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V5] 氏族-事工 Ministry  (阅读 855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伶

  • 版主
  • *
  • 帖子数: 1461
  • 苹果币: 2
[V5] 氏族-事工 Ministry
« 于: 2019-10-07, 周一 15:40:22 »
信仰氏族、塞特派、塞特信众、谎言氏族、提丰崇拜者、毒蛇、解放者、犹大传承

这支氏族以前叫做塞特信众,其历史可以追溯至埃及主掌混乱与欺诈的僭神,而他们的名声也和这段历史同样混乱。比起氏族,事工更像一支教派,他们用独特的毁灭性信仰,朝太阳神拉和上帝真主的教导发动道德与思想的圣战。事工是声名狼藉的诈欺家、诱惑者和不折不扣的骗子,一直以来都在各大会党的争斗中玩弄阴谋。秘盟拒绝让他们加入,许多人因此投入了叛党运动,如今他们挥舞着诱惑与颠复的双剑,替该隐的后嗣带来解放。

事工是谁?

毒蛇的每个故事都是真的。毒蛇的每个故事都是假的。塞特-阿佩普、洛基、迦梨、路西法、阿胡拉.马兹达。撒旦。无论叫什么名字,他们都是天神永恒的敌人。他们是高贵的魔鬼,亟欲从上帝的暴政中解放人类。在这个故事中,魔鬼的名字是塞特,他才是第一名饥渴的死者,不是该隐。大部分毒蛇都相信这个真实的谎言。在他们心里,他们并未受上帝诅咒,反是受到沉眠的僭神所祝福。

许久以前,神王拉统治著安努,铺着黑色石板的第一城。但祂逐渐老去,选出神座继位者的时候到了。塞特一生都在对抗巨蛇阿佩普,战斗在他身上留下了高贵的伤痕。他无法相信拉选择了哥哥欧西里斯来统治天地。上帝怎会选择软弱的学者,抛弃骁勇的战士?全知的祂怎会没有看见欧西里斯的软弱?塞特的双眼在妒火中睁开,他看见了真理。

「每个男女都是星辰,都是受困肉体凡胎的神祇。我们不比祂差,我们不要祂暴虐的律法!」塞特如此教导他的门徒,他们的数目有十二个。

「我们要杀死欧西里斯,夺回自己的神权。」自由、力量和敌人之死--塞特一开始就很清楚如何开出诱人的提议。他很快就用一块驴子的颚骨,将哥哥碎尸万段。为了庆祝胜利,塞特将尸块散布全埃及,但傲慢让他忘了欧西里斯的妻子伊西丝,还有她的魔法。她找回亡夫的尸块,缝回原形。她完工以后,他就苏醒了过来。伊西丝脱去衣服,像他还活着一样爱他。这次死后的结合生下了荷鲁斯,而拉将他封为正统的神与王。

塞特的阴谋失败了。他被逮捕、处决,被流放至死者不眠的杜埃。而最后的打击来自迎接他的人,被他谋害的欧西里斯复活后成为了冥界之王。故事本应如此结尾,但死亡只是塞特神话的开头。有人说他与老敌人吞噬之蛇阿佩普做了交易,也有人说他在战斗中杀死了大蛇。无论是怎么办到的,他都吃下了旧敌的心脏,得到杀出地狱的伟大力量。但塞特不是死者也非活人,他被诅咒永远渴求活物之血,在上帝燃烧的眼中凋萎。他将过去的同伴逐一救出各是各样的惩罚,喂他们喝下毒蛇之血。他们死去,重生为罪恶的仆人,引诱人类远离掩盖上帝暴政的光明,对天堂揭竿起义。塞特带领着他的军团,对抗着荷鲁斯那从死人的种生出来的造物暴君。这场战争永无止息的一天。

事工接受初拥前多半是无信仰者、异端份子和道德败坏之人。罪犯是很常见的目标,诈术师、舞台魔术师和自我成长大师也是。他们也常找上渴望毁灭及颠复宗教的人。劝人离教的无神论者、圣像破坏者、哲学教授和学生以及寻找神话背后真相的历史学家,这些都是事工要找的人。熟悉人类欲望与谎言的人会吸引这些血族。和常见的误解不同,事工并不想腐化这些人,他们只是在寻找有谁懂得对付盲目信仰的败坏、欺诈和腐蚀。

新血被纳为吸血鬼之际(或著常是之前),也会加入塞特的教派。事工的氏族血脉和秘密信仰缠结难分,不过他们的信仰型态也千变万化。因为这不但是宗教,也是种文化病毒,可以结合任何组织或个人的信条,使其从内部崩塌。它通常会伪装成原信仰体系的轻微修正版,或是异端邪说,而最终目标用事工的话来说,则是腐蚀它所模仿的信仰,将信徒从过去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事工们在该隐派异端流传的同时频繁现身绝对不是巧合。许多事工都拥有自己的书库,收藏相关的哲学与神学著作,某些人更是夜夜寻猎古老的手记和文物带回教团。有些人选择的道途不那么缜密,他们想要在更为个人的意义上解放其他凡人或吸血鬼,而不是打破严格的宗教信条。这通常代表多个月的观察,这样才能推测出什么禁忌的念头最能诱惑目标。

事工典范

信仰疗癒者
这些事工知道,最能疗癒人们的就是话语和信仰的力量。他们身为凡人的时候是布道者、治疗师或顺势疗法论者,告诉人们所有疾病都可以靠仁慈与信念来治好。成为天谴者后,他们也没什么改变。只不过现在的布道是关于心兽,而不是平凡的冲动和欲望。这些事工也常是秘阁成员的心灵导师。

终身骗徒
诈欺、话术和骗局都是事工所推崇的伎俩,他们靠这些妆点氏族门面、帮助其他吸血鬼摆脱罪恶犯行的重担。这些事工在凡人时期就使用假名、无照执业,对同事满口谎言。他们四处迁移,全身家当只有一支皮箱,他们的一切都是谜团。

阴谋揭露者
事工又名谎言氏族,他们对其他欺瞒大众的人没有什么好感。这些事工致力于揭穿假新闻、戳破阴谋论、以理性对抗宗教的逻辑谬误,为人拨开遮蔽双眼的帘幕。这些舌仔的洞察力对事工相当珍贵,他们会为此开出极高的价码。

众神喉舌
这些事工在初拥前就能听见上帝的声音。他们对信仰满怀热忱,更精于将愿景付诸行动。他们的人生成功,家大业大,在故乡颇有声望。而接受初拥后,上帝之声在他们耳中更为响亮。他们听见的声音也许是来自精神分裂、心兽与血或是塞特与他的家人--而他们相信人们也该听见。

考古创业家
真正的考古学者很少会赚大钱。这些事工曾经是其中一员,或起码是业余爱好者。有一次他们偶然找到了某件文物并收为己有,结果却将尊长引上门来。如今他们用考古的热情来粉饰窃取文物进行研究、与其它爱好者交易或纳入私人收藏的行为。

戒律

朦胧术:融入阴影、打造虚幻表象以及凭空消失的能力。事工用这份能力刨出吸血鬼和凡人的信仰、信条和恶念,以便开发和解放。强大的事工也常戴上可信人物和朋友的外表,将猎物引入神殿或庙堂,或是附近的隐秘场所。

威仪术:撩拨情绪、吸引和斥逐他人的能力。在近来的夜里,这是事工们最喜欢的能力。他们使用的时机隐微,技巧却十分高超。庄严的手势和夸张的话语,对群聚礼拜的会众或急求一针的毒虫同样扣人心弦。

变化术:改变身体的能力,让他们能长出可怕的獠牙或化身动物。氏族内有时也叫它巨蛇术,事工们用这个能力来折服旁人,也靠其他花样逃避伤害。他们通常会变成蛇而非狼,不过也会像刚格罗一样融入土中躲避阳光。

祸根
事工之血憎恶光亮。无论是天然还是人工光源,他们被直射时都会退缩。每当有强光直接照在事工的身上,他们所有的骰池都会受到等于祸根强度的减值。此外,阳光所造成的重伤也要加上祸根强度。

氏族冲动

踰矩
塞特的教导说,每个人的心灵都被自己铸造无形枷锁拘束著。挣脱这些束缚的苦恼灼痛著事工的血。除了有关引诱某人(包括自己)打破编年史准则或个人信念的行动以外,他们所有掷骰都受到两颗骰子的减值。这些行动至少要导致一个污点,冲动才会停止。
龙国舆图以及各种东方设定翻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