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法拉兹玛  (阅读 6418 次)

副标题: Pharasma

离线 Sigel

  • 湖色的蓝彩妮
  • 风纪委
  • *
  • 帖子数: 8728
  • 苹果币: 2
    • http://www.ellesime.net/bbs
法拉兹玛
« 于: 2012-12-25, 周二 17:59:23 »
墓土女士

掌管命运,死亡,预言和生产的女神
阵营:绝对中立
领域:死亡,治疗,知识,安眠,水
偏好武器:匕首
信仰中心:布雷斡,耐克斯,奥斯利昂,镣铐岛,图维亚,乌斯塔拉夫,瓦瑞西安
民族:迦伦德

『骨中有生死,却可遭摧折。』
~《漩涡骨地》

不苟言笑的法拉兹玛是生死的观察者,她仔细地查看由预言和命运织成的罗网,淡然无情地执行着她阴沉抑郁的神职。冷眼看着婴儿早夭,正义者在英年逝去,暴君却得安享天年,她从不试图对一个生命逝去的意义作出判断,并用同样认真的态度欢迎每个新生命的到来。在生命诞生时她已然知道这个灵魂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逝去,但在那最后的时刻来临前她仍保留其最终的决断,因为她知道预言可能是错误的或是完全无法达成的。她虽相信命运和天数,但也明白需要保持模糊和模棱两可的解释,以维持自由意志的假象。

根据传说,法拉兹玛早就知道奥罗登的死期将近,甚至如同她对所有生为凡人者所做的那样曾审判过他,但她却并未对其的信徒作出任何警告,这些信徒中有许多人因此被逼得神智癫狂。虽然预言已不再可靠,但先知却仍会诞生,而其中的多数都因为无法理喻又相互矛盾的预示而变成了疯子——教会认为照料这些可怜的灵魂是其责任,因此把主要的神殿分出一定的区域来充当疗养院。

在艺术作品中,法拉兹玛被描绘成接生婆,疯狂的预言家,或是收割灵魂的死神,具体使用哪种视其当时的角色而定。她的面容通常被描绘成有着灰色的肌肤和白色的眼睛。作为接生婆,她看起来朴素而有效率,头发系在脑后,衣袖挽到手肘。作为预言家,她双眼圆睁,长发蓬乱,言语好像轰雷般回响。作为灵魂收割者,她身形消瘦而修长,穿着随风飘动的黑色长袍和兜帽,手持装满正在快速流动的红色砂粒的沙漏,其流动的速度被细心地照料著而非匆匆忙忙。孕妇经常把绘着她接生婆形象的护符系在长项链上带在身边,希望能保护未出世的婴儿并给他们带来终生的好运。

坐在极高的塔顶,法拉兹玛在其死后世界中的国度白骨陵园中等待着所有的凡人。当他们到达那里以后,会排成长队等待着接受审判,并得到他们最终的奖赏。那些未能完成其命运就逝去的死者或许可以幸运地在今生或来生重返世界,但有时候他们的命运就是毫无建树地早早死去。墓土女士反对不死的亡灵,认为这是对生者记忆的亵渎,同时也是对灵魂完成其旅程接受她审判的玷污。

教会的组织好像个主要由女性组成的强有力的家庭,但也有些人将其比喻为阴沉保守的女修道院。虽然总体上是中立的,教会的许多传统通过女神和她的先知代代流传下来,而教会的成员也一丝不苟地执行着这些教导。然而,教会不同的分支在某些仪式和习俗上各有偏重;虽然这种分歧从未达到使教会各派相互敌对的程度,但一个信徒可以很轻易认出同派系的成员,或是发现来访者不熟悉当地的习俗。

法拉兹玛展现其赞许时常利用圣甲虫和夜鹰,这两种生物同时也是灵魂的引渡者,指引着刚刚逝去的灵魂前往白骨陵园。黑玫瑰被认为会来带好运,特别是在花茎没有刺的时候。法拉兹玛有时会允许死因神秘的逝者的灵魂将简单的消息传达活着的亲属,或是安慰他们,或是暴露谋杀自己的凶手,甚至是纠缠仇敌。她的不悦通常表现为发凉的背脊,从指甲下面流出鲜血,无从解释的强烈土味,夜鹰的尸体,或是一种好像忘了什么重要事情的感觉。

法拉兹玛是绝对中立的神祗,她的神职是命运,死亡,预言和生产。她的武器是斯克恩,这种特殊的匕首在各种仪式中都有重要的意义。她的圣徽是光之漩涡,代表着一个灵魂由生到死再到死后的旅程,以及解开预言时困惑的过程。她的领域是死亡,治疗,知识,安眠和水。她的祭司多是牧师,但也有相当多的预言者,神谕师和导师。她的教会神职人员中差不多三分之二是女性,但各地区的性别构成也可能有所不同。

法拉兹玛的信徒是接生婆,殡仪业者,所谓的『白死灵法师』,孕妇,以及(虽然以下这些在奥罗登死后人数大大地减少了)哈罗牌算命师,看手相的人,解梦者,占云者,和其他想用非魔法手段预知未来的人们。在较小的居民区中,法拉兹玛的祭司可能充当多种此类角色,或是夫妇合作分别负责这些任务。当然,作为掌管生与死的女神,法拉兹玛也有许多普通信众,即使在对她的信仰不很流行或根本没有其宗教组织的地方,普通人也会祈求得到她的指引和保护,就如同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农夫都会为丰产而向埃拉斯蒂尔祈祷。

法拉兹玛的信徒以及绝大多数普通信众都常常会在胸前划个好像女神圣徽般的螺旋手势,特别是在听到不幸的消息,谈到邪恶的事情,听到渎神的话语,以及在危险而结果难料的事情发生前或正在发生时作为一种形式的祈祷。不同的地区划这个手势的方式也不同——在乌斯塔拉夫是用握紧的拳头,而在奥斯利昂则是伸直最前面的两根手指。特别虔诚的信徒在每日的日常生活中都会比划这个手势,例如在煮汤或是扫地的时候。

法拉兹玛教会的祈祷仪式中既有忧郁的祷文也有愉快的歌曲,同时还杂着或欢快或悲伤的当地俗乐。教会的祭礼仪式通常都以积极的态度结束,因为虽然死亡会造访每个人,但却总会有新一代的生命值得颂扬(至少是在世界终结的时候来临以前,不过那个问题可以留待以后再去面对)。每个教会都存有其成员出生和死亡的纪录。牧师在这些事件的周年时都会提到他们的名字(而与逝者关系密切的信徒会在此时点起蜡烛以纪念他们)。

法拉兹玛肯定婚姻,因为婚姻会带来新生命,但她也同时不反对婚外生子,或是没有子女的夫妇收养孩子,又或是孩子在孤儿院中成长。教会的婚礼可以简单也可以隆重,这完全要视新婚夫妇的社会地位和财力而定。虽然她是掌管生产的女神,但她也不反对避孕,她的教会还因为给有死产史或畸形儿史的妇女提供节育服务而知名。但是,她认为杀死还在腹中的婴儿是无法接受的,因为这会使胎儿的灵魂在有机会完成其命运前就被送到死后的世界;因此,女神的接生婆拒绝帮忙堕胎,即使是在怀孕对母亲的生命有危险时也是如此。有些教会的接生婆被称为『卡萨梅泽斯』,她们很精通使用药物,魔法和手术,因此如果发生危险状况,可以割开母亲的肚腹取出婴儿,使母婴平安。奇异的是,教会甚至也不反对自杀,但个别祭司会就自我了断到底算某些灵魂的自然命运还是一种回到女神那里重新选择新的生活方式这点进行辩论。

教会的传统面包是寇拉侍,这是用细长的面团紧紧地盘成漩涡状最后变成圆形的面包。通常这种面团里都会拌著切块的水果,或是把切块的水果撒在面包上,并配着甜奶酪一起食用。在冬季的节日圣餐时,漩涡中央的部分被可以留空以便放上一根蜡烛,在圣餐开始前点燃,并在食用面包的时候将其熄灭。

根据教会的传统,每个新生儿出生后的第三天其家庭应办个聚会欢迎这个新的灵魂来到世上。根据迷信的说法,孩子必须在这个聚会前被起好名字,否则将终生不幸。客人会带来小蛋糕,种子,咸豆子,或是兑水的啤酒与主人及其他客人一起分享。祭司或家族的长者将代代列出孩子父系或母系(对应孩子的性别)的祖先,确定孩子的名字使其能健康地成长,让父母可以看到孩子成婚并生下孙辈的那天。

信徒死去后,尸体会被清洗干净浸在水中,然后用特殊的多件裹尸布包裹起来(男性共有五块,女性共有九块)。写着祷文的羊皮纸,树皮,布或是石头被塞进裹尸布里,然后尸体会被放进密封的棺材里(如果要用棺材的话)。守灵人会在葬礼的前一晚和尸体共处一室——有时候是为了纪念死者,有时候是为了防备偷尸体的盗贼,有时候则是为了防止尸体变成亡灵。

财力允许的死者通常会付钱使他们的遗体可以由祭司安葬在神圣的墓地里。其价格根据当地的经济情况和墓地的形式而定;在一个小小的地底墓室或骨灰架中栖身并不怎么昂贵(特别是在和其他尸体共享空间时),而独占一个房间大小的私人墓室则只有富商和贵族才负担得起。掘出已被安葬的尸体被认为是对死者的不敬,所以教会通常会拒绝这样做——即使是在城市的政府希望挖开地面铺设下水道,引水渠或建造其他重要设施时,教会也拒绝许可。然而,如果一名祭司发现信徒的尸体没有被正确地埋葬而是暴尸于野外,他或她通常会安排重新按教会的教导将其好好安葬。

为刚刚死去的逝者哀悼的人们(特别是死者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或配偶)传统上会在葬礼后的五天里用黑色的灰烬或某种草药膏把眼睑涂成黑色。信徒在死者去世的周年时会点燃祈念的蜡烛。这种矮墩墩的蜡烛可以持续燃烧24个小时,许多墓碑都设有小龛保护灵魂之烛不被风吹灭。虽然教会允许火葬死者,但土葬被认为是更恰当的方式,而海葬,天葬,以及在葬礼中仪式性地食用尸体都被通常认为是对死者的不敬。教会不会为叛教者哀悼,祭司甚至拒绝为这些背弃信仰的人们举办仪式。

在乌斯塔拉夫,一种被称为法拉兹玛赎罪派的信念在信仰墓土女士的信众间根深蔕固。根据他们的理解,在此生受到的痛苦和试炼可以使灵魂增加一定的重量,而当法拉兹玛审判那个灵魂的时候,她会用与此重量相应的更多死后世界的奖励来加以平衡。虽然多数认同这个信念的信众仅仅是用类似禁欲的方式限制饮食和生活中的各种娱乐,但也有些会作出更大程度的牺牲,例如把自己弄聋弄瞎,不断鞭挞自己的肉体,或是穿刚毛衬衣来限制或平衡任何可能使其灵魂变轻的事件,以期确保在死后获得更多更好的奖赏。在有些伯爵国中,极端主义者认为持续的痛苦就等同于谴责快乐和变化,他们会因此猎杀通过改变这个世界来满足其低俗欲望的人们——特别是奥术魔法的使用者。

神殿和祭坛
法拉兹玛的神殿通常是哥特式的教堂,位置接近城镇的陵园附近,但在空地中或墓园里的竖起一块凄清的石头就可以充当祭坛。较大的神殿通常附有地底墓室,里面装满了有钱人和祭司们的尸体,这是因为据说在女神的神殿中安葬可以在审判来临时提高她对死者的评价。即使是偏远的法拉兹玛修道院也附有很大的地方专门用来充作墓地,而这些地方也很可能是当地富有或有影响力的家族以及他们代代埋骨之所——同时也埋着价值无法估计的陪葬品。

每座神殿对应信仰每一个方面各设一名的最高祭司或最高女祭司分管生育,死亡和命运。虽然在理论上他们是平等的,但近年来掌预言的最高祭司已然变得低人一等(而这个职位也常被古怪的或是精神不稳定的祭司所占据),在规模较小的地方,一个祭司就可以独自掌管全部三个方面职能。附有地底墓室的神殿还设有墓室主管或墓室女主管负责相应的设施。教会里的地位排名通常是根据年资——曾在教会中服务更久的祭司地位要高于服务时间较短的祭司。

各教会的等级则视其所服务的人数而定;一个城市里的大教堂要比一个小镇里的教堂有更大的影响力。法拉兹玛的信徒在宗教仪式中身着丧服,总是一袭嵌银边的黑衣(而无论当地习俗,但在黑色的外袍下可以穿其他颜色和式样的衣服),随身带着一小瓶圣水。在修道院中生活的神职人员视当地习惯穿黑色或灰色的衣物,其中许多誓言永不开口说话来表达对墓土女士的虔诚。

祭司的职责
法拉兹玛的祭司成员多数是牧师,预言者,或『白死灵法师』(学习除创造死灵和毁灭生命外的死灵法术形式的法师),但特别有技术的接生婆以及魔法医师都有可能在某些地区掌权。祭司有责任协助生产,在生孩子的时候如果身边有法拉兹玛的祭司在场几乎总是能保证母婴平安。他们是死者的执事,多很熟悉当地和附近地区的葬仪。他们负责保卫墓园和对死者的记忆,防范窃贼和意图操纵尸体的恶徒,并记住或负责纪录在他们任职期间内过世的死者为他们所知的事迹。教会极为厌恶不死的亡灵,认为它们是对自然规律的亵渎,而所有祭司都毫不犹豫地完全遵从教会教导的对亡灵态度,创造新的亡灵是被绝对禁止的,而即使是邪恶的法拉兹玛的祭司也会对控制已存在的亡灵有牴触感。

普通的祭司常靠着照顾生产的妇女,在丧礼中发言,甚至是为富有的主顾掘墓或建造墓室来维持简朴的生活。外出冒险的祭司会拒绝以劫掠财宝为目而闯进坟墓里,但如果哪个墓里据说有亡灵在活动,他们会为消灭这些可憎的怪物而许可这种侵犯(但他们仍反对亵渎该地任何并非亡灵的尸体)。法拉兹玛的信徒通常用词简短生硬,这是因为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和死者(这些家伙不会回话,感情也不会受伤)以及处在极度痛苦中的人们(例如正在生产的孕妇)打交道的缘故。当他们在执行其义务时,他们会发号施令并要求每个人按令而行,因为这是关乎于一个灵魂(无论是刚刚逝去还是将要来临)的严肃大事。

所有的牧师都佩著斯克恩,这种双刃的仪式用匕首有着暗灰色的刀刃,匕首柄常雕成女神的脸孔和长发的模样。这种匕首可以用来展开祈祷的卷轴,在丧礼仪式中碰触尸体,裁取死者的裹尸布,割断婴儿的脐带,以及在宗教圣餐中切寇拉侍面包。祭司使斯克恩沾血甚至用其杀生都并不是被禁止的,但有些祭司会拒绝这样做,并携带其他的武器以备战斗的需要。卡萨梅泽斯会佩戴特殊的斯克恩,他们的匕首柄一面刻着法拉兹玛的形象,而另一面刻着啼哭的婴儿。

宗教节日
每个春季的第一个月份法拉斯特是以墓土女士而命名——这是个诞生新生命,以及使整个世界回春焕发新生的月份。教会还有两个所有神殿都会庆祝的共同节日。
白骨节:在法拉斯特月的第五天,祭司的队伍抬着新近逝去者被裹尸布紧紧包住的尸体在城里的街道中游行以示纪念。这些尸体都会被免费葬在教会的坟场,墓地或是陵园中,而这对逝者而言也是种极大的荣誉。
未遭遗忘的灵魂游行:这是在对墓土女士的信仰被当成重要宗教信仰的地方会庆祝的节日,在这个收获祭前数周里每晚都会举行的仪式中,信徒请求女神延缓把他们招去死后世界的时间。祭司在他们的节日服装外穿着薄薄的黑色长袍,带着点燃的蜡烛排成行列走进大喷泉,水塘,湖泊,或是水流平静的河中。当他们走到较深的水中时,蜡烛会熄灭,而当祭司们走到对岸的时候,蜡烛会重新点燃,而他们的黑色长袍会因为浸水变得透明,露出穿在下面的庆典服装。

口头禅
既然有如此丰富的仪式,祭器,和仪典服装,教会发展出了许多常用语当然也不奇怪。在多数时候,信徒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在心口划个女神的圣徽。信徒最常用的三个口头禅是:
时辰未到,现在还未到:这是个简短的祈祷,用在听到悲伤的事情或坏消息的时候,或是用来请求法拉兹玛延缓其信徒被送去她的国度的时间,因为他们在那时刻来临前还有许多未竟的事业。虔诚的信徒会在晨祷中和夜里休息前都会重复这句话。
生者都将受她审判:这是个对别人说的警告——特别是对敌人,但有时候也针对轻浮或不自尊的人——告诉他们未来必在命中受苦,就算要等的时间比说这句话的人所希望的要长。
它将被留给女神:这是誓言把秘密带到坟墓中的意思,表示将不告诉任何人,并发誓只有法拉兹玛本人会听到这件事情(而且是在发誓的人死后),或是表示如果发誓的人倘若违反誓言,她就会提前取去其性命。

宗教经典
法拉兹玛的圣典是《漩涡骨地》,其中的多数章节都是在遥远的过去由一名先知写成的,其中许多预言非常模糊,以至于人们经常争论它们到底预言的是什么事件,以及这些事件是否已经发生过。后续增补的章节都是有关如何安全生产,以及如何处理尸体可以确保其不会变成亡灵等内容。

在许多神殿,特别是年代较为古老的神殿里,宗教经典是以按题材分类并配有生动插图的卷轴为形式而保存的。这些用特殊墨水和华丽的金属装饰制成的卷轴有些是价值数千枚金币的历史文物。每张卷轴都分别记载着神殿各种祭礼仪式的某条祷文,因此在多数时候祭司仅需把和当日仪式内容相关的卷轴取出即可,而把其他卷轴留在安全的地方。每张卷轴都套著被称为经幕的灰丝封套,保护卷轴免于磨损和毁坏。经幕在因长年使用而逐渐磨损后需要被换掉,但教会的信条是这些物品不能简单地被丢弃,因此用过的旧经幕或是被存在神殿中一个小房间里,或是(更恰当地)缝成和牧师或其他重要信徒的裹尸布。被部分使用法拉兹玛经幕制成的裹尸布所包着的尸体是非常幸运的,据说它们特别能够抵抗异变成死灵的危险,包括被操纵或是被变成衍体。

和其他宗教的关系
所有神祗都和法拉兹玛和平共处,他们的使者必须通过她的国度,才能把灵魂护送到各自的神乡。她没有真正的敌人和盟友,但艾奥梅黛对她把奥罗登死期将至当成秘密这点有些不满。即使是基弗斯也很尊重她,虽然许多人认为,他和她就某些灵魂是否过快地离开了凡间世界这个问题经常有矛盾。她和神秘的格罗依图斯的关系则是个迷。女士从不会和魔物打交道,因为她很清楚他们想要在未经审判的灵魂通过星界前往她的国度时将他们劫走,并经常骚扰她引渡灵魂的使者们。

新神术
信仰法拉兹玛的导师,吟游诗人,巡林客,术士和法师可以习得卜筮术,视为其法术列表中的2级法术,死亡丧钟视为其2级法术,死者交谈视为其3级法术。信仰法拉兹玛的牧师和神谕师可以准备伪命术,视为其法术列表中的2级法术,鹰眼术/锐耳术视为其3级法术,片刻预知视为其8级法术。除此防御骨阵(参阅《神与魔法》)外,她的牧师还可以准备这个法术:

打击恶灵
派系:塑能系;等级:牧师5级(法拉兹玛)
施法时间:1标凖动作
成分:动作,语言,器材(法拉兹玛的圣徽)/法器
距离:自身
目标:自身
持续时间:每等级1回合
通过引来正能量,你可以模拟圣武士打击死灵的部分能力。选择一个亡灵生物。你的在对该生物发动近战攻击时,在进行攻击命中检定时结果附加你的感知调整值,在进行的伤害检定时增加你的施法者等级。你的攻击忽略该死灵生物的伤害减免。这些加值不能和圣武士破邪斩所提供的加值叠加。

异界盟友
法拉兹玛的神仆通常是奇怪的生物,但那些命运特别光明或特别黑暗的灵魂也可能来到凡间世界为她传送信息,即使他们受到的最终审判是归属其他神祗或前往其他国度。这些灵魂的形貌通常与其生前的活动或其所效忠的神祗有关。例如,如果想要警告她的信徒未来会发生血腥的战斗,她可能会召来古拉姆战士或是艾奥梅黛死去的勇士的灵魂。她的使徒是纺纱执事(参阅本书第88页),这个迦勒神使模样的生物有时候会以闪著白光和蓝光的全套盔甲为形象出现,还有些时候是团虚体的橘色火燄。侍奉法拉兹玛的生物还包括:
失落神性的余音:这个鬼魂士兵穿着金色和绿色的精致衣服。当他的脸孔可见时,他看起来好像是个阿兹兰特人,而且似乎是奥罗登作为神祗时被描绘成的形象。再加之他只是在最后的阿兹兰特人死后才开始在法拉兹玛的麾下出现,有些人相信他就是那个神的残余体。但失落神性的余音却否认这点。他更喜欢治疗和支援那些召唤他的人们,而不是直接攻击他们的敌人。
无尽的墓碑:这个生物看起来像是个在不断旋转的圆形墓碑,墓碑上刻着的各种语言的文字因其不停歇的运动而无法认清。他是个优秀的信使,但也不反对冲进敌人堆里,或是把阵线打开一个缺口,不过他更适合保护凡人而不是消灭他们。

特殊的召唤列表
法拉兹玛的祭司可以用召唤怪物术召唤下面几种额外生物,作为普通召唤生物列表的补充。她的祭司可以用召唤怪物术和召唤盟友术召唤夜鹰,视同它们是鹰(并使用和鹰相同的游戏数据)。
三级召唤怪物术
雅纳凯隆引渡使者(寻路者冒险系列第47期)
六级召唤怪物术
阿姆泽拉尼引渡使者(寻路者冒险系列第47期)
【译注:原文误写为第44期,这两种怪物载于47期中,但名字有所不同。】

防御骨阵
派系:死灵系;等级:牧师2级,术士/法师2级(法拉兹玛)
施法时间:1标凖动作
成分:动作,语言,器材(中型生物的头骨股骨),法器
距离:自身
目标:自身
持续时间:每等级1小时或直到消耗殆尽
豁免:
法术抗力:
你用死灵能量操纵白骨,使其能飘浮在你身边,用来阻挡物理攻击。本法术使你拥有5/钝撃的伤害减免。当这块白骨共阻挡每施法者等级5点(最高50点)的伤害后,白骨会被摧毁,法术效力也消耗殆尽。如果你因其他原因拥有伤害减免,则本法术无效。

-选自Carrion Crown #2及God and Magic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the Lord make his face shine 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the Lord turn his face toward you and give you peace.

离线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6754
  • 苹果币: 5
  • 夜空中的闪烁
    • STAR的实验室
Re: 法拉兹玛
« 回帖 #1 于: 2012-12-25, 周二 18:10:47 »
而在奥斯利昂则是伸直最前面的两根手指。

这个姿势是不是”走着”?!

离线 erwin

  • Knight
  • ***
  • 帖子数: 412
  • 苹果币: 0
Re: 法拉兹玛
« 回帖 #2 于: 2012-12-25, 周二 22:50:02 »
话说那张图超像维捷丝~
所有曾经的荣耀和辉煌,都如流沙般逐渐消失殆尽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504
  • 苹果币: 2
Re: 法拉兹玛
« 回帖 #3 于: 2012-12-26, 周三 00:26:37 »
觉得更像御姐版的凯兰沃

离线 四月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133
  • 苹果币: 1
Re: 法拉兹玛
« 回帖 #4 于: 2012-12-26, 周三 09:04:07 »
 :em010
* 四月奈奈子 被帅气女牧师吸引过去…………

(求第一不死者少女和蜂后女王 XDDDD
没有团,为什么还要翻译规则呢?
当然是为了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