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4 幽灵与诅咒  (阅读 1599 次)

副标题: 2013.3.15

离线 Lomias

  • 正义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1
  • 苹果币: 7
[C/C]LOG4 幽灵与诅咒
« 于: 2013-03-15, 周五 23:27:51 »
19:10:02 <小珍珍> =========================Loading========================
19:11:15 <小珍珍> 因为凯蒂拉小姐怀疑教授真实死因的缘故,你们四处查访村民收集情报
19:11:49 <小珍珍> 并且在教授遗物中找到了他留下的笔记
19:12:34 <小珍珍> 然而诸多的调查反而让你们感到身陷一个很大的谜团中
19:12:57 <小珍珍> 原本是陪小姐去散心的酒馆一行也遇到了奇怪的事情
19:13:37 <小珍珍> 你们怀着种种疑问回到教授大宅,看见去其他地方调查的亚尔薇特和瑞泽姆也已经返回
19:13:57 <小珍珍> 送小姐去休息后,你们聚在大厅里交换着彼此的调查心得
19:18:41 <马里亚斯> “总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就是我们在酒馆打听到的”
19:19:00 <迪奥> “简而言之在酒馆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吟游诗人..然后我、马里亚斯、拉斐尔都见到了蚊蝠幻像...”
19:19:55 <瓦西里> 「蚊蝠,不干净的地方啊~你们说是吧。」
19:20:09 <亚尔薇特> “……黑心神父爱说谎,仔细听着保平安……虽然这是很久以前的童谣了,但谚语说孩童的话里隐藏着智慧不是吗?”
19:20:16 * 亚尔薇特 也复述了自己的见闻
19:20:43 <拉斐尔> "下午的时候我去拜访了警长先生, 他说教授是在哀愁石监狱旁边被废墟掉下来的石头砸死的"
19:20:43 <拉斐尔> "而且他还交给我们调查南边纪念碑的委讬. "
19:20:57 * 拉斐尔 也简单地介绍了状况
19:16:50 * 瑞泽姆 听完监狱的故事,沉思了一会
19:15:31 <马里亚斯> “我们必须去监狱看看了”
19:16:19 <瑞泽姆> “确实值得去一趟”
19:16:32 <亚尔薇特> “也许默语魔道的信徒就藏在那里。”
19:21:15 <瓦西里> 「传说和谣言都有事实作根基,民谣是智慧哪,」
19:22:19 <迪奥> “不会出现无缘无故的民谣的...这么说起来,老神父难道也有点问题么...”
19:16:50 * 瑞泽姆 听完监狱的故事,沉思了一会
19:22:25 <瑞泽姆> “我开始还有些担忧宅子会被人袭击,不过看起来多虑了,整整一下午连只猫都没来”
19:22:51 <拉斐尔> "...不, 瑞泽姆你的担心不是没必要的."
19:23:19 <亚尔薇特> “虽然有些担心,不过果然还是要去调查一下纪念碑和哀愁石才行……“
19:23:23 <瓦西里> 「那么,去监狱看看吧」
19:23:27 <拉斐尔> "我感觉我们遇上了一个大麻烦, 现在看来, 教授的遗嘱还真有先见之明."
19:23:29 <瑞泽姆> “奇怪的吟游诗人吗,我倒有些兴趣”
19:24:02 <马里亚斯> “我们能想到教授有笔记,杀死他的人应该也能想到吧”
19:24:11 <瑞泽姆> “牵扯进了一场……非日常啊”
19:24:13 <迪奥> “但既然接受了教授的委托....那么不做点什么可是不行的”
19:24:36 <瑞泽姆> “把日记随身带着吧,继续放着不太安全”
19:24:42 <迪奥> “非日常...可是意味着,危险...和机遇”
19:24:50 <拉斐尔> "...而且我们还不知道杀手对教授的了解有多少."
19:25:28 * 拉斐尔 忧心忡忡地回应着马里亚斯
19:25:39 <瑞泽姆> “今天天色已暗,晚上就不要再出门了”
19:25:53 <瑞泽姆> “我们明日一早,就出发去监狱遗址吧”
19:26:35 <迪奥> “也好”点头称道
19:26:35 <拉斐尔> "诸位, 我可不愿意让小姐陷入险境, 但是...关于教授真正的死因, 我们要对她隐瞒到什么时候?"
19:27:34 <马里亚斯> “等处理了监狱可能存在的问题再说吧”
19:27:38 <迪奥> “在危险暂时解除之后”
19:27:44 <亚尔薇特> “即使告诉她,她又能做什么呢?无论是悲伤还是复仇心都让人更容易犯错。”
19:27:44 <瑞泽姆> “也许是……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
19:28:19 <迪奥> “至少现在...还有危险人物..那些黑袍的存在,就不能告诉小姐”
19:28:24 <瑞泽姆> “把这种事情独自承担起来,也是男人的义务之一啊”
19:29:27 <迪奥> “我只希望有一个安稳的环境...毕竟跟那位暴君扯上了关系...”
19:29:30 <拉斐尔> "...也许吧, 但是小姐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19:29:55 * 拉斐尔 说完这句话后沉默不语
19:30:02 <亚尔薇特> “无论如何,现在不是个好时机。一切等到调查监狱之后吧。”
19:30:05 <瓦西里> 「也许新郎能帮新娘挡酒,但倒酒的手总是比新郎的杯子多啊。」
19:31:25 <瓦西里> 「不过还是等我们找个好杯子给新娘吧。」
19:32:05 <瑞泽姆> “大家还有其他疑问吗”
19:32:09 * 拉斐尔 突然想到了什么,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想明白."
19:32:17 <拉斐尔> "教授的死是偶然还是早有预谋的?
19:32:31 <拉斐尔> "你们看...在教授死了到葬礼开始有一段空白的时间."
19:33:02 <拉斐尔> "但是在这段时间内教授的屋子和小姐依然安然无恙."
19:33:13 <亚尔薇特> “其中的可疑之处太多了……只能认为是谋杀吧。”
19:33:23 <亚尔薇特> “至于小姐……”
19:33:27 * 亚尔薇特 一时语塞
19:33:46 <拉斐尔> "假如杀手对教授的研究有一定的了解的话, 我想我们早就看不到小姐和教授的日记了."
19:33:49 <瑞泽姆> “也许‘他们’认为小姐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没有价值”
19:33:54 <迪奥> “既然小姐和教授遗物都没有受到侵害,可以考虑为,教授是被意外谋杀的吧?”
19:34:05 <马里亚斯> “我觉得虽然是谋杀,但教授估计是意外撞上了某些人或者东西吧”
19:34:19 <瑞泽姆> “有可能,这么说,杀死教授并不在原本的计划中”
19:34:25 <迪奥> “从教授的日记分析,教授只是那个妨碍者。可怜的教授...”
19:34:27 <拉斐尔> "没错, 也只能这么推断了."
19:35:08 <马里亚斯> “反正每年都有不少考古学家这么‘意外‘死的”
19:35:34 <瑞泽姆> “也许因为教授触及到了什么危及他们‘安全’的东西”
19:35:44 <马里亚斯> “我们考古学家可是高危职业”
19:35:44 * 马里亚斯 苦笑
19:35:51 <拉斐尔> "那么小姐现在暂时还是安全的, 但是以后呢? 万一杀手知道了教授的研究, 万一他们用小姐的生命来要胁我们交出教授的研究..."
19:35:57 <瓦西里> 「意外吗......侏儒也是从小长大的啊」
19:36:06 <拉斐尔> "诸位又打算怎么办?"
19:36:22 <马里亚斯> “所以我们要主动出击把危机源头处理了”
19:36:39 <马里亚斯> “这种事被动永远比主动吃亏”
19:36:45 <迪奥> “小姐如果不离开镇的话,危险性并不大”
19:36:46 <亚尔薇特> “或许凶手的意图不是获得教授的研究,而仅仅是阻止教授的研究罢了。”
19:36:58 <亚尔薇特> “无论如何,我们该去哀愁石监狱看看,越早越好。”
19:37:06 <瓦西里> 「至少,我们总要先能够让凯蒂菈知道事情的大概。」
19:37:10 <迪奥> “我支持亚尔薇特小姐的说法。”
19:38:44 <马里亚斯> “那么大家先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吧”
19:39:02 <迪奥> “不管怎么说,今天已经够晚了。明天尽早去吧”
19:39:35 * 迪奥 看了看诸位一眼
19:40:06 <迪奥> “我知道现在就去探个究竟是个吸引人的主意。不过,夜晚的危险性明显比白昼要大”
19:40:14 <亚尔薇特> “越早越好……”
19:40:14 <瑞泽姆> “告诉凯蒂拉姐姐也好,至少能让她多小心”
19:40:17 * 亚尔薇特 低声嘟囔着
19:40:56 <瑞泽姆> “但是关于默语暴君的部分还是不要提及的好”
19:40:56 <拉斐尔> "黑暗可是邪恶的主场."
19:41:04 * 拉斐尔 摇了摇头
19:41:06 <瑞泽姆> “那么这件事就由我去说吧”
19:43:09 * 迪奥 站起身来
19:43:10 <小珍珍> 那么你们讨论过后,决定还是先休息
19:43:31 <小珍珍> 于是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明日一早的行囊,然后进入梦乡
19:44:00 <小珍珍> 入夜,亚尔薇特的房间
19:44:38 <小珍珍> 忽然一阵奇怪的响声和光亮把你惊醒
19:44:52 * 亚尔薇特 霍然起身,一把抓起放在身边的长剑
19:45:00 <小珍珍> 睁开眼睛的时候,你看见床边站着一个人
19:45:17 <小珍珍> 烛光映照着他丑恶的面孔
19:45:30 <小珍珍> 俨然就是你在马车上看见的那个人形
19:45:37 <小珍珍> 你试图起身抓住长剑
19:45:43 <亚尔薇特> “果然是……”
19:45:50 <小珍珍> 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完全没法动弹
19:46:06 <亚尔薇特> “……”
19:46:23 <小珍珍> 而那个人影此时没有被捆绑,右手还拿着一把巨大的砍柴斧
19:46:29 <亚尔薇特> “吾主艾奥梅黛,请救我于危难之中,赐予我战斗的力量!”
19:46:34 * 亚尔薇特 在心中默默呼喊
19:46:57 <小珍珍> 超乎常人两倍以上的舌头在你面前甩动着,眼睛里露出饥渴的目光
19:47:17 <小珍珍> 你默默祈祷,但你发觉自己口干舌燥,发不出一点声音
19:47:32 <小珍珍> 你看见他举起巨斧……
19:47:50 <小珍珍> 眼前最后一幕景象,是飞溅的鲜血
19:48:06 <小珍珍> 还有你的头骨碌碌地滚到床边
19:48:16 <小珍珍> ……你惊醒了
19:48:30 * 亚尔薇特 猛地坐起身来,剧烈地喘息着
19:48:36 * 亚尔薇特 冷汗湿透了睡衣
19:48:41 <小珍珍> 黑夜中自己的心跳和喘息,好像在安慰你这不过是个噩梦
19:48:58 <亚尔薇特> “把她的身体放在床上,脑袋骨碌碌地滚下来……”
19:49:12 * 亚尔薇特 低声复诵着不祥的童谣
19:50:15 <小珍珍> 一夜过去
19:50:39 <小珍珍> 为了尽早赶往哀愁石,你们早早地就在大厅集合
19:50:57 <瑞泽姆> “大家昨晚睡的如何”
19:51:02 * 拉斐尔 在出发前认真地整理行装
19:51:03 <亚尔薇特> “……”
19:51:08 * 亚尔薇特 一脸阴郁
19:51:13 <瑞泽姆> “怎么啦,骑士小姐?”
19:51:16 <拉斐尔> "还不错, 有心了."
19:51:24 <亚尔薇特> “我们今天得小心蚊子。”
19:51:27 <迪奥> “脸色太难看了,其实骑士小姐”
19:51:29 * 亚尔薇特 没头没脑地嘟囔
19:51:33 <瑞泽姆> “莫非我们有人鼾声如雷,吵着你了?”
19:51:59 <瓦西里> 「那大概是我,真对不起。」
19:52:31 <迪奥> “先生你还没有那么厉害的鼾声”
19:52:44 * 亚尔薇特 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19:52:59 <亚尔薇特> “没什么,谢谢大家的关心,不过我们还是出发吧”
19:53:40 <瓦西里> 「呵,不信的话你大可去问我的同事~」
19:54:09 * 迪奥 也不在意多少,只是随口说道“骑士小姐,请别耽误了行程”
19:54:24 <迪奥> “说起来,小姐醒了吗?”
19:54:35 * 迪奥 看着准备出发的几人
19:54:35 <瓦西里> 「啊~您说我们会遇上什么呢?」
19:54:36 <瑞泽姆> “说起来,我还没去告诉小姐教授的事情”
19:54:45 * 瓦西里 看着上方问
19:54:49 <瑞泽姆> “现在她也起来了,我去说吧”
19:54:51 <拉斐尔> "去吧, 我们在这里等你."
19:54:53 <瑞泽姆> “大家等等我”
19:55:21 * 拉斐尔 对瑞泽姆露出鼓励的微笑
19:55:42 * 迪奥 晓有兴趣地看着瑞泽姆
19:56:38 <小珍珍> 那么你们看到瑞泽姆急匆匆地跑上楼
19:56:38 <瓦西里> 「这样吗?我可是既期待又希望什么也没有啊...」
19:56:48 * 瓦西里 叹息著自言自语
19:57:42 <拉斐尔> "神对一切早有安排, 瓦西里老师你不用太过担心."
19:57:09 <小珍珍> 意外地不到五分钟,他就跟小姐一起下来了
19:57:33 <小珍珍> “你们要去追查杀害父亲的凶手?”
19:58:08 <小珍珍> 她甚至没换下睡衣,就这样跑下楼看着你们
19:58:17 <亚尔薇特> “请务必不要说同我们一起去,风险太高了。”
19:58:30 * 亚尔薇特 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19:58:36 <瑞泽姆> “我告诉她了,教授确实是被人所害的事情”
19:58:48 <小珍珍> “我……”凯蒂拉咬着嘴唇
19:59:34 <迪奥> “凯蒂拉小姐,请你....不要为此想太多...”
19:59:34 <拉斐尔> "...小姐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危险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19:59:36 <小珍珍> “那么,祝你们顺利……”
19:59:51 <马里亚斯> “放心好了”
20:00:07 <迪奥> “承您吉言。”
20:00:19 <马里亚斯> “命运会眷顾我们”
20:00:27 <小珍珍> 她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人死不能复生,如果真有什么危险,你们千万不要勉强”
20:00:27 <瑞泽姆> “凯蒂姐姐,千万自己小心”
20:00:33 <瑞泽姆> “另外……”
20:00:34 <拉斐尔> "嗯, 安心等我们的好消息, 要好好看护屋子哦."
20:00:46 * 瑞泽姆 从自己脖子上解下了一个护身符
20:01:07 <瑞泽姆> “这是我从小一直戴着的护符,据说能给人带来好运”
20:01:23 * 瑞泽姆 把它塞进凯蒂拉手心里
20:01:32 <瑞泽姆> “它会保佑你的”
20:01:56 <小珍珍> 凯蒂拉有些茫然地接过护身符,恋恋不舍地松开瑞泽姆的手
20:02:03 * 迪奥 左右看了看其他人,又想了想自己没什么可以送的,只好说道“凯蒂拉小姐,请小心黑袍人”
20:02:09 <小珍珍> “好吧,我只是借用,等你回来我要还给你哦”
20:02:32 <瓦西里> 「我想起了某部戏啊...真是」
20:04:01 <瑞泽姆> “我一定会回来的,你也一定要平安的等着我们”
20:04:13 * 瑞泽姆 顿了一下
20:04:24 * 马里亚斯 掏出一枚硬币在掌心把玩
20:04:30 <迪奥> “虽然很不好意思,不过我得说一句【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
20:04:33 * 拉斐尔 在心中暗暗祈祷, "仁慈而伟大的女神啊, 求妳保佑小姐的安全."
20:04:49 * 瑞泽姆 靠上前去,稍微前倾身子,在凯蒂拉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20:05:13 <瓦西里> 「好像是一出战争剧啊...叫什么呢?」
20:05:23 <瑞泽姆> “我们走了,保重”
20:05:41 <小珍珍> 凯蒂拉呆呆地看着你们,轻轻点点头
20:05:41 <瓦西里> 「乱世...不是...抢...算了我还是别想起来吧」
20:06:05 <马里亚斯> “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们在那干啥呢”
20:06:28 <马里亚斯> “不过是去废弃的监狱干掉一个小毛贼”
20:06:32 <亚尔薇特> “不解风情的话就别说了,不过瑞泽姆……我们真的该出发了。”
20:06:52 <小珍珍> 就这样,你们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前往不到一英里开外的哀愁日监狱的道路
20:07:14 <迪奥> “有没有毛贼在还是问题呢...不过监狱遗迹里肯定有点什么...”如此说道
20:08:24 <小珍珍> 自从经过一个写着『哀愁石要塞前方300尺』的路牌后
20:08:37 <小珍珍> 你们发现周围的雾气越发凝重
20:08:52 <瑞泽姆> “现在不应该是雾气这么浓的时间啊”
20:09:10 <小珍珍> 向上的山路几乎见不到头,也没法辨识方向似的一直盘旋蜿蜒着
20:09:13 <迪奥> “不太对劲..这天气...”
20:09:14 <亚尔薇特>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喜欢雾,雾里藏着危险。”
20:09:38 * 拉斐尔 暗自从路边捡起几块小石头备用
20:09:58 * 亚尔薇特 虽然显得有些神经过敏,不过还是拔出了剑
20:10:07 <小珍珍> 杂草在你们两侧肆意地疯长,而脚下原本的碎石路因为年久失修,早已残破不堪
20:10:38 * 迪奥 小心翼翼地踩着碎石行走,避过那些坑坑洼洼
20:11:12 <小珍珍> 在向上的斜坡终于变得平缓下来时,一个残破的废墟轮廓出现在浓雾的尽头
20:11:51 <小珍珍> 你们可以看见这栋建筑西侧还基本保持完好,但东侧却已经被烧得焦黑
20:12:15 <小珍珍> 一扇摇摇欲坠的大门吊在破旧的围墙上
20:12:35 <小珍珍> 随着微风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20:12:54 * 拉斐尔 侦查有没有被人跟踪的迹象
20:13:55 <拉斐尔> (察觉技能检定取10, 总值是16
20:13:15 * 迪奥 有点惊讶地看着远处的焦黑建筑
20:13:17 <小珍珍>       □□□□□□□□□□□
20:13:18 <小珍珍>      □          □□□
20:13:18 <小珍珍>     □  ■■■■■■■■■■■ □
20:13:18 <小珍珍>    □  ■■         ■  □
20:13:18 <小珍珍>   □   ■           ~~~~~
20:13:18 <小珍珍>  □   //■          ~~~~~~
20:13:19 <小珍珍> □   ////■          ~~~~~~~
20:13:21 <小珍珍> □   ////■          ~~~~~~~~
20:13:23 <小珍珍> □   ////■          ~~~~~~~~
20:13:25 <小珍珍> □   ////■           ~~~~~~~
20:13:28 <小珍珍> □    //■           ~~~~~~~~
20:13:29 <小珍珍> □     ■■■      ■■■~~~~~~~~
20:13:31 <小珍珍> □      ■ ■■□■■ ■  ~~~~~~~~
20:13:33 <小珍珍> □      ■■■   ■■■   ~~~~~~~
20:13:35 <小珍珍> □  ■■■             ~~~~~~~
20:13:36 <小珍珍>  □ ■ ■■             ~~~~~~
20:13:38 <小珍珍>   □■  ■              □
20:13:40 <小珍珍>    □■■■             □
20:13:43 <小珍珍>     □              □
20:13:45 <小珍珍>      □□□□□  □□□□□□□
20:13:47 <小珍珍>
20:13:49 <小珍珍>
(建筑示意图,每个格子并非五尺
20:14:14 * 马里亚斯 打开侦测魔法看着,维持专注
20:14:20 <小珍珍> 你们同时发现,在这栋建筑的围墙里,西南角另外还有个残破的小石屋
20:14:40 <小珍珍> 而建筑东侧基本已经被一大片水塘占满
20:14:41 * 拉斐尔 自言自语, "希望只是我无谓的担心."
20:15:06 <亚尔薇特> “是监狱的附属建筑吗?似乎没听说过。”
20:15:56 <迪奥> “明明是山上,却存留的水塘...至于左边的那个,是监狱守卫的住处吧”
20:16:08 <瓦西里> 「我想,还是先从这间找起吧」
20:16:34 <拉斐尔> "大家看, 那边围墙的西南外侧的坍塌..."
20:16:53 <拉斐尔> "似乎是人为造成的."
20:16:54 <马里亚斯> “有什么不对劲么”
20:17:00 <亚尔薇特> “也就是说是教授……”
20:17:08 * 亚尔薇特 回想起教授死因的官方说法
20:17:10 <迪奥> “嗯?马里亚斯?哪里不对劲”
20:17:14 * 瓦西里 用手杖指着小石屋
20:17:14 <马里亚斯> “我们是否应该去看看?”
20:17:29 <拉斐尔> "嗯...我们过去看看吧, 小心点."
20:17:38 <瑞泽姆> “嗯,谁走最前?”
20:17:43 * 瓦西里 走上前去
20:17:50 <小珍珍> □    //■
20:17:51 <小珍珍> □     ■■■
20:17:51 <小珍珍> □      ■ ■
20:17:51 <小珍珍> □      ■■■
20:17:51 <小珍珍> □  ■■■
20:17:51 <小珍珍>  □ ■ ■■
20:17:51 <小珍珍>   □■  ■
20:17:51 <小珍珍>    □■■■
20:17:51 <小珍珍>     □
20:17:51 <小珍珍>      □□□□□
20:17:53 <小珍珍>
20:17:55 <小珍珍>
(就是这里!
20:18:02 * 马里亚斯 上前检查
20:18:05 <小珍珍> 你们小心地走过去
20:18:14 * 亚尔薇特 小心地走进坍塌地点
20:18:21 <小珍珍> 看见这边的围墙坍塌了好大一片
20:18:33 * 拉斐尔 打醒精神, 仔细观察
20:18:48 * 迪奥 走到地点,释放魔法侦测,引导观察有没有法术灵光
20:18:50 <小珍珍> 虽然周围的建筑都很破败,但显然原本结构很结实
20:18:55 <瓦西里> 「先生你说这是人为的?」
20:18:58 <小珍珍> (所有人骰个搜索
20:19:19 <拉斐尔> (那么我继续取10, 总值16
20:19:45 <DiceBot> 亚尔薇特进行白板搜索检定: d20=2
20:19:51 <DiceBot> 瓦西里进行搜索检定: d20+2=9+2=11
20:19:59 * 迪奥 关闭魔法视觉,在此地搜索了一番
20:20:04 <DiceBot> 迪奥进行搜索检定: d20+4=4+4=8
20:20:15 <马里亚斯> .R D+2 搜索
20:20:16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搜索检定: d20+2=14+2=16
20:20:44 <DiceBot> 瑞泽姆进行裸骰!检定: d20=3
20:21:48 * 瓦西里 用手杖指着一块石头
20:21:55 * 马里亚斯 发现了一块血迹
20:22:00 <瓦西里> 「这是血迹?」
20:22:23 * 迪奥 走过来,蹲下来看
20:22:47 <马里亚斯> “这个……看上去延伸到那边……”
20:22:52 * 马里亚斯 指
20:23:06 <亚尔薇特> “果然这里是现场吗?”
20:23:06 <迪奥> “延.....伸?”
20:23:16 * 亚尔薇特 顺着马里亚斯指的方向看过去
20:23:24 <亚尔薇特> “是教授的血吗?”
20:23:25 * 拉斐尔 上前确认, "没错, 地上有拖拉的痕迹, 一直通往墙内."
20:23:35 <小珍珍> 其他人在指点下,也看到了碎石下面的血迹
20:23:39 <拉斐尔> "很大机会是."
20:24:04 <小珍珍> 和另外一些,似乎草草掩饰过的拖拉痕迹
20:24:17 <迪奥> “还无法确定就是教授...马里亚斯,能找到血迹到哪么”
20:24:22 <小珍珍> 拖拉的痕迹沿着围墙一直延伸到里面
20:24:24 <瑞泽姆> “教授也许就是在这里被袭击的”
20:24:41 * 瓦西里 想像凶案画面,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握紧手杖
20:24:42 <亚尔薇特> “无论是教授又或者是凶手,追上去就对了。”
20:24:58 * 拉斐尔 带头走进围墙内
20:25:03 * 亚尔薇特 试着沿着痕迹追踪
20:25:43 * 瓦西里 跟在最后面走
20:25:46 <小珍珍> □   ////■
20:25:46 <小珍珍> □   ////■
20:25:46 <小珍珍> □    //■
20:25:46 <小珍珍> □     ■■■
20:25:47 <小珍珍> □     =■ ■■□
20:25:47 <小珍珍> □     =■■■
20:25:47 <小珍珍> □  ■■■===
20:25:47 <小珍珍>  □ ■ ■■ ==
20:25:47 <小珍珍>   □■  ■  ==
20:25:47 <小珍珍>    □■■■   =
20:25:47 <小珍珍>     □     =
20:25:49 <小珍珍>      □□□□□=
20:25:50 <小珍珍>      ======
20:25:51 <小珍珍>
20:26:07
<马里亚斯> “到底是死在这被拖进去还是从里面死了拖出来伪装成死亡现场呢?”
20:26:29 * 瓦西里 默不作声
20:26:38 * 亚尔薇特 顺着痕迹看过去
20:26:59 <小珍珍> 你们追踪着拖拽的痕迹,一直走到建筑物西南侧附近
20:27:06 <迪奥> “已经这么久了..从痕迹上面也看不出来吧...不过...”
20:27:26 <拉斐尔> "从血迹的位置看, 教授似乎是从里面拖出来然后被杀的."
20:27:38 <小珍珍> 头顶上似乎是个二楼的露台,在漫漫浓雾和露台栏杆的遮掩下你们看不到上面有什么
20:28:41 <小珍珍> 而一楼的这个位置墙上则是几扇钉着铁栅栏的窗户
20:28:42 * 马里亚斯 拔出刺剑
20:28:55 <马里亚斯> “大家要小心,说不定里面有什么人”
20:29:07 <瓦西里> 「哼,我们进去吧。」
20:29:09 * 亚尔薇特 寻找可以进入的入口
20:29:13 * 瑞泽姆 点点头,也拿出长剑和盾牌
20:29:15 <瑞泽姆> “小心为上”
20:29:16 <小珍珍> 窗户的框架已经被岁月腐蚀得脆弱不堪
20:29:26 * 拉斐尔 从背后拔出佩剑, 随时准备战斗
20:29:36 * 迪奥 看着头顶上的露台,还有面前的铁栅栏
20:30:03 * 迪奥 伸出手,试着去摇动铁栅栏
20:30:13 <小珍珍> 而与此同时,你们还发现
20:30:35 <小珍珍> 在拖拽痕迹消失的地方,建筑物墙壁的靠近地基处
20:30:54 <小珍珍> 有不少刻划的痕迹
20:31:14 <小珍珍> 从形状看起来有点像是魔法符文
20:31:26 <瑞泽姆> “这是什么仪式留下的吗”
20:31:31 * 亚尔薇特 看向法师
20:31:32 <瓦西里> 「这是?」
20:31:36 <亚尔薇特> “这是什么?”
20:31:42 <拉斐尔> "迪奥可以去调查一下吗?"
20:31:44 <小珍珍> (神秘知识
20:31:47 * 瓦西里 蹲下看清楚符文
20:31:52 * 拉斐尔 转头询问法师
20:31:59 <马里亚斯> .R D+9 神秘知识
20:31:59 <DiceBot> 迪奥进行蹲下身,试图辨识一下检定: d20+10=14+10=24
20:31:59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神秘知识检定: d20+9=3+9=12
20:32:00 <小珍珍> (宗教知识也可以
20:32:02 <DiceBot> 瓦西里进行神祕知识检定: d20+6=4+6=10
20:32:14 <小珍珍> 那么迪奥再骰个法术辨识
20:32:29 <DiceBot> 瓦西里进行宗教检定: d20+6=12+6=18
20:32:33 <DiceBot> 迪奥进行法术辨识检定: d20+10=18+10=28
20:33:07 <小珍珍> 那么迪奥和瓦西里同时分辨出,这似乎是个大法阵的局部
20:33:07 * 迪奥 蹲着分析这不自然的“符文”,暂时沉默不语,思索着
20:33:50 <小珍珍> 而迪奥还看出来,这个法术包含了死灵系和防护系的成分
20:34:11 <小珍珍> 似乎是用来囚禁某种亡灵的
20:34:14 <迪奥> “似乎是一个法阵...从效用来讲,这是....大概是...束缚?对死灵的约束.....对生者的驱逐?”
20:34:36 <迪奥> “看起来...是复盖整个监狱的法阵...难道说...”
20:34:36 <马里亚斯> (话说我专注着侦测魔法有发现什么么
20:35:11 <小珍珍> (你可以发现微弱的魔法灵光
20:34:42 <亚尔薇特> “也许我们可以这么认为,教授在这里布置着什么东西的时候遭到了袭击……”
20:34:52 <亚尔薇特> “而且在监狱里有死灵在等着我们?”
20:35:04 * 亚尔薇特 简单总结法师同伴的话
20:35:34 * 迪奥 在此专注施法【魔法侦测】,同样看到了魔法灵光
20:37:32 <迪奥> “不好看出来...不过要么是教授刻画的,要么是监狱内部保有的法阵”
20:37:55 <迪奥> “唯一能得出的结论是,这监狱里面,恐怕是有什么东西了”
20:37:55 <拉斐尔> "嗯, 也不一定是教授划的."
20:38:37 <小珍珍> 如果知道原本法阵的灵光强度,你们应该能推算出刻画上的时间
20:39:11 <小珍珍> 但目前你们只能根据刻印在石头上的笔记推断,符文大约至少是一个月以前刻上的
20:39:11 <瓦西里> 「而我们先前所想的事也大多是真的了。」
20:39:26 <迪奥> “按照判断,法阵核心...是在遗迹里面..”
20:40:04 <小珍珍> 这个时候,你们听见一声长长的叹息,似乎是个女子的声音
20:40:19 <瓦西里> 「那么不可能是老师了......」
20:40:23 <亚尔薇特> “……”
20:40:29 <瑞泽姆> “?”
20:40:35 <瑞泽姆> “有人在这儿?!”
20:40:36 * 瓦西里 因为很习惯所以没有在意叹息声
20:40:36 <马里亚斯>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看?”
20:40:42 <拉斐尔> "怪事越来越多了, 你们也听到了什么吗?"
20:40:43 * 迪奥 脸色难看地站了起来
20:40:59 <瓦西里> 「有人?」
20:41:10 <小珍珍> 你们确定叹息声是从一楼的窗户里侧发出的
20:41:20 * 瓦西里 撑着手杖站起来
20:41:23 * 马里亚斯 CAST 舞光术 飞过去
20:41:36 * 亚尔薇特 猛地飞起一脚向朽坏的窗框踹去
20:41:46 * 迪奥 后退几步,让出位置来
20:41:53 <小珍珍> 舞光术的光芒照亮了内侧的房间
20:42:55 <小珍珍> 你们看见房间里堆着很多用来织补,缝纫和制造其他小物件的工作台
20:43:16 <小珍珍> 墙角还堆着不少布匹和皮革
20:43:34 <小珍珍> 亚尔薇特一脚踹去
20:43:57 <小珍珍> 轻易地踢断了腐朽的窗框
20:44:16 <小珍珍> 然而烟尘落定后,你们看见屋子里空空如也
20:44:23 * 亚尔薇特 用盾牌挡在身前,冲进房间
20:45:14 * 瑞泽姆 跟着跳进去
20:45:15 <瑞泽姆> “怎么回事”
20:45:25 <瑞泽姆> “这声音从哪出来的,幽灵吗?”
20:45:32 <亚尔薇特> “看这边……”
20:45:43 * 瓦西里 觉得等大家都进去再慢慢爬好了
20:45:53 * 亚尔薇特 压低声音招呼同伴,缓缓走向屋子另一边的骷髅
20:45:57 * 马里亚斯 侦测魔法一边看一边跳进去
20:46:24 <小珍珍>      ■■■
20:46:25 <小珍珍>     ■■
20:46:25 <小珍珍>    ■  ■
20:46:25 <小珍珍>   ■    ■
20:46:25 <小珍珍>  ■
20:46:25 <小珍珍>
20:46:25 <小珍珍> ■      □
20:46:25 <小珍珍> ■     ■
20:46:25 <小珍珍> ■    ■
20:46:25 <小珍珍> ■■■■■■ ■
20:46:37 * 拉斐尔 跟着大队进去
20:46:42 <小珍珍> 你们都跳进屋子
20:46:44 * 迪奥 跟着翻了进去,顺便拍了拍衣服上沾上的灰尘
20:47:05 <小珍珍> 接着魔法的光芒,看见蜷缩在门旁边的一团骷髅
20:47:19 * 瓦西里 先丢手杖进去,再爬过窗子,然后捡起手杖
20:47:21 <小珍珍> 骷髅身上披着蓝色的碎布,双手被绳子捆在身后
20:47:30 <马里亚斯> “这是?”
20:47:38 <瑞泽姆> “死去很多年的死者吧”
20:47:44 <瓦西里> 「死在这的囚犯吧」
20:47:46 * 瑞泽姆 拿起一块碎布片
20:47:51 <迪奥> “死者....”
20:47:59 <亚尔薇特> “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囚犯吧/”
20:48:00 <小珍珍> 瑞泽姆端详着布片
20:48:05 * 亚尔薇特 凑过去研究碎布片
20:48:08 * 瓦西里 四处看看房里的东西
20:48:17 <小珍珍> 有些惊讶地发现这布片的衣料质地不错
20:48:32 <小珍珍> 完全不像是任何监狱会给犯人穿的东西
20:48:55 * 马里亚斯 大概看一下衣料腐坏程度判断一下尸体在这多久了
20:49:16 <瑞泽姆> “并不是囚犯……”
20:49:25 <小珍珍> 马里亚斯觉得尸体在这里至少50年了
20:49:29 * 迪奥 靠近点观察一下,然后在骷髅周围试着寻找一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20:49:36 <瑞泽姆> “恐怕是死在这里的什么其他人”
20:49:51 <瑞泽姆> “从死去的姿势来看”
20:49:56 <小珍珍> 而就在这个时候,你们都发现,从紧闭的屋门那边,忽然闪亮起火焰的光芒
20:49:57 * 瑞泽姆 指死者被绑在后面的双手
20:50:00 <DiceBot> 瓦西里进行找找有什么跟死者身分有关的东西检定: d20+2=12+2=14
20:50:34 <小珍珍> 火光急速地向你们冲过来,同时,屋子里充满了呛人的烟气
20:50:34 * 迪奥 踹了踹蹲着的几位,指了指门的位置
20:50:49 <瑞泽姆> “不好,快躲开”
20:50:51 * 亚尔薇特 屏住呼吸,用力挥剑保护自己
20:50:55 <小珍珍> 刹那间屋子里浓烟弥漫
20:51:02 * 马里亚斯 冲出屋子
20:51:03 * 迪奥 随即回头试图从窗子跑出去
20:51:08 <小珍珍> (所有人的will
20:51:11 <瓦西里> 「咳、咳咳!」
20:51:27 <DiceBot> 亚尔薇特进行will检定: d20=13
20:51:29 <DiceBot> 瓦西里进行will检定: d20+2=9+2=11
20:51:32 <马里亚斯> .R D+2 WILL
20:51:33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WILL检定: d20+2=2+2=4
20:51:44 <DiceBot> 迪奥进行will检定: d20+3=9+3=12
20:52:18 <DiceBot> 瑞泽姆进行will!检定: d20+2=16+2=18
20:53:35 <拉斐尔> .R D+4 意志
20:53:38 <DiceBot> 拉斐尔进行意志检定: d20+4=20+4=24
20:54:06 <小珍珍> 在你们仍然在困惑于“为什么窗户是敞开的但仍然会有浓烟”的时候,黑烟已经将你们包围,你们皮肤同时感受到灼热的疼痛
20:54:26 <小珍珍> 只有瑞泽姆和拉斐尔意识到,这不过是一场幻觉
20:54:50 <拉斐尔> "这是幻觉! 大家不要上当!"
20:55:01 * 小珍珍 将话题改为 '亚[con-1],马[con-1],瓦[con-1],迪[con-1]'
20:55:08 * 拉斐尔 镇定地提醒大家
20:55:37 <瑞泽姆> “区区幻觉,吓不倒我呀!”
20:55:56 <亚尔薇特> “幻觉?!你在说什么!
20:56:10 <小珍珍> 随即而来的是死者临终在火焰中的哀嚎,好像要冲破你们鼓膜般回响着
20:56:18 <迪奥> “不对....幻觉?...不对...这是?....”
20:56:27 * 瓦西里 边咳边趴低躲避浓烟
20:56:38 <马里亚斯> “管他是幻觉还是啥……这是个陷阱!”
20:56:48 <拉斐尔> "我是说, 这些烟是幻像!"
20:56:49 <马里亚斯> “大家小心!可能还会有别的玩意出现!”
20:56:57 <瑞泽姆> “死者遗留的思念吗”
20:57:02 * 迪奥 强忍着灼烧和幻音,试图分辨一下
20:57:08 <小珍珍> 而瞬间过后,你们发现自己仍然在刚刚那处阴暗潮湿的废墟中
20:57:26 <迪奥> “这是....当年火灾时候...咳咳....的景象吗?”
20:57:34 <小珍珍> 周围的被废弃的家具依旧,没有火,也没有烟
20:58:02 <瓦西里> 「咳、咳......嗯、结束了?」
20:58:03 * 亚尔薇特 略带茫然的环顾四周
20:58:19 <瑞泽姆> “虚惊一场了”
20:58:21 * 迪奥 捂着头,缓缓站直了身子
20:58:29 <亚尔薇特> “姑且不论是不是幻觉……这现象总得有个原因……比如一个邪恶的法师?”
20:58:54 <瓦西里> 「也许是死者让我们看见的?」
20:59:01 <迪奥> “不太像...我理解为某种死者的力量....”
20:59:02 <马里亚斯> “也可能是一种机关?”
20:59:04 <瑞泽姆> “或者不愿长眠的亡者”
20:59:11 <迪奥> “刚刚看到的..明显是当年的景象..”
20:59:33 <小珍珍> 这个时候,你们忽然又听见一声女子的长叹
20:59:44 <拉斐尔> "看来恶灵的力量一直在影响着这片遗迹..."
21:00:00 <马里亚斯> “又来了……”
21:00:01 <瑞泽姆> “在哪?”
21:00:05 * 瑞泽姆 判断方向
21:00:10 <瓦西里> 「或许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吧...」
21:00:25 <小珍珍> 向窗外望去的时候,你们看见一个长发披肩,身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子站在窗前
21:00:41 <马里亚斯> “谁?”
21:00:43 <瓦西里> 「是妳吗?」
21:00:48 * 马里亚斯 张弓搭箭
21:00:51 <小珍珍> 她背对着雾蒙蒙的阳光,轮廓显得十分模糊
21:00:57 * 迪奥 强自镇定一下,看着窗外的女子
21:01:12 <拉斐尔> "真是不可思议, 请问阁下是谁?"
21:01:17 * 马里亚斯 侦测魔法看看
21:01:20 <小珍珍> 眼睛里闪烁着淡蓝的光芒,神情十分悲伤
21:01:30 <瑞泽姆> “你是……亡者吗”
21:01:50 <迪奥> “看样子,她..”指了指身后的骷髅,“就是你吧”
21:02:13 * 迪奥 让出了一条道,让窗外的女子幽灵?可以看到那骷髅
21:02:14 <马里亚斯> “总之大家小心!我感觉到了她身上法术的力量!”
21:02:33 <小珍珍> 听见你们的问话,她惊讶地看着你们指给她的骷髅
21:02:48 <小珍珍> “我……我已经死了?”
21:02:56 * 瓦西里 举起一只手
21:03:18 <亚尔薇特> “我们很遗憾……”
21:03:24 <拉斐尔> "唔...看来这位幽灵小姐对自己的状况一无所知."
21:03:27 <瑞泽姆> “很遗憾,但是请安息吧,女士”
21:03:28 * 亚尔薇特 第一次跟死者交流,这挤出了尴尬的句子
21:03:41 * 迪奥 点了点头,“恐怕是这样的..请问您是?”
21:03:55 <小珍珍> 她眼睛里的光芒闪了又闪,不过好像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21:04:15 <小珍珍> “你们是新来的守卫吗?请你们救救我的丈夫”
21:04:26 <小珍珍> “他被那些黑袍人带走了”
21:04:51 <马里亚斯> “你丈夫?他叫什么?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黑袍人是什么人?”
21:05:01 <瑞泽姆> “没错,现在我们是这里的守卫”
21:05:04 <小珍珍> “我的丈夫是这里的典狱长”
21:05:18 * 瑞泽姆 稍微撒了个谎
21:05:29 <瑞泽姆> “典狱长大人?”
21:05:35 <瑞泽姆> “他在哪儿被带走的”
21:05:52 <瑞泽姆> “黑袍人,他们带着他去哪儿了”
21:06:26 <拉斐尔> "你知道他们带着你丈夫离开的方向吗?"
21:06:44 <瓦西里> 「黑袍人,妳对他们有什么印象?」
21:06:54 <小珍珍> 她茫然地看着你们,“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他离开了”
21:07:06 <小珍珍> “那些黑袍人很古怪”
21:07:28 <小珍珍> “他们除了念诵法术咒语之外似乎都不说话”
21:07:41 <瓦西里> 「唉......那么夫人,您叫什么名字?」
21:07:52 * 迪奥 点头记下:施法者敌人,暂时
21:07:53 <马里亚斯> “哦?他们是什么时候把您丈夫带走的?”
21:08:08 * 拉斐尔 擦了擦额头的汗, 心想和幽灵交流真是个难题
21:08:12 * 马里亚斯 记下 默语邪教 施法者 敌人
21:08:19 <小珍珍> “我,我叫维塞利娜•霍克兰”
21:08:47 <瑞泽姆> “很高兴您死后还是这么精神,霍克兰夫人”
21:08:51 <小珍珍> “什么时候……好像是几天前吧”
21:08:57 <小珍珍> (可以骰本地知识
21:09:04 <亚尔薇特> “几天前……吗?”
21:09:12 * 亚尔薇特 对死者的时间观念有点拿不准
21:09:13 <DiceBot> 瓦西里进行检定: d20+6=16+6=22
21:09:29 <迪奥> “实际上...是几十年前了吧...”
21:09:37 * 拉斐尔 摇了摇头, "恐怕这位幽灵小姐对时间的观念出现了偏差."
21:09:37 <马里亚斯> .R D+5 本地
21:09:38 <DiceBot> 瑞泽姆进行本地,让开,专业的来!检定: d20+4=6+4=10
21:09:38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本地检定: d20+5=7+5=12
21:09:46 <迪奥> “如果说..这位霍克兰夫人,是当年的死者的话”
21:11:04 <瓦西里> 「夫人,恐怕要告诉您一件遗憾的事」
21:11:24 <拉斐尔> "不过也有另一个可能, 或者几天前黑袍人把典狱长的幽灵带走了?"
21:11:52 <瑞泽姆> “我更相信后者”
21:11:54 <瓦西里> 「根据记载,尊夫已经在五十年前的火灾中去世了,」
21:12:05 <瑞泽姆> “这时间点正好和教授遇害的时间相隔不远”
21:12:34 <小珍珍> 她茫然地看着瓦西里,“但是他一直在这里啊”
21:12:34 <瑞泽姆> “我可以猜测,黑袍人来到这儿也是要利用这些死者们做些什么”
21:12:57 <小珍珍> “他一直在保护着这个监狱,让里面的坏人不会出来作恶”
21:13:25 <亚尔薇特> “……是这样吗?”
21:13:26 <马里亚斯> “我明白了”
21:13:28 <小珍珍> “我每天都等他回来吃饭,我知道他工作很忙……”
21:13:30 * 亚尔薇特 表情严肃起来
21:13:36 <马里亚斯> “对了您见过这个人么?”
21:13:42 <瑞泽姆> “是……封印的一部分吗”
21:13:46 * 马里亚斯 大致描述了一下教授的相貌
21:13:48 * 瑞泽姆 小声对同伴说
21:13:52 <拉斐尔> "那么我总算明白了..."
21:14:00 <瓦西里> 「我知道,但我得遗憾地告诉您,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但我们会尽可能让他安息」
21:14:12 <小珍珍> 她看看马里亚斯,“这个人……我似乎见过”
21:14:36 <小珍珍> “就在那个墙角,从这里的窗户可以看到的”
21:14:55 <小珍珍> “那个老人蹲在那里抄写着什么,然后……然后那些黑袍人就来了……”
21:15:01 <瑞泽姆> “果然是这样……”
21:15:16 <迪奥> “很有意思的视角呢..”
21:15:18 <亚尔薇特> “全都联系起来了……那么黑衣人之后还来过吗?”
21:15:38 <小珍珍> 她的语气变得悲伤起来,“领头的黑袍对他一指,他就倒下了……”
21:16:30 <小珍珍> “那些黑袍人……不,他们带走了我的丈夫,就再也没回来过”
21:16:43 <瑞泽姆> “可恶!我一定要为老师报这个仇”
21:17:19 <迪奥> “不要激动。从这个描述看来,单单一指就杀死了教授的话,不是简单的人物”
21:18:06 <亚尔薇特> “无论敌人简单与否,该做的事还得去做。”
21:18:14 * 拉斐尔 话音像冰一样冷洌, "总有机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21:18:43 <小珍珍> “请你们一定救出我的丈夫……不……在那之前……”
21:18:47 <瑞泽姆> “霍克兰夫人,我们会帮你找回你丈夫的”
21:18:53 <瑞泽姆> “请放心吧”
21:18:58 <瑞泽姆> “在那之前?”
21:18:58 <小珍珍> 幽灵好像感到很困惑,“不,在那之前……”
21:19:17 <小珍珍> “这里的坏人正在向外逃散……”
21:19:32 <瑞泽姆> “诶,这都感觉得到吗”
21:19:36 <小珍珍> “因为我的丈夫走了,所以我只能靠我自己控制他们……”
21:19:43 <拉斐尔> "果然封印被破除了!"
21:19:50 <小珍珍> “但是我的力量不知道为什么在每天衰弱”
21:19:53 <瑞泽姆> “真是帮了我们大忙”
21:19:54 <亚尔薇特> “我们能做些什么……”
21:20:05 <瑞泽姆> “还请您加油,再坚持一会”
21:20:06 <亚尔薇特> “虽然我真的不觉得自己能帮的上忙……”
21:20:16 <迪奥> “夫人..是指这监狱里的什么在逃跑?”
21:20:16 <马里亚斯> “我们能如何帮到您?”
21:20:33 <小珍珍> “我想如果你们能击败那些坏人的领袖,我就能再度封印它们”
21:20:41 <瑞泽姆> “或者找出被黑袍人带走的典狱长”
21:20:48 <迪奥> “所以能否请问一下,坏人,是指?”
21:20:59 <瑞泽姆> “黑袍人吧”
21:21:12 <小珍珍> “是指这里关押的犯人”
21:21:21 <亚尔薇特> “是同样困在这里的亡者吧……”
21:21:21 <瑞泽姆> “我们得尽快,不能让这里的众多亡灵都跑出外面”
21:21:30 <小珍珍> “他们其中有几个力量特别强大,也特别邪恶”
21:21:45 <瑞泽姆> “他们在哪?”
21:22:05 <小珍珍> “他们都在下层的囚室中”
21:22:26 <亚尔薇特> “他们都是什么人呢?具体来说……”
21:22:53 * 拉斐尔 有点头痛, "对付怨灵的话, 我的武器可派不上用场呢."
21:23:06 <小珍珍> 幽灵想了想说,“我记得今年送来的囚犯中,有五个据说罪大恶极”
21:23:23 <马里亚斯> “我的剑和弓似乎都不太适合对付幽魂”
21:23:44 <瑞泽姆> “这个今年恐怕不对……”
21:23:52 * 瑞泽姆 小声的对其他人说
21:24:16 * 迪奥 点了点头,“继续问下去”如此小声说道
21:24:18 <亚尔薇特> “毕竟已经死了……”
21:24:23 * 亚尔薇特 无奈地耸耸肩
21:24:26 <瓦西里> 「这今年到底是哪一年啊...」
21:24:39 <小珍珍> “他们被叫做『剪头手』,『伊尔马什吹笛者』,『棘水镇碎颅者』,『血字杀手』和『骗子神父』”
21:24:52 <瑞泽姆> “哇……”
21:24:56 <亚尔薇特> “……”
21:25:15 <瑞泽姆> “听起来好酷酷”
21:25:17 <拉斐尔> "听上去都是些罪大恶极的家伙."
21:25:21 <瓦西里> 「好熟悉的名字......」
21:25:22 <亚尔薇特> “他们中起码有一个已经逃出去了……我想……”
21:25:24 <迪奥> “而且有一个很耳熟....”
21:25:37 <小珍珍> “每个都是犯下几十个命案的罪人”
21:25:37 <亚尔薇特> “而且说来,那个童谣也流行了差不多有五十年了吧……”
21:25:37 <DiceBot> 瓦西里进行确定是不是五十年前的囚犯检定: d20+6=8+6=14
21:26:19 <迪奥> “这样看来...童谣所指..就是这5个人了...听起来是这样的”
21:27:13 <DiceBot> 瑞泽姆进行来个本地看看检定: d20+4=20+4=24
21:27:13 <瓦西里> 「血字杀手这名头我也有些印象。」
21:27:31 <马里亚斯> .R D+5 本地
21:27:32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本地检定: d20+5=16+5=21
21:28:04 <瓦西里> 「是个发表过几篇论文的学者,当时他可是名噪一时」
21:28:16 <瓦西里> 「当然是指以犯人的身分就是了」
21:28:34 <迪奥> “但那也是50年前的事了..”
21:28:45 <瑞泽姆> “没错,我也曾听说过这些人”
21:28:59 <瑞泽姆> “那么现在在里面的,就是他们邪恶而强大的亡灵”
21:29:07 <瑞泽姆> “这可不好,千万不能让他们跑出去”
21:29:23 <瑞泽姆> “外面可都是毫无防护的普通镇民”
21:29:35 <小珍珍> 那么在瓦西里的提示下
21:29:46 <小珍珍> 瑞泽姆和马里亚斯挖掘记忆
21:29:58 <小珍珍> 大概想起了这些当时名噪一时的通缉犯
21:30:36 <小珍珍> 据说,『剪头手』的喜好是暗地里跟踪猎物,让其昏迷
21:31:06 <小珍珍> 然后把目标放回他自己家里的床上,斩掉头颅
21:31:43 <小珍珍> 『伊尔马什吹笛者』喜欢用音乐让人麻痹,然后用自己喂养的蚊蝠吸干目标的血液
21:32:41 <小珍珍> 『棘水镇碎颅者』原本是个很有名的矮人铁匠,不知为何开始喜欢用铁匠锤子砸人头
21:33:29 <小珍珍> 『血字杀手』则每次都把受害者的名字用血写出来,然后安排一个好像意外的场景杀掉目标
21:34:33 <小珍珍> 而骗子神父严格来说不是谋杀者,他只是带着各种神祗的圣徽靠假神迹赚钱,但最后被抓捕的时候他的佣兵杀死了大量守卫
21:35:19 <小珍珍> 你们很惊讶于这两个人惊人的记忆力,连这些细节都记得很清楚
21:35:34 <瑞泽姆> “都是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奇异爱好者呢”
21:35:42 <亚尔薇特> “
21:35:57 <迪奥> “很有借鉴意义的故事...可这都是50年前了”
21:36:05 <亚尔薇特> 如果他们还留有血肉之躯,我的剑定然会让他们伏诛……不过……”
21:36:09 <迪奥> “我们可能面对的,只是他们的亡灵吧..”
21:37:00 <小珍珍> 幽灵想想说道,“我可以感到他们每个人都和生前某样物品有心灵链接”
21:37:13 <小珍珍> “那些物品能帮助你们消灭他们”
21:37:22 <马里亚斯> “我的刺剑和弓箭对于死者都没什么作用的样子”
21:37:34 <亚尔薇特> “这样……又变成寻宝游戏了……”
21:37:42 <迪奥> “那真是帮了大忙了,请问夫人,有更具体的线索吗?”
21:38:01 <小珍珍> “在他们被抓进来的时候他们随身物都被收集在这里东南侧的储藏间”
21:38:02 <马里亚斯> “我想想,碎颅者应该是锤子”
21:38:30 <小珍珍> “只是,这些物品既然跟他们有关,上面说不定有诅咒,你们要小心些”
21:38:48 <瑞泽姆> “多谢了,夫人”
21:38:53 <亚尔薇特> “就算明知有诅咒,也只能上喽。”
21:38:55 * 亚尔薇特 苦笑
21:39:06 <小珍珍> “另外,要是你们能找到我丈夫遗留在这里的典狱长勋章,应该能增加我的力量”
21:39:15 <瓦西里> 「要驯服熊得鼓起勇气拉熊的舌头啊」
21:39:33 <亚尔薇特> “勋章吗?会留在典狱长的房间里?”
21:39:56 <小珍珍> 幽灵很辛苦地思索着,“我想想看……”
21:40:14 <迪奥> “我觉得也许我们需要一份这里的地图..”
21:40:15 <小珍珍> “对了,当时我奇怪他为什么这么晚没有回家而来到这里”
21:40:37 <小珍珍> “却发现守卫们都集中在东侧升降梯附近……”
21:41:09 <小珍珍> “他们告诉我说监狱发生了暴动,我丈夫拉动了机关封锁了楼梯”
21:41:24 <小珍珍> “但自己也和守卫困在了下面……”
21:42:15 <迪奥> “监狱的下层么...那么我们只能用升降梯咯?”
21:42:25 <亚尔薇特> “明白了,先易后难,我们先去储藏室吧。
21:42:29 <小珍珍> 幽灵的表情显得很辛苦,“我看见守卫们在下层和囚徒们战斗”
21:42:36 <小珍珍> “所以我不顾他们阻止放下升降梯想要救我丈夫……”
21:42:57 <小珍珍> “但是放下去的升降梯却砸死了他……”
21:43:32 <小珍珍> 幽灵的声音变得越来越痛苦,“他的尸体应该在那里,我杀了他……”
21:43:37 <瑞泽姆> “……”
21:43:42 <瑞泽姆> “请节哀!”
21:43:52 * 瑞泽姆 不知道说什么别的好
21:44:29 <瓦西里> 「......那么我们该出发了」
21:44:37 <拉斐尔> "非常抱歉, 夫人, 能告诉我们监狱的构造吗? 每延误一分钟, 夫人的力量就弱了一分."
21:44:50 <亚尔薇特> “在我们拿回勋章之前,请坚持住。”
21:45:09 <迪奥> “我们会尽力解决问题的...(大概)”
21:45:43 <小珍珍> 幽灵沉浸在悲伤中,似乎完全没有能力跟你们继续交流
21:45:59 <小珍珍> 你们看见她的身影又闪动了两下,消失了
21:46:17 <拉斐尔> ".....消失了."
21:46:56 <亚尔薇特> “希望她比看起来更可靠些……剩下的就要靠我们了。”
21:47:02 <瓦西里> 「我记得储藏室是在东南方吧。」
21:47:12 <亚尔薇特> “而升降梯是在东边。”
21:47:22 <瑞泽姆> “她的力量也在快速的减弱”
21:47:30 <拉斐尔> "嗯, 我们先去储藏室吧."
21:48:14 <迪奥> “走吧,事不宜迟”
21:48:18 <瓦西里> 「嗯...熊舌头嘛...」
21:49:24 <小珍珍> 那么你们继续一脚踹开已经腐坏的房间门
21:49:38 <小珍珍> 沿着通道向东面走去
21:49:46 * 马里亚斯 小心地跟在队尾,维持着侦测魔法的专注
21:50:19 * 迪奥 空着双手,注意周围的环境
21:50:33 <小珍珍> 经过几间看起来像是办公间的房子时
21:50:41 <瓦西里> 「咳....安德尔森小姐请您保持安静」
21:51:02 * 瓦西里 看着碎掉的门
21:51:05 <小珍珍> 你们顺便查看到,这个监狱分为三层
21:51:50 <小珍珍> 这层是地上层,主要是审查犯人携带物品,登记造册,以及守卫临时休息训练的地方
21:51:55 * 瑞泽姆 研究了构造图
21:52:17 <小珍珍> 地下一层是关押稍微普通一点的犯人的地方
21:52:34 <小珍珍> 虽然会来到这个监狱里的,几乎所有都是死刑犯
21:53:47 <迪奥> “那么...储藏室是....?”
21:53:56 <小珍珍> 但地下二层关押的犯人都是些“邪恶中最邪恶的犯人”,是“死亡也无法赎罪”的危险分子
21:54:14 <小珍珍> 而储藏室记录中在这层的东南侧
21:55:41 <小珍珍> 你们摸索着经过通道向东
21:56:11 <小珍珍> 最后来到一间门上大大写着『储藏室』标签的门前
21:56:32 <瑞泽姆> “就是这里了”
21:56:55 * 拉斐尔 小心地推门
21:56:57 <小珍珍>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防火防盗防食人魔——拉温格罗镇专业制造』
21:57:29 <瓦西里> 「防食人魔...」
21:57:58 <小珍珍> 你们推了推门,发现和这遗迹中其他房间不同
21:58:03 <拉斐尔> "我没听说食人魔去监狱捣乱的事呢."
21:58:19 <小珍珍> 这个门居然还很结实,连门锁都完好无损
21:58:34 <亚尔薇特> “不太容易踹开的样子……”
21:58:48 <迪奥> “这种事...哪位能来试试?”
21:58:57 * 马里亚斯 试着开锁
21:59:08 <亚尔薇特> “我可比不上食人魔,如果这不是广告的话。”
21:59:14 <马里亚斯> .R D+7 开锁
21:59:15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开锁检定: d20+7=4+7=11
22:00:08 <小珍珍> 马里亚斯很久没使用的技艺有点生疏
22:00:20 <小珍珍> 差点把开锁器卡在锁里
22:01:03 <DiceBot> 瑞泽姆进行裸试检定: d20+1=20+1=21
22:01:20 * 瑞泽姆 虽然没训练过,但似乎有些灵感迸发
22:01:23 * 马里亚斯 变成了灰白色
22:01:27 * 瑞泽姆 凭直觉来了!
22:01:38 <小珍珍> 而瑞泽姆似乎很熟悉这一行似的
22:01:49 * 马里亚斯 总觉得这方面被外行人压倒了泪流满面
22:02:04 * 马里亚斯 浑身黑线身上发白蹲在墙角
22:02:07 <瑞泽姆> “我好歹也是教授的学生”
22:02:17 * 瑞泽姆 得意
22:02:19 <拉斐尔> "好样的, 瑞泽姆, 没想到你对开锁也这么精通."
22:02:20 <小珍珍> 仅凭借随手捡到的一根小木棍就把锁捅开了
22:02:22 <迪奥> “不愧是瑞泽姆,传说中的夜踹......wumwum,不雅观.”
22:02:50 <小珍珍> 走进这个许久没人进入过的房间
22:03:07 <小珍珍> 首先是一股霉气的味道迎面扑来
22:03:21 <瓦西里> 「咳咳」
22:03:33 * 瓦西里 用手煽著风
22:03:50 * 拉斐尔 左手掩住鼻子, 右手扇风
22:03:56 <小珍珍> 不过你们也注意到,虽然房间墙壁外侧已经被火烧得焦黑,但里面的房间却几乎没怎么受到损害
22:04:24 * 迪奥 等霉气挥发了一些,再走进房间
22:04:38 * 马里亚斯 仍然侦测魔法看
22:04:41 <小珍珍> 看来这个“三防”的专业房间的确有点真材实料
22:05:08 <瑞泽姆> “没有偷工减料,不错的做工”
22:05:13 * 瑞泽姆 点头
22:05:25 * 瓦西里 到处找找
22:05:41 <马里亚斯> “那个箱子”
22:05:46 * 马里亚斯 指墙角
22:05:50 <迪奥> “有发现什么吗?”
22:05:53 <马里亚斯> “闪烁着奥术的光芒”
22:06:08 <瓦西里> 「麻烦你检查了。」
22:06:38 <瑞泽姆> “小心点”
22:06:50 <瑞泽姆> “说不定是还在生效的防护措施”
22:07:35 <马里亚斯> “当然还在生效……失效的措施可不会有这么强的灵光呢”
22:07:39 * 马里亚斯 眯起眼睛
22:07:49 * 马里亚斯 小心靠近
22:09:05 <小珍珍> 你们检查了一番这个箱子,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甚至没有发现上锁的痕迹
22:09:28 <小珍珍> 只是上面大大地贴了个纸条“小心!诅咒物品”
22:09:43 * 马里亚斯 示意队友站开点 然后打开箱子
22:09:48 <瑞泽姆> “那些囚犯的。。”
22:09:54 * 拉斐尔 小心地退后几步
22:09:59 <小珍珍> 想必这招可以防备多数盗贼了
22:10:13 <迪奥> “看起来没问题...”
22:10:34 <小珍珍> 你们小心地打开箱子
22:10:45 <小珍珍> 没有发生爆炸,也没有蹦出恶魔
22:11:04 <亚尔薇特> “太普通了反而觉得不对劲呢。”
22:11:10 <小珍珍> 你们看见箱子里放置的东西看起来也很普通
22:11:54 <小珍珍> 一把手斧,一支长笛,一个铁匠锤,一本脏兮兮的书,还有另外一大堆各种圣徽
22:12:20 <瓦西里> 「这些东西有问题吗?」
22:12:23 <马里亚斯> “看来我们找到目标了”
22:12:33 <马里亚斯> “有法术灵光”
22:12:33 * 迪奥 小心检视这些东西
22:12:45 <马里亚斯> “大家注意,这些很可能是诅咒物品”
22:12:47 <亚尔薇特> “就算有诅咒……”
22:12:51 <马里亚斯> “会引发诅咒”
22:12:53 <瑞泽姆> “长笛就给我吧”
22:12:56 <迪奥> “也得用上才行...”
22:12:57 * 瑞泽姆 拿
22:13:10 <迪奥> “那圣徽,我就不客气了....”
22:13:11 * 亚尔薇特 捡起手斧
22:13:15 * 瓦西里 伸手向书
22:13:18 * 迪奥 拾取了圣徽(大堆)
22:13:20 <小珍珍> 瑞泽姆轻轻地拿起长笛
22:13:20 * 马里亚斯 于是把锤子揣进怀里
22:13:34 <小珍珍> 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22:14:02 <小珍珍> 同时他发现这个长笛做工还是相当精致的,怎么也比自己现在使用的乐器强很多
22:14:28 * 瓦西里 忍不住施展神导术以后翻开书
22:14:46 <小珍珍> 而瓦西里忍不住翻开书
22:15:10 <小珍珍> 翻了几页后,他发现这是一本法术书
22:15:18 <小珍珍> 书上记载了很多法术
22:15:35 <小珍珍> 虽然他不是法师,但他本能地觉得这本书一定很值钱
22:15:50 <小珍珍> 但是,翻着翻着……
22:16:15 <小珍珍> 瓦西里翻过一页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一页是空白的
22:16:44 <小珍珍>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他看见自己的名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出现在书页上
22:17:01 <小珍珍> 而且是用鲜红的血液写在上面的
22:17:08 * 马里亚斯 拿起锤子左看右看看看有啥问题
22:17:41 <小珍珍> (瓦西里过will
22:18:02 <DiceBot> 瓦西里进行跪求will过检定: d20+3=8+3=11
22:18:51 <小珍珍> 在最后一个字浮现的时候,瓦西里觉得头中一阵剧痛,仿佛灵魂的一部分被硬生生抽走一般
22:19:08 <小珍珍> 他强忍着不适合上书,这感觉才减轻一些
22:19:21 * 小珍珍 将话题改为 '亚[con-1],马[con-1],瓦[con-1,wis-2],迪[con-1]'
22:19:33 * 瓦西里 满头大汗地喘著气
22:19:47 <小珍珍> 而旁边挥舞铁锤的马里亚斯
22:19:55 <小珍珍> (马里亚斯也骰个will吧
22:20:17 * 马里亚斯 迅捷开考古学家的好运
22:20:29 <马里亚斯> .R D+3 WILL 我就不信每次都过不了
22:20:30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WILL 我就不信每次都过不了检定: d20+3=3+3=6
22:21:03 <DiceBot> 小珍珍进行迪拉瑞瓦亚检定: 1d5=3
22:21:37 <瓦西里> 「Yob!这鬼东西还真有诅咒!」
22:21:44 <小珍珍> 马里亚斯忽然好像着魔了一般,举起锤子对着瑞泽姆就砸了过去
22:21:50 <小珍珍> (骰攻击吧
22:21:57 <马里亚斯> “我了个去!这怎么回事!”
22:22:02 <瑞泽姆> “?!”
22:22:04 <马里亚斯> .R D+2 攻击
22:22:04 <瑞泽姆> “你做什么!”
22:22:05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攻击检定: d20+2=17+2=19
22:22:12 * 瑞泽姆 举盾
22:22:28 <迪奥> “这是...马里亚斯,是被控制了吗?”
22:22:34 <马里亚斯> .R D8+1 DMG
22:22:35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DMG检定: d8+1=1+1=2
22:22:47 <马里亚斯> “这个鬼锤子在操控我的身体!”
22:22:48 <迪奥> “亚尔薇特,阻止他!”
22:22:53 <亚尔薇特> “哦……真见鬼!”
22:23:07 <马里亚斯> “WTF!”
22:23:11 * 亚尔薇特 试着拉住马里亚斯
22:23:17 * 拉斐尔 赶紧和骑士上前捉住马里亚斯
22:24:21 <亚尔薇特> .R D+5 擒抱CMB
22:24:22 <DiceBot> 亚尔薇特进行擒抱CMB检定: d20+5=15+5=20
22:25:31 <小珍珍> 那么总之,你们几个比较有力量的人强行按住了马里亚斯,把锤子从他手中抢了下来
22:25:57 <瑞泽姆> “呼”
22:26:05 * 迪奥 一脚把锤子踢开
22:26:15 * 马里亚斯 抽出一张小纸条,写上“诅咒战锤,拿着的人会不由自主的攻击周围的人”
22:26:16 * 瑞泽姆 看了一下自己被打到的地方,还好伤的很轻
22:26:21 * 马里亚斯 把纸条贴上
22:26:26 <马里亚斯> “我来疗伤吧”
22:26:33 * 马里亚斯 CLW 摸
22:26:38 <瑞泽姆> “没事,皮外伤而已”
22:26:39 <马里亚斯> .R D8+1
22:26:40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检定: d8+1=1+1=2
22:27:27 <小珍珍> 那么经过了一场骚动,总算没惹出别的乱子
22:27:32 <亚尔薇特> “真是不能小看的东西呢……说有心灵链接,不过也不知该怎么去用。:
22:27:39 * 亚尔薇特 擦了把汗
22:27:39 <迪奥> “那么...貌似只有这些圣徽,没有问题么...”
22:27:42 <瓦西里> 「总之,其他人别再碰随便碰这些东西了...」
22:27:53 <小珍珍> (所有人再骰个搜索
22:27:54 * 迪奥 将圣徽装进了腰包里
22:28:03 <DiceBot> 瓦西里进行搜索检定: d20+2=13+2=15
22:28:07 <DiceBot> 迪奥进行再检视一下房间搜索检定: d20+4=12+4=16
22:28:07 <DiceBot> 亚尔薇特进行搜索检定: d20=10
22:28:19 <拉斐尔> (我继续取10, 总值16
22:28:38 <马里亚斯> .R D+2 搜索
22:28:39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搜索检定: d20+2=3+2=5
22:28:46 <DiceBot> 瑞泽姆进行搜索什么的检定: d20=4
22:28:56 * 瑞泽姆 不擅长找东西
22:29:18 * 马里亚斯 被战锤控制之后还惊魂未定
22:29:43 <小珍珍> 那么你们顺便翻找了一下这个储藏室的其他东西
22:30:34 <小珍珍> 发现基本都是些犯人虽然携带的物品,虽然里面还有不少值钱的首饰
22:31:57 <小珍珍> 此外你们还找到一根魔杖,还有一个写着奇怪文字的一尺见方的铜板,铜板上还放着一根三棱柱模样的铜棍
22:32:18 <瑞泽姆> “这什么文字”
22:32:20 * 瓦西里 拿起奇怪的东西
22:32:52 <迪奥> “哦?有发现什么吗?”
22:33:00 <拉斐尔> "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22:33:07 * 拉斐尔 不禁好奇地问
22:33:07 * 马里亚斯 认一下文字是什么语言
22:33:08 <小珍珍> 瓦西里一眼就看出,这是在乌斯塔拉夫很流行的占卜板,据说持有者能和周围的灵魂沟通,来预测未来
22:33:40 <小珍珍> 不过在城市商店里买到的多数都是骗人的假货
22:33:47 <瓦西里> 「喔,我想起来了,是跟灵魂沟通的工具」。
22:33:55 <小珍珍> (辨认文字可以用语学检定
22:34:38 * 迪奥 则是拾起那根魔杖,试试分辨一下
22:34:42 <小珍珍> 至于使用方法,就是手握铜棒,和铜板接触,然后据说使用者就开始沟通状态
22:35:10 <小珍珍> 可以询问灵魂一些问题,将回答写在板子上
22:35:37 <马里亚斯> .R D+6 语言学,如果适用轶闻知识就再+3
22:35:38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语言学,如果适用轶闻知识就再+3检定: d20+6=10+6=16
22:35:51 <小珍珍> 不过也有人说这种板子只能得到很简单的答案,有些答案无法辨识,有些还是错的
22:36:05 <小珍珍> 要视和灵魂的熟悉程度而定
22:36:15 <小珍珍> 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根本都是骗人的东西
22:36:25 <小珍珍> 马里亚斯尝试辨认上面的字母
22:36:37 <小珍珍> 发现这些是古老的瓦瑞西安文字
22:36:45 * 马里亚斯 顺便阅读魔法看看魔杖是什么法术
22:37:03 <瓦西里> 「瓦瑞西安文?」
22:37:19 <小珍珍> 你能识别出其中多数字母,但并不能掌握其语句的意思
22:37:30 <瓦西里> 「看来似乎有点意思--」
22:37:40 <小珍珍> (鉴定魔杖骰法术辨识
22:37:44 * 瓦西里 抬头往上方看
22:38:07 <马里亚斯> .R D+6 法术辨识
22:38:08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法术辨识检定: d20+6=3+6=9
22:38:09 <瓦西里> 「也不知道用得上用不上,总之我先收著吧。」
22:38:10 <DiceBot> 迪奥进行法术辨识,魔杖在我手上吧检定: d20+10=5+10=15
22:39:40 <小珍珍> 马里亚斯和迪奥尝试辨识魔杖的效果
22:39:44 <小珍珍> 但都没能确定
22:40:39 <DiceBot> 瑞泽姆进行检定: d20+4=11+4=15
22:40:48 <亚尔薇特> “围着这些东西看也没有什么结果,别忘了我们还有别的任务。:
22:41:07 <亚尔薇特> “不快点找到勋章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22:41:22 <小珍珍> 瑞泽姆觉得这魔杖好像用过不少次了,可能不怎么值钱
22:41:29 <迪奥> “没辨识出来...先留着吧”
22:42:21 <小珍珍> 那么你们姑且收下了这些物品,继续按照幽灵的提示向升降梯的方向走去
22:42:47 <小珍珍> 无意中看向自己刚刚拿到,挂在腰间的斧头
22:43:42 <小珍珍> 亚尔薇特发现那斧柄上自己持握过的地方,俨然印着一个血色的手印
22:43:54 <小珍珍> =================save========================
« 上次编辑: 2013-03-16, 周六 05:26:36 由 Ellesime »
“找一群电波都能对上的PC有多难?"
“大约等于找一群不会吵架的老婆吧。"
“教练我也要开后宫!"

离线 Ellesime

  • 风纪委
  • *
  • 帖子数: 13044
  • 苹果币: 667
Re: [C/C]LOG4 幽灵与诅咒
« 回帖 #1 于: 2013-03-16, 周六 05:27:38 »
小tip:使用宋体可以保持地图对齐

(我已经帮你改过了)

离线 Lomias

  • 正义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1
  • 苹果币: 7
Re: [C/C]LOG4 幽灵与诅咒
« 回帖 #2 于: 2013-03-16, 周六 09:09:50 »
小tip:使用宋体可以保持地图对齐

(我已经帮你改过了)
谢谢姐姐! :em019
“找一群电波都能对上的PC有多难?"
“大约等于找一群不会吵架的老婆吧。"
“教练我也要开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