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義洛理  (阅读 5510 次)

副标题: Irori

离线 Sigel

  • 湖色的蓝彩妮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8728
  • 苹果币: 2
    • http://www.ellesime.net/bbs
義洛理
« 于: 2013-05-28, 周二 19:40:41 »
宗師

『想要超越自身的缺點,必須瞭解自己的內在。瞭解自己的內在是個漫長的旅途,這條路可能暢通無阻,也可能崎嶇難行。』
~掙脫枷鎖

義洛理曾是個凡人,是個靠著嚴格修行而達到肉體,心智和精神的完美境界的偉人。通過這種修行,他甚至擺脫了生死的限制而成為了一個神,他的故事也激勵著許多人去追隨他的足跡,鼓勵著他們去挑戰自己的心智,肉體和靈魂,去突破他們曾經認為是不可能的極限。他是個寧願以身作則的導師,盡量避免用訓覺的口吻和糾正信徒,這是由於他明白追求自身完美境界這個任務對某些人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但對另一些人來說就充滿陷阱和挫折。

義洛理很清楚,世界上並沒有同時適合每個人的技巧,因此每位弟子都必須通過試驗和實踐去找出適合自己的方式。他耐心,寬容而平靜,對想要追求完美的信徒而言好像兄弟姊妹般可親。然而在同時,即使身為神祗,他仍在不斷地測試自己的極限,在不和其他神祗起衝突的前提下磨練自己的意識和控制力。雖然對他的信仰最初源於遙遠的吠陀羅,但義洛理的信徒種族各異,現在也有許多內海地區的居民正靠著宗師對自我生活的嚴格約束渡過這個苦難的時期。

義洛理的信徒很少用繪畫的形式描繪他們的神,這是由於他們認為任何圖像都不可能与他完美的形象相提並論。他們在詩歌和散文中把他描繪成毫無缺點的人,除了留著一根長辮子以外沒有頭髮,身穿簡單的長袍和草鞋。他的種族常常因作者種族而定,但內海地區的作者則慣於把他表現成較有各種異國風情的模樣。義洛理很少在凡間現身,他並不認為有必要用神神秘秘的方式出現或是用神力改變自己的外表,因此在他偶爾親自現身時,他的化身也只是個身體勻稱的男人,看起來就如同信徒描繪的那樣,或是坐着,或是耐心地跪坐著,抑或是正在以冥想的姿勢休息。他更經常把部分意識投注到雕像中,並借用雕像的臉孔和嘴來說話。

宗師認為,肉體,心智和精神是共通而不可分割的,而每個人都在三個方面有達到完美境界的潛質,稱為三我。在這三個方面達到頂點是追求自身完美境界和開悟的關鍵。由於多數人都在感受和完善自身精神時會遇到困難,因此初學者通常會優先完善身體和心智,讓他們通過更好地控制這兩方面而促進精神的成長。義洛理相信,自知者必將自我約束,而自我約束者則必將達到頂點,相反,無知則會迫使靈魂在來世重复相同的錯誤。他反對極端的行動以及對生活方式和行為習慣的極端改變,更偏好潛移默化地隨著時間逐漸調整,讓生物可以適應原本不熟悉的行為,並找到新的內在平衡。他用肉體和心智對極端改變的反應來解釋這種哲學:未經訓練的跑者如果在第一天的訓練時就連續跑好几個小時,就會有抽筋和受傷的危險,而老饕如果突然用絕食的方法來減重,就會因為非常想吃東西而感到痛苦。自我約束,節制和適度是在生活中做出長久改變的關鍵,沒有經過正確準備就做出極端行動本質是混亂的,經常會引起負效果。

義洛理在遙遠彼端中的國度是靜心園——這個位於定軸界中的廣袤而平坦的空間就好像個點綴著羊腸小徑的花園,露出地面的岩石好像被巨型的手隨意拋出的卵石般四散在各地。園中的少數建筑物通常都好像吠陀羅寺廟,宮殿和修道院,但開悟者卻宣稱,他們可以在每座建筑中同時看到所有建筑的特徵,就好像這些建筑可以隨著需要而改變形狀那樣。神的使者漫步在園中探討哲學,時而獨自冥想或是練習武術和吐納。他們多數都曾經歷過多次轉生,借著義洛理的力量反复地重新體味生命,磨練他們靈魂的根本,每次轉生都讓他們逐步向著完美的境界接近。有的三我開悟者會選擇反复地回到物質位面,幫助他人領悟智慧,他們常常扮演指導者,競爭者或殉道者的角色。由於義洛理的堅持,生活在定軸界的制裁者和弗米蟻都被禁止靠近靜心園,這是因為他們異世界生物的本質和時常發出的噪聲會打破園中的寧靜氣氛。幸運的凡人有時候能看到靜心園中的幻境,而那種平靜的氛圍也會鼓勵著他們繼續努力向完美的自我邁進。

義洛理是守序中立的神祗,他的神職是歷史,知識和自我完善。他的偏好武器是掌法,代表著空手搏擊以及由平靜的智慧指導的生命所蘊涵的無限潛力。他的聖徽是圓圈上的藍色手掌,但在有些地區更多使用他的名中啞迷而不是手掌的聖徽。他的領域是醫療,知識,法律,魔印和力量。當義洛理感到愉悅時,他會讓信徒更容易開悟,減輕他們疼痛,讓神智變得清晰,或是讓信徒能預見到未來的方向。特別虔誠的信徒可能會看到神的形象,他安謐的雙眼,或是在沒有人經過的地方看到草鞋的足印。他有時候會用抽筋,疲勞,眩暈和在追求自我完善的過程中遇到挫折來懲罰違背他的信徒。然而多數時候他都會避免這樣做,這是由於義洛理相信,如果一個人信仰虔誠,那麽偏離他理想的道路本身已是種懲罰,而那些信仰不堅定的傢伙還是盡早離開他的教會另尋其他追求較好。只有在極端情況下,例如註定成就偉業的凡人,他才會用傷殘去作為需要克服的挑戰去試煉一個人,這可能是讓他去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或是讓特別驕傲的人懂得謙卑。

義洛理的主要信徒是神秘主義者,禁慾者和武術家——他們都希望通過冥想,禁食和鍛鍊讓自己變得更為優秀。雖然義洛理的多數信徒都把他當作掌管自我完善的神祗來侍奉,但也有少數信徒信仰身為歷史和知識的守護神的他,特別是有關生理結構,醫藥,哲學,武學研究,戰爭史和吠陀羅歷史。較為年長的信徒和身體無法承受完善肉體所必須的嚴格鍛鍊的信徒們都更為重視這些次要的側面;這些信徒常會成為教會中記錄和知識的保管者和繼承者者,把原本用口頭形式傳承的知識記錄成文字,確保那些可能失傳的智慧能夠被長久地保存起來。

義洛理神殿中的宗教儀式通常會安排長時間的冥想或祈禱,有時候會集體儀式性地食用某種食物,而具體的食物種類則各地區甚至各修道院都不相同。鼓,鑼,雨聲笛和鐘是常用的樂器,用於在儀式中提示時間。主要研究武學的修道院可能會把訓練武藝當作某種形式的祈禱。教會在儀式中不會用動物或人類充當犧牲品。對神的奉獻常是種籽,麵包,米飯,信徒的汗水,茶葉,或紙做的生活用品(例如茶壺,花卉或是動物)。在儀式中會用代表義洛理的精神的聖火燒掉這些祭品。

有證據表明,義洛理在凡間時曾經有段時間進行過禁慾,因此他的部分信徒也試圖以各種程度的禁慾來達到開悟的境界。這種信徒在吠陀羅語中稱作薩度,意思是很好,做得好,甚善或善哉,這些信仰堅定的信徒放棄物質財富和男歡女愛,專心增強他們和神的連結。有的薩度獨自生活在森林,洞窟或墓地裡,也有的居住在寺廟裡,成為有追求的僧侶的表率。他們有的衣衫襤褸,有的赤身裸體,有的涂面紋身,有的腰懸佩劍,有的披髮徒跣,有的剃鬚落髮——雖然他們全都放棄塵世間的多數財產,但對『多數』的定義則各派別都不相同。薩度在信徒間廣受敬重,即使對那些不進行禁慾的信徒而言也是如此,但教外的人們有時就會用懷疑的眼光來看待他們,認為他們能被施行詛咒或召喚惡鬼。

有的已然開悟的信徒,特別是僧侶,對自己的身體狀況瞭然於胸,他們甚至可以感覺到離世的日子的接近,知道自己會在哪一天甚至哪一個小時圓寂。這些有大智大慧的信徒有些會用某種特殊的辦法讓自己肉身不朽,他們或是吞服有毒的堅果,或是飲用特殊的茶水,使自己的身體不至腐敗。這些勘破生死玄關的大師們把肉身留在凡間守衛義洛理的寺院,有些時候這些肉身可以像木乃伊那樣活動,在面臨威脅時降妖護教保衛寺院。這些保存完好的義洛理乾屍非常罕見,他們的魔法攻擊對義洛理信徒毫無效果,但除此以外和普通木乃伊的遊戲數據相同。

在義洛理最虔誠和最強有力的信徒中,有極少數會忽然從這個世界消失,據說這是他們前往其他物質位面或更高級別的意識位面繼續他們的修行(但即使是教會的長老也在爭論這究竟意味著什麽)。這種情況被稱作『与宗師同行』,就如同他們被義洛理親自選中去完成偉大的使命那樣,這在信徒間被認為是最高的榮譽。這些幸運的信徒中有許多會在數十年甚至數世紀後成為精魂形態的導師重返格拉利昂世界,而其中至少有一名已成為了義洛理的神使。

神殿和祭壇
義洛理的神殿通常是結構複雜的建築群,其中總是有房間分別用於祈禱,休息和鍛鍊,義洛理的信徒在神殿中學習和訓練,無止境地去追求完美並鍛鍊他們的氣,也就是他們的生命力量。這樣的神殿通常並不對公眾開放,來訪者必須等在外面等候,以免因他們的造訪而打擾其中的能量。主持是神殿裡最接近完美的祭司,這通常是通過集體冥思而決定的,但也有些時候要通過比武。在多數神殿裡,主持都更類似導師而非獨裁暴君,但也有些神殿訓練方式比較激進,行為方式也比較邪惡,在這些神殿裡想要晉升到高等地位必須要靠著不斷地在戰鬥挑戰中取勝(有時候會流血甚至致命)。

越來越多的義洛理神殿也同時在訓練武僧,就是通過這些神殿,遠方的武術才能在內海地區得到傳播。這類簡單的神殿在民眾普遍受到壓迫卻無法持有武器的地區常常能站穩腳跟,武僧純熟的拳腳功夫可以像農民展示如何打落騎士的武器或是以精湛的技藝使用簡單的農具當作武器。

除去編成環狀好像項鏈那樣系在頸間的髮辮外 ,義洛理的祭司沒有正式的祭袍。製成這種髮辮的材料沒有明確的規定,有的祭司用自己的頭髮,還有的借用師傅的頭髮或珍奇生物的毛髮。

多數義洛理的信徒都是武僧,這些男男女女以簡樸而純粹的生活方式來追求身體的完美。有的選擇專攻心智的秘密,把注意力轉向內心深處。根據義洛理的教導,達到完美境界有許多種方法,每個人要走的路都互有不同,因此他的信徒雖然都有相同的目標,但卻千差萬別,都有各自不同的背景。信徒如果能達到大師的境界,據說可以在死後追隨在義洛理身邊永遠侍奉宗師,而沒能達到完美境界的信徒則會轉生重新開始旅程。

祭司的職責
義洛理的祭司由數量幾乎相等的牧師和武僧組成,也有少量祭司是督依德。祭司負責幫助信徒完善自我,或是以智慧指導他們,或是用當頭棒喝式的提問或是鼓勵啓發弟子,讓他們自行找到自己的道路。雖然牧師和督依德信徒可以裝備防具,但許多信徒選擇不這樣做,以防阻礙自己的動作——雖然裝備防具也沒有什麽可恥的。少數督依德祭司通常相信文明種族已過於脫離自然的直覺,他們提倡模仿各種動物的行為方式來達到自我完善,並認為這是最為自然的方式。義洛理的祭司同祖先和學問的神諭師相善,特別是其中由於受到詛咒而或盲或跛的,雖然這些神諭師很少是教會的正式成員,但義洛理的神殿都很歡迎他們。奧術施法者有時候會在追求奧術的秘密求助於義洛理的信徒。但這些為魔法所癡狂的傢伙常常會感到失望——他們多發現義洛理信徒收集的知識過於從整體看待世界而甚少涉及具體實用的問題,因此也常常會轉而求助於耐希斯。

雖然各自的旅途都不相同,所有義洛理的信徒都應該身體健康,神志清晰,因此祭司都禁止暴飲暴食以及飲用酒精類飲料或以其他方式讓自己的感覺變得遲鈍。然而,按照有些派別的教條,醉酒和其他藥物可能增強服用者的感知力,而這些派別的祭司也時常服用這些東西。

多數神殿和修道院都自給自足,但也有些非常貧困的需要依賴巡禮者和信徒的奉獻。但無論如何,只有孤獨或特別合群的祭司會販賣物品或兜售自己的服務。例如,按照某種特殊方式齋戒的大師可能會出售珍奇的草藥充當藥材或其他文化作用,奇異武術流派的習武者可能在戰鬥學院中任職,還有些可能在學院中授課或是向同宗信徒傳授各種知識。

根據文獻資料,義洛理在追求開悟的道路中經常挑戰自己的肉體和心智,而許多信徒也通過這樣做來紀念他們所侍奉的神。按照傳統,信徒需要挑戰自己一整年,但也有的信徒會在長時間裡進行多次挑戰。這種對肉體,心智和信仰的試煉或許是僅靠水和米生活,發誓不開口,在一年裡都抬著手臂,為每次清醒時的呼吸計數,或是類似的挑戰。

祭司通常的一天從鍛鍊開始,然後用早餐,接著開始冥想並在一天裡會多次重複這些行為。根據祭司所選擇的道路,他們可能著重於其中某項或完全避開某種活動。有的祭司終日冥想,每天僅在飲食時休息數分鐘,有的每小時吃生肉並把餘下的時間用於舉起沉重的巨石以鍛鍊肌肉力量。

宗教經典
義洛理的聖書是掙脫枷鎖,這部厚厚的經文裡描述的是如何通過冥想,鍛鍊身體,齋戒以及其他方式超越凡物的極限。每個派別都有自己不同版本的經文,他們在增補章節中或是對原文進行註釋,或是增加對什麽是最佳開悟方式的見解。雖然一個派別可能不同意另一個派別的補充,這本書的主要部分則在各派別中通行,有的教會學者還會收集經文的各種版本對各種方式加以比照。

口頭禪
雖然義洛理的信徒經常引用許多大師曾經寫過或說過的話,但有兩句話是宗師本人所說過的,並被信徒認為是開悟的關鍵:
持之以恆而致遠:就如同一場戰鬥不是只要一拳或一腳就能取勝那樣,開悟也不是一次冥想或讀一本書就能達到的境界。多數人要花費終生去追求完美。要預計到挫折,從失敗中汲取教訓。提高現在的自己,來生就會更接近完美。
悟道於心而無形:這是義洛理複雜哲學的核心:每個人的道路是獨特的,雖然你可以靠著別人的教導學到許多東西,但也必須要有覺悟去尋找自己的道路來達到完美的境界。如果花費過多的時間去學習其他人,反而有可能會限制自己的潛能。要意識到別人肉體,心智和精神的極限,但不要把他們也當成自己的界限。

宗教節日
就好像開悟有許多條道路那樣,專於某條特定道路的社區可能有自己的一套節日;例如相信太陽能帶來活力的神殿可能把夏至當成節日,而相信服食五穀是保持身體健康的關鍵的教派則可能會慶祝豐收祭。這也意味著教會有無數的節日,而各派別都不相同,有些教會的學者都宣稱,一年裡的每一天都至少對義洛理教會中的某個派別而言是個節日。雖然有各派別的差別如此之大,但多數教會都在他們的節日中使用宗師啞謎。信徒會在把繪著名中啞謎的布料或紙張放在河裡或湖中,看著它們好像凡間眾生那樣互相碰撞,沉沒或漂向遠方。

与其他宗教的關係
義洛理敬重其他神祗,把他們看作和自己不同的精神存在,他很清楚對自己而言正確的事情不一定也對其他神祗也是如此。因此,他盡可能避免干涉其他神祗,除非他們威脅到他的所作所為或他的信徒。他討厭那些希望破壞或汙染他人成就的神祗,而且目前正在与阿斯莫迪爾斯為敵,這是由於黑暗王子喜歡用那些看起來好像是通向完美境界捷徑的陷阱來誘惑宗師的信徒。他的信徒和凱登·凱利恩,艾奧梅黛以及諾格巴的信徒有少許矛盾,這是由於不像這三位,義洛理成神時並未借助任何魔法神器的力量,也就是說他認為他們的成就是在作弊,但除非覺得他們過於傲慢,宗師還是很禮貌地並沒有將這點挑明。他和諾格巴的仇恨比較深——這是由於義洛理希望分享知識,而秘密之神則經常把智慧隱藏起來並危及他的信徒。這種衝突在激化的,但義洛理僅把這當成另一個需要經歷和克服的挑戰。

義洛理和奧羅登相善,他們都是成神的強大凡人,最后的阿茲蘭特人的死亡也曾讓他感到困擾。義洛理的信徒被要求向奧羅登的聖所致敬,就如同偉大的戰士會向他的朋友或所敬重的敵人的墳墓致敬那樣。這種敬意並不包括被改建成艾奧梅黛教會的前奧羅登教會,不過他對奧羅登的繼承者並無敵意,而且也能理解這種改造的使用意義。

宗教訓練
義洛理的牧師可以準備星界投射,視為8級法術,他們還可以準備轉變術,視為6級法術。有能力使用滲透勁的武僧可以用本能力使目標長時間昏迷不醒(直到目標得到醫療術,复原術或高級复原術的效果為止)而非將其殺死,造成哪種效果在滲透勁生效時選擇。武僧可以通過標凖動作對任意自願的生物使用混元體能力。武僧必須接觸該目標,而目標在接受該能力的效果後陷入疲乏狀態。除引導活力術(參閱《尋路者編年史:神与魔法》)以外,義洛理的祭司還可以準備這個法術:
回氣術
派系:咒法系 [醫療];等級:牧師4級
施法時間:1分鐘
成分:動作,聲音,法器
距離:接觸
目標:接觸的生物
持續時間:立即
你協調目標的內力,補充其氣池。如果你自己是目標,可以回复2點氣。如果其他生物是目標,可以回复1點氣。本法術無法讓生物超過其氣池的最高上限。本法術對沒有氣池的生物無效。

異界盟友
多數義洛理的僕役是轉世或升天的凡人,他們每經過一次轉生就從旅程中習得新的智慧,也會更接近完美境界一步。他的使徒是老僧,這個光頭老者的種族難以分辨,雖然年紀老邁,但步法卻異於尋常地飄忽靈活,力道也遠遠超過他看起來的模樣。義洛理的其他超自然僕役還包括:
楚成:這個『老虎鬼魂』是個有智慧的天界白虎,可以說數種語言。她聲稱這是她第四次作為智能動物轉生,並認為她在追求完美的旅程中無需保持人類的形體。她有時候會板起面孔『教訓』她的弟子,猛敲那些敢頂嘴的傢伙的腦袋,但她在這種時候從來沒忘記過把利爪收起來。
六重輪迴:這個神色陰沉的石巨人身上有數道傷痕,就如同想要挖掉他希望忘記的生活所留給他的印記那樣。他喜歡冥想多於鍛鍊身體,但在有必要的時候可以用空手擊碎巨石和鋼鐵。

宗師啞謎
至少在一種字母中,義洛理的名字正著寫和倒著寫就好像鏡像那樣,當這種鏡像翻轉時,就會形成好像星星般的圖案。信徒把這種圖案稱為宗師啞謎,據說星星的線條代表從宗師心中發散出的智慧和啓示,照耀著所有凡物的三我。水平的一條線代表著肉體之我,而其從另一個角度解釋則代表凡人一生的軌跡,出生在左而死亡在右。垂直的一條線代表著心智之我,下面一半代表基本的興趣和簡單的追求,例如食物,住處和男歡女愛,而上面的一半代表開悟後的境界,例如慈悲,道德,友愛和自我犧牲。較有慧根的弟子還能解出啞謎中的第三個次元,既從其所在的平面向內外展開的第三條綫,代表著精神之我隨著轉生不斷在正面与負面之間震盪,直到穩定在最完美的中心,也就是正好定在肉體之我和心智之我相交的地方。

製作宗師啞謎被許多神殿認為是種藝術,無論是作畫,用木頭雕刻,用陶土燒製,還是用鐵鎚錘打紅銅而製成,有些較為貧窮的修道院會把這些作品賣給巡禮者或其他信徒作為捐贈的補充。有的啞謎中心的地方有個孔,在節日時可以放置點燃的蠟燭代表啞謎的精神之我。神殿經常用啞謎的馬賽克圖案裝飾墻壁和地板,也經常在清晨的祈禱儀式中用沙,灰或水描出啞謎的線條,這些材料會自然風乾或被風吹走,就猶如一個人應該每天不停地追求完美境界那樣。

- 譯自Jade Regent #5

引導活力術
派系:變化系;等級:牧師3級(義洛理)
施法時間:單動作
成分:動作,聲音
距離:自身
目標:自身
持續時間:每等級1回合
你集中自己心智,肉體和精神的能量,灌注於你某個特定的方面,使你在進行某項任務時有超凡脫俗的能力。當你施展本法術時,選擇以下的一項專註對象。你可以通過移動動作轉換所專註的對象。你在同一時間只能受到一個引導活力術的效果。
心智:你在進行知識,聆聽,搜索和偵查檢定以及遠程攻擊檢定時,可以獲得+4的表現加值。
四肢:你獲得加速術的法術效果。
精神:你在進行意志豁免檢定以及唬騙和威嚇檢定時,可以獲得+6的表現加值。
軀體:你在進行強韌檢定和專註檢定時,可以獲得+6的表現加值。

- 譯自《尋路者編年史:神与魔法》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the Lord make his face shine 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the Lord turn his face toward you and give you peace.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1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Re: 義洛理
« 回帖 #1 于: 2013-05-28, 周二 19:50:15 »
为什么周围总是飘着许多纸?!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45
  • 苹果币: 8
Re: 義洛理
« 回帖 #2 于: 2013-05-28, 周二 20:41:51 »
这就跟白鸽是一个道理?!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1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Re: 義洛理
« 回帖 #3 于: 2013-05-28, 周二 21:00:38 »
求一个宗师哑谜的图,看描述我实在没想出来到底是什么形状

离线 背叛者之殇

  •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48
  • 苹果币: 0
Re: 義洛理
« 回帖 #4 于: 2013-05-28, 周二 21:19:03 »
倒數第二張圖的哥們又有姿勢又自豪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1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Re: 義洛理
« 回帖 #5 于: 2013-05-28, 周二 21:20:38 »
这个姿势太难了

离线 PATIBAUL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74
  • 苹果币: 0
Re: 義洛理
« 回帖 #6 于: 2013-05-28, 周二 22:27:42 »
求一个宗师哑谜的图,看描述我实在没想出来到底是什么形状
可能是藏傳佛教的宗教畫,這義洛里內容物有夠雜,很難去分出他到底指的是甚麼東西。
我是叉烧龙猫啦,
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在家里没办法用繁体中文登入果园...

离线 Sigel

  • 湖色的蓝彩妮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8728
  • 苹果币: 2
    • http://www.ellesime.net/bbs
Re: 義洛理
« 回帖 #7 于: 2013-05-29, 周三 04:46:34 »
宗師的名中啞謎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the Lord make his face shine 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the Lord turn his face toward you and give you peace.

离线 Lomias

  • 正義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0
  • 苹果币: 7
Re: 義洛理
« 回帖 #8 于: 2013-05-29, 周三 10:16:05 »
PAIZO也太能扯了XD
“找一群電波都能對上的PC有多難?"
“大約等於找一群不會吵架的老婆吧。"
“教練我也要開後宮!"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1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Re: 義洛理
« 回帖 #9 于: 2013-05-29, 周三 10:26:36 »
我看出了第三条线!
* 星 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