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博德之门序章:烛堡  (阅读 4570 次)

副标题: 与怪物搏斗的人要谨防自己因此变成怪物。如果你凝视深渊,那么深渊也会回望你。

离线 Stuart

  • 版主
  • *
  • 帖子数: 3866
  • 苹果币: 0
博德之门序章:烛堡
« 于: 2012-11-13, 周二 08:54:48 »



[20:14] <冰川真琴> 雨夜。
[20:14] <冰川真琴> 电闪雷鸣。
[20:14] <冰川真琴> 一栋高楼耸立在城市中,四周尖顶的塔状建筑将主楼拱卫其中。
[20:14] <冰川真琴>   主楼由坚固铁栅栏围成的平坦楼顶上,有个穿着简陋盔甲的男子打开木门,惊慌失措地带上,然后只走了几步,无力地趴倒在地。
[20:14] <冰川真琴>   一声巨响过后,那人惊慌回头,木门已被巨力一下砸个粉碎,全身武装的魁梧战士,以狰狞的姿态在阁楼门内,一种嗜血而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猎物。
[20:14] <冰川真琴>   闪电轰鸣,照亮了武装战士漆黑的全身铠甲,上面的甲刺巨大而令人生畏。倒地的男子几乎以为自己听到巨大野兽的咆哮声。
[20:14] <冰川真琴>   “不,你不能这样”他惊慌失措地说着,同时恐惧令他徒劳地蹬地,妄图逃走。
[20:14] <冰川真琴>    “我会活到最后”武装战士发出轻蔑的恐怖笑声:“而你将成为第一个活祭品!”
[20:14] <冰川真琴>    “不!还有别人!我可以告诉你只要……”男子爬起身,一边叫喊一边没命地想跑到远处,于是很快撞上护栏,本能地做出半倚想用背拱开栏杆的姿势。
[20:14] <冰川真琴>   追上来的武装战士一拳砸下,将之轰倒在地。失去头盔保护的男子,口鼻有鲜血流出。
[20:14] <冰川真琴> 武装战士微微俯身,抓住猎物脖子随手举起并砸向栏杆。于是那片护栏也在发出刺耳的嘎咂声后,断裂弯曲的程度昭示着武装战士的骇人力量。被单手掐住脖子的男子徒劳地捶打武装战士臂甲,双脚悬在空中挣扎着踢踏。
[20:14] <冰川真琴>    “不!不!”
[20:14] <冰川真琴>    但却毫无效果。

[20:14] <冰川真琴>   武装战士手上加力“可拉”一声。颈骨被捏碎后,挣扎和求饶随着间隔慢慢响起骨裂声慢慢消失,终于死了。
[20:14] <冰川真琴>   武装战士压抑不住地狞笑着,那只充满怪力的手松开,男子的尸身从高楼坠下,鲜血潺潺流出,在鹅卵石地面上铺展开来。
[20:15] <冰川真琴> 博德门附近的冲萨河口(River Chionthar)以北、深水城以南的宝剑海沿岸一带的土地被统称为剑湾。这个名字来源于犹如锐利的刀剑般从海边陡然耸起的高度接近半英里的白色峭壁,这些峭壁在数百英里的海岸线上把大海和陆地分割开来。在这数百里的范围内,只有深水城和博德之门两个地点船只可以安全停泊。
[20:15] <冰川真琴> 烛堡,这座费伦最大的图书馆、知识的殿堂就坐落在剑湾一座可以俯瞰大海的火山岩峭壁之上,死火山的废墟之中,由称为雄狮之路(Way of the Lion)的狭窄路径与陆地蔓延曲折地连接,直到安姆和博德之门间的主商道。
[20:15] <冰川真琴> 除了位置偏僻外,这座堡垒还被强大的多重结界保护着,除了油灯和蜡烛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燃烧,以防止书籍被焚烧。这些结界还可以阻挡传送法术以及破坏性法术,杀死所有的霉菌和昆虫,并有一些其他秘密特性。
[20:15] <冰川真琴> 五名守门者(Gatewarden)中的下级军官维持着城堡中的秩序:四名观察者(Watchers)轮流在修道院中巡逻,并从最高的塔上观察周围的海洋和陆地;另一名是大门守护者(Keeper of the Portal),每人手下都有十二名武僧(都是经验丰富的斗士)作为助手。
[20:16] <冰川真琴> 这座神圣的知识殿堂是你冒险的起源。二十年来,你都居住在烛堡。智者葛立安是你们的导师,他就像是父亲一样。葛立安说过无数故事,其中提到许多英雄和怪物、战争和悲剧、爱人与异端者。然而,有一个故事你们从不知道:那就是自己的真实身分,只是听说都是孤儿
[20:16] <冰川真琴>    最近葛立安越来越少讲话,好像有些什么事压在他心上。在语气婉转地问他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后,也没有得到回答。你知道他并非不在乎别人的关心——他是个聪明人,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尽管如此,他的沉默却让人感觉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20:16] <冰川真琴> 这是DR1369铁手套之年·溶雪之月
[20:16] <冰川真琴> 今天葛立安似乎比前段时间还激动,他打乱了你们日常的工作,匆忙地塞给了一些钱,让去买些装备准备上路旅行。他没有说为什么。你现在站在烛堡温斯罗普开的旅店门口,准备为意料之外的旅行买些合用的装备。

[20:16] <冰川真琴> 街上和往常一样安静,几个和善的绿袍僧侣站在各处。观察者带着的小队偶尔路过。
[20:16] <冰川真琴> 你们的行动?
[20:18] <嘉妮塔莉> "哇哦,我想不是因为几十年没付房租就赶我们走了吧。“
[20:18] * 艾奥里亚 走进烛堡旅店,看谁长的一脸欠揍的样子

[20:18] <冰川真琴> 你进入旅店,一股温暖的气流扑面而来,伴随淡淡的柴火和啤酒气息。
[20:19] <冰川真琴>    两名绿袍僧侣在桌边读书,有贵族正在使用东北方的炉火房,可以隐约听到火炉燃烧的劈啪声与交谈声。
[20:19] <嘉妮塔莉> “老实说我并没有多少可买的。”
[20:19] <冰川真琴> 旅馆主人温斯罗普先生正站在柜台后面,他满脸笑容地朝你们打招呼:“嗨,年轻人!你回来见你的好伙伴温斯罗普,是吗?好吧,别忘了交五千金币入门费,你知道烛堡客人都要交。”
[20:20] <嘉妮塔莉> “等交出来时就己经不是年轻人了。”
[20:20] <艾奥里亚> “嗯。。这里真不错,要是没有这么多僧侣就更棒了,5千金币,我给你个大脖溜“”
[20:20]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呃,葛利安把你教的太严肃了。只是跟你开开玩笑,朋友。那些僧侣总是严肃地拿着木杖,但是我很欢迎你。葛立安把你教得很好,真的。”
[20:21] <嘉妮塔莉> “我也只是开开玩笑,恩哼。”
[20:21] <冰川真琴> “嗯嗯。那么,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要饮料、房间,或买东西?”
[20:21] <艾奥里亚> “少扯没用的,快让我看看你这强盗又从来烛堡提高修养的傻瓜贵族身上打劫了什么好货”
[20:21] * 嘉妮塔莉 微笑摊手
[20:22] <嘉妮塔莉> “我们需要,恩,买些冒险用的日常用品。”
[20:22] <冰川真琴> 店主拉开身后的箱子
[20:22] <嘉妮塔莉> “也许有几位还要些打架的家伙。”
[20:22] <冰川真琴> 你们可以看到有不少冒险要用的东西
[20:22] <冰川真琴> 只不过武器和防具都显得有些陈旧。
[20:23] * 诺兰德|托门 无言地看着每个人手里的物品清单
[20:23] <冰川真琴> 这里可以买到SRD除了重甲外的非魔法物品
[20:23] <艾奥里亚> “哇,我喜欢这个褡裢,这些武器保养的可真差”
[20:23]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商队已经好几个礼拜没有来烛堡了,外头最近好像不太平静。”
[20:24] <艾奥里亚> “比如这把巨剑,你好意思收我50个金币吗?都锈了”
[20:24] <艾奥里亚> “打个八折吧”
[20:2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店主用力点点头“能用就行!现在这种都很难找了。”
[20:25] <诺兰德|托门> “艾奥里亚,你没有列远程武器”
[20:25] <诺兰德|托门> “这些东西在冒险中会需要的”
[20:25] <艾奥里亚> “说的对”
[20:25] <凡妮> “而最重要的,不是武器”
[20:25] <凡妮> “是食物,是毛毯,是水”
[20:25] * 凡妮 在一旁好像专家一般的指点道
[20:25] * 诺兰德|托门 把自己的单子给晶姐看
[20:26] <凡妮> “小鬼们,你们实在是没好好出去玩过啊”
[20:26] <艾奥里亚> “这样好了,老温,咱这交情给点优惠没问题吧,我用50买你一把锈剑,你送我一把短弓好了
[20:26] <冰川真琴> “好的,我听说葛利安要带你们出门。要什么尽管吩咐。”
[20:26] <冰川真琴> “OK,成交。”
[20:26] * 凡妮 作为葛里安的客人,都已经在这里寄居了好多年了
[20:26] <冰川真琴> “不过你现在身上有带钱吗?”
[20:26] <冰川真琴> “再熟也不能赊账啊。”
[20:27] * 艾奥里亚 诺兰德|托门说:“加个短弓,20支箭” /me 对诺兰德点头
[20:27] <艾奥里亚> “当然当然”
[20:27] <艾奥里亚> “葛立安经常说,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20:27] * 艾奥里亚 掏出所有的钱
[20:27] <冰川真琴> “巨剑加上箭矢,一共51G。我去调货”
[20:28] <嘉妮塔莉> “我买50发驽矢。”
[20:28] * 艾奥里亚 数出应付的钱交给老板
[20:29] <冰川真琴> 于是你们分别列出所需物资,温斯罗普吩咐伙计去后面仓库搬。需要过一会才能送到
[20:29] <诺兰德|托门> “我上次定做的装备都有准备好吧?”
[20:30] <诺兰德|托门> “带甲刺的鳞甲和……”
[20:30] * 诺兰德|托门 被自己的字迹打败了
[20:30] <冰川真琴> “啊……哦。应该是好了?”
[20:30] * 艾奥里亚 去跟绿帽子贵族攀谈
[20:31] <冰川真琴> 这时,在远处坐着的一名老学者似乎是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朝这里走过来
[20:31] <诺兰德|托门> “唔,嗯,让我看一眼你的订货记录吧”
[20:31] <艾奥里亚> “对!看清楚型号!”
[20:31] <艾奥里亚> “别给蒙了”
[20:31] <冰川真琴> 你们认出是家住在贝尔柯斯特的法尔比·爱文海
[20:32] <嘉妮塔莉> “嗨,爱文海。”
[20:32] <冰川真琴> 店主随意地把进货单给你们看
[20:32] * 艾奥里亚 一直认为这个糟老头是个小气鬼
[20:32] <诺兰德|托门> “啊……我还订了两面盾牌啊……喔哇……”
[20:32] <冰川真琴> “你们不知道大头早扣掉了吗,图样图森破”
[20:32] <冰川真琴> 他小声嘀咕着
[20:33] * 诺兰德|托门 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自言自语
[20:33]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哦,嘉妮啊。我刚从烛堡的神圣会堂回来。这次我们的铁矿危机,使得前往贝尔柯斯特的旅程比我想象的还要危险……”
[20:33] <冰川真琴> 老头笑眯眯地抓住你的手,唠叨个不停
[20:34] <冰川真琴> “你是葛利安的孩子,对吧?你长大了……对不起,请允许我这个老人稍微嫉妒一下年轻人吧……嗯,我留了个鉴定术卷轴在内堂的泰斯托里尔那儿。他应该已经研究完了,如果你可以帮我拿回来,我会很高兴的。”
[20:34] <诺兰德|托门> “铁矿怎么了吗?”
[20:34] <诺兰德|托门> “……爱文海先生”
[20:34] * 艾奥里亚 现在才发现这个糟老头还是个老色鬼
[20:34] <嘉妮塔莉> “好吧,有空我会去找他的。”
[20:34]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听说矿坑出了什么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现有铁器都渐渐开始变得不耐用了。”
[20:35] * 诺兰德|托门 没好意思告诉店主自己只是看不清楚自己列的物品清单
[20:35] * 诺兰德|托门 心想这应该不算撒谎……
[20:35] <嘉妮塔莉> “希望不是哪头锈蚀怪钻进了矿车里。”
[20:3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一男一女的贵族围着壁炉取暖,没怎么搭理你
[20:36] <诺兰德|托门> .r d+0 智力检定回想是什么能够导致铁器……
[20:36] <Oicebot> 诺兰德|托门进行智力检定回想是什么能够导致铁器……检定: 1d20+0=12+0=12
[20:36] <嘉妮塔莉> “你们先座会,我去拿下卷轴。”
[20:3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无聊地走到墙上书柜那,随手从里面翻出两张卷轴
[20:3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1环奥术x2)
[20:36] * 嘉妮塔莉 出门去拿卷轴给老头
[20:36] * 艾奥里亚 虽然不懂,但知道很有用
[20:37] * 艾奥里亚 于是偷偷塞进泡裤
[20:37]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走出旅馆门 正对着的就是内城入口
[20:37]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知道泰斯托里尔习惯在里面散步
[20:37] * 诺兰德|托门 扫了艾奥里亚一眼
[20:37] * 艾奥里亚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旅店里到处翻东西。不过很低调
[20:37] <诺兰德|托门> .r d+1 感知
[20:37] <Oicebot> 诺兰德|托门进行感知检定: 1d20+1=14+1=15
[20:37]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僧侣袍,很容易找
[20:38] <诺兰德|托门> “别盗窃。”小声
[20:38]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楼下没什么东西了
[20:38]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觉得好东西都在楼上的客房里
[20:38] * 嘉妮塔莉 找泰斯托里
[20:38] * 艾奥里亚 装做没听到的样子,溜达到楼上客房

[20:39]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进入内堡后,你远远地看到泰斯托利尔迎面走来
[20:39]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   “法尔比让你来找我,是吧……很好,把这卷轴拿回去给他。不过你得快点回来找葛利安。他在中央图书馆的门口那等你——我向你保证,孩子,绝对有很重要的事。”
[20:39] * 诺兰德|托门 虽然警告了但也没做什么……私下决定事后补偿一下这家店
[20:39] * 艾奥里亚 先推一下房门,试试看,要是没关就进去看看,要是有人就道歉,要是没人就大肆搜刮
[20:40] * 嘉妮塔莉 把卷轴给老头后去图书馆
[20:40] * 艾奥里亚 去左一搜刮
[20:4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最靠近楼梯的房间没人
[20:4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有个锁着的柜子
[20:40] * 艾奥里亚 用力一扭
[20:4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力量检定?
[20:41] <艾奥里亚> .r d+3 抓住锁头用力一扭
[20:41]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抓住锁头用力一扭检定: 1d20+3=8+3=11
[20:41]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很高兴看到你虽然年纪轻轻,但对我这样的老头儿却不会以冷漠相应。把鉴定卷轴给我吧,这对我十分有用。让我在你们身上施展点小法术,它可以让你们远离邪恶,避免今晚的危险侵袭。””
[20:4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虽然没用到力
[20:4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但这箱子不算牢靠,有点活动了
[20:41] <凡妮> (把箱子搬下来吧!
[20:42] <冰川真琴> 队伍得到50XP CLW药水 全体防护邪恶法阵
[20:42] <凡妮> (- -
[20:42]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然后老法师就拿着鉴定卷轴,回去做自己事情了
[20:42] * 艾奥里亚 停下来,听听声音,觉得没惊动到任何人就再扭一下
[20:42] <艾奥里亚> .r d+3 抓住锁头用力一扭
[20:42]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抓住锁头用力一扭检定: 1d20+3=18+3=21
[20:43]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你想让全客栈的人都看到你们搬箱子吗··
[20:43]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于是开了
[20:43]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看到里面有十几枚金灿灿
[20:43] * 艾奥里亚 镇定的从柜子里取东西
[20:44]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在内堡走着,看到有领唱者带着东方之声西方之声南方之声北方之声在吟唱什么。
[20:4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把金币收入怀中,意犹未尽地舔舔嘴
[20:45] * 艾奥里亚 再去搜刮下一个空房子
[20:45] * 艾奥里亚 有人睡觉的就不去了
[20:4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觉得爱蒙说的很对,金币就应该在能发挥其价值的人手里。
[20:4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于是左下两个都有人呼呼大睡
[20:4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要拿的话 必须有人偷偷摸进去,技巧型地打开锁
[20:46] <艾奥里亚> “不知道嘉妮成不成。。。”
[20:47] * 艾奥里亚 看了一眼,自言自语
[20:47] <艾奥里亚> “似乎有点冒险,要是被发现会被葛立安打屁屁”
[20:47] * 艾奥里亚 想了一下,决定去找嘉妮商量
[20:48] <嘉妮塔莉> (凡妮是贼。。。
[20:48] * 诺兰德|托门 等艾奥里亚出来以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注意一下他的战利品
[20:48] <冰川真琴> 另外爱蒙曾经告诉你们,她曾经见过右边房间,有人带着珍贵的宝石和药水
[20:49] * 艾奥里亚 于是去找凡妮///
[20:49] * 艾奥里亚 把爱蒙的情报告诉她
[20:50]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你决定?
[20:50] <艾奥里亚> ”范尼范尼,来一发吧“
[20:50] <艾奥里亚> “我们有的赚呢”
[20:51] <诺兰德|托门> .r d+1 感知
[20:51] <Oicebot> 诺兰德|托门进行感知检定: 1d20+1=3+1=4
[20:5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凡妮拿着一本书在那看,好似一根木桩,任由你怎么摇也不动!
[20:52] * 艾奥里亚 于是在范尼脸上画个猫胡子
[20:53] <凡妮> “赚么?”
[20:53] * 凡妮 很怀疑
[20:53] * 诺兰德|托门 在艾奥里亚出来以后,把东西丢给嘉妮和凡妮照管,自己溜进旅馆去确认被盗受害状况
[20:53] * 冰川真琴 凡妮说:无本生意 怎么会不赚
[20:53] * 凡妮 会算投机风险!
[20:54] * 凡妮 不过倒是,有点...既然要离开了何不弄一些呢...
[20:54] <艾奥里亚> “那些客人都是刚入住的,累的像赖狗,睡的像死猪”
[20:54] <艾奥里亚> “有个半身人还有脚气”
[20:54] <凡妮> “去试试”
[20:55] <艾奥里亚> "我给你望风,肯定没问题“
[20:55] <凡妮> “上次呢?”
[20:55]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从艾奥利亚的话得出的结果是 右上没人的房间收益可能最大 其次是左下两个有人打呼噜的 最危险的是右下有人正看书的
[20:55] <凡妮> “还好我溜得快”
[20:56] * 凡妮 跟着艾奥里亚一起上楼
[20:56] <艾奥里亚> “上次,嗯。。从失败中吸取了教训的我已经可以保证不会发生上次的事情啦”
[20:56] <凡妮> “再上次呢?”
[20:57] * 凡妮 一面上楼一面回忆之前的种种
[20:57] * 凡妮 一脸的不信任啊
[20:57] <艾奥里亚> “经验教训是宝贵的财富,这是葛立安的教导,你不会嫌财富多吧”
[20:57] * 艾奥里亚 宽慰之
[20:57] <冰川真琴> 于是你们斗着嘴,逼近了左二。那里有个矮人在睡觉,床头柜里可能有东西
[20:57] <凡妮> “我只是不在意那些的归属”
[20:57] <凡妮> “自然法则来说,谁手上的就是谁的”
[20:58] * 凡妮 老远就嗅到了一股矮人的臭味
[20:58] <凡妮> “你居然不告诉我,这里有矮人”
[20:58] <冰川真琴> 矮人:“ZZzzzzzzzz”
[20:58] <凡妮> “算作惊喜咯”
[20:58] * 凡妮 所以大部分时候,在几个小鬼中,和艾奥里亚是最投机的
[20:58] <冰川真琴> 矮人四肢大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20:59] <艾奥里亚> “太黑了,那里看的清这些家伙”
[20:59] <凡妮> “好好等着”
[20:59] * 凡妮 溜了进去
[20:59] * 艾奥里亚 门口把风,无聊的比手指
[20:59] <冰川真琴> 开锁吧
[20:59] * 艾奥里亚 玩影子戏
[21:00] <凡妮> .r 1d20+7
[21:00] <Oicebot> 凡妮进行检定: 1d20+7=19+7=26
[21:00] <嘉妮塔莉> (很好。。。
[21:00] * 诺兰德|托门 回到集合地,打开小本本开始计算盗窃受害情况
[21:00] <冰川真琴> 于是你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床头柜,从里面摸出颗宝石
[21:00] * 凡妮 一脸的镇定自诺
[21:01] <冰川真琴> 然后溜回到艾奥利亚身边
[21:01] * 凡妮 轻轻放进了胸口
[21:01] * 凡妮 让宝石滑了进去
[21:01] <诺兰德|托门> “想不到辛苦学的数学在这种地方派上了用场,真是人生无常啊。”
[21:01] * 凡妮 临走前,刮了矮人的眉毛
[21:01] <诺兰德|托门> “说起来凡妮去哪了?”
[21:01] <冰川真琴> 。。
[21:02] <冰川真琴> 然后下一个半身人的房间
[21:02] <冰川真琴> 你忍住脚臭,从柜子里翻出个戒指

[21:02] * 凡妮 很聪明得没有把那些眉毛撒在地上,而是带走了
[21:02] * 诺兰德|托门 左右看看,没看到身影
[21:02] * 凡妮 也收了下来
[21:02] * 诺兰德|托门 耸耸肩决定算了
[21:03] <冰川真琴> 现在只剩右边两个房间了
[21:03] * 凡妮 随后把眉毛悄悄放在半身人的脚下
[21:03] <凡妮> (不是脚下
[21:03] * 嘉妮塔莉 在下面等人齐了去找葛里安
[21:03] <冰川真琴> 你们知道,值钱的家伙就快到手了!
[21:03] * 凡妮 随后把眉毛随意地撒在半身人的床边
[21:04] * 冰川真琴 凡妮说:然后你伸头看了看,右上的房间只有个非常牢靠的保险柜。右下有个贵族模样的人正在看书,也有个柜子
[21:05]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你觉得保险柜里,一定有好东西
[21:05] * 冰川真琴 凡妮说:拿到后,吃喝不愁!
[21:06] * 凡妮 思考着,这个贵族怎么办...
[21:06] * 艾奥里亚 拉下凡妮的袖子,表示算了
[21:07] * 凡妮 点点头
[21:07] * 凡妮 跟着艾奥里亚先离远点
[21:08] * 艾奥里亚 凡妮说:“这些绿帽子很龟毛,不要招惹他们好”
[21:08] * 艾奥里亚 凡妮说:"葛立安也想必等急眼了“
[21:08] * 艾奥里亚 凡妮说:“所以我们要还想吃晚饭就快点回去吧”
[21:09] <凡妮> “那个讨厌的人类,身上一股臭味”
[21:09] <凡妮> “真不想放过他”
[21:10]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于是你蹑手蹑脚地溜进上边房间,脚跟勾上门,闷头在里面研究起保险柜来
[21:10] * 艾奥里亚 凡妮说:“嘿,这个房子是空的”
[21:12]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你鼓捣了将近半小时,累得满头大汗终于将这鬼东西打开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一颗闪闪发亮的蓝宝石!

[21:12] * 艾奥里亚 凡妮说:“哇,发了”
[21:12] * 凡妮 捂住艾奥里亚的嘴
[21:13] * 凡妮 迅速将保险柜重新关好,掩饰成一幅没有打开的样子
[21:13] * 凡妮 然后带着艾奥里亚离开
[21:13] * 诺兰德|托门 对此一无所知
[21:13] * 艾奥里亚 眉飞色舞地走下楼
[21:14] <冰川真琴> 温斯罗普歪歪头看着你们
[21:14] * 凡妮 一手捏住艾奥里亚的眉毛,往下拉
[21:14] <凡妮> “给我低调点”
[21:14] * 艾奥里亚 低下头,偷着乐
[21:15] <诺兰德|托门> “?”7
[21:1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店主对你招招手
[21:15] * 诺兰德|托门 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一种不能细究的不祥预感
[21:15] * 艾奥里亚 凡妮说:“干毛?”
[21:1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那东西拿到了 ?”
[21:15] * 诺兰德|托门 装作若无其事把小本本收起来
[21:1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他低声说
[21:15] * 艾奥里亚 向店主走过去
[21:16] <艾奥里亚> “啥东西”
[21:1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我可以用一大笔钱跟你换,你知道的。”
[21:16] <艾奥里亚> “嗯。。”
[21:16] * 艾奥里亚 看看诺兰德
[21:1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那样你就有足够的钱。可以去欧马神殿,去买那个神奇的小棒棒。”
[21:17] <艾奥里亚> “我们去后面,老温”
[21:17] <艾奥里亚> “不要在这里说”
[21:17] * 艾奥里亚 拉上范尼
[21:17] * 诺兰德|托门 装作在认真看书
[21:17]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老板点点头,肥胖的身躯忽然变得敏捷了。
[21:17]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们两个窜进后面,迅速完成了交易
[21:18] * 艾奥里亚 揣了一大把钱走出来
[21:18] <艾奥里亚> “我去撒尿”
[21:18] <凡妮> ”先平分哦“
[21:18] * 艾奥里亚 去欧玛买个小棒棒
[21:18] * 艾奥里亚 凡妮说:“剩下的我们平分”
[21:18] <冰川真琴> 温斯罗普告诉你“虽然这宝石值的钱更多,但是他也要担当相应的风险。因此只能给你1000G”
[21:18] * 艾奥里亚 低声
[21:19] * 凡妮 可以
[21:19] * 凡妮 同意
[21:19]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眉开眼笑,准备去神殿买CLW魔杖
[21:19] <嘉妮塔莉> “葛里安有急事,我们还是不要耽误了好。”
[21:19] <凡妮> ”没事,艾奥里亚的事也很重要“
[21:19] * 凡妮 就不去神殿了
[21:2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沿着北边走没多久,在路上碰到了常来烛堡的学者菲莉蒂雅

[21:2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嗨!”
[21:20] * 艾奥里亚 凡妮说:“嘿,美女,午安”
[21:2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午安!午安!”
[21:2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嘿,你有没有啊看到我那阵哈鲁阿历史手抄本啊?你知道我实在不能忍受图书馆里的湿气,我的关节炎老是发作……所以我才会到附近地方透透气……呜,我实在很讨厌自己老是这样丢三落四!如果你有找到的话,请一定要把它拿回来给我,我实在很需要啊。”
[21:2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说完她疑惑地张望了下,看起来很呆的样子
[21:21] <艾奥里亚> “我想我没看到,不过要是找到的话,。。嗯”
[21:2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她这毛病,你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21:22] * 艾奥里亚 随口敷衍一下就跑开了
[21:2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嗯嗯!我是不是忘记在牛棚那了呢···”
[21:2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一路走过去
[21:22] <艾奥里亚> “我才不去戳牛屁股呢”暗想
[21:23] <诺兰德|托门> “……牛棚”
[21:23]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路边有个房间 你要进去搜索下面
[21:23]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路边有个房间 你要进去搜索下吗?
[21:23] <诺兰德|托门> (哦,还是两人剧情?
[21:23] * 艾奥里亚 记得这里是空房子
[21:23] <冰川真琴> (不是了 可以当作一起行动)
[21:23] <嘉妮塔莉> (快些搜完杀狼
[21:23] * 艾奥里亚 顺路进去看看
[21:24] * 嘉妮塔莉 进去搜搜
[21:24]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们看到有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正鬼鬼祟祟地躲在里面
[21:24]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看到你们,明显被吓了一跳

[21:24] <艾奥里亚> “好兄弟,你看起来很面生”
[21:24]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他强装镇定的说:   “哦,好孩子!我是第一个找到你的!葛利安是你的监护人,没错吧?”
[21:24] <艾奥里亚> “来烛堡偷东西?”
[21:25] <艾奥里亚> “嗯,看情况,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21:2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我是来拿东西没错,啊,其实不算东西”
[21:25] <艾奥里亚> “要看你要干什么了”
[21:2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   “很抱歉要耽误了你的正事,不过我这次实在是得耽误你,事实上这也是最后一次。对不起,不能跟你详述我的目的。我的时间很赶,而且解说不是我拿手的项目。”
[21:2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说完,那厮掏出匕首就对着你捅过来
[21:26]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先攻
[21:26] <嘉妮塔莉> (。。。
[21:26] <艾奥里亚> “我靠,她才是,我不是”
[21:26] * 艾奥里亚 指嘉妮
[21:26] <嘉妮塔莉> .r d20+3
[21:26] <艾奥里亚> .r d+2
[21:26] <Oicebot> 嘉妮塔莉进行检定: 1d20+3=16+3=19
[21:26]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检定: 1d20+2=12+2=14
[21:26] <冰川真琴> .r d+1 先攻
[21:26] <Oicebot> 冰川真琴进行先攻检定: 1d20+1=14+1=15
[21:27]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那人闻言收手,匕首只削落了你几丝头发
[21:27]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行动
[21:27] * 艾奥里亚 拍拍胸口
[21:27] <艾奥里亚> “吓死偶了”
[21:28] * 嘉妮塔莉 对那人的心灵戳刺
[21:28] <嘉妮塔莉> (过个WILL
[21:28] <冰川真琴> .r d
[21:28] <Oicebot> 冰川真琴进行检定: 1d20=17=17
[21:29] <嘉妮塔莉> (过了。。。
[21:29] <冰川真琴> (过了有伤害吗)
[21:29] * 嘉妮塔莉 后退点,END
[21:29] <嘉妮塔莉> (没。。。
[21:29]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那人于是朝你扑过来
[21:29] <冰川真琴> .r d+2 匕首
[21:29] <Oicebot> 冰川真琴进行匕首检定: 1d20+2=8+2=10
[21:29] <冰川真琴> 却是不中
[21:29] <嘉妮塔莉> (MISS
[21:30] <嘉妮塔莉> (晶姐砍!
[21:30] <艾奥里亚> .r d+5 领导攻击
[21:30]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领导攻击检定: 1d20+5=12+5=17
[21:30] <艾奥里亚> "其实我也是!”
[21:3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此时感到额头一点点疼痛,顿时勃然大怒
[21:30] <艾奥里亚> .r 2d6+4
[21:31]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检定: 2d6+4=2+4+4=10
[21:3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一剑把这人的头颅从脖子上卸了下来!
[21:31] <冰川真琴> 战斗结束
[21:31] <嘉妮塔莉> “哪里来的家伙。。。”
[21:31] <嘉妮塔莉> “杀手么。”
[21:31] <艾奥里亚> “搜下身”
[21:31] <冰川真琴> 你们搜索了下,发现这人除了一把匕首外,就只有十几个金币。
[21:32] <艾奥里亚> “看来是个死士。连身份证都不带”
[21:32] <嘉妮塔莉> “看来葛利安急着找我们也和这事有关。”
[21:32] * 诺兰德|托门 听到声音赶紧过来
[21:32] * 诺兰德|托门 吃了一惊
[21:32] <冰川真琴> 其实是穷得没有户口
[21:32] <艾奥里亚> “恩,事情严重了,快点办完事,去找葛立安问清楚”
[21:32] <诺兰德|托门>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杀了他?”
[21:32] <冰川真琴> 你们走出名为牧师手杖的这房间
[21:33] <艾奥里亚> “在烛堡杀人只怕要被法办”
[21:33] <艾奥里亚> “这只老鼠来偷袭我们”
[21:33]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发现诺兰德和名叫帕达的僧侣正在外面关切地看着你们

[21:33] * 凡妮 也悠哉悠哉跟了过来
[21:33] <凡妮> “发生了什么?”
[21:33] <诺兰德|托门> “被偷袭?”
[21:34] <艾奥里亚> “被猫抓了一下,嗯,没事”
[21:34]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的额头上划了一道,那里……嗯没事的孩子”那黄衣僧侣如此说道
[21:34] <凡妮> “这是不对的!”
[21:34] * 艾奥里亚 看看僧侣
[21:34] <诺兰德|托门> “抢劫吗?”小声
[21:34] <凡妮> “这些瘦弱的孩子,手无寸铁居然被人袭击!”
[21:34]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快,孩子。在旅店穿好装备,去图书馆门口找葛利安……”
[21:34] <凡妮> “我要去找那些守卫抗议”
[21:34] <凡妮> “如果他们无法保护孩子们的安全,他们能保护什么!”
[21:34]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那僧侣招手,然后跳出来几个手下,进屋收拾去了
[21:35] * 凡妮 义正言辞
[21:35] <嘉妮塔莉> “好了,去找葛利安吧。”
[21:35] <艾奥里亚> “蛮熟练的。。。”
[21:35] <诺兰德|托门> “看来不像是要经过审判的流程啊。”
[21:35] * 冰川真琴 凡妮说:“这样的事,终究会发生……我们……”僧侣欲言又止
[21:35] * 冰川真琴 凡妮说:然后他也匆匆离去了
[21:35] <凡妮> “算了,先取找葛利安”
[21:35] <艾奥里亚> “这些城管大概天天干这种洗地板的事情吧”
[21:35] * 凡妮 狠狠喵了一眼
[21:36] <诺兰德|托门> “帕达先生,您知道些什么吗?”
[21:36] <冰川真琴> 这时候,旁边的牧牛人卓平走了过来
[21:36] <凡妮> “我觉得他们知道写什么”
[21:36]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他已经跑了
[21:36] <凡妮> “别追了,诺兰德”
[21:36] * 冰川真琴 凡妮说:“菲莉蒂雅又把一本书忘在这里了。在干草堆那儿,就在牛旁边。你把书还给她,然后再回来,我要和你商量一些事。”
[21:37] <凡妮> “嘉妮塔莉和艾奥里亚都被吓到了,你需要好好照顾他们”
[21:37] <诺兰德|托门> “无论如何,先把这件事告诉葛力安吧”
[21:37] <嘉妮塔莉> (走走走
[21:37] <冰川真琴> 卓平闻言,有些忧虑地皱了下眉,返身拿出书递给你们
[21:38] <艾奥里亚> “这书值钱不”
[21:38] <诺兰德|托门> “现在是对方先行攻击你们的证据只有你们两人的证词,要完全脱罪还是有难度的”
[21:38] * 嘉妮塔莉 拿好书去还掉
[21:39] <凡妮> “放心啦,诺兰德”
[21:39] <诺兰德|托门> “最坏的情况可能需要葛力安为你们担保,然后受到一些象征性的惩罚”
[21:39] <凡妮> “这事不是2群孩子间的打斗”
[21:39] <艾奥里亚> “僧侣都去洗地你担心个啥”
[21:39]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菲莉蒂雅笑容满面地迎接你
[21:39] <诺兰德|托门> “不过帕达的态度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
[21:39] <凡妮> “总会有一方要分出个胜负”
[21:39] <嘉妮塔莉> “给,你的书。”
[21:39] <凡妮> “你也注意到那个修士的态度了”
[21:39] <凡妮> “明显他们知道什么,他们的心虚得很”
[21:39]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谢谢。又是留在牛旁边了,对吧……哦,你笑起来的样子令我想起葛利安。我知道把你抚养长大是件不容易的事,但是他说那是个爱的负担,也是命运的负担。你一定是个很特别的小孩,连那样沉默寡言的人都可以对你赞不绝口……这些珠宝送你吧,也许温斯洛普看到之后会还给你一些好东西。” 
[21:40] <凡妮> “他们知道危险临近,而放任危险在此”
[21:40] <艾奥里亚> “这事看来在他们的预想中”
[21:40]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然后她不由分说,拿出个宝石塞进你手心。
[21:40] <凡妮> “真正需要担心的不是那些文件官司,而是危险本身”
[21:40] <艾奥里亚> “也就是说我们终于可以在烛堡杀人了!”
[21:4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
[21:40] <艾奥里亚> “杀完就说是杀手,我们一点事都没有”
[21:41] <嘉妮塔莉> “好吧,谢谢。“
[21:41] <凡妮> “关键是你们是自卫”
[21:41] <凡妮> “当然了,离开了这个地方,谁先动手本身就没有意义”
[21:41] <凡妮> “在那高墙之外,唯有的意义是何人存活”
[21:41] <冰川真琴> 然后你们一边谈话,一边去欧马神殿购买了心仪已久的CLW魔杖
[21:41] * 嘉妮塔莉 回来找卓平
[21:41] * 凡妮 叹气,想来自己慵懒得躲在这里,帮那个人类当保姆唯一的原因,也就是讨厌墙外的事了
[21:42]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我可怜的母牛妮莎生病了。我得帮她从霍尔那拿解毒药才行。霍尔昨天喝了一晚的酒,今天一大早又被抓到大门口去当卫兵,我想他那边一定还有一些药。”
[21:43] <艾奥里亚> “你当我是给你跑腿的吗,这么大点地方自己去回去拿啊”
[21:43] <艾奥里亚> “你是不认路还是怎的?”
[21:44]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于是你们决定顺路去仓库那完成昨天答应的除鼠任务,然后从东门去找葛利安
[21:44] <嘉妮塔莉> “好吧好吧,我跑一趟。”
[21:44]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呃,好吧。我待会自己去一趟”
[21:44] <艾奥里亚> “这就对了”
[21:45]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们看到矮人瑞佛已经在仓库前等候已久
[21:45] <艾奥里亚> “我们也不是游手好闲的到处闲逛,我们是有正经事的”
[21:45] <艾奥里亚> “嘿,我们来消灭老鼠了!”
[21:45] <艾奥里亚> “开门!”

[21:46] <冰川真琴> 推门进去后,你们发现老鼠乌丫丫的一片
[21:46] <冰川真琴> 猫咪懒惰地躺在高处打呼噜
[21:46] <嘉妮塔莉> (集群?
[21:46] <艾奥里亚> “这猫真是玩忽职守”
[21:46] <嘉妮塔莉> “还真是和谐的情景啊。”
[21:47] * 艾奥里亚 抓老鼠
[21:47] <冰川真琴> 先攻
[21:47] <诺兰德|托门> (……说起来某在干啥来
[21:47] <艾奥里亚> .r d+2
[21:47] <嘉妮塔莉> (打老鼠
[21:47]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检定: 1d20+2=1+2=3
[21:47] <诺兰德|托门> (哦那某也来凑热闹
[21:47] <嘉妮塔莉> .r d20+3
[21:47] <Oicebot> 嘉妮塔莉进行检定: 1d20+3=4+3=7
[21:47] <诺兰德|托门> .r d-1
[21:47] <Oicebot> 诺兰德|托门进行检定: 1d20-1=8-1=7
[21:48] <艾奥里亚> “好大只!”
[21:48] <诺兰德|托门> (除了鳞甲没穿以外全装备
[21:48] <嘉妮塔莉> (老鼠呢!
[21:49] <艾奥里亚> (不是全体防邪吗
[21:49] <冰川真琴> .r d+2
[21:49] <Oicebot> 冰川真琴进行检定: 1d20+2=13+2=15
[21:49] <诺兰德|托门> (老鼠呢!
[21:49] * 诺兰德|托门 带着小圆盾站前面
[21:49] * 冰川真琴 将话题改为 'ms 加 诺 艾'
[21:50] <诺兰德|托门> 动!
[21:50] * 冰川真琴 [COLOR= (打老鼠
[21:47] purple]艾奥里亚[/color]说:老鼠们蜂拥而上
[21:50] <诺兰德|托门> 打老鼠要什么地图!
[21:5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冲到了你面前
[21:51]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行动
[21:51] * 嘉妮塔莉 对着老鼠的那四格油腻术
[21:51] <嘉妮塔莉> (反射
[21:52] <冰川真琴> .r d+6 反射
[21:52] <Oicebot> 冰川真琴进行反射检定: 1d20+6=5+6=11
[21:52] <冰川真琴> (集群能摔?)
[21:52] <嘉妮塔莉> (能吧
[21:52] * 诺兰德|托门 见状拿出了连枷
[21:5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行动
[21:53] <嘉妮塔莉> (失敏,倒地
[21:53] <艾奥里亚> (集群?
[21:53] <冰川真琴> (嗯)
[21:53] <艾奥里亚> (巨剑有伤害吗
[21:53] <冰川真琴> (减半)
[21:53] <艾奥里亚> .r d+5 石铸身躯
[21:53]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石铸身躯检定: 1d20+5=5+5=10
[21:54] <艾奥里亚> "好运用光了”
[21:54] <冰川真琴> (石铸身躯是?)
[21:54] <嘉妮塔莉> (中了吧?
[21:54] <艾奥里亚> 伤害减免5
[21:54] <冰川真琴> (中了吧··)
[21:54] <嘉妮塔莉> (刀地扣AC
[21:55] <冰川真琴> (我以为是护体技··)
[21:55] <冰川真琴> 于是老鼠将你们三人淹没
[21:55] <艾奥里亚> .r 2d6+4
[21:55]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检定: 2d6+4=2+1+4=7
[21:55] <嘉妮塔莉> (伤害
[21:55] <冰川真琴> AO
[21:55] * 冰川真琴 将话题改为 'ms-3 加 诺 艾'
[21:56] <艾奥里亚> (就是中的话,伤害减免5/- 一轮时间
[21:56] <诺兰德|托门> 某可以AO不
[21:56] <诺兰德|托门> 还是说选了战斗反射
[21:56] <嘉妮塔莉> (被吞的都可以AO
[21:56] <诺兰德|托门> .r d+3 双手PA
[21:56] <Oicebot> 诺兰德|托门进行双手PA检定: 1d20+3=18+3=21
[21:56] <艾奥里亚> .r d+5 领导攻击 给我使劲砍
[21:56]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领导攻击 给我使劲砍检定: 1d20+5=6+5=11
[21:56] <冰川真琴>
[21:56] <诺兰德|托门> .r d8+8
[21:56] <Oicebot> 诺兰德|托门进行检定: 1d8+8=5+8=13
[21:56] <嘉妮塔莉> .r 1d20-1 意思下
[21:56] <Oicebot> 嘉妮塔莉进行意思下检定: 1d20-1=17-1=16
[21:56] * 冰川真琴 将话题改为 'ms-8 加 诺 艾'
[21:56] <嘉妮塔莉> (中了!
[21:56] <诺兰德|托门> 钝击
[21:57] <嘉妮塔莉> .r 1d6-1 钝击
[21:57] <Oicebot> 嘉妮塔莉进行钝击检定: 1d6-1=3-1=2
[21:57] <嘉妮塔莉> (。。。
[21:57] * 冰川真琴 将话题改为 'ms-10 加 诺 艾'
[21:57] <艾奥里亚> .r 2d6+4 挥砍
[21:57] <冰川真琴> .r 1d6 伤害
[21:57] <Oicebot> 冰川真琴进行伤害检定: 1d6=3=3
[21:57] <Oicebot> 艾奥里亚进行挥砍检定: 2d6+4=1+2+4=7
[21:57] <诺兰德|托门> 钝击记得没DR?
[21:57] <诺兰德|托门> 某是钝击来的
[21:57] <诺兰德|托门> 13点!
[21:57]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11是啥··)
[21:57] <艾奥里亚> AO
[21:57]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你没中··)
[21:58] * 诺兰德|托门 双手握起连枷横扫
[21:58]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哦 看错了 我再算下)
[21:58] <诺兰德|托门> 21没中?
[21:58] <嘉妮塔莉> (晶姐没中
[21:58]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于是耗子群被你一下都扫飞了··
[21:58]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嗯 看岔行了)
[21:58]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战斗结束
[21:59] <艾奥里亚> (反正挂了
[21:59] * 冰川真琴 将话题改为 ''
[21:59] * 诺兰德|托门 看见老鼠涌来,反射性拿起连枷一扫
[21:59] * 诺兰德|托门 一下子把耗子群打散了!
[21:59] <艾奥里亚> “其实你一个人来就可以了嘛”
[21:59] <冰川真琴> 躺着休息的猫,傲慢地从木箱子上跳下来
[22:00] <冰川真琴> 把嘴里叼着的银戒指丢给你们
[22:00] <冰川真琴> 然后走开了。
[22:00] <嘉妮塔莉> (。。。
[22:00] <艾奥里亚> “这家伙真傲慢”
[22:00] <艾奥里亚> “说不定是个魔法师变的”
[22:00] <嘉妮塔莉> “真想抽它。”
[22:00] * 诺兰德|托门 捡起戒指,对着光看看
[22:00] <诺兰德|托门> “……猫应该不需要戒指吧。”
[22:00] <冰川真琴> 然后门外围观的矮人和凡妮也冲进来鼓掌
[22:01] * 诺兰德|托门 心想果然是被懒猫拿用不着的东西打发了
[22:01]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做得好,除掉这些老鼠真是大快人心!难得一见的光荣战役啊……”
[22:01]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矮人递给你5G
[22:01] <诺兰德|托门> “您过赞了。”
[22:01]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不要一下子就花掉哦”
[22:01] <诺兰德|托门> “啊……好……”
[22:01] <嘉妮塔莉> “走。”
[22:03] <嘉妮塔莉> (?
[22:03] <冰川真琴> 于是下面的任务都跳过?
[22:04]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们从东门拐进内堡
[22:04] <凡妮> (跳过吧 - -
« 上次编辑: 2012-12-14, 周五 14:39:03 由 氷川諒斗 »
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活得光明正大,本想抬头挺胸前进,却不知何时就会沾一身泥巴。

离线 Stuart

  • 版主
  • *
  • 帖子数: 3866
  • 苹果币: 0
Re: 博德之门
« 回帖 #1 于: 2012-11-13, 周二 08:56:09 »

[/color][22:04] <冰川真琴> 快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的皮甲因为占满泥巴灰不溜秋十几岁的小女孩,正站在花园里笑容灿烂地朝这边挥手
[22:04] * 冰川真琴 凡妮说:“嗨!嗨!嗨!嗨!”
[22:04]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你们在做什么?”
[22:05] <凡妮> “怎么了?”
[22:05] * 凡妮 走过去
[22:05] <凡妮> “女孩,在这个地方穿着盔甲干什么?”
[22:05] <诺兰德|托门> (认识么这个人
[22:05]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今天老古板葛立安竟然会让你们不上课又不做事地跑出来玩?我也是跑出来玩啊?”
[22:05]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爱蒙
[22:06] <诺兰德|托门> “哦,爱蒙,你的皮甲也该洗洗了”
[22:06] * 冰川真琴 凡妮说:“我在练习野外冒险”
[22:06] <艾奥里亚> ‘爱蒙!”
[22:06] <艾奥里亚> “把赃物交出来”
[22:07]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呸~~~~不给!不给!”
[22:07] <诺兰德|托门> “即使不是战士,护具也是保护生命的重要防护,应该好好护养才行啊。”
[22:07] <艾奥里亚> “不给就算了”
[22:07] * 嘉妮塔莉 对艾蒙使用了类灵能能力:心灵联接
[22:07]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爱蒙冲你扮了个鬼脸
[22:07]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哎?”
[22:07] <冰川真琴> (啥作用··)
[22:08] * 诺兰德|托门 挠挠头
[22:08] <诺兰德|托门> “好吧,至少你看起来也是在认真磨练技艺的样子……”7
[22:08] <嘉妮塔莉> (心电):“今天去干什么了,别和他们说,和我说就行。”
[22:08] <艾奥里亚> “那么说正经的,你消息灵通,你知道葛立安为什么叫我们集合吗”
[22:08]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觉得小姑娘的思绪一股脑朝你涌过来
[22:08] <凡妮> “好啦,至少,看起来艾蒙也准备好了”
[22:09]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   上课很无聊吧,工作也好无聊。我偷跑出来玩。老帕夫卡斯˙温斯罗普一定正在找我哩。你今天有空讲故事给我听吗?哦,看得出来你们很忙。你们要去哪儿?”
[22:09]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什么?我哪知道?”(是的,我才没有看过他那封信?)
[22:09] <嘉妮塔莉> (心电)“刚刚有杀手要对付我,我相信葛利安找我和这事有关。”
[22:09] * 诺兰德|托门 左右看看两人的表情
[22:10] * 诺兰德|托门 叹了口气
[22:10] * 艾奥里亚 认为嘉妮跟爱蒙有一腿
[22:10]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你们快去吧”(是的,正如那上面所说……啊没什么。)
[22:10] * 艾奥里亚 这么直勾勾地看啊看
[22:10] <诺兰德|托门> “走吧走吧,让她们好好聊聊”
[22:10] <冰川真琴> 爱蒙左右张望了下
[22:11] <冰川真琴> 抱头窜进花园里
[22:11] <冰川真琴> 屁股在外面拱啊拱
[22:11] <诺兰德|托门> “最近这段时间也很忙的,练习也是忽然加重了……”
[22:11] <冰川真琴> 勉强算是潜行走了
[22:11] <诺兰德|托门> “路上小心”
[22:11]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老葛利安找你们一定有事!再见了!”
[22:12] <凡妮> “去找葛利安吧”
[22:12] <嘉妮塔莉> “走。”
[22:12]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嗯,我们一定会再碰面的)
[22:12]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然后心灵链接就因为距离太远断掉了。
[22:12] <诺兰德|托门> “这么说来最近我的剑上面多了好几个缺口也没时间保养……”
[22:13] <冰川真琴> 葛利安正站在图书馆门口
[22:13] <诺兰德|托门> “啊!刚才没认出来的字就是这个啊!”
[22:13] <冰川真琴> 颇有些焦急和担心地张望着
[22:13] * 诺兰德|托门 看到葛力安的时候就收起了慌张的表情
[22:13] <冰川真琴> 看到你们后,他那木讷的老脸上有了一丝丝笑意
[22:14]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好了,孩子们。我知道这很令人沮丧,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快去打包一下,我们要马上离开烛堡。”
[22:14] * 诺兰德|托门 下意识地整装,表情不自觉严肃起来
[22:14]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烛堡有很好的防护,但并不是完全的刀枪不入。”
[22:14] <诺兰德|托门> “发生了什么事吗?葛力安]”
[22:14] <诺兰德|托门> “爱蒙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22:14]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唉,我还不能说,也还没真正决定。”
[22:14] * 诺兰德|托门 回头看看爱蒙离开的方向
[22:15]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我们这次旅行也许会很危险,不应该牵扯到那样的小女孩。”
[22:15]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也许去森林里避人耳目会比较安全,而徐博德之门会提供安全的掩蔽。要去哪儿我也还不知道,不过我到处都有朋友……嗯……我要好好想想……”
[22:15] * 诺兰德|托门 看了嘉妮一眼
[22:16] * 冰川真琴 嘉妮塔莉说:“你们该买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那么我们出发。”
[22:16] <嘉妮塔莉> “那就抓紧时间吧。”
[22:16] <诺兰德|托门> “刚才有此刻袭击了我们……他似乎在找‘葛力安监护下的孩子’。”
[22:16] <诺兰德|托门> (刺客
[22:16] <嘉妮塔莉> “杀手的事正好说明这里不再安全了。”
[22:16] * 诺兰德|托门 提到装备就一脸不太情愿,不过还是点点头
[22:16]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是的,这是必定会发生的事情,”
[22:17] * 冰川真琴 诺兰德|托门说:“我们走吧,详细的事情等到安全地点,我会详细向你们解释。”
[22:17] <艾奥里亚> “好吧,我已经准备停当”
[22:17] <嘉妮塔莉> “我明白。”
[22:17] <冰川真琴> 你们走到烛堡大门,远远就看到身穿铠甲、握持手杖的看守者老霍尔,他正背靠城墙圆柱无精打采站着,老脸上满是倦意。
[22:18] <冰川真琴> 葛利安吩咐你们道:仔细听好!如果我们走散了,你就赶去友善之臂旅店。你会在那边遇到卡立德和贾希拉,他们是我的老朋友,你可以信任他们。”
[22:18] * 诺兰德|托门 担心护具减慢行动而没有穿上鳞甲
[22:18] <凡妮> “恩,他们知道么?”
[22:18] <凡妮> “有关某些情况”
[22:18] <冰川真琴> 然后他又重新为你们身上施展了几个法术
[22:18]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他们太年轻了,具体的内容还没有告诉……”
[22:18] * 诺兰德|托门 但是姑且还是装备上了带有尖刺的护手和护臂
[22:19] <凡妮> “你也没告诉我”
[22:19] <凡妮> “不过我也乐意保护他们,虽然,他们长得真快”
[22:19] <诺兰德|托门> “您可以信赖我们的,如果是和我们自己有关的事情就请告诉我们吧”
[22:19]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事实上,我希望……唔”葛利安欲言又止
[22:20] <冰川真琴> 你们走出烛堡,顺着雄狮之路拐过几个弯,天色渐晚,同行的人渐渐少了起来。葛利安领着你们走上一条偏僻小道。

[22:20] <诺兰德|托门> “我所承担的可不仅仅是这一世的重负,即便多几个秘密也没有什么”
[22:20] <冰川真琴>    “快走吧,孩子!越晚越危险,我们得赶紧找个休息的地方。别担心,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告诉事情的真相。”
[22:20] <冰川真琴> 忽然他警惕地朝东北方向张望
[22:21] * 冰川真琴 凡妮说:“等等!有点怪。我们遇到埋伏了,准备战斗!”
[22:21]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孩子们快跑,离开这里!”
[22:21] <凡妮> “好的”
[22:21] <诺兰德|托门> “可是!”
[22:21] <艾奥里亚> "你是叫我们跑路吗“
[22:21] <冰川真琴> 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随着大步跨过林地的咔嚓咔嚓声响起:
[22:21] <艾奥里亚> “正合我意”
[22:22] * 艾奥里亚 撒腿就跑
[22:22] <诺兰德|托门> (作为法师单独战斗的话……
[22:22] <冰川真琴> 武装战士:“以一个老头儿来讲,你还蛮有警觉性的。你知道我要做什么。把那个孩子交出来就不会有事。如果你痴迷不悟的话,就是在找死。”
[22:2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东面有武装战士带着的食人魔和牧师

[22:22] * 冰川真琴 艾奥里亚说:此时葛利安朝南一看,发现也有几个敌人企图包抄
[22:23]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不好,你带孩子们突围。我挡住敌人!”
[22:23] <凡妮> “自己小心点”
[22:23] <嘉妮塔莉> “可是。。。”
[22:23] <冰川真琴> 武装战士微微摇头:“真是愚蠢,放箭!”
[22:23] <诺兰德|托门> “……”
[22:23] * 凡妮 带其他人人走
[22:23] <凡妮> “不要废话,快走”
[22:24] <冰川真琴> 一记箭矢射向葛利安,战斗开始了。
[22:24] <冰川真琴>    在触发术的亮光闪过后,葛利安暂时不用顾虑自己的防御连连轰出攻击法术将食人魔和弓箭手击倒。对方女牧师在对葛利安施展了一个法术后,也被律令法术弄得昏迷不醒
[22:24] <冰川真琴>    “愚蠢的奥盲,你的小把戏对我是没有用的!”武装战士狞笑着冲上前去,飞弹打在他盔甲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轻微响声。
[22:24] <冰川真琴> 发现攻击法术无效的葛利安狂吼一声,施展谭森变形术拿起匕首冲了上去
[22:24]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你带着大家跑远,虽然最后的战况已经看不到了
[22:24] * 冰川真琴 凡妮说:但在你想来,葛利安势必已经凶多吉少
<a href="http://www.tudou.com/v/Rtb2rNzWdAI/&amp;resourceId=0_04_05_99/v.swf" target="_blank" class="new_win">http://www.tudou.com/v/Rtb2rNzWdAI/&amp;resourceId=0_04_05_99/v.swf</a>

[22:25] * 艾奥里亚 认为葛立安一定可以打败所有敌人
[22:25] <诺兰德|托门> “那个战士……”

[22:25] <冰川真琴> ---------------------------------博德之门第一章结束-------------------------------
[22:26] <冰川真琴>    今天的黎明特别寒冷 你清醒后发现你并不是在做恶梦。你刚遭受埋伏!你看到葛利安在你眼前倒下,就连他威力强大的魔法也阻止不了这次攻击。他希望你逃走,但你现在心中充满无助感。
[22:26] <冰川真琴>    “交出那个孩子!”那个武装的神秘人曾经这么说。他是因为你而来的,为什么?也许葛利安知道些什么,但是现在你只有一个人,而且迷了路。烛堡近在眼前,但是你在那儿也找不到立足之地。那些阅读者们几率森严,没有葛利安,他们不会为你开门。
[22:26] <诺兰德|托门> (……四个人!
[22:26] * 冰川真琴 对诺兰德|托门说:(抄错了!)
[22:26] <艾奥里亚> (抄的不用心
[22:26] * 冰川真琴 对诺兰德|托门说:(因为我打游戏的时候就一个!)
[22:27] * 冰川真琴 对诺兰德|托门说:第二天清晨,你们茫然地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22:27] <凡妮> “白天了”
[22:27] <艾奥里亚> “这是啥地方。。”
[22:27] * 凡妮 战战兢兢过了一夜
[22:28] <艾奥里亚> “我们疯子一样乱跑了一夜”
[22:28] <冰川真琴> 却看到爱蒙出现在你们面前,神情一样地胆颤

[22:28] <艾奥里亚> “现在不辨东西南北了”
[22:28] <诺兰德|托门> “这里……是树林里?”
[22:29] * 冰川真琴 对嘉妮塔莉说:小女孩两眼通红地冲进你怀里,浑身打颤却强作镇定
[22:29] <嘉妮塔莉> “好了好了,没事了。”
[22:29] <诺兰德|托门> “爱蒙……你看到那场战斗的结局了?”
[22:29] * 冰川真琴 对诺兰德|托门说:“我、我们一定还是在通往主商道的雄狮之路附近。”
[22:30] * 冰川真琴 对诺兰德|托门说:“是、是的。葛利安的攻击几乎完全没有作用……那家伙、那个盔甲太强大了。。。”
[22:30] <艾奥里亚> “连葛立安都打输了吗?”
[22:30] <诺兰德|托门> “……他没有逃跑吗?”
[22:31] <冰川真琴> “我最后看到葛利安他……对不起……我真的很难过……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你们身上··”
[22:31] <诺兰德|托门> “对方是强大的战士,还有对攻击魔法的防御能力,葛力安是非常不利的”
[22:31] * 凡妮 抱住她
[22:31] <诺兰德|托门> “但是他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逃跑才对……不对……”
[22:32] <嘉妮塔莉> “事到如今,我们只能接受现实。”
[22:32] <凡妮> “他的确可以逃跑”
[22:32] <冰川真琴> 小女孩抬起头来,强装笑脸,想要安慰你们似的拍拍众人肩膀
[22:32] * 凡妮 向诺兰德点点头
[22:32] <诺兰德|托门> “他没有逃跑,就说明他即使牺牲也希望我们能够逃脱”
[22:32] <凡妮> “好了,我们看起来”
[22:32] <凡妮> “要去找那谁了?”
[22:32] <诺兰德|托门> “我们只能前进了”
[22:32] <凡妮> “对方不见得会放过我们,我们在野外本身也不安全”
[22:33] * 冰川真琴 对凡妮说:“那封信上说,我们应该去友善之臂。但我怀疑信被……那怪物看到了……”爱蒙犹豫着说
[22:33] <凡妮> “什么信?”
[22:33] <诺兰德|托门> “怪物?”
[22:33] <艾奥里亚> “嗯,我们应该周游天下”
[22:33] * 冰川真琴 对凡妮说:“几天前,葛利安收到的一封信……我想他应该还收着……”
[22:34] * 冰川真琴 对诺兰德|托门说:(对沙沙的形容!)
[22:36] <嘉妮塔莉> “现在我们也没别的地方去。”
[22:36] <冰川真琴> 经过一番讨论,你们认为敌人可能会在友善之臂埋伏下可怕的陷阱。但现在你们无路可去,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22:36] <嘉妮塔莉> “如果乱跑的话,很可能也会被那家伙用预言魔法找到。”
[22:37] <诺兰德|托门> “我们应该回去看看葛力安……的遗体吗?”
[22:37] <凡妮> “嗯”
[22:37] <凡妮> “重要的是信,不过我们要想小心,也许有人正等着我们”
[22:37] <冰川真琴> 于是你们整理了下思绪,朝记忆中发生战斗的方向慢慢小心地前进
[22:38] <冰川真琴> 奇怪的是,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想像中的敌兵
[22:39] <冰川真琴> 正当你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忽然从树上跳下两只大马猴。
[22:40] * 冰川真琴 对艾奥里亚说:两眼通红,张牙舞爪地朝你们扑来。吓得你一激动,上去施展浑身解数剁成了肉酱
[22:40] <艾奥里亚> "杀猴子!”
[22:40] <嘉妮塔莉> (。。。
[22:41] * 冰川真琴 对嘉妮塔莉说:在艾奥利亚轰杀猴子的时候,你却朝周围张望着
[22:41] * 冰川真琴 对嘉妮塔莉说:发现几只犬科生物被血腥味吸引而来
[22:41] * 冰川真琴 对嘉妮塔莉说:已经悄悄把你们围困起来
[22:41] <艾奥里亚> “今晚就吃猴脑了!”
[22:42] <冰川真琴> 而其它人还茫然不觉
[22:42] <冰川真琴> ---------------------------------------------save
« 上次编辑: 2012-12-14, 周五 14:39:37 由 氷川諒斗 »
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活得光明正大,本想抬头挺胸前进,却不知何时就会沾一身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