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法拉茲瑪  (阅读 5451 次)

副标题: Pharasma

离线 Sigel

  • 湖色的蓝彩妮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8729
  • 苹果币: 2
    • http://www.ellesime.net/bbs
法拉茲瑪
« 于: 2012-12-25, 周二 17:59:23 »
墓土女士

掌管命運,死亡,預言和生產的女神
陣營:絕對中立
領域:死亡,治療,知識,安眠,水
偏好武器:匕首
信仰中心:布雷斡,耐克斯,奧斯利昂,鐐銬島,圖維亞,烏斯塔拉夫,瓦瑞西安
民族:迦倫德

『骨中有生死,卻可遭摧折。』
~《漩渦骨地》

不苟言笑的法拉茲瑪是生死的觀察者,她仔細地查看由預言和命運織成的羅網,淡然無情地執行著她陰沉抑鬱的神職。冷眼看著嬰兒早夭,正義者在英年逝去,暴君卻得安享天年,她從不試圖對一個生命逝去的意義作出判斷,並用同樣認真的態度歡迎每個新生命的到來。在生命誕生時她已然知道這個靈魂會在什麽時候什麽地方逝去,但在那最后的時刻來臨前她仍保留其最終的決斷,因為她知道預言可能是錯誤的或是完全無法達成的。她雖相信命運和天數,但也明白需要保持模糊和模棱兩可的解釋,以維持自由意志的假象。

根據傳說,法拉茲瑪早就知道奧羅登的死期將近,甚至如同她對所有生為凡人者所做的那樣曾審判過他,但她卻並未對其的信徒作出任何警告,這些信徒中有許多人因此被逼得神智癲狂。雖然預言已不再可靠,但先知卻仍會誕生,而其中的多數都因為無法理喻又相互矛盾的預示而變成了瘋子——教會認為照料這些可憐的靈魂是其責任,因此把主要的神殿分出一定的區域來充當療養院。

在藝術作品中,法拉茲瑪被描繪成接生婆,瘋狂的預言家,或是收割靈魂的死神,具體使用哪種視其當時的角色而定。她的面容通常被描繪成有著灰色的肌膚和白色的眼睛。作為接生婆,她看起來樸素而有效率,頭髮系在腦後,衣袖挽到手肘。作為預言家,她雙眼圓睜,長髮蓬亂,言語好像轟雷般迴響。作為靈魂收割者,她身形消瘦而修長,穿著隨風飄動的黑色長袍和兜帽,手持裝滿正在快速流動的紅色砂粒的沙漏,其流動的速度被細心地照料著而非匆匆忙忙。孕婦經常把繪著她接生婆形象的護符系在長項鏈上帶在身邊,希望能保護未出世的嬰兒並給他們帶來終生的好運。

坐在極高的塔頂,法拉茲瑪在其死後世界中的國度白骨陵園中等待着所有的凡人。當他們到達那裡以後,會排成長隊等待著接受審判,并得到他們最終的獎賞。那些未能完成其命運就逝去的死者或許可以幸運地在今生或來生重返世界,但有時候他們的命運就是毫無建樹地早早死去。墓土女士反對不死的亡靈,認為這是對生者記憶的褻瀆,同時也是對靈魂完成其旅程接受她審判的玷汙。

教會的組織好像個主要由女性組成的強有力的家庭,但也有些人將其比喻為陰沉保守的女修道院。雖然總體上是中立的,教會的許多傳統通過女神和她的先知代代流傳下來,而教會的成員也一絲不苟地執行著這些教導。然而,教會不同的分支在某些儀式和習俗上各有偏重;雖然這種分歧從未達到使教會各派相互敵對的程度,但一個信徒可以很輕易認出同派系的成員,或是發現來訪者不熟悉當地的習俗。

法拉茲瑪展現其讚許時常利用聖甲蟲和夜鷹,這兩種生物同時也是靈魂的引渡者,指引著剛剛逝去的靈魂前往白骨陵園。黑玫瑰被認為會來帶好運,特別是在花莖沒有刺的時候。法拉茲瑪有時會允許死因神秘的逝者的靈魂將簡單的消息傳達活著的親屬,或是安慰他們,或是暴露謀殺自己的兇手,甚至是糾纏仇敵。她的不悅通常表現為發涼的背脊,從指甲下面流出鮮血,無從解釋的強烈土味,夜鷹的屍體,或是一種好像忘了什麽重要事情的感覺。

法拉茲瑪是絕對中立的神祗,她的神職是命運,死亡,預言和生產。她的武器是斯克恩,這種特殊的匕首在各種儀式中都有重要的意義。她的聖徽是光之漩渦,代表著一個靈魂由生到死再到死後的旅程,以及解開預言時困惑的過程。她的領域是死亡,治療,知識,安眠和水。她的祭司多是牧師,但也有相當多的預言者,神諭師和導師。她的教會神職人員中差不多三分之二是女性,但各地區的性別構成也可能有所不同。

法拉茲瑪的信徒是接生婆,殯儀業者,所謂的『白死靈法師』,孕婦,以及(雖然以下這些在奧羅登死後人數大大地減少了)哈羅牌算命師,看手相的人,解夢者,占雲者,和其他想用非魔法手段預知未來的人們。在較小的居民區中,法拉茲瑪的祭司可能充當多種此類角色,或是夫婦合作分別負責這些任務。當然,作為掌管生與死的女神,法拉茲瑪也有許多普通信眾,即使在對她的信仰不很流行或根本沒有其宗教組織的地方,普通人也會祈求得到她的指引和保護,就如同在世界任何地方的農夫都會為豐產而向埃拉斯蒂爾祈禱。

法拉茲瑪的信徒以及絕大多數普通信眾都常常會在胸前劃個好像女神聖徽般的螺旋手勢,特別是在聽到不幸的消息,談到邪惡的事情,聽到瀆神的話語,以及在危險而結果難料的事情發生前或正在發生時作為一種形式的祈禱。不同的地區劃這個手勢的方式也不同——在烏斯塔拉夫是用握緊的拳頭,而在奧斯利昂則是伸直最前面的兩根手指。特別虔誠的信徒在每日的日常生活中都會比劃這個手勢,例如在煮湯或是掃地的時候。

法拉茲瑪教會的祈禱儀式中既有憂鬱的禱文也有愉快的歌曲,同時還雜著或歡快或悲傷的當地俗樂。教會的祭禮儀式通常都以積極的態度結束,因為雖然死亡會造訪每個人,但卻總會有新一代的生命值得頌揚(至少是在世界終結的時候來臨以前,不過那個問題可以留待以後再去面對)。每個教會都存有其成員出生和死亡的紀錄。牧師在這些事件的週年時都會提到他們的名字(而與逝者關係密切的信徒會在此時點起蠟燭以紀念他們)。

法拉茲瑪肯定婚姻,因為婚姻會帶來新生命,但她也同時不反對婚外生子,或是沒有子女的夫婦收養孩子,又或是孩子在孤兒院中成長。教會的婚禮可以簡單也可以隆重,這完全要視新婚夫婦的社會地位和財力而定。雖然她是掌管生產的女神,但她也不反對避孕,她的教會還因為給有死產史或畸形兒史的婦女提供節育服務而知名。但是,她認為殺死還在腹中的嬰兒是無法接受的,因為這會使胎兒的靈魂在有機會完成其命運前就被送到死後的世界;因此,女神的接生婆拒絕幫忙墮胎,即使是在懷孕對母親的生命有危險時也是如此。有些教會的接生婆被稱為『卡薩梅澤斯』,她們很精通使用藥物,魔法和手術,因此如果發生危險狀況,可以割開母親的肚腹取出嬰兒,使母嬰平安。奇異的是,教會甚至也不反對自殺,但個別祭司會就自我了斷到底算某些靈魂的自然命運還是一種回到女神那裡重新選擇新的生活方式這點進行辯論。

教會的傳統麵包是寇拉侍,這是用細長的麵團緊緊地盤成漩渦狀最后變成圓形的麵包。通常這種麵團裡都會拌著切塊的水果,或是把切塊的水果撒在麵包上,并配著甜奶酪一起食用。在冬季的節日聖餐時,漩渦中央的部分被可以留空以便放上一根蠟燭,在聖餐開始前點燃,並在食用麵包的時候將其熄滅。

根據教會的傳統,每個新生兒出生後的第三天其家庭應辦個聚會歡迎這個新的靈魂來到世上。根據迷信的說法,孩子必須在這個聚會前被起好名字,否則將終生不幸。客人會帶來小蛋糕,種子,咸豆子,或是兌水的啤酒与主人及其他客人一起分享。祭司或家族的長者將代代列出孩子父系或母系(對應孩子的性別)的祖先,確定孩子的名字使其能健康地成長,讓父母可以看到孩子成婚並生下孫輩的那天。

信徒死去後,屍體會被清洗乾淨浸在水中,然後用特殊的多件裹屍布包裹起來(男性共有五塊,女性共有九塊)。寫著禱文的羊皮紙,樹皮,布或是石頭被塞進裹屍布裡,然後屍體會被放進密封的棺材裡(如果要用棺材的話)。守靈人會在葬禮的前一晚和屍體共處一室——有時候是為了紀念死者,有時候是為了防備偷屍體的盜賊,有時候則是為了防止屍體變成亡靈。

財力允許的死者通常會付錢使他們的遺體可以由祭司安葬在神聖的墓地裡。其價格根據當地的經濟情況和墓地的形式而定;在一個小小的地底墓室或骨灰架中棲身并不怎麽昂貴(特別是在和其他屍體共享空間時),而獨佔一個房間大小的私人墓室則只有富商和貴族才負擔得起。掘出已被安葬的屍體被認為是對死者的不敬,所以教會通常會拒絕這樣做——即使是在城市的政府希望挖開地面鋪設下水道,引水渠或建造其他重要設施時,教會也拒絕許可。然而,如果一名祭司發現信徒的屍體沒有被正確地埋葬而是暴屍於野外,他或她通常會安排重新按教會的教導將其好好安葬。

爲剛剛死去的逝者哀悼的人們(特別是死者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或配偶)傳統上會在葬禮後的五天裡用黑色的灰燼或某種草藥膏把眼瞼塗成黑色。信徒在死者去世的週年時會點燃祈念的蠟燭。這種矮墩墩的蠟燭可以持續燃燒24個小時,許多墓碑都設有小龕保護靈魂之燭不被風吹滅。雖然教會允許火葬死者,但土葬被認為是更恰當的方式,而海葬,天葬,以及在葬禮中儀式性地食用屍體都被通常認為是對死者的不敬。教會不會為叛教者哀悼,祭司甚至拒絕爲這些背棄信仰的人們舉辦儀式。

在烏斯塔拉夫,一種被稱為法拉茲瑪贖罪派的信念在信仰墓土女士的信眾間根深蔕固。根據他們的理解,在此生受到的痛苦和試煉可以使靈魂增加一定的重量,而當法拉茲瑪審判那個靈魂的時候,她會用與此重量相應的更多死後世界的獎勵來加以平衡。雖然多數認同這個信念的信眾僅僅是用類似禁慾的方式限制飲食和生活中的各種娛樂,但也有些會作出更大程度的犧牲,例如把自己弄聾弄瞎,不斷鞭撻自己的肉體,或是穿剛毛襯衣來限制或平衡任何可能使其靈魂變輕的事件,以期確保在死後獲得更多更好的獎賞。在有些伯爵國中,極端主義者認為持續的痛苦就等同於譴責快樂和變化,他們會因此獵殺通過改變這個世界來滿足其低俗慾望的人們——特別是奧術魔法的使用者。

神殿和祭壇
法拉茲瑪的神殿通常是哥特式的教堂,位置接近城鎮的陵園附近,但在空地中或墓園裡的竪起一塊淒清的石頭就可以充當祭壇。較大的神殿通常附有地底墓室,裡面裝滿了有錢人和祭司們的屍體,這是因為據說在女神的神殿中安葬可以在審判來臨時提高她對死者的評價。即使是偏遠的法拉茲瑪修道院也附有很大的地方專門用來充作墓地,而這些地方也很可能是當地富有或有影響力的家族以及他們代代埋骨之所——同時也埋著價值無法估計的陪葬品。

每座神殿對應信仰每一個方面各設一名的最高祭司或最高女祭司分管生育,死亡和命運。雖然在理論上他們是平等的,但近年來掌預言的最高祭司已然變得低人一等(而這個職位也常被古怪的或是精神不穩定的祭司所佔據),在規模較小的地方,一個祭司就可以獨自掌管全部三個方面職能。附有地底墓室的神殿還設有墓室主管或墓室女主管負責相應的設施。教會裡的地位排名通常是根據年資——曾在教會中服務更久的祭司地位要高於服務時間較短的祭司。

各教會的等級則視其所服務的人數而定;一個城市裡的大教堂要比一個小鎮裡的教堂有更大的影響力。法拉茲瑪的信徒在宗教儀式中身着喪服,總是一襲嵌銀邊的黑衣(而無論當地習俗,但在黑色的外袍下可以穿其他顔色和式樣的衣服),隨身帶著一小瓶聖水。在修道院中生活的神職人員視當地習慣穿黑色或灰色的衣物,其中許多誓言永不開口說話來表達對墓土女士的虔誠。

祭司的職責
法拉茲瑪的祭司成員多數是牧師,預言者,或『白死靈法師』(學習除創造死靈和毀滅生命外的死靈法術形式的法師),但特別有技術的接生婆以及魔法醫師都有可能在某些地區掌權。祭司有責任協助生產,在生孩子的時候如果身邊有法拉茲瑪的祭司在場幾乎總是能保證母嬰平安。他們是死者的執事,多很熟悉當地和附近地區的葬儀。他們負責保衛墓園和對死者的記憶,防範竊賊和意圖操縱屍體的惡徒,並記住或負責紀錄在他們任職期間內過世的死者爲他們所知的事跡。教會極為厭惡不死的亡靈,認為它們是對自然規律的褻瀆,而所有祭司都毫不猶豫地完全遵從教會教導的對亡靈態度,創造新的亡靈是被絕對禁止的,而即使是邪惡的法拉茲瑪的祭司也會對控制已存在的亡靈有牴觸感。

普通的祭司常靠著照顧生產的婦女,在喪禮中發言,甚至是爲富有的主顧掘墓或建造墓室來維持簡樸的生活。外出冒險的祭司會拒絕以劫掠財寶爲目而闖進墳墓裡,但如果哪個墓裡據說有亡靈在活動,他們會為消滅這些可憎的怪物而許可這種侵犯(但他們仍反對褻瀆該地任何並非亡靈的屍體)。法拉茲瑪的信徒通常用詞簡短生硬,這是因為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和死者(這些傢伙不會回話,感情也不會受傷)以及處在極度痛苦中的人們(例如正在生產的孕婦)打交道的緣故。當他們在執行其義務時,他們會發號施令並要求每個人按令而行,因為這是關乎於一個靈魂(無論是剛剛逝去還是將要來臨)的嚴肅大事。

所有的牧師都佩著斯克恩,這種雙刃的儀式用匕首有著暗灰色的刀刃,匕首柄常雕成女神的臉孔和長髮的模樣。這種匕首可以用來展開祈禱的捲軸,在喪禮儀式中碰觸屍體,裁取死者的裹屍布,割斷嬰兒的臍帶,以及在宗教聖餐中切寇拉侍麵包。祭司使斯克恩沾血甚至用其殺生都並不是被禁止的,但有些祭司會拒絕這樣做,並攜帶其他的武器以備戰鬥的需要。卡薩梅澤斯會佩戴特殊的斯克恩,他們的匕首柄一面刻著法拉茲瑪的形象,而另一面刻著啼哭的嬰兒。

宗教節日
每個春季的第一個月份法拉斯特是以墓土女士而命名——這是個誕生新生命,以及使整個世界回春煥發新生的月份。教會還有兩個所有神殿都會慶祝的共同節日。
白骨節:在法拉斯特月的第五天,祭司的隊伍抬著新近逝去者被裹屍布緊緊包住的屍體在城裡的街道中遊行以示紀念。這些屍體都會被免費葬在教會的墳場,墓地或是陵園中,而這對逝者而言也是種極大的榮譽。
未遭遺忘的靈魂遊行:這是在對墓土女士的信仰被當成重要宗教信仰的地方會慶祝的節日,在這個收穫祭前數周裡每晚都會舉行的儀式中,信徒請求女神延緩把他們招去死後世界的時間。祭司在他們的節日服裝外穿著薄薄的黑色長袍,帶著點燃的蠟燭排成行列走進大噴泉,水塘,湖泊,或是水流平靜的河中。當他們走到較深的水中時,蠟燭會熄滅,而當祭司們走到對岸的時候,蠟燭會重新點燃,而他們的黑色長袍會因為浸水變得透明,露出穿在下面的慶典服裝。

口頭禪
既然有如此丰富的儀式,祭器,和儀典服裝,教會發展出了許多常用語當然也不奇怪。在多數時候,信徒會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在心口劃個女神的聖徽。信徒最常用的三個口頭禪是:
時辰未到,現在還未到:這是個簡短的祈禱,用在聽到悲傷的事情或壞消息的時候,或是用來請求法拉茲瑪延緩其信徒被送去她的國度的時間,因為他們在那時刻來臨前還有許多未竟的事業。虔誠的信徒會在晨禱中和夜裡休息前都會重複這句話。
生者都將受她審判:這是個對別人說的警告——特別是對敵人,但有時候也針對輕浮或不自尊的人——告訴他們未來必在命中受苦,就算要等的時間比說這句話的人所希望的要長。
它將被留給女神:這是誓言把秘密帶到墳墓中的意思,表示將不告訴任何人,並發誓只有法拉茲瑪本人會聽到這件事情(而且是在發誓的人死後),或是表示如果發誓的人倘若違反誓言,她就會提前取去其性命。

宗教經典
法拉茲瑪的聖典是《漩渦骨地》,其中的多數章節都是在遙遠的過去由一名先知寫成的,其中許多預言非常模糊,以至於人們經常爭論它們到底預言的是什麽事件,以及這些事件是否已經發生過。後續增補的章節都是有關如何安全生產,以及如何處理屍體可以確保其不會變成亡靈等內容。

在許多神殿,特別是年代較為古老的神殿裡,宗教經典是以按題材分類並配有生動插圖的捲軸爲形式而保存的。這些用特殊墨水和華麗的金屬裝飾製成的捲軸有些是價值數千枚金幣的歷史文物。每張捲軸都分別記載著神殿各種祭禮儀式的某條禱文,因此在多數時候祭司僅需把和當日儀式內容相關的捲軸取出即可,而把其他捲軸留在安全的地方。每張捲軸都套著被稱為經幕的灰絲封套,保護捲軸免於磨損和毀壞。經幕在因長年使用而逐漸磨損後需要被換掉,但教會的信條是這些物品不能簡單地被丟棄,因此用過的舊經幕或是被存在神殿中一個小房間裡,或是(更恰當地)縫成和牧師或其他重要信徒的裹屍布。被部分使用法拉茲瑪經幕製成的裹屍布所包著的屍體是非常幸運的,據說它們特別能夠抵抗異變成死靈的危險,包括被操縱或是被變成衍体。

和其他宗教的關係
所有神祗都和法拉茲瑪和平共處,他們的使者必須通過她的國度,才能把靈魂護送到各自的神鄉。她沒有真正的敵人和盟友,但艾奧梅黛對她把奧羅登死期將至當成秘密這點有些不滿。即使是基弗斯也很尊重她,雖然許多人認為,他和她就某些靈魂是否過快地離開了凡間世界這個問題經常有矛盾。她和神秘的格羅依圖斯的關係則是個迷。女士從不會和魔物打交道,因為她很清楚他們想要在未經審判的靈魂通過星界前往她的國度時將他們劫走,並經常騷擾她引渡靈魂的使者們。

新神術
信仰法拉茲瑪的導師,吟遊詩人,巡林客,術士和法師可以習得卜筮術,視為其法術列表中的2級法術,死亡喪鐘視為其2級法術,死者交談視為其3級法術。信仰法拉茲瑪的牧師和神諭師可以準備僞命術,視為其法術列表中的2級法術,鷹眼術/鋭耳術視為其3級法術,片刻預知視為其8級法術。除此防禦骨陣(參閱《神与魔法》)外,她的牧師還可以準備這個法術:

打擊惡靈
派系:塑能系;等級:牧師5級(法拉茲瑪)
施法時間:1標凖動作
成分:動作,語言,器材(法拉茲瑪的聖徽)/法器
距離:自身
目標:自身
持續時間:每等級1回合
通過引來正能量,你可以模擬聖武士打擊死靈的部分能力。選擇一個亡靈生物。你的在對該生物發動近戰攻擊時,在進行攻擊命中檢定時結果附加你的感知調整值,在進行的傷害檢定時增加你的施法者等級。你的攻擊忽略該死靈生物的傷害減免。這些加值不能和聖武士破邪斬所提供的加值疊加。

異界盟友
法拉茲瑪的神僕通常是奇怪的生物,但那些命運特別光明或特別黑暗的靈魂也可能來到凡間世界為她傳送信息,即使他們受到的最終審判是歸屬其他神祗或前往其他國度。這些靈魂的形貌通常與其生前的活動或其所效忠的神祗有關。例如,如果想要警告她的信徒未來會發生血腥的戰鬥,她可能會召來古拉姆戰士或是艾奧梅黛死去的勇士的靈魂。她的使徒是紡紗執事(參閱本書第88頁),這個迦勒神使模樣的生物有時候會以閃著白光和藍光的全套盔甲爲形象出現,還有些時候是團虛體的橘色火燄。侍奉法拉茲瑪的生物還包括:
失落神性的餘音:這個鬼魂士兵穿着金色和綠色的精緻衣服。當他的臉孔可見時,他看起來好像是個阿茲蘭特人,而且似乎是奧羅登作為神祗時被描繪成的形象。再加之他只是在最后的阿茲蘭特人死後才開始在法拉茲瑪的麾下出現,有些人相信他就是那個神的殘餘體。但失落神性的餘音卻否認這點。他更喜歡治療和支援那些召喚他的人們,而不是直接攻擊他們的敵人。
無盡的墓碑:這個生物看起來像是個在不斷旋轉的圓形墓碑,墓碑上刻著的各種語言的文字因其不停歇的運動而無法認清。他是個優秀的信使,但也不反對衝進敵人堆裡,或是把陣線打開一個缺口,不過他更適合保護凡人而不是消滅他們。

特殊的召喚列表
法拉茲瑪的祭司可以用召喚怪物術召喚下面幾種額外生物,作為普通召喚生物列表的補充。她的祭司可以用召喚怪物術和召喚盟友術召喚夜鷹,視同它們是鷹(並使用和鷹相同的遊戲數據)。
三級召喚怪物術
雅納凱隆引渡使者(尋路者冒險系列第47期)
六級召喚怪物術
阿姆澤拉尼引渡使者(尋路者冒險系列第47期)
【譯註:原文誤寫爲第44期,這兩種怪物載於47期中,但名字有所不同。】

防禦骨陣
派系:死靈系;等級:牧師2級,術士/法師2級(法拉茲瑪)
施法時間:1標凖動作
成分:動作,語言,器材(中型生物的頭骨股骨),法器
距離:自身
目標:自身
持續時間:每等級1小時或直到消耗殆盡
豁免:
法術抗力:
你用死靈能量操縱白骨,使其能飄浮在你身邊,用來阻擋物理攻擊。本法術使你擁有5/鈍撃的傷害減免。當這塊白骨共阻擋每施法者等級5點(最高50點)的傷害後,白骨會被摧毀,法術效力也消耗殆盡。如果你因其他原因擁有傷害減免,則本法術無效。

-選自Carrion Crown #2及God and Magic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the Lord make his face shine 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the Lord turn his face toward you and give you peace.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40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Re: 法拉茲瑪
« 回帖 #1 于: 2012-12-25, 周二 18:10:47 »
而在奧斯利昂則是伸直最前面的兩根手指。

这个姿势是不是”走着”?!

离线 erwin

  • Knight
  • ***
  • 帖子数: 412
  • 苹果币: 0
Re: 法拉茲瑪
« 回帖 #2 于: 2012-12-25, 周二 22:50:02 »
话说那张图超像维捷丝~
所有曾经的荣耀和辉煌,都如流沙般逐渐消失殆尽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6
  • 苹果币: 2
Re: 法拉茲瑪
« 回帖 #3 于: 2012-12-26, 周三 00:26:37 »
觉得更像御姐版的凯兰沃

离线 四月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065
  • 苹果币: 1
Re: 法拉茲瑪
« 回帖 #4 于: 2012-12-26, 周三 09:04:07 »
 :em010
* 四月奈奈子 被帅气女牧师吸引过去…………

(求第一不死者少女和蜂后女王 XDDDD
无用检定次次满,关键投骰回回一,若问吾辈能干啥,唯有卖萌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