧!”
21:42:35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22-3=(8)+19=27
21:42:38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22-3=(9)+19=28
21:42:47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22-3-5=(14)+14=28
21:43:49 <特蕾莎> 看到拉斐爾倒地,亞爾薇特憤怒地攻擊怪物
21:43:58 <特蕾莎> 終於再一次把怪物切成碎片
21:44:30 <特蕾莎> 怪物扔下拉斐爾一動不動的屍體,在地上灘成一片
21:44:45 <特蕾莎> ======戰鬥結束=======
21:44:53 * 莫瑞斯 遣退了链魔
21:45:02 * 拉斐爾 為了自由和正義, 征戰四年, 現在卻要回歸女神的國度了
21:45:05 <莫瑞斯> “现在来看看...”
21:45:12 * 特鲁尔 摸摸拉斐尔死透了没
21:45:15 * 亚尔薇特 抱起拉斐尔的尸体
21:45:20 * 莫瑞斯 摸了一把拉斐尔的鼻息
21:45:22 <亚尔薇特> “莫瑞斯,不能想想办法吗?”
21:45:39 <特蕾莎> 你們覺得拉斐爾的身體已經開始慢慢冷下去了
21:45:44 * 莫瑞斯 摇摇头
21:45:57 <莫瑞斯> “愿女士公平的裁决他。”
21:46:08 <亚尔薇特> “你可是墓土女士的牧师啊,时候还未到啊!”
21:46:18 <特蕾莎> (不是有生命之息?
21:46:34 <莫瑞斯> (死掉一轮之内?
21:46:46 <特蕾莎> (一輪之內啊
21:46:53 <莫瑞斯> (那就刷吧
21:46:57 <亚尔薇特> (还没过1轮呢
21:47:01 <特蕾莎> (當然你要是再耽誤六秒,就不是了
21:47:02 <亚尔薇特> (来,人工呼吸
21:47:05 <莫瑞斯> “我试试...尽力而为。”
21:47:19 <特鲁尔> “哎,估计没得救了,大家分了他的装备吧。。。”
21:47:23 * 莫瑞斯 给拉斐尔度了一口气
21:47:46 * 拉斐爾 又活過來了??
21:47:48 <莫瑞斯> “回来,女神交给你的任务尚未完成。”
21:48:04 <莫瑞斯> “女士且放你还阳几日。”
21:48:22 <特蕾莎> 就在特魯爾這樣説的時候,你們看見傻豆法術下的拉斐爾噗地口吐鮮血
21:48:26 <莫瑞斯> “起来。”
21:48:28 <特蕾莎> 又睜開了眼睛
21:49:21 * 拉斐爾 咳出一口鮮血, "噗, 這算什麼, 剛剛從冥土回來, 你讓我再下去一次麼."
21:49:43 <特蕾莎> (那麽換卡的事情再說,拉斐爾你暫且繼續RP
21:49:48 <拉斐爾> (好的
21:49:45 <莫瑞斯> “迟早的事,现在还不够钟而已。”
21:50:29 * 莫瑞斯 给拉斐尔治疗完毕,然后确认这一滩烂肉不动了,再仔细检查
21:50:38 * 特鲁尔 用怜悯的眼光看着躺在地上抽搐的拉斐尔
21:50:51 <拉斐爾> (笑笑, 他朝君體也相同XD
21:51:20 <特蕾莎> 雖然莫瑞斯說是給拉斐爾治療完畢,但拉斐爾仍然覺得昏昏沉沉
21:51:54 <特蕾莎> 好像以前的很多知識,包括使用武器的各種技巧,都隨著這次昏死忘記了
21:52:25 * 拉斐爾 拖著虛弱的身體掙扎起來, 摸了摸身體, 感覺有哪里不同了
21:52:39 <莫瑞斯> “拉斐尔,你没问题吗?”
21:52:56 <亚尔薇特> “看起来很有问题的样子,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21:53:00 * 莫瑞斯 一边说一边用匕首切割着触手残余的组织
21:53:22 <特鲁尔> “话说回来,这主教的记忆还能够读取么?”
21:53:23 <莫瑞斯> “等会我再给他检查一下记忆..现在先看看这个。”
21:53:31 <特鲁尔> “用你上次的那招
21:53:33 <特蕾莎> 不過還好,拉斐爾覺得自己仍然記得身邊這些人,自己的來歷,已經目前要做的事情
21:53:39 <拉斐爾> "呃, 半隻腳踏入冥土後總感覺有哪里不對, 不過還算沒事...吧."
21:53:49 <拉斐爾> "謝謝你們關心."
21:53:53 <亚尔薇特> “女士慈悲,时候还未到”
21:54:35 <莫瑞斯> “我不确定这东西是有思考器官的...如果它算是有‘器官’的话.."
21:55:04 <特鲁尔> “下次你再这么随便死前可以先立个遗嘱,声明你死活财富的归属么?你知道的。。。大家都挺看好你那把武器呢”
21:55:05 <特蕾莎> 而正在切割觸手怪的莫瑞斯,則忽然看見,幾隻之前看見的那種小蟲子,從觸手的屍體里鑽了出來!
21:55:14 <莫瑞斯> “我去?!”
21:55:24 * 莫瑞斯 顺手戳死一只
21:55:49 <莫瑞斯> “我大概知道点什么了...快帮我赶开这东西!”
21:55:50 * 拉斐爾 有一句沒一句地應著法師
21:55:56 <特蕾莎> 莫瑞斯手疾眼快戳死一隻,但其他的三隻敏捷地開始四散奔逃
21:56:21 * 亚尔薇特 用钢靴去跺
21:56:27 * 特鲁尔 用魔法飞弹打死剩下3个
21:56:28 <特蕾莎> 你們看見其中兩隻從東面的窗戶縫中鑽了出去
21:56:38 <莫瑞斯> “我想,大概这东西就是小虫子长熟的部分....”
21:56:56 <特蕾莎> 而另外一隻閃過亞爾薇特的靴子,徑直向剛才的圓形大廳爬去
21:57:02 <莫瑞斯> “见鬼...真恶心...”
21:57:41 <特蕾莎> 趕在特魯爾開始施法之前,它們已經逃離了你們的視線
21:58:00 <特蕾莎> 只留下地上幾道粘乎乎的黑色痕跡
21:58:20 <莫瑞斯> “好了,现在我们算解决了个祸害...”
21:58:26 <亚尔薇特> “糟了,那孩子在哪里?!”
21:58:44 <莫瑞斯> “虽然大概我们不动手,这倒霉的主教过两天也...啊?”
21:58:49 <特蕾莎> 你們看見那孩子現在被特魯爾抱著
21:59:12 <特蕾莎> 因為他的奶爸剛剛丟下他逃跑的緣故
21:59:14 <亚尔薇特> (……那么那个傻逼祭祀呢,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宿主备选?
21:59:25 <特蕾莎> (那個傻逼跑了啊
21:59:56 <亚尔薇特> (我现在想学阿傻子,先把附近的人畜杀干净,隔离传染媒介
21:59:52 <特鲁尔> “说起来维拉到底在找什么”
22:00:03 * 莫瑞斯 切割下一片标本以后,开始在房间和教主身上找线索
22:00:26 <莫瑞斯> “别站着...快找他到底在找什么。”
22:01:11 <特蕾莎> 你們也學著維拉主祭在這裏翻箱倒櫃,但并沒能發現什麽值得注意的東西
22:01:44 <特鲁尔> “你不能找找他剩余的脑子再用一遍对阿鲁德干的事情么
22:01:50 <莫瑞斯> “好吧,我想想,这个地方是教会和‘邻居’碰头的地方...”
22:02:04 <莫瑞斯> “你的脑子也被虫子啃了?”
22:02:32 <莫瑞斯> “如果你能从这玩意里翻出‘脑子’,请便。”
22:03:19 <亚尔薇特> “好啦,我知道大家都心情紧张……但是别吵架”
22:03:21 <莫瑞斯> “那么教主跑过来...只能是找‘邻居’帮他处理掉虫子或者之类的东西...”
22:03:30 <特鲁尔> “我意思是维拉爆炸前剩余的脑子啦。。。在天花板上找找,也许还黏着一点。。。”
22:03:40 <莫瑞斯> “那孩子大概就是约定的报酬,之类的。”
22:04:17 <亚尔薇特> “比起猜测,我们继续搜查这个宅子里剩下的部分吧,另外把那个卡斯洛抓回来,他说不定知道点什么”
22:04:47 <莫瑞斯> “大概会有什么密道?”
22:05:01 <特鲁尔> “异议,维拉怎么知道邻居能处理虫子。说不定是邻居给他下的蛊”
22:05:16 <莫瑞斯> “而且...我们还得回村子里一趟,这孩子我们不能一直带着。”
22:05:34 <特鲁尔> “不过首先是要先把那个卡洛斯还是卡斯罗之类的抓回来。这里的事情不能先让教会知道”
22:05:49 * 拉斐爾 回過神來, "沒錯, 孩子得送回去."
22:06:06 <马里亚斯> “我觉得我们得通知附近城里的教会”
22:06:10 <莫瑞斯> “知道了他们也没教主...不过找到他的人倒是必须要做的。”
22:06:15 <拉斐爾> "不過之前維拉到底在這里翻找些什麼?"
22:06:20 <莫瑞斯> “还有这稀奇古怪的植物..."
22:06:25 <马里亚斯> “假冒格茲雷教会可是个大事”
22:06:49 * 拉斐爾 陷入了沉思
22:07:08 <亚尔薇特> (说来波涛之主是个小气的神,假冒他应该会遭天谴呢
22:07:11 <莫瑞斯> “我倒是觉得风澜大概不置可否...不过,先还是得回去。”
22:07:29 <亚尔薇特> “在那之前不先完成这里的搜索吗?”
22:07:33 <莫瑞斯> (风澜不管人间万物...只管刮风下雨
22:07:47 <特蕾莎> 你們說著,走出了餐廳,猛然看見剛剛小蟲子爬過留下的黑色痕跡,在走廊里十分顯眼
22:07:56 <特鲁尔> “先把几个房间再大致搜索一下吧
22:08:17 <特鲁尔> “或者先去把虫子干掉。。。
22:08:18 <拉斐爾> "唔...這蟲子難道在這里有巢穴?"
22:08:20 * 莫瑞斯 跟着小虫子离开的痕迹
22:08:35 <莫瑞斯> “拉斐尔,但愿你还记的怎么跟踪..”
22:08:44 <特蕾莎> 順著這個痕跡,你們又返回了剛才的圓形大廳
22:08:56 * 拉斐爾 什麼都不記得了!
22:09:10 <特蕾莎> 然後清楚地看見,黑色的印記消失在西側墻壁的下面了
22:09:37 <莫瑞斯> “好吧,现在我是希望你记得怎么使巨剑...”
22:09:52 <特蕾莎> 好像是,蟲子鑽進了墻壁和地板之間的縫隙那般,
22:09:52 * 莫瑞斯 把拉斐尔的巨剑扛过来
22:10:16 <特蕾莎> 然而你們摸了又摸,不覺得那裏有足夠的縫隙可以讓小臂大小的蟲子鑽過
22:10:40 <特鲁尔> “莫非是有个密门?”
22:10:40 * 拉斐爾 用揮木棒的姿勢去敲牆壁!
22:10:46 <莫瑞斯> “奇怪...有密道?”
22:11:26 <特蕾莎> 懷疑着這裏有密門,你們仔細檢查這面墻壁
22:12:18 <特蕾莎> 發現在不大顯眼的邊緣,有一個稍稍凹進約一寸的八角形孔洞,大小好像手掌一般
22:12:43 <特蕾莎> 但除此之外,你們沒能發現什麽異樣
22:13:14 <莫瑞斯> “钥匙孔?”
22:13:17 <亚尔薇特> “也就是说需要钥匙吧”
22:13:29 * 拉斐爾 用巨劍去戳那個洞
22:13:44 * 莫瑞斯 思考不出这到底是什么钥匙的洞..
22:13:47 <特蕾莎> 拉斐爾戳了戳,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22:13:53 <特鲁尔> “拉斐尔,用你的钥匙开门吧”
22:14:03 * 特鲁尔 拍拍他的肩膀
22:14:22 <拉斐爾> "蟲子大概用不了鎖匙, 那就是說有"別人"開了門?"
22:14:47 * 拉斐爾 一頭霧水, "我哪有什麼鎖匙?"
22:14:56 <莫瑞斯> “看来推理能力还在。”
22:15:05 <特鲁尔> “就在你手上啦”
22:15:07 <莫瑞斯> “智力影响不太大。”
22:15:37 <莫瑞斯> (等等,钥匙孔大概有多大?
22:15:47 <特蕾莎> (手掌大小
22:16:04 * 莫瑞斯 想了想,摸出背包里裹的结结实实的金像
22:16:20 <莫瑞斯> “我不记得这个的形状,但是...”
22:16:52 * 莫瑞斯 试试底座能不能嵌合进去
22:16:53 <特蕾莎> 莫瑞斯拿著金像比劃一番,但覺得整個金像找不到類似的形狀
22:17:26 <特鲁尔> “别等了,快动手”
22:17:33 <莫瑞斯> “看来不是这个...马里亚斯你能试试撬开它么?“
22:18:04 <马里亚斯> “我看看”
22:18:08 * 马里亚斯 研究一下
22:18:33 <特蕾莎> 馬里亞斯研究了一下
22:18:46 <特蕾莎> 發現這就是一塊稍稍凹陷的石板
22:18:57 <特蕾莎> 不知道自己的開鎖器應該放在哪裡?
22:19:11 <马里亚斯> “抱歉,似乎正常方法打不开这个……”
22:19:32 <莫瑞斯> “不过我也觉得暴力破开一定不是办法...”
22:19:39 <亚尔薇特> “那么就先放下好了……或许村长现在会愿意说点什么”
22:19:54 <莫瑞斯> “总之,先会村里去罢。”
22:20:19 <莫瑞斯> “首恶已经伏诛,剩下来的教徒应该也没什么大的威胁。”
22:20:22 <特蕾莎> 那麽你們暫時放下了這個打不開的密門,帶著嬰兒回到村裏
22:21:17 <特蕾莎> 來回折騰了不少時間,你們連夜返回的時候發現已經是第二天清早
22:21:40 <特蕾莎> 雖然一整天忙來忙去沒有休息,但你們還是強打精神,來到市政廳
22:21:54 <特蕾莎> (或者還是先歸還嬰兒?
22:22:56 <莫瑞斯> (那两个人住的地方我们知道么?
22:23:08 <特蕾莎> (算你們問過了吧
22:23:24 <特蕾莎> (重點是你們要不要把嬰兒交給市長
22:23:38 <特蕾莎> (還是自己去還
22:24:11 <拉斐爾> (自己去還比較好?
22:24:27 <莫瑞斯> (应该是说,是否要还
22:24:41 <亚尔薇特> (你想养?
22:24:46 <亚尔薇特> (嘛,自然是自己去
22:24:55 <莫瑞斯> (还了说不定结果更糟?
22:25:04 <莫瑞斯> (毕竟鱼人还在
22:25:07 <特蕾莎> 那麽你們把嬰兒還給了她的父母,她母親千恩萬謝地接過了
22:25:52 * 特鲁尔 打量一下房子里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22:26:21 <特蕾莎> 特魯爾發現這家窮的只有基本生活品,衣服都是打著補丁的
22:26:58 <特鲁尔> "sigh,又是比亏本生意。。。”
22:27:10 <莫瑞斯> “你们要好好照顾这孩子...愿女士保佑你们。”
22:27:42 <特蕾莎> 那麽迴頭來到市政廳,看門的老頭告訴你們,市長還沒來上班
22:28:11 * 特鲁尔 不介意在办公室等他过来
22:28:17 <特蕾莎> 同時他面容憂慮地表示,這對那個除了能準時上班之外別無優點的市長來說,是件很不常見的事情
22:28:32 <拉斐爾> "嗯? 市長的家在哪?"
22:29:04 <特蕾莎> 老頭指了指村北一家看起來稍微不那麽破的房子
22:30:02 <拉斐爾> "莫非被蟲子吃掉了...我們去看看吧"
22:30:03 <莫瑞斯> “果然事情还是没那么简单...”
22:30:30 <特蕾莎> 你們於是來到市長家,發現門是從裏面鎖上的
22:30:40 <特蕾莎> 然而敲門并沒有任何應答
22:30:40 <莫瑞斯> “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22:31:06 <莫瑞斯> “好吧,至少不是好兆头..”
22:31:41 <特鲁尔> “从窗户看看?
22:32:12 <特蕾莎> 你們轉來轉去,扒着每一個窗戶看進去
22:32:40 <特蕾莎> 屋子里的一切看起來很是正常,直到你們轉到臥室的窗戶
22:32:57 <拉斐爾> (我有種又要掉SAN的預感
22:33:12 <莫瑞斯> (快,有buff刷buff
22:33:28 <特蕾莎> 從床和周圍傢具的狀態看來,這裏曾經有過一番激烈的掙扎
22:33:33 * 马里亚斯 下意识又隐身了
22:33:46 <特蕾莎> 但目前屋子里是空空沒有一個人影
22:34:03 <亚尔薇特> “不妙啊……”
22:34:21 <莫瑞斯> “被抓走了...”
22:34:22 <特蕾莎> 同時你們注意到,市長平時穿著的禮服還扔在床邊的地上
22:34:34 * 莫瑞斯 检查一下附近有没有水迹
22:34:40 * 拉斐爾 用精金劍把門鎖戳穿, 推門而進
22:35:02 <莫瑞斯> “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抓走的?”
22:35:04 <特鲁尔> “混蛋我就说不能让教会的人跑回来报信”
22:35:37 <拉斐爾> "可能是傳送...又或者別的法術."
22:35:58 * 拉斐爾 總之入屋看看
22:36:53 <莫瑞斯> “教主已经被干掉...如果不是‘邻居’亲自动手,怕是还有什么东西在作祟..”
22:41:47 <特蕾莎> 那麽你們發現事情不對,顧不得被誤認小偷的危險,撬開市長的家門衝進去
22:42:13 <特蕾莎> 如莫瑞斯所料,臥室的地板上果然有些濕滑的粘液
22:42:59 <特蕾莎> 但是,只有臥室里有,屋子里的其他地方卻沒有任何異樣
22:43:21 <莫瑞斯> “...这进来的方法倒是巧妙。”
22:43:55 <莫瑞斯> “就是传送,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22:44:03 <特鲁尔> “奇怪,魔域人抓村长目的是啥。。。”
22:44:14 * 莫瑞斯 看看市长丢在地上的衣服
22:45:07 <特蕾莎> 莫瑞斯研究地上的舊禮服,覺得是套普通的衣服
22:45:30 <拉斐爾> "唔, 村長本來就是個空架子, 捉走他有什麼用還真是難說."
22:46:23 <亚尔薇特> “但总归是村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22:46:50 <莫瑞斯> “这真是奇了怪了...”
22:47:05 <特鲁尔> "先去教会扫荡,然后再去砍开那扇打不开的门咯。。。“
22:47:06 <莫瑞斯> “我们总不能直接摸下湖去叫门?”
22:47:27 <特鲁尔> “不过还是看看村长家有啥线索
22:47:48 <特鲁尔> “我总觉的村长没有他表现得那么简单吧”
22:47:55 <莫瑞斯> “那个八角形的钥匙孔...一定在哪可以找到。”
22:48:11 <莫瑞斯> “不管有没有,现在都解决不了问题...”
22:48:43 <特鲁尔> “直接砍开啦!
22:49:02 <特蕾莎> 你們不甘心地又把村長家裡翻個遍,但除了多找到兩個藏的很好的錢包之外,也沒能找到更多特殊的東西
22:49:23 <特鲁尔> “精金巨剑也,见门劈门 遇墙穿墙”
22:49:23 <特蕾莎> 而兩個錢包里,加起來才有500枚銀幣
22:49:26 <亚尔薇特> “好了,这下真的会被当成小偷了。”
22:49:47 <特鲁尔> 这点小钱。。。不带走好了。。。
22:50:00 <莫瑞斯> “...先去看看教会发生了什么骚动。”
22:50:17 <特蕾莎> 於是你們把錢包放回去,決定先去教會看看
22:50:20 <马里亚斯> “我觉得必须去教会看看……”
22:50:26 <拉斐爾> "同意, 那里應該有什麼在等著..."
22:50:30 <莫瑞斯> “我们再决定接下来是不是想办法直接去找‘邻居’的麻烦。”
22:50:38 <特鲁尔> “我就说要把卡洛斯找回来的。。。”
22:50:52 <特蕾莎> 剛剛走出村長家,你們就發現遠遠的一群人聚在酒館門口
22:52:23 <特蕾莎> 稍微走近點你們聽見他們正在議論,酒館老闆莉薩好像失蹤了
22:52:42 <莫瑞斯> “...看来我们把‘邻居’惹毛了。”
22:53:03 <特蕾莎> 夾雜着這些天不斷有失蹤消息的傳言,大家紛紛不安地小聲議論
22:53:07 <特鲁尔> “我们只是杀掉了维拉而已。。。”
22:53:47 <特蕾莎> 而教會那邊,卻出乎你們意料地沒有任何異狀
22:53:49 <莫瑞斯> “赶快去教会,至少那里应该还漏着什么我们没找到的东西。”
22:54:04 <亚尔薇特> “不过失踪也未必是邻居做的,还记得教会里的尸体吗?”
22:54:13 <特蕾莎> 簡單詢問你們就得知,維拉主祭和另外兩個祭司外出未歸。
22:54:24 <拉斐爾> "那些該死的蟲子..."
22:54:30 <莫瑞斯> “虽然是这样没错,不过那粘液怎么解释?”
22:54:57 <莫瑞斯> “而且失踪的全是和‘邻居’有关的家伙。”
22:54:58 * 马里亚斯 检查一下酒馆的现场
22:55:23 <特蕾莎> 當然,大約是他們發現了外人闖入的痕跡,這一次教會死活不允許你們再次進入
22:55:31 <莫瑞斯> “我深刻的感觉,我们需要去和‘邻居’理论理论。”
22:55:57 <亚尔薇特> (要煽动村民硬闯教会吗
22:56:07 <拉斐爾> (難了一點
22:56:18 <特鲁尔> (直接硬闯吧
22:57:08 <特鲁尔> (从教会背后绕过去。用个化石术就可以直接进密室了
22:56:18 * 马里亚斯 大声宣布市长也失踪了
22:57:15 <特蕾莎> 聽到馬里亞斯的宣稱,市民亂作一團
22:57:23 <莫瑞斯> “事情大概不在这里...我们得想办法去找到失踪的古物和‘鸦首’才行。”
22:57:36 * 马里亚斯 小声对同伴说了下现场情况:和市长的失踪现场很像,外面有锁,屋里有挣扎痕迹和湿滑脚印
22:57:45 <莫瑞斯> “而这些东西又全都落在‘邻居’手里...”
22:57:58 <莫瑞斯> “绑人现在看起来也是差不多..”
22:58:05 <特蕾莎> 然後被驚嚇的市民紛紛跑回了自己家裡……
22:58:31 <特鲁尔> “至少他们没怀疑是我们干的。。。”
22:58:55 <特鲁尔> “另外我建议,去旅馆抓住那个死胖子马丁先?”
22:58:59 <特蕾莎> (因為你們來之前就有失蹤案件了?
22:59:15 <莫瑞斯> “前提是他还活着...”
22:59:17 <特蕾莎> (馬丁早死了!你們都發現他屍體了?
22:59:50 <莫瑞斯> “现在我们不如想想办法怎么抓到‘邻居’的线索...”
23:00:36 <特鲁尔> “信息应该也只有教会才知道了
23:00:37 <拉斐爾> "線索就在眼前, 只是進不去罷了."
23:00:45 <特蕾莎> ================================================
“找一群電波都能對上的PC有多難?"
“大約等於找一群不會吵架的老婆吧。"
“教練我也要開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