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47 妖虫与凶宅  (阅读 913 次)

副标题: 2014.3.30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1069
  • 苹果币: 6
[C/C]LOG47 妖虫与凶宅
« 于: 2014-03-31, 周一 18:37:41 »
<特蕾莎> ===================Loading==========================
<特蕾莎> 上次说道,你们因为伊尔马什村渔获变少和神秘邻居的存在,去拜访村长格里多
<特蕾莎> 但从村长那里得知,村子里的问题还远远不止这些
<特蕾莎> 最近有村民不断失踪,村长更是怀疑格兹雷教会隐藏了什么信息
<特蕾莎> 但是由于村里其他人都是教会的信徒,村长只得请你们前去查探
<特蕾莎> 此后,你们在教会里查到各种奇怪的情况
<特蕾莎> 散发著邪恶灵光的彫像,绘制着不可名状生物的壁画
<特蕾莎> 更糟糕的是,你们在一扇密门后面,发现了失踪村民们的无头尸体……
<特蕾莎> 最后的祭坛前,绘满整个屋子的邪恶图画,和祭坛上那颗正在跳动的心脏
<特蕾莎> 更是挑战了你们对于世间常识的极限
<特蕾莎> 而这个被伪装成格兹雷教堂的地点,很明显地被证实在进行着邪恶而不可告人的事情
<特蕾莎> 你们目前正站在这个令人不悦的祭坛前
<特蕾莎> 上面的心脏还在滴血并且跳动着

* 亚尔薇特 忍住不快仔细观察祭坛,研究用途和破坏方法
<特蕾莎> 身后隔着墙壁,隐隐还传来村中妇女们祈祷出海者平安归来的祷文
<特蕾莎> 而听觉敏锐的拉斐尔表示,刚刚似乎听见南边的屋子里传来些微啜泣的声音,但此刻又没了踪影
<特蕾莎> (亚尔薇特骰个宗教知识

<DDBot> 亚尔薇特 投掷 宗教: 1d20+13=(7)+13=20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帘      雕雕  ■  亚 ■
<特蕾莎> 帘      雕雕  ■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拉斐尔> "你们刚才没听见吗? 从南边的屋子里传出的哭泣声...."
<马里亚斯> “要不然我拿点火药出来……直接炸掉……”
<特蕾莎> 亚尔薇特觉得,在自己看过的宗教典籍中,并未记载此类邪恶仪式的用法
<亚尔薇特> “没有,不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特蕾莎> 但通常而言,对邪恶的祭坛施展洁净术或者圣居术,可以净化它们
<特鲁尔> “南边不是这门后有人?”
<DDBot> 拉斐尔 投掷 宗教: 1d20+12=(19)+12=31
<马里亚斯> “那么去看看好了”
<特蕾莎> 不过如果制造祭坛的是高级施法者,就必须高级牧师才能完全净化
* 拉斐尔 也回忆一下关于净化祭坛的事
* 亚尔薇特 走到南边的门后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
<特蕾莎> 亚尔薇特贴在门上
<拉斐尔> "...糟了, 这个心脏是邪恶施法者用来施展高级法术的道具..."
<马里亚斯>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马里亚斯> “砸烂它?”

<亚尔薇特> “用圣水洗一洗?”
* 拉斐尔 突然想到了某本禁书上看过的邪恶仪式
<特蕾莎> 听见里面果然传来一阵阵似乎是女子啜泣的声音
<亚尔薇特> “确实有人在后面……”
<特蕾莎> 然后好像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低声安慰她
<DDBot> 拉斐尔 投掷 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呜呜呜: 1d20+13=(18)+13=31
* 拉斐尔 还好神经够强韧挺住了!
<特蕾莎> 你们看着拉斐尔眼睛盯着那颗心脏,脸一会白一会红,不过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把视线扭开了
* 马里亚斯 掏出手枪对着祭坛比划
<马里亚斯> “管他啥邪恶仪式……砸烂了应该都没办法继续了”

<亚尔薇特> “我没意见,不过得安静点”
* 亚尔薇特 抽出长剑

<拉斐尔> "谁带了火把?"
<特鲁尔> “这种仪式一般都有反噬之类的保护吧,小心被反伤了哦”
* 马里亚斯 抽出火把丢给拉斐尔
<马里亚斯> “我望风,交给你们了”

* 拉斐尔 一边念诵黛丝娜的圣名, 一边把祭坛烧毁
<特蕾莎> 那么亚尔薇特提剑上前
<特蕾莎> 一剑砍在那个心脏上的时候
<特蕾莎> 从被砍裂的缺口猛地中喷出了大量鲜血

* 特鲁尔 早就预见到了这点躲得远远的
* 马里亚斯 正提着手枪看着外面,啥都没看到
<亚尔薇特> “艾奥梅黛在上!”
<特蕾莎> 鲜血喷在墙上,地上,天花板上,也喷在了因为空间狭小没法闪开的你们身上
<特蕾莎> 就在你们惊恐地认为这么小的心脏如何喷出这么多血的时候,它终于扭动了几下,瘫软了下去

* 拉斐尔 施展了好几个造水术才把血迹冲掉
<亚尔薇特> “我不太想想象别人看到我们时的反应……”
<特蕾莎> 顺便你们也考虑到,如果对着祭坛点火,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特蕾莎> 而这个时候你们也听见,大厅里的祈祷声嘎然而止

<特鲁尔> “完蛋了,快跑吧。。。别被当成凶手了”
* 拉斐尔 耸了耸肩, "好吧, 我就知道事情肯定会发展成这样."
<亚尔薇特> “我们去躲一下,比如南边的房间里……”
* 拉斐尔 早已推开房门, "正有此意..."
<特蕾莎> 停下几秒后,你们听见似乎是主持者的声音,『今天的聚会完毕了,大家回去也不要忘记祈祷』
* 马里亚斯 举起手枪
<特蕾莎> 你们觉得最好赶紧躲起来,以避免发生误会
<特蕾莎> 然而推开南边的门后你们看见,里面的座椅上正坐在一男一女两个穿着普通村民装束的人

<亚尔薇特> “安静……”
<特蕾莎> 他们看见你们的模样,惊讶地张开嘴,似乎马上就要尖叫的姿势
* 亚尔薇特 抢先命令道
* 拉斐尔 在村民反应过来前施展沉默术
* 拉斐尔 对同伴苦笑

<特蕾莎> 沉默术过后,你们看见村民的嘴巴滑稽地活动了几下
<特蕾莎> 发现没法出声后,他们更惊恐了

* 拉斐尔 亮出黛丝娜的圣徽表明身份
<特蕾莎> 那个男人马上站起来挡在女人前面,并且威胁似地对你们挥舞着拳头
* 拉斐尔 示意他们噤声, 然后让同伴拿出纸笔写字沟通...
<特蕾莎> 虽然你们发现他的脸色已经被吓得惨白
* 亚尔薇特 掏出羊皮纸草草书写“你们识字吗?我们没有恶意”
<特蕾莎> 看见了你们的字迹,那女人点点头,然后拿起你们的笔,笨拙地写下几个字,『知道一点』
<特蕾莎> 然后她又指指自己的嘴,胡乱地打着手势

<亚尔薇特> 【请不要弄出声音,我们希望能帮上忙】
* 亚尔薇特 一边书写一遍示意同伴消解沉默术

<特蕾莎> 他们点点头
<特蕾莎> 但是眼睛里仍然保留着恐惧的神色
<特蕾莎> 发现能说话后,那女人迟疑地开口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马里亚斯> “路过的正义使者”
<亚尔薇特> “路过的善良人士……”
<亚尔薇特> “总之这不重要,我们听到了哭声才过来的,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特蕾莎> 女人和男人对视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地摇摇头
<拉斐尔> "你们看过外面的祭坛吗?"
<亚尔薇特>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这里是不开放的密室呢”
<特蕾莎> 听拉斐尔说道祭坛,他们脸色变了变,又点点头
* 拉斐尔 审视一下男女的神情
<DDBot> 拉斐尔 投掷 这两人可疑吗!: 1d20+19=(10)+19=29
<特蕾莎> 女人的表情好像马上又要哭出来似的,男人则看着女人,满脸关心又有些着急的表情
<亚尔薇特> (真TMD是河神娶媳妇啊= =
<特蕾莎> 拉斐尔认为这两个普通的村人丝毫不懂掩饰表情什么的
<特蕾莎> 然后那女人开口说道,『谢谢你们关心,但我想你们帮不了什么……』

<马里亚斯> “为何你们会这么认为”
<亚尔薇特> “这里的风俗我多少知道一些……换个问法吧,你们是自愿的吗?”
<特蕾莎> 他们俩都点点头,『大,大家都这样做,包括以前的领主大人,和现在的维拉主祭』
<拉斐尔> "在那之前可以简单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特鲁尔> “怎么做?”
<特蕾莎> 『每家都要把第一个女儿送给邻居收养』
* 拉斐尔 一头雾水
<马里亚斯> “然后呢”
<特蕾莎> 『只是……以前邻居都会来村里,但他们最近几个月都没出现了』
<亚尔薇特> “……维拉主祭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另外,在北面的房间里停放着尸体,你们知道什么吗?”
<亚尔薇特> “还有,那个停放心脏的祭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特蕾莎> 女人继续说道,『因为邻居不出现,维拉主祭也很着急』
<特鲁尔> “等等,他们应该不会看到外面那个心脏的吧”
<特蕾莎> 『于是他说带上我们的女儿,去主动找邻居』
<特蕾莎> 女人一脸茫然,『什么心脏?』
<特蕾莎> 『还有尸体?』

<马里亚斯> “……”
<亚尔薇特> “嗯,没什么,你继续说……要怎么找到邻居呢?”
<特蕾莎> 『据说城外的安帝欧美蒂老宅,和邻居的住所有秘道相连』
<特蕾莎> 『但我不敢去那里,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
<特蕾莎> 『维拉主祭说,只好在那里找找看,因为邻居一直不出现,古老的传统没法继续的话……』
<特蕾莎> 『村子就会毁掉』

<亚尔薇特> “嗯……”
<特蕾莎> 说道这个,女人又低下头哭起来
<亚尔薇特> “我们得找维拉主祭谈谈”
<特蕾莎> 男人看见女人哭个不停,不禁显得很苦恼
<特蕾莎> 他面向你们说道,『主祭凌晨就出发了,他说中午之间就会返回,所以让我们在这里等』
<特蕾莎> 『但是你看,现在都快傍晚了……』

<亚尔薇特> “嗯?那么刚才在主持仪式的人是?
<特蕾莎> 『她总是担心孩子出了什么意外』
<马里亚斯> “不是主祭么?”
<特蕾莎> 『那应该只是普通的祭司吧』
<亚尔薇特> “……这样啊”
<特蕾莎> 就在这个时候,你们听见外面祈祷大厅的地方,隐隐传来似乎是祭祀们的交谈
<亚尔薇特> “我们会去城外的老宅看看的,不要对别人提起我们的事情,可以吗?”
<特蕾莎> 好像在说着,『主祭怎么还不回来』,『不如让那夫妇先回家吧』
<特蕾莎> 之类之类的
<特蕾莎> 女人抬起哭肿的眼睛,对亚尔薇特点点头
<特蕾莎> 『我的孩子,要是能见到她……』

<特鲁尔> “你们从哪进来的,这房间还有路出去么
<特蕾莎> 她说着,又摇摇头,把剩下的话似乎是吞了回去
<特蕾莎> 男人告诉特鲁尔,西面的墙是个暗门,不过通向祭祀们的宿舍

* 马里亚斯 检查一下暗门的启动装置
<特蕾莎> 他很诧异你们既然能进来为什么出不去
<特蕾莎> 马里亚斯发现这只是个很简单的活动墙

* 马里亚斯 于是隐形了
* 马里亚斯 趴在墙边
<马里亚斯> 特蕾莎: .r d+16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 1d20+16=(14)+16=30
<特蕾莎> 你们趴在墙边听听,发现那边还是有人在走动和谈话的
<特蕾莎> 那么你们决定绕路回去

<特鲁尔> “还是先跟村长说一下,再回来杀比较好。。。”
<特蕾莎> 再次经过了染血的祭坛和摆满尸体的房间
<拉斐尔> "时间紧迫, 我们快点去那个城外的老宅看看吧."
<特蕾莎> 所幸主祭的房间似乎没什么人会随便闯入,所以似乎暂时没人发现你们的迹象
<亚尔薇特> “不急于一时,先去跟村长回报一声,顺便打听下老宅的情况吧”
<特蕾莎> 于是靠着魔法的帮助,你们悄悄溜出了神殿
<特蕾莎> 眼看天边的夕阳已经把绿色厚重的空气染上了一层橘色,正是渔船返回的时间

<马里亚斯> “赶快找到村长吧”
<特蕾莎> 你们走在街道上,远远看到不少渔船正在靠港卸货,街边也开始有渔人摆出小摊,摆着最新鲜的海产品
<特蕾莎> 而市政厅前面的广场,正是市场最繁华的地段
<特蕾莎> 你们挤过明显比白天热闹的多的街道,来到市政厅门前等着通报
<特蕾莎> 来往村民的讨价还价和各种八卦,纷纷传入你们的耳朵
<特蕾莎> 而其中一段对话,特别引起了你们的注意
<特蕾莎> 『喂,你也看见了吧,在长码头那里……那个是守望者吗?』

<亚尔薇特> “……”
<特蕾莎> 『只是普通的海蛇吧,离开那么远……谁都没看清吗』
<特蕾莎> 而其他对话,多数都是抱怨渔获越来越少的内容
<特蕾莎> 这个时候,村长的侍从返回,再次领着你们来到那个阴暗狭窄的村长办公室
<特蕾莎> 村长看见你们回来,满眼期待的神色

* 亚尔薇特 简短地解释了在教会发现的情况,着重提到尸体和祭坛,但没说与那对夫妇接触的事情
<亚尔薇特> “目前来看尸体是怎么回事我们也说不清楚,关于那个祭坛村长您知道什么吗?”

<特蕾莎> 村长瞪着眼睛张开嘴巴看着你们
<特蕾莎> 『不是吧……教会里竟然有这种东西?』

<亚尔薇特> “事实如此……您不知道?”
<特蕾莎> 『什么礼拜堂后面的暗门,我没去过啊』
<特鲁尔> “我们也很惊讶”
<亚尔薇特> “嗯……”
<亚尔薇特> “还有,听说城外有间老宅能通往邻居们的地方?您对这个知道多少?”

<特蕾莎> 市长抓抓头,『是有这种说法啦……』
<特蕾莎> 『但是好奇的小孩子有时候去玩,也没能发现什么』

<亚尔薇特> “没人真的去过吗?”
<亚尔薇特> “嗯,这样……但维拉主祭真的去了,我们最好也去看看?能帮我们在地图上标注一下吗?”

<特蕾莎> 『多数人不愿意去那里啊,因为不干净』
<亚尔薇特> “不干净?”
<拉斐尔> "不干净?"
<特鲁尔> '关于教会里的尸体,你准备怎么处理呢?“
<特鲁尔> “要不要和我们去封锁教堂?”

<特蕾莎> 市长又抓抓头,『是这样的……这个宅子本来属于这个村的领主,安帝欧美蒂家族』
<特蕾莎> 『但就在四十年前,他家最后一代继承人成年礼的那天,出了点怪事』

<马里亚斯> “怪事?”
<特蕾莎> 『老家主在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自己床上』
<特蕾莎> 『看起来死前被人砍了很多刀,流了好多的血』
<特蕾莎> 『而少家主从此不知踪迹』

<马里亚斯> “查出来是谁干的么?”
<拉斐尔> "...没人去调查过吗? 有什么发现?"
<特蕾莎> 『然后他们家就从此绝迹了啊,之后也没人愿意在去这个凶宅居住』
<特蕾莎> 『这个啊……』村长紧张地扶了扶帽子,小声说,『从种种迹象看来,像是少家主谋杀亲父,畏罪潜逃呢……』

<特鲁尔> “恩,如果说跟所谓的邻居有关,也是有可能的”
<特蕾莎> 『但是他们是领主,上面既然没人来追查,谁又能追查他家的事情呢?』
<拉斐尔> "在继承礼前一天做出这种事, 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 拉斐尔 扶额

<特鲁尔> “话说回来,教堂那边你到底准备怎么处理”
<特鲁尔> “也许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特蕾莎> 他又看了看特鲁尔,为难地说,『只好等维拉主祭回来,跟他商量商量啦……』
<亚尔薇特> “那么,我们就去迎接维拉主祭了……你好自为之吧”
<特鲁尔> “死了5个人还需要商量一下么。。。”
<特鲁尔> “你们村子不在律法管理范围下么”

<特蕾莎> 村长紧张地左顾右盼,用些不相干的话支吾特鲁尔
<特蕾莎> 『除非,除非维拉主祭这次回不来……嗯』

<拉斐尔> "...那我们明白了, 晚点再见吧."
<特蕾莎> 『那或许还能找到些办法维护律法』
<马里亚斯> “那么就这样吧”
* 拉斐尔 向村长点点头, 然后离开
<特鲁尔> “这村长完全是个摆设嘛。。。”
* 拉斐尔 小声向同伴说, "我猜平时维护律法的事都是维拉主祭做的."
<拉斐尔> "村长应该早就被架空了."

<特鲁尔> “这样的话我们来帮他维护吧”
<马里亚斯> “教会控制村子也不是啥奇怪的事”
<特鲁尔> “先把教会的问题处理好再去那个见鬼的宅子如何”
<亚尔薇特> “什么叫处理好?在找到维拉之前我们恐怕没法查明真相”
<拉斐尔> "没错, 先去找维拉吧."
<特鲁尔> “处理好就是号召村民们认识到事情的真相嘛”
<特鲁尔> “先把他老巢端了”
<特鲁尔> “免得到时候他挟制村民,我们就下手也不是,不下手也不是了”

<亚尔薇特> “艾奥梅黛在上,愿神明赐予我对抗几百年信仰的号召力……不过看来现在吾主没有眷顾我”
<特鲁尔> “现在他人不在,正是大好时机啊。等他回来再揭穿他就难了”
<特蕾莎> 话说,你们离开了村长的宅邸
<特蕾莎> 按照村长给的地图前往老宅
<特蕾莎> 一边热烈地讨论到底要不要现在就揭发教会的真相给村民
<特蕾莎> (all spot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 1d20+16=(19)+16=35
<DDBot> 特鲁尔 投掷 per: 1d20+16=(17)+16=33
<DDBot> 拉斐尔 投掷 察觉: 1d20+20=(19)+20=39
<DDBot> 亚尔薇特 投掷 白板……: 1d20+4=(16)+4=20

<特蕾莎> 那么你们虽然讨论得激烈,但仍然没忽视周围的环境
* 拉斐尔 警觉起来, 对周围侦测邪恶
* 马里亚斯 虽然在吐槽不过手已经按在了枪柄上
<特蕾莎> 在趟过一个浅浅的泥水塘时,你们发现一些超大号的鼻涕虫一样的生物,悄悄地顺着你们裤子爬了上来
<亚尔薇特> “……”
<拉斐尔> "哎哟, 这是什么东西!?"
* 马里亚斯 从兜里摸出盐撒上去
<DDBot> 特蕾莎 投掷 拉,马,特,亚: 4d3=(2,2,2,3)=9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拉[2],马[2],特[2],亚[3]'
<特蕾莎> (这是爬上的数量
<特蕾莎> 拉斐尔行动
<特蕾莎> 拉斐尔看到这些鼻涕虫,每个都比手掌还大,明显不是普通的种类
<特蕾莎> 而且黑色的身体隐隐泛著红光

* 亚尔薇特 拔出长剑试着用剑尖把其中一个挑下去
<拉斐尔> "邪恶的虫子吗! 真是少见."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 1d20+11=(11)+11=22
<DDBot> 特鲁尔 投掷 nature: 1d20+20=(20)+20=40

<特蕾莎> 拉斐尔
<特蕾莎> (你们可以用一个标准动作取下一只

<拉斐尔> (居然不能用自由光环震飞虫子吗!?
<特蕾莎> (或者用整轮动作,过反射豁免,抖掉所有的
<DDBot> 拉斐尔 投掷 关键时刻我相信我的人品: 1d20+7=(15)+7=22
* 马里亚斯 用街舞的动作抖掉所有虫子
* 拉斐尔 跳动着把虫子抖下来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没理由拉斐尔可以我不行: 1d20+16=(9)+16=25
* 特鲁尔 直接一个直觉次元跳甩掉虫子
<DDBot> 亚尔薇特 投掷 抖?: 1d20+11=(9)+11=20
<特蕾莎> 你们纷纷想要打掉虫子,但穿着重甲的拉斐尔和亚尔薇特,显然没有另外两个人灵活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拉[2],马,特,亚[3]'

<特鲁尔> “小心,这些虫子据说会钻进皮肤,然后吃掉你们的脑子”
* 马里亚斯 直觉给拉斐尔一个加值
<特蕾莎> 然后在马里亚斯的协助下,拉斐尔身上的虫子也被弹掉了
* 拉斐尔 关键时刻靠着模仿马里亚斯的动作把虫子抖下来了
<亚尔薇特> “看来只有我的脑子有危险了……”
<特蕾莎> 亚尔薇特就没那么幸运,你们看见虫子敏捷地钻进女骑士的铠甲缝隙
<拉斐尔> "果然是专业人士, 一看这个动作就是有练过的."
<特蕾莎> 然后亚尔薇特感到腿上传来一阵刺痛
<拉斐尔> "不过马里亚斯, 你乡下那边经常出没这种变态虫子吗?"
<马里亚斯> “没听说过,上次还是在热带雨林那边见过这种玩意,不过没听说过会有邪恶灵光……”
<特蕾莎> 你们虽然强作镇静,但是亚尔薇特的情况看起来不大妙
<特蕾莎> 你们眼看着三个拳头大小的鼓包,从女骑士的小腿向上,在她的皮肤下移动……

<亚尔薇特> “说实在的,这可真恶心。你们谁帮我把这玩意割开?”
* 亚尔薇特 拿着长剑比划

* 拉斐尔 拔出匕首, "忍着点."
<特蕾莎> 亚尔薇特骰个fort
<DDBot> 亚尔薇特 投掷 强韧求给力: 1d20+15=(13)+15=28
* 拉斐尔 过去帮女骑士把虫子挑出来
<DDBot> 特蕾莎 投掷 dam: 3d6=(2,4,1)=7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拉,马,特,亚[3][str-3]'
<DDBot> 拉斐尔 投掷 果骰医疗: 1d20+7=(11)+7=18
<DDBot> 亚尔薇特 投掷 自己医疗自己: 1d20+12=(17)+12=29

<特蕾莎> 拉斐尔果断地一刀扎向女骑士,但没能戳中蠕动的虫子
* 拉斐尔 因为没受过正经的训练所以有点手忙脚乱
<亚尔薇特> “没关系,这种程度连意外都算不上”
<特蕾莎> 亚尔薇特则自己咬牙挑出了一个虫子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专业人士的医疗: 1d20+6=(19)+6=25
* 拉斐尔 因为之前的失手脸上有点发烧, "啊...抱歉."
<DDBot> 莫瑞斯 投掷 Heal: 1d20+18=(18)+18=36
<特蕾莎> 马里亚斯则关键时刻发挥了考古学家的专业运气
* 莫瑞斯 沉默的拿出医疗包处理
<亚尔薇特> “感谢大家在我的腿上进行外科手术见习,总会派上用场的。”
<特鲁尔> “那个,我在考虑,对你丢个大火球,烧死虫子你不死的可能性”
<特蕾莎> 和莫瑞斯两个人一起,把女骑士大腿间剩下两个大虫子取了出来
<特蕾莎> (剩下女骑士双腿流着血,气喘吁吁地坐在那里?捂脸

<马里亚斯> “不比从树皮里挖出天牛幼虫难……”
* 莫瑞斯 剜除虫子,割死
<特蕾莎> 看起来亚尔薇特暂时是没有了危险
<莫瑞斯>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鬼东西...”
<特蕾莎> 而被你们刚刚抖落在地上的虫子,看起来是放弃了袭击你们,纷纷四散而逃
<亚尔薇特> “要么是有人放出来的,要么是什么灾变的预兆”
* 拉斐尔 用铁靴把虫子逐一踩死
<亚尔薇特> “说实在的,我希望是前者”
* 莫瑞斯 丢掉沾满血污和粘液的手套
* 马里亚斯 拍拍手
<莫瑞斯> “亏你还能...平静地说的出来。”
<特鲁尔> “你确定不要用火烧下处理下伤口么?”
<莫瑞斯> “艾梅奥黛的信徒都是怪物吗?”
<亚尔薇特> “真失礼……”
* 马里亚斯 给女骑士腿上拍个治疗轻伤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 1d8+5=(2)+5=7
<亚尔薇特> “总之我不要紧,咱们还得赶路”
<马里亚斯> “先把血止住吧”
* 特鲁尔 左手举着火把,右手举着盐
<莫瑞斯> “总之先给你个建议,医疗工作不要让法师做。”
* 莫瑞斯 敷上药,绑扎好伤口

<亚尔薇特> “感激不尽。”
<特鲁尔> “真的不要烧一下么。。。”
<特蕾莎> 你们尽可能踩死了奔逃蠕动的虫子,不过还是有些敏捷地爬入了树丛或者水塘里
<莫瑞斯> “感染大概是不会...其他的留给艾梅奥黛处理罢。”
<特鲁尔> “烧一下就不会感染啦”
<特蕾莎> 帮亚尔薇特包扎后,她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事情
* 拉斐尔 看到女骑士没有大碍后, 保持专注侦测邪恶, 继续前进
<莫瑞斯> “你要是再有病,请自己试着处理。”
<特蕾莎> 于是你们继续前进
* 特鲁尔 失望地收起了火和盐以及调料
* 莫瑞斯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小声嘀咕
<莫瑞斯> “我都不知道恶魔信徒还会养殖虫子...”

<马里亚斯> “说不定是啥纳苟恶魔的信徒……”
* 马里亚斯 随口爆了个穿越梗

<莫瑞斯> “...至少大衮应该不会。”
<特蕾莎> 你们心里对刚刚的怪物做着各种猜测,一边继续向着古宅的方向前进
<莫瑞斯> “当然,最好是他们‘养’的。”
<特鲁尔> “搞不好这就是教堂里五具无头尸体的来历哦”
<拉斐尔> "你们忘了在邪神殿里发现的尸体吗?"
<亚尔薇特> “非常合理”
<拉斐尔> "我也觉得是他们养的...该死."
<莫瑞斯> “同意。”
<莫瑞斯> “不过这种生冷不忌的东西...不好说。”

<马里亚斯> “那就杀上门干掉他们好了”
<亚尔薇特> “擒贼擒王,还是从维拉开始吧”
<特鲁尔> “也许应该收集下虫子的尸体研究下”
<莫瑞斯> “我觉得恐怕它们并不受控制...至少,不会简单的被控制。”
<莫瑞斯> “不然...算了,我懒得去想它们的成虫是什么东西...”

<特蕾莎> 一栋年久失修的古宅轮廓,渐渐从浓雾中显露出来
<特蕾莎> 周围一切都显得十分寂静

<特鲁尔> “我还是建议你们把自己包严实点,这种虫子搞不好后面还遇到很多”
<亚尔薇特> “它们甚至能钻进全身甲的缝隙……”
<莫瑞斯> “总之提高警惕,准备好你们放火的把戏。”
* 莫瑞斯 虽然这么说还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特蕾莎> 经过门口的马厩时,你们隐约瞥见里面堆著两坨什么东西
* 马里亚斯 看看
<特蕾莎> 上面盖著的黑色毛毯似的,似乎还在蠕动
<莫瑞斯> “小心一点...”
<特鲁尔> “你只需要在脚上报上布,这样虫子爬上脚的时候,迅速脱掉外包的布即可”
<特蕾莎> 拉斐尔谨慎地对着奇怪的东西侦测,但没有发现邪恶
<马里亚斯> “我猜……那是一层虫子……”
* 马里亚斯 考虑一下可能出现的情况

<拉斐尔> "...又是虫子?"
<莫瑞斯> “是的话就烧掉,不是就挑挑。‘
<特蕾莎> 而马里亚斯则惊动了那里的生物,一大群苍蝇嗡地腾空飞起
<特蕾莎> 露出下面两具已经腐烂的马的尸体
<特蕾莎> 无头的尸体

<莫瑞斯> “我倒很奇怪,为什么教主丢掉自己的信徒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
<亚尔薇特> “无论如何,腐烂的也太快了……”
<拉斐尔> "这些虫子真是生冷不忌..."
<莫瑞斯> “好么,这地方也有这玩意。”
<亚尔薇特> “这下他们觉得我们失去代步工具了。”
<莫瑞斯> “进去看看吧,我觉得除了虫子这里大概还有其他什么怪异的东西。”
<马里亚斯> “我们可不是没有马就走不掉的人……”
<莫瑞斯> “但愿那倒霉的教主真的知道他要来这里干什么。”
<特蕾莎> 你们勉强分辨了一下,这两匹马,身上的驿站标记,跟你们从瑟斯摩尔抢来的那两匹,一模一样
<特蕾莎> 而你们的那两匹马,如果记忆没错,应该是寄放在侏儒那里了

* 拉斐尔 在剑上施展延时锐锋术, 做好战斗准备
<莫瑞斯> “啊哦...”
<特鲁尔> “这明显是黑骑士带来的2匹马
<特鲁尔> “只是为何死在了外面?”
<特鲁尔> “能查查死因么

<莫瑞斯> “相信我,如果脑袋炸掉,你也会死的。”
<特蕾莎> 你们研究了一会尸体,发现已经腐烂得没太多线索了
<特鲁尔> “所以这里也是有食脑虫了”
<特蕾莎> 于是决定不管如何先进去宅子看看
<莫瑞斯> “总之,先打着十二分小心进去看看。”
<拉斐尔> (惯例专注侦邪-V-
<特鲁尔> “我觉得你们最好做好准备,如果待会从天花板上下起虫雨,总得有个预防”
* 马里亚斯 于是想了想摸出一把雨伞
<特蕾莎>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特蕾莎> 你们推开已经腐朽的大门
<特蕾莎> 眼前这个曾经是豪宅门厅的屋子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

<DDBot> 特鲁尔 投掷 FL: 1d10+9=(6)+9=15
<特蕾莎> 墙壁上挂着还剩一半的壁毯,蒙著厚厚的一层蓝黑色的霉
<特蕾莎> 你们同时也注意到
<特蕾莎> 屋子中央的两排泥脚印十分显眼

<莫瑞斯> “这里倒是有够大...现在竟然也破败成这样...”
<特蕾莎> 从泥湿度看起来也就是几天前的
* 莫瑞斯 蹲下看看泥印延伸到什么地方去了
* 亚尔薇特 观察脚印的路线
* 马里亚斯 调试背包
* 马里亚斯 低功率输出飘过去

<特蕾莎> 脚印延伸到西侧的房间,而那扇破门也是半开的
<DDBot> 拉斐尔 投掷 辨认总共有多少人走过: 1d20+19=(4)+19=23
* 特鲁尔 一直洲际飞行飘在半空中
<拉斐尔> "除了留下泥脚印的两人, 前面还有'人'走过."
<亚尔薇特> “之后呢?”
<特鲁尔> “维拉的脚印居然没有?”
<莫瑞斯> “小心一点过去,拉斐尔,看看那栋屋子有没有什么怪东西。”
<莫瑞斯> “你说‘人’是什么意思?”
<莫瑞斯> “只要不是‘鱼’..”

<拉斐尔> "后者身上有很多水迹...而且他们的脚不黏泥..."
<亚尔薇特> “喔?”
<亚尔薇特> “算了,猜测也无益,他们都去了西面吗?”

<莫瑞斯> “好吧...”
* 拉斐尔 遗憾地对莫瑞斯耸了耸肩, "我觉得你猜对了."
<莫瑞斯> “那么我再猜猜,这里大概就是教主和‘邻居’搞交易的地方了...”
<拉斐尔> "湿漉漉的脚印这里到处都有, 没法看出更多了."
* 拉斐尔 表示不知道奇怪的生物去哪了

<莫瑞斯> “...那么我们还要准备好,万一这里有人类以外的什么麻烦东西出现...”
* 拉斐尔 总之跟在女骑士后面继续前进
<亚尔薇特> “先往西面看看吧总之”
<莫瑞斯> “是最近吗?不是说‘邻居’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 亚尔薇特 跟着脚印走
<特蕾莎> 于是你们推开西边的门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
<特蕾莎> □        
<特蕾莎> ■■■■■■■■■
<特蕾莎> 门后的走廊里有三个门,而你们看到那些脚印延伸到了左上那个门里

<亚尔薇特> “跟上?”
* 亚尔薇特 越发小心翼翼地跟踪脚印

<莫瑞斯> “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呢...”
<特蕾莎> 跟着脚印来到这扇敞开的门前,你们看见这个原本像是储藏室的房间里,倒著不少尸体
<马里亚斯> “又是尸体”
* 马里亚斯 皱眉

<特蕾莎> 跟你们最近见过的不同,这些尸体倒是都有头,而且屋子里明显遗留着激烈搏斗的痕迹
* 莫瑞斯 搜寻尸体间有没有默语魔道的标记
<特蕾莎> 你们一眼就看见墙角里倒著的一个人类身穿一身黑色皮甲
<拉斐尔> "两帮坏人战起来了吗? 真是个好消息."
<莫瑞斯> “得来全不费工夫。”
<特蕾莎> 而他身边倒著三具的尸体,长着人的形状,青蛙一样的眼睛和脚蹼,还有鱼一样的鳞片
<莫瑞斯> “看来我们找到了呢,‘邻居’...”
* 特鲁尔 想想这种鱼人是什么种族
<亚尔薇特> “不过黑骑士应该有两个”
<特蕾莎> 莫瑞斯从尸体身上找到了你们熟悉的骷髅项链
* 莫瑞斯 厌恶的踢了踢,确定不动了再去翻找
<特蕾莎> 顺便还在尸体旁边的杂物里找到一个空的木盒
<DDBot> 特鲁尔 投掷 知识: 1d20+20=(16)+20=36
<特蕾莎> 你们一眼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盒子
<莫瑞斯> “这个盒子...”
<特蕾莎> (要辨认什么的?
* 莫瑞斯 看看是不是用来装过奇怪雕像的盒子
<特蕾莎> 莫瑞斯拿着盒子翻来复去,从角落里抽出一张小小的纸条
<莫瑞斯> “不过这个大小倒是...”
<莫瑞斯> “好了,黑吃黑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 莫瑞斯 读读纸条

<特蕾莎> 上面写着『用它交换“鸦首”,联系马丁』
<特蕾莎> 字迹你们看着也有几分眼熟

<莫瑞斯> “看来事情很明白了,‘邻居’黑吃黑掉了魔道,把东西黑走了。”
<莫瑞斯> “不过鸦首...似乎有点熟悉?”

<亚尔薇特> “在哪里听说过吗?”
<拉斐尔> "听上去是什么暗号."
<马里亚斯> “或许是指代什么奇物”
* 特鲁尔 拍一下手掌
<特鲁尔> “是了,我知道这种族为何要和村民做交易了”

<莫瑞斯> “想也知道了...”
<莫瑞斯> “为什么只要女人...这情况在类人怪物里不少见...”

<特鲁尔> “这种族只有男性”
<莫瑞斯> “拜托,别跟我提,谢谢。”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终于可以过历史了!: 1d20+19=(2)+19=21
<DDBot> 莫瑞斯 投掷 历史: 1d20+9=(5)+9=14
<DDBot> 莫瑞斯 投掷 历史重骰: 1d20+16=(13)+16=29

<特鲁尔> “为了不灭绝和村民做些交易,似乎也不算太邪恶?至少他们没明抢”
<特蕾莎> 你们怳惚记得鸦首这个词曾经在会见瓦鲁德之前的那些吟唱里听过
<特蕾莎> 当时没有特别在意的莫瑞斯和马里亚斯,现在终于想起了这个名词的来源

* 莫瑞斯 被特鲁尔一说又感觉有些恶心...
<特蕾莎> 据说这是一件曾经属于法莱斯玛教会的神圣武器
<特鲁尔> “不过看来马丁果然也是他们的人
* 莫瑞斯 压着胃里的不适感回忆起了这件古物
<特蕾莎> 在上次和默语暴君作战的时候,当时的大主教兼王子阿达莫戴斯拿着它和不死生物作战
<特蕾莎> 但是王子在恩格萨湖边被不死大军击败,这件神器也从此消失

<莫瑞斯> “女士啊...这强大的武器竟然丢在这些污秽怪物的手里...”
<特鲁尔> “他们能和村民做交易,没准也能和我们做交易吧”
<莫瑞斯> “还好,至少它没有被魔道拿去,不然真是不可收拾。”
<特蕾莎> 而王子之后被默语暴君复活成了亡灵仆从,率领着亡灵大军重新回到自己臣民面前
<特鲁尔> “比如我们提供女人来交换圣物之类的”
<莫瑞斯> “抓住那个叫维拉的混蛋,我们应该就能搞清楚这古物的下落。”
<莫瑞斯> “我想还有他们黑走的那件雕像。”

<特蕾莎> 这件事情彻底摧毁了乌斯塔拉夫对抗默语暴君的勇气,从此王国放弃了抵抗,彻底落入巫妖王手中
<特蕾莎> 直到艾奥梅黛的骑士们到来

<特鲁尔> “维拉不见得知道这些魔域人的事情吧”
<莫瑞斯> “至少鸦首是在‘邻居’手里,雕像多半也被它们弄走了。”
<莫瑞斯> “快点,万一教主又跑掉了,那我们真是什么都找不到了。”

<拉斐尔> "我们在这里搜一下吧, 可能会发现邻居出入的秘道."
<亚尔薇特> “是的……不过看不出邻居们是从哪里撤离的呢?”
<DDBot> 拉斐尔 投掷 察觉: 1d20+20=(19)+20=39
* 马里亚斯 也找找
<DDBot> 马里亚斯 投掷 : 1d20+16=(7)+16=23
<特蕾莎> 你们在这个储藏室搜查个遍,但并没能找到什么秘道
<特蕾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