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47 妖虫与凶宅  (阅读 842 次)

副标题: 2014.3.30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93
  • 苹果币: 6
[C/C]LOG47 妖虫与凶宅
« 于: 2014-03-31, 周一 18:37:41 »
<特蕾莎> ===================Loading==========================
<特蕾莎> 上次說道,你們因為伊爾馬什村漁獲變少和神秘鄰居的存在,去拜訪村長格裡多
<特蕾莎> 但從村長那裏得知,村子里的問題還遠遠不止這些
<特蕾莎> 最近有村民不斷失蹤,村長更是懷疑格茲雷教會隱藏了什麽信息
<特蕾莎> 但是由於村裏其他人都是教會的信徒,村長只得請你們前去查探
<特蕾莎> 此後,你們在教會里查到各種奇怪的情況
<特蕾莎> 散發著邪惡靈光的彫像,繪製着不可名狀生物的壁畫
<特蕾莎> 更糟糕的是,你們在一扇密門後面,發現了失蹤村民們的無頭屍體……
<特蕾莎> 最后的祭壇前,繪滿整個屋子的邪惡圖畫,和祭壇上那顆正在跳動的心臟
<特蕾莎> 更是挑戰了你們對於世間常識的極限
<特蕾莎> 而這個被偽裝成格茲雷教堂的地點,很明顯地被證實在進行着邪惡而不可告人的事情
<特蕾莎> 你們目前正站在這個令人不悅的祭壇前
<特蕾莎> 上面的心臟還在滴血並且跳動着

* 亚尔薇特 忍住不快仔细观察祭坛,研究用途和破坏方法
<特蕾莎> 身後隔著墻壁,隱隱還傳來村中婦女們祈禱出海者平安歸來的禱文
<特蕾莎> 而聽覺敏銳的拉斐爾表示,剛剛似乎聽見南邊的屋子里傳來些微啜泣的聲音,但此刻又沒了蹤影
<特蕾莎> (亞爾薇特骰個宗教知識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宗教: 1d20+13=(7)+13=20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帘      雕雕  ■  亞 ■
<特蕾莎> 帘      雕雕  ■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      ■   ■
<特蕾莎> ■■■■■■■■■■■■■■■■

<拉斐爾> "你們剛才沒聽見嗎? 從南邊的屋子里傳出的哭泣聲...."
<马里亚斯> “要不然我拿点火药出来……直接炸掉……”
<特蕾莎> 亞爾薇特覺得,在自己看過的宗教典籍中,並未記載此類邪惡儀式的用法
<亚尔薇特> “没有,不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特蕾莎> 但通常而言,對邪惡的祭壇施展潔淨術或者聖居術,可以凈化它們
<特鲁尔> “南边不是这门后有人?”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宗教: 1d20+12=(19)+12=31
<马里亚斯> “那么去看看好了”
<特蕾莎> 不過如果製造祭壇的是高級施法者,就必須高級牧師才能完全凈化
* 拉斐爾 也回憶一下關於淨化祭壇的事
* 亚尔薇特 走到南边的门后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
<特蕾莎> 亞爾薇特貼在門上
<拉斐爾> "...糟了, 這個心臟是邪惡施法者用來施展高級法術的道具..."
<马里亚斯>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马里亚斯> “砸烂它?”

<亚尔薇特> “用圣水洗一洗?”
* 拉斐爾 突然想到了某本禁書上看過的邪惡儀式
<特蕾莎> 聽見裏面果然傳來一陣陣似乎是女子啜泣的聲音
<亚尔薇特> “确实有人在后面……”
<特蕾莎> 然後好像還有另外一個聲音在低聲安慰她
<DDBot> 拉斐爾 投擲 果然不作死就不會死嗚嗚嗚: 1d20+13=(18)+13=31
* 拉斐爾 還好神經夠強韌挺住了!
<特蕾莎> 你們看著拉斐爾眼睛盯著那顆心臟,臉一會白一會紅,不過終於下定決心似的,把視線扭開了
* 马里亚斯 掏出手枪对着祭坛比划
<马里亚斯> “管他啥邪恶仪式……砸烂了应该都没办法继续了”

<亚尔薇特> “我没意见,不过得安静点”
* 亚尔薇特 抽出长剑

<拉斐爾> "誰帶了火把?"
<特鲁尔> “这种仪式一般都有反噬之类的保护吧,小心被反伤了哦”
* 马里亚斯 抽出火把丢给拉斐尔
<马里亚斯> “我望风,交给你们了”

* 拉斐爾 一邊念誦黛絲娜的聖名, 一邊把祭壇燒毀
<特蕾莎> 那麽亞爾薇特提劍上前
<特蕾莎> 一劍砍在那個心臟上的時候
<特蕾莎> 從被砍裂的缺口猛地中噴出了大量鮮血

* 特鲁尔 早就预见到了这点躲得远远的
* 马里亚斯 正提着手枪看着外面,啥都没看到
<亚尔薇特> “艾奥梅黛在上!”
<特蕾莎> 鮮血噴在墻上,地上,天花板上,也噴在了因為空間狹小沒法閃開的你們身上
<特蕾莎> 就在你們驚恐地認為這么小的心臟如何噴出這麽多血的時候,它終於扭動了幾下,癱軟了下去

* 拉斐爾 施展了好幾個造水術才把血跡沖掉
<亚尔薇特> “我不太想想象别人看到我们时的反应……”
<特蕾莎> 順便你們也考慮到,如果對著祭壇點火,說不定會發生什麽不可想象的事情
<特蕾莎> 而這個時候你們也聽見,大廳里的祈禱聲嘎然而止

<特鲁尔> “完蛋了,快跑吧。。。别被当成凶手了”
* 拉斐爾 聳了聳肩, "好吧, 我就知道事情肯定會發展成這樣."
<亚尔薇特> “我们去躲一下,比如南边的房间里……”
* 拉斐爾 早已推開房門, "正有此意..."
<特蕾莎> 停下幾秒后,你們聽見似乎是主持者的聲音,『今天的聚會完畢了,大家迴去也不要忘記祈禱』
* 马里亚斯 举起手枪
<特蕾莎> 你們覺得最好趕緊躲起來,以避免發生誤會
<特蕾莎> 然而推開南邊的門后你們看見,裏面的座椅上正坐在一男一女兩個穿著普通村民裝束的人

<亚尔薇特> “安静……”
<特蕾莎> 他們看見你們的模樣,驚訝地張開嘴,似乎馬上就要尖叫的姿勢
* 亚尔薇特 抢先命令道
* 拉斐爾 在村民反應過來前施展沉默術
* 拉斐爾 對同伴苦笑

<特蕾莎> 沉默術過後,你們看見村民的嘴巴滑稽地活動了幾下
<特蕾莎> 發現沒法出聲后,他們更驚恐了

* 拉斐爾 亮出黛絲娜的聖徽表明身份
<特蕾莎> 那個男人馬上站起來擋在女人前面,並且威脅似地對你們揮舞着拳頭
* 拉斐爾 示意他們噤聲, 然後讓同伴拿出紙筆寫字溝通...
<特蕾莎> 雖然你們發現他的臉色已經被嚇得慘白
* 亚尔薇特 掏出羊皮纸草草书写“你们识字吗?我们没有恶意”
<特蕾莎> 看見了你們的字跡,那女人點點頭,然後拿起你們的筆,笨拙地寫下幾個字,『知道一點』
<特蕾莎> 然後她又指指自己的嘴,胡亂地打著手勢

<亚尔薇特> 【请不要弄出声音,我们希望能帮上忙】
* 亚尔薇特 一边书写一遍示意同伴消解沉默术

<特蕾莎> 他們點點頭
<特蕾莎> 但是眼睛裡仍然保留著恐懼的神色
<特蕾莎> 發現能說話后,那女人遲疑地開口說道,『你們是什麼人……』

<马里亚斯> “路过的正义使者”
<亚尔薇特> “路过的善良人士……”
<亚尔薇特> “总之这不重要,我们听到了哭声才过来的,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特蕾莎> 女人和男人對視了一下,然後有些遲疑地搖搖頭
<拉斐爾> "你們看過外面的祭壇嗎?"
<亚尔薇特>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这里是不开放的密室呢”
<特蕾莎> 听拉斐爾說道祭壇,他們臉色變了變,又點點頭
* 拉斐爾 審視一下男女的神情
<DDBot> 拉斐爾 投擲 這兩人可疑嗎!: 1d20+19=(10)+19=29
<特蕾莎> 女人的表情好像馬上又要哭出來似的,男人則看著女人,滿臉關心又有些著急的表情
<亚尔薇特> (真TMD是河神娶媳妇啊= =
<特蕾莎> 拉斐爾認為這兩個普通的村人絲毫不懂掩飾表情什麽的
<特蕾莎> 然後那女人開口說道,『謝謝你們關心,但我想你們幫不了什麽……』

<马里亚斯> “为何你们会这么认为”
<亚尔薇特> “这里的风俗我多少知道一些……换个问法吧,你们是自愿的吗?”
<特蕾莎> 他們倆都點點頭,『大,大家都這樣做,包括以前的領主大人,和現在的維拉主祭』
<拉斐爾> "在那之前可以簡單說明一下發生了什麼嗎?"
<特鲁尔> “怎么做?”
<特蕾莎> 『每家都要把第一個女兒送給鄰居收養』
* 拉斐爾 一頭霧水
<马里亚斯> “然后呢”
<特蕾莎> 『只是……以前鄰居都會來村裏,但他們最近幾個月都沒出現了』
<亚尔薇特> “……维拉主祭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另外,在北面的房间里停放着尸体,你们知道什么吗?”
<亚尔薇特> “还有,那个停放心脏的祭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特蕾莎> 女人繼續說道,『因為鄰居不出現,維拉主祭也很著急』
<特鲁尔> “等等,他们应该不会看到外面那个心脏的吧”
<特蕾莎> 『於是他説帶上我們的女兒,去主動找鄰居』
<特蕾莎> 女人一臉茫然,『什麽心臟?』
<特蕾莎> 『還有屍體?』

<马里亚斯> “……”
<亚尔薇特> “嗯,没什么,你继续说……要怎么找到邻居呢?”
<特蕾莎> 『據說城外的安帝歐美蒂老宅,和鄰居的住所有秘道相連』
<特蕾莎> 『但我不敢去那裏,不知道這個說法是不是真的……』
<特蕾莎> 『維拉主祭説,只好在那裏找找看,因為鄰居一直不出現,古老的傳統沒法繼續的話……』
<特蕾莎> 『村子就會毀掉』

<亚尔薇特> “嗯……”
<特蕾莎> 說道這個,女人又低下頭哭起來
<亚尔薇特> “我们得找维拉主祭谈谈”
<特蕾莎> 男人看見女人哭個不停,不禁顯得很苦惱
<特蕾莎> 他面向你們說道,『主祭淩晨就出發了,他説中午之間就會返回,所以讓我們在這裏等』
<特蕾莎> 『但是你看,現在都快傍晚了……』

<亚尔薇特> “嗯?那么刚才在主持仪式的人是?
<特蕾莎> 『她總是擔心孩子出了什麽意外』
<马里亚斯> “不是主祭么?”
<特蕾莎> 『那應該只是普通的祭司吧』
<亚尔薇特> “……这样啊”
<特蕾莎> 就在這個時候,你們聽見外面祈禱大廳的地方,隱隱傳來似乎是祭祀們的交談
<亚尔薇特> “我们会去城外的老宅看看的,不要对别人提起我们的事情,可以吗?”
<特蕾莎> 好像在說著,『主祭怎麽還不回來』,『不如讓那夫婦先回家吧』
<特蕾莎> 之類之類的
<特蕾莎> 女人抬起哭腫的眼睛,對亞爾薇特點點頭
<特蕾莎> 『我的孩子,要是能見到她……』

<特鲁尔> “你们从哪进来的,这房间还有路出去么
<特蕾莎> 她說著,又搖搖頭,把剩下的話似乎是吞了迴去
<特蕾莎> 男人告訴特魯爾,西面的墻是個暗門,不過通向祭祀們的宿舍

* 马里亚斯 检查一下暗门的启动装置
<特蕾莎> 他很詫異你們既然能進來為什麼出不去
<特蕾莎> 馬里亞斯發現這只是個很簡單的活動墻

* 马里亚斯 于是隐形了
* 马里亚斯 趴在墙边
<马里亚斯> 特蕾莎: .r d+16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6=(14)+16=30
<特蕾莎> 你們趴在墻邊聽聽,發現那邊還是有人在走動和談話的
<特蕾莎> 那麽你們決定繞路迴去

<特鲁尔> “还是先跟村长说一下,再回来杀比较好。。。”
<特蕾莎> 再次經過了染血的祭壇和擺滿屍體的房間
<拉斐爾> "時間緊迫, 我們快點去那個城外的老宅看看吧."
<特蕾莎> 所幸主祭的房間似乎沒什麼人會隨便闖入,所以似乎暫時沒人發現你們的跡象
<亚尔薇特> “不急于一时,先去跟村长回报一声,顺便打听下老宅的情况吧”
<特蕾莎> 於是靠著魔法的幫助,你們悄悄溜出了神殿
<特蕾莎> 眼看天邊的夕陽已經把綠色厚重的空氣染上了一層橘色,正是漁船返回的時間

<马里亚斯> “赶快找到村长吧”
<特蕾莎> 你們走在街道上,遠遠看到不少漁船正在靠港卸貨,街邊也開始有漁人擺出小攤,擺著最新鮮的海產品
<特蕾莎> 而市政廳前面的廣場,正是市場最繁華的地段
<特蕾莎> 你們擠過明顯比白天熱鬧的多的街道,來到市政廳門前等著通報
<特蕾莎> 來往村民的討價還價和各種八卦,紛紛傳入你們的耳朵
<特蕾莎> 而其中一段對話,特別引起了你們的注意
<特蕾莎> 『喂,你也看見了吧,在長碼頭那裏……那個是守望者嗎?』

<亚尔薇特> “……”
<特蕾莎> 『只是普通的海蛇吧,離開那麼遠……誰都沒看清嗎』
<特蕾莎> 而其他對話,多數都是抱怨漁獲越來越少的內容
<特蕾莎> 這個時候,村長的侍從返回,再次領著你們來到那個陰暗狹窄的村長辦公室
<特蕾莎> 村長看見你們回來,滿眼期待的神色

* 亚尔薇特 简短地解释了在教会发现的情况,着重提到尸体和祭坛,但没说与那对夫妇接触的事情
<亚尔薇特> “目前来看尸体是怎么回事我们也说不清楚,关于那个祭坛村长您知道什么吗?”

<特蕾莎> 村長瞪著眼睛張開嘴巴看着你們
<特蕾莎> 『不是吧……教會里竟然有這種東西?』

<亚尔薇特> “事实如此……您不知道?”
<特蕾莎> 『什麽禮拜堂後面的暗門,我沒去過啊』
<特鲁尔> “我们也很惊讶”
<亚尔薇特> “嗯……”
<亚尔薇特> “还有,听说城外有间老宅能通往邻居们的地方?您对这个知道多少?”

<特蕾莎> 市長抓抓頭,『是有這種說法啦……』
<特蕾莎> 『但是好奇的小孩子有時候去玩,也沒能發現什麽』

<亚尔薇特> “没人真的去过吗?”
<亚尔薇特> “嗯,这样……但维拉主祭真的去了,我们最好也去看看?能帮我们在地图上标注一下吗?”

<特蕾莎> 『多數人不願意去那裏啊,因為不乾淨』
<亚尔薇特> “不干净?”
<拉斐爾> "不乾淨?"
<特鲁尔> '关于教会里的尸体,你准备怎么处理呢?“
<特鲁尔> “要不要和我们去封锁教堂?”

<特蕾莎> 市長又抓抓頭,『是這樣的……這個宅子本來屬於這個村的領主,安帝歐美蒂家族』
<特蕾莎> 『但就在四十年前,他家最后一代繼承人成年禮的那天,出了點怪事』

<马里亚斯> “怪事?”
<特蕾莎> 『老家主在第二天早上被人發現死在自己床上』
<特蕾莎> 『看起來死前被人砍了很多刀,流了好多的血』
<特蕾莎> 『而少家主從此不知蹤跡』

<马里亚斯> “查出来是谁干的么?”
<拉斐爾> "...沒人去調查過嗎? 有什麼發現?"
<特蕾莎> 『然後他們家就從此絕跡了啊,之後也沒人願意在去這個凶宅居住』
<特蕾莎> 『這個啊……』村長緊張地扶了扶帽子,小聲説,『從種種跡象看來,像是少家主謀殺親父,畏罪潛逃呢……』

<特鲁尔> “恩,如果说跟所谓的邻居有关,也是有可能的”
<特蕾莎> 『但是他們是領主,上面既然沒人來追查,誰又能追查他家的事情呢?』
<拉斐爾> "在繼承禮前一天做出這種事, 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 拉斐爾 扶額

<特鲁尔> “话说回来,教堂那边你到底准备怎么处理”
<特鲁尔> “也许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特蕾莎> 他又看了看特魯爾,為難地説,『只好等維拉主祭回來,跟他商量商量啦……』
<亚尔薇特> “那么,我们就去迎接维拉主祭了……你好自为之吧”
<特鲁尔> “死了5个人还需要商量一下么。。。”
<特鲁尔> “你们村子不在律法管理范围下么”

<特蕾莎> 村長緊張地左顧右盼,用些不相干的話支吾特魯爾
<特蕾莎> 『除非,除非維拉主祭這次回不來……嗯』

<拉斐爾> "...那我們明白了, 晚點再見吧."
<特蕾莎> 『那或許還能找到些辦法維護律法』
<马里亚斯> “那么就这样吧”
* 拉斐爾 向村長點點頭, 然後離開
<特鲁尔> “这村长完全是个摆设嘛。。。”
* 拉斐爾 小聲向同伴說, "我猜平時維護律法的事都是維拉主祭做的."
<拉斐爾> "村長應該早就被架空了."

<特鲁尔> “这样的话我们来帮他维护吧”
<马里亚斯> “教会控制村子也不是啥奇怪的事”
<特鲁尔> “先把教会的问题处理好再去那个见鬼的宅子如何”
<亚尔薇特> “什么叫处理好?在找到维拉之前我们恐怕没法查明真相”
<拉斐爾> "沒錯, 先去找維拉吧."
<特鲁尔> “处理好就是号召村民们认识到事情的真相嘛”
<特鲁尔> “先把他老巢端了”
<特鲁尔> “免得到时候他挟制村民,我们就下手也不是,不下手也不是了”

<亚尔薇特> “艾奥梅黛在上,愿神明赐予我对抗几百年信仰的号召力……不过看来现在吾主没有眷顾我”
<特鲁尔> “现在他人不在,正是大好时机啊。等他回来再揭穿他就难了”
<特蕾莎> 話說,你們離開了村長的宅邸
<特蕾莎> 按照村長給的地圖前往老宅
<特蕾莎> 一邊熱烈地討論到底要不要現在就揭發教會的真相給村民
<特蕾莎> (all spot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6=(19)+16=35
<DDBot> 特鲁尔 投擲 per: 1d20+16=(17)+16=33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察覺: 1d20+20=(19)+20=39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白板……: 1d20+4=(16)+4=20

<特蕾莎> 那麽你們雖然討論得激烈,但仍然沒忽視周圍的環境
* 拉斐爾 警覺起來, 對周圍偵測邪惡
* 马里亚斯 虽然在吐槽不过手已经按在了枪柄上
<特蕾莎> 在趟過一個淺淺的泥水塘時,你們發現一些超大號的鼻涕蟲一樣的生物,悄悄地順著你們褲子爬了上來
<亚尔薇特> “……”
<拉斐爾> "哎喲, 這是什麼東西!?"
* 马里亚斯 从兜里摸出盐撒上去
<DDBot> 特蕾莎 投擲 拉,馬,特,亞: 4d3=(2,2,2,3)=9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拉[2],馬[2],特[2],亞[3]'
<特蕾莎> (這是爬上的數量
<特蕾莎> 拉斐爾行動
<特蕾莎> 拉斐爾看到這些鼻涕蟲,每個都比手掌還大,明顯不是普通的種類
<特蕾莎> 而且黑色的身體隱隱泛著紅光

* 亚尔薇特 拔出长剑试着用剑尖把其中一个挑下去
<拉斐爾> "邪惡的蟲子嗎! 真是少見."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1=(11)+11=22
<DDBot> 特鲁尔 投擲 nature: 1d20+20=(20)+20=40

<特蕾莎> 拉斐爾
<特蕾莎> (你們可以用一個標準動作取下一隻

<拉斐爾> (居然不能用自由光環震飛蟲子嗎!?
<特蕾莎> (或者用整輪動作,過反射豁免,抖掉所有的
<DDBot> 拉斐爾 投擲 關鍵時刻我相信我的人品: 1d20+7=(15)+7=22
* 马里亚斯 用街舞的动作抖掉所有虫子
* 拉斐爾 跳動著把蟲子抖下來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没理由拉斐尔可以我不行: 1d20+16=(9)+16=25
* 特鲁尔 直接一个直觉次元跳甩掉虫子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抖?: 1d20+11=(9)+11=20
<特蕾莎> 你們紛紛想要打掉蟲子,但穿著重甲的拉斐爾和亞爾薇特,顯然沒有另外兩個人靈活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拉[2],馬,特,亞[3]'

<特鲁尔> “小心,这些虫子据说会钻进皮肤,然后吃掉你们的脑子”
* 马里亚斯 直觉给拉斐尔一个加值
<特蕾莎> 然後在馬里亞斯的協助下,拉斐爾身上的蟲子也被彈掉了
* 拉斐爾 關鍵時刻靠著模仿馬里亞斯的動作把蟲子抖下來了
<亚尔薇特> “看来只有我的脑子有危险了……”
<特蕾莎> 亞爾薇特就沒那麽幸運,你們看見蟲子敏捷地鑽進女騎士的鎧甲縫隙
<拉斐爾> "果然是專業人士, 一看這個動作就是有練過的."
<特蕾莎> 然後亞爾薇特感到腿上傳來一陣刺痛
<拉斐爾> "不過馬里亞斯, 你鄉下那邊經常出沒這種變態蟲子嗎?"
<马里亚斯> “没听说过,上次还是在热带雨林那边见过这种玩意,不过没听说过会有邪恶灵光……”
<特蕾莎> 你們雖然強作鎮靜,但是亞爾薇特的情況看起來不大妙
<特蕾莎> 你們眼看著三個拳頭大小的鼓包,從女騎士的小腿向上,在她的皮膚下移動……

<亚尔薇特> “说实在的,这可真恶心。你们谁帮我把这玩意割开?”
* 亚尔薇特 拿着长剑比划

* 拉斐爾 拔出匕首, "忍著點."
<特蕾莎> 亞爾薇特骰個fort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强韧求给力: 1d20+15=(13)+15=28
* 拉斐爾 過去幫女騎士把蟲子挑出來
<DDBot> 特蕾莎 投擲 dam: 3d6=(2,4,1)=7
* 特蕾莎 将话题改为 '拉,馬,特,亞[3][str-3]'
<DDBot> 拉斐爾 投擲 果骰醫療: 1d20+7=(11)+7=18
<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自己医疗自己: 1d20+12=(17)+12=29

<特蕾莎> 拉斐爾果斷地一刀扎向女騎士,但沒能戳中蠕動的蟲子
* 拉斐爾 因為沒受過正經的訓練所以有點手忙腳亂
<亚尔薇特> “没关系,这种程度连意外都算不上”
<特蕾莎> 亞爾薇特則自己咬牙挑出了一個蟲子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专业人士的医疗: 1d20+6=(19)+6=25
* 拉斐爾 因為之前的失手臉上有點發燒, "啊...抱歉."
<DDBot> 莫瑞斯 投擲 Heal: 1d20+18=(18)+18=36
<特蕾莎> 馬里亞斯則關鍵時刻發揮了考古學家的專業運氣
* 莫瑞斯 沉默的拿出医疗包处理
<亚尔薇特> “感谢大家在我的腿上进行外科手术见习,总会派上用场的。”
<特鲁尔> “那个,我在考虑,对你丢个大火球,烧死虫子你不死的可能性”
<特蕾莎> 和莫瑞斯兩個人一起,把女騎士大腿間剩下兩個大蟲子取了出來
<特蕾莎> (剩下女騎士雙腿流著血,氣喘吁吁地坐在那裏?捂臉

<马里亚斯> “不比从树皮里挖出天牛幼虫难……”
* 莫瑞斯 剜除虫子,割死
<特蕾莎> 看起來亞爾薇特暫時是沒有了危險
<莫瑞斯>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鬼东西...”
<特蕾莎> 而被你們剛剛抖落在地上的蟲子,看起來是放棄了襲擊你們,紛紛四散而逃
<亚尔薇特> “要么是有人放出来的,要么是什么灾变的预兆”
* 拉斐爾 用鐵靴把蟲子逐一踩死
<亚尔薇特> “说实在的,我希望是前者”
* 莫瑞斯 丢掉沾满血污和粘液的手套
* 马里亚斯 拍拍手
<莫瑞斯> “亏你还能...平静地说的出来。”
<特鲁尔> “你确定不要用火烧下处理下伤口么?”
<莫瑞斯> “艾梅奥黛的信徒都是怪物吗?”
<亚尔薇特> “真失礼……”
* 马里亚斯 给女骑士腿上拍个治疗轻伤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8+5=(2)+5=7
<亚尔薇特> “总之我不要紧,咱们还得赶路”
<马里亚斯> “先把血止住吧”
* 特鲁尔 左手举着火把,右手举着盐
<莫瑞斯> “总之先给你个建议,医疗工作不要让法师做。”
* 莫瑞斯 敷上药,绑扎好伤口

<亚尔薇特> “感激不尽。”
<特鲁尔> “真的不要烧一下么。。。”
<特蕾莎> 你們儘可能踩死了奔逃蠕動的蟲子,不過還是有些敏捷地爬入了樹叢或者水塘里
<莫瑞斯> “感染大概是不会...其他的留给艾梅奥黛处理罢。”
<特鲁尔> “烧一下就不会感染啦”
<特蕾莎> 幫亞爾薇特包紮后,她表示自己已經沒有事情
* 拉斐爾 看到女騎士沒有大礙後, 保持專注偵測邪惡, 繼續前進
<莫瑞斯> “你要是再有病,请自己试着处理。”
<特蕾莎> 於是你們繼續前進
* 特鲁尔 失望地收起了火和盐以及调料
* 莫瑞斯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小声嘀咕
<莫瑞斯> “我都不知道恶魔信徒还会养殖虫子...”

<马里亚斯> “说不定是啥纳苟恶魔的信徒……”
* 马里亚斯 随口爆了个穿越梗

<莫瑞斯> “...至少大衮应该不会。”
<特蕾莎> 你們心裡對剛剛的怪物做著各種猜測,一邊繼續向著古宅的方嚮前進
<莫瑞斯> “当然,最好是他们‘养’的。”
<特鲁尔> “搞不好这就是教堂里五具无头尸体的来历哦”
<拉斐爾> "你們忘了在邪神殿里發現的屍體嗎?"
<亚尔薇特> “非常合理”
<拉斐爾> "我也覺得是他們養的...該死."
<莫瑞斯> “同意。”
<莫瑞斯> “不过这种生冷不忌的东西...不好说。”

<马里亚斯> “那就杀上门干掉他们好了”
<亚尔薇特> “擒贼擒王,还是从维拉开始吧”
<特鲁尔> “也许应该收集下虫子的尸体研究下”
<莫瑞斯> “我觉得恐怕它们并不受控制...至少,不会简单的被控制。”
<莫瑞斯> “不然...算了,我懒得去想它们的成虫是什么东西...”

<特蕾莎> 一棟年久失修的古宅輪廓,漸漸從濃霧中顯露出來
<特蕾莎> 周圍一切都顯得十分寂靜

<特鲁尔> “我还是建议你们把自己包严实点,这种虫子搞不好后面还遇到很多”
<亚尔薇特> “它们甚至能钻进全身甲的缝隙……”
<莫瑞斯> “总之提高警惕,准备好你们放火的把戏。”
* 莫瑞斯 虽然这么说还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特蕾莎> 經過門口的馬廄時,你們隱約瞥見裏面堆著兩坨什麽東西
* 马里亚斯 看看
<特蕾莎> 上面蓋著的黑色毛毯似的,似乎還在蠕動
<莫瑞斯> “小心一点...”
<特鲁尔> “你只需要在脚上报上布,这样虫子爬上脚的时候,迅速脱掉外包的布即可”
<特蕾莎> 拉斐爾謹慎地對著奇怪的東西偵測,但沒有發現邪惡
<马里亚斯> “我猜……那是一层虫子……”
* 马里亚斯 考虑一下可能出现的情况

<拉斐爾> "...又是蟲子?"
<莫瑞斯> “是的话就烧掉,不是就挑挑。‘
<特蕾莎> 而馬里亞斯則驚動了那裏的生物,一大群蒼蠅嗡地騰空飛起
<特蕾莎> 露出下面兩具已經腐爛的馬的屍體
<特蕾莎> 無頭的屍體

<莫瑞斯> “我倒很奇怪,为什么教主丢掉自己的信徒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
<亚尔薇特> “无论如何,腐烂的也太快了……”
<拉斐爾> "這些蟲子真是生冷不忌..."
<莫瑞斯> “好么,这地方也有这玩意。”
<亚尔薇特> “这下他们觉得我们失去代步工具了。”
<莫瑞斯> “进去看看吧,我觉得除了虫子这里大概还有其他什么怪异的东西。”
<马里亚斯> “我们可不是没有马就走不掉的人……”
<莫瑞斯> “但愿那倒霉的教主真的知道他要来这里干什么。”
<特蕾莎> 你們勉強分辨了一下,這兩匹馬,身上的驛站標記,跟你們從瑟斯摩爾搶來的那兩匹,一模一樣
<特蕾莎> 而你們的那兩匹馬,如果記憶沒錯,應該是寄放在侏儒那裏了

* 拉斐爾 在劍上施展延時銳鋒術, 做好戰鬥準備
<莫瑞斯> “啊哦...”
<特鲁尔> “这明显是黑骑士带来的2匹马
<特鲁尔> “只是为何死在了外面?”
<特鲁尔> “能查查死因么

<莫瑞斯> “相信我,如果脑袋炸掉,你也会死的。”
<特蕾莎> 你們研究了一會屍體,發現已經腐爛得沒太多線索了
<特鲁尔> “所以这里也是有食脑虫了”
<特蕾莎> 於是決定不管如何先進去宅子看看
<莫瑞斯> “总之,先打着十二分小心进去看看。”
<拉斐爾> (慣例專注偵邪-V-
<特鲁尔> “我觉得你们最好做好准备,如果待会从天花板上下起虫雨,总得有个预防”
* 马里亚斯 于是想了想摸出一把雨伞
<特蕾莎>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
<特蕾莎> ■□□■■
<特蕾莎> 你們推開已經腐朽的大門
<特蕾莎> 眼前這個曾經是豪宅門廳的屋子已經殘破得不成樣子

<DDBot> 特鲁尔 投擲 FL: 1d10+9=(6)+9=15
<特蕾莎> 墻壁上掛著還剩一半的壁毯,矇著厚厚的一層藍黑色的霉
<特蕾莎> 你們同時也注意到
<特蕾莎> 屋子中央的兩排泥腳印十分顯眼

<莫瑞斯> “这里倒是有够大...现在竟然也破败成这样...”
<特蕾莎> 從泥濕度看起來也就是幾天前的
* 莫瑞斯 蹲下看看泥印延伸到什么地方去了
* 亚尔薇特 观察脚印的路线
* 马里亚斯 调试背包
* 马里亚斯 低功率输出飘过去

<特蕾莎> 腳印延伸到西側的房間,而那扇破門也是半開的
<DDBot> 拉斐爾 投擲 辨認總共有多少人走過: 1d20+19=(4)+19=23
* 特鲁尔 一直洲际飞行飘在半空中
<拉斐爾> "除了留下泥腳印的兩人, 前面還有'人'走過."
<亚尔薇特> “之后呢?”
<特鲁尔> “维拉的脚印居然没有?”
<莫瑞斯> “小心一点过去,拉斐尔,看看那栋屋子有没有什么怪东西。”
<莫瑞斯> “你说‘人’是什么意思?”
<莫瑞斯> “只要不是‘鱼’..”

<拉斐爾> "後者身上有很多水跡...而且他們的腳不黏泥..."
<亚尔薇特> “喔?”
<亚尔薇特> “算了,猜测也无益,他们都去了西面吗?”

<莫瑞斯> “好吧...”
* 拉斐爾 遺憾地對莫瑞斯聳了聳肩, "我覺得你猜對了."
<莫瑞斯> “那么我再猜猜,这里大概就是教主和‘邻居’搞交易的地方了...”
<拉斐爾> "濕漉漉的腳印這里到處都有, 沒法看出更多了."
* 拉斐爾 表示不知道奇怪的生物去哪了

<莫瑞斯> “...那么我们还要准备好,万一这里有人类以外的什么麻烦东西出现...”
* 拉斐爾 總之跟在女騎士後面繼續前進
<亚尔薇特> “先往西面看看吧总之”
<莫瑞斯> “是最近吗?不是说‘邻居’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 亚尔薇特 跟着脚印走
<特蕾莎> 於是你們推開西邊的門
<特蕾莎>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    ■  ■
<特蕾莎> ■■□■■■■□■
<特蕾莎> □        
<特蕾莎> ■■■■■■■■■
<特蕾莎> 門後的走廊里有三個門,而你們看到那些腳印延伸到了左上那個門裡

<亚尔薇特> “跟上?”
* 亚尔薇特 越发小心翼翼地跟踪脚印

<莫瑞斯> “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呢...”
<特蕾莎> 跟著腳印來到這扇敞開的門前,你們看見這個原本像是儲藏室的房間里,倒著不少屍體
<马里亚斯> “又是尸体”
* 马里亚斯 皱眉

<特蕾莎> 跟你們最近見過的不同,這些屍體倒是都有頭,而且屋子里明顯遺留着激烈搏鬥的痕跡
* 莫瑞斯 搜寻尸体间有没有默语魔道的标记
<特蕾莎> 你們一眼就看見墻角里倒著的一個人類身穿一身黑色皮甲
<拉斐爾> "兩幫壞人戰起來了嗎? 真是個好消息."
<莫瑞斯> “得来全不费工夫。”
<特蕾莎> 而他身邊倒著三具的屍體,長著人的形狀,青蛙一樣的眼睛和腳蹼,還有魚一樣的鱗片
<莫瑞斯> “看来我们找到了呢,‘邻居’...”
* 特鲁尔 想想这种鱼人是什么种族
<亚尔薇特> “不过黑骑士应该有两个”
<特蕾莎> 莫瑞斯從屍體身上找到了你們熟悉的骷髏項鏈
* 莫瑞斯 厌恶的踢了踢,确定不动了再去翻找
<特蕾莎> 順便還在屍體旁邊的雜物里找到一個空的木盒
<DDBot> 特鲁尔 投擲 知识: 1d20+20=(16)+20=36
<特蕾莎> 你們一眼就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盒子
<莫瑞斯> “这个盒子...”
<特蕾莎> (要辨認什麽的?
* 莫瑞斯 看看是不是用来装过奇怪雕像的盒子
<特蕾莎> 莫瑞斯拿著盒子翻來覆去,從角落里抽出一張小小的紙條
<莫瑞斯> “不过这个大小倒是...”
<莫瑞斯> “好了,黑吃黑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 莫瑞斯 读读纸条

<特蕾莎> 上面寫著『用它交換“鴉首”,聯係馬丁』
<特蕾莎> 字跡你們看著也有幾分眼熟

<莫瑞斯> “看来事情很明白了,‘邻居’黑吃黑掉了魔道,把东西黑走了。”
<莫瑞斯> “不过鸦首...似乎有点熟悉?”

<亚尔薇特> “在哪里听说过吗?”
<拉斐爾> "聽上去是什麼暗號."
<马里亚斯> “或许是指代什么奇物”
* 特鲁尔 拍一下手掌
<特鲁尔> “是了,我知道这种族为何要和村民做交易了”

<莫瑞斯> “想也知道了...”
<莫瑞斯> “为什么只要女人...这情况在类人怪物里不少见...”

<特鲁尔> “这种族只有男性”
<莫瑞斯> “拜托,别跟我提,谢谢。”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终于可以过历史了!: 1d20+19=(2)+19=21
<DDBot> 莫瑞斯 投擲 历史: 1d20+9=(5)+9=14
<DDBot> 莫瑞斯 投擲 历史重骰: 1d20+16=(13)+16=29

<特鲁尔> “为了不灭绝和村民做些交易,似乎也不算太邪恶?至少他们没明抢”
<特蕾莎> 你們怳惚記得鴉首這個詞曾經在會見瓦魯德之前的那些吟唱里聽過
<特蕾莎> 當時沒有特別在意的莫瑞斯和馬里亞斯,現在終於想起了這個名詞的來源

* 莫瑞斯 被特鲁尔一说又感觉有些恶心...
<特蕾莎> 據說這是一件曾經屬於法萊斯瑪教會的神聖武器
<特鲁尔> “不过看来马丁果然也是他们的人
* 莫瑞斯 压着胃里的不适感回忆起了这件古物
<特蕾莎> 在上次和默語暴君作戰的時候,當時的大主教兼王子阿達莫戴斯拿著它和不死生物作戰
<特蕾莎> 但是王子在恩格薩湖邊被不死大軍擊敗,這件神器也從此消失

<莫瑞斯> “女士啊...这强大的武器竟然丢在这些污秽怪物的手里...”
<特鲁尔> “他们能和村民做交易,没准也能和我们做交易吧”
<莫瑞斯> “还好,至少它没有被魔道拿去,不然真是不可收拾。”
<特蕾莎> 而王子之後被默語暴君複活成了亡靈僕從,率領着亡靈大軍重新回到自己臣民面前
<特鲁尔> “比如我们提供女人来交换圣物之类的”
<莫瑞斯> “抓住那个叫维拉的混蛋,我们应该就能搞清楚这古物的下落。”
<莫瑞斯> “我想还有他们黑走的那件雕像。”

<特蕾莎> 這件事情徹底摧毀了烏斯塔拉夫對抗默語暴君的勇氣,從此王國放棄了抵抗,徹底落入巫妖王手中
<特蕾莎> 直到艾奧梅黛的騎士們到來

<特鲁尔> “维拉不见得知道这些魔域人的事情吧”
<莫瑞斯> “至少鸦首是在‘邻居’手里,雕像多半也被它们弄走了。”
<莫瑞斯> “快点,万一教主又跑掉了,那我们真是什么都找不到了。”

<拉斐爾> "我們在這里搜一下吧, 可能會發現鄰居出入的秘道."
<亚尔薇特> “是的……不过看不出邻居们是从哪里撤离的呢?”
<DDBot> 拉斐爾 投擲 察覺: 1d20+20=(19)+20=39
* 马里亚斯 也找找
<DDBot> 马里亚斯 投擲 : 1d20+16=(7)+16=23
<特蕾莎> 你們在這個儲藏室搜查個遍,但并沒能找到什麽秘道
<特蕾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