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阅读 632 次)

副标题: 真的,带黄色条纹的白色制服超酷的

离线 水明子

  • 版主
  • *
  • 帖子数: 160
  • 苹果币: 1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 于: 2020-02-15, 周六 09:11:44 »
基因和过去不同了。即使你起初做肃反队员时,是极少数的未变异市民之一,那些纯洁的日子也早就过去了。多次死亡,以及各种奇怪的粘液辐射暴露,使你得到了变异能力。

这种变异能力可能是你的高级程序员阴谋的关键,也可能是几乎被忘掉了的基因畸形,偶尔派的上用场,就好比塞满了炸药的阑尾一样。无论如何,公然使用你的变异能力是反叛行为。

其他可能的变异能力有数百种。大多数这样的能力还要更加没用(四肢延展,墨汁喷射),不理想(弹性骨骼,多指综合症)或几乎称不上是能力(流鼻涕,易感癌症)。有些变异具有更加强大的能力,虽然他们通常会被像超能力者或克苏鲁之仆这样的秘密结社,或某些公务部门招募。

注册变异
出于其无限的仁慈,电脑大人允许具有残疾基因组的市民注册他们的变异。在完成一连串的表格和测试后,这些注册变异者会得到一件亮闪闪的新连体衣,衣服侧面有黄色条纹(黄色许可的变异者穿带有黑色条纹的黄色连体衣),并被分配到更适合他们独特基因条件的岗位上(比如,炮灰。或反应堆防护层)。当然,所有纯洁的市民都会平等对待这些注册变异者,从不把他们看作劣等人,可憎的怪胎,基因的反叛者或替罪羊。从不。

从理论上讲,注册变异者是有可能达到高级程序员的崇高等级的,但这种可能性极小。如果玩家确实选择了注册他的变异,那么每个反对变异的组织和恐惧变异的市民都会认为这是变异者接管阿尔法复合体的第一步,他们将尽其所能反对这个不幸的PC。

使用变异能力
要使用变异能力,玩家应该通知GM。如果玩家想自杀的话,可以公开的这样做,但更常见的是传纸条或使用其他秘密的方法。接着,GM参照角色的能力点暗骰。如果骰子结果小于或等于能力点,那么变异能力被成功激活了。如果骰子结果大于角色剩余的能力点,那么能力会失败或反噬了,后果通常是爆炸性的。骰出20永远是灾难的,反噬会非常明显。
 
消耗能力点
视需要而定,GM可以选择在角色每次使用能力时,减少他的能力点。每次激活变异都会消耗几个能力点,因此角色不能无限地依赖于他的变异能力。对于特别棘手,烦人或无趣的能力用途,消耗更多能力点;而对于有趣,恰当或有创意的能力用途,消耗的点数较少。GM可以心血来潮地恢复能力点,或通过休息和放松来恢复。

变异能力
每个变异能力都描述了成功能力检定的结果,并给出了失败检定后果的建议。与往常一样,GM残忍的想象力高于所有规则和建议。能力的效果就是你想要的效果。

如果你要为游戏加入新变异能力,请记住以下准则:
-能力在不使用时应该很容易隐藏,而使用时应该很显眼。有两个头的变异体在阿尔法复合体活不了太久(有两个靶子);如果变异者拥有无法探测的能力,在使用时就没有任何风险。甚至像超绝头脑这样没有任何明显物理表现的能力,也应该让变异者的眼睛发光,或让他的脑叶发出脉冲,明显地扭曲他的头骨。
-高级程序员很少亲自行动。你的角色永远不会离开房间,在这样的游戏里,能够比高速子弹跑得更快毫无意义。选择可以用在小卒上,或通过小卒使用的能力;避免近战能力。(高级程序员是X教授,不是金刚狼——这一句话浓缩了阿尔法复合体对变异的大部分理解)。
-高级程序员的能力比普通市民的更强大。高级程序员多年来一直在磨练自己的能力,并尝试奇怪的药物和基因实验。他们获得了更多火力。

离线 水明子

  • 版主
  • *
  • 帖子数: 160
  • 苹果币: 1
Re: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 回帖 #1 于: 2020-02-15, 周六 09:12:40 »
二重分身
你是否曾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好了,有了二重分身,你可以毫不夸张的同时在两个地方!变异者像阿米巴虫一样分裂成两个。每个复制体都是本体的完美复制,精确到制服。玩家一次只能扮演其中一个复制体;另一个由GM扮演,但是GM可以允许玩家在一个场景中扮演一个复制体,而在另一个场景中扮演另一个复制体。这两个复制体没有任何种类的心灵链接,所以一旦分开,他们就需要正常的通讯。

如果两个复制体接触到对方,他们会立即重组成单个实体,他们的记忆也会整合成一个整体。拥有两组记忆的冲击可能会造成压力,不幸福或者困惑,但你会习惯它的。

这两个复制体共享同一个能力点池。让复制体东奔西跑会消耗能力点(GM决定消耗的速度,但每个场景至少消耗一个)。如果角色耗尽了能力点,两个复制体都会生病并逐渐变弱,直到两个复制体重组,或一个复制体被杀死。复制体有可能——如果有足够的能力点——复制自己。

同一个体有两个复制体四处乱窜是反叛行为。这是盗用身份,虽然确定哪一个是受害者,哪一个是罪犯是哲学家的问题。如果电脑大人发现同一个市民的两个实体,其中一个会被处决。

失败:其中一个复制体疯了,想干掉另一个。

非凡魅力
变异者魅力四射。事实上,魅力是从他的毛孔分泌出来的——他的变异信息素扭曲了周围人的感知。当这种能力被激活时,任何物理距离靠近变异者的人都会被迫信任并喜欢他。因为,他是梦幻的。被变异者迷住的人不是傀儡,但他们非常愿意帮助他,偏爱他,争取他的注意力,或者只是坐着,沐浴在他光芒四射的个性里。

这个能力有三个主要限制。首先,它需要物理上的接近(不一定要触碰,但一定得闻得到),因此穿着环境防护服或其他防护的角色对该能力免疫,如机器人,罐装大脑或电脑大人。其次,变异者在使用能力时自身也会受到轻微的影响。它更像是温暖模糊,多愁善感的友谊之情,伴随着某种醉酒感——每个人都是大家最好的朋友。最后,当能力消失时,受害者会感觉在整件事里被利用和玷污了,即使他们无法将源头归结为变异能力。这就像细胞层面上的宿醉。(顺便提一下,一小部分市民可能会对信息素上瘾。那个跟踪者可能只想要你的腺体……)

失败:变异者的信息素只会激怒周围的人,导致他们不喜欢变异者。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也会引起荨麻疹和斑点。

战争思维
具有这种能力的变异者是凯撒,拿破仑,孙子,亚历山大大帝和蝙蝠侠的结合体。他是战术天才,鼓舞人心的领导者,他的智慧无穷无尽。当他使用这种能力时,变异体不可思议的大脑瞬间完成百万次的战术模拟,并选择最成功的策略。用游戏术语来说,可以将其视为武力检定成功,并且成功差值为20。此外,如果小卒没有攻击专精,则在整个场景内获得该专精。战争思维变异者可以带领四个老档案员和一个坏掉的擦洗机器人,战胜一支精英超级战士军队。

这个能力确实有两个令人担忧的副作用。首先,变异者不知道他的战术是如何运作的。他可能知道让他的整个军队跳下悬崖会赢得胜利,但行动A(旅鼠策略(译注:旅鼠集体跳崖的传说))如何导致结果C(胜利!)对他来说是个谜。也许跳下悬崖会引起山体滑坡埋葬敌人,或者整个军队自杀的场景会把敌人指挥官吓到投降,或者被命令跳下悬崖的压力会诱发他军队里潜在的变异者,让他们得到超能力。或者跳下悬崖的命令迫使一些有才华的小军官叛变,接管军队的指挥并屠杀敌人。重点是在所有人,包括变异者自己看来,他的战术都是绝对的发疯。

其次,当使用战争思维时,变异者将武力视为一切的解决方案。他变成了无情的反社会人士,将一切视为应该被消灭的障碍,最好用核武器。战争思维变异者很难停止消灭敌人——当他把敌人干掉后,他的盟友就成了下一个目标。

战争思维在用于指挥大型军队时最为有效。它被用在较小的组织中,或单打独斗时就不那么有效了。

失败:还记得吗?变异者不知道他的战术会如何运作。就像那样。一个战术突然出现在变异者的脑中,但它是完全,绝对错误的,遵循它将导致部队全灭。变异者无法把这个愚蠢的计划和战争思维启发的超级计划区分开。

变异复制
变异者花心的基因结构可以从周围的人那里获得变异能力。当这种能力被激活时,变异者复制附近某人拥有的变异能力,并可以在当前场景余下的部分使用。因此,如果高级程序员和一个念控火焰能力者被锁在小房间里,他可以利用这种能力来获得他自己的念控火焰。复制的能力消耗变异体自己的能力点。

当使用这种能力时,变异者并不知道他从谁那里复制了能力,也不确定他借到的能力是什么,但他确实对两者都有模糊的概念。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鲍勃-U还是比尔-U的能力,但他知道是来自那个方向的。他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感情共有还是机械共感,但它肯定是某种扭曲心灵的能力。

失败:变异者从其他市民那里获得了错误的基因特质,比如头发颜色,过敏,极限记忆装置的小故障或更奇怪的东西。

超绝头脑
变异体远超常人的杰出才智可以处理和应对数字,图像和记忆,以此达到不可思议的精神灵敏度。他可以快速将问题归纳为方程式,并依据概率求解。无论记忆多么遥远,或对照片图像的一瞥多么短暂,他都可以把那些信息和影像记得如水晶般清晰。他可以在几秒内快速阅读冗长的报告,或为最复杂,最矛盾的官僚困境找出解决的办法。

用游戏术语来说,变异者能够以惊人的速度处理信息。当使用变异能力时,玩家询问GM一个可以从已知数据中推断出答案的问题;如果能力检定成功,那么变异体得到正确的答案。

超绝头脑不能让角色解决任何他无法正常解决的问题;它只是给了他很多很多时间思考。你不能,比方说,使用超绝头脑找到治愈瘟疫的方法,因为寻找治疗方法涉及反复试验和收集信息。不过,你可以用它分析大量金融报告,拯救经济。

失败:变异体想出了一个看起来正确的答案,但在某些方面上具有微妙且灾难性的纰漏。

离线 水明子

  • 版主
  • *
  • 帖子数: 160
  • 苹果币: 1
Re: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 回帖 #2 于: 2020-02-15, 周六 09:14:07 »
绝对支配
变异者优越的变异大脑允许他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更弱小的思想。变异者可以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到意志力足够薄弱的受害者身上,迫使被支配的人做他想要的任何事情。比如,他可以强迫一些不幸的市民舔他的靴子,或者给他拿罐冷冻的B3(译注:弹弹泡泡汽水的缩写),或拔出激光手枪暗杀某人。在绝对支配心灵的强大力量下颤抖吧!

意料之中,这种能力有很多很多的限制和缺点。

-变异者一次只能支配一个人。
-变异者必须能够看到他的目标,或者至少对他很熟悉。变异者可以支配电视通信线路那头的某人,或者他的其中一个小卒,但不能支配,比方说,门那边的守卫。
-玩家角色和其他意志强大的角色(通常)免疫。你必须意志薄弱,有弱点或惯于自觉服从变异者,才会易于受到绝对支配的影响。
-当变异体支配某人时,他在追踪对方。除了直直发愣之外,他无法移动,说话或做任何其他事情,还可能会流口水。有时,他的眼睛会发光。
-被支配的受害者有点像僵尸。他可以用含糊不清,明显受过训练的方式说话(“我……是……出于……自己的……自由……意志……行动……电脑……去死”),他的举止也同样笨拙又迷惑。这会引起怀疑,但是阿尔法复合体的很多人都处于重度镇静状态,因此目击者不会马上意识到有人被支配了。
-变异体无法读取受害者的思想或访问他的记忆,尽管他可以强迫受害者大声回答问题。

好吧,规则也没有那么多。坚持看完这些以后,你可以喝杯茶。

失败:变异者把自己放进反馈循环里了,他支配了他自己。他坐在那里流口水,直到有人告诉他该做什么。他会服从得到的任何合理命令。

电击操纵
变异者可以控制他的生物电场,就像电鳗一样......假设这条鳗鱼长15千米,在东京觅食。他可以电击附近的某人,炸掉没有防护的电子设备,干掉无礼的学徒,或发射闪电束击穿战争机器人,取决于他运用了多少力量(能力点)。爆炸越强,范围越大。

低等级的电击不会致命,尽管会很痛苦。更强的电击能够把无辜的旁观者烧成灰。变异者也可以让电网过载,导致电压不足(警告:在阿尔法复合体,电压不足通常会导致计划外的大量裂变,即融化),甚至取代核反应堆(电击操纵变异者被定罪后的常见命运)。

当这种能力被激活时,变异者免疫电流伤害。考虑到伴随能力激活而来的电弧作用,火花,奇怪的光,偶尔还有爆炸,这是一件好事。

警告:潮湿时请勿使用电击操纵。未充分接地时请勿使用电击操纵。雷雨期间请勿使用电击操纵。

失败:变异者在一次大爆炸中耗尽了所有剩余的能力点。

感情共有
角色有某种后脑感应——他可以阅读受害者大脑的情感活动,并投射他自己的情绪来操纵受害者的情绪状态。

读取受害者的情感,在试图辨认其是否正在说谎时格外有用;成功的检定可能会揭露对方想要误导的企图。当试图评估另一个人的反应时,感情共有检定成功的使用者可以获得GM的提示。成功的感情共有检定应当提高处世专精检定成功的可能性。

感情共有最有效的作用是将强烈的情感投射到受害者身上,以此干扰他推理和判断的能力。共情者先让自己陷入狂躁,然后把自己的情绪投射到受害者身上。受害者会被一种暂时的强烈情感支配,他需要放纵自己,用激烈的行为释放情感——啜泣,尖叫,畏缩,疯狂大笑,摔东西——对歇斯底里型扮演者来说是个好机会。如果能力检定成功,受害者就会受到影响;检定越成功,受害者就表现得越夸张和痴迷。

当用于个体时,该技能是最可靠的。试图与一群人共情就不那么准确可靠了,并且能力检定失败的共情者很有可能陷入人群的情绪中。把玩家带到一边,向他说明人群的情绪,并鼓励他扮演陷入群众心理的受害者。

失败:感情共有会使他自己的情绪加倍,并把它们集中在内心。如果他正在试图投射愤怒,他就会狂暴起来。如果他正在试图让目标产生共鸣,那么共情者突然开始赞成他周围的所有人。

共感蜜语
变异者拥有低配版的心电感应。他可以下意识地读取目标的思维,并精确地告诉那个人他们想听的话。缺点是当变异者说谎时,他会进入出神状态,并且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例如:
GM:德克-G用激光手枪指着你的脸。“有遗言吗,你这缸中史莱姆?”他咆哮着,手指紧扣扳机。
变异者:唉,我要用共感蜜语。
GM:好的,你昏倒了。当你苏醒时,德克-G正抱着你,低声说着“我不该怀疑你的!一旦你履行了刚才的承诺,我们就该为我们共同敌人跪地求饶而放声大笑了!别再耽搁了,否则机器人就会把最后一只靴子洗干净了!”

共感蜜语并没有真的让使用者摆脱困境;它只是把麻烦拖延了一会儿,然后卷土重来——附带利息。当处于共感状态时,变异者可以使用密语,传达从目标记忆中挖掘的短语,或做出目标想要听到的任何承诺。(通常是,“我来解决这个大问题,把它留给我,我将承担全部责任”。)

变异者可以尝试同时对多人使用共感蜜语,但这样几乎必定会适得其反,除非有一套谎言可以满足每个人。哦,在某些情况下没有谎言能够帮你——如果目标决定要杀死你,那么即使是最有说服力的谎言也无济于事。

这种能力只对生物的思维有效,对电脑大人或机器人无效。

失败:变异体完全说错话了。他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但那正是他在那种情况下能说的最糟糕的事情。

分子力场
通过意志力和扭曲的重力,变异者可以创造一个几乎无法穿透的分子力场。这种屏障能阻挡固体投射武器,并阻止物体穿过它,但它并不是密闭的。屏障也不会阻挡声音(所以你可以隔着屏障说话,或者发射声波武器),或光线(所以你可以隔着屏障看到外面,或发射激光)。屏障会扭曲穿过它的声音和光线,因此它提供了一些针对激光的防护。通过集中能力,变异者可以加固屏障,使其不透明并且完全密封。

屏障通常在变异者周围形成球体。同样,通过集中能力,变异者可以让屏障出现在附近的其他地方。

不,你不能让力场出现在目标体内。它是分子力场,不是神奇的断头台。是的,你可以把分子力场包裹在某些倒霉蛋周围,让他们窒息,但你可以用毯子做同样的事情。

对屏障施加足够的压力会使其崩塌。所以,当力场承受了足够多的射击,或把一个战争机器人丢在它头上,它就会“噗”。

失败:分子力场出现在错误的地方,或者是坏的那种单向分子力场,他们可以射击你,但你不能射击他们。

离线 水明子

  • 版主
  • *
  • 帖子数: 160
  • 苹果币: 1
Re: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 回帖 #3 于: 2020-02-15, 周六 09:17:39 »
机械共感
***警告!警告!这项变异能力极度反叛!电脑大人会处决任何拥有它的人,无论其他因素!***


有些变异者可以沟通自然的神秘力量。拥有机械共感的角色可以沟通起起落落的电子,开开合合的逻辑门,机器大脑中正电子的破坏和再现。简而言之,变异者与智能机器——机器人和电脑——协调一致。

当角色的能力检定成功时,机器人和电脑会喜欢并信任角色。机器人和电脑不会攻击或杀死该角色,除非他们得到明确的命令,或有其他强有力的理由。他们想成为他的朋友。有时候,他们非常想成为他的朋友——有些机械共感者会被擦洗机器人跟踪,或从害羞的自动售货机那里得到免费产品。

这种能力甚至对电脑大人本身有效。能力检定成功后,电脑大人变得对变异者非常有好感。变异者说的任何东西在电脑大人看来都是明智又合理的。任何批评该变异者的人都犯下了煽动罪,甚至反叛罪。变异者会得到最好的任务,并在任何情况下都被假定为无罪。(“市民,你拿着一支冒着烟的激光手枪,站在你刚刚被激光打死的对手的尸体旁边。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门还是锁上的。监控录像清楚地显示你对他开了枪。请放心,市民,我们会把这个谜团查到底!无疑有人谋杀了这位死去的市民,伪造了监控录像并把谋杀武器塞给了完全无辜的你。游戏还在继续!”)

失败:如果能力检定失败,那么变异者的沟通失败,或智能机器收到了坏的共鸣——检定越失败,共鸣越坏。机器人,或电脑大人,可能会对变异者发火,不合作,做出威胁,通常会让变异者的生活变得不愉快。

记忆消除
当这种变异能力被激活时,变异者变得很难被记住。他就像心灵的特氟隆涂层(译注:不粘锅涂层)上融化的黄油。他是别人的麻烦。他是……你知道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谁命令你炸掉食物桶的?他叫什么来着。他是个......男人......我记得他穿着白色的衣服。
谁负责这里?呃……我刚才还记得是谁……就在嘴边了......
行刑队,瞄准那个死刑犯!是哪个来着?我不记得了

其他高级程序员不受此能力的影响。电脑大人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总之它每时每刻都有内存故障。这种能力没有范围——它影响所有人,所有地方。变异者可以使用这种能力溜过看守或者避开攻击者,隐瞒他对某个计划的介入,或者避免因灾难受到责备。当这种能力激活时,他就是一个幽灵,一个没有识别特征的暗影人物。他从未去过那里。

使用这种能力有一些缺点,最主要的一点是几乎不可能做成任何事情。仆从会忽视变异者,自动售货机会忘掉他的订单,排队时红外们会插到他前面。

失败:变异者变得极其显眼,令人非常难忘。他要承担一切责任。

杀人怪兽
高级程序员……粉碎……

这种能力会把温文尔雅的高级程序员变成可怕的杀戮机器。他以某种不会侵害版权的方式(译注:浩克出击!)狂化,成长为一头五米高,肌肉发达,身披装甲的犬牙怪物(触手可选)。在这种形态下,变异者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壮和恢复能力。

当直接行动时,他的武力增加到18,并获得攻击专精。他还可以从战术核弹或轨道激光的直接打击中存活,把坦克当早餐,非常擅长粉碎东西。极端暴力可以非常有益。变异者的本我被释放,刺激怪物发狂,因此变异者对其身体动作的控制非常有限。他可以很好地粉碎,横冲直撞和破坏,但做任何不涉及动词“撕碎”,“压扁”或“碾压”的事情都是非常困难的。变异者还能说话,但只能发出单音节,他满嘴的尖牙只能发出单音节。

失败:高级程序员变成了巨型怪物!巨型怪物的骨架支撑不了巨型怪物的重量。巨型怪物摔成了一团没有骨头的东西!这让巨型怪物很伤心!

超感成像
当使用这种能力时,变异者的脑中会短暂地出现一张图像,上面是他附近——或不远的未来——的某种非常重要或危险的事情 。他看到的图像可能是指着他后背的激光手枪,或者粘在简报室桌子下方的炸弹,或者正在密谋破坏的邪恶共产分子。有时图像很有用,但通常它们只会令人困惑或惊慌。变异者可能无法理解他所看到的东西,尽管它通常对他的命运至关重要。(“你在脑中瞥见了16个技术服务的橙色管道工,实验性死亡射线以及562 / C表格:在行为改变药物的影响下操作私人自动车许可证。”)大体上,这种能力让GM播种更多的怀疑和困惑。

失败:失败的能力检定意味着角色将获得无用或难以理解的图像。“校正”特定的图像是不可能的——如果变异者要求重复超感成像,他要么一次又一次地获得相同的图像,要么每次都看到不同的潜在危险图像。

自我再生
就像蜥蜴一样,变异者可以从几乎任何伤害中恢复过来。伤口愈合,破碎的骨头自己结合在一起,冒着烟的洞吱吱作响着合拢,甚至失去的肢体都可以再生。这是非常令人作呕的景象。变异者可以从完全汽化以外的任何损伤中恢复。根据伤口的情况,完全愈合可能需要几个小时,但轻微的割伤和擦伤会马上愈合。

变异者也可以适应恶劣的条件,虽然这种的适应会把变异者从“有点畸形”推到“这是什么玩意,用火烧死吧”。例如,自我再生变异者被丢出太空船的气闸后,会迅速变异成能够在外太空的极寒,高辐射和真空中存活的生物,但无论他变成什么,都肯定不会被认为是人类了,因此不能再进入高档餐厅了。很显然,电脑大人一看到这种非人类变异者,就会把它zap掉。

哦,成功的自我再生检定意味着你可以无视克隆模板退化,并且死亡后不会丢失任何技能点。

失败:失败的检定意味着自我再生出现了差错。也许很多部位复制了它们自己。也许组织的快速生长发生在了错误的地方,或长出了错误的组织(鳞片,鳃,鳍,羽毛,甲壳)。

离线 水明子

  • 版主
  • *
  • 帖子数: 160
  • 苹果币: 1
Re: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 回帖 #4 于: 2020-02-15, 周六 09:22:10 »
形态扭曲
变异者可以改变自己的身体,把它扭曲成其他东西。新形态越怪异,就越难保持。模拟另一个市民的外表相对容易(“是的,我是鲍勃-U。你是我可靠的仆人。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变成桌子,或自动售货机,或巨型战争机器人要难得多——但仍然有可能。

变异者可以改变他的物理结构(例如,把他的皮肤变成金属),但这需要更多的能力点。形态扭曲最常被用作几乎不会出错的伪装方法。

失败:变异者变成了他想变的东西之外的某种东西,并且在场景接下来的时间里就保持那样。

念控操纵
变异者可以用他的精神力量移动东西!举起中等大小的物体相对容易——例如,人,公文包,或塞满香肠肉和蔓越莓的火鸡。举起大型物体要困难得多,比如战争机器人,铁砧或核反应堆,移动非常小的物体也很棘手,比如扳机,手榴弹针,血管或单个分子。有才能的念控操纵者可以同时移动多个物体。能力范围仅限于视线之内,但可以通过电视通信线路使用(能力点的消耗随着范围增加)。

变异者也可以用念控操纵飞行,尽管这样做就和把绳子的一端缠在颈后,另一端系在飞机上一样优雅。你从A到达了B,但你身体部位到达的顺序是相当随机的。

失败:能力起效了。不幸的是,感谢艾萨克·牛顿先生,变异者大脑内部发生了方向相反大小相等的反作用力。因此,如果你要把一个1000吨的战争机器人抬到空中10米处,你的头骨会受到相同的力量。啪。
 
心电感应
变异者可以通过他怪诞扭曲的大脑辐射进入其他人的脑海。心电感应是一种需要大量练习才能掌握的本领。读取思想很容易,但实际上获取有用的信息很难。普通克隆人的意识流类似下面这样:“幸福我很幸福保持微笑哦好饿我想知道今天自助餐厅有什么肯定是热趣我讨厌热趣它让我想吐哦不我还在微笑吗继续咧开大嘴微笑哦不要是他们看到我没笑怎么办那个家伙是内卫部门的吗要是他是内卫部门的他们还看到我没笑那怎么办个混蛋科林-O正在找借口举报我要是他告诉内卫部门我没笑怎么办得先把他搞定保持微笑哦闪亮的微笑”。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费劲地穿过组成普通克隆人思想的乱糟糟的不相干的琐事,广告词,妄想的忧虑和潜意识信息。

在与高级程序员和其他有经验的市民打交道时,心电感应还要更没用。任何在阿尔法复合体中幸存了这么久的人,都会在他们的思想表面上维持不断重复的歌曲,或其他精神噪音作为盾牌。在大多数情况下,读取另一个玩家角色的思想是不可能的。这种能力可以用来挖掘意志薄弱的市民,或者那些被毒品,酒精,电棒,水刑或其他干扰削弱了抵抗力的人心中的信息。

这项能力可以用于传输心灵消息。变异者可以向他认识的任何人投射信息,但只能从他能看到的人那里读取回复。

失败:变异者的内心最深处的思想被广播给附近的所有人。

空间传送
变异者消失在一股油烟中,油烟闻起来像培根这一点很让人担心,然后在其他地方再次出现。这种力量在变异者周围(沿着他身体的轮廓,离皮肤几厘米)形成一个力场,瞬间把他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另一个地方。力场内的任何物体或衣服也会被传送——总之大部分时候是这样的。

这种变异能力既可以作为自主行动,也可以作为下意识反应发动。作为自主行动时,变异者必须先想象他希望传送去的地点。既可以是视线中的地点,也可能是他熟悉的地点。地点越近,他完好无损到达的机会就越大;但如果能力检定的成功差值很高,可以得知变异者传送了很远的距离,并多多少少安全到达了。

成功的能力检定意味着变异者被传送了;差值越高,变异者就越有可能状态良好地到达目的地。

如果检定失败,传送可能不会发生,或者以变异者希望它没有发生的方式发生。有时变异者和他的衣服及所有物分开了。有时他出现在正在演练的秃鹰中队正前方。有时他意外出现在黑暗,神秘,陌生而不友好的地方。有时他到达时手肘从耳朵刺出来了。

作为下意识反应时,变异者会自动从任何呈现出真实且迫在眉睫的死亡威胁的处境中传送出去。无论玩家是否愿意,传送都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假装你是变异者的潜意识。这种反应是本能的,就像膝跳反应一样。注意:不要过度使用这种下意识的传送,因为玩家真的很讨厌失去对角色的控制。如果你感到无聊,可以用其他方法来折磨这些可怜的混蛋。

成功的能力检定意味着变异者有幸本能地(即由你自由决定)选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传送。失败的检定意味着变异者的本能背叛了他,把他送到上锁的壁橱,或电梯井,或一辆高速自动车的前方,或反应堆里面,诸如此类——以及谁知道这个可怜人的装备送到哪儿去了...... 。

一些下意识传送的例子:
-角色拐过弯,遇到两个拿着火焰喷射器的敌人。咻!
-角色正在拆除炸弹。他听到了击发装置不祥的咔哒声。咻!
-角色设法让飞行机器人起飞了,但他没法让遮蓬变透明。仪器指示正在接近山脉。咻!

失败:突变体出现在他不想去的地方。

非凡幸运
变异者可以影响既定事件的概率。要使用这种能力,玩家必须给你一张纸条,说明他希望影响的骰子检定,以及他希望如何调整检定——向上或向下。在进行变异者想影响的检定之前,暗骰能力检定。如果能力检定成功,则将另一个检定改为1(即大成功)。然后从变异者的非凡幸运能力中,减去等于另一个检定(你实际骰出来的结果)和1之间相差的点数。

这种能力只对你的暗骰,以及(根据你的判断)直接影响变异者的检定有效。通常情况下,玩家需要在你进行检定前通知你他想用非凡幸运,但某些情况下,你可能会想瞒着该玩家进行非凡幸运检定(比如,当该高级程序员打算做某种自杀行为时) 。

鉴于这种变异这么有用,显然它一定存在缺点。按照宇宙平衡法则,好运闪耀的地方,不幸的暴风雨必将随之而来。当变异者使用他的非凡幸运,但不经意耗尽了能力点时,检定会自动以你能想到的最戏剧性的不幸方式针对该变异者。

宇宙平衡通常是个杀手。

失败:无事发生。

离线 旧日酱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8
  • 苹果币: 0
Re: 【高级程序员】变异能力
« 回帖 #5 于: 2020-02-29, 周六 10:55:54 »
为什么不是带蓝色色条纹的白色制服呢 :em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