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C]LOG3 線索與幻覺  (阅读 1212 次)

副标题: 2013.3.8

离线 Lomias

  • 正義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0
  • 苹果币: 7
[C/C]LOG3 線索與幻覺
« 于: 2013-03-08, 周五 22:33:47 »
19:06:41 <小珍珍> ========================Loading======================
19:08:04 <小珍珍> 虽然前往警局寻找警长的拉斐尔,因为警长外出的关系没有遇见,但他仍然决定往南边的方向寻找下去
19:08:46 * 拉斐爾 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 留意有沒有像警長的身影
19:09:57 <小珍珍> 向南边的路其实正是前往教授家你们走过的,不过因为到达这里的时候你还未在路上遇见任何人,所以你决定再向前走走
19:10:24 * 拉斐爾 於是加緊了腳步
19:11:13 <小珍珍> 小镇的中心范围本来就很小,你发现你已经走到周围都是农户的地带
19:11:37 <小珍珍> 四周看得见片片农田,但因为还没到春季播种的时节,田里还是空空如也
19:12:08 <小珍珍> 这时候你看见前面路上,有个似乎身穿皮甲,携带武器的人影,慢慢地向你靠近
19:12:44 <小珍珍> 这个人走路的速度很慢,还不时停下观察两侧的田地,好像在思考什么
19:12:47 * 拉斐爾 停步, 禮貌地詢問, "請問你是?"
19:13:24 <小珍珍> 走近的时候你同时发现,这个人正是你们抵达当天在村口请你们签字的那个中年人
19:13:39 <小珍珍> 而此刻他穿着村守卫通用的制服
19:14:13 <小珍珍> 胸前别着标志守卫处最高职位的徽章,以你们仅有的常识来看,就是你在找的警长了
19:14:49 * 拉斐爾 留意到徽章, 於是改口, "日安, 警長先生."
19:15:28 <小珍珍> 他被你从沉思中拉回,有点惊讶地看着你
19:15:36 <小珍珍>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19:16:39 <拉斐爾> "我是洛瑞莫教授生前的好友, 前天才來到鎮上, 不知道警長先生還記得我嗎?"
19:17:10 * 拉斐爾 露出友善的微笑
19:17:41 * 拉斐爾 然後轉頭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19:18:46 <小珍珍> 警长点点头,“当然记得”
19:19:26 <小珍珍> 你看看周围,四下都是还没播种的田地,最近一所农舍也至少离开你有半英里的距离
19:20:08 <小珍珍> 可能因为小镇本来人丁不多的缘故,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周围更是看不见任何其他人
19:20:31 * 拉斐爾 看著四周無人, 伸手從腰包里拿出黛絲娜女神的聖徽, 正容道, "實不相瞞, 我是從屬星之女神教會的審判者."
19:20:50 <小珍珍> 警长郑重地点点头
19:21:04 <拉斐爾> "這次來鎮上探訪, 除了參加教授的葬禮, 我還帶著使命而來."
19:21:36 <拉斐爾> "我聽說小鎮最近有可疑的人物出現."
19:21:55 <小珍珍> 同时他脸上也露出点警惕的神色,好像生怕你会借助特权要求他办什么难事似的
19:22:19 <小珍珍> 他有些犹豫,“呃……有这种说法吗?都是些谣言吧”
19:22:23 <拉斐爾> "似乎和默語暴君的殘黨有連繫."
19:23:06 <小珍珍> 听到这个名词,警长稍微想了几秒脸上才逐渐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19:23:15 <拉斐爾> "我正是追查到了某些線索, 所以才來鎮上調查的."
19:23:23 <小珍珍> “不会吧,那不是几百年前传说中的人物吗”
19:24:00 <小珍珍> 他皱起眉头,“那我能帮助些什么呢?”
19:24:12 <拉斐爾> "沒錯, 他們一直潛伏得很深, 我花了不少工夫才找到他們的蛛絲馬跡."
19:25:07 <小珍珍> 听到这里,他压低声音说道,“你是说……洛瑞莫教授他……是默语暴君的……”
19:25:12 * 拉斐爾 嚴肅地說, "希望警長先生你能告訴我, 鎮上最近有沒有可疑的面孔出現?"
19:25:57 <拉斐爾> "哪怕是再小的線索也好."
19:26:37 <拉斐爾> "沒錯, 此事正是和洛瑞莫教授生前的研究有關."
19:27:28 * 拉斐爾 看到警長提到教授, 順著他的話風一轉
19:27:37 <小珍珍> 他咧咧嘴,“我还以为你说教授真的是亡灵法师呢”
19:28:15 <拉斐爾> "以女神的名義起誓, 我認識的教授絕不是那種人."
19:28:35 * 拉斐爾 鄭重其事地澄清
19:28:46 <小珍珍> 不过他好像同时也明白了,你其实没掌握什么实质线索只是在套他的话
19:29:20 <小珍珍> “唉……”他叹口气,“说到怪事,最近倒是经常发生”
19:29:49 <小珍珍> “我知道你们冒险者都很闲,而且很擅长处理奇怪的事情”
19:30:11 <小珍珍> “要不你们帮我调查下?说不定跟你们正在找的人有关”
19:30:18 <拉斐爾> "...這樣說也沒錯, 願聞其詳."
19:30:41 * 拉斐爾 示意警長有話不妨直說
19:31:09 <小珍珍> 他指了指更向南边,河边的方向,“那里有一个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哀愁石监狱火灾中死亡的守卫建立的”
19:31:35 <小珍珍> “今天早上,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在上面乱写乱画”
19:31:50 * 拉斐爾 露出認真傾聽的神情
19:32:03 <小珍珍> “而且是用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血弄的!”
19:32:44 <小珍珍> “刚才巡班的守卫跟我报告之后我就去查看,但也没找到什么线索”
19:32:45 <拉斐爾> "...! 有沒有可能是貪玩的小孩做的?"
19:33:37 <小珍珍> 警长皱起眉头,“我到希望只是恶作剧,但即使是恶作剧,这种行为也太恶劣了些”
19:34:19 <小珍珍> “而且昨天晚上10点,经过那里的守卫报告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也就是说,是昨天夜里弄上的”
19:34:27 <拉斐爾> "好吧, 不管怎樣, 這算是值得調查的線索. 這個委託我接下了."
19:35:10 <小珍珍> 警长好像把大麻烦推给别人一般松口气
19:35:27 <小珍珍> “不过你专程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些?”
19:36:05 <拉斐爾> "...其實我還有一個私人的原因."
19:36:18 <小珍珍> 他一脸愿闻其详的表情
19:37:17 * 拉斐爾 然後露出回憶的神情,“教授他...是個好人, 他對我來說是好友, 也是尊敬的老師."
19:37:31 <拉斐爾> "還記得幾年前和教授旅行的時候, 教授的身子骨還硬朗得很"
19:37:53 <拉斐爾> “那次上山看日出, 他還抱怨我走得太慢, 怕是會耽誤了風景呢.”
19:38:31 <拉斐爾> "相信警長你也知道, 教授對藥劑學也很有心得, 恕我直言, 我沒法相信一直注重健康的教授會突發心臟病而死.”
19:38:35 <小珍珍> 他听你话里有话,但仍旧很耐心地听你继续讲
19:38:52 * 拉斐爾 目光一直留意警長
19:39:08 <小珍珍> 然后他扬起眉毛,“是不是凯蒂拉对你们说了什么?”
19:39:21 <拉斐爾> "而且...警長先生你為什麼要阻止凱蒂拉小姐見教授的最後一面呢?”
19:39:57 <拉斐爾> "沒錯, 身為教授生前的好友, 我沒法對此置之不理."
19:40:07 <小珍珍> 他一副我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样子叹口气,“唉,跟你说实话也无妨,也免得你们胡想”
19:40:30 <小珍珍> “教授是在哀愁石监狱旁边被废墟掉下来的石头砸死的”
19:40:56 <小珍珍> “因为死状实在很……你知道的,怕小姐看见会受不了”
19:41:03 <拉斐爾> "啊?? 居然是這樣? 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19:41:14 * 拉斐爾 十分驚訝
19:41:35 <小珍珍> “而且教授和那个闹鬼的遗迹扯上关系,传出去的话,指不定又多出什么闲话呢”
19:41:45 * 拉斐爾 心想看來警長沒留意到教授的刀傷
19:42:32 <拉斐爾> "...原來這是警長先生你的苦心啊..."
19:43:06 <拉斐爾> "不過, 闹鬼的遗迹是怎麼一回事?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事並不簡單"
19:43:13 <小珍珍> 他耸耸肩,“而且,我不希望凯蒂拉小姐因为这种事情再前往那个遗迹什么的,再有村民出事就很麻烦了”
19:43:33 <拉斐爾> "希望警長先生你能把教授詳細的死因告訴我."
19:44:01 <拉斐爾> "以及發現屍體的時間和周圍的環境這些資料."
19:44:05 <小珍珍> 他看着你,一副这样重要的事件你居然不知道的样子,“那个监狱50多年前因为一场突发的火灾”
19:44:23 <小珍珍> “当时的犯人和绝大部分守卫都死在里面了”
19:44:39 <小珍珍> “从此之后就时不时弄出闹鬼的传说”
19:45:01 <拉斐爾> "...怒我直言...鎮上不是有死亡女神的牧師嗎?"
19:45:44 <小珍珍> “那当然,乌斯塔拉夫到处都有墓土女士的神殿,不过那也没法解除这片大地的诅咒是不是”
19:46:06 <小珍珍> “总之,让村民远离那种是非之地,是我的责任”
19:46:42 <拉斐爾> "我明白了."
19:47:31 <拉斐爾> "只是我還有點疑惑, 警長先生不介意我去遺迹調查一下吧?'
19:47:32 <小珍珍> 他又挑一下眉毛,“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19:48:41 <拉斐爾> "教授遺囑委託我們在他死後照顧小姐一個月, 這段時間還要請警長先生你多多照顧了."
19:48:52 <小珍珍> 他一脸大便样地看着你,“我可不想以后被你们家人找上来不得不跟他们说你们失踪了啊……”
19:49:41 <拉斐爾> "這個我們會有分寸的, 警長先生無須擔心."
19:49:45 <小珍珍> 听说你们还要住一个月之久,他脸色更难看了,“总之你们愿意怎样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啦,但不要给村民添麻烦啊”
19:50:09 <拉斐爾> "這個自然."
19:50:19 * 拉斐爾 拍胸口保證
19:51:02 <小珍珍> 他似乎没怎么相信你的保证的样子,“好了好了,看你一副正直的样子,我相信你就是了”
19:52:14 <拉斐爾> "那麼今天我就先告辭了, 謝謝警長先生你的解答."
19:52:36 <拉斐爾> "有機會的話, 希望日後可以請警長先生吃個午飯致謝."
19:52:57 * 拉斐爾 對警長揮手, 然後回大屋
19:53:03 <小珍珍> 警长客气地接受你的感谢,继续自顾自地调查周围了
19:54:40 <小珍珍> 你看见除去女骑士还没回来之外,其他人正在翻箱倒柜地整理教授的遗物
19:57:56 * 拉斐爾 於是避開小姐的注意, 招呼同伴過來, 然後把剛才在警長那里得到的情報詳細地說了
19:58:16 * 马里亚斯 还在书房里翻来翻去
19:58:36 <小珍珍> 你发现小姐还在睡觉
20:00:20 <拉斐爾> "剛才我找到了警長先生, 從他那里得到的情報是, 教授是在哀愁石监狱旁边被废墟掉下来的石头砸死的."
20:01:04 <马里亚斯> “你能确定他没故意隐瞒什么或者知道什么么”
20:01:12 <拉斐爾> "除此之外, 我還接了調查南邊紀念碑事件的委託."
20:01:31 <拉斐爾> "我覺得他沒必要隱瞞."
20:02:06 <马里亚斯> “如果他确实没什么隐瞒……那就是牧师老头知道些什么……”
20:02:17 <马里亚斯> “毕竟尸体上的痕迹……”
20:02:43 <拉斐爾> "直覺告訴我這兩件事可能有關連, 無論如何, 這兩個地方都要去調查一下."
20:03:00 <马里亚斯> “嗯,我想也是”!
20:03:42 <拉斐爾> "沒錯, 那位老牧師應該也知道不少關於遺跡的事."
20:06:05 <迪奥> “那么...首要事情,就是去监狱遗迹..看看那边的情况..”
20:06:29 <马里亚斯> “不”
20:06:30 <迪奥> “一座闹鬼的监狱遗迹啊...教授为什么会去哪里呢?”
20:06:38 <马里亚斯> “首要事件是这个!”
20:06:48 * 马里亚斯 举起了一个笔记本
20:06:59 <马里亚斯> “我在书房里找到的,教授最近的冒险笔记”
20:07:19 <马里亚斯> “如果他发现了什么,在这里面应该可以找到线索!”
20:07:25 <迪奥> “哦哦哦,不错的观察力。有看过记载什么吗?”
20:07:37 <马里亚斯> “还没有呢”
20:07:42 <拉斐爾> "哦!? 上面寫了些什麼?"
20:07:47 <马里亚斯> “刚准备看就被拉斐尔叫下来了”
20:08:17 <小珍珍> 你们于是一起翻开教授的日记
20:08:44 <小珍珍> 发现这本日记是从最近两个月才开始记的
20:09:08 <小珍珍> 上面最早的日期是今年的1月2日,
20:09:20 <小珍珍> “1月2日,像我担心的那样,『暗语魔道』正在拉温格罗镇寻找什么东西,但什么会引起他们的兴趣?”
20:09:35 <小珍珍> “1月23日,无论他们在找什么,我肯定那东西和『哀愁石』有关,关于那遗迹的传闻让人毛骨悚然。但无论如何,我在村民面前不能透露出我对那遗迹的兴趣,已经有人把我当成恶魔崇拜者或者男巫什么的,那些无知的傻瓜!”
20:10:01 <小珍珍> “2月3日,已经可以确认,那些家伙确实对『哀愁石』的某样东西,准确的说,某个被困在那里的『人』感兴趣。但会是谁呢?我需要火灾当天那个监狱所有死者的名单,法莱斯玛教会应该保存着这些文件。”
20:10:37 <小珍珍> “2月6日,明天我将重返『哀愁石』监狱,不知魔道们是否已经完成目标。我的小心谨慎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如果太迟或许整个小镇都会面临危险。”
20:11:30 <小珍珍> 2月6日,这似乎是日记上记载的最后一天
20:11:51 <马里亚斯> “看来那个监狱我们非去不可了……”
20:12:11 <拉斐爾> "教授是在二月八日去世的, 事態緊急, 我們的行動要快一點了."
20:12:55 <迪奥> “这里..还有提到法莱斯玛教会呢...”
20:13:18 <拉斐爾> "雖然不知道上面說的『暗语魔道』是什麼組織, 但是他們和教授的死脫不了關係."
20:13:28 * 拉斐爾 握緊了拳頭
20:13:45 * 马里亚斯 回忆一下这个组织
20:14:14 <小珍珍> (宗教或历史知识,取加值高者骰一次
20:14:27 <瓦西里> 「那是一個崇拜不死生物的生命形式的邪教團體。」
20:15:36 <马里亚斯> .R D+9 历史
20:15:36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历史检定: d20+9=11+9=20
20:16:03 <拉斐爾> .R D+4 宗教知識
20:16:05 <DiceBot> 拉斐爾进行宗教知識检定: d20+4=14+4=18
20:16:57 <迪奥> .r d+4 宗教知识
20:16:58 <DiceBot> 迪奥进行宗教知识检定: d20+4=19+4=23
20:17:58 <马里亚斯> “说起来……暗语魔道不是那帮天天想变不死生物的疯子么”
20:18:15 <马里亚斯> “他们怎么会对这个监狱感兴趣的”
20:18:57 <迪奥> “看笔记...别问蠢问题,马里亚斯..”
20:19:10 <迪奥> “监狱里面的某个.....东西.....人?”
20:19:39 <马里亚斯> “总之和默语暴君脱不出关系吧”
20:19:39 <瓦西里> 「去了才知道。」
20:19:43 * 马里亚斯 耸肩
20:20:35 <小珍珍> 就在你们埋头研究笔记的时候,忽然听见楼梯传出一阵脚步声
20:20:48 <小珍珍> 原来是小姐已经睡醒,正在下楼
20:20:58 <迪奥> “真是不详的预感呐...监狱...火灾....暗语魔道.....默语暴君......嗯嗯嗯嗯....”
20:21:14 <迪奥> “哦,小姐下来了,诸位,噤声.....”
20:21:40 <小珍珍>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午睡,她的精神恢复了很多,显然也精心地打扮穿戴了一下,换掉了早上出席葬礼的黑袍
20:21:58 <小珍珍> “下午好,诸位”
20:22:16 <迪奥> “午安,小姐”
20:22:27 * 迪奥 弯腰行了一个礼
20:23:07 * 拉斐爾 向小姐打招呼, "日安, 小姐休息得還好嗎?"
20:23:32 <小珍珍> “什么午安,都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啦!”
20:23:50 <小珍珍> 她对你们笑道,“谢谢你们关心啊,现在感觉好多了”
20:25:14 <小珍珍> “我说啊,要不要出去吃顿?家里做太麻烦了啊”
20:25:54 <马里亚斯> “是去酒馆么?”
20:26:10 <小珍珍> “是啊,还有其他的地方推荐么?”
20:26:21 <迪奥> “欢笑恶魔?记得是这个名字吧”
20:26:42 <小珍珍> 小姐点点头,“对啊,我请客”
20:27:19 <瓦西里> 「咳...這怎麼行」
20:28:32 <小珍珍> “老师不要见外啦,怎么说你们也是我家的客人吗”
20:28:58 * 迪奥 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人一眼
20:29:25 <瓦西里> 「哼,反正我自己偷偷付自己的就是了。」
20:29:57 <迪奥>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骑士小姐还未归来,能请小姐再稍微等一会儿吗?”
20:31:11 <瓦西里> 「或著我們也可以留張紙條給那位女士。」
20:31:57 * 瓦西里 拿出自己的紙筆
20:32:48 <迪奥> “哦,瓦西里老师..好吧。那就这样吧。”
20:32:54 <小珍珍> 于是你们给亞爾薇特留下字条后,一起出门前往酒馆
20:33:41 <小珍珍> 穿过小镇广场的时候,正直晚饭前集市聚集的时候
20:34:06 <小珍珍> 你们看见有很多卖蔬菜水果日常杂货的小贩在这里摆摊
20:34:28 <小珍珍> 而家庭主妇们也三三两两地一边买东西,一边聚在一起闲聊
20:35:02 <小珍珍> 不过看到你们一行人走近的时候,村民似乎都很有默契地闭上了嘴,装作在做别的事情
20:35:20 <小珍珍> 不过耳朵很尖的你们还是听到一些只言片语
20:35:45 <小珍珍> 什么“纪念碑的事情听说了吗”“是不是那些外地人干的”“真恶心……”什么的
20:36:55 <迪奥> “一直没有机会见识一下...垃温格罗镇的集市...不过,看起来背了点黑锅啊”
20:37:24 <拉斐爾> "以後我們背的黑鍋會更多, 相信我."
20:38:37 <迪奥> “看来你所说的纪念碑那边,还是要去看看的为好啊。”
20:38:43 <小珍珍> 当然你们没有跟这些人一般见识,而是迅速穿过人群,钻到了挂着一只可爱兮兮笑容满面的小恶魔招牌的酒馆里面
20:39:31 <小珍珍> 你们发现这个时候的酒馆也很热闹
20:40:03 <小珍珍> 不过更近一步的观察你们发现酒馆的人群主要集中在两群
20:41:08 * 拉斐爾 觀察酒館的兩群人
20:41:13 <小珍珍> 一群是左边的一些年轻和中年的男子,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大声喧哗,时不时还传出骰子和钱币在桌面上滚动的声音
20:42:20 <迪奥> “按照惯例,赌博是正常现象呢...”
20:42:31 <小珍珍> 另一群则主要是些青年和中年的少妇,聚在酒馆右侧的两张桌子边叽叽喳喳正说的起劲
20:43:33 <小珍珍> 还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和几个看起来好像乞丐的人,都单独自己坐着吃饭喝酒
20:44:26 <小珍珍> 看见你们进来,老板娘辛娜热情地招呼过来,麻利地拉过一张看起来最优质的桌子,并且给你们摆上几道下酒小菜
20:44:57 * 拉斐爾 請小姐點菜, "小姐今天想吃點什麼?"
20:45:39 <小珍珍> 小姐也没怎么看菜单,只是对老板娘说,“拿时鲜的上好菜给这几位朋友吧”
20:45:39 <迪奥> “凯蒂拉小姐,我们大多都是外地人,不懂得本地美食。还请小姐,帮忙点餐咯”
20:46:27 <小珍珍> 老板娘满脸堆笑地说着没问题,一边麻利地走近厨房
20:47:41 <小珍珍> 这个时候,你们听见右侧的小姐们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20:48:06 * 瓦西里 好奇地轉過頭去看
20:48:17 * 马里亚斯 听
20:48:35 * 迪奥 不自觉地听着那边的动静
20:49:09 <小珍珍> 你们看去的时候,发现一个穿着贵族模样戏服的青年,走上她们附近的一个临时搭建的木质舞台
20:49:41 <小珍珍> 正在一边鞠躬,一边和年轻的少女们抛媚眼
20:50:33 * 拉斐爾 思考, 鎮上還有貴族?
20:50:34 <小珍珍> 凯蒂拉小声跟你们说道,“哈丁先生曾经去首都学过两年戏剧呢,回乡后经常来酒馆里表演的”
20:50:54 <小珍珍> “很受女孩子欢迎呢”
20:51:12 * 拉斐爾 小聲問小姐, "那位哈丁先生是貴族嗎?"
20:51:20 * 迪奥 较有兴趣地看着那边的表演
20:51:49 <小珍珍> 凯蒂拉噗哧一笑,“不是啦,是戏服。哪有贵族穿这么傻的”
20:52:14 <瓦西里> 「喔?說不定我和這位哈丁先生見過幾次了。」
20:52:20 <拉斐爾> "啊, 也對."
20:52:48 <马里亚斯> “以凯登的名义!我们也喝酒吧”
20:53:14 <小珍珍> 瓦西里这样想着,不过首都的艺人实在太多,自己也从来不太关心他们的名字,于是完全想不起来的样子
20:53:34 <小珍珍> 这个青年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拿出鲁特琴开始演唱
20:53:58 * 拉斐爾 和馬里亞斯乾了一杯
20:54:06 <小珍珍> 虽然那边赌骰子的人群仍然很嘈杂,不过舞台附近的酒客都逐渐安静下来
20:54:43 <小珍珍> 他唱的是一部时下在内海地区很流行的歌剧
20:54:50 * 迪奥 举起酒杯慢慢品尝,看着舞台上的表演,听着歌声
20:55:36 <小珍珍> 内容是一个王子爱上了一个普通女子,于是假扮平民向她求婚
20:56:21 <小珍珍> 但那女子却不答应,于是王子每天夜里在她窗前唱情歌,唱了九十九天后终于博得了少女的芳心
20:57:00 <小珍珍> 很是莫名其妙的故事,你们甚至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在周围女孩中这样流行
20:57:56 <小珍珍> 不过虽然不能理解歌词的深意,但听着歌曲一边喝酒,的确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20:58:02 <马里亚斯> “真TM可以喝一壶!”
20:58:07 * 拉斐爾 覺得這個劇本似乎不怎麼樣
20:58:48 <小珍珍> (所有人骰个will
20:58:49 * 迪奥 歌和剧情很平常,不过气氛倒是不错。看看小姐,应该心情开朗点了吧?
20:59:07 <迪奥> .r d+3 will
20:59:10 <拉斐爾> .R D+4 意志
20:59:11 <DiceBot> 迪奥进行will检定: d20+3=5+3=8
20:59:12 <马里亚斯> .R D+2 will
20:59:12 <DiceBot> 拉斐爾进行意志检定: d20+4=4+4=8
20:59:12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will检定: d20+2=7+2=9
20:59:15 <瓦西里> .r d+2 will
20:59:12 <DiceBot>瓦西里进行will检定: d20+2=20+2=22
21:00:08 * 拉斐爾 突如其來地心神恍惚
21:00:23 * 迪奥 沉浸在了表演之中
21:00:23 * 瓦西里 因為耳邊的奇怪噪音對藝人的歌分心了
21:00:41 <小珍珍> 你们一边听歌一边饮酒,都渐渐有些醉意
21:01:34 * 马里亚斯 喝着上了兴头
21:02:00 <小珍珍> 而慢慢地,在迪奥,拉斐尔和馬里亞斯耳中,诗人的歌声变成一段非常哀怨的笛声
21:02:18 <马里亚斯> “这什么鬼玩意……”
21:02:19 <小珍珍> 而拉斐尔同时发现
21:02:27 * 拉斐爾 沒來由的一陣悲傷
21:03:09 * 迪奥 不自觉地被哀怨的声音感染了....情绪低落了起来
21:03:26 <小珍珍> 不知什么时候,一群拳头样大小的蚊子出现在你们周围,它们停在每个人的身后脖子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血
21:03:28 <瓦西里> 「蛤?你說甚麼?」
21:03:48 * 拉斐爾 馬上反手拍後頸
21:04:03 <拉斐爾> "小心身後!"
21:04:20 * 马里亚斯 伸手拍
21:04:28 <小珍珍> 下意识地摸向自己脖子后,拉斐尔也摸到一只正在颤抖的温热的毛茸茸的东西……
21:04:36 <拉斐爾> "見鬼!"
21:04:46 * 拉斐爾 汗毛直豎
21:04:55 <马里亚斯> “我擦……”
21:05:09 * 马里亚斯 拍了
21:05:15 * 迪奥 反手拍掉那个鬼东西....
21:05:17 <小珍珍> 自己拍在自己身上的痛感,让三个人恍然恢复了正常
21:05:27 * 马里亚斯 看看是什么玩意
21:05:30 <小珍珍> 你们看见瓦西里正在以詫异的眼神看着你们
21:05:43 <小珍珍> 而台上的音乐也一如既往地欢快
21:05:53 * 拉斐爾 一時無語, "......"
21:05:58 <瓦西里> 「喝多了?」
21:06:13 <马里亚斯> “不知道”
21:06:18 <马里亚斯> “总之应该喝一壶”
21:06:24 <迪奥> “很奇怪...感觉不对劲....”
21:06:35 * 拉斐爾 問迪奥和马里亚斯, "你們也看到了那些蚊子?"
21:06:47 <马里亚斯> “是”
21:06:48 <迪奥> “不是看到...是感觉到.....”
21:07:09 * 拉斐爾 馬上環視四周
21:07:25 <瓦西里> 「以一個公國人來說,喝這麼一點就看到幻覺確實不對勁啊。」
21:07:38 <拉斐爾> .R D+6 看看有沒有其他人也覺得不對勁
21:07:40 <DiceBot> 拉斐爾进行看看有沒有其他人也覺得不對勁检定: d20+6=6+6=12
21:07:44 <马里亚斯> “我平时还能喝百倍的量呢”
21:08:03 * 马里亚斯 也转头看看四周
21:08:15 <小珍珍> 拉斐尔环视四周,发现周围的情况和刚才没什么改变,只是桌上多了一盘热腾腾的蘑菇杂煮汤,似乎是老板娘刚刚端上的。
21:08:36 <拉斐爾> "是酒的問題還是...這首歌不對勁!"
21:08:52 <迪奥> “如果是歌声引发的话....”
21:08:59 <瓦西里> 「歌?」
21:09:02 <马里亚斯> “那么那个小白脸……”
21:09:08 <小珍珍> 而其他人仍旧在专注地赌博,或者专注地听台上的诗人唱歌
21:09:47 * 拉斐爾 深深地看了台上的詩人一眼, 把他的臉和身型都好好記下來
21:09:55 * 迪奥 定睛观察一下其他听歌的人们
21:09:59 <小珍珍> 而诗人时不时在演出中穿插的自创笑话,逗得台下的小姐们哈哈大笑
21:10:13 <DiceBot> 迪奥进行他们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么检定: d20+2=18+2=20
21:11:57 <迪奥> “难道...只有我们3个人感觉到了异样?瓦西里老师也没有......”
21:12:01 <瓦西里> 「你們是說,那個哈丁有問題?」
21:12:02 * 拉斐爾 雖然發現不妥, 但是現在只能先吃個啞巴虧
21:12:16 * 瓦西里 喝著磨菇濃湯問
21:12:40 <拉斐爾> "沒錯, 有人盯上我們了, 小心點, 注意小姐的安全."
21:12:41 <迪奥> “也许是他,也许不是...不过看其他人没有什么反应...恐怕只是针对我们这些外乡人的...”
21:12:53 * 拉斐爾 小聲提醒同伴們
21:13:14 * 迪奥 总之先给自己乘了一碗汤,小心喝了起来
21:13:35 * 拉斐爾 現在還是先吃飯好了
21:13:44 * 瓦西里 想了一下,覺得拉斐爾的話不無可能
21:13:51 <小珍珍> 你们一边说着,一边消灭了蘑菇汤和老板娘之后上的牛排,烤鱼,什么的一大堆食物
21:14:10 <小珍珍> 而诗人的表演也在女士们的欢呼声中结束了
21:14:54 <小珍珍> 那个哈丁先生结束了例行谢幕后,在其他女士有点嫉妒的目光下,直接向你们这桌走来
21:16:16 <小珍珍> 他热情地对凯蒂拉小姐打过招呼后,对你们也恭敬地行礼,“这几位就是洛瑞莫教授的外地好友了?”
21:16:48 <马里亚斯> “是的”
21:16:54 <马里亚斯> “有什么事情么”
21:16:57 <小珍珍> “你们一定也是见多识广,学识渊博的人吧?”
21:16:59 * 拉斐爾 回禮, 微笑地回答, "沒錯, 請問閣下有何貴干?"
21:16:59 <迪奥> “正是....哈丁先生,真是精湛的表演”
21:17:17 <马里亚斯> “只是知道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知识而已”
21:17:18 <小珍珍> 他热心而崇拜的表情似乎很是真诚
21:17:24 <瓦西里> 「幸會幸會,聽說您也在首都待過是吧?」
21:17:50 <拉斐爾> .R D+7 察言:小樣你騙不到我!
21:17:52 <DiceBot> 拉斐爾进行察言:小樣你騙不到我!检定: d20+7=5+7=12
21:17:57 <小珍珍> “是啊,在下在首都学了点音乐的皮毛,也只能在乡下卖弄而已”
21:18:16 <迪奥> “哈丁先生过谦了。以哈丁先生如此技艺,为何不在首都献艺呢?”
21:18:28 * 拉斐爾 等待哈丁說出來意
21:19:13 <小珍珍> 他有些不好意思“家父管教严厉,要我必须回来继承家业种田,否则我也想一直在首都呆下去呢”
21:19:43 <瓦西里> 「我看您很是受歡迎呢,對藝人來說,放著那邊年輕的小姐不太禮貌吧?」
21:20:02 <马里亚斯> .R D 察言观色我一点不擅长呢
21:20:03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察言观色我一点不擅长呢检定: d20=12
21:20:48 <小珍珍>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说道,“能见到你们这样的人物不容易啊,我很想和大家结交一番,听几个精彩的故事呢”
21:21:00 <DiceBot> 瓦西里进行跟風(?)察言觀色检定: d20=4
21:21:20 <小珍珍> “要是能因此写出好歌曲,那边的小姐们也会更高兴呢”
21:21:55 * 瓦西里 相信了而有點虛榮
21:22:14 <DiceBot> 迪奥进行我也试试?检定: d20+1=2+1=3
21:22:25 <小珍珍> 虽然你们很怀疑他别有用心,但不知因为他隐藏太深,还是你们眼光太差,你们到是觉得他的诚意不似作伪
21:22:50 <迪奥> “不瞒你说...在下只是不久前离开家族而已,并不知晓更多的奇闻异事”
21:23:14 * 拉斐爾 笑著回答, "啊, 我們不過是幾個見過一點世面的小人物而已, 說不定留學首都的哈丁先生眼界比我們還闊呢."
21:23:29 <迪奥> “不过,马里亚斯先生是一名考古学家,相信他能给我们带来不少趣事吧”
21:23:29 <瓦西里> 「呵呵,哪裡,我們也不過是普通人而已,要是您也願意和我這老人家交換一點見聞就好了。」
21:23:44 <马里亚斯> “来,哈丁先生,为了你的表演!干一杯!”
21:23:59 * 马里亚斯 给诗人倒酒
21:24:45 <小珍珍> 他跟着你们寒暄,不过似乎觉得你们有意拒绝他的好意般,表情显得有些失望
21:26:09 <迪奥> “看起来,马里亚斯先生有点小气呢..不介意的话,在下可以稍微献丑一番。不过,相对的,哈丁先生,我们有点问题想请教一下,不知可否告知一二?”
21:26:32 <小珍珍> 他看着迪奥,“请问?”
21:27:19 * 迪奥 看了周围一眼,低下身子,小声对哈丁说道
21:28:04 <迪奥> “哈丁先生,镇子最近,出现了一批来历不明的家伙,不知道你可曾听说过?”
21:29:14 <小珍珍> 他思考了一会,说道“前一阵是有人传言,说看到了几个穿着黑袍的怪人,但是也没有什么证据”
21:29:53 <迪奥> “听说...是很久以前的教派,【暗语魔道】...与那位默语暴君有关呢....”
21:29:59 <小珍珍> “警长说那些只是酒鬼喝醉了,把野草什么的东西看错了,传出来的”
21:30:41 <小珍珍> 听了迪奥的说法他两眼放光,“是吗?和那位默语暴君有关?”
21:31:00 <迪奥> “有人说,看到他们在南边的【哀愁石监狱】附近转悠...哈丁先生,你,知道点什么吗?”
21:31:13 <小珍珍> 接下来他的眼神转向失望,好像没能亲眼看见很遗憾似的
21:31:28 <马里亚斯> “我跟你说啊……那些暗语魔道的家伙……最喜欢像这家伙一样贴着人耳朵说话呢……”
21:31:35 * 马里亚斯 笑眯眯地指指迪奥
21:32:06 <小珍珍> 这个问题他想了一阵,然后认真地说到,“这个我真不清楚,那个监狱的遗迹据说闹鬼,我还真不敢接近”
21:32:45 * 拉斐爾 低頭碎碎念, 這商人也太嘴多了
21:32:51 <小珍珍> “两年前有群小孩去那里玩试胆游戏,有个小孩在那里过了一夜,回来就神智不正常了”
21:33:50 <小珍珍> “所以警长三番五次地重复让我们离开那里远些”
21:33:57 * 瓦西里 翹起一邊眉毛
21:35:51 <迪奥> “关于这个监狱,哈丁先生还知道些什么吗?”
21:36:42 <小珍珍> 你们看见,迪奥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哈丁的眼神逐渐忧郁起来,“关于这个监狱么……”
21:37:11 <拉斐爾> "哦? 看來哈丁先生似乎有故事要說?"
21:37:21 <小珍珍> “其实不瞒各位,在下的祖父,是在那场火灾中幸存的三个守卫之一”
21:37:53 <小珍珍> 他对拉斐尔苦笑了下,“都是些不愉快的故事呢”
21:38:47 * 拉斐爾 心想很好, 教授指名要查的名單有這家伙的祖父, 這家伙實在太可疑了
21:39:09 <迪奥> “那真是一场悲剧啊...”
21:39:24 <小珍珍> 他灌了一口酒,“其实也没更多可讲的,祖父在那之后好像变了个人”
21:39:54 <小珍珍> “几乎不跟我们说话,也绝口不提跟监狱有关的事情”
21:40:58 <小珍珍> “据我爸爸说,祖父他整天就只是喝酒,就这么过了三十多年”
21:41:34 <小珍珍> “而他死的时候……”
21:42:19 <小珍珍> 这个时候凯蒂拉打断了他的话,“不要再提那件事啦,哈丁。都这么久,忘了它吧”
21:43:00 <拉斐爾> "沒錯,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剛才我的同伴失言了.抱歉."
21:43:23 * 瓦西里 倒給哈丁一杯烈的
21:43:39 <小珍珍> 他摇摇头,“不……你们见多识广,或许你们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21:44:03 <小珍珍> “祖父他去世的时候,我正好在他身边”
21:44:37 <小珍珍> “他忽然从病床上睁开眼睛,向我叫嚷”
21:45:09 <小珍珍> “那些大蚊子!大蚊子!他来了……他来向我索命了!”
21:45:31 <小珍珍> 然后就这么满眼恐惧,不明不白地死了
21:46:11 <小珍珍> 哈丁摇摇头,“我问过神父,问过镇子里所有有知识的人”
21:46:26 <小珍珍> “他们只是安慰我说是人老了看见了幻觉”
21:46:37 <小珍珍> “但我始终觉得祖父他没能安息……”
21:46:47 <拉斐爾> "大蚊子? 小姐你聽說過鎮上曾經出現過什麼大蚊子嗎?"
21:46:53 <马里亚斯> “大蚊子”
21:46:57 * 马里亚斯 沉思
21:47:02 <小珍珍> “你们见多识广,知道不知道这种情况呢?”
21:47:06 * 拉斐爾 轉頭裝作若無其事地問小姐
21:47:08 * 马里亚斯 回忆一下哪里听说过
21:47:48 <拉斐爾> "抱歉呢, 我沒聽說過什麼大蚊子."
21:47:50 * 瓦西里 小聲:「大蚊子......從傳說來看,或許是跟暗語魔道的儀式或信仰有關。」
21:48:04 <小珍珍> 凯蒂拉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我不知道啊,我从来都没听说过。只有哈丁他总是念念不忘这件事情”
21:48:25 <迪奥> “大蚊子....大蚊子.....”
21:49:08 <马里亚斯> .R D+5 知识
21:49:08 <DiceBot> 马里亚斯进行知识检定: d20+5=11+5=16
21:49:11 <DiceBot> 瓦西里进行我以為會是宗教原來是自然知識检定: d20+6=12+6=18
21:49:24 <拉斐爾> "但是大蚊子有什麼好怕的呢? 來一隻拍一隻, 哪怕它像人那麼大, 哪怕它...現在就在我們身後, 你說對嗎?"
21:50:01 <瓦西里> 「我可不想碰到一大群的巨蚊。」
21:50:08 * 拉斐爾 露出微妙的笑容
21:50:16 <马里亚斯> “我可不会火球……烧不掉”
21:50:20 <DiceBot> 迪奥进行自然知识?检定: d20+4=18+4=22
21:50:21 * 马里亚斯 望天
21:51:57 <瓦西里> 「那可不是一般的動物,是被魔法影響的怪蟲,」
21:52:07 * 拉斐爾 心中默念, 女神保佑, 再可怕的邪惡也沒法動搖我心半分
21:52:21 <小珍珍> 哈丁困惑地看着你们,显然你们的回答没能解答他内心的疑问
21:52:29 <瓦西里> 「有蚊蝠的地方都不是甚麼乾淨的地方。」
21:53:16 <小珍珍> “那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祖父安息吗?如果说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的话……”
21:53:42 <迪奥> “蚊蝠么....是那种,拳头大小的魔法兽...”
21:54:02 <迪奥> “一般来说,找出不干净的东西,净化掉就行...不过....”
21:54:10 * 迪奥 将视线转移给了瓦西里老师
21:54:25 <拉斐爾> "恐怕這個問題你問錯人了, 墓土女士的牧師對淨化怨魂比我們要精通."
21:54:49 <瓦西里> 「我不能保證甚麼...」
21:54:50 <马里亚斯> “我是考古学家不是盗墓贼”
21:55:26 * 瓦西里 望向鬼影常出現的右上方空中。
21:55:43 <小珍珍> 看见你们似乎很为难的样子,哈丁愧疚地笑笑,“抱歉啊,说了这么无聊的故事”
21:55:57 <马里亚斯> “没事,很有意思呢”
21:56:06 <马里亚斯> “值得我们再喝一杯!”
21:56:12 <瓦西里> 「不,這是很有價值的故事。」
21:56:21 <小珍珍> “神父说的对,墓土女士应该早让他安息了,应该是我想多了”
21:56:48 <小珍珍> 虽然如此说,但你们看他仍然没法释怀的样子
21:57:40 * 拉斐爾 看著詩人若有所思, 沉吟不語
21:57:46 <小珍珍> 又跟你们饮了几杯酒后,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你们
22:00:20 <马里亚斯> “说起来”
22:00:28 <马里亚斯> “那些蚊子谁知道更多么”
22:00:39 <马里亚斯> “我好像在哪见过但是想不起来了”
22:00:54 * 瓦西里 搖搖頭
22:00:58 <迪奥> “只知道是变异了的魔法兽,不是一般的野兽了”
22:01:33 <迪奥> “是一个信息...还记得刚刚我们感受到的东西了么....”
22:01:50 <瓦西里> 「還有裡頭多半有些不像話的魔法。」
22:02:41 <拉斐爾> "你們不覺得那個詩人的話, 似乎在暗示些什麼嗎?"
22:03:03 <拉斐爾> "剛才我們看到的幻覺...哼哼"
22:03:17 <瓦西里> 「咳。」
22:03:41 * 瓦西里 往凱蒂菈那裏看去
22:04:01 <马里亚斯> “这地方真是奇奇怪怪的”
22:04:33 <小珍珍> 凯蒂拉小姐因为多喝了两杯,再加上你们对那个诗人奇怪故事似乎挺上心的讨论,让她角色好似有些无聊
22:04:50 <小珍珍> 此刻正在有些昏昏沉沉地打瞌睡
22:04:59 * 拉斐爾 輕輕搖醒小姐
22:05:22 <拉斐爾> "天色也不早了呢, 我們回去休息吧, 小姐?"
22:05:31 <小珍珍> 她马上睁开眼睛,做出对你们的谈话很有兴趣的样子
22:05:52 * 拉斐爾 露出我都看到你打瞌睡了的眼神
22:06:05 <小珍珍> “嗯,是啊,天也不早了”
22:06:14 <迪奥> “凯蒂拉小姐...您真是一位开朗的人呢”
22:07:10 <小珍珍> 你们听见她对老板喊了句,“老板,记账!”便起身向外走去
22:08:51 * 拉斐爾 招呼同伴離開, "走吧, 回去好好休息, 明天我們還有很多活要幹呢."
22:09:24 <小珍珍> 那么你们回到教授大宅,同时也遇到了已经调查回来的亞爾薇特和瑞澤姆,两个人正心事重重地坐在大厅里谈论着什么。
22:09:34 <小珍珍> =============今天先save吧==============
« 上次编辑: 2013-03-09, 周六 09:17:58 由 Lomias »
“找一群電波都能對上的PC有多難?"
“大約等於找一群不會吵架的老婆吧。"
“教練我也要開後宮!"

离线 Lomias

  • 正義已死
  • Chivary
  • *****
  • 帖子数: 1230
  • 苹果币: 7
Re: [C/C]LOG3 線索與幻覺
« 回帖 #1 于: 2013-03-08, 周五 22:57:47 »
總結一下:
新隊友:術士迪奧登場
可能分線:老神父線,紀念碑線
共通路線:鬧鬼遺跡(荒廢的哀愁石監獄)
新NPC:詩人哈丁登場,行為可疑,其祖父為哀愁石大火的三個幸存者之一。
怪物情報:蚊蝠集群GET

* Lomias 好像有點搶戲(死  :em032
« 上次编辑: 2013-03-15, 周五 21:32:23 由 Lomias »
“找一群電波都能對上的PC有多難?"
“大約等於找一群不會吵架的老婆吧。"
“教練我也要開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