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V5] 氏族-布鲁赫 Brujah  (阅读 847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伶

  • 版主
  • *
  • 帖子数: 1461
  • 苹果币: 2
[V5] 氏族-布鲁赫 Brujah
« 于: 2019-10-07, 周一 15:31:23 »
博学氏族、拨火棍、庞克、文青、普罗米修斯、愤青、哲人王、希腊人

这支博学的氏族梦想着世间不义终将消弭、活人与不死者能和平共存。他们说,这是对凡人的爱,他们将带领凡人对抗主子。实际上,他们只是愤恨遥不可及、从不存在、无法抵抗的上帝,愤恨永不终结的诅咒。他们的梦想将毒害所碰触的一切。一旦他们渗透、掀起革命,饥渴与激情就会让鲜血横流、让无辜者死去,和平之日永不可及。

布鲁赫是谁?
布鲁赫氏族所初拥的向来是那些同情反传统文化及革命的人。他们物色质疑正规思想的盟友,寻找受压迫者的怒火。吸引他们的总是些败犬。

布鲁赫一般被认为是混混、帮派份子、受到本应保护他们的社会所排斥而适应不良的移民,还有拿着标语和燃烧瓶的暴民。虽然氏族里确实有些货真价实的社会边缘人,但多数成员的反叛欲,差不多就像掏空自己公司的骗徒、代表穷人出庭的公益律师、自称「另类右派」的新纳粹和违法下载上千部电影后重新上传串流网站的家里蹲。为战斗和抗争被初拥的雏儿常被叫做拨火棍。

布鲁赫可能是激昂的斗士,也可能是批判的思想家;氏族中的行动者和理论家常有很大的差异。后者在受到初拥前常是研究性别或社会学的学生、撑过濒死经验或者承受过巨大个人损失的人。这些布鲁赫哲人被叫做希腊人,他们相信要拆除建制,最好的办法就是了解一开始让它们存在的社会和文化体系。

布鲁赫典范

体制里的癌细胞
这些血族是腐败体制中的齿榫。他们可能在苛待员工的凡人企业里上夜班、受雇于败坏的政党,或是还留在秘盟里,努力从内部打倒体制。他们也许希望以更好的体制取代,但重建通常不是他们的优先考量。

人民之声
布鲁赫一直在为血族社会的进步奋斗。许多成员生前是进步份子,在不死中仍行着这条道途。人民之声过去可能是女性主义者、环保战士、反资本主义的异议份子,现在他们将这份热情转为对抗梵卓和妥瑞朵,或是在凡人中激起动荡。这份野心可能会伤害氏族,但有时他们也会成为革命运动的中心。

崇血者
布鲁赫曾经是高高在上、众人景仰的上族。有些布鲁赫仍相信自己的血比其他氏族更强,因此他们有权将自己的准则加诸他族。这些崇拜血的布鲁赫常来自基进主义背景、右翼团体或学术菁英。

庞克白痴
布鲁赫氏族有许多畅所欲言、身体力行的行动者,不加分辨地追随时代精神,恣意陶醉于他们的正义观。庞克白痴只在乎抗争,不管理由。他们挑起与少数族群间的冲突、聚众滋事只为了惹火警察,或是教条地追随第四波女性主义,生前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攻击其他女性主义者和盟友,而非团结对抗压迫。这些短期行动能够取得大量成果,但不见得对氏族有益。

伪装的怪物
布鲁赫宣称他们是最贴近人性的氏族,这正是为何他们的激情如此狂暴。但有些成员走得更进一步,致力像凡人一样生活,跟上现代文化、建立关系和成立家庭。这种行为的结果令人惊异地梦幻而又实际。抗拒心兽无法长久,这些不死的居家男人和职业妇女必须经常逃出他们的虚假生活以免失控,在满足危险的冲动后才能回家。

戒律
迅捷术:布鲁赫使用迅捷来突袭和逃离他们发起的暴动。捕猎时,他们以迅捷从街上抓走血包,野蛮地吸食,或者在遁于夜色前快速解决凡人。
巨力术:布鲁赫的巨力是恐怖的武器,能为任何对决快速划下毁灭性的终结。虽然布鲁赫宣扬人性连结,但其成员常藉暴力擅取所需,毕竟只是为了一口血,抓牢牲口敲开头骨,比起慢慢商谈要容易得多。

威仪术:布鲁赫靠威仪来赢得群众的心,让一群充满威胁的暴徒自相残杀,或是让危险的敌人逃入夜色之中。布鲁赫中的知识份子喜欢在捕食中使用威仪,说服血包自愿交出血液。其他的氏族成员则用威仪惊吓猎物,这样会为血液增添一股「细致浓郁的风味」,并且增强他们诅咒中不那么精巧的力量。

祸根
布鲁赫的血中蕴含着难以克制的怒气,只需一点刺激就会爆发。布鲁赫在掷骰抵抗血狂时,扣掉数量等于祸根强度(Bane Severity)的骰子。这不会让骰池少于一颗。
龙国舆图以及各种东方设定翻译中