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烏斯塔拉夫  (阅读 4988 次)

副标题: Ustalav

离线 Sigel

  • 湖色的蓝彩妮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8729
  • 苹果币: 2
    • http://www.ellesime.net/bbs
烏斯塔拉夫
« 于: 2013-01-12, 周六 18:19:26 »
被濃霧和哥特式恐怖籠罩的國度

陣營:中立邪惡
首都:卡利法斯(15,640)
主要居民區:阿達哥(2,113),阿迪斯(12,080),貝魯斯(414),腐肉山(9,200),奧德蘭托堡(48),塞斯卡(1,160),鐸勒斯堡(153),查瑟爾(2,385),寇維斯克爾(486),寇塔德(962),依爾瑪什(556),卡爾克烏(10,240),勒匹德斯塔德特(9,780),塔姆利溫娜(3,620),瑟拉什摩爾(3,480),拉溫格羅(311),紅葉鎮(62),翁提爾(733),維斯切(2,556)
政府:各伯爵領的鬆散同盟
語言:通用語,斯卡德語,瓦瑞西安語
宗教:黛絲娜,法拉茲瑪,厄加圖亞

永存的烏斯塔拉夫公國的歷史好像被詛咒般充滿悲劇和逝去的光榮,但爲努力埋葬過去數世紀的恐怖過去,這個國家想要倚賴其傳說中的過去。從恩喀薩湖被濃霧籠罩的危崖,到戰栗森林的藤蔓迷宮,這個四分五裂的國家有著不斷誕生暴君的惡名。

歷史
在登基的年代,傳說中的英雄索維迪亞•烏斯塔夫用武力驅逐了環繞著饑渴山地區的野蠻的卡利德部落和他們使用粗鄙的魔法的傳統,並把這個地區當作他們這個四處流浪的民族的家園。在取得勝利後,將軍把他的國家分封給部將和協力者,根據他們的功勛和家族背景各自分配在合適的地方。在此後的五百年裡,新興的國家烏斯塔拉夫團結在烏斯塔夫家族牛角皇冠的繼承者身邊,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氏族觀念強烈的瓦瑞西安人開始爲領土,家族權力和祖先的榮譽展開無休止的爭鬥。面臨內戰的危險,卡爾德莫夫王把國家分成十六個伯爵領,爲在這個國家有影響力的家族正式確定了領地,並賜給他們自治的權力,只要他們仍然保持忠誠並回應王室的要求。

這個國家在分裂后又享受了幾個世紀的和平——那是個在其充滿苦難的歷史中從此在沒有出現過的黃金時代。這個國家的統治者並不知道,烏斯塔拉夫是個被詛咒的地方,這裡埋著永存不滅的邪惡君王塔•巴丰的屍體,他在3203年重返世間,搖身變成了邪惡的巫妖王黙語暴君。

靠著在貝爾克澤恩招募到的獸人部落和召喚由古代死者組成的軍團,巫妖王邪惡的軍隊和其本身強勁的魔法力量向毫無準備的烏斯塔拉夫襲來,從這個國家國境內和國境外同時發起攻擊。雖然絕望的軍民們英勇抵抗,但每個在戰場死去的戰士都會使死靈軍團的力量增強,到3206年為止,烏斯塔拉夫已然變成死者的國度。在此後的六百多年里,黙語暴君統治著這個根植於堆積如山的屍體的邪靈帝國。最終,閃耀遠征成功地把這個可怕的亡靈封印在他自己的要塞絞首塔中,勝利的騎士們解放了巫妖王的生者奴隸,把這個國家遭到嚴重破壞的伯爵領交還給遭到圍攻的少數倖存者。

重新建立的這個國家在受到重新賜福後更名為永存的烏斯塔拉夫公國,這個國家迅速重新確立了已變成傳說的過去的法律和體製。但是,索維迪亞•烏斯塔夫的家系已然斷絕,王室的寶座於是變成由能最好地和那位古代英雄搭上關係的家族保有——這使得在此後的歲月裡恢復緩慢,內鬥頻繁,統治者軟弱無能。這個國家本身及在這個國度里徘徊的生物也變了,雖然黙語暴君已被打敗,但他的嘍囉仍然出奇地狡猾而耐心,它們潛藏在黑暗的陰影裡,滋擾著過去那個痛苦的時代所留下來的遺蹟。烏斯塔拉夫已被遺忘的死敵也重新借著陰影的掩護四處活動——那些曾被認為是傳說中的野獸以及被殺死的卡利德祭司的靈魂。無論是在土地裡,在河水中,還是在天空中,都有被巫妖王的魔力喚醒的古物在活動,以它們無法被理解的意志留意著毫無準備的居民。

雖然經過幾代人的時光,烏斯塔拉夫的人口重新有所增長,並已經成為了恩喀薩湖北岸通常是野蠻地區的文明中心,但被亡靈統治過的傷痕仍很明顯。兇惡的獸人劫掠隊,未開化的野蠻人以及無情的狂信者在國境綫附近集結,而在國境線以內,可怕的生物,險惡的陰謀,和非自然的邪靈統治著夜晚和國民的噩夢。這些情況孕育出心中牢牢根植著古老的迷信,嚴格的文化傳統,以及冷酷的信仰的多疑的國民。雖然在這個國家的多數地區,可怕的流言和盲目的偏見都要壓倒真相,但也有許多國民在黑暗中尋求真實,使得無數藝術,宗教和研究中心如雨後春筍般興起。但烏斯塔拉夫的歷史總是證明,它是個貪婪地保護著屬於此地的秘密而無法被改變的國家,許多探求其陰影中的真實的勇敢者自己也被陰影所吞沒。

在過去四十年裡,烏斯塔拉夫始終在動盪中。在4674年,作為其十年間總是不得人心的敕命中的最后一條,多病的『閹奴國王』瓦利斯拉夫•奧德蘭提把國家首都從傳統的索維迪亞•烏斯塔夫的故鄉阿迪斯遷到更為繁榮的港口卡利法斯,此後很快在新首都去世。在國王駕崩後,他的弟弟阿杜拉德三世不情願地繼承了王位,但瓦利斯拉夫的愛妾米拉埃拉•卡利法瓦索很快產下一名嬰兒,並聲稱他是先王的兒子。在她做出這個虛假的聲明後,米拉埃拉也很快神秘地失蹤了。在此以後,冒充閹奴國王的兒子的雷內斯•奧德蘭提在縱容他的姑母卡米拉•卡利法瓦索的監護下,慢慢地開始準備謀取年邁的叔叔的王位。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在烏斯塔拉夫還發生過數場政治風波。在4670年,這個國家的三個西部伯爵領通過無血革命,推翻了他們古老的伯爵的統治,推舉出平等主義的政權,並改成尊王自治省。而在在十九年後,沒那麽文明的戰爭在巴斯托義伯爵領和其臨近省份展開長期的邊境衝突後爆發。其結果是造成阿迪爾東部幾乎被完全摧毀,只剩現在被稱為溝痕區的殘破地區。

今天,衰老而不智的統治者使烏斯塔拉夫蕭條而停滯,各伯爵國間爆發內戰的危險正越來越接近現實。因為害怕發生叛亂,烏斯塔拉夫的伯爵們越來越把政策的重心轉向他們衰落的省份,死死抓住僅剩的權力,更使這個衰落的國家四分五裂。而在西方,古老的邪惡低語又逐漸響起。因此,烏斯塔拉夫就像其在數世紀間一直表現出來的那樣,蹣跚著走在毀滅的邊緣。

政府
雖然阿杜拉德•奧德蘭提三世是烏斯塔拉夫的國王,他的意志卻並不是決定這個國家未來命運的唯一因素。在西方,三個尊王自治省份召開了由當地最睿智也最有影響力的人組成的議會,但他們時常改變的代表在王室會議中幾乎沒有影響力。這個國家核心地區的伯爵們把持著對這個國家及其國民最重要也最實際的權力。烏斯塔拉夫的統治家族事無鉅細,不怕報復,他們各自把國家的某個角落改變成適合自己的野心或慾望的模樣。雖然每名伯爵都發誓效忠王室,但是幾個世紀的朝廷陰謀,難以理解的法律,特許權以及例外條例讓國王也無法干涉除非是過於叛經离道的伯爵領的內部法令。

地理
烏斯塔拉夫的各伯爵領可以分為三個各有特點的區域:索依沃達,尊王自治諸省,和維利奇。
索依沃達
統治着這個國家整個東半部的索依沃達並未因為時間和悲劇的歷史而有喪失其原本的魅力。
阿瑪安斯:由被迷霧籠罩的山谷和險峰組成的阿瑪安斯籠罩在邪惡的陰影中。這個伯爵領相對較少的居民多居住在環繞著卡瓦佩斯塔湖湖邊的地區,靠近更為文明的阿迪爾的邊境。在他們地勢較低的故鄉流傳著有關饑渴山詛咒百谷,以及在哥爾莎峽谷出沒的亡靈和神秘低語的傳說。
阿迪爾:這裡是古代英雄的索維迪亞•烏斯塔夫的故鄉,也是這個國家過去的首都的所在地,烏斯塔拉夫曾經的核心地區,但現在阿迪爾的光榮已經消褪。在數世紀以來,阿迪斯都是作家,詩人,能工巧匠,王子,以及烏斯塔拉夫菁英的故鄉。但現在,這個伯爵領已是過去的記憶,毫無根據地維持著傲慢的態度,其光榮的年代只活在記憶裡或是像埃爾森•肯德爾這樣年邁的作家的半現實主義小說中,這位作家的哥特風格浪漫小說是內海地區最暢銷也最受好評的小說之一。
巴斯托義:巴斯托義的地貌主要由崎嶇的山脈,多石的平原,和鹽礦組成,其居民勤奮而多疑。雖然這裡被認為是個不友好的地方,但這個伯爵領可能是整個烏斯塔拉夫管理最出色的。其居民足以溫飽,其軍隊訓練精良,在這裡生活,生活水平和勤奮程度成正比,而任何犯罪者都會受到法拉茲瑪嚴肅的審理者和佩戴黑色盔甲的士兵的嚴厲懲罰。
卡利法斯:烏斯塔拉夫的精神長期都根植於其最大的城市,根植於濃霧籠罩的新首都卡利法斯。跨過恩喀薩湖的貿易為這個城市的貴族帶來可觀的財富,也使得經常發生的失蹤事件被頻繁流動的居民所掩蓋。在遠離湖岸的卡利法斯鄉間,田園風光仍保存完好,在德羅艾河与萊特索河周圍點綴著許多手工業社區,其葡萄園,香料場和雪花石膏採石場都可以供應都市化的南方越來越頽廢的需求。
溝痕區:在4689年,巴斯托義把阿迪斯和瓦爾諾捲進名為『沒有對手的戰爭』的內戰。對德拉格維斯特平原控制權的爭奪演變成四年艱苦而毫無意義的戰壕戰,每推進幾碼就要付出數百名死者的犧牲。最終,內斯卡伯爵決定讓步,將他的部隊召回巴斯托義,但他也沒有忘記指示燒毀每吋被放棄的土地,以及對土地灑鹽處理。曾經叫做弗希娜的鄉間現在被成為溝痕區——在這個由無數戰壕組成的毫無生氣的平原中,徘徊著爲死得毫無價值而懊惱的亡靈。
奧德蘭托:烏斯塔拉夫北境的防衛任務在傳統上由奧德蘭托伯爵領負責。在經過數世紀的衝突後,野蠻的卡利德部落被趕到莫特雷河以北,但這段歷史也給伯爵領留下了痕跡,使本地區徧佈各種城寨的遺阯。雖然部分城寨仍有駐兵,但伯爵領的居民通常會迴避被廢棄的要塞,這是因為有關貝耶姆哈爾家族,灑淚場,以及恐怖的科隆奇斯特要塞的故事仍在訴說著這裡被詛咒的祖先以及邪惡的過去。
希娜利亞:在寒冷的沼澤和被青苔覆蓋的林地間,希娜利亞的居民靠著環繞著普羅費利亞湖周圍貧瘠的田地生活。這些種植園的田產全部被送到黑暗荒原中心的光輝卡爾克烏。這個因廣受尊重的卡爾克烏歌劇而聞名遐邇的天籟村坐落在島嶼中央,曾培育過無數著名音樂家。這個村莊坐落在一個巨大的地底和湖泊的上方,其地下有好像迷宮般的半浸水洞穴和地底河道。
烏爾卡扎:作為烏斯塔拉夫諸多伯爵領中佔地最小的一個,饑渴山最高的群峰就在烏爾卡扎境內。出去少數四散在各地的隱者和獵戶以外,少有人願意在這些不友好的群峰間定居。神秘的寂靜僧侶兄弟會的總部面紗修道院就坐落在這個地區的群山間。
瓦爾諾:瓦爾諾關係緊密的居民就居住在湖泊和密林間。這個伯爵領的地質和氣候非常難以預料,數年的饑饉可能緊跟著數年丰收,讓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變得關係緊張。
維塞克斯:由於這個地區的自然環境難以進行耕作,維塞克斯的居民主要靠礦業和在阿瓦隆灣波濤洶湧的水面闖盪求生。在遠離繁榮的瑟拉什摩爾的地方,維塞克斯的岸邊和山區無數避世的居民區裡居住著氏族化而疑心重重的居民。最奇異的地方就是腐肉山,這個城鎮建立在古老的墳場及其貧民區的遺阯上,以及依爾瑪什,在這裡以漁業為生經常吵鬧的氏族和森林中的奇異陰影進行著某種交易。

尊王自治諸省
在4670年,在經歷了一系列相對沒有流血的政變后,羅茲利伯爵領擺脫了當地伯爵的控制,變成由積極從政的市民組成議會進行統治。在很快得到對政務毫無興趣的瓦利斯拉夫國王的承認後,羅茲利,維蘭德和重建的坎特沃伯爵領從此以後就自稱尊王自治諸省。
坎特沃:作為烏斯塔拉夫的麵包籃,這個國家幾乎半數的糧食都產自坎特沃,這個事實很有助於王室同意廢除其世襲制度。這個伯爵領自從建立以後,守住了其与貝爾克澤恩及与維利奇被詛咒的群山的邊境。然而在過去的幾年裡,坎特沃的幾個村鎮卻被毫無理由地遺棄了,其居民似乎就像是被濃霧吞噬了一樣。
羅茲利:由實幹但出身並不顯貴的市民議會管理的這個伯爵領主要爲富裕而追求生活情調者提供各種服務。在由新議會管理的羅茲利,百姓的生活和在被推翻的畢烏圖奈伯爵統治時期沒什麽兩樣,而許多市民都抱怨說,伯爵至少能維持森林邊緣地帶的安全。在最近幾年,有關灰衣魔鬼的謠言越來越盛,對這個在森林活動,讓市民感到恐懼的怪物的目擊報告就其體型和描述都互相矛盾,而在寇塔德的議會則完全否認其存在。
維蘭德:在羅茲利廢黜畢烏圖奈伯爵后,精明的維蘭德伯爵卡洛瑪克立刻就意識到形勢的變化,不再擔任統治者,退休前往其位於勒匹德斯塔德特以北的迪波梅爾沼澤与世隔絕的公館居住。在維蘭德的生活基本和卡洛瑪克辭職前沒什麽變化。

維利奇
作為傳說中的黙語暴君迴歸世間的第一個犧牲品,烏斯塔拉夫在1500年前陷落。雖然在3827年暴君被打敗後這個國家恢復了其傳統的統治制度,但數百年的種族滅絕和悲劇讓維利奇仍是個殘破而被詛咒的地方。

維利奇環繞著黙語暴君的監牢絞首塔。這個由漆黑的碎石和爆裂的鋼鐵組成的高塔是個被封印的要塞,關著無法被消滅的巫妖王,在這裡他理應無法對世界造成任何傷害。

環繞著這座被詛咒的高塔的地方,曾是被叫做維霍爾特和格羅德利奇的伯爵領,現在這個地區亡靈出沒,杳無生息,似乎是因為絞首塔的存在而受到詛咒。神志正常者都不會在維利奇居住,可以理解地避開這個到處是不自然的風暴,凋零的植物,以及不安的亡靈的地方。只有來自鄰國的終焉之牆的老兵會按照數世紀以來的傳統經常造訪這個地區,警惕地觀察著黙語暴君的王座。然而,雖然這個地區能激發如此多恐怖的聯想,維利奇同時也始終吸引著好奇的探索者和魔法師,夢想著解開屬於黙語暴君那個黑暗年代的秘密,揭開例如蘭切奇的刀鋒教堂,荒謬宮殿加斯特霍,以及鉛花園的恐怖傳說。

烏斯塔拉夫的貴族
除去國王阿杜拉德•奧德蘭提三世,還有九名貴族擁有他們世襲的烏斯塔拉夫伯爵或女伯爵的頭銜。
國王阿杜拉德•奧德蘭提三世:阿杜拉德•奧德蘭提從沒想過要成為國王。其生命中的時間主要用來狩獵和擔任烏斯塔拉夫軍隊中的名譽將軍,即使在擔任國王30年以後,阿杜拉德三世仍非常厭惡政治生活中的種種陰謀詭計。根據其在年輕時學到的經驗,63歲的國王靠著軍隊中的嚴肅紀律維持朝政,同時處理政務時非常依賴其兄長的導師,年邁的迪奧烏登。根據其指導者的建議,阿杜拉德現在正在忙著尋找王后以便生下繼承者。
卡米拉•卡利法瓦索女伯爵:卡利法瓦索女伯爵被叫做卡利法斯的紅寶石,是個墮落的陰謀家。儘管已70嵗高齡,她看起來只有實際年齡的一半。雖然國王阿杜拉德•奧德蘭提三世的宮殿也坐落在卡利法斯,女伯爵卻在任何有機會的時候都猛烈地批評其主君,并積極地策划讓臣民反對他。隨著她的姪子雷內斯,也就是所謂的先王瓦利斯拉夫•奧德蘭提的繼承者長大成人,她的抨擊聲也越來越猛烈。雖然沒有人會懷疑這個狡猾的女貴族想要把她的姪子推上寶座,但還有傳言説,自己戴上王冠才她的真正目標。
魯希尼恩•加爾達納伯爵:加爾達納伯爵用牢固的手腕和溫和的脾氣管理著多山的阿瑪安斯的少數居民。這位伯爵是個的運動好手,獵手,獨身漢,以及阿杜拉德國王的朋友,他經常在阿瑪安斯的山間野嶺裡遊蕩,狩獵野豬和狼,甚至在必要的時候消滅強盜團。但在最近幾年,伯爵經常長時間獨自外出,也因此引起了香艷的傳言,認為他或許在某個山間偏僻的村莊裡碰到位美女,或是在某個隱秘的山谷裡遇到了妖精。
薩薩德拉•利斡葛雷斯女伯爵:希娜利亞受到敬愛的女伯爵偶爾會擔任著名的卡爾卡烏歌劇中美麗的女主角,薩薩德拉•利斡葛雷斯女伯爵在能俯瞰普羅費利亞湖的天鵝歌廳處理政務。雖然她年輕時聲名狼藉的『綁架事件』至今仍是惡意閒話的來源,但利斡葛雷斯女伯爵被很多人認為是最美麗的女人,最值得追求獨身女子,以及烏斯塔拉夫最出色的歌姬。
寇溫雷斯特•穆拉爾特伯爵:奧德蘭托目前的伯爵的統治權基於家名而非血統,他是去世的曼夫雷•穆拉爾特伯爵的養子。在最近擔任奧德蘭托堡的領主並娶義妹莉拉貝拉為妻後, 穆拉爾特伯爵的統治非常混亂,常常因為劇烈的情緒變化而頒佈相互矛盾的命令。
艾瑞克內恩•內斯卡伯爵:冷酷而無情的艾瑞克內恩•內斯卡是個魅力出眾的暴君。聰明而有教養的巴斯托義伯爵嚴格要求其臣民,獎勵忠心和智謀,懲罰怠惰和愚蠢。在其統治期間,4689年的騷亂演化成內戰,使他的領地和臨近的阿迪爾的部分地區變成荒蕪的溝痕區。雖然他有種種暴行,但許多臣民都希望有野心和遠見的內斯卡能代替阿杜拉德國王,帶領烏斯塔拉夫走向光榮的新時代。
哈瑟通•羅爾斯四世伯爵:陰沉而討人厭的維塞克斯伯爵已步入中年,他並不在乎他的領地或在其領地生活的居民,也極度厭惡他的頭銜和不知滿足的臣民。在他擔任伯爵的14年裡,羅爾斯把統治權交給各地的市長和執政官,沉迷在其宅邸在持續擴建的圖書館中,狂熱地創作其業餘水平的詩歌和繪畫。
雅斯瑪汀•瑟尼爾主教:坐落在饑渴山的群峰間的面紗修道院是沉默的法拉茲瑪僧侶避世隱居的地方。雖然頭銜有所不同,但瑟尼爾主教統治著這個人口稀少的烏爾卡扎伯爵領,阻礙任何訪客和移民者接近其山區的領地。他是兄弟會中唯一沒有發誓永遠保持沉默的,但這僅僅是個偽裝,瑟尼爾的隱藏身份是安娜費希亞之刃,這個殺手的宗教組織向諾格巴效忠,永遠保持著他們的秘密。
利斯托瑪•提利亞克伯爵:經常在他的伯爵領官邸和其家族在寇維斯克爾的公館間往來的利斯托瑪•提利亞克是瓦爾諾的伯爵。雖然由於改變頭銜而使自己更能擺脫對其領地的歸屬感的做法讓其臣民把他看作是一連串毫無責任感的統治者中的最新的一位,提利亞克其實已統治瓦爾諾達兩世紀之久,他經常的旅行既是爲偽裝,也是爲尋找吸血鬼症的治療方法。
索利斯米娜•溫娜卡達利亞女伯爵:年邁的阿迪爾女伯爵索利斯米娜•溫娜卡達利亞傲慢地聲稱,其家族是烏斯塔拉夫傳統的象徵,是其真正首都阿迪斯的統治者。已經歷過90個春秋,這位苦悶的女伯爵由她年輕而有野心的女兒拉薩拉,拉達尼亞,歐帕琳和弗羅莉亞瑪照料著,頑強地維繫著爵位和生命,

預言者
在傳統和迷信根深蔕固的地區長大,你非常善於和精神世界進行溝通。
前提要求:烏斯塔拉夫出身
作用:在取得本專長時,選擇某種施展預言魔法時的器材——水晶球,符文,哈羅牌,或是類似的物品。當你施展預言系法術時,你可以用這種器材代替原本的法術材料,而無論其原本的價格。如果你在施展法術時選擇同時使用自己的器材以及法術原本的材料,你施法時施法者等級獲得+1的調整。
« 上次编辑: 2013-01-12, 周六 19:29:46 由 Ellesime »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the Lord make his face shine 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the Lord turn his face toward you and give you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