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46 鱼神与怪异  (阅读 873 次)

副标题: 3/23/2014

离线 傻豆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2490
  • 苹果币: 2
[C/C]LOG46 鱼神与怪异
« 于: 2014-03-24, 周一 11:57:09 »
07:19:26<特蕾莎> ====================Loading==================
07:20:21<特蕾莎> 經過一翻被刺客暗算,坐馬車迷路以及險些被侏儒新型蒸汽帆船炸飛的周折
07:20:42<特蕾莎> 你們終於來到了這次行程的目的地,伊爾馬什
07:21:26<特蕾莎> 這個小小的漁村和傳聞中一樣不友善,而且到處都散發著濃厚并腐敗的霉味
07:21:54<特蕾莎> 不過事情總有其例外,比如這個小村酒館的老闆娘莉薩
07:22:23<特蕾莎> 她不但熱情地招待了你們吃喝,還跟你們聊了不少當地風情
07:23:25<特蕾莎> 但可惜對於你們關注的一些焦點問題,她也不願談及
07:24:04<特蕾莎> 總之半小時過後,你們結束了這次進餐,以及勉強還能稱得上愉快的談話
07:24:27<特蕾莎> 時間并沒比你們剛進來時前進太多
07:25:11<特蕾莎> 透著綠濛濛的空氣勉強看上去,太陽還沒走到正午的位置
07:25:44<特蕾莎> 但由於村裏多數壯丁都前往捕魚的緣故,此時的街道上看起來十分清凈
07:26:00<特蕾莎> (你們現在的行動?
07:26:06<莫瑞斯> “填了下肚子...现在面前仍然有问题要解决。”
07:26:14<特鲁尔> 要么再去神殿看看?
07:26:29* 莫瑞斯 压下硬灌进啤酒的不适感
07:26:43<特鲁尔> “说了半天神秘邻居,连邻居在哪都还不知道呢吧”
07:27:15<拉斐爾> "莫瑞斯, 上次那個刺客掉的匕首還在吧?"
07:27:34<莫瑞斯> “虽然说祭司大概不会去打渔...不过我感觉,也不会是普通的风澜教会那么简单。”
07:27:59<莫瑞斯> “在这里,毒物我已经浸去了。”
07:28:08<拉斐爾> "我記得有個神術可以用來追蹤匕首的主人, 不試一下嗎?"
07:28:28<亚尔薇特> “追踪吗?很精确?”
07:28:43<莫瑞斯> “唔...不过现在这里做可以么?”
07:28:53<拉斐爾> "我也不太清楚, 只是聽教會的牧師提過."
07:29:08* 拉斐爾 摸了摸鼻子
07:30:13<莫瑞斯> “还需要很多麻烦的器具....唔,手头上好像还解决不来的样子。”
07:31:06<拉斐爾> "哦, 是這樣啊...那我們再想辦法吧."
07:31:15<特鲁尔> “可以去神殿接触一下借下嘛
07:31:48<莫瑞斯> “风澜的祭司有和蔼的也有麻烦的,我觉得,这里的部分至少不属于前者。”
07:32:18<特鲁尔> “至少大家都有共同的朋友嘛。有熟人就好说话”
07:32:36* 特鲁尔 拍拍莫瑞斯的荷包
07:32:47<莫瑞斯> “你们打算去么,我和格兹雷的祭司素无交集。”
07:33:09<拉斐爾> "我也覺得可行性不大."
07:33:10<莫瑞斯> “如果你们能找出什么由头的话,那就去罢。”
07:33:21<特鲁尔> “借用而已啦
07:34:22<莫瑞斯>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趋向于先去拜访地方长官。”
07:34:40<莫瑞斯> “至少村长应该也不会去打渔。”
07:35:02<拉斐爾> "不錯的提議, 那我們走吧."
07:35:41* 莫瑞斯 于是在村子里找找有没有大厅或者集会所?
07:35:58<特蕾莎> 那麽你們認為,借神殿的水池不忙在一時,於是先去拜訪地方長官
07:36:23<特蕾莎> 你們記得剛剛在村裏轉過一圈的結果,這裏只有兩個石制建筑
07:36:38<特蕾莎> 一個是格茲雷神殿,另一個較小的就是市政廳了
07:37:08* 莫瑞斯 发现也不难找嘛
07:37:12<特蕾莎> 之所以記得那裏是市政廳,一來因為它面前有個還算空闊的廣場
07:37:43<特蕾莎> 二來廣場上聳立的一尊雕像也算是這個村子難得一見的裝飾品了
07:37:51<莫瑞斯> “烦请通报一声...”
07:37:59* 莫瑞斯 打量一下雕塑
07:38:14<特蕾莎> 於是你們現在有心思仔細打量一下彫塑
07:38:49<拉斐爾> (要掉SAN了嗎!
07:39:05<特蕾莎> 這個雕像描繪着一個中年絡腮鬍的大叔,雙手握緊舵輪,正在和風浪搏鬥的姿勢
07:39:24* 莫瑞斯 再看看基座有没有题词
07:39:38<特蕾莎> 你們看見這個大叔戴著草帽,穿著防水斗篷,一臉很朴素的農民樣
07:40:49<特蕾莎> 不過因為石雕上早已長滿了苔蘚和其他不知名的植物,雖然雕像姿勢理應很威風,但看起來完全一副破敗樣
07:41:07<拉斐爾> "唔...法師你知道這位大叔的來歷麼, 似乎很有名?"
07:41:28<特蕾莎> 莫瑞斯抹開彫像底座上層層植被,露出了一個名字
07:41:55<特蕾莎> 伊爾馬什創始者:卡西奧斯·安帝歐美蒂
07:42:18<莫瑞斯> “大概就是,建立村子的先人之类的吧。”
07:42:23<特蕾莎> 依據下面的生卒年份,你們發下這位是兩個世紀以前的先人了
07:42:29<莫瑞斯> “每个城镇都会有的。”
07:42:36<亚尔薇特> “名字倒是很长。”
07:43:50<特蕾莎> 你們看了看彫像,倒也沒發現什麽其他特別的地方
07:43:58<莫瑞斯> “不知道现在的村长是不是和这位有什么关系...不过,先去探探吧。”
07:44:21<特蕾莎> 而這個時候,你們十分鐘前敲過的市政廳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07:44:44<拉斐爾> "日安, 請問村長在嗎?"
07:45:00<特鲁尔> “标志雕像破败成这样,估计这镇早也政令难行了吧”
07:45:04<特蕾莎> 一個只有你們齊肩高的駝背老頭探出頭來,顫顫微微地看着你們,『誰啊……』
07:46:05<特蕾莎> 『村長啊……你們有什麼事情啊?』
07:46:33<拉斐爾> "我們是旅行中的冒險者, 因為有事要在伊爾馬什停留一段時間, 所以來拜會一下村長."
07:46:45<莫瑞斯> “日安,先生,我们是从瑟瑞摩尔来的外地人,这几位是来和贵镇探讨...风土人情的。”
07:46:54<拉斐爾> "不知道村長是否方便說兩句?"
07:47:04* 莫瑞斯 硬生生憋住了原来准备好的商贸往来
07:47:06<特蕾莎> 老頭湊近你們一些,把手放在耳邊,『什麽?』
07:47:27* 特鲁尔 其实也不知道找村长能有个屁用
07:47:29<特蕾莎> 『風鼠人形?我們沒有!』
07:47:53<特蕾莎> 『總之你們找村長是吧……』
07:48:13<特蕾莎> 『你們等等……』
07:48:15<特鲁尔> “你就是村长吧、、、”
07:48:36<特蕾莎> 老頭說著顫顫微微地又向裏面走去
07:48:43<特蕾莎> 看起來沒聽見特魯爾的問話
07:49:10<特鲁尔> “居然不是,用这种老头当侍者的村长得有多老啊。。。”
07:49:22<特蕾莎> 又過了十分鐘,老頭探頭出來向你們招手,『進來吧』
07:49:45* 莫瑞斯 整理一下装束,进到大厅里
07:50:12<特蕾莎> 你們有些好奇地走進市政大廳
07:50:14* 拉斐爾 進門, "打擾了."
07:50:38<特蕾莎> 發現比起墻外來說,這裏到還算挺干淨的,至少墻上沒有長滿爬山虎
07:51:47<特鲁尔> “村长呢?
07:51:48<莫瑞斯> “呼...还算挺整洁的,毕竟是要人行走的地方呢。”
07:51:48<特蕾莎> 老頭帶著你們來到一個看起來至少有十年歷史的木門前
07:52:09<特蕾莎> 打開門的時候,你們看見這個不大的房間里,光線很是糟糕
07:52:31<特蕾莎> 以至於大白天村長也要點著蠟燭在書桌上寫字
07:52:51<特蕾莎> 你們同時看到,這個被叫做村長的人又高又瘦
07:53:04<莫瑞斯> “您好,先生。”
07:53:07<特鲁尔> “这房间,没窗户么。。。”
07:53:21* 莫瑞斯 画了个螺旋
07:53:32<特蕾莎> 一身只有正式筵會才會穿的燕尾服已經破舊得起了球
07:54:35<特蕾莎> 他還帶著一頂比頭還長些的禮帽,天知道如何才能做到低頭寫字也不讓帽子掉下來
07:54:56<特蕾莎> 這個男子抬起頭,一臉緊張得不能再緊張的表情
07:55:07<特蕾莎> 『啊,先生們,小姐,你們好』
07:55:23<特蕾莎> 『我能為什麼做點什麽?嗯嗯』
07:55:29* 拉斐爾 試圖理解這種奇怪的緊張感從何而來
07:55:55<DDBot> 拉斐爾 投擲 SM: 1d20+19=(2)+19=21
07:56:17<莫瑞斯> “嗯...这个,刚才麻烦通报了,我们是从瑟瑞摩尔来的冒险者。”
07:56:25<特鲁尔> “你这办公室风水不太好啊,最近是不是经常有破财之灾啊”
07:56:48<特蕾莎> 『啊……啊,歡迎各位,嗯嗯』
07:57:09<特蕾莎> 然後他看著特魯爾,『風水?啊?嗯嗯』
07:57:27<特蕾莎> 你們發現他說話似乎總要加個奇怪的尾音
07:57:41<莫瑞斯> “听说贵镇以渔获丰富而闻名。边想目睹一下整个乌拉斯塔夫都有名的渔业重镇盛况如何。”
07:57:58<莫瑞斯> “想不到...咳咳,似乎贵镇现在有些麻烦?”
07:58:03* 莫瑞斯 压低声音
07:58:14<特蕾莎> 村長張開嘴看著莫瑞斯,『你怎麽知道的?』
07:58:37<莫瑞斯> “喔,在路上听人说起的。”
07:59:10<特蕾莎> 『喔……?』他感到你們話裏有話,於是等你們繼續說
08:00:10<特鲁尔> “恩,起因就是因为你这一村之长处理事务的办公室风水太差,让格兹雷生气了吧”
08:00:16<莫瑞斯> “虽然此事应该由风澜的侍者出面才对,不过我们既然来到贵镇,自然想为您排忧解难。”
08:00:33<莫瑞斯> “如果您有什么吩咐,我们自当嗯,效力。”
08:01:09<特蕾莎> (莫瑞斯骰個交涉
08:01:31<DDBot> 莫瑞斯 投擲 女骑士!你竟然不上!: 1d20+7=(5)+7=12
08:02:39<特蕾莎> 村長看著莫瑞斯,你們發現他臉上明顯地出現了警覺的神色
08:02:58<特蕾莎> 『啊,這個嗎,也沒什麽大不了的麻煩,哈哈哈』
08:04:01<莫瑞斯> “唔,是这样吗...”
08:04:15* 莫瑞斯 环顾旁边几个没什么反应的人
08:04:21<拉斐爾> "真的嗎? 我們從村里聽來的消息可不是這樣?"
08:04:48* 亚尔薇特 板起面孔
08:04:48<特蕾莎> 『這個?這個嗎……?你,你們聽到什麽了?』
08:05:06<亚尔薇特> “镇长先生,现在需要帮助的是你,需要坦白的也是你。”
08:05:12<拉斐爾> "我們無意冒犯, 不過如果村長可以更坦誠一點..."
08:05:14<亚尔薇特> “我衷心希望你能搞清楚自己的立场。”
08:05:30<特蕾莎> (亞爾薇特也骰個交涉
08:05:56<D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交涉: 1d20+17=(20)+17=37
08:06:45<特蕾莎> 亞爾薇特一席話說的村長滿臉大汗
08:07:06<特鲁尔> “咳咳,其实呢,你只要把办公室改造一下,情况马上就会好转的啦。这就是风水的秘密哟”
08:07:20<特蕾莎> 他掏出上衣兜裡的手帕,抖抖地擦著
08:07:41<特蕾莎> 『呃,這個嗎,要從何說起呢……嗯……』
08:07:44<莫瑞斯> “所以,镇长先生...唔,好像还没请教高姓大名?”
08:07:59<特蕾莎> 『我這裏目前是有點麻煩啦……嗯』
08:08:02<亚尔薇特> “比如,从你们的邻居开始说起?”
08:08:29<特蕾莎> 聽見鄰居二字,村長又掏出手帕擦汗
08:08:31<莫瑞斯> “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莫瑞斯·卡德,墓土女士的祭司。”
08:08:58<特蕾莎> 『我不知道你們听村民說了什麼啦,不過這些鄰居呢,其實就是叢林里的原始部落』
08:08:58<莫瑞斯> “您大可知无不言,我担保事情最后不会落到您这儿。”
08:09:29<特蕾莎> 『他們長相雖然醜陋,但心地其實很善良,所以願意跟我們建立友好關係嗯』
08:10:28<特蕾莎> 他握握莫瑞斯的手,『我叫安里·格裡多,嗯嗯』
08:10:33<拉斐爾> "嗯, 這個當然, 不然村子的漁獲也不會這麼豐碩...可惜最近出了點問題呢."
08:11:28<特蕾莎> 『這個嘛……』他擦汗擦汗,『大家都説鄰居會一些魔法,可以讓我們漁獲丰富』
08:11:43<特蕾莎> 『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村裏的傳統就是這樣……』
08:11:45<莫瑞斯> “我们听说,贵镇的‘邻居’最近好像有些不谨慎。”
08:12:03<特蕾莎> 『不謹慎?哈?嗯』
08:12:08<莫瑞斯> “连带着让贵镇也有些麻烦...是这样的吗?”
08:12:55<特蕾莎> 莫瑞斯的話讓村長顯得有些摸不到頭腦,『不謹慎?誰說的?』
08:13:36<莫瑞斯> “敞开了上:你们的‘邻居’现在没影了,所以你们也没渔获了,对吧,先生。”
08:13:56<特鲁尔> “他说的是不进身啦”
08:14:08<特鲁尔> “就是说你们邻居不见了”
08:14:16<特蕾莎> 『啊……簡單來說就是這樣的』
08:14:18<莫瑞斯> “我很好奇,风澜的教会为什么没有什么贡献,反而,你们要靠‘邻居’的帮忙才能打渔?”
08:14:43<特蕾莎> 『鄰居和我們失去聯絡有好幾個月了』
08:14:44* 莫瑞斯 觉得和这家伙打马虎眼也没用,干脆直接问问题
08:15:06<特蕾莎> 莫瑞斯這句話說完,你們看見村長沉默了好久
08:15:17<特蕾莎> 臉上的表情好像晴雨錶一樣變來變去
08:16:02<莫瑞斯> “失礼,我一个外人本来不该指摘这么多。”
08:16:23<特蕾莎> 『説實話吧,村子里安排這一切的其實都是風瀾教會……』
08:16:27<莫瑞斯> “不过事情很奇怪,且容我一问,您可以慢慢想想。“
08:16:40* 莫瑞斯 皱起眉头
08:17:05<特蕾莎> 『我呢……自從安帝歐美蒂家絕後之後……村長什麽的,就只是個擺設』
08:17:48<特蕾莎> 『負責聯係鄰居的也是教會,我其實不知道什麽』
08:17:57<特鲁尔> “我早就说过啦,就是因为风水不好,所以才处处约束你的。。。”
08:18:03<拉斐爾> "居然是這樣..."
08:18:32* 拉斐爾 發現原來是教會在背後推波助瀾
08:18:33<特蕾莎> 『而且,其實村裏的麻煩不只有這些嗯……』
08:18:41<莫瑞斯> “我倒也听说过,格兹雷的祭司有与海中居民相善的一些人。”
08:18:57<亚尔薇特> “不只?”
08:19:12<莫瑞斯> “不过整个操控一个村子的事情,有违他们的道行才对...”
08:19:36<特蕾莎> 村長壓低聲音,『其實最近兩週,不斷地有人失蹤……』
08:19:56<亚尔薇特> “到现在为止,有多少人?”
08:20:04<特蕾莎> 『我算得沒錯的話,已經有四個人不知蹤影了』
08:20:14* 莫瑞斯 示意拉斐尔盯住门外
08:20:30<特蕾莎> 『一開始大家以為是打魚落水』
08:20:57<特蕾莎> 『但後來仔細地問下去,這些失蹤者當天上岸的時候還有被人看見』
08:21:18<莫瑞斯> “所以您怀疑...?“
08:21:38<特蕾莎> 他抬頭盯住你們,眼睛里反射着燭火的光芒
08:21:46<特鲁尔> “是办公室风水不好?”
08:22:07<特蕾莎> 『我去問過維拉主祭,他説什麽都不知道嗯』
08:22:18<特蕾莎> 『可是我懷疑是他在從中搗鬼嗯』
08:22:41<莫瑞斯> “这么说吧,先生。”
08:22:46<特蕾莎> 『但是你看……這裏所有的人都是教會信徒,所以嗯……』
08:23:04<莫瑞斯> “如果您需要人帮忙调查,又不好自己亲自出面。”
08:23:16<特蕾莎> 他急忙點頭,『是的是的』
08:23:17<莫瑞斯> “我刚才说过,我们是来为您排忧解难的。”
08:23:31* 莫瑞斯 鞠个躬
08:23:45<莫瑞斯> “愿意效劳。”
08:24:02<亚尔薇特> “我们是外人,无论发生什么,都与镇长先生无关”
08:24:45<特蕾莎> 村長滿懷感激地看著你們
08:25:08<特鲁尔> “我这辈子见过跪舔求人帮忙的,还真没见过跪舔求人让自己帮忙的。。。”
08:25:28<特鲁尔> “佩服佩服。。。见识了”
08:25:28<特蕾莎> 『像你們這樣助人為樂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少了』
08:25:45<特蕾莎> 『真是上天助我嗯』
08:25:55<莫瑞斯> “那么先生,我还有几个小问题,不知道您可知道一二。”
08:26:42<特蕾莎> 他看著莫瑞斯,『請說?』
08:27:02<莫瑞斯> “第一,镇上最近可有人骑马经过?可以和我们一样打探过‘邻居’的消息?”
08:27:22<特蕾莎> 他想了想,搖搖頭,『沒有』
08:27:49<特蕾莎> 『最近一個來鎮上的外地人是個來自卡利法斯的商人』
08:27:56<莫瑞斯> “唔...马丁?”
08:28:04<特蕾莎> 『對,是他』
08:28:07<莫瑞斯> “他现在还在镇上么?”
08:28:10<特蕾莎> 『他應該還沒走』
08:28:23<莫瑞斯> “嗯,知道了,谢谢。”
08:28:36<特蕾莎> 『村裏只有一個旅館,你應該很容易找到他嗯』
08:28:53<莫瑞斯> “第二,我们在瑟瑞摩尔听到传言说,贵镇的湖底有一个什么‘守护者’。”
08:29:20<莫瑞斯> “虽然也只当笑谈听听了...不过,是有这么个传说么?
08:29:30<特蕾莎> 『啊……這個么……』
08:30:05<特蕾莎> 村長皺皺眉頭,『你們不要在這裏亂問這個啊』
08:30:25<亚尔薇特> “我懂我懂,不过你们真的相信这个吗?”
08:30:31<特蕾莎> 『傳說中説,這個東西出現之日,就是世界滅亡之時啊』
08:30:42<莫瑞斯> “这个自然没有,不过我们怀疑,这可能和...什么?”
08:30:53* 莫瑞斯 攥紧圣徽
08:31:11<莫瑞斯>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08:31:32<拉斐爾> "我們聽說有人親眼看過這東西, 是真的嗎?"
08:32:21<特蕾莎> 村長搖搖頭,『我們相信,守護者在遙遠的海底沉睡着并守護着我們,他給予我們豐饒的食物,但他醒來的時候世界將會滅亡』
08:32:56<特蕾莎> 當然你們發現這是一個奇葩的邏輯,不過古老的預言總是這樣的……
08:33:12* 莫瑞斯 画了个螺旋
08:33:18<特蕾莎> 『有人親眼見到過嗎?我倒是不知道……』
08:33:22<特鲁尔> “不合逻辑嘛。。。这听起来就是他睡着你们去偷食物,然后他醒了惩罚你们而已”
08:33:42<莫瑞斯> “唔...我还是比较愿意相信风澜的祭司会去玩弄权术。”
08:34:35<莫瑞斯> “总之,您希望我们调查一下格兹雷...假定是这样,的教会的情况么?”
08:34:57<特蕾莎> 他顯得有些焦急,『比起那些奇怪的古代預言,我更擔心眼下的事情了嗯』
08:35:28<特蕾莎> 『對對,麻煩你們去探查一下,教會到底在搞什麼鬼』
08:36:17<特蕾莎> 『當然,千萬不要說是我派來的……』
08:36:18<特鲁尔> “可以杀掉那个啥维拉主祭么?”
08:36:42<莫瑞斯> “很好...先生,不过我们会见机行事,您知道的。”
08:36:43<特蕾莎> 『啊,這個,不會發生這麽激烈的事情吧,……』
08:36:46<特鲁尔> “不过这个主祭名字似乎有点印象啊。。。是不是以前在别的地方见过呢。。。”
08:36:56<特蕾莎> 他打著哈哈看著特魯爾
08:37:15<特蕾莎> 『當然如果你們手滑了一下什麽的,我怎麽可能知道呢……』
08:37:21<莫瑞斯> “我们自然不会给您带来危险,不过万一事出突然,请允许我们自行处置。”
08:37:24* 莫瑞斯 点点头
08:37:39<莫瑞斯> “愿女士保佑您...您会需要的。”
08:38:28<特蕾莎> (你們沒有其他疑問的話就離開了?
08:38:32<拉斐爾> (笑笑真直接...
08:39:12<特鲁尔> “您确定真的不需要听下风水调整下么。。。”
08:39:13<莫瑞斯> (嗯,去教会吧
08:39:23<特鲁尔> “很有用的哟”
08:39:39<特鲁尔> “而且咨询费也不高……”
08:39:47<特蕾莎> 村長听特魯爾說了半天風水,雖然不懂,但也有些好奇
08:40:13<特蕾莎> 但是聽到諮詢費什麼的,馬上就縮了
08:40:43<特鲁尔> “可恶,本来可以赚一笔外快的”
08:45:06<特蕾莎> 那麽你們來到格茲雷教會
08:45:29<特蕾莎> 這個高聳的石制建筑整體被裝飾成藍色和綠色的色調
08:45:48* 莫瑞斯 先看看这教会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头衔
08:46:56<特蕾莎> 你們看見教會大門面向著恩格斯湖,靠近門口的位置聳立着一尊美人魚彫像
08:47:25<特蕾莎> 她一手拿著三叉戟,一手捧著貝殼,遠遠看著海的方嚮
08:47:38<莫瑞斯> “果然是和湖中居民有关系呢...”
08:47:55<特蕾莎> 莫瑞斯讀著神殿牌匾『不屈之海神殿』
08:47:55* 莫瑞斯 于是参观一下雕像
08:47:59* 特鲁尔 摸摸雕像的胸看看上面有没有苔藓
08:48:39<特蕾莎> 特魯爾撫摸着彫像的胸,發現這個彫像以及這裏所有一切的東西,都跟本村其他地區不同
08:48:50<特蕾莎> 看起來被打理的很乾淨
08:48:57<莫瑞斯> “有意思的神殿...名字这么硬,雕像这么软...”
08:49:52<特蕾莎> 就在你們圍著彫像檢查不停的時候,聽見神殿里傳出一陣腳步聲
08:49:55<特鲁尔> “看来这里是唯一运转良好的机构了嘛”
08:50:39<特蕾莎> 一個穿著藍綠色長袍的祭司出現在神殿門口,臉色鐵青地盯著特魯爾摸在美人魚胸上的手
08:50:41* 莫瑞斯 把圣徽掖进衣服里
08:51:50<特鲁尔> “呔,好大胆的苍蝇”
08:52:23* 特鲁尔 挥动着手臂驱赶空中的苍蝇
08:52:44<特蕾莎> 祭祀的臉色并沒有變得好看太多
08:52:46<莫瑞斯> “您好...我们是来...”
08:53:00* 莫瑞斯 暗自打量来着有没有霉人的特征
08:53:22<特蕾莎> 他冷冷地盯著莫瑞斯,等你們繼續陳述理由
08:53:39<特蕾莎> 你們看到他同樣也有霉人的特征
08:55:06<莫瑞斯> “我们是来参拜一下本地风澜圣殿的旅客,能行个方便么?”
08:55:23<莫瑞斯> “这位的粗鲁之举请多见谅。”
08:55:45<特蕾莎> 祭祀雙手抱在胸前,『抱歉,本神殿不接受遊客』
08:56:31* 莫瑞斯 皱眉
08:56:39<特鲁尔> “小小意思,不要见外……”
08:57:05* 特鲁尔 腆着脸递过去几个金币
08:57:15<特鲁尔> “行个方便嘛”
08:57:32<莫瑞斯> “我听说风澜之主能纳万物,怎么连个献上敬意,求取赐福的地方都不给?”
08:57:53<特蕾莎> 他有些為難地看著特魯爾,然後把金幣收了起來,『那,你們去大廳拜拜就好』
08:58:02<特蕾莎> 『別打擾其他人祈禱啊』
08:58:03* 莫瑞斯 一边高声说着,一边偷眼观望四周有没有格兹雷的圣徽在
08:58:13<特鲁尔> “恩恩,一定一定”
08:58:27<特蕾莎> 莫瑞斯看到祭祀胸前掛著純金打造的格茲雷聖徽
08:59:13<特蕾莎> 神殿入口的大廳也繪製着象征着風和浪的波紋形圖案
08:59:20<莫瑞斯> “那便劳烦指引了。”
08:59:58* 莫瑞斯 等祭祀稍微远离,低声对其他人说
09:00:12<特蕾莎> 那麽祭祀轉頭帶領你們先來到門廳,指指兩側的墻邊,『請脫下鞋子』
09:00:15<莫瑞斯> “我觉得有点不对,这些个祭司。”
09:00:40<特蕾莎> 然後又指指前面的大廳,『進去拜拜就好了啊』
09:00:51<特蕾莎> 隨後自顧自地走開了
09:00:58<莫瑞斯> “嗯嗯,各位稍候,稍候。”
09:01:46<莫瑞斯> “我听说过格兹雷的牧师绝不用非自然的东西打造圣徽...用黄金已经算得上渎圣了。”
09:01:53<特鲁尔> “哼哼,脱了鞋子,拉斐尔你就不能飞了哟”
09:02:03<莫瑞斯> “这事情...有些不对。”
09:02:19<特蕾莎> 你們看見門廳四周,果然已經整整齊齊地擺著好幾雙鞋子
09:02:32<特蕾莎> 你們數了數大概至少20雙
09:02:33<亚尔薇特> “渊博的知识啊……那么这个是假货?”
09:03:36<特鲁尔> “少见多怪。。世俗的教会总归和神的绝对旨意有差别嘛。。。”
09:04:00<特蕾莎>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雕雕       
09:04:01<特蕾莎>    雕雕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1<特蕾莎>       ■    □
09:04:02<特蕾莎>       ■■■■■■
09:04:13<特鲁尔> “拜神归拜神,生活还是要过的嘛。。。”
09:04:26<莫瑞斯> “不清楚...不过即使是倾向于毁暴的格兹雷信徒,也绝不会违背风澜的意思。”
09:04:33<特蕾莎> 你們看到眼前和大廳之間有個門帘相隔,裏面正傳出輕輕的祈禱聲
09:04:44* 拉斐爾 脫下鞋子放到背包里
09:04:49* 莫瑞斯 等祭司走远,再仔细打量雕像
09:05:12<莫瑞斯> “拉斐尔,亚尔,你们听听他们的祷文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09:05:19<莫瑞斯> “我来看看这个...”
09:05:30* 拉斐爾 側耳細聽
09:05:35<特蕾莎> (听禱文的骰宗教知識
09:05:54<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宗教: 1d20+12=(4)+12=16
09:05:55<亚尔薇特> “风澜的祷文我可不熟悉……”
09:06:01<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13=(19)+13=32
09:06:17<特蕾莎> 莫瑞斯看了又看,想起似乎美人魚是格茲雷教會的吉祥物
09:06:40<特蕾莎> 似乎有不少教會拿這種傳說中的生物做裝飾,來祈禱好運
09:08:41* 莫瑞斯 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于是便折回前厅
09:09:08<特鲁尔> “别折腾了,直接去找主祭吧”
09:09:18<特鲁尔> “不过得想个借口先”
09:09:24<亚尔薇特> “听起来……一切正常……不过都是女人,青壮年果然出海了吗?……”
09:10:22<莫瑞斯> “全是?”
09:11:01<亚尔薇特> “起码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而且很含糊啊,只是普通的平安祈愿而已。”
09:11:05* 莫瑞斯 脱下靴子,夹在腰带上,然后放下衣襟遮住
09:11:29<莫瑞斯> “总之先进去看看吧,准备好万一的情况就是了。”
09:12:16<特蕾莎> (你們進去?
09:12:45* 拉斐爾 以防萬一, 先對周圍偵測邪惡
09:13:40<莫瑞斯> (进去吧
09:13:49<拉斐爾> (嗯
09:14:05<特蕾莎> 那麽你們掀開帘子
09:14:45<特蕾莎> 看見裏面的大廳里,二十多個人正圍坐在另一個美人魚彫像旁邊
09:15:13<莫瑞斯> “怎么都是美人鱼...”
09:15:15<特蕾莎> 你們進去的一瞬間大家停止了聲音,紛紛扭頭奇怪地看著你們
09:16:01* 拉斐爾 錯愕地眨了眨眼睛
09:16:19<特蕾莎> 站在最前面的祭祀很很奇怪地看了你們一陣,不過片刻后他說道,『讓我們繼續祈禱』
09:16:33* 莫瑞斯 没动声色,只是找了个点坐下
09:16:35<特蕾莎> 於是大家紛紛扭頭迴去,噹你們不存在的樣子
09:16:45* 拉斐爾 小聲跟同伴說, "美人魚雕像上面有邪惡的靈光."
09:16:45* 特鲁尔 也凑过去坐人堆里装出祈祷的样子
09:16:53* 莫瑞斯 看看这个雕像和外面的又有什么不同?
09:16:54* 亚尔薇特 跪在后排
09:16:54<特蕾莎> ■■■■■■■■■□■■
09:16:54<特蕾莎> ■          ■
09:16:54<特蕾莎>        雕雕  ■
09:16:54<特蕾莎>        雕雕  ■
09:16:54<特蕾莎> ■          ■
09:16:54<特蕾莎> ■■■■■■■■■□■■
09:17:03<特蕾莎> (房間示意
09:17:06<莫瑞斯> “黄金的圣徽,拜人鱼...”
09:17:16<特蕾莎> (莫瑞斯骰個知覺
09:17:28<莫瑞斯> “这真的是格兹雷的教会不是什么鱼神的吗...”
09:17:38<拉斐爾> "可能上面有什麼魔法也說不定, 特魯爾你怎麼看?"
09:17:42<DnDBot> 莫瑞斯 投擲 pe: 1d20+18=(11)+18=29
09:17:57* 拉斐爾 湊過去問法師
09:18:18* 特鲁尔 走远偷偷开个DM看看
09:18:27<DnDBot> 特鲁尔 投擲 sc: 1d20+20=(3)+20=23
09:21:29<DnDBot> 莫瑞斯 投擲 religion: 1d20+11=(5)+11=16
09:22:04<莫瑞斯> “鱼神...鱼神...”
09:22:44* 莫瑞斯 困惑了一会,悄悄扯扯其他人
09:22:57<莫瑞斯> “出来一下...”
09:23:57* 拉斐爾 悄悄出去
09:24:28* 莫瑞斯 顾望下左右有没有祭司盯着
09:24:34* 亚尔薇特 跟上
09:24:42<特蕾莎> 你們假裝跟著祈禱了一會,然後退出了大廳
09:24:58<拉斐爾> "有什麼發現嗎?"
09:25:09<莫瑞斯> “不管这是哪门外道,我可以确定,堂上那家伙不是格兹雷...”
09:25:36<莫瑞斯> “你们谁听说过格兹雷长着鱼脸和....触手?”
09:26:00<亚尔薇特> “别说这么亵渎的话……”
09:26:18<拉斐爾> "確實很不對勁."
09:26:33<莫瑞斯> “要说是贝丝玛拉,我大概还觉得几分有理...”
09:27:20<特鲁尔> "人家只是拜个人鱼而已啦”
09:27:29<莫瑞斯> “但是究竟是什么家伙...”
09:27:43* 莫瑞斯 摇摇头
09:28:06<莫瑞斯> “女士在上,反正不是正经神明。”
09:28:44* 莫瑞斯 拿了一张纸,画了张祷堂里雕像的草稿
09:28:57* 莫瑞斯 突出了脸部和头发的细节
09:29:04<莫瑞斯> “你们再看看...”
09:29:33<特蕾莎> 你們發現牧師的語言描述能力有限,但繪畫功底很強
09:29:47<莫瑞斯> “圆眼睛,粗成一缕一缕的头发,扁嘴...”
09:29:59<拉斐爾> "亞爾, 後繼者的教會遇上瀆神的邪教通常有什麼對策?"
09:30:33<特蕾莎> 在他的筆下,剛才見過的美人魚彫像,頭髮變成了一根根章魚般的觸手盤在一起,而臉也變得好像一條魚
09:30:40* 拉斐爾 思考著是不是直接進去喝退村民, 然後同祭司對質
09:30:48<特蕾莎> 但是重點是,跟你們剛剛看見的彫像真的是一個嗎?
09:31:11<特蕾莎> 這麽一想,你們覺得剛才似乎沒看得太真切……
09:31:36* 特鲁尔 于是再去看看美人鱼雕像
09:31:38<莫瑞斯> “你们看看...要不要再进去看看?”
09:31:40* 拉斐爾 總之偵測到雕像上有邪惡靈光!
09:31:56<亚尔薇特> “我们去揪住刚才那个祭祀问问看……”
09:31:59<莫瑞斯> “还真是邪教...””
09:32:42* 莫瑞斯 寻找教堂有没有偏殿可以绕开正面
09:33:25<特鲁尔> “也许美人鱼就是长那个样子的?反正咱们也没人见过美人鱼吧”
09:33:29* 拉斐爾 穿鞋進去
09:33:41* 亚尔薇特 一把拉住拉斐尔
09:33:42<特蕾莎> 你們看到,門廳除去通向祈禱室的門帘,還有兩側有兩扇木門
09:33:54<亚尔薇特> “别这样,里面的信徒都是受欺骗的。”
09:34:03<莫瑞斯> “我们还是走这边吧...”
09:34:07* 莫瑞斯 推门
09:34:07<亚尔薇特> “如果她们被煽动与你为敌该怎么办”
09:34:26<特蕾莎>       ■■■■■■
09:34:26<特蕾莎>       ■    □
09:34:26<特蕾莎>       ■    ■
09:34:26<特蕾莎>       ■    ■
09:34:26<特蕾莎>       ■    ■
09:34:26<特蕾莎>    雕雕   莫  帘
09:34:26<特蕾莎>    雕雕      帘
09:34:26<特蕾莎>       ■    ■
09:34:26<特蕾莎>       ■    ■
09:34:26<特蕾莎>       ■    ■
09:34:27<特蕾莎>       ■    □
09:34:28<特蕾莎>       ■■■■■■
09:34:33<拉斐爾> "唔...我猜法師有辦法控制住他們?"
09:35:03<莫瑞斯> “总之,波及的人越少越好...”
09:37:24<特蕾莎> 在特魯爾的偵測魔法下,你們總之沒有看到北側的木門附近有什麼靈光
09:37:32<特鲁尔> “不如直接正常的去找他们主祭谈谈嘛。。。没必要干涉别人的信仰吧,就算人家拜人鱼又如何。。。
09:37:43* 莫瑞斯 推门
09:38:04<莫瑞斯> “随你便,我不想被他们拿去做祭品...”
09:38:14<亚尔薇特> “宗教信仰自由且不论,但信徒明显是受了欺骗”
09:38:24<拉斐爾> (如果想避免和村民衝突, 深夜再潛入如何
09:38:30<亚尔薇特> “他们口诵风澜之名,却服侍邪神,这怎可以视而不见。”
09:38:38<莫瑞斯> “女士在上...保佑我们吧。”
09:38:52<特蕾莎> 莫瑞斯輕輕推開門,發現這是一個布置的稍微比較高檔的祈禱室
09:39:21<拉斐爾> "我本來打算進去喝醒他們的...不過亞爾你說得對, 還是先找主腦吧."
09:39:33<特蕾莎> 墻上藍綠色的琱刻繪製着很多和格茲雷信仰相關的圖案
09:39:50* 莫瑞斯 环视一番,看有没有别的入口或不着调的地方
09:39:57<特蕾莎> 有風啊,海浪啊,閃電啊
09:40:11<莫瑞斯> “到底是什么呢...刚才那鬼东西...”
09:40:27<特蕾莎> 不過你們也在海裏看到了魚啊,青蛙啊,還有一些扭曲得叫不上名字的海洋生物
09:40:49<特蕾莎> ■■■■■
09:40:49<特蕾莎> ■   □
09:40:49<特蕾莎> □   ■
09:40:49<特蕾莎> ■   ■
09:40:49<特蕾莎> ■■■■■
09:40:59* 莫瑞斯 皱着眉头看这些恶心的壁画,然后继续寻找细节
09:41:03<特蕾莎> 你們看見這個不大的祈禱室還有另外一個出口
09:41:45<特蕾莎> 而且這個出口的木門明顯比其他地方的都高級
09:42:00<特蕾莎> (莫瑞斯再做個知覺檢定?
09:42:05* 莫瑞斯 做个“扫一下”的手势
09:42:21<DnDBot> 莫瑞斯 投擲 PE: 1d20+18=(12)+18=30
09:42:58<特蕾莎> 莫瑞斯凝神端詳着這些奇怪的壁畫
09:43:06* 莫瑞斯 来回的在图案间搜索着
09:43:19<特鲁尔> “话说海里有青蛙么?”
09:43:24<特蕾莎> 慢慢地在裏面辨認出很多深海的魚類
09:43:37<特蕾莎> 慢慢地看到了剛才看見的人魚彫像
09:43:41<拉斐爾> "好問題, 可能是奇怪的變種."
09:44:03<特蕾莎> 然後看到了那人魚漸漸轉頭過來,那個臉是……你自己的臉?
09:44:07<特蕾莎> (san check
09:45:05<DnDBot> 莫瑞斯 投擲 不带这样的!: 1d20+14=(18)+14=32
09:45:35* 莫瑞斯 浑身颤抖,突然用手啪一声拍在壁画上
09:45:49<莫瑞斯> “女士啊..女士啊..."
09:45:56<特蕾莎> 莫瑞斯努力從奇怪的景象中掙脫,感覺心臟還在突突地跳
09:45:58* 拉斐爾 看著奇怪的牧師, "噓, 怎麼了?"
09:46:07<特鲁尔> “喂喂,别乱搞,弄坏了可是要被追责的”
09:46:19<莫瑞斯> “我又看到了...那怪鱼...”
09:46:30<莫瑞斯> “你们...别看这东西...”
09:46:56<亚尔薇特> “我们没打算看……到里面的房间看看吧”
09:47:01<特鲁尔> “话说那种人鱼是不是格兹雷的神使之类的?”
09:47:02* 拉斐爾 點點頭, "我們回頭再處理這玩意."
09:47:06* 莫瑞斯 把书袋里的墨水瓶往壁画上一浇,盖住上面的玩意
09:47:38<特鲁尔> “喂。。。被人看见会被赶出去的。。。”
09:47:48<莫瑞斯> “呼...那到底是什么啊...见鬼。”
09:48:11<特蕾莎> 幸好暫時沒人看見你們的行為
09:48:15* 莫瑞斯 没心思和法师拌嘴,只是在拼命的把脑子里的景象赶走
09:48:27<特蕾莎> 你們推了推右手的門,發現門是鎖住的
09:49:27* 拉斐爾 偵測魔法
09:49:40<特蕾莎> 你們謹慎地偵測了魔法,又偵測了邪惡
09:49:49<特蕾莎> 沒有發現什麽靈光
09:50:22* 拉斐爾 退後幾步, 讓馬里亞斯開鎖
09:50:58<DnDBot> 莫瑞斯 投擲 DD: 1d20+22=(5)+22=27
09:51:16<特鲁尔> (开锁可以取10吧
09:51:29* 莫瑞斯 盯着马里亚斯正在嘎嘎撬着的门
09:51:41<特蕾莎> 馬里亞斯用專家的水準打開了這個并不高明的鎖
09:51:58<特蕾莎> 你們推門進去,發現裏面是個超級豪華的臥室
09:52:21* 莫瑞斯 有点心悸,先找个地方坐一会
09:52:34<特鲁尔> “话说我真的觉得我们应该用正规途径去拜会这个维拉。。。这种撬门进来如果被发现的话是怎么沟通都没办法的了啊。。。”
09:53:06<特蕾莎> 床架和衣櫃都是又鑲著金邊的紅色木頭打造,座椅和床墊上鋪著紫色的天鵝絨
09:53:27<莫瑞斯> “你们要是再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直接砸扁了...”
09:53:28<特蕾莎> 不過你們同時也發現,這個房間好像被人亂翻過
09:53:42<莫瑞斯> “除非是那个什么文物...呼...”
09:53:52* 拉斐爾 小心地查看房間留下的痕跡
09:54:04<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察覺: 1d20+20=(16)+20=36
09:54:08<特蕾莎> 衣櫃的抽屜都半開着,然後還有一個大鐵箱敞著口就那麽扔在床上
09:54:32<特蕾莎> 拉斐爾不用太仔細看,就從房間里找到很多奇怪的東西
09:54:43<亚尔薇特> “是有人先来一步,还是跑路?”
09:54:45* 特鲁尔 找找窗户提前做好撤退的准备
09:55:03<特蕾莎> 首先他在地上找到三個空藥瓶,其中一個裏面還剩了半瓶液體
09:55:18<特鲁尔> “我认为是被人捷足先得了”
09:55:25<拉斐爾> "這麼巧?? 如果有人會先來一步的話, 只能是黑袍那幫人了."
09:55:47<特蕾莎> 然後他從床上的箱子里找到一包金幣,兩個完好的藥瓶,和一個奇怪的金質彫像
09:55:53<特鲁尔> “然后设下了陷阱,这个时候警报一响,我们就百口莫辩了”
09:56:00<莫瑞斯> “我觉得大概不是...”
09:56:24* 拉斐爾 把藥瓶都遞給法師辨認
09:56:30<莫瑞斯> “如果是外人闯进来,还会乖乖锁上门?”
09:56:43* 特鲁尔 简单的看看药水
09:57:01<特鲁尔> “谁说外人一定是从门进来的?
09:57:09* 拉斐爾 然後招呼其他人看看金質雕像是什麼來頭
09:57:11<特蕾莎> 特魯爾簡單地辨認了一下,那剩下的半瓶藥水是治療藥水
09:57:14* 亚尔薇特 把玩着雕像
09:57:21* 莫瑞斯 想起自己把论文丢在家里,然后跑回来拼命翻找的景象
09:57:22<特蕾莎> 兩個空瓶的式樣和這個瓶子一樣
09:57:36<特蕾莎> 而那兩瓶完好的藥水則是水下呼吸
09:57:42* 特鲁尔 看看空药瓶里有没有什么残页
09:57:50<特蕾莎> 亞爾薇特則拿起彫像……
09:57:51<特鲁尔> (残液
09:57:57<莫瑞斯> “怎么都感觉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个满头包...跑回来擦药...”
09:58:26<莫瑞斯> “天,别跟我说这就是那个什么教主的房间。”
09:58:28<特蕾莎> (有剩下半瓶殘液,是治療重傷藥水
09:58:53<特鲁尔> (空药瓶一点都看不出原来是什么了?
09:59:24<特蕾莎> 亞爾薇特看到手上的彫像,似乎是一個人型彫像,但下巴上長滿了章魚一樣的觸手,然後身後長著一對龍一樣的翅膀
10:00:29* 莫瑞斯 嫌恶地看着女骑士手里捏着的玩意
10:00:36<亚尔薇特> “感觉毫无艺术价值,估计也卖不出去”
10:00:48<莫瑞斯> “竟然还是金的...”
10:01:22<特鲁尔> “3个治疗药水的药瓶”
10:01:34<特鲁尔> “奇怪,牧师居然还需要喝药水?”
10:01:35<莫瑞斯> “别跟我是,这就是那个什么章鱼守护者...”
10:02:04<莫瑞斯> “拉瓦古格长得都比它俊...呸。”
10:02:05<特蕾莎> (有人要宗教知識鑒定嗎?
10:02:26<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宗教!: 1d20+12=(6)+12=18
10:02:29<DnDBot> 莫瑞斯 投擲 不做死就不会死!: 1d20+11=(14)+11=25
10:02:39<拉斐爾> (/ME 弱爆了!
10:02:41<莫瑞斯> (来一把重骰(ry
10:02:56<DnDBot> 莫瑞斯 投擲 不做死就真的不会死!: 1d20+17=(9)+17=26
10:03:17<特鲁尔> (果断没点宗教知识。真安全,也
10:03:54* 莫瑞斯 还是不知道这货到底是个什么...
10:04:30<莫瑞斯> “...找个什么东西裹起来吧,我觉得,这神殿里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10:04:31* 拉斐爾 同樣一頭霧水
10:05:17* 莫瑞斯 割了一块床单把雕像包起来,塞在兜里
10:05:50<特鲁尔> “我说,这样算偷吧...”
10:06:16<莫瑞斯> “...很快,就是抢了,你信么?”
10:06:26* 拉斐爾 指著北面的墻和地板的銜接處, "新發現."
10:06:29* 亚尔薇特 有点奇怪地看着良心突然上线的法师
10:06:34* 莫瑞斯 跟着过去
10:06:36<特鲁尔> “被主祭发现的话,就完全没可能交涉了。。。”
10:06:45* 拉斐爾 過去那邊檢查一下
10:06:57<莫瑞斯> “你愿意跟他‘交涉’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10:07:11<特鲁尔> “算了算了,既然金块都偷走了,金币不顺走浪费了”
10:07:16<莫瑞斯> “我想他大概也蛮想跟你‘交涉’的。”
10:07:26<莫瑞斯> “当然我不保证结果。”
10:07:30* 特鲁尔 只好把金币踹兜里了
10:08:19* 拉斐爾 示意隊友退後幾步戒備, 然後小心推開暗門
10:09:03<特鲁尔> “至少你还没抓到他作恶嘛。。。没证据就审判人家是邪教徒太不严谨了”
10:09:16<莫瑞斯> “可恶...不要烦我...”
10:09:24<特蕾莎> 你們驚訝地發現,拉斐爾左摸右摸
10:09:37* 莫瑞斯 先按住自己的脑袋,又拍了一下后腰的书包
10:09:45<特蕾莎> 然後北側的墻壁就慢慢劃開了
10:10:27<特蕾莎> 牆後面的空間,連裝潢都跟外側不一樣,血紅色的地板配著灰色的墻壁
10:10:46<莫瑞斯> “......”
10:10:54<特蕾莎> 更重要的是,你們看到房間中央,整整齊齊地擺著五具屍體
10:11:08* 拉斐爾 判斷一下地上紅黑色的汙漬是多久以前留下的
10:11:08<特蕾莎> 你們看見這些屍體都沒有頭……
10:11:19* 特鲁尔 先把外面的门反锁上
10:11:39<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大概是生存?: 1d20+15=(15)+15=30
10:12:04<特蕾莎> 拉斐爾忍著不快仔細查看,發現這些汙漬是從其中一個沒有頭的脖子里流出來的
10:12:07* 特鲁尔 开个DM看看有没有魔法灵光
10:12:09<莫瑞斯> “你还想交涉吗?去,我不拦你...”
10:12:19<亚尔薇特> “五个……不是四个……”
10:12:28<亚尔薇特> “看来祭祀已经遇害了。”
10:12:30<拉斐爾> "嘶...五具嗎? 看來有新的犧牲者."
10:13:02* 莫瑞斯 烦躁的离开屠场,走到卧室的一角,开开书包...
10:13:07<特蕾莎> 從液體粘稠度來看,其實這些汙漬還是滿新鮮的,拉斐爾判斷是一天之內的
10:13:12<特蕾莎> 但為什麼幾乎是黑色的呢
10:13:21<莫瑞斯> “这混账...”
10:13:59* 拉斐爾 忍耐著繼續檢查死者身上還有什麼痕跡
10:14:01<特蕾莎> 你們同時看到,這些屍體中的四個,穿著普通的當地農民服裝
10:14:26<特蕾莎> 但第五個則穿著更像是遠道而來的城裡人
10:14:48<特蕾莎> (拉斐爾再骰個知覺
10:15:00<特鲁尔> “马丁么。。。”
10:15:14<DnDBot> 拉斐爾 投擲 察覺: 1d20+20=(4)+20=24
10:16:44* 特鲁尔 看看进门处有没有类似的污迹
10:17:05<特鲁尔> “你们觉得人是在这里死的,还是死了以后被搬进来的?
10:17:07* 莫瑞斯 深呼吸了一口气,把东西塞好
10:17:31<莫瑞斯> “总之,我大概有点清楚这家伙是谁了...”
10:17:46<莫瑞斯> “拉斐尔,亚尔,我们得准备战斗。”
10:17:57<拉斐爾> "這些屍體脖子上的傷口...很奇怪, 看不出是什麼"東西"造成的."
10:18:06<亚尔薇特> “时刻警惕着。”
10:18:07<莫瑞斯> “这里的祭司...崇拜的是恶魔。”
10:18:40<莫瑞斯> “准确的说,是大衮,大洋之影——难怪是鱼神。”
10:19:03* 拉斐爾 然後晃了晃從城里人屍體身上搜出的奇怪護身符
10:19:30<特鲁尔> “那是啥
10:19:40<拉斐爾> "又一個護身符, 這個和我們之前買的有點不同."
10:19:41<莫瑞斯> “这个章鱼头的东西...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女士在上,我也不想知道...”
10:19:47<特蕾莎> (特魯爾可以做個智力檢定或者醫療檢定
10:20:09<DnDBot> 特鲁尔 投擲 int: 1d20+7=(8)+7=15
10:20:09<DnDBot> 莫瑞斯 投擲 heal: 1d20+18=(18)+18=36
10:20:14<莫瑞斯> “你说伤口很奇怪是什么意思?”
10:20:32* 莫瑞斯 戴上手套检查尸体
10:21:04* 拉斐爾 皺眉, "不像是武器切割而成, 也不像是動物撕咬造成, 我看不出來它們是怎麼斷的."
10:21:25<莫瑞斯> “不过这断口...”
10:21:41* 莫瑞斯 小心地观察着伤口边缘,然后思考了一下
10:22:13<莫瑞斯> “想听一下我不专业的猜测么?”
10:22:48<特鲁尔> "所以这些是祭品?”
10:22:55<莫瑞斯> “你们知道,有些寄生虫...或者什么东西,发育成熟以后会从寄主身体里钻出来...”
10:23:30<莫瑞斯> “想象一下这东西足够大...大到能把宿主的脑袋钻爆。”
10:23:31<拉斐爾> ".....這是我聽過最爛的笑話."
10:23:45<莫瑞斯> “那么就对了,我是这么想的。”
10:24:16<莫瑞斯> “或者吧马里亚斯的手榴弹塞进这倒霉鬼的脑袋里再引爆...我想也差不多。”
10:24:26<特鲁尔> “那么为什么是头不是肚子呢。。。”
10:25:16<莫瑞斯> “鱼人恶魔,章鱼头,还有这稀奇古怪的玩意,女士啊。‘
10:25:19<亚尔薇特> “出于某种宗教意义吧,顺便这真的不是法术效果吗?”
10:25:37<莫瑞斯> “多元宇宙的怪物都要跟我们作对么?”
10:25:40<特鲁尔> “如果是被虫子撑爆头的话,那么应该是活着被带进这里,然后再被寄生吧”
10:26:36* 特鲁尔 再看看那个城里人的身上有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10:26:44<莫瑞斯> “总之我觉得这恐怕跟献祭没什么关系。”
10:26:56<特蕾莎> 而說道拉斐爾找到的護符呢,你們又仔細研究了一番
10:27:01<莫瑞斯> “一定要说的话,饲养...或者喂食...”
10:27:30<特蕾莎> 然後順著一個不顯眼的縫隙把護符的外殼掰開了……
10:27:42<莫瑞斯> “至少我还不知道有什么邪神血祭是硬生生卡爆脑袋而不是剁下人头...”
10:27:44<拉斐爾> (有蟲子鑽出來了嗎!!
10:27:55<拉斐爾> (/ME 退後30呎警戒
10:27:59<特蕾莎> 一個閃亮的金屬製品叮地掉在地上
10:28:36<特鲁尔> “钥匙?”
10:28:53<特蕾莎> 你們退後半天發現沒什麽異樣,於是過去把它撿起來
10:29:30<特蕾莎> 然後你們發現手上的這東西,一個束口骷髏護膚,式樣你們很熟悉啊
10:30:14<特鲁尔> “黑吃黑么。。。”
10:30:54<莫瑞斯> “而且已经吃饱了...”
10:31:16<特鲁尔> “看来他们至少是有过联系了”
10:31:19<莫瑞斯> “至少有一个骑手现在就在这里了...”
10:32:06<特蕾莎> (你們再推算一下,馬丁是兩周前來這裏的,騎手是三天前到達瑟斯摩爾的
10:32:16<特鲁尔> “总之这个交涉似乎不是很成功。。。”
10:32:23<莫瑞斯> “不过至少这大概也说明...东西大概就在这帮恶魔教众手上。”
10:32:52<拉斐爾> "兩周前...漁獲減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10:33:03<特鲁尔> “说不定马丁也是魔道的人呢。。。”
10:34:02<莫瑞斯> ”不管怎么说...时间不太对的上的样子...“
10:34:31<特鲁尔> “恩。。。”
10:35:09<拉斐爾> "嗯...算了, 這些事以後再想, 我們是去別的房間調查, 還是現在就溜走?"
10:35:12<特鲁尔> “如果骑手死了的话,是不是说明魔道的计划也失败了?”
10:35:32<亚尔薇特> “……在找到东西之前都不能作此断言”
10:35:58<亚尔薇特> “不谈这个,我们现在怎么办”
10:35:58<莫瑞斯> ”文物想必还在这些教徒的手上...怎么能现在就走?“
10:36:08<亚尔薇特> “证据依然确凿,直接动手抓人?”
10:36:30<特鲁尔> “会被当地人仇视的”
10:36:37<莫瑞斯> “既然我们还没有被发现...先发制人解决掉教主,我觉得赢面还是比较大..."
10:36:40<亚尔薇特> “在看到尸体之后?”
10:36:59<特鲁尔> “我们怎么证明这些是主祭干的?”
10:37:35<亚尔薇特> “再打翻他之后再考虑如何?镇长也会帮我们吧,大概”
10:38:08<特鲁尔> “至少也先找到他人。。。”
10:38:39* 莫瑞斯 指指门
10:38:40<特鲁尔> “先偷偷离开主祭的房子吧
10:39:27<莫瑞斯> “准备好家伙,那人一出现就立刻制服他。”
10:39:45<莫瑞斯> “假定是‘他’。”
10:39:41<特蕾莎>  
10:39:41<特蕾莎>            ■■■■■■■■■■■■■■■■
10:39:42<特蕾莎>       ■■■■■■   □      ■   ■
10:39:42<特蕾莎>       ■    □   ■      ■   ■
10:39:42<特蕾莎>       ■    ■   ■      ■   ■
10:39:42<特蕾莎>       ■    ■■■■■■■■■□■■■□■■■
10:39:43<特蕾莎>       ■    ■          ■    ■
10:39:45<特蕾莎>    雕雕   莫  帘      雕雕  ■    ■
10:39:47<特蕾莎>    雕雕      帘      雕雕  ■    ■
10:39:49<特蕾莎>       ■    ■          ■    ■
10:39:52<特蕾莎>       ■    ■■■■■■■■■□■■■□■■■
10:39:53<特蕾莎>       ■    ■   ■      ■   ■
10:39:55<特蕾莎>       ■    □   ■      ■   ■
10:39:57<特蕾莎>       ■■■■■■   □      ■   ■
10:39:59<特蕾莎>            ■■■■■■■■■■■■■■■■
10:40:29* 特鲁尔 buff一下先
10:41:05<DnDBot> 特鲁尔 投擲 FL: 1d10+9=(2)+9=11
10:41:19* 拉斐爾 拔出巨劍, 示意已經準備好
10:41:36* 亚尔薇特 抽出长剑,举盾顶在前方
10:41:47* 莫瑞斯 召唤出链魔,示意链魔打开暗门
10:42:48<特蕾莎> 看到了這許多不尋常的東西后,你們變得謹慎起來
10:43:03<特蕾莎> 準備好一切可能的戰鬥準備后,你們打開了南面的門
10:43:33<特蕾莎> 眼前的這個屋子里也四下繪滿了壁畫!
10:44:40<特蕾莎> 然而這一次你們看見的是,很多長著魚臉和青蛙眼睛的類人生物和人類的男男女女交纏在一起
10:45:27<特蕾莎> 中間還夾雜着無可名狀的海洋生物和大量觸手
10:45:34* 莫瑞斯 刚才一直都强压住,现在真的忍不住恶心了
10:45:39* 特鲁尔 不忍直视
10:45:59<莫瑞斯> “我..失...呕——”
10:46:18<特蕾莎> 房間正中東側的墻壁上,壁畫上一隻龐大的章魚眼睛死死地盯著你們
10:46:20<亚尔薇特> “振作一点……”
10:46:22* 莫瑞斯 头晕目眩的弯腰呕吐
10:46:42<特蕾莎> 那眼睛下面是一個祭壇,上面還染着斑斑點點的血跡
10:47:01<特蕾莎> 一顆仍然在跳動的心臟擺在上面
10:47:12<特蕾莎> (所有人 san check
10:47:36<DnDBot> 亚尔薇特 投擲 : 1d20+13=(14)+13=27
10:47:42<DnDBot> 拉斐爾 投擲 躲不過的意志: 1d20+13=(17)+13=30
10:47:44<DnDBot> 莫瑞斯 投擲 : 1d20+14=(2)+14=16
10:47:54<DnDBot> 特鲁尔 投擲 will: 1d20+12=(14)+12=26
10:48:01<拉斐爾> (噗
10:48:08<拉斐爾> (傻豆UCCU
10:48:14<特蕾莎> (於是莫瑞斯終於……
10:48:16* 莫瑞斯 抱住头,呕到肚子里什么都不剩了还在干呕
10:48:31<莫瑞斯> “女士啊...不...不会...呕...”
10:48:33<特蕾莎> (san-1
10:48:46<亚尔薇特> “振作一点,莫瑞斯……我觉得现在是个好机会”
10:49:05<亚尔薇特> “我们与信徒们只有一墙之隔,如果他们看到这些应该会醒悟过来吧”
10:49:06* 莫瑞斯 萎顿在地上
10:49:29<莫瑞斯> “他们都信的...都..呕..信的!”
10:50:10* 拉斐爾 冷冷地看著眼前的怪物宴會, "特魯爾...你的火球有用武之地了."
10:50:12<特鲁尔> "心还在跳的话,说明不久前还有人?”
10:51:11<莫瑞斯> “你们...呕...现在知道邻居在干什么了吧!”
10:51:17* 莫瑞斯 指墙壁
10:51:35<莫瑞斯> “为什么这些人看起来一副怪样!
10:51:37<亚尔薇特> “我宁愿不知道”
10:51:59<莫瑞斯> “他们...是一...呕...”
10:52:04<特鲁尔> “跟鱼人交媾换来渔猎收成么。。。”
10:52:09* 莫瑞斯 憋住了最后一个词
10:52:46<特蕾莎> 就在你們商量對策的時候,你們怳惚聽見下面的房間里,傳出陣陣啜泣的聲音?
10:52:56<特蕾莎>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