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正义之怒】~Crusade of Freaks~v2.5  (阅读 787 次)

副标题: 长远而伟大的开团计划......实现了!

离线 辇道增七

  • Knight
  • ***
  • 帖子数: 315
  • 苹果币: 0
  • 我们力图了解无限,在名为“不可能”的磨刀石上砥砺思维。
【正义之怒】~Crusade of Freaks~v2.5
« 于: 2020-07-27, 周一 01:38:34 »
  这是发生在猫头时代终结百余年之后的故事。
  是整个世界汇聚力量,抵抗下层界邪恶侵略者,可歌可泣的战争故事。
  是宿命的神话英雄们在改变世界的大战中发光发热的故事。


角色建议
  2级25购点开卡,每人可以选择一项战役背景特性。如果你想要当神话角色,最好选择一个。
  如果你想要当神话角色,请乖乖做个善良阵营的角色,否则魔尊之神朱蒂注入在守护石里的神力只会像圣言一样将你轰杀至渣口牙。
  不想当神话角色的人目前只有五杀一个,如果你也有这个打算,私聊讨论你的处理方法。
  战役开始于远征军的边境防御线要点之一凯纳城。请确保你的角色有足够的理由来到这里参加战斗。
  虽然有些人可能会担心需不需要一个圣骑士来拿圣剑的问题,不过猫已经不打算用模组里面那把破圣剑了。如果有人要做圣骑士,猫会帮他的角色弄个合适的剧情武器→私聊讨论武器类型。
  战役中的首要敌人是恶魔和魔鬼,但邪恶的异界生物也不是唯一的敌人。人类、矮人、本地异界生物都十分普遍,比如邪教徒和其它种类的敌人。不死生物、异怪、魔法兽、虫类敌人也会有所遭遇。
  由于圣战军来自全世界各地被十大神殿号召,而且整个四方猫界都要面临来自下层界邪恶魔族的威胁,所以军队中已经极少有对于种族方面的偏见了。只要是愿意为了善良与家园而战的人,无论什么这里都十分欢迎。话虽如此,用核心种族以外的种族还是要和猫说一声,毕竟不是每个奇怪的种族在四方猫界都存在。尤其是轮回者。
  信仰神祇在这个团不是必要的,不过对于将要遭遇的盟友和资源来说,它们大多都跟四方猫界的善良众神有着不小的关系。

信仰选项
五老神
祂们是在四方猫界已经有着数千年历史,被长久信仰的主要神明。
光明神·莱坦守序善良祂是四方猫界善良神明们的首领,也是人类文明的庇护者,从统治阶层到一般民众皆有大量信徒。
祂司掌一切的秩序,无论是天上天体的运转,还是人间的法律——其实主要是后者。
祂严肃而公正,要求人人守序守法行动,厌恶犯罪者,也厌恶异怪、不死生物,以及来自异界的非自然入侵者。
祂点亮的文明之光在整个大陆上铺开,照亮黑暗与愚昧的角落,在世界上铸造钟摆般完美无缺的秩序,在凡人的土地上留下繁荣和秩序的种子。
祂的偏好武器是长剑,圣徽是被光芒所包围的天秤之剑。祂的神像右手拿着一袋金子,袋口已打开;左手握着一把入了鞘的天秤剑,寓意祂喜欢奖赏甚于惩罚。
玩家信仰祂可以使用艾奥梅黛和阿巴达尔的相关资源。
火神·赛塔守序善良他是火焰的元素神,也是侍奉光明神的勇士,崇尚技巧与锻炼。
从自律的锻炼中茁壮肉体与心灵,如同在火焰中锻打金属。
他被四方猫界的矮人奉为祖神,受到用火的工匠们信仰,也受到大量战系职业的敬仰。
他也同样主张遵守社会秩序,强者应该保护弱者,不支持以掠夺和杀戮为目的战斗。
他的偏好武器比较繁杂,巨剑和重剑都可以被当作他的偏好武器,矮人则是可以将战锤当做他的偏好武器,也有人将徒手攻击视为他的偏好武器。这些他都同样接受。
他的圣徽是十分简单的红色火焰造型。
玩家信仰他可以使用托拉格和义洛理相关的资源。
水神·拉西娅中立善良她是冰雪与水的元素神,也是知识的女神。
她厌恶野蛮的行为,认为如果教授求知的道理和方法,让所有人都足够聪明,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
学者之流对她都有着虔诚的信仰。 
据说她会对探究世上真相、真理与未知的人赐予灵感,给予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路标。
因为通往真理的路途与挫折本身,也是一种宝贵的知识。
她的圣徽是水流上的一片雪花。
玩家信仰她可以使用……好像没什么可以特别用的资源。想要的话和猫商量吧。
风神·洛洛萨中立善良他是风与天空的元素神,也是掌管商业、交流、旅行与幸运的神明。
旅人与金币都是在世界上流转的事物,而掌握这流转的便是风之神。
他反对狭隘封闭的思维方式。
主张通过商业贸易等方式实现交流,让幸福的社会得以实现。
他的圣徽是风车。
玩家信仰他可以使用纱琳和黛丝娜的相关资源。
土神·阿希琳中立善良她是土与……嗯,好像只剩下土神职了,的女神。
虽然崇尚自然,但与自然崇拜的思想不同,主张的是人与人之间保持自然的状态。
为了解决生计而加工自然的基本营生,如农耕、伐木、狩猎和采矿等,她并不会反对。
猎人、渔夫、樵夫、农夫等与大自然息息相关的传统职业,目前还是信仰她为主。
她的圣徽是一位张开翅膀的美丽女性。
玩家信仰她可以使用埃拉斯蒂尔的资源。老神射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五新神
祂们是一百多年前才在四方猫界登神,但因其伟业也已有大量信徒的新生代神明。
魔法尊者·朱蒂中立善良玩家信仰她可以使用内希斯的相关资源。
无敌剑皇·利特中立善良玩家信仰他可以使用凯登·凯连和莎伦莱的相关资源。
断魂死神·希尔芙守序善良信仰希尔芙的角色可以使用法莱斯玛的相关资源。
创生长女·蒂米娅中立善良玩家信仰她可以使用埃拉斯蒂尔、哥兹莱、苍翠誓约相关的资源。
暗夜圣子·萨米尔混乱善良玩家信仰他可以使用凯登·凯连、卡莉斯翠和密拉妮相关的资源。
如果有想用的信仰相关资源以上没有提到,可以和猫讨论

战役背景
下面的战役背景特性可以让角色与战役联系得更紧密。本战役假定每个玩家都选择了下列一种战役背景特性。为你的角色选择最好的背景特性,随着战役的进行,你的选择将会发光发热。
这些背景特性将讲述你的角色与世界之伤之间的联系。你的角色在战役开始时并不是神话角色,不过在第一章最后时刻你的角色就会被引入神话的领域,让角色将在接下来的五章里承受更大的挑战。请考虑好你想步入的神话道途,并选择合适的战役背景特性——但也不需要完全对应。这些特性将在角色升华为神话英雄之后得到加强。
还有,每个战役背景特性都意味着战役中一次特别的遭遇或情节发展。至于是什么遭遇什么情节,请在故事发展后自行享受。因此强烈建议玩家们不要重复选择相同的战役背景特性。如果有玩家想选择同一个背景特性,请确保好为什么会有两个或以上的角色加入剧情中——当然PAIZO已经想出了一些打圆场的方法。
最后,请注意这些战役背景特性比一般的背景特性要强力。要不然怎么说是钦定呢?

偶然相遇:你在年幼之时就时常耍弄各种的诡计,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不过你最大的歹运,是曾偶然地在野外被一伙恶魔所发现。如果不是因为一位神秘的黑色骑士将这群恶魔打散,你可能就回不到自己位于凯纳城的家了。这名黑色骑士没有透露姓名,不过你记住了他的盔甲,和他头盔中泄露出那深沉悲伤的眼神。你印象最深的是他拿在手中,不时抚摸的地母神蒂米娅的圣徽,就好像是在抓住天上垂下的唯一一根蜘蛛丝。在你被一伙执勤完毕的圣骑士找到之前,这名黑色骑士一直旁边陪伴着你。之后,你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不知为何,从此之后,你在耍诡计时的运气似乎就变好了许多。每天一次,当你在一次特技、唬骗、易容、巧手、潜行检定上失败时,你可以立刻用自由动作重骰该次检定。你必须接受第二次的结果,哪怕更糟。如果有多个角色选择这个背景,那么童年时期被该神秘黑色骑士拯救的人不止你一个。你们可以是同时遭遇了事件,也可以是在不同时期遇到。因为该事件,你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远征军后裔:你的双亲都是远征军的战士,双亲的双亲也是如此(如果你是精灵、侏儒等长生种,那么他们可能是你的兄弟或者胞亲,毕竟世界之伤的年龄可能还没有你大)。正义的圣战之血早已深入你的血脉之中,让你抵抗魔化影响。你的双亲可能仍健在,可能在一次任务中阵亡——请你自选。耳濡目染双亲对十字军事业的热情和专注,这也是你踏上这条道路的首要原因。你得知你的远征军亲人遍布各地,因此当你到达其它城镇遇到一个时请不要惊讶。这个强大的家族支持着你,将你的一生都与圣战相连。每天一次,当你在对抗一个来自邪恶异界生物的影响心灵的效果时豁免失败,你可以用自由动作立刻重骰该次豁免。你必须接受重骰结果,哪怕更糟。如果有多个角色选择这个背景,你们就是亲人,或堂兄弟,或表兄弟,或远亲。你们都是一条血脉上的果子。

恶火淬练:年幼之时,一个恶魔试图冲向守护石,并差点杀死处于路上的你,让你昏迷着在鬼门关徘徊了数周时间。从那之后,你好像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就好像你被超自然的力量洗练过肉体一样。话虽如此,经受过死亡的考研,让伤痕(无论是肉体或精神上的)清楚的留了下来,梦魇经常侵入你的睡眠。总之,要么是因为你个人强大的意志力,要么是因为那个攻击者的影响,又或者两者皆有,让你更加强壮。你并不理解这种变化的原理,但是你猜到可能就是那次恶魔攻击所造成的后遗症。这种奇怪的对魔族抗力一直留存到现在。每天一次,当你在对抗邪恶异界生物的效果时豁免失败,且这会杀死你或影响你的肉体时,你就可以用自由动作立刻重骰该次豁免。你必须接受重骰结果,哪怕更糟。如果有多个角色选择这个背景,那么你们之间便有所联系,仅此而已。也许是兄弟或远亲——这样便足以证明这种对抗魔族之力来源于你们的同一条血脉。

裂隙守卫遗孤:出生之时你便带着一个奇特的胎记。经过一番研究,你得知这种胎记似乎与一个叫作“裂隙守卫”的秘密组织有关,只有出生之时沐浴在一种特别的位面能量下才会显现。不幸的是,你不知道你的双亲是谁。你是被凯纳城的一所孤儿院所收养长大的。孤儿院知道你的双亲都是裂隙守卫,并且知道在你出生不到一个月后他们就在一次秘密任务中失踪于世界之伤。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确信他们已经去世。不管怎样,你能感觉到血脉中的力量。施法对你来说十分简单。你的所有专注检定得到+2加值。如果有多个角色选择这个背景,那么你们便是兄弟,并且是亲兄弟,共同的双亲失踪了。或者你们被同一家孤儿院所收养。

窃据之怒:年幼之时你曾被邪教徒所诱拐,强迫参加一场魔化仪式。不管这场仪式目的如何,它都没有按照邪教徒所预想的一般起效——你的灵魂没有被污染,反而是你吸收了仪式的能量为你己用。虽然你逃了出来,但因为仪式的关系,你被奇怪的梦魇围绕。你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仪式的能量包裹着你并改变着你。最近,这股能量有所变化——好像你已经完全将仪式的影响完全变为自己的优势了。正如古话有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你还是不明白仪式的目的和原理,但在面对魔种时,你会明显感到一股纯正的力量注入自己的愤怒之中。当你与邪恶异界生物作战时,你的所有战技检定得到+2背景特性加值。如果有多个角色选择这个背景,那么你们都是这一场仪式的受害者,你们一起逃出了邪教徒的掌控。又或者在逃脱过程中你们互相协力,使得相互之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使得你们成为朋友直到今天。

神眷:自从你记事开始,你就对一个神祇抱有特别的兴趣。你的双亲之一可能就是该神祇的牧师,或者你是被收养在神殿的孤儿,但这无法解释你与信仰的不解之缘。在该神的圣地你能够很容易感到平静,并时常梦见神或神使——当然大多数都是变形为神圣动物的神使。无论你是不是神术施法者,你的信仰都十分坚定。开始游戏时你免费获得一个信仰神祇的银质圣徽。额外的,选择一个该神的领域,你可以将该领域的一环领域法当做类法术每天使用一次(施法者等级等于你的角色等级)。如果有多个角色选择这个背景,那么请商量好你们所信仰的神是同一个神,而且你们所做的是同一个梦。

年表

第一次入侵
喵后20年
四方猫界第一次遭到了下层界邪恶力量的有组织入侵——虽然那时候入侵的还只是一支数量不超过三位数的侦察部队。
他们杀害了撒丁岛的统治者丹盖特泰坎与神话英雄琉特·甘史密斯,夺取了后者的神话之力,却也因此暴露了行踪,被众多英雄击退回他们下层界的老巢。
从被俘虏的佣兵口中,四方猫界第一次知道了钢铁魔神阿斯塔特,次元征服者,无底坑之王,蝗虫魔军之主的名字。
第一次圣战
喵后22年-喵后30年
连接下层界的世界之伤在地中海东部的希布伦苏丹国打开。
无穷无尽的魔族大军从中涌出,将希布伦苏丹国大部分的土地在短时间内便攻陷了。
是年,十大神殿皆宣布圣战开始,来自南北两个大陆的战士们陆续赶到希布伦苏丹国,大大增加了该国守军的数量和士气。
这突然的军力爆发也使得魔族入侵者始料未及,让圣战军们得以在此击退魔族大军的第一次进攻,建立防线,阻挡它们进一步推进。
话虽如此,对于外来军队就此留下,希布伦苏丹国当地的统治者们并不是非常情愿。
第二次圣战
喵后38年-喵后45年
喵后36年,魔族发起了第二次进攻。
战士们操起武器,期望在短时间内就结束战斗,自夸能将入侵的魔族全部领主赶回世界之伤的深处。
然而白日梦自然无法实现。这次从世界之伤里涌出的魔族不再只是无组织无纪律的恶魔,还有阿斯塔特的正规魔鬼军队。
在次元征服者的指引下,魔族们策划进攻,传送到军队的背面,将圣战军赶入包围网,然后一举歼灭他们,迫使十大神殿宣布第二次圣战开始。
虽然圣战开始后军队不断从世界各地流入战场,但下层界入侵者的胜利依然可以预见得到。
迫在眉睫的损失最终让圣战军的指挥官们在讨论之后做出了一个沉重的决定——他们撤离了希布伦苏丹国,让魔族军队袭击这片被留下的土地。
五位新神集中力量,在希布伦苏丹国的国境线上竖立起了由守护石组成的结界网络。
该次行动的价值十分明显,守护石们爆发出生命之力,给那些从失陷的希布伦苏丹国攻过来的邪恶异界生物造成了成千上万的杀伤。
但不管这次胜利如何,该次战役的总损失都成为了损失最惨重的一次圣战。
第三次圣战
喵后65年-喵后68年
留在希布伦苏丹国边境上的圣战军们与残留的希布伦人一起防护着守护石网络。
但随着几十年时间逐渐过去,留在这里的圣战军们生出了许多腐败现象——这很大一部分是由于阿斯塔特的盟友,恶魔领主巴风特施展的诡计,将许多教徒和教义渗透进圣战军之中。
察觉到状况的十大神殿发动第三次圣战,试图刺激圣战军,但无止尽的杀戮和内部分歧反而加剧了圣战军的自毁,让军队几乎要被它自己的腐败所压垮了。
最后,第三次圣战只深入了世界之伤地区的一点点便草草结束了。
第四次圣战
喵后92年-喵后107年
阿斯塔特军中的四大天王之首,风暴王霍拉姆扎德对边境防御线上的凯纳城发动了一次突袭进攻,意图用它的剑将那座城的守护石彻底摧毁。
不过随着大剑挥下,它只砍掉了一点点碎片下来。
随后守护石放出的生命之力将风暴王霍拉姆扎德狠狠击伤,守护着凯纳城的上古银龙也向风暴王发动攻击,逼迫它撤退了。
之后十大神殿发动了第四场圣战作为回应。这次圣战历时最长,战况也最为紧张。
在十五年的征战之后,兵马疲惫的圣战军结束了这次圣战。恶魔的损失十分之小,而长久以来圣战军的内部反而是怨声载道,使得边界上的士气陷入了历史新低。
总计四次圣战都试图清除这些从世界之伤涌出的魔族入侵者,但是每一次圣战结果都看起来比上一次更烂。若不是守护石网络的神力守护着边界,魔族早就攻破圣战军的防御了。
话虽如此,尽管圣战军内部不断出现腐化,年轻的英雄依旧成长了起来,发出他们崭新的呐喊,成为近年战争来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第四次圣战惊醒了不少人,这个转折点命中注定要撼动深渊。
  
圣战之敌
有些角色可能是初次来到凯纳城,也有些角色则可能已经在此驻留很久,并从市民那里收集了不少新闻和留言。大多数留言都是关于世界之伤的近况,和那些众所周知的敌人——提到这些名字时大多会伴随一阵冷场以及几口唾沫。若要与这些超自然存在进行长久斗争,对它们了解一二不是一个坏事。下面介绍了进攻四方猫界的异界军队中主要的领导者。

阿斯塔罗特:钢铁魔神,次元征服者,无底坑之王,蝗虫魔军之主。目前多元宇宙中下层界最强大的魔族霸者,没有之一。明明身为一位的大魔鬼,却连许多恶魔领主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她目前还没有直接亲手进攻过四方猫界,因为她需要处理的世界其实非常之多。

艾利露琪露:阿斯塔罗特军四大天王中的静水王,最初踏入四方猫界进行侦察的阿斯塔特军最高干部。圣战军普遍认为这个女精灵法师掌控着开启世界之伤的技术。

霍拉姆扎德:风暴王,阿斯塔罗特军四大天王中最为强大的一位,应该也是阿斯塔罗特军四方猫界方面的总帅,曾经亲手攻击过凯纳城的结界守护石,并砍下一块碎片。

巴风特:野兽之王,阿斯塔罗特在深渊里关系最好的恶魔领主——如果大魔鬼和恶魔领主真的能够关系好的话。它是牛头人之王,兽化人和野兽之恶魔领主。随着世界之伤的开启,巴风特恶魔和阿斯塔罗特魔鬼的联军涌入四方猫界,巴风特的邪教也开始在凡人间盛行,腐化着圣战的远征军。

象牙迷宫圣堂骑士:这个秘密组织都是巴风特的邪教徒,为了腐化圣战军已在边境上工作多年。
« 上次编辑: 2021-01-27, 周三 18:10:33 由 辇道增七 »
值得纪念的故事
武侦守则:Code Gemini~未来都市英雄谭~
风花雪月:从校园生活开始的拥王者
正义之怒:圣战与誓约与龙与恋之歌
-在恍惚状态下投掷重剑重击杀死神话怪物(1/1)
皇冠战争:

人生悲剧的第一幕始于成为父母子女。遗传、境遇、偶然——掌握我们命运的,终究还是这三种东西。

离线 辇道增七

  • Knight
  • ***
  • 帖子数: 315
  • 苹果币: 0
  • 我们力图了解无限,在名为“不可能”的磨刀石上砥砺思维。
人物介绍
« 回帖 #1 于: 2020-07-27, 周一 01:41:15 »
——人物简介——
*排列顺序仅以出卡时间为准

  即便是在希布伦苏丹国里,悠久所成长的无名聚落也称得上是风气开明之处。一个从荒野中捡来的,混杂着魔鬼
与龙之血脉的新生儿并未被人们视作魔族孽种或是不祥之兆,仅仅是一个外形稍有不同的聚落一份子。虽然时有怪
物和流寇的骚扰、土地也不甚肥沃。但这个聚落怀着希望勠力同心,仍能在守护石的保护下存续。
  或许在世界之殇好人的确难以长命。在悠久12岁那年,一伙神色匆匆的恶魔信徒袭击了聚落,并掳走了所有孩
子。当悠久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在仪式进行的途中——他们被邪教徒团团围住,捆缚在一处亵渎的祭坛上。就在悠
久试图唤醒其他孩子时,仪式似乎是失败了,或者至少未能执行其原本的功效——那些邪教徒在中途就失了神智,
乱成一团。悠久趁着乱象挣脱了绳索,但在他解救出其他人之前,仪式残余的能量猛地爆发出来,迫使他再次昏阙。
而这一次,再次苏醒的悠久面前只剩下一片废墟——恶魔信徒和其他孩子都不知所踪。浑浑噩噩大难不死的悠久凭
着某种本能回到聚落,但迎接他的是倒塌的房屋、受伤的大人们和他们看向自己那复杂的眼神。哪怕他们并未吐出
半句责怪的话语,作为最年长的孩子,回过神来的悠久也无法接受“只有自己活着回来了”的事实。而在这时,他遇
到了前来调查邪教徒活动情况的审判者。
  在随这位老人到凯纳城接受全面检查之后,悠久面临着两个选择:是留在地母的神殿中,成为审判者的学徒;
还是回到那个聚落去。年轻的魔裔犹豫再三,最后在与凯纳城的守护者交谈过后,选择了留下——一面学习圣物猎手
的技术,一面体悟该如何把胸中的义愤转化为正确的行动。这既是出于对那场惨剧的逃避,也是为了寻求阻止惨剧
重演的力量。
   
悠久·瓦拉希卡·洛万塔
Aeon Vara-Schaka Lowart
职业 6级审判者[圣物猎手]/4级绯红十字军
道途 4阶守护者
种族 魔裔,地狱族裔
阵营 守序善良
信仰 四新神
年龄 18岁
性别
身高 182cm  体重 70kg
背景 龙血裔、发掘秘密、窃据之怒、过保护
语言 通用语、炼狱语、龙语

【左为辉煌的残像】
凯纳城。圣战始端的凯纳城。荣光永在凯纳城。
据说赫伦大人会亲自来为节日祝祷,但是他那年迈的身
体真的还吃得消吗...
比起那个,据说忒兰德列芙大人也会参加开幕式。啊...
听麦克斯说她人形的样子真的是既庄严又美丽,搞得我
还真想去瞧瞧,但为什么我偏偏得在这个日子做巡逻工
作...不过要说忒兰德列芙大人的龙形的话,那也是充满了威
严,让人光是看着就感觉到勇气充满内心。有她的存在,
又有最初的守护石在,又有什么宵小之辈敢来这里作乱
呢?要不我就久违的偷个懒,去看看祭典吧,反正长官
在这种时候总是很宽容的...
希望...我们的希望破灭了...那些恶魔是从哪里来的?风暴
王,它,它来了!忒兰德列芙大人,为什么...为什么会死
在这种恶魔的手里...即便是这样,那位大人在弥留之际,
仍然保护着我们这些人啊...——某守卫队长的日记
【右为继承的荣光】
听说随着岁月的成长,龙族的魔法能力和生命力会越发强
大,我还是第一次有幸亲眼验证。
恶魔袭击的时候,地面也随之一起裂开,我就在那个时间
同一些年轻人掉到了深渊之中。虽然是作为日课的一环而
记诵的羽落术,看起来在这种时候它能救我一命。我原本
是这么想的。
在忒兰德列芙大人的弥留之际,她特意为我们使用了羽落
术。然后,只有一瞬,虽然只有一瞬。那个光芒,没搞错
的话,是转生吧?
就像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想一般,在裂隙闭合的前一秒,我
确实地看见了从那位大人所在的位置,有一颗蛋掉落下来。
艾莉森妲妮娅(Elysiontania)...从乐园彼方赶来的仙灵
女王,吗。
愿您的这个名字(新生),带领我们的圣战走向解放。
————某位学者的手记

艾莉森妲妮娅
Elysiontania

职业 6级术士[鳞爪僧]混职:先知
道途 4阶大法师
种族 金属龙,银龙,少年龙(CR10)
阵营 守序善良
信仰 蒂米娅
年龄 0岁
性别
身高 82cm  体重 不明
背景 法理通、斩魔者、天佑者、骄傲
语言 龙语、通用语、风族语、巨人语、精灵语

  那是十五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露西亚院长正在乡间的小道上匆匆赶路
  这时,路边的草丛亮起了光芒,露西亚院长拨开草丛,看到的是一名安静的弃婴
  因为自幼失明,霍普在孤儿院中被大部分人排挤。尽管世事艰难,但霍普依然相信生活中重要的东西并不是自哀
自怨,他有着唯一的一个朋友杰克。因为两人都被排挤的缘故,他们常常在孤儿院后头的墓园里读故事书,那里也成
了他们的秘密基地。靠着朋友的帮助,失明的霍普得以读遍了孤儿院的藏书(其实也没多少),他会创作一些故事和
寓言,分享给自己的朋友
  他也向杰克分享了自己的秘密:从记事起,他每晚入睡都会梦到一个奇怪的人影,虽然他一直想要和这个人说话,
但却总是失败
  随着前线战事愈来愈激烈,杰克选择参加十字军对抗侵略者,霍普留在了孤儿院,每天在墓园编着新的故事,等候
自己朋友回来
  某一天,霍普在其中一座墓碑前想着故事,然后突然明白杰克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
  晚上,在梦中,那个一直无法交流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起来罢”
  霍普感觉到双眼传来一阵灼烧的痛苦,当他在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
  没有太惊讶,他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霍普拄着自己的拐杖,来到了十字军

霍普
Hope

职业 6级先知[灵魂向导]/4级观星者
道途 4阶圣者
种族 神裔,琥珀之民
阵营 中立善良
信仰 莱坦
年龄 15岁
性别
身高 165cm  体重 82kg
背景 友善、神眷
语言 通用语、天界语、龙语、精灵语、矮人语、木族语、侏儒语、深渊语

  普拉提格斯.西洛克出生于喵后74年的十字军中,其父是原苏丹国的一名牧师,其母则是一名十字军观星者。
喵后74年到91年是十字军为数不多的较为稳定的时光,在十字军的指导下,普拉提格斯.西洛克成长为了一名强大的
法师。然而,他时常感觉到心中的狂热与对恶魔的憎恨。这是一种来自于血脉的狂热,对邪恶的憎恨,而普拉提格斯
以此为傲。
  在喵后92年,十字军因为风暴王对守护石不成功的攻击而发动第四次圣战,年轻的普拉提格斯.西洛克积极参战。
在喵历94年,有组织的军事行动已经接近尾声,但是普拉提格斯对圣战就此结束并不感到满意,于是他与家人集体参
与了一位著名光明神圣武士雅尼尔的个人圣战队。雅尼尔曾经独自深入世界之伤,并且创造了辉煌的成果。因此普拉
提格斯相信,追随这样一位英雄也能为他带来更多荣耀,更好的打击邪恶。
  事实是,雅尼尔的第二次远征很快就以一种惨痛的方式结束了。雅尼尔被慑魔米娜苟刺杀身亡,而普拉提格斯在
随后与米娜苟的战斗中被吸取了大部分法力。最终,在恶魔的围攻下,雅尼尔的圣战队崩溃,只有少数幸运儿成功撤
回出发点。普拉提格斯是他的家庭中的唯一幸运儿,但是他的狂热也随着雅尼尔一起被埋葬。这不是说他不再感受到
那超然的愤怒,而是他变得可以思考其中的意义,用理性控制自己的行动。
  在身体上的伤害痊愈后,普拉提格斯没有再冲向前线,而是因为永久不可逆的精神创伤退役,成为了低调的十字
军辅助人员,为依然狂热的战士们提供低级卷轴与施法服务。
  普拉提格斯.西洛克本以为他可以如此度过余生,守护石防线不可能被攻破,但是他也不会活着见到世界之伤的
收复。然而事实证明,他再一次失算了...
   
普拉提格斯·西洛克
Platigus Scirocco

职业 10级法师[时法师]
种族 神裔
阵营 绝对中立
信仰 朱蒂
年龄 34岁
性别
身高 185cm  体重 53kg
背景 反制者、法理通、追寻者、难以学习
语言 通用语、炼狱语、深渊语、天界语、矮人语

  安洁拉的家系可以追溯到第一次圣战时的圣战军,是世代投身于与世界之伤的恶魔魔鬼联合军战斗的家族。
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与言传身教之下,她本应同父母一样,加入圣战军精锐射手团,成为在最前线作战的精英之一。
  然而与过世的父母不同的是,尽管她拥有顶尖的动态视力与运动协调能力,能够让射出的箭百发百中,她欠缺了
成为优秀射手必须的一个重要要素:臂力,她无法拉开精锐射手团测试时所用的强弓,于是她最后只能成为一名普通
的圣战军战士。
  虽然在精锐射手选拔中落选,但是安洁拉并没有丧气,对于这名有些离经叛道的少女来说,怎么打恶魔,怎么打
得好才是关键,于是很自然地,她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恶魔魔鬼联军所使用的火器上。
  四方猫界的大多数人都认为火器是邪恶的兵器,并不想去利用它们,只是开发出了针对性的结界去进行对抗。而
安洁拉则认为,这种对力量没有要求却能射出威力巨大的弹丸的武器才是自己的未来——而且,用恶魔与魔鬼制造的
武器去反过来对付它们,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
  不过,理所当然的是,在圣战军中并不好弄到缴获的火器。安洁拉能做的,就是努力练习与火器相近的弩弓,尽
管曾经因此遭受过嘲笑,在长久的假想与替代练习中,她还是确信自己已经做好了使用火器的准备。
  不论日后的传说如何谱写,现在的安洁拉只是个满脑子想着怎么搞到把枪给恶魔身上开个洞的少女。
   
安洁拉·斯诺
Angela Snow

职业 6级游侠[赏金猎人/扭曲棘林屠魔者]/4级战士[堑壕士兵]
道途 4阶诡术大师
种族 人类
阵营 混乱善良
信仰 萨米尔
年龄 20岁
性别
身高 169cm  体重 68kg
背景 决意铳、远征军后裔、陷阱搜寻者、嗜虐
语言 通用语、龙语

  那是在喵格萨隆作乱的九十余年后,凯纳城发生了一起流传到后世的事件。
  某日,几个旅行中的蘑菇人,来到了凯纳城附近的前哨,请求留宿一夜。旅途劳顿的他们,受到了战士无微不至
的亲切款待。但就在那天深夜,魔族组成的突击队,朝着边境防御线上的凯纳城发动了一次突袭进攻。他们杀入了前
哨。尽管旅行者们与哨兵奋勇战斗,但不论何人都在战斗中惨遭屠杀。而在这场悲剧中,只有一人幸存。幸存者就是
这些蘑菇人里唯一的新生儿,普萝妲(Pleurota)。
  其原因是,面对当天深夜的飞来横祸,有一位圣武士便将普萝妲藏在身前。受众人托付撤离了哨所。但这些恶魔
岂会让人轻易逃脱吗?追兵追上了圣武士,而这名战士自知不敌,便护住身前的孩子,承受一刀又一刀,尽管背后的
刀枪伤不下十处,仍然以身为盾,屹立不倒,直到断气。而已经染满鲜血、身受重伤的幼女被恶魔用圣武士的长矛,
仿佛嘲讽一般将她和圣武士的尸身刺在了一起。将她留在这里等死。
  但恶魔被守护银龙击退时,正要回到城内的银龙忒兰德列芙却发现了这个孩子。尽管她几乎要断气,但距离她的
灵魂前往蒂米亚的神国,还差了一点点,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不愿让孩子就此死去的银龙动用魔法,将这个濒死
的孩子静滞了下来。在很久之后,久到几乎过了一代人,这个孩子才终于在漫长的战争中等到了一位拥有充足法力的
神官救治。尽管不能放弃每一个生命,但战争年代,总要有轻重缓急。
  况且,让大家惊喜的是,这个孩子在漫长的静滞中居然受到感召,觉醒了圣武士的力量。一时受到了很多人的关
注。但大家在仔细调查过后,却彻底的失望了。她幼小的身躯只能使用小一号武器,蘑菇脑袋笨的理解不了东西,何
况,她现在也太弱小了。但却没有除了忒兰德列芙外的任何一个人去问过孩子苏醒之后的感受。在静滞中,她每日每
夜都做着噩梦,苏醒后要面对的是自己亲人已经不在的事实,自己已经离开家乡十数年之久的孤独,但最让她想哭的,
是那名拯救了她的圣骑士却因十字军内部的腐败,被打上了逃兵的恶名,证据便是他只在背后受了无数伤痕。
  可是,虽然会被大家嘲笑,虽然只有忒兰德列芙大人可以依靠,这个小小的圣武士依然在极为刻苦的训练。为什
么要这么努力呢?忒兰德列芙曾经在训练时,问过这个孩子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什么呢?是为了家人想向恶魔复仇吗?
是承接了那名圣武士的意志吗?是为了阻挡十字军内部的腐败吗?还是单纯的想要成为英雄呢?
  小蘑菇头思考了一下,却只得到了一个答案:因为总要有人去做好事。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能比得上自己信仰的神
祗:蒂米亚的传奇故事,甚至觉得自己比不上太多太多人了。但她还是得去努力,这个世界守护了她。若无以回报,
她何以为人?何况,她相信,一切成功都是从像她这样最微小的人开始铸就的。
  “再大的城堡,也是从最小的石块垒起的!”

普萝妲
Pleurota

职业 9级圣武士[圣律沿循者神圣使徒]/1级游荡剑客
道途 4阶圣者
种族 蘑菇人
阵营 守序善良
信仰 五新神
年龄 10岁
性别
身高 3英尺  体重 31磅
背景 反制者、天佑者、恶火淬炼、文盲
语言 通用语、地底通用语、蘑菇人语
« 上次编辑: 2021-01-27, 周三 18:09:54 由 辇道增七 »
值得纪念的故事
武侦守则:Code Gemini~未来都市英雄谭~
风花雪月:从校园生活开始的拥王者
正义之怒:圣战与誓约与龙与恋之歌
-在恍惚状态下投掷重剑重击杀死神话怪物(1/1)
皇冠战争:

人生悲剧的第一幕始于成为父母子女。遗传、境遇、偶然——掌握我们命运的,终究还是这三种东西。

离线 辇道增七

  • Knight
  • ***
  • 帖子数: 315
  • 苹果币: 0
  • 我们力图了解无限,在名为“不可能”的磨刀石上砥砺思维。
« 上次编辑: 2021-01-28, 周四 04:28:33 由 辇道增七 »
值得纪念的故事
武侦守则:Code Gemini~未来都市英雄谭~
风花雪月:从校园生活开始的拥王者
正义之怒:圣战与誓约与龙与恋之歌
-在恍惚状态下投掷重剑重击杀死神话怪物(1/1)
皇冠战争:

人生悲剧的第一幕始于成为父母子女。遗传、境遇、偶然——掌握我们命运的,终究还是这三种东西。

离线 辇道增七

  • Knight
  • ***
  • 帖子数: 315
  • 苹果币: 0
  • 我们力图了解无限,在名为“不可能”的磨刀石上砥砺思维。
战役背景升级
« 回帖 #3 于: 2020-07-27, 周一 01:41:49 »
远征军后裔:该PC在意志豁免上获得+2背景加值。当他对抗来自邪恶异界生物的心灵影响效应并成功通过豁免时,该PC可以立刻花费一次神话之力的使用次数来让该邪恶异界生物陷入恍惚,轮数等同于该PC的神话阶级。该生物若成功通过意志豁免(DC为10+该PC的神话阶级+该PC的魅力调整值)则无效。

恶火淬炼:PC每等级额外+3 HP。当该PC被邪恶异界生物的攻击或效果降到负HP时,她可以用一个直觉动作花费一次神话之力的使用次数,恢复2d6+她神话阶级2倍的HP。治疗是在攻击伤害已经造成之后进行──若该伤害足以杀死该PC,她便不能启动此能力。

裂隙守卫遗孤:该PC在穿透邪恶异界生物的法术抗力时进行的施法者检定上获得+4背景加值。每天一次,他可以花费一次神话之力的使用次数,重新充能具有充能的魔法物品。这样做可以往该物品内灌入1d10+他的神话阶级发充能,上限为该物品正常的最大充能数。

窃据之怒:该PC在强韧豁免上获得+2背景加值。她可以花费一次神话之力的使用次数,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忽略一名邪恶异界生物的伤害减免,且她持握的任何武器在对抗该生物时,重击倍率+1。

神眷:该PC的关联神祇会再赐下第二个领域。他可以用类法术能力的形式施展这两个领域的1环法术,每天每领域可使用的次数等同他的神话阶级。他可以花费一次神话之力的使用次数,他可以用类法术能力的形式施展这两个领域的任何一个法术,但该法术的环级必须不大于他的神话阶级。
« 上次编辑: 2020-11-20, 周五 21:05:47 由 辇道增七 »
值得纪念的故事
武侦守则:Code Gemini~未来都市英雄谭~
风花雪月:从校园生活开始的拥王者
正义之怒:圣战与誓约与龙与恋之歌
-在恍惚状态下投掷重剑重击杀死神话怪物(1/1)
皇冠战争:

人生悲剧的第一幕始于成为父母子女。遗传、境遇、偶然——掌握我们命运的,终究还是这三种东西。

离线 辇道增七

  • Knight
  • ***
  • 帖子数: 315
  • 苹果币: 0
  • 我们力图了解无限,在名为“不可能”的磨刀石上砥砺思维。
奇物记录单
« 回帖 #4 于: 2020-11-29, 周日 18:35:43 »
量产型结界石
CL15,强烈防护系灵光,重250磅,价格480000金币
无法放入空间袋之类的超次元,也无法通过传送效果来搬运,只能在物质界移动。像要石一样插在地里启动生效,产生半径2里对邪恶子类异界生物的永久性次元锁。但插进地里启动一次之后,只要再拔出来就会失去魔力。
制造条件:制造奇物、次元锁
制造成本:240000金币
值得纪念的故事
武侦守则:Code Gemini~未来都市英雄谭~
风花雪月:从校园生活开始的拥王者
正义之怒:圣战与誓约与龙与恋之歌
-在恍惚状态下投掷重剑重击杀死神话怪物(1/1)
皇冠战争:

人生悲剧的第一幕始于成为父母子女。遗传、境遇、偶然——掌握我们命运的,终究还是这三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